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劫主

sovii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千劫主 線上看-第2067章 變數停滯 規則具象 惡魔即出-fg4ip

大千劫主
小說推薦大千劫主
肉眼之下的寰宇,是一片没有边际的深邃幕布,有着复杂的颜色变化,有着各处点缀的星光,形成绚烂、明亮、黑暗、枯寂的交织体。
而此刻,每一寸空间似乎都溃烂开来,溢出稀碎如流体一般的九彩之光,朦朦胧胧,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威严气息。
想从前,天道的九彩之光每一缕都粗如银河,轻易一扫便盖压大域,碾碎星河。
如今却像是浆糊,只剩下最后的喘息声了。
莫名的悲怆涌在众人的心头,不知为何,竟有一股想要流泪的冲动。
天道,坠落了。
它虽然也受控于大衍,但却是无数时空残片规则的化身,保护着大千寰宇走过一个又一个纪元,保证了这片世界基础规则的运转。
它散去了,则意味着,一切都没有了。
时空、星辰、银河、次元,所有的存在与不存在,都是天道演化而出。
天道坠落,大千何安?
“为什么?”
娲皇至尊的声音都在颤抖,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明明正要看到希望的啊!
明明…大家都在讨论未来的繁荣了啊。
为什么,大衍却突然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怎么办?”
阵道之祖的呼吸有些粗重,连忙看向辜雀,急道:“劫主,这…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走到尽头了?”
兵祖咧嘴一笑,道:“反正我不会离开大千寰宇,去其他寰宇苟且偷生。”
“我宁愿死在这里,与我的荣耀、成就,以及所有的同胞,一起灭亡。”
辜雀轻轻抓了抓,却抓不住这稀碎的九彩之光,它们已经失去了规则的支撑,渐渐变得透明,最终会化成元。
“大衍…出事了。”
他叹了口气,朝上看去,目光深邃,似乎看穿了千古万界的变化,直直窥探到了大衍的最深处。
他呢喃道:“道祖鸿钧应该冲进了大衍最深处,我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么,但我确定他已经死去了,亿万大道,彻底散尽了。”
众人闻言,身影巨颤,一时间无语凝噎。
辜雀继续说道:“与此同时,大衍的变化停滞了。”
这句话虽然很轻,但却像是惊雷一般响在众人心头,令他们汗毛倒竖。
大衍变化停滞?
这不就意味着,异数不存在了么?
这不就意味着,大衍变成了天衍了么?
“杀了百晓生!”
兵祖忽然大吼道:“杀了百晓生!杀了枯寂!我们就永恒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所有的目光都朝辜雀看来。
只有辜雀能杀百晓生这个万道鸿蒙至尊级别的存在。
而辜雀只是一笑,缓缓道:“杀了他又能如何?他是枯寂凝聚而成的灵,由于规则过于高级,力量过于磅礴,所以才有了高级智慧。”
“杀了他,枯寂会短暂消失,但大衍的变数恢复的那一刻,崭新的枯寂又会降临,形成崭新的灵。”
“他现在至少听话,至少在沉睡,换了他,让另外一个枯寂之灵诞生,没有任何意义。”
在场并非浅见之人,闻言也是明白了其中的因果,一时间沉默不语。
娲皇至尊倒是连忙道:“空间在溃散,再这样下去时间也要静止了,一切都要消散了,该怎么办?”
辜雀道:“鸿钧做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天道坠落,大千寰宇一切将不存在。”
“而天道坠落的原因是大衍变数的停滞…没了异数的制约,天衍是管不住我辜雀的。”
“既然出现了这亘古未见的变数停滞,大衍不管事儿了,那…我辜雀便再做一次天道吧!”
