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入夢

pzgyd超棒的都市异能 《幽冥仙君》-第551章 三世同身摘道蓮(下)展示-bllwc

幽冥仙君
小說推薦幽冥仙君
海潮之上,云雾飘渺,老国主负手而立
“据说悠久岁月之前,三世身法门还不叫这么名字,同音而不同字,名唤三尸身法门,那实在是太久远之前的事情了,久远到这样的字眼,老朽也只曾从故纸堆中寻见过。
至于那个古老的名字,证见着甚么样的真意,阐述了何等高邈道境,已经非是后人能够知晓的了,有传闻说古名不祥,有传闻说那是仙真证明过的错路,有传闻说是真法失传。
世说纷纭,老朽不表看法,一切任由道友自行评判,总而言之,到了老朽降生,开始修行之路的时候,世上诸宗盛传的,便都是三世身法门了。”
听到这里,苏幕遮神情一怔,追问道:“世上盛传?”
老国主轻轻颔首。
“对,世上盛传!道友,不要用现在的目光去看待亘久之前的天地,在那个时代,清灵仙乡的门户还是洞彻通畅的,三千大界托举着清灵仙乡,那是和如今完全不同的盛况!
自然,道与法的传承,也是和如今截然不同的,三千大千世界,各有曼妙,如花开三千,争奇斗艳,但当时,诸界之间还没有如今这样鼻塞,大界诸宗也多持仙人传法。
道法万千,诸宗迥异,但根苗上,却殊途同归,旧时是三尸身法门,到了老朽的时代,便是三世身法门。修行此类法门,方为仙道正统,余者皆为左道旁门!
直到后来,岁月流逝,无量光阴之后,有天谴诞生,阻隔仙凡之路,三千大千世界之间的联系也随着天地的寂灭与重生,剥离开来,失了正统道法,演化出各自的千秋妙道。
但是,若仔细观瞧的话,还是能够从如今的许多无上道法中看出些三世身的痕迹来,当然,太古一世,唯有洛衣小友一人走出了真正的三世身法门来。
而先前与老朽交手的洪涛界后辈,老朽怀疑,他所修持的道法,也存在着三世身的痕迹,或者说,本就是昔年的真经留世!只是他自己不察,还未堪透这一玄关的真意!
观其修持,两道并存,于内,似神仙同修,开辟三元神庭,那二十四道神身不过末流,以神皇道身坐镇三元,统御二十四神,真走到这一步,便是三世身法门!
而于外,那三道法身也端的玄妙,似同源而出,潜力巨大,若是以肉身为熔炉,以气血为药,以法力作薪柴,将这法门彻底与自身道果熔炼为一,或许可以省去万古苦修,直接走出三世身来!
可惜了,此子天赋非凡,福缘深厚,观其行径,却颇小家子气,眼皮子也浅薄的很,空坐宝山而不自知,只将这无上妙法当身外化身来用,暴殄天物!
不过道友还是需要警惕,此行他无功而返,三道法身相继折损在道友这里,老朽也拼着癫狂发作,重伤了他的道躯,但是破而后立,若他真的洞彻道法之中的关隘,来日……会很可怕!”
听闻老国主此言,苏幕遮也是面容肃穆。
浪荡万古岁月,苏幕遮在求长生,也是在与老天尊争锋。
旁人看来是此消彼长的过程,对于两人而言,或许便是生死立分。
一念至此,苏幕遮亦是感慨道谢。
“多谢国主指点,贫道定会早做准备。”
老国主的表情似是很欣慰,他长久的凝视着苏幕遮,继而转过话头。
“道友,你我很像,真的。老朽生于上一个荒古界的末法时代,或许是环境类似,你的身上,有着十分类似那个时代修士的气质,初见你时,老朽欣喜若狂,以为是当年的道友现世,以为……老朽并不孤独!
