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修士

t9620超棒的言情小說 山野修士笔趣-第三八四章 怒而出關分享-lnjka

山野修士
小說推薦山野修士
正如现代战争常说的一句话,战争有时打的是后勤,也打的是资源。面临几线作战的人类,确实感应到妖兽带来的压迫感,开始为生存而努力奋战。
依然待在闭关密室不出的胡玄宗,无疑也非常关切外界的战事情况。葫芦观的弟子,除闭关修行的外,也开始接受官方的邀请,加入到这场与妖兽的大战之中。
那怕胡玄宗的一子二女,也全部被派往前线参与作战。拥有出窍境修士的胡守道,也开始在修士中显露锋芒。很多修士都觉得,这或许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当胡玄宗得知,有不少洞天界跟主世界的宗门,选择封山闭宗拒绝官方的邀请时。随即炼制几枚剑符,将其扔给林云轩道:“以我之名,令其出战!”
“师傅,若是他们依然不出,又该如何?”
“享福荫,也需付出代价。如果只知享受,而不知付出,此种宗门,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如有强者阻拦,可用为师赐予令剑,给其震慑,为师倒想看看,他们骨头有多硬。”
戀上英國王子 ling886603
男神寵妻日常
“是,师尊!”
“记得与官方加强密切合作,对这种坐享其成,不愿参战的宗门,传令两界。为师也想看看,这些宗门还有何面目存活于世。”
“弟子谨遵师命!”
女皇的絕色後宮
觸墓驚婚,棺人榻上來
伴随胡玄宗开始插手,命弟子林云轩游走各方,逼迫那些封山闭宗的宗门,派遣弟子甚至强者出战。修士界的不少宗门,对这种行为也极其的愤怒。
可对绝大多数的修士还有世俗中人而言,却觉得胡玄宗行为可以理解。这些宗门都在东方,享受着东方庇护跟福利,却不愿为保境安民而出一份力。
这种行为,在很多世俗中人跟修士看来,也是极其可耻的行为。现在胡玄宗,以修行第一人的威势,压迫这些宗门出战,确实令他们觉得非常解气。
同样出关的秦思远,得知这个消息后,也很解气的道:“还是胡先生识大局啊!”
值此生存之战,那些修行宗门,自以为埋头修行,就能坐享前线守军与妖兽撕杀的福利,无疑是件极其可耻且令人痛恨的行为。若非顾全大局,官方都打算强行征调。
新月格格之寧雅 冷凍酸奶
现在胡玄宗命弟子,持令剑逼迫,看似很霸道,却也无人敢说什么。至于说胡玄宗为何不出,很多人都知道,还不到胡玄宗出手的时候。
至少前线与妖兽对弈的战役中,不时都能看到葫芦观弟子的身影。除此之外,葫芦观炼制的法器还有丹药,也令无数修士得与突破,甚至在妖兽袭击下得与存活。
两相对比之下,谁更值得信任,每个人心中都有数!
与葫芦观交好的剑宗、百草宗等宗门,此番也派遣强者助力官方。可以说,这场与妖兽的对弈之战,不光是官方的责任,也是修行界的责任。
有一些宗门,自感有合体境强者坐镇,无视林云轩的警告。结果令所有人震惊的是,区区一枚剑符,便直接攻破对方的护宗阵法,并重创该宗门的强者。
看到令剑有如此威力,林云轩惊骇之余,也很直接的道:“现在,我以师尊之名再问,尔等愿意派遣弟子门徒,前往前线作战否?如若拒绝,尔等也无存在之必要。”
如此坚决且冷酷的话,终于令这些宗门,不敢再拒绝征召。无奈之下,只能抽调宗内的精英,开始参与官方的调派,奔赴前线与妖兽展开撕杀。
随着各大宗门,意识到胡玄宗还是一如既往霸道之时,终于不敢再隐藏什么实力,纷纷派遣门人弟子赶赴前线与妖兽作战。而其中,自然少不了一些高手。
而境外关注东方之战的政府,得知东方与妖兽对弈数月,竟然令妖兽大军无法越雷池一步,也觉得极其震撼。在他们看来,东方承受的攻击力,比他们之前的更强。
神奇戰龍大陸 於嘵熙
偏偏东方,却守住了边境,令妖兽大军损失惨重,无法进入世俗之城大开杀戒。庇佑了无数世俗中人的同时,也给人类保留了诸多希望。
閑妻不好惹 畫媚兒
就在所有人觉得,东方或许能打赢这场战争时。谁也没想到的是,原本应该安全的世俗之城,却开始爆发一场场人为的灾难,几座世俗小城,一夜之间被血洗。
正在闭关的胡玄宗,得知这个消息,终于不再闭关。实际上,修为已经进阶至洞虚境巅峰的他,这段时间都在炼制法器跟丹药,以这种方式支援前线作战。
首席看招:霸寵古董妻 木孟
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所有人将注意力,转移到前线与妖兽的交战之中时,邪魔歪道似乎看到了希望,又开始了祸乱天下,试图把所有人都卷入这场灭世之战。
就在官方为这几个消息震惊时,正在调查的官方人员,看到空寂一片的世俗聚集地,也觉得无比震惊。可惜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事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当他们看到,突然从空中出现的胡玄宗时,调查人员吓一跳时,很快戒备道:“前辈是?”
