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養仙婿

1c1y1笔下生花的小說 家養仙婿 愛下-第二十七章 展開想象大結局鑒賞-ksdig

家養仙婿
小說推薦家養仙婿
话说宝树转生的白猫终于口吐人言,流光宝色的两**眼看着恬静,沉声哀告:“恬静,你别再逼我转生了,我不想受人世轮回之苦了,能否让我在你身边以这猫身修炼?”
沈凡脸立刻就黑了,那警告不满的眼神看向孟婆,孟婆早躲开了。
驚殺局
恬静心中一暗,哪有不知他的用意,都说情之所至,无不能献。青蛇男化女身为何?宝树甘做猫身为何?都明志舍了偖望,唯一守护而已。
“沈凡。”恬静叫住欲转身离去的沈凡。“你要去哪里?”
“找第十殿轮转王薛。”
“算了,将错就错吧,他既然有心向仙,就随他造化吧,咱们还是回去和我哥嫂商量婚事要紧。”恬静适时引出婚事,那是沈凡梦寐以求的,在此大事面前,一切都不能并提。“好,你说的,随它造化。”
“知道了。”恬静撒娇的拉起沈凡离开了地府。
第二天,若成,何然再与恬静提起他们的婚事,恬静便是一口应允。若成便说出自己的意思,沈凡家几乎无人且又贫困,莫如以上门的女婿在小易庒安家。
沈凡出乎若成意料的想都没想立刻就答应了,见沈凡终于开窍了,若成大喜,恬静却为以后的离去对哥嫂道:“哥,嫂子,我和沈凡的婚礼就依咱家为主,他家也没什么人,但我和沈凡早有商量,婚后我们并不长住在这里,我们要外出创业。”
“你个傻妹子,有哥在,你们还瞎闯什么?婚后哥自有安排。”若成大包大揽道。
“多谢哥嫂的好意,此事以后再说吧。”恬静便不再辩驳,眼前是婚礼这事过了再说,与沈凡相识相恋多年竟又莫名成了仙子,就算是给这尘世一个了结,给哥嫂一个交代,也应该把婚结了,不然哥嫂一直会为她操心。
那边若成请高人查黄历挑黄道吉日,这边恬静也要街坊四邻的见面,说来她可是莫名失踪多年的人,自然免不了要露面解释一番。
恬静用若成送的手机联系了她的好姐妹安静,安静立刻就炸了:“五姐呀,这么些年你死哪去了?”
“你就不能盼我个好呀,亏我回来了,要不也是你咒死的。”恬静笑道。
“你就没良心吧,这些年为了给你求平安,我给庙上送了多少祈福的钱呀,你骗了我多少眼泪呀,瞧,我脸上的皱纹都是因你添得。”安静大诉这么多年自己浪费的感情。
“得,是我不好,让你这个院长夫人枉担心了,姐我要结婚了,你们可都得回来啊。”听说全林已经承包了金阳的一家医院,就戏叫了一声院长夫人。
只听那边安静一声惊呼:“五姐,你还没结婚呢?好选的那一天?老公是谁呀?”
