峽谷少女飛雷神

959od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峽谷少女飛雷神 線上看–347- 你看我衝不衝你就完事了分享-r0xhp

峽谷少女飛雷神
小說推薦峽谷少女飛雷神
很快,在28分钟后,决赛bo5的第二局落下了帷幕。
第二场的获胜者则是TES,在这场结束后,他们成功的将比分追平到了一比一。
就和观众们说期待的那样,在进入了正常BP的比赛模式后,TES和DME依然保持着非常高质量的比拼。
只是打到了后面,因为阵容上的一些缺陷,DME尽管努力挣扎了很久,还是惜败给了TES——他们拿了一个阵地战较强的阵容,手有点短,开团手段也比较单一,反观TES是上单杰斯、中单佐伊、下路EZ的究极poke阵,到中后期的时候TES甚至都不需要和DME打正面团,只要不断的将对手poke至残血,再保持距离不要被开到,就能轻松的将小龙等地图资源收入囊中。
于是,在第二场比赛结束后,回到了休息室,看着表情郁闷的队员们,957也是立即把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这把BP做得不够好,我的锅,很抱歉。”
“没关系,也不全是你的问题。”陈梓岚立即安慰道。
和LCK那种等级森严、教练命令不容违逆的赛区不同,LPL的BP一般是教练和选手共同商议的结果,选手如果不点头,教练也是没法逼着选手用某个指定英雄的,因此若哪场比赛的BP没做好,也应该是所有人共同的责任,赖不到教练一个人头上。
很快,基于第二场的失败,957重新完善了自己的BP思路,并且在后续的比赛中,又为DME分别拿下了一胜一负——调整完了BP,靠着队员们的稳定发挥,DME成功拿下了第三场,但TES的教练白色月牙也不是吃素的,不仅在第四场的时候也对BP进行了一些微调,还拿出了他们的黑科技辅助拉克丝来搭配寒冰,使得DME被这“辅核”拉克丝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也让双方的比分又回到了二比二平。
“工具人寒冰+辅核拉克丝,TES这是拿绝招了啊!”
“厉害啊,这版本的AD成了工具人,迫切的需要其他位置来提供输出,才导致了野核的崛起,而TES却想出了新的解题思路,用拉克丝辅助来弥补团队的伤害空缺,也让karsa可以继续去玩他的节奏打野,简直是天才想法!”
“接下来就看决胜局的DME怎么应对了,这套路确实牛逼,有当年老虎队拿寒冰+女枪走下路内味了,我觉得DME估计会ban了。”
“决胜局了,好刺激啊!”
第四场结束后,国内外的各大直播间内全都陷入了火热的讨论中,对第五场的决胜局也充满期待。
而后台休息室内,DME众人也在紧张的探讨着下一局的BP。
对于决胜局的BP,自然是综合了整个MSC与TES相关的比赛才能得出来的,会根据每一场的比赛结果进行微调,但通常不会进行大的改动。
在TES这一手辅核拉克丝选出来以后,既然表现出了不错的效果,为了防止意外,自然要ban了。
但如此一来,又会有一些其他的英雄被迫放出去,可能会造成比放了拉克丝更严重的后果。
这就很麻烦了。
就如同当年的RNG五放加里奥一样,不是因为他们和LGD放铁男一样的头铁,而是因为放了加里奥,会给SKT拿到其他的不同位置的强势英雄,那么考虑到前四场李哥的加里奥胜率只有50%,没道理因为这50%胜率就专门去ban了。
而DME现在也是一样的情况,TES的辅核拉克丝在第四场表现出色,但也不是很离谱,专门给拉克丝一个ban位,有点“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感觉。
况且真要给拉克丝一个ban位,那用哪个英雄作为交换?要知道版本强势英雄里,很多都是TES在MSC上发挥出色的英雄,譬如369的猴子,karsa的巨魔,knight的辛德拉妖姬佐伊,jackeylove和预言家的EZ+猫组合等等,真要做交换,给TES拿了手热的版本英雄,后果似乎也很可怕。
“我觉得可以拿冲阵英雄搭配刺客去针对TES的后排,如果他们坚持要拿拉克丝的话。”休息室内,讨论了一会儿后,唐小糖提议道。