“好大胆!真以为,藏起来便可无事吗?滚出来!”
没理会调查人员的询问,胡玄宗一掌之下,世俗之城旁边的一座大山,瞬间发生了大爆炸。随着爆炸声响起,一股冲天血气,瞬间吸引了所有调查人员的注意。
几名浑身充满血腥之气的魔修,满脸震惊的道:“不好!是胡玄宗!快逃!”
“本座面前,还敢言逃!可笑至极!今日,本座要炼化你们的灵魂,让你们为这座小城的百姓赎罪。炼血大阵,看来你们魔宗,又忘记昔日给你们的教训了。”
伴随几名魔宗强者发出的惊叹声,负责调查的官方人员,立刻意识到眼前这人是谁。得知是胡玄宗亲临,这些官方人员二话不说,极其恭敬的拱手行礼。
致敬道:“见过胡先生!”
人的名,树的影!
那怕这些年,胡玄宗鲜少出手。可有关他的事情,依然在修行及世俗界流传。嫉恶如仇,也是官方中人给予胡玄宗的评价。这位强者,很在意世俗中人的生死。
现在他出现在这里,足以说明那些制造血腥惨案的魔宗修士,接下来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甚至激怒了胡玄宗的后果,势必会令魔宗陷入再次被围剿甚至灭亡的境地!

64xps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山野修士-第三七四章 沖天的山脈展示-ynfs6

山野修士
小說推薦山野修士
随着紫葫芦开始汲取界壁能量,同样在汲取界壁能量的主世界,似乎也在跟紫葫芦抢食。玄光环绕之下的胡玄宗,感受着身边的能量风暴,根本不敢有其它动作。
即便此刻的他已然拥有洞虚境的实力,可胡玄宗心里非常清楚,一旦卷入能量风暴中,只怕他会瞬间被撕成碎片。待在玄光保护中,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透过精神力,胡玄宗能感受到界壁能量开始扩大紫葫芦空间。有些能量下沉,扩大了空间陆地的面积。有些能量上浮,令空间的天际变得更加凝实。
通过这种如同开天辟地般的空间扩张,胡玄宗的心境修为也在快速增长之中。若非他死死坚持住本心,只怕心神也会彻底迷失其中,届时后果可想而知。
“从空间的变化看,想必未来的紫葫芦空间,势必会自成一界啊!”
感慨之余,胡玄宗还是很期待这种变化。有了这个空间,将来危急之时,或许这里也能成为一处庇护所。前提是,做为紫葫芦的掌控者,他也能幸存下来才行。
而此刻待在无望之海附近的洞虚境强者们,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死死盯着越来越凶猛的能量风暴。在这股强大的风暴之下,整个洞天界如同迎来末日一般。
山河变色,山川崩裂且不说,无数雷霆击打之下,原本明媚的天空,似乎都被撕出无数的裂缝。这些洞虚境强者都清楚,那裂开的缝隙,便是极度危险的空间乱流。
一旦被卷入其中,他们势必不会有幸存的可能!
并肩而立的两位剑宗太上长老,彼此互视一眼道:“真的难以想象,洞天界竟然真的毁了。若非提前搬迁,只怕此刻还隐藏在洞天界的生灵,将再无幸存的可能。”
“是啊!只是不知,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啊!”
如果仅是山河崩塌,拥有滞空能力的洞虚境强者们自然不惧。问题是,眼下空间也开始崩塌,这些洞虚境强者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卷进空间乱流之中。
若是卷入空间乱流之内,洞虚境修为也是不够看的啊!
就在所有洞虚境强者,开始两两一组相互依靠,抵挡洞天界崩塌形成的后果时。以往平静的无望之海,无量海水开始翻卷。卷起的海水,甚至达到直冲云霄的高度。
看到这一幕,其中一位强者果断吼道:“小心,大浪来袭!”
撑起防护罩的众位洞虚境强者,一边打出法术削弱大浪的强度,一边还要小心翼翼避开崩塌的空间。如此狼狈一幕,让他们弟子看见,也会大吃一惊吧!
