圍棋傳奇

ffu4k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圍棋傳奇 起點-第672章 一般一般 天下第三分享-kvgjs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在围棋中,中盘战当然是不可避免,无论你水平高低,也无论你喜不喜欢,一盘完整的围棋比赛,几乎肯定会存在一个中盘战阶段。
围棋的中盘战会以很多方式存在,并且根据棋手水平的高低,作战方式也有高级和低级之分。
毫无疑问,以老施和古大力这种人类顶尖水平,他们的作战当然不可能像莽汉打架,通常都是会比较高级的,尤其是在今天,反正在李襄屏的眼中,这是最高级的中盘战方式。
至少是人类围棋的最高级中盘战方式。
嬌妻難撩:總裁哥哥好壞壞 九皇叔
那么什么是最高级作战方式呢?——其他人怎么定义且不去管他,反正根据李襄屏自己的定义:区分高级和低级一个最重要的指标,就是看棋局容不容易聚焦。
越容易聚集,越容易被人把握重点的作战往往就越低级,而那些主线非常模糊,甚至可能根本不存在主线的中盘战,那才是真正的高级战斗。
校園尋美錄 突刺
帝尊天下
今天这盘棋下到现在,就已经形成这种高级作战的格局了。
上午的50多手,双方还处于彼此试探阶段,招法虚虚实实,有些招法看似是虚,却随时可转化为实,另一些招法看似张牙舞爪,仿佛激烈大战随时一触即发一般,然而仔细一看,却依然是试应手一般的虚招。
除此之外,双方有些招法看似朴实无华,底下却是暗藏杀机,一些交换看似毫不经意,然而却是用意深远,包含对局者极其深远的算路——-
到了李襄屏现在的水平,那么以上这些特征,那还是瞒不过他眼睛的,可是当上午比赛结束,还有一点他没法确定:
那就是这盘比赛的主战场在哪里?决定胜负关键的会是哪块棋?,激烈的战争又会从哪个局部开始展开?
正是因为完全没法聚焦,连李襄屏都把握不准整盘棋的脉络,这才会如此吸引他的眼球。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当比赛进行到下午2点,全局接近70手的时候,古大力一步极其风骚的“凌空飞罩”出现在棋盘之上,这手棋很快吸引包括李襄屏在内所有人的眼球。——–
必须说明的是,这时候其他人是怎么想不知道,不过这手棋之所以吸引李襄屏的眼球,只是这手棋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他根本没想到古大力竟然会这样下,然而在看到这手棋的一刹那,李襄屏并不认为那个局部会是主战场——-
那步“凌空飞罩”,是出现在棋盘左上角方位,而那个局部的最一开始,其实也就一个最近已经成为大路货的“开局点三三”。
是古大力点老施的“三三”,只不过开局之初老施选择了简单处理,他连“长”两手形成一根棍子,然后在局部脱先它投。
在后面的行棋中,古大力又在局部加了一手,摆出一副要威胁那根棍子的架势,老施根据全局需要,依然只在局部做简单包扎,然后继续脱先抢其他大棋。
这样行至全局70手,古大力仿佛已经按耐不住,他一步看似极其凶狠的“凌空飞罩”,摆出一副要吃棋的架势。
等到李襄屏看到这手棋之后,他第一反应却依然不觉得这里是主战场,因为白棋的那条棍子虽然一个眼都没有,然而外气很长,有很大的折腾空间,并且黑棋的包围圈松散,自身棋形还有很多破绽。
换句话说,李襄屏认为那根棍子根本就不会死,既然不会死,那古大力这手依然只是步“虚招”,他的用意最多也只是借助攻击获得一点利益,以此惩罚老施之前的脱先。
然而通过第一轮计算之后,李襄屏却是有点惊讶——-因为根据他的计算,假如老施没有利用上对手其他棋形上的破绽,仅仅依靠黑棋局部的破绽,他那根棍子意外逃不出来,更没法就地做活。
師兄出現要小心 重生的蝴蝶
算到这李襄屏来劲了,他开始展开第二轮的计算,而他这一轮的计算,就是把黑棋全局所有的破绽都考虑进行。
非常遗憾,就算李襄屏把黑棋所以可以利用的破绽都考虑进去,他竟然还是没有发现白棋的生路。
在这个过程中,他甚至考虑过黑棋棋盘右上角的一个破绽——老施那根棍子是在棋盘左上角,不过他在老远的右上角方位,有个“二路立”的绝对先手,可就算李襄屏把这种可能存在的利用都考虑进去了,他依然没能发现那根棍子的活路。
“……咦!难道这步棋形不正的“凌空飞罩”还真的成立…….”
于是李襄屏马上有展开第三轮的计算了.
而他这一论的计算,其实是计算弃子的可能性——-老施的那根棍子虽然很大,但毕竟不是什么超级大龙,假如在攻杀过程中能在其他地方得到相应的补偿,就算弃掉那根棍子也在所不惜。
还是非常遗憾,李襄屏并没找到弃子的可能性。
因为那根棍子如果死掉的话,最少价值20目以上,可是无论白棋在外围如何便宜,好像怎么也不可能价值20目。
既然找不到相应的补偿,那当然就不适合采取弃子战术。
李襄屏感觉问题的严重性了。
“……难道老施今天要跪?辛辛苦苦策划这么长时间的用升降赛竖棋就这样被这家伙给废了……”
这还没等李襄屏展开联想呢,老施的声音已经传来:
“襄屏小友,现在请落子某处某处……”
武禁
李襄屏无暇细想了,反正今天定的是老施做主,那就一起都遵从他的意思吧。
于是李襄屏开始按照自己外挂的指示落子。
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
接下来十多手棋并没出乎李襄屏的预料,都在李襄屏前两轮的算路当中——-
换句话说,老施似乎也不想弃子,他在那正面应战,用最常规的方式处理自己的那条大龙。
帮老施落下十多手棋以后,也就是全局已经来到接近100手,李襄屏一颗心渐渐跌入谷底,因为他直到现在,依然没能发现白棋大龙的生路。
正好是全局第100手,当老施的声音再次传来,李襄屏微微错愕,因为这手棋,终于出乎他的预料,并不在他之前的算路当中。
不过在这个时候,李襄屏却是还没有醒悟过来——-老施在这个时候,在棋盘很遥远的地方做了一个交换,实话实说,在落子的那一刹那,李襄屏并没看出这个交换对治孤有什么帮助。
不过李襄屏注意到了,当看到这手棋之后,古大力脸色明显为之一变,他抬头很讶异的看了李襄屏一眼。
又过了两个回合,当老施指示李襄屏落下全局的第104手,这回李襄屏终于明白过来了——-
这是一步好棋!一步绝妙的的“挖”,有了这手和之前那个交换的配合,黑棋自身的棋形突然出现新的破绽,一个“气紧”的破绽,而产生这个破绽之后,黑棋竟然没法再继续强杀了,他只能放任白棋大龙逃之夭夭。
虽然当这手棋出手,李襄屏心里就已经明白,这盘棋已经没什么悬念了,黑棋虽然没有崩溃,但3目半已经是贴不出来。
然而这时候的李襄屏心里不是滋味,他甚至有点憋屈——-
今天棋桌上只有两个人,实则却又三个灵魂,可是在这三个灵魂当中,其他技术先不去管,好像算路能力却是自己最差呀。
老施具体什么时候算到妙手还不清楚,但肯定是在100手之前。
而古大力,应该是在100手时候就觉察了。
可自己呢,却是等到104手才反应过来。
想到这李襄屏心里稍微有点不爽,他感到有点憋屈。
“…….我靠这两个家伙,简直是一个比一个变态,尤其是老施这家伙,简直就是非人类嘛……对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家伙现在,好像还真是非人类呀…….”
就在这样的念念碎当中,下午4点50作用,比赛迎来了终局。
最终黑棋不多不少只领先3目,这样根据比赛规则,古大力再次以半目之差败北。
2比0,古大力被降到让先了!
并且第一局分先是半目落败,第二局贴3目半依然是半目落败,这样的巧合激起外界极大的热情;
凡魔記
这样的结果到底是一种巧合呢,还是李襄屏有意为之?
网络上的舆论开始热闹,广大吃瓜群众纷纷开始进行猜测,大家争论不休,争论前两局的结果到底是巧合还是李襄屏有意为之——考虑到各大围棋网站都被绝艺粉把持,那么争论结果是不言自明的。
从各大网站的调查结果来看,竟然有超过六成棋迷认为这不是什么巧合。
尤其是那些死忠绝艺粉,更是信誓旦旦宣称:这绝对是李襄屏有意为之,因为他的实力已经到了随心所欲游刃有余的地步,他是为了让比赛更好看,这才故意两盘都只赢半目。
李襄屏对此哭笑不得。
他这时候也只能哭笑不得。
毕竟为了让这个比赛还能持续办下去,那么类似这样的争论,当然就是越多越好,不是吗?
聞香:繁華都會日記 手留余香
“襄屏小友,明日之局却是该施展双剑合璧了,那咱们先商议一下,明日之局,咱们却是以何人为主?”
李襄屏翻翻白眼,没精打采的说道:
“唉,现在是你更厉害,如此为了增大获胜把握,那还是以你为主吧。”

4ra5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圍棋傳奇 txt-第六六九章 輕巧破飛刀閲讀-xg9rq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东京时间下午1点40左右,也就是下午的比赛进行40分钟,这个时候,作为当值裁判的林海峰先生从对局室内走了出来。
而看到他以后,王立诚,王铭琬,杨嘉源等旅日棋手纷纷围了上去,曾拿过“本因坊”头衔的王铭琬九段笑道:
“林先生,今天的棋怎么样,我们研究出来的那招还可以吧?”
林先生笑笑没有说话,这时候每人注意到,林先生的笑其实是一种苦笑。
林先生看向众人面前的棋盘,棋盘上摆的正是李襄屏VS张栩的实战进程,只不过林先生刚从对局室出来,他注意到棋盘上少了一手棋,那是实战的最新一手。
那手棋,是全局的第66手,是执白一方李襄屏下的。
林先生轻轻捻起一枚白子,然后把那手棋拍到棋盘之上:
“都来看看李襄屏的高招,大家觉得着手棋怎么样啊。”
“啊!……”
当看到李襄屏的实战后,王立诚和王铭琬面面相觑,王铭琬又和杨嘉源面面相觑——–
今天张栩的黑19,正是“海峰研究会”的一帮旅日棋手共同研究出来的,大家都觉得不错在推荐张栩当飞刀使用。
然而李襄屏的这手却是众人之前没有想到的,这手棋完全出乎大伙预料。
几位九段都不吱声了,都开始细细品味这手棋,几分钟之后,曾拿过“棋圣”的王立诚九段率先赞叹:
“好时机啊!这步棋的时机真是恰到好处,啧啧,就这么简简单单轻轻一碰,好像就把黑棋的构思完全破坏了吧。”
没错,李襄屏的白66,就是一步普普通通的“碰”。
那个局部的棋形是这样:本局张栩第一手落子“小目”,然后在那个局部形成“小目二间高跳缔角”——-
在李襄屏刚出道的前两年,这基本就是他最爱下的棋形之一,那么到了现如今,张栩在和李襄屏的比赛中他也同样运用出这招,这当然没有什么稀奇。
特工狂妃:王爺我要休了你 淩七七
不仅这个“小目二间高跳缔角”不稀奇,其实李襄屏的那手“碰”同样不稀奇,他那手棋,其实就是在“星位”上碰一个,在对付这个“小目二间高跳缔角”-的时候,这个“碰”是常用手段之一。
正是因为手段并不稀奇,所以王立诚只是感慨李襄屏下这步棋的时机——–
而围棋就是这样,同样的棋形,同样的手段,然而你在不同时候下同一步棋,效果可能完全不同。
有的时候下可能是“不合时宜”,是恶手。
有的时候下可能就是普通的交换,是“正常分寸”。
可是在一些特定局面中下同一步棋,那可能就是绝妙,是时机恰到好处的“试应手”。
为什么很多高手常说,“试应手”是围棋中很高级的手段呢?道理就在这里,很多业余棋友搞不明白,明明是一步看上去很平凡的手段而已,自己并看不到什么杀伤力,然而高手却赞叹不已。
这就是“下棋的时机”在起作用,好的时机下一步平凡的手段,有时候甚至比妙手的杀伤力更大。
比如李襄屏今天的这手,就近乎完美的体现了这点。而要理解众多旅日高手的赞叹,首先就要从张栩准备的那步“飞刀”说起。
首先明确一点,他今天准备的,并不是那种非常酷烈的飞刀,也就说并非那种李襄屏一手棋应错,然后他当时就要起立的那种。
而是那种相对温柔一点的,和全局的配置有关,通过局部占一点便宜,然后在全局获得领先的一把“温柔飞刀”。
战斗首先是从棋盘右上角展开,在那个地方,本来是一个常见棋形,可是黑19突然变招了,本来应该缓攻的棋,张栩突然逼紧一路——-
重生侯門嬌
李襄屏当时刚看到这手棋的时候,他就觉察到异样,因为当时那个局部,李襄屏是有几枚棋子会受到攻击没错,可是当时刚开局,不仅棋盘很空旷不说,李襄屏的白子也弹性十足,正常情况下根本不担心受到攻击。
那么在正常情况下,黑棋最好的下法是实施“缓攻”,可是张栩突然来个“急攻”,比正常分寸逼近一路,他什么意思呢?
