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諜戰

b1jbf好看的都市小說 孤島諜戰-第九百四十二章 抓人-8p2nw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走后,吴世强与章国震商量,两人脸上除了担忧,还有愤慨。
“大哥,我们明明把卡车留在原地,怎么就被人开走了?我们连金砖长什么样都没看到,怎么就把罪名安到我们头上了?”
这就是典型的偷腥不成,反惹一身骚。如果金砖确实在他们手里,倒也无话可说,可他们连金砖的毛都没摸到,怎么能说他们抢了金砖呢?
真要是抢到了金砖,现在还能看到他们的影子?早跑出上海了!
豪門契約:總裁的失心新娘
吴世强沉吟道:“我也很奇怪,你去查查,是不是下面的兄弟搞的?”
他手底下的兄弟,坑蒙拐骗无所不能,刚到76号时,他们还学白俄,拿着特征的铁条,在路上偷汽车。很多以前不懂汽车的,现在都学会开车了。
要不然,这些地痞流氓,一辈子也没机会开车。
章国震说道:“所有的兄弟,全部跟着回来了,怎么有机会开车?”
吴世强冷冷地说:“所以,一定得有帮手。一吨半黄金,谁不眼红?一辈子都花不完了吧?”
他很怀疑,是手下的兄弟与外人勾结。幸好他们没把卡车开走,否则一旦金砖到手,搞不好也是一场火拼。
吴世强突然有些心灰意冷,自己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抢日本人的金砖。竟然还有人想吃独食,这要是查出来,要把他的心剜出来,倒要看看是红的还是黑的。
章国震突然问:“大哥,我们真的要连夜走吗?”
胡孝民提议,让所有参加抢劫的人员,连夜离开上海,再也不要回来。当然,吴世强可以留下,如果所有人都走了,他留下来就是安全的。所有的罪名ꓹ 也都可以推到章国震身上。
無敵小邪醫
吴世强说道:“不走怎么办?你脸上的刀疤被富永贡看到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在你家等着了。”
胡孝民说得很有道理ꓹ 所有参加抢劫的人都要离开,永远都不要再回来。至少,日本人没走之前ꓹ 他们不能回来。
在这一刻,他对日本人充满了厌恶。如果重庆能打回来ꓹ 他说不定会持支持态度呢。
章国震说道:“那得回家一趟才行,我从后面进去ꓹ 多带几个兄弟ꓹ 就算真有日本人也不怕。”
星際男神是我爸
如果真要离开上海,他得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带上。到了异乡,手里没钱,一步都走不远。
吴世强摇了摇头:“不行,你晚上就住在这里,明天一早离开,我亲自送你走。”
胡孝民回到家后ꓹ 再次要了苏州的长途,赵仕君还在等着他的消息呢。
胡孝民苦笑着说:“部长ꓹ 确实是他们干的ꓹ 拦车的正是章国震。他脸上的那道长长的刀疤ꓹ 实在太显眼了。”
繁華盡頭愛過你 半支煙頭
虽然隔着电话ꓹ 但他的语气和表情还是得到位。这是一种可惜又无奈的神情,吴世强可以说有了一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ꓹ 何必再去抢黄金呢?你要抢别人的也不算什么ꓹ 偏偏要抢日本人的ꓹ 这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吗?
軍婚有癮 玄柒柒
虽然心里暗暗高兴,吴世强这次是下了一着臭棋ꓹ 还是臭不可闻的那种。以他的智商,作出这样的决定,倒也不奇怪。
赵仕君怒声骂道:“这帮蠢蛋!”
胡孝民提议道:“吴世强并不承认抢了金砖,还说卡车因为没有钥匙留在原地。部长,是不是让他们到外地避避风头,就说下午就走了。”
赵仕君不满地说:“他的鬼话你也相信?日本人岂是好糊弄的?这件事本来跟我没关系,难道要让日本人觉得,是我在背后策划?”
茅山之捉鬼高手
胡孝民提醒道:“可吴世强毕竟是你的人,整个上海的人都知道他是你的心腹,如果不拉他一把,似乎说不过去呢。”
赵仕君缓缓地说道:“那也要等他被抓之后再说。”
现在救吴世强,他未必会领情,要是被日本人知道,他还有同谋的嫌疑。
赵仕君的潜台词,胡孝民自然听懂了。有些话,说透就没意思了。再说了,他们的通话,还要通过接线生,谁知道会不会被偷听呢?
虽然已经是下半夜,胡孝民还是开着车子出去了一趟。他相信,渡边义雄此时应该还在江边打捞卡车。
果然,胡孝民赶到坠江地点时,渡边义雄正在检查刚被打劳上来的卡车。
胡孝民拿着手电筒走了过去,问:“渡边君,有收获吗?”
渡边义雄愤怒地一脚踢在卡车上,怒吼道:“金砖不见了。”
胡孝民问:“会不会是掉在江里了?”
渡边义雄摇了摇头:“正在派人在江底摸,目前还没有发现。”
胡孝民突然说道:“渡边君,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关于脸上有长刀疤的男子,特工总部就有一个,也是从左眼角到右嘴角。”
只要抓到了章国震,吴世强就跑不掉了。赵仕君要纯化特工,也希望借日本人之手除掉吴世强。这帮人素质低下,到了特工总部还跟帮会一样,做事不通过脑子。当初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他也不会让吴世强进76号。
渡边义雄冷声问:“谁?”
靈魂收購所快穿 沐惜涼
胡孝民平静地说:“章国震,特工总部警卫第一行动大队长。”
渡边义雄大手一挥:“走!”
胡孝民提醒道:“把富永贡带上,只有他见过劫匪。”
渡边义雄感激地说:“不错,胡桑,多谢了。”
现在已经是下半夜,胡孝民突然想到一条线索,马上就跑过来告诉自己,实在令他感动。如果特工总部的人,都能跟胡孝民一样。不,哪怕只有胡孝民一半的忠诚和认真,帝国也不至于走到现在这一步。
渡边义雄带着富永贡,气势汹汹地扑向章国震家,然而,却扑了个空,章国震并不在家。渡边义雄突然想到,胡孝民告诉他,章国震是吴世强的手下,他又带着人冲到了愚园路475弄2号。
吴世强得知渡边义雄带着人来了家里,吓得脸色苍白,他让章国震赶紧从后门溜走,自己到客厅迎接。哪怕内心再惶恐,他脸上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渡边先生,你怎么来了?”

