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術之主

v9wvb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奧術之主-第698章 解釋、鋼鐵身軀熱推-uanez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从东军营到时之塔旧址所在的传送门,距离不算短,用双条腿走总是比不过能飞的,即便夏多后出发,也很快就在中心广场追上并超过了塞恩等人。
.裂痕
率先抵达了传送门处,夏多沟通了塔灵为那31个早有在时之塔留下资料的旧学徒开通了传送权限,随后交代了守卫士兵几句,便独自一人穿过了传送门。
刚刚在军营和柯亚恩说的设置值日服役任务,倒也不是夏多一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早有计划。
随着时之塔转型,乃至于魔法的全面普及,施法者数量会大幅度增加,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搞研究,那些人必须有个安排。
成为专职的魔法士兵,或者魔法技工,甚至魔法农民(德鲁伊?),现在就可以逐渐铺垫下去了。
值日服役任务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尝试。
在夏多的计划中,法师将成为学历,而不是一种职业,类似于地球上高中生、大学生之类的。
不过他的计划大多只有自己知道,就算是妮雅也知道得不是很清楚,倒不是夏多不愿意解释,而是妮雅不愿意听夏多长篇大论地讲道理。
这次临时从军队中抽调骨干,让值日服役稍稍往前推了一些,虽然放在时之塔正式法师数量即将爆发的现在,也算不上多突兀、多离奇。
但为了增加互信、避免隔阂,还是要给妮雅解释一下的,毕竟妮雅已经先给了他充分的信任。
不一定是相信夏多这个人,但至少是相信夏多不会轻易毁灭自身的利益。
……
和妮雅的见面过程完全在夏多的预料之中,他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这么做的原因,妮雅就不再过问了,转而和夏多讨论起费尔德法术书中记载的变化系法术。
但夏多却有些准备不足:
“抱歉,我最近都忙着制造法术书呢,还没来得及去详细了解费尔德法术书的内容。”
冷面BOSS的獨家寶貝 黃小豆
“哦,差点忘记这事了!”
妮雅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还是说,“这上面的法术时之塔大部分都有,但有少部分,就算是吉尔斯高塔也找不到,你说这会不会是和费尔德法术书上说的‘伟大计划’有关,或者那位神秘消失的奥修斯大奥术师?”
“是什么法术?”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套战斗法术。”
说着,妮雅拿出自己抄录的部分法术递给夏多,夏多接过来一看,这几个法术的奥术几何学转化图形倒是不复杂,但相比于更直观的名字,就少了几分吸引力。
“【钢铁身躯】、【链接传送】、【破魔之刃】、【敏锐行踪】,……”
夏多一个个念出这些法术的名字,除了【链接传送】这个明显是创造系的传送法术,其他绝大多数都是变化系法术,妮雅都一一做了标记。
其中被妮雅着重标注起来的是第一个名为【钢铁身躯】的法术,只看名字似乎是将身体转化为钢铁,难道真有这样的法术?
“这些你都尝试过了吗?”夏多问道。
这些法术都是从费尔德法术书内页摘抄下来的,内页并没有加密,因而对于施法熟练度较高的人而言,经过简单地练习,仅仅只是使用出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其实就是大部分普通法师最常做的事——寻找新法术、练习新法术、再次寻找新法术、再次练习。
“都尝试过了。”
妮雅轻轻点头,“我发现除了【钢铁身躯】,其他的法术很像是精灵剑咏者的法术。”
嗯?
夏多再次翻开妮雅的笔记,妮雅不说,他还没发现呢!
这确实是一套“魔战士”的法术,加上那个【钢铁身躯】,就更像了!
只是不知道这套法术为什么没有流传开来,反而被封锁在一个两百多年前的法术书之中。
精灵至今都保留有剑咏者传承,这说明“魔战士”肯定有一定的可取之处,不然的话早就被历史淘汰了。
“确实很像,难道所谓的‘伟大计划’就是打造出一套类似剑咏者的法术体系?不大可能吧!”
夏多这话自己都不相信,费尔德法术书里提到了所谓的伟大计划,但这些法术就记载在法术书上,这不就恰好说明这些法术不是伟大计划吗!
至少费尔德留下法术书的时候,所谓的伟大计划还在进行中呢!
“你说我要不要问问老师?”
“最好不要!”
夏多对于“你知道得太多了”这类的事一点都不想沾,“不要好奇心太重,法术书上的这些法术就已经够我们了解了。”
“可是你就不好奇那位奥修斯大奥术师为什么神秘失踪、那个‘伟大计划’究竟是什么吗?”
“当然好奇,但也要量力而行吧,一旦触及到什么禁忌的隐秘,真的很难收场,我觉得还是等萨维尔大奥术师回来再说吧!”
狂妃狠彪悍 貓小貓
见夏多提到曾祖父,妮雅不禁放下了跃跃欲试的想法,随后又说,“这个【钢铁身躯】你留意一下,我设计了一个变化系的法术实验,需要你的帮忙。”
“可以,不过要等我完成法术书的制造。”
“那好吧,反正我也只能抽空研究这个,老师布置的任务到现在还没完成呢!”
