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抹記憶

gz5l5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紅色莫斯科》-第1287章 第19裝甲師的命運展示-77090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说完这话后,索科夫便屏住了呼吸,如同一个学生等待老师公布考试成绩那样,忐忑不安地等待科涅夫给自己的答复。
等了许久,听筒里始终没有传来科涅夫的声音,索科夫甚至以为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他仔细地聆听,隐约地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电台发报的滴答声,才知道科涅夫并没有挂断电话,而是在认真地思考自己的提议。
“索科夫同志,”科涅夫在经过反复的思索后,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我可以派空军为你提供空中掩护。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方面军司令员同志,”索科夫听到科涅夫说可以为自己提供空中掩护,心里不禁一阵狂喜,至于对方会提出什么条件,他已经顾不得考虑了:“您请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绝对会答应您的条件。”
“虽说你们集团军如今是暂时划归沃罗涅日方面军指挥,”科涅夫在电话里说道:“可一旦库尔斯克会战结束后,你们是否会重新回归草原方面军,大本营还会直接征求你们的意见。我希望你到时能率领部队重新回到草原方面军,怎么样,能办到吗?”
“没问题,”得知原来这么简单的一个条件,索科夫立即毫不含糊地回答说:“方面军司令员同志,我本来就是草原方面军的人,如今归瓦图京将军指挥,也只是暂时的。等战役一结束,就算大本营不征求我的意见,我也会主动提出重返草原方面军的。”
见索科夫如此爽快地答应了自己的条件,科涅夫的心里也感到很满意,他询问了德军空军所在的区域之后,说道:“索科夫同志,支援你们的空军,将在半个小时内赶到战场。”
虽说科涅夫说空军要半个小时之后,才能赶到战场。但一直处于备战状态的空军战机,在接到他的命令后,不到五分钟,就陆续有36架轰炸机和24架战斗机陆续升空,它们在空中完成了编队后,朝着德国空军肆虐的空域飞去。
十几分钟后,正在掩护轰炸机,对着地面苏军进行狂轰滥炸的战斗机,发现远处出现了苏军战机的影子,连忙迎上去拦截,双方在空中展开了激烈的对攻。
几十上百架战机很快在天空中缠斗起来,不时有一架又一架冒着黑烟的飞机,从高空中坠落下来,一头栽在地面上,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炸和腾起一团巨大的火球。而大多数的飞行员,都在飞机坠毁前成功地跳伞。
索科夫通过和格里岑科少将的通话,得知科涅夫派出的空军部队,如今已经赶到了战场,正在与敌人的空军展开激战,便吩咐格里岑科:“将军同志,我现在向你下达两道命令:一是命令部队再次转入进攻,务必在敌人的援兵赶到之前,全歼第19装甲师;二、派出几支搜寻小队,去营救我方跳伞的飞行员,以及捕捉敌人的飞行员。”
“明白,司令员同志。”等索科夫一说完,格里岑科少将便响亮地回答说:“我们立即展开全面的进攻,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歼灭德军的第19装甲师。”
索科夫放下电话后,对萨梅科说:“参谋长,科涅夫将军派来的空军,正在与德国的空军展开激战。命令其它方向的几支部队,加快进攻速度,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施密特的第19装甲师。”
嬌女毒妃
“司令员同志,”虽说科涅夫派出的空军已经到达战场,并与敌人的空军展开了对攻,但萨梅科还是心有余悸地说:“您觉得我们的空军能取得胜利吗?”
“参谋长,你是怎么了?难道对我军取得最后的胜利,没有信心吗?”索科夫说完这话后,不等萨梅科回应,便自顾自地说:“我相信我们的飞行员,他们在这么多年的战斗中,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是完全有能力打败敌人的。要知道,我们在库尔斯克突出部的战机数量,要比敌人多出一倍,假如这样还不能取得胜利,那还不如把空军解散算了。”
没有了德军的空中威胁,合围了第19装甲师的苏军部队,又从几个方向同时发起了攻击。德军官兵虽然进行了拼死的抵抗,但他们的抵抗在潮水般涌来的苏军坦克和步兵面前,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一处处防御阵地就如同海滩上的沙堆,很快就被大浪冲得无影无踪。
施密特向曼斯坦因报告时,说自己的部队还可以支撑两个小时,但此刻刚过了一个小时,他就惊恐地发现,苏军的坦克和步兵已经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距离他的指挥所不超过两百米的距离。
见到这种情况,施密特慌了神,连忙冲着参谋长大喊大叫:“参谋长,俄国人冲上来了,你立即组织部队实施反击,一定要把他们从指挥部附近赶走。”
“师长阁下,”参谋长如今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手里能动用的兵力,就只剩下一个警卫连,要想挡住苏军由坦克和步兵组成的攻击箭头,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只能委婉地对施密特说:“看样子,我们是坚持不到元帅派遣的援兵赶到了。要不,我们还是命令部队投降吧,这样还能挽救更多人的性命。”
“上校,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施密特听到参谋长这么说,顿时双目圆瞪,冲着对方吼道:“还没有拼到最后一个人,你觉得就说要投降,这简直就是军人的耻辱。如果是被党卫军的人听到,你恐怕连上军事法庭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他们就地正法的。我现在命令你,立即把剩下的警卫连全部投入战斗,无论如何要挡住俄国人的进攻。”
参谋长无奈之下,只能把师部仅剩下的一点警卫部队,都投入了战斗。按照他的想法,就算苏军的攻势再猛,要突破师部附近的防御,至少也需要个把小时。
谁知警卫连刚进入阵地后不久,苏军的阵地上飞出很多拖着白色烟带的飞行物,这些东西落在了警卫连所在的阵地上爆炸,一团团耀眼的火光闪过之后,厚厚的硝烟笼罩住了阵地。待在指挥部里的参谋长,感觉脚下的地面在爆炸声中剧烈颤动。虽然看不清阵地上的情况,但他的心里却很明白,刚刚派到阵地上的那个警卫连,已经大多数报销了。
一把斷劍,獨霸九天:九天
他转身来到了施密特面前,失魂落魄地向对方报告说:“师长阁下,俄国人使用了新式武器,我们的警卫连已经全部报销了。”
“什么,我们的警卫连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全部报销了?”施密特被参谋长的话吓了一跳,连忙追问道:“什么武器这么厉害,俄国人是使用了毒气弹吗?”
“师长阁下,俄国人是不会使用毒气弹的。”参谋长苦笑着回答说:“应该是传说中的新式火箭弹,这种火箭弹的体积不大,便于携带,可以在不同的地形发射,其它的友军吃了不少这种武器的亏。”
“那我们怎么办?”施密特确认自己所依赖的警卫连已经报销了,不由慌了神:“警卫连报销了,俄国人很快就能冲到我们的面前。”
“师长阁下,”参谋长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在如今的情况下,假如继续打下去,就是白白送死,不如再劝施密特投降。假如他不答应的话,自己也会想办法让他答应的:“办法,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放下武器向俄国人投降,这样还能保全更多人的性命。”
事到如此,施密特知道再继续顽抗下去,就是玉石俱焚的下场。他在经过短暂的思索后,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好吧,参谋长,那命令残余的部队停止抵抗,向俄国人投降。”
随着命令的下达,战场上的枪炮声变得稀疏起来,一处又一处还在负隅顽抗的德军阵地,都举起了白旗,向附近的苏军指战员投降。
“参谋长同志,”索科夫得知德军开始打出白旗投降,可却没有听到师长施密特被俘的消息,便问萨梅科:“怎么没有德军师长施密特将军被俘的消息呢?”
“司令员同志,如今围住德军师部的有好几支部队,”萨梅科向索科夫报告说:“他们都在等待您的命令,看您准备把俘虏德军师长的荣誉,留给哪支部队。”
索科夫看了一眼萨梅科提供的部队番号,在其中看到一个熟悉的指挥员名字,便指着那个名字对萨梅科说:“参谋长,立即给前沿发电报,就说让海军陆战第84旅的一营长沙姆里赫海军少校,去接受施密特的投降。”
琥珀 張悅然
听到索科夫直接点了沙姆里赫的名字,萨梅科心里顿时明白,索科夫是想把这样的荣誉,留给自己的老部下,便心领神会地说:“我明白了,司令员同志,我立即给旅长丘瓦绍夫上校打电话,让他派沙姆里赫营去德军师部接收俘虏。”
沙姆里赫营所在的位置,距离德军师部大概有两百米,在他们的右翼,是步兵旅的一个营。在等待受降的时间里,营里的几名连级指挥员都聚在一起讨论,集团军司令部会命令哪支部队,去俘虏德军师长施密特。
末日之超級異能 小帥愛小萌
副营长雅库达海军大尉听几位连长聊了一阵后,插嘴说:“同志们,如今距离德军师部最近的部队,是步兵旅的三营,他们距离敌人指挥部不到一百米,而我们呢,则在两百米开外。假如你们是上级指挥员,你们会派哪支部队去接受德军投降呢?”
听雅库达这么一说,几位连长顿时如同泄气的气球一般没了精神。是啊,副营长说得有道理,一个距离德军指挥部不足百米,一个距离两百米开外,由哪支部队去受降,这不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么?
就在众人灰心丧气时,一名通讯兵急匆匆地跑过来。他来到沙姆里赫的面前后,大声地说:“报告营长同志,师长的电报。命令您立即率部队前往德军师部,接受德军的投降。”
“什么,让我们去受降?”本来已经对俘虏德军师长一事不抱任何希望的沙姆里赫,一把抢过了通讯兵手里的电报,仔细地浏览起来。他连着看了四五遍,确定通讯兵刚刚所说的话都是真实,便把电报朝雅库达的手里一塞,随后冲着几位还没明白过的连长说道:“连长同志们,立即回到你们的部队去,让战士们整理军容,随我前去接受敌人的投降。”
几位连长在短暂的惊愕后,立即欢呼了起来。他们整齐地抬手向沙姆里赫敬了一个礼,转身沿着战壕跑回各自的部队,去集结战士准备前去受降。
几分钟之后,各连已经完成了集结,沙姆里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容,转身对一旁乐得合不拢嘴的雅库达说:“走吧,副营长同志,我们现在去接受德国人的投降。”
沙姆里赫率领部队,成散开队形向德军师部围了过去。沿途遇到的德军官兵,见他们过来,立即扔下手里的武器,面无表情地站在路边,听任他们从自己的身边走过。也有个别德军官兵的眼中都是怒火,恶狠狠地盯着这些从面前走过的苏军指战员。
来到德军师部时,沙姆里赫发现门外已经站了不少的人,从他们身上的制服来看,大多数都是军官。看到沙姆里赫走近,其中一名上校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他身边还跟着一名少尉军官。
他来到沙姆里赫的面前停下,叽里哇啦地说了一大堆,那名德军少尉连忙把他的话翻译成俄语:“少校先生,我是第19装甲师的参谋长,是特地向贵军投降的。”
蛇城 蛇從革
沙姆里赫带人过来时,还担心出现语言不通的情况,如今发现跟在德军参谋长身后的少尉,说的一口流利的俄语,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他拉了拉军服的下摆,轻轻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大声地说:“我是第27集团军海军陆战第84旅一营营长沙姆里赫少校,奉司令员索科夫少将的命令,前来将你们俘虏。”
站在人群中的施密特,听完少尉的防疫,知道来的部队是索科夫的部下,心里顿时踏实了几分。他朝前走了几步,来到沙姆里赫的面前站定,举手向他敬礼,毕恭毕敬地说:“第19装甲师师长施密特,率领全师官兵向你们投降。”

mpdv3火熱都市言情 紅色莫斯科討論-第1282章 實力碾壓鑒賞-5nw7j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阿西娅等人进入苏军的阵地后,立即有两辆载着德军官兵尸体的卡车,在四辆三轮摩托车的护送下,前往德军装甲车停靠的位置。
阿西娅本来还想留下来看看交换仪式的,但第546团团长戈里亚奇金中校却走过来,对她说道:“阿西娅同志,这里马上就要打仗了,我让人送你回司令部吧。我想,司令员同志此刻肯定还在为你的安危担心呢。”
既然戈里亚奇金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阿西娅知道自己如果留下的话,肯定会影响到接下来的军事行动,便点了点头,同意了戈里亚奇金的提议。
见阿西娅同意立即返回司令部,戈里亚奇金便把热利亚叫到面前,吩咐他说:“上尉同志,你立即带一个排,护送阿西娅和另外几名卫生员前往司令部。你要向我保证,你要想爱护自己眼睛一样,来确保她们的生命安全。”
“放心吧,团长同志。”热利亚信誓旦旦地说:“我一定会把阿西娅同志安全地送到司令部。如果不完成任务,我就不回来见您。”
“上尉同志,我希望你能尽快地返回来。”戈里亚奇金笑着说:“我还希望你带领你的连队,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建立更多的功勋呢。”
阿西娅等人坐上了一辆没有篷布的卡车,朝着司令部的方向开进。沿途,看到迎面而来的战士和卡车后面拖着的火炮,女卫生员们都兴奋地议论起来:“看啊,是我们的部队,他们正朝前沿开拔,是准备去对付德国人的吗?”
听到同伴们的议论,阿西娅没有说话,而是扭头望着坐在一旁的热利亚,希望能从他那里获得一些有用的情报。热利亚明白了阿西娅的意思后,便对众人说道:“姑娘们,请安静!你们猜得没错,我们即将对敌人发起进攻,如今上级正在调动部队呢。”
得知部队很快就要向敌人发起进攻,这些刚逃出魔爪的姑娘们,顿时变得激动起来:“真是太好了,把那些抓我们的坏蛋全部消灭掉,就算为我们报仇雪恨了。”
“热利亚,”姑娘们在欢呼雀跃时,阿西娅却顾虑重重地问热利亚:“虽说我们如今都脱离了危险,可毕竟是被德国人俘虏过,回去以后,我们会受到审查吗?”