tt0h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討論-第九百三十七章 不甘分享-ib8sx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这次上海区被捕和叛变的人不少,上海新区如果留用原上海区的人,很有可能因此而暴露。以胡孝民的小心翼翼,他是绝对不会这样干的。
胡孝民给卢义刚和汤伯荪的命令是:宁可什么都不要干,也要保住有生力量。行动大队下辖三个行动分队,情报组下辖三个情报小组,每个小单位,只能通过交通与卢义刚和汤伯荪联系,绝对不能发生横向联系。
另外,所有人都要想办法,用正当职业作为掩护,最好能进汪伪机构。随着日军开始向南进军,日军进入租界的可能性越来越高。中共多次提醒,要提防日军强行进入租界。所有暴露,或可能暴露的党员,都转移到了苏北。
中共尚且如此,军统更得如此。他要求,上海新区有三分之一的力量在江苏,三分之二的力量在上海。力量虽然分散了些,但会更安全。
上海新区成立后,重庆在经费上的支持力度很大。戴立也知道,以胡孝民现在汪伪的身份,也不可能看得上军统这点小钱。
首席掠愛:寶寶媽咪,不要逃 墨韻蘭香
胡孝民担任新二组组长时,就自掏腰包。这一点,戴立很是赞赏,他觉得,胡孝民非常清廉。至少,作为一个军统人员,他是很廉洁的。
胡孝民对军统的经费,确实没有贪污,可他对军统的装备,就没那么客气了。
胡孝民一口气,向军统计要了六部电台,其中自己使用四台,另外两台直接给了地下党。至于枪支弹药,也分了五支手枪给地下党。这使得江苏省委的武装力量,得到大大增强。
胡孝民到苏州没多久,办事处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吴世强。
胡孝民看到吴世强很是意外:“二哥,你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
吴世强摆了摆手:“来苏州散散心,你上次回上海,也没跟你好好说说话。”
他的神情有些憔悴,没有了原来的精气神。
胡孝民知道吴世强喜欢抽茄立克,特意从抽屉里拿出一盒:“二哥快请坐ꓹ 抽烟。”
他是知道吴世强为何情绪低落的,特工总部成立之初ꓹ 他的警卫总队,深得赵仕君信任,手下一帮流氓地痞ꓹ 也是76号的绝对主力。
可是,随着大批蒋方特工进入76号ꓹ 包括中统、军统两个上海区的数百特工被吸收76号后,他的警卫总队就开始被边缘化了。
毕竟ꓹ 这些特工大多受过专业训练ꓹ 又有一定的文化水平,相比之下,警卫总队那些人,就显得上不了台面。
瘋狂的扳指
吴世强原来一直跟着赵仕君,不管赵仕君去哪里,吴世强都是跟班。很多时候,赵仕君出去办私事ꓹ 指明让吴世强开车。
然而,近两个月以来ꓹ 赵仕君很少再让吴世强跟着他。
虽然吴世强粗鄙暴虐ꓹ 可他有个心思细腻的老婆。两人在被窝里一琢磨ꓹ 感觉越来越不对。
吴世强抽出一根雪茄ꓹ 夹在手里却不点火,望着胡孝民问:“六弟ꓹ 你觉得二哥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胡孝民问:“二哥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他们结拜的六兄弟ꓹ 除了许均鹤真的感激他之外ꓹ 其他几人都是因为利益才走到一起。他们在特工总部属于中层干部,抱团取暖形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ꓹ 才能让人不敢小觑。
吴世强马上说道:“当然是听真话的,要不然我跑来苏州干什么?”
胡孝民真诚地说:“顺势而为,该放手的放手,该收手的收手。不管怎么变,你这辈子的荣华富贵是跑不掉了的。”
吴世强手底下不知道杀了多少抗日分子,如果有机会,胡孝民不介意除掉他。但是,他不能自己动手。为了除掉吴世强,而让自己的身份受到威胁,那就得不偿失了。
吴世强摇了摇,叹息着说:“可我不甘心啊,再说了,我手底下好几百兄弟,他们怎么办?如果不能安顿好他们,我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網遊家庭之解迷專家 哈貝達斯
他听懂胡孝民的意思了,可他早就不是一个人了。警卫部队的人,大多都是帮会成员。自己回去当富家翁,他们怎么办?如果不能给他们一个好的前程,至少也要给人家一笔足够的安家费。
他是帮会出身,讲究提义气当先。人家既然跟了自己,就要负责到底。哪怕是散尽家财,也让兄弟们有口饭吃。
可现在的问题是,就算他真的用尽家财,也无法遣散所有的兄弟。
胡孝民缓缓地说:“办个工厂或公司,只要我在办事处,绝对会给你最大的资源。不说其他的,你从清乡区收购粮食运到上海或南京,就足够养活他们了。他们也应该知道,现在再想不劳而获,就算赵部长答应,日本人也不会答应。他们要恢复经济,维持社会治安,让别人持到所谓的共存共荣。”
不瘋魔不成活
吴世强说道:“他们哪是办做事的人?除非贩毒,否则他们不可能做得下去。”
胡孝民摇了摇头:“那不可能,现在不比以前,就算你在南京和日本方面有关系,一旦被查到,他们也保不了你。”
吴世强突然说道:“六弟,如果二哥要干票大的,你愿不愿意支持?”
胡孝民连忙说道:“二哥,我劝你慎重。”
吴世强愤愤不平地说:“知道吗,赵部长已经暗中准备了一份《纯化特工计划书》,要把我和警卫总队,彻底扫出76号。想当初,76号的名头,可是我替他闯出来的。”
赵仕君刚到上海时,要人没人,要枪没枪,是他带着几百兄弟,替赵仕君杀出一条血路。可现在,赵仕君却要过河拆桥。这要是在帮会里,那是要挨三刀六洞的,太不讲义气了。
胡孝民语重心长地说:“二哥啊,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你如果总想着自己有多大的功劳,对你反而只有害处。”
鬼馬寶寶:娘子矜持點 蜜馨兒
吴世强不满地说:“你的意思,我只能任人宰割?”
胡孝民劝道:“赵部长也没要对你怎么样嘛,你就当激流勇退,在上海滩留下你的英雄传说。”

ifa1c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孤島諜戰 ptt-第八百九十九章 定局讀書-riysa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决定去太仓视察工作,提前给许均鹤打了招呼。果然,到太仓后不久,姜颂平就过江来汇报了。
见到胡孝民时,姜颂平发现,胡孝民在太仓的待遇非常高。太仓县长兼保安司令杜章海,亲自陪在身侧,对胡孝民异常恭敬。
大修真時代1.0
姜颂平很是诧异,杜章海是个文人,年纪比胡孝民大,出仕比胡孝民更是不知道早多少年。有可能胡孝民还在开穿裆裤时,杜章海就已经当官了。
可现在,杜章海却像个小学生一样,恭敬地站在胡孝民身边。他与杜章海也是认识的,之前来太仓,还被杜章海冷落。姜颂平知道,这是一个有傲气之人,可他的傲气在胡孝民面前,全部成了服气。
杜章海朝姜颂平拱了拱手,又朝胡孝民鞠了一躬,诚恳地说:“姜区长,你跟胡处长谈事吧,我先出去,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叫我。”
胡孝民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说道:“好。”
姜颂平连忙回礼:“打扰杜先生了。”
他对胡孝民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嘴上都没长毛,能办什么事嘛。还提醒自己搜集许俊和黄敬一的材料,这种事还要提醒么?
回来几天,他就让曾自求拿到了两人的材料。接到许均鹤的通知,知道胡孝民来了太仓,连忙赶过来报告。
姜颂平的语气,也不知不觉间变得恭敬起来,他双手把材料递过去:“胡处长,这是许俊和黄敬一的材料,他们在南通当了几年警察,民愤极大,这样的人,不处理不足以平民愤。”
胡孝民翻了翻,两人的材料不过就是收黑钱,欺压百姓,为祸乡里,破坏治安,影响政府形象。
艾曉白
他将材料扔回桌上,淡淡地说:“这些材料,只够把他们撤职的。”
謝謝你予我此後余生 芷步流年
如果这些材料早几天送到苏州,余光中的报告会被驳回。现在倒好,人事科怕也得承担一点责任才行了。
姜颂平诚恳地说:“请胡处长指点迷津。”
胡孝民掏出烟,抽出一支夹在手指上:“他们敢跟特工总部作对,自然不能轻饶。既然动手,就不能再给对方还手之力。南通新四军活动频繁,他们就跟新四军有没有勾结?”
第一女土豪
姜颂平眼睛一亮,连忙掏出打火机,打开之后,转动火轮,双手护着火苗送到胡孝民面前:“这个……应该是有的。”
既然胡孝民说了,不管有没有,现在都必须有。
胡孝民冷声说道:“那就搜集这方面的材料。”
姜颂平迟疑道:“可是……”
陪你一生,天荒地老
胡孝民提醒道:“你不是在办新四军的案子吗?”