说到这里,妮雅露出一个十分烦恼的可爱表情。
夏多见状,心里很是羡慕,尽管他已经拿到了公主给妮雅发下来的书目,但光看书总是少了点什么,一对一的指导才是夏多最看重的。
好在他有些问题可以借妮雅之口向公主提问,这才让他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
不然每天看着一个大奥术师的学生在他面前晃悠,夏多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
極道年少
就在夏多结束了和妮雅的交谈,准备返回住所继续完成法术书制作的时候,妮雅突然拦住了他:
“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了,在你来之前我收到了罗德尼领主传来的讯息,他说两天后会邀请格瑞塔大法师来时之塔见证诺言。”
说起这个,妮雅有些不好意思,之前她差点忍不住去质问罗德尼领主,好在只过了几天就有好消息传来了。
偽公主殿下表調皮 郁西風
现在只要再等两天,就知道最后的真正结果了。
“两天后,你和我一起接待他们吧!”
“好!”
房地產商
夏多没有犹豫答应了下来,有过这些天的熟悉,他对于新觉醒的几样血脉能力有了很好的掌控,至少在气质上,不会再让【龙之威仪】喧宾夺主了。
至于其他能力,只要不用,其他人也看不出来。

xw8ah優秀玄幻小說 奧術之主-第688章 出氣、皮膚異樣推薦-zibex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他在萨维尔镇现身后被沃伦发现,不过他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却没有告诉沃伦,只说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拜会时之塔的主人。”
妮雅十分平淡地叙述着。
沃伦是时之塔的外务法师主管,夏多并不陌生,而所谓的外务法师,原本只是一种类似客卿的时之塔成员的称呼。
不过在他推动时之塔转型后,外务法师已经变成真正的负责时之塔外部事物的法师了。
当然,那些外务法师现在干的活和过去也没太多差别,只是工资福利什么的变好了一些,同时也算是正式加入时之塔了,不再能够随意脱离。
对于妮雅的回答,夏多点头表示了解,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放罗德尼领主进来呢?”
“我担心他可能有什么阴谋,毕竟我们双方的关系可不怎么融洽,你之前不是说利亚顿商会原会长之死很有可能就是罗德尼领在背后指使吗!”
“这——”
夏多一愣,“我确实说过,不过那只是霍克领主单方面的说辞,我们根本无从验证。不管怎么说,将一位资深奥术师拒之门外都不是一件好事。”
“他之前派祭司去你的领地,试图架空你的统治,你不会忘了吧?”妮雅又说。
“这怎么会忘!不过仅凭一位祭司就想架空一位奥术师领主的统治,根本不现实!”
“你那时还不是奥术师呢!而且一旦让他留下来,他就可以随时从罗德尼领召唤更多的祭司过来,如果出现那种情况,你又能怎么办呢?”
“……”
夏多没想到在这件事上妮雅表现得比他还不忿,但其实他并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平静。只是,对于一位资深奥术师,难道还能硬杠吗?
“先让他进来吧,至少也要看看他想说什么,就算有什么阴谋,获得更多的信息才能更好地应对啊!”
“那你留下来和我一起见他!”妮雅突然气鼓鼓地说道。
“不了。”
夏多直言拒绝道。
他和妮雅相处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妮雅的性格并不复杂,就是一个单纯的年轻人,自小在法师塔长大,甚至都很少有外出的机会,接触的人也不多。
因而这么长时间下来,夏多对她也算是相当了解了。妮雅一说话,夏多就能大概猜到她想法,特别是那些明显带着情绪的话。
或许妮雅是想让他留下来壮胆,但更有可能是为了给他出气,而故意羞辱罗德尼领主。
这并不是一个成熟法师,或者成熟领主会做的事,但夏多不怀疑妮雅能够做出来。
她平常很多举动就透露出小孩子气,就如在塞汶顿的时候突然说要制造子嗣,在奥术花园和飞马疯玩,等等。
甚至有时候两人讨论魔法问题的时候,她也会突然玩一个在夏多看来十分生冷的梗,一度让原本十分严肃的场面变得十分滑稽。
当然,这一次,夏多并不完全是因为不想引起妮雅和罗德尼领主的冲突,更有自身原因。
虽然他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掌控【龙之威仪】了,但这就好比游戏技能,主动可以选择性的关闭,被动可就很难关闭了。
血脉觉醒让夏多在气质上有了一些异化,而那位罗德尼领主,传说中的“发情公羊”,可能也拥有某种特殊血脉,生了不知多少子嗣。
要是夏多和他见面,或许人家原本没什么阴谋的,察觉到夏多的血脉后,说不定就会生出什么阴谋来了。
在没能完全掌控住这次新觉醒的能力之前,夏多并不打算见什么外人,特别是一个目前还处于不融洽状态的准敌人。
他的直言拒绝让妮雅的情绪有些低落,于是夏多又安慰道:
“罗德尼领主身为资深奥术师,又是一地领主,应该不至于亲自过来搞什么阴谋,我看他这次过来应该是有所求,至于求什么,你和艾伯克一起接见他就能知道了。”
“真的?”妮雅闻言,脸上顿时又露出了笑容。
夏多点了点头,其实如果妮雅能够排除情绪带来的干扰,就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甚至如果先和艾伯克商量一下,也会更加理性。
“罗德尼领主亲自过来拜访,不要让人家等久了,毕竟他也是一位资深奥术师,尊重他就如同尊重我们自己。”
除非是真的撕破脸皮,不然谁会对一位资深奥术师无礼呢,甚至于,就算是一位普通法师,也不至于被人无礼对待。
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位普通法师日后会不会成为大奥术师。
接见外来奥术师客人,有专门的会客室,将妮雅劝走后,夏多还不放心,又立刻联系了艾伯克,拜托他过去帮忙把把关。
不管艾伯克在魔法领域的天赋如何,他总归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长者,尽管在经历过一次秘焰洗礼后,他现在的苍老模样是由魔法伪装的。
……
通知完艾伯克后,夏多干脆就在妮雅书房内等待起来,在此期间,他也开始尝试摸索这次血脉觉醒后获得的新能力。
【腾云驾雾】、【龙之威仪】就不说了,前者目前来看就是个鸡肋,而后者,则表现出相当的实用性。
不过,夏多重点审视的并不是这两个新能力,而是他之前有所发现却又被妮雅打断的【手臂上的异样】。
夏多撩起袖子,仔细观察着手臂上的皮肤,视线逐渐从手臂位置转移到手腕,以及皮肤相对较薄的手背。
肉眼直视并不能看出什么,但在魔法视觉下,他发现自己身体与魔网之间的链接发生了一些细微的调整。
这原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毕竟万事万物都与魔网有着链接,只是程度不同。
而活物与魔网的链接状态更是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但夏多发现的这些调整变化却主要集中在皮肤上。
而且这些变化虽然细微,却也足以让他察觉出异常。
这是在皮肤上,有了之前和龙威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龙之威仪】,夏多立刻就联想到,这有没有可能是——“龙之皮肤”?