反观待在界壁之处的胡玄宗,却突然感受到主世界的无穷能量涌入。当这些能量进入无望之海的空间时,无望之海的海水倒卷,一座山脉却从海底冲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胡玄宗自然也是大吃一惊。随着无望之海的海水倒灌进洞天界,那些崩塌的山川地脉,却被冲进的海底山脉给吸收。
如此诡异一幕,令身为旁观者的胡玄宗很是惊讶道:“无望之海下,究竟隐藏着何物,怎么有吞噬山脉地脉之力呢?这无望之海,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啊!”
同样目睹这一幕的洞虚境强者们,突然有人惊恐道:“原来传说是真的?”
“什么传说?”
“你是否记得,当初天机宗流传一则传说。那则传说讲的是,无望之海下其实封印了一座海岛。甚至传言,这座海岛就是被当初那个大能给炼化的!”
“这,这不太可能吧?”
“那眼前这一切,作何解释?”
关于这些传说跟隐密,那怕两世为人的胡玄宗,依然也是不知晓的。就在他注视着,海底拱起的山脉越来越高时,洞天界崩塌形成的碎片,却被山脉不断吸收炼化。
随着升起的山脉越来越高,越来越广阔,主世界涌入的狂暴能量,似乎也在慢慢锐减之中。原本一直汲取界壁能量的紫葫芦,终于放弃汲取界壁。
等到海底拨起的山脉开始升空,两界冲撞之地的上空,突然闪现无数的雷霆。这些突如其来的雷霆,无一例外开始轰击着山脉,打的山崩地裂。
此情此景,令胡玄宗瞬间有所明悟道:“难不成,这是一座器胚?出世,便要接受雷霆洗礼?以一界核心为器胚,那炼制出来的法宝何其惊人?”
随着能量风暴减弱,正准备松口气的洞虚境强者们,却看到无数涌来的巨大雷霆。那怕他们都经历过一次天劫,可面对如此狂暴的雷霆之力,他们也只能避其锋芒。
令所有人包括胡玄宗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被玄光包裹的胡玄宗,却直冲云霄冲进无数雷霆之中。这种看上去明显找死的行为,根本不受胡玄宗的控制。
那怕有玄光护体,胡玄宗依然能感受到,那狂暴炽烈的雷霆之力,依然令其皮开肉绽。鉴于这种情况,胡玄宗一边咬牙硬扛的同时,一边不断修复受损的身躯。
“姥姥,这天劫之力,还真够劲暴的啊!只不过,葫兄,这究竟是为何啊?”
在胡玄宗看来,紫葫芦应该没有害他之心。让其接受雷霆洗礼,想来有其用意才对。最重要的是,在他接受雷霆洗礼的同时,升空的山脉受到的雷霆之力却在减少。
看着空中雷霆似乎开始变得扭曲跟越发狂暴,胡玄宗也知道这种挑衅,也是天道所不容的。结果很显然,落下的雷霆越发汹涌,却依然无法把胡玄宗怎么着。
无暇顾及外界是何情况的同时,已经碎片化的洞天界,无数碎片开始自发涌向海底山脉。打到山脉之上的雷霆之力,如同一条条电龙在山脉之中窜动。
等到雷霆之力渐消之时,破碎的洞天界也彻底消失无踪。放开心神的胡玄宗,很快意识到此刻他所处的位置,应该在东南府的海面之上。
先前的狂暴雷霆,已然令此海面成为一处禁地般的存在。在下方的海域上,也漂浮着无数的海妖尸体。至于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胡玄宗也觉得极其意外。
难不成,洞天界一直隐藏在东南府附近的平行空间内,那为何之前没人感应到呢?

2skun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山野修士-第三七三章 天塌地陷鑒賞-sv2w1

山野修士
小說推薦山野修士
身处洞天界的胡玄宗,对主世界的情况自然知晓不多。好在洞天界看似面积广阔,可实际人口应该在几千万之数。以主世界的面积,将其安置下来应该不难。
随着主世界转迁那些居住在山林之地的百姓,开始筑大城以安置百姓。城外空余的土地也不少,这些腾出来的土地,用于安置从洞天界出来的普通人也是足够。
短时间内,想要两界普通百姓相互融合,只怕还是有些困难。好在搬迁出界的世俗中人,大多都有宗门庇护,安全问题还是有一定保障的,而官方只需给予监督即可。
那怕各大宗门强者皆出,可面对官府制定的规矩,这些宗门强者也都给予理解。谁都清楚,如果跟官府作对的话,与宗门还有他们庇护的百姓,都会有所不利。
最为重要的是,很多人都清楚一件事,那便是胡玄宗始终站在官府这一边。此刻胡玄宗虽然不在主世界,可他在洞天界打下的赫赫威名,足以震慑这些强者。
况且,官府真正约束的,还是普通的修士跟世俗中人。对于他们这些强者,官府约束能力也极其有限。只是告诫他们,不可做屠戮无辜平民的事。
这种规矩,对大多数自持正派的强者而言,自然也不敢轻犯。毕竟,这是魔道修士,才有可能做出的事。真正的正派强者,是不会欺凌这些没修为的普通人。
有关东方正在发生的巨变,其余各国自然也有所关注。问题是,各国都知晓,如今的东方修士实力,已然超越他们数倍。这时挑衅,只会自找麻烦。
就拿躲藏的魔道修士而言,与剑宗交锋数次后,当主宗出来数名强者后,这些强者直接驾剑越海。找到这些魔门的窝点,直接实施强行打击。
其结果,自然是魔门损失惨重。说到底,魔门也是灵气复苏才死灰复燃,面对拥有洞天界主宗做底蕴的剑宗,他们自然无力对抗,只能继续低调行事。
驾剑巡视洞天界的胡玄宗,看着正在搬迁转移的世俗中人,也很感慨的道:“对这些世俗中人而言,去主世界生活,也不知是福是祸啊!”
