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季小爵爺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 線上看-第二千一百五十三章 頓悟看書

小說推薦 – 超品漁夫 – 超品渔夫 天蛇少君给了自家老子一个鄙视的眼白,是喜欢殷东手上的资源吧! 砰—— 一道掌影当头拍下,把天蛇少君拍跪在地上,天蛇族长笑斥:“傻小子,你还不滚去守着殷东,看看他都带了多少物资,别等他手上的物资都被兑换完了!” 这话,就是定了基调……天蛇族不打劫,只交易! 天蛇族长一言定鼎,其他族老就算还有贪心的,都不敢跳出来跟他作对,再者相比打劫,跟殷东交易更安全。 扫眼看了一圈,看老东西们都没有跳出来反对,天蛇族长眸中闪过满意之色。 他又提点的了一下:“做一锤子的买卖,还是细水长流,关键就在于要确定殷东的物资,是不是随身放着,或者,能绝对压制他。本族长可不想随时有虚空黑洞被引爆。” 听了这里,族老们愀然变色,心里本来还有一点怨气的,都散了。 对啊,跟一个曾炸过虚空坊市的狠人结仇,比一棍子打不死的毒蛇还要可怕,尤其是这狠人还能控制虚空黑洞。 更别说,这个狠人知道坊市地下城废墟有虚空裂缝,是连接死灵界的。一旦殷东拼着玉石俱焚,弄一个虚空黑洞,炸开那条虚空裂缝,死气浪潮裹挟着死灵大军而来,那画面太美,令人不敢想象! 还是做交易吧! 交易可细水长流,还安全! 瞬间,族老们眼神交流,达成了一致意见。 天蛇少君给了这些老家伙一个鄙视眼神,欢快的出了大厅,出来看到青蛇少君那一脸快要绷不住的假笑,还有仿佛淬了毒的眼神,不由得一笑。 “本少主最喜欢的看的,就是你看我不爽,又不得不陪笑脸的样子,鳖孙,要怪就怪你投错了胎啊,啧!” 天蛇少君猖狂大笑而去,把青蛇少君怨毒的眼神抛在身后。 见了殷东,他就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还把族老们跟青蛇少君的反应描述一遍,让殷东都替这傻小子愁。 “你小子就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也亏得你投了个好胎,有一对好父母,要不然你这种傻儿子在肥皂剧里都活不出三集。” 殷东叹气,还劝了一句:“你可长点儿心眼吧!” 天蛇少君哈哈一笑,得意的笑道:“可我不是投了个好胎嘛,我父亲不死,我这个少主之位,就没人能动。” 殷东失笑摇头,指着天蛇少君的腕表通讯器说:“这个通讯器上的兑换物资,是实时更新的,清单上有的物资,都能随时兑换。” 说完,他大方的打开涡墟,说:“你想看,可以随时进去看。” 小宝的小脑袋在涡墟口探出来,揉着惺松的眼睛,奶声奶气的说:“麻麻去哪儿了?宝宝肚子饿了。” “我们等下上街去吃好吃的。” 殷东抱起小家伙,给他额头的毛毛汗,柔声说:“跟叔叔打个招呼。” 这个特工有点冷 风雪还在 “叔叔好。”小宝挥了挥小爪子,蔫蔫的趴在殷东肩上,撇着嘴要哭,“宝宝做梦了,梦到麻麻又跑了。” “这次跑不了,你妈被爸爸拴在裤腰带上了。”殷东开了玩笑,被剑灵空间里的秋莹给了一记死亡凝视。 小宝歪着小脑瓜一看,黑剑就挂在殷东腰间的皮带上,可不就是拴在他裤腰带上,咧开嘴笑了起来,还说:“要拴紧一点,不要让小黑带麻麻跑了。” 剑灵小黑喊冤:“小黑好冤啊,比窦蛾还冤,一直以来,都是废材主人要乱跑,小黑并不想,跟着东子老大躺赢的剑生不香么?” “不许顶嘴!” 小宝弯下腰,一爪子拍在黑剑上,虎着小脸,霸道的喝斥:“坏小黑,说麻麻坏话,不乖,要打死!” 黑道巨子 小黑怂了,趴在地上不敢反驳,一脸的生无可恋。 剑灵空间里的碧桫树无风自动,枝条摇晃起来,发出沙沙的响声,仿佛是树灵在看小黑的笑话。 树下,秋莹闭着双眸,嘴角却不禁翘了起来,儿子就是亲的好,这么好就知道维护自家亲妈了。 “好了,小宝先带叔叔进涡墟空间去看一看风景,爸爸把店里的事情处理一下,就带你们上街去逛。” 殷东岔开话题,给小宝使了一个眼色。 小宝是个小机灵鬼儿,心领神会,马上伸出小爪子,扑进天蛇少君怀里,指着涡墟空间说:“叔叔,走,进去玩!” 天蛇少君是头一次抱小孩子,有点手忙脚步,而且怀里抱着一个软软的小家伙,这感觉还真是新鲜呐! 他看不出小宝是天生道体,但能体会到这个人形悟道石的好处。 突然间,一股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浮现,天蛇少君还没有反应过来,进入了顿悟状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直以来他的修炼不勤奋,修炼速度比不上青蛇少君,这一刻那些修炼功法在脑中闪过,就像水到渠成,让他一秒融会贯通。 时间,一点点过去,天蛇少君都没有动弹,一直沉浸在那种奇妙的感悟中,就算小宝被殷东抱过去之后,他也没有醒来,一直杵在店铺不动。 “这小子傻人有傻福啊,这样也能顿悟!” 殷东失笑,都忘了自家儿子是人形悟道石了,把小宝放在地上,又把小军他们移出涡墟,让小家伙们就在店铺里玩,他则守护天蛇少君,避免有人打断天蛇少君的顿悟。 “宝宝不想在店里玩,要叔叔们上街。” 看到江队长带着战士们准备上街,小宝就叫了起来。 歡迎…

Read the full article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超品漁夫討論-第二千零四十二章 噬主的狗讀書

小說推薦 – 超品漁夫 – 超品渔夫 殷东都懵了一下,明知道他来了,华堂主为什么自爆了? 雷光蛟龙的爆炸,华堂主与敌偕亡,形神俱灭,连向身体残渣都不剩一点,激战双方,就剩下了一个全程打酱油的路无锋。 朱胖子一死,黑球无人控制,被蠢蟹收走。 随后,蠢蟹穿梭虚空,消失不见。 路无锋原地懵了半天,要不是看到地表还残留着激战之后的痕迹,还有华堂主自爆后残余的电花光弧闪动,他真以为是幻觉了。 七棠关方向很快冲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五行尊者,也是祖庙在七棠关的负责人,五人一向同进同出。 赶过来之后,性格爆烈似火的火尊者喝问:“路无锋,什么情况?” 路无锋从震撼之中回过神来,扫眼看了一圈,除了祖庙的五行尊者,其余都是各族在七棠关的负责人,圣门强者也有三位,不过平时跟他都不对付。 “祖庙是把我们圣门弟子,全都当嫌犯在审讯了吗?” 面对强势的火尊者,路无锋的回答十分犀利,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架势。 “你……” 火尊者大怒,正要喝斥路无锋,被水尊者扯了一下,然后她抢过话头:“路堂主不要误会,我们只是看你先到一步,问问是什么情况?” 路无锋悲愤的一笑,更加犀利的反问:“祖庙不是最清楚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们派了朱胖子他们截杀圣门天生道体,逼得华堂主自爆,何必还装腔作势呢?” 水尊者神情大变:“华堂主自爆了?那天生道体呢,也被炸死了?” “呵”的一声冷笑,路无锋嘲讽道:“你们就那么怕圣门的天生道体成长起来吗?小宝才那么点小,你们就迫不及待要弄死他?” “你不要血口喷人!”金尊者也压不住火气了,暴吼出声。 火尊者直接说:“不要跟他废话,直接拿下搜魂!” 平时跟路无锋不对付的三个圣门强者,神色都是一变,迅速冲到他的身边,表明要并肩对敌的态度。 “圣门的战堂堂主,都是祖庙随便一个人可以捉拿搜魂的?” “祖庙现在是要倒行逆施,自毁蓝幻界根基吗?” “搜魂术是黑暗一脉的邪术吧?” …… 三名圣门强者一人一句,说得五行尊者脸色都发黑,其他尊者也暗中埋怨火尊者不该口没遮拦,有些事可以做,不能说! 