龙皮虽是肉体,却能够抵御普通刀剑侵袭,甚至对魔法也有一定的免疫能力。
如果自己也能获得类似的效果,那岂不是无敌了!
想到这里,饶是夏多一向镇定的心也忍不住有些火热了,难道这才是他这次血脉觉醒的重头戏?

15a4h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奧術之主 起點-第620章 魔法核心、投訴壟斷分享-givkx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希雅公主刚说完,兰德尔突然示意安静,他向众人展示了一段投影,在场之人都不陌生,正是伊尔法朗驻耐色瑞尔大使,一位十分敌视科曼索的金精灵。
平常这位是由兰德尔负责对接的,这次兰德尔收到新消息,他也按照往常一样与众人分享。
“伊尔法朗已经收到科曼索的正式求援信,艾林塔尔方面综合考虑后,决定派出三位高等法师携带各类物资、器具前往支援,希望能与耐色瑞尔的诸位同行!”
“什么?!”
看完投影,巴迪加尔当即惊呼起来,“伊尔法朗不是最痛恨科曼索的吗?怎么还既派人又送物资呢?”
“还能有什么原因,无非是他们觉得卓尔的威胁更大!”哈瑞斯给出了一个可能的答案,似乎是在印证他之前的观点。
“这件事确实很不寻常!”
希雅公主想了一下,对兰德尔说道:“问一下伊尔法朗大使,他们国内是不是出现什么变故了?作为盟友,他们有必要向我们及时通报情况。”
“好!”
兰德尔应了一声,开始联系伊尔法朗大使。
没有具体信息,谁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不一会儿伊尔法朗大使的形象出现在会议室内,不再是之前的虚拟影像了,而是一道能说、能听的真实投影。
伊尔法朗大使似乎并没有看到其他大奥术师,只当是兰德尔的私人约见,态度还是一如既往地和善,“尊敬的兰德尔阁下,我们又见面,很高兴能够为你解答一些疑问。”
“卢西恩大使,是关于科曼索求援的事,我想知道艾林塔尔方面是基于什么原因选择帮助科曼索!”兰德尔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卢西恩大使似乎早有预料,并没有回避,抬手将胸前代表伊尔法朗大使身份的饰品取下,然后才开始回答:
“兰德尔阁下,冕王特地交代我,一定要给我们的盟友好好解释!
“艾林塔尔方面主要是是基于两个原因做出了那样的选择,一是卓尔早已不再是当初的斯瑞精灵,如果阁下去过幽暗地域、见过卓尔的真实生态,就会知道,卓尔这种生物实在不应该存在,至少不应该把他们放到地表来。
“另一个原因则是,伊尔法朗正在遭遇龙灾,而这次龙灾完全是由卓尔引动【龙狂迷锁】导致的,科曼索那边已经确定如果不摧毁卓尔在地表建立的仪式核心,弑王星将永不退散。”
说完,卢西恩大使便重新将那枚代表大使身份的饰品戴在了胸口位置。
“原来是这样,感谢卢西恩大使的解答。”兰德尔行了一礼,然后中断了通讯。
但是,伊尔法朗大使的投影消失了,会议室内还是一片沉寂,所有人都被【弑王星】永不退散的消息震住了。
耐色瑞尔从未出现过龙灾,即便是最接近的那一次,那头从狭海以北都快游到塞汶顿的白龙不知怎么招惹了一头深海巨兽,被巨兽一口叼去了深海。
除了那次,耐色瑞尔就从未遭遇过真正的巨龙袭击,最多只是一些狂乱的龙血生物,如狗头人、巨蜥之类的,普通人就足以应付。
但如果弑王星永不退散,或许会有其他地方的龙类扩散到耐色瑞尔,单个龙类并不可怕,但如果数量多了,恐怕他们就要忙着到处救火了。
会议室内的众人没有一个喜欢做这样的工作。
“看来这科曼索还真的不得不救了,不过他们为什么不和我们提摧毁魔法核心的事呢?”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他们可悲的自尊与骄傲了,涉及到迷锁,他们恨不得将人类的眼睛、耳朵全部捂上,一丝一毫都看不到才好呢!人类怎么能亵渎精灵的最高艺术呢!”