相比修士漫长的生命,世俗中人能活过百岁,已经值得庆幸。这也意味着,世俗中人已经轮回数次。而此番离开,意味着洞天界或许就不复存在了。
被修士强行扼令搬迁的世俗中人,自然有很多的不甘心,但又无力反抗。唯一能做的,或许就是顺从。下达强行搬迁命令,也是出于胡玄宗的手笔。
他很清楚,一旦洞天界开始崩塌,只怕洞天界也会出现天塌地陷的境况。连普通修士尚且难以幸存,何况这些普通人呢?留下,他们必死无疑!
当他们来到主世界,护送的修士才会告知道:“诸位,先前强行扼令尔等搬迁,也是为保命诸位性命不得已而为之。洞天界即将天塌地陷,你们留下必死无疑!”
这番解释过后,这些世俗中人也终于理解修士的做法。何况,来到主世界之后,他们发现跟洞天界也没什么不同。主世界对他们而言,何尝不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呢?
世俗中人可以搬迁,山川河流却无法搬迁。这种情况下,巡视洞天界的胡玄宗,也开始搜刮那些飞禽走兽,将其扔进紫葫芦空间,给它们一个更好的未来。
事实上,拥有紫葫芦的胡玄宗,已然拥有一个小世界。甚至胡玄宗相信,未来紫葫芦空间的面积,也许会比洞天界更大,安置更多的生灵。
至于人类的话,胡玄宗暂时也没想将其安置进去。涉及紫葫芦的秘密,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而这些飞禽走兽的增加,也给紫葫芦空间增加更多的活力与灵性。
跟胡玄宗一样巡视洞天界的,还有其它的洞虚境强者。合体境强者,可以借传送阵离开,可他们并不行。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昔日超级强者,却成了此刻的笼中之鸟。
好在胡玄宗告知,只要他们谨慎行事,洞天界崩塌之时,他们或许也能求的一线生机。而他们要做的,就是趁洞天界崩坍之前,安置好各自的宗门还有子孙后代。
随着洞天界人类的消失,还有飞禽走兽也被胡玄宗陆续收走。整个洞天界看起来,瞬间变得死气沉沉。这种孤寂,也令留下的洞虚境强者感慨万千。
直到一行人抵达无望之海,看着最后抵达的胡玄宗,这些强者也拱手道:“见过道友!”
“玄宗见过诸位道友!诸位道友辛苦,尔等此番辛苦,相信天道自会有所感知。接下来,我会进入无望之海,开始破开界壁,引主世界之力进入。
届时诸位,也务必小心谨慎。因为我也不知道,届时会引发什么效果。唯一能知道的,或许就是洞天界会引来天塌地陷的变故。可此等变故,我等应有能力应付!”
“善!有劳道友了!”
接受众人施礼的胡玄宗,也没过多停留,各道珍重之后,直接遁入无望之海中。当他再次来到界壁前,果然看到先前消融的界壁,似乎比之前更大了一些。
想到这里,摸着界壁的胡玄宗,也很感叹的道:“即便今日我不收,只怕它也坚持不了多久。失去界壁防护,此界也将彻底不复存在了!”
念头一转,看似有形又无形的界壁能量,如同一股激流被紫葫芦快速的吸收。原本平静的无望之海,瞬间卷起无穷大浪,令等候的洞虚境强者也脸色大变。
问题是,眼前种种他们都无力阻止。即便是他们,此刻想到最多的,便是希望能活下来。如果能活下来,今日目睹的这些,也将促进他们心境得与凝炼。
到达主世界,或许就是他们进阶突破之时,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祸福相依吧!

