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補習班

aoeif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大唐補習班 危險的世界-第五二三章 遭人嫌棄的李承乾閲讀-1282j

大唐補習班
小說推薦大唐補習班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御书房争论发生后的第三天,在东市署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挂有大唐皇家银行的商铺悄然成立,既没有锣鼓喧天,也没有鞭炮齐鸣,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而自然。
不过,皇家二字依旧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这年头,凡是跟皇室沾边的,一般来说都是十分赚钱的行意。
所以,周围许多人慕名而来,打着恭喜的旗号,试探着所谓‘银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卫国公府的管家老陈从未想过,自己老了老了,竟然还能当官,而且官职还不低,七品,虽然比不上东西两市市署的署令,可也相当于普通小县城的县令了。
只不过,他这个七品官手下没什么人可以用不说,还要负责亲自接待顾客,从早到晚,客人来了一波又一波,可是在问清了银行的职能之行,又全都找了个有事的借口走人了。
想想也是,这年头儿谁会放心把钱放在别人手里呢,一车一车的铜钱送过去,最后就换来一张薄薄的纸。
别人不说,就连老陈自己都觉得心里不踏实。
老陈如此想,坐在银行后面休息室的李承乾同样如此想,等了整整一天,一个来存钱的人都没有,这不禁让这位太子爷有些上火。
“我说德謇,你怎么还能坐得下去,这铺子都开业一天了,连个业……哦对,业务都没有,你就不着急?”
李昊抬起头,将目光从面前的棋盘上移开:“急什么,我铺子开在这里,还有皇室的招牌在前面顶着,我就不信会没人来。”
“可万一要是真没有人来呢?”
李昊摊开手:“那只能说明你们家还没在百姓心中建立起足够的任信基础。”
李承乾一听就急了:“李德謇,你说是人话么,合着怎么弄都跟你没关系是吧?早知道这样,本宫就不应该过来凑这个热闹。”
“好了高明,德謇是在跟你开玩笑呢,不要这样。”同样在银行待了一天的李雪雁拉住准备继续跟李承乾互怼的李德謇,温言说道:“而且德謇说的也没错,想让百姓来存钱,首先需要的就是信任,没有足够的信任,谁会真的把钱放在我们这里。”
“堂姐,你……”李承乾今日是微服出宫,本以为能有些热闹看,结果没想到在银行待了一天,屁事没有。
这回去老头子要是问起来,自己要怎么说?被喂了一天狗粮?
正想怼李昊几句,外面老陈风风火火闯了进来:“殿下,少爷,来,来了。”
“什么来了?”李昊莫名其妙的抬头,恍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你是说有人来存钱?”
“对,对对,一千两百贯。”老陈兴奋的脸上皱纹都多了好几条:“是个来自大食的商人,要去洛阳进货,听说咱们这儿有汇款业务,就想把钱先存进来,然后再去洛阳提出来。”
好吧,才一千两百贯,李昊听到这个数字顿时没了兴趣,摆摆手道:“好吧,这事儿你看着办好了,他要是想存你就给他存,把票据存根留好,编号也都记录在案,顺便把存款的规矩也给他说一下。”
“哎!”老陈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一千两百贯,对于少爷当然不算什么,可对于他来说,这辈子都没拥有过多钱,再加上又是银行的第一桩生意,如何能不小心应对。
李承乾估计是一天下来憋的狠了,在老陈走后径直跟了出去,倒不是想去帮忙,纯粹是去看热闹。
李昊见状无奈的耸耸肩膀,这娃其实过的也挺不容易的,整天被关在东宫,跟个大家闺秀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到现在都没疯心理承受能力绝对一流。
李雪雁倒是没觉得怎么样,看着李承乾离开,心里隐约还有点小兴奋。
碍眼的家伙终于走了,难得的二人世界。
重新泡上一壶新茶,端到李昊面前,李雪雁缓缓坐下:“这段时间一定很累吧?妾身听说你在并州那边投了好多钱。”
“没事,那些钱早晚都能收回来。”李昊淡淡一笑,与李雪雁如同星光般璀璨的眸子对视片刻:“倒是你,一个人在长安受了不少委屈吧?别摇头,那帮老货是个什么德性我比你清楚,要是能认真配合都出鬼了。”
李雪雁抿了抿嘴唇,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坐姿,稍微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声若蚊呐道:“其实妾身没什么的,只要能帮上你就好。而且……,而且明年音音就要成年了。”
诶?这话题转的有点快啊。
李昊又不是傻子,他自然知道程音音成年意味着什么,毕竟当初有过约定,程音音一成年之日,便是三人成婚之时。
房间内的气氛一下子变的暧昧起来,两人之间的距离从原本的两尺慢慢变成了一尺,半尺……。
就在两人即将靠在一起的时候,一个人影撞了进来:“德謇,德謇,快点出来,有大买……卖……了。”
艹,又吃了一嘴的狗粮。
看着房间中马上就要贴到一起又迅速分开的两人,李承乾露出便秘一样的表情,满头黑线道:“那啥,你们继续,我……我出去帮忙。”
“那你呢?要不……我让铁柱送你回去吧,累了一天了,正好回去早些休息。”李昊原本是想问李雪雁要不要去前面看看的,但考虑到女孩子面皮比较薄,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见那个废话比较多的太子殿下,遂临时改口,建议她先回去休息。
李雪雁低垂着头,不置可否的轻嗯一声,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中把李承乾好一顿数落。
刚刚多好的机会啊,都怪那个冒失鬼,风风火火的闯进来,打断自己与心上人的亲热。

qilmg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大唐補習班 ptt-第五一七章 迷案鑒賞-apf60

大唐補習班
小說推薦大唐補習班
炸……炸了?
秦怀玉不是没想过倭人会有这样的结局,但短时间内依旧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根据刚刚爆炸的强度,他可以肯定,那船上至少被装了超过两百斤的火药,如此多的火药是谁装上去的?什么时候装上去的?装在了什么地方?一切都是未知。
只是,反正早炸晚炸都是炸,为什么非要在出海口炸了呢,等船回到倭岛再炸不行么,至少也弄个不在场证据啊。
秦怀玉想不通,郁闷的摇了摇头。
踹了一脚身边懵逼的侍卫:“发什么呆呢,命令,把船靠过去,看看有没有活口,尽全力救援。唉,真是太惨了,这么大的爆炸,估计没活人了吧!”