……
闲话过后,这次会议到这里也差不多结束了,众人商量好支援科曼索的力度、代价,之后各自散去。
第二天,耐色瑞尔的大奥术师联席会议,在塞汶顿奥法联合会总部正式召开,十五位大奥术师全部出席。
会议由德高望重的大奥术师康杰尼欧主持,如此正式的会议当然不会只讨论是否支援科曼索的问题,事实上科曼索问题只是这次会议的一小部分。
真正的重头戏,还是已经连续吵了好几个月的关于【魔网背景通讯】推广的问题。
自从五月中融雪竞赛结束后,希雅公主便在奥法联合会提出推广【魔网背景通讯】,以解决中低阶法师交流不便的问题。
但反响却不如人意,除了少数几位直接表态支持,其余大多沉默,更有多位极力反对,甚至于连七塔内部的意见都没能统一。
在这个问题上,希雅公主最坚定的盟友只有她的老师拜伦、老师的老友伊奥勒姆,以及吉兰高塔的霍恩,其他人不是沉默,就是直接反对。
如果不是康杰尼欧隐隐表示支持,加上十分可能接替康杰尼欧成为奥法联合会主持者的伊奥勒姆的直接支持,或许这个议题根本不会持续好几个月。
不过,在这几个月中,希雅公主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她已经暗中说服了多位原本的中立者,这一次就算不能达成目的,至少也要将议题继续延续下去,直至彻底撕开奥法联合会的保守风气。
“第一个议题,灰白螺旋高塔诉七塔垄断位面结晶,要求七塔开放位面结晶的获取方式。”
康杰尼欧话音刚落,宏大的会议大厅内便游荡起阵阵魔法波动,几乎所有人都在频繁地私下交流。
位面结晶是位面探索阵列的核心所在,而且这种特殊宝石也并非永恒不变,而是会有损耗的,直到现在为止,也不是每一位大奥术师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位面结晶。
唯一的例外就是七塔,任何七塔所属的大奥术师都能拥有至少一枚位面结晶。
那么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七塔拥有稳定的位面结晶获取方式。
而这,也是所有非七塔大奥术师最想知晓的一个秘密,只不过七塔在对外时一向共同进退,没有人敢于直接质问一个至少包含七位大奥术师的施法者利益集团。
在今天之前,还从未有人在奥法联合会的会议上要求七塔开放位面结晶的获取方式。但今天,偏偏就有了。

dyk1p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奧術之主 姑蘇獻芹人-第608章 亡靈天災、自然新定義讀書-wnddu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想了想,夏多问莫特,“那你现在研究的进度到哪一步了?”
“大人,我已经想到了一个思路,将负能量化作诅咒,附在一只地精身上,然后让它不断与其他地精接触、感染,最终让所有地精处于半活物半亡灵的状态,这样就不需要额外为它们提升智慧,地精本身是有一定智慧、能够理解人类命令的。”
说到最后,莫特眼神中几乎要放出光来,但他这种状态,却让夏多心中一颤,这是要搞亡灵天灾的节奏啊!
难道自己有成为巫妖王的潜力?
夏多摇摇头,将这种可怕的场面驱逐出脑海,随后脸色一肃,对莫特说道:“你的研究我很满意,不过现在领地上劳动力已经足够,暂时不需要不死地精,我现在交给你一个新的任务。”
“啊?!”
莫特有些失落,他没想到自己的研究竟然一点用处都没有,但想到领主的新任务,他又不禁期待起来,“大人,是什么新任务?”
“整理出一套独属于大夏领的殡葬礼仪吧!”夏多随口说道。
这倒也不是他临时想出来的,而是早有计划,而且这也算是莫特的本职工作了,死亡之主并不在乎什么礼仪,教义更倾向于维护亡者安宁。
有过【投影位面·耐色瑞尔·基兰镇】经验的夏多,甚至怀疑主位面的死亡之主教义是经过特别修正过的。
毕竟在那个投影位面,死亡祭司才是真正的上层阶级,光辉之主的信仰甚至处于被打压的地位。
投影位面是主位面的一种可能性投影,夏多有理由相信,主位面也经过了这么一波打压、夺权、反打压,最终死亡之主连个正经的神殿都不存在。
死亡之主的祭司只能寄居在光辉之主的神殿之中,当然为什么最后是法师阶层成为真正的统治者,那夏多就不知道了。
他推测可能是和【耐色卷轴】有关,也有可能就是光辉之主的祭司阶层主动退让,都好几百年的事了,谁又能真正了解这背后的隐秘呢!
反正在主位面,法师领主的权力几乎在方方面面得到了确认,只是修改一个殡葬礼仪并不算什么事。
夏多并没有直接强令莫特禁止研究不死生物,而是准备淡化这件事,不断给他布置新任务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
离开墓园后,夏多又立刻给吉布传讯,下达了一个新指令,让他不要再带莫特出去猎杀地精,没有原材料,即便是莫特想要私下研究,也不大可能了。
至于更进一步,夏多还准备从萨维尔领再招募两个死亡祭司过来,哪怕只是两个学徒,人一多秘密也就藏不住了。
回到领主别墅,守卫诺曼告诉他,前德鲁伊亚特伍德已经在会客室等着他了,不过恰好此时妮雅“来信息”了,夏多心急关于那颗猩红闪星的消息,便没有立刻前往会客室。
由于通讯法器只能传递简短的文字信息,因而妮雅是通过塔灵传过来的语音信息,语气似乎也有些慌张:
“我现在联系不上老师了,外面正在传什么天灾谣言,我问过吉尔斯高塔的好几位奥术师,他们也不知道那颗闪星的情况,我现在正在图书馆查找资料,看看历史上有没有类似的情况。”
听完妮雅的回复,夏多心情有些沉重,他很希望妮雅能直接回复说,那颗猩红闪星只是正常现象,哪怕说是她老师正在进行什么奇怪的实验也好啊!