3c70r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山野修士笔趣-第三七一章 心結已消熱推-laly0

山野修士
小說推薦山野修士
以合体境巅峰修为,剑斩洞虚境初阶颠峰的火老,拥有越阶作战的胡玄宗,用这种方式在诸位洞虚境强者面前展露实力,瞬间令其不敢有所异动。
至于被从地坑中营救出来的幻宗太上长老陈昆,看到如此结局也知幻宗,至此将彻底划上句号。或许正如别人所说,善恶到头终有报,今日便是幻宗破宗之时。
召剑入鞘,无视几名隐藏高空的洞虚境强者,胡玄宗极其淡定的道:“陈昆,昔日你污我祖师之名,可知会有今日之下场?”
“胜者王侯败者寇!你又何需多言!”
“是吗?直到现在,你还不肯认罪伏法吗?又或者说,你临死之前,也要将一宗门人拉上吗?要知道,他们都是你的徒子徒孙,你真的不在意吗?”
突如其来的一番话,令沉浸在悲伤情绪中的幻宗门徒,很快便有了行动。一些心性凉薄的弟子,更是直接冲出来道:“前辈,我等愿意退出幻宗!”
当有一人这样做,剩下一些门徒便纷纷照做。还在犹豫的陈昆,突然咳血惨笑道:“哈哈,好啊!好啊!真没想到,我陈昆竟然也会有今天!”
“众叛亲离的滋味,确实有点不好受!只不过,胡某也很讨厌这种背信弃义之人。身为修士,拜入宗门,便应以护宗为己任。危难之时,却弃宗门而不顾,死有余辜!”
充斥着杀气的话落下,无数剑宗呼啸而下。没给那些叛宗弟子任何解释的机会,无数剑气席卷之下,瞬间留下一地死尸。如此玩弄人心手段,也令其它人胆寒。
最令众人无语的,还是胡玄宗极其淡定的道:“胡某替你清理门户,不用谢!”
那怕陈昆内心憋屈到不行,却知此刻的他,已然是板上一块肉。弱肉强食,技不如人的情况下,那怕有天大的不甘,除非他真的想死,否则只能忍着。
压制差点夺口而出的淤血,陈昆最终坦然一笑道:“多谢!昔日陈某为一己贪婪之心,动了杀念,污你祖师清誉,死有余辜。还请前辈,饶我剩下之门徒!”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为避免尔等将来寻仇,分神境强者一概自废修为。其余修士,本尊可饶其一命。记住,这不是讨价还价,这是本尊的法旨!”
“多谢前辈!”
即便有分神境强者不甘心,面对强势的胡玄宗,他们依然别无所选。废掉修为,他们还有一线生机。如若不做选择,那就真的必死无疑。
在陈昆自断心脉而亡之后,其余的分神境强者,也逐一自废修为。如此惨烈一幕,令参与围捕二代祖师的其余宗门,也开始变得惶恐不安起来。
就在幸存的幻宗修士,为将来忐忑不安之时,胡玄宗突然道:“别怪胡某心狠!尔等应该清楚,换做其它人的话,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即刻起,收拾你们的私人物品,全部启程离开。之后,我会邀请剑宗长老,护送尔等前往传送阵。往后到了主世界,尔等也当记住今日之事,莫再自误!滚!”
伴随一声怒吼,其余的洞虚境强者,却若有所思的道:“此子行事,还真光明磊落,不简单啊!”
“然!”
对于胡玄宗请剑宗长老护送,两名合体境的剑宗长老,也没多说什么。他们都清楚,如果任由这些仅有出窍境修士护送的队伍离开,只怕这些人都无法活着离开洞天界。
有了他们的庇护,别人也不敢轻易出手。虽然宗门遗藏带不走,可他们私人拥有的东西,终究还是能保存下来。到了主世界,依然可以继续生存下去。
说起来,他们能活下来,也是胡玄宗给了他们一线生机!
要说让幻宗剩余的修士感恩,只怕没什么可能。可寻仇的话,只怕也会被人视为忘恩负义。归根结底,是陈昆不义在先,胡玄宗寻仇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毕竟,陈昆临死之前,已然承认污蔑二代祖师为魔头的事。是非曲直,已然有公论!
随着幻宗剩余弟子及其家眷,开始踏上离开洞天界的旅程。在其余强者的注视之下,胡玄宗也丝毫不客气,进入幻宗将其宗门遗藏一并收缴纳为己用。
即便有强者眼红,也不敢轻举妄动。待胡玄宗从幻宗出来后,龙影剑再次出鞘。无数剑气爆裂之下,原本富丽堂皇的幻宗,瞬间变成了一片废墟。
此事作罢,胡玄宗朝左侧云端拱手道:“主世界葫芦观当代观主胡玄宗,见过剑宗两位太上长老。待胡某料理完复仇之事,自会前往剑宗拜山。
胡某此番入洞天,也是为洞天之事而来。其它前辈若无事,也可前往剑宗一聚,之后胡某有大事相告。此事关乎洞天生死存亡,还请诸位前辈谨慎待之!”
“然!”
“善!”