侍卫撇撇嘴,下去传达命令了。
救援什么的他是不相信的,估计是想要看看有没有活口吧,有的话……好吧,侍卫同样跟着秦怀玉跑过一趟南海,火药的威力也见识过。
就刚刚那种强度的爆炸来说,就算是钢铁也得被炸裂,人嘛……除非那些倭人一个个都是实芯大铁球,否则,死定了。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秦怀玉等人的战船赶到倭人出事的海域之后,看到的除了一片狼藉,被鲜血染红的海面之外,连一块超过人头大小的物体都没发现。
四下里静悄悄的,除了海浪敲打船舷的声音,便是甲板上来自左武候卫军士倒吸冷气的声音。
“嘶……,这帮倭人真有脾气啊,竟然自己把自己气炸了。”
“艹,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么?”
“哎哎哎,你们吵吵个甚,依老子看,咱们今晚回去应该让火头军包饺子吃。艹,幸亏这帮倭人的船没在咱们中间炸喽,否则咱们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
“嗳,这话说的在理啊!晚上吃饺子,老子要吃牛肉馅的。”
“滚,老子还想是你肉馅的呢,牛肉馅,你去找头牛来试试,看看将军能不能杀了你祭旗……。”
一群大头兵嘻嘻哈哈庆祝‘劫后余生’,秦怀玉却是眉头紧锁,总觉得事情哪里不大对头。
说白了,还是那句老话,这事儿到底是谁干的?
倭人偷窃密法的事情案发之后,这些倭人便一直由自己的人看守,倭人的战船亦如是,在这期间根本没有外人上船,自然不可能有人把超过数百斤的火药带到船上。
更不要说,火药这东西对于大多数唐军士兵来说,都是只闻其名不知其形,你就是真弄一些火药摆到他面前,这帮家伙充其量也就是把这些东西当成石炭粉,而不是火药。
那么,船上的火药是从哪里来的?自己的部下中难道有水师中人潜伏?又或者是李二陛下不相信自己,越过自己对自己的手下下了命令?
不管哪一条,都让秦怀玉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火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搞出来的,更不要说数百斤,眼下能弄到的,除了皇帝陛下直接下令,就是李德謇那家伙。
秦怀玉越想越生气,目光一一在自己那些还在喋喋不休的手下脸上扫过,想要从中找到一些破绽,哪怕自己不把这个人揪出来,也要知道是谁。
只是……那家伙掩饰的太好了,秦怀玉看了半天也没发现谁表现异常,正思讨间,有侍卫来报,远处发现远洋水师战舰两艘,正向自己驶来。
秦怀玉正心气难平,听到有水师战舰赶来,眼一瞪:“他们还敢来?”
侍卫不明所以的挠挠头,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还没等他想明白,却听秦怀玉说道:“咱们就在这里等着,等他们过来,我倒是想要看看,是谁给老子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于是乎,三艘平时航行于内河的五牙战船就这么漂浮在黄河入海口处,等待着水师战舰的到来,不多时,双方见了面,对接过后自水师战舰上荡秋千一样荡过十几个人来。
为首之人落到甲板上,打着哈哈来到秦怀玉面前:“秦小公爷,你刚刚这一手玩的漂亮啊,那些倭人只怕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秦怀玉哼了一声,没给那人好脸色:“雷耀,水师的功劳秦某可不敢沾,再说,秦某历来只相信功名马上取,如此偷偷摸摸的勾当,却是不屑。”
“哈!秦小公爷,你啥意思?”雷耀一怔。
他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苦哈哈的守着长安水师给人家偷偷运货的那个雷耀了,现如今远洋水师如日中天,作为水师实际上的二把手,他的权力也好,职务也罢,都比秦怀玉高出不知多少,被他这一讥讽,脸色顿时变的十分难看。
“什么意思还用我说么?”秦怀玉冷笑一声:“你们水师干过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非要让我说破才行?”
远洋水师出现的太及时了,这让他不得不怀疑倭人的事情就是远洋水师搞的鬼。
雷耀没想到自己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面色一寒道:“秦小公爷,我雷耀自认没得罪过你吧,大家都是海上混饭吃的汉子,有什么话敞开了说就是,若是我水师真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老雷当着所有兄弟的面,给你谢罪。”
“好,这可是你说的。”秦怀玉拿手往海中一指,质问道:“既如此,我问你,这些倭人是怎么一回事,倭人的战船又是如何爆炸的?雷耀,远洋水师的手段是真好啊,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在倭人船上放了不下数百斤的火药,一举将百余倭人尽数喂了鱼。可是干这事儿之前,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秦某,有没有考虑到秦某回去之后如何交待!”
秦怀玉说到最后,几乎是在吼,脸色涨的通红。
只是,雷耀却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任他如何去吼,就是没有一丝的反应。
隔了好一会儿,才满脸狐疑的问道:“秦怀玉,你的意思是倭人的船不是你炸的?”
“放屁,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如果真是老子炸的,老子以后死无葬身之地!”
吧唧吧唧,雷耀眨着一双大眼:“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些倭人是我们弄死的?”
“你说呢?”
‘啪’。
一份水师专用的防水信笺被拍到了秦怀玉的怀里,雷耀没好气的说道:“这上面是我接到的命令,秦怀玉,瞪大你的眼睛看看,那上面写的是什么。”
秦怀玉低下头,顺势瞄了一眼。
只这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眼睛了,好半晌才抬起头,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上面写的是真的?”
“你说呢?”雷耀原话奉还,末了还补充道:“军令如山,而且这东西都是有备案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回去查,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那……,那这个倭人是谁搞死的?总不会是他们自己吧?”
秦怀玉拿着的信笺上,字迹清楚的写着,命令水师跟随倭人,于耽罗附近将其全部控制,严刑逼供,确保其没有带走任何一份机密配方,最后斩草除根,落款是李昊的私人印章。
有了这样的命令,雷耀便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倭人的确不是死于远洋水师之手,毕竟他们还需要对倭人进行审问,在没有经过这一关之前,他们是不会动手的。
这下,秦怀玉也蒙了,不是自己,也不是水师,考虑到皇帝陛下如果真想弄死这些倭人,完全没有必要搞阴谋,也不可能是李二。
那么……难道是倭人自己搞死了自己?
这特么不可能啊,就算倭人有这个想法,他们的火药是从哪里来的?