这种既没有准确消息,又有天灾传闻,真是让人心里干着急!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就是吉尔斯高塔图书馆好几百年的积累了,或许真的能找到类似情况的记载。
如果只是一种普通的自然现象,那倒还无所谓,最怕就是,真的是某种天灾的前兆。
“唉——”
夏多长叹一声,理了理心情,踏入了会客室,不管未来如何,眼下他该做的事还是要一步步做下去。
……
“领主大人!”
看到夏多进来,亚特伍德有些拘谨地起身行礼,夏多对这位前德鲁伊还是比较看重的,而且未来对他还有重用,便回了一礼。
两人分别坐下后,夏多从随身空间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张羊皮纸,伸手往前一送,便自然地飘到了亚特伍德跟前,“先看看上面的内容!”
亚特伍德双手捧起悬浮在身前的纸张,开始阅读起来,随着一行行文字看下来,亚特伍德脸色也在不断变化着。
从最开始的平静,到后来的惊讶、震惊、骇然,最后又出现了赞赏、认同,等等不一而足。
夏多则完全是一副平静的表情,因为他很清楚纸上写的什么内容,在他看来这些内容只是一些司空见惯的常识,并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惊讶的。
但如果放在耐色瑞尔,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而从亚特伍德复杂的表情变化中,夏多再次肯定了这种想法。
纸上的内容并不多,夏多估摸着亚特伍德看得差不多,便开口问道:“看完了有什么想说的吗?”
“大人——”
亚特伍德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似乎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夏多见状,直接划下了范围,“先说说自然的定义吧,你对‘人也属于自然的一部分’的观点怎么看?”
有了范围,亚特伍德自然也不再纠结,立刻便说,“这个观点很新颖,但立意却比‘自然等同于森林’要高,既然精灵可以属于自然,那么人类当然也可以属于自然。”
“……”
夏多的原文确实是人类,但他要表达的却是任何智慧生物,包括地精在内,不过亚特伍德这么解读也不算错,至少表明他对精灵独占自然定义权有些不满。
于是又问:“那你对于‘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怎么看?”
亚特伍德回答,“和谐相处并不等于无条件地维护森林,人本身也属于自然的一部分,生存是第一要性,在满足生存条件的前提下,不恶意索取即为和谐。”
夏多点点头,看样子亚特伍德已经能接受自然的新定义了,不过这也不奇怪,如果他还能接受原来的定义,那也不至于因为是否可以清除森林开辟农田的争论而被德鲁伊教团放逐了。
如今耐色瑞尔的德鲁伊,基本上可以成为原教旨主义者,他们认为自然就是森林,而精灵就是自然的化身,他们能认同清除森林就有鬼了。
而事实上,即便是在精灵内部,德鲁伊也并不是主流,破坏森林的事精灵并没有少干过。
夏多在投影位面化身精灵的时候,可以说知之甚深了,特别是在【投影位面·麦叶理塔·苏坎维萨城】,那里几乎就没有德鲁伊的传说,精灵虽然确实比人类更爱护森林,但战争一打,该毁坏的还是会毁坏。
只要有必要,哪怕是毁灭一整片森林都无所谓。
夏多猜测,精灵如此重视森林,可能是因为迷锁的建立和森林有关,当然,这一点夏多并不确定,只是一种怀疑。
不然哪能真有什么特别重视某种环境的种族!
真说起来,精灵生活在空气中,应该更重视空气质量才对,就像水生种族更重视水体质量那样。

nrrga玄幻小說 奧術之主-第606章 破格、萬人鑒賞-8z3j1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夏多也有些遗憾,目前领地上积累10小功才能摆脱奴隶身份,而改进制砖工艺也不过才值1小功,相当于正常工作1年的功绩。
不过莱顿的身份很难让他提出所谓的“破格任用”,但夏多就无所谓了,上位者自然有上位者的特权,赦免一个奴隶并不算什么事。
只是他并不想这么做,积功脱籍规定的存在,自然是有存在的必要性的,只是一个【开拓部】的主管而已,还没有重要到需要破格任用的地步。
但有人才不用,却也是一种浪费,夏多不取,于是便说:
“【开拓部】就由杰夫负责吧,让克拉克担任杰夫的书记员兼咨询顾问,如果【开拓部】的成效不错,可以给他多记一分功绩,让他尽快摆脱奴隶身份。至于【领民安置部】以及【后勤部】的主管人选就用你说的贾科和凯德吧!”
“是,大人。”莱顿对此并无异议。
……
接着夏多便拿出事先写好的任命文书,填上了三个部门主管的名字,之后又用法术留下一个发光的领地徽记——汉字“夏”。
夏多将三份文书交给了莱顿,同时叮嘱道:“这三个部门都算是你的下属,你要做的就是确保它们正常运转。”
这其实才是真正的领地政务官,而莱顿毫无疑问就是主官了,往大了说,此时的莱顿就相当于夏多的丞相,夏多帮他把体制、权责理清楚,之后不管做什么,放到这个体制内,就方便多了。
得到莱顿的回复后,夏多又问道:“对了,领地内领民的识字情况怎么样了?”