躲在一旁观战的洞虚境强者,都纷纷给予回应。而火行宗等宗门,也意识到他们宗门有了生死之危。正准备逃跑时,却无一例外被胡玄宗给斩杀。
唯有几名聪明的分神境修士,很干脆选择了自废修为,得与保存性命。只是望着驾剑离开的胡玄宗,他们都清楚,自己的宗门下场不会太妙。
果不其然,随着火行宗等宗门被斩成废墟的消息传开,胡玄宗之名再次盛传洞天界。与之交好的百草宗太上长老等人,听闻此事也是高兴的不行。
最令他们意外的,还是在替祖师复仇完后,胡玄宗亲临百草宗,送上拜贴登门拜访。这样的做法,无疑令百草宗上下都倍感荣幸,却也令其它宗门好奇。
毕竟,百草宗在洞天界,顶多算是二流的宗门。若非其宗门太上长老,拥有合体境的修为,加之这个宗门擅长炼制跟种植百草之术,对各大宗门有益,早就被人灭门了。
唯有胡玄宗清楚,今日再登百草宗,也是偿还前世欠下的因果。与百草宗高层密晤之后,胡玄宗随即大笑而去。心结已消,胡玄宗心神修为再次得与突破。
望着大笑而去的胡玄宗,百草宗强者虽然不知为何,却也知晓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然不多。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便是举宗搬迁至主世界。那怕心有不舍,却也不得不离开了啊!

ypik0玄幻小說 山野修士 步槍打蚊子-第三六六章 替祖師討公道相伴-yq0u6

山野修士
小說推薦山野修士
待在墓穴之中修行突破的胡玄宗,也有关注悬崖之上那些修行之人的一举一动。虽然他有能力,阻止墓室被人发现。可他觉得,洞天界欠二代祖师一个交待。
两世为人,胡玄宗很清楚那些自谓正派宗门的作派。在那些宗门看来,不屈服不顺从他们的修士,无一例外就是邪修或者魔修,是必须坚决镇压甚至抹杀掉的。
这种霸道跟强权,也是缘于他们实力强悍,也热衷于抱团取暖。而当年二代祖师入洞天,想必也是为紫葫芦而来。可惜的是,他的修行速度曝露无疑。
别人花费上百年方能有所突破,反观借助紫葫芦修行的二代祖师,却比别人快上数倍。不把二代祖师修行迅速的原因搞清楚,那些所谓的正派强者又如何坐的住呢?
说到底,在主世界还有法律可言。在洞天界,谁拳头大,谁的话便是真理!
取出放置在墓中的玉简,将二代祖师情况了解更清楚的胡玄宗,也很恭敬叩首道:“请明宗祖师安心,弟子玄宗必为祖师讨回公道。他们欠你的,也该偿还了。”
从决定进入洞天界那刻起,胡玄宗便做好以洞天界各宗为敌的打算。听上去或许有些疯狂,可这何尝不是一次历练呢?想问道求得长生,有些磨难不得不经历。
没有镇压一界的能力,又何谈踏碎虚空得道成仙呢?
三嗑九叩之后,取出一个檀木盒的胡玄宗,将二代祖师的尸骨,很恭敬的收敛起来。打从重生那天起,胡玄宗便有想过,要将这位祖师带回道观入土为安。
历代祖师墓地,少了二代祖师的墓,终究显得有点不妥。随着骸骨入盒,胡玄宗将其放入储物戒中,将整个墓穴清理干净。做完这些,也算了却一桩心愿。
收起之前布下的阵法,修为已然突破至合体境中阶颠峰的胡玄宗,实力跟信心无疑更强。以他现在拥有的实力,即便对上洞虚境初阶的修士,想来也有斩杀对方的能力。
反观如今的洞天界,洞虚境强者也仅有数人。而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洞虚境初阶的修为,仅有少数几名老怪物,堪堪有所突破。再想突破,也会被洞天界所不容。
正当几名分神境强者,想着如何进入二代祖师墓中时,始终用精神力观察墓门的一名强者,突然道:“不好!墓中似乎有人!这怎么可能?”
“什么?难道有人,抢在我们之前进入墓穴之中?”
“诸位道友,封禁此地。不管对方是何人,一定不能让其逃脱。”
“善!”
嘴上说的严肃,可实际还是不想让别人捞走好处。即便二代祖师,被各大宗门意味一代魔尊。问题是,这些分神境的强者都知道,这位魔尊修为强悍。
而其修行的心法,那些宗门的至强者至今都念念不忘。若能得到这门修行之法,他们或许都有机会进阶,成为洞天界真正的强者,掌控更多人的生死。
同样看到这一幕的胡玄宗,并未过多理会这些人的小算盘,在他看来,这些人竟然敢围堵于他,那自然要做好魂死道消的准备。他,又岂是好惹的呢?
