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大唐騰飛之路

超棒的都市小说 《大唐騰飛之路》-1318 會議展示

小說推薦 – 大唐騰飛之路 – 大唐腾飞之路 就在萧寒在大运河上日夜兼程,往长安赶来的时候。 长安承庆殿内,也在进行着一场足以影响整个大唐命运的重大会议。 这次会议的参与者都有:大唐皇帝李世民,齐国公长孙无忌,邢国公房玄龄,蔡国公杜如晦,兵部尚书李靖,左卫大将军柴绍,吴国公尉迟恭,右位大将军程咬金,以及许许多多穿紫着红的文臣武将。 就是这样一群当今,乃至以后!都能算作最牛叉的人,如今都挤进了这个算不得大的宫殿中。 “看看吧,这都是最近朕收到的折子,其中大部分都在劝朕谨慎用兵!尤其是对突厥,都教朕万不可主动招惹,以免步了前隋的后尘。” 身着龙袍的李世民高坐主位上,面无表情的将手上的一本折子,重重甩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而在桌子上,原本摞的几堆高高的奏折被他这么一甩,前后微微摇晃了几下,随即哗啦啦的全都坍塌下来。 英雄联盟之王者归来 一时间,数不清的各色折子铺满了桌面,又顺着桌子掉落在桌前的空地上! 在桌子对面坐着的诸位大臣,看着这一片的奏折,垂下的眼皮都不由得跟着跳了几下。 尤其是在看到几本奏章上那熟悉的名字后,更让他们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船一下。 他们这些人,自然没有上过类似的奏章。 但是他们的属下,亲友,却难保不会上书,再看看李世民如今铁青着脸,谁也不敢第一个说话,免得被当成了娃样子,提溜出来收拾一顿。 所以,这时整个宫殿都安静下来,就连平日里跟李世民最为亲密的长孙无忌,也乖乖的闭上了嘴巴,靠在椅背上一言不发。 “哼哼,现在都不说话了是吧!” 李世民看着一言不发的众人,眼睛里的寒芒似乎都要刺出来一般! 登基为帝三年! 系統 逼 我 在这三年里,李世民身上那种君临天下的气势越发显重! 前两年,那些王公大臣还会常进贡与他饮酒舞乐,偶尔喝多了还在宫里开一个无遮大会,导致每次宫里都会莫名少几个美丽宫女。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再没人敢在他面前随性胡闹,他这个皇帝,也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 “陛下息怒!臣以为,这些人上书请愿,并不存什么坏心!” 就在整座大殿静的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清的时候,一个淡然的声音突然从一侧响起。 “哦?” 李世民眉头一拧,寻声望去。 却发现说话的并不是那些王公大臣,而是在宫殿一角坐着,负责记录自己言行的宫里书记官,魏征! “那你觉得,这些人说的是对的么?!” 发觉说话的是魏征,李世民并没立刻因为他的胡乱插嘴而发怒,只是冷冷的看着他,等着他接下来的回答。 当然,这些只是表面上的东西。 但凡真正熟悉李世民的,此时都知道他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就等一个缺口好尽情宣泄他的愤怒! 这三年,大唐对突厥人的卑躬屈膝,阿谀奉承,已经快把心高气傲的李世民折磨疯了! 现在等了足足三年,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复仇,谁敢在这个时候说不,那谁就是李世民的生死大敌!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喂?这个人是谁啊?” 看着角落里那个瘦削的人,程咬金抠了抠鼻屎,悄悄的向身边柴绍问道。 与在座的其他人不同,程咬金或许是这里面最轻松的一人! 因为在他想来,想打突厥?那就打呗!他还巴不得打仗!要是天下太平,还要他这将军干嘛用?摆设? 柴绍被程咬金扯的回头看了一眼,待看见他把一大块鼻屎弹飞到不知哪里,立刻强忍着胃里的不适,嫌弃道:“放手!你问的那人是魏征!以前太子的人,听说有几分本事,后来太子死了,陛下也没杀他,还给了他一个小官当当。“ ”哦?他就是魏征?” 程咬金没在意柴绍恶劣的态度,只是惊奇的瞅了一眼那穿着绿袍的魏征,随即嘿嘿一笑道:“这家伙还有本事?我跟你打赌,信不信这下子他触怒了陛下,回头就给他发配到岭南?” “信!这有什么不信的?” 柴绍听到这话,也有些幸灾乐祸起来:“现在陛下正在气头上,只要他说错一句话,别说岭南,就是崖州也有可能!” “崖州,啧啧,那距离咱这,足足有六千里路,天涯海角也不过如此。” 两个人在下面挤眉弄眼,嘀嘀咕咕,那边,魏征却已经从书岸后面站了起来。 理了理衣服,魏征朝着李世民一拱手,郑重顺道:“陛下误会微臣了,微臣的意思是说:他们其心不坏,其意却谬之千里!” “哦?”本来已经准备好发飙的李世民一听这话,当即面露诧异:“卿家且说说,他们如何荒谬了? 魏征板着脸,严肃的看了看那散落一地的奏章,慢慢说道:“回陛下!史记里曾载: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陛下想趁现在突厥内忧外患之际,一举铲除这个北地祸害!还我大唐子民安宁,给儿孙后代留一片净土!此用意和出发点绝无半点差错! 但是如此宏图大志,只适用陛下您这等志向高远之人,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理解陛下的苦笑!…