“小孩子学得很快,但成年人就有些慢了,而且刚来了新领民,可能又要重新安排。”莱顿并不回避问题。
“这个不急,慢慢来。”
说实话,其实夏多心里很急,恨不得所有领民一下子全变成施法者,但他也知道这不现实,现实还是需要一步步地来:
“晚间学习不能停!另外,我准备将所有16岁左右的领民送进时之塔学习魔法,这件事就当是【领民安置部】成立后的第一个任务吧!尽快完成!”
“是,大人!”
将领民送去学魔法,其实是夏多昨天才想到的,一方面是领地上的人越来越多了,也不缺这些个体力较弱的少年,另一方面就是因为应对有可能出现的卓尔危机了。
当然还有西北天空的那颗猩红闪星。
虽然可能远水解不了近渴,但不管怎么说,搞教育也算是一种积极面对、永不落伍的手段,恰逢时之塔转型,塞几个学徒进去,也没什么。
正准备让莱顿离开,夏多却又突然打消了念头,他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忘记说了,从随身空间内取出专门记载日常安排的笔记本,当看到一个多月前写下的一行文字时,他才想了起来:
“莱顿,最近有件事你要多关注一下。”
“是什么事?大人请说。”
“我刚从塞汶顿回来的时候应该和你提过,八月,也就是这个月初,会有一支运输新领民的船队过来,尽快完成新部门组建,后面还会有更多新领民陆续到来,就以万人来准备吧!”
夏多在笔记中记下的其实是贝莱拉船队大致抵达的日期,除了贝莱拉自己的船队,还有通过贝莱拉联系的其他船队。
【银环徽章】有效期只有今年,夏多在五月份的时候才和贝莱拉达成了交易,但塞汶顿议会从各地召集新领民也需要时间,因此贝莱拉的船队在六月才出发,至于其他船队还要更晚一些。
由于从塞汶顿往来一趟南境,需要的时间实在太久,因而今年大概就只能再运两次了,人数当然没有一万人,但几千人肯定是有的,往大了说,也是在为将来做准备。
当夏多提到“万人”的时候,莱顿不禁露出惊讶的表情,一年前领地就只有从萨维尔领招募过来的几十个人,没想到才一年的时间,领地人口就要突破万人了。
莱顿感到压力很大,但同时,如果能将秩序贯彻到更多人中间,他也感到无比的喜悦与兴奋。
“大人,莱顿必将誓死完成任务!”
“不需要你死,好好活着,以后需要你做的事还多着呢!”
“是!”
看着莱顿离开书房时神情激昂的样子,夏多微微摇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有莱顿在,他还是相当省心的。
……
莱顿走后,夏多沉思片刻,又出门来到军营,之前他吩咐的将领地卫队扩充到200人的命令得到了很好的执行,但如今看来,或许又该扩充了。
倒不至于防着新领民闹事,毕竟在耐色瑞尔,领主几乎全是施法者,夏多至今还从未听说过有领民直接反抗领主的呢,最多就是逃跑。
扩充领地卫队,主要是为了保护劳动中的领民,以及持续清除森林中的各类生物,获取肉食的同时,也尽可能地削弱毁坏森林的反噬。
所谓“毁坏森林的反噬”,这其实是一个德鲁伊词汇,他们认为森林是有意识的,但夏多也有自己的看法,地球上自然的反噬不再少数。
不过那是一种平衡机制,人类破坏自然后,原有的平衡打破,所引发的一系列事件,就是所谓的“自然的反噬”了。
如今夏多在这里开辟领地,清楚了一大片森林,原本生活在这里的生物,自然会有所反应,即便短时间内没反应,随着夏多领地的进一步扩大,森林中原有生物的生存空间进一步减少。
除去它们彼此的厮杀,冲击人类领地也是一个正常选择,当然也是正常现象。
……
夏多在军营中并没有见到吉布,吉布这会儿已经带人出去巡逻了,不过艾瓦倒是很少离开军营,他现在主要负责训练士兵使用魔法物品,以及游荡者斥候的一些经验、技巧。
见到夏多到来,艾瓦立刻恭敬行礼,甚至比莱顿还要认真。
对此,夏多不禁有些失落(矫情),原本两人还一起上过战场,一起销过赃,也算是朋友了,但因为之前艾瓦为了复仇刺杀雄鹰商会分会长后,中了诅咒,被夏多解救了,因而自愿成为他的追随者。
这一下子,两人的关系虽然变得更加紧密了,却也基本上和友谊无关了。

xh5ap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奧術之主 ptt-第603章 斯瑞精靈、白日星現-1h3ob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精灵避难的事终究只是仲夏节一个小插曲,即便再重视也给等他们过来再说,不过,从银叶家族的逃离来看,夏多觉得或许会有更多精灵逃向耐色瑞尔这边。
这种情况对于人类而言,看似是可以隔岸观火、幸灾乐祸,但科曼索那边的局势一旦糜烂,谁也无法保证卓尔就一定不会冲向人类领地。
夏多曾在【投影位面·麦叶理塔·苏坎维萨城】见过卓尔的前身——斯瑞精灵,事实上,麦叶理塔的国民相当一部分就是斯瑞精灵。
而且斯瑞精灵甚至已经独立建国,被称为“伊利斯瑞”王国,勇武、好战、善战,是当时其他精灵对斯瑞精灵的普遍评价。
夏多投影所处的年代斯瑞精灵还没有黑皮矮个的卓尔,依然是皮肤洁白、身材高大健壮的斯瑞精灵,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变成卓尔,夏多并没有找到详细的资料。
只知道是皇冠战争期间,在与艾瑞凡达的战争中,原本处于优势的伊利斯瑞突然消失不见,据传是由于精灵主神的诅咒,将他们埋入了地底。
而在夏多穿越前玩过的那款游戏中,也有过这段情节,被称为“卓尔的沉降”,但也说得不清不楚。
具体情况如何,或许只有精灵主神才知道。
毕竟,如今距离皇冠战争已经有数千年了,即便是精灵也不见得能活这么久。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在卓尔自己眼中,他们是经历了阴谋、背叛、压迫、诅咒等各种负面效果,由此肯定会带来不少怨气。
不然的话,如果在地下待得好好,干嘛非要跑到地面上来!肯定是仇恨和环境的双重作用,才让他们逮住一个机会就往地面冲!
