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希行

1p6qy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 愛下-第四百五十章 離宮相伴-n2w1c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晨光落在大殿里的时候,陈丹朱跪坐在垫子上一个打盹差点栽倒,她瞬间惊醒,一只手已经扶住她。 “丹朱小姐。”阿吉轻声说,“你去侧殿里躺下睡会儿吧。” 陈丹朱看着他的脸,眼神有些茫然,似乎不知道为什么阿吉在这里,再看大殿里,刺目的灯火已经熄灭,浓墨的夜色也散去,青光蒙蒙之中,没有散落的尸首,受伤的皇子皇帝,连那架被墨林劈开的屏风重新摆好,地面上光洁干净,不见半点血迹—— 昨夜的事好像一场梦。 阿吉伸手在陈丹朱面前晃了晃:“丹朱小姐,你没事吧?” 陈丹朱眼神恢复了清明,心里叹口气,这当然不是一场梦,她亲眼看着散落的尸首被抬走了,皇帝被送进内室,皇子后妃以及周玄被带出去了,一群太监们进来,将地面清理,擦去血迹,把散落的屏风搬走,又抬了一架一模一样的摆在原处。 忙忙碌碌直到天快亮太监和兵将们都散去了,只有她依旧坐在大殿里,无所事事,也不知道去哪里,坐到最后在安静中打盹昏睡了。 无限强袭 她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能睡着。 “陛下怎么样?”陈丹朱问阿吉,“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奴婢早就来了,只是刚得闲来见你。”阿吉低声说,“陛下匕首已经取出来了,人还在昏迷中,不过张太医说,应该不会危及性命。” 那就好,那这样话的,周玄应该也能保住一条命了吧,不过,陈丹朱又轻轻叹口气,对周玄来说,活着可能更痛苦。 “丹朱小姐。”阿吉问,“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喝水吗?” 陈丹朱要说什么,有脚步声传来,她转头看去,看到殿门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 只看到个影子,陈丹朱嗖的收回视线,专心的盯着阿吉的脸,似乎他的脸上有吃的喝的。 “我还好。”她认真的答,“吃的喝的不用,就按你先前说的去歇息一下吧。”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阿吉转头也看到了走进来的人,他的脸色僵了僵,结结巴巴要施礼。 楚鱼容道:“你下去吧。” 宫里的人跟六皇子都不熟,阿吉亦是如此,都没见过几面,经过昨夜的事后阿吉对这位六皇子就更不熟了。 昨夜每一间宫殿院落都被兵马守着,他也在其中,兵马来来去去里里外外,有很多人被拖走,惨叫声此起彼伏,皇帝寝宫这边出事的消息也散开了。 他也突然被叫出来,他还以为自己要死了,没想到被带到皇帝寝宫这里,这里的人和事也不避着他,他看到了皇帝被抢救,看到五皇子的尸首被抬出去,看到了废太子被从屏风上摘下来——皇帝的寝宫如地狱一般。 他还擦了地狱里散落的血迹。 虽然没有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自己看的就足够清楚明白。 忙完了,人都散了,他又被留下。 “六殿下让你照看丹朱小姐。” 这句话对于深宫里的太监来说,足够表明,如今宫里做主的人是谁了。 六殿下啊——怎么突然就——真是人不可貌相。 阿吉低头退了出去。 陈丹朱没有抬头,但此时晨光更亮了,低着头也能看到光洁的地板上映照楚鱼容的身影,模模糊糊也似乎能看清他的脸。 楚鱼容在她身旁坐下来,将一个食盒打开。 “一晚上了,怎能不吃点东西。”他说,“去歇息,也要先吃东西,要不然睡不踏实。” 陈丹朱低着头看自己放在膝头的手。 楚鱼容便也探身看过来:“怎么了?手腕是不是伤到了?解开的时候有点忙,我没仔细看。” 他说着伸手要拉过陈丹朱的手看。 陈丹朱忙将手背到身后:“不用,我的手,没事。” 她的头也转过去。 楚鱼容道:“丹朱——你怎么不理我了?” 他的语气有些无奈还有些嗔怪,就像先前那样,不是,她的意思是像六皇子那样,不是像铁面将军那样,这个念头闪过,陈丹朱如同被火烧了一下,蹭的转过头来。 “别这么说,我可没有。”她气促胸闷的说,“我只是,不知道怎么称呼你罢了。” 晨光里女孩子翠眉挑起,桃腮鼓鼓,一副气呼呼的模样,楚鱼容认真的说:“当然是楚鱼容了。” 陈丹朱看着他,呵了一声:“不会冒犯将军大人吗?” 楚鱼容肃重的点头:“不会,将军大人已经过世了。” 这个家伙,以为这样一本正经就可以把事情揭过去吗?陈丹朱气道:“那昨晚上我是见鬼了吗?我怎么看到我的义父大人来了?” 楚鱼容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这一声笑就更糟了,眼前的女孩子蹭的跳起来,拎着裙子蹬蹬就向外走。 啊呀,楚鱼容长臂一伸将她的裙角抓住:“丹朱——” 陈丹朱穿着夏裙,在牢房里住着穿着简单,昨夜又被绑缚折腾,她还真不敢用力挣,要是被扯坏就更气人了! “楚鱼容!”她冷声道,“如果你还把我当个人,就放开手。” 楚鱼容仰头看着陈丹朱:“丹朱,我不是不尊重你,我是担心你气到自己,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跟我说出来。”…

