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萬朵

nrodw火熱言情小說 一藏輪迴 山河萬朵-第0994章 蓮偶!我要爲三界清理門戶!鑒賞-32fjb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两个步妙天竟然不惧阴阳钟的音波攻击?这是苏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那说明,步妙天的神魂压根就不在两个傀儡身上。
否则,其中一个步妙天绝对不敢妄动。因为,阴阳钟的音波绝对可以摧毁其神魂。可是,此时那两个傀儡一个直奔苏墨;另一个,竟直奔阴阳钟。
苏墨想得没错。
这两个步妙天的目的,似乎就是为了让苏墨祭出阴阳钟。但,苏墨并不知道他们更具体的目的。
阴阳钟乃是顶级莲宝。纵使琉璃界毁灭了,阴阳钟都会无恙。那么,他们又能把阴阳钟如何呢?
呼——
两个步妙天,手持长枪的直刺苏墨;另一个步妙天手中的飞轮,同样飞向苏墨,但是整个人却直奔阴阳钟。
苏墨一挑眉。
阴阳钟,他没有顾及。其手中的莲藤则是再次化网,迎着手持长枪的步妙天而去。同时,鲲魂刀也劈向他。
道長的惹禍精
苏墨击中力量对付一个。
奇怪的是,这一次手持长枪的步妙天并没有躲闪,而是随着两件莲宝,猛地撞向苏墨的莲藤、鲲魂刀。
那根本就是鱼死网破的战法。
都市特警 易仁飛
这尊傀儡疯了?或者,在背后操控他的修士疯了。莲境的神之人偶,也不能这样正面直对莲宝。
难道,这尊傀儡还能分体?苏墨心念急转,但是他丝毫没有留力。
无论怎样,先灭一尊傀儡再说。
呼——
莲藤之网直接罩住了那步妙天,还有莲宝飞轮。不过,那根莲宝长枪却刺了出来。可是,苏墨的鲲魂刀到了。
电光石火,风雷齐动。
轰——咔——
这一次,鲲魂刀结结实实地砍在了那莲宝长枪上。其实,苏墨并没有万全的把握。毕竟,两件莲宝对决,结果不能完全预料。
拼一次!
那根长枪竟然应声而断。
“嗯?”苏墨不由心头一动。因为鲲魂刀的确是顶级莲宝,但是这一刀也似乎太容易了一些。
最后的一瞬间,苏墨甚至没有感觉到手臂的震颤和阻挡。
拟莲宝?
苏墨的脸色一变。因为,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那根长枪根本不是真正的莲宝,而只是具备了一道莲意。
它,其实只是一道尊者神兵,然后渡了一层莲意。看上去乃是一件莲宝,但实际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怪得不之前,步妙天一直回避神兵的接触。
武劫
諜影 我是曹寧
它能以假乱真,这大概唯有步妙天能够做到。可是,在顶级莲宝之下,直接现了原形。只不过,这是的步妙天根本已经不在乎这一件拟莲宝了。
它们原本都是工具、炮灰。
嘭——
与此同时,苏墨的莲藤猛地一收紧。那个步妙天、飞轮竟然硬生生地被莲藤之网压碎。不过,那步妙天的身上竟然崩散出蓝青色的光华。
操控傀儡的人,似乎早已料到了这一步。
毒液!
苏墨一挑眉头。因为,他看见那些蓝青色的光华在星际之间便似散开的溪流,同时散发出奇异的香味。
嘭——
另一侧,另一个步妙天也是结结实实地撞在了阴阳钟上。那一刻,便似一个不要命的人死命地撞向南墙。
咣当——
契約婚姻:總裁前妻不要跑 冬雪花
当——
阴阳钟猛地一震。无尽的音波,瞬间升起。可是,却又戛然而止。再看,那步妙天便似一滩烂泥一样甩在了阴阳钟上。
那一刻,根本看不出步妙天的人形。它,就是一滩紫色的泥。
再看,那一滩紫色的泥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阴阳钟上生长起来。几乎就在一瞬间,便布满了整个阴阳钟身。
在苏墨看来,那一滩紫泥便似无数爬行的虫子。
“嗯?”苏墨心念一动。可是,阴阳钟微微一震,但是却没有发出声响。此刻,苏墨终于明白了那两尊步妙天傀儡的目的。
嗤嗤——
再看苏墨的莲藤之网沾染了毒液之后,速度地开始枯萎。最后,莲藤竟然完全化成了破竹竿的模样。
決勝德州撲克 封禪岱
这样的局面,的确是苏墨没有意识到的。两件顶级莲宝竟然同时失去了作用。从某种程度上,这等于断了苏墨的左右双臂。
莲宝,可以说是苏墨最大的依仗。
僵屍老公:夫人給我吸一口 曼珠珊華
当然,此时两个步妙天傀儡都已经报废了。此刻,苏墨也明白了这同样是两尊拟莲士的傀儡。他们根本不是真正的莲士两重境。
異界之光腦威龍 蒼天白鶴
而就在这时,虚空之中再次波动。
就在苏墨的正前方,又出现了一个步妙天。这个步妙天与之前的两个步妙天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步妙天眉心处的印记乃是金色的。
真身!
苏墨双目微眯,冷冷地看着步妙天。
“不愧是三界鬼才!”苏墨道,“你方才的两尊人偶的确骗过了我。这一次,你该是真身了吧?”
“呵呵!”步妙天道笑了笑道,“神偶之上,乃是莲偶。制成一尊莲偶,便要消耗九百万年的光阴。其各种材料,无一不是诸界的至宝。那两尊莲偶,已经倾尽我的所有。”
“诸界之内,能让我动用这两尊莲偶的人。除了三界的诸尊,绝对不会再有其他人!”
“为什么?”苏墨道。
“因为,我要证明。我比三界的尊者强大!”步妙天沉声道。
“呵呵!”苏墨摇了摇头,“步妙天,那是你的执念。可惜,你永远也完成不了这个心愿了!”
“哦?”步妙天不由一愣。
“因为,这里已经不是三界!”苏墨冷笑道,“这里是一藏世界。一藏与三界是完全不同的世界。三界成尊者,在一藏定然成莲。在三界成尊的难度,甚至要大于在一藏成莲的难度。所以,纵使你如今是莲士,也不能证明你比三界的尊者强大!”
“此一时,彼一时。此一界,彼一界。所以,你的执念永远解不开!”
“哈哈哈!”听了苏墨的话,步妙天不由仰天大笑,“冥尊,你在让我心生魔障是吗?那你小看了我。”
“无论何时何地,胜者为王。只要,我打败你,我的执念便可解开。我根本不在乎你说的。”
苏墨神色淡然。
“纵使如此,步妙天你真的以为冻结我的两件莲宝,便能胜我吗?”
“定然胜你!”步妙天道。
“步妙天,当年你没有在三界成尊,那就说明你有缺陷。如今,你竟为黑莲鹰犬?”苏墨摇了摇头,然后脸色骤冷,“今天,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无论在三界,还是一藏,你都不如我们!”
“今日,我要为三界清理门户!你,必死!”
说着,苏墨的长发猛地飞起。同时,他已经在胸前结了一道奇异的法印,脚下瞬间出现了黑色的漩涡。
那是一道特别的术。
莲意,弥散;杀机,冲天!

wcvqk精品小說 一藏輪迴 線上看-第0992章 道不同!你心有魔障-k7qlv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很多的相遇,其实都是一场意外。
強悍寶貝不好惹 葉昕
那紫衣修士,颧骨略高,双腮微陷。他,并不是一个俊美的男子,反而有些丑。不过,他拥有一副天生的蓝眸。
寂滅天驕 高樓大廈
星禦幹坤
那一点,倒是和孔雀王族相似。
不过,他的眉心处还有一朵奇异的紫云印记。
莲士两重大圆满!苏墨看见那男修,不由愣在了虚空。因为,这个紫衣男修他一眼便认了出来——三界鬼才步妙天。
魔帝 錯過的故事
此时,苏墨终于明白为什么周围有九尊神之人偶了。他们一定都是步妙天的傀儡,也唯有步妙天才能造出那样的神偶。
“久违了,冥尊!”步妙天嘴角一弯,看着苏墨。
“怎么会是你?”苏墨皱眉道。
“为什么,不能是我?”步妙天笑了笑道。
嗜血總裁:我的除魔小新娘
“因为,你是三界修士!”苏墨道。
最強玄宗系統
“呵呵!”步妙天摇了摇头,“冥尊,三界早已不在。如今,我们是在一藏世界。三界星河,只是一藏的一小部分。”
“你,竟成了黑莲的手下?”苏墨冷声道,“步妙天,你这是背叛三界,为虎作伥?”