火尊者暴躁的吼道:“有什么不可说的?路无锋是唯一目击者,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只有他知道天生道体去哪儿了,但他会告诉我们吗?” 毫无疑问,路无锋不会说的。 看到大家都没反驳,火尊者又道:“我们没时间耽搁,那就是搜魂最快了,抓不到天生道体,让黑暗一脉或者深渊魔族得到天生道体,谁能承担责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老子算是领教了,你们还真是又霸道又不要脸。”路无锋不禁感叹,心下骇然:祖庙现在连遮羞布都扯下来了,这是要灭圣门的节奏啊! 祖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行事风格突变,一下子变得这么激进霸道了? 不仅路无锋他们几个圣门强者惊骇,其他各族的强者也心惊不已,有唇寒齿亡的危机感,在纠结要不要袖手旁观? 木尊者叹息一声,用一种悲天悯人的语气说:“路堂主,你死到临头,还要挑拨圣门跟祖庙的关系,诋毁祖庙,简直罪无可恕!束手就擒吧,不然,你的家人,也要被牵连。” “杀我这个圣门战堂堂主,找的藉口都这么不走心,祖庙看样子是彻底沦陷了,被黑暗一脉完全控制,才会这么倒行逆施,疯狂的自毁根基。” 路无锋嘲弄道。 老婆,我认栽:流氓总裁不离婚 安缨 他的想法,也是其他圣门强者和在场各族强者的想法,大家下意识的都跟祖庙强者拉开了距离,如临大敌。 木尊者语气不变,不疾不徐的回答:“祖庙至高无上,敢对祖庙不敬,不遵祖庙之令,杀无赦!不管他是谁,是圣门堂主也好,是小族普通族民也罢,总之,必须无条件遵守祖庙下达的命令。” 众皆哗然,不仅圣门强者震惊,其他各族强者也是大惊失色。 木尊者这话太霸道了,完全就是顺者昌,逆者亡! 祖庙以前也霸道,但,总是表现得相当超然,高高在上,很神秘,就算要杀谁,也是让圣门当刀。 现在,祖庙要化身为嗜血的刀! 火尊者更是杀气腾腾的说:“胆敢违抗祖庙之令者,死!圣门堂主算什么,不过是祖庙养的狗,还敢噬主不成?” 狗……噬主…… 这样的字眼吐出来,祖庙对圣门的态度就很鲜明了! 各族强者都心惊肉跳,蓝幻界要出大事了,在深渊战场只剩下七棠关这一道防线的时候,祖庙要对圣门下手,是自损根基,要捅破天了! 路无锋他们几个圣门强者,心都直往下沉,五行尊者敢公然说这种话,就代表祖庙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对圣门下手了,而且祖庙有足够的实力收拾……噬主的狗! 金尊主冷笑道:“区区一条噬主的狗,祖庙还不放在眼里。圣门弟子,不想满门灭绝,最好抓住最后的机会,戴罪立功。” 他这话,是对路无锋之外的圣门强者说的。 路无锋就像听不懂他的挑拨之言,对身边的同门不带一丝防备,淡定的说:“圣门,一直都是祖庙的一部分,要是圣门是狗,那也不过是狗脑子跟狗爪之分,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抓出你的狗脑子出来!” 轰! 话说完,路无锋身上一股滔天的杀机爆发,像一柄出鞘的战刀,锋锐无匹。…

Read the full article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超品漁夫-第二千零三十九章 掌門真不要臉推薦

