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瑀

k9ijq精品言情小說 美漫之根源者笔趣-第三百三十一章 卡珊德拉和德古拉分享-9fa4k

美漫之根源者
小說推薦美漫之根源者
第三百三十一章卡珊德拉和德古拉
黑夜,一处高楼之上,德古拉离开自己一直居住的房子,难得的出来散步,他俯视着这个繁华的城市,心中却不太宁静。或者说,他很烦躁。
他身后一个身体如同投影般,长相英气硬朗的女人,身穿着古代战士的衣服,安静的跟他一起看着这个城市。
“卡珊德拉,这个世界我有些看不懂了,哪怕我拥有着埃及的宝物全知之眼,我也有些看不清这个世界了。那帮邪神,不应该被希腊神系给消化了吗,为什么他们如今却出现了?甚至希腊神系的复苏,都还没有完全开始。”
德古拉有些叹息的道。
酷總裁:小魔女的致命老公 木妖
卡珊德拉则是微笑着道:“强大的穿刺公,也在畏惧命运的无常吗?”
“在你面前,我可不敢自称强大,我充其量,只是清洗了一堆血族氏族而已,哪像你是货真价实的弑神之人。”
德古拉苍白的脸没有着丝毫的情绪,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卡珊德拉沉默了一会,叹息道:“命运实在是无常,我曾经屠戮过希腊神系,可也正是我屠戮他们的行为,让他们真正下定决心融合邪神的本源,使得他们真正的蜕变为灾神。”
德古拉则是冷笑道:“那你怎么不提,你曾经是根据预言才开始杀戮的希腊神系的。”
两人之间的交谈,却透露出了谁也不曾知道的一个真相,那就是希腊神系在大灾变之前曾经被屠戮过一次,也正是因为遭受屠戮,他们才下定决心,吸收了邪神的本源,蜕变为如今所知的灾神。
神偷進化
在不久前,掀起了英灵现世,并且导致神秘界彻底出现的源头,桑德的女儿伊琳找到了德古拉,祈求获得力量。德古拉出于一些原因,答应了她,并且用她的血液制造了一个魔偶,让这个魔偶将黑暗原典送给钢铁侠托尼斯塔克。
而获得力量的伊琳,在德古拉的观察中,并没有干任何事,只是像以往那样安静的生活着。
神禦天穹 走馬
德古拉通过自己超凡的势力,看着跟着自己养父母的女儿一起逛街的伊琳,透出几分性质道:“你觉得他到底在想什么,我并不相信,敢冒着风险来像我祈求力量的人,会甘于平凡。她知道她会面临怎样的风险。”
誓不為後:霸道皇妃囂張愛 月上鏡妝
他愿意把力量给伊琳,也是想看看那个愚蠢而疯狂的桑德之女,会干出怎样的事来,毕竟她的身体里可是有桑德的基因存在着。
卡珊德拉,同样能看到正在逛街,看上去很是开心的伊琳,她轻声道:“德古拉,或许是你不懂人心……那孩子,也许只是不想在遭受无能为力的感觉了,我感觉的道,她惧怕着无能为力,这是她的经历所造成的。”
德古拉俯视着,没有在说话。
只是过了很长的时间后,才开口道:“我不相信拥有着力量的人会平凡,并且她的灵媒之血可是会很吸引德国的那个疯子的。”
伊琳的灵媒之血,是传承自桑德的能力,拥有着让灵体生物降临的强大从效用,德古拉通过自己的方法已经了解到阿道夫知道这件事,他不相信阿道夫不会抓住伊琳查看一番。
毕竟灵媒之血,对他的大业是有着很大的帮助的,比如能非法召唤英灵这一点,他不相信阿道夫不心动。
就算他一时想不起来,作为利维坦弟弟的里德也不可能想不起来,只是现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做而已。
“你说,他们什么时候会来?”
卡珊德拉听着德古拉有些迫不及待的话,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她跟在德古拉身边这么久,还是知道这个被称为血族的屠戮者,最强的血族大公,究竟是想干什么的。
浮霜 照燒茄子
她皱眉道:“你难道是想和阿道夫合作吗?莫非你已经打算把血族的真意复苏在他们身上?”