異世天君
或者说,他想达到什么战略意图呢?
实话实说,对手的战略意图,其实李襄屏在上午时候就发现了,对手的真实意图,无非是想通过一阵急攻,逼迫自己就地做活,然后借着攻击的同时,先手抢到一步“二路小飞”。
没错,就是“小目二间高跳缔角”加“二路小飞”——有一点实力的棋友当然都知道,相较与“无忧角”,像“小目二间高跳缔角”-这样的棋形当然是相对空虚,不利于守住角部时空。
然而这样的棋形再加一步“二路小飞”的话,那情况就大不一样,多了这样一手棋,可以把角部时空守得很牢靠。
尤其这部“二路小飞”假如还是先手,那情况当然就更好,这就相当于黑棋通过一段佯攻,他自然而然加固自己的角地。
嗯,以上就是张栩的如意算盘,也是他那把“温柔飞刀”的整体构思。
只可惜李襄屏的白66一出,对手的如意算盘瞬间落空,他这把飞刀当时就算被破解。——
之前说了,李襄屏破解飞刀的手段其实很平凡,重要的是下这手棋的时机,而要理解围棋中“时机”的重要性,李襄屏认为同样可以通过今天这盘棋的例子,让大家看的很清楚:
李襄屏的这手“碰”,恰好就在对手预想中那步“二路小飞”前一个回合出手。
李襄屏心里非常清楚,在对手的预想中,他认为自己这个时候只能委屈做活,然后在自己做活时,他顺手抢到一步“二路小飞”,逼迫自己“挡一手”,然后他就视作先手占地便宜了,他会抢棋盘上最后一个万众瞩目的大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李襄屏并没有按照对手的预想来,他没有去老老实实做活自己那块棋,而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他在那个“小目二间高跳缔角”-上面“碰”了一手。
而这手棋一出,黑棋当时就左右为难,局部甚至已经没有应手。
首先对于这手棋,张栩没法脱先—–因为他在那个角部先期已经投资了两手棋,这要是敢脱先的话,这就相当于李襄屏一手棋废掉他两手。
而这样的损失,黑棋是无论如何都承受不起的,即便他再补一刀吃掉那块棋都不行,这是一个不等价的转换,所以面对李襄屏的这手,对手必须在局部跟着应。
其次,张旭在局部做出退让了不行,比如他在这个时候退回“三三”或长出“目外”,这样的下法也是不能考虑——
他费尽心机设计一把飞刀,目的就是想先手抢一步“二路小飞”,而他抢这手棋的目的,就是想先手加固一些自己的角地。
可面对李襄屏的“碰”他要是委曲求全的话,这就相当于他的下法前后矛盾了——
因为他若是委曲求全,李襄屏是不会在局部和他继续纠缠的,那步“碰”还有大把的活力,黑棋想制住那枚棋子,至少还要再花一手棋。
换句话说,张栩假如在这个时候委曲求全,他想加固角地的战略目的,其实没有达成,他辛辛苦苦攻了那么长时间,其实没有任何收获。
脱先不行,委曲求全不行,那么对于张栩来说,他这个时候其实就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在局部正面应战,“二路小飞”神马的先不去想了,先在这个角部定完型再说。
事实上接下来的实战,张栩也确实就是这样下的。
只不过这样下的后果……大概10分钟之后,最新棋谱传到观战室,几位旅日高手面对实战进程默默无语。
良久,林海峰先生长叹一声:
“唉,李襄屏确实厉害,张栩这盘已经是不行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这盘比赛刚刚进行到80手棋不到,看上去还早得很,然而没人对林先生的说法持有异议。
萌妖當家,撲倒執劍上神!
想想也是,要知道今天这把飞刀,可是众人一起打磨出来,可大伙万万没想到,就这样被李襄屏轻巧破解。
他仿佛就运用了一个类似“四两拨千斤”的普通下法,就把众人精心打磨的飞刀轻易破解。
且不说下到这个时候,众人判断李襄屏已经反先,他已经获得了一定的优势,更别提在大伙心目中,李襄屏的整体实力本来就要比张栩,光说张栩现在的对局心理——-
一把飞刀没能得手,这就相当于一脚踏空,那么在这个时候,张栩的情绪有没有受到影响呢?他有没有产生心理波动呢?
大家都是职业棋手,当然知道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既然这样,那么今天谁还敢看好张栩。
后面的进程也验证了大伙的担心,这个局部战斗结束后,已经占据上风的李襄屏越战越勇,而他的对手张栩却是节节败退。
东京时间下午3点半左右,当李襄屏落下全局第136手,张栩明显是无心恋战,他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投子认输。
李襄屏再一次闯入世界大赛决赛!
距离“富士通杯”五连冠只剩下最后一盘棋。
他是人間地獄 溫溫啊
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嘛,那李襄屏当然要关心一下决赛的对手会是谁。于是和张栩进行过简短复盘后,他马上来到观战室,观看古大力和李世石的较量。
冷少奪情:萬能嬌妻別想跑 抱著阿貍的桃子
至于老谢和张大记者等人,他们当然也对李襄屏的获胜习以为常,于是在见到李襄屏后,他们甚至连常规的祝贺都不来一下了。
张大记者当时就大声嘹唳:
“哈襄屏,快来,大力这盘棋真看不清,现在只能让你来掌掌眼了。”
不仅是他,连老谢这家伙也在旁边附和道:
“是呀是呀,复杂!太复杂了!嘿嘿,不亏是“一生的情敌”你说这两家伙的身体怎么这么好,从上午就扭杀在一块,到现在还理不出个头绪,襄屏快来快来,你快过来看看,这棋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哦?”
李襄屏向两位记者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4yn0c精华玄幻小說 圍棋傳奇-第六六六章 先拿古大力祭刀閲讀-moldm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结束了“富士通杯”八强战之后,对于李襄屏来说,接下来的重要赛事就是“春兰杯”了。第二天是周日,李襄屏先去中戏进行完表演训练之后,他再次来到棋院,想确认一下“春兰杯”的具体开幕时间和地点。
刚到棋院门口,他就被张文东九段堵住:
“襄屏来了?来得正好,正好有事情找你。”
“张老师啥事?”
元秀公主
“地方上有个邀请赛,当地主办方指名要你参加,想询问一下你的意见。”
一听说是邀请赛,李襄屏当时就面露难色。要说在围棋界,除了像联赛头衔战这些正规比赛之外,还存在林林总总的邀请赛。
前者的胜负会记入等级分,因此被称为“等级分赛事”,邀请赛基本都不记录等级分,因此被称作“非等级分赛事”。
大明有警 醉深夢思
邀请赛的参赛规模通常都不大,四个人是标配,两个人也常见,能达到八个人的参赛规模,那都已经算是较为大型的邀请赛。
狂妃,吃完不許賴
可别看邀请赛的规模不大,奖金却基本都比较丰厚,因此被很多棋迷戏称为分钱大赛。
并且是只有顶尖棋手才有资格参加的分钱大赛。
说实话在最开始的时候,李襄屏是看不上这些比赛的,一如大多数普通棋迷,基本不会在意这一类比赛的胜负。
可后来随着年纪渐长,他的看法也慢慢有所改观。
毕竟无论怎么说,有人愿意出钱来办这类比赛,这对围棋这个项目来说总是好事,算是围棋赛事的一个有益补充——-
例如像李大土豪或者老蔡同志这样的,当他们的公司遇到大事想办个庆典活动,例如公司开张,例如某某重大项目启动,这时候的庆典活动该怎么搞?
有些人喜欢请领导讲话,有些人喜欢请明星站台,还有一部分棋迷企业家,他们可能就会搞一个小型围棋邀请赛。
江山為聘,二娶棄妃
尤其是一些实力还不算特别强的棋迷老板,让他们办一个传统赛事,他们可能还实力未逮,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办一个小型邀请赛,就成为他们的首选。
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起,国内出现林林总总的围棋邀请赛,基本都是因此而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尽管李襄屏从不看重这类比赛,但也不会对这种比赛产生反感,他觉得棋迷的热情还是需要维护。
然而话要说回来,李襄屏理解是一回事,让他自己参加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在这节骨眼,这已经是六月了,学校那边马上面临期末考试,另外他还要拍戏,六月底就是“春兰杯”,七月第一个周末就是“富士通杯”半决赛……..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不差钱的李襄屏,他是真不想去参加什么邀请赛。
“张老师,您看我现在这情况,要不您把这个机会……”
“呵呵你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
于是在接下来,张文东把这个邀请赛的具体情况娓娓道来。
“哦,您说这个比赛是在湘省,名字就叫“凤凰古城杯”?”
张九段点头笑道:“是的,他们举办这个比赛,主要目的其实是想宣传当地的旅游,比赛规模不大,只邀请两名棋手参加,并且还被他们冠名为巅峰对决,所以襄屏你想想,现如今要是没有你参加的比赛,怎么好意思称为巅峰对决,正是因为如此,主办方强烈表达想让你参加的意愿,只不过这个比赛的具体操办者也是个棋迷,他清楚你的具体情况,因此让提前询问一下你本人的意见。”
听说是这个比赛,李襄屏不吱声了,他到不是看重什么“巅峰对决”的名头,而是这个比赛他听说过,在真实历史中就办过很多届,从中国棋手常昊,罗曦河,古大力,孔二杰,唐玄宗,柯少侠,再到韩国棋手李沧浩,李世石,甚至崔毒,金太子,朴天子等都曾参加过这个奖金丰厚的分钱大赛。
这个比赛,其实就有点文旅项目的意思了,在国内林林总总的围棋邀请赛中,这算是办得较成功,影响也比较大的一个。
“那除了我之外,他们今年还准备邀请谁?”
张九段摇头道:“目前还没定,这不他们都知道难点在于你吗,只有你点了头,他们才好考虑你的对手,不过根据惯例,他们应该会邀请一位韩国棋手吧。”
李襄屏沉吟一会,然后抬头笑道:
“干嘛不再邀请一位中国棋手?像这样的分钱大赛,干嘛非要把钱送给韩国人呀,留给中国棋手不香?
张九段讶异道:“不香?不香是什么意思?”
李襄屏当时就愣住了,的确,在06年的时候,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九段这个问题。
好在张九段也没在这个枝节上纠缠,他继续说道:
“看得是考虑比赛的影响力吧,襄屏你也清楚,在围棋比赛当中,不同国家棋手之间的较量肯定更吸引眼球,即便是邀请赛也不会例外。”
对于这点李襄屏当然清楚,不过他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非要坚持和一位中国棋手比赛:
“呵呵不一定吧……对了张老师,这马上就进入七月,最新一期的世界等级分应该也快公布了吧,你觉得接下来谁是第二?”
张文东听了笑笑,在等级分这个问题上,今生和前世已经有所不同,在李襄屏强烈建议下,中国围棋协会现在也会公布世界职业棋手等级分,而不是像前世那样,只公布国内棋手等级分。
“正常应该是古大力吧,他最近半年有多猛你也知道,尤其是他昨天刚赢大李,这盘棋可能会是决定性的,两人分数这一升一降,大力超越大李应该是没有悬念。”
李襄屏继续笑道:“是的了,他们既然宣称巅峰对决,那当然是第一和第二比嘛,我看最好就是古哥,这样才名副其实,张老师您说是不是?”
张文东看了李襄屏一眼,他不明白一个邀请赛而已,李襄屏为什么非要坚持是中国棋手,并且指名是古大力,不过考虑到李襄屏去年被古大力零封一次,张九段又觉得自己有点理解了。
“呵呵,这个就不是我说了算的,我看这样襄屏,赛事组织者现在就在京城,我可以帮你联系,你有什么想法的话,自己和他说去。”
“好的好的,谢谢张老师。”
张文东没有拖延,他当着李襄屏的面就掏出手机,然后直接给那边拨过去。
几分钟之后,张九段放下电话笑道:“这个比赛的组织者姓叶,是一家文化旅游公司的老总,他听说你有想法非常高兴,也非常热情,说他现在就过来,要不在这等会。”
邪佛恐怖 猛虎道長
李襄屏看看手表:“这都到饭点了,要不我看这样,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就在吃饭的,地方等他。”
两人也没跑远,就跑到国家训练总局李襄屏熟悉的那家小餐厅,经过北大食堂的蹂躏,李襄屏现在无限怀念训练局的伙食。
大概半个小时多一点,那位叶姓组织者赶到,三人开始边吃边聊。
“什么!襄屏你是说增加比赛的对抗性?最好是办成升降赛的方式?如果愿意办升降赛,你甚至愿意一次性和大力下三局?”
