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會武術

jvvba優秀小說 竊法祖師 起點-第一百三十五章 圍攻鑒賞-fe4sb

竊法祖師
小說推薦竊法祖師
宋子瑜下方的城池中,无数凡人呆滞的仰头凝望天象变化。
今日发生的一切让他们恍如生活在噩梦中一般,过往存在于传言与故事中的妖怪,被供奉在庙中的神仙菩萨一一出现,让他们世界变得光怪陆离。
凡人对此时天象变化只是心中震惊,但此刻城外已几乎乱作一团。
那遮蔽几十里方圆的雷云如倒悬的天河,压力凭空落在城外的各类妖怪身上。
一股自灵魂深处生出的大恐怖紧紧笼罩着他们,那是来自无数年传承中先辈对某种事物的恐惧,汇聚在血脉灵魂中无法消散的印记。
修为高些的妖怪好歹还可勉强移动,其余修为低的妖怪,早已埋下头两股战战,俯首在天威之下
城内,小白面露喜色:“公子大展神威,用天雷劈死外面那些妖怪!”
盛世歡寵:君少的天價萌妻 枝有葉
或许是因为见多了紫霄神雷的缘故,她慢慢适应了这种气息,反正这雷也从来劈不到她身上,自然不再恐惧。
網王柯南之無題ⅱ 紫若幽夢
無敵從蘇醒開始 天妖火
郑志先一脸愕然,宋子瑜会引雷之法确实是他没有想到过的。
这类法术极其稀少,一般也只存在于有传承的知名派别中,外界很少见到。
不知为何,他心头忽然生出不详的预感。
城外,英招三人自然不会受天雷威压影响,此刻正脸色沉重。
諸天之昊天帝 大羅散人
当康率先踏出一步,脸上满是不服气:“不就是引雷么,且看我驱散了这些雷云!”
说罢身躯涨破了衣衫,急剧膨胀,化作了一只庞大的凶兽。
这凶兽长有数百丈,外形酷似凡间野猪,一双獠牙尖端翘起锐利,仿佛下一刻就要刺破苍穹。
当康现出原形后,四蹄环绕云雾踏空而立,头颅扬起对着头顶雷云嘶吼。
壕妻 淩嬌兒
随后便见其胸膛快速鼓起,周围好似出现了一个无形的巨大漩涡,无数空气卷入其中。
“吼!”
狂风随着当康的嘶吼一路席卷,音波波及至宋子瑜处,即使有阵法阻隔,也让他一阵耳鸣。
雷云瞬间被狂风撕裂了一道大口子,金色的阳光从口子中洒落,恍如一道金色光柱。
当康见此,正得意的想说什么,却见撕裂的口子迅速被四周汹涌的雷云覆盖,颜色还更深上了几分。
英招脸色深沉:“不用白费力气了,天雷本就是天道惩戒的手段,天威不可冒犯,你越是攻击雷云待会降下的天雷便更强一分……雷云一旦形成,没有金仙之能决难驱散!”
这雷云笼罩范围极大,但相应的威力也不会太大,以英招的修为即使硬抗也不会有大碍,但他们麾下的妖怪,只怕没几个能抗过去。
“唯一的办法,只有灭杀引雷之人!”无天仙尊盯着宋子瑜,脸色很是难看。
庚木地脉阵牢牢的将城内城外隔绝,为宋子瑜引雷塑造了一个安全的环境。
抱個金龜回家 易莎紫
“无天道友,可是认得阵法中这位少年?”英招忽然开口问道,他早就察觉无天仙尊看向宋子瑜的目光有异。
无天仙尊刚想说出宋子瑜方寸山弟子的身份,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道:“不认识,只是看这少年小小年纪就掌握了引雷之法,有些惊叹!”
他没有说出宋子瑜身份却是存着自己的小心思,一是知道了宋子瑜身份只怕英招和当康两人就没胆子对其下杀手,他还想宋子瑜能死在两人手里呢!
而且假如两人灭杀了宋子瑜,妖盟就等于与方寸山对上了,那么肯定会死保自己这个与方寸山有过之人!
英招注视着无天仙尊,在他脸上看不出丝毫异色,但确定他肯定知道什么!
“这少年只是筑基,凭他自身实力决计引不来这么大范围的雷云!”当康恢复人身,悻悻道,“他决计是靠着什么宝贝才能做到的!”
