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bpsrr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笔趣-第七百六十八章 聖境齊聚,北海無定島看書-mexsf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小說推薦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边国的大战汇聚了九野十三州所有的始祖帝境,至于阎立和元一,他们二人却在东海和边国大战正酣的时候前往了无定岛。
三百万年前无定岛的大战让乱世落下帷幕,洪武所有的始祖境强者一战后全部消失,这一次大战同样,想要结束洪武大陆的关键的战场还是会在孤悬海外的无定岛。
仙之东海,无尽西海,极恶南海,洪武四大海域各自有都有自己的名号,而北海更是被成为荒之北海。
其他三片海域水族生灵繁多灵气充沛,但唯独北海是所有水族的禁地也是生命的禁地,没有任何海妖能够在北海生存,因此别名为荒海!
无定岛漂浮于北海上之所以名为无定,是因为这一座海岛的位置并未一成不变,而是顺着海流或者风时刻都在迁移。
即便强如王极十三尊,十三大妖皇这样的人物也不敢轻易前往北海,除了因为北海环境险恶之外,北海无定岛更是妖圣九黎的清修之地。
阎立和元一刚一进入北海第一印象便是荒芜,其他三大海域的水都处于流动的状态,这北海的水浑浊异常宛如一潭死水,灵气也已经干枯。
拥有始祖境修为的他们灵识足以覆盖一整片海域,可是在北海上灵识受阻,探出不过千余里便被弹回,想来是妖圣在北海留下的禁制。
“此一行怕是难以善了了,不管是九黎还是九墨都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元一说道。
“好在这里是北海,可以放手一战领教这位先天妖圣的手段”
他们这些圣境的出手便有夺天地造化的本事,若是在九野真正放手一战,即便是易玄合道后的天地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量,势必会牵连到整个大陆,北海便没有这种后顾之忧了。
元一阎立对北海和无定岛非常陌生,但是在他们之前易宗已经率先来到了无定岛上。
海域的孤岛上经常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神宝,西海龙岛的范围足以与十三州任何一州相媲美,而无定岛的范围与之相比还要更加广袤一些。
与荒芜的北海相比,无定岛上倒是生机勃勃万物丛生,山川河流应有尽有,只不过同样没有任何飞禽走兽的存在。
此时的岛上四股或阴冷或霸道的气势交织,已经踏入圣境的人虽然已经在收敛气息,但是不经意间泄露出来的一丝都足以慑服万灵,这便是妖族已经达到超脱圣境的四人。
重生天生平凡 流水魚
四人中除了妖圣九黎以及九墨之外ꓹ 还有一人身披黑袍面容都隐藏在宽大的黑袍内,这黑袍人便是神秘的妖师北冥ꓹ 而第四人正是龙皇龙更始。
这四位就是自开天辟地之后妖族一直到如今成就圣境的妖族四圣,也是在暗中推波助澜操控洪武大陆局势的推手,东海边国战况焦灼ꓹ 想要分出胜负或许需要几十上百年,但是最终决定胜败的却是这些人族与妖族背后的圣境。
“八荒中的人一直想要维系九野与十三州之间的平衡ꓹ 之前两次大战他们可都派出了强者相助九野,这一次….”龙更始有些担心。
財色 叨狼
“这点放心ꓹ 我代表妖圣已经前往过八荒面见了八荒尊圣ꓹ 已经达成了共识,这一次他们两不相帮!”北冥道。
“八荒尊圣!”
龙更始也是成就了圣位之后才察觉到,原本最弱的八荒中居然隐藏着一尊圣境异兽大妖,在他离开西海后第一个去的地方便是八荒,没曾想根本没有见到,虽同是圣境,但这八荒尊圣的实力怕是已经达到了与九黎一样的层次。
獵戶出山
“即便八荒不出手ꓹ 人族加上灵族余孽,可是还有几个难缠的人物啊”龙更始若有所指。
“你说吧有什么要求”
药师北冥看了一眼九黎和九墨似乎并没有说话的意思ꓹ 于是开口问道。
“我要七州之地!”
“以前不少妖族部落尊长和我说过ꓹ 龙岛虽孤悬海外但野心极大ꓹ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但你未免也太贪婪了吧ꓹ 你让那七州之地的妖族部落如何自处?”北冥显然对狮子大开口的龙更始有些不喜。
“妖族以实力为尊,我龙岛五脉加上西海无数附庸ꓹ 七州之地并不算多”龙更始笑道。
见到北冥还想要与龙更始讨价还价ꓹ 九墨直接一锤定音。
“七州之地我没意见ꓹ 但你自己去摆平那些部落之长”
“那是自然”
龙更始非常自信,在他没有成就圣境之前便能够镇压一个时代ꓹ 何况现在。
“那九野….”
