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梨棠

onbci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家女婿好邪門 線上看-第240章 沈亦清是蕭卓前世的愛人?鑒賞-ntvxw

我家女婿好邪門
小說推薦我家女婿好邪門
“萧大哥。”周小霞看了看萧卓身旁的阿七,问道:“这是?”
“这是沈大姐的儿子,对了,沈亦清她人呢?”萧卓前看后看,都没瞧见沈亦清的鬼影。
周小霞:“哦,沈大姐昨天晚上跟一个叫宋三叔的捉鬼大师走了。宋三叔说,他能带沈大姐去报仇。”
網遊之霸氣乾坤 醉美天下
宋三叔?这个人是前天伍向阳请来的风水师,他有能耐让沈亦清接近五爷的身体?
“小霞,你知不知道宋三叔住在哪里?”
周小霞想了想,说:“好像是江南市城郊的宋家村人。”
萧卓点点头:“我知道了。”
阿七扯了扯萧卓的衣服,道:“我们去找宋三叔吧。”
萧卓:“好。”
……
萧卓和阿七连夜赶往了江南市,到达宋家村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
没了虎彪那群人在宋家村作恶,这里变得安宁了不少。
萧卓一路问人,终于找到了宋三叔的家。
还没等他抬手敲门,宋三叔家的大门便自动打开,仿佛早就预料到了有人要来一样。
萧卓收回了正要敲门的手,往屋里望了望。
屋子里异常阴冷,他能感应得到一股浅浅的阴气。屋子里没开灯,光线很暗,萧卓刚迈进去一步,宋三叔的声音便响起:“你来了。”
听宋三叔的口气,好像和自己是旧识似的,但在萧卓的记忆里,对宋三叔这个人并没有多少印象。
萧卓刚进屋,“砰!”大门又自动关上了。
这间屋子里挂满了太极八卦阵图,墙上贴了许多符咒,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香火的味道。这宋三叔,确实是个修炼之人。
萧卓问道:“你认识我?”
宋三叔人在里屋,他听见了萧卓问话,才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
禦魘
“何止认识,我们从前,还有过一段恩怨。”
“恩怨?”萧卓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为什么最近遇见的人都说和他有仇,他以前真的有那么坏吗?
萧卓:“前世的事情,我不记得了。”
宋三叔冷冷笑道:“你不记得,可我记得。坐吧,别站着。”
萧卓皱眉道:“沈亦清呢?”
宋三叔置若罔闻,他低头看了看萧卓身旁的阿七,笑道:“你就是沈亦清的孩子吧,来,坐。”
阿七一脸茫然,宋三叔抱起阿七,将他放在了凳子上。
“大爷,我妈妈呢?”阿七一双水汪汪的眸子不停地在屋子里瞟来瞟去,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沈亦清一面。
萌妻難養:寶貝,咱不離婚
宋三叔轻声道:“别急,你们现在还见不着她。”
萧卓沉声问:“她去哪里了?”
宋三叔不紧不慢地给他们倒了茶,慢斯条理道:“放心,我是不会伤害她的。她是我前世的女儿。”
萧卓抿了一口杯子里的茶,将宋三叔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这男人的寿命没有异常之处,也没在他的身上感受到阴气。
宋三叔不像是被冤魂占据了躯体的人,可他却自称和自己的前世有过一段恩怨,这正常的现代人,怎么可能还记得前世的恩怨?
宋三叔解释道:“不用觉得奇怪。我是这个时代的人,但脑子里,依然保存着前世的记忆,也许,投胎的时候,没有喝孟婆汤吧。”
萧卓放下茶杯,问道:“我和你,前世有过什么恩怨?”
宋三叔微微一笑:“我的前世叫宋三元,我女儿,叫宋清儿。待会儿,你就懂了……”
火影之煉金術師 楓夜弄弦
突然,萧卓眼前一亮。他下意识地抬起手遮了遮眼前刺眼的光芒。
天王
等他再次睁眼时,四周的景象竟然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哈哈哈……你来追我呀!”女人银铃般的笑声传来。
萧卓往前方望去,一对穿着古时服饰的男女正在草坪上嬉戏。
那个男人,竟然与自己的长得一模一样,是冥王尊!
而那个和沈亦清一模一样的女人,就是宋三叔前世的女儿,宋清儿。
萧卓慢慢地向两人靠近,冥王尊和宋清儿玩累了,两人躺在草坪上歇息。
望着天空偶尔飞过的几只大鹰,宋清儿道:“尊,我们不如择日成亲吧?”
冥王尊翻了个身,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好,时间你定。”
宋清儿那双清澈的眼眸骨碌一转,说:“呃,那就下个月初五吧。”
冥王尊毫不犹豫道:“好,回去我就和皇上请婚。”
两人的对话简单、随性,幸福满满。
宋清儿坐了起来,顿时陷入了沉思:“不过,根据我们草原一族的礼节,女方若是嫁到中原,是需要给男方一笔丰厚的嫁妆的。可我家也没什么值钱的宝贝,我怕……我怕你爹娘嫌弃我。”
鳳凰策
冥王尊爽朗一笑,一把握住了宋清儿的手,起身道:“谁说你家没有宝贝?你就是我的宝贝。”
宋清儿面飞红霞,害羞地往冥王尊的肩膀推了一把,娇嗔道:“讨厌,成天油嘴滑舌的。”
两人又打情骂俏了一会儿,宋清儿扯着他的衣袖问:“那,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
冥王尊刮了刮她的小鼻子,道:“不瞒你说,我对你们草原一族的古武功法很感兴趣。据说你们有一本很厉害的武功秘籍,叫《灭世灵功》,你舍不舍得忍痛割爱啊?”
提到这个功法,宋清儿的脸色立马就阴沉了下来:“这可是邪功,炼了会走火入魔的。”
風雨情緣 糾結小鳥
冥王尊:“我听说你们草原一族,已经有好几十年都没有人修炼这个功法了,你怎么知道一定会走火入魔?说不定,是先人为了吓唬你们,而故意编造的谎言呢?”
宋清儿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杂草,果断拒绝道:“不行,这功法太过于邪戾,我……我不能把它给你。”
闻言,冥王尊的眼底寒光乍现,可站在他身前的宋清儿,并没有发现他的变化。
冥王尊缓缓站起身,立马换上了一副笑脸:“好好好,我听你的。”
“清儿。”远处,走来了一个身穿戎装的猎人,这中年男人便是宋三叔的前世,宋三元。
“爹!”宋清儿朝着宋三元一蹦一跳地跑了过去。
“女儿,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宋三元放下了手里的猎物,对女儿笑道。
宋清儿拽着宋三元的手臂,说:“爹,我和尊要成亲了。”
听到“成亲”二字,宋三元脸色骤变:“女儿,你要考虑清楚啊,你嫁的男人,不是我们草原部落的人,他是中原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