拿冲阵+切入也算rank里的辅助拉克丝最害怕遇到的东西了,在上中野里拿三个这样对后排威胁巨大的英雄,团战的时候诸如克烈、猴子、末日、潘森之类的英雄大招一开,把阵容的前后排分割开,侧翼再冲出来一到两个蓝凯、男刀或刀妹之类的刺客,除非发育爆炸,否则拉克丝这种后排就会连同身边的AD一起,被冲得生活不能自理。
“但是这版本,冲阵体系上不了台面吧,光对线就不好打,容错率很低……而且我们也没练过,还是算了,把拉克丝ban了吧。”957摇头道。
他其实也清楚,拉克丝这种辅助要应对起来并不难,但问题是,在MSC版本下的主流英雄,能克制拉克丝的并不多。
上路英雄里,基本都是奥恩、铁男、猴子,或者就是卢仙和杰斯。
打野英雄里,根据定位差别,要么男枪豹女千珏,要么瞎子奥拉夫巨魔。
中路就更别提了,辛德拉发条佐伊沙皇飞机妖姬,偶尔会有兰博。
想要在这些版本主流里凑出个能打冲阵的上中野,难度未免有点高。
或许这也是TES能选出拉克丝打辅核的原因之一吧,当前版本下没有强势的冲阵战士或切入刺客,拉克丝这种介于硬辅与软辅之前的辅核英雄自然也就随之崛起了。
即便有队伍想到了要拿冲阵体系,可是你的选手在最近一两个月里都没怎么练过这些逆版本英雄,关键时刻,你真的有勇气选出来吗?
……
“他们下一把肯定会ban拉克丝,他们不敢放的,我们BP做起来会轻松很多,感觉可以拿EZ了,或者是猴子或巨魔。”当DME全员正在认真讨论BP的时候,TES的休息室内气氛同样紧张,唯独教练白色月牙的神情看起来轻松了很多,“希望最好能拿到EZ。”
位于蓝色方的时候,DME的前三手ban位总是给到EZ,猴子和巨魔,显然是对TES在这个MSC上发挥出色的这三个英雄感到十分忌惮。
这确实给了TES一些麻烦,毕竟这三个英雄算是369、karsa和jackeylove的招牌之一了,在击败JDG的半决赛上也立下了汗马功劳。
若不是决赛第二场DME去了红色方,被迫把EZ的ban位给了维鲁斯,在没了小黄毛的情况,那把TES还真不一定能赢。
“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放EZ,毕竟第二把他们已经让杰克拿过一把MVP小黄毛了,不会再放第二遍。”karsa说道。
“那大概就是巨魔或猴子了,总之他们放什么我们拿什么。”白色月牙笑了笑。
在他看来拿不到EZ其实也无所谓,因为369的猴子手很热,karsa在拿到巨魔后的表现也极其优秀,还能康特一下奥恩,只要ban位上的三个英雄拿到任意一个,他们的决胜局胜率都将大幅度提升。
况且他对DME的教练957也算比较了解了,知道957不是那种头铁的人,遇到意外情况,肯定会选择最稳健的ban掉。
那么决胜局的BP,一切都将在他的掌控之中进行。
……
片刻后,在观众们兴奋而期待的目光中,MSC的决赛决胜局,终于开始了。
在被辅核拉克丝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几乎全世界的解说和观众都在等待着DME做出选择。
上一把输了,所以会ban掉拉克丝吗?
虽然上一把的MVP给到的是knight的佐伊,但拉克丝作用也不小,按照LPL的传统艺能,第五场如果坚持不ban拉克丝的话,一旦比赛输了,教练是必然要被粉丝冲烂的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
在第一轮的BP中,DME分别ban掉了猴子和巨魔——这没什么问题,看过MSC的都知道这两个英雄在369和karsa的手里多优秀。
所以是选择了放EZ,ban拉克丝?
这可太妙了吧?
白色月牙的心情亢奋了起来,他相信DME不会通过一抢EZ的方式以选代ban,因为light的EZ玩得不如他的厄斐琉斯或者功能性AD优秀,真要是让light选EZ,对DME来说反而是一种削弱。
那么这是喻文波的EZ有着落了的意思?
一选EZ二选猫,配合战斗学院皮肤,这把jackeylove有机会开启“仙人模式”啊!(指EZ的战斗学院皮肤在被动叠满后有白发特效)
然而,他这边高兴了没多久,DME第三手就把EZ给ban掉了,并且在一楼就锁下了烬,看得白色月牙一脸懵逼——DME这什么情况?把拉克丝放了也就算了,蓝色方一楼居然不抢厄斐琉斯之类的版本强势英雄,而是选了个工具人AD?