听到阿西娅的这个问题,热利亚明显地迟疑了一下,过了许久,他才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阿西娅同志,对你们进行审查是必要的程序,肯定是不能回避的。不过你们被俘的时间短,相信审查很快就能结束。”
索科夫接到了戈里亚奇金的电话,得知阿西娅和几名女卫生员已经在热利亚的护送下,返回了司令部所在的位置。从那一刻开始,索科夫就有些心不在焉了,他不时地停下手里的工作,侧耳听外面传来的动静。偶尔有一辆车从外面经过时,他都会朝窗外看一眼,想确认是否是阿西娅乘坐的那辆车。
卢涅夫看出了索科夫的心不在焉,便走过来对他说:“司令员同志,你熬了一宿,肯定累了,不如先去睡一会儿,这样才有精力指挥作战。”见索科夫冲他摆手后,又补充道,“放心吧,阿西娅到的时候,我会叫醒你的。”
索科夫这段时间睡觉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再加上昨晚阿西娅的事情,他更加是心力憔悴。既然卢涅夫说了会及时地叫醒自己,他也不固执己见,而是向萨梅科吩咐几句后,来到墙角躺在了行军床上。
由于太疲倦,他躺下去没有两分钟,便进入了梦乡。为了不影响到索科夫的休息,萨梅科和卢涅夫都吩咐指挥部里的通讯兵和参谋,要把声音和脚步放轻一些,免得吵醒了索科夫。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一名参谋从外面急匆匆地进来,向萨梅科报告说:“参谋长同志,根据观察哨的报告,阿西娅她们所乘坐的卡车,再过几分钟就能到达我们这里。”
得知阿西娅坐的车就快到了,卢涅夫正准备上前叫醒索科夫时,却看到他猛地从行军床上站起身,有些迫不及待地跑出了指挥所。卢涅夫想到按照惯例,凡是被俘人员回来,都要进行专门的审查,自己和索科夫的私交虽然不错,但该走的程序还是不能省。他轻轻地摇摇头,随后跟着走了出去。
一出门,卢涅夫就看到索科夫站在卡车旁,伸手托在阿西娅的腋下,帮着对方从卡车里下来。他知道两人很久不见面,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便停下脚步,没有上前打扰二人。
别看到阿西娅身陷敌营时,表现得格外坚强,但此刻见到索科夫,绷紧的神经一下就放松了。她紧紧地抱着索科夫,全身像筛糠似的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到被自己搂在怀里的阿西娅,还是完完整整的,索科夫总算放下了心里的巨石。他的手轻轻地拍着阿西娅的后背,安慰她说:“阿西娅,别害怕,一切都过去了,你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边。我向你保证,那些抓走你的人,很快就会得到惩罚的。”
阿西娅的身体还在哆嗦,她听清楚了索科夫所说的话,心里格外感动,想要说几句,但嗓子里却如同塞了什么东西似的,说不出话来。
“阿西娅同志,”卢涅夫在远处站了一阵,见索科夫和阿西娅两人紧紧地搂住,迟迟没有分开,便上前几步,重重地咳嗽了两声,然后开口说道:“看到你能平安归来,这真是太好了。”
阿西娅听到卢涅夫的声音,连忙轻轻地推开了索科夫,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卢涅夫说:“您好,军事委员同志,能活着见到您,我也很高兴。”
“阿西娅同志,你受委屈了。”卢涅夫上前握住了阿西娅的手,安慰她说:“请你放心,我们很快就会为你们讨还公道的。”
“军事委员同志,”索科夫见到卢涅夫的出现,意识到对方可能要开始审查程序,便主动说道:“阿西娅她们刚从敌人那里回来,按照规定,应该要进行审查,这件事就交给你来负责吧。”
“司令员同志,我会按照正常的程序,对阿西娅她们进行审查。”卢涅夫安慰索科夫说:“放心吧,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完成审查工作。”
卢涅夫带着阿西娅等人去附近接受审查时,索科夫重新返回了自己的指挥部。刚一进门,萨梅科就向他报告说:“司令员同志,两个炮兵师都已经部署到位。”
“坦克军和出击的部队呢?”索科夫背着手问道:“都到达指定位置了吗?”
“坦克军还在行进中,估计还需要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才能到达指定的出击位置。”萨梅科报告说:“需要催促他们吗?”
“不用,”索科夫摇摇头,说道:“他们完全赶得上进攻。”
他接着问:“和敌人的交换仪式结束了吗?”
“是的,司令员同志。”萨梅科说道:“我们已经把死在野战医院的德军尸体,全部移交给了对面的敌人。”
“很好。”索科夫抬手看了看表,对萨梅科说:“给炮兵师的两位师长打电话,命令他们在十五分钟之后,对事先提供给他们的目标实施炮击。”
我家相公是太子 詩小小
“司令员同志,您打算让他们炮击多长时间呢?”
“最少四十分钟。”索科夫说道:“等炮击结束时,坦克军的坦克应该都进入了指定位置,到时就可以让步兵搭乘坦克,向敌人的防区发起突击。”
虽然萨梅科知道与第19装甲师的这一仗,是无法避免的,但今天刚刚和德军进行了交换仪式,就对他们的阵地实施炮击,并发起进攻,似乎有点太过分了。他小心翼翼地提醒索科夫:“司令员同志,我们刚和敌人完成了交换仪式,就对他们的阵地进行炮击,以及发起地面进攻,这合适吗?要不,我们把进攻时间改在明天?”
“参谋长同志,难道你忘记了,上次我们用第六装甲师师长的尸体,交换我军被俘人员时,敌人也在交换仪式结束后,向我们实施猛烈的炮击。”索科夫板着脸说道:“既然敌人可以这么做,我们为什么不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我明白了,司令员同志。”经索科夫这么一提醒,萨梅科立即想起了不久前进行的那次交换仪式,假如当时不是索科夫机灵,有意拖住了来谈判的德军代表,那么部队有可能会伤亡惨重。“我立即通知两位炮兵师长,命令他们做好炮击的准备。”
十歲小魔妃
一刻钟之后,苏军的炮群开始发威,无数的炮弹落在了德军的阵地上爆炸。工夫不大,德军的阵地就被硝烟和烈火所笼罩。阵地上的德军官兵,动作快,躲进了防炮洞或掩蔽所;反应慢的,不是当场被炸得血肉横飞,就是被爆炸的冲击波活活震死。
黨支部書記的工作方法與領導藝術2017 劉永謀
籃壇梗王
炮击开始不到五分钟,后方的朱可夫就知道了第19装甲师阵地,遭到苏军炮火猛烈打击的消息,他连忙给索科夫打来了电话,开门见山地问:“米沙,我听说你正命令我刚给你的两个炮兵师,对德军第19装甲师的阵地实施猛烈的炮击?”
“是的,元帅同志,我正命令炮兵炮击德军的阵地。”索科夫比这个时代的任何人都清楚,第19装甲师的实力有多么恐怖,他们在1944年的维斯瓦河战役中,用一个营的坦克停在公路上,像打靶似的摧毁了苏军的几十辆坦克,使一个坦克军几乎丧失了战斗力。
他今天主动向第19装甲师发起进攻,就是想把敌人打疼,等将来在维斯瓦河战役中与对方再碰面时,会让敌人对自己产生恐惧感,从而达到减少部队伤亡的目地。
冰封王座獨舞天涯 銘京流
“你有什么打算?”朱可夫问道。
“元帅同志,”索科夫向朱可夫汇报说:“等炮击结束后,我会命令步兵第182师和第384师,在近卫坦克第4军的掩护下,向第19装甲师的防区发起总攻。就算不能全歼他们,也要将他们从普罗霍洛夫卡地域赶走,以削弱敌人在这一地区的实力。”
朱可夫听索科夫没有说全歼,而是赶走敌人,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落。但转念一想,索科夫如今是从敌人的正面进攻,德军在招架不住的情况下,肯定会选择撤退,要想全歼敌人是非常困难的。
他沉吟了片刻,开口问道:“米沙,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元帅同志,虽然我可以用来进攻的部队,有两个步兵师和一个坦克军,还有两个炮兵师提供远程炮火掩护。”既然朱可夫主动开口,索科夫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良机,连忙说道:“但敌人肯定会进行拼死的顽抗,为了减轻我们的进攻阻力。我请求您让我军左翼的近卫第81师和特鲁法诺夫将军的坦克部队,也同时发起攻击,以牵制敌人的兵力,使我们可以轻松地消灭正面之敌。”
中宮有喜
朱可夫看了看面前的地图,假如索科夫的部队发起攻击时,他们左翼的近卫第81师和特鲁法诺夫将军的坦克部队,没有协同作战的话,第19装甲师师长施密特就可以留下少数部队监视,然后把主力调往自己的左翼,去加强遭到受攻击地段的防御。
想明白这个道理,朱可夫点了点头,说道:“好吧,米沙。在你们发起进攻的时候,我会让你们左翼的部队,也采取进攻行动,也减轻你们在进攻中所遇到的阻力。”
但是令索科夫没想到的是,就在朱可夫结束和他的通话后,方面军副司令员阿帕纳先科从外面回来了,听到朱可夫向瓦图京交代任务,便忍不住插嘴说:“元帅同志,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可以加快消灭第19装甲师的进度。”
“什么想法?”阿帕纳先科的话引起了华西列夫斯基的好奇心,“说来听听。”
“我的想法就是,当右翼的索科夫部队向第19装甲师发起进攻时,左翼的近卫第81师和坦克部队不动。”
“副司令员同志,”瓦图京听阿帕纳先科这么说,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果左翼的部队不动,敌人就可以放心大胆地从这里抽调部队,去加强他们的左翼。那样一来,就会让索科夫的进攻部队,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

7jk8r妙趣橫生小說 紅色莫斯科-第1270章 快刀斬亂麻讀書-d1i3t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别看索科夫叮嘱了罗特米斯特洛夫,千万不要把自己指挥部队进攻骷髅师的事情,向瓦图京进行汇报。但这么大的战事,要彻底地瞒住瓦图京还是不现实的,战斗打响后十几分钟,瓦图京就通过自己特定的情报渠道,知道了此事。
瓦图京把收到的情报,放在了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的面前,激动地说道:“两位元帅同志,你们看到了吗?虽然科涅夫答应将第27集团军交给我指挥,可是索科夫对我的命令却是阳奉阴违。我命令他向旗卫队师展开进攻,他却把进攻的矛头,直接指向了骷髅师。这,这简直是太不像话了。”
“元帅同志,”华西列夫斯基听瓦图京说完后,侧着脸对朱可夫说:“在普罗霍洛夫卡西面的敌人里,骷髅师的确是最弱的,他们在前期的战斗中,损失了大量兵员和技术装备。就算德军已经是残兵败将,但索科夫同志打算以一个师的兵力,就消灭敌人,我觉得还是有点困难。”
“没错,朱可夫元帅。”华西列夫斯基一说完,瓦图京就附和道:“如今第69集团军的处境很不乐观,一旦旗卫队师和肯夫作战集群汇合,他们就有被合围的可能。如今索科夫不服从我的命令,却跑去进攻骷髅师,一旦被敌人缠住,我们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第69集团军陷入敌人的合围之中……”
没等瓦图京说完,朱可夫就打断了他后面的话,出人意料地问:“瓦图京同志,难道没有米沙的部队,你们就不会打仗了?”
“这怎么可能呢,元帅同志。”听到朱可夫的质问,瓦图京有些慌乱地回答说:“我只是考虑,假如索科夫的部队能按照我的意图,去进攻旗卫队师,没准就能迅速地扭转我军目前的不利局面。”
一直低头研究地图的朱可夫,等瓦图京说完后,抬头望着他说:“我觉得米沙的选择很正确,优先进攻骷髅师,只要能击溃这支部队,那么普罗霍洛夫卡城西北方向的局势就会变得稳定,到时罗特米斯特洛夫的部队就能腾出手来,与索科夫的部队一起进攻旗卫队师。瓦图京同志,你说说,是一支部队打败旗卫队师容易呢,还是两支部队采取联合行动,更容易取得成功呢?”