Read the full article

4nfx5玄幻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ptt-1299 太湖別院-2tlxl

小說推薦 – 大唐騰飛之路 – 大唐腾飞之路 有道是花花轿子众人抬。 萧寒给了面子,那老头县令自然是赶紧接着。 在义正辞严的表示绝对不会让侯爷再受到什么叨扰后,眉开眼笑的老头儿就赶紧把萧寒一众人,安排到了坐落在太湖边上的一座大宅内 这座宅子很新,很大,面积足有五进! 而且更为难得的是,在宅子的最中间,还特地建造有一座三层的小楼,人若站在楼顶,就可以一览不远处的太湖美景。 或许是看出了萧寒并不喜欢那些迎来送往,在安排好住宿后,县令带着那几个跟屁虫便拱手告辞。 萧寒假装客套几句,挽留他们一起吃饭。那县令却知情识趣的赶紧推脱。 两者客套的时候,直看的身后几个跟屁虫大感焦急,要不是县尊大人平日里积威甚重,估计他们早就一脚踹开他,抢着应下来了。 能与传说中的国侯吃顿饭,这牛皮不得吹到棺材板里? 可惜,不管他们如何焦急,县尊大人最后还是谢绝了萧寒的好意,在留下特意准备的厨子奴仆后,就领着身后几个人退出了宅子。 “吴大人!刚刚侯爷挽留,咱就顺势答应就是!一会饭桌上还可以套套近乎!” 看着宅子大门缓缓关闭,早就满腹怨言的一人忍不住对县令抱怨起来。 不过,那被称为吴大人的老头县令闻言,眼睛登时一眯,刚刚脸上的和善瞬间消失不见,又换成了那幅不苟言笑的严肃装,转变之快,似乎真如愣子所想,天生就带着两张面孔! “套套近乎?你是个毒头么?没看出人家不耐烦的模样!我看你不是套近乎,你这是上杆子给自己找忌糟!!!” 冷着脸,老头县令不管自己这些人还在宅子门口,当即就朝着那说话的人劈头盖脸一顿怒骂! 期间一些江南方言如连珠炮一般,令人目不暇接,直骂的说话那人脸色青紫,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却也不敢反驳,只能老老实实弓着腰听训。 “这两天,都给我精神着点,让那些青肚皮,烂木头全给我窝家里!要是谁敢惹了篓子,看我不把他扔湖里喂鱼!”良久,老头县令似乎是骂的差不多了,把眼睛一瞪,又看向其他几人威胁道。 这时候,其他几人早就看的也是心有戚戚,闻言当即心中一凛,赶紧拱手应下:“是是是!县尊大人放心!绝对不会出什么乱子!” “哼!那样最好,散了散了!还等着我管饭不成?”老头见几人听话的模样,哼了一声,大袖一抚,只领着主簿往衙门而去。剩下那几个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哎,看什么看,咱也走吧!今天这干的,叫什么事啊!”看着县尊走远,也不知是谁一声叹息,随后几个当了一晚上陪衬,却连句话都没跟侯爷说上的地方乡绅,也只得无奈的跟着各自散去。 