茅山遺族
英招把目光从无天仙尊身上收回,“现在说这些无甚用处,这雷假如劈下来妖兵决计十不存一,事后回到妖盟,咱们三人即使不死下场也会很难看!”
这话说完,三人陷入沉默,要灭杀宋子瑜得先破阵,但若能破阵也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气息由远处飞快靠近,不多时便可看见那熟悉气息主人的身影。
三人面露喜色,纷纷对那人拱手行礼:“拜见尊者!”
来人正是金犼尊者,被方蜚驱使来这。
金犼尊者到来,顿时盘活了三人心思,他们畏惧程雨手中气息恐怖的护身手段,但金犼尊者天仙修为,完全可以不惧。
逍遙紅樓
只要有人能挡下程雨的护身手段,三位地仙与妖兵通通一拥而上,要不了半个时辰就可将阵法攻破。
更别说天仙法力强盛,若是有金犼尊者加入,只怕连半个时辰都不需要!
看着完好的阵法和头顶波及范围极大的雷云,金犼尊者便明白了现今局势,倒也没有多说,只是狠狠瞪了三人一眼,“随本座来破阵!”
他知晓时机紧急,还未靠近便召唤出先前与杨胤对阵时的狼牙棒般的法宝,法力注入其中显化出一道巨大棒影,狠狠敲在阵法上。
一阵急剧的波纹荡漾后,庚木地脉阵竟肉眼可见的暗淡了两分。
程雨几人老早就望见了金犼尊者身影,一击之后感应了法阵情况后,程雨清淡的俏脸不免挂上了几分焦虑。
眼见金犼尊者快速凝聚着第二道棒影,程雨飞快说道:“按这种攻击,法阵最多还能抗住一刻钟!”
程雨这话说完,便感觉身旁忽然有气息涌动,郑志先忍不住出手,阻挡金犼尊者攻击阵法。
纏佛 鬼水紅顏
庚木地脉阵是纯粹的防护阵法,没有丝毫攻击能力,但却有一个奇特的性质,那就是法阵内对外的法术不会受到丝毫阻隔,法阵内的人完全可以尽情反击。
郑志先阴沉着脸,他只是地仙修为,阻挡不住金犼尊者的攻击,只能略微抵消削弱,但他完全没有留力划水,因为阵法一破他必死无疑!
英招三人见此,也散在金犼尊者身边,开始攻击法阵。
只是因为顾忌程雨那凌厉的护身手段,并没有离金犼尊者太远,为的就是能及时躲到金犼尊者身后寻求庇护。
程雨无奈,她先前释放出的七星剑影,乃是出自金仙之手,虽然可以随意灭杀地仙及以下修为,但对上金犼尊者,顶多将其重伤却几乎没可能将其灭杀,大概只相当于天仙巅峰实力的全力一击。
况且英招三人肯定给金犼尊者汇报过程雨的护身手段,肯定有了防备,能否将其重伤都有些看运气了!
程雨正在思索着,视线扫过视野范围,忽然发现敖洛宁脸色不对劲,似乎正在忍耐着什么。
待靠近敖洛宁后,程雨便感应到她身体内法力正在不正常的涌动,极其活跃。
“你这是……要突破境界了?”

5xuge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竊法祖師 起點-第一百三十三章 圍攻讀書-d73jq

竊法祖師
小說推薦竊法祖師
“怎么回事,妖盟大军怎会出现在这里!”
在密密麻麻挤满视野的妖盟妖怪前,郑志先再难保持之前高高在上的姿态,终于慌了起来,他纠察灵官的神身份在妖盟面前可是毫无作用。
况且天庭压制妖盟这么多年,不知残杀了妖盟多少妖怪,若此时泄露了身份,只怕到时候阵法一破,城外的妖怪就会一股脑扑上来,恨不得生啖其肉。
滅世神戰 風逝軍殤
任再大的功劳,陨落了也是一场空!
城外空中,英招面色深沉正在思虑自己得失,一道声音突兀在他们耳边响起:“好一个地脉庚木阵,这阵法虽不能与那些上古阵法相比,却可借地脉之势,守成虽有余但变化却不足,不过若是占一地据守,倒是十分合适!”
一位俊美的书生突兀出现在三人身前,背对他们对着程雨布置的阵法指点评论。
“眼前这地脉庚木阵与地脉的契合十分完美精巧,布置之人即使在整个三界,也当得起阵法大师的名头!”