“背叛三界,为虎作伥?”步妙天的蓝眸闪烁,“冥尊,我步妙天在三界的时候难道是三界之主,不是为虎作伥吗?我做谁的伥,又有什么区别?”
“你?——”苏墨很想再说什么,但是又感觉没有意义。因为,修为到了莲境,很多事其实都应该是顺从本心的。
步妙天选择了黑莲,那么除非他自己愿意改变,否则恐怕谁也不能说服他。
“步妙天,我之前听说你被镇压在异界。如今看来,我的消息不够准确!”苏墨道。
“异界?呵呵!”步妙天笑了笑道,“对于尘罗界来说,我的确是在异界。不过,我并没有被镇压,准确地说应该是镇守。我也听说你把尘罗界的无尸宗,基本上收编了!现在东乙星域,被你命名为净土星域。”
“没错!”苏墨冷笑道,“歩无悔,已经被我封印;步思云,已经陨落;而步星空并不是你的神偶,他乃是青千藏的轮回者。他已经觉醒了。”
“哦!呵呵!”步妙天的眼中的蓝光又是微微一闪,他似乎对苏墨的话,不太感兴趣,不过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为什么,星空非要觉醒?其实,做一个神之人偶,不是很好吗?他,可以忘记过去。那样,在一藏世界便是一个全新的自己。”
“步妙天,那不是全新的自己而是全新的傀儡!”苏墨道。
“傀儡,有什么不好?”步妙天道,“冥尊,你的出现,破坏了我的理想。原本,我是准备让整个东乙星域成为傀儡星域,进而再让尘罗界成为傀儡星界的。可惜,你这个变数出现得太早了!”
“步妙天,你心有魔障!”苏墨道。
“魔障?”步妙天一听,不由哈哈大笑,“冥尊,你不感觉很有趣吗?你曾经操控三界,想让三界轮回;沧海曾经拨动因果轮盘,想让三界永生。你们把自己的一切想法,称为信念。那为什么,我步妙天的想法便是魔障?”
“我要建立永恒的傀儡世界。它们会更有秩序!难道,这不比弱肉强食的诸多世界好吗?”步妙天的眼中有光,“更何况,冥尊你见得多了就会明白。其实,任何的世界都是傀儡。因为,所有的世界都在不同的法则之下。我,只是想成为一个世界法则的制定者。这,没有什么不妥!”
苏墨听了步妙天的话,不由挑了挑眉。其实,那一刻他感觉眼前的步妙天特别像曾经的自己。
当年三界,苏墨的确是想让三界按照自己的规划而走的。
“步妙天,当年的冥尊是错的!”苏墨沉声道,“其实,任何世界的任何生灵,都应该自己选择一切,而不是由我们来决定!”
“呵呵!”步妙天冷笑,“冥尊,你说得轻巧。可是,诸界之内,谁能自己选择一切。曾经在三界,我们认为尊者便无所不能。可是,我们后来发现尊者亦不自由。如今,我们都成了莲士,那么莲士便自由吗?”
“未必!”步妙天自问自答地摇了摇头,“所以,在我们的层面上做自己想做的事、能做的事,那不是什么魔障,而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苏墨摇了摇头:“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就是個唱戲的
“原本如此!”步妙天笑了笑道,“我们是不同的人!冥尊,今天你恐怕不能离开这里了。这里已经布下特殊了的结界,落凡镇上的人根本不会知道这里的情况,所以不会再有来人阻拦黑莲的力量杀你!”
“哦?呵呵”苏墨一听,不由笑道,“看来,你们被阻拦过?”
“那样的事,不会再发生!”步妙天道。
“呵呵!”苏墨看着步妙天冷笑,“可是,步妙天,就凭你?当年,你在三界便不能成尊,如今在一藏之内,你还是绝不如我!”
“是吗?”步妙天的脸色瞬间阴冷。因为,他最不愿承认的便是自己不如曾经的三界诸尊。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神
当年,他为了成尊堵上了一切,但是也没有成功。那是他的永远的痛,甚至真的是魔障。
“绝对是!”苏墨冷声道。
呼——
步妙天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一抖手。他的紫色长袍乃是同当年无魂无道人的紫袍一样的款式。
这也是他今天精心选择的一件战袍。
长袖一甩,一道莲力直奔苏墨。
这是最普通的莲士攻击,但是苏墨绝不敢大意。
因为,他的对手乃是三界鬼才。其实,当年步妙天没有成尊,仅仅是差在心境上,而不是战力。
他的战力,不仅不差,反而很强。三界鬼才的术法总是神出鬼没,出人意料。
苏墨的身形向后急退。
同时,他单手一挥,莲藤已经在手。而再看步妙天的长袖甩来,竟然迎风而涨。
那道长袖,便似一道紫色的长虹,瞬间化为数里直奔苏墨。苏墨手中的莲藤一抖,直接抽向那紫色长虹。
轰——
莲藤,乃是顶级莲宝。步妙天的紫袖自然不能与之相比,轰地一声,只见星际之间紫蝶乱飞。
步妙天的长袖,直接被苏墨的莲藤抽散。
这本是一次平常的对招。
可是,只见那乱飞的紫蝶猛地一闪。它们的身上,竟然同时散出蓝光,便似真的化成了蝴蝶一般。
嗤嗤——嗤——
飞蝶如刀,它们竟然直接化为万千紫色的飞鸟,如流星一般冲向苏墨。
万物皆可为傀儡。
步妙天周围的所有一切都可能是他的武器!

cmznm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藏輪迴》-第0989章 一萬滴海水!白山被貶者推薦-z3k8m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不同的船,渡不同的人。
南渊的船,在南渊海乃是无所不往的存在。从苏墨上船到他看见冰岛只不过片刻,但是苏墨之前就是找不到路。
“魔君,你到了!”南渊看着苏墨笑道,“从我这船上离开,你会直接回到莲台上,然后离开南渊海,回到一藏。”
“前辈,这慕容姑娘的肉身便一直在这里吗?”苏墨看着旁边冰岛上慕容海清的肉身问道。
“各有选择,各有归处!”南渊点点头道,“她,选择在那个世界里生活,那么她的肉身便一直会在这里。不过,你不必担心,她的肉身一定会无损。她想回来,随时可以。”
“嗯!”苏墨应道,然后又冲南渊一抱拳,“前辈,我还有一事,不知您能不能替我解答。”
“魔君请讲!”南渊道。
苏墨点了点头,然后他单手一挥直接从乾坤法袋内祭出了五儿。梅花精灵双目微合,呼吸均匀,便似睡着了一般。
“前辈,这是我的妻子。”苏墨道。
“哦?”南渊看了看五儿,眼底的一抹惊讶转瞬即逝。可惜,苏墨没有扑捉到这个细节。他的注意力都是五儿身上。
“前辈,她受过一次重伤。不过,她的伤势已经被我治愈了,可是却一直昏睡不醒。请问前辈,可能看出什么根由?”苏墨看向南渊。
“她,是一株梅花精灵!”南渊看着五儿皱了皱眉。
“是的!”苏墨道。
“她的神魂,受损极重。”南渊又接着道,“因为,她轮回的次数太多了。其实,每一次轮回都要是重铸神魂的。一般的轮回,我们会忘记前世。而唯有大修士最后才能完成觉醒。可是,这个觉醒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一旦轮回者在没有完成真正的觉醒的情况下,然后又强行轮回,那么就会对神魂造成伤害。而这种伤害一旦沉积下来爆发,便会成为现在的模样。”
“前辈,那她轮回了多少次?”苏墨皱眉问道。
“多少次?”南渊摇头苦笑了一下道,“魔君,这个我也看不出具体次数。我想,她自己醒了恐怕都不会记得了。因为,太多了。”
“前辈,您可有解救之法!”苏墨问道。
“诸界之内,能解救我们的唯有我们自己!”南渊无奈地一笑,“她,能不能醒来,主要看她自己。如今,她的神魂乃是空空荡荡的。因为,诸多世的记忆,彼此混乱消融了。她,只能慢慢恢复。”
“那需要多久!”苏墨问。
“我不知道!”南渊道。
鬼術奇家
龍道之龍脈
苏墨一听,神色瞬间一黯。南渊都没有看出有多久,那么说明问题极为严重。这样的情况,即使他带五儿回到鲲蝶星海也是没有用的。
此时,苏墨想起藏魂坛洞府里的那几句诗——不朽仙骨不朽魂,不朽轮回不朽心。诸天有尽情无尽,万世红尘只为君!