姜颂平为难地说:“这两个案子,跟他们并无关系。”
胡孝民淡淡地说:“关系都是扯出来的,要不是我大哥,我们之间会有关系吗?如果我不来太仓,我跟杜章海会有关系吗?许俊和黄敬一跟新四军打过一次交道,就有关系了嘛。不管这种交道,是主动还是被动,他与新四军的关系就跑不掉了。”
姜颂平朝胡孝民恭敬地鞠了一躬,诚恳地说:“听胡处长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網遊之最強牧神 西泉
他现在明白,为什么胡孝民能当处长了。这种心计,把别人玩死,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姜颂平来太仓,原本是因为接到许均鹤的通知,不得不来见胡孝民。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了计较,听了胡孝民的话后,突然发现自己原来的计划,就跟小孩过家家似的。
把许俊和黄敬一挤出南通有什么用呢?他们已经成了余光中的人,随时都能卷土重来。
胡孝民吸了口烟,微笑着说:“你在新四军应该有内线吧?让他和许俊或黄敬一认识,再把真正的共产党介绍给他们,到时候,他们就算浑身长满嘴都说不清了。”
启成公司和织布厂之所以会暴露,一定是因为有人通风报信。织布厂的工人,都是从上海转移过来的,他们积极性很高,向敌人告密的可能性不高。
启成公司则不然,那里的职员,有一半吃是南通本地人。他们害怕日伪报复,向敌人告密,甚至成为姜颂平内线,都是有可能的。
让内线先接触许俊和黄敬一,以后他们的案卷送过来,只需要听他们的供词,就能知道这个内线。
姜颂平竖起大拇指:“胡处长妙计,姜某佩服之至。”
他哪想到,胡孝民出的这个主意,其实挖了个大坑。他对内线并没有特别的保护意识,就算有,也不会提防胡孝民。毕竟,胡孝民是许均鹤的结拜兄弟,又给他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誘妻入局:總裁的掌中寶 桃小萌
胡孝民的太仓之行很顺利,表面上是视察太仓县的工作,实则是为了见姜颂平一面。
回到苏州后,胡孝民又把冯五叫来,向他交待了几件事。启成公司的内线,一定要查出来,启成公司和海门的织布厂必须关闭。与这两个地方的所有关系,都必须切断。
生命是最宝贵的,只要留着有用之身,就能与敌人不断斗争。
姜颂平的报告,首先送到了特工总部苏州实验区。毕竟姜颂平与清乡委员会,并无直接关系。苏州实验区接到报告后,命令南通分区抓人,先把许俊和黄敬一抓起来严刑拷打再说。
鳳絕天下:毒醫七小姐
姜颂平的南通分区,本就对许俊和黄敬一恨之入骨,下手的时候,岂会轻饶?
余光中接到报告时,第一时间向赵仕君报告,请示把许俊和黄敬一送到苏州来审讯。然而,许均鹤更快一步,早就提前向赵仕君报告,并且通过特工总部,报告给了南京。
赵仕君将手里的文件交给余光中,安慰道:“光中,南京的回复到了,你看看吧。”
他看过许俊和黄敬一的材料,基本上看不出太多的漏洞。这次许均鹤和胡孝民联手,余光中岂是他们的对手?
只不过,他以后也要用余光中,既然许俊和黄敬一屁股不干净,这次只能认栽。
余光中看到之后大吃一惊:“什么?枪毙?”
赵仕君平静地说:“这是汪主席亲自签发的命令,谁也不能阻止。”
他这是告诉余光中,不要做无用功,一切已经定局。

nr98c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孤島諜戰 txt-第八百九十八章 警覺鑒賞-n1vnh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三天之后,胡孝民听到消息,特工总部南通分区有人遭到暗杀,可惜的是,目标不是姜颂平,而是副区长曾自求。并且,曾自求也没有死,甚至都没受重伤。他就是擦破了点皮,还是自己为了躲避,自己磨破的。
这确实令人很遗憾,但也不是没有效果。曾自求推测,这是新四军所为,就找到姜颂平,劝说他:“姜区长,新四军这次怕是故意留我一命,以后在清乡工作中,还是不要做得太过分,对新四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较好。这样,也算为我们留了条后路。”
姜颂平嗤之以鼻地说:“共产党都没伤到你,有什么好怕的?”
他原来在红十四军就是共产党,叛变之后,再也没想过要回去,也不会和共产党合作。他最大的愿意,是弄垮共产党。对他来说,共产党越好,他心里越不舒服。如果共产党败了、垮了,心里反而会好受点。
至少可以证明,他当初的叛变是正确的。
曾自求苦笑着说:“这次可能是他们手下留情呢。”
仙河圖
他虽然没受什么伤,但魂已经吓掉了。当时新四军的子弹,离他只有几寸的距离,如果偏过来一点,他就成一具尸体了。
他无法向新四军说明什么,只能以后对付新四军时不太过分,给自己留条后路。不管新四军跟和平建国军打得多凶,只要自己没事就行。
姜颂平问:“共产党才不会手下留情,他们是没能耐。许俊和黄敬一的材料,搜集得怎么样了?”
曾自求说道:“基本上差不多了,他们两人的材料,一搜一个准。”
看到许俊和黄敬一的材料,他才发现,自己完全有悔过自新的机会。许俊和黄敬一,经常带日本宪兵搜捕杀害抗日分子,有时还借日本宪兵之手,除掉跟他们作对的人。
借着与日本宪兵的关系,许俊和黄敬一在南通非常嚣张,姜颂平到任后,两人根本就没把南通分区放在眼里。他们觉得,有日本宪兵当后台,又攀上了余光中的高枝,何必鸟姜颂平这个中共的叛徒呢?
许俊和黄敬一在南通县四处敲诈勒索,谁敢不从,动辄就给扣上抗日的帽子。日本宪兵也不会调查,只要他们报告,是抓抗日分子,日本宪兵就会迅速出动。
師尊別跑,腹黑徒弟要逼婚 相似
姜颂平冷笑着说:“赶紧形成报告,要有当事人签字画押,我们要用合法的手段,把他们除掉。”
他其实是个很冷傲之人,在苏州之所以要讨好胡孝民,也是出于无奈。胡孝民太过年轻,又是半路出家成为特工的,他对胡孝民的评价并不高。要不是胡孝民的地位,以及他与许均鹤的关系,姜颂平不会多看胡孝民一眼。
胡孝民给他出的主意,根本就不算主意。调查许俊和黄敬一的把柄,谁不会呢?重要的是怎么查,派谁去查?查到之后,又如何处理,这才是重点。
向曾自求交待了任务手,姜颂平单独去了趟东门,启成公司在这里开了个门市部,他的线人就在这个门市部。
“经理带着两个人昨天突然离开,至今没回门市部。”
姜颂平的线人叫牛永年,是启成公司门市部的职员,他并不是共产党,只是因为害怕,主动向特工总部南通分区告的密。
姜颂平问:“你没跟他们说什么吧?”
他心里很急,经过秘密调查,门市部的经理,确实是新四军。他原本想再多盯两天,结果人却跑了,这让他如何是好?
牛永年得意地说:“没有。倒是经理问了我一些问题,都被我应付过去了。”
他确实是因为害怕,才主动向姜颂平告的密。在他看来,这就是给自己留后路。什么共产党、新四军,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只有跟南京政府搞好关系,跟日本人搞好关系,安全才有了保障。
姜颂平轻声叮嘱道:“很好,经理回来第一时间报告。”
牛永年欠了欠身,恭敬地说道:“明白。”
胡孝民知道消息后,打电话给仓库,给冯五过来一趟。他现在是总务处长,要跟冯五见面,只需要打个电话过去就行了。就算冯五回上海,别人也不会说什么。毕竟,冯五去上海,一般都是给他办私事。
胡孝民等冯五把门关上门走过来后,轻声说道:“姜颂平没出事,遇袭的是曾自求,而且,曾自求也没死,只是受了点轻伤,还是他自己滚在地上擦伤的。”
冯五说:“要不,我去趟南通?”