他大笑出声,身体忽然膨胀宛如星域,一颗头颅便俯瞰无数星系,携带着无穷的威势极速而上。
狂暴的大道席卷,并朝着每一处蔓延,开始疯狂吞噬天道之力。
很快,一团如太阳一般的光凝聚在一起,出现在了辜雀面前。
辜雀双眼微眯,激射出璀璨的芒气,沉声道:“又见面了。”
“不,那不是我。”
光球语气如机械一般,没有任何情绪。
它继续道:“上个纪元和你见面的天道,已经随着纪元消逝,而我是第十纪元的天道。”
辜雀道:“好,我不管你是哪个纪元的天道,现在把所有未散尽的力量都给我吧。”
光球缓缓道:“天道不能有私欲,不能是有思想的生灵。”
“道理我都懂。”
辜雀直接摆手道:“天道的根本使命是维持大千寰宇的基本平衡和发展,维持规则的基础运行,但你现在存活不下去了。”
“由于某种原因,大衍规则停止了运转,变数短暂消逝,世界很快将变成一张凝固的多维画。”
“这种情况下,每一个寰宇都必须有强者站出来,接替天道的位置,靠着自我的大道,维持寰宇继续运转下去。”
光球沉默着,似乎在分析一些东西。
然后它才终于道:“目前的情况,似乎只能如此才能维持寰宇运行,这符合天道的使命。”
话音刚落,一切便直接散开,无数的大道,数之不尽的规则,全部都涌进了辜雀的灵魂。
这是整个大千寰宇的大道规则,是万道鸿蒙至尊级别的浩瀚大道,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人可以承受。
过了足足三天,辜雀才终于睁开了眼。
眼睛睁开那一瞬间,几乎照亮了整个寰宇。
他再一次成为了天道。
而这一次不一样的是,这是天衍圆满级别的天道,意思是他可以控制这个寰宇的一切了。
“或许,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寰宇之主、时代之尊吧。”
辜雀缓缓一笑,眼神不断变化。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整个寰宇的脉动。
每一个星域的一动,每一颗星辰的运转,每一条银河的流淌,还有各个次元的奇妙。
山川江河,日月星辰,一切都宛如他的身体。
“好像突破了。”
但辜雀也不知道自己突破了什么境界,亦或者某种道,只是觉得自己在鸿蒙之境这一条路上,又走得更远的。
所以,那未知的征兆,他也感受得愈发明显了。
危险,已经降临了。
这种危险,似乎超过了以往的一切。
辜雀朝娲皇至尊等人看去,沉声道:“正如之前说的,我负责大千寰宇的基本运行,保证这里的安全,而你们负责配合轩辕阔,让这个世界更加繁荣。”
心中的警兆更加清晰,寰宇之外,传来了一声声暴喝。
“辜雀!快出来!”
“神雀劫主,大千那边怎么样了?”
“我们这边天道已经死了。”
“大衍真的停滞了,没有那一股撕裂和转移之力了。”
“变化没了,规则似乎在做莫名的收缩和膨胀,好像有其他的变化要诞生了。”
声音急迫无比,辜雀的心却不急。
他深深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大千寰宇的繁荣,交给你们了,我希望你们摒弃前嫌,为了这个寰宇能够活下去,为了我们的家园和无数的寰宇。”
“轩辕阔,我知道你一直在等这一天。”
辜雀笑道:“操盘寰宇,现在你等到了,这片寰宇的一切现在由你制定。”
“你很有本事,星星之火我们已经看到了,但这一次…比星星之火更加重要。”
轩辕阔额头青筋暴现,只觉全身都燃起了熊熊烈火。
激动,兴奋,前所未有的紧张与期待感。
他大吼道:“大千寰宇,一定会迎来一个史上最伟大的时代!”
“好,我相信你,正如一路走来,你相信我一般。”
说完话,辜雀便飘然远去,直直落在了神雀星。
天道的变化早已惊动了众人,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
辜雀摆手笑道:“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轻灵,你们既然想办学校,就要认真去对待,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可以看到神魔学院开遍寰宇。”
“那是当然!”
轩辕轻灵甩了甩拳头,忽然愣道:“哎?你要走啊夫君?”
众人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辜雀道:“大衍那边出了事,可能是因为鸿钧之死带来的,我要去看一看。”
“辜雀!你快出来啊!”
这是一号的声音。
辜雀没有回答,只是看向顾南风等人。
他笑道:“每一个人关于自己的命运,有着无数的选择,无论你们选择什么,我都支持你们,放心去做吧!”