龙更始要了七州之地后居然又打起了九野的注意,圣境的修为让他自信可以与妖圣拍板。
“龙更始你不要太过分了”
狼性總裁:假面誘惑
北冥声音中带着一些怒气,龙更始并不在乎,他的双眼一直停留在九黎和九墨身上。
“当年你抢夺源天紫气时灵界大圣须菩提曾插手那一场大战,最后被我斩掉了灵根,若是你觉得你现在的修为有资格和我讲条件,你大可一试”九黎双目一斜,其中威胁之意非常明显。
须菩提之名他自然知道,洪武先天大圣中一共有六位,九黎九墨,灵界之圣须菩提,人族大圣易玄易宗,其次便是最神秘的八荒大圣,但是这六大圣中九黎与易玄的实力压过其他人一头。
圣境不死不灭超越天地,但这样的绝顶人物须菩提却是死在了九黎手中,龙更始自然忌惮几分。
龙更始讪讪的笑着,他也是试探性的一问,如果能得到最好得不到也无妨,七州之地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
一柄古黄色的长剑划破长空,刺入了妖族四圣正对面的山峰中,一时间天地之间的灵气变得无比锐利,似乎万剑临空。
“什么时候九野轮到你们说了算了”
话音刚落易宗一身青衫落在了剑旁,单手握剑气贯天地居然与四大圣的气势分庭抗礼。
“没有易玄你不是我的对手”九黎说道。
“当年一战你仗着万兽枪在手压我一头,现在开天四大圣器中玄天剑为我所有,谁胜谁负言之尚早”
乱古大战中两人曾有一次交手,易宗重伤险些陨落,好在易玄出手力挽狂澜,易宗的圣基一直在混元剑洞中温养,知道最近才恢复到巅峰战斗力。
“灵族的余孽,既然到了还要继续躲躲藏藏吗?”
九墨的目光看向了空无一人地方,一团火苗凭空跳跃,一人自火焰中跨步走出,头戴紫金火焰王冠,双目如电,手持一方玉尺。
前妻不認賬
“不灭!”
龙更始当然认得,眼前之人就是当年从与他争夺源天紫气的大战中被须菩提救走的人!
“躲藏了这么多年终于敢露面了,这一次正好彻底清洗掉灵族余孽”九墨淡然的说着,似乎在外界无上的圣境对他而言不过如此。
“我既然来了便无惧死亡,若是赢了那便是报了须菩提大圣的仇,如果死了,也算是我偿还了须菩提大圣的恩”
无论什么样的结局不灭自问自己都能接受,他更清楚的是不管是报仇还是报恩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借助人族之力。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谁也没有率先出手,双方都在等待。
“该来的人终于到齐了”
婚後試愛:檢察官老婆
“妖圣实在等贫道师兄弟吗?”
一僧一道金青两道遁光划落停在了易宗身边,虽然没有无定岛得位置,但是对阎立和元一而言找到这里并不算难,之所以来迟是因为两人在北海四处看了看。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没死,你可把我害惨了”
在此相见易宗自然高兴,不过还是心存抱怨,在知道了两人被困混沌深处后易宗在混沌中寻找了几十年,谁曾想两人悄无声息的回到了洪武大陆。
一个圣境强者若是没有特殊的手段根本无法隐藏自己的气息,一定会被其他圣境察觉,不灭若是没有灵界至宝量天尺隐藏气息根本无法躲开九黎的追杀。

9juyq精华都市小说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txt-第七百五十七章 三件禮物,多餘的算計看書-guz5b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小說推薦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三座山峰矗立未久又是一道黑影自天而落,这第四座山峰刚刚落下华天博以为这是老道士的第三件礼物,但老道士捏着胡须眉头微皱。
“师傅这就是你的第三件礼物吗?”
老道士没有回答,闭目沉思,夜空中几声惊雷乍响似乎在与老道交流。
“本以为易宗前往混沌不在洪武我能占一个先机,没想到还是躲不过你”老道笑容中有几分苦色。
“这并非为师送给你的礼物,而是来自荆野剑州的一位前辈,此峰名为祖剑峰,其上有一座刻下了各种惊世骇俗剑术的石刻,自此你也算是半个剑宗门徒了”
老道士看着华天博眼神有几分羡慕也有几分惊叹但同时也有几分后悔。
老道士叹息一声,他本以为华天博身具人族气运,因此乔装打扮收他为徒以借他的气运壮大,但他也是方才才洞悉了天道算计,或者说是易玄的算计。
“易玄,你迟迟不合道等的就是这一刻吧,好算计好算计啊”
几乎所有的巅峰强者都知道如今的易玄正在合道,而合道之后天地稳固便是九野和十三州最强一战开启的时机,所有人都在等待,但没有人知道正在合道的易玄也在等待。
“我之前还非常疑惑,造化玉牒虽晦涩但对你来说并不难领悟,而你堂堂易玄居然这么久还不能合道,我现在明白了你其实一直都在等待我收徒的这一刻吧”
老道士的身份不言而喻自然是阎立所化,他在混沌中与造化玉牒融合吸收了两道源天紫气成圣脱困,在混沌中他遇上了易宗却并未与他相见,而是避开他悄无声息返回洪武。
在他的心里早就有盘算,那就是当初易玄给他指的这中州一代未来人族中兴之地,想着借天之子的气运助力佛道顺利达到巅峰,可没曾想却中了算计,如今的阎立抬头与天交谈。
“现在我明白了自第一次见面时你和我透露此地将来是人族气运之地,透露天之子的存在是便是在诱我收他为徒,其实我早该想到若真有这样百利无害的好事怎么能轮得到我”
九野人族大劫将至,若是九野胜利还好,若是九野失败,华天博将是废土中唯一的希望,与当年乱古十六始祖大尊一般,苦难一生征战万年牺牲无数来为九野争命。