还有,他见过的慕惊鸿的那幅画上的题字——尘归尘兮,土归土;虚化虚兮,无化无。万载慕红尘,一世倾白骨。
难道,五儿真的轮回万世了吗?苏墨不敢相信。
逼婚36計:冷爺的心尖愛妻
“不过——”此时南渊看着苏墨,沉吟了一下道,“我可以赠你一捧南渊之水。因为,我这南渊之水,蕴含万界之气或可助其恢复。”
“哦?”苏墨的眼睛瞬间一亮。
龍與地下城之武僧 m28
再看,南渊向船外一扬手,直接拘来一捧海水,然后又从怀中取出一只净瓶,把南渊水灌入其中。
重生之商女崛起 悶神
南渊把净瓶交给苏墨,苏墨双手接过。
“前辈,这南渊之水怎么用?”
“每百年给她滴一滴!”南渊道。
穿越之無敵王妃
“每百年一滴?”苏墨不由一愣,“那需要滴多久?”
“一万滴海水!”南渊道,“需要滴百万年。百万年后,她或可苏醒。这,是我唯一想到的办法!”
苏墨愣了愣神,旋即冲南渊修士深深一躬。
“谢前辈!我一定一滴不落,百万年不算什么!”
南渊看着苏墨颔首微笑,心中却唯有长叹。
“魔君,祝你好运!你的身上,还有一片莲叶。那莲叶出了南渊,可化一叶青舟,乃是顶级莲宝,日后可助你游历修行!保重!”
劫火明夜
说罢,南渊不待苏墨还有什么话,直接长袖一挥。
呼——哗——
苏墨只感觉眼前一阵玄光,随即周围一切飘忽起来。他再一次地失去了知觉。
牛肉面+陽春面=? STEIN
南渊海上,南渊坐在小舟上。他看见苏墨的莲台在南渊海上渐渐消失,然后又是一声长长地叹息。
此时,虚空中光影波动。戴着木质面具的修士,再一次出现了。
“师尊!”南渊起身施礼,“弟子不负所托。苏墨的生死莲意,本就没有什么缺憾。我已经送他离开南渊海了。”
“嗯!”面具修士点了点头,“可是,南渊你最后为什么要骗他呢?”
“难道师尊有救那梅花精灵的法子?”南渊的眼中闪过一抹希望之色。
最後一個驅鬼道士
“呵呵!”面具修士却摇了摇头,“南渊,虽然即使是在一些大修士眼中我们都可能被称之为神,但是我们自己明白我们并不是什么神。哪怕是白山上的大莲尊者,也不是无所不能的。那个小梅花的神魂已经消耗在诸多世的轮回之中了,怎么救?纵使是大莲尊者,恐怕也是回天乏术。”
全球之英雄聯盟 魔道弟子
“没错!”南渊叹息了一声,“正是因为这样,弟子才给了他一捧南渊之水。虽然我知道南渊海水根本不能助其修复神魂,但是给那三界魔君一个盼望吧!我见他至诚,不忍告诉他真相。”
面具修士轻笑了一声道:“诸多莲士都说南渊无情,如今看来未必是真!”
“那个莲魂,真的有些不同。他竟然会选择以身殉界,为莲而死?”南渊摇了摇头。
“呵呵!”面具修士笑道,“南渊,你在南渊大海呆的久了。有些事,恐怕不太了解了。落凡镇,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南渊笑道,“师尊您不就是来自落凡镇吗?”
“对!”面具修士一笑,“落凡镇上,有个风轮村。我记得,我曾和你提起过。”
“风轮?”南渊道,“当然记得。他们的祖师乃是从白山上被贬下来的,所以风轮一直想重返白山,但是差一个人圆满。”
“如今,这个人有了!”面目修士缓缓道。
“苏墨?”南渊看着师尊眼中一惊。

lt7oz火熱都市异能 一藏輪迴-第0979章 不一樣日出,不一樣的生命之路讀書-ofrhi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海荒东岭,十万大山。
这里曾是梵天寺及海荒妖族的栖息地。如今还有没有梵天寺,甚至苦海之上还有没有乐土一脉都不是苏墨最关心的事。
他现在最想找到的是慕容海清。
此时,三千傀儡其中的一位就站在东岭的一处大山上。
山的对面,便是浩瀚无边的苦海。
那尊傀儡紫衣飘荡,但是他没有动。他只是把目光投向左侧不远处的一座山。那座山也是在苦海边上。
其崖壁上有块奇特的岩石。那岩石便似一条巨龙探出的头,直接伸向苦海。那块凸起的悬石足有四五丈长。
而此时,在那悬石上正好站在一个女修。
她白衣白裙,一身冷雾。
她不是别人,正是沧海古流的第一百代传人——慕容海清。此时,她神色平静,无悲无喜。
但是,她似乎一直望着东方,却不知在看什么。
此时,紫衣傀儡的身边一阵灵气波动。再看,苏墨一步从虚空里迈出。然后,那个傀儡直接化为一道紫光,回到了苏墨的储物袋里。
苏墨一眼便看见了慕容海清。
随即,他心念一动,海荒神洲界的三千傀儡尽数归来。而后苏墨向前一步,也直接落在了那悬石之上。
其实,苏墨的出现很突然。
慕容海清很自然地一回头,看见是苏墨,她的眼中先是闪过一抹讶异之光,不过又旋即消失。
那便似一道欲燃的火焰,刚要腾起又瞬间熄灭了。
“你又是谁?”慕容海清淡淡地道。
苏墨听了慕容海清的话,不由一皱眉,旋即道:“怎么,你也不认得我?”
“呵呵!”慕容海清一听,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世界,我认识的人多了。可是,他们都不认识我。你,其实我也是认识的。只不过,我还是想听你自己说,你是谁。”
“慕容姑娘,我是萧落!或者,你也可以叫我慕容荒、冥尊!而如今,在一藏世界我叫苏墨。”苏墨道。
“哦?”慕容海清的眼中终于出现了惊讶的神色,“苏墨?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是萧落的一藏轮回之身?”
“没错!”苏墨点了点头,然后冲慕容海清一抱拳,“慕容姑娘,久违了!没想到,三界破碎之后,我们竟会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再见面。”
“呵呵!”慕容海清冲苏墨拱了拱手,“魔君,虽然我是沧海一脉,但是当年你为星河战死,的确是让人敬仰的。可惜,我在一藏世界里没有见到你。我很想知道,你怎么也到了现在这个世界?”