李襄屏微笑看着面前的中年人:
“是的,叶总有什么意见吗?”
網遊之風流邪神 邪風之淚
“哈哈哈没有没有,怎么会?假如真增加比赛的对抗性,这对我们的宣传是大好事呀,只不过现在的问题,襄屏你同意大力他会同意吗?”
李襄屏和张文东九段相视一笑,张九段啥都不说,他再次拿起电话,直接给古大力拨过去。
等挂上电话之后,他才对叶总说道:
“呵呵,我已经通知大力,他马上就赶过来,愿不愿意的事让他当面说吧,只不过凭我的经验,大力不太可能会拒绝,和襄屏下三局呀,哪怕赛制再残酷,我想他都会很愿意。”
又过了大概一刻钟,古大力也来到训练总局食堂,不出张九段所料,听说是和李襄屏连下三局,古大力几乎想都没想当面答应。
于是就这样,新的“凤凰古城杯”巅峰对决赛,赛制就在饭桌上被四人敲定。
大伙初步商议:本次巅峰对决采用一局一升降的残酷比赛方式,第一局双方猜先,比赛执行黑贴六目半的规则。
等第一局结束之后,第二局就不猜先了,而是第一局的负者执黑,并且执黑只贴三目半。
换句话说,这就相当于一局降3目。
到了第三局,是否要猜先就要视第二局的情况决定。
假如双方1比1 打平,那么双方重新猜先,并重新执行黑贴六目半的规则。
重点是如果一方0比2的话,那对落后一方问题就严重了,第三局他将会被让先。
殊女伊北
“哈哈绝艺老大,你这是跟我有多大仇,还非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吗……”
古大力虽然口中是这样说,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的不情愿,非常爽快的答应了这个比赛条件。
在商量完赛制之后,叶总又提到奖金分配,他说按往年的惯例,这个比赛的预算通常是80万,其中胜者60万败者20万,不过今年既然是下三盘,他说可以考虑适当增加奖金,总预算做到100分,至于具体的奖金分配方案以及具体的比赛时间,这个还要回去再考虑一下。
对于后面的这些东西,李襄屏其实已经不感兴趣了,他高兴的是终于有机会下升降棋。
和三人告辞后,李襄屏依然很高兴,他对自己外挂说道:
“呵呵定庵兄,咱们制定的高价训练计划总算有点眉目,现在好了,总算有机会和职业顶尖高手下升降。”
看得出老施同样很高兴:
“呵呵,若想挑战那机器,让人类两子是最基础条件,不过襄屏小友,你为了完成训练计划,首先就拿人家古大力祭刀,这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吧?”
李襄屏大笑:“哈哈合适,我却认为相当合适,毕竟在当今棋坛,我确实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对手。”
“那此次三番我们该怎么下,要不为了确保胜利,争取以后还有如此机会,咱们这次用上双剑合璧?”
李襄屏想了想道:“双剑合璧?我看还是不用了吧。”
“为何?”
李襄屏道:“定庵我看要不这样,本次升降赛,第一局我来,第二局你来,若是2比0,咱们再用一次双剑合璧,看看能否让得动先,毕竟我是这样想,若是我俩连分先都无法必胜,其实双剑合璧并无多大意义,这证明咱们根本无资格去挑战狗狗。”
“呵呵说的也是,好,一切都依你。”

oh0g9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圍棋傳奇-第六六二章 日常推薦-d6s3n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晚上11点多,第3盘指导棋结束,最终还是李襄屏技高一筹,他以小胜告终,没让老施这家伙看成自己的笑话。
“嘿嘿定庵兄,须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训练这一年多时间,我这让子棋水平也是有所长进吧。”
“呵呵。”
網遊之至尊玩家 冰釋
貴人有點兒賤
李襄屏心里一高兴,他就开始表扬对手了,反正夸几句又不要钱,更何况他今天来下这个棋,本来就想着以鼓励为主,于是在接下来的复盘,他说的基本都是好好话,说对手这手棋不错那手棋下得挺好。
最后也不知道是黑嘉嘉本人还是她家长说话:
“请问李老师,您既然一直夸我下得好,为什么我还是输了呢?”
李襄屏心念急转,他当时就想到一个借口:
“主要是你今天下得太快,你看我今天是设置每方一个半小时的对局,虽然没有读秒,不过正常下完一局也要三个小时左右,可是你看咱们一晚上就下了三局,可见你并没有适应这种比赛用时,好像还是按照平时下网棋的习惯在下。”
这个借口还是找得挺不错,聊天框很快出现一行字:
“是的李老师,我以前从没下过包干制,因此非常不习惯,生怕自己超时,不知不觉中就加快落子速度。”
“不习惯也要练到习惯,因为定段赛场很可能就会采用这种赛制呀。”
李襄屏继续敲下一行字:“你今天的落败,其实就是败在这个不习惯上面,我看这样,接下来一个多月时间我比较闲,咱们可以抽空再约几次,只不过下次再约的时候,你就不能下那么快了,记住,宁愿超时也别那么快,总有想办法把一个半小时用外才好,这样才能起到锻炼作用。”
李襄屏主动提出继续指导,这当然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不仅对面的黑嘉嘉还是她家长连声感谢,很多观战棋友也在大呼小叫,纷纷说自己也想“求指导”。
李襄屏见状一乐,他飞快在聊天框敲下一行字:
“呵呵经纪人呢,我现在在网上招聘一位经纪人,专门联系网上培训事宜,经纪人主要负责甄别对局者身份,只要是适龄棋童,并且确实有意走职业围棋道路,都可以找我用今天这种方式下棋。当然喽,我的指导棋免费,经纪人也没有任何工资,谁有兴趣?”
李襄屏这行字一出,聊天框迅速刷屏,一整版都是“我我我”。
魂極破天
而最后胜出的当然不是别人,只能是傲气孤狼这个家伙。
“呵呵,那就先这样暂定吧,不过我再次提醒,也请各位监督,本项活动不产生任何费用,谁要发现傲狼敢以权谋私,敢借助经纪人的身份谋取任何私利,大家伙可以举报他,咱们立马更换一个经纪人,好了时间已经不早,我要下线了,各位拜拜。”
李襄屏一时兴起想到这样一种方法,他自己也并没太过在意,反正说好了不收费,这就意味着自己不用负什么责任,并且下不下的主动权在于自己,时间安排也是自己说了算,因此根本不会给自己增加什么负担。
整个五一黄金周就在这个指导棋中结束了,接下来一段时间,那其实正如李襄屏自己说的:他虽然事多,但各方面好像都走上正轨,这样整个人就不会特别匆忙。
接下来两个月,应该算是围棋界的“预选赛赛季”,“三星杯”和“LG杯”大型公开预选陆续打响。
这当然没李襄屏什么事,他只需要在那看热闹就行。
不仅如此,国内赛事除了围甲,李襄屏基本不参加国内其他头衔战,唯一一个“名人‘头衔还是挑战制,李襄屏只需要参加最后的决赛都行。
甚至到了现如今,李襄屏参加围甲比赛也会有所选择——他不是选择对手,而是选择赛场,只要是客场去外地比赛,他现在基本放弃,把机会让给队伍中其他两位老棋手。
臥底女仆
这样一来,李襄屏的生活貌似就恢复正常规律了:周一到周五在北大上课,周六周日的话,有主场围甲就参加主场围甲,没有比赛的话,那他就去中戏上课,继续接受表演训练。
至于晚上,他有心情就用“绝艺指导“的马甲上网溜达,指导指导像黑嘉嘉这样的冲段少年。
最开始半个月,他只是以指导黑嘉嘉为主。
只可惜半个月时间下了将近10盘棋,混血小美女一盘都没赢,别说是“双剑合璧”和老施出马了,即便是让子棋相对最弱的李襄屏出马,黑嘉嘉依然医生难求。
只不过到了后期,李襄屏也渐渐感受到压力,他感觉自己输棋那一天已经并不遥远。
李襄屏自己觉得这非常正常,
毕竟在真实历史中,人家混血小美女最后也成为职业棋手,而围棋这东西就是这样,所谓“易学难精”,两个人的水平如果有差距,那肯定是水平更低的那个人进步更快些。
因此李襄屏心里清楚,黑嘉嘉突破自己的3子关,这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而他现在需要做的,只是尽量让这个日子延期而已。
时间慢慢来到5月下旬,这一天,李襄屏刚刚参加完一轮主场围甲,让自己今年的战绩达到7胜0负,而在中国棋院,他却意外看到几位不速之客。
几位来自演艺圈的不速之客。
戰狼神君是妻奴 九千九百九十九
“咦,濮老师,吴老师,你们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大国手”的两大配角,徐星友的扮演者濮存昕,以及梁魏今的扮演者吴刚。
听到两位说明来意后,李襄屏心里感慨,这演员和明星确实是两码事,有那么一部分演员,确实是有资格成为“表演艺术家”——-
他们这二位,竟然是来棋院“体验生活”的,说是他们之前从没有演过棋手这类角色,生怕自己把握不好这类人物,因此想到棋院近距离观察一下,也好帮助自己更好把握这两个角色。
李襄屏对此自然是深表欢迎。
其实不仅是他,整个棋院上上下下,从王院长老聂到老金王易等人,都对俩位如此认真的艺术家表示欢迎,老聂老金等甚至兴冲冲亲自示范,教授最正规的围棋礼仪以及最正规的落子动作,以及传授一些中古棋的基础知识。
絕世天君 幹鍋土豆片
以上这些当然没什么难度,尤其对这二位来说,当然是没有什么难度,因此区区几天,两人的动作就像模像样,表演时候的言行举止就和职业棋手无疑。
所有人都觉得没有什么问题,老聂更是对自己这几天的传授满意极了,直到李襄屏询问自己的外挂:
“呵呵定庵兄,你感觉此二人的表演如何?尤其那位梁魏今的扮演者吴刚,他现在像不像那位曾教导你的敦厚长者?”
“嗯,此二位确实敬业,可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他们两位的表演好像,好像……”
“好像有点事实而非,形似而神不似。”
李襄屏听了睁大眼睛,因为在他看来,这两位的表演已经很传神了,因为他设想如果自己不认识这二位,现在如果有人介绍说这二位就是职业棋手,那自己肯定不会怀疑,可老施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李襄屏很快相通了问题结症所在,想通之后他对两位人艺的高手说道:
“呵呵两位老师,不好意思,你们这次来中国棋院,可能是来错地方了呀,在这里学的东西,你们不可能演好古代棋手。”
無奈隱婚:小叔叔請自重 沐霏語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两位表演艺术家面露讶异表情,而老聂更是对李襄屏怒目而视,好像李襄屏在取笑他没教好似的。
李襄屏懒得理睬老聂,他直接对两位人艺高手说道:
“两位不要忘记,中古棋的生存状况和现代完全不用,那时候不仅没有棋院,甚至在清代,连翰林棋待诏这个职位都已经没有,因此古代棋手的气质,其实和现代职业棋手有所不同。”
两位果然是高手,吴刚老师当时听了就眼前一亮:
“是啊,古代棋手没有棋院,他们是以茶馆围棋为主,生活来源主要也是依靠彩棋,这样他们的气质肯定就和现代职业棋手不同,呵呵老濮,看来我们确实是来错地方了。”
濮存昕含笑道:“也不能说来错地方,我们在这至少学到了基本功,学到职业棋手的“形”,只不过想要真正做到“身形皆事”,可能还需要再步一课。”
濮存昕老师想了想又对李襄屏说道:
“襄屏,那你说我们需要补的这一课,接下来应该去什么地方学。”
李襄屏笑道:“唉,可惜呀,目前国内下茶馆围棋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少,也就成都和武汉等地还少量残存一点,所以真想体验生活的话,那最好就去成都,那里的体验应该是最佳。当然喽,如果两位老师不想出京的话,在本地其实也可以,比如黄老师开的京西棋院,那里有很多业余高手常驻,二位可以去那个地方感受一下围棋界的草莽气息。”
两位表演艺术家乐呵呵的走了,让李襄屏没想到的是,他们二位刚走,竟然又来两位演艺圈人士,其中一位是谢园,北影的老师,另外一位的名气则更大,竟然是葛优葛大爷。
“哟,葛大…..葛老师,您怎么来了?”