来到墓门前,胡玄宗并未立刻离开,而是打出数道法诀跟封禁之术,将这个墓穴彻底封禁起来。除非有人阵法实力超过于他,否则这样一座空墓依然打不开。
踏雾而上,很轻易避开那些灰烟的胡玄宗,很快便出现在悬崖之上。望着毅立空中,凝视包围自己的几名分神境强者,胡玄宗表情也显得很淡定。
这种淡定,令准备进攻的分神境强者,多少有些心虚道:“敢问道友,乃何派弟子?”
“怎么?你们不是已经封禁此地,打算强抢于我吗?既如此,又何需废话呢?”
“小子,猖狂!识趣的,交出你的空间戒,否则要你好看!”
“是吗?那我还真想看看,你如何让我好看?”
依然保持淡定的胡玄宗,一脸玩味的看着几名分神境强者。对他而言,要想斩杀这几名分神修士,自然也是很轻松的事。只不过,他也想看看,对方有何嘴脸!
威逼不成,几名修士对视之下,随即对胡玄宗发出攻击。当他们开始攻击后,胡玄宗表情瞬间变得冷酷道:“区区几个分神修士,也敢打本尊的主意,该诛!”
话音落下,温养于丹田之内的龙影剑,随即遁光而现。当几名分神强者,听到胡玄宗说出的话,瞬间意识到大事不妙,再想逃却发现无路可逃。
剑影闪现,距离最近的一名分神修士,只来的及发出一声惨叫,很快发现位于丹田的元婴被破。身殒之时,元婴准备遁逃,却被胡玄宗直接握掌灭杀。
如此凶悍的模样,令其中一名分神修士,瞬间惊恐的道:“不好!他是魔尊!逃!”
就在他们准备遁走之时,胡玄宗却打出数道玉符,沉声道:“封禁!”
几名分神修士,瞬间感受到浑身变得无法动弹。任凭他们催动法力,都无法逃脱胡玄宗设下的封禁大阵。如此手段,令几人瞬间如坠冰窟。
“魔尊!尔等嘴脸,还真是令人敬钦!既然尔等视我为魔尊,那我当一回魔尊又如何?小小的洞天界,难不成还能阻拦本尊不成?”
这番话说出之后,几名分神修士再次脸色大变。看着其中一名分神境修士,胡玄宗将其牵引到面前,很平静的道:“你是幻宗的长老吧?”
“是,前辈,还请饶命,我等不知打扰前辈清修,罪该万死,还请饶我等一命!”
“饶你一命?昔日围攻我祖师的,应该有你幻宗的高手吧?看来本尊与贵宗,还真是有缘啊!放心,等本尊忙完一些闲事,自会登山拜访,替本尊祖师讨个公道。”
“前辈的祖师是?”
当其中一名分神修士,忐忑的问出这句话,而胡玄宗丝毫没掩饰的道:“本尊祖师,正是尔等嘴中所说的魔尊。为夺本尊祖师修行功法,尔等便指鹿为马,好一个正派!”
给出这个答案后,这些分神修士立刻明白,今日的他们,怕是真的凶多吉少。甚至于,整个洞天界也将因为胡玄宗的出现,再次变得血雨腥风起来吧!

m66dd寓意深刻小說 《山野修士》-第三六五章 強者的強權讀書-9t27n

山野修士
小說推薦山野修士
敢于入禁地探险寻宝的修士,自然知晓禁地之中,任何的不寻常,都有可能代表有新发现。从悬崖之下突然窜入高空的玄光,无疑令这些修士心中大动。
根本不用召唤,看到玄光升空的修士,无一例外都飞速冲着悬崖所在地飞来。好在玄光出现的时间很短,以至赶来的一些修士,暂时还不清楚玄光究竟在何处。
可一些距离悬崖较近的修士,却已然站在悬崖上,盯着悬崖下翻滚的灰烟跟迷雾若有所思。这种情况下,再傻的修士都知道,这应该就是玄光发出的地方。
布下杀阵的胡玄宗,并未理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感受着紫葫芦空间,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般的变化,已经炼化近半禁制的胡玄宗,也知紫葫芦品级正在提升。
望着空间之内,突然有云彩跟风雨等物的出现,胡玄宗也是倒吸一口凉气道:“天了,难道真被我说中了,紫葫芦空间之内,正能演化世界不成?”
那怕空间之前也能活物,可空间高度似乎有限。以往迷雾笼罩的区域跟高空,渐渐演化成云彩。之前栽种在空间的各种花草树木,似乎也在疯长之中。
在胡玄宗看来,这不是演化世界是什么呢?