苏墨一听,便把过程简单地说了一下。
慕容海清听得时而蹙眉,时而苦笑。
最后,慕容海清轻轻地的叹息了一声:“恭喜魔君,晋升为莲士!不管怎样,成为莲士,还是非常重要的。你若能救出我师兄,那么恢复星河还是很有希望的。”
“慕容姑娘,你又是怎么发现的南渊海?又怎么会进入这个世界的呢?”苏墨问。
“星河碎灭时,我和师父失散了。后来,我在一藏里的一个小世界里完成了轮回觉醒。此后,我便一直在找寻我的师父。”
“我曾经去过净土世界,在那里收过一个叫古月的弟子。”
“我见过古月!”苏墨道,“如今,她还在净土星域。”
“我找师父,找过了许多万年。后来,我到了琉璃界。其实,不是我发现了南渊海,而是南渊海发现了我。第一次,我是被一种莫名的力量卷了进来,然后有被莫名的力量送了出去。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南渊海。”
“再后来,我到了云荒星发现了师父的墓葬。我也听说了,南渊海号称小轮回海,在这里可以找到逝去人的道影。所以,我凭借记忆再一次来到这里。这一次,我直接看见了南渊海。”
“我也曾遇到那个摆渡的莲士。只不过,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他也问我是不是迷路了,也给了我一片莲叶。再后来,我看见了一个黑洞漩涡。于是,便到了这里。”
“慕容姑娘,你的肉身还在南渊海上。”苏墨道。
“哦?呵呵!”慕容海清听了不由再次苦笑,“你如果不说,我还不知道。怪不得,我在这个世界的身子,总有些虚无。原本,我还以为是我因为没有陨落,才会这样。如今看来,多半是修为的原因。”
“你是莲士,可以肉身进来。而我只是尊者境,所以不能,我现在是一个半实半虚的身子。”
“慕容姑娘,你在这个世界多久了?”苏墨问。
“不知道!”慕容海清轻轻地摇了摇,“开始的时候,我还是记年的。后来,我便已经不记了。因为,这里的时间和外界的一定不一样。”
“这里几乎就是一个海荒神洲。可是,所有人的都不认识我。当年,我曾在圣山上刻写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可是,如今看来,应该是物非人非。”
“眼前的那些故人,根本不是当初的那些人!他们,根本没有之前的记忆。”慕容海清无奈地笑道,然后突然伸手一指,“魔君,你看!”
苏墨顺着慕容海清所指的方向一看。
一轮红日,正从苦海之上升起。
红日东升,雾气渐薄。
那些仙雾之中,幻化诸多景象,如真似幻,如似仙境。渐渐的,所有雾气都散尽。一抹红霞,慢慢散开。
那轮日,终于主宰了一切。
海上日出!
苏墨的目光很是平静,因为这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美景。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自己造出这样一个世界,而且可以比这些更美。
“慕容姑娘,难道你每天在都在这里看日出?”苏墨皱眉问道。
“嗯!”慕容海清点了点头,然后笑道,“在魔君眼中,这日出应该是没什么可看的吧?”
“的确没什么可看的!”苏墨道。
“魔君,你在这个世界的日子短。如果像我一样,待了不知多久,你就会真的欣赏这个日出的美了,而且深有所悟。”
“哦?”苏墨一蹙眉。因为,他知道慕容海清的话,另有深意。
“其实,每天的日出都是一样的,但是又是不一样的。”慕容海清道,“那便似你已经见过的文木然、廉贞星君。其实,他们还是他们,只不过在这个世界里,他们走上了和我们知道的不一样的生命之路。”
苏墨听了慕容海清的话,不由点了点头。
“魔君,走!”慕容海清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你会明白得更多!”

xscsg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一藏輪迴-第0978章 三千傀儡!夏蟲不可語冰-4okqo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生而为凡,生而为仙!
文木然的话,让苏墨极为诧异。轮回不休,游走诸界,苏墨也算见多识广。如果从生命的最初开始,苏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历经了多少岁月。
曾经的无量天洲界,人人生来便有仙根。他们可以自己选择修行或不修行,为仙还是为凡。
但是,苏墨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生来便定好仙凡的世界。这一刻,苏墨又有些怀疑,他现在所处的世界,是不是真实的存在了。
“文先生,那您是说从襁褓时,你就已经是不死境的修士了?”苏墨再问。
“呵呵!”文木然一听摇了摇头,“萧小哥,看来我们两个世界真的就是不一样。我们海荒神州人,生而知之。我从出生,便是现在模样。哪里有什么襁褓时期?”
“哦?”苏墨道,“先生的意思是说,您一出生便是现在的样子!”
“嗯!”文木然点了点头,“不过,准确地说是一出现,而不是一出生。我们海荒人,都是从无中来,到无中去的。”
苏墨愣了愣。因为,他有些没明白文木然的话。
“萧小哥,我们海荒人会直接出现,然后也会直接消失!”廉贞星君在旁边道,“比如我,大概七百年前出现的。我一出现,便是这副模样。我生来便是一个凡人,而这老学究出现得似乎早一些。他一出现,便是一个修士。”
“我们海荒人的生死,便是出现、消失。其间的过程,便是一生。”
“那你们拥有出现之前的记忆吗?”苏墨问。
“什么出现之前的记忆?”廉贞不解地问,“出现了,便是出现了。怎么会有之前?之前,我们并不存在。”
“这——”苏墨还想再说什么。可是,他突然生出一丝无力之感。因为,他明白了,眼前的文木然、廉贞星君的认知和他是完全不同的。
夏虫不可以语冰!
他想用自己的思维方式给文木然、廉贞星君讲解一切,但是他们根本听不懂。
而就这时,酒宴已经摆上。
文木然、廉贞星君都没有纠结方才的谈话。因为,他们早已习惯很多凭空出现的人和事。在他们的认知中,那一切都再正常不过。
所以,他们根本不会在意苏墨从哪里来,又具体是什么人。他们只会在乎,眼前的这个小哥以后会怎样。
“来来来!”廉贞星君热情地招呼文木然,还有苏墨重新落座,“最近,我得了一个新的厨子,手艺不错。咱们一起尝尝!”
文木然自然不客气。
苏墨心中有诸多疑问,但是目前也得不到答案。于是,大家围在桌前推杯换盏。
开始的时候,苏墨总有些放不开。因为,他心中总想着一些问题。可是,廉贞、文木然兴致很高。
他们许久未见,而且都对苏墨一见如故。
渐渐地,苏墨也暂时放下一些想法,渐入佳境。无论怎么样,先生在苏墨心中还是先生,廉贞在苏墨心中还是廉贞。
他们看苏墨可能不同,但是苏墨看他们亦如曾经。纵使是在偷来的时空,苏墨也愿意同他们再醉一次。
毕竟,那是苏墨可遇而不可求的。
酒,一直从天黑喝到了再一次天黑。
整整一天一夜。
廉贞星君虽然是凡人,但是酒量竟丝毫不差。他与文木然足足喝了十几坛老酒,然后才各自大醉,由仆人送回寝室休息。
他们,很是尽兴。
苏墨自然是不醉的。因为,他是莲士。他要醉,恐怕需要与莲士对饮。
最后,他要求一个人在院子里走走。府上的仆人们都很礼貌客气,也就随了苏墨的心意。
夜深人静。
苏墨独自一人,站在院落当中。
一种颇为孤独的感觉,竟然袭上心头。这个世界没有月亮,但是却有漫天的星辰。星光璀璨,无尽壮美。
如果不是之前发生的一切,苏墨一定会认为自己还在曾经的三界。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此时,他对慕容海清在圣山后山上留下的八个字,似乎有了更深地体会。
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世界?这一切,难道都是虚幻?文先生、廉贞星君都是所谓的道影吗?那自己是不是应该把他们带走,然后他们便会重生。
在这个世界里,还有谁?萧荒在吗?他会不会和两位星君一样?