原本阎立来自域外,他所创立的佛道两宗可超然物外不沾因果无论十三州九野如何巨变,有他在都能保持独立进退有度。
但他收洪武天之子华天博为徒便是将他的气运以及他所创建的佛道气运彻底与华天博捆绑在了一起,甚至连仙墟和净土都不能置身物外都将被卷入其中,易玄所做的便是将阎立所创立的佛道彻底拉入洪武纷争这谭蕴藏这致命威胁的浑水中,自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回到三國打天下 天翔
夜空中星辰闪烁雷声滚滚似在回复阎立的诘问。
“后悔?贫道当初既然答应了你便不会后悔,而且事已至此无法更改也无力在更改,不然怎么对得起你苦心孤诣贫”
“你且放心合道,贫道倒想领教一下独霸洪武的妖族究竟如何在贫道手中翻天覆地”阎立一概郁闷之色神情狂傲,他已成圣自然你又可傲笑一方的实力。
“华天博,你应天而生身具天命可被称为天之子福缘无双,将是贫道所收的最后一个弟子,甚至天道为了你不惜算计为师,但你切忌骄躁须知福兮祸所依,你承受了多少福缘也会肩负多少的责任付出多少的代价,你这一生注定跌宕起伏甚至是悲壮”
”师傅,弟子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一生都将谨记师尊之名,职责所向当一往无前”
身为天之子的华天博聪慧无比,阎立所说的他虽听得似懂非懂但也明白他身兼重任。
“本来为师已经为你准备好了第三份礼物是一把武器,跟随为师多年的震坛木,但刚才易玄的话让为师改变了心意。
如今要送你的这第三份要送你礼物非同凡响,乃是天地初开始所形成的洪武大陆的地膜,也是混沌四大神器之一,持之可主宰洪武山河,有地书方不负你人皇帝主天地执宰之名。
只是你现在根本无法掌控,为师替你收藏百年,待你修为若是达到了天王境在交给你”
“多谢师傅”
华天博三叩首后算是完成了拜师礼,而阎立可以泄露出自己的气息后,很快便有一妙龄少女和一个身着八卦授仙衣的道人飘然而至,正是天师府天师林原!
“林原见过道祖”
阎立的外表可以千变万化,但是气息却独一无二。
“林原,这是我刚收的关门弟子,天师府毗邻中州城,将来由你代师传道为华天博筑道基”
“不用把小师弟送到仙墟吗?”
林原看着华天博上下打量着这位能被收徒极其严格的阎立选中的少年究竟是何等的神奇,他虽然身为天师府天师,但继承的是天师衣钵并不是阎立的弟子。
阎立收徒虽有教无类但严格程度令人咋舌,直到现在也只收过两位弟子,大弟子春风已经是道宫道尊地位极尽尊崇,始祖境修为九野无双,二弟子身怀奇异血脉的白猿举父,林原自身已经有天师的修为寄身皇尊之列,却在举父面前依然没有还手的余地。
虽其他的诸如石灵石敢当,玄鹤逐风,虎妖平郎,蛇妖青奇,河阳潮风,丁不二石童等等这些人,借助道宫神庙修行实力就算最弱的都已经是天王境巅峰的修为,即便当年九野是号称最强的初代大天王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而这样的强者也只能是记名弟子,一个小小少年华天博如今可以说是一步登天。
“我已从东海移来几座仙山供他修行,仙墟就不必了,但你记得通知春风和仙墟中闭关修行的人,时刻做好大战的准备”
“遵道祖法旨”
“去吧”
阎立拍了拍华天博的脑袋,示意他跟着林原离开。
林原离开后阎立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子极尽温柔。
“对不起,一走多年没有音信让你担心了”
“说什么对不起,我从来不相信你已经死了,因为我的男人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天女诃犁张开一双柔软的玉臂抱住了她这一生中最珍重的人。
归墟罗刹和修罗是天生邪恶的种族,但是极恶中却隐藏着深刻的极善,一如当年罗刹族第一代天女和风停神安甘心为爱被囚禁幽居,如今天女诃犁触动了心底那一份最纯粹的爱意此生便会矢志不渝。
“我修行多年自问仰不愧于地,俯不愧于地,但没想到最后最难报答的却是你的一腔热情”
前妻回來了 畫情
邪尊 風十三郎
最难消受美人恩,阎立此刻才明白这句话的真谛。
“为什么要报答,无尽的相思后能看到你的样子,便是你对我最大的回馈”
“易玄啊易玄,你多余的算计,即便是为了怀里的人,我也不会让九黎的野心得逞”阎立软玉温香在怀暗自说道。
绝美的天女诃犁将头深埋在阎立的胸膛,表情满是享受,阎立不愿打破彼此的这份美好,他清楚这样的安宁不会有太久了。
易玄的算计已经成功,距离他合道便不会远了,所有人都在等待合道成功的一刻,那便是大战再起之时。
傾心錯緣:禽獸首席叼蠻妻 葉微舒
九州与十三州必有一战,只是阎立预想到了开局,但是却没想到结尾。
萌妻不愁嫁 傾澄
萬靈巫師
十三州与九野接壤之处便是八大边国之城,九野的强者都认为即便战争在其也是出现在边国,十三州妖族集中力量冲破十二都天神煞阵打入九野,因此边国十二都天神煞阵后陈列了大量的九野强者。
东海是距离边国最遥远的地方,即便当初边国大战东海依然一派祥和,偏原的百姓也是各自安好与世无争。
如今风平浪静的东海上多出了一个个海旋,这些海旋由小及大正在急速扩张,整个东海海平面上这样的海旋足足有上百个之多。
动静越来越大,最先惊动的便是近海之王的蛟震海,以及东海四大妖王。
蛟震海早早投靠了灵山,因为屡次立功已经被纳入了灵山的范围内,被药师琉璃分为了八部天龙,已经有了大天王的修为,距离无上皇尊也仅有一步之遥!