这种情况下,他们或许会先攻击精灵,但他们又有什么理由放过人类呢?
更何况,不管是主位面的已有资料,还是夏多在【投影位面·叶尔兰·银光城】亲身经历的,又或者穿越前地球上那款游戏的背景设定,卓尔都是残忍、狡诈的代名词。
神殿内花园的树荫下,即便夏多和妮雅不再闲聊,再次进入了各自研究的状态,但夏多心里却始终无法平静。
这才过了多久的安稳日子,又搞出个什么卓尔来,这种日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由此也让夏多更加坚定了要走文明发展路线的决心,个体哪怕再出色,能力总是有限的,只有集合无数人的智慧,才能拥有近乎无限的能力。
如果一切不做改变的话,那耐色瑞尔最终的结局或许就是几千年后的浮空城坠地、国祚终结,后世只能从沙漠中的残存遗迹,才能一窥耐色瑞尔曾经的些许过往。
绵延数千年的魔法帝国到最后留下的只有一些只言片语的传说,这不免有些令人唏嘘。
夏多身处其中,很难置身事外,再者就算要走,还能走到哪里去呢?还不如在一个已经立下根基、较为熟悉的地方好好打拼。
不断思索着卓尔出现可能的影响,以及自身在未来的定位,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黄昏,太阳即将落入地平线下。
夏多收起半天没看的法术笔记,斜靠在椅背上,越过不远处的高墙,望向已经被夕阳镀成金黄色的天空。
“嗯?”夏多突然坐直了身体。
他揉了揉眼睛,再次望向西方,更准确地说是西北方,甚至更偏北一些,与地面差不多60度角的高度,一个星星正在闪烁。
如果只是星星闪烁,夏多倒也不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由于空气的折射什么的,星星闪烁也算是正常现象,是常识了。
可问题是,现在是黄昏,光线并不算暗,夕阳最后的余晖将半边天空染得一片金黄,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看到它在闪烁,可见这颗星星有多亮了。
这还不算,夏多一眼能从夕阳的余晖中发现它,并不仅仅是因为它很亮,毕竟只星星而已,再亮也有个限度,肯定是没法和太阳相比的,即便是夕阳——
这会儿,太阳还没完全落入地平线以下呢!
真正让夏多把这颗星星和夕阳映衬下的金黄色天空背景分开来的,是它的颜色!
猩红色,隐隐透露出一丝不祥!
……
夏多这边的异样很快就惊动了正准备收起笔记的妮雅,她顺着夏多的视线往西北方向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眼神不禁有些茫然。
于是,妮雅直接敲了敲两人中间的小圆桌,问道:“看什么呢?表情这么古怪!”
听到声音,夏多立刻收回视线,看向了妮雅,却见妮雅正好奇地盯着他看,夏多指了指西北方的天空,解释说:“那里有颗正在闪烁的猩红色星星,你那个位置可能被树挡住了,你到旁边就能看到了。”
“闪烁的猩红色星星?”妮雅有些不相信,但更多是对这种现象的不确定,她知道夏多没理由在这种事上骗她。
既然夏多说她这个位置看不到,那妮雅就干脆起身来到夏多身边,扶着夏多的座椅,微微蹲下,贴近夏多刚刚的视角位置,朝西北方向看去。
很快,她就发现了目标,“竟然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夏多微微避过妮雅的脑袋,问道,“你知道那是什么星吗?”
几乎紧贴耳边的气息让妮雅有些脸红,她连忙坐回自己的座椅上,端起茶杯小喝了一口以作掩饰。
至于夏多的问题,妮雅则有些为难,她对于星相并没有什么研究,这时候也只能说一句,“不知道!”
似乎觉得这么说有些敷衍,又连忙补充了一句,“我不止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时之塔并没有类似的记载,至于吉尔斯高塔那边,或许可以等我回去找找看。”
连妮雅都不知道,夏多不免有些失望,想了想,他又联系了艾伯克,以及安布里尔主教,或许从他们那里可能得到一些信息。
白日星现,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现象。而且那种颜色,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让夏多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f30st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奧術之主 姑蘇獻芹人-第600章 685名學徒、仲夏節前夕鑒賞-055gf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时之塔转型第一阶段说起来只有四个小目标,但涉及到的事可不只有四件那么简单,方方面面、千头万绪,好在夏多早就在盘算着时之塔的转型了。
如今做起来,也算是有些心理准备了,离开镇公所后,夏多紧接着又去了利亚顿、汉斯、斯莱文、闪金等四个商会。
奥术师亲自上门,借几个善于做账、查账的管事,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夏多一到,刚把要求提了一下,人就已经安排好了。
夏多在每个商会要了两个人,一共八个人,算是时之塔审计处的最初班底了,至于为什么不找萨维尔领的商业主管戴里克要人,自然是考虑到时之塔的中阶法师和领地商会关系紧密。
用那些人,不就等于让他们自己查自己吗!