苏墨心乱如麻,没有答案。
良久,苏墨一直看着天上星星,便似一个凡人一样仰望星空。可是,他心里最后什么都没有想。
他,似乎在放空。
当——当——
一道悠扬而又沉重的钟声让苏墨从放空中醒了过来。那是云奇城内一个寺庙的钟声。
昨夜,他也听见了。
此时,正是午夜。
苏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腾空而起。整个云奇城,静悄悄的。这座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它,有一种宁静而自然的美。
仙,有时也是一种喧哗。
苏墨升在无数万丈的虚空,然后俯视整个大地。山川、河流、生灵、万物,这似乎就是他熟悉的海荒神洲。
生机勃勃,万类向荣。
然后,苏墨拿定了主意。
他一拍储物袋,从里面直接飞出了三千傀儡。随后,苏墨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呼——
三千紫衣人,环列在苏墨身前。
如今,苏墨已经是莲士。从某种意义上讲,他的法力可以说通天彻地,无所不能。这三千傀儡,完全都是一世不朽的巅峰境。
放在曾经的三界,他们都是原仙九重。
那相当于三千个曾经的冷玉。
“今夜,给我找遍海荒神洲,我要找到慕容海清!”苏墨的声音微沉。那一刻,他似乎是曾经的冥尊。
冷静而阴沉。
呼——
苏墨一声令下,三千原仙骤然散开。
他们都是傀儡,也就都是苏墨意志的执行者。三千原仙足以把整个海荒神州挖地三尺。所以,这一次只要慕容海清在海荒神洲,那么就一定会被找到。
这个世界里,唯一能和苏墨对接的就应该是慕容海清。
然后,苏墨盘膝在虚空,双目微合,等待消息。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三千原仙,早已散到了海荒的每一个角落。
北荒的夜,相对较长。
而就在即将黎明的时刻,苏墨的心头微微一震。东岭的方位,传回来消息——慕容海清找到了。
苏墨没有犹豫,直接站起身,身形一动,直奔东岭。

qa3od精品都市异能 一藏輪迴-第0975章 斗轉星移,物是人非-2r11f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海荒神洲,三界圣山。
苏墨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因为,三界早已不在。当年,苏墨让九棺合一,然后打破了因果轮盘。
从那时起,三界便已经不存在了。而三界圣山更是在之前的慕容荒借离恨肉身苏醒时,便已经破碎了。
三界,已成过去,怎么还能再来?
苏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其实,他在想这是不是一个奇异的幻术。只不过,他凝神静思,甚至开启魔瞳,但是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眼前的一切,应该不是幻境。
那看来,自己通过之前的黑暗隧道回到了曾经的三界,便似当初他和叶无悔通过无量船回到了数百万年前的红尘三星界一样。
想到这里,苏墨的心情有些热切起来。
或许,在这个世界里,他还能看见自己曾经记忆中的那些人。比如,文先生。或许,那就可以得到他们的道影。
苏墨又想起之前的黑洞,那慕容海清会不会也回到了这个三界?想到这里,苏墨没有再犹豫,身形一动直奔三界圣山。
苏墨的境界修为都在。
可是,他竟然没能一步就到三界圣山,而是连动了三次才到了圣山之外。三界圣山,亦如曾经,巍峨耸立。
但,奇怪的是苏墨没有感知到任何的法阵。同时,他站在冰峰的对面,也没有看见那道由沧海白龙化成的铁索。
两山之间,云气翻滚,不见铁索。
当然,以苏墨现在的境界,纵是有什么禁制法阵也挡不住他。他上三界圣山,如履平地。在圣山对面,他略作停留,然后一步便迈上了圣山。
苏墨对三界圣山虽然没有沧海一脉的人熟悉,但是也并不算陌生。毕竟,整个三界其实都曾经在他的心中。
何况,当年慕容荒潜伏在离恨肉身内很久。
到了圣山,苏墨的神识再次仔细探查。可是,整个圣山上,似乎空无一人。苏墨直接进了当年封印离恨肉身的洞府。
洞府内的陈设和当年的一模一样,洞顶还有天池。但是,天池内空空如也,根本没有离恨的肉身。
“嗯?”苏墨的眉头一皱。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里分明就是三界圣山,可是怎么什么都没有呢?
苏墨一转身,出了这个洞府,又奔其它几个洞府。但是,所有的洞府都一样。不见任何人,不见任何特别的东西。
不过,当苏墨转到后山的时候,突然在一处青石上发现了一行字:斗转星移,物是人非。
从那行字的颜色来看,写得时间似乎不长。
慕容海清的字迹!
因为,这个字迹与当初在冷玉墓葬内的字迹一模一样。看样子,慕容海清已经先一步到了这里,而且遇到的情况和苏墨应该是一样的。
慕容海清也是什么都没看见,否则,也不会写下这样的话。
这个三界圣山,的确和当初的一样又不一样。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四个字,的确是十分恰当。
苏墨转了一圈,没有其它任何的收获。
于是,他直接离开了三界圣山。
慕容海清一定还在这个世界。这是苏墨心中料定的。因此,苏墨出了圣山,便直接盘膝在虚空,然后全力散开自己的神识。
如今,苏墨已经是莲士。
他的神识,完全可以覆盖整个三界:海荒神洲界、修罗魔洲界、无量天洲界。理论上,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点,即使是他当初是冥尊的时候,就能够做到。所以,如今更是轻而易举。
可是,这一次苏墨遇到了障碍。
他说不清为什么。整个世界里,似乎所有东西都在吸收他的神识。他的神识,竟然只能探查方圆十万里而已。
看来,在这个世界,苏墨的能力受到了莫名的限制。
不过,这样的情况苏墨也曾遇到。因此,他也不慌乱。索性,他一路向南,直奔当年的北极仙海。
但是,到了北极仙海,苏墨也没有停留。因为,北极仙海与三界圣山的情况一模一样。
整个寒原,似乎没有任何的修士。
很快,苏墨便到了北寒宗的故地。通天、天紫、望南、落日、镇北五峰俱在,但是依旧是没有任何修士的。
苏墨便向西而去。
因为,海荒神洲界的北荒西部,乃是曾经天荒门的控制范围。曾经的大慕容王朝,便在北荒西部。
除了三界圣山,那是慕容海清可能回去的一个地方,毕竟慕容海清曾是大慕容王朝的的公主。
还有,就是苏墨也想看看这里有没有太荒的遗迹。毕竟,无论是大慕容王朝,还是天荒门都是太荒宗的力量。
一路向西!
终于,苏墨感知到这个世界不再空荡。因为,他刚到大慕容王朝的地界,便发现了有修士,甚至有凡人的存在。
这让苏墨颇为欣喜。
这至少说明,这个世界并不是真正的空空荡荡,而是有生灵存在的。不过,苏墨只是感知到了他们的存在,却没有去真正地走一走。
因为,那些都不是苏墨此行的目的。
大慕容王朝的修士,只不过是三界的灵境修士罢了。除非,出现与太荒有关的一切,否则苏墨不打算多停留。
苏墨已经是莲士,再看现在的大慕容王朝的一切,便似隔着无数层世界。
仙看蝼蚁,着实无味。
亲近的感觉很少,更多的是陌生,甚至苏墨都不记得,他目光所及的大慕容王朝,是那一年的存在。
因为,纵观整个大慕容王朝的寿命,对于苏墨来说也是一瞬。
他,还是没有发现慕容海清。
此时,苏墨落在一处山谷内。因为,这一处山谷,他曾经与文先生一起走过。可是,就当他刚刚落地不久,转过一个弯,突然迎面走来一个修士。
那修士,一身青衣,乃是一个文士的打扮。看年纪,不过四十上下。一缕长髯,飘散前心。
“先生!”苏墨不由一愣。因为,迎面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文木然。而眼前的文木然,并不是独臂。
文木然原本在悠闲走路,压根就没有留意苏墨。
此时,一听苏墨叫先生,不由看了看左右无人,然后向苏墨笑道:“这位小哥,你可是在叫我?”

v04y1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一藏輪迴 山河萬朵-第0974章 慕容海清!海荒神洲界?讀書-jv269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大海苍茫,无边无际。
苏墨驾驭莲台在南渊之上,举目四望。茫茫然,大海之上竟然什么都没有。苏墨也不知道,他们走了多久。
王羽一共睁了三次眼,沈冥翻了七八次身。
而苏墨一直站在莲台之上,不敢有丝毫松懈。因为,他一直记得摆渡莲士的话,时刻注意有没有黑洞漩涡。
此时,苏墨的目光不由微微一动。
因为,就在前方三百里处,苏墨果然看见了一道漩涡。周围的海水,全都呈漩涡状灌注那个黑洞。
苏墨心念一动,莲台又升高了十几丈,免得被海浪卷住。
原本,苏墨只是想绕过这个黑洞。
可是,当他临近那个黑洞的时候,不由得双目一凝。因为,他突然在那黑洞的边缘看见了一个小岛。
准确地说,那是一个冰岛。
那冰岛不大,大概有方圆十丈。苏墨如果不是一直留意观察,那么根本发现不了。在浩瀚的南渊海上,它就似一粒尘埃。
这还是苏墨第一次在南渊海上看见小岛。而最奇怪的是,在那小岛之上竟然躺着一个女修。那女修白衣白裙,直挺挺地躺在冰岛之上。
慕容姑娘?