他们是觉得烬走下路在遇到辅核拉克丝的时候比较好对线吗?
而和他同样震惊的还有直播间解说与观众,毕竟在解说的引导下,观众们也觉得拉克丝应该是必须要ban,不ban赢不了的存在了。
结果DME反其道而行之,真的不ban,以至于不少人都在直播间内刷起了“完了”“GG”之类的弹幕,仿佛这一个ban位的决策失误,就已经给TES提前预定了MSC冠军一样。
在一片唱衰声中,DME和TES的前三手英雄决定下来。
DME选择了上单青钢影,下路烬+宝石。
而TES则中规中矩,选择了上单奥恩,中单佐伊,辅助拉克丝。
“这不ban拉克丝,DME选了个宝石?烬+宝石,这打得过谁啊?”
“我感觉TES随便拿个寒冰或厄斐琉斯,甚至女枪女警,搭配着拉克丝,DME下路都要被压着打,线权直接丢了……”
“上单青钢影?DME是打算走四一分带?在龙魂版本玩分带,他们认真的吗?”
“至少青钢影的真实伤害打奥恩还是挺疼的吧,说不定是考虑到这一点呢?”
“那是后期有装备支撑,前中期青钢影打奥恩一样是刮痧。”
“对哦,那369这奥恩,DME怎么打啊?烬这四发子弹,刮痧速度还不如寒冰啊!为什么不给灯神选厄斐琉斯!”
“唉,看看中野怎么选吧。”
直播间内,DME粉丝们心急如焚的讨论着,想方设法要在DME这个阵容之中,找到一些能赢的点。
但DME的语音内,作为当事人,五名队员的情绪都十分平稳,只有教练957的表情看起来透着些许紧张。
很快,第二轮BP结束后,两边阵容总算确定下来。
TES最后两手是jackeylove的厄斐琉斯和karsa的挖掘机,虽然不清楚为什么DME不ban厄斐琉斯ban寒冰,但DME不ban,TES就敢选。
于是,整个阵容也就因而成了奥恩和挖掘机在前面扛,佐伊、厄斐琉斯和拉克丝在后面打输出的三核体系,厄斐琉斯主C,佐伊和拉克丝副C,非常的清晰明了。
但另一边,DME的最后两手中野选择,却是让所有赛区的观众都惊了个呆。
打野人马,中单小鱼人。
路人局正常,赛场上却很罕见的中野选择。
也就这是最强中野红枣组合了,换成别的陌生队伍选出这种中野,观众们第一反应估计是自己在看外卡赛区。
不过和心神不宁的DME粉丝不同,作为对手,TES的教练白色月牙在看到这个阵容时,心中却是猛然一紧,耳边仿佛响起了一句话。
你看我冲不冲你就完事了。

2zotu引人入胜的小說 峽谷少女飛雷神笔趣–346- 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蹟!相伴-lhzqi

峽谷少女飛雷神
小說推薦峽谷少女飛雷神
吃到发条大招的瞬间,TES全员齐刷刷的在语音里发出了一声卧槽。
这是他们未曾设想过的情况。
明明身处险境,随时可能被秒,但利用一个自杀式的闪现大招,发条成功居然成功的一转攻势,把身处险境的人变成了TES众人。
而且更加恐怖的还在后头。
在他们被发条大招牵引进来的时候,对面维鲁斯也扔出了穿云箭与腐败锁链,紧随其后是男枪闪现Q+大招,奥恩叫来的羊,甚至还有锤石二段Q过来的一个厄运钟摆。
无数的AOE伤害与控制在这片区域爆炸开来,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无差别轰炸。
“发条,杀发条!”369在语音里大叫起来。
这波突如其来的反打把TES众人打得有点懵,但接下来无论是撤是打,发条肯定是要杀的,这一点是TES全员的共识——这发条都这样闪现骑脸了,不把她秒了,能忍吗?
更何况你不杀她,她就要杀你了!