azxlx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圍棋傳奇-第六五七章 戲眼閲讀-i7eiu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在前两轮比赛中,中国队的表现只能说是中规中矩,有李襄屏,常浩,古大力三位棋手进入八强。
其中孔二杰被小李淘汰,余斌被张栩淘汰,王雷六段被大李淘汰,最冤的是陈小强同学,他竟然是被台北的“红脸棋王”阿勋淘汰。
只不过真要说起来的话,小强输给阿勋也不算特别冤枉,最近几年,阿勋一来加盟围甲,二来作为弯弯本土围棋第一人,只要是世界大赛,他基本能获得免选机会,从而累积了大量的实战机会。
从开始的一轮游二轮游,到慢慢能进世界八强,甚至在真实历史中,他还击败胡耀宇获得一次世界冠军,所以在现如今,他是那种典型的“世界大赛中坚棋手”。
而除了以上几位,最后一位闯入八强的是老牌超一流棋手赵治勋,这样本次八强构成阵容:中国队3位,韩国队2位,日本队2位加中华台北1位。
当天晚上进行的抽签,李襄屏抽到的对手并非别人,正是“红脸棋王”阿勋。
在这之前,李襄屏并没有和阿勋交过手,只不过在围甲赛场两人经常能遇到。再加上现在的阿勋其实很用功,他经常在中国棋院出没,和国家队那帮人一起捣鼓一下“国家队最新研究成果”什么的,因此两人也算是认识。
八强战已经是几个月之后的事了,因此抽签结束后,李襄屏想着回去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不过刚走出会场,他就被阿勋拖住:
“襄屏襄屏,我想和你说件事,有个事情可能需要你帮忙。”
李襄屏扭头:“啥事?”
“就是在我们弯弯,现在出了个小孩,围棋下得极好,他家长有意让他走职业围棋道路,却还是有点拿不准,所以想请你帮着掌掌眼……”
说实话在最开始的时候,李襄屏还很不以为然,毕竟在真实历史中,除了那些旅日棋手,阿勋已经是成就最高的本土棋手了。
可是听阿勋继续详细介绍,他说那个小孩是个女的,并且还是个混血,李襄屏当时就乐了,阿勋说的人没跑了:肯定是混血小美女黑嘉嘉无疑。
既然猜到本尊是谁,李襄屏的态度自然是大变,由之前的敷衍变得热情主动。
他很热情的向阿勋表示这事没问题,一切都包在他的身上,他不仅可以提供鉴定棋力服务,甚至还可以提供指导棋服务:
“呵呵阿勋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在网上有个“绝艺指导”的马甲……”
“知道知道太知道了,”这都还没等李襄屏说完呢,阿勋立马抢着说道:
“襄屏我也不瞒你,她家长之所以到现在还在犹豫,倒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的“绝艺指导”。”
“啊?!”
然后阿勋娓娓道来,原来由于台北那边学棋条件一般,因此在混血小美女学棋这件事上,她家长规划了几个步骤:
第一,首先要求她在网络上打到9D,不拜师全靠自学在任何对弈平台都打到9D。
第二,第二,如果小美女达到了第一个条件,那就带她来大陆拜师学艺,找个正规围棋道场进行系统训练。
“那她打到了9D吗?”
“9D倒是去年就打到了,这不就是因为你那个马甲吗?襄屏你可能不知道,就在去年的时候,小美女还接受过你几盘指导呢,只可惜连你的3子关都过不了,据说下了几盘一盘没赢,而她家长就是因为这个在犹豫,因为她家长听说想在大陆入段,2子关是基本要求,甚至要达到一流高手让先水平才有把握,现在摆3个都还输,她家长就有点灰心了,觉得还是别去浪费时间。”
李襄屏听了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自己去年弄的那两马甲,居然还有这样的副作用?
李襄屏想想还是觉得需要挽救一下,毕竟下围棋的美女本来就少,达到黑嘉嘉这个档次的更是少之又少,要是就因为那两马甲让围棋界损失一位美女,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这个…..阿勋,难道你没跟她家长说,我的让子棋其实超级厉害吗?别说普通9D了,晚报杯冠军都别想过我2子关。”
“说了说了,其实我很早就跟她家长说了,说襄屏你的让子棋真的和别人不一样,这如果能过你2子关的话,没准都可以直接参加围甲了,她家长后来倒是也了解过,只不过现在依然在犹豫当中。”
李襄屏这就没多少辙了,他想了想之后说道:
“阿勋,我看要不这样,你回去之后再劝劝她家长,假如小孩真的喜欢围棋,那还是别放弃为好,如果她愿意的话,我可以再和她下几盘指导棋,你就直接和她家长明说,只要她能突破我的3子关,哪怕是只赢一盘,其实就可以考虑送道场了。”
“好的好的我回去就和他说去……”
两人又闲聊几句之后,阿勋对李襄屏笑道:
“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你那两个马甲上得好像有点少了,去年上半年几乎天天能见,最近却是一星期都难得见到一两次。”
李襄屏笑笑没有吱声,他的当然是事实,最近半年多了,他又是上大学又是“大国手”,所以哪有那么多空上网下棋。
“嘿嘿,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真没那么多空上网,不过我刚才的话还是算数,只要小孩愿意,那可以约好时间和她下几盘。”
“好的好的,那我先替她谢谢你了。”
聊到这两人就就此告辞,李襄屏也跟随大部队返回国内,。
李襄屏回到国内时候,时间刚刚进入3月下旬,他下一场重要职业比赛,那就是4月份的“富士通杯”了,并且作为卫冕冠军,李襄屏其实只要下一盘,因此接下来的这段赛程还算是比较宽松。
回过之后的第一个周末,李襄屏根据事先的安排,再次前往怡红院进行表演训练。只不过这次和以往不同,在动身之前,他给王老头打了个电话,邀请他一同前往,而老头也欣然答应。
“呵呵道恺,你丫快点,你说你一大老爷们,天天在那收拾个啥。”
“来了来了…….”——-
在前段时间,李襄屏的女”陪演”有好几位,常老太太找过四五位中戏女学生和李襄屏配过戏。
然而男“陪演”却只有这么一位,不仅常老太太一直没说什么,赵道恺这家伙更是乐此不疲,他好像对这事挺感兴趣的样子。
李襄屏开车来到学校,到地儿之后却发现常老太太已经等在那里,并且陪在她身边的是一男一女。
女孩是丫丫——在之前那段时间,她是陪演最多的那个人,李襄屏也不知道是不是常老太太的安排,其他女生都曾缺席过,唯有她是一场不落。
等看清另外一位男子,李襄屏也就不怎么奇怪了——那是超哥,现在已经确定是胡肇林“铁头兄”的扮演者。
并且李襄屏还知道,超哥好像也是中戏毕业,因此他今天出现在这,也就不算奇怪。
李襄屏和赵道恺停好车,来到三人身边之后,李襄屏先和常老太太礼貌的打招呼,接着冲丫丫友善一笑,到了超哥那他却突然变了。
他好像戏精上身,立马化身施襄夏:
“呵呵铁头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否?”
超哥先是一愣,不过毕竟是科班出身,于是他马上接戏:
“哈哈原来是定庵兄,当真好久不见,如何,上次与你介绍的那绣琴姑娘可满意否……”
两人即兴表演了一个片段,也就是“定庵人未到,棋却先到”的前奏,胡肇林为了请施襄夏帮忙对付范西屏,正在那诱惑老施——因为施襄夏和绣琴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胡肇林安排下认识,胡肇林知道老施对绣琴一直念念不忘,所以说只要老施答应帮忙,那他就再次带施襄夏去见绣琴。
这个片段不长,不过还是需要一定的演技。
尤其对李襄屏来说更需要演技。
因为在这个桥段中,他要诠释的是一位纯情小处男,想见又不敢去见,想答应又不好意思当面答应,总之这算是一段施大棋圣被铁头兄调戏的一段戏。
两人即兴表演接近尾声的时候,在背后突然传来大声叫好声:“好!”
李襄屏回头一看,却是王老头已经驾到。
戏被打断自然没法再继续,大伙围着老头自然是一阵寒暄,常老太太此时开口笑道:“王老,您既然“好”都喊出来,想必刚才都看到了吧?来,老前辈给打个分,您觉得刚才这个片段怎么样?”
“呵呵不错不错,相当不错,尤其襄屏……常老师厉害呀,一个毫无表演基础之人,竟然能短时间被你调教成这样,来,襄屏,你还不快谢谢常老师。”
嗯,王老头的这种表扬方式有点独特,李襄屏从善如流,他恭恭敬敬再次对常老太太说声谢谢。
而表扬过李襄屏之后,老头笑眯眯转向超哥:
“小邓啊,如果让我老头子鸡蛋里挑骨头,说刚才这段表演还有点小瑕疵,问题其实是出在你身上,你知道吗?”
听到王老头这样说,超哥本人倒还没什么,常老太太却有点挂不住了,毕竟超哥也是中戏毕业,也是她的学生,并且是最近七八年来,她比较得意的门生之一:
“哦,您觉得那还有问题?”
“其实还是老问题,身份定位,小邓对这个角色的把握还是不够精准。”
说道这老头转向超哥说道:
“小邓啊,我们之前做过角色分析,胡肇林这个人,他即是棋手,更是盐商,并且是大盐商,而清代的大盐商那是什么?说是掌握整个国家经济命脉的那个群体都不为过,他既然是属于这个群体,那肯定有属于这个群体的特殊气质,小邓你说是不是?”
超哥面露思索之色,王老头继续开口道:
“而且你要知道,清朝还和现代不同,大盐商虽然有钱,政治地位却比较低下,因此如何精准拿捏这样一个角色,我看你还需要再仔细斟酌一下。”
老头顿了顿继续说道:“小邓啊,我知道在最近几年,你演过很多帝王角色,什么少年顺治,少年康熙,都被人家称为皇帝专业户了,不过你要记住,古代的大款,和古代的帝王肯定不同,我刚才说了,古代的大款由于政治地位低下,因此就算他们再有钱,平时也不会霸气侧漏之类,所以小邓你记住,在这部剧中,胡肇林只在下棋时候偶尔霸气侧漏,而在平时,你一定要找到另外一种方法来演绎这个角色。”
超哥微微脸红,他低头表示受教。
而就在王老头“教训”超哥的同时,李襄屏无意中看到丫丫,姑娘现在一张小脸有点发白。
教训完超哥,王老头又转向常老太太道:
“呵呵常老师,你别怪我刚才吹毛求疵,因为在我心目中,小邓这个角色实在是太重要了,说是整部戏的戏眼都不为过。”
“戏眼?”
王老头点头道:“这部戏的剧本你也看过,整体上可以说是一部正剧,可你同样知道,围棋题材毕竟小众,假如完全按照正剧的套路拍,那很多观众可能会看得很闷,非棋迷可能会因为看不懂弃剧,正是因为如此,小邓这个角色就至关重要。”
王老头再次转向超哥道:
“在这部剧中,你要负责搞笑的部分,要自带一点逗逼属性,说重要一点,这部“大国手”整部剧的气氛,都需要你这个角色来调节,那你说,你这个角色算不算戏眼?”
听到王老头这样说,常老太太当时就气顺了,她对超哥说道:
“这是王老对你的看重啊,是对你的高标准严要求,你还不快谢谢王老。”
这还能说啥呢,听了老太太的话以后,超哥只能学刚才的李襄屏,恭恭敬敬对王老头表示感谢。
两老家伙把这些前戏都做足以后,王老头看看李襄屏赵道恺,又看看超哥丫丫:
“好了,今天难得有这么多人在这,那常老师,咱们就开始吧,今天倒是可以挑选一段群戏,让几位年轻人都演一演。”

36rf2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圍棋傳奇 七死八活-第六五三章 特事特辦閲讀-zd2o4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听说是去怡红院,赵道恺当时就眉开眼笑,这绝对是他最大的爱好之一:
“好的好的,你先等我会,我收拾一下…….”
等赵道恺“收拾”好,这都已经是十多分钟之后的事了,李襄屏吐槽道:
“一个怡红院而已,你有必要搞到怎么郑重其事?又不是带你去相亲。”
“差不多差不多,这可是怡红院啊!当然要收拾得利落点……对了,中戏好几个校区,咱们今天去哪?”
“就西城那个老校区。”
“西城那个……哈,李大棋圣,要不咱们把大甜甜给叫上?”