这是组织交待的任务,新四军既然没完成,他就去干。
神秘生物異聞錄 莫道夢魂遙
胡孝民轻声说道:“不必,目前最重要的是,南通和海门的交通站转移了没有?”
姜颂平并没有说假话,新四军华中第四军分区在南通县金沙镇与当地的商人合作,开了一家经营纱布的启成公司。另外,在海门县洽茅镇开了一家小型织布厂。
这两个情报站,才刚成立没多久,就被特工总部南通分区盯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出了叛徒,或者被姜颂平打入了内线。
冯五说道:“我们的同志暂时都撤了出来。”
天師大人:我見鬼了 公子吃茶去
苏中四军分区的同志,认为启成公司不会有问题,与新四军合作的商人,很同情共产党,有着强烈的爱国心,他不可能出卖新四军。至于织布厂的工人,都是从上海撤出来的工人,更加不可能有问题。
四军分区的同志很不理解,并没有说明启成公司和织布厂有问题,为什么突然就要放弃呢?
为了建这两个情报站,四军分区可是费了很大的心血。因为一个没有证实的情报就要放弃,他们无比心疼。
復婚老公請走開
胡孝民问:“他们知道是怎么暴露的吗?”
冯五苦笑着说:“他们认为并没有暴露,是我们太过敏感。”
胡孝民严肃地说:“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很危险。你再回趟上海,告诉家里,启成公司必须关闭,并且找出泄露的原因。海门的织布厂,如果能搬到根据地就搬,否则就转手。南通和海门毕竟还在敌人控制之中,我们的活动一定要保密。”

ujw81好看的都市小說 孤島諜戰 txt-第八百九十六章 喧賓奪主相伴-vqqtx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对胡孝民的举动,顾慧英没有多劝,她知道,就算劝了也没有用。胡孝民什么都好,就是对钱财有一种特别的偏好。有的时候,甚至会丧失理智。
但仔细想想又正常,胡孝民不好色,如果对权财还没兴趣,就不是个正常男人了。
她只是担心,这样下去,清乡工作到底能不能达到预期目标。如果清乡,能把中共新四军挤出江苏,这对重庆来说也是件好事。
然而,事实总是残酷的。当她看到林其清也登门拜访,想花钱买个检问员时,彻底无语了。
林其清是谁?孙墨梓的妹夫,已经是内定的简任官员。这样的人,宁可不当简任官,就想买个检问员。
顾慧英在林其清走后,特意问道:“林其清送了多少钱?”
胡孝民拿到出一个盒子,里面装满了钞票:“五万,想当大检问所的检问员。”
对纸币,胡孝民的兴趣其实不大,手里有钱,要尽快用出去。但如果是黄金美元就不一样,那才是硬通货。
顾慧英喃喃地说:“他还真舍得。”
胡孝民随口说道:“不是他舍得,而是聪明。这点钱,他只需要几天就能赚回来。我也跟他说了,检问员的工作半年就要一换。”
其实他的说法还是保守了,五万元看着多,如果在一些大的检问所,可能一天就够了。像一些车站、交通要道的大检问所,每天的人流量过万,出门在外的人,想要平安,就得交过路线。特别是有些跑单帮的,更得交钱。
胡孝民也特意留了一手,可以先把工作给你,但半年之后,要么再孝敬,要么就走人。他相信,绝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孝敬。到时候,就又能坐收一笔钱了。
一劍傾心 紅泥小爐
顾慧英叹息着说:“林其清也真是的,为了钱,连简任官都不做了。”
简任官意思是经过选择而任用官员,也算官阶名称,是辛亥革命以后文官的第二等,在特任以下,荐任以上。像一般的司长、厅长、甚至是次长,都是简任官。
如果林其清担任某个省厅的厅长,职务不比胡孝民低。可他宁愿花五万元,买个大检问所的检问员,可见检问员的吸引力有多大。
胡孝民说道:“千里做官只为财,当简任官又如何?如果是个清水衙门,真不如去当检问员。”
如果一天真有几千元的外快,他都有点动心了。当然,他不是想自己去,而且安排别人去。
終極魔武神 永遠天涯
邪冥之界gl
只不过,这种搜刮老百姓的行为,是共产党员所不齿的。
所以,他只能安排新二组的人。胡孝民已经让汤伯荪带人来苏州,向清乡苏州办事处的总务处胡孝民行贿,买几个检问员。这止是为了捞钱,而是为了掌握情报。
常明生通过忠义救国军的被俘人员,将军统的人安排进清乡苏州办事处,胡孝民只能另辟蹊径,把新二组的触角伸到清乡区。
当然,那些普通检问所的职位,竞争并不激烈,只要找点关系,能把钱递到胡孝民手上,基本上都没问题。给胡孝民送钱,其实是左手到右手,胡孝民以余升龙的名义,让汤伯荪反钱给足。
我的異姓妹妹 雕雕
余升龙虽不乐意,可余升龙的命令必须执行,只好托人向胡孝民求情,送了大笔钱,给新二组弄到了两个检问员的指标。
一上到底 舍念念
汤伯荪虽然很心疼,但事情办完后,还是很高兴的。检问员不仅可以大肆捞钱,最重要的是能获取清乡区的情报。
胡孝民通过人事科,调整整个办事处的职位。不仅大捞特捞,更重要的是,迅速建立了自己的威信。
免去莫青山的职务,莫青山不服,要找胡孝民理论,结果,人没见到,把自己弄去了。
筆下小說女主來到現實怎麽辦
有了前车之鉴,再调整其他人的职务,就没人敢有异议了。没哪个人的屁股是干净的,只要调查,都会出事。
馭獸道 看花望雲
这其中,就包括政务处的人。政务处负责管理行政,下属行政一、二、三科,胡孝民将三个科的人事,都进行了调整。
这让余光中很是不满,他觉得胡孝民手伸得太长,政务处的人事,应该自己说了算才对。可他向赵仕君告状,却没得到支持。毕竟,他是“口说无凭”,但胡孝民却是“真材实料”。
这次调整职位,胡孝民所得的钱财,有三分之一送给了赵仕君。他的任何决定,当然会得到赵仕君的大力支持。
余光中没办法,只好亲自去找顾慧英。这件事,他原本应该直接找胡孝民的,结果鬼使神差,却到了顾慧英的办公室。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余光中四十多岁,身材保养得不错,也时常锻炼,走进顾慧英的办公室后,脸上堆满了笑容:“顾科长,忙吗?”
顾慧英却没有他想象中的笑容:“余处长有事?”
重生之鐵匠兇猛 夏耕煙
办事处刚成立时,她觉得,应该在办事处发展一个情报来源。余光中好色成性,又是政务处长,倒是很好的目标。
可此一时彼一时,胡孝民已经当了处长,在办事处俨然有第一处长之意。连陈百鲁都被胡孝民扳倒,余光中也不算什么。
余光中叹了口气,佯装不满地说道:“顾科长,政务处的人员调整,应该由我来提议和决定,人事科只是完成程序。现在,次序颠倒过来了,这不太好吧?”