“去做你们喜欢的事,虽然危险,虽然有挑战,但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是你们自己选择的路。”
“我们是兄弟,永远都是,你们去走你们的路,我也要去走我的路了。”
“大衍,才是我真正的战场啊!”
“哈哈哈哈!”
辜雀发出痛快的笑声,然后直接转身,一步跨出了这片星域。
他没有出去,他来到了一尊佛像身前。
离惘,已经沉睡了太多太多年了。
他沉睡时,自己只是混元大罗至尊巅峰。
如今,道祖都死了,她依旧还在沉睡。
她到底在感悟什么?
难道她真的可以完全继承般若的佛道?
“或许吧,或许当你醒来的那一刻,便可以与我并肩战斗。”
“我会在遥远的大衍深处,等你来找我。”
“过去第一佛乃般若,现在无佛,而你是观自在大离渡惘觉正未来佛。”
“或许般若已经窥到了未来的因果,所以给你取法名为未来佛。”
“你就是未来的佛!”
辜雀轻轻笑了笑,抚摸着离惘的法相金身,然后回头,看向这熟悉的大千寰宇。
这是我的故乡啊!
地球在这里,神魔大陆在这里,枯寂世界在这里。
心爱的人在这里,最好的兄弟在这里,最亲的亲人在这里,一切都在这里。
只要我辜雀活着,就一定不会让大千寰宇毁灭。
一定不会!
他眼中透着一道道凌厉的光,深深看了四周一眼,留下了一座法身独坐九天之巅,承载天道,维持寰宇运转,然后真身边直接冲向了未知的大衍之中。
果然,他没有感受到那恐怖的撕裂之力,亦没有感受到变数的转移。
无尽的、浓稠的规则几乎都停止了变化,只是凭着本能膨胀或收缩而已。
似乎感应到了辜雀,一号和其他几位至尊连忙冲了过来。
“怎么样?大千寰宇怎么样了?”
众人的表情都很古怪,似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辜雀沉声道:“我已经是大千寰宇的天道了,想必你们也走了这一步吧?”
一号凝聚成一道人形灰影,点头道:“是啊,没有办法,我们必须要走这一步,否则寰宇会直接散去的。”
辜雀道:“变数停滞,一切皆为天衍…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鸿钧到底做了什么,才会令大衍停滞了?”
话音刚落,一声古老的叹息已然传来。
一道道青光浮现,一片片青莲生出,道韵弥漫,灵气四溢,大道纵横。
“鸿钧?”
“道祖未死?”
“不会吧?他难道成功了?”
“踏出了那理论意义上的一步,成为了大衍本身?不可能啊!”
四周诸位至尊惊呼出声。
一号大声道:“鸿钧,你倒是出来说说情况啊。”
辜雀也是颇为欣喜,难道鸿钧真的找到了其他的路?
应该是的!
在大衍之中凝聚青莲,这一手也只有鸿钧做得出来。
他连忙朝前看去,脸上的笑容却渐渐凝固。
“无量天尊。”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道手持拂尘,飘然而来,面容悲悯慈祥,一双慧眼似乎要看穿寰宇。
“辜雀道友,许久不见了。”
语气、形象、话语风格,一点都没有变。
不是鸿钧。
竟然是消失已久的洞喜子道君!
每一次看到他,辜雀都充满了尊敬和欣喜,但这一次,他却觉得浑身发寒。
表情僵硬,甚至声音都在颤抖,辜雀喃喃道:“洞喜…洞喜子道君,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辜雀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浩瀚的大道之力。
洞喜子道君笑道:“以我的能力,来到这里并不难,毕竟我也走到这一步了。”
说完话,他却转身朝后面看去,呢喃道:“辜雀道友,你可知这大衍为何停止了变化?”
众人当然想知道,但也觉得这个老头过于古怪。
他看起来很普通,并不给人任何压力,但却可以立身于大衍之中。
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所有人都看不透他。
而更古怪的是…他是什么时候成就万道鸿蒙至尊的?
成就万道鸿蒙至尊,那必然有惊天动地的恐怖大道波动,隔着无数个寰宇都能感应得到,所以当年辜雀成就鸿蒙之境的时候,一号便立刻感应到了。
而他们很清楚,近几百亿年来,除了辜雀之外,再没有其他万道鸿蒙至尊了。
这个老道士是谁!