小說推薦 – 超品漁夫 – 超品渔夫 老道士笑眯眯的说:“那个孽徒在虚空去浪了一圈,碰到了蠢蟹,就带回家养着,嗯,蠢蟹自愿做他兽宠。” “咳咳咳……” 掌门被口水呛了,瞪着老道士,想骂他胡说,却又直觉他说的是实话。 人群中,有圣门弟子懂了,自以为聪明的说:“哦,蠢蟹安好,就证明殷东无事。那我们只要跟着蠢蟹,就能抓到殷东……” 砰—— 战堂堂主路无锋凌空一掌抽出,打得那个弟子半边脸炸碎,血水迸溅。 “抓了殷东父子,圣门自毁根基,就留你们这种废物,是吗?” 他的吼声,震荡圣门。 圣门上下,很多人觉得被打脸了,对路无锋不满的人不计其数,但,他是个战斗疯子,再有蠢蟹一钳子夹断古长老脑袋的威势,一时间,也无人反驳。 静默片刻。 掌门轻咳了一声,淡淡说道:“今天的事情,都不许再谈论,否则,逐出圣门!” 有人问:“祖庙古长老死在圣门,无法隐瞒。” 掌门反问:“那是祖庙的古长老,还是黑暗一脉奸细伪装的,你能证明?” 众皆默然。 很多人都在想着同样一句——掌门真不要脸。 掌门一脸的淡定,要脸干什么?只要祖庙没脸来找茬就行。 圣门出一个天生道体容易么?祖庙不说扶持,还想下黑手,他这个圣门掌门不答应,圣门根基不容损毁! 看到掌门摆出这个态度了,有些人不甘心,也不敢再说什么,跟其他人一起散了。 路无锋没走,盯上了老道士:“小宝那几个小家伙都走了,就是没带我孙子,你得给老子送去。” 掌门眼神一动,也跟着掺合:“主脉几个小家伙天赋不错,你也一起带上吧。” 老道士翻个怪眼:“是蠢蟹带小宝他们走的,去哪儿,也没跟老道打招呼,你们让老道把人往哪儿送?” 路堂主说:“送去蓝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老道士就呵呵了。 从圣门到通往蓝星的秘境入口,祖庙肯定布下了天罗地网,蠢蟹怎么可能带着小宝直接返回蓝星? 蠢蟹能杀死古长老,是打了古长老一个出奇不意,而古长老也轻敌了。 等到它是不死生物能虚实变化,并能穿梭虚空的秘密暴露之后,祖庙肯定有反制的手段,多派人手围剿蠢蟹,它绝对难以逃脱。 掌门也想到了,很快说:“那你就把人送去找秋莹,小宝离开圣门,能不去找他妈?” 老道士叹道:“掌门难道觉得,古长老都来圣门抓小宝了,祖庙会到现在还没派人去抓秋莹吗?” 走马四年 别是秋风 路无锋霸道的说:“老子不管那么多,道士,我两个孙子交给你了,你必须送他们去找小宝,不然我孙子就真废了。” 掌门问了一声:“你孙子难道还没废?” 他是真的好奇,也带着期待,要知道路无锋的两个孙子天赋绝佳,要是还能恢复,圣门就能又多两个天才了。 路无锋不想回答,只盯着老道士,大有“你敢不答应,老子就砍死你”的气势。 老道士神神叨叨的说:“老道一年之内,不宜远行,否则有血光之灾。要老道送,得等一年之后。” “一年之后,黄花菜都凉了!算了,老子自己送。” 路堂主感觉老道士在骗人,但他也不敢赌啊,万一非逼着老道士把他孙子带出圣门,反而害得孙子们遭血光之灾了怎么办? 掌门也是一样的想法,瞪了老道士一会儿,最终还是没强迫他。 路堂主扛着大孙子路龙的玄冰棺,抱着小孙子路虎,火急火燎去了七棠关,刚好碰上七棠关出兵攻占黑榆城,七棠关内外一片欢声笑语。 他抓了一个天眼族人问:“怎么突然就出兵,还这么快就占领了黑榆城?” 那个天眼族人骄傲的说:“我族圣者带先头部队突袭成功,杀进城主府,刺杀了黑榆城主以及来自中域的高等魔族血虬,城中魔族群龙无首。被后续的大部队剿杀,占领黑榆城,我天眼族圣者是首功!” “真的?” 路堂主惊问。 但,不用对方回答,他也能听到周围不少议论声,都在为那个天眼族圣者吹捧,认为攻占黑榆城,那位圣者居首功。 路堂主还是不信,眉头皱了起来。 天眼族圣者侦察敌情倒是有优势,战力不强,单杀黑榆城主都有难度,更别说在对方老巢袭杀对方,还搭上一个高等魔簇血虬,这其中……必有隐情! “有什么隐情?”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让路堂主一惊,转头看到一个戴斗笠的男子,抬起下巴,冲他微微一笑。 “你搞什么鬼?” 超級…

Read the full article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 七棠關立威閲讀