政务处并没有人事科,也没设人事股。整个办事处的人事,都由总务处人事科负责。但是,按照惯例,各个处的人事,由处长提议,再由人事科走程序。总务处的人事科,应该与各个处配合,听从各个处的安排,则不是喧宾夺主。
與鬼同行
顾慧英解释道:“政务处只调整了部分人员,根据情报科的调查,这些人的品行、能力、忠诚度都有不同的问题。为了不给余处长添麻烦,我们才越俎代庖。”
余光中递给顾慧英一份材料:“这些事,还是提前通个气比较好。另外,还有两个人,请人事科发个文。”
这上面是一个人事任命,要在南通警察局任命两个警察队长。现在所有的警察部队,全部归清乡委员会管辖,队长的任命,得通过人事科。

iqdgf精彩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第八百九十三章 等着展示-u4e7r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杨振兰当然不可能给什么合理的解释,当事人都死了,他自然一推三六五,什么都不知道。胡孝民晚上,还特意去了趟赵仕君府上,向他报告了陈百鲁被杀的消息。
新妻上任,大叔請專情
赵仕君大吃一惊:“什么?陈百鲁死在邹仿良手里?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胡孝民平静地说:“他们已经是狂妄之极,据查,邹仿良和阳仲华的枪支,是一师提供的。此事背后的真正指使者,正是杨振兰!”
赵仕君冷冷地说:“这是自寻死路!”
胡孝民叹息着着说:“我白天还找邹仿良谈过话,答应让他担任特务一连的连长。哪想到,他马上跟邹仿良勾结。部长,一师的特务连真的要完全整顿才行。”
赵仕君冷冷地说:“肯定要整顿,陈百鲁都敢杀,不严惩怎么向世人交待?”
第二天,胡孝民到办事处后,听说了几件事:第一,杨振兰的师长被撸了,并且没有安排新的职务。也就是说,一降到底。第二,冒充新四军小分队的那个特务排全部被枪毙,一早就由日本宪兵执行了。第三,胡孝民担任总务处长。
对这三个消息,胡孝民表示很满意,特别是第三点,他终于成总务处的一把手了。
胡孝民早有除掉陈百鲁之意,这次借邹仿良之手,所有人都没话可说。陈百鲁被邹仿良杀后,邹仿良也被情报科的人杀了,还让杨振兰背了祸,胡孝民坐收渔翁之利,这种感觉很不错。
冰山總裁的下堂妻
尊位
随着邹仿良和阳仲华被杀,原一师特务连的杨振兰痕迹,基本上就没有了。
傻妃不好惹
从其他地方调了两个连,将原特务连打散之后,重新混编,原特务连的军官和班长,原来是答应提半级的,现在都被送到清乡干部训练班去学习,毕业之后再回特务营。
至于特务营长,胡孝民提议,由常明生推荐,他是军务处长,推荐的人必然是有能力的。
英雄聯盟之競技之心 雛松
常明生倒也没推辞,他从忠义救国军的被俘人员中,推荐了一个叫王征夫的。此人原来是个中校,现在当个特务营长,倒也能胜任。
邱万芝早上照例给胡孝民送文件时,看到叔叔邱德广站在胡孝民的办公室外面,诧异地说:“叔,你怎么不进去?”
“处座让我在外面等。”
邱德广三十多岁,瘦瘦的,戴着眼镜,穿着中山装,留着小胡子,左上口袋上插着两支派克钢笔,这是他最明显的标记。
胡孝民当副处长时,邱德广从没来过胡孝民的办公室汇报工作。在邱德广眼里,他只认处长陈百鲁。或者说,他只认位子不认人,谁当处长,他就舔谁。
得知胡孝民当了处长,他马上来汇报文书科的工作,但胡孝民却让他在外面等着。邱德广知道,这是胡孝民对自己的考验,他哪怕再忙,此时也只能恭敬地站在外面。
猛鬼夫君
中國對外關系:形勢與戰略報告2014年 周天勇
邱万芝顺手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哦。”
跟过去一样,她进胡孝民的办公室,如入无人之境。
邱德广在后面叮嘱道:“万芝,以后不要再如此随意了。”
胡孝民是副处长时,在总务处可有可无,但当了处长,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胡孝民从无权无势,连科长都不如的副处长,一步步成为分管情报科的副处长,再到掌控全处的处长,其中的过程他都没琢磨明白。
但有一点他清楚,胡孝民不是一般的人。
当然,处里也有一些传言,说仲宅西之死,与胡孝民有关,陈百鲁被杀,胡孝民也有责任。可是,这些都是空穴来风,没有任何真凭实据。
仙道狂尊
邱德广听了这些话,对胡孝民只有更加的敬畏。同时,他也很懊悔,之前不应该这么轻视胡孝民,至少也要对他保持正常的尊重。
要不然,也不至于现在外面罚站,在胡孝民眼里,他的待遇连邱万芝都不如。
过了一会,邱万芝空着手出来了,邱德广连忙将她拦住:“万芝,处座怎么说?”
邱万芝佯装不知:“什么怎么说?”
她刚才送文件时,还真跟胡孝民说了。只不过,胡孝民并没接话,只是安静地看着文件。她现在对胡孝民非常好奇,这个被排挤到了角落的男人,怎么就一步一步成了总务处的处长呢?
要知道,在很多人眼里,其他几个科长都比胡孝民更有希望担任处长。
邱德广急道:“我的事嘛,处座什么时候见我?”
他在胡孝民办公室门口,声音不能太大,要是让胡孝民听到,他就麻烦了。
邱万芝嗤之以鼻地说:“你以前从来不来报告工作,人家当了处长才来,早干嘛去了呢?”
抗日之超級兵
邱德广哭丧着脸:“我要是知道他能当处长,肯定天天来报告嘛。这不是眼拙嘛,万芝,你能见到处座,可得给我美言几句。”
邱万芝说道:“明天我再来送文件时,一定跟他说,但见不见你,就不能保证了。”
看到邱万芝飘然离开,邱德广急得直跺脚。胡孝民不跟他说话,也不见他,这是无声的惩罚。
“邱科长,处座不在?”
邱万芝走后没多久,事务科的庄知行也来汇报工作,看到邱德广站在外面,诧异地问。
邱德广拉着庄知行,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说道:“处座在处理公文,庄兄,能否在处座面前美言几句?我以后绝对唯处座马首是瞻。”
庄知行轻轻推开邱德广,摇了摇头说道:“邱科长说笑了,处座非常有主见,他决定的事情,我们不好多嘴。”
如果胡孝民不喜欢邱德广,他自然也调离邱德广远远的。在这些事情上,如果都不能跟胡孝民保持一致,还怎么跟胡孝民共进退?
“庄兄……”
邱德广还要说话,庄知行已经走了进去。他重重地叹了口气,继续在外面坚守。
邱德广实在没办法了,看到坐在外面的钱如珩,眼珠一转,突然朝他拱了拱手,诚恳地说道:“钱兄弟,你等会能否给处座带个话?”
钱如珩提醒道:“邱科长,既然处座让你在外面等,你就安心等着就是。”

nruqi精品都市小说 孤島諜戰 ptt-第八百九十章 靠得住推薦-4drph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邹仿良知道,如果自己当了特务营的副营长,那杨振兰好不容易建立的特务连,很快就会彻底沦为办事处的队伍。
邹仿良当时没有回答,胡孝民也没有逼他。
閃婚奪愛 花舞錦都
胡孝民凡事都会作最坏的打算,邹仿良的反应,他也没想到会有好的机会。在邹仿良走后,胡孝民把方民任叫到了办公室。
胡孝民这次走到了会客区,还主动扔了根烟过去:“安排好了没有?”