秦怀玉很迷啊,尴尬的看着雷耀,龇牙咧嘴半天才吱唔道:“那个,老雷啊,你知道的,我其实没有针对水师的意思。”
雷耀站在船舷边上,盯着下面海中数不清的残肢断臂,随口应道:“嗯,小公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雷耀兴致勃勃来给秦怀玉请功,结果对方非但一点好脸没给自己,还特么差点打起来,雷耀又怎么可能不动气。
秦怀玉这会儿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了,拍着脑袋转了几圈,突然来到雷耀身后,单膝点地:“雷将军,怀玉之前误会了将军,得罪之处,望将军海涵。”
雷耀没想到秦怀玉竟然这么狠,以堂堂小公爷的身份,给自己行如此大礼,这要是继续端着,只怕大家以后真就没法再见面了。
当下,雷耀连忙将秦怀玉扶了起来:“小公爷何必如此,今日之事雷某也有错,如果早些将命令拿出来,就不会有如此误会了。”
“那……,将军是不怪怀玉了?”
“怪什么,好歹咱们也是一条船出海,一起杀过海盗的兄弟,若真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翻脸,岂不是让那些兔崽子们看了笑话。”
雷耀说着,指了指四周伸长脖子围观的吃瓜群众,瞪眼吼道:“都看什么看,没事儿干了是吧?没事儿干就全都下去给老子捞人头,一百三十七颗人头,少一颗老子拿你们的顶。”
一百三十七,正是被遣反倭人的数量。
雷耀虽然看着粗鄙,但也是粗中有细之人,得出倭人战船爆炸不是自己两方人手做的之后,立刻想到了这是倭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那些被遣反的倭人中,很有可能会有人想要借此脱身。
事关重大,雷耀不敢马虎,索性下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命令。
有人头的算人头,没有人头就计算耳朵,鼻子,四肢。
总之,不管身体哪个部位,全都捞起来核对。
另外,秦怀玉也将手下的五牙战船派了出去,就在海面上围着事发地点巡逻打转,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海面上就算飘着一块木板,一缕水草,也要捞起来看看清楚。
一番折腾下来,直到天黑,共打捞人头一百零三颗,左手一百二十五,右手九十七,耳朵一百三十二,鼻子一百三十七个。
人数核对无误,所有倭人的确全都死了。
秦怀玉与雷耀两人面面相觑,谁都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自己人没下手,倭人……倭人就算能搞到火药,也不至于自己弄死自己吧?
想的头都大了一圈,想到天亮,最后还是想不通。
“算了,不想了,老子现在就把这边发生的事情通知候爷,后面的事情让候爷操心去吧,我就不费这个脑子了。”雷耀顶着一对黑眼圈,彻底放弃了继续想下去的打算。
秦怀玉亦是如此,摇摇头道:“我也回京了,反正人数够了,知道这些倭人一个没跑就行了,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
于是,两拨人在黄河出海口就此分道扬镳,秦怀玉带着三艘五牙战船逆流而上返回长安,雷耀写了书信命人随船而行,转道去并州把这边的事情向李昊汇报。
长话短说,半月之后,黄河口发生的事情传到长安,李二在听完秦怀玉的汇报之后也是一头雾水。
他之前对倭人的确另有安排,不过这一切都被交给了李昊,毕竟大唐上下只有这小子对倭人下手最黑最狠,交给他放心。
只是,李二也没想到,李昊竟然还没来得及下手,倭人就全都被搞死了。
死无对证之下,谁也不知道倭人的船上发生了什么,黄河口一案变成了一个谁也解不开的迷。
到底是倭人自己把自己搞死了,还是另外有人对他们下手?
火药这东西虽然对大众来说高端到了极点,但对于朝中某些人来说,却是唾手可得,比如长孙无忌,比如柴绍,比如李道宗、李孝恭这些人。
会不会是他们暗中派人下的手,李二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难得糊涂未必就是郑板桥的专利,有些时候,对皇帝来说也是如此。
李昊在收到消息的时候,人已经到了突厥人的地盘,茫茫草原,风吹草低见牛羊,悠扬的牧歌声中,战马奔腾。
听着水师信使的汇报,李昊只提了一个问题:“倭人全都死了,是吧?”
“是的!”
“那就好,你可以回去了,告诉雷耀,这事儿不用查了。”

c4790精华都市异能 大唐補習班笔趣-第五一六章 死的倭人才是好倭人展示-bosll

大唐補習班
小說推薦大唐補習班
‘嘎吱’,大宅的正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换好官服的犬上三田耜带着七、八个随从自里面走了出来,三角眼自门前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秦怀玉的身上。
“这位小将军,我是倭国遣唐使犬上三田耜,不知诸位寅夜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恶人先告状,倭人的惯用伎俩。
秦怀玉此时已经把赶来的老货们都送回去了,毕竟只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倭人,由老家伙们出面也太抬举他们了。
此时见倭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出来质问自己,冷笑一声道:“犬上三田耜,我是左武候卫校尉秦怀玉,巡夜至此,发现两个贼人自你们院中出来,并拿到了一些贼赃,你且看看,是不是你们丢失的东西。”
‘哗啦……’,随着秦怀玉一声令下,早有准备站在一边的军士提着褡裢上前,将里面七八个木盒倒了出来。
犬上三田耜的瞳孔微微一缩,秦怀玉的名字他当让听说过,翼国公秦琼的爱子,前段时间刚刚自南海归来,深的大唐皇帝陛下信任。
只是不知道他刚刚说的是真是假,盒子到底是大唐官府派人从自己宅子里偷出去的,还是真有贼人本事高强,夜入宅邸将盒子带出?
若是官府派人来偷,那就什么都别说了,万事皆休,再怎么狡辩都是徒劳;若是有贼人来偷,这其中便有缓和的余地。但无论如何,眼下却绝对不能承认这些盒子是出自自己的府邸。
想着,犬上三田耜摇摇头道:“秦小将军,这些并不是我们的东西,您看要不要再仔细审问一下刚刚抓到的贼人,看看是不是由他们从别处带来的?”