“当然是两支部队同时行动,更容易取得成功。”瓦图京不假思索地说出这番话之后,有些迟疑地说道:“可是,我担心索科夫的部队无法在短时间内打败骷髅师,这样就会被敌人缠住,无法腾出手来对付他们南面的旗卫队师。”
“瓦图京同志,你多虑了。”朱可夫淡淡地说道:“既然米沙指挥的部队能打败骷髅师一次,那么再打败第二次,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况且不光骷髅师和被消灭的帝国师,就连让你头痛的旗卫队师,也曾经是米沙的手下败将。如果米沙的部队先消灭了骷髅师,再去对付旗卫队师,敌人的士气肯定会遭到沉重的打击。到时候要消灭一支士气低落的部队,我们所付出的代价,将会小很多。”
瓦图京的担心和焦虑,随着朱可夫对索科夫的认可,顿时烟消云散。他的脑子里甚至开始考虑,等索科夫的部队消灭了骷髅师之后,自己该派出哪支部队,去协助他们共同进攻德军的旗卫队师。
…………
第354师到达攻击位置时,德军的侦察兵就已经发现了他们,并及时地把情报向师部进行了汇报。师长西蒙得知来的是索科夫部队时,不禁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连忙给各团团长下达命令,让他们抓紧时间抢修工事,务必在明天天明前,完成工事的修建,以抗击索科夫部队可能发起的进攻。
德军的各位团长得知索科夫的部队到了,哪里敢怠慢,立即命令手下的士兵开始抢修工事,力争在天明前,修复那些前几天在炮火中被摧毁的工事。德军夺取这一地区后,虽然也进行过工事的修缮工作,但他们担心的是来自普罗霍洛夫卡城内的反攻,因此防御重心都摆在了东面。如今突然面临来自西面的威胁,他们只能临时抱佛脚,连夜抢修工事,试图依托工事来抵抗索科夫部队的进攻。
但令德国人没想到的是,索科夫并没有打算休整一夜,等到第二天天明后再进攻。甚至连部队都还没有到齐,他就迫不及待地发起了进攻。而第一拨进攻的部队,居然搭乘坦克,快速地冲向了西蒙的师指挥部。
五十辆坦克搭乘着四百多名步兵指战员,快速地穿过了德军并不坚固的一些小阵地,径直冲向了师部所在地。
西蒙得知苏军的坦克,直奔自己的师部而来,一边通过电话冲着自己的警卫营长大喊:“少校,命令你的部下挡住俄国人的坦克,一定要挡住,否则师部就全完蛋了。”
别看西蒙命令自己的部队死守,但他却不敢再待在指挥部里,毕竟几个月前,他曾经被索科夫的部队俘虏过,就算后来被自己的部下救出,但也成为了他军事生涯里的一个污点。假如不是小胡子器重自己,恐怕自己此刻早已被送上了军事法庭,想再次成为骷髅师师长,简直是天方夜谭。
“参谋长,我们的防线是挡不住俄国人的,师部需要立即转移,否则我们就会成为俄国人的俘虏。”西蒙对自己的参谋长说:“我带人先走一步,你留下来负责善后。”西蒙说完这话后,便带着十几名警卫,乘坐两辆装甲运兵车,逃往了南面的掷弹兵团。
看着西蒙乘坐的装甲运兵车远去,参谋长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贪生怕死的胆小鬼。随后就命令师指挥部里的参谋、通讯兵们开始拆除电话和线路,并把东西陆续地搬完外面的卡车上,试图转移到安全的地带。
带队冲锋的坦克营长,见到远处有几个灯火通明的木屋,猜想那里肯定是德军的指挥部,便命令自己的部下停车,瞄准远处的木屋进行炮击。
十五辆坦克陆续停了下来,它们将炮口缓缓地对准了远处的木屋。随着营长一声开炮的命令,十五辆坦克陆续朝远处的木屋开炮。仅仅射击了两轮,远处的木屋就相继中弹,剧烈的爆炸过后,木屋不是被炸得四分五裂,就是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见远处的木屋中弹起火,坦克又继续朝前驶去,而坦克车身上的步兵,则纷纷跳下了坦克,展开战斗队形,猫着腰跟在坦克的后面,冲向敌人的阵地。
负责保卫师部的警卫营,虽然官兵们表现得异常顽强,但由于他们缺乏有效的反坦克武器,根本无法阻挡冲过来的苏军坦克。更要命的时,坦克后面跟着的是苏军的步兵,他们趁着守军陷入混乱时,迅速地冲进了战壕,和里面的士兵展开了战斗。
士兵们见到师部所在的木屋,被苏军坦克炮火摧毁时,早已是军心大乱。以至于那些跟着坦克冲过来的苏军指战员,在跳入战壕后,很快就取得了主动权。
正当德军的抵抗越来越弱,刚刚赶到的主力部队,如同潮水般地漫过了德军的防御阵地,跟着前方的坦克继续朝前冲。
“师长同志。”担任进攻任务的主力团团长,在确认自己的部队夺取了德军的师部之后,通过无线电台向舍赫特曼报告说:“我们已经占领了德军的师部。”
“你们已经占领了德军的师部?”听到这个好消息,舍赫特曼不由喜出望外:“抓到骷髅师师长西蒙将军了吗?”
“没有,师长同志。”先头团团长尴尬地回答说:“我们赶到的时候,房屋正在剧烈燃烧,里面虽然有不少被烧焦的尸体,但我们审问俘虏时得知,师长西蒙在我军坦克开炮前,就乘车离开师指挥部,留下的只是他的参谋长和一帮参谋、通讯兵之类的。”
得知西蒙已经跑了,舍赫特曼的心里感到非常惋惜,他连忙追问道:“搞清楚他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不知道,师长同志。”团长如实地回答说:“俘虏只知道他带人乘坐两辆装甲运兵车,离开了师部,至于去了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
一旁的索科夫听到这里,连忙对舍赫特曼说:“上校同志,问问你的部下,德军的装甲车是朝哪个方向走的?”
“中校同志,”听到索科夫的吩咐,舍赫特曼连忙对着话筒说:“你们有没有问俘虏,西蒙和他的部下是朝哪个方向走的?”
电话的另外一头沉默了下来,但舍赫特曼却隐约能听到一些声音,似乎是团长在询问什么。过了一会儿,耳机里再次传来团长的声音:“师长同志,据俘虏供认,西蒙所乘坐的装甲运兵车,是朝着东南方向撤退的……”
“朝东南方向撤退的?”索科夫听到团长所说的内容后,立即查看起地图,研究西蒙可能逃向了哪里。看了片刻,他根据地图上的敌我态势,分析出西蒙下一步的落脚点,便对舍赫特曼说:“上校同志,立即通知你的部下,命令他们继续向西北方向推进,尽快与策应作战的坦克第18军汇合,消灭或重创从我们防区里逃走的敌人。”
“司令员同志,”对索科夫下达的这道命令,舍赫特曼有些不解地说:“西蒙不是逃亡东南方向,找他的掷弹兵团去了么。我们为什么不向西南推进,反而要朝着西北方向攻击前进呢?”
“原因很简单。”索科夫轻描淡写地说:“此刻命令部队北上,就可以与罗特米斯特洛夫将军的坦克第18军前后夹击,歼灭已经陷入混乱的骷髅师主力。至于东南方向的那个掷弹兵团,可以把剩下的步兵团和炮兵团都投入战斗,让他们尽可能多地消灭德军的有生力量。”
“明白了,司令员同志。”听完索科夫的安排,舍赫特曼心领神会地说:“我立即命令如今还在阵地上的步兵团和炮兵团,对德军实施攻击。”
“先命令炮兵,对德军掷弹兵团的驻地进行炮击。”索科夫吩咐舍赫特曼说:“在炮击进行时,步兵团快速地朝着敌人防守的阵地前进。等炮击停止,敌人还没有回过神的有利时机,快速地占领敌人的阵地。”
对于索科夫的这种安排,舍赫特曼对他有着莫名的信心,而这种信心,是在之前所取得的无数次胜利而建立起来,他没有质疑索科夫的命令,而是如实地向自己的几位团长,传达了索科夫的最新命令。
舍赫特曼上校的命令下达后,除了少数部队留下肃清残敌外,其余的立即调头北上,去继续攻击那些还在抓紧时间抢修工事的敌人。
驻扎在十月农场里的坦克第18军,与德军已经对峙了两天。在两个小时前,军长巴哈罗夫少将接到了罗特米斯特洛夫的电话,说索科夫的部队即将向骷髅师发起攻击,希望他能积极地采取行动,配合索科夫消灭这股敌人。
对罗特米斯特洛夫的这道命令,巴哈罗夫的心里是非常抵触的,自己部队和坦克第29军在这里和敌人打了两天时间,但依旧被困在十月农场里无法前进一步,凭什么说索科夫的部队到了,就能粉碎敌人的抵抗呢?
天黑以后,他听着外面传来的枪声和爆炸声,心里还暗自嘀咕,如果枪炮声停止,就证明友军的进攻被德国人粉碎了。那么自己就可以暂时按兵不动,等友军有实力冲到农场附近,自己再出兵相助也不迟。
枪炮声持续的时间不长,很快就被停止了。正当巴哈罗夫为友军的进攻失利,而扼腕叹息之际,一名参谋从外面走进来向他报告说:“军长同志,友军正在攻击我们正面敌人的侧翼,我们是否去帮他们一把?”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巴哈罗夫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问那名参谋:“你刚刚说什么,我们友军正在做什么?”
“报告军长同志,”参谋向他报告说:“友军正在进攻敌人的侧翼,我们是否需要去帮他们一把?”
“到地图这里来。”巴哈罗夫并没有轻易地相信参谋的报告,而是把他叫到墙边,指着挂在上面的地图说道:“你给我指出友军所在的位置。”
“在这里,军长同志。”参谋拿起墙边的讲解棒,指着十月农场的西南方向,对巴哈罗夫说道:“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友军在攻击完骷髅师的师部之后,立即调头北上,去进攻骷髅师的侧后方……目前战斗正在激烈地进行着,我们需要去帮助他们吗?”
搞清楚状况后,意气风发的巴哈罗夫挺直腰板对参谋说:“既然我们的友军在进攻敌人,我们怎么能袖手旁观呢?立即命令部队,开始全面的反攻,尽快与北上的友军汇合,围歼骷髅师的敌人。”

qul6h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紅色莫斯科 愛下-第1265章 敵後偵察展示-lid4o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索科夫坐在一张行军床上,正抬脚脱靴子时,坐在不远处的卢涅夫关切地问:“司令员同志,阿西娅和你一起回来了吗?”
“没有。”正在脱靴子的索科夫,听到卢涅夫这么问,连忙把脚放回了地上,摇着头说:“虽然她跟着第182师的部队来了防区,但因为战事激烈,我始终没有机会见到她。”
得知索科夫因为战事激烈,而一直没有时间和阿西娅见面,卢涅夫不免担心起来:“司令员同志,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让她跟着你一起回来呢?让她长时间待在危险的地方,这合适吗?”
“放心吧,军事委员同志。”索科夫笑着对卢涅夫说:“我们的防区内,很难有什么大规模的战斗了,否则我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回司令部。”
听到索科夫这么说,卢涅夫的眉毛不禁往上一扬,试探地问:“司令员同志,您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小道消息?”
既然卢涅夫主动问起,而指挥部里又没有闲人,索科夫便打算把当前的形势,向自己的两位副手说说,让他们也做到心中有数。他起身走到桌边坐下,招呼两人一起过来就坐:“你们到这里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当前的形势。”
萨梅科和卢涅夫知道索科夫肯定会告诉自己一些内幕,便迫不及待地来到桌边坐下。“司令员同志,您快点说说,”萨梅科一坐下,就催促道:“接下来的形势会怎么发展?”
索科夫把自己从朱可夫那里得到的情报,向两人简单地介绍一番后,指着桌上的地图,继续说道:“库尔斯克的北线,由于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部队所发起的主动攻击,已经严重地威胁到了莫德尔第9集团军的退路。假如德国人不想再出现另外一个斯大林格勒,他们势必会停止在北线的进攻,而是就地转入防御,以阻挡我们对奥廖尔突出部的进攻。
而南线这里,据我的分析,曼斯坦因手里的预备队大概率会被调往其它战场。也就是说,敌人就算继续在南线保持攻势,他们所能依靠的也只是原有的那些兵力。”
“如果南线的敌人,只能依靠他们现有的兵力作战,那么我们集团军所防御的区域,所承受的压力就能大大地减轻。”听索科夫这么说,萨梅科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也就是说,我们甚至可以在个别地段,主动向敌人发起反击。”
“没错,从目前的情况来分析,曼斯坦因会把他的主力部队集中在普罗霍洛夫卡城外,并试图歼灭我们在那里部队。”索科夫向两人介绍说:“如此一来,他在我们的防区内,就只剩下建制不完整的第6和第19装甲师。只要马兰金将军的近卫师,能帮我们牵制第19装甲师,那么我们就可以选择任意地段,向德国人发起反击。”
可卢涅夫听后,却一脸担忧地说:“司令员同志,如果我们此刻向敌人发起反击,那么曼斯坦因会不会从普罗霍洛夫卡城外抽调部队,来攻击我们的防区呢?”
“军事委员同志,这一点您不用担心。”针对卢涅夫的担忧,萨梅科向他解释说:“如今曼斯坦因的主力正在普罗霍洛夫卡城外,与我军激战,他不敢轻易抽调部队离开,否则剩下的部队很有可能挡不住我军的反攻。”
听完萨梅科的解释后,卢涅夫的脸上露出了轻松的表情,他盯着地图看了一阵后,抬头望着索科夫问:“司令员同志,你打算在什么地方,对敌人实施主动进攻呢?”
“如今敌人的实力还很强大,这一点可以从普罗霍洛夫卡城外的激战看出来。”索科夫眼睛盯着面前的地图说道:“如果我们向集结在普罗霍洛夫卡城外的敌人发起进攻,就算取胜,恐怕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而在第188师的防区展开反击,由于他们正面的德军已经转入了防御,恐怕在短时间内无法吃掉他们,一旦曼斯坦因看到后路遭到了威胁,肯定会不顾一切地从其它地方抽调兵力,还对我们实施合击的。没准打到最后,敌人没有被消灭,我们反而付出了不小的伤亡。这种配备的买卖,我们可不能做。”
“那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卢涅夫谨慎地问:“如果上级见我们拥有这么多的兵力,却待在敌人的附近没有什么动作,肯定会责备我们的。”
“我只是说,暂时不主动向敌人发起进攻。”索科夫微笑着说:“我们不进攻敌人,但却可以切断他们的运输线,只要敌人的燃料和弹药无法运往普罗霍洛夫卡城外,那么在那里实施进攻的德军主力,很快就会因为缺乏弹药和燃料,导致他们手里的坦克、大炮变成一堆废铁。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能做的就是炸掉或扔掉这些装备后,选择毫不迟疑的撤退。”
…………
索科夫在自己的司令部,向两位副手介绍库尔斯克地区接下来的局势发展时,瓦图京派出的侦察部队,也获得了有用的情报。
侦察分队的队长艾斯凯尔中尉,带着十几名侦察兵,来到德军预备队的驻地附近后,意外地发现远处的营地灯火通明,里面的部队似乎正在进行紧张的调动。
艾斯凯尔中尉首先想到的就是,敌人肯定准备向普罗霍洛夫卡城的方向运动了。他连忙叫过报务员,吩咐对方说:“立即和方面军司令部的侦察处取得联系,就说我们发现第24装甲军的驻地里,部队正在调动,隔着老远,就能听到坦克和自行火炮发动机的轰鸣声。”
电报发出后五分钟,报务员就收到了情报处的回电:“迅速搞清楚敌人的去向。”
艾斯凯尔中尉收到回电之后,立即叫过一名中士,吩咐他说:“中士,你带两名战士,悄悄地靠近敌人的营地,想办法抓一名俘虏,搞清楚他们的动向。”
中士答应一声,带着两名战士离开了藏身之处,悄悄地前往敌人的营地方向,准备去抓一名俘虏,搞清楚敌人的动向。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中士和两名战士抬着一名手脚都被绑住的军官,回到了艾斯凯尔等人的藏身之处。中士兴奋地向艾斯凯尔报告说:“中尉同志,抓了一名德军少尉,并缴获了他随身携带的一个大公文包。”
听到中士说缴获了一个公文包,艾斯凯尔不禁眼前一亮,他知道携带公文包的德军军官,就算军衔再低,也掌握着不少重要的情报。他连忙叫过翻译,吩咐对方说:“把我的话,翻译给这个德国人听,问他叫什么名字,军衔、职务!”