英招三人在这书生出现前完全没有任何感应,仿佛他原本就应该在这个位置。
即使此刻,在他们感应中,书生的存在也同一个黑洞般,吞噬着所有探测。
三人来不及深思,纷纷对书生行礼:“拜见大人!”
貼身神醫
那书生摆了摆手,没有回头:“只是我不明白的是,即使这地脉庚木阵防护出众,你们麾下这么多杂兵,再加上你们三位地仙,耗也该将阵法破了,怎么会拖到现在?”
“大人明察!”英招连忙解释,“布阵的那女子,有一式封印的术法威力无穷,在我等感应中,可轻易灭杀我等!”
征輪俠影
方蜚听了解释,沉默不语,让三人不免有些惴惴不安,生怕这书生追究他们攻城不利的责任。
以方蜚在妖盟中的地位,就是随手灭杀了三人,妖主也不会将他如何,反而可能还会赞扬他奖惩分明
背着手的身影像一座大山,压得三人不敢喘气!
片刻后,方蜚冷哼一声,终于开口:“妖主对你们的行动很是不满,待会阵法破后若还是懈怠,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遵命!”
魔王的時間 四季閑者
书生说完,一步迈开跨过数百丈距离,如同瞬移般到了城墙前,也不见其有何动作,就见高空风卷云涌,一道连接天地的龙卷风缓缓形成,风口正对着下方的豫州城。
与这道遮天蔽日的龙卷风比起来,下方的豫州城就像玩具,随时都会被覆灭其下。
书生淡然伸手,手掌轻轻压下,便见那龙卷风也随着向下坠落,像天柱一样的巨矛,带着毁灭意志的神罚。
魔女修仙:美男繞膝行
宋子瑜静静的望着头顶毁灭灭地的声势,根据他的判断,这法术乃是城外那不知深浅的书生强行用法力塑造出来的,法力分散,只是为了将程雨布置的地脉庚木阵消磨崩溃。
没有阵法的阻挡,因为力量分散,这龙卷也很难对内丹及以上修行人造成伤害。
至于城中凡人,宋子瑜断定那书生定不会亲自杀戮凡人!
十几万凡人性命,即使那书生是金仙,也无法抵御因此带来的天道刑罚。
那书生顶多将阵法击破,然后则由手下妖兵分而杀戮,才可将天道刑罚减至最小程度!
“金仙,金仙……竟是妖盟的金仙!”
郑志先满目惊惧,面容带着一丝绝望,他本就为了抢功而来,可没有想到撞大运还遇上了妖盟金仙。
待阵法破了,其他人或许可以趁乱而逃,但地仙必定会额外受到妖盟关注,一旦被擒,以他纠察灵官的身份没有丝毫活下来的可能!
宋子瑜淡淡的看了一眼此刻一点也不像高高在上神仙的郑志先,目中一片冰冷,尽力压抑着杀心。
程雨则闭目盘坐,尽力调整着地脉庚木阵,聚集能量,好歹在那龙卷天象攻击阵法时,可以多坚持一段时间!
敖洛宁与小白则护在程雨身周,一方面防备着郑志先,一方面也忍不住担忧。
在场没人认为程雨布置的阵法,能在这种近乎神罚的法术下坚持下来!
恰在此刻,方蜚动作一顿,面色有些难看。
下一息竟然就此散去那恐怖的法术,阳光重新撒向大地。
他身形顿了顿,留下一句话后,便化作一道流光离开。
“有大量天兵到来,欲断我等来时传送通道,我去拦住他们!全部妖兵由你们统率,一个时辰内破阵完成血祭,否则,死!”
英招三人不敢怠慢,连忙领命。
待方蜚离去后,三人简单商榷了一番,随后便发出号令:所有妖怪,自由攻击阵法!
若是没有方蜚带来的妖兵,凭借他们在当地收拢的修为参差不齐的妖怪,想要将阵法能量消磨殆尽使其崩溃,没有个十来天时间根本不可能。
妖盟妖兵自然不同,虽然比不上天兵那般,修为都是内丹打底,但其精锐程度却是比豫州本地的妖怪好上太多。
若是尽全力攻击阵法,只怕大半个时辰就可将阵法攻破。
那女子护身手段再凌厉,一次性最多也就斩杀数千妖兵,影响不了大局。
而他们三人则可以躲在后面,不需要亲自冒险,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命令下达,便见有无数各式各样法术从围城的妖怪手中凝聚,丟向地脉庚木阵。
也有一部分妖怪不会远程攻击的法术,便靠近阵法用尖牙利爪抓挠。
地脉庚木阵只有防护作用,在对方明显的消耗意图下,只能被动承受!
