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奮鬥在瓦羅蘭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線上看-第二百五十六章 兔女郎和惡魔展示

小說推薦 – 奮鬥在瓦羅蘭 – 奋斗在瓦罗兰 “你想对她做什么?” 瑞雯丝毫没有遮掩自己想法的意思,她之所以回来到李珂的身边,仅仅是因为瑞雯很担心李珂对这个酒馆里的其他人不利而已。 虽然她并不算是聪明,但是在这里干了这么久了,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和自己穿着打扮一样的女服务员是怎么挣到比自己多的多的钱的。所以她不想要让这些人被李珂害了,她们已经够苦的了,不能够再受苦了。 “只是问问而已,想要知道一下这里的情况,以及这里的统治者的水平。” 李珂他们并不是在德玛西亚,而是在附近的一个小国家当中,所以李珂他们的通缉令还没有到这里,也没有太多人认识他们。 也正因为如此,李珂才有了微服私访的能力。 “你不是单纯的就是个猎人吗?普通的猎人可不会问这些东西吧?” 饿着肚子的瑞雯不爽的看着李珂,她越发的觉得李珂有问题了,可是她也不觉得自己面前的真的是那个皇帝陛下。 所以李珂的身份就很让她在意了。 “好奇而已,而且我也有打算在这里定居,所以提前知道一下这里领主的能力,还有镇民的好坏,也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丝毫不在意瑞雯的盘问,李珂把钱推向了那个已经把胸口放在了桌子上,尽可能的展现自己魅力的兔女郎的方向。 “所以介意告诉我吗?你被要求还钱的时候,他们要你还多少,而且这里的领主的法律支持吗?” 李珂继续问了下去,而兔女郎接钱的手猛地一颤,但还是说了出来。 “我还的时候,他们要我还两百枚金币,我借的就是领主的钱。” 她说话的声音很快,所以瑞雯并没能够听清。李珂倒是听清了,只是这种程度而已,他在皮城看的多了。 “领主借的钱啊,看起来还真的是爱民如子啊。” 风轻云淡的再次扔过去一枚金币,李珂喝了一口酒。 “那么,这里的伙食怎么样,会受欺负吗?” 兔女郎摇了摇头。 “不会受欺负了,毕竟我们是要赚钱的,伙食的话还好,只要有客人的话,吃东西并不用担心,反而要小心身材不会走形。”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还稍微看了一下正盯着桌子上的东西摸肚子,肚子也很配合的叫起来的瑞雯。她忍不住的扯了一下嘴角,因为她们这些兔女郎当中唯一一个没正经接过客的就是瑞雯了,也只有她一个人吃不饱。 也正是因为这个的原因,所以瑞雯在她们这里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毕竟不管再怎么说,她在她们的眼中都是尚未堕入黑暗的人。 裂爱:恶狼总裁的绵羊妻 l宠爱s 她有太多的生活可以选择了,没有必要和她们这些已经没有了未来的人待在一起。 “但就算没挣到太多的钱,或者客人只是单纯的喝酒,我们也有土豆和面包可以吃,有时候还有剩下的肉汤什么的。” 瑞雯忍不住的扭过了头,因为这说的正是她,酒馆给她们的饭虽然丰盛,量也不少,但是对她而言却不够,所以有的时候她会要一堆的黑面包,然后就着客人剩下的肉汤来填饱自己的肚子。 没办法,穷就是这样的,把自己的钱财都分给自己部下的瑞雯,并不具备当富家翁的资格。 “看起来过得还不错,那么医生呢?受伤或生病了呢?” “也有医生,不过要自己出钱,被客人打了的话,如果是无理取闹的客人还能够拿到一笔赔偿。” 李珂点了点头,这家酒馆的老板还算是有那么一丁点的良心,并没有把他酒馆里的这些女孩子们死命的压榨。但是很显然他也并不怎么干净就是了,他和这里的领主很显然是有着某些联系和关系的,不然领主变现自己领地财富的关键一环上怎么会出现他的身影。 不过鉴于还算有点良心,等打到这里的时候就不直接吊死了,公审一波,然后根据法律来量刑吧。 在心里为这个酒馆老板定下了他的未来,李珂将一个小袋子扔给了因为提及自己的过去,所以正在黯然神伤的兔女郎。 “拿着这些,给你的那些同伴们赎身吧,至于安全问题就找你身边的这个女孩吧,尽管没了那把符文剑,但是她也是一个高手,保住你们的安全是没问题的。” 他扔过去的是一袋艾丽芙从大地当中提取出来的宝石和金块,既然已经看到了这些女人的悲惨,那么他也不打算袖手旁观。就算现在没打算杀了那些迫害她们的人,但救她们出苦海还是没问题的。 “…………” 打开了那个袋子,露出了里面闪耀着各色颜色的宝石,兔女郎看到的并不是简单的宝石,而是蕴含着魔法力量的地脉精华。这些宝石蕴含着地脉中的魔法,以人类的目光来看待的话,每一颗都能够卖出数百金币的价格。 只不过对于艾丽芙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就能够积攒到的东西而已。 被里面精致而又华贵的宝石惊得长大了嘴巴的兔女郎迅速的抬起了头,看着正端着一杯清水的李珂,忍不住的问了出来。而一边的瑞雯则是没反应过来,正拿着自己偷偷拿来的面包准备塞进自己的嘴里,在李珂察觉之前将其偷吃干净。 毕竟就算要打架,也要吃饱了再打不是么? “您……你是什么人?” 她不是没期待过英雄,但是她却没想到过英雄会这样出现,一个在别的女孩子面前正大光明的摸她的大腿,然后在得知自己遭遇后直接扔出一大袋钱的英雄她真的没听说过。 “就当是我给你的小费吧,毕竟你还挺软的,至于身份的话,你以后会知道的,虽然有些自夸的嫌疑,但是我其实还挺有名的。” 李珂回答她的时候又犯病了,他想到的不是对方未来的生活,而是那柔软而有弹性的大腿…… 而一边的瑞雯则是立马炸锅了,她把塞满了面包的脸扭了过来,死死的盯着李珂的脸,手也直接摸上了一边的叉子。 她就知道李珂的身份有问题! “这样啊……” 看了看一脸紧张的瑞雯,又看了看面带笑容的李珂,这位兔女郎小姐对着瑞雯露出了一个微笑。 “既然是这位先生的吩咐……瑞雯,你愿意来帮我吗?” 不管李珂的目的是什么,能够拿出这么多钱的人都不是她能够违背其意志的。她其实说谎了,她以前是一家珠宝商的学徒,所以她能够认得出来这些宝石的真假,而且这些宝石可是闪耀着辉光的宝石,就算外行人也一眼就能够看出其的真假。…

Read the full article

火熱都市异能 奮鬥在瓦羅蘭笔趣-第二百一十四章 無極之傷讀書

小說推薦 – 奮鬥在瓦羅蘭 – 奋斗在瓦罗兰 “所以你要带我去哪?” 诺克萨斯的孩子看着一路沉默的戒,有些不安的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因为只要他想,他就随时能够从自己的身体里召唤出一把锋利无比的镰刀,将这个一直绑架着自己的艾欧尼亚人砍成两半。 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做不到,只要自己稍微有动作,那个叫做戒的人就能够轻而易举的将自己打倒,然后再次打那个根本不可能打伤自己,只是能够把自己打疼的地方。老实说他觉得这样做真的很蠢,如果是他的话,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砍断胆敢袭击他的人的脑袋。 “带你去一个能够让你像个人一样活下去的地方!” 戒看着这个孩子身上那破烂的衣服,还有那已经完全看不出来样子的鞋子,努力的让自己不现在就杀了这个暗裔的宿主。毕竟他现在并没有变成妖魔……虽然也有可能是暗裔伪装的,但是那样强大的存在真的想要做什么的话也不可能是自己能够抵抗的。所以他如果真的想要用伪装来做成什么事情的话,那么自己也必须进行观察和预防。 但是,但是…… 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没有被暗裔侵蚀内心的话,他却是有必要让一个走错路的孩子变成一个正常的孩子的。 至少在他变成一个怪物之前,让他能够身为人活着。 只是他的话让诺克萨斯的孩子猛然停了下来,并且死死的看着他身边的戒。 “你要把我送到诺克萨斯人那里去?那你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戒沉默了。 “他们是你的同胞。” 但这个孩子只是不屑一顾。 “我连名字都没有,而且我没有第一时间归队的时候就已经是逃兵了,现在回去的话只会被当作间谍处理,至于怎么处理,当然是直接砍掉我的脑袋啦。” 他真的很害怕这个人把他送回诺克萨斯人的军营那里,因为他回去就是真的必死无疑的,根本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戒停顿了一下,他还想开口。 “但……” 但那个孩子打断了他。 “但你觉得你会比我更了解诺克萨斯人?” 戒叹了口气,他拉着这个孩子的手,朝着另外一个地方走了过去。 “当然,因为没有比你的敌人更加了解你的存在了。” 他或许在决定怎么处理这个孩子之前,要先给他买一身衣服了。 —————— 如果说之前的战斗,无极剑道的易大师还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并且挥动自己的剑刃,但是现在却不能够了。 无极村被毁了,虽然说看得出来是诺克萨斯人的炼金毒剂毁掉了这个村庄。但是无极却非常的清楚不是,因为他一直待在脸上的那个七星洞察目镜不仅能够让他看到周身所有的敌人,更是能够让他看到阴阳两界,以及精神世界的东西。 在他的视界当中,无极村中死去的人仍然在和杀死他们的那些人纠缠着,而那些人虽然使用着异邦人的武器,但是他们毫无疑问的都是艾欧尼亚人。尤其是领头的几个人无极还认识,那是曾经和他并肩作战,一起对抗诺克尔萨人的一个武士。 但是他对对方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对方在自己出言拒绝对方主公用武力联合艾欧尼亚势力,并且出言讥讽的时候,对方那快速的拔出刀子的速度。 而他出刀也的确很快,被他杀死的无极村人,没有一个能够活到第二秒的。而他杀对方的时候,却让他切身的感受到了在一秒钟之内,被整整一千次斩击斩到的感觉。 “我们拼死守护的同胞,坚守的道义,反而亲手毁灭了我们。” 他忍不住的惨笑了出来,无极之道现在仅剩下他一人,而他却也因为杀死了那些‘英勇抵抗诺克萨斯人的英雄’而从名声臭到了家,纵然他揭示了那些人的阴谋,并且亲手手刃了仇敌,但是在这种时候,也没人会对他这个孤家寡人说话的。 老实说,他现在很是心灰意冷,几度出现了自裁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自己存在在这个世界的价值了,也不知道自己又应不应该将无极的剑术传承下去了。 “或许,我会守护着这里,直到这里被什么人摧毁,又或者被虚空生命杀死吧。” 他笑着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剑从自己的膝盖上拿了下来,结束了自己的冥想。他默默的走到了一件勉强复原的酒馆当中,继续打理着这个已经残破无人的小镇,并且维持着自己平静的生活。 但是,今天似乎并不怎么平静的样子,就在他温了一壶酒的时候,一个头戴斗笠,并且腰间挂着一把断刀的武士出现在了他的酒馆,而从他踏进之间废弃的酒馆的时候,那就没有安静下来的风可以看得出来,眼前这个人绝对有着不弱的风魔法。 而能够有这样的风魔法,并且还有不俗的剑术的,易也只能够想到一个流派,还有那个传闻当中的人了。 “不知道是怎么样的风,竟然能够把御风剑术的唯一传人吹到我这里来。” 他拿着酒壶从后面走了出来,在那个已经坐在了唯一完好的桌子上的浪客举了举自己手中的酒。但是他眼前这个明显和自己一样沉迷在酒精,并且放纵了自己很久的浪客的却只是微微动了一下喉咙,并没有取出自己酒杯的意思,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指挠了挠那粗糙的脸颊。 “抱歉,易大师,我已经戒酒了。” 易愣了一下,他狠狠的灌了一口酒之后才问出了自己想问的东西。 王爷难挡:专宠傲娇王妃 步步生烟 “你得到你的救赎了?” 