Read the full article

feker玄幻小說 問丹朱討論-第四百四十八章 在後鑒賞-uedji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陈丹朱! 原来陈丹朱一直在屏风后! 原来是皇帝抓走了陈丹朱。 皇帝竟然要用陈丹朱来威胁楚鱼容,可见他也防备着楚鱼容会来。 楚修容原本失神的面容更发白,向前迈步,周玄也发出一声喊,人就要向墨林扑去。 进忠太监就近一抬脚将他踢翻在地上。 “父皇——”楚修容喊道,“这些事跟丹朱小姐有什么关系!” 皇帝不理会他们,只是看着楚鱼容。 楚鱼容没有说话,也没有大喊大叫,先抬起手摘下了铁面具,虽然殿内已经亮如白昼,但诸人还是觉得眼前一亮。 这的确不是年老的铁面将军,年轻的面容白皙,五官俊美,在金纹黑甲衬托下宛如画中人。 “丹朱小姐。”他一笑,如日光洒落在高原的雪上,“我猜到你是被父皇带走了。” 陈丹朱发出呜呜声,眼睛瞪的更大,似乎也是在跟他打招呼? 而且还激动的挣扎,根本就不怕落在脖颈上的刀。 是吓傻了吗? “别怕别怕。”楚鱼容忙对她说,又安抚,“别急,别急,我们听听父皇要说什么。” 不知道是因为陈丹朱出现,还是楚鱼容摘下面具,露出了面容,说话呈现了丰富的表情,跟先前那个狂狷又冷漠的人完全不同了。 殿内的气氛也因此变得有些怪异,架在陈丹朱脖子上的刀似乎也没有那么吓人。 皇帝的脸色更难看了:“楚鱼容,不用一口一个父皇,在你眼里无君无父,朕问你,现在你是束手就擒,还是看着丹朱小姐头断血流。” 楚鱼容看皇帝:“这是你我父子,以及君臣之间的事,牵扯丹朱小姐,没必要吧。” 皇帝冷冷道:“你我父子君臣,从很早以前就有陈丹朱牵扯其中了,你先前说,不当铁面将军,要当楚鱼容,是为了丹朱小姐,朕信了,那朕今日再问一遍,你当楚鱼容,是为了丹朱小姐,还是为了要皇位。” 楚鱼容看向陈丹朱。 皇帝也看向陈丹朱,陈丹朱还在呜呜,比先前挣扎更厉害,不停的摇头—— 这是在告诉楚鱼容不要管她吗? 真是想不到,皇帝心里冷笑,陈丹朱竟然这么不怕死啊,这时候不是应该流泪哀哀,让这位义父怜惜吗? 他念头闪过,忽的见陈丹朱做出了更不怕死的动作,脖子竟然向墨林的刀上撞去—— 与此同时楚鱼容如闪电般掠来。 皇帝的喊声也脱口而出“墨林——” 墨林的刀瞬时移开,用的力气似乎比落刀砍人还要大,脚下都有些不稳。 刀避开了,陈丹朱人向前扑去,不仅没有停,脚还在地上用力,竟然一头撞向皇帝。 这死丫头,是要跟他拼命吗? 进忠太监可在他身边呢,谁能伤得了他?皇帝念头闪过,腰腹陡然刺痛,他不可置信的低下头,看到一柄匕首刺入。 这—— 陈丹朱与此同时也撞了过来,进忠太监正一手抓住她,下一刻,面色大变,另一只手一抬,砰的一声,一个人影飞了出去。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陛下!”进忠太监大喊一声扔下陈丹朱,扶住了皇帝。 皇帝低着头看腰腹,那柄匕首已经没入,汩汩的血冒出来,瞬时染红衣服。 这突然的变故让殿内的人都惊呆了,甚至都没有看清怎么回事。 陈丹朱突然撞向皇帝,楚鱼容冲过去,突然皇帝就倒下了,另外还有一人被扔出去—— 那个人,诸人的视线有些乱乱惶惶昏昏不清的看去,好像是周玄。 隐婚绯闻,名门小妻子 浅碧氏 怎么回事? 周玄对陈丹朱情根深种,所以为了救陈丹朱,弑杀皇帝? “周玄!”进忠太监喊,老太监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声音颤抖带着哭意,但还喊出来的话满是杀意,“墨林!杀了他!” 墨林长刀一挥,向周玄扑去。 被进忠太监一抓一扔跌滚在地上的陈丹朱,这时候嘴里的布终于松动了,一声呜呜后冒出声音。 “楚鱼容——”她喊,用尽了全身力气。 原本到了她身边的楚鱼容脚尖点地,身形一转,手中的重弓砸出去,锵的一声,与墨林落下的刀撞在一起。 墨林人和刀一歪,落在了周玄的身侧,金石相撞,溅起火光。 这一个停顿,楚鱼容人也到了这边,一脚踩住了地上的周玄,一手一把刀对准了墨林。…