结果很是可惜,当然,对你而言或许是幸事,无需历经那样的绝望……与你不同,没有甚么无边杀劫,没有甚么无量量劫,那是一个较为宁静的时代。
只是如春夏秋冬,如草木枯荣,历历万古,一代又一代的修真文明逝去,荒古界的造化生机也消耗殆尽,万道走向了破败,走向了凋零,要葬尽万物,然后从寂灭之中复苏。
老朽就是生在了这样的一个时代,在上一个荒古界最后一个鼎盛修真文明消逝之后的数万年降生于人世,那是一个荒凉的时代,昔年鼎盛的仙道传承如同残阳,将余晖洒在人间。
此后万古岁月,悠悠无仙,甚至于,成仙路洞彻贯通,万古岁月却也未闻仙人临凡,甚至连仙人法旨都罕有传世!万物生灵都陷入了末法的绝望与癫狂之中。
当时的老朽,也是这般,心怀着无边的怨愤,纵我天资盖代,却只恨生不逢时!然而即便是这样,在那个凋零的天地之间,老朽依旧修出了自己的三世身!
当然,并不完善,在那样的时代,哪怕是老朽,也多少有些急功近利,过分的去追逐结果,反而导致了自身道基有了瑕疵,否则,三世身圆满,哪怕末法时代,老朽立地飞升,便是仙君!
但这样的瑕疵,并非不可更易,哪怕在末法时代已经无计可施,谁让老朽掌控了岁月祖炁的权柄呢!当时的老朽有着两个选择,一个便是逆着岁月长河而上!
不需要太久,因为几万年之前就曾是荒古界最后一个鼎盛修真文明的时代,哪怕不是正确的时间,老朽却同样有信心,将道果完美,强行飞升,挣脱藩篱!
但在当时,老朽太自大了,以为凭借着自己的天资,世上没有做不成的事情!就这样,老朽以道器寄养亲友,带着一群人,跃入岁月长河之中,顺流而下!
吾欲成万古未有之壮举!要见证荒古界的寂灭,同样见证荒古界的复苏,见证一方大千世界的开辟!阴阳诞生,辟开混沌,重炼地火水风!那会是一个生与死、阴与阳分明的时刻!
老朽准备在那一刻证道!以仙君道果飞升!甚至失去了荒古界大道的限制,老朽可以带着亲友一同飞升,举教飞升!举国飞升!这便是当年的真相!
可惜……这样的野心,彻底毁了我!天地崩溃的那一瞬间,想象之中的复苏并没有到来!老朽错了,毕竟,关于大千世界的生灭,并未被人记载,谁也没有想到,一片死去的高天与厚土,要经历无法想象的漫长时光,才能够向死而生!
甚至伴随着荒古界的寂灭,原本宁静的海眼漩涡都变得暴躁起来,无尽的混沌海潮席卷而来,愈演愈烈!等老朽惊醒的时候,即便以当时的修为,都已然无法挣脱!
否则,寻一大千世界隐世避居,也不会是如今的结果。老朽被困住了,滔滔海潮,沉沉浮浮,数不清的光阴逝去,直至某一日,那汹涌的海潮,已经开始损伤老朽的道躯。
绝望之中,也是侥幸,老朽重新找寻到了荒古界的岁月长河,存身岁月之中,老朽避过了生死大劫,再之后,又是一段漫长的时光,漫长到让老朽感到绝望!
终归是道果有缺,不成仙,终究是敌不过岁月,老朽或许可以强撑,但是寄养在道器之中的亲友,却在岁月的销蚀中,带着绝望,带着癫狂,彻底寂灭!
直到最后一人陨落,老朽也彻底疯了,无边的孤独袭来,老朽忘记了昔年熟稔的经文,忘记了曾经存身的天与地,忘记了生与死的概念,也就在那一刻,老朽的一世身寂灭,我……没有了过去!
已经说不清中间到底过去了多久,疯癫之中,许多细节已经模糊,甚至不曾被老朽记忆,或许是万古,或许是无量光阴,直至某一刻,荒古界从寂灭中复苏。
从来没有过石夷古国,有的只是太初年间依旧带着癫狂的老朽,有的只是被老朽强行镇压在道器之中的故人神魂,甚至,那已经不再是神魂,而是他们在岁月之中的剪影。
甚至老朽都不清楚石夷代表着什么,没有了过去,再也难忆起自身的跟脚,那只是老朽道器之内,刻在玉碑上的两个古字,或许是石夷仙宗,或许是昔年的地名,谁知道呢?