翻译如此地向德军军官翻译完艾斯凯尔所说的内容后,扯出了塞在军官嘴里的破布。军官剧烈地咳嗽几声后,开始回答说:“我叫戈尔德,少尉军衔,是第23装甲师的作战参谋。”
“原来是作战参谋啊。”艾斯凯尔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叠文件,翻看一阵后,发现全部是俄文,自己一点都看不懂,便冲着戈尔德问:“这文件上都写了一些什么?”
看到那些文件,被翻译拿在手里,戈尔德迟疑了片刻,随后回答说:“这是曼斯坦因元帅下达的调动命令。”
“曼斯坦因下达的调动命令?”艾斯凯尔好奇地问:“上面都写了一些什么?”
“命令我们连夜装车,准备调到西面去。”戈尔德虽然是作战参谋,但由于他的级别太低,很多绝密的内容,他是根本接触不到的,因此回答出来的问题,也就显得含糊不清。
“西面?”艾斯凯尔继续问道:“准备把你们调到西面的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中尉先生。”戈尔德不卑不亢地回答说:“上级的命令没说,我不太清楚最终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
“你看出了什么吗?”见戈尔德不愿意说,艾斯凯尔扭头问在一旁翻阅文件的翻译:“上面有没有说,把他们调往什么地方?”
“中尉同志,”翻译连忙抬起头说:“命令里说,让他们赶到西面的火车站登车,然后再运往西面。”
“看样子,我们要到西面的火车站去看看,敌人是不是真的在朝那个方向集结。”
就这样,为了搞清楚德军的真实动向,艾斯凯尔带着他的侦察分队,悄悄地来到了西面的火车站。为了防止被敌人发现,他们隐蔽在一个距离车站两三公里外的小山丘上,艾斯凯尔找了个视野良好的位置,举起望远镜朝着车站方向望去。
通过望远镜,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成群的坦克、装甲车,正陆续地开到车站外的铁路旁停下。而一些先期到达的坦克,正在陆续驶上平板车。他举着望远镜看了一阵后,发现越来越多的敌人正朝着这个方向集结,看来俘虏的话都是真的,第24装甲军的部队的确准备向西面开拔。
有了俘虏的口供,又亲眼看到敌人的坦克和装甲车在陆续装车,艾斯凯尔意识到敌人可能真的会向西面调动,便再次吩咐报务员:“给情报处发报,就说经过我们的侦察,发现大量的敌人坦克和装甲车,正在原驻地西面的火车站装车。再根据所抓获的俘虏口供,敌人的第24装甲军即将向西调动。”
待在司令部里的瓦图京,很快就收到了艾斯凯尔中尉发来的电报。他看完上面的内容后,连忙把电报递给朱可夫,毕恭毕敬地说:“元帅同志,您瞧瞧,这是我们侦察兵刚发来的电报。看来索科夫将军所分析的情况,是完全准确的,敌人第24装甲军的部队正在陆续登车,准备向西面开拔。”
然而朱可夫看完这份电报后,却面无表情地说:“瓦图京同志,你应该明白,德军第24装甲军的准确去向,关系到库尔斯克会战的胜负。你立即给侦察兵回电,让他们再进行核实,一定要搞清楚敌人的真实去向。”
对于朱可夫的这道命令,瓦图京不敢违背,他连忙命令自己的参谋长,给艾斯凯尔中尉回一封电报,让侦察分队再对情报继续核实,一定要做到准确无误。
艾斯凯尔接到司令部的回电后,特意派人到附近去查看了一番,最后发现,这条铁路线曾经遭到过游击队的破坏。通往东面的铁路线,有很多地段连铁轨都没有了,根本无法通车。相反,通往西面的铁路,则是完好无损的,而且德国人还派出了不少的巡逻队,沿着铁路进行巡逻,就是为了避免遭到游击队的破坏。
搞清楚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后,艾斯凯尔第三次向司令部情报处发去了电报,详细地介绍了这里的情况,并以肯定的语气说明,敌人的确是要向西调动,绝对没有搞任何鬼。
瓦图京再次接到电报后,经过反复的查看,确认艾斯凯尔所报告的情况,不会有任何虚假的成分在内后,才对朱可夫说:“元帅同志,根据侦察兵最新的报告,那个火车站通往东面的铁路线,早就遭到了游击队的破坏,甚至个别地段的铁轨都被扒了。相反,通往西面的铁路完整,沿途还有敌人的巡逻队在巡逻。
看样子,索科夫少将的分析没错,敌人的确被德军统帅部调往了西面。我们可以集中全部的力量,来对付普罗霍洛夫卡城外的敌人。”
既然是侦察兵反复核实过的情报,那么出错的几率应该是极低的。但饶是如此,朱可夫还是盯着地图看了许久,确定向西的铁路没有岔道口,可以让运载坦克、大炮和装甲车的列车,从其它线路饶到普罗霍洛夫卡城外时,他悬在心头的巨石才算彻底落地了。
朱可夫站直身体,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用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的地图说:“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我们唱主角的部队就是罗特米斯特洛夫的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只要他们能击溃城外的德军,我们就能取得库尔斯克会战的最后胜利。”

ptfbo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紅色莫斯科-第1262章 丟失的勝利(中)分享-j1p6e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正当朱可夫等人部署第二天反攻行动的同时,坐在飞往柏林飞机上的曼斯坦因,却是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这位冷静而又观察力敏锐的元帅,根据他的自觉作出了判断,小胡子在此刻紧急召见自己,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他脑子里像放电影似的,回顾堡垒战役开始以来的许多细节,别看坦森的帝国师再次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但自己麾下的部队还是取得了极大的战果。也许再过一两天,或者就是在明天,云集在普罗霍洛夫卡城外的部队,就能成功地击败人数占优势的俄国人,从而拿下这座城市。
虽说库尔斯克北面的罗科索夫斯基部队,正在向奥廖尔突出部发起攻击,威胁到莫德尔的第9集团军的退路,不过以莫德尔的实力,相信他完全有能力化解这场危机。而且一旦自己的部队成功地占领了普罗霍洛夫卡城,那么原先制定的从南北两翼迂回,合围库尔斯克突出部的俄国部队的战略意图,还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他在心里高叫着:“假如真的此刻从库尔斯克抽调部队,去增援西西里岛,那么我们将失去唾手可得的胜利。”
几个小时后,当曼斯坦因来到了狼穴时,意外地看到了中央集团军群的司令官克鲁格,对方正坐在宽敞的房间里,面无表情地喝着咖啡。见到曼斯坦因的到来,克鲁格站起身,一脸惊诧地问:“曼斯坦因元帅,想不到元首把你也从前线召回来。”
“是的,元帅先生。”曼斯坦因一边和克鲁格握手,一边有些心不在焉地说:“我也是临时接到元首的命令,才匆匆离开前线的。”
“你知道元首召见我们的原因吗?”
“我想,这次的紧急召见,可能和英美两国在西西里岛登陆有关。”曼斯坦因面无表情地说道:“为了缓解那里的局势,没准会从东线抽调部队去增援。”
“从东线抽调部队?”克鲁格吃惊地说:“这样一来,不是会削减我们在俄国的力量吗?”
“两位元帅先生,”没等曼斯坦因再次发表自己的看法,一名党卫军军官便出现在两人的面前,态度恭谨地说:“请跟我到会议室去吧,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两人跟着军官来到了会议室,曼斯坦因在这里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陆军总参谋长蔡茨勒大将,统帅部总参谋长凯特尔元帅,以及他的副手作战局长约德尔。当然,肯定少不了那位穿着挂满勋章的白色制服的空军元帅戈林。
对于两位从前线归来的元帅,众人对曼斯坦因的态度明显要热情得多,毕竟对方是“塞瓦斯托波尔征服者”,所建立的功勋足以盖住克鲁格在俄国所做的一切。
两人就坐后不久,就听到门口有军官在高声地喊:“元首阁下到!”
听到这个喊声,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站起身,挺直身体把目光投向了门口。很快,大家就看到熟悉的小胡子,他低着头,双手背在身后,面无表情地迈步走了进来。
在场的将军、元帅们向他敬礼时,他只是随便扬了扬手。等他坐下来后,目光便投向了一旁的陆军总参谋长:“蔡茨勒,给大家介绍一下目前的形势。”
被点到名的蔡茨勒站起身,走到了墙边,用手里的讲解棒,指着墙上的地图,对众人说道:“先生们,英美两国于7月9日在西西里岛实施了登陆作战,他们的作战意图,是从岛上消灭我们和意大利的空中及海上力量,控制地中海及令意大利首相墨索里尼下台,并为将来进攻意大利,建立一个强大的进攻出发地。
为了粉碎英美两国的这种企图,西西里岛守军在意军古佐尼中将指挥下开始反击。我第15装甲师从岛上的西部调到了东岸,以阻止蒙哥马利的英第8集团军向北面的奥古斯塔移动;戈林装甲步兵师和意大利的2个摩托化步兵师则向巴顿的美第7集团军发起反击。为了确保反击的成功,空军还出动了481架各式飞机,向地面部队提供必要的空中支援。”
曼斯坦因听到这里,忍不住朝戈林看了一眼,以为这个大胖子的脸上肯定写满了得意之色,毕竟参加反击的部队里,不光有他的空军出动,甚至还有一个装甲步兵师。谁知却意外地看到对方在面无表情地闭目养神。
只听蔡茨勒继续说道:“不够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的反击并没有取得成功。虽然我们的坦克推进到距离美军滩头阵地不足两公里的位置,但却遭到了美国人的疯狂反扑,甚至连他们的军舰也用舰炮轰击我军的坦克。
战斗持续到傍晚,我军在损失大批坦克之后,不得不选择了撤退,而美军则趁机占领了杰拉城。而东面第15装甲师,也没能挡住英国人,锡腊库扎失陷。”
曼斯坦因听着蔡茨勒的汇报,心情格外沉重,西西里岛的反击失利,意味着必须从其它战场抽调精锐部队,去加强那里的防御,看来元首紧急召见自己,是想把自己手里的精锐部队,调往战事最危急的地段。
“克鲁格元帅,曼斯坦因元帅。”就在曼斯坦因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之际,忽然听到小胡子叫自己和克鲁格的声音,连忙停止了思考,起身听候小胡子的指示。见两名元帅都站起了身,小胡子面无表情地说:“鉴于英美联军在西西里登陆,使意大利的局势变得十分不稳,而靠我们的盟友意大利本身的实力,是无法抵御西方盟军的入侵。为了保住意大利和巴尔干,我决定中止堡垒作战,从东线抽调兵力去支援意大利前线。”
“我的元首,”小胡子的话刚说完,克鲁格就陪着笑说:“您的决定真是太英明了。俄国将军罗科索夫斯基的部队,正向奥廖尔突出部进攻,严重地威胁到第9集团军的后路。为了避免让莫德尔将军的部队陷入俄国人的包围,我们的确应该终止进攻,并就地转入防御。”
“我的元首,”曼斯坦因等克鲁格一说完,立即提出了反对意见:“虽然我军在进攻中,遇到了一些障碍,可我对我军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取得胜利,依旧是充满了信心。如今的俄国人,在我军的强大攻势下,早已被打得溃不成军,只要我们再多坚持一下就能取得胜利。
我强烈建议,中央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应该继续按照计划,向库尔斯克突出部发起攻势,以达到最初的战略目地。”
听到曼斯坦因的这种说法,蔡茨勒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他有些失态地问:“元帅阁下,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如今俄国人在库尔斯克已经投入了他们所有的预备队,”曼斯坦因按照自己的思路说道:“而我手里还有第23装甲师和维京师,只要把这两支部队投入战斗,就能彻底地粉碎俄国人的抵抗,使我们赢得最后的胜利。”
“元帅先生,您真是太乐观了。”谁知曼斯坦因的话刚说完,克鲁格元帅就跳出来反驳他:“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央集团军群无法参与任何继续进攻的计划,因为俄国人正在发起进攻,一旦他们攻克了奥廖尔突出部,莫德尔的第9集团军就会陷入重围,那将会成为第二个斯大林格勒。因此,我们中央集团军群的首要任务,是如何把第9集团军安全地撤出来,任何进攻都将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一听克鲁格提起斯大林格勒,小胡子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当初保卢斯的部队陷入合围之后,曾不止一个人劝说他,让他同意保卢斯的部队从俄国人的包围圈内跳出来,但都被他无情地拒绝了。如今莫德尔的第9集团军也面临被俄国人合围,他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因此他心里决定终止堡垒行动的念头,变得越发强烈起来。
“够了,别说了。”小胡子打断了克鲁格后面的话,暴躁地说道:“如今我们是同时在两条战线上作战,因此绝对不能把最后的预备队,也投入到旷日持久的战斗中去。因此,堡垒行动的终止是必须的,我们要尽快抽调部队去增援意大利。”
“我的元首,我不同意抽调库尔斯克地区的部队,去增援意大利。”曼斯坦因很了解小胡子的脾气,知道在任何一次和元首的争论中,如果占了上风,就会不可避免地招来无情的报复。但为了不让唾手可得的胜利,就这样白白地溜走,他只能硬着头皮说:“如今的俄国人已经快支持不住了,只要我们投入最后的预备队,就能彻底粉碎他们的抵抗。”
如果是别人这样顶撞小胡子,小胡子肯定早就大发雷霆了。但此刻说话的人,却是塞瓦斯托波尔的征服者曼斯坦因,这位元帅在年初兵力和装备处于劣势时,成功地粉碎过俄国人的强大攻势。他既然说可以消灭库尔斯克突出部的俄国人,那么这种可能就一定存在。

n3htx好看的都市异能 紅色莫斯科-第1249章 師長之死熱推-ghodu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哦,干掉了德军一支运送弹药的车队?”索科夫也不是第一次上战场,自然知道运送弹药的车队被消灭,现场的动静会有多大,只要一辆卡车爆炸,周围的车辆都会被殃及池鱼,至于那些押车的士兵,恐怕早就灰飞烟灭了。“上校同志,等这场仗打完,你一定要提醒我,给霍洛尔和他的小分队授勋哦。”
得知自己的部下可以获得勋章,丘瓦绍夫上校自然是喜笑颜开:“放心吧,司令员同志。就算您不让我提醒您,等战斗一结束,我也要为霍洛尔上士他们申请嘉奖的。”
索科夫的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戈里亚奇金中校。索科夫觉得对方既然是自己的老部下,在敌人后方搞点破坏行动,早已是家常便饭,把他放在最后,没准能给自己一个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
“戈里亚奇金中校,”电话接通后,索科夫开门见山地问:“你们派出的小分队,取得了什么样的战果啊?”