“这样啊……”秦怀玉顿了顿,对着一边被绑成粽子一样的蓝三勾了勾手指:“蓝三,你来说说,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偷出来的。”
蓝三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这次偷到了了不得的东西,见秦怀玉问他,连忙说道:“秦将军,小人真是从这宅子里拿的啊,您要是不信,小人可以指给您看是哪间屋子,也可以告诉您东西之前藏在什么地方。”
秦怀玉点点头,又看了犬上三田耜一眼:“这就难办了啊,明明抓到了贼,可贼赃却没人认领,这可如何是好。”
犬上三田耜没有接茬,也不敢接茬,他很清楚那些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也知道这些东西若是被大唐朝庭看到,非炸了不可。
可正因如此,他才不能承认,就算有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能承认。
反正只要自己不承认,那么这件事就是一桩无头公案,就算大唐朝庭明知道自己是贼,也不可能真把自己怎么样,最多也就是驱逐出境。
反正自己早已经把字条上的内容记下来了,就算被驱逐也不吃亏。
可万一承认结果就不一样了,那时候所有遣唐使都将成为被怀疑的对像,到那个时候,能不能活着走出长安都是个问题。
秦怀玉就那么盯着犬上三田耜,双方就这么僵持不下,一个想看对方到底能倔强到什么时候,一方想拖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天渐渐亮了,但整个长安城却依旧城门紧闭,一点没有开启的意思,百多个坊市间,到处都是缉拿倭人的武候,抓到了便会押送到倭人宅邸门前。
一个,两个……很快犬上三田耜的面前便跪了不下十余人,一个个精神萎靡,鼻青脸肿,一看就是在来时的路上被修理过。
犬上三田耜等到现在,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干咳一声,指着那些被压在秦怀玉身后的手下手说道:“秦小将军,不知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秦怀玉脸上尽是迷茫,回头看了一眼,恍然道:“哦,你说他们啊,这些都是昨天晚上抓到的贼人,等下会由专人带去审问,暂时先押在这里罢了,你不用担心。”
审问?犬上三田耜当时就急了,不顾一切道:“可是……,他们明明都是我的手下,是遣唐使,秦小将军怎么可以如此冤枉好人。”
“好人?”秦怀玉四下里瞅了瞅,莫名其妙道:“哪里有好人?犬上三田耜,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么?”
说实话,如果不是需要等待宫里的命令,秦怀玉这会儿早就指挥人冲进倭人的宅子大肆搜捕了,怎么可能有耐心在这里跟犬上三田耜虚与委蛇。
这么一耽搁,只怕宅子里的倭人早已经将对他们不利的罪证消除的干干净净,便是再进去搜,只怕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却不知,此时太极宫中,李二已经快要被气疯了。
一份份秘而不宣的配方摆在面前,让他的脸火辣辣的疼。
之前李昊就来信给他说过,倭人不可信,倭人皆可杀,可是李二不信,在他看来倭人一个个低眉顺眼的,比周边那个属国强了不知多少倍。
甚至于长孙无忌等人也是同样的态度,倭人嘛,来求学的,大唐随便施舍他们一点东西便可以让他们受用无穷。
在这样的观点下,整个长安城对倭人几乎不设任何障碍,国子监,国子学,甚至弘文馆都有他们的学生,将作监、司农寺也任由这些倭人自由出处。
可是谁也没想到,倭人竟然利用大唐对他们的信任,大肆收买工匠,觊觎众多大唐秘而不宣的秘密武器和资料。
李二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资料如果泄露出去,若干年后大唐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敌人,尤其是这个敌人还在孤悬海外的小岛上。
有了火药,有了钢铁,大唐水师在海上将再无任何优势可言,而倭国将凭借这一切,成为海上的霸主,威胁周边各国。
“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啊!”李二重重一拳砸在桌上,鹰目扫过房中众臣:“都说说吧,这件事情该如何处理。”
在如何处置倭人的问题上,众人各持己见,房玄龄、魏征等人的意思是驱逐出境,以后禁止倭人来唐。
长孙无忌的意思则是严加审问,不放过一个坏人,毕竟他家的炼铁工艺也在这次倭人间谍活动中被窃取了一部分资料,为了保证家族的利益,他必须知道倭人都接触了什么人。
至于武将一方则比较简单,统统杀了完事,李昊之前又不是没干过,索性一事不烦二主,还把任务交给他。
三方各持一词,争论不休,吵的李二差点偏头疼都犯了。
最后还是李承乾提出一个新的观点,无论如何处置倭人,最后都必须给世人一个交待,如果实话实说,那么万一引起其它人争相效仿怎么办,毕竟打火药主意的人并不仅有倭人,其它人未必不想知道火药和钢铁的秘密。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李承乾说的没错,处置倭人容易,左右不过一百多人,可之后带来的影响却十分恶劣。
另外,这次配方失窃也给众人提了个醒,让他们意识到了安保工作中的不足,以往只守着工坊的方式还有着许多漏洞。
讨论一直持续了近一个上午,直到接近午时,一道李二的手谕才被送出了皇宫,交到了秦怀玉手中。
手谕上的内容很简单,倭人遣唐使擅自入境,未在远洋水师办理入境手续,并携带有违禁武器,故遣返回国。
是的,就是遣返,整个手书中没有提到任何机密失窃的问题,只说是倭人不守规矩故而按照三原县候所请,将倭人遣返回国。
消息一出,在场的倭人忍不住小小的兴奋了一下,但很快犬上三田耜就意识到事情并非如此简单,毕竟他们回去的时候还要经过那个杀星的地盘,万里海疆,强大的大唐水师有足够的能力让他们死的悄无声息。
犬上三田耜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过于冲动,早知会有这样的结果,说什么也不该留下那些‘罪证’,反正自己已经把资料都记到脑子里了,留下那些纸张没有任何用处。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数百左武候卫的士兵如狼似虎,根本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就算想把自己知道的东西留给‘有缘人’都做不到。
整座大宅的倭人在极短的时间里便被驱赶到了城外的码头边,狼狈不堪的登上了自己的战船,在大唐水师的押送下离开长安,顺着黄河一路向东。
两天之后,一份八百里加急的信件被送到了李昊的手上,里面简单的陈述了倭人在长安的所作所为,最后命令只有一个,不能让倭人有一块木板入海。
李昊幽幽叹了口气,拿着薄薄的信件苦笑摇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早就说过,倭人不可信,偏偏没人听,现在好了,好东西被偷了才反应过来……,唉。”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得到八百里加急抵达太原这一消息的长孙冲急急忙忙赶回来,正好听到李昊的感慨,不禁出声问道。
“你看看吧!”李昊随手将信件递了过去。
反正这种事情早晚长孙冲都知道,瞒着他没有任何意义。
长孙冲自然不会跟李昊客气,随手接过拿在手中只看了两眼,顿时气的面无人色,跺足骂道:“此狼子野心之辈,实当千刀万剐,亏我前些日子还想为那些倭人求情,真是,真是不当人子。”
李昊看着长孙冲的样子有些好笑,撇撇嘴道:“那么生气干什么,陛下手书都到了,难道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你说呢?”李昊反问了一句,见长孙冲还是一脸的疑惑,索性直接说道:“我听说大海之上海盗不少,倭人想要回国,怕是困难重重啊。”
长孙冲先是一愣,接着立刻明白了李昊的意思,把手一拍道:“对对对,此言有理,倭人回国之路的确是困难重重,哎,我看不如这样,就由我这个水师都尉去护送他们一程如何?”