方民任手忙脚乱接着烟,然后双手拿着,恭敬地说:“全部安排妥当,邹仿良的副手阳仲华,已经答应与我们合作。还有一师的柳参谋,只要一师有任何动静,都会及时告诉我。”
阳仲华在李王庙时就被吓傻了,他虽是杨振兰的亲信,可怕死贪生。方民任与他一接触,马上答应,愿意与方民任合作。为了表明诚意,阳仲华将特务连的情况,详细向方民任作了汇报。
至于柳参谋,刚开始是因为钱,在他报告了特务排假冒新四军小分队的情报后,就不可能再回头,只能跟着方民任一条道走到黑。否则,这件事被杨振兰知道,他只有死路一条。
胡孝民叮嘱道:“孙东原和杨振兰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们不会善罢甘休。那边有什么最新进展,要第一时间掌握。”
定住時間:小妞哪裏跑 黑天王
方民任说道:“请处座放心,不管他们怎么嘣哒,都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胡孝民微微颌首:“那就好。另外,最近多注意陈百鲁的行踪。”
他判断,就算孙东原没有动作,杨振兰也咽不下这口气。哪怕杨振兰能忍气吞声,原特务连的人,对自己也是痛恨在心。
未谋胜先谋败,胡孝民早就作好了最好的准备,包括特务连突然反水。现在,原特务连的人都没发还武器,就是为了防备这一点。
邹仿良回去之后,并没有马上去一师。毕竟,他现在是办事处的人了。与一师走得太近,很有可能会提拔为营副。
從前仙界也有互聯網
他暂时把阳仲华叫来,这是原特务连的连副,两人都是杨振兰的人。如果说邹仿良在特务连还有信得过的人,非阳仲华莫属。再说了,这样的机密事情,也只适合与阳仲华商量。
邹仿良忧心忡忡地说:“胡孝民非常险恶,准备把特务连拆分为四个连队,再调两个满编连进来,组成一个有四个连的特务营。”
到现在为止,特务连的武器都没有发还。估计新来的两个连,会瓜分原特务连的武器。光这一点,就会造成特务连与他们的尖锐矛盾。
阳仲华个子不高,脸有点黑,他其实早就听方民任说起此事。特务连会一分为四,他将是新特务营的连长,以后与邹仿良平起平坐。
他成为方民任的人后,也就成了胡孝民的亲信,以后在特务营的地位自然不会与其他人同日而语。
阳仲华努力装出吃惊地样子:“这是要分化我们啊?师座和军座会同意么?”
宅中歌
超級異能低手
邹仿良叹息着说:“不同意又有什么办法呢?”
阳仲华“义愤填膺”地说:“我们就任人宰割?不行,绝对不行!”
蜜意 水森林
方民任向他交待了,要及时掌握邹仿良的动态,并且给了他一个特别的任务。
邹仿良很是欣慰,问:“你有什么想法?”
阳仲华缓缓地说:“这次出事,最主要的是总务处的情报科,他们查到特务连少了三十人,这才导致事情败露。”
邹仿良一拍桌子,冷冷地说:“情报科的方民任该死!”
阳仲华提醒道:“方民任只是情报科长,他上面还有个陈百鲁。”
邹仿良摇了摇头:“不止是陈百鲁,还有胡孝民。”
特务连最痛恨的,莫过于胡孝民。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枪杀了好几个兄弟,这种痛恨,已经刻在骨子里了。
見與不見,舊時光
阳仲华说道:“胡孝民和方民任,现在都是陈百鲁的人。别看陈百鲁没出面,可他是总务处长,所有这一切的背后,都是陈百鲁的算计。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们抢的一位姓高的商人一千担棉花,那人的后台正是陈百鲁。”
这就他的特别任务,将矛盾的焦点引到陈百鲁身上。方民任也跟他说过,陈百鲁对新四军小分队恨之入骨,多次强调,一定要找到这伙人。胡孝民虽分官情报工作,但早就向陈百鲁服软,方民任也成了陈百鲁的人。
方民任告诉阳仲华,这些事情,都可以向邹仿良和一师说起。这本来也是事实,经得起调查的事实。
邹仿良喃喃地说:“原来如此……”
阳仲华问:“你有什么打算?”
邹仿良缓缓地说:“此事得听师座的,我们目前只是商量。”
阳仲华望着他,并没有说话。他知道,邹仿良的话还没有说完。
果然,等了一会,邹仿良这轻声说道:“我们绝不能坐以待毙。”
阳仲华附和着说:“我坚决支持!方民任、胡孝民、陈百鲁,甚至常明生和赵仕君,都不是好东西!”
他不怕把事情闹大,上次特务连侥幸逃过一灾,如果再敢乱来,恐怕真得完蛋了。而他的任务,就是要让特务连弄点事出来。脓包只有挤出来才会好,一直流脓一直不会好。
邹仿良摇了摇头:“这件事主要控制总务处。”
阳仲华说道:“那就先从陈百鲁开始,这个王八蛋为了一千担棉花,断送了整个特务连!”
他的话,就像一把尖刀,深深地刺入邹仿良的心里。特务连两百来人,一枪未送,被人全部缴械,当场被击毙五人,其他特务排的兄弟,现在都面临被枪决。如果他这个连长不能做点什么,以后还怎么面对这帮兄弟?
邹仿良冷哼了一声:“陈百鲁……哼!”
阳仲华压低声音问:“怎么个弄法?”
邹仿良摇了摇头:“此事等我见了师座再说。”
阳仲华说道:“我时刻准备着,如果要弄陈百鲁,必须算我一个!”
听到阳仲华的话,邹仿良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情。阳仲华平常可能有点贪生怕死,但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

z8fgg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討論-第八百八十九章 兩難-iq63w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孙东原点了头,杨振兰才被放回去。见到孙东原后,杨振兰抱着孙东原痛哭流涕。
變身少女的日常 天吶擼啊擼
“军座,我对不住你啊……,办事处这帮王八蛋,给我们设套,哪是围剿新四军小分队?分明是围剿特务连啊!”
吞天戰尊
孙东原痛苦地闭上眼睛,轻声说道:“这次就我们折了,认栽。”
特务连现在成了办事处的,之前抢到的物资,必须全部退还,变卖了的都要折成现金。这样算起来,他们还亏了。
原本十万元的货物,他们最多五万就转手卖了出去。现在要赔,就得按十万来赔。找那些商人?全部被办事处抓起来了,一个都没跑掉。
事实上,抓到那些销赃的商人后,杨振兰的计划就暴露了。
杨振兰狠狠地说道:“我不服!赵仕君、胡孝民、晴气庆胤,我跟他们没完!”
溺寵逆天小狂妃 墨北堂
孙东原叹了口气,无奈地说:“赵仕君和晴气庆胤,岂是我们能得罪得起的?”
杨振兰说道:“这次的主意都是胡孝民出的,他才是最坏的。”
孙东原缓缓地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倒也不用等十年,一年总可以等吧?”
他能在北伐就混上中将师长,早就学会了隐忍。有些事情,该低头就要低头,三十年河东,就有三十年河西。
杨振兰说道:“我是一天都等不了,军座,你就让我去干吧。”
每天都想吃了你 褲寶
孙东原断然拒绝:“不行,我们以前就是小看了胡孝民,才栽了这么大的跟头。”
杨振兰说道:“我让邹仿良出面,他对胡孝民也是恨之入骨。就算事情败露,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孙东原叹息着说:“邹仿良也是自身难保。”
杨振兰哭丧着脸说道:“军座,兄弟们心里都憋着一股气,难受啊。”
在李王庙,胡孝民当场杀了几名特务连的兄弟。哪怕特务排的人确实犯了事,可胡孝民的做法也太过分了。他被羁押后,与邹仿良交流过,特务连的兄弟说起胡孝民,都恨得牙痒痒,纷纷表示,必须要杀了胡孝民泄愤。
特别是邹仿良,只要一提起胡孝民的名字,就万分愤慨。
孙东原沉声问:“这件事,能做到绝对保密吗?”
杨振兰斩钉截铁地说:“绝对能!”
就在杨振兰与孙东原谈话的时候,胡孝民也在办公室,跟邹仿良谈话。胡孝民坐在办公桌后面,邹仿良站在对面,目不斜视、腰杆笔直。
胡孝民靠在椅子上,斜睨了邹仿良一眼,问:“你应该很恨我吧?”