“叫,叫她干嘛?你怎么突然想到那个小丫头。”
“小丫头正准备今天报考中戏呢,现在应该就在西城附近。”
听了赵道恺解释,原来大甜甜出了一张唱片后,完全不被市场认可,扔到唱片市场连个响声都没听到,她和她的团队痛定思痛之下,终于知道小丫头根本就不是唱歌的料,于是决定转战荧屏,于是大甜甜现在也在接受课外辅导,准备今年下半年报考中戏或者北影。
听说大甜甜也在接受培训,李襄屏来了兴趣:“行,你先打电话和她约一下。”
电话拨通,小丫头却说她现在就在学校附近,于是约好见面的地方,两人开车前往。
到地儿之后,现在距离和常老太太约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于是两人先去见大甜甜。
李襄屏有段时间没见小丫头了,于是见面他就开玩笑:
“大甜甜,真的是你么,我不是在做梦吧……”
“去你的。”小丫头笑颜如花,打断李襄屏的口花花:
“李襄屏,你真的要去当演员了呀?”
“业余,业余演员,我早就跟全国人民承诺,这部“大国手”将是我第一部戏,也会是我最后一部戏,所以小丫头,你最好别称呼我演员,还是把我看作职业棋手吧。”
“好好好,李大棋圣,”大甜甜继续笑颜如花:
“大棋圣我问你件事,这部戏的演员都已经定了吗?”
“还早呢,还有很多角色没有最后定。”李襄屏顿了顿,他盯着大甜甜笑道:
“怎么,难道你景大小姐,也对这个项目感兴趣?”
“何止是我,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人多了。”
接下来大甜甜给李襄屏讲述她在学校里的见闻:原来到了现如今,这部“大国手”的确引来整个娱乐圈极大关注,说是“人人侧目”丝毫都不过分。
首先这是央视的定制剧,朝廷台甚至早就已经放出风声,说这部“大国手”,将是他们今年推出的年度大戏之一。
朝廷台的特殊性不用多说,仅这一条,就能引来相当多的演员趋之若鹜。
另外李襄屏将本色出演,他将以一个现役职业棋手身份扮演古棋圣,这就已经为这部戏赚足眼球,尤其是他之前的“请全国人民作证”,更是让这部戏直接出圈,真正达到未播先热的地步。
而除了李襄屏的因素之外,王老头的影响同样也不可忽视,尤其是在影视圈内部,王老头可谓大名鼎鼎,不夸张的说,几乎所有有追求的演员都希望得到他的认可,以能上他的戏为荣。
本来有了以上几点就已经足够,偏偏赵家栋还不消停,他三天两头放出一些消息,比如说在最近,他表示这部“大国手”已经引起日本人的兴趣,日本人不仅已经答应引进,甚至还准备直接参与投资搞联合拍摄云云——-
要知道现在可是还2006年,仅这一条消息,就足够让部分热血青年打了鸡血一般,莫名感觉特别骄傲,莫名与有荣嫣。
所以这样的项目,能引起热议非常正常,很多演员想参与其中,这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李襄屏盯着大甜甜笑道:“呵呵真是难得,难得你堂堂景大小姐,居然也会对这种小众题材感兴趣,不过可惜呀,这基本就是部男人戏,女性角色本来就不多,更没有适合你扮演的……”
还没等李襄屏说完,赵道恺笑着插话道:
“绣琴啊,我听说第一女主现在都还没确定,我说李大棋圣,凭借咱们和甜甜姑娘的交情,要不你跟剧组推荐一下……哈哈,我实话实说,我倒真想看看你们怎么扮演情侣。”
“哈哈。”
李襄屏当时就打个哈哈:“想扮演绣琴,这个可能性为零。”
见到小姑娘的脸上当时就有点不好看,李襄屏赶紧甩锅道:
“呵呵,大小姐你可能不知道,这个项目的选角是王老和道恺他爸在负责,我早就听他们说过,这个第一女主角的人选,不会考虑20岁以下的女演员,连刘天仙都不行,所以大小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现如今还没什么心机的小丫头难掩失望之色:
“这谁定的规矩呀?怎么这么不近人情。”
李襄屏耸耸肩:“王老头定的喽,大小姐,王老头的名头,你应该总是听过吧。”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大甜甜终于无话可说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李襄屏考虑到大家伙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这样一见面就这样打击人家好像有点不好。
于是他灵机一动,对小丫头说道:
“对了大小姐,这个女一号你不符合条件,女二号却是符合,要不你去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拿下女二号的角色。”
“女二号?”
“女二号!”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那别说是大甜甜了,连赵道恺都惊讶:
“这个女二号是个什么角色呀?”
李襄屏微微一笑:“女二号名叫俞九娘,她是范西屏的夫人,在真实历史中,她也是范施二位棋圣的小师妹……”
在把这个角色简单介绍一番之后,李襄屏盯着大甜甜笑道:
“哈哈景大小姐,咱们虽然没法扮演情侣,但你扮演我的小师妹却正合适,嗯,合适!我现在觉得你越来越合适,你要真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和道恺他爸联系一下。”
现在的大甜甜还没入圈,还不是后来那个用金钱堆砌出来的绝对一番,因此听说是这样一个角色,她当时还真的心动。
至少是她本人已经心动。
当然喽,连李襄屏都知道,这个时候的她其实做不了自己的主,这么大的事情,她肯定要和她背后的团队商量一下。
“我考虑一下。”
李襄屏微微一笑:“行,你慢慢考虑,这样大小姐,我和你们常老师约好的时间快到了,咱们回见,你要是考虑好了,可以直接和道恺他爸联系。”
“好呀,那咱们今天就到这,李大棋圣,拜拜,我以后联系你。”
大甜甜就这样急冲冲走了,可能是急着和她背后的团队商量,而李襄屏和赵道恺散步走进校园,路上赵道恺询问李襄屏道:
“哟,女二号呀!你觉得现在的小丫头能行。”
李襄屏笑着对自己的死党道:“首先一点,这个女二号的人设就是个邻家小妹妹,咱们其他不说,首先这点你必须承认,大甜甜的外形和气质,符合这样一个人设吧?”
赵道恺点头道:“这点没得说,至少现在的她,只要能做到本色出演就行……对了,你刚才说“首先”,难得还有第二第三点?”
“当然有。”李襄屏继续笑道:“这个俞九娘,虽然名义上是女二号,但确实只是名义上的而已,出境的几乎很少,我是看过完整剧本的,我知道这个角色,在整部电视剧中出境还不到15处,戏份可能比绣琴身边的丫鬟还少。”
“哈!这不就一个打酱油的喽,难怪你刚才会做个顺水人情。”
“这个人情能不能做成还不知道呢,”
李襄屏笑道:“我刚才也就随便提上一嘴,至于最后能不能成,一来要看你爸那边,二来也要看小丫头后面的高人,所以只有有一边不情愿,这事可能就成不了。”
“哈哈说得也是……”
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来到常老太太的办公室,可能是昨天的表演真的让老太太很满意吧,今天的她却是和颜悦色多了,全然不像昨天那样高冷。
只可惜在之后的交流中,尤其常老太太拿出一份培训计划,是她专门针对李襄屏个人制定的训练计划,两人却再次爆发了矛盾。
矛盾不是这份计划不好,而是在李襄屏看来,这份计划是在是太全面太系统太专业了,看老太太这意思,她倒是真把自己当成中戏的学生,想把自己打造成一个职业演员。
很明显,这样一份计划是李襄屏无法接受的,且不说他并不想去当一个影视明星,而且真按照这份训练计划执行的话,那最近半年时间别说去参加职业比赛了,他连北大的书都念不了。
在常老太太的办公室,李襄屏当面表示拒绝,用很委婉的方式表示拒绝,然而他虽然自以为很委婉,老太太的脸却当时就垮了下来,并直接给赵家栋打电话,表示像李襄屏这样的学生她教不了。
也不知道有意还是巧合,就在这个时候,王老头一摇三摆走进老太太办公室:
“哈哈小常,我听人说你昨天回来后还挺积极,连夜就赶出一份训练计划,怎么样,要不把你的计划给我老头子看看。”
老太太冷冷道:“我积极有什么用,我的计划都被人当面否了。”
“哈哈是吗。”王老头打个哈哈:“那先给我老头子看看。”
于是就在常老太太的办公室,王老头当面翻看那份培训计划,等他看完,老太太请他说一下自己的意见:
“呵呵呵好计划呀,这份计划的专业性那也没谁来,国内我看除了你小常,其他人就制定不出怎么高水平的计划。”
王老头先给老太太带了一顶高帽子之后,然后他才继续说道:
“不过小常,我看你这份计划,好像是陷入一个误区啊。”
“误区?”
王老头点头道:“没错,误区,从这份计划我能看得出来,你对襄屏其实还是挺看重的,你欣赏他的天赋,有意把他打造成一个大明星,不过你可能忘记了,襄屏首先是个棋手,一个职业棋手,他并不想当职业演员,襄屏啊,你自己说是不是?”
听到王老头突然转向自己,李襄屏连忙点头,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王老头继续对常老太太说道:
“小常啊,可能你不会下棋,不知道襄屏在围棋界的地位,可是老头子我知道啊,不怕和你说实话,其实对于襄屏的表演天赋,我比你更欣赏,我也觉得他不当职业演员可惜了呀,你要知道,在现如今的世界棋坛,襄屏可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他被围棋界誉为几百年才出一个的围棋天才,小常,你扪心自问,就算按你的计划去打造他,你有把握让他在影视界达到什么高度?”
王老头这话貌似真起作用了,常老太太这时开口道:
“王老,那您的意思…….”
“很简单呀,襄屏既然情况特殊,那咱们就特施特办,专事专办,人家都已经说了,这辈子就这一部“大国手”,那咱们所有的培训也只围绕这一部戏来,我看这样,现在完整剧本也已经出来,那咱们就直接安装剧本走,你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教,襄屏也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学,咱们争取在正式开机之前,让他对所有镜头都了然于胸,襄屏,你有没有信心?”
李襄屏一听,这看似最笨的方法,然而结合自己的情况,这其实也是最适合最省心的办法。
于是他再次点头,如同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常老太太陷入短暂沉默,坐在自己位置上半天不吱声。
王老头笑盈盈的加了一句:“小常,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啊?”
常老太太苦笑一声:“既然是您王老开口,那我还能说啥,不过王老,就您这个特施特办的方法,其实也有现实的困难。”
王老头笑道:“你说说看。”
“我也看过你们的剧本,假如真要采取这个笨方法的话,那就需要找人和他配戏呀,其他的不说,范西屏和绣琴,这两人和他有大量对手戏,假如没人配戏的话,连这个笨方法都不行。”
王老头似乎早有预料:
“呵呵常老师,您忘了您这是什么地方?这对你来说算什么事?对了,你刚才提到的两个角色,我都忘了告诉你,这两角色现在都没定呢,常老师,我相信你也听过外界的说法,都说北影出明星,只有咱们中戏才出真正的演员,嘿嘿,我这辈子最后的这部戏呀,我还真希望能用几个真正的演员,而少用那些什么个明星。”
听到王老头如此明显的示好,常老太太终于来劲:
“王老,这话可是您说的呀,我在这给您记好喽。”
而来劲之后的她对李襄屏的态度也好了许多:
“这样,李襄屏,你今天先回去明天再过来,我今天要先修改一下计划,然后再帮你找几个陪演,对了我丑话说在前,陪演我肯定会在我的学生里面找,就当他们勤工俭学吧,所以要收费的哟。”
李襄屏对这点费用毫不在意,他更关心的到底是谁:
“这个…..常老师,您都准备找那些人呀”
“不知道,现在连我自己都没想好呢,你明天来吧,来了你就知道。”
于是到第2天,李襄屏再次在赵道恺的陪同之下来到怡红院,他看到常老太太已经挑选好好几位学生,而其中一位竟然是李襄屏认识:
“哈,丫丫……姐,怎么是你?”

jjsy7精品都市异能 圍棋傳奇討論-第六五一章 誰來扮演繡琴-5q40u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听说是围甲的事,李襄屏不好说什么了,去年花钱多签下一个“陀老”,名次却由前年的第一降为去年的第三,李襄屏现在想想都有点对不起人家老蔡。
“哦,是去你家是吧?那行,对了,咱们怎么过去?”
“坐他的车,”蔡珊珊一指赵道恺:“道恺刚买了新车。”
“哦?”
李襄屏把目光转向死党,赵道恺一脸得意,摆明了就是想显摆,口中却说道:
“是呀是呀,不过我现在发现我的车真不该买,不仅要当电灯泡,竟然还要当你们司机,这简直没有天理。”
“滚蛋。”
李襄屏笑骂一声:“那行咱们走吧,还待这干嘛。”
和其他人告辞来到外面后,李襄屏有点惊讶,因为这是一辆别克,虽然说怕死开别克,这车倒也符合赵道恺的脾气,可这辆最新款的也要将近90万啊,明显超出他目前的预算。
“哟赵大画家,你这是,哪里发了一笔横财?”