Read the full article

t138n都市异能 問丹朱 txt-第四百四十七章 多情相伴-j29pt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大殿里一时无声。 皇帝按着心口的手放在脸上,挡住流出的眼泪。 楚修容遇害的时候,是他刚注意到这个儿子的时候。 那时候皇子们都渐渐长大,他也第一次注意到除了谨容外的其他子女,修容长得清秀灵敏,读书读的好,骑射也练的好,眉眼间比太子还多几分从容。 修容被他忍不住多留在身边,没多久,就出了事。 刚出事的时候,他真不知道是太子谨容做的,只很快就查出是皇后的手脚,皇后这个人很蠢,害人都漏洞百出肆无忌惮,他一开始是要罚皇后,直到再一查,才知道这漏洞百出,其实是因为皇后再替太子做掩饰—— 他还没有来得及想怎么面对这件事,谨容就病倒了,发着高热,满口胡话,反反复复只有一句,父皇别不要我,父皇别扔下我,我害怕我害怕。 他的心就软了。 谨容还是个孩子,一直独占父爱,突然之间被其他兄弟分走父皇的注意,他害怕也很正常,尤其他从小就被告诉诸侯王和先皇兄弟们之间的纷争,那些流着同样血的兄弟们多可怕——这不怪谨容,怪他。 他安抚了谨容,也更怜爱修容,他开始让谨容跟其他的皇子们多来往多接触,让谨容知道除了是太子,他还是兄长,不要害怕这些兄弟们,要兄友弟恭—— 他真觉得做得已经够好了,没想到,楚修容心里的恨一直藏着,积攒着,变成了这般模样。 “父皇。”楚修容轻声说,“我恨的不是太子或者皇后,其实是你。” 所以,今时今日这场面,是对皇帝的报复。 皇帝愤怒,又无尽的悲哀,想要说句话,比如朕错了,但喉咙堵了一口血。 “这件事是父皇错了。”有声音在殿内响起。 诸人的视线又看向门口,站在那边的楚鱼容依旧带着面具,没有人能看到他的面容和神情。 “但楚修容,你更错了。” 楚修容看向他:“是,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 “你这样做,何止不对?”楚鱼容声音冷冷,“你有仇有恨,就去报仇泄恨,何必伤及无辜,你看看今日这场面——” 楚修容要扫视殿内,但楚鱼容又开口。 “我不是让你看这里,这里一座大殿七八个人,有什么可看的!你看外边——”他喝道,“你明知老齐王其心有异,还与虎谋皮,为了一己私怨,让皇帝发病,让国朝不稳,导致西凉入侵,边关告急,金瑶冒险,文官武将兵马百姓罹难!” 楚修容脸上温和的笑散去:“我何止对不起边关兵民,我还对不起将军你,我当时还要害你。”他看着楚鱼容,“你那个时候突然病故,是因为知道我的筹谋,所以才顺水推舟假做病故的吧。” 当时,还有这件事?皇帝看过来。 楚鱼容对此根本不谈,只道:“没有人能对不起我,不用跟我说这个,我也不在意。” “你不在意,是你大度。”楚修容自嘲一笑,“你说的没错,我有错,我是个无情的人。” “错了。”楚鱼容道,“你不是无情,你恰是错在太多情了。” 多情?殿内的人们不由看四周,这满地死伤的,楚修容还是多情人? 连楚修容都有些意外。 “你太多情。”楚鱼容冰冷的铁面看着他,“你太在意父皇喜不喜欢,爱不爱你,你满心满眼只有父皇,渴望他喜欢珍爱你呵护你,你以为你今日是要父皇后悔宠爱谨容吗?不,你是要他后悔没有宠爱你。” 楚修容的脸色煞白,眼神微滞,原来是这样吗?原来是这样啊。 “对不喜欢你的人,有必要那么在意吗?付出得不到回报,有那么重要吗?”楚鱼容的声音接着传来,“有必要在意那些不喜欢你的人的是开心还是痛苦,有必要为了他们费尽心思熬心耗血吗?你生而为人,就是为了某个人活的吗?尤其是还是那些不喜欢你的人,你为他们活着吗?” 那些不喜欢你的人——楚修容站在原地,看着脚下血泊里的五皇子,看看还订在屏风上的楚谨容,最后看向皇帝。 不知道为什么,楚修容觉得父皇的面容有些陌生,可能这么多年,他视线里看到的还是小时候那个对他笑着伸手,将他抱起来送上马的那个父皇吧。 “阿修,别怕,父皇看着你,你不会从马上掉下来。” 他以为那时候父皇是喜欢他,就会一直喜欢他,就不肯接受父皇不喜欢他这个事实。 楚修容凄然一笑,伸手掩住脸。 队长刁蛮妻:老婆说了算 一直安静无声的徐妃哭出声,伸手抱住他“阿修阿修啊”。 “楚鱼容。”皇帝的声音沉沉,“你在这里指点评判他人,真是威风凛凛——你怎么不说说你!你都看的清清楚楚,摸得透人心,那你又做了什么?” 楚鱼容没有丝毫迟疑,道:“我什么都没做,儿臣是铁面将军,跟父皇你已经说好了,儿臣不再是儿,只是臣,身为臣子,以陛下你为重,你不开口不允许的事,臣不会去做,你要维护的事维护的人,臣也不会去伤害,至于太子楚修容等等人在做什么,那是陛下的家事,只要他们不危及国朝安稳,臣就会冷眼旁观。” 皇帝一声冷笑:“好,好,好你个楚鱼容。”伴着这句话,堵在心口的钝痛也变成一口血吐出来。 殿内一瞬间惊呼连连。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陛下!”“陛下!” 进忠太监扶住皇帝,周玄也挤开暗卫站到皇帝身边。 “陛下,待臣替你拿下他——” 皇帝挥开他们,指着楚鱼容喝道:“你说你什么都不做,那朕问你,今日你来又是要做什么?不要说什么你是看不过边关危急,或是为了护驾,你要是为了护驾和制乱,何必等到今日今时!” 楚鱼容淡淡道:“我今日今时来,自然是为了皇位。” 皇位! 皇帝一声大笑:“好,还是你干脆,太子害朕,不说为了皇位,只说是怪朕逼迫他,阿修害朕,说是对朕多情要朕后悔,还是你楚鱼容磊落,没错,不就是为了个皇位吗?说出这么一大通废话!”…