“司令员同志,”听到索科夫的声音,戈里亚奇金情绪有些激动地说:“我刚接到小分队发来的电报,正想向您汇报呢,没想到您的电话就先打过来了。”
听戈里亚奇金中校这么说,索科夫立即意识到自己的猜测没错,对方所派出的小分队,取得了不小的战果,便笑着说:“中校同志,别卖关子了,快点说说你们的情况吧。”
“负责指挥小分队的,是四连长格里萨上尉。”戈里亚奇金中校知道格里萨是来自希姆基的守备排,也是索科夫最早的部下之一,他所取得的战果,一定能让索科夫感到满意:“他们在远离658团防线的地方活动,虽说他们的人数少了点,但所取得的战果却不小。他们前后摧毁了敌人十五辆坦克,与数量相等的装甲车和卡车,并击毙敌人两百多人?”
如果是别的小分队上报这样的战报,索科夫一定会认为对方是谎报军情。但既然小分队是格里萨亲自带队,那么取得这样的战绩,似乎又在情理之中。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谨慎地问了一句:“中校同志,你汇报的情况,都属实吗?”
“属实,完全属实。”按照惯例,部队取得这样的战果,必须通过若干个途径,来进行反复的核实。不过戈里亚奇金中校出于对格里萨的信任,相信他是不会向自己谎报军情的,因此在索科夫的面前为格里萨背书:“司令员同志,我相信格里萨上尉所汇报的战果,都是真实的。如果您事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您可以撤我的职。”
索科夫把统计出来的战果写在了纸上,发现表现最好的,是格里萨的小分队;其次,则是霍洛尔上士的小分队。他盯着纸上的内容,心里默默地想到:看来跟着自己时间越长的部下,所使用的战术,就渐渐与苏军以往的呆板战术相去甚远,让那些自以为掌握了苏军战术的德军指挥官吃了大亏。
一想到德军指挥官,他不免就想到已经被歼灭的帝国师。由于自己小蝴蝶的出现,参与进攻普罗霍洛夫卡城的第2党卫军装甲军,缺少了一个重要的帝国师,使坚守城市的守军压力减少了许多。
不过让索科夫耿耿于怀的是,由于没有缴获德军的军旗,以及抓到师长坦森,就算基本全歼了帝国师,但这支部队也不会被德军统帅部撤销建制。相反,他们还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把这支部队组建起来。
“上校同志,”索科夫抬起头,见科伊达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便忍不住问他:“帝国师被我们基本歼灭了,但却没有抓到他们的师长,你说说,他会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司令员同志,据我所知,德国的指挥官都非常怕死。”科伊达说道:“以师级指挥部为例,我们的师指一般都放在距离前沿很近的距离,最近的甚至只有三百米。而敌人别说师指了,就连团指挥所,距离前沿通常也有十几二十公里。我觉得啊,这个帝国师师长坦森,肯定是见势不妙,就提前逃跑了。”
“他见到帝国师危在旦夕,提前逃跑倒完全有可能。”索科夫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说:“可他如今在什么地方呢?”
“不清楚。”别看科伊达是师长,但他的部队毕竟没有和帝国师交手,要想搞清楚坦森的下落,基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他小心翼翼地回答说:“也许在战斗中被打死了吧。”
“帝国师是德军的精锐部队,连续两次被我们歼灭,担任师长的人就算没有落入我们的手里,估计日子也不好过吧。”索科夫淡淡一笑,说道:“如果我是坦森的话,没准就会羞愧难当地自杀,免得回到柏林以后丢人现眼。”
索科夫这么说,是因为他记得在库尔斯克会战中,德军第17装甲师师长森格尔·翁德·埃特林将军,因为自己师里的坦克在普罗霍洛夫卡坦克大决战中丧失殆尽,一时羞愧难当,回来向曼斯坦因报告完情况后,就在指挥方舱外开枪自杀了。
帝国师在党卫军师里的番号是第二,仅次于旗卫队师,可以说是德军的脸面。可他们居然两次差点被全歼,这让德军高层情何以堪。这么一来,坦森就算侥幸逃了回去,恐怕也不会有谁给他什么好脸色吧。
索科夫猜得没错,帝国师覆灭的那天,坦森逃回了曼斯坦因的司令部。谁知曼斯坦因听到属下报告坦森来到的消息后,只是对自己的副官淡淡地说了一句:“坦森师长肯定累了,你找个地方安排他休息。记住,一定要多派岗哨,以确保他的安全。”
副官明白,曼斯坦因不见坦森,无非就是为对方留个脸面,免得双方见面尴尬。另外,曼斯坦因特意提到,要多派人手保护坦森的安全,就是暗示自己,要把坦森软禁起来,在柏林的统帅部做出处罚决定之前,不能让他离开。
坦森发现自己被软禁后,顿时大吵大闹,吵着要见曼斯坦因。但安顿他的副官,等他安静下来后,冷冷地说道:“坦森师长,元帅阁下正在部署进攻普罗霍洛夫卡城的事情,没有时间见您。您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那些保护您的卫兵,他们会为您提供必要的帮助。”
被软禁的坦森,能从看管自己的士兵那里,了解到了外界的一些情况。本来他已经认命,准备等这场战役结束后,就老老实实地回柏林接受审判。谁知白天听到门口的两名看守聊天:“你听说了吗?旗卫队师的部队已经冲进了普罗霍洛夫卡城,城里的俄国人损失惨重,正在慌忙撤退。”
“是吗?”另外一名看守惊呼道:“这等于是说,最初到明天,旗卫队师就能拿下普罗霍洛夫卡城?”
“明天?!”最早说话的看守不屑地说:“随着旗卫队师冲入城内,俄国人已经陷入混乱。你觉得他们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坚持到明天吗?依我看,最快在今天天黑之后,普罗霍洛夫卡城内的俄国人就能被彻底肃清。”
坦森作为一名参加过诸多战役的指挥官,自然明白这些看守说的话里,原本就有很多夸大的成分。再加上一些以讹传讹的消息,使这些人嘴里说出的消息,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但一想到如果不是自己的部队被全歼,那么此刻进攻普罗霍洛夫卡城的部队里,就有自己的帝国师。
坦森想到元首是因为信任自己,才让自己担任了帝国师的师长,并从各方面抽调精锐部队,来重新组建帝国师。谁知自己担任师长时间不长,就葬送了这支部队。这么一想,坦森就觉得自己没脸回柏林,便开始在屋里寻找东西,准备做了一个了断。
看守坦森的卫兵,在天黑时分来送饭时,却意外地发现坦森整个人正挂在窗框上,他连忙上前把人放了下来,一探鼻息,发现早已死去多时。
卫兵觉得兹事体大,连忙通知了曼斯坦因的副官。副官得到消息之后,匆忙来到了软禁坦森的地方,在进门前,他还怒气冲冲地问卫兵:“他是用什么上吊的?”
“他撕碎了床单,然后搓成条。”卫兵战战兢兢地回答说:“他就是用搓成条的床单,在窗框上吊的。”
“蠢货,你们简直是一帮蠢货。”副官继续骂道:“他要上吊,肯定会搞出不小的动静,你们为什么没有听到?”
“军官先生,”卫兵慌忙摇着头,回答说:“我们在门外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副官走进房间,见到坦森的尸体躺在床上,双手叠放在胸前,骤然望去,仿佛是正在睡觉。副官走上前,先是伸手探了探鼻息,一厢情愿地以为,没准下一刻,坦森就会重新活过来。卫兵赶紧说:“军官先生,我们已经检查过了,他真的死了。”
在确认了坦森的死亡之后,副官回到了曼斯坦因的指挥方舱,向他汇报说:“元帅阁下,我有一件不幸的事情,需要向您汇报。”
“什么事情?”曼斯坦因好奇地问道。
副官沉默了片刻后,开口说道:“坦森师长在关押他的房间里,用搓成条的床单上吊了。”
“什么,坦森上吊了?”这个噩耗让曼斯坦因感到很意外,他吃惊地问:“他怎么会突然上吊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应该没有出什么事情吧。”副官用不确定的语气回答说:“我仔细地询问过看管他的两名卫兵,坦森在自杀时,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不是问你他自杀时的动静大不大。”曼斯坦因有些不耐烦地说:“我是想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居然严重到要刺激他选择了自杀这条路。”
副官在经过一番思索后,若有所思地地说:“元帅阁下,我和看守的两名卫兵聊过,他们之间也没说什么话,就是偶尔提到了我军已经推进到普罗霍洛夫卡城下的事情。”
“哦,原来是这样啊。”曼斯坦因听到这里,仿佛猜到了坦森自杀的原因,他点燃了一支雪茄,抽了一口后,对副官说道:“我觉得他自杀的原因,肯定和我军推进到普罗霍洛夫卡城下的消息有关。”
曼斯坦因的话把副官搞糊涂了,他不解地问:“元帅阁下,我不明白,我军推进到普罗霍洛夫卡城下,和坦森师长自杀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坦森是一个爱面子的人,”曼斯坦因叹了口气,说道:“若是他不知道其它的部队已经推进到普罗霍洛夫卡城下,恐怕还不会做出任何过激的反应。但是他却听到了友军逼近城市的消息,这一点对他的打击很大……”
“元帅阁下,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副官等曼斯坦因分析完坦森的死因后,及时地变换了话题:“我们的部队是继续进攻呢,还是停留在占领区域休息呢?”
“我倒是想让部队休息,可是俄国人却会在夜间选择反击,因此我们的进攻一刻都不能停歇。”曼斯坦因对自己的副官说道:“当他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如何挡住我军的事情上,他们就抽不出力量进行反击。如此一来,我们的军队就可以牢牢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
“元帅阁下,”对曼斯坦因做出的决定,副官哪里敢反对,不过他还是谨慎地说道:“我们的部队对城内的地形不熟悉,如果继续选择夜间进攻,肯定会遭到那些熟悉地形的俄国人的沉重打击。”

2qx3d火熱都市小說 紅色莫斯科 愛下-第1247章 反坦克小分隊展示-5u72q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索科夫少将,”朱可夫对着话筒,语气严厉地问:“你老实地告诉我,你们的阵地是不是被德军突破了?”
索科夫听到朱可夫没有叫自己的小名,而是用严厉的语气叫自己的姓氏和军衔,立即意识到自己擅自放弃阵地的事情穿帮了,不免有些心虚地回答说:“元帅同志,我的部队还在坚守阵地……”
“我再问你一遍。”朱可夫不等索科夫说完,再次严厉地问道:“你的阵地是不是被德国人突破了?”
“没有,元帅同志。”索科夫听出朱可夫正在气头上,如果此刻如实地汇报,恐怕会火上浇油,便决定玩文字游戏,抠抠字眼:“我的部队还坚守在分配给我们的阵地上,一寸土地都没有丢给德国人。”
得知德军并没有突破索科夫的防线,朱可夫心头的怒火减弱了几分。他放缓语气,不解地问:“既然德国人没有突破你的阵地,那他们为什么能在极端的时间内,出现在普罗霍洛夫卡城外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帅同志,”索科夫考虑朱可夫可能对自己这里的情况不了解,便向他解释说:“昨天敌人突破了我部右翼的友军防线,并占领了他们的阵地。为了防止敌人对我部形成合围,我组织部队实施了反击,恢复了丢失的阵地。但由于部队在战斗中损失惨重,我无力防御过宽的正面,便在昨夜把部队收缩到了主要阵地上,准备继续和敌人相持下去。”
“索科夫少将,据我所知,你不是把奥博扬方向的部队都调过来了吗?”朱可夫等索科夫说完后,语气重新变得严厉起来:“难道还没有足够的兵力,来坚守右翼的阵地,而听任敌人大摇大摆地从你们旁边经过,来进攻普罗霍洛夫卡城?”
“元帅同志,我只给主防御阵地上补充了三个旅的兵力。其余的部队都摆在普肖尔河畔做预备队,同时防止敌人可能发起强渡的作战。”索科夫知道自己这样的回答,很难让朱可夫感到满意,特意补充说:“虽然我没有过多的兵力,用于次要阵地的防御,不过我却派出了十个配备了火力组的反坦克小分队,在这一区域袭击敌人。”
“配备了火力组的反坦克小分队?”索科夫的话,引起了朱可夫的兴趣:“那你能告诉我,你一个小分队大概有多少人?”
“十个人,元帅同志。”索科夫回答说:“一个小分队是十个人,十个小分队就是一百人。我交给他们的任务,就是采用打游击的战术,袭击敌人的坦克、装甲车,以及运输兵员或燃料、弹药的卡车。”
“十个小分队,一百个人。”朱可夫把索科夫说的数据重复一遍后,不以为然地说:“就这点人,能对德国人构成什么威胁?”