他有些羡慕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因为他的仇人是那么的明显,还有着能够关心和达成的事情,但是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而亚索则是尴尬一笑,他将自己的断剑放到了桌子上,以此来表达自己没有恶意,才回答了易的问题。 “……只是觉得我不能够再颓废下去了,毕竟家里和道场里都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是时候成为顶梁柱了。” 易在以往会对这种事十分的欣慰,但是现在他只觉得刺耳,所以他又大口的灌了一口酒,想要出言讥讽一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种不祥的感觉同时笼罩了两个剑客,让他们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雨幕当中新出现的两个人。 仙 王 日常 生活 而这两个人,自然是戒,还有那个诺克萨斯的孩子。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奮鬥在瓦羅蘭 愛下-第二百一十二章 蒼天是否哭泣熱推

小說推薦 – 奮鬥在瓦羅蘭 – 奋斗在瓦罗兰 “这个世界的气候将会变得更加的糟糕了,恐怕在接下来的数百年里,你们所熟知的气候将会彻底的消失了。” 李珂看着那些因为戴森球散发出的热量不断蒸发的积雪,沉睡了上万年,如今却不断融化的冰川,他的语气当中满是感慨。奥恩在看到自己手中的戴森球之后就,其实并没有第一时间进行工作,而是先挖了几十个冰川,并且叫上了艾尼维亚,给李珂送给他的那棵树打造了一个冰室。然后才在李珂的帮助下,大致掌握了戴森球的一部分用法。 稍微掌握了怎么释放火焰,并且增加和降低火力之后,他就开始用戴森球开始忙碌了起来,打造专用的器具,并且将那对龙角在戴森球的火焰下不断的熔炼。之后的事情就有些失控了,那就是弗雷尔卓德的积雪开始被高温不断的融化,历经千年万年才形成的冰川更是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流淌。 说句直观点的话,弗雷尔卓德因为这颗工作的戴森球正在从北极南极朝着赤道转变,可以确定的是弗雷尔卓德必然会遭受到一段时间的雪崩和洪水的冲击。好在有着艾尼维亚的帮助,由冰晶凤凰对不断升高的气温进行降温,否则又有一场席卷整个符文之地的天灾要出现了。 “是啊,但是这里的环境也变得好了起来呢。” 艾希点了点头,她看向了那漫山遍野的花朵,原本那个地方是一座冰山,但是在它融化之后,里面不知道深埋了多久的种子就在温暖和潮湿的泥土当中发芽了。无数艾希,甚至李珂都没见过的昆虫和花草从万年的沉睡当中苏醒,然后繁衍了起来。 它们让这个地方变得异常的繁荣了起来,来自远古的花朵展现了不属于现在的花朵的美丽,而不用时代的植物也因为这一次奇迹而汇聚一堂。种种早就在其他地区灭绝的昆虫,鱼类,甚至一些生命形态比较简单的生命也都因此而苏醒,让这个世界充满了异世界的色彩。 艾翁义不容辞的来到了这里,带着一个同样因为冰川溶解而复苏,正在丛林当中不断纳尔纳尔的叫着的远古约德尔人在这个丛林当中狩猎玩耍,并且保证一些消逝的生命能够融入这个新的生态圈当中,并由自然来再次决定他们的去留。 幸运的孩子,总是能够得第二次机会的。 “等到一切都结束了,我会找人帮助我将这里变成永远都四季如春的地方的,戴森球用来作战实在是太浪费了,它最大的作用,终究还是让这个世界的人能够更好的生活下去。” 李珂也很喜欢漫山遍野的花朵的样子,只是很可惜的是,这项工作除了飞升者和神明以外没人能做。就连奥恩都很难在太阳之火的持续灼烧下工作太久,而且改变星球气候这种事情,李珂也没什么经验。 要是他有经验的话,符文之地的其他地方也不会一直都阴雨连绵了,这就是他焚烧大海带来的副作用,也是他完全没办法的后遗症。 只是他觉得是后遗症的东西,在别人的眼中却并不是这样。 “连苍天也在为这人间的惨剧而不断的哭泣吗?” 