邹仿良平静地说:“不敢。”
胡孝民又问:“是嘴里不敢,还是心里不敢。”
自梳女
按照赵仕君的本意,特务连的军官都要换掉,孙东原坚持不干,赵仕君才勉强同意。但不换军官,同样也有办法掌控特务连。
邹仿良梗了梗脖子:“嘴里不敢。”
胡孝民在李王庙杀人时,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胡孝民杀自己的兄弟,这才含泪将特务排的人指出来。自那之后,他就知道胡孝民比自己狠。
胡孝民杀了四个特务排和一个无辜的士兵,这让他对胡孝民恨之入骨。在羁押期间,他虽没跟其他人那样,将对胡孝民的恨说出来,但在心里,早就想好了报复胡孝民的办法。
胡孝民吐了口烟,轻声说道:“知道吗?如果我不能第一时间把假冒新四军的人挑出来,日本人原本是准备将特务连全部枪毙的。当时两挺机枪都架好了,随时可以射击。”
邹仿良一愣,疑惑地说:“我们这点事,罪不致死吧?”
胡孝民冷冷地说:“知道吗,这件事已经惊动了日军高层,就连汪主席也在密切关注。你也应该知道,孙军长之前,与重庆就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你们的行为,与造反何异?既然是特务连的人破坏清乡,错杀又有何妨?如今日本人只追究假冒新四军的那个特务排,这已经是格外开恩。”
邹仿良陷入了沉思,胡孝民说得也有道理,特务排的行为,虽然抢了不少钱,但却得罪了所有人,甚至包括新四军。
胡孝民说道:“你现在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正是因为我在最短的时间,甄别出了那三十个人。否则,整个特务连两百多人,不说全部击毙,至少你们现在也已经送到了劳工营。在劳工营最后会是什么下场,想必你很清楚吧?”
他的这些话,有真有假。如果不能说服邹仿良,自然就会放弃他。特务连既然到就办事处,孙东原再想染指就不可能了。
胡孝民希望借着此事,让孙东原的第二军,与清乡委员会生出芥蒂。最好是面和心不和,就再好不过了。
胡孝民说道:“特务连的军官虽然不撤换,但会新增加一些人,特务连将扩编为特务营。扩编之后,特务营下辖四个连,你一连连长,二、三、四连的连副,会是现在的各排排长。现在的班长,以后将是排副。特务营的人员,也将从现在的二百一十人,扩编为四百五十人。”
根据赵仕君与孙东原的约定,原特务连的军官,全部要留任。胡孝民的方案,不仅留任了,除了邹仿良外,所有人都提了一级。虽是明升暗降,但孙东原也说不出半句。
邹仿良蹙起眉头:“四个连?此事孙军长知道么?”
虽然特务连扩编为特务营,可邹仿良觉得事情不妙。
胡孝民意味深长地说道:“我要提醒你,现在你们是办事处的特务营,而不是一师的特务连了。你这个特务一连连长,也随时可以提拔为特务营副营长。你愿意当副营长吗?”
邹仿良如果当副营长,看似提拔了,实际上他等于成了摆设。
邹仿良摇了摇头,马上说道:“不,我宁愿当连长。”
我當算命先生那幾年 貝貝虎
胡孝民问:“会不会调你当副营长,还要看你的表现。比如说,原特务连的安抚工作是否做到位?与一师杨振兰的关系,如何处理?”
邹仿良知道,自己陷入两难了。不管怎么选择,都会让杨振兰失望。

z4060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第八百八十八章 最好的結果熱推-yp8mp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孙东原在军部,一直等着剿匪的消息,根据胡孝民的计划,今天出发,第二天凌晨开始攻击,最多一个小时就能结束战斗。
晚上,他却突然心神不宁,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上午,他没去军部,而是去了趟办事处。
孙东原刚进十字街信孚里,就看到了胡孝民,他心里一惊,诧异地说:“胡处长,你怎么回来了?”
胡孝民平静地说:“哦,孙军长,任务已经完成了。”
孙东原疑惑地问:“新四军小分队消灭了?”
如果胡孝民回来了,杨振兰也应该回来了才对。还有特务连,一个特务连比他手下一个团还重要。
胡孝民点了点头:“对,全军覆没,一个都没跑掉。”
孙东原语气已经有些不满,他的大胡子一颠一颠的:“杨振兰呢?”
胡孝民说道:“请孙军长到顾问室,晴气大佐会亲自向你解释。”
昨天晚上他就回来了,只不过没跟孙东原打招呼罢了。关于杨振兰的处理,赵仕君和晴气庆胤会研究。当然,这也得看孙东原的态度。
孙东原心往下沉,语气也有些焦急:“胡处长,请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出事了?”
爭鼎:項莊升職記
胡孝民平静地说:“这样吧,请孙军长先到赵部长的办公室。”
孙东原摇了摇头:“不,我先去你的办公室。”
胡孝民无奈,只好先带着孙东原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孙东原朝胡孝民拱了拱手,诚恳地说:“我知道,杨振兰应该出事了,请胡处长告之实情。”
我的女神老婆
他发现,之前是小瞧了胡孝民。这个年轻人,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平庸无能。杨振兰和特务连音讯全无,最大的可能,是中了胡孝民的计。
胡孝民给孙东原倒了杯茶,轻声说道:“孙军长,特务连假冒新四军,在清乡区大肆抢劫,你可知情?”
“什么?”
胡孝民的声音不高,可听在孙东原耳中,有如晴天霹雳!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特务连派出一个排,以新四军小分队的名义,在清乡区“创收”,事情非常机密,胡孝民是怎么知道的呢?之前他的调查方向,根本没在第二军,为何突然就掌控一切了呢?
胡孝民冷冷地说:“根据我们的调查,特务连有三十人参与了抢劫,他们破坏清乡工作,扰乱清乡区的治安,对清乡区的经济也造成了严重破坏。杨师长已经被扣押,特务连全部收监,参与抢劫的三十人,当场击毙五人。”
孙东原突然眼前一黑,差点当场晕倒。人家把特务排的人都查清了,自己竟然毫无察觉。杨振兰还大言不惭,丝毫没把胡孝民放在心上,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
孙东原沉吟了一会,沉声说道:“胡处长,现在晴气庆胤和赵部长,准备怎么处理第二军的人?”
奮鬥在晚明
胡孝民缓缓地说:“这得看孙军长的意思了。特务排的人,肯定不能放,第二军的特务连和杨师长,估计要受点处罚。”
孙东原死死地瞪着胡孝民,冷冷地说:“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吧?”
胡孝民淡淡地说:“特务排抢劫在先,破坏清乡区的治安和经济,严重损害清乡苏州办事处的工作,应该是他们先算计我在先吧?”
我們都有過彼此的青春 子虛烏有的巫
孙东原语气一滞,胡孝民说得没错。是杨振兰有错在先,胡孝民棋高一着,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沉吟良久,孙东原才重重地叹了口气:“是我小看了你。”
胡孝民缓缓地说:“孙军长,目前只有一个办法,能消除日本人和赵部长的怒火。”
孙东原扬起圆饼脸,问:“什么办法?”
胡孝民缓缓地说:“把特务连交给办事处,以后,他们在清乡工作中表现突出,才有希望回到第二军。”
孙东原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特务连是我的人,一个也不能调到办事处!”
特务连是他的根基,怎么能交给办事处呢?如果手里没有特务连,以后还怎么指挥打仗?真到了关键时刻,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孙东原很清楚,第二军其实就是一帮乌合之众,关键时还得靠特务连。特别是兵败时,特务连是他保命的法宝。他怎么可能把这个法宝交给别人呢?
胡孝民劝解道:“特务连是你的人,就算调到办事处,也依然是孙军长的人,办事处只是借用,还给他们发军饷,何乐而不为呢?”