苏墨微微一愣。旋即,他心思一动,莲台缩小,同时下降,悬在那冰岛上三丈左右处。
“慕容姑娘!”苏墨轻唤。
可是,慕容海清双目微合,便似昏睡过去了,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她的脸色,微微有些泛白,但是没有其它的异样。
“慕容姑娘!”苏墨又大叫了两声。可是,那慕容海清还是没有反应。苏墨不由挑了挑眉。
“羽姑娘,冥姑娘!”苏墨转身叫王羽、沈冥。
“怎么了?”王羽睁开了双眼、沈冥则一翻身直接站了起来。
“我发现慕容姑娘了。但是,她好像昏死过去了。我要下莲台去看看,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千万不要动!”苏墨嘱咐道。
“好!”王羽、沈冥点头。
苏墨一动身形,直接出了莲台,然后落在了冰岛之上。之前,他在莲台之上,并不觉得如何。
可是,苏墨一出莲台,便感觉整个南渊海上竟然温暖如春,同时灵气充盈无比。如此充盈的灵气,他只有在藏魂坛洞府内才体验过。
不过,一落在冰岛上,竟然寒气刺骨,如似两季。
苏墨是莲士,如果是一个尊者境,那么这寒气瞬间便会化为寒毒,直接让其重伤。因为,那是诸界之内的至阴至冷之气。
那一刻,苏墨便明白了。
这座冰岛,绝不是南渊海本来就有的,而是因为慕容海清而后来形成的。因为,冰岛的冷气与慕容海清的冷气如出一辙。
“慕容姑娘!”苏墨俯身再次想要叫醒慕容海清。但是,结果与之前一样。苏墨的神识仔细一扫,却发现那慕容海清竟然便似一具尸体。
因为,她没有呼吸也没有神魂。
肉身?
苏墨不由一愣,同时他单手一点,指尖直接射出一道青芒。那是一道莲气,它直接从慕容海清眉心进入。
嗤嗤——
可是,它刚刚进入慕容海清的神识,便被另一道莲意反弹了出来。
“嗯?”
苏墨一皱眉。慕容海清的识海里,竟然有一道莲意。不过,很显然那道莲意应该不是属于她的。
慕容海清的身上有莲意。这似乎解释了为什么她能凭借尊者境,找到南渊海。
苏墨收回自己的莲气。
他,唤不醒慕容海清,随即心念一动,想要把她抬到莲台之上。
但是,苏墨没想到,他动用了两次莲力,竟然没能让慕容海清的肉身动上分毫。慕容海清的身体里,便似藏着万千个世界,根本抬不动。
同时,她似乎与这身下的冰岛完全融为了一体。而这冰岛更是扎根于南渊海中,露出的似乎只是一角。
为什么,慕容海清的神魂会在这里呢?她的神魂,哪里去了?苏墨有些想不明白。
于是,苏墨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黑洞漩涡。
此时,冰岛四周的海水都灌注到那黑洞漩涡之中。苏墨不知道,为什么南渊海上会有这样的黑洞漩涡。
哗——哗——
海浪声,不绝于耳,无数海水似乎一去不返。
苏墨只不过看了那黑洞一眼,可是突然间他便感觉识海里轰地一声。似乎,有一道无名的力量直接在他的脑海之中炸开。
随即,苏墨便感觉天旋地转。
不好!
苏墨心中暗叫,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苏墨只感觉自己的身子猛地被那黑洞大海吞噬而去。
一刹那,苏墨直接失去了知觉。
而就在苏墨消失的黑洞旁边,莲士南渊驾着小船出现了。冰岛上,只有慕容海清的肉身,苏墨是整个人扎进了黑洞。
南渊看着那黑洞,不由淡淡一笑:“苏墨,愿你在黑洞的世界里有所收获!很快,你便会看见那慕容海清了。呵呵!”
同时,他单手一挥,苏墨的莲台直接被他定在了冰岛之上。
时空静止了!
王羽、沈冥在莲台之上,根本没有任何的知觉。她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完全定在了特殊的时空里。
呼——
而此时,苏墨已经重新有了感知。他感觉自己似乎在一个无比幽深狭长的黑色隧道里,只不过这个隧道是从上往下的。
他,在不停地下坠。
轰——咔——
猛然间,苏墨便感觉自己的眼前炸开了一道亮光。随即,一切轰然开朗。苏墨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无尽的连绵大山。
他,已经落在一处山峰上。
呼——
苏墨本能地一抬头。因为,他方才便似在虚空之中坠落下来的。然后,他亲眼看见了虚空中一个黑洞正在急速的闭合。
时空传送!
苏墨心中一动,可是这是什么地方?
于是苏墨举目再看,皑皑雪山,绵亘无尽,群峰如剑,直指苍天。他目光所及,竟然无尽的雪原。
而极遥处,有一座冰峰领袖群山,高不见顶,直入云端。风雪之中,那冰峰立在天地之间,更增几分静穆神秘,便似北极擎天之柱。
那一刻,苏墨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三界圣山?
他,竟然回到了三界的海荒神洲界。

znaha精华都市异能 一藏輪迴笔趣-第0967章 夢幻白山,虛影童子-gdnc8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白山法令!
长不过三寸,宽不过三指。纯白如玉,却无一字。令牌上乃是一幅山水田园画,有山有水有山村。
大海之上,近有白莲,远有白山。
那一刻,整个星际的一切都似乎静止了。剑士第二李沐的脸色极为难看。因为,身为一个莲士他认识那枚令牌。
白山法令,怎么会在苏墨的身上?他的身上,怎么会有白山法令?
白山使者!
李沐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但是又被他瞬间否定。因为,苏墨若是白山使者,那么李沐早已被杀。
他一个莲士二重巅峰境,根本没有同白山使者动手的资格。
他,会被秒杀。
王羽、沈冥则愣愣地看着一切。她们从未见过白山法令。曾经,在般若世界苏墨对战灵莲,这枚白山法令便救过苏墨一次,但是当时她们都不在场。
而此时,再看苏墨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他的脸色也由白开始转红。
方才的苏墨是没有气息的,而此时他的胸口开始微微起伏。那一刻,无论是李沐,还是王羽、沈冥都再次感觉到了苏墨的存在。
苏墨,正在苏醒。
而此时对于苏墨来说,正在做着一场大梦。
当银月仙剑即将洞穿苏墨的一刻,其实苏墨的心里是不甘的。因为,他还没有成为莲士,他还没有让五儿苏醒,他还没有救出阿木,他还没有恢复星河。
他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但是,他尽力了。
其实,他的身上还有离水给他的五色神莲。那可以让他瞬间拥有莲士五重的战力,但是苏墨有苏墨的骄傲。
那朵五色神莲,除非是需要救阿木,否则他不会动用。哪怕死亡!
噗——
苏墨听见了银月仙剑洞穿自己身体的声音,然后他便感觉自己的魂开始飘飘荡荡。那不是自主地神魂出窍,而是被迫的。
只不过,苏墨感觉自己的魂并没有散。
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
那一刻,他的眼中没有五毒界的一切烟尘,没有剑士第二,也没有王羽、沈冥。他的前面,竟是一座白色的大山。
白山!
苏墨的心一动。因为,这座白山他早就见过,但还是第一次离白山这样的近。他与白山之间,没有海,没有莲。
他,似乎就站在白山脚下。
白山很高,因为苏墨抬头都没有看见白山之巅。他的前面,似乎有一道山门,但是那山门被仙雾笼罩着。
门楣上,似乎有字,但是苏墨看不清是什么字。那一刻,他所有的神识都无效,便似一个站在仙门前的凡人。
山门的两侧,还有两块石碑。
它们的样式都很古朴,只不过其中一个高约三丈。另一个则被齐刷刷地拦腰截断,那似乎是被利刃所斩。
奇怪的是,两个石碑上都没有字。但是,苏墨突然感觉那半截石碑,有些眼熟。
五毒神碑!