Read the full article

c6v87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第四百四十六章 詢問讀書-7fj62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他的声音沙哑不算很大,但大殿里一下子变的安静。 原本在哭在乱跑的人都呆在原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人。 铠甲,铁面,能把太子射飞的重弓。 刁蛮皇妃不好宠 抱着柱子的鲁王滑落在地上,脸色比被箭射中更难看,真是铁面将军,那现在不是做梦,而是大家都被杀死来到阴间了? 相比于其他人的呆滞,楚修容则眼神清亮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人,虽然先前猜到楚鱼容是谁,谁又是楚鱼容时,他已经惊叹了很久,但此时亲眼看到,还是忍不住更惊叹。 多神奇啊,眼前的人,不是他认识的铁面将军,也不是他认识的楚鱼容,是另外一个人。 剑噬九霄 我与凌风 呆滞也是一瞬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进忠太监已经到了皇帝身边,殿内余下的暗卫也都涌到皇帝身前围护。 被钉在屏风上的楚谨容发出无意识的呻吟,殿内其他受伤的人也高高低低的痛呼,惊乱的太监宫女后妃们啜泣。 嘈杂纷乱重回人间。 外边也传来重重的脚步声,铠甲兵器碰撞,人被拖着在地上滑动——应该是被射杀先前太子潜藏的人们。 没有要命的利箭再射进来,也没有兵卫冲进来。 站在门口的男人就像一座山。 看着这座山,皇帝的脸色并没有多好看,而四周暗卫们的神情也没有多放松。 “这这,是谁啊。”从呆滞震惊中回过神的徐妃忍不住喊。 乍一眼看过去,会让人想到铁面将军,但仔细看的话,妇人们对将军气息不熟,但对外貌印象深刻。 这最多可以说是个年轻的铁面将军——总不能是人死一次就返老还童了吧。 “陛下,就是他。”周玄将手里充当盾甲的禁卫尸首扔下,一步迈到皇帝御座下,“他,他假扮铁面将军。” 先前太子袭杀时,他也向皇帝这边冲来,要保护皇帝,只不过比进忠太监慢了一步。 皇帝没有理会他,面色青白的看着门口站着的人。 “墨林。”他开口道。 大殿里人们神情再次一愣,墨林这个名字有很多人都知道,那是皇帝身边最厉害的暗卫。 不問 蒼生 問 鬼神 有一个身高瘦长的男人从屏风后出来,手中握着一把长刀。 看到墨林走出来,原本正要爬向皇帝的鲁王再次抱住了柱子,神情变得更加惊恐,事情还没完,形势比先前还要紧张! 先前太子都那样了,满殿的人都要被杀死了,皇帝都没有喊墨林出来。 墨林是皇帝最大的杀器。 此时此刻,被唤出来了,可见眼前这个不人不鬼的男人是多大的威胁。 將軍 在 上 小說 鲁王听到门边站着的男人铁面后一声苍老的轻笑。 “墨林?”他说,“墨林威胁不了我吧?当初比试过几次,不分上下。” 墨林没有说话,皇帝也不回应这个问题,只冷冷的看着他:“楚鱼容,你想干什么?” 楚鱼容这个名字喊出来,再一次重击殿内的人,思绪都凌乱了,想法都没有了,一片空白。 皇帝身后的屏风都似乎受了惊,发出咚的一声——又或者是被钉在上面的楚谨容身子在抖动吧,此时此刻也没有人在意他了。 大家都看着门口站着的铁面人——楚鱼容? “我想干什么?”铁面人笑了,苍老的声音消失了,铁面后传出清亮的声音,“父皇,多明显啊,我这是救驾。” 真是楚鱼容——虽然对他的声音大家也没有多熟悉,虽然他还没有摘下面具,但这一声父皇总是没错,六个皇子在场的就剩下他了。 “救驾?”皇帝冷冷道,“如今这场面——” 说到这场面,他看向四周,贤妃跟一群太监宫女挤着,燕王趴在地上,鲁王抱着一根柱子,徐妃被楚修容护在身边,他们身上有血迹,不知道是其他人的,还是被箭刺伤了,张太医胳膊中了一箭,幸运的是还有活着,而五皇子躺在血泊中的双眼瞪圆,已经没有了气息。 楚谨容,皇帝的视线最终落在他身上——…