内心感慨之余,他还是花费更多心思,炼化着不停闪烁的先天禁制。令胡玄宗意外的是,汲取了小葫芦的紫葫芦,确实令几道失去玄光的先天禁制开始在修复之中。
等到空间震动渐渐平息,望着高空出现的神秘空间,胡玄宗的精神力却无法渗透其中。唯一能感受到的,便是这个神秘空间,等级比紫葫芦空间更高。
仔细推敲了一番,胡玄宗最终道:“葫芦洞天,我现在能控制的,只是外洞天。而正在缓缓成形的神秘空间,或许就是所谓的内洞天。”
尽管不知自己分析是否正确,可紫葫芦透露的意识,很清晰告诉他,应该就是如此。只不过,内洞天缺失众多,还需胡玄宗继续寻找灵物进行弥补。
想到这里,胡玄宗也苦笑道:“弥补洞天的灵物,何处寻啊!我只能尽力!”
心中暗道的胡玄宗,开始汲取着紫葫芦反馈的精纯灵力。原本停在合体初阶巅峰的他,很顺利便进阶合体初阶,甚至精纯的灵力,还在不断滋养身心与经脉。
在胡玄宗沉浸于修行之中时,陆续云集悬崖之上的修士们,却显得有些左右为难。不是没人想下悬崖,看看崖下究竟有什么。问题是,根本无人敢下去。
望着混杂在迷雾中的灰烟,很多修士都清楚,一旦下悬沾附上灰烟,那后果可以想象。黑魔岩最令修士恐惧的,便是这种看似无害,却足以致命的灰烟。
当其中一名分神境修士,目视着悬下的情况,询问道:“诸位道友,你们觉得应该怎么办?继续等下去,只怕也很难找到下崖一探究竟的机会。”
“是啊!此崖之下,毒烟众多,稍不留神,便有可能被灰烟侵蚀心神。只可惜,此悬似乎不深,我等心神能探入其中,却也发现不了其中有何异常。”
释放精神力朝崖下刺探的强者,虽然想知道悬下究竟有什么,却同样不敢深入其中。最令他们忌惮的,还是此崖的石壁,似乎有隔绝精神力刺探的威能。
以这些分神境强者的经验来看,玄光之源应该来自于崖壁之上。问题是,想摸清崖壁之上究竟有什么与众不同,唯有亲下悬崖一探究竟才行。
可那些不时爆发的灰烟,却令他们望而怯步。那怕他们修为强悍,面对灰烟依然不敢慢怠。真要被灰烟沾附,也许一时半会死不了,却也会修行尽废。
就在这个时候,几名分神境修士神色一动,挥手之下,几名金丹境的散修,直接被他们擒拿过来。其中一名分神强者,很平静的道:“尔等下崖!”
此话一出,一名金丹修士瞬间表情一变,脸色惊恐的道:“前辈饶命!”
话音刚落,金丹修士已经被挥手间击落悬下,发出数声惨叫之后,再也听不到任何动静。剩余的金丹修士,很清楚不下崖,他们依然必死无疑。
而其中一名分神强者,却佯装和善的道:“尔等只许下崖,告知崖壁之上,究竟有何玄机。若尔等能活着回来,我等必然不会亏待尔等,明白吗?”
不下是死,下了未必会死。在这种情况下,被抓住的金丹修士,根本没的选择。如果他们聪明识趣,先前就不应该跑过来凑热闹。有些热闹,看了也会送命啊!
首批下崖的几名金丹修士,很显然是回不上来的。可对几名分神强者而言,他们根本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金丹修士不行,那就派出元婴修士下去。
在禁地之中,谁修为更强,谁便掌握话语权,便能掌控别人的生死。被抓的修士,也只能自认倒霉。这种情况下,不断有修士下崖,却大多有下无回。
好在过了没多久,其中一名元婴修士,终于成功落到墓门所在。望着墓穴入口雕刻的字体,这名元婴修士自然很心动,直接打算遁入其中。
刚刚挥掌试图打破墓门之时,却激发了墓门上的禁制。一道玄光闪现,这位元婴修士瞬间惨叫一声,连元婴都没能来的及逃脱,随即便坠入崖底。
恰恰就是这道玄光,被几名分神强者随即捕捉到。透露精神力,当他们发现墓门之上绽现的字体之时,其中一名分神强者,瞬间脸色大变道:“是他?”
“谁?”
“诸位道友是否记得,百余年前有一魔尊,肆虐我界,残害我辈修士跟世俗中人之事?”
“什么?你是说,此墓乃那魔头之所?”
“极有可能!难怪当初数派围剿,都没能将其抓住,原来此斯,竟坐化于此!”
如果胡玄宗能听到这些人说出的话,或许也会明白,二代观主虽然已经坐化。可他的赫赫威名,依然令洞天界各大宗门忌惮。由此可见,当年二代观主也是一代枭雄。
可惜的是,无门无派一散修的二代观主,很快便被各大宗门视为魔头。行污蔑之事且不说,还派遣高手进行围剿。而最终结果,便是以二代观主伤重坐化于此而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