到底是谁?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摇头道:“为什么?”
洞喜子道君呢喃道:“我猜测,这是一种惩罚,亦是一种警示。”
“惩罚?警示?”
辜雀皱眉道:“此话怎讲?”
洞喜子道:“鸿钧太强大了,你靠着触及大衍的力量,都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而他却以身殉道,崩坏了亿万规则,冲击大衍。”
“无论大衍是生命,还是无数种规则的总和,它终归是有一种机制可以感受到这种恶意的。”
“所以它要惩罚反叛的寰宇。”
辜雀想了想,才点头道:“好像是可以这么理解,但警示呢?”
洞喜子道:“警示…或许是我们这么做,是不对的,所以他停滞规则的变化,给出警示。”
众人对视一眼,满面不解。
停滞变数,算什么惩罚?算什么警示?
似乎知道众人心中所想,洞喜子笑道:“你知道百晓生是怎么来的吗?”
辜雀道:“枯寂之力成灵。”
洞喜子轻轻道:“枯寂之力,为何成灵?”
辜雀沉声道:“枯寂的规则是万道鸿蒙至尊级别的规则,在岁月的累积中,产生有意识的灵很正常,毕竟在大致意义上,枯寂的变化并不大,只是波动性的上升下降,并没有质的区别。”
洞喜子点了点头,缓缓道:“那…大衍的变化大吗?”
“当然。”
辜雀皱眉道:“大衍变化的撕裂之力和转移之力,可以瞬间毁灭九五至尊之下一切存在,即使是九五至尊,也顶不住太久。只有真正的万道鸿蒙至尊强者,才能在这种变化的拉扯下,保证自己活下去。”
“是啊…”
洞喜子叹了口气,道:“如此磅礴、强大的规则,不停的、没有周期的、不循环的变化,才会产生如此恐怖的力量。”
“但现在这些浩瀚的规则,都不变化了…”
“你有没有想过,它们会如枯寂规则一般…具象成灵?”
此话一出,辜雀等人一瞬间呆滞了。
洞喜子看着四周,呢喃道:“没有了变化的约束,这些万道鸿蒙至尊级别的规则是如此浩瀚,它们一旦具象成灵,那便是无法想象的恐怖恶魔。”
“谁能挡得住呢?”
辜雀等人汗毛倒竖,头皮发麻,只觉背脊都在发寒,喉咙都在发酸。
首先这些规则是万道鸿蒙至尊级别,已经堪比众人,但由于其浩瀚程度不可估量,那力量自然也…
“变数停滞,规则具象,恶魔即出…”
“原来这就是惩罚…”
辜雀吞了吞口水,大吼道:“这他妈是个屁的惩罚啊,这完全就是灭世之灾!”

8irwh好看的都市小说 大千劫主 起點-第2066章 時代的構想 天道的墜落相伴-hr6nm

大千劫主
小說推薦大千劫主
走出了道界,辜雀心中豁然开朗,对未来的恐惧消失殆尽,只剩下信心和希望。
看到轻灵、媚君等人在商量着学校的事,他过去凑热闹,也想提出一些意见。
但轩辕轻灵却连忙把他推开:“不许捣乱,不许说话,谁要你帮忙呀。”
轩辕轻灵嘟着嘴,摆手道:“这点小事难不倒我们的,你一插手,事情就变得没有挑战性了,快走快走,忙你的去。”
媚君也道:“就是,好不容易找到一件有趣的事,夫君你就别管我们啦。”
辜雀不禁挠了挠头,万万没想到,竟然被自家老婆嫌弃了。
看到她们讨论得眉飞色舞的样子,甚至连从来内敛安静的芒,脸色都是红扑扑的,眼中带着莫名的兴奋。
办学校,就那么有意思吗?
或许在本质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在奠基一个时代的新生。
“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么?”
韩秋走了过来,似笑非笑,把刚才辜雀被嫌弃的窘迫全看在了眼里。
辜雀想了想,道:“好像没有什么具体的安排,就是…咱们似乎好久没亲热了,一别这么多年,我都快忘记你的身子了。”
说到最后,辜雀也眉飞色舞起来,打量着韩秋宽大的道袍。
“这种无趣的事,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乐此不疲?”