千丈的白色半蛟半龙之身掠过东海,有些怪异的看着这些海旋,一道强横的气息落在蛟震海身旁。
“蛟王看出来什么吗?”谯王问道。
“恕我眼拙到现在没有发现这海旋究竟是怎么回事,谯王您是东海最古老的妖王,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谯王同样摇了摇头,他在大东海居住了起码有百万年,还从未见过这样诡异的场面。
“不如一起去蜃皇宫吧,公主继承了蜃皇大人的意念应该会知道什么”
“也只能如此了”
蛟震海与谯王破开海浪长驱直入深海中,蜃皇宫是东海最隐秘的地方,位于蜃皇的本体蚌壳中随着海浪迁徙畅游于亿万里海疆中,若没有此地的标识根本无法找到。
蜃公主早已经成为了无上皇尊之位,平时除了偶尔前往仙墟和净土做客根本不会离开东海,蜃皇宫内蜃女与两大妖王透过一颗蜃珠观看着海面上的异动凤眉微簇。
籃球娛樂天王
“公主可曾看出来什么?”谯王问道。
“怪哉,怪哉”蜃女也有些不敢肯定“我在父亲的记忆中也从未见过这般怪异的场面”
“连蜃皇大人都没见过?”
谯王和蛟震海更是费解,蜃皇身为海皇与东海休息与共,东海上发生的事情居然连他都不知道。

st9m5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三章 源天紫氣,開天四聖器鑒賞-b4anz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小說推薦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怪不得我在灵界遍寻不着,原来须菩提的量天尺在你手上,交出量天尺我考虑不杀你”九黎的身影若隐若现。
只是一次短暂的碰撞不灭便知道自己远非九黎的对手,不过交出量天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开天四大圣器万兽枪,玄天剑,量天尺,地书,每一样都拥有神鬼莫测之力,而执掌四大圣器的便是生于混沌中的大圣。
只不过洪武地膜的地书被易宗送给了阎立,阎立自己也不知道他手中的地书会是圣器。
量天尺在灵界才有复兴的希望,他还要等待须菩提的出现原物归还。
“那你只能死了”
圣境乃是无上境界,但九黎成圣与天地未开的混沌时期,圣境虽是绝颠人物,但对九黎来说除掉紫金不灭炎对他来说虽然会麻烦一些却也不是无法做到。
两大圣境的出现让整个西海生灵都在颤抖,万丈狂澜风波四起,就连龙岛上的龙皇龙敖感受到这样的气息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
“九黎住手”
青衣易玄甫一出现便轻描淡写的平息了西海狂波,并且将两大圣境的威压消除。
“快走”
易玄示意不灭离开,不灭也顾不得客套瞬身离去,九黎准备去追但被易玄拦住。
“怎么,你要与我一战?”九黎狂霸,长枪指着易玄。
翅膀下的陰影 天堂鑰匙
“你我不能一战”易玄摇摇头拒绝“你难道没有感觉到这个天地越来越脆弱了吗?你我若是放手一战这个大陆根本承受不了”
“当年龙更始自爆肉身西州化作沧海,那一场大战如果放到这个时代,怕是十三州都将不复存焉”
“与我何干,就算天塌地陷万物毁灭又能奈我何,与天地同寿不过是普通人的追求,我早已经达到超脱”九黎并不在乎。
“妖族尊你为圣,你难道忍心看着他们与这天地同毁?”易玄反问。
“我九黎终其一生只在乎一个人,但是你知道的她死了”
“那你也不要忘了当年你我在混沌中时的誓言,守护这一方天地”易玄还是不想放弃。
“这个大陆本就不稳定一场场大战下来更加脆弱不堪,你我纵有天大神通又能如何,难道还能再开天地?这就是洪武大陆的命数”九黎并不是很关心。
“我自有办法”易玄取出了几片带着朦胧之气的玉片,九黎看后有些惊异。
“记录了天地万道运转的造化玉牒,你之前深入混沌多次难道就是为了它?”九黎反问。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我要以身合道”易玄语气坚决“但在此之前希望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压制十三州那些大妖百年内不动刀兵,稳固天地给我合道的时间”
“我倒想反问你一句,你本万劫不灭,为了这些蝼蚁以身合道舍弃自己的意志与天道融合值得吗?”九黎并不理解易玄的做法。
“九黎,你我师兄弟确实拥有无尽的寿命,但我觉得我比你更加幸运,你还陷在过去无法自拔,而我这些年的旅途中我找到了生命意义。
听风吹花落,看生死轮回这是世间最美的景,那些普通人繁衍传承,品尝他们经历世间百味。
无论是盖世英豪还是撮尔小民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而这些年人族所经历的更是波澜壮阔,实在是精彩啊。”易玄说的陶醉其中。
九黎虽然不以为然,但是易玄相信自己的话已经为他种下了一粒种子。
“我答应你并不是我怜惜天地,这世界对我而言可有可无毫无用处,我答应你是因为作为对手,你值得我的尊敬”
阎立和元一继续往禁龙渊底部下潜,当年因为龙更始自爆毁灭的大陆全部葬在了这海底,一连几日在黑暗里摸索终于找到了不灭说的哪一处崩坏的时空。
“道士,我记得你有一颗连天葫芦藤”元一问道。
依附与洪武的有不少断域,前往这些断域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借用连天葫芦藤,当年阎立曾得到一颗。
自袖里乾坤中取出一个青玉葫芦,无论是断域还是破碎的空间都连接着混沌,混沌中的任何东西都带有极强的毁灭性,哪怕是一阵风都足以毁灭一尊无上境。
洪武万物相生相克,而这葫芦没有别的用处,却能够定住破碎虚空中的地风水火。
“走吧!”