“没有没有,我一画画的哪来横财,这不刚完成一幅作品被人看上…..对,你李大棋圣知道的那幅。”
说这话的时候,赵道恺有意无意看向蔡珊珊,而李襄屏一听就明白了。
赵道恺下一幅作品,那不就是画蔡珊珊么?现在他能增加预算买这么好的车,那么这钱,大概率是蔡珊珊那个富婆本人给他的。
想到这李襄屏狠狠瞪死党一眼,只是碍于正主就在身边,很多话不好当面说就是。
很显然,赵道恺本人也知道李襄屏为什么瞪自己,所以他打个哈哈道:
“哈哈你丫别墨迹,人蔡叔说是要给你接风洗尘呢,快点快点,我也有阵子没见蔡叔了。”
不大一会功夫,赵道恺就开车来到老蔡家,等到地儿之后,李襄屏却发现两位围甲队友周小羊同学以及“陀老”都在。
已经加盟两年的周小羊同学还好点,见到李襄屏之后,他一句“老大”了事,“陀老”却依然有点拘谨,他恭恭敬敬的称呼“李老师”。
赵道恺当时就爆笑:“哈哈哈,李老师…..”
连蔡珊珊也忍俊不住,李襄屏挥挥手笑道:
“别,别呀,叫老师都把我给叫老喽,你还是和小羊一样喊我老大吧。”
下棋的当然大多老实孩子,“陀老”果然马上改口,重新恭恭敬敬称呼一声“老大”。而就在这时,老蔡蔡志雄同志迎了出来,他先大笑着对李襄屏表示祝贺,祝贺李襄屏帮中国队捧起“农心杯”。
祝贺完之后,作为棋迷的老蔡又眉飞色舞的聊起昨天的决胜局,聊到李襄屏的反杀:
“哈!昨天我在看比赛时候,那无论是电视直播还是网络直播,几乎所有解说都宣判你的死刑,唯有我一直不信,心说我们的襄屏哪那么容易就那样输棋,后来一看果然,果然…..啧啧,后面的反杀真是精彩,我当时整个人都看傻掉了…..”
嗯,假如李襄屏没有见识过狗狗,那么他对这样的表扬会坦然受之,他也会觉得自己的反杀确实精彩。
只可惜李襄屏是见识过狗狗的穿越者,他心里无比清楚,昨天自己的那个翻盘手段,面对狗狗是肯定无效的,自己真要那样下,只会是越输越多。
当然喽,虽然人类围棋的水平在整体上比狗狗低很多,但低水平也有低水平的魅力,比如说昨天那盘棋:自己如果是面对狗狗,那可能120多手时候就起立认输,因为自己知道不可能有任何机会。
然而是面对人类棋手的话,即便是大李这个级别的高手,自己当时也可以继续周旋下去,并且自己的周旋,还可能换来老蔡现在这样的眉飞色舞。
这是职业棋手能给棋迷带来的快乐,而在“狗时代”来临以后,这种快乐很可能越来越少。
李襄屏谦虚一番之后,两人又聊起其他的事,聊到李襄屏上大学,聊到李襄屏的“请全国人民作证”,聊到李襄屏参演“大国手”,最后终于聊到新赛季的比赛以及围甲。
“襄屏,对于今年的围甲,你自己有什么想法没有?”
等老蔡同志提到这个问题,并直接询问李襄屏本人的意见,他当时就不知道怎么接了——-
要知道今年是偶数年,是传统意义上围棋比赛的“大年”,因为除了那些一年一度的世界大赛,两年一届的“丰田杯”以及“春兰杯”,今年同样会重燃战火。
这样对于李襄屏来说,他今年国际比赛的任务,肯定要比去年繁忙不少。
如果再考虑到他今年又要念书,还要去参演电视剧,那么到时需要在一些比赛中做出一些取舍的话,那毫无疑问,李襄屏最不看重的围甲比赛肯定是首选。
可现在问这话的人是老蔡,人家不仅是围甲俱乐部的老板,并且还对自己一直挺好,给了自己围甲第一高薪不说,队伍的很多事情还对自己言听计从,这样面对这样一个人,李襄屏当然不知道说啥是好。
不过李襄屏也不想说假话,于是他苦笑道:
“蔡叔,你看我今年这情况,所以这围甲比赛嘛,看来……看来……”
见到李襄屏面露难色,老蔡同志善解人意的笑笑:“看来要多仰仗其他人是吧?呵呵我懂,我懂。”——–
老蔡同志当然是真的懂的,首先他知道李襄屏的家庭情况,知道他不差钱,所以他不会像其他普通围甲棋手那样,把围甲看得很重,看成是自己安身立命的基础赛事。
其次到了李襄屏目前的水平,以及他目前的江湖地位,围甲的舞台对他来说已经太小,他现在肯定更关注世界大赛,只有在世界大赛中持续自己的优异表现,这样才能巩固自己的地位。
别说是李襄屏了,就算是老蔡本人,如果让他在一盘世界大赛和一盘围甲比赛中做出取舍,老蔡心里非常清楚:自己肯定会劝李襄屏先以世界大赛为重。
“襄屏啊,我今天让你过来,是想询问一下你的意见,你说咱们今年,要不要再签下一两位棋手?”
李襄屏听了一愣:“啊!蔡叔还想签人?”
“对对对,考虑到你的情况,我和吴教练商量过,他说今年若是还想取得好成绩,那最好再签入一两个新人,嗯,我们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能像去年的陀老就行,都知道你眼光好,所以问问你有什么建议。”
李襄屏听了一乐,签下“陀老”这级别的高手还是“要求不高”,老蔡这野心未免也太大了吧,自己加周小羊加“陀老”,这已经是相当豪华的阵容,这如果再签入一个世界冠军级别的,那岂不是成了围甲梦之队?
李襄屏想了想,还是抵挡住组建梦之队的诱惑——-不是他做不到,实在是他认为没有必要,围棋毕竟是小众,围甲的关注度也不算高。
这如果关注度不高的围甲赛场还存在一支梦之队,早早就让冠军失去悬念,那可能就更没意思了,容易让关注度进一步降低,从而影响整个联赛的发展。
“呵呵蔡叔,签人就不用了吧?就去年的阵容,怎么说也是排名前3的队伍,在围甲中也算强队吧,既然是强队,保持稳定还是更重要。”
李襄屏顿了顿,觉得这样说可能说服力不够,所以他加了一句:
“现在关键就在于外面两个年轻人,只要他们能成长起来,蔡叔您放心,咱们任何时候都是围甲冠军的最有力争夺者之一。”
“哈哈哈。”老蔡同志突然失笑:
“年轻人,襄屏你也称呼别人是年轻人了。”
李襄屏表面陪着笑,心里却是是啊是啊,老蔡你没见连你女儿都长大了吗?她现在可能都想着怎么泡我了吗?难道你没发现?
在老蔡家吃了一顿饭后,李襄屏和赵道恺告辞离开,离开的路上,李襄屏不停埋怨自己死党,说他不该收蔡珊珊的钱云云。
赵道恺依然那幅吊儿郎当模样:
“哈,当年大甜甜第一幅画,你花血本和她本人竞争,现在轮到你自家媳妇,你没理由不争了吧。”
李襄屏黑着脸道:“我就烦你现在这副奸商模样,你挖一个坑,竟然还想让我跳两次?我说你丫能不能出息点,现在就只剩下坑我的本事了?”
“哈哈哈……”
赵道恺大笑着把李襄屏送回家,然后以最快速度闪人。
他跑掉了,赵家栋却跑不了,两天之后,他从南方返回,并直接找到李襄屏,让他准备一下,第2天去拜访教他表演的老师。
“哦,在哪教?”
“你明天先来我公司吧,在哪教由老师定,襄屏我跟你说,我这次可是请的最好的老师,人家原先还不肯,最后还是看王老的面子才答应,所以你明天给我放尊重点。”
“好的好的一定尊重,”
李襄屏一口应承,心里却混不在意,心说你们文科生说话就爱夸张,教个表演而已,哪来那么多这水平那水平的。
“对了赵叔,现在其他推进情况怎么样?”
“唉~~”
听了李襄屏询问,赵家栋长叹一口气道:
“其他倒没事,尤其和日本人的谈判非常顺利,现在的问题还是在选角,尤其是范西屏的人选和绣琴的人选,已经是眼下最大的麻烦。”
赵家栋顿了顿,他继续对李襄屏说道:
“襄屏你知道吧,其实现在的麻烦,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你而起,毕竟你是第一男主角,范西屏是男二,而范西屏和施襄夏又是师兄弟,两人年纪相仿,并且同为棋圣,所以这个形象气质还不能和你相差太多,至于秀琴就更不用说,她在电视剧中和你是情侣,这样就更需要有一定的CP感,所以这个演员啊,不好找,不好找…..”
说到这赵家栋连连摇头,而李襄屏听了却有点不服气了,心说自己的形象又不差,难道就找不到和自己般配的女演员?
“怎么就不好找了?”
赵家栋盯着李襄屏笑道:
“谁让了你现在才19岁不到,面嫩,而秀琴呢,由于她的真实身份是秦淮河畔的名妓,因此像这样的角色呀,找个天真烂漫的少女来出演肯定是不行的,最好是那种举手投足很风情的那种女演员,最最起码,也必须是带点轻熟风,这样再考虑到你的年纪,如果真要和你年纪差不多的话,那这种类型的演员真没那么容易好找。”
赵家栋顿了顿:“比如你上次提到的刘天仙,我这次去倒是找过她,不过估计是不成了,一来她现在自己心大,神仙姐姐红了以后,她对电视剧都看不上了,一门心思想转战大屏幕,而来呢,其实我们也觉得不合适,尤其是王老,反对得相当激烈,认为像刘天仙那样说的演员,演神仙姐姐还可以,但想演秀琴这样的秦淮名妓,她肯定演不出那份神韵。”
李襄屏听了一笑,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刘天仙的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现在才20岁不到,李襄屏认为那别说现在的她的,即便是30岁的她,那好像也没什么风情,她这一款应该演不出一个古代名妓的韵味。
李襄屏再想到现在的大甜甜,既然刘天仙演不了,年纪更小的她自然就更演不了。
想到这李襄屏和赵家栋开玩笑道:“哎呀赵叔,这非要风情万种的话,您该不会找个阿姨来给我配戏吧?”
赵家栋哈哈大笑:“哈哈那你给我说说看,你认为女演员到了什么样的年龄,就可以当你的阿姨?”
李襄屏笑道:“我现在才19岁,听你这样一说,我现在也有了心理准备,这个秀琴估计会比我大点,但不好大太多吧?二十来岁还可以,这要是过了三十……我现在喊声阿姨不过分吧?”