可就在他们一边后退一边输出发条的时候,残血的发条也再度开始了她的操作秀。
先是开启秒表规避了knight的大招能量倾泻,随后点灯笼拉开距离,残血不死。
接着,再用EW帮助队友加速,在血条仅有一两百的情况下,她一个飘逸的扭身,又把jackeylove百发百中的一发穿云箭给躲了。
最后在追击战的过程中,369走不掉了,想要回头和发条硬换,却被发条靠着精湛的控球技术,死死卡在极限距离,不仅一下都没摸到对方,还被对方用完美的控球术拉扯玩弄致死。
于是乎,短短几秒钟后的时间,这场团战的输赢便已然被一锤定音,毫无悬念。
而TES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撤退,能逃几个是几个,至于土龙什么的,已经完全不在他们的考量范围之内。
……
“卧槽,发条这波太帅了!这就是小冬枣的魅力吗!!!”
“枣子姐,永远滴神!世界第一中单!!”
“这个闪现大招真的把我惊呆了,她不怕死的吗?她为什么那么敢操作啊!”
“上一波karsa把枣子姐踹回去,DME被团灭了,这波karsa又把枣子姐踹回去,团灭的是TES,果然强者不会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我有理由怀疑枣子姐这波是故意给karsa踹的!”
“其实这波也不能怪雷达哥,还是枣子姐操作太离谱,知识盲区了已经。”
“确实,除了rank里,职业赛场上有几个发条会把自己当人肉炸弹玩啊……最多单挑的时候秀一下R闪罢了,团战里,面对五个人的人肉炸弹,真的太罕见了!”
在这波奠定了DME优势的0换4团战结束后,看着唯一的幸存者knight,再看着丝血不死、极限逃生的小冬枣,LPL的直播间也好,外赛区的转播间也好,弹幕全部都沸腾了。
这是没有任何人能够预料到的展开,同时也十有八九会成为本届MSC上的最佳高光镜头,冲击力丝毫不亚于knight带着猫咪秀晕DWG全员的名场景,还犹有过之——本以为必死的发条在获得了生还的可能性后,她的选择竟然不是逃跑,而是反向闪现,向死而生……
光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策就足够令人震撼了!
何况还成功了,甚至还没有死!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而TES这边,在死了四个人的情况下,语音里也是短暂的陷入了静默,直到片刻后,才想起了369夸张的语气:“枣子姐真是神啊,太顶了……”
“确实。”knight点点头。
虽然这话听着有点灭自家士气涨他人威风,但在本届MSC上,TES和DME作为LPL的兄弟队伍,相互之间并没有多么浓烈的火药味,如果对手秀起来了,他们并不介意给予一些高额的评价。
况且这波发条的操作实在是有点可怕,不仅仅是单纯的秀那么简单,她还狠,对敌人对自己都狠的那种狠,即便是knight这种天才中单也不得不承认,刚刚换做是他,大概率是不敢进行这种操作的——他不敢承担翻车的后果。
“那接下来怎么打?”karsa问道。
“先拖着吧。”jackeylove叹了口气道,这么关键的一波,居然被对方靠着一个神级操作化解了,即便是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指挥下去。
被这样秀,这还玩锤子啊!
土龙团就这么结束了。
只不过,重新拿到了优势的DME并没有急着进攻,反而稳健了起来,开始和TES玩运营。
这就很可怕了,因为越后期,野核男枪的作用就越明显,相比之下盲僧就会越来越趋于工具人。
甚至中路这边,辛德拉的影响力也会被发条给一点一点超过。
然而TES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人温水煮青蛙,也就是打比赛了,放在rank里早就该挂机等推了。
就这样,和平的对局大概持续了八分钟之久。
在此期间,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TES又想方设法的开了两波团,可惜一次jackeylove大招开团,被PPGod用坩埚化解,一次369大招叫羊,结果吃了个腐败锁链,羊直接过了,没撞出去。
于是,等到28分钟的龙魂团,在jackeylove被绕后的男枪Q+A+R瞬间爆杀后,TES的正面团顿时炸裂开来,虽然尽力挣扎,也还是被DME打了个2换5,直接一波推平了主基地。
……
“妈耶,DME这把打得也太好了吧?!和MSC小组赛的时候比起来,又进化了好多!”
“TES有那么弱吗?为什么啊?”
“不是TES弱,是红枣组合这一把太猛啦!还记得去年红枣组合在世界赛上给LPL带来的恐怖么?简直无敌!”
“确实,红枣组合就他吗是世界最强!从去年到今年都是!”