苏墨眉头一皱。之前蝎夫人给他的五毒神碑好像便是那被砍下的半截石碑。苏墨很想拿出五毒神碑看一看。
可是,他心念一动,身上的乾坤法袋根本没有反应。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一道游魂。
理论上,他应该死了。
苏墨又回头看了看。他的身后竟然是茫然无际的大海。海浪不停地冲刷着山脚,奇怪的是苏墨没有听见任何的声音。
他所在的位置,则是半山腰。
向大海上深处眺望,他可以看见诸多的莲花。那便似一个个的小岛。如今的苏墨已经知道,那每一朵莲花都是类似星河、一藏的世界。
白山!
苏墨终于在白山之上了。
转过身,苏墨看了看那通向山门的山路。它们都是经过人工打磨的,看上去光滑如镜,同时有散着淡淡的白雾。
苏墨拾级而上。
从苏墨站立的地方到山门一共有七七四十九级台阶。苏墨一步一步向上。在他看来,他已经不断地向上了。
可是,走了七八步苏墨不由一皱眉。
因为,他突然发现,在他身前的竟然还是七七四十九级台阶。苏墨不由再回头,他身后的景致竟然和方才一模一样。
他,竟然是原地未动。
苏墨微微一愣,然后他看了看山门,又往上走。这一次,苏墨走了七七四十九步。可是,他前面的台阶数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仍是原地踏步。
但是,在苏墨的感觉中他又的确是向上走了四十九个台阶。
幻术?
苏墨停住了脚步,望山而叹。那一刻,他明白他绝对登不上这座白山。可是,他又感觉周围的一切的确是真实存在的。
那应该不是幻术!
这里,绝对乃是神奇的世界。
苏墨驻足,然后他想向后走。他后面,还有路。可是,结果同方才一样。无论他怎么走,都是原地不动。
那一刻,苏墨便似被封印在一个特别的时空里,进退都不能。甚至,他动用了自己的神奇步法。
平日里,一步一世界。可是,他感觉自己踏出了一步,不过终是还在原地。
“呼——”
苏墨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
白山!
眼前的一切,竟然便似一个梦魇。他醒不来,出不去。
而就在这时,两个童子的声音传来。那两个声音不是苏墨听到的,因为它们似乎直接传到了苏墨的心里。
影影绰绰,苏墨有仿佛看见在山门里出现了两个模糊不清的身影。他们都不高,应该是两个小孩子。
“咦?那里有个人?”其中一个道。
“嗯?”另一个童子也发现了苏墨。
“尔,何所来者?”第一个童子的声音充满了稚气,但又带着老气横秋的口吻。
“我,乃是三界魔君苏墨!”苏墨心中一喜,用心里的声音回答道。
“三界魔君?”
“苏墨?”两个童子的声音都有些迟疑。
“师兄,你听过这个名号吗?”第一个童子问。
“没有!”另一个童子似乎摇了摇头,“下界凡者,多如蝼蚁,我哪里知道什么三界魔君?界莲,我都数不过来。”
“也是!”第一个童子道,“可是,他怎么站在咱们山门口呢?”
“我怎么知道?”另一个童子道。
“要不,咱们问问祖师!”
“祖师哪有时间管凡尘事!我看,咱们打发他走就得了!他,不人不鬼不魂的,绝对进不了山门。”
“好!”第一个童子一笑,“什么界的什么君,你修行未到,回去吧!”

jt0pe人氣都市小说 《一藏輪迴》-第0966章 白光!蘇墨的屍體閲讀-o4qkn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银月合一!
剑士第二放出了自己的终极杀招。而在这之前,他绝对没有想到苏墨竟然能伤了他,也绝对没有想到苏墨竟能让他选择银月合一。
一阴一阳。
两把银月剑,便是闪电的两极。它们彼此螺旋纠缠,带着滚滚的雷声,旋转着疾飞杀向苏墨。
哗——
星际之间,早已空荡。因为之前的战斗几乎肃清了一切星际尘埃。此时,除了五毒世界中心的那个黑洞,周围几乎再无其它天相。
可是,就是这空荡的星际,那银月剑还是掀起了狂潮。那一刻,五毒世界便似早已干涸许久的河床,虽然已经皲裂无数,但是仍被卷起万千扬尘。
杀气弥漫,飓风涌起。
其实,苏墨是早一步被莲力震飞的,但是银月剑竟然后发先至。它的速度,难以想象。
苏墨看见了那道剑光。
可是,此时他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抵抗之力。剑光飞来,苏墨身上的禁图早已不能推演。方才,他为了抵挡暗剑已经发动了时空禁图。
此时,他已经无术可用。
只不过,他还有莲宝。
呼——
乾坤法袋内,飞出一道金光。一个破铜碗猛地飞出,然后其迎风就涨,瞬间化为一口数十丈大小的巨鼎。
莲宝?
那一刻,剑士第二都有些无语了。
这三界魔君的身上到底有多少件莲宝?他知道蝎夫人在临死之前把自己的两件莲宝都送给了苏墨。
当时,剑士第二并不以为意。因为,刚刚得到了的莲宝,未必能为苏墨所用。可是,这个时候剑士第二倒是有些担心。
因为,苏墨已经祭出了四件莲宝了。从理论上,那根本不是一个尊者境的修士能够完成的事。
可是,它就是发生在苏墨身上。
轰——
只不过,这一刹那不容剑士第二多想。银月剑前面的剑芒,已经击中藏魂鼎。所幸,银月剑没有让剑士第二失望。
那藏魂鼎虽是莲宝,但本就不是纯碎的防御法宝,苏墨匆忙祭出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可是,它怎么可能挡住银月仙剑?
轰——当——嗡——
银月仙剑前面的剑芒只是微微一黯。藏魂鼎便直接被震飞了。虽然苏墨身上还有莲宝,但是已经来不及祭出。
阴阳银月,已到身前。
红花散尽,禁图破碎。
苏墨所有的防御,都在最后一个瞬间溃散。银月剑光根本不可阻挡。这一次,苏墨连选择一件莲宝自爆的机会都没有。
王羽、沈冥连叫喊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刹那。苏墨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那就是境界的绝对差距,纵使有莲宝也填不平。
轰——咔——
星际之间,只听见一声巨响。这一次,与方才完全不同。黑白之光,冲天而起。银月双剑发出无敌的龙吟。
剑士第二的眉头稍解,因为这一次绝对刺中了苏墨。
光芒散开,再看,星际虚空中浮着一具尸体。
银月剑,直接洞穿了苏墨的身体。苏墨一身白衣,浮在虚空一动不动,如墨的长发直垂而下。
他的气息,似乎完全消失了。
“魔君……”王羽、沈冥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因为,她们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幕是真的。
苏墨陨落,意味着复兴星河之梦完全碎灭。
“银月,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剑士第二长长叹息了一声。他看着眼前的一幕,并没有多少欣喜,反而眼中显出一丝的寂寥。
他,与三界魔君无仇。
但是,杀人便是他的使命。他,生而为杀。因为,他是黑盲大士穷无尽之功培养的杀手。
其实,李沐早已厌倦了杀戮。
可,他想自由,何等之难?
树欲静,而风不止。
黑盲大士绝不会轻易放他离去。因为,黑白剑士身上的价值太大,何况他是剑士第二。李沐提过很多次,想要退隐。
可是,黑盲大士都不肯同意。
最后,当他杀了第七个莲士的时候,黑盲大士终于答应他,会再用三次银鱼令。
第三次银鱼令的任务完成便会给他自由。而苏墨便是他第三次银鱼令的任务。最近百万年,剑士第二李沐一直向往着不再杀人。
因为,他杀了太多的人。
今日,终于可以了。
之前,他无数次幻想过完成最后一次银鱼令的狂喜和轻松。可是,当一切真的完成了,他的心里是无比平静的。
甚至,他看着苏墨的尸体,竟然有些内疚与歉意。
“抱歉了!魔君!”剑士第二李沐冲着苏墨的尸身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若不死,我便不自由!你我之间,我只能选择自己。愿,你还有轮回!”