程雨感应一番后皱着柳眉,无奈对众人说道:“以现在的消耗速度,阵法最多还可坚持半个时辰!”
言下之意,阵法被破只是时间问题!
到了这个时候,程雨已做到了她能做到的最大努力,硬生生顶着三位地仙和众多小妖,护住了全城百姓!
“不行,必须把阵法守住!”
郑志先抢先出声道,盯着程雨的眼神有些不善,即使那不知深浅大概率是金仙的书生走了,他也没把握应对城外那三位地仙的围攻!
程雨瞥了他一眼,很是干脆道,“阵法控制可以交给你,你看看能否守住半个时辰以上!”
郑志先对阵法一道可不熟悉,此刻发了狠,厉声道:“若阵法守不住,阵破之时,就是你们的死期!”
程雨瞧见郑志先如同凡间跳脚小人的模样,摇了摇头语带讥讽:“这就是天庭的神仙……”
“放开我,我有办法阻他们一阻!”宋子瑜忽然出声道。
“你?”
郑志先上下打量宋子瑜,见其只是筑基修为不免轻视,但想到他毕竟是天道仪示警之人,说不得还真有什么手段,于是放开了对宋子瑜法力的压制。
“提醒你,最好不要耍什么滑头,否则本仙官立即取你性命!”
異世男人傳說 天下誰人不識君
宋子瑜默不作声,轻抚右手上若隐若现的金色纹路,眼前忽然闪过了老道士苍老的脸庞。
不知不觉,师徒俩已经分离许久了。
只是老道士当初留下的法术,却一直守在他身边,护着他一路而来。
而今日,则又要用到老道士留下的力量了!

lzm64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竊法祖師 ptt-第一百二十九章 凌霄寶殿相伴-3278k

竊法祖師
小說推薦竊法祖師
豫州城百里外,一片荒山野岭之间,原本安静祥和、怡然自得的鸟兽下一刻忽而纷纷四散奔走。
空出之地丈许高的空中,忽然像被揉皱的纸张一样,扭曲变形,带着后面的云彩与蓝天也变得扭曲。
“兹拉……”
如纸张撕碎般的声音响起,只见扭曲之地裂开了一道大门般的巨大缝隙,里面似乎有另一片天空。
一道影子率先冲出裂缝,四肢着地落在地上,鬣狗般的头颅四下轻嗅,似乎在熟悉这个世界的气息!
下一刻,无数影子争先恐后从中冲出,像一条黑色河流,凭空灌入这个世界!
与此同时,一道无形的波动自空间裂缝之处荡漾开来,瞬息万里。
岳州,季府中。
池畔的凉亭内,一对年轻夫妇相依而坐。
男子的手正轻轻抚摸着妇人隆起的小腹,眼中满溢着温柔。
“也不知道小道长和景升他们现在到哪了,听说是往豫州去了!”
男子正是季士元,此刻忽然感慨,“听说小道长老家在晋州,待孩子出世后定要去看看,说不得就能碰上小道长回家呢!”
秋娘嗔怪的拍开季士元抚摸了良久的手,道:“哪有那么巧,小道长那般人日后天地广阔,不限于这方大世界,虽说不必斩断尘缘,但也是四海为家行踪飘渺!”
季士元闻言感叹道:“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还是否再次相聚……”
就在此时,一股无形波动略过两人,秋娘面容忽然一变,季士元却未感受到,仍在说些什么!
“夫君……”
“什么?”季士元回头望她,注意到秋娘严肃的神情,不由坐正了身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秋娘沉默片刻,忽然微微一笑:“没什么!”
说罢望向波动传来的方向,却是那豫州的位置!
这无形波动,便是这方大世界被入侵时对居住在其中生灵的警醒。
大世界也有自己的意识,但这意识与天道相比极其弱小,只能被动的做出些简单反应,例如被入侵时散发的波动!
但这无形波动,往往也只有强大些的生灵可以感受到。
道家把这种状态唤作天人合一,但从修行角度来讲,实则是神识魂魄强大到了一定程度,有了一定感知!