在回衙门的路上,身材微胖的主簿始终落后县尊半步,这样一直走过一条街后,他才小心的上前询问:“大人,咱们真的不跟府台大人说侯爷到了我们这儿么?” “废话!” 网游之重生灵域 魑魅魍魉i6 县尊对这个身边心腹的态度明显要比另外几人好一点,但是也仅限于一点,也就是不骂人罢了,他瞪了主簿一眼,冷哼道:“不说?难道我们不说,府台大人就不知道了?等他从别人哪里知道侯爷就在我们这,这双小鞋是你穿还是我穿?” “有小鞋,当然也是你穿,我算是哪根葱?想穿也没资格啊……” 主簿看着县令,暗自在心中腹诽一句,不过脸上却依旧摆出一副紧张的模样,急忙说道:“那怎么办?这左右不是得罪侯爷,就是得罪府台,难不成,就没个完全的计策?左右谁也不得罪?” “哼!我看你也是个毒头!” 下堂医女的短命夫 老头终于被这个不长心眼只长肚皮的手下给气坏了,停下脚步,回过头怒骂了一句道:“没见我跟侯爷说的是不让人叨扰,而不是替他保密行踪? 一会儿只要差人给府台大人去封信,告诉他侯爷不喜他人探望,所有外人一概不见,连咱也都吃了闭门羹!以府台大人的机敏,绝不会再跑过来求见的!这样一来,不就两头齐全了?” “啊?哦!县尊高啊!”胖主簿想着嘴巴听老头说完,立刻露出一副茅塞顿开的模样,连连朝老头比出大拇指,眼神中充满着崇敬,仿佛在看自己的偶像一般。 “哼哼,以后脑子活泛点,别一天到晚学那榆木疙瘩!”老头县令见他这幅作态,虽然还是哼哼唧唧,但脸上明显缓和了许多,甚至带上些许的自得。 不过,他却没有发现,在主簿的眼神深处,同样蕴有一丝自得。 哎……拍马屁,可是一门大学问!他这个主簿要不是有这门绝活,怎么在号称鬼见愁的县尊大人手下当差十多年?又凭什么让鬼见愁对他与别人不一样?! 于是,两个各自得意的人又顺着长街往前走几步,等走到一家倚红偎翠的青楼时,老头县令又跟想起什么一般,回头向主簿问道:“对了,让你找的女子找了没有!” 主簿不敢托大,赶紧快走一步来到县令身边,低声在他耳边回道:“放心,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县令点点头,又抬头看了看传来丝竹乐声的青楼,叹了口气:“哎,年轻人啊!” 话说,送美女这种喜闻乐见的活动,虽然是官场上心照不宣的存在,却也仅限于熟识,或者知其所好的那类人。 情定星娱 吴县令因为是第一次接待萧寒,起先也没想到这一出。 不过当他看到萧寒在码头时脚步轻浮,连路都有些走不稳,加上身边还携一美女时,果断就把这条又给重新加了上去。 这要是让萧寒知道了,估计又得仰天长叹! 老子究竟做了什么,怎么不管去到哪里,都会被人当成色狼? 关键,要是真有这码事,萧寒也就认了!可现在他都混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你们还这么玩?是不是就有些不讲武德了? (毒头,湖州苏州地区傻瓜的意思,忌糟,则泛指麻烦!青肚皮,烂木头,泛指低级小混混。这些都是可乐网上查的,还挺有意思。)