“不如何,如果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你最好老老实实待在太原,倭人的事情自会有人处理。”
转眼时间过了半月,倭人的战船在数艘水师战船的押送下抵达黄河的入海口,再次清点人数之后,负责押送的秦怀玉冷笑着对犬上三田耜说道:“去吧,不要再有什么非份之想,能捡回一条命不容易,好自为知。”
犬上三田耜这半个月来几乎就没怎么休息过,整个人已经瘦的像是变了个人,听到秦怀玉的话,苦笑说道:“秦小将军,你说我还能回去么?”
秦怀玉哼了一声:“为什么回不去,若是想要杀你,路上我早就下手了,还用等到现在?”
犬上三田耜未尝没考虑过秦怀玉会在船上动手的可能,听他如此说,强笑了一下说道:“多谢小将军仁义,只是……,临行前不知小将军可否给我们几件趁手的兵器,至少让我们回去的路上也能有点保障。”
“不可能,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秦怀玉淡淡说道:“我怕给了你武器,下一刻就是你们的末日。”
“这,好吧。”犬上三田耜原本也是报着试试的念头,秦怀玉不给,他也没觉得怎么失望,对着他抱了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秦小将军,犬上三田耜就此别过。”
“嗯!”秦怀玉有些不耐烦的点点头,安排人将犬上三田耜送下在船,再用小船将其送回到倭人的战船之上。
至此,所有倭人一个不少全部回了战船,顺着海风一路出了海口,向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驶去。
唐军的战船上,有人重重往地上啐了一口,骂道:“这帮该死的家伙,运气真是太好了,要是依着老子,敢偷东西,至少每人打断一只手。”
“行了,少说两句吧,你要是真有这脾气,刚刚在倭人船上怎么不下手。”
“哈哈……”四周传来一阵哄笑之声。
而就在此时,距离出海口不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闷雷之声,接着马上就要消失于视线之内的倭人战船就像是一颗被放到火上的豆荚,呯然炸成无数碎片。

tn45p精华都市小说 大唐補習班 起點-第五一五章 賊贓熱推-77m6e

大唐補習班
小說推薦大唐補習班
不知道是犬上三田耜睡的太死,还是小六子身手的确太好,总之直到他重新回到屋顶,里面床上睡着的那位连个身都没翻过,就那么呼呼大睡,好像要睡到世界末日一般。
三哥在接到小六子之后,也不多废话,两人直接顺着后墙滑了下去,又一路小心谨慎的退回到了进来的位置,扒开杂草,露出里面墙根处的一个狗洞。
“快走!”三哥将一个褡裢从小六子身上扯下来,背到自己背上,然后再他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小六子尽管觉着有些委屈,却也没说什么,俯下身子,手脚并用钻了进去。
手下先行这是行规,重要货物交给后面的人同样也是行规,防的是手下带着东西私逃,据说这一套规举还是盗墓贼传下来的。
毕竟盗墓虽然多数是以家族为单位,但有时候也有很多人会以散盗的形势组成团伙,这样一来互相之间的信任就成了大问题。
在发生过几次回首掏的事情之后,散盗们学精了,不管盗出什么,都由后面的人拿着,前面的人如果敢玩儿回首掏,那就只能空欢喜,什么都拿不到。
不过,这些都是传说,具体这规矩是怎么来的,其实三哥和小六子他们也不知道,总之照着做也就是了。
三哥见六子进去了,也矮下身子,将褡裢系的紧了些,一头扎进了狗洞。
狗洞里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不过因为就是一条直线,倒也不用掌灯什么,直接爬就是了。
只是,三哥怎么也没想到,他刚一进去就撞到了一个东西,软软的摸一把……。
艹,是个屁股。
三哥心里这个气啊,忍不住低声骂道:“小六子,你特么趴在那儿装狗呐,敢紧的,老子还等着回去吃饭呢。”
声落,小六子迅速动了起来,三两下功夫便爬了出去,三哥也没多想,一边爬一边又骂了几句,眼看着洞口在望,出去就是美好的明天,心情大好之下忍不住加快了动作。
大唐的富裕人家墙都修的比较厚实,水泥这东西出现的时间又短,属于紧俏货,一些老宅如果没有必要的话,很少会推翻重修。
倭人买下的宅子便是一处老宅,宅基堪厚,院墙的厚度甚至达到了七尺左右的厚度,在里面着实需要爬上一段距离才能出来。
三哥加快速度,又往前爬了几步,头便自洞里探了出来,还没等他喘口气,叫小六过来拉自己一把,两把明晃晃的扎枪便自两边斜着扎了下来。
哐哐两声,一左一右交叉而过,将三哥的头卡在了墙下进退不得,接着一把闪着寒光的横刀递到了他的面前,一个声音自头顶传来:“蓝三儿,胆子不小啊,连倭人使团都敢偷,今天怕是收获不上吧!”
蓝三,长安城有名的贼头儿,与新兴的丐帮何老九可谓是一时俞亮,并称长安双侠,在长安城东西两县,左右武候卫里都是备了案的人物。
区别在于,何老九还有另外一层身份,有李昊在暗处保着他,长安的地面上只要不杀人放火,一般倒也没人会动他。
他蓝三就不行了,江湖人的身份注定了见不得光,平时没事儿都有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如今长安城各路神仙妖怪都有,自然盯着他的人自然更多。
比如秦怀玉!