两人一头冲入了漩涡中破碎的虚空连接着混沌,刚踏入其中便遇上了一阵蓝色的风。
“箕巽之风”
博弈世界 飛翔小蛇
阎立面色微变,这箕巽之风在洪武威名很盛,天海风崖的风海神朝正是依靠着箕巽之风和天晶尘才有了如今的地位。
手中的青玉葫芦在虚空中放大,葫芦外一层淡淡的护罩将阎立和元一保护在其中,虚空中没有灵力,如果消耗过大得不到补充必定葬身此地。
有青玉葫芦在手,阎立有了几分保证,但在混沌虚空外围转了一圈都并未找到。
“不灭说那些愤怒的妖魂将龙更始的龙魂钉在了虚空中,为何咱们找不到”
“难道还要深入?”
两人并不像继续深入,混沌虚空的边缘已经危险重重,青玉葫芦灵光正在不断为混沌的力量所消耗,若是继续深入哪怕是青玉葫芦这样的奇宝也未必能保证两人的平安。
“源天紫气值得我们冒险”
始祖境终究不是修炼的终点,踏足圣途才能让佛道两门昌盛不衰。
逆天成神
下定了决心后,青玉葫芦提速朝着混沌深处那一团浑浊的星云中冲去,在混沌中哪怕是一粒沙子都足以致命,浑浊的星云中尘埃如利箭被葫芦灵光所挡下,阎立和元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灵光罩即将破碎之前两人好像来到了另外的世界,阎立低头一看,一块庞大的陆地漂浮于无尽虚空中。
一些无疑中与这大陆相遇的陨石,飓风,乱火都被一层结界阻挡在外,这便是洪武大陆的全貌。
“找到了…你看哪里”
元一一指不远处,一头身长千万里的龙魂被几根巨大的尖刺钉在虚空中。
箕巽之风吹过,这些细微的砂砾有如刀刃从龙魂身上削下大片的血肉,一声凄惨的龙鸣声响起。
“这便是龙更始的龙魂!”阎立震撼的看着眼前。
当年龙更始以性命施展龙族禁术,让所有人的妖魂永生不灭同样自己也反受其害处,被剜去一大片的妖魂很快便在此长起来,日日夜夜承受这样的痛苦连死去都做不到。
“人?居然是人?”
龙更始的龙魂看到元一和阎立后,语气中带着欣喜与激动。
一號傳奇
“无量天尊”
“快,快救本帝出去,你想要什么本帝就会给你什么!”
这是这么多万年来,第一次有人踏足这里,也是龙更始获得解脱唯一的希望。
“若是贫道师兄弟想要源天紫气呢?”阎立问道。
“源天紫气?”
无论龙更始有多急不可耐提起源天紫气依然强行镇定了下来。
愛在盡頭,盡頭再愛
“两个小子你们胃口也太大了,你知道本帝当年为了这源天紫气付出了多大代价?”
龙更始语气不善,阎立毫不怀疑,如果不是他被钉在虚空恐怕早就杀过来了。
“前辈已经被钉在这里几百万上千万年受尽混沌之苦,这些苦难和源天紫气比起来孰轻孰重”
阎立的话触动了龙更始,这些年他不止一次的已经后悔当年的决定,失去了千万年的自由。
“已经接近千万年了啊”龙更始的语气柔软了下来“我那孩儿无间你们可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在思念着他啊”
“龙无间已经成为了新的龙岛之主,为当世圣境之下的最强者”
“好,好,有我当年力震群妖的风范”
龙更始老怀大慰,硕大的龙首探了过来在两人身上嗅了嗅。
“你们身上为何有我龙族的气息,可是有我龙族之物?”龙更始有些兴奋的问道。
“龙族之物?是这个吗?”阎立取出了之前龙无间给他的罗盘。
“就是这个,上面有我儿的气息”
龙更始目光温柔硕大的龙首贴过来在冰冷的罗盘上蹭了蹭。
“是我对不起我儿啊,被困了这么多年也该结束了,我答应你的条件,你能不能把这罗盘”
阎立本不想节外生枝,不灭临走前曾说龙更始性情凶残卑劣万不可信,但提起龙无间龙更始神情悲伤不像作假,双目中更有泪珠滑落,想来千万年的折磨让他有所改变。
“这是当年我留给无间的玩物,无论我身在何处这罗盘都会指向我的位置”
龙更始见两人有些犹豫,因此继续说道。
犹豫再三之后阎立还是不放心,多次观察着罗盘并未发现任何异样,这才把罗盘递了过去。
那只龙更始在得到罗盘后神情大变居然一口将罗盘咬碎,放声大笑起来,被钉住的龙魂剧烈的挣扎起来。
“糟了,上当了”
阎立和元一同时出手,手中的术法砸向龙更始,但罗盘碎裂的地方升腾起白茫茫的雾气,龙无间居然凭空出现在了此地。
“哈哈哈哈,这罗盘确实是我给我儿的玩具,但同时内刻着一个传送法阵,如果无间遇到危险可以瞬间回到本帝的身边,没想到如今倒是救了我!”