Read the full article

jum0f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問丹朱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五章 突襲鑒賞-efhhf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纵然那个时候,他已经有很多儿子。 但谨容不一样啊,那是谨容啊。 “是因为这个吗?朕,那时候只是担心谨容。”皇帝喃喃说,“朕最信任你的医术,朕,派了其他太医去给阿露诊治了。” 楚修容轻叹一声:“父皇,你的儿子是儿子,别人的儿子也是儿子啊,你的儿子只是受了惊吓,别人的儿子已经有了生命危险,你却不肯放人回去——”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他看向张院判。 “张夫人因为阿露的死变的疯疯癫癫,有苦难言,只能恨起来就打张院判,自己是大夫,有着那么高的医术,却眼睁睁看着儿子病死了,父皇,你的儿子活的开开心心的,你是体会不到这种心情的。” 皇帝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看着张院判,眼神哀伤,再看楚修容:“所以,你利用这个煽动引诱了张院判,与你同流合污来害朕?” 楚修容没有回答,只看向张院判,眼神感激:“张院判照顾了我十几年了,如果不是他,这么痛的身体,那么苦的药,我坚持不下来,我感激他,他也怜惜我,同情我。” 也就是说,他用了十几年的时间说服了张院判,或者说,很早以前张院判就被楚修容收买——皇帝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 “真想不到你这么多年一直在筹谋对付朕和太子。”皇帝睁开眼,眼神愤怒,“你到底想干什么?是因为当年中毒,你恨皇后恨太子,还是因为你想要自己当太子,想要这个皇位!” 皇帝的话音落,殿外一声大喊。 “陛下不好了陛下——陛下——” 殿内凝滞的气氛被冲散,守在殿外的暗卫也随之报来“是周侯爷。” 这种时候,皇帝是不想闲杂人等进来,但—— “陛下——铁面将军来了——”周玄的喊声再一次传来,“铁面将军带着兵马来围攻城门了——” 铁面将军?! 这一下殿内哄然,每个人神情震惊,本以为已经接连受刺激了,没想到还有更刺激的——铁面将军诈尸了! 鲁王跪在燕王身后,伸手掐了燕王一下。 绝宠第一毒妃 燕王差点没忍住喊出声。 墨 香 銅臭 魔道 祖師 “你干什么!”他回头气骂。 死人咒 学霸终结者 鲁王说:“现在不是在做梦吧?” 有病!燕王气的瞪了他一眼。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知道铁面将军是谁的皇帝和楚谨容神情震惊,旋即愤怒。 因为这一句话,周玄被放了进来,他跑向皇帝,下一刻看到殿内的情形,似乎被吓了一跳,脚步踉跄被躺在地上的尸首绊倒。 “陛下——铁面将军——哎?这里是怎么回事?”他语无伦次的问,视线看着死尸,左右两侧握着弓弩的暗卫,以及门口被暗卫围住的跪在地上的禁卫们。 皇帝冷笑,还有这个孽畜:“怎么回事?那要看你是站在太子这边看,还是站在齐王这边看。” 神环啸 商朝雨 周玄跪在地上抬起头:“陛下,臣是站在陛下这边——” “少废话!”皇帝喝道,伸手指着他,“你们一个个的勾当,还以为朕不知道吗?” 他的手又指了指外边,看着似乎明亮又似乎黑暗的夜色。 还有楚鱼容! 少女的克苏鲁神话 极品纨绔妃 他就知道,这个孽子也不会安生! 就在皇帝跟周玄说话的时候,一直半跪在地上似乎呆滞的五皇子猛地跳起来,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抓起地上一把刀。 “管他想要什么!”他喊道,握着刀刺向楚修容,“楚修容罪该万死!去死吧——” 皇叔【完结】 梨花白 他的动作很快,而且周玄恰好绊倒跌跪挡在他身前,也挡住了进忠太监的视线。 