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記

pcrsi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緝兇進行時 愛下-第八百九十九章 突下狠手-sz2h8

緝兇進行時
小說推薦緝兇進行時
金城警局,洪泰的办公室中,攥着宋何所炮制资料的洪泰,正在对汇聚在办公室中的几名警官面授机宜。
“……这是我从线人那里拿到的最新线报。”洪泰扬了扬手中的资料,琢磨着宋何话中的深意,加重语气道:“而基于这些资料,我决定对相关行动做出适当的调整……”
早已有了腹案的洪泰一边细细说明,一边看着面前这些自己最信任的警官,莫名生出几分豪气,顾盼言谈之间颇具气势。
一个小时后,洪泰在众警官仰慕崇敬的目光中停下话头,郑然有声的问道:“目前就在这些方面做出相关的调整,如果有疑惑或者想法就尽快提出来,大家一起商讨。”
几名警官互相看看,不约而同的微微摇头,表示没有意见。
洪泰满意的颔首笑道:“那就按照调整后的计划执行吧,记住你们各自负责的区域和行动内容,不到行动的最后一刻不能泄露。”
众警员轰然应是,然后纷纷散去,洪泰则在办公室内空下来之后拿起手机,拨打了宋何的手机号码。
“宋警官?”洪泰的语气中带着些许志得意满:“我针对行动计划做出了些许调整,贵方那些潜逃的通缉犯我已经列入了通缉名单,保证会安排人手重点照顾他们。”
“那就多谢您了。”听筒中传来宋何温和的声音。
不过在宋何说话的同时,洪泰敏锐地察觉到听筒中还有嘈杂的人声与汽笛声响起,不由好奇道:“宋警官你们在外面?”
“是啊。”宋何笑呵呵的老实说道:“好不容易有空出趟差,我们出来转转,看看金城的风光。”
“是该好好放松一下。”洪泰热切笑道:“需要我安排个向导过去吗?”
“不用了。”宋何客气推拒道:“我们就是随便转转,您和您得用的人手都要忙别的事情,这个节骨眼要是因为我们闲逛分散精力,那就太不值了。”
洪泰闻言知道宋何在提醒自己全力应对针对赌场的清扫行动,便笑着客气几句,挂断了电话。
而在金城的某个街头,乔装过后的宋何收起手机,转向身边同样做过伪装的齐伟刚和卢靖,笑眯眯的指着远处的医院说道:“走吧,去看看我们来自尾国的友人吧。”
说罢,宋何就当先向医院走去,齐伟刚和卢靖则低调的跟在他身后,不一会就走进了医院的大门。
“经过前期的侦查,我们发现这家医院虽然设备和技术都不错,但是管理着实存在一些漏洞。”宋何一边说,一边在医院中绕着路子:
“在针对进出医院人员的监控方面,他们所制定的相应措施还不如咱们随便一个市级医院完善。同时他们在病人的管理上也存在一些漏洞。”
“这些漏洞中,尤以入院病患饮食方面的漏洞最大。而这个漏洞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很容易造成严重的后果。”
紧紧跟着宋何的卢靖瞥了一眼宋何,若无其事的哼声道:“这个别有用心的人,是不是姓宋啊?”
“嘿嘿。”下意识缩着肩膀的齐伟刚闻言一乐:“这还用问?你当鸡贼宋的名号是白叫的!”
在前面带路的宋何不以为意的耸耸肩,脚下不停,片刻功夫就带着齐伟刚和卢靖躲过所有监控摄像头,来到了有些阴暗的楼梯间。
“消化内科的加护病房在四楼,不太高,所以不用坐电梯。”宋何抬脚向楼上走去。
听着宋何说话的卢靖豁然一惊,齐伟刚的惊诧的疾走两步来到宋何身边,低声惊呼道:“等等!腹泻还能进加护病房了?”
宋何闻言扭头上下扫量了一眼齐伟刚,直把齐伟刚看的心中冒凉气,宋何才坏笑道:“那你一定没见过喝水都窜稀的人。”
听罢宋何描述的齐伟刚想象了一下宋何话语中的那种画面,顿时打了个激灵,好奇道:“他们干啥了?竟然遭了这么大得罪!”
“折腾劲太大。”宋何一脸厌烦的表情:“这些家伙始终贼心不死,都住进医院了还商量怎么抹黑咱们,我没把他们送进重症监护室就够仁义了。”
卢靖和齐伟刚闻言微微点头,暗道宋何干得漂亮。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了四楼,刚来到加护病房外,就见到了孤零零站在走廊中的顾小乐。
“情况怎么样?”宋何挥手将顾小乐叫到身边。
“他们还想用手机发一些乱七八糟的帖子,我就把他们的手机顺走了。”顾小乐打开自己的挎包,将五部手机交给了宋何。
“真可怜。”宋何接过手机,观察片刻后抬头看着顾小乐问道:“解锁密码呢?别告诉我你没弄到。”
顾小乐闻言想起自己偷看五名尾国男子解锁手机时的情景,嘿嘿一笑将五部手机分别解锁。
“天然自带隐身斗篷就是好啊。”宋何感慨一声,仔细翻看手机中的内容,很快就找到了五名尾国男子编纂的文章。
细细看了一遍那些信口开河和蓄意抹黑的文章,宋何眼神渐渐冷了下来,一双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
片刻后,宋何睁开双眼,将五部手机交给顾小乐,叮嘱道:“这五个家伙没一个好鸟,把手机还回去吧。”
顾小乐闻言一愣,齐伟刚和卢靖也是诧异不已。
而就在三人不明白宋何为什么这么说的时候,却听宋何冷冷续道:“让林灰编辑文章,联系流云盗用他们的个人社交号和网络主页发布。”
“同时用他们的邮件给尾国税务机关发邮件,实名举报一些财团、大公司和他们所在的媒体机构偷税漏税。”
“总之牢牢记住,怎么死得快怎么来,我不希望看到他们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顾小乐闻言缩了缩头,安安静静的接过手机,大气都不敢喘的离开了医院。
“宋啊,他们干啥了?”齐伟刚也有些被吓到了,看了眼远处的加护病房,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
“他们把柬国近几年的几件未侦破的恶性凶杀案,都和咱们国内的游客联系到一起了。”宋何冷哼一声:“同时他们还准备把一些从咱们国内到柬国投资的商人,塑造成鱼肉压榨柬国人的黑心商人。”
宋何话音刚落,齐伟刚顿时怒容满面,而一直没什么表情变化的卢靖也面若寒霜,眼神危险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