龙更始说吧放肆的狂笑起来,阎立和元一的攻击被龙无间化为无形。
“父王”
“无间,源天紫气就在为父的龙魂内,现在为父的龙魂要借用你的肉身,不要抗拒”
“源天紫气!”龙无间眼神一喜,只要是始祖境便无法抵抗着圣基的诱惑。
“这源天紫气定然不能便宜外人,但你是我儿子,不留给你我能留给谁”
“好”
龙无间显出金色的五爪神龙真身与龙更始的龙魂慢慢重合,那些尖刺将他妖魂钉住,但如今的他已经拥有了龙身,而且是最完美的肉身,世间在无人能束缚住他。
龙无间出现的时候阎立便知道此行要为他人做嫁衣了。
“本帝在此受苦多年,你们两个也尝尝吧”
龙更始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重见天日,甚至都懒得与他们动手,不过在离开之前龙更始一口龙炎震碎了青玉葫芦的护体灵光。
重譜人生
“糟了”

lpl25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愛下-第七百五十二章 百族爭雄,紫金不滅炎展示-2tv2t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小說推薦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这些妖魂毕竟生前是始祖境的强者,即便这样的状态实力衰退了很多也比一般的无上皇尊要强不少,一般的法术怕是对他们没有什么作用”元一说道。
“怀玄抱真,道合无为。养素守默,保光图和。致虚冲阳,承化弘先。”
阎立手持正乙玄光步踏禹罡,一步上前朝着黑影斩下,这天地间最纯正的阴阳二气可以斩断万物即便是始祖境的妖魂也不例外。
妖魂被玄光斩断,妖魂若是受创一时半刻很难恢复,但这禁龙渊内的黑影妖魂很快便再一次合并阎立的正乙玄光第一次失效了。
疼痛不止没有让它门退却,黑影中反而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寂寞几百万年哪怕是痛苦都值得仔细享受。
石刻画中的黑影涌出来的越来越多,已经达到了十几个之多,更麻烦的是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这些曾经巅峰的强者即便成为了妖魂依然难缠,哪怕是阎立和元一应对起来都有些吃力,怪不得龙族五脉都无法进入其中。
恣意人生
我的纖細女教官
“戮之修罗道!”
阎立使用轮回决化身修罗道,手持白色的刀在一团团黑影的攻击中手起刀落。
福德真仙 福德真仙
“樱花百落”
刀光片片掠过,数只黑影被斩成碎片,却又在重新融合,天知道这么多的妖魂被囚禁禁龙渊到底变成了什么样的怪物。
“七盏琉璃,大日佛火!”
青春花開:轉角遇到愛 易冰沫涵
七彩琉璃火焰至正至圣乃是一些邪物的克星,但元一也没想到自己的火焰中一人浴火而出,火焰瞬间将禁龙渊内所有的水气全部蒸干。
“不灭?你怎么在这里”
刚才看过石刻画后阎立心中就一直有一个疑问,五爪金龙引爆了整个世界,与当时参与这场大混战的所有强者同归于尽,为何不灭能够逃出去!
而且不灭的实力成谜,绝对不止是始祖境。
“石刻画里你们应该也看到了当年这里发生了什么,至于为什么我能瞬间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你的琉璃佛火”不灭说道“但凡有火焰的地方我便可以瞬息而至”
“这些妖魂不死不灭,你的佛火加上我的火焰可以短暂的封闭石刻”
不灭身化紫金色的火焰,如果大日琉璃佛火是霸道是圣洁,那这紫金色的火焰便是神秘。
在禁龙渊内与琉璃佛火交织在一起石壁流淌着两种天地剑绝强的火焰,一声声惨叫后,黑影重归石刻画中。
“快走”
不灭拉着阎立和元一径直朝着禁龙渊下方潜入,感觉安全了三人才停下匆忙的脚步,可以看出来即便是不灭也有些紧张。
“看来这些黑影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这都是当年叱咤一方的无上强者啊”不灭有些感慨。
“为何我从未在洪武任何人口中听说过有过这样一场大战,近百位始祖境的参与”
“你们当然无法得知,九野人族最早的记录不过是乱古,而这禁龙渊葬内下了一个时代,洪武乱古之前所有的历史全部都在这里了旁人又从何得知,而知道此事的人又不想提及”不灭摇摇头。
“这一场大战起因是什么,九野秘辛,乱古时代人族根本没有修炼者,而那场大战中分明有一个绝世人物”阎立对这段历史很好奇。
智能劍匣 撲街聖仔
神器收藏家 遙月訫
“你既已是始祖境便知道始祖境之上是圣境,如今的九野只有易氏兄弟踏入圣境。
世人皆知无上皇尊成为始祖境千难万难,但始祖境成为圣境更是要艰难百倍,因为成圣需要圣基,那一场大战的起因就是为了争夺那三条源天紫气。
只要是始祖境就绝对无法忍受源天紫气的诱惑,因此那个时代整个洪武所有的始祖境全部聚集到了这里。
中间的过程你们也看到了,那场大战到了最后,第一代龙帝龙更始以自身为引引爆了整个大陆让所有人为他陪葬,陆地沦陷虚空坍塌,而且还施展了龙法禁术,将所有死在此地的人的妖魂阳神永世囚禁于此,不死不灭!