扔拂尘扔什么都被挡住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smp78有口皆碑的小說 問丹朱-第四百四十四章 細說-k1aqv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大家都知道铁面将军死了,但是,这一刻竟然没有一个人质问“是谁胆敢假冒将军!” 周玄忍不住向前走几步,看着站在城门前的——铁面将军。 其实跟大家熟悉的铁面将军有明显的差别啊,他身形颀长,头发也墨黑,一看就是个年轻人,除了这个铠甲这匹马还有脸上的面具外,并没有其他地方像铁面将军。 真是可气,楚鱼容这也太敷衍了吧,你怎么不像以前那样装的认真些。 但更可气的是,尽管知道铁面将军皮下是谁,尽管也看出这么多不同,周玄还是不得不承认,看着眼前这个人,他依旧也想喊一声铁面将军。 熟悉的相似的,并不是外貌,而是气息。 是啊,楚鱼容,他本就是真正的铁面将军,这几年,铁面将军一直都是他。 “侯爷!”身边的将官有些不知所措,“怎么办?” 周玄看他一眼:“管他是人是鬼,鬼要皇城也要皇帝允许。”说着转身就走,“你们守住城门!我去告诉陛下这个——好消息。” 皇帝陛下,你最信任倚重的老将军死而复生回来了,你开不开心啊? 周玄走下城墙,忍不住无声大笑,笑着笑着,又面色沉静,从腰里解下一把匕首。 他低头看着匕首,这么多年了,这把匕首该去本该去的地方里。 周玄将匕首放进衣袖里,大步向巍峨的宫殿跑去。 “陛下——我要见陛下——大事不好了——” ….. ….. 皇帝的寝宫里,很多人此时此刻都感觉不好了。 明明是五皇子带着私兵进了皇宫,要当着皇帝的面杀楚修容,是罪大恶极,但现在的场面,以及皇帝说的话,怎么变成了皇帝在问罪楚修容? “朕明白了,你不在乎自己的命。”皇帝点点头,“就如同你也不在乎朕的命,所以让朕被太子谋害。” 重生之悠然空间 皇帝的话越来越惊人,殿内的人们呼吸都停滞了。 半跪在地上的五皇子都忘记了哀嚎,握着自己的手,狂喜震惊还有茫然——他说楚修容害太子,害母后,害他自己什么的,当然只是随便说说,对他来说,楚修容的存在就已经是对他们的伤害,但没想到,楚修容还真对他们做出伤害了! 楚谨容看着楚修容,倒没有什么狂喜,眼中的戾气更浓,原来他一直被楚修容玩弄在手掌心? “不能这么说。”楚修容摇头,“危害父皇性命,是楚谨容自己做出的选择,与我无关。” 这就是问题! “阿修!”皇帝喊道,“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你在引诱他。” 他躺在床上,不能说不能动不能睁眼,清醒的看着看着楚谨容是怎么一步步,从紧张到释然再到享受,再到不舍,最后到了不肯让他醒来—— 樱花的茂盛 樱花的飘落 “那是皇权。”皇帝看着楚修容,“没有人能经得起这种诱惑。” 楚修容轻声道:“所以不管他害我,还是害您,在您眼里,都是没有错?” 徐妃再也忍不住抓着楚修容的手站起来:“陛下——您不能这样啊。” 说这话眼泪滑落。 徐妃经常哭,但这一次是真的眼泪。 皇帝在御座上闭了闭眼:“朕不是说他没有错,朕是说,你这样也是错了!阿修——”他睁开眼,面容悲痛,“你,到底做了多少事?先前——” 楚修容不等他问完,就点头:“上河村案,也是我让人来举告的,还有,楚睦容来暗杀我,之所以能被抓住,也是我提前准备了人抓住他们,不过可惜的是——” 他看向楚谨容。 “太子的人都跑了。” 这一次楚谨容不再沉默了,看着楚修容,愤怒的喊道:“阿修,你竟然一直——” “我一直怎么?害你?”楚修容打断他,声音依旧温和,嘴角含笑,“太子殿下,我一直站着一动不动,是你容不下我而来害我,是你容不下父皇的存在而来害他。” 楚谨容道:“我没有,那个胡大夫,还有那个太监,分明都是被你收买了诬陷我!” 原先承认的事,现在再推翻也没什么,反正都是楚修容的错。 皇帝喝道:“都住口。”他再看楚修容,带着几分疲惫,“其他的朕都想明白了,只是有一个,朕想不明白,张院判是怎么回事?” 毒妃在上 穆丹枫 皇帝按了按心口,虽然觉得已经伤痛的不能再伤痛了,但每一次伤还是很痛啊。 随着他的话,站在的两边的暗卫又押出一个人来。 正是张院判。 张院判神情平静。 皇帝喊张院判的名字:“你也在骗朕,如果没有你,阿修不可能做到如此。”…

