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論武

ufmnl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天下論武 ptt-第一百八十章 被虜的格里芬讀書-wk8yy

天下論武
小說推薦天下論武
在奥利弗行动稍有停滞的情况下,端木逢春再度欺身上前,发动了一轮超强的攻击。
“碎云神掌!”
高手过招,只要有一丝机会让人抓住,便会遭受云致命的打击,奥利弗注定悲剧了。
“蓬!”
“蓬!”
“蓬!”……
奥利弗连中数掌,身体飞出数丈开外,甚至胸前有一处被打得凹陷进去,口中狂喷鲜血,还伴有些许内脏碎块,奥利弗强撑着重新站立起来,此时他已是强弩之末,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秋以山,你暗算我,你真卑鄙!”奥利弗双目怒瞪着秋以山说道。
“你没资格说这种话,你为了对付我利用一个女人引我过来,难道就是正大光明,不卑鄙吗?”秋以山立即反驳过去,接着又说道:“说吧,你将人关在何处?或许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次。”
“就算是我死了,你也带不走那个女人,她一样要死!哈哈哈……”奥利弗状若疯狂地笑道。
“那你是找死!”秋以山一抖天煞棍,以及快的速度袭向了奥利弗。
此时的奥利弗身负重伤,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奥利弗心有不甘地闭上了双眼。
就在天煞棍即将击打在奥利弗身体之时,一道人影闪过,随之将奥利弗整个人给卷走,停在了大殿的台阶之上。
秋以山抬头望去,只见一身着黑袍之人,立于奥利弗身前,此人下半身只有一条腿,但在气势上给了秋以山巨大的威压。
高手!超越皇境的高手!
秋以山与端木逢春如临大敌。
“两位不必紧张,我要杀死你们一挥手就能办到,我对你们之间的争斗没有一点兴趣,不过这个人对我有用,暂时还不能死,告辞!”
说完,黑袍人用一丝先天真元,裹挟着奥利弗,冲天而起,少时,便消失在了秋以山的视线中。
“一条腿的帝境武者,此人是谁?”秋以山向端木逢春问道。
“不知道,在西域还从未听说过有帝境武者,也许是从大陆东方,或者别的地方过来的吧。”端木逢春回答道。
“不管他了,先找人要紧。”
秋以山与端木逢春找了个巴斯特圣教的守卫,询问到了关押上官语芙的地牢。
……
黑袍人与奥利弗从虚空中降落在一处不知名的小山头上。
唯武巔峰 夢裏走飛沙
“多谢恩人救命之恩!”奥利弗恭身行礼道。
“救你是因为我需要你帮忙,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只有一条腿,急切地想要恢复另一条腿,来西域十多年了,却一直未找到我所需要的东西,最近才听说你们巴斯特圣教有这种天材地宝,所以过来找你的,机缘巧合才救了你。”黑袍人说道。
“请问恩人尊姓大名?可是需要‘雾莲’?”奥利弗问道。
“本人从冰寅大陆而来,是如意殿殿主百里卿,我需要的正是‘雾莲’!”黑袍人回答道。
如意殿的威名,奥利弗自然是听说过的,冰寅大陆之上最大的杀手组织,百里卿更是威名显赫,一身修为强大,‘天下四杰’之一,‘卿’就是他的代号。
“原来恩人是百里卿前辈,‘雾莲’的事包在晚辈身上,待晚辈先行疗伤,伤好之后立即带领前辈前去采摘‘雾莲’。
“嗯,那你先疗伤吧!”……
……
在回西斯坦丁城的道路上,四匹骏马正在飞驰着。上官语芙知道他的男人一定会来救她的,只是她没想到救援会如此顺利,原来巴斯特圣教之中,真正拥有强大实力的高手,少得可怜,在面对秋以山与端木逢春这样武者时,就现出了原形。
只是在去往地牢之时,出现了一点小插曲,正值给上官语芙送饭的格里芬,见到了前来救人的秋以山与端木逢春,当时格里芬用一把剑架在上官语芙的脖子上,要挟秋以山,条件是放她一条生路。
都市空間王
不过秋以山没有给格里芬一丝机会,直接施放出一道闪电,劈晕了格里芬,性格使然,放过她不是不可以,但不能要挟,所以反过来,格里芬被俘虏了,这还是上官语芙肯求秋以山之后的结果,否则,格里芬早去见了阎王。
格里芬醒来之后,发现在自己坐在马背之上,身体也没有被束缚。格里芬没敢妄动,这三人中,修为最低的上官语芙,她也不一定能打得过,想要逃跑,简直是痴人做梦,格里芬很淡然地跟着三人,她知道,她的命保住了,否则她是不可能醒过来的。
三日之后,一行四人回到了西斯坦丁城,城主府上下官员见到上官语芙平安归来,大都拍手相庆,因为上官语芙是城主府军队的灵魂人物,有了她,这支军队就会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名花記