“元帅同志,虽说我派出的小分队只有一百人,但他们所发挥的作用,绝对不会比打阵地战的一个团差。”为了进一步说服朱可夫,他还特意说了一个发生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期间的战例:“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期间,在克列茨卡娅以南的一个小山岗上,近卫第33师84团的四名战士,凭借着他们所携带的四支反坦克步枪,摧毁了敌人15辆坦克。我相信,我所派出的十个反坦克小分队,将会取得比他们更加辉煌的战果。”
索科夫所提到的战例,朱可夫在第62集团军所上报的战报里看到过。当时他还觉得四名反坦克手摧毁德军15辆坦克,而自己却无一伤亡,这战果未免太匪夷所思了。但经过事后的核实,发现这个经典的战例居然是真的。
如今索科夫说他所派出的十个反坦克小分队,能取得更大的战果时,朱可夫只思索了片刻,便认可了对方的说法。要知道,索科夫的部队所装备的火箭筒,用来对付德国人的坦克,效果可要比反坦克枪强多了。
“那就让你的反坦克小分队快点行动起来吧。”朱可夫对着话筒说:“如今敌人已经到了普罗霍洛夫卡城下,正和我军展开激战。如果你的反坦克小分队能早点发挥作用,那么也能减轻守城部队的压力。”
索科夫派出的十个反坦克小分队,分散在宽15公里,纵深30公里的广袤战场上,就如同落入大海里的一滴水,立即失去了踪迹。他们巧妙地利用沟壑、弹坑、战壕和树林等地形,用火箭弹攻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德军坦克和装甲车。
海军陆战第84旅一营的营长是沙姆里赫海军少校,接到旅长关于派遣反坦克小分队,去袭扰敌人的命令后,立即叫过了排长霍洛尔上士,吩咐他说:“上士同志,根据上级的命令,我们营要派出一个反坦克小分队,却袭扰敌人的运输线。我和副营长商议过后,决定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你们排来完成。你立即去挑选九名战士,携带一具火箭弹,以及尽可能多的弹药,去执行任务。记住,司令员是让你们去打游击,而不是打阵地战的,因此不要始终待在一个地方,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明白了吗?”
霍洛尔上士是参加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老兵,也是索科夫的老部下,对于这种游击战术自然是一清二楚。听到沙姆里赫的问话,连忙响亮地回答说:“明白了,营长同志,我们在袭扰敌人的时候,一定会随时变换阵地,让敌人找不到我们的踪迹。”
霍洛尔挑选完小分队的成员后,趁着天色还没有亮,便悄悄地出发了。他不像其它几个小分队,把活动区域都控制在靠近已方阵地的地方,而是朝着普肖尔河的方向前进。
天快亮时,霍洛尔已经带着他的小分队走了七八公里。扛着火箭筒的反坦克手有点吃不消了,抱怨地说:“上士同志,我们伏击敌人的位置,未免离我军的阵地太远了。”
他的话刚说完,背着几枚火箭弹的弹药手就附和道:“没错,上士同志,我们本来经过一天的强行军,就累得够呛,完全可以在阵地附近设伏,为什么要走这么远呢?”
霍洛尔见自己的手下战士抱怨,便停下脚步,对他们说道:“同志们,我知道大家都很疲倦,但我不选择在我军阵地附近设伏,也是有原因的。”
“有原因?”反坦克手不解地问:“有什么原因?”
“没错,在靠近阵地的区域设伏,不光不用走远路,而且一旦发现情况危急时,还能迅速地撤回我军的阵地。”霍洛尔说完在靠近阵地的位置设伏的优点后,又继续说点:“当时你们有没有想过,正是因为靠近我军阵地,敌人为了不和我们发生冲突,肯定不会选择从那里通过。就算有敌人要通过这里,肯定也会保持极高的警惕,这就给我们的伏击带来一定的难度。相反,如果我们把设伏的地点,选在远离我军阵地的位置,敌人在通过这些区域时,就会放松警惕,使我们可以轻松地消灭他们。”
战士们听完霍洛尔上士的话之后,虽然心里依旧是半信半疑,不过习惯于服从上级的他们,都不再说话,而是跟着霍洛尔的后面,继续朝前走着。
又向前走了一两公里,远处传来隆隆的炮声。霍洛尔上士朝炮声传来的方向瞧了瞧,知道德军准备开始进攻了,便决定在附近寻找合适的地方隐蔽起来。他朝四周瞧了瞧,发现简易的公路,从一片树林旁边经过,而树林外面有一条长长的沟壑。见到这样的地形,霍洛尔上士不禁喜出望外,连忙带着人赶过去,进行仔细的勘察。
走近之后,霍洛尔发现沟壑距离公路,大概有五十多米的距离,而且其中一头是延伸到树林里去的。看清楚地形后,霍洛尔暗暗地点了点头,他心里暗想:这条沟距离公路只有五十多米,反坦克手躲在沟里,可以轻松地摧毁公路上的德军坦克。而且这条沟壑与树林相连接,一旦战斗不顺利,自己还可以带人顺着沟壑撤进树林。
想到这里,他立即吩咐众人:“同志们,我们就把伏击地点选在这里。我想大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行军,一定很疲倦了吧,就趁着敌人还没有过来,抓紧时间好好休息。”
众人在沟壑里隐蔽起来,有的人开始闭目养神,有的则开始吃东西喝水。坐在霍洛尔身边的反坦克手,静静地聆听着远处的隆隆炮声,低声地对霍洛尔:“上士同志,你说说,敌人多长时间能到我们的这里?”
“我刚刚看了一下,这里距离遭到炮击的阵地,大概有八到十公里的距离。”霍洛尔回答说:“就算敌人在炮击停止后,就立即展开对阵地的攻击,但要赶到我们的这里,最快要等两三个小时吧。”
然而霍洛尔只是一名普通的上士,很多事情他是没有资格知道的,比如说索科夫下令放弃次要阵地,而把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到主要阵地一事,他就压根不知情。按照他的想法,德军在炮击结束后,起码需要花费一个小时,来突破阵地,然后再赶到这里,至少就两三个小时过去了。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实施进攻的旗卫队师所攻击的是一个无人坚守的阵地。既然没有遭到抵抗,那么坦克在突破阵地之后,自然就是朝着苏军的防御纵深挺进。
当霍洛尔看到出现的大批德军坦克时,整个人都傻眼了。他没想到,从自己下令布置伏击阵地,到德军的装甲部队出现,居然只过了四十分钟。
看到霍洛尔目瞪口呆的样子,一旁的反坦克手也是心有余悸,他有些慌乱地问:“上士同志,德军的坦克过来了,我们动手吗?”
“动手,动什么手?”霍洛尔瞪了反坦克手一眼后,厉声说道:“你没看到过来的坦克有二三十辆,你觉得靠你所携带的一具火箭筒,就能消灭这么多坦克吗?”
“那我们该怎么办?”反坦克手问道。
“敌人势大,我们不能硬碰硬。”霍洛尔连忙吩咐小分队的成员:“所有人听我的命令,立即沿着沟壑转移到树林里去,免得被过来的敌人发现。”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证明霍洛尔所做出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他们刚刚撤到了树林里,就看到两辆三轮摩托车驶过来,开到了沟壑旁停下。从挎斗里下来的两名德国兵,探头朝沟里观察了一阵后,打了两梭子,又扔了一颗手榴弹,确定这里没有隐藏的苏军后,才重新坐回摩托车,跟着坦克演公路继续朝东推进。
躲在树林里的战士们,望着从面前经过的德军装甲部队,个个噤如寒蝉,他们在心里暗想:假如不是霍洛尔命令大家躲进树林,而是继续留在沟壑里隐蔽,没准此时已经被德国人发现,并展开交火了。
小分队的成员都很有眼力劲,谁也没有狂妄到自己觉得能在二三十辆德军坦克,以及若干的装甲车和三轮摩托车面前全身而退。如果真的打起来,就算小分队所装备的火箭筒,能摧毁德军的一两辆坦克,但全军覆灭却是无法避免的。
反坦克手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也是一阵阵发慌,他凑近霍洛尔的耳边小声地说:“上士同志,情况不太妙啊。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撤了?”
“不行,不能撤。”骑虎难下的霍洛尔心里很明白,在这种时候撤退,很容易暴露目标,到时同样逃脱不了被敌人消灭的命运。因此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隐蔽,等到敌人的大部队过完之后,再找机会袭击后面落单的小部队:“告诉大家,再耐心地等一等,敌人的部队不可能是无限的,等这几拨大部队通过之后,可能就会有落单的小部队经过,到时就可以把他们作为我们的伏击对象。”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从小分队面前通过的德军数量依旧不少,战士们通过他们的服装,认出最先通过的是旗卫队师,而紧随其后的则是骷髅师。

genfb非常不錯小說 紅色莫斯科 ptt-第1246章 意外看書-lhzkp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252.2高地的失守消息,很快就层层上报给了罗特米斯特洛夫。这位戴着圆框眼镜,留着牙刷胡,看起来像一个乡村教师的将军,顿时皱起了眉头。他询问汇报情况的近卫军军长:“军长同志,据我所知,252.2高地的防御工事,是普罗霍洛夫卡城外最完善的,为什么仅仅过了几个小时,就被德军占领了呢?”
“司令员同志,”军长哭着脸回答说:“按照我们事先的分析,最好的攻击地形,应该是普罗霍洛夫卡西南方向的狭窄地区,这块区域形成了很好的坦克通道,非常有利于德军展开大规模的装甲部队。因此,我们的防御重点,主要是摆在这个方向,结果没想到从西面来的旗卫队师和骷髅师,居然把252.2高地作为首先的突破点。”
“军长同志,我如今给你的命令,就是集中你所能集中的所有部队,向252.2高地实施反击,务必把它从德国人的手里夺回来。”罗特米斯特洛夫深怕近卫军军长忽略自己的提议,还特定强调说:“能否夺回252.2高地,是我们击退敌人的关键。”
罗特米斯特洛夫放下电话时,看到一群人走进了指挥部。他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心想谁这么没有眼力劲,居然在这种时候来给自己添乱。就在他准备上前数落对方几句时,却从人群中看到了华西列夫斯基,他连忙上前他敬礼:“您好,元帅同志。”
“你好,罗特米斯特洛夫将军。”华西列夫斯基握住了罗特米斯特洛夫的手,笑呵呵地说道:“我是特意到你这里来看看,希望没有影响到你的工作。”
“没有没有,”有参谋长和一群司令部成员的努力,罗特米斯特洛夫就算不在指挥部里,也不会影响到部队的作战。此刻听到华西列夫斯基的客套,他连忙说:“就算我不在指挥部里,参谋长也能处理好一切的。”
“既然没有事情,能陪我出去走走吗?”华西列夫斯基客气地问:“我想了解一下前沿的战事。”
“元帅同志,这不太好把。”得知华西列夫斯基打算到前沿去看看,罗特米斯特洛夫顿时被惊出一身冷汗,他连忙劝说道:“如今战斗就在普罗霍洛夫卡外打响,您此时去视察,恐怕会发生危险。”
“将军同志,我知道来自西面的敌人,正在攻击252.2高地。”华西列夫斯基说道:“我就是想去亲眼看看那里的战斗情况,才能确定我们即将展开的反攻,是否能取得理想的战果。”
“元帅同志,”听华西列夫斯基提到了252.2高地,罗特米斯特洛夫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在半个小时前,德军的旗卫队师已经占领了252.2高地……”
“什么,252.2高地失守了?”华西列夫斯基没想到自己在离开瓦图京指挥部时,得到的消息还是守军打退了德军的十几次进攻,他本想来到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司令部后,亲口向罗特米斯特洛夫表扬这支表现顽强的部队。但没想到,被他所看到的部队,居然把阵地丢了,他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怒气:“那高地上的守军呢,都撤下来了吗?”
“没有,”罗特米斯特洛夫摇着头说:“一个都没有撤下来。”
“一个都没有撤下来?”华西列夫斯基有些诧异地问:“难道他们都当了德国人的俘虏?”
“不是的,元帅同志,他们谁也没有当俘虏。”罗特米斯特洛夫见华西列夫斯基怀疑自己的部下,不免有些生气,他提高嗓门说道:“根据后方观察所的观察,他们是在敌人冲进阵地时,引爆了埋在战壕里的炸药,和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了。”
听完罗特米斯特洛夫的讲述,华西列夫斯基沉默了许久,最后缓缓地点点头,说道:“他们表现得很英勇,为了不让他们白白牺牲,我觉得应该对252.2高地实施反击,把阵地从德国人的手里重新夺回来。”
“元帅同志,我的部队已经在这么做了。”罗特米斯特洛夫回答说:“空降兵第26和28团正在集结,准备从敌人的手里夺回阵地。”
“将军同志,既然你的部队准备展开反攻了,我觉得我们更有必要去前沿看看了。”华西列夫斯基催促罗特米斯特洛夫说:“把这里的工作移交给参谋长,你和我一起到前沿去。”
见华西列夫斯基主意已定,罗特米斯特洛夫不好再反驳,只能把司令部的工作向参谋长进行了移交,然后带着一个警卫排,再加上的华西列夫斯基带来的警卫战士,分乘三辆吉普车和两辆卡车,朝着正在交战的区域前进。
车队在道路上行驶时,华西列夫斯基看到右侧行驶的是满载燃料和弹药的车队,而左侧则是迎面驶来的救护车队,车上满载着伤员。见此情形,华西列夫斯基感慨地说:“将军同志,看来前方的战斗打得很激烈,居然有这么多的伤员运下来。”
又往前行驶一段后,罗特米斯特洛夫见前方的道路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弹坑,而且被击毁的卡车和其它的交通工具随处可见,便对华西列夫斯基说:“元帅同志,如果我们继续沿着公路朝前行驶,很容易成为德国空军的攻击目标,不如我们换条路走吧?”