“哈哈哈哈。”
赵家栋再次大笑:“这个你放心,你也看到了,有王老在把关,他挑选演员可是很严格的,所以断然不会挑个阿姨扮演你的情侣。”
等笑过之后,赵家栋最后说道:
“好了,其他事你也别操心,反正其他角色再难,肯定也没有你这个角色难,我们既然能找到你,相信肯定也能找到其他合适演员,你还是先操心自己的事吧,记住,明天过公司来找我。”
“好的。”

g23hs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圍棋傳奇-第六四六章 命懸一線讀書-ec0np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打过架的都知道,不,可能从不打架的人都知道:想要出重拳,首先得把拳头收回来,拳头收得越紧,打出的力量才能越大,这个叫做“蓄势出击”。
拳击是这个道理,其实围棋中的中盘战,有时候也是这个道理,同样存在“蓄势出击”这样的下法。
只可惜在现代围棋中,比较典型的“蓄势出击”下法比较少了,有渐渐绝迹江湖的趋势,反倒是半个世纪以前的日本棋坛,像一代大豪木谷实先生,日本第一个九段藤泽朋斋九段,他们是比较典型的“蓄势出击”下法。
这种下法越来越罕见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种下法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采用这种下法的棋手,他必须开局时候步调缓慢,行棋坚实。
因为这样做,这就相当于先把拳头给收回来,假如拳头都没有收紧,这种下法根本无从谈起。
很明显,提到“步调缓慢,行棋坚实”,这其实和现代围棋理念不符的,从吴清源先生开始,再到他的师弟韩国老曹,无一不是快步调下法的忠实实践者和推行者。
正是在这些高手的带动之下,这让快步调的下法成为现代围棋主流,“蓄势出击”型棋风越来越难得一见。
而等到李襄屏出世,由于他学习的是狗狗的下法,狗狗那是什么风格?狗狗可是连“见合”手不肯下的风格,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在李襄屏见识过的狗狗当中,除了三代狗已经有点“返璞归真”的意味,至于一代狗二代狗,还有其他各种大大小小洋狗土狗,其实都可以归类为快步调的下法。
很明显,李襄屏自己倒是很想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但他现在不可能已经达到那样的高度。
正是因为他和老施都还没有达到,所以他出道这几年,他给大家呈现的风格,或者说他给其他人留下的印象,依然是以快步调为主。
正是因为李襄屏也是快步调,所以在最近几年,那种“蓄势出击”的下法,看上去几乎已经没有生存的土壤,在职业棋坛已经难觅踪迹。
也正是因为这是一种近乎失传的下法,所以李襄屏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今天,大李居然会用这种下法来对付自己。——–
不能怪李襄屏没有想到,先不提这种下法已经罕见,光是这种下法本身,其实也和大李本人的棋风不符。
小李说“大李是现代顶尖高手中力量最弱的一个”,这种说法虽然偏颇,但至少阐述了一个基本事实:围棋中所谓的“力量”其实就是指一位棋手的算路能力,而围棋中的算路,有可以分为算路的广度,算路的深度,以及算路的准确度。
毫无疑问,号称“控制流”的大李,他在算路的广度上没问题,不仅没问题,这甚至是他最大的强项之一。
至于算路的准确度,他能够拿那么多冠军,在算路的准确度上自然同样没问题,在这方面他要超过绝大多数职业棋手。
唯独在算路的深度上,大李似乎稍有欠缺。
最最起码,在他留下了的棋谱当中,真的极少见到那种算路极其精深的胜局。
小李说他“力量弱”,其实是单指这一方面。
不仅是小李这样说他,就连李襄屏本人和他交手,也几乎从没见过大李在某一个局部,展现极其精深的算路。
不仅如此,当大李采用那种“蓄势出击”下法时候,其实还相当有迷惑性——
“蓄势出击”要求步调缓慢,行棋坚实,而在现代棋手当中,大李是少数步调偏缓的顶尖高手之一。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本局比赛展开以后,李襄屏很长时间都在迷惑,一直没搞清楚对手的真实意图,他误以为大李又是想拉长战线,用他过去老一套的下法对付自己。
只可惜该来的终归会来,北京时间下午2点零5分,当李襄屏刚刚落下全局第76手,李沧浩思考了不到一分钟,他态度无比坚决的落下全局第77手。
这手棋,强烈无比!这手棋,大李貌似在告诉李襄屏自己的态度:我就是要在这个局部和你决一死战。
而站在李襄屏的角度,他现在明显有点猝不及防,他完全没想到如此强烈的手段,竟然是出自大李之手。
李襄屏没那么多时间猝不及防了,见到这手棋之后2秒钟,他很快收敛精神,然后紧张思考起应对之策。
不仅仅是李襄屏,观战室大多棋手看到大李这手棋之后,也表示很惊讶,都说从没见过大李也会下这种如此搏命的招法。
唯一完全不惊讶的人,并非中国的马晓飞,而是韩国的刘倡赫。
而刘倡赫九段的神态,却被昨天输棋的朴永训注意到了,比赛比到现在,小李早就已经打道回府,倒是昨天刚输棋的大朴还留了下来,等待大伙一同回国。
见到刘九段的表情,大朴开口询问道:
“倡赫哥哥,我看您毫不惊讶,难道这是……您和沧浩哥哥一块制定的比赛策略?”
刘倡赫含笑不语,不过就他现在这幅表情,是个人都能知道大朴刚才猜对了。
“可是…….”
“可是什么?永训是想说沧浩想和李襄屏斗力的话,这并非明智选择是吧?”
听到大刘这样说,这回轮到大朴不吱声。因为这是明摆着的事,李襄屏现在称霸棋坛,除了他序盘功夫独步天下,他层出不穷的狗招让整个职业棋坛目不暇接。
然而谁都清楚,尤其是一线职业棋手更清楚:在一盘正式职业比赛中,仅仅依靠一些序盘的“新手新型”,这根本不足以确保赢棋。
因此李襄屏能够建立他现在的江湖地位,除了他的围棋理念更先进,他的算路能力才是赢棋的保障。
而李襄屏超强的算路能力,那可是连小李崔毒都要甘拜下风,因此在朴永训看来,和自己同属一个流派的大李和李襄屏斗志,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明智的选择。
作为韩国队的教练,刘九段当然清楚朴永训是怎么想,因此他叹口气继续说道:
“唉~~~中国怪物当然没有那么好对付,为此我和沧浩想来想去,针对他这次的弱点,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希望这次能有一个好结果吧。”
听到“李襄屏弱点”一词,朴永训当时就来劲,他双目炯炯有神盯着刘倡赫。
大刘笑道:“永训你别搞错了,我不是指中国怪物技术上的弱点,事实上直到现在,我和沧浩依然没能找到他技术上很明显的缺陷,我刚才说的是:他这次的弱点。”
“这次的弱点?”
“没错!”
刘倡赫再次冲大朴一笑:“永训我问你,假如你有一段时期状态爆棚,一路连胜了很多盘棋,那么在这种状态下你再去下一盘比赛,你通常会是什么状态?”
听到这的时候,朴永训九段稍微有点懂大刘的意思,他微笑答道:
“如果是这种状态,我通常都会很放得开,下的棋可能会大开大合,甚至可能会下一些平时不敢下的棋。”
刘倡赫露出会心的笑容:
“那永训你告诉我,现在的中国怪物,是不是处于这种状态当中?”
朴永训放声大笑:“哈哈哈我懂了……”
朴永训九段当然是真的懂了!
已经在本届“农心杯”达成4连胜的李襄屏,他现在当然会是信心爆棚,处于气势十足的状态当中。
大多数人只能看到这种状态的可怕,然而到了大刘和大李这种级别的高手,他们就不一样,他们能看到这种气势的弱点。
一位职业棋手处于这种状态当中,往好处说他能够放得很开,但如果往坏处看,他的行棋可能就不如平时严谨,会出现一些小疏漏。
很不幸,当刚刚看到对手的黑77,李襄屏立马就意识到自己白76的疏漏:
这手棋的确是有点问题,它不够严谨,让自己整个棋形露出一丝破绽——-
必须说句实话,其实到了李襄屏现在的水平,他的问题手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捕捉到的,比如他今天这手白76,大多数一流棋手,应该都发现不了这手棋的问题。
一流以下的棋手,甚至可能还会觉得这是一步好棋,这手棋相当难对付。
然而大李却不一样,他是当今棋坛有数的超一流高手。
再加上他今天有心算无心,打定主意采取今天这种策略,所以李襄屏的这个破绽,当时就被他逮个正着。
李襄屏开始苦思应对之策了。
只可惜他花了将近15分钟,依然没有找到非常好的办法,所以他没法展开反击,只能在局部进行抵抗。
李襄屏开始顽强抵抗,而今天的大李却是越战越勇,他在那个局部寸步不让,几乎每手棋都是最强。

untf6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圍棋傳奇-第六四二章 偷雞需謹慎展示-2w5h5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第二天中午12点50,李襄屏大概提前10分钟左右进入对局室,进去之后,却发现小李已经坐定,也不知道他已经静候几时。
李襄屏对小李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两人就没有任何交流了,就那样干坐着等待比赛开始——-虽然李襄屏欣赏小李的个性,也对他保持着一定的尊重,然而两人真不算朋友,他和小李可不是什么八字相克的“一生之情敌”,也不像李沧浩和常浩那样,被早几年的中国媒体“强行绝代双骄”。
在当今棋坛,李襄屏现在是独一号,别说是年龄相仿的职业棋手了,即便找遍三国棋坛,也没有谁能够和他相提并论。
12点55分,王院长走了进来,这盘比赛他亲自担任裁判,按照职业比赛的规矩,每盘正式比赛之前,裁判都需要把本场比赛的用时和规则复述一遍,王院长先走完这个过场,然后才主持双方猜先。
经过猜先,本场比赛是李襄屏猜到了黑棋。
下午一点整,王院长一声令下,宣布比赛正式开始,在此起彼伏的闪光声中,李襄屏定了定神,然后捻起一枚黑子,落下本场比赛第一手棋。
由于这是每方一个小时的准快棋,那当然不允许每步棋都慢悠悠的,今天的比赛进程还是算快,开局20分钟,两人已经下了20多手。
前面20多手,两人并没有展现出什么新意,没有新功夫,没有“新手新型”,更没有什么飞刀,李襄屏再次祭出他最近比较喜欢用的“星加小目单关缔角”,而小李以“狗招”应对,就是第6手直接“碰”上去的那个狗招——-
由于这步棋,李襄屏近一年来已经在实战中多次采用了,也由于他在用,带动整个职业棋坛对这路变化进行了大量研究,导致到了现在,漫说是小李这样的高手了,即便是谢记者这样的,都对这个变化很熟悉的样子。
也正是因为开局没有新意,现在去谈优劣更是还早,因此在这个时候,观战室众人并没有去过多探讨围棋技术上的问题,大家议论的话题,依然还停留在李襄屏的“请全国人民作证”,以及小李的“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上面。
在观战室的一个角落,老谢老贾张大记者等几位凑在一块,老谢到处忙着找网络接入口。
张大记者开口道:“老谢,你在找啥?现场看棋好好看就是了,干嘛非要上网?”
“嘿嘿,”老谢冲张大记者一笑:“我看过弈城的预告,他们今天是请了古大力做网络直播讲解,所以我就想看看,大力会怎么讲解这盘棋。”
“哦!”
听到老谢这样说,张大记者和老贾同时来了兴趣,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大伙终于在观战室内找到接入口,几个围棋记者兴致勃勃登陆弈城,直接找到直播房间。
比赛刚刚开始,古大力也还没有开始进行技术讲解,主要是在聊天,以和棋迷互动为主:
“大力,预测一下这盘棋的胜负呗。”
“呵呵,这还有啥好预测,坚决看好李襄屏,难道你们不知道?其实我才是真正的头号绝艺粉啊,小强同学老想跟我争,我其他头衔能让,这个头衔坚决不让。”
“头号绝艺粉,那现在请你谈谈上次击败绝艺老大的感想。”
“侥幸侥幸,不怕和大家说实话,其实我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能番棋击败绝艺老大。”
“古九段,那小李呢,你和小李的交手情况怎么样?”
“总比分好像差不多,不过说来惭愧,在重要比赛中还是我输得多,所以小李也是高手,客观上我还是要比他差一点。”
“小李说既然你能击败李襄屏,他也没有理由做不到,你觉得他这次能做到吗?”
“哈!看来我的侥幸还鼓舞了他的士气,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小李虽然是高手,却依然比不上李襄屏,棋友们不是都说吗,输棋之后的绝艺才最可怕,所以今天这盘棋,我坚定看好胜利属于李襄屏。”
“古老师,您别光说不练呀,既然如此看好绝艺老大,那你就押分呀。”
“好,我梭,我这十几亿银子全梭了,嘿嘿,我梭了以后,李襄屏可就变肥鸡了,不过我慎重提醒大家,偷鸡须谨慎,尤其是想偷绝艺老大的鸡,大伙更要慎之又慎,咦,这手棋……”
古大力和棋迷聊到这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被小李的一步棋吸引,而这手棋,正好是全局的第50手——-按照网络上的押分规则,这正好是第一阶段押分的最后一手。
古大力大概停顿了一分钟,他又在对话框里敲了一行字:
“小李的这手,我第一感觉就不是好棋,有点勉强,有点意图不明,不过大家都懂的,小李的招嘛,阴谋诡计太多,大家等会,让我先搞清楚这手棋的意图。”
再接下来,古大力开始在网络上摆参考图,花了大概10分钟,他得出较为明确的结论:
“呵呵,我再次提醒大家,押分偷鸡须谨慎,尤其是绝艺老大的鸡那更是偷不得,小李的这步棋,反正在我看来真不是什么好棋,之后的变化无非是以下几种……”
古大力开始讲解他摆的几个变化图,而听过他的讲解之后,老谢这水平的可能还没搞清楚状况,然而张大记者却是已经完全看明白:
如果实战真按照这几个参考图演变,李世石将立马处于劣势。
古大力主要摆了三路变化,第一个变化最容易想到,结果也最容易判断,如果实战真这样来,小李的局势立马崩溃。当然喽,对于这一路变化,连古大力自己都承认,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以小李的水平,他不可能下出那样的臭棋。
和第一个变化相比,其他两路变化就要复杂和隐蔽多了,只不过根据古大力判断,他认为其他两个图同样是白棋苦战。
“…….大家都知道,小李虽然比我厉害,但他对李襄屏的战绩却惨不忍睹,绝艺老大拿他好像特别有心得,为什么这样呢?我个人以为应该是棋风相克,小李行棋天马行空,擅长诡道,可真要说到天马行空,我个人以为在当今棋坛,无人能出李襄屏其右,所以小李的殭尸流,在他面前总是不好使,小李的意图每每被提前识破,这就是小李一直被襄屏吊打的原因,而今天这盘棋呢,我个人以为还会是这个结局了,比如小李的这步棋,既然连我这水平的都能看出问题,那我相信绝艺老大绝对不会错过…….”
