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小雨

fsofn超棒的都市小说 那個代號閻皇的救世主討論-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結局—真相?鑒賞-5zuoh

那個代號閻皇的救世主
小說推薦那個代號閻皇的救世主
东方,修真界。
“什么意思?”萧冥眉头紧皱。
“你想必已经看到末日来临之时的场景了吧?”凌天问道。
萧冥想起了他昏迷之前看到的情景,想起了那满天的血气和从天而降的灭世巨人。
“那些……巨人?”
“不是巨人。”凌天轻声道:“是天罚者。”
“天罚者?”萧冥豁然,原来那就是天罚者么,果然是有着灭世的姿态。
“不错。”凌天看着萧冥道:“上个时期,是我将他们封印了,接下来,该轮到你了。”
巔峰進化 君不見
“可是我们不是一个人么?”萧冥还是迷惑,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他就是凌天转世者,以为他就是凌天,凌天就是他,怎么会……
“我知道你一直以为我们是一个人,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凌天道:“但其实并不是,我们只是一体双魂罢了。”
“一体双魂?”萧冥有些懵了。
“对,有些事情我也无法解释,但或许解决了眼下的事情后就可以找到答案了。”
“眼下的事情?”
“末世来临,你愿意为这个世界而战么?”
“我……”萧冥稍稍愣了一下,“我愿意,可是……要怎么做?我现在被这锁链锁住,浑身真力用不了,甚至连逆灵环都不能运用。”
壞壞王爺溺寵絕色王妃 春小卷
“这锁链是用抑灵石铸成的,确实是有点麻烦。”凌天摸了摸下巴,然后忽然有了主意,“不能用真力,那就用血破开这锁链。”
“血?”
“我差点都忘了,蚩尤魔血可以破灵!”
“破灵?”
“对,蚩尤的血脉拥有最纯正的魔族力量,足以破除这抑灵石的灵力了。”
“那我知道了。”萧冥说罢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鲜红色的液体流到了锁链上,顿时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铁链上冒出了一片白烟。
续而,萧冥身上的束缚力果然就消失了,萧冥轻轻一拉就直接将身上的锁链给弄断了。
“现在怎么做?”萧冥问向凌天。
“现在…”凌天捏了个发指,看向一处,“还有点时间,我们该融合了。”
“融合?”
“嗯,天罚者复苏,你又没有将十大神器收集完成,我只好将我的力量过度给你了。”
“你把你的力量过度给我?那你会怎么样?会死么?”
“不会的。”凌天神秘的笑了笑,“有人还不希望我死?”
滄山鬼府 燭陽
“什么意思?”萧冥更蒙了。
“融合吧,融合完成后你也许会知道一些答案的。”凌天说。
“好,怎么做?”
凌天看着萧冥,身上忽然金光大作,竟有一件金色的鳞甲和一朵金色的莲花从他的身上冒了出来。
“这……这是……破龙甲和圣心莲?”萧冥一惊。
“没错”凌天道:“这两件神器其实一直都在你的身上。”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来,把他们给我?”萧冥有些幽怨。
土匪寵妻:大當家的女人
“你知道吗?”凌天说:“我们原本还有很长一段故事的,但不知为何,我们的命运都被改变了。”
劍俠風雲錄
“这又是什么意思?”萧冥越来越听不懂凌天说的话。
“不重要了。”凌天笑了笑,“我们还是抓紧融合吧,时间不多了。”
说罢,没等萧冥反应过来,凌天整个人钻进了萧冥的身体。
破龙甲和圣心莲也适时地披在了萧冥的身上,悬浮在了他的头顶。
融合开始!
然后,萧冥意识开始阵阵恍惚,他领悟了一些事情,也看到了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他开始慢慢顿悟。
異界之復制專家 默默一生
原来他真的不是凌天,他只是一个盛放圣尊灵魂的容器罢了!
原来他的师父和义父本来就是人尊和鬼尊的人间分身而已,收养他只是为了保护凌天之魂!