孙东原冷笑道:“他们到了办事处,还能是我的人?”
胡孝民微笑着说道:“他们是孙军长一手培养的,办事处与第二军也离得不远,说不定,他们在办事处能大有可为,成为孙军长的一大助力呢。再说了,此事晴气大佐和赵部长已经定了,如果孙军长不同意,特务连也回不来了,他们会调到南京。这个决定,孙军长怕是更难接受吧?”
特务连确实是一支精干部队,赵仕君也看上了。这是赵仕君的底线,否则,特务连恐怕就回不了。
孙东原气急败坏地说道:“我要向南京申诉!”
胡孝民淡淡地说:“请便。”
看到胡孝民气定神闲的模样,孙东原心里怒火攻心,可又没一点办法。
孙东原压住满腔怒火,沉声问:“如果特务连交给办事处,杨振兰能不能回来?”
胡孝民点了点头:“当然,他毕竟是第一师的师长嘛。”
胡孝民劝道:“孙军长,你可以仔细斟酌,把特务连交给办事处,已经是最好的处理结果。”
孙东原无奈地说道:“我先去见赵部长。”
孙东原见赵仕君的结果,也跟胡孝民说得一样。甚至,赵仕君还要求,把特务连的军官全部退回来。
孙东原吓了一跳,如果办事处只要兵而不要军官,那就把特务连真的夺过去了。他坚决不同意,特务连绝对不能拆分。
最终,赵仕君勉强同意了他的要求。特务连的军官继续留任,但特务连必须以排为单位,交给办事处各个单位指挥。
溺寵絕色醫妃:天才煉丹師
事情到了这一步,孙东原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正如胡孝民所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purex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孤島諜戰 txt-第八百八十七章 魔王閲讀-t7c0f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走到里面的房间,刚进门,杨振兰的配枪就被收走。此时的他,面无血色,特别是看到里面的晴气庆胤和赵仕君后,更是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整个人都蔫了。
赵仕君一脸鄙夷地望着杨振兰,嘲讽道:“杨师长,你是自己说呢,还是回苏州说?”
杨振兰强自镇定,伪装不知,努力装出一脸茫然的样子,问:“赵处长,说什么?”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襲 汝夫人
赵仕君冷笑道:“说说新四军小分队,说说你的特务连,说说你调走的那个特务排,还有那一千担棉花,无锡的几个富商。”
胡孝民没有待在里面,他已经将情况向赵仕君详细汇报了,杨振兰现在就是一条死鱼。能不能活过来,就看他的态度了。
外面的特务连,全部被缴了械。他们面对国军时,或许还能蹦哒几下,但面对日军时,就你被血脉压制一样,都没有反抗的念头,所有人全部把枪交出来,顺从地举着手站到一旁。
胡孝民说到后面时,声音越来越冷:“诸位,之前有三十个人离开,冒充新四军的小分队,在清乡区大肆抢劫,还杀人放火。为了给清乡区老百姓一个交待,一个维持政府的法律和军队的纪律,必须惩处这三十个人。你们现在主动站出来,可以从轻发落。但要是胆敢隐瞒,就地枪决!”
特务连的人看着胡孝民,好像不认识似的。在驻地时,胡孝民一脸笑容,还亲手给他们发钱。一转眼,胡孝民就翻脸不认人,一副要吃了他们的样子。
胡孝民见没人吭声,说道:“这样吧,没有参与抢劫的,走到对面蹲好。”
有些人是不会主动的,让抢劫的人走到对面,所有人都不会动。如果让没参与抢劫的人走过去,就会变得容易得多。
此时,明显有些人在左右观察,显然,他们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
胡孝民及时冷声说道:“如果有人胆敢混进去,所有人都要被枪决!”
然而,留在原地的,依然只有二十人。也就是说,还有十个人,混进了对面的人群里。
胡孝民从地上的一堆驳壳枪随手捡了一把,从枪套抽出来后,在手里把玩着:“我知道有三十人冒充了新四军,可现在只有二十人承认,也就是说,还有十个人混了进来。我现在给你三秒钟,3、2、1,怎么,敢做不敢当?”
胡孝民拿到着枪,指着第一个士兵:“你,有没有出去执行任务?”
惡魔王族
士兵吓得颤巍巍的,惊慌失措地说:“莫有。”
胡孝民打开保险:“你挑出三个人,就可以活命了。”
能进特务连的,都是杨振兰的亲信。他们先当国军,后当伪军,期间也做过土匪,每个人做的恶,足够死好几回的了。
粘人老公
可一旦他们面临死亡时,还是会很恐惧。
都市娛樂全才
男人你是我 沐陌雯
“我不知道……”
“砰!”
胡孝民毫不犹豫扣动了板机,面前的那名士兵顿时倒地身亡。胡孝民的枪口正对着他的太阳穴,如果这样还能活的话,也该他命不当绝。
美人計:妖後十七歲 美越
“你,有没有出去执行任务?”
“没有。”
胡孝民将枪口对着这位士兵的太阳穴:“你挑出三个人,就可以活命了。”
这把枪刚刚夺走一条人命,胡孝民的话就显得特别有威慑力。这个士兵毫不犹豫,马上在人群里寻找,很快,他就挑了三个人出来。
“砰砰砰!”
三人被拉到一旁,胡孝民亲自动手,三人顿时丧命。杀这些人,他心里一点负担都没有。
胡孝民举着还在冒着青烟的驳壳枪,杀气腾腾地说:“还有七个,如果你们现在站出来,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胡孝民的话刚落音,马上有两人站起来,跑到了对面的人群里。
胡孝民掏出烟,好整以暇地说:“还有五个。”
他虽在点火,但余光却在打量着特务连的人。他注意到,有两个人左右看着,犹豫着要不要站起来。
胡孝民走过去,把那两人提出来:“砰砰!”
这次是朝后脑勺开的枪,脑壳就西瓜一样,差点炸开了。
胡孝民说道:“这根烟抽完,如果还不主动站出来,所有人全部枪毙!中岛君,请机枪手准备。”
“咔嚓!”
这是机枪子弹上瞠的声音,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胡孝民简直就是杀人不眨眼,一眨眼功夫,就有六个人死在他枪底下了。以前怎么就没听说,办事处有这么一个杀人魔王呢?
操场上的枪声,让房间里的杨振兰心惊肉跳。他现在面临着艰难的选择,招了,没有好下场。不招,迟早不会有好下场。
他现在真想抽自己几个耳光,明明不用自己出面,偏偏要亲自带队。这下好了,真的被一锅端。
听着外面的枪声,他知道死的一定是特务连的人。那些士兵,都是他的心血啊。每一个人,他都投了不少钱。
要毁掉特务连,只需要一挺机枪就可以了。但要重建一支只听令于自己的特务连,没有几年的时间,再加上大把大把的钞票,绝对做不到。
所谓的忠心,很多时候都是钱堆出来的。
“你们走过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死嘛。”
操场上的人群中,终于有人站了出来。他是特务连的连长,也是杨振兰的绝对亲信:邹仿良。
他终于琢磨出来了,胡孝民这是要借找特务排的机会,消灭整个特务连啊。他绝对不能让胡孝民的阴谋得逞,哪怕舍掉这三十个人,特务连的根基还在,以后有的机会替他们报仇。
邹仿良朗声说道:“胡处长,这几个人都被突然调走,他们在外面干了什么事,我们都不知道的。师座和军座,就更加不知道了。”
他这是要告诉其他人,特别是特务排的那些人。有什么事都自己扛着,不要再牵连其他人了。只要杨振兰和孙东原在,他们就算死了,家人也会得到照顾。
胡孝民摆了摆手:“邹连长,你可以蹲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