德古拉笑着道:“这难道不好吗?他们本身就已经是踏入黑暗的人,是人类中攻击性最强的一部分,我仿照该隐的做法,让他们成为新血族,来面对接下来的新大灾变是最好的选择。”
德古拉的计划说来也不复杂,就是仿照该隐的做法,重新制造没有认可自己血族身份的血族。
真實的幻影 龍無憂
卡珊德拉皱眉问道:“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你怎么能肯定,他们不会与现在的血族一样?”
爆笑反穿:錯把悍婦當綿羊
德古拉微笑道:“很简单,因为我会清理到现在的还存在的所有血族,然后在于阿斯洁雅那个小女孩合作,将血族这一概念彻底洗去。同时让阿道夫用人类的名义,让德国人接受血族洗礼,这样血族的概念就会消失大部分了。你是知道的,卡珊德拉,血族是可以不断吸收黑暗力量的存在,是黑暗的净化器。”
卡珊德拉叹息道:“我不正是因为如此才跟着你,否则我就继续沉眠,等待我出现的时机了。”
血族的存在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如今的血族却已经接近彻底堕化了,所以德古拉很久以前清洗了一部分无可救药的血族氏族,如今更是打算消灭残余的血族氏族。
至于给托尼斯塔克送去黑暗原典,则是德古拉另外的考虑。
想到托尼斯塔克,德古拉忽然开口道:“你觉得托尼斯塔克看完黑暗原典后会怎样?”
卡珊德拉想了一会后,摇头道:“那个人实在是复杂的结合体,他有欲望,也有高洁,所以我无法判断。”
“那我们就打一个赌好了,就赌他会不会堕落,我赌他会。”
德古拉意味深长的道。
卡珊德拉则是笑着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赌不会了。”
愛我你就親親我 奔跑的蝸牛
她的双眼中,忽然有一丝金光闪过,她保持着笑容,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这个赌,只是无聊中的打趣而已,他们两个都知道,托尼斯塔克是被书者注视的人,所以就算是他出现问题了,他们也相信托尼斯塔克不会有事,毕竟有书者在。
而卡珊德拉的视线忽然偏转,她感受到了神代之力的转移。
禦道妖仙
她不由内心叹息,也明白属于自己的使命快到了。
她是观察者,在神秘界的位格与作为记录者的书者一样,只是不同的是,她的使命是有终结之日的。
命运终结之时,亦是她彻底消亡之日,但她只是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sacbl超棒的言情小說 美漫之根源者 ptt-第三百三十章永恆薪火會展示-7e2fn

美漫之根源者
小說推薦美漫之根源者
第三百三十章永恒薪火会
一道柔和的光芒出现,一轮白色的圆光出现在房间里,一个身影踏出了其中,正是一个少年,少年的面貌神圣,细看却看不清晰,但偏偏给人一种好看的感觉,这种好看仿佛神圣之物,又仿佛艺术的最好杰作,又好似自然美景,是一种大美。
看到他,除了抱着卡德的大师以外,其他的阿萨辛大师都像突然来到的少年弯下了腰,而神之祭祀古勒和阿斯洁雅也都微微低头致意。
尼克弗瑞看着这个少年,心中警惕升起,但看到其他人的动作,便知道不是敌人。
阿斯洁雅平静的道:“我对你的到来表示欢喜,书者冕下。”
诺赫环顾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卡德身上,轻叹道:“卡德也离去了啊,这可真是一种悲哀,但也是宿命。”
娜塔莎看着这个拥有神圣之貌的少年,眉头微微皱起,道:“这不是宿命,这是他的信念。”
诺赫看着她,道:“不,这就是宿命,宿命是逃不开的,这不是一种必然的命运,而是每个人的必然形成的。就像是你的必然,造就了现在的你。”
尼克弗瑞声音突兀的打断道:“我想这一套说辞并没有什么必要,这不是什么哲学课。我们的必然,必然是我们的必然,没什么宿命可言。”
“但如果你们的必然是早已被安排好的呢?”
仙道莽莽
诺赫轻笑一声,却没有继续纠缠下去,只是轻声道:“卡德我就带走了,他拥有着高洁的灵魂,我会把他的灵魂带去他应去的地方。”
“您是知道的,死亡对于我们不是结束,只要不像是利维坦那样一切消于无,那么就可以在英灵殿相聚,就算是传说不够,那也有冥府收纳。”阿斯洁雅略带诧异的道:“您是要将卡德的灵魂带到哪去?”