Read the full article

wa2ll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問丹朱-第四百四十三章 好戲推薦-i846m

小說推薦 – 問丹朱五皇子手里的刀举起,伴着他的喊声,徐妃的尖叫也响起。 徐妃几乎在同时扑向楚修容,根本不管楚修容被禁卫围住,就算那些禁卫将刀对准她,她也视若无睹,哪怕刺穿了身体,被劈开,她也只要护住自己的儿子。 徐妃没有扑上这些刀枪,有嗡嗡的声音先响起。 一支支利箭从两边飞来,擦着徐妃射向那七八个禁卫,还没能举起刀砍向楚修容,人便惨叫着倒下了。 五皇子的脸色顿变,眼神更加愤怒,自己举着刀就要冲过来,下一刻锵的一声,一支拂尘砸过来,砸在他的手腕上。 五皇子发出一声哀嚎手无力的垂下,刀跌落在地上。 徐妃被躺在地上的死尸禁卫差点绊倒,楚修容伸手扶住她。 徐妃抱着他放声大哭:“阿修,我的阿修,吓死我了。” 楚修容安抚她:“没事没事,有父皇在。” 美人瀲灩 从五皇子举刀喊,到徐妃扑来,再到利箭将七八个禁卫射死,五皇子被拂尘打断手,也是一瞬间的事。 大殿里人们犹自心跳砰砰,一口气还没喘过来。 “朕猜到你可能会有不轨之心。”皇帝的声音也从御座前落下,没有怒意也没有震惊,“只是还留着一丝期望,期望这些人用不上。” 朵咪谜一样的流浪记 纳米艾斯 这些人的意思是,诸人看四周,才发现殿内两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两排禁卫——跟禁卫也不同,没有穿着禁卫的衣袍,但他们身上配刀手中举着弓弩,气势比禁卫还骇人。 这是皇帝身边的暗卫。 后宫日记 除了被当场射死的那几个禁卫,门口那些禁卫也被里外的暗卫围住。 诸人一口气终于喘过来。 贤妃捂着胸口软软坐倒地上,喊声陛下啊“怎么会这样。” 燕王指着地上的五皇子——远远的指着:“楚睦容,你真是死不悔改!太让父皇失望了!” 鲁王跟着哼哼两声算是一起骂了。 楚睦容手被打断,挣扎着起身,一边继续怒骂:“楚修容该杀!楚修容害太子该杀!父皇,你别忘记了,那些诸侯王当年是怎么害死皇祖父,又一心要害你的!楚修容狼子野心!” 一直跪在地上的楚谨容站起来,走过来扬手给了五皇子一巴掌:“住口!” 刚站起来的五皇子被这一巴掌打的跪倒在地上,口鼻流血。 “太子哥!”他抬起头眼里却没有半点恨意,只有悲愤,“你看你都被欺负成什么样了?我被害了,母后被害死了,你现在活着跟死了有什么两样!” 楚谨容扬起手要打他,又似乎无力的垂下:“父皇,儿臣有罪,请把我们押送回去吧,我们没有脸面再站在这里了。” 皇帝嗯了声:“不急,走之前先说说来的事。” 来的事? 楚谨容乱发遮盖下的眼闪过一丝阴狠,皇帝果然防备着,还好他也防备着,这一切都是楚睦容干的,也是楚睦容能干出来的事,从小到大,楚睦容就被养成了这样没头脑只有狠心肠的性子,父皇自己心里也清楚,待会儿问起来也不过是问问—— 他念头乱想着,耳边皇帝的声音再次传来。 “修容,五皇子是怎么带人进来的?” 竟然不是问五皇子,而是问楚修容?这是父子亲密的讨论吗?是在教朝事人心吗?就像以前教他那样,楚谨容乱发下的视线狠狠的看向楚修容。 楚修容正扶着哭泣的徐妃坐下来,听到皇帝询问,徐妃哭着道:“陛下,修容受了这么大惊吓,不要让他想这种事了,这种事,五皇子心里自然清楚的很。” 皇帝没有说话,不知道是殿内冒出的还举着弓弩的暗卫,还是是地上躺着的死了但还没有下令搬走的禁卫尸体,亮如白昼的寝殿内,有些鬼气森森。 楚修容拍了怕徐妃的肩头,对皇帝道:“五皇子府里藏着人手呢,父皇的禁卫前去押送的时候,被他们杀了换掉了,趁机跟着五皇子进宫。” 皇帝点点头:“杀掉禁卫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外边也要安排好吧?” 楚修容含笑点头:“是,要安排一下,至少给他们创造好机会,不被人发现。” 越听越不对,楚谨容不由抬起头,乱发的眼神不再掩饰,这什么意思? 皇帝道:“你就不怕楚睦容真的杀了你?” 楚修容轻笑:“我相信父皇能护我周全。” 皇帝冷冷一笑:“或者说,就算他杀了你,这一场戏让朕看到,你也心满意足了?” 星魂神印 一场戏?什么意思? 殿内所有的人神情惊愕,看着皇帝和楚修容。 一个坐在高高御座上,四周空无一人,似乎烛火都照不到。 一个站在殿中央,四周躺着的禁卫死尸,燃烧的灯烛将他笼罩。 殿内的一切嘈杂都消失了,所有人也似乎不存在了,唯有皇帝和楚修容相对。 ….. ….. 皇帝寝宫发生的事突然又诡异,在场的人都很多想不到,没在场的人更想不到。 但周玄想到了,而且还一直等着看,只不过现在他不能去看。…