“还有小冬枣那个自爆卡车,到现在我回想起来都觉得牛逼!”
第一把被DME拿下,在休息的时间里,直播间弹幕讨论得非常火热。
LPL观众是对着红枣组合的发挥一阵狂吹。
LCK观众是一边看双方的激情对决,一边批判LCK队伍们的拙劣表现,心中还微微有点酸——这次MSC决赛是十个中国人了,再也没韩国人了,他们想用“中国人夺冠全靠韩国人”来自我安慰都不行。
而欧美这边,LEC观众在享受着比赛的余韵,顺便嘲讽LCK和TSM都是垃圾。
LCS观众也在享受着比赛的余韵,顺便嘲讽LCK和G2都是垃圾。
当然,无论各个赛区的转播间内有多少骂战,对LPL在这次MSC上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所有赛区的观众都是高度敬佩的,这一点倒是毋庸置疑。
很快,在休息结束后,双方选手也立即回到了机位上,准备进入第二场比赛的BP环节——这次就是正常BP了,而不是那种运气成分占比很大的盲选局。
因此从第二局开始,带上了教练一起,这才将是两队的真正的硬实力交锋。

tbd2x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峽谷少女飛雷神 ptt–342- 他在大氣層分享-osqwf

峽谷少女飛雷神
小說推薦峽谷少女飛雷神
“这波light和PPGod血量好低,男枪已经绕后了!”
“兵线进塔,DME双人路意识到了,但男枪直接走出来了,根本不给你逃跑的机会啊!”
“这应该是要交TP了,不过沙皇在中路追着小冬枣,上路猴子也紧跟着花篝不放,DME第一时间好像没有人可以TP给予帮助,红叶也还在赶来的路上!”
看着light和PPGod在塔下左右晃动,孤立无援的样子,LPL解说们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这段时间里DME看似优势很大,其实就是中野小优而已,从整体上来说,GEN落后的并不大,甚至再过一会儿,都可以忽略不计。
因此这波GEN的进攻,对局势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随后,走进塔内,clid将烟雾弹扔到了塔的后方。
虽然这个位置他的普攻和Q都会被防御塔挡住,但没关系,对面血量不多,他只要负责W吸引塔的仇恨,再提供一个大招的伤害即可,另外的输出完全可以让ruler和life补上。
而看到clid在扛塔后,本来就已经站在合适位置的ruler和life自然输出了起来,一个不停扔矛,另一个没多少血,就用E技能暗流涌动提供些许的伤害。
最后,眼看时机成熟,clid便扔出了自己的大招,不仅可以继续压低对方血线顺便收人头,自己也能借助大招的后坐力脱离防御塔的射程,简直一举两得。
但clid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个大招却反而成为了对方秀操作的舞台。
在烟雾弹中挨揍了以后,light与PPGod立马朝着下方走了两步,脱离了烟雾弹的范围,等到男枪大招出手的瞬间,light刚好是红刀在手,开启Q技能,不仅红刀断魄疯狂吸血,自身增加的移动速度也让他如虎添翼,一个小走位回头,愣是凭借走位把男枪的大招给躲开了。
而一旁的PPGod虽然吃到了男枪大招的伤害,已经岌岌可危,但在男枪大招出手的前一刻,他的钩子也飞了出去,好死不死在男枪开大的一瞬间将他拉在了原地。
这就很尴尬了,要知道男枪只要一个大招离开防御塔射程,就算再被拉回来,也不会吃到防御塔仇恨,但偏偏这个钩子让他多吃了一下塔的普攻,导致本想着为队友极限扛塔的男枪直接扛塔死了,看起来仿佛是遭到了PPGod的单杀。
怎么会这样?
GEN众人顿时懵了,尤其是clid,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别人的男枪越塔顶多被秦王绕柱秀,属于英雄机制导致的无奈之举,而自己这男枪越塔就厉害了,大招射偏还接钩,这想要甩锅到英雄身上都不行啊!
击杀了残血的锤石,自家打野却被对面给换掉了,看着塔下依旧残血的厄斐琉斯,ruler和life在犹豫着还要不要继续上——至少再杀个厄斐琉斯杀吧?
就算还是互换,能让厄斐琉斯少吃点兵线,也算是不亏吧?