那一场大战险些让整个洪武崩塌,索性人族大圣易玄,妖族大圣九黎,灵族大圣须菩提三位大圣出手以洪武圣器挽救,而原先毁灭的大陆开始不断下沉最后形成了这禁龙渊。
这些妖魂阳神在黑暗幽深的禁龙渊中封闭多年,早就被逼疯没有了意识,只留下了对龙更始的一腔怨恨,万不得已这些妖魂选择了自我封印在这些石刻画中。
你们两个进来虽然引起了不小的波动,但这只是小场面,若是龙族进入此地后所有石刻画都会被五爪金龙的气息唤醒,当年五脉龙岛强者尽出,即便如此龙无间依然险些葬身此地,因此唤名为禁龙渊。”
“怪不得龙族五脉强者辈出却依然无法深入,他们所要面对的也太可怕了”
一个时代所有的始祖境妖魂,阎立苦笑着,若非不灭出现他俩或许都会死在这里。
“旧大陆下沉后不知道又过了多少万年,破损的大陆化作了海洋,便是如今的西海”
“什么?”
都市逍遙神帝
阎立成道多年依然抑制不住自己的震惊,西海号称无尽之海,其庞大比起十三州加起来还要广阔,居然是一场大战创造出来的。
“很惊讶吗?石刻画里的那些大妖各个来历不凡,他们都是诞生于开天辟地之初,那条五爪金龙是洪武第一头龙名为龙更始,那头凤你们不认识,但他的儿子就是如今凰族的首领凰司寇,对于我的身份你们想必也有了猜测了吧”不灭问道。
“洪武大陆有十二朵已知的天地奇炎,而排名第一的火焰乃是先天而生,若是贫僧没有猜错,阁下的真身应该就是开天第一朵火,紫金不灭炎!”
名門嫡女:神探相公來過招
“不错”不灭放声笑起来“所以我对各种火焰非常痴迷,包括你的佛火”
“哪位人族至尊呢?”
“你人族有十六脉,你可知道第一脉是谁?”
私寵之帝少的隱秘情事
“这….”阎立想了想“十六脉中传闻最强的当属于四大天之禁族,难道哪位出自这四脉?”
“非也”不灭摇摇头“四大禁族确实很强都有独到之处,但若论第一脉当属万树,无它,万树氏是第一个诞生出血脉之力的部落,而你们看到的那人开启了人族修炼之世,被称为万古第一仙万树镇元。
也是因为这场大战,万树镇元从人间销声匿迹,这才让万树氏不复当年荣光”
“万树镇元也死了吗?”
不灭皱了皱眉“那个时代最强的当属妖族,但唯有万树镇元一人即便比起龙更始也相差无几。
龙更始选择自爆的瞬间,我灵界大圣出手把我拉了出来,而且还顺道带走了一条源天紫气。”
不灭的脸上有些凄苦,有些悔恨。
“须菩提大圣这次出手也埋下了灵界覆灭的祸根,灵界原本不参与人族与妖族之间的纷争,但灵界有圣基的消息在其后传出引来了妖族大举入侵,灵界覆灭万灵遭殃。
九黎以圣境插手始祖境战斗为由与须菩提大圣一战,须菩提大圣生死不明而我也只能躲躲藏藏。”
“那个时候我记得有一把剑瞒过了所有人划开了战场,我想应该是易大圣出手带走了万树镇元,但我也不敢肯定,毕竟在那之后万树镇元就从未在洪武露面,九黎也并未前去找麻烦”不灭并不敢下定论。
阎立和元一已经知道了龙无间让他们来此地所谓何事,取得龙更始乱古之前获得的圣基,龙岛现在的实力已经冠绝洪武,遍寻整个大陆除了剑宗都难以找到第二个可以与其并驾齐驱的实力,如果在得到圣基更加难以束缚。
“龙无间未必知道龙更始得到圣基的消息,毕竟当年所有的参与者全部都在这里,这对你们来说未必不是一场大机缘”
不灭的话让两人眼前一亮,得到圣基踏入圣境,即便是龙岛又能奈他们如何。
“既然此地有圣基,为何前辈不取”
“不必怀疑我的动机,一来我若来此很容易被九黎发现,其二人族与妖族之间一场决战在所难免。
寵後之路 笑佳人
我要为灵界报仇,但如今的灵界实力低微,若是源天紫气可以成全你们人族必然实力大涨,我要借刀杀人”
不灭又何尝不想自己夺走圣基,但放眼如今的灵界,进入始祖境的灵神都屈指可数,而且灵界大圣消失多年他虽臻至圣境却也不能在九黎面前保住,但人族不同,易玄还在!
借刀杀人这是阳谋,因此不灭敢当面与他们二人说清。
“多谢前辈指点,龙更始现在在何处”
“继续下行便是废大陆的尽头,龙更始的龙魂被这些盛怒的妖魂被钉在了破碎的混沌虚空中,日夜承受先天地风水火的折磨”
“我也不能久留了,九黎已经察觉到了我得气息,切记龙更始性情凶残卑劣,你们万不要相信他”
不灭的身影刚离开西海便被一道气息锁定,普天之下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只有九黎和易玄。
“躲藏了这么多年终于还是露面了吗?”