y8lg0精品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ptt-1296 夜話熱推-dalsn

小說推薦 – 大唐騰飛之路 – 大唐腾飞之路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很巧,当萧寒的船只来到苏州的时候,差不多也是夜半时分。 不过,又有些不巧,张继当初宿在船上时听到的钟声,萧寒却无缘得听。 有些失落的萧寒为此,还特地找来熟悉苏州的船老大,向他询问关千古名刹寒山寺的情况。 不想,那号称地域通的船老大听到萧寒的询问后,竟是一脸的茫然,直言没听说过还有一座叫做寒山寺的寺庙。 直到后来萧寒连说带比划,又把那极具代表性的钟声搬出来,那船老大才猛然醒悟,笑着对萧寒拱拱手道: “哈哈,客官说的是妙利普明塔院吧!对!这附近是有这么一个寺院,就在城外五里左右,在寺院中,也确实有这么一口钟! 不过人家那钟,是早晨才敲的!晚上响的,只有鼓!晨钟暮鼓嘛,这是寺院的规矩,没听说过哪个寺院有夜里敲钟的,不怕吵醒周围的人家,让人把庙给拆了?” “哦?晨钟暮鼓,原来还有这般讲究?”萧寒有些脸红,他之前光听说过这句成语,但是究竟何为晨钟暮鼓,却从未深究过。 “那是!”船老大对萧寒这个大客户很客气,闻言哈哈笑了两声,这才继续借着刚刚萧寒的问话,问道:”咦?客人以前没来过苏州城吧?那是从哪里知道这座妙利普明塔院?怎么又叫它寒山寺?” “咳咳……我是从树上看的,可能是写书的人把名字记错了吧。”萧寒干咳了两声,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他刚刚猛然想起:寒山寺的名字,好像是因为那两个著名的和尚而来!而如今那两个和尚,估计还不知道在哪挂单云游四海吧? 船老大没发觉萧寒在诓他,闻言一脸羡慕的说道:“都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果然如此。” “哪里,哪里!我这不就把名字也弄错了么。”萧寒摇摇头,苦笑一声,然后又与那船老大客套几句,这才起身送他出了房间。 回到房间,中重新坐下。 總裁 先 有 後 愛 看着桌子上那一豆烛火,再想着寒山,拾得二位高僧。 萧寒在这一刻,突然有种未来与过去,在此时重叠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 让他原先还存在的丝丝睡意也瞬间消散不见,于是萧寒想了想,索性起身,一边低声念着二人的对话,一面向着甲板走去,想着看一看千年前的苏州故景。 只不过,萧寒没有想到,这么晚了,甲板上依然还有人。 在那盏气死风灯下面,一个俏丽的身影静静的立在那里,夜风吹动她的发丝,一眼看去,有种说不出的轻灵美感。 “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甲板中间,萧寒低着头,将这段流传千年的对话念完,这才突然发觉紫衣就在前面,当即大为尴尬! 话说,自从两人在船上发生那起误会后,紫衣这几天就一直若有若无的在躲着他。 而萧寒因为占了人家便宜,心中发虚,自然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找她。 所以,当两人在大夜里又突然遇上,萧寒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不是花前月下,而是想着要不要避开? “咳咳,怕什么!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踌躇几步,萧寒觉得此时退去,会更显得心虚,于是咬牙挤出一个微笑,装作很自然的样子,上前跟紫衣打着招呼: “呵呵,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原来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没想到紫衣姑娘你也睡不着。” 这句话刚出口,萧寒立刻恨不得跳起来给自己一巴掌! 自己脑子宕机了?怎么能说出这句话?这句可是至尊宝调戏晶晶姑娘的话! 此时,此景,此话?自己这不是明着在调戏人家? 反应过来的萧寒赶紧心虚的朝左右看看。 还好,甲板上没有其他人在,这多少让萧寒松了口气。 妖异教师 为你换张美人皮 傲娇的k “嗯?侯爷为什么睡不着?” 前面,紫衣听到声音,消瘦的肩头动了一下,然后缓缓转身,一双美丽的眼睛看向萧寒,目中似乎带着些幽怨。 “哈…哈哈,可能是白天睡多了吧……” 萧寒被这个眼神看着,心里更加没底,只能随口编出个理由应付着,只是他的那张脸,却已经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 此时的他,哪还有一朝国侯的模样?整个就跟一位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偷一样,要是紫衣再多说几句,他非得跳江里不成。 校冢怪谈…