原来媚儿之所以会这么帮他,也只是想得到凌天之魂,而不是他的灵魂。
原来他以前唯一的朋友郑国风也是因为凌天之魂才和他成为朋友的,因为……郑国风分明就是主使一些的黑衣人啊!
原来龙瑶也之所以能够喜欢他也只是他体内的凌天之魂在作祟!
因为龙瑶在远古前世的身份本来就是凌天的其中一个妻子啊!
原来一直以来他什么都不是,他只是个容器而已,没有了凌天之魂他甚至连修炼的天分都没有!
原来除了生命是他自己的以外,他真的一无所有!
“所以……你现在还愿意为了不属于你的一些而战斗吗?”凌天的声音骤然响起。
“我……”萧冥犹豫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原来他所做的一切都不属于他,他不是什么圣尊转世,更不是什么救世主。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所以……你还认为你是什么神选中的人吗?”
声音再度响起。
“我……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萧冥脑袋剧烈的疼痛了起来!他感觉他的世界开始支离破碎!他身上的铠甲……他头上的莲花……都开始消失殆尽!
他的记忆也开始混乱,他不知道他是谁?他是一个杀手?修真者?还是一个普通的作家?还是……病人?!
紧接着,一段熟悉的记忆充斥着他的脑袋!
他猛然间顿悟!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杀手,更不是什么修真者!这个世界也根本没有什么修真者!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作家而已,还是一个不成器的作家!他想要成功,但是生活巨大的压力压的他无法呼吸!
他开始臆想,他要是他写在小说里那些主人公该多好啊!
他想象着……享受着……
慢慢的,他在臆想中开始无法自拔!他的妻子离他而去,他的家庭支离破碎!
他自己因此得了严重的臆想症,被送进了精神医院!
…………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许是一秒钟,也许是一百年,萧冥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此时此刻,哪里还有昏暗天牢的影子,他正坐在一个干净的房间里。
白色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
步步升仙 微雲疏影
“醒了?”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萧冥看着四周,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对面男人的身上,“谢谢你,凌医生。”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凌医生递给萧冥一杯水,“怎么样,感觉好点了么?”
“头有点疼。”萧冥接过水杯,摸了摸脑袋。
妃我不嫁
“正常现象。”凌医生笑着说:“这次时间很长,治疗也有些费力,不过好在恢复过来了,这次之后,那个世界应该已经完全破碎了,相信很快你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凌医生。”萧冥头疼的列害,但还是开口道谢。
“你先休息吧,明天我再来看你。”凌先生笑了笑,离开了座位,开门走出来房间,出去的时候还特意将房门紧紧的锁住了。
萧冥喝了口水,揉着脑袋在病房里面渡步,他头实在是太疼了。
他走到了窗前,拉开了窗帘,看着窗外昏昏暗暗的,已经飘起了小雪。
这里也在下雪吗?
也?为什么要说也呢?
突然间,萧冥的脑袋针扎一样的疼,他把脑袋狠狠的砸向了墙壁,直到额头出血,那种疼痛感才慢慢消失。
但他还是很不舒服,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好像有些逻辑不通。
但是那里不通呢?他想不起来。
过了很久,他又拉上了窗帘,离开了窗前,脱掉了鞋子,躺在了床上。
不一会儿,他就进入了梦乡,他睡得很沉,不一会儿就响起了低沉的呼噜声。
整个病房里都静悄悄的,只有他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整个房间都是用白漆喷好的,一片洁白,却有一处墙角显得有些突兀。
那是个极不明显的角落,洁白的墙皮上竟写着几个极不工整的字。
嫩草進場
“德川雪樱……风灵儿……姜离……萧天逸……”
…………
…………
“这样好吗?他本该是一个世界的主神。”
黑暗中,有人在窃窃私语。
“就这样吧,他们的命运都被已经改变了”另一个轻声说着:“毕竟……那个世界已经灭亡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