虚空打开一道裂缝,一柄带着毁灭气息的银枪刺下。
不灭知道自己逃不了了,紫金色的火焰布满天空,一柄玉色尺正面迎上,圣境交手遭殃的确实西海生灵。
无上皇尊境躲在深海中瑟瑟发抖,龙岛上龙无间父子也倍感压力。
“妖圣降临西海,难道是禁龙渊里有了什么变故?”
龙无间皱眉思考,让先古一代的始祖全部丧生他猜测一定是为了源天紫气。
“只能赌一把了,若是禁龙渊有源天紫气龙岛便可挣脱妖圣的摆布,即便没有也不过维持现状,这场豪赌我龙岛断然没有输的道理”龙无间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tc8r7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一章 怨念陰魂,深海石刻畫展示-ux5bh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小說推薦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阎立仔细感悟着禁龙渊里的海水,冰寒刺骨以他始祖境的修为都难以抵抗,除此之外海水中除了浩瀚的水之力还混杂着其他的灵力残余。
“察觉到了吗?”元一问道。
“是阴气,禁龙渊内的阴气怨气深重让我很不舒服”
元一肉身强悍并不需要灵力护体,他体内的佛门灵力至圣至正,刚接触到这海水中的阴邪怪力后便自行运转起来,因此比起阎立更早察觉。
重生平淡人生
“为何人族会死在龙族禁地”
元一又抛出了一个疑问,阎立又怎会得知。
又抓了一只水母,而这只水母被佛火煅烧后却听到了狐族长鸣的声音,一连几只都各不相同。
“应该是多年以前有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混战,或许久到连龙帝自己都清楚”阎立此行又增添了不确定性。
超級科技大亨 駕霧
醜顏傾城:嗜血王爺穿越妻
“万物死后各有归途,为何这些死后的阴灵并未进入轮回”阎立有些不解。
“六道轮回”
在阎立使用了魂术后,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其他的魂术都可以使用,唯独可以让人入冥府的轮回之法在此地全完无效。
“什么人如此歹毒,强行改变禁龙渊的天地法则压制轮回,让所有死在此地的人或者妖都无法进入轮回,阳神妖魂被困在此地生生世世。
耐不住禁龙渊的苦寒寂寞,这些阳神大概都选择了自我兵解魂飞魄散,因此这禁龙渊内才会有这么强烈的怨气,这水母应该就是阳神阴魂的碎片所化”
换做以前阎立回选择使用冥府之法,超度亡灵,但禁龙渊根本无法超度。
“去看看这禁龙渊的究竟吧,或许洞悉了一切就能知道解决之法”
天眼通不能频繁使用,会伤及双目,但随着二人的深入那些玄阴水母反而越来越少,阎立心想应该是来到了禁龙渊的第二部分了。
这神鬼莫测的水母若非他有天眼通很难对付,这第二层自然更是艰难。
下潜过程中,元一的金身自行运转,珰的声音传遍渊内,元一的身体受到异物冲撞整个人倒飞出去。
阎立看到了一个黑影,但这黑影动作速度极快,一击之后便远遁不止潜藏在了何处。
元一的肉身经过佛火锻造,佛门金身已经大成,其肉身强度比之妖族或许还要强上几分,刚才一击虽势大力沉却也并未伤及根骨。
“看到了吗,躲哪里了”
“太快了”阎立回道。
“既然出现了第一次就一定会出现第二次,只要继续往下走一定还能在见到的”
果不其然这一次是受到攻击的是阎立,护体灵气一连碎了三道,好在两人有所防备。
“佛光普照!”
黑影急速闪过的同时元一的佛光试图照耀整个禁龙渊,想要看清楚黑影的真面目,但禁龙渊空旷两侧除了黑色的石壁什么都没有。
“这禁龙渊根本没有可藏身的地方”元一左右环视,一眼便能忘到头。
“和尚,这石壁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在佛光照耀下阎立靠近石壁,石壁不知由何种石材制成,表面光滑带着阴冷的寒。阎立闭上双眼仔细感悟,因为修炼六道轮回决,他对于阳神阴魂非常敏感,而这石壁上有一些微弱但极其霸道的阴气正在慢慢泄露出来。
“打一拳”
元一闻言蓄力一拳砸下,哪怕是一座山都会塌陷,但这石壁除了晃动了两下后却完好无缺,不过一些黑色的尘垢被震落后却露出了半幅石刻画。
“下面有东西,继续”
眼前的这幅石刻画居然是一头阎立从未见过的妖兽,三首双翅有如夜叉般的恶魔,双目圆睁獠牙外露手持钢叉不知道在与谁争斗。
这才只是石壁的一角,阎立和元一开始着手清理这些,元一发现自己的琉璃佛火对这阴寒的尘垢有很强的克制,佛火蔓延清理出来大半片的石壁。
完整的石刻画让阎立看的心惊肉跳,这石刻画似乎记录的是一张惊世大战,数百个完全不同的种族的大混战,其中只有个别阎立可以认出来。
淳香花木緩緩開 戚悅
阎立和元一注视着石壁不由得陷入了其中,这是一个已经残破的世界,火山爆发大地沉沦虚空破碎,取而代之充斥着的是各种各样狂暴的气息。
“啾!”
一头四足怪鸟展开双翅,翼若垂天之云,所过之处引爆了整个大地,岩浆喷发火焰洒落,一条粗壮身长绵延千里的怪蛇所过之处尽皆被冰封,蛇身弹射而起一口咬住了怪鸟的翅膀,无论是怪蛇还是怪鸟都有始祖境的修为。
两头