Read the full article

v9gq5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txt-1294 着火展示-na6x6

小說推薦 – 大唐騰飛之路安抚了马帮主几句,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问的信息。 萧寒紧接着又让人去找了县尉,从已经蒙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润州库房中,找到了当初南城的房产地契。 至此,南城产业的主人,已经彻底明了在萧寒的眼前! 不过,就在所有人以为萧寒掌握了这些,这就要行雷霆手段之时。 他却突的一收,宛若无事人一般,开始忙着雇佣客船,研究下一站的地点。 南城,似乎已经被他忘记了。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站在甲板上,沐浴着夕阳,看那夕阳余晖将面前滚滚的河水染成血红一片,萧寒突然诗兴大发,当即摇头晃脑的吟诵一句! 然后,然后就忘词了…… “嘶,这诗后面是啥来着?小乔嫁给谁?咳咳,好像没嫁给我……” 迎着风,尴尬的站了半天,萧寒也没憋出下面的一句,反倒被吹来的冷风,把他的鼻涕泡都快冻出来了! 哎,都怪自己! 当初学这首诗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美艳的姐妹花大乔和小乔,有美女可以歪歪,鬼还记得什么诗文? “咳咳,下一句嘛,等我再推敲推敲……” 北侯 宅男奶爸 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下一句,萧寒只能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然后看都不敢看周围几人,转身一溜烟的往船舱里跑去。 不过,萧寒的担心似乎是有些多余。 在他身边的人除了紫衣,就没个正经文化人,偏偏紫衣还不在甲板上。 于是,那几个文盲看到终于不用陪着家主,在冷风里发什么鸟神经,可以回屋里暖和暖和时。 大唐儒將 他们不光没取笑的意思,反而齐齐松了口气,也缩着脖子争先恐后的往船舱钻去。 唯有慢一拍的愣子一边看着江水,一边嘟嘟囔囔的念叨:大江东去?咱这明明是向南吧?侯爷是不是晕船忘了方向? 愣子的方向感没有错,他们此时,确实在向南。 就在在经历过人头事件过后,马老六专程从外地跑回来拜会过萧寒。 等风尘仆仆的马老六确定萧寒没有事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顺便又把这两天他的工作成果,跟萧寒交代了一下。 船,他已经找的差不多了! 人,也基本都定了下来! 接下来,只需要萧寒给出地点,这支巨型的船队,就可以从各处启航,向那里集结。 说完了这些,马老六还跟萧寒建议:运粮的事,一定要尽早安排好!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这些船就可以借着南风,一路北上,直抵关中。 否则,以运河由北至南的天然水流方向,一路上不知需要调动多少纤夫民壮,才能将这支船队送抵长安。 专业的事情,必须听从专业人的建议! 莽推诸天 所以萧寒对于马老六的提议从善如流,当即收拾东西,乘船顺江南下。 ———— “王管家,那人今日已经到了南浔。” 就在萧寒与小东一群人挤在船舱中抢着烤着火炉时,润州南城古宅内,一个黑衣劲服的汉子从门外倏然闪入,看到坐在屋里的老管家,连忙对他拱手施礼说道。 超级树妖分身 燃烧的地狱咆哮 “哦?已经到了南浔了?呵呵,速度够快的!” 老管家听到声音,垂下的眼睑抬了抬,突然自得的笑了起来:“看看,这位小侯爷对我们王家,也是忌惮的很嘛!亏我担心了这么久,生怕他年轻气盛,吃不下这口气,要与我们王家开战。” “哈哈,量他也不敢!” 汉子见老管家心情不错,也跟着恭维道:“王管家,您本就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咱们王家立足山东这都已经千年有余! 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雨凉 他一个小小县候,出身简末,背后也无家族扶持!只靠刚立国不过十年的小皇帝照拂,怎么可能敢与我们为敌?照我说,您先前肯把那些人头交给他,已经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他该感恩戴德才是!” “呵呵,这些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提到人头,老管家的脸色微微一变,摇摇头道:“这里毕竟只是家里的一处宅子,又不是老家祖屋。 用几个蠢材的脑袋来了却此事,算不得什么亏赚!不过我今天听采买的下人说,前两日有人跟那些粮商菜贩悄悄打听过咱家的食粮采买,不知是不是……” 老管家这句话刚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随后,他的眼睛蓦然睁大,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危情阔少别装纯 鹿鼎山伯爵 那个汉子习惯性的弯着腰,看到老管家这幅模样,正觉得奇怪!突然间,他也感觉出不对来!…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