秋以山将格里芬交给了秋泽看管,按照上官语芙的意思,格里芬是个不可多得的统领军队的人才,希望城主府能将其劝降,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格里芬的价值远大于只知道拼杀的万千士兵。
端木逢春与秋以山打了声招呼,便独自去修炼了,自从得到了秋以山增送的‘雷音圣莲’之后,还没来得急服用,这下终于有机会了,他也急切地想要扩大自己的识海,提高自己的实力。
自从黑甲军攻陷斯坦丁城之后,城主府已经拥有了四座城池,在西域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势力了,四座城池呈犄角之势,互为倚重,形成了牢不可破的一个整体。四座城池上空高高飘扬的‘替天行道’旗帜,也令周边的大小城镇望风而降,快速地归并于城主府的势力范围之内。
西域目前的局势平稳。
“以山,现在我们将巴斯特圣教的攻势彻底的打下去了,我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都不可能来犯,逞着这段时间,我要好好修炼,你能每天都陪我炼吧?”房间里温存过后的上官语芙靠在秋以山胸口说道。
“只要你愿意,我每天都陪你修炼!你也不要太着急,像上次你被虏走,这种情况很少发生的。”秋以山轻轻拍了拍上官语芙光洁的臀部道。
“我能不着急吗?我被虏走的时候,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那种感觉很不好,我一定要变强,以后才有与秦家谈判的资本。”上官语芙道。
“那是我的事,你要做的事就是帮我生儿子。”
秋以山一翻身,上官语芙随之又发出了阵阵**……
“格里芬,吃饭吧。”秋泽解开了格里芬身上的锁链。
“你们打算关我到什么时候?”被锁了一夜的格里芬活动了一下筋骨后问道。
“不知道,我只是负责看着你,要不是怕你跑了,我也不会锁着你。”秋泽面无表情地说道。
格里芬看着眼前的这个身材结实的,面容还算飘逸的男人,心里琢磨着该如何逃离。
“喂,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格里芬问道。
“我叫秋泽!西斯坦丁城守卫军大统领,如果你没有被俘虏的话,说不定以后我们还会有机会交手,但现实却是,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你的意思是你们打算就这样一直将我囚禁着?”格里芬又问道。
“不知道,反正我们城主与军队首领是没打算放你走,我看你啊,不如投降吧。”秋泽回答道。
“好吧,我听你的,投降。”格里芬一边吃着饭菜一边说道。
秋泽听到格里芬的回话后,神情有一瞬间出现了呆滞,随即就摇头笑道:“哈哈哈,你可想好了,千万别勉强啊。”
“好吧,说实话,我就是不想被你锁着,太难受了,我不若不投降,你还得锁着我。”格里芬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锁着你也行,但你不要想着逃跑,在不确定你是否真心归降的情况下,你必须在我的监视下活动。”秋泽又说道。
“我逃得掉吗?我就是一个刚到先天境界的武者,你们的人大多数都比我厉害,逃跑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格里芬口里说的却与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她心里想着,到了晚上,只要有机会,就悄悄地,神不知鬼不觉地逃掉。
“你最好不要想着逃跑!”
萌獸來襲,美色難擋 盈藍夢
秋泽在格里芬用完早饭之后,并没有继续给她套上锁链,而是让她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自由活动。
格里芬虽然身上没了束缚显得轻松了许多,但老是在一个人的眼皮底下也让她有一些不自在,好不容易挨到了天黑之时,格里芬心里产生了一丝小激动,只要等到秋泽睡觉了,她就有机逃跑了。
豪門總裁太無恥
可是,等到天黑下来之后,格里芬心里产生了一丝绝望,秋泽带着自己的铺睡直接铺在了格里芬房间里的地面上,并躺下睡了。
“秋泽,你太过分了吧,我是个女人,你居然就这样跑到我房里睡?”格里芬大声地斥责道。
“你吼什么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逃跑。”秋泽坐了起来说道。
被说中了心里的格里芬在灯光下显得脸色一红,又道:“我没想逃跑,你一个男人睡在我房里,让我如何放心睡觉?”
“我承认你格里芬长得很漂亮,但我也是个正人君子,不是你想的那种采花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