自从南海归来之后,小秦同志因为劳苦功高,再加上任务完成的漂亮,伟大的皇帝陛下便将他调进左武候卫当了个校尉,官职虽然不高,但却有些实权。
手下军兵数百,个个都是骁勇善战的铁汉,配合他秦家人的身份,在左武候卫吃的很开。
今天晚上,按说秦怀玉并不当值,不过却因为回家太晚,正巧看到了蓝三鬼鬼祟祟的跟六子离开自己的老窝。
多留了一个心眼的秦怀玉立刻意识到这小子会有所动作,于是便暗中跟了上去,等到蓝三进了倭人的院子,立刻拦住一伙巡街的左武候卫军卒悄悄潜伏了下来,定下瓮中捉鳖的计划,只等蓝三自投罗网。
功夫不负有心人,等了近三个时辰,院子里终于有了动静,于是秦怀玉等人立刻打起精神,不过片刻工夫小六子便从狗洞里钻了出来。
面对闪着寒光的刀剑,小六子都尼玛吓傻了,整个人僵在原地,不知不觉挡住了后面的蓝三,如果不是秦怀玉反应快,第一时间将他拖了出去,跟在后面的蓝三很可能提前发现情况不对,换成另外一条路逃走。
书归正传,却说两枪一刀来的太过突然,正沉浸在发财喜悦中的三哥被这一下差点吓尿了裤子,苦着脸仰起头,却见一个人影正站在自己面前,黑暗中看不清长相。
不过,熟悉长安各路神仙的三哥认出了秦怀玉的身份,脱口而出:“秦,秦将军,刀,刀下留情,小人,小人愿将所有赃物全部献上。”
“哼!”秦怀玉不置可否的冷哼一声,手一挥道:“拖出来,小心点,别让他跑了。”
“诺!”甲胄声响起,立刻有人上前扯住三哥的头发,用力往外一拖。
三哥吃痛不过,本想往洞里缩的身子直接被拖了出来死狗一样被丢到地上,旁边有人拿着绳索冲上来,见他还打算挣扎,又踹了两脚。
这下,三哥终于老实了,低着头被两个大头兵用绳子捆了个结实。
再看小六子,比他还惨呢,被捆的跟个粽子似的,嘴里还塞着黑糊糊的团,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此时已经两眼翻白,也不知道是憋得还是吓的。
秦怀玉似笑非笑的盯着蓝三看了一会儿,用手里的刀在他脸上拍了拍:“蓝三,说说吧,这次又偷了些什么。”
“没,没啥,秦将军,就是,就是几个盒子,您看……”蓝三都快要被吓哭了,哆嗦着说道:“秦将军,小人,小人这段时间家里真的是穷的揭不开锅了,而且……,而且小人也没对咱自己人下手不是……。”
很强的求生欲。
不过这倒也怪不得蓝三,换个角度想想,原本一件普普通通的治安案件,结果派出所没来,来的是一队武警,你怕不怕!
秦怀玉倒是没说什么,咧嘴一笑,对着一个手下勾了勾手指。
下手会意,立刻从蓝三身上将褡裢解了下来,拿到秦怀玉面前。
开始的时候,秦怀玉看到七、八个造型精美的盒子还以为是些首饰啥的,不禁佩服蓝三眼光不错。
可当他打开盒子,命人取过火把一照之下,脸色立时变的十分难看起来,接着又打开第二个,第三个,随着一个个盒子被打开,秦怀玉的脸色黑的几乎比这黎明前的夜色还要黑上几分。
“校尉,怎么了?”有手下看出秦怀玉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对,关心的问道。
秦怀玉却理也不理,直接来到蓝三面前,阴沉着脸回身一指身后大宅问道:“蓝三,老子只问你一句,这些盒子真是你从这座宅子里带出来的?”
蓝三就会儿就是再傻,也知道事情怕是大条了,哭丧着脸说道:“秦将军,小人知道错了,小人以后再也不敢偷东西了……。”
秦怀玉哪有心思听这些,厉声喝道:“闭嘴,我问你东西是不是从里面带出来的。”
“是,是的!可是这东西真的跟小人没有一点半系啊,小人就是看……”
秦怀玉哪有心思听他解释,只待确定了那几个盒子的确是从大宅中带出来的,立刻转身命令道:“发紧急信号,全城戒严,你们几个,守住这个座大宅,凡有人出来,格杀勿论。”
军令如山,十几个军卒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将命令执行了下去。
随着三颗红色信号升空,整个长安城都沸腾了起来,一队队巡街武候涌向发出信号的地方,一座座城门守卫加强了三倍有余。
皇宫大内禁军蜂拥而出,布满整个宫墙,就连刚刚睡下不久的李二也被惊动了起来。
乱,全都乱了,整个长安城人喊马嘶,灯火通明。
大宅中的倭人自然也被惊动了,事实上,当信号升空的那一刻,立刻就有倭人守卫撞进了犬上三田耜的房间,慌慌张张的叫道:“大使阁下,出事了!”
所谓做贼心虚便是如此,若是倭人什么都没干,最多也就是好奇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可问题是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干么?
犬上三田耜慌乱中惊坐而起,正想问发生了什么,冷不丁看到了屋顶垂下来的绳子,以及墙角处四敞大开的柜橱,一颗心不由从嗓子眼直接掉到了脚后跟,暗道一声完鸟。
没人比他更清楚那个不起眼的柜子里装的是什么,那是他和他的手下们利用两个月的时间通过各种渠道搞来的秘密配方,其中不仅有如何蒸酒,如何制酒精,还有炼铁工艺,高炉的设计等等,最最主要的还是今天晚上刚刚送来的火药配方。
这东西可是大唐的管制物品,别的东西或许还好说,但是火药……。
犬上三田耜好歹也是顶着大使的头衔,脑子就是比一般人好使,看着空空如野的柜子,立刻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打死不认。
反正东西也不在自己手里,也没有人能够证明自己曾经拥有过那些东西,人证物证都不在,大唐皇帝就是再不满意,也不会真个杀了自己。
想着,犬上三田耜对有些慌张的手下说道:“慌什么,你通知下去,让所有人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若是有人来查访,就来通知我。”
时间不等人,护卫点点头,急急忙忙去了。
片刻之后,院子外面火光冲天,甲叶碰撞的声音就没停过,倭人所住大宅的外面已经被层层包围。
院中倭人有的迷茫,有的忐忑,还有的咬牙切齿,聚在一起死死盯着大门,等着不知何时就会破门而入的大唐军队。
而此时院子外面,负责长安守卫的大人物们也都急急赶了过来,大半夜的发紧急封城的信号,这可不是小事。
秦怀玉一个个的接待着这些大人物,也不多说什么,每到一人便将盒子推过去,所有看到盒中纸上内容的人全都面色大变。
唯有一人一头雾水,看了半天问道:“秦家小子,这上面写的是啥?”
尉迟敬德,这老家伙除了名字,大字不识一筐,自然不清楚纸上写提什么,最后还是魏征黑着脸说道:“配方,兵器、火药、弓弩的制造方式。”
“啥?”尉迟敬德眼珠子瞪的跟泡似的:“黑子,你说这上面写的都是咱大唐秘而不宣的东西?奶奶的,这,这东西是哪来的?!”