“当然是沈凡啊,不然还会是谁呀,为了让你们省一趟,姐选在年二十六,够意思吧。”
“你就是明天结婚,我今天也得赶回去呀,五姐,给小七说了没?她现在在城里住呢,前两天还给我来电话说梦见你脚踩祥云飞升九天呢,害得我又跑庙上求了一卦,她总神神叨叨的给我说你是成仙走了。”安静又叽叽喳喳笑起来。
恬静也随着笑:“呵呵,这不是先给你说嘛,马上就给小七打电话。”恬静与安静闲话完,又给文静打了个电话,自然又是一番姐妹情谊。
唯一妹妹的婚事按若成何然的意思是要大办的,可恬静不喜欢太张扬了。执拗不过若成也就简办了,若成便说既然简办那就还举行传统的婚礼吧。
一想到大红的传统婚礼,恬静又想起和风满楼结的那次婚,风满楼几百年后还穿着那红艳艳的喜服,对恬静有不小的震动,风满楼已经被恬静封存在了心中最严密的一处,是个不轻易触动却一直真实存在的。
恬静轻轻一抹额间碎发,借以强行驱逐出脑海中的某些,坚决要穿洁白的婚纱,一切都安当事人恬静的意思做着准备。
转眼便是十二月二十四,安静带着女儿陈辰先回来了,到家撂下行李便往恬静家跑,没进门便叫:“五姐,五姐。”
恬静听得安静急切欢欣的大叫,忙跑出迎接,两人都有一愣,安静看着婀娜少女般明媚的恬静有一刹那的时间倒流之感。
恬静看昔日姐妹却是时间无情的感慨,安静已从娇憨少女变成雍容夫人。
“五姐,你这是整容了还是真让小七说中成仙了?不带这么越过越年轻的。”安静好大的心里不平衡。
“真让你们说对了,姐,现在就是仙子。”恬静嘻哈笑道。
傻子王爺冷情妃 美男不勝收
“切,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也亏显年轻,不然还真嫁不出去,准备的怎么样了?”安静见恬静拽,那一丝久违生疏顿消,又恢复了以往的捻熟。
“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回来上菜了。”恬静拉着安静假装端详。“小六,你这院长夫人当得够舒心的,看着可是该减肥了。”
神靈鬼棺 指尖浮華
这时安静的女儿陈辰跟来接道:“我妈那不是胖,是我要有小弟弟了。”
安静笑嗔道:“你这丫头,快叫五姨。”
陈辰小嘴很甜的叫:“五姨,你可真漂亮,比我仙儿姐都漂亮。”
“陈辰。”背后不能说人,长华适时的出门一声叫,陈辰一吐小舌跑过去拍马闲扯:“仙儿姐,你们都放假了吧。”
帶孕潛逃 紅粉嘉人
这边恬静忙扶着安静:“这笨身子的,早知道就不把你折腾回来了,快进屋歇歇。”
“那有那么娇贵,我说五姐,你也赶快的争取明年也有一个,咱们看能不能攀个亲家。”安静这就要给没出生的儿子踅摸媳妇。
“六姐,你又把陈辰许谁了?我可是早定下的。”文静周建带着儿子周鹏也来帮忙了,听了个攀亲家就打趣道。
周鹏小脸一红也叫着中华,少华跑屋去了。恬静再转身接文静周建,文静两人见恬静也是颇为意外,不过没像安静说出来,大家说笑着进屋,看恬静准备的怎么样了。
恬静和沈凡的婚礼在小易庒热闹而隆重的举行,恬静给哥嫂亲邻留下了美好的归宿和婚礼完美的录像。
一切喧闹落定,暮色合拢,身心微醉的沈凡伸手含笑走向这个终于成为自己妻子的人,恬静眉眼带春搭上沈凡温暖有力的大手,却示意窗外,她们这里有听房的习俗。
沈凡好看的眉眼一弯,给恬静一个会心的微笑抱住她,岂止是窗外,这屋里不还趴着一只碍眼的猫么?可他沈凡根本没打算在这里约束身心的提防他们。
恬静了然的埋首在他醉人的怀抱,下一秒,双双便出现在沈凡的茅草屋内。门外传来两声道贺声,沈凡暗道:好不知趣的两位前辈,一扬手结界了他的茅草屋,隔绝了一切。
“别是两位前辈有事和你商量,你不是说让他们上报了未来的灾难吗?”恬静一手挡住沈凡伏来的身子。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在你只求散仙时,我已经辞了山神之职,不然那能四处寻你?从此你我便是:一天一地一双人。”沈凡握住那只绵柔小手在唇边斯磨,茅草屋内满是他的爱意流淌。
一双散仙天地间,想象那美景恬静咧嘴傻傻的笑,被沈凡毫不费力的深吻到,唔,恬静在心醉身软时挣扎着欢快的扑到沈凡,不知是对沈凡的爱引起了她对男人的好奇,还是她对男人产生好奇时选中了沈凡,反正很早就想扑到他探秘,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关于主动的问题,沈凡还真不计较,立刻很配合她的行动起来……
綜隨心所欲,想穿就穿 落沈傾城
(到此我不得不住笔,因为,曾经,在疯后中,我曾脸红心跳,心情激荡的写过两千字的男女主互动,被编辑毫不犹豫的就锁了。我如果再写,估计诸位连以上的都看不到了,所以还是请大家尽情展开想象吧。)
YY至此完,掩卷唯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