而秋娘正是感受到了这股波动,但她清楚知道,若真是一方大世界被入侵,凭她修为什么都做不了,也只能堪堪庇护季府中人。
能在这场灾难中迎头抵抗的,只能是小道长那般人物!
秋娘素手轻抚隆起的小腹,暗道:“只望小道长平安无事!”
……
无形的波动由豫州为中心,不消三息时间便传遍整座大世界,随后突破界壁,向四周扩散。
天界,天道仪前。
两个着青衣戴乌帽的仙吏,正在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庭时事趣闻。
“咚~”
一声浑厚钟声,如同在耳边响起,震得他们神魂如同被万年玄冰包裹了一般,猛地一颤,接着神魂清明异常!
仙吏惊得跳了起来,下意识望向天道仪的方向,只见雾蒙蒙的幻影中,无数黑影自黑色裂缝中蜂蛹而出,如囚禁的恶魔挣脱了牢笼!
“大、大……大事不好啦!”
仙吏面色惨白,尖锐的声音传遍督天宝殿。
几息之前,无形波动蔓延笼罩了宋子瑜许江以及李景升三人,前面两人忽然住了脚,唯有李景升懵懵懂懂看着两人严肃面容,奇怪问道:“小道长,怎么停住了?”
宋子瑜脑中接受着无形波动中蕴含的信息,轻吐口气,转头望向许江,从他眼中看到了相同的肃穆。
“这是……妖盟入侵了?”
许江点点头,“除开妖盟,能被大世界视为威胁的也只有域外种族,但域外种族入侵最先波及的,只会是三界边界的大世界!”
“赶紧回豫州城!”
两人速度提升,如离弦的箭向豫州城方向笔直飞去。
同时,宋子瑜心中也升出了一个疑问。
豫州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妖盟如此大动干戈?
与天庭的对抗中,妖盟处在绝对的弱势,这番主动入侵定会付出极大代价,究竟是什么值得妖盟如此?
天界,天庭正中央,一座笼罩在霞光中金色宝殿,以绝对的高度优势俯瞰着天庭四周。
这座宝殿以云为基,三十六根十人合抱粗细的盘龙柱,如山峰般稳固支撑着宝殿。
盘龙柱上,巨大的金龙围绕着柱子游曳。
若是宋子瑜在此,以他从老道士那学到的浅薄炼器知识,也能看出这三十六根盘龙柱,竟都是仙阶法宝,而且还是最顶级的仙阶法宝!
而其中盘踞的金龙,则是炼化入其中的器灵!
三十六根盘龙柱各自分布,位置隐隐印合某个阵法,露出玄妙古朴之意。
只怕这三十六根盘龙柱,若被激发了,应当就是个极厉害的阵法!
天庭的人大多知晓,在千年之前,这三十六根盘龙柱是没有的,只是有一年某只石猴打上天庭,将这座宝殿几乎打了个稀烂。
在那之后,天庭之主便广招三界精通炼器与阵法的修行人,花费了三百年的时间,用了无数奇珍异宝,打造出了这三十六根盘龙柱,与周天对应乃是极厉害的阵法!
宝殿金碧辉煌,正面有凌霄宝殿四个大字,青云轻轻环绕,彰显一片祥和安宁的气息!
只是相比于祥和的环境,里边的气氛就变了个样了!
凌霄宝殿中,众仙相对而立,虽尽力收敛着各自气息,但神威还是不自觉笼罩了整座宝殿。
他们之中修为最低也是天仙境界,自然不会在乎这些许神威,若是凡人在此,瞬息就会被压迫致死。
此时大殿中央,正有两个身高丈许赤裸上身金色皮肤的力士,抬着一面两丈有余的巨大鎏金宝镜,宝镜中正清晰映照着打斗画面。
正是杨胤与金犼尊者打斗的场面。
众仙安静的看着,而后画面一转,却来到了一处荒野山岭,此时山岭之间漫山遍野都是各色妖怪,正仰着脖子向同一个方位看去!
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悬立在半空,手执一柄折扇,唇红齿白肌肤白嫩如女子,一双细长双目轻阖,指尖轻轻敲着扇柄。
忽然,这男子睁开双目向天空看去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中带着讥讽。
男子身形一正,合起折扇,扇如利剑指向豫州城方向。
“小的们,踏平那座人类城池,鸡犬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