再后来,老朽没有了最初的疯癫,稍稍冷静了下来,感念着前尘往事,老朽的仙君道果终难圆满,当时只觉得,既如此,舍弃仙君道果的一步登天,先证道成仙,再寻其他也好。
毕竟,这片天与地,已经没有甚么值得老朽留恋的了,于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老朽托举着白骨天国,要证道飞升!但是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诡谲的天堑隔绝了仙凡门户!
老朽失败了,证道失败,飞升失败,坠落无尽荒的那一刻,老朽祭出一世身挡劫,苟延残喘下来,却也失去了未来,从此,直至万古后,直至自身寂灭,世间就只有石夷国主在了。”
老国主声音萧索,说罢,苏幕遮也是长久的沉默。
从鼎盛中走出,最后也只得悲凉落幕。
大道独行,老国主却彻底没有了前路。
这样的癫狂,这样的孤独,在这一刻甚至开始侵蚀着苏幕遮的道心。
深深吸了一口气。
苏幕遮方才将心头的悸动压下。
“道友,你察觉到这其中的端倪了么?”
“什么?”
“哪怕天地覆灭!岁月长河却依旧永存!道友,你说,这证明着甚么!”

5vulq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幽冥仙君 愛下-第550章 三世同身摘道蓮(上)閲讀-6xney

幽冥仙君
小說推薦幽冥仙君
老国主踏浪而来,海眼漩涡上空,苏幕遮盘膝而坐。
光阴在这一刻重叠,传说的身影从岁月中走出,让人瞧见了真容。
花白而干枯的头发,粗糙的麻布乱衫,暗红而皲裂的皮肤。
这仿佛不是那盛传的太古第一妖!
仿佛只是凡尘中的寻常老农。
老国主就这样静静的站在苏幕遮的面前,苍老的眼眸凝视着苏幕遮的身形,扫过他身上的白狼大氅,最后又落到了苏幕遮的掌心,落到了道种世界。
苏幕遮那浑浊的眼眸,也用着同样的方式,注视着老国主。
两人的眸眼深处,皆有着岁月长河的虚影显化,阴阳逆转,光阴倒卷。
这是论道,亘古罕有的论道。
无声息之间,两人探寻着那本就无法宣之于口的辛秘,乃至于——禁忌!
少顷,老国主微皱的眉宇舒展开来,他哑然长叹,似是在赞叹,又像是在遗憾些什么。
而苏幕遮的双眉却皱的愈发紧蹙,数息之后,他偏转开目光,望向老国主的身周,凝视着老国主身周那岁月的痕迹,老国主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却不曾阻拦,只是绽放开气息,一条岁月长河的虚影贯穿了他的身躯。
几乎同一时间,苏幕遮望向了这条岁月长河虚影的尽头。
轰——!