韩秋皱着眉头,给了辜雀一个白眼,道:“我去修炼了,闭关多久说不清楚,肉体方面的需求,你找她们解决吧。”
辜雀连忙道:“哎,她们不是在忙着办学校吗!”
韩秋道:“但她们至少听话,我可并不是那么听你话的人。”
说完话,韩秋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辜雀有些愣,这…这是什么意思?
老子竟然失宠了?
不可能!
他霍然转身,大声道:“卡萝琳,过来帮我按按肩膀。”
一众女人之中,轻灵有些调皮,媚君偶尔反叛,溯雪性子淡泊,芒又专于修炼,说起来,最听话的还是卡萝琳。
叫她过来服务一下,辜雀是最有信心的。
果然,卡萝琳听到声音,便连忙点头。
只是媚君一把便拉住了她,皱眉道:“卡萝琳姐姐你干嘛呀,咱们办学校是大事,你可得好好听,不许开小差。”
说完话,她还瞪了辜雀一眼,似乎在埋怨辜雀捣乱。
辜雀倒吸了一口气,妈的,我就不信还找不到人一起玩耍了。
办学的虽然多,但毕竟也有不参与的,溯雪、古沁儿、萧夤、玛姬、耶梨都是局外人。
想到这里,辜雀奇怪的念头顿时降临。
耶梨可是个小乖萝莉,玛姬又像是个黄金女战神,而古母大神古沁儿,则是伟岸的性感女战士。
那么有意思的来了…
一个假设背景套用上去,古母大神是一个古老王国的王后,玛姬是她的大女儿,是王国的女将军,耶梨是她的小女儿,王国的光明小神官…
一母二女,嘶…
辜雀忍不住连忙跑了过去,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片刻之后,他皮青脸肿坐在了湖边,不停感叹。
没想到啊,耶梨这小丫头也会挠人。
玛姬竟然敢用拳头揍老子。
古母大神更是过分,把我头按进两个西瓜球之间,差点没给闷死。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社会复杂啊。
辜雀再一次叹了口气,可算体会到平时天眼虎的心境了,他家里那两个,也是沆瀣一气不好惹。
说来说去,还是白虎圣君英明神武,也不玩什么婚姻套路,就是单纯的双修。
每天都有各个星域、各个文明与神朝的神女、圣母、公主等过来找他双修,只为求得突破。
那幸福指数,简直爆表了,难怪天眼虎每天嫉妒得面目狰狞。
既然大家都有事做,辜雀也想着,自己也并非没有事做啊。
……
寰宇茫茫,辜雀终究还是来到了这九天之上,道宫之旁。
这伟大的宫殿其实是鸿钧道韵凝聚而成的,有着清心镇邪之效,即使是九五至尊来到这里,也会有所裨益。
如今道祖远去,深入大衍,这里几乎是他在大千寰宇最后的痕迹了。
“神雀劫主饶命…过往的一切都是误会啊,大道之争已过,我死于不死,对于您来说,也没有意义了啊。”
“求你别杀我,我愿意永远不出道宫,直至寰宇毁灭。”
道宫之内传来恐惧又颤抖的声音,让辜雀微微一愣。
随即,他的眼神顿时凌厉的起来。
右手轻轻一抓,道宫之内的耆老身体直接崩碎,神魂瞬间被他拘了出来。
“饶命!饶了我吧!求你…”
耆老的神魂都在颤抖,他在虚空不停磕头,只剩下恐惧荡漾。
辜雀的眼神愈发凌厉,像是剑芒一般穿刺着。
他阴沉道:“我这次来,是为了拜祭道祖,从未想起你这号人物。”
“可你,却成功让我动了杀心。”
这句话,让耆老一时间愣住了。
辜雀一字一句道:“曾经我发誓要让你魂飞魄散,可道祖为寰宇献身,伟大灵魂让人敬佩,我便不想再提这些恩怨,毕竟是你他唯一活着的弟子了。”
“可是你,一身的修为纵横寰宇,罕逢敌手,却没有一丝傲骨!”