可就在这时,身后出现在视野里的艾克却打消了他们的想法——对面打野来了,那算了。
做好了撤退的准备,他们身边的兵线上亮起了来自于BDD的TP,这是BDD在中路TP过来保他们俩了。
而DME这边也亮起了TP,还是两个绕后位置,看样子是发条和奥恩都来了。
这是要打4v4团战了吗?
看了看自己的血线,ruler的表情很冷酷,他已经通过嗑药回到了半血左右了,如果DME坚持要打4v4团战,他这边也绝对奉陪。
但下一秒,他就察觉了人数上的异常,一旁的BDD更是直接嚷嚷了起来:“等等,rascal,你的TP呢?你人呢?”
没错,这时候GEN队员们总算发现问题了,明明对面的奥恩TP了下来,为什么自家的猴子没有TP过来支援?
之前rascal还不是大喊着“我要不要TP”的吗?总不能刚刚有TP,这会儿忽然就没TP了吧?
少了个主力战将,这拿头去打对面四个人啊?
他们嚷嚷了两句,语音里立马想起了rascal弱弱的声音:“我TP不了了,我TP被打断了……”
被打断了?那你为什么不去打断奥恩的TP?你不是有大招的吗?GEN众人再度一愣,怀疑rascal脑袋坏掉了,再不然就是倾家荡产买了菠菜——否则根本想不通嘛!
然而在上帝视角下的演播室内,LPL解说们正在对着宁书玉一阵狂吹。
“卧槽,这个盲视野叫羊打断,花篝这波太帅了!真的是神级意识!”
“没错,她那边完全没视野,却能精准的判断出对方是躲在哪里TP的再叫羊打断,自己还能在打断对方后安然无恙的传送支援,这真的太关键了!”
“花神降临了呀!”
没错,在这一波中,两边上单是肉搏了一会儿,忽然很有默契的同时后退拉开,再心有灵犀的一起做好了寻找TP位置的准备。
但区别在于,rascal找到了合适的TP位置后马上就把TP给交了,另一边的宁书玉则等了一等,见rascal真的把TP按下去了,才对着rascal所在的区域盲视野叫了一只羊,并且精准捕捉到了rascal在草丛里的方位,最后把羊撞了出去。
于是,rascal的TP在最后一秒种的时候被打断了。
宁书玉则后退两步,换到了一个己方石甲虫旁边的草丛才按下TP,这才形成了下路战场上DME的这波4包3。
“……”本就在硬实力上不占便宜,偏偏rascal这个战斗力最猛的关键人物没来,BDD、ruler和life的心情一片冰冷,感觉自己已经凶多吉少了。
现在唯一能想办法的,就是尽量少死几个。
“BDD、ruler,你们走!”逃跑的路上,看着BDD茫然的走位与尺帝糟糕的血量状态,life有些壮烈的说道,“卖我!这波我去拦他们,你们别死!”
“好!”尺帝含泪点头,他大招早在对线期2v2的时候就用掉了,所以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带着life一起走,但眼下听着life的话语,一时间依然有些感动。
去死吧,你放心的死!
好兄弟,我会为你报仇的!
“不,走不了了,艾克的W把路堵住了,我们只能回头拼了!”BDD则持有不同意见,他们现在距离自家一塔还是有点远的,有艾克拦路,他们有点难跑,倒不如想办法打一波,也许能杀人止损。
“有道理。”ruler很快也注意到了这一事实,“那集火谁?”
他的卡莉斯塔还有闪现,还有最后一个QE的蓝量,加上泰坦临死前的一点点输出以及一个满状态的BDD,或许真能操作一下,换掉个谁谁谁也说不准——前提是伤害不要分散。
“那就……先杀发条!!!”BDD忽然大吼了一声,旋即便召唤沙兵,一个灵鸡漂移朝着发条和艾克的方向漂了过去。
紧接着,在发条完全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他反手一个大招回推……
便成功秒掉了自家的AD与辅助。
不过BDD对此并没有丝毫愧疚之情,甚至还有些得意——他没闪,又是逃亡三人组里的最末尾,加上ruler又有闪现,真要逃的话,理论上最多能逃一个,他的逃生机会还真不一定比ruler高,那么为了能顺利的成为三人组里的唯一幸存者,他就必须要使出一些小手段了,譬如蛊惑队友和对面拼,让队友放松警惕,自己再把对面的人推到队友的脸上。
这样一来,有了队友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他生还的可能性不就大多了嘛!