“可以。”对于罗特米斯特洛夫的提议,华西列夫斯基倒是没有反对:“你对这里熟悉,就由你说了算。”
很快,车队就改变了方向,穿过一片成熟的麦田,朝着远处的森林驶去。
当车队进入森林之后,罗特米斯特洛夫的心里顿时觉得踏实了许多,有了树木的掩护,就算此时空中出现德国的飞机,也不用担心会遭到空袭。他饶有兴趣地向华西列夫斯基介绍情况:“森林的北面是坦克第29军的进攻出发阵地,在他们的右翼,是坦克第18军……”
华西列夫斯基一边听着罗特米斯特洛夫的汇报,一边透过车窗玻璃,观察外面的情况,根据远处的腾起的硝烟,他知道这里距离发生战斗的地段,只有区区两三公里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由近及远的坦克发动机轰鸣声,连忙命令司机:“停车!”等车一停稳,他立即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罗特米斯特洛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连忙推开另外一侧车门下了车,一脸诧异地望着华西列夫斯基。
车队所处的位置,正处在森林边缘,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只见华西列夫斯基走到路边,举起手里的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外面的情形。看了没多久,他就放下望远镜,扭头冲着罗特米斯特洛夫发火了:“将军同志,这些坦克是怎么回事?”
看到罗特米斯特洛夫一脸懵逼的样子,华西列夫斯基自顾自地往下说:“瓦图京同志不是和你们打过招呼,在反攻开始前,绝对不能让敌人知道我们有大批坦克已经进入了攻击位置?可你倒好,这么多的坦克,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大摇大摆地行进,你以为敌人是瞎子、是聋子吗?”
罗特米斯特洛夫连忙接过华西列夫斯基手里的望远镜,朝着森林外行动的坦克群望去。他很快看清楚这些在行驶过程中,不时停下开炮的坦克,装备的基本都是短身管的火炮,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他的心里就明白,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坦克,根本不是属于自己的坦克集团军,而是敌人的坦克。
他连忙回头向华西列夫斯基报告说:“元帅同志,我觉得有必要向您说明,您所看到这些坦克,都是德国人的……”
“什么,是德国人的坦克?”华西列夫斯基听罗特米斯特洛夫这么说,连忙抢过了他手里的望远镜,再次仔细地观察起来。苏德双方的坦克区别还是蛮大的,不久前华西列夫斯基因此太激动,根本没看清楚坦克的型号,此刻看清楚都是德军的三号和四号坦克时,他的脸色不禁变得铁青:“将军同志,看来情况不妙啊。如果这里出现敌人的坦克,就意味着你们命令发起进攻的出发阵地,已经被德国人占领了。”
“是啊,元帅同志,如今的战场形势看来比我们预计的更加糟糕。”罗特米斯特洛夫对华西列夫斯基说道:“我觉得有必要重新制定新的进攻计划。”
听罗特米斯特洛夫说完后,华西列夫斯基只考虑了十几秒钟,便毫不犹豫地宣布:“走吧,我们回你的指挥部,重新制定计划,防止局势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两人回到指挥部之后,华西列夫斯基立即通过专用线路,给瓦图京打电话。而罗特米斯特洛夫则把自己的参谋长叫到了面前,指着地图告诉他:“参谋长同志,我们在这里发现了大量的德军坦克,恐怕有五十多辆。”
参谋长只看了一眼地图,立即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司令员同志,我们事先设定好的进攻出发阵地,都被德国人占领了,这可怎么办?”
“为了不让局势进一步恶化,我们必须采取相应的措施。”罗特米斯特洛夫向参谋长发号施令:“你立即给基里辰科将军打电话,让他派遣两个坦克旅,去迎战这些深入了我们防区内的德军坦克,阻止他们继续朝我军的防御纵深推进。”
华西列夫斯基和瓦图京通往电话后,表情严肃地对罗特米斯特洛夫说:“将军同志,原定明天和你们一同发起反击的坦克第1集团军,如今被德军的第48装甲军缠住了,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规定的进攻出发点。这就意味着,明天对德军展开的进攻,只能由你们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单独完成。”
华西列夫斯基所说的话,早就在罗特米斯特洛夫的预料之中,因此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刺激。他等华西列夫斯基说完后,立即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元帅同志,由于德军已经占领了我们的进攻出发阵地,那么我们就不得不重新调整进攻部署,特别是事先选定的炮兵阵地和进攻路线,必须全部进行调整。”
正当华西列夫斯基和罗特米斯特洛夫讨论如何变更部署时,刚放下电话的瓦图京,满脸苦涩地对坐在旁边的朱可夫说:“元帅同志,这真是太奇怪了。按理说,阻击旗卫队师和骷髅师的是索科夫部队,敌人要想突破他们的防线,至少也需要两三天时间。怎么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从西面冲到了普罗霍洛夫卡城外呢?我觉得其中可能有什么问题。”
“有问题?”朱可夫的眉毛往上一扬,警惕地问:“有什么问题?”
瓦图京想到索科夫和朱可夫之间的交情,知道自己分析了原因,肯定就会得罪人,不免踌躇起来。而旁边坐着的副司令员阿帕纳先科则还毫不顾忌地说:“这还用说么,肯定是索科夫的部队给德国人让开了一条道路,否则敌人怎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到达普罗霍洛夫卡城外呢?”
朱可夫压根不觉得索科夫会给德国人放开通道,但旗卫队师和骷髅师向普罗霍洛夫卡城推进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点。快得连防守城市的伞兵部队,都来不及进一步巩固阵地。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叫过了通讯兵主任,吩咐对方说:“主任同志,麻烦你给我接通索科夫的司令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
好在通讯兵主任知道索科夫如今待在188师的师部,便没有和第27集团军司令部联系,而是直接接通了第188师的师部。听到有人接电话时,通讯兵主任客气地说:“我是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部的通讯兵主任,元帅同志有重要的事情,要找索科夫将军说话。”
片刻之后,听筒里传出了索科夫的声音:“我是索科夫少将。”
“索科夫将军,请您稍等一下。”听到是索科夫的声音,通讯兵主任连忙客气地说:“我立即请元帅同志和您讲话。”

vkq74人氣都市异能 紅色莫斯科 起點-第1245章 漫長的一天(下)展示-pttbu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马克斯,我看你是被俄国人吓破胆了吧。”见到自己的部队推进如此顺利,迪特里希不以为然地说:“我仔细观察过了,那些躲在简陋防御工事内的俄国人,遭受我军强大的炮火打击之后,估计已经没有几个活人。而且我们的坦克突击又是如此迅速,就算还有几个俄国人没被炸死,估计此时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无法组织像样的抵抗,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装甲团的坦克,轰隆隆地碾过苏军的阵地,没有遭到任何的抵抗;紧随其后的装甲车,也冲了进去,依旧没有发现苏军的任何抵抗。直到步兵都快接近苏军阵地时,依旧是一片寂静,原本趾高气扬的迪特里希意识到有问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迪特里希喃喃地说道:“俄国人为什么不还击?”
“迪特里希将军,”西蒙在经过一番仔细观察后,终于得出了一个让他也不敢相信的结论:“你的部队之所以没有遭到抵抗,说不定俄国人已经放弃了这块阵地。”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听到西蒙这么说,迪特里希立即大声地反驳起来:“你我都不是第一天和俄国人打交道了,面对我军的强大攻势,他们的指挥官只会下达一步都不准后退的命令。如果哪个指挥官敢命令部队放弃阵地,等待他的命运,将是被送上军事法庭。”
对于迪特里希的说法,西蒙耸了耸肩膀,苦笑着说:“迪特里希将军,你不要忘记了,我们前面的对手可是索科夫将军。他和其他的俄国指挥官不一样,我觉得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来人啊!”迪特里希扭头冲身后喊了一嗓子,很快他的副官就来到了他的面前。迪特里希吩咐对方说:“立即和前面的部队取得联系,让他们搞清楚俄国人的阵地情况,看里面是不是没有守军。”
没等副官搞清楚前方的情况,豪塞尔就给西蒙打来了电话:“喂,西蒙将军,迪特里希将军的旗卫队师已经成功地撕开了俄国人的防线,你立即把你的部队投入战斗,绝对不能给俄国人任何喘息之机,要将他们彻底打垮。”
西蒙本来想告诉豪塞尔,说苏军可能已经放弃了阵地,但张了张口,又把要说的话,重新咽回了肚子里,迪特里希的调查还没有结果,如果自己急着把此事告诉豪塞尔,他不光不会相信这种毫无顾忌的事情,甚至还会觉得自己是胆小怯战。因此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说:“明白了,军长阁下,我会立即把部队投入进攻。”
部队早已集结完毕,随着西蒙的一声令下,就浩浩荡荡地沿着旗卫队师开辟的道路朝前冲去。望着出击的部队,西蒙心里暗想:既然索科夫的部队已经放弃了正面的防御,那么自己的骷髅师和旗卫队师只需要几个小时,就能到达普罗霍洛夫卡城外。
骷髅师出动后不久,迪特里希得到了部下的汇报:在占领的俄军阵地里,除了少数死去很久的尸体外,没有发现一个活人,也就是说,俄国人早就放弃了这片阵地。
迪特里希听完部下的报告后,放下电话对西蒙说道:“西蒙将军,你是对的,俄国人果然放弃了这片阵地,我们占领的只是一个空阵地。”
“但是我不明白。”迪特里希皱着眉头说:“俄国人放弃了我们前面的阵地,等于是让开了通向普罗霍洛夫卡城的道路,他们这么做,到底有什么企图?”
西蒙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自然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索科夫在经过昨天的激战之后,手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兵力,来防守这一片容易遭到攻击的地段,便把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在主要的阵地上进行防御。就算我们绕过他们的防区,但有这支留在我们后方的部队,却始终会对我们构成威胁,使我们无法集中全部的力量,对普罗霍洛夫卡城实施攻击。”
“西蒙将军,你多虑了。”迪特里希听西蒙说完后,不以为然地说:“我们只要留下一支部队对他们进行监视,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等我们夺取了普罗霍洛夫卡城之后,再调头回来消灭他们就是了。”
迪特里希的话听起来有几分道理,但西蒙的心里却始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觉得索科夫主动放弃一些防御阵地,后面可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他谨慎地提醒对方:“迪特里希将军,索科夫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俄国指挥官,和他的部队作战,可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否则稍有不慎,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
见西蒙对索科夫如此忌惮,迪特里希的心里却是不以为然,他记得在几个月前,当时还是上校的西蒙,就曾经被索科夫指挥的部队俘虏,如果不是在押送莫斯科的途中,恰好遇到一支被打散的小分队袭击车队,估计此刻正在西伯利亚的战俘营种土豆呢。
“西蒙将军,别想太多了。索科夫如今的手里没有多少可用的兵力,对我们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迪特里希安慰对方说:“只要我们快速地推进到普罗霍洛夫卡城下,协助友军夺取了城市,到时再调头进攻索科夫的部队,就可以让他们全军覆灭。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亲自俘虏索科夫的荣誉交给你,让你来一雪前耻。”
被索科夫的部队俘虏,这一直是西蒙心头的一块心病,如果不是曼斯坦因和豪塞尔两人力保自己,别说继续担任骷髅师师长,恐怕早就被会调回后方,让自己去看管集中营了。此刻听到迪特里希说可以把俘虏索科夫的荣誉,交给自己来完成,他的心头顿时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得知旗卫队师和骷髅师的部队,已经成功地突破了索科夫部队的防线,正向东朝普罗霍洛夫卡城市推进时,曼斯坦因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为了尽快地摧毁前方苏军坦克第2军的防线,他立即命令轰炸机编队起飞,对苏军的防御阵地实施了空前猛烈的轰炸。
苏军坦克第2军的部队,本来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事,遭到敌机空袭时,顿时乱成了一片。好不容易等到敌机飞走,军长正在命令自己的部下统计伤亡数据时,却发现德军的坦克部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只能命令那些在轰炸中幸存下来的坦克,向德军实施反击。
苏军数量不多的坦克,在毫无组织的情况下,仓促向旗卫队师的坦克集群发起了进攻。结果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参与进攻的二十多辆坦克,就全部被德军击毁,而旗卫队师只损失了三辆老式的四号坦克。
摧毁了坦克第2军的抵抗后,旗卫队师的装甲团又继续向前推进。在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形势,他们终于在上午十点,来到了普罗霍洛夫卡的远郊。
城外的制高点252.2高地,由近卫伞兵第26团2营防守。面对潮水般涌来的敌人,伞兵们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前后打退了德军十一次进攻,阵地前堆满了燃烧的坦克和装甲车,以及横七竖八的尸体。
虽然伞兵们的顽强抵抗,给德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但他们自身的伤亡也不小。满编450人的伞兵营,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后,只剩下了二十多个人,其中还包括五名伤员。营长乌皮兹少校,通过电话一遍又一遍地向团部喊话:“团长同志,我是乌皮兹少校,如今我营只剩下不到三十人,弹药也所剩无几了,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少校同志,”伞兵团长心里也明白,一旦丢失252.2高地,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可他如今也是有心无力,由于敌人用炮火封锁了从团部到高地的道路,他连续派出了两个连的援兵,没等登上高地,就在德军的炮火之下伤亡殆尽。“敌人的炮火太猛,我派出的援军根本无法通过炮火封锁线。你一定要想办法坚守住阵地,绝对不能后退一步……”
没等团长的话说话,电话线就被炮火炸断了。而不知情的乌皮兹少校,还对着已经没有任何声响的话筒喊道:“喂,团长同志!喂,喂,喂,团长同志,能听到我说话吗?……”
“营长同志,营长同志。”一名头上缠着绷带,提着步枪的战士冲了进来,冲着乌皮兹大声地喊道:“敌人,敌人上来了!”