“我刚刚降临,你便求饶…”
“你这种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如若有一天大千寰宇遭受劫难,我相信你会为了活下去,做任何无耻之事。”
“耆老,你的命,是你自己害死的。”
说完话,辜雀一掌拍下,结束了耆老卑微的性命。
辜雀这次来,的确没有想过要杀他,是他太贱,贱得该死!
魂飞魄散之前,耆老依旧是惊恐的模样,他当然想不到自己到头来,竟然是被自己害死了。
辜雀一挥手,把他所有的残魂抹去,然后看向巍峨的道宫。
“混元大罗至尊巅峰的强者,竟然还不如曾经为了理想和希望杀人的暗元,更别提亚丁主席了。”
“鸿钧,我杀了他,想必你不会怪我。”
说完话,辜雀对着道宫鞠躬三次,默哀三刻钟。
接着,他才终于转身,看向这浩瀚的大千寰宇。
“大千寰宇诸位至尊、诸位圣雄天衍,请至寰宇极巅之道宫,拜祭道祖。”
声音平淡,却传遍了各个世界。
三维世界、微观小浩法、微观大浩法、宏观小浩法、宏观大浩法,甚至第七级世界都有强者归来。
一刻钟时间,大千寰宇天衍以上所有强者,全部到达。
这就是神雀劫主的权威。
这是他的纪元,是大千寰宇目前真正的主人。
看着眼前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娲皇至尊、兵祖、阵道之祖、风燧等等…
辜雀心有感慨,叹声道:“默哀三日,怀缅道祖。”
众人对视一眼,心中也有类似的感慨。
对于鸿钧,他们也是由衷的敬佩与感动。
于是这诸多的强者,大千寰宇最顶层的力量,便纷纷低头鞠躬。
三日之后,星辰缭绕。
辜雀缓缓道:“道祖鸿钧远去,视死如归窥探大衍深处,以他的实力,无论做怎样的探索,恐怕都会引起大衍的波动。”
“我们要随时做好准备,面对大衍的变化,同时也要继续繁荣下去,找到真正的出路。”
“所以,关于整个大千寰宇持续繁荣问题,你们有什么看法?”
众人面面相觑,沉思许久。
娲皇至尊道:“如果要实现大千寰宇进一步的繁华,首先就要做到大寰宇自身的稳定和枯寂的虚弱。”
辜雀道:“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我会保证大千寰宇稳定运转,隔绝其他寰宇以及大衍的一切威胁,必要时候也会联合诸天至尊共同遏制大衍。”
“同时,百晓生我会让他陷入深层次的沉睡,最大程度上减少对大千寰宇的影响,提升整个寰宇的元气比例。”
娲皇至尊眼睛一亮,连忙道:“那这样的话,至少繁荣的基础有了,进一步的话,可能就是全民修炼了。”
“把各个修炼体系整理出来,不断完善,然后从上而下,一层一层传递下去,让最普通的百姓都能接触到修炼,并且有条件去修炼。”
阵道之祖摇头道:“这一点就太难了,整理修炼体系很简单,但百姓不可能有条件去修炼,他们首先要解决的是吃饭问题。”
“而吃饭问题,这是大寰宇最根本的问题,关乎着无数的智慧,从来没有真正解决过。”
众人陷入了沉默。
事实上的确如此,无论多么繁华的时代,多么伟大的文明,都无法解决凡人的吃饭问题。
这是靠武力也做不到的。
但辜雀对此,倒是有所领悟。
毕竟他是经过现代文明洗礼的。
“因为我们自古以来,修炼只是助于力,而非助于物。”
他看着众人,沉声道:“我们的修炼,似乎都是为了力量,为了强大,修炼文明没有真正落到实处。”
阵道之祖身体一震,不禁道:“请劫主明示。”
辜雀道:“修炼者,为了力量而修炼,使自己变得强大,却并没有使社会进步。没有人为了制造出行工具而修炼,没有人为了制作衣服而修炼,没有人为了提高生产力而修炼,没有人为了房屋建造而修炼。”
“修炼出来的本事要么用作自我,要么用作战争。”
“即使再伟大的神朝,普通百姓的出行工具,竟然还是马车。”
“他们住的房子,竟然还是石砌或泥巴、竹木…”
“社会是需要生产力的,一个文明之所以伟大,除了修炼者强大之外,百姓也要强大。”
说到这里,辜雀看向娲皇至尊,轻轻道:“记得我复活时候的华夏文明吗?他们把技术用于百姓,这种技术,本质是什么?本质是对物质规则的运用。”