无尽的光芒从苏幕遮的脑海中炸响。
只是惊鸿一瞥,苏幕遮却如遭重击,两行血泪流下,模糊了他的目光,也切断了那条岁月长河的虚影。
“无量光,无量寿,无量福,无量天尊,无量仙圣,无量真……”
苏幕遮喑哑的声音都在颤抖着。
良久,苏幕遮方才颤颤巍巍的抬起另一只手,拭去脸上的血痕,疲惫的张开双眸。
“这是真的么,你的道,洛道友的三世同身法,这是那个……那个似是而非的荒古界传承的道与法么?仅存一世道身真的可以驻世长存么?想不到,想不到……”
苏幕遮罕有的面露茫然神色,他的声音愈发喑哑了,到了最后,几乎不可听闻。
老国主面露感怀,他轻叹着,走进几步,抬起苍老的手掌,轻轻拭去苏幕遮肩头并不存在的灰尘,仿佛在宽慰亲近的后辈,又像是在凝视着另一个自己。
数息之后,老国主凝重的点了点头。
“是的,这是上一个荒古界的道与法,是仙真传承的余韵,是老夫的过去,是洛衣的现在,是某些人的未来……”
沉默着,苏幕遮长叹。
“错了,我错了,驻世万古悠悠岁月,我自以为洞彻了辛秘,我自以为了解了太古时代的全部真相,我自以为堪透了这片天……”
感慨之中,苏幕遮仰起头,凝视着混沌海上灰蒙蒙的上空,他的目光仿佛已经跃出了大千,注视着那无归寂灭之地。
那亘古群仙的葬地。
反倒是老国主,轻拍了苏幕遮的肩膀,收回了苍老的手掌。
“不,也许反而你是对的,洛衣也是对的,所以他真正的飞升了,你也走在一条仍旧可以前行的路上,唯有老夫的前路,断绝了,寂灭了过去,葬送了未来,甚至失去了部分本真,所以太古一世,只有诡谲莫测的石夷国主,往后……也只会有石夷国主了。”
听闻此言,苏幕遮倒是翻手取出了一卷真经,昔年洛尊手书《三世枉生功》。
仙人一证永证,不朽的气息萦绕在真经上。
岁月的光影在苏幕遮的指尖缠绕,却仿佛是触碰到了某种伟力,被阻隔开来。
数息之后,苏幕遮收起真经。
他的指尖又探向海眼漩涡的方向,无声息之中,有大界壁垒被撕裂,苏幕遮与老国主一同看到了一尊暗金色的棺椁穿梭虚空乱流,消失不见。
那是孙长生温养弟子的棺椁。
光阴的剪影映照在两人的眸眼深处,他们看到了无归寂灭之地一道无声息高悬的残躯。
“洛道友真正的飞升了,孙道友却半道崩殂……”
老国主亦是感慨的点点头,太初年间,他与孙不死亦曾相识,算是老友。
“这是自然,不证完美仙君境,难度天谴。”
一念至此,两人沉默,对视而叹。
良久,苏幕遮方才再度开口。
“能仔细说说么,那个存在着仙真传承余晖的……上一个荒古界。”
听闻此言,老国主继续沉默着,他转过身来,看向海眼漩涡的方向。
“从何说起呢……老朽自是愿意知无不言的,但你该知道,有些事情已经不可言说,曾经的辛秘如今已经成为了禁忌;而有一些事情,却也不能说给你听。
老朽前路已断,或许这条路曾经是对的,但现在肯定是错的,所以石夷国主在太古初年便已疯癫,不得不自封在岁月长河之底,故而有些事,也许并非我想的那样,并非我看到的那样。
告诉了你,便是对你的误导,甚至会有禁忌的力量掺杂在其中,让你无声息之间走上老夫的旧路,在疯癫中悲凉落幕,断绝前程。
因为同样的事情,老夫在太初年间曾经做过,那时笙箫道友惊才艳艳,我以为他可以挣脱一些桎梏,甚至反过头来帮到我,改变一些老夫悔之莫及的事情。
所以老朽将一些自认为的真相,自认为的细节,悄无声息的透露给了笙箫道友,结果……这是老夫太古一世最后悔的事情了,我害了笙箫道友。
以他的天资,也许不需要老朽的那些帮助,就可以像你这般,走出属于自己的路来,走在正确的方向上,结果,禁忌的力量还是影响到了他。
所以笙箫道友盖代妖孽,镇压一世,却只能驻世残存,无法跨过天堑!倒是后来,老朽想明白了些,故而自封之前,曾经亲自出手,将一些痕迹彻底从岁月长河中抹去。
之后依旧流传在世间的,便只有了岁月之法,以及某些关于三世同身的只言片语;再后来,洛衣小友得之,崛起于五域之间,自创《三世枉生功》,于今日飞升。
说这些,便是前因,是要教道友知晓,非是老朽藏私,只是不愿害了你,那么……从何说起呢?”老国主抿了抿嘴,“也罢,便从三世身说起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