没错,挡外界单纯的以为他这是失误操作坑害队友的时候,却没有人能意识到,这一波,他在大气层。
……
“时空断裂回到原位,艾克直接追上了试图逃跑的BDD!BDD这波能跑吗?!”
“跑不掉,BDD没闪现的,发条在拿下双杀后马上也跟过来了,那BDD也得死,这波下路团,DME打出了一波1换4的大胜!”
“只有上路的rascal在推线,希望尽量为队伍止损,唉。”
逃跑失败,被大招回去的艾克一棒打翻,看着倒在地上的沙皇尸体,韩国解说们在直播间内郁闷的说着,语调都不由自主的萎靡了起来。
之前GEN虽然有劣势,但劣势说实话没有大得很离谱,对全局的影响并不大。
但这一波不一样了,这一波打完,DME直接就可以接管比赛了,GEN的劣势之大,丝毫不亚于上一把被打出三路开花。
不会吧,难道又是人机局吗?
求求了,给点作用吧,GEN!

9xgns优美小說 峽谷少女飛雷神 起點–341- 峯迴路轉展示-n89rd

峽谷少女飛雷神
小說推薦峽谷少女飛雷神
“奈斯!”
“牛逼啊,小兵天秀,我宣布这小兵就是本场比赛的MVP!”
“这到底是运气还是算好的?换别的选手我觉得是运气,但如果是枣子姐的话,就有可能是计算好的了。”
看到BDD被远程兵的普攻追死,直播间内的LPL观众们高兴的大叫起来。
他们本以为这波小冬枣要送一血了,想不到小冬枣回身一套连招竟然与小兵完成了一波完美配合,先一步击杀了沙皇。
那就没关系了,即便男枪后续把小冬枣给收掉,拿了一血钱,这波DME也完全不亏。
回到游戏内。
烟雾弹给上,clid因为赶路的时候已经用掉了E技能快速拔枪的关系,这会儿急着杀发条,也是果断的交出闪现,对着发条就是一个Q技能穷途末路,打算利用穷途末路撞到墙壁提前引爆的特性,迅速收掉眼前的残血发条,免得夜长梦多。
但就在此刻,发条转身A出了一发普攻,目标不是clid,而是尾随在她身后的一个蓝色方的残血近战小兵,并且在补死这个小兵后,成功来到了四级,成功苟了下来,没有被clid的穷途末路+普攻给秒掉。
“还有这种操作?!”
看着这一幕,演播室内的解说们又是一呆。
和被小兵打死的BDD一样,发条其实全程也被蓝色方的小兵追着揍。
只是BDD最后被小兵打死了,发条却利用了身后的小兵升到了四级,在千钧一发之际,又让自己能够再苟个几秒钟——当然击杀BDD带来的经验也很重要就是了。
于是乎,看到发条忽然升级没死,clid的心情稍微有点烦躁了。
所幸他还有一发普攻,上一发普攻没打死,这一发总能收掉了吧?况且他相位猛冲也触发了,跑起来贼快!
他这么想着,追着发条就要把第二下普攻A出去。
但新的转折再度出现了。
随着一个时光交错从天儿落,clid甚至都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下一秒艾克就瞬移般的出现在了他的脸上,还引爆了时间场,将他晕在了原地。
好快的支援,这艾克是怎么过来的?
Clid震惊了,他怀疑艾克是闪现+E技能才能那么快的赶过来,否则无法解释眼前这诡异的灵异现象,可即便知道了艾克为了支援交了闪,他也依然没什么反制的手段——他也被挂上红BUFF减速了,只能和艾克缠斗,想追死发条,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算了算了。”BDD在语音里劝道。
作为死人,他的心情是最冷静的,很清楚clid头铁下去,大概率打不过这个艾克——倒不是1v1打不过,主要是有发条能给盾,1v2这肯定不好打了嘛。
“行吧。”Clid无奈点头。
对面发条大概只有30滴血左右,真的是随便一个技能或普攻都能带走,可就是放跑了,这不得不说是很让人难受的一件事情。
可就在他被艾克打出了三环,决定不恋战下去,回塔下替好兄弟BDD把剩下的塔刀吃了的时候,对面发条竟然又转身走了过来,用QW在极限距离耗了一下他的血,甚至还更加放肆的抬起手,A出了一下普攻。
这就很过分,也很离谱了,要知道clid下一个快速拔枪就要好了,这发条不怕他滑铲过去一个普攻把她秒了吗?