“爆!”说罢,李沐眉头一挑,轻喝了一声。
这一声,他便是要收回银月剑,同时会让苏墨的尸身完全雾化。看来,注定,三界魔君要葬身在星际之间了。
王羽、沈冥的合体身子有些微微颤抖。她们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可是,让李沐目瞪口呆脸色惨白的一幕出现了。
砰——哗——
随着剑士第二的轻喝,的确响起了一声巨响,但是破碎的并不是苏墨的尸体,而是他的银月仙剑。
莲宝破碎,如似星辰。
那一刻,星空璀璨,万千光华。
同时,苏墨的身子竟漂浮着直立起来。银月仙剑的碎片,就在他的身子四周闪耀。苏墨闭着眼,可是脸色惨白如纸。
他,似乎一脚迈进了死亡之门,而另一脚还在门外。但是,他又在群星的簇拥之中。
那便似一个沉睡的王子!
“苏墨?”王羽、沈冥愣愣地看着这一幕。她们不知道苏墨是生是死。剑士第二李沐也是眼中尽是惊恐。
什么力量,能让他修炼了诸多万年的银月破碎?那是高阶莲士都做不到的事。
而这一时刻,五毒界外,甚至琉璃界外、一藏界外的诸多力量,都把目光投向了这里。因为,这里散发出了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
莲士之战,触动了一些禁忌。
几处不可知地,都向琉璃的白南星域投来了目光。之前,五毒界的毁灭都没有引起任何的异动。
可是,这一刻不同了。
银月破碎!
苏墨的身上,骤然泛起了无尽的白光。那团光晕,罩住一切,他的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而一枚白色的令牌,浮在他的身前。

vis20人氣都市小说 一藏輪迴 txt-第0952章 復仇!生死修行,絕世美人讀書-y9y13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九生九死,活得几率只有一线。
苏墨明白,在蝎夫人决定吃下九死回春丹的时候便该知道这个情况。其实,她是冒着绝对的风险才吃下那颗丹药的。
那赌的是生死。
九日已过,洞室内空空如也。
蝎夫人死了,她没能成功。她带走了所有的灵蝎,那些曾日日夜夜在阴暗恶臭的黑潭下陪伴她的灵蝎。
“唉!”苏墨喟然长叹,不知说些什么。
王羽双眉紧锁。沈冥则已经滚下了泪。其实,她们和蝎夫人不过萍水相逢,并没有太多的过往,甚至她们连朋友都不算。
只不过,她们看见了蝎夫人现在的模样,听了蝎夫人的故事,见证了蝎夫人受的生死折磨。
所以,她们希望看见蝎夫人的成功,看见她化莲而生。但是,诸界之内不是所有的故事都一定有最完美的结局。
遗憾,有时是另外一种美。
“蝎长老——”
武道用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然后向前跪爬。其实,当年武道用第一次见到蝎夫人的时候,几乎以为对方是一个鬼怪。
他最开始的时候,是极为惧怕蝎夫人的。他的顺服,来自于最初的恐惧,并不是真心。
后来,他知道了一些蝎夫人的过往,但是并不详实。于是,在恐惧之中,他又多了一丝怜悯。
不过,他接触蝎夫人带着一丝投机的心理。毕竟,蝎夫人乃是尊者九重境的大能。随便给他些好处,便足以受用。
数万年来,他也的确达到了目的。
渐渐地,他对蝎夫人才多了一丝尊敬。只不过,恐惧还在。他带苏墨等人见蝎夫人最大的目的,还是为了自己。
可是,他没想到蝎夫人在服用丹药之前,竟把自己的储物袋完全交给了自己。那件储物袋,对于武道用来说堪称一个宝藏。
那等于蝎夫人把自己最后的传承留给了他。
因此,武道用是真心希望蝎夫人能够活过来的。那怕,只有三天。可是,天不遂人愿。
“蝎长老——”
武道用对着那空空的洞府,泪如雨下,然后重重地叩头,落地有声。那一刻,苏墨都有些动容。
修士一生,又如何?
蝎夫人贵为尊者九重境,即使放眼整个一藏世界也是一等高手。可是,她在以百万计的岁月里,到底得到了什么?
她,可能还不如一个凡人快乐。
仙,又怎样?凡,又怎样?她的一世,到底值不值得?苏墨心中没有答案。可,这就是修行,真正的修行,从生到死的修行。
“蝎长老——”
武道用悲泣不已,叩头流血。苏墨、王羽都没有阻拦他。毕竟,这一刻乃是一种真挚的情谊。
大殿之内,除了哭声,空空荡荡。
可是,突然——
“小武子,你哭什么?咯咯咯——”那原本空空的洞室内,传来了银铃一般清晰悦耳的笑声。
所有人,都是一惊。因为,他们只闻其声,未见其人。苏墨、王羽的魔瞳、鬼瞳都开启了。
可是,他们还是什么都没有看见
“香气!”沈冥第一个叫道。
淡淡的清香,骤然在那洞室内散出。那是莲花的清香。
再看,洞室之内,渐渐幻化出九道光芒。那种光芒,极为柔和圣洁。那种光,苏墨在离水的身上见过。
那是莲花之光。
呼——
洞室内,有风生起。那九道光芒渐渐汇聚,慢慢幻化出一个女子玲珑婀娜的轮廓。
“蝎夫人!”沈冥大叫。
“蝎长老?”武道用也停止了哭声,愣愣地看着那一切。
洞室内,灵风四起,异香飘散。
仙蝎宫地下宫殿,原本有些冷清空荡,如今却是温暖充盈。苏墨、王羽也振奋起来。因为,他们看到了希望。
他们知道,蝎夫人可能成功了。
嗤嗤——呼——
那些灵气幻化出的女身,时而散出火花般的光芒。那个女人的模样,渐渐清晰起来。洁白如莲,美妙似玉。
那一刻,没有人生出亵渎之心,唯有美感。
随即,她的脚下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莲花。莲花之中,又散出一道金光的,落在那女子身上,化成一件鹅黄色的长裙。
螓首蛾眉,美目流盼;身材修长,风姿无尽。洞室内,一个绝世的美人立在白莲之上。雍容华贵,美艳无双。
可惜,无论是苏墨、王羽、沈冥,还是武道用,他们都没有见过蝎夫人当年的模样。
“蝎夫人?”沈冥瞪大了眼睛。
“蝎长老——”武道用忘记了起身,还在跪着。
“咯咯!”蝎夫人美目一转,笑道,“怎么?我不该是蝎夫人吗?当年,我可也算是一个美人。”
说着,蝎夫人单手一划。
一道水镜,直接出现在虚空。水镜之内,自然倒映出蝎夫人无尽的美貌。
“哦?呵呵!”蝎夫人开心地笑,“样子还不错,果然还是当年的我!”
“恭喜蝎夫人!”苏墨第一个平静下来,冲蝎夫人拱手致敬。
“恭喜蝎夫人!”王羽也含笑抱拳。
“蝎夫人,你真是绝世美人!”沈冥大声赞道。
“呵呵呵!”蝎夫人笑着,“小姑娘,多谢了。”然后蝎夫人再一挥手,一道轻柔的力量直接把武道用搀扶而起。
“小武子,你有心了!”
“长老您挺过来就好!”武道用道。
“唉!”蝎夫人慨然道,“没错!我挺过来。百万年的夙愿,终于就要完全达成了。”
说罢,蝎夫人转头看向苏墨、王羽、沈冥。
“三位,你们不是什么蓝山星青木宗的弟子吧?”
“夫人看出来了?”苏墨道。
“呵呵!”蝎夫人笑着摇了摇头,“你们的法术,很特别。虽然,如今我乃是莲士一重巅峰境,但是还不能完全看出你们的真身。只此一点,我想你们便不是一般的人物。何况,之前你们若真是普通的青木宗轮回境,绝对不能那么从容地帮我炼九死回春丹。”
“如今,不仅丹成,而且还助我回春。这份恩情,我蝎夫人一定报答。虽然那暗灵蝎王,未必真的是你们所求,但是我也一定帮你们得到。那是绝对的宝贝!同时,只要你们的所求,不影响我的复仇,我都愿全力相助!虽然,我只有三日的寿元。”
“先谢过蝎夫人!”苏墨笑道,“我们来此,没什么大事。倒是蝎夫人,下一步准备如何?”
“复仇!”蝎夫人的话,简洁而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