感受着连绵了数天,混浊而又冰冷的雨水不断的落在自己的身上,戒依旧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他只是悲哀的看着那个正在尸体上寻找食物的孩子,眼睛当中满是迷茫。 他本来应该去皮尔特沃夫去寻找李珂的所有的消息的,但是不等他将一切事情处理好,以一个不会被怀疑的身份前往比尔吉沃特,他就看到了一名暗裔附身在一个孩子身上的事情。然后他就违背了自己师尊的命令,准备将这个祸害提前清除。 他的师父苦说曾经将他和一只蜘蛛关在一间密室当中,让他看蜘蛛如何捕猎那些可怜的飞虫,并在之后问他,有几只飞蛾因为自身的不理智和盲目而丧命。 但是他却回答没有,因为他在第一个晚上的时候,就把那只蜘蛛给灭了。 防患于未然,这是他一直坚信的准则,所以他一直等待那个孩子失去理智和作为人的仁义道德的那一刻。到了那个时候,那个孩子就不能够被称之为人了,他会在那个时候将他杀死,然后拿走暗裔的武器,并且像古代的先贤们一样,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容器,将暗裔再次封印。 至于师父的嘱托? 在他动手之前,他就会放出消息给自己的兄弟慎,让他去执行师父的命令,他的这个兄弟能够完美的代替他。 只是事情总是会出人意料的,那个孩子似乎并没有被暗裔所迷惑,反而是戒在跟随着这个孩子时所看到的一切,让他陷入了迷惑当中。不管是那些军阀以为了艾欧尼亚为借口而互相算计和削弱,又或者是在那些虚空妖怪入侵的时候的互相坑害,都让他对现在的局势和人心感觉到了深刻的绝望。 就像是曾经对抗那个金魔一样,但是那个时候他只需要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但是现在,他却要面对无数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金魔是被关进去了,但是战争,却塑造出了无数的金魔。 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还有没有意义了,因为他所看到的一切都在证明,他做出的一切努力和训练,都只不过是在保护一些禽兽的利益而已。 这倒不是他对均衡教派的信念动摇了,他十分清楚均衡教派的必要性,甚至愿意牺牲一切保存均衡教派的纯洁性。但是他却觉得自己恐怕很难再像以前那样子作为均衡忍者活下去了,因为作为均衡忍者活下去的话,他就几乎什么都不能够做了,只能够看着自己的族人没有因为妖魔鬼怪而灭亡,而因为人心而灭亡了。 人,比妖魔鬼怪还要可怕,他再一次深刻的理解到了这一点。 “该死的,还是没有肉!真是一群没用的家伙!” 就在他为了这些倒在地上,因为各自将军的意志不一样而死去的农夫们哀悼的时候,那个孩子却突然骂了出来,并且狠狠的踢了那个致死都握着自己儿子画像的女性士兵一脚,并且想要将嘴里的唾沫吐到对方的身上。 他脑内的一根弦突然断掉了,他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出现在了这个孩子的身边,抓住了他的一只手的同事,还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对方的脸上,让他的那一口唾沫飞到了别的地方。 “你都拿了他们的东西了,还不懂得给他们一些尊重吗?!” 一个人的黑暗文学 他蕴含愤怒的声音和殴打让那个孩子的眼睛瞬间赤红了起来,一柄赤红的镰刀也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但是劫却没有在乎,因为这个孩子的武艺实在是太差劲了,他只是一脚就把这个孩子踹飞了出去。 然后,他回忆起自己曾经的父亲是怎么揍自己的,于是在那个孩子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将那个抛弃了自己的父亲曾经对付自己的招式,完完整整,并且变本加厉的用在了这个孩子的身上。 俗称。 打屁股。 于是这个孩子也觉得苍天是在哭泣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