居然还敢回来骚?
刹那间clid就忍不住了,士可杀不可辱,他放了发条一命,发条却不知感恩,还敢回来打他,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必杀之。
紧接着,他继续朝发条的方向追去,虽然射程差一点,还有艾克挡在前面,但他也无所谓了,等下一个E应该是铁能杀的。
很快,下一个快速拔枪好了。
用E技能穿过了脸上的艾克,自身的血条虽然也快撑不住了,clid还是将普攻A了出去。
然而预想中的击杀并没有出现,在他E技能动作出现的瞬间,发条也相应的给自己套了一层盾,完美的挡住了这一发普攻。
她盾好了?Clid愣了一下,马上再度抬手。
他的枪管里有两颗子弹,一枪不行大不了再来一枪。
可是第二枪仍然未能奏效,因为在他两枪间隔的过程里,发条和艾克也进行了一系列走位,发条在努力往艾克背后躲,艾克则拼命的往发条前面挡。
加上旁边的小兵也自发的聚集了过来,最后当clid第二枪出手的时候,艾克与小兵构筑成了一个完美防线,根本无法让clid的子弹穿透分毫。
快给我滚!clid在心中咆哮了起来,同时不停的往前走位,试图在临死前将自己的第三枪射出去,可是艾克与发条的配合实在过于天衣无缝,就像是世界上最好的守门员配上了一个会自己逃跑的球门一样,别说是clid了,就算是罗纳尔多也别想进球。
于是,等艾克的下一发Q技能冷却完毕,clid便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一个滑铲送出了本场比赛的第二个人头。
……
“666666”
“太绝了,这勾引!枣子姐她真敢啊!”
“太秀了我滴妈!”
“红叶这支援速度简直了,这就是护崽心切吗?”
“红枣组合的配合太让人赏心悦目了!啊,这操作!啊,这走位!”
“红叶拼命给小冬枣挡普攻看的我好感动!这就是野妈的爱吗?!”
“clid要被气死了哈哈哈!究极折磨!”
“感觉照这苗头,第二把又是一帆风顺啊!实力差距!”
之前的闪现回头极限反杀沙皇已经让直播间观众们惊讶不已了,谁料到本应该被男枪稳杀的小冬枣不仅活了下来,还靠着极其大胆的一波勾引,再度引得男枪上头,配合红叶将男枪也一并杀掉……
这峰回路转的剧情直接让LPL观众们激动的在屏幕上刷满了欢呼的弹幕。
而LCK观众们就有点自闭了,上一把被人打人机打已经很难受了,第二局又是开局小崩……这未免也太折磨人了!
很快,在韩国观众们郁闷的目光中,比赛时间很快来到了七分钟。
小冬枣在中路展现出了强悍的压制力,让BDD的电刑沙皇完全没有了对线初期的那种压制力,只能丢掉线权,在塔下老老实实发育。
红叶则利用自己的拼惩技术,分别从男枪手中抢走了本应该是他囊中之物的河蟹与F6大鸟——clid很恼火,但让他还手也不行,毕竟BDD没线权,他要敢上,先过来的肯定是对面发条,于是就只能含泪看着艾克在抢了自己的大鸟后扬长而去,就像是牛头人剧情里的苦主一样,面对着夫目前犯的事实束手无策,只能默默扶正自己头顶的小绿帽,告诉自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于是,大概是真的不想再被野区NTR了,亦或是想要弥补自己之前在中路带的那波节奏,总之,在对中路不敢有想法后,clid把目光瞄准了下路,再度积极的行动了起来。
这一把,GEN的下路是唯一的优势路。
当然这也和BP不无关系,泰坦战斗力强于锤石,卡莉斯塔前期战斗力强于厄斐琉斯,拿到了泰坦与卡莉斯塔这样的强强组合,GEN有优势是必然的。
眼看在一波下路2v2的对拼中,ruler和life成功打出了对面下路组合的双召,还把厄斐琉斯与泰坦血量都压制在半血以下后,clid便标了个进攻信号,随后滑铲穿墙,打算配合着自家下路进行一波越塔。
只要动手利索点,赶在对手的支援抵达前速战速决,杀了就跑,他这波帮助下路建立优势就算是给上一波的失误将功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