还不如找些不相干的人更可靠,这就类似于第三方机构了。
……
不一会儿,夏多就带着八个商会管事回到了时之塔,知会了塞西莉一声,便让这几个人入驻了物资处,交接相关文书案卷后,就正式开展工作了。
夏多为审计处选择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提拉克研究室”,一方面先查自己的嫡系,至少不会有什么反对声,便于审计处快速积累经验。
另一方面,就是出于所谓的“公生明、廉生威”考虑了。
提拉克等人并未对此有所意见,他们研究室的全都是初阶法师,当初成立研究室本身就是夏多力推的,打破了只有中阶法师才能成立私人研究室的传统。
有很多双眼睛盯着他们,中饱私囊他们是不敢的,这也是为什么夏多敢第一个选他们的原因。
……
接下去的两天里,夏多并没有返回领地,虽然领地刚刚来了一批新领民,有很多事情等他回去处理,但他还是耐着性子组织了两场交流会。
一场是初阶法师的,一场是中阶法师的。
时之塔转型的四个小目标,其一就是组织正式的交流会,并形成规范。
当然,说是交流会,其实更像是夏多在给那些法师上课,时之塔的法师们听课的时候很热情,但轮到他们自己讲的时候,态度就有些冷淡了。
只是两场交流会还不足以改变他们的观念,夏多计划每个周都抽出时间组织交流会,一定要将交流的风气拉起来。
在交流会期间,夏多让塞恩镇长召集的300新学徒,也已经在时之塔完成登记入册了。
为了让这300人尽快进入时之塔,连通萨维尔镇的那个固定传送门都差点被整崩溃了,接连传送300人对于一个原本只用作单人通道的传送门,还是有些负担过大。
萨维尔镇这边的固定法阵几乎需要重新修建,代价可谓不菲,从这也可以看出夏多对于时之塔转型的重视了。
之后,新学徒入学、分班,夏多几乎每一件事都要亲自过问,除了新学徒,时之塔原有的学徒,也要重新分班。
除去那些确实想要放弃魔法之路的学徒,新体制下的时之塔学徒共有685人。
其中3级学徒:5人(进学会的预备成员,准法师);
2级学徒:140人;
1级学徒:540人。
学徒人数来了一个暴涨,教学计划一再调整,夏多返回领地的时间也一再推迟,一直到学徒管理处走上了正轨,时间已经悄然来到了7月底。
夏多准备返回领地了,而且短时间内都不会再来时之塔,接下来时之塔这边到底会如何,就要交给时间来考验了。
……
只不过,还没等夏多返回领地,妮雅倒是先从塞汶顿返回时之塔了。
由于两人每天都有通过塔灵或者传讯法器的交流,对于时之塔的近况,妮雅很了解,而对于妮雅在塞汶顿的日常,夏多也不陌生。
见面后,夏多猛然想起了妮雅上一次离开前说过的那句话,不由得打趣道:“妮雅,要孩子吗?”
“……”
妮雅白了夏多一眼,很果断地没有接话,而是熟练地转移话题,“明天就是仲夏节了,你不留下了吗?”
“留下了?留下了要孩子吗?”
“你——”妮雅好气,“好心留你一起过节,你怎么老是提说那个!”
好吧,夏多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于是收起笑容,正色道:“抱歉,下次不说了。至于留下过节,还是算了,领地上一堆事等着我回去处理呢,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现在就要走了。”
夏多这么干脆地道歉,倒是让妮雅有些不好意思了,语气顿时就软了下来,“也不差这一天嘛!”
“呃——”夏多没想到妮雅会这么说,不过想想去年的仲夏节,埃普斯领主身中诅咒进入了静滞间,可以说约等于去世了,而妮雅的母亲,在她出生的时候就死了。
如今,她就只有自己这么一个亲人了,虽然更多还是契约层面的,但那也是亲人,或许妮雅感到孤单了。
强大如奥术师也会有如此凡俗的情绪,想到这里,夏多看向妮雅的目光中不禁多了一丝怜惜,同时他也想到自己远在另一个世界家乡的亲人。
想到在这个世界上,将在未来陪他走过漫漫长路的或许就是眼前的妮雅了,夏多还是做出了决定,“我留下来!”
紧接着,他明显感觉到妮雅情绪的上升,不过他的事也不仅仅是答应多留一天,领地那边还是要知会一声,以免那边以为这边出了什么意外。
当着妮雅的面将多留一天的消息发送回领地,之后两人便一同来到妮雅的私人实验室。
虽然夏多答应留下来过去,但仲夏节是明天,今天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费尔德法术书的破解进度虽然不快,但始终在坚定不移地推行着。
上次的桥接实验后,夏多每天都妮雅联系,讨论桥接方案,对于上次桥接的那组秘银构件中的土元素振荡异常,他们也已经找到了原因,并对之后的桥接方案进行了修正。
这次两人有信心桥接三组秘银构件,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再进行七八次桥接实验,差不多就能找到法术书的“锁”了。
之后就可以采取针对性的措施,从而加快破解速度。
对于这本法术书的内容,夏多可是好奇得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