魏征翻了个白眼,不爱搭理他。
自己长的黑,还有脸叫别人黑子。
秦怀玉指了指倭人的大宅道:“今天晚上,小侄跟着一个惯偷到了这里,本打算……。”
“哎呀,你这小子怎么那么多废话,直接说,东西是哪来的。”尉迟敬德眼里揉不得沙子,性子也急躁,哪里肯听秦怀玉一点点说。
秦怀玉无奈,只能说道:“尉迟叔叔,东西是两个惯偷从这宅子里偷出来的。”
“什么?”在场众人脸色一变。
虽然他们心里多少有些预感,可听到事情真相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尉迟敬德咧了咧嘴:“奶奶的,当初李家那小崽子说这些倭人来大唐不怀好意,老子还不相信,没想到,这人果然不能只看表面,咱们拿真心对他们,他们却反过来算计咱们。”
是啊,这样的感觉众人心里都有。
之前听说李昊弄死了一百多倭人,又向朝庭建议锁拿境内所有倭人遣唐使的时候,大家伙儿还觉着这小子心胸狭隘,没有君子之风。
甚至还有人上书弹劾李昊目无王法,破坏友邦关系,更有人觉得朝庭在此事上面应该给倭人一些补偿。
现在看来,自己这一帮人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看人还没有一个娃娃看的准。

s3n6r精华言情小說 大唐補習班 起點-第五零四章 在路上(上)-x6m8l

大唐補習班
小說推薦大唐補習班
魏征这家伙跟一切两条腿,会飞的东西有仇,可不敢让陛下的鸟落在他的手里。
收拢了鸽子,林喜大步追着李二而去。
而在他前面,早有人提早一步追了下去,一边追一边叫着:“陛下,陛下息怒啊,玄成说话固然对您有些不敬,但还请念在他一片忠心的份上,饶他一次吧。”
房玄龄好歹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连追带敢,便有点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喊完一句话,后面便只剩下喘气的声音,一句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二虽然心中依旧怒火中烧,但见到房玄龄如此狼狈终是有些不忍,脚步不由慢了下来,最后直接站在路边,指着前面大殿的方向怒道:“朕倒是想要放过他,可他有想放过朕么!”
“陛下!”
“你闭嘴!”李二喝斥了房玄龄一句,继续骂道:“朕养只鹦鹉怎么了,朕平时就不能有点消遣了,用得着他魏黑子追在朕后面唠叨半个时辰?”
房玄龄:……
得,敢情这还是新仇旧恨一起来啊。
李二养鹦鹉的事情朝中大佬基本上都知道,而且那鹦鹉也着实通人气,能听懂人话的同时竟然还识得路,认得人。
房玄龄就不止一次见到李二通过鹦鹉与魏王李泰聊天,两人隔着两座宫殿,你教鹦鹉说一句,然后把鸟放飞,鹦鹉回到另一边后就会把学到的说出来,然后另一个再教另一句,如此往复可达数次之多。
如此灵物自然是招人喜欢的,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这些人任谁看了那白鹦鹉都会亏上几句,顺便再表达一下对李二的敬仰之情。
但是没想到,这鹦鹉落到魏征眼中却成了祸害,数次直谏李二,说他玩物丧志,今天喜欢鸟,明天就能喜欢鱼,后天就会喜欢美女,长此以往与那些亡国之君又有何区别。
只是,平时魏征说这些的时候都是在私底下,并无多少人知道罢了。
而今天,魏征竟然在大殿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如此说,这让李二的脸面如何挂得住,没当场杀人已经算是气量不小了。
房玄龄哭笑不得,只能站在旁边,一边等李二把牢骚发完,一边借机平复呼吸。
此时,杜如晦等人也都追了上来,纷纷上前给魏征求情,希望李二能够网开一面,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渐渐的,李二被说的烦了,黑着脸,痛心疾首道:“尔等知道些什么,难道在你们眼中朕就是个喜欢养些扁毛畜生的皇帝?是那种不问是非,只贪图享乐的皇帝?无知,肤浅,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亏得一个个还身居高位,竟然如此没有眼光,朕真是错看了你们。”
众人面面相觑,这是哪句话说错了,咋还开地图炮,玩群嘲了呢,这也就是魏征不在,否则还不得直接给你怼回去啊?!
李二却不管那些,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一个个自手下众臣面前点过去:“朕知道,你们现在一定是以为朕是在避实就虚,不过没关系,朕有办法证明,你们的眼光到底有多么落后。林喜,林喜,死哪儿去了!”
“陛下,臣在!”大太监林喜连忙从一群大佬中间挤到李二面前,怀里还抱茫然无措的信鸽。
“知道这是什么么?”李二懒得搭理傻乎乎的大太临,从他手上将信鸽抓了过来:“这叫鸽子,它的一个特点就是可以长途飞行,并且可以从数百里外,准确无误的找到自己的家。”
众人继续懵比,搞不清楚李二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了半天,这不还是只鸟么。
不过就是飞的远了点罢了。
难道就因为飞的远,肉就比较香?
看着一头雾水的众人,李二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你们……,你们这个脑子啊……,想想看,数百里啊,洛阳到长安只需两个时辰,如果能够形成八百里加急那样的接力方式,从辽东到这里,不日可至。”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要早这样说我们不就明白了么。
敢情这鸽子是用来传递信息的,而且速度要比八百里加急的快马还要快上不少。
想通了之后,众老货连忙马屁送上:“原来如此,朕独具慧眼,烛照万里,吾等鼠目寸光,惭愧,惭愧。”
“哼,不仅你们要惭愧,魏征魏玄成也要惭愧,你们回头去他家告诉他,让他好好清醒清醒,反省一下自身的错误。朕如此禅精竭虑,想要为大唐开辟一种新的通讯方式,在他眼中却成了玩物丧志,还敢拿朕与那些亡国之君相比,着实不当人子。”
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成王败寇嘛。
房玄龄等人又不是傻子,岂能看不出来李二当初到底是在玩鹦鹉,还是在训养鹦鹉?