“虽然没有涉及到道,但却能几乎实现人有饭吃、有衣穿。”
娲皇至尊表情有些呆滞,喃喃道:“我…我似乎明白了…”
辜雀一笑,道:“你把华夏文明现代的资料调给诸位都看看吧,同时…我给你们介绍一个人。”
话音落下,一个身穿金袍的高大身影大步走来。
他并不强大,在众人看来,简直弱如蝼蚁。
但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
神帝轩辕阔,神雀文明的主要缔造者,军马大元帅、一等大亲王…
更重要的是,他是“星星之火”计划的总负责人之一。
星星之火计划,是大千寰宇亘古以来最伟大的计划之一,它几乎直接挽救了整个大千寰宇,开辟了第十纪元。
没有星星之火计划的战略支持,辜雀做不到最后的拯救。
辜雀沉声道:“他会负责与你们商讨如何让大千寰宇进一步繁荣的大战略计划,也会就关于寰宇版块划分、统治区域分割、上层建筑的构架、文明规则的初步构想、世界层次梯度配置与晋升机制问题,与你们做详细的探讨。”
“同时,关于各个版块的文明风格设置,大文明、大种族、大世家、大门派、大势力的发展渠道以及核心力量的配置,低级文明、普通星辰、星域的管理以及刺激政策…”
“所有的一切,他都会提出相应的解决办法。”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你们配合。”
说到这里,辜雀顿了顿,沉声道:“我相信你们每一个人都比他更加强大,但在文明建设这方面,他更加擅长。”
“所以我要你们在他所擅长的方面,听取他的意见。”
他看向众人,一字一句道:“诸位,大千寰宇其实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了,摈弃一切恩怨与优越感吧,让我们的文明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那时候,才会有一丝丝生还的可能。”
诸位强者对视一眼,郑重点头。
娲皇至尊道:“术业有专攻,道理我们明白,我们也会尽力配合轩辕阔。”
轩辕阔道:“从今天开始,我会在道宫办公,也会逐步安排人手进驻道宫,配合我工作。”
“我会面对整个诸天,召集我所需要的人才,除了战略性智慧者、修为高深的强者之外,还有一大批规则的实施者和管理人才。”
“基于不同的文明、不同的文化,我也会设置特定的大环境,帮助它们进步…”
“这个工作极为繁复,极为庞大,我希望在一千年内,能够初步建立以我为中心的领导班子。”
“希望在一万年内,实现我们初步的大战略构想和上层规则的构架。”
“希望在十万年内,我们能从上到下,完成整个大寰宇文明的整体构架,并实现良性的运转。”
“至于这种运转什么时候能够达到巅峰,能取得怎样的成果,就得看我们的努力了。”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关于这方面,他们对轩辕阔还是有信心的。
他,或许就是神雀劫主口中所说的,不为力量而修炼的人。
他为的管理而修炼。
那么以后会不会出现专门的管理类修炼体系?
会不会出现专门的文艺类修炼体系?制造类修炼体系?
或者更详细一点,琴棋书画?造车、造船、建筑,甚至城市设计、国度设计、星球设计?
以及…大文明各大星辰的运转设计?
如果连普通人都能享受到修炼所带来的普惠,那才叫真正的繁华吧?
一时间,所有人都忽然有些激动。
他们发现,未来的世界,或许真的是一个伟大到极致的世界。
一个…从来没有人见过的世界!
兵祖却不禁道:“那你呢?你从一开始就不插手这些事吗?”
“我?”
辜雀微微一笑,缓缓抬头看去,呢喃道:“我的压力,已经来了。”
众人下意识抬头一看,却是看到了漫天的九彩之光。
天道,似乎在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