小說推薦 – 超品漁夫 – 超品渔夫 “东子,你个煞星啊!” 从峡谷中出来,顾文回头望了望,忍不住叹息。 殷东踹了他一脚,笑骂:“要不是你惹出来的破事儿,我能造这么大杀孽吗?” “切!说得好像你的功法,那个吞噬万物的特性,是为了让你修佛的。” 给了殷东一个鄙夷的眼神,顾文顺手拔了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让殷东看了,也是相当无语。 “这是深渊世界,不是蓝星,动植物有没有毒,谁都不清楚,你能不能不要随便什么,都往嘴里塞,行不?” “我学神农尝百草,不行吗?” “你个二货!” “哈……” 嬉闹间,两人远离了那条大峡谷,一个虚幻的兽头幽影悄然浮现,遥遥看向他们离去的方向,轻轻的叹息:“这一届的龙使,杀性好重!” 殷东似有察觉,转头来看了一眼,但相隔太远,他什么都没看到。 “看什么啊?” 顾文嘀咕一声,回望来路,没发现什么,又调侃:“是不是在看秋莹来了没?啧,东子,你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是啊!” 殷东大大方方的承认,承认想老婆了,有什么好羞涩的? 说笑之间,两人朝着洼地方向狂飙而去。 七棠关内,秋莹带着魔修战部也来了。 高傲冷漠的秋莹,绝美的容颜,还有那一种来自骨子里的自信与霸道,让她拥有一种令人惊艳的美丽,诱惑无边。 进入七棠关之后,回头率爆表,要不是她在数千魔修的簇拥之下,肯定有不少人上来拦路搭讪。 就算有数千魔修随行,秋莹进入七棠关不久,也被一群有强大背景的二世祖拦住。 为首的青年身穿魔兽皮制作的皮甲,浑身散发出一种粗野狂放的气息,他丝毫不掩饰对秋莹的占有欲,眼神炽烈无比,张嘴就说:“女人,跟本少走吧!” “杀!” 秋莹杏眸中杀意迸发,吐了一个字,声线冰寒,令周围的空间都变冷了。 轰! 一名魔修腾空而起,挥动能源剑劈向皮甲青年。 “找死!” 皮甲青年暴喝一声,扬起手中厚背大刀,斩向能源剑。 刀光扬起,一道无形的刀势弥漫而出,形成场域,朝着那名魔修镇压而下,压得能源剑的光芒黯淡。 好强! 魔修脸色微凛,但也不慌,直接甩手一颗能源炸弹,轰然爆开。 皮甲青年托大了,压根没防备魔修还有后手,以为他的刀势就足以镇压魔修,这一颗能源炸弹炸得他猝不及防,被近距离轰个正着。 火光中,皮甲青年被炸得血肉模糊,杀猪般的惨嚎起来。 “大胆狂徒!敢在七棠关伤人,找死啊!” “好狠,洪华少主就说了一句话,就被炸成血葫芦?” “来了七棠关,敢当街动手,真是不知死活!” “只有我好奇那女人的属下用什么炸伤洪华少主的吗?” …… 无数的议论声像潮水蔓延而开。 没有一个人为秋莹说公道话,没人觉得那位洪华少主当街抢女人的行为不对,当然也没人同情洪华少主那个二世祖,不少人眼里有幸灾乐祸的神情。 秋莹看这情形就知道,这个洪华少主背景强大,没少在七棠关欺男霸女,伤了这货,肯定会有麻烦。 不过,麻烦也是看对谁,秋莹就怕麻烦不够大,不足以立威! 秋莹并不急着走,冷冷的杏眸扫过洪华少主的同伴,让他们一齐打了个冷颤,转身仓皇逃窜,疯狂嘶吼:“洪华少主被杀了,快通知洪源老祖!” “啊——” 洪华少主还没死,痛苦的嘶号,心里把那些同伴骂得狗血淋头,一帮没义气的家伙,没看到他还能抢救吗? 没人管他。 秋莹清冷的目光,看向长街的尽头,看着那些仓皇逃窜的二世祖,静静的等他们去把那位洪源老祖搬来。 杀一个二世祖,并没有什么震慑力,希望那位洪源老祖有足够的份量吧。 她静立不动,数千魔修也列队整齐,保持静默。 数千魔修没有一个人有畏惧之色……七棠关里杀个把纨绔算什么?圣女带着他们大闹圣门之后,不也是屁事没有? 这些魔修的境界,在七棠关的人看来不算什么,但,他们散发的无畏气势,还有强大的自信,以及凝聚在一起的杀伐之意,却令人心悸。…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