你真要训养飞禽的话,为何不多种一些品种,死抱着一只飞上百十步就要落下来休息一会儿的肥鹦鹉有意思么。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信鸽的出现让李二吹出来的牛更加圆润,毫无意外的坐实了他当初养鹦鹉并不是玩乐,而是……好吧,爱啥啥吧,反正不想死就当成真的来听好了。
……
远在太原的李昊并不知道长安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只知道李承乾派人给他送来了五只信鸽,然后又顺便交待了一句,阿里升官的消息。
这些在李昊看来其实并不重要,只要信鸽能把消息送回去就好。
程音音的行礼收拾的很快,轻车从简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便跟着李昊上了南下的小船,船不大,估么着能载万把斤东西就很了不起了,与他们来时的那种数千料的大船根本没办法比。
不过眼下时间紧迫,等水师调集船只北上肯定是来不及的,马车倒是能够出行,可眼下正值北方的春季,地面到处都是软塌塌的泥坑,陷进去就算有人帮忙,没有个把时辰别想出来。
所以,哪怕租来的船小了些,李昊等人也只能将就着应付,只盼着早点与长安那边出来迎接自己的战船快点汇合,上了自己家的船心里也能踏实一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李昊就是觉着坐别人家船不放心,总有一种随时会翻船的感觉。
书说简短,小船沿着汾河顺水而下闯州过府,只两日功夫便过了绛州,自宝鼎入了黄河。
四月的黄河春汛已过,河面水流虽然看着依旧湍急,却没有了二、三月时候巨大的冰排,小船行在河上除了颠簸一些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李昊搬了个小马扎坐在船头的位置,百无聊赖的举着望远望一会儿看看这边船上的船夫吵嘴,一会儿看看那边船上才子佳人调情,自得其乐。
在李昊的身边,程音音静静的坐着,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经过这两日的缓解,小姑娘沉重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偶尔也会与李昊聊上几句什么,只是很少能见到她脸上再露出那傻白甜的笑容。
盯着李昊看了一会儿,发现他竟然盯着一个地方看了好久,程音音好奇之下,随口问道:“在看什么?那么入神。”
“嘘!”李昊比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鬼鬼祟祟低声说道:“我在看妖精打架。”
什么妖精打架?程音音疑惑的皱起秀眉,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接过李昊递上来的望远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片刻黑着一张小脸把望远镜放下,对着笑坏不已的某人说道:“什么嘛,不就是耍猴戏的,哪里有什么妖精打架。”
李昊自然不会承认之前是在逗程音音,呵呵一笑道:“呵呵,那是你看的晚了,刚刚我看的时候,正好看到孙悟空大战六耳猕猴。”
不过,小姑娘也不是那么容易戏弄的,狠狠白了李昊一眼,重重把望远镜摔到他的怀里:“大骗子,不理你了。”
“真的不理我了?那我一会儿可要上岸去了啊,听说宝鼎这边有很多很多好吃的,我一会儿非要吃个痛快不可。”望着背过身去的程音音,李昊假模假式的大声嚷嚷着,末了不忘招呼薛仁贵和铁柱:“仁贵,柱子,等下我请你们吃烤……啊!”
‘肉’字还没说出口呢,李昊的脚趾就被程音音狠狠跺了一脚,疼的他眼泪差点没流下来,抱着脚跳了好一会儿才算缓过劲来。
此时,程音音已经吩咐好了船老大,小船调头向着码头的方向驶了过去。
宝鼎县的码头其实说不上大,不过仗着宝鼎县正好守着汾河与黄河的交汇点,故而有许多的船只在此停靠修整。
正因如此,宝鼎县的码头看上去竟然比太原的码头还要繁华不少,各种小店开在街边,旅店、酒楼、妓馆、当铺、牙行……放眼看去,热闹非常。
李昊一行人所乘之船虽然被他们称之为小船,但那也分跟谁比。
与水师的五牙战船或者三千料以上的巨大海船相比那肯定是显得有些小,但放在民间,这船其实已经算是很大了,至少要比码头上那些一般的船要大上不少。
所以,当他们的座船驶进码头的时候,立刻引起一片骚乱,无数小船争相躲避,纷纷让出路来。
李昊见状,连忙回身向后面吼道:“船老大,慢一点,不要撞了人。”
“不,不是,不关小人的事儿,他们不是躲咱们的船。”一个委屈的声音从身边传来,李昊扭身一看,身边站的可不就是船老大本人。
李昊有些不高兴,沉声道:“你怎么还在这,这么大的船撞进码头万一伤了人怎么办。”
“不是,候爷,这真不关咱们的事儿啊,咱们的船都快停了,他们避的其实是另一艘。”船老大说着,指了指李昊身后的一个方向。
循着船老大所指的方向,李昊再次扭过头,立刻看到一艘造型十分古怪的大船正乘风破浪的向着码头驶来,隐约间还能听到船上有人在叽哩哇啦的说着什么。
倭人?!
李昊眉头皱了皱,尽管他听不懂那船上之人喊的是些什么东西,但那熟悉的语气语调,已经让他猜到了那一船人的身份。
只是,李昊实在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关中遇到倭人,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些倭人竟然如此嚣张,明明已经快到码头了,船只却一点都不减速。
个狗日的,装·逼给谁看呢。
想作死,老子成全你们。
想着,李昊双眼轻轻一眯:“船老大,从现在开始,你这条船我买下了。现在,给老子调头,撞过去。”
“啊?”
“啊什么啊,你这船现在是我的了。”李昊懒得跟船老大废话,一把将他推开,打了声唿哨:“柱子,带人接管这条船,我不管用什么办法,就是撞,也要把那艘倭人的战船给老子拦住。”
“诺!”铁柱应了一声,立刻招呼人手接管船只。
这次随着李昊出来的人数并不多,大概也就三十人左右,这些人都是战场杀敌的步卒,可好歹当初也在海上漂了一年多,大船虽然摆弄不明白,但弄走问题不大。
霎时间,船上人声鼎沸,船老大有些不甘心,但很快使被薛仁贵给控制住了,五十两的金子往他怀里一拍,船老大立马变身小跟班,屁颠屁颠的跟在了李昊的身后。
只是,李昊哪里还顾得上他,来到同样义愤填膺的程音音身边叮嘱道:“音音,一会儿你先不要进船仓,要撞上的时候记得扶稳,千万不要离开我身边。”
“嗯,放心吧德謇哥哥。”程音音重重一点头。
将门女子就是这一点好,永远不会成为男人的拖累,男人要上战场,她们只会默默将钢刀递入男人手中,不问生死,休戚与共。
李昊微微一笑,伸手轻轻在程音音的鼻尖上点了一下:“放心,不会有事的。”
言罢,转身登上船只最高处,呛的抽出腰间横刀,迎风怒吼:“大唐水师,迎敌!”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