得知敌人又上来了,乌皮兹把话筒一扔,抓起放在桌上的冲锋枪,大喊一声:“跟我来!”就带头冲了出去。
乌皮兹冲进战壕之后,眼前所看到的一幕,让他感到非常欣慰,虽然冲进战壕的德军步兵,有上百人之多,但处于人数劣势的指战员们并没有惊慌失措的四处乱串,而是勇敢地和敌人展开了白刃战。就连不能动弹的伤员,也坐在原地,举起手里的武器,朝视线内的敌人开枪射击。
乌皮兹端起冲锋枪,朝出现在身边的德军士兵开枪射击,把他们一个接一个打倒。子弹打光了,他没有更换弹夹,而是把枪一扔,弯腰捡起德军尸体旁的冲锋枪,继续朝着敌人射击。子弹两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腹部,他才扔掉手里的武器,双手捂住腹部,向前踉跄着走了两步,随后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但乌皮兹并没有立即死去,他只是负了重伤。一名伤员挣扎着爬到了他的身边,凑近他大声地喊道:“营长同志,敌人太多了,我们根本挡不住他们……”
乌皮兹认出说话的战士,是自己手下的一名工兵,便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战士明白乌皮兹的用意,早在几个小时前,为了防止德国人占领高地,乌皮兹命令工兵排在战壕里的很多地方,都埋上了炸药,一旦阵地守不住,就和敌人来一个同归于尽。战士使劲地点点头,语气坚定地说:“营长同志,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就立即引爆。”
乌皮兹扭头朝旁边望去,见越来越多的德军官兵跳进了战壕,而自己这一方还在战斗的指战员却所剩无几了。便冲那名战士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引爆埋设在战壕里的炸药。
随着命令的下达,受伤的工兵猛地摁下了引爆器,毫无征兆的爆炸从还在混战的双方官兵脚下轰然炸响,数不清的炸点猛然爆起,被猛烈爆炸溅起的弹片、崩飞的碎石相互交织,犹如席卷的暴风骤雨,将战壕里的官兵成片地撕碎,腾起的黑烟和闪动的火光,笼罩住了整个山顶阵地。
山脚下的伞兵团长,看到山上被炸成了一片火海,不禁泪如雨下。他用拳头使劲地捶打着木头墙壁,为自己不能帮助自己的部下,而感到了万分的懊恼。
而在另外一侧,乘坐坦克来附近观战的迪特里希,见到自己冲上高地的部队,被硝烟和烈火所吞没时,不由目瞪口呆。过了许久,他才喃喃地说:“疯了,疯了,这些俄国人简直是疯了。见到阵地守不住,居然就和我们的士兵同归于尽。”
短暂的感慨过后,迪特里希不顾山头的闷雷还在滚动,弥漫的硝烟还不曾散去,就立即下达了新的命令:“立即派出新的部队,去占领252.2高地,并抓紧时间抢修工事,防止俄国人可能发起的进攻。”
迪特里希的分析是正确的,252.2高地对苏军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近卫步兵第33军军长得知高地失守后,立即给26团团长打电话,语气严厉地问:“团长同志,你怎么把252.2高地丢掉了?难道你不知道,一旦敌人占领了城外的这个制高点,就可以在上面建立炮兵阵地,居高临下地轰击我们在城内的防御阵地吗?”
“军长同志,”团长有些慌乱地回答说:“敌人用炮火封锁了我们通向高地的道路,我曾经先后派出两个连去增援,但都在敌人的炮火下伤亡殆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坚守在高地上的二营,被敌人彻底消灭。”
“团长同志,我不想听到什么理由。”军长抬手看了看表,随后说道:“现在是11日13:40分,我希望在15点之前,听到你们夺回高地的消息。”
对团长来说,军长的这道命令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别的不说,如果敌人的炮火不被压制住,自己就算派出再多的部队,向高地实施反击,都会在敌人的炮火下被消灭得干干净净。但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服从命令:“明白了,军长同志,我会尽快组织反击的。”

0c5d2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紅色莫斯科 起點-第1243章 漫長的一天(上)展示-yv02s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在天黑前赶到的两个团,依托简易的阵地,利用新式火箭弹和火箭筒,对骷髅师的部队展开了顽强的阻击。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激战,成功地粉碎了德军沿着普肖尔河向东面推进的意图,确保了普罗霍洛夫卡的侧翼安全。
索科夫的部队稳住了防线,克里琴科也和被击溃的部队指挥员取得了联系。为了稳住防线,他命令残余部队向近卫师的防区集结,以加强那里的防御。
看到局势危急,匆忙从莫斯科乘飞机赶来的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来到了瓦图京的指挥部,向他了解如今战场的情况。
“瓦图京同志,”朱可夫一见到瓦图京,就用责备的语气问道:“大本营调集了这么多的部队给你,没想到普罗霍洛夫卡地域的局势,还对我军如此不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元帅同志,”听到朱可夫的批评,瓦图京有些尴尬地回答说:“敌人的攻势太猛,我们的指战员虽然表现得很顽强,但由于装备和战斗经验比不上敌人,因此他们不得不选择了撤退……”
看到朱可夫一脸怒容,华西列夫斯基连忙出来打圆场:“瓦图京同志,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敌人的目地是夺取普罗霍洛夫卡城,你们的防御工作布置得怎么样?”
瓦图京知道华西列夫斯基是为自己解围,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后,开始汇报布防情况:“近卫第五集团军下属的近卫步兵第33军到达后,我命令该军的近卫伞兵第9师守卫普罗霍洛夫卡城,把近卫步兵第95和97师沿着普赛尔河,部署在近卫步兵第51和52师后方,形成一条新的防线。而近卫步兵第42师则留在城里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被派往形势危急的地方。”
“你们有信心守住城市吗?”华西列夫斯基继续问道。
“我想应该是可以的。”瓦图京回答道。
“不是应该可以,而是必须守住普罗霍洛夫卡城。”怒气未消的朱可夫,用手指着桌上的地图,对瓦图京说:“从目前的情况看,索科夫利用三个步兵师和一个坦克军,在宽达二十五公里的防御正面,与德军的骷髅师、第6装甲师以及第19装甲师一部,进行着顽强的战斗。”
华西列夫斯基接着说:“是啊,正是因为索科夫部队的顽强战斗,才确保了马兰金的近卫步兵第81师还能坚守阵地,使敌人无法肆无忌惮地朝着普罗霍洛夫卡城推进。”
朱可夫轻轻地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根据我所掌握的情报,索科夫正把他部署在舒马科沃和奥博扬方向的部队,朝普肖尔河畔运动,看样子,他是想巩固现有的防线,阻止敌人向普罗霍洛夫卡城推进。”
“我知道索科夫的部队善于打防御战,”华西列夫斯基若有所思地说:“不过在这一区域,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事,要想挡住德国人的攻势,他们势必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说完这番话之后,他问瓦图京,“你有什么反攻计划吗?”
“两位元帅同志,我们已经制定了详细的反攻计划。”瓦图京陪着笑对两人说道:“你们赶了那么久的路,一定又累又渴了吧?不如坐下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见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没有反对,而是在桌边坐下后,瓦图京的心里暗松一口气,他命人端来不少吃的东西,甚至还有一瓶伏特加。他打开酒瓶盖子,对朱可夫说:“元帅同志,您可以喝一点吗?不多,就一小杯,可以缓解疲劳。”
面对瓦图京的热情,朱可夫也不好拒绝,在迟疑片刻后,说道:“好吧,就来一小杯。”
瓦图京给朱可夫面前的酒杯里倒上酒之后,又问华西列夫斯基:“您呢,元帅同志,也来一杯吗?”
华西列夫斯基微笑着点点头,说道:“那就给我也来一杯吧。”
瓦图京给华西列夫斯基倒好酒之后,并没有立即端起酒杯,而是开始向两人介绍自己的反攻计划:“两位元帅同志,我的计划是这样的:把坦克2军和近卫坦克第2军、自行火炮第1529团、榴弹炮第522和148团、加农炮第148和93团、近卫火箭炮第16和80团,全部转隶给第5坦克集团军,并命令该部加速完成兵力的集结,于后天,也就是7月12日,与卡图科夫将军的坦克第1集团军一道,向德军发起一次强有力的反攻。”
听完瓦图京的反攻计划,朱可夫微微点了点头,随后举起手里的酒杯,说道:“为了胜利,干杯!”
瓦图京见朱可夫认可了自己的计划,心中不禁一阵狂喜,他也连忙端起酒杯,说了一句:“为了胜利!”和两人轻轻地碰了一下杯之后,他将杯中的伏特加一饮而尽。
华西列夫斯基放下酒杯后,问瓦图京:“瓦图京同志,你的计划倒是不错,可罗特米斯特洛夫中将的部队,能按时到达进攻位置,向德国人发起反攻吗?”
“两位元帅同志,”瓦图京态度恭谨地回答说:“在你们来这里之前,我曾经和罗特米斯特洛夫中将通过话,他向我保证,说他的部队最迟在明天中午,就可以全部到达攻击位置,并能在后天规定的时间内,向德国人发起强大的攻势。”
“朱可夫元帅,”华西列夫斯基等瓦图京说完后,客气地问朱可夫:“您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我在考虑,索科夫所建立的防线,能坚持到后天吗?”朱可夫手里转动着空酒杯,眼睛盯着桌上的地图,表情凝重地说:“要知道,今天向他们防线发起进攻的敌人,不过是骷髅师、第6装甲师和第19装甲师的一部分,他们就付出了巨大的伤亡。如果明天德国人把更多的部队投入战斗,他们能挡住吗?”
“元帅同志,”瓦图京小心翼翼地说:“您不是说,索科夫将军正把部署在舒马科沃、奥博扬方向的部队,都陆续调过来吗?我想只要他的手里有足够的部队,再挡住敌人一天时间,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瓦图京同志,难道你忘记了,那里并没有什么像样的防御工事。”朱可夫用手里的酒杯轻轻地叩击着桌上的地图:“你们被敌人突破的那些工事,哪个没有雷区、铁丝网,以及坚固的国防工事,然而在德国人强大的攻势面前,这些防御部署都如同虚设。如今索科夫所坚守的地方,就只有一些简陋的工事,要想挡住德国人的进攻,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华西列夫斯基试探地问:“那我们需要给索科夫通个气,告诉他只需要把敌人挡在现有位置一天,战场的形势就会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
“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朱可夫考虑了一下华西列夫斯基的建议,随后摇着头说:“如果他知道只需要坚守一天,思想上不免会出现松懈,倒是恐怕会影响到部队的士气。我看,还是不要告诉他为好。”
索科夫并不知道瓦图京指挥部里所发生的事情,他正在和科伊达讨论明天该如何进行防御。科伊达面带忧色地说:“司令员同志,截止天黑时分,我师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兵力,新增援的两个团,也伤亡近半。您说要坚守48小时,如果没有援兵的话,这将是一项无法完成的任务。”
“放心吧,上校同志。”见科伊达胆怯了,索科夫连忙给他打气说:“明天天亮以前,我们的援军就会陆续到达,到时我们就有足够的兵力,来进行防御作战了。”
“可是,司令员同志。”科伊达指着地图,对索科夫说:“从我们所在的位置,到普肖尔河防线,防御正面宽达25公里,就算得到了增援,我们的兵力平均分配下去,各处的守军就将少得可怜。德国人只要集中突破一点,我们的防线就会被撕开一条口子。”
索科夫没想到在今天的战斗中,自己的部队占据了装备上的优势,但依旧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因此他开始考虑,是否应该调整防御方式。听完科伊达的话,他慢吞吞地说:“上校同志,我们的兵力有限,假如平均使用兵力,看似处处设防,但面对敌人的攻击,任何地方都守不住。”
“那有什么办法吗?”科伊达问道。
“命令部队,放弃一些不重要的地段,集中到重要的地段进行防御。”索科夫指着地图对科伊达说:“比如说这几个地方,地势平坦,原本就不利于防守,而且还没有像样的防御工事,我们用部队在这里进行防御,简直是浪费兵力。因此我决定,把部队从这些位置撤出来,加强到重要的地段去。”
“司令员同志,”听到索科夫这么说,科伊达吃惊地说道:“可是这么一来,不就等于把这些阵地直接交给德国人了吗?”
“你说得没错。”索科夫附和道:“一旦敌人占领这些阵地后,就会点头向东,直接扑向普罗霍洛夫卡城,与来自其它方向的德军汇合,联手夺取城市。”
科伊达原本还想劝说索科夫,免得他犯错误。但此刻听到他居然早就预料到了可能发生的事情,脸上不禁露出了迷茫的表情:“司令员同志,既然您明白放弃阵地的后果,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如果我们像现在这样,顽强地坚守每一块阵地,最后的结果,肯定守军全部阵亡,阵地也落入了敌人的手里。”索科夫向科伊达解释说:“但如果我们适当地放弃了一些不重要的阵地,让敌人可以按照他们的计划,向普罗霍洛夫卡城推进,那么他们对我们阵地的攻击就会放缓,甚至只留下一些部队进行监视,而将主力调往新的进攻方向。”
科伊达见到索科夫说这番话时表情如常,立即意识到索科夫可能有什么周详的计划,便没有开口打断他,而是静静地当一个聆听者。
“当敌人到达普罗霍洛夫卡城附近,与友军展开交火时,我就可以命令波卢博亚罗夫将军的坦克军出击,从侧翼狠狠地打击敌人。敌人的主要兵力被友军拖住,根本无法抽调力量赶来支援,必然会遭受重大损失。”
索科夫给科伊达讲完自己的想法后,立即通过电话和萨梅科取得了联系,开始向他部署工作:“参谋长同志,等奥博扬方向的部队赶到之后,你把步兵旅和两个海军陆战旅调过来就可以了,其余的部队,让他们继续留在普肖尔河的防线待命。”
萨梅科听完索科夫的讲述后,顿时恍然大悟,觉得索科夫的这招真是高明。如果真的按照索科夫的命令来调整防御,那么德国人肯定会选择从无人的地段通过,而不会浪费兵力,去和苏军打残酷的阵地战。
这个计划虽然好,不过上级是否会批准,却是一个未知数。萨梅科在短暂的开心之后,又愁上心头:“司令员同志,您说上级会同意您的这个计划吗?”
“参谋长同志,东方有句古话,叫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索科夫知道如果上报计划的话,肯定会遭到科涅夫的反对,因此打算先斩后奏,等生米煮成熟饭,科涅夫发现情况不对,再想调整部署也来不及了:“这个计划暂时不用上报,只要我们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我相信是不会有人来追究此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