诺赫悠然道:“对于卡德来说,英灵确实是一条不错的道路,他的功绩与传说都是不错的,并且在人生的最后时刻还拥有了神代之力,但是英灵的道路,终究是一条被局限的道路,所以我打算让他成为永恒薪火会的一员。”
換愛 慕沁
娜塔莎疑惑的道:“那是什么,难道说卡德可以复生吗?”
诺赫沉默了一瞬,才道:“一个苦难之所,也是一条永生之路。但是卡德的意志足够承载永恒薪火会的使命了,所以我打算带他前去,否则陷入英灵殿中也是会遭遇沉眠,而进入冥府也会遭遇死亡洗礼,说白了,神秘者在死亡面前,确实是有一些特权,但是也不是那么好面对的。卡德的灵魂在经历了神代之力的承载后,已经遭受到了重创,所以冥府的死亡洗礼他很可能承受不住,而进入英灵殿他会遭遇沉眠,同样也会因为灵魂的原因很难唤醒。”
“阿斯洁雅,你是知道的,英灵殿如今已经成为正轨了,已经不能在向当初一样大规模的复苏灵魂,所以向卡德这种残破的灵魂,几乎不可能有苏醒的机会,我带走他是最好的结果。”
阿斯洁雅不再说话,只是弯腰一礼,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娜塔莎虽然担心书者的那句苦难之所,但也听明白了书者的意思,也只得学着阿斯洁雅弯了一腰,尼克弗瑞和其他大师也是如此。
诺赫冲着他们点点头,随后就结果卡德的尸体重新踏入了白光之中,那位抱着卡德的大师,冲着他弯下了腰。
当白光消失后,尼克福瑞若有所思的道:“这就是你们神秘界那位传承的守护者,历史的记录者,书者吗?”
阿斯洁雅看着消失的诺赫,轻叹道:“没错,他就是。”
“他似乎很喜欢年轻的样子,我听说他曾经还帮助过托尼,他跟托尼有什么关系吗?不会是斯塔克的某个祖先吧,我早就觉得霍华德当上预言圣殿殿主没准有什么黑幕。”
尼克福瑞不经意的打探着,虽然如今他被撤职了,但是多年的习惯还是改不了的。
古勒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我们也是这么以为的,但事实上并不是,因为这任书者是神秘重现后的二代目,那位随着神秘重现而出现的第一位书者,早就已经死了,这任书者的传承仪式虽然见过的人不多,但还是挺多人知道的。”
阿斯洁雅也是开口道:“上一任书者的事,我曾经问过邓布利多校长,但是他告诉我,这事关一些隐秘,总之如今的书者就是刚才那位。”
尼克福瑞皱着眉道:“那岂不是证明,这任书者的年纪并不大?”
再生傳說 陳愛庭
明末好國舅 泉釋一切
有風自南
“据我所知,确实不大,他当初帮托尼的理由就是感兴趣。再加上邓布利多校长等人,从来没有用过描述年纪大的词汇来形容他,并且我隐约记得,昂热校长甚至在一次议会上说过……对,就是那次针对托尼该用什么态度的议会,昂热校长在会议结束后,曾感叹过一句,书者毕竟是还在任性的年纪,这种不太重要的事就随着他的喜好吧。”
阿斯洁雅回忆道。
杠上不良母後
娜塔莎有些担心道:“那把卡德交给他,是不是有一些?”
她发现刚才那名书者很大可能就是一名孩子后,她有些担忧起事情会不会出现什么差错。
情牽帝王心
尼克福瑞也是如此想的,本来他以为书者是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但是结果却只是一个孩子。
同时,他的心也活络了起来,虽然他如今的职务被取消了,但是他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神盾局局长,他还是有很多的隐藏势力的,如果能得到书者的帮助,那么对于神秘界他或许会多一些掌握。
并且在他看来,虽然他重回原位的可能性不太大,但是神盾局重新建立的可能还是有的,毕竟有对付九头蛇和神秘界经验的,只有神盾局。他多做些准备,也好为神盾局重新建立后的工作,多添加一些筹码。
重生之蟒龍傳說 雨顯
阿斯洁雅看到尼克福瑞若有所思的神情,便猜到了他可能想的东西,毕竟这种事神盾局以前也没少干。
她只是淡淡的道:“书者是有着传承智慧的,与年龄无关,这也是我们对他保持尊敬的原因,娜塔莎,请放下心,书者绝对会给卡德一个合理的安排,没准以后我们还有相见之日。”
娜塔莎放下了一些心,但是尼克福瑞却也没有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