就在古大力在那滔滔不绝的时候,对局室内的李襄屏却陷入迷惑了,他甚至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原因很简单,古大力在网络上摆的3个参考图,李襄屏也是计算到了的,只可惜这三个图都是太简单了,别说第一个业余级别的参考图,就算其他两个,李襄屏认为水平也不高,最多也就中级职业水准,这明显和小李的水平不符。
在这个时候,李襄屏突然想起自己去年输给小李的那盘棋,被小李用一个“一子解双征”击溃的那盘棋。
“…….在这个地方,小李到底还藏了什么隐蔽鬼手呢……”
李襄屏陷入长考了,在每方只有一个小时的比赛当中,李襄屏决定好好思考一下,非要把李世石的真实意图弄明白不可。

4zyw0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圍棋傳奇 起點-第六四一章 爲什麼不能是我看書-uy34n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请全国人民作证,假如我不能帮助中国队拿下“农心杯”,那我就不去参演电视剧。”
李襄屏这话一出,立刻在社会上掀起轩然大波,不对,说“轩然大波”神马的还是太过夸张,毕竟李襄屏说这种话,这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也不涉及任何人的利益。
因此最正确的说法:李襄屏这话一出,让很多偏八卦的媒体瞬间高潮,广大吃瓜群众们也兴致勃勃的跑过来围观。
然而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由于现在的李襄屏已经名声在外,他的名气早就已经不仅限于围棋界,因此吃瓜群众也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不懂棋的吃瓜群众,另外一种,则当然是由棋迷组成的吃瓜群众。
上次反对李襄屏去出演“大国手”,主要是以棋迷为主,尤其是一些思想偏正统的资深棋迷,当时更是反应激烈,大多数认为李襄屏这是典型的不务正业,不利于棋艺的修行。
当时反倒是非棋迷那个群体,反对的声音要小很多,反正在围棋小白们看来,无论是李襄屏或者古大力,都是中国棋手,既然都是同胞嘛,那由谁来夺冠都无所谓。
可是这次的情况却完全掉了个。
李襄屏在央视演播大厅的这话一出,虽然大家同样都在吃瓜,反对声和质疑声却主要来自于围棋小白,而真正的资深棋迷,尤其是网络上的那些“绝艺粉”,这次却不怎么反对了。
仔细想想这事也很正常,毕竟含蓄的低调,这是咱们国人的特点,李襄屏甚至认为,这是刻在咱们这个民族血脉里的基因。
其他的不说,当年第二局中日围棋擂台赛,老聂最后也是面临1对5的局面,老聂当时在面对记者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不怕他们,我现在对任何一位日本棋手,应该都是五五开了。
结果有记者没听清楚,当然更有可能是记者故意,把这句话报道成:老聂说,虽然我现在1对5,但我还是认为结果五五开。
仅仅一句五五开而已,当时甚至还惊动了中央大佬,有老同志当时就跟老聂打电话,批评他真是太张狂了,一点都不知道“谦虚谨慎”,逼得老聂最后还登报解释,解释自己的原话,然后根据每个人都五五开的话,算出自己的获胜概率只有不到百分之三。
同样是1对5,当年的老聂只是“强行五五开”而已,并且是“被强行五五开”,可这次的李襄屏,他却直接喊出了夺冠的口号。
因此从这个角度说,李襄屏好像比当年的老聂还要狂。
既然这样,他不被人喷上两句才怪。
当天晚上回到家,当李襄屏打开电脑,看到的第一个帖子就让他哭笑不得:
“哈!围棋界已经有了一个聂大嘴,难道又要诞生一个李大嘴?对了,今天的另外一个当事人也是一个大嘴,在这个春节,几位大嘴一台戏,给大伙制造了这么大一个瓜,朋友们,那还说啥,大家就准备吃瓜吧,事前声明,我也是中国人,我内心当然也是希望中国队能赢,然而这一次,我倒是希望李襄屏被打脸,让他吸取吸取教训也好…….”
看到这的时候,李襄屏的脸当时就黑了,他倒是没在意别的,就是这个“李大嘴”有点让他受不了,心说自己辛辛苦苦穿越一次,要说落下这样一个外号的话,那自己的人生简直是大失败。
总算还好,网络上“绝艺粉”的战斗力真不是盖的,在这个帖子出现没几分钟,很快引来大量反驳文章,尤其是傲气孤狼,居然在短短不到10分钟内,就写出了一篇反驳雄文:
围棋小白们,我来跟你们科普一下,让你们知道输棋之后的李襄屏,尤其是输掉番棋之后的绝艺老大,他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嗯,傲气孤狼这次难得靠谱,至少在李襄屏看来,这家伙自从在粉了自己之后,那确实比以往靠谱多了。
傲气孤狼这次做出一副“摆事实讲道理”的架势,把李襄屏的过往经历娓娓道来,企图从这个角度说明李襄屏的话一点都不算狂:
李襄屏出道6年时间,输掉的番棋屈指可数,加起来也只有4次而已,这其中马晓飞一次,李沧浩2次,再加上最近古大力这次。
马晓飞那次没啥好说,毕竟马小当时还处巅峰,李襄屏技艺也未大成,某些环节还有缺陷。
再加上马晓飞也是同胞,所以那次输棋,在赛后还看不出李襄屏的可怕。
重点是输给韩国大李的那两次。
李襄屏第一次番棋输给大李是在两年以前,当时在那次比赛之后,李襄屏面临两个重要比赛,一个是和小李的“LG杯”决赛,而另外一个同样是“农心杯”,李襄屏和大李进行最后的主将对决。
结果李襄屏以近乎完胜的姿态碾压韩国大小李,2比0零封小李夺“LG杯”,接着又赢下和大李的主将对决,帮助中国队首捧“农心杯”。
这其实尤其是和大李的那盘棋,那盘棋不仅质量上佳不说,两年之后回过头去看,那盘比赛更像是一个标志——-
到了现如今,整个围棋界当然公认,李襄屏已经取代李沧浩,成为世界棋坛新的王者,那么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起呢?
有越来越多的棋迷选择那盘棋,认为那盘比赛就是一个标志,一个分水岭,在那盘“农心杯”的主将对决之后,李襄屏就算正式取代李沧浩,成为围棋界真正的新霸主。
到了一年以前,李襄屏再次在“春兰杯”中失手之后,李襄屏再次展现了他的可怕,在接下来连续3个世界大赛,其中对小李两次,对崔毒一次,他竟然连续3个零封,强势夺得那个赛季的“金满贯”。
摆完了这些事实之后,傲气孤狼发出来自灵魂深处般的拷问:既然在前两次,输掉番棋之后的李襄屏就如此可怕,那么这次失手给古大力,他在年度盛典上的话不是很正常吗?瑟瑟发抖的不应该是其他棋手吗?
你们竟然还在这里大放厥词?竟然还敢质疑绝艺老大?那到底是谁在这里闹笑话?
嗯,只能说千错万错,之前那位网友发帖发错地方了,他那帖子发在其他地方都没问题,可他一个围棋小白,竟然跑到围棋论坛来发帖,这就是他的不对了。
他根本不知道而围棋论坛那是什么地方?这是李襄屏的大本营,国内几大围棋论坛,在N年以前就被李襄屏的脑残粉给占据。
因此很自然的,这两篇立场相反的帖子一前一后出现,傲气孤狼几乎取得压倒性的完胜,棋迷这次几乎完全站在他这一边,认为李襄屏这次的话真不算过分。
那么到底算不算过分,李襄屏这次会不会被打脸?当然要在比赛过后才分晓。
好在这次不用等太长时间,比赛在一周之后就开始,大年初八那天,李襄屏做完最后一次赛前准备,他就准备动身,前往申城参加本年度“农心杯”最后阶段比赛。
在前面5天,李襄屏闭门谢客,他甚至连手机都关了,一心一意潜心备战,唯一和他交流的,那也就只有外挂老施。
在出发前一天晚上,老施突然对李襄屏说道:
“襄屏小友,要不这次,咱们施展双剑合璧?”
“啊!双剑合璧?怎么,定庵兄是棋瘾又犯了吗?咱们之前不是说好,除非是让子棋,否则在和狗狗碰面之前,和人类棋手交手不再运用此招。”
“呵呵,这次是因为,我的私心作祟。”
“私心?”
“然也,对了,襄屏小友一直忘记跟你说,其实相较于其他人,我内心只希望是你来扮演我。”
“哈哈哈……”
李襄屏开怀大笑,笑过之后他沉吟一会,然后他很坚定的对自己外挂说道:
“不,定庵兄对不起,这次却要让你失望了,因为这一次,我还是希望我自己一个人来。”
“哦?”
李襄屏微微一笑:“定庵兄啊,你以为我5天前的那番话,真的只是随便说说的吗?或者只是打个无关紧要的赌吗?不!那是我的真心话,假如我这次真的无法连胜4局,那我就真的不会去扮演你。”
“呵呵。”
“定庵兄勿笑,”李襄屏叹口气道:
“你知道在这几天,我研究上次的输棋,我自己看出了什么吗?”
“哦?”
听到这老施来了点兴趣,其实在这几天,李襄屏所谓的备战也没干别的,他就是认真研究这这次输给古大力的两盘棋而已。
“襄屏小友却是领悟了什么?”
“第一,我们是人类,是有情感的万物之灵,所以无论我们怎么修炼,就算达到和狗狗一样高的水平,那也不可能真正变成机器,你说是也不是?”
听到这老施微微有点失望,因为这已经是李襄屏的老生常谈了:
“还有呢?”
李襄屏接着说道:“正因为我们永远不可能变成机器,所以我们永远都会有人类的弱点,比如你上次说的,咱们人类下棋,永远都还存在一个发挥的问题,这是一个无法克服的弱点,然而定庵兄你也知道,以狗狗之强大,这是不允许咱们发挥失常的,别说是发挥失常了,正常发挥可能都不行,想击败狗狗必须超水平发挥才对,那咱们人类,要怎样才能做到在比赛中超水平发挥呢?”
“这却是个难题,对了,难道襄屏小友已经想到办法?”
李襄屏微微一笑:“这我如何有什么办法?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棋艺的修行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也是我研究这两盘败局,得到的最大收获啊。”
沉默,老施沉默了好一阵子:
“这就是襄屏小友不想使用双剑合璧的原因?”
“然也!”
李襄屏继续微微笑道:“其实我一直在想,人类棋手若想在比赛中做到超水平发挥,首先一个先决条件,这位棋手必须能承受住压力。”
李襄屏微微顿了顿:“毫无疑问,接下来的这4盘棋,对我来说就是种压力,毋庸多言,假如我连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了,那定庵兄也别指望我了,我回去继续当我的纨绔,而你呢,你也早点回去找你的绣琴姑娘吧。”
“哈哈哈哈。”
老施大笑,大笑之后他对李襄屏说道:
“明白了,行,襄屏小友我支持你,定庵在此祝你马到功成。”
李襄屏转为开玩笑的口吻:
“我当然也想马到功成,因为定庵兄,我也不瞒你说,我也非常希望在一部影视剧中,亲自扮演一回你。”
一夜无话,到了第2天,李襄屏启程,前往申城参加“农心杯”最后的决战。
可能是因为李襄屏大年初三的话起作用吧,这次棋院的管理层几乎倾巢出动,王院长亲自带队,华领队老聂马小等人一同前往。
一行人刚刚抵达申城,就收到一个稍微有点出乎意料的消息:下一场首先攻擂的,居然是小李。
本来按照年龄,按照咖位,所有人都以为是大朴首先上场的,连李襄屏也做好首先迎战朴永训的准备,没想到刚到申城,韩国代表团就递上出战名单,他们居然是先让李世石上场。
这次韩国代表团是由转为教练的刘倡赫九段带队,见他递上名单之后,马组长和他开玩笑:
“哟呵,你们这是,出奇兵吗?”
“什么奇兵,”刘倡赫苦笑:
“这都是世石自己强烈要求的。”
“哦?”
“是的,世石还说,既然古大力都能击败李襄屏,那么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