Read the full article

nmad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問丹朱-第四百三十一章 相談-c9ely

小說推薦 – 問丹朱听到老齐王赞叹皇帝子女很厉害,西凉王太子有些犹豫:“皇帝有六个儿子,都厉害的话,不好打啊。” 老齐王笑了:“王太子放心,作为皇帝的子女们都厉害并不是什么好事,先前我已经给大王说过,皇帝生病,就是皇子们的功劳。” 对于儿子让父王生病这种事,西凉王太子倒是很好理解,略有意味的一笑:“皇帝老了。” “是啊,如今的大夏皇帝,并不是先前啦。”老齐王道,“自顾不暇。” 西凉王太子哈哈大笑,看着这个又病又老瘦弱的老齐王,又假作几分关怀:“你的王太子在京城被皇帝扣留当人质,我们会第一时间想办法把他救出来。” 老齐王笑了摆手:“我这个儿子既然被我送出去,就是不要了,王太子不用理会,现如今最重要的事是眼下,拿下西京。” 大宋桃源 白翼龙 西凉王太子看了眼桌案上摆着的羊皮图,用手比划一下,眼中精光闪闪:“来到凤城,距离西京可以说是一步之遥了。”筹划已久的事终于要开始了,但——他的手抚摸着羊皮,略有迟疑,“铁面将军虽然死了,大夏这些年也养的兵强马壮,你们这些诸侯王又几乎是不动兵戈的被除掉了,朝廷的兵马几乎没有消耗,只怕不好打啊。” 老齐王眼里闪过一丝鄙夷,旋即神情更和蔼:“王太子想多了,你们此次的目的并不是要一举拿下大夏,更不是要跟大夏打的你死我活,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只要这次拿下西京,以此为屏障,只守不攻,就如同在大夏的心口扎了一把刀,这刀柄握在你们手里,一会儿划拉一下,一会儿收手,就如同他们说的送个公主过去跟大夏的皇子结亲,结了亲也能继续打嘛,就这样慢慢的让这个刀口更长更深,大夏的元气就会大伤,到时候——” 听着老齐王诚恳的教导,西凉王太子恢复了精神,不过,他也没听完,想的比老齐王说的要更少一些,伸手点着羊皮上的西京所在,哪怕没有以后,这次在西京劫掠一场也值得了,那可是大夏的旧都呢,物产丰饶珍宝美人无数。 他抚掌唤人送好酒进来“虽然没能跟大夏的公主一起宴乐,我们自己吃好喝好养好精神!”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王永亮 然后一口吞下送到眼前的白羊们。 超級黃金指 道門弟子 老齐王亦是抚掌大笑,虽然他不能饮酒,但喜欢看人饮酒,虽然他不能杀人,但喜欢看别人杀人,虽然他当不了皇帝,但喜欢看别人也当不了皇帝,看别人父子相残,看别人的江山支离破碎—— ….. ….. 夜色笼罩大营,腾腾燃烧的篝火,让秋日的荒野变得绚烂,驻扎的营帐看似在一起,又以巡逻的兵马划出分明的界限,当然,以大夏的兵马为主。 几个侍女捧着衣物站在营帐里,紧张又好奇的看着端坐的公主。 公主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珠光宝气,在夜灯的映照下脸上还有几分疲惫。 凤城的官员们在给公主呈上美食。 因为公主不去城池内歇息,大家也都留在这里。 “不用麻烦了。”金瑶公主道,“虽然有点累,但我不是从未出过门,也不是弱不禁风,我在宫中也常常骑马射箭,我最擅长的就是角抵。” 角抵啊,官员们忍不住对视一眼,骑马射箭倒也罢了,角抵这种粗鲁的事真的假的? 金瑶公主不管他们信不信,接受了官员们送来的侍女,让他们告退,简单沐浴后,饭菜也顾不得吃,急着给很多人写信——皇帝,六哥,还有陈丹朱。 要说的话太多了。 比如这次的行路,比从西京道京城那次艰苦的多,但她撑下来了,经受过摔打的身体的确不一样,而且在路途中她每天练习角抵,的确是准备着到了西凉跟西凉王太子打一架—— 嗯,虽然现在不用去西凉了,还是可以跟西凉王太子打一架,输了也无所谓,重要的是敢与之一比的气势。 当然,还有六哥的吩咐,她今天已经让人看过了,西凉王太子带的随从约有百人,其中二十多个女子,也让安排袁大夫送的十个护卫在巡逻,探查西凉人的动静。 不了仇 倪匡 陈丹朱现在怎么样?父皇已经给六哥脱罪了吧? 还有,金瑶公主握着笔停顿下,张遥现在落脚在什么地方?荒山野林河水溪边吗? 说是来送她的,但又坦然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这个人,还真是个有趣,怪不得被陈丹朱视若珍宝。 超级天才狂少 伯乐 她笑了笑,低下头继续写信。 灯火跳跃,照着匆忙铺设地毯悬挂香薰的营帐简陋又别有温暖。 ….. ….. 正如金瑶公主猜测的那样,张遥正站在一条溪水边,身后是一片密林,身前是一条峡谷。 東京夢華 在河之南 因果情缘 秋日的凤城夜晚已经森森寒意,但张遥没有点燃篝火,贴在溪边一块冰凉的山石一动不动,竖着耳朵听前方峡谷暗夜里的声响。 峡谷高耸陡峭,夜晚更幽深恐怖,其内偶尔传来不知道是风声还是不知名的夜鸟鸣叫,待夜色越来越深,风声中就能听到更多的杂声,似乎有人在笑—— 那不是似乎,是真的有人在笑,还不是一个人。 张遥深吸一口气,从山石后走出来,脚踩在溪水里向峡谷那边慢慢的走,水声能掩盖他的脚步,也能给他在暗夜里指引着路,很快他终于来到峡谷,弯弯曲曲的走了一段,就在幽深的宛如蛇虫腹部的峡谷里看到了闪起的火光,火光也如同蛇虫一般蜿蜒,火光边坐着或者躺着一个又一个人—— 他们裹着厚袍,带着帽子遮挡了面容,但火光映照下的偶尔露出的眉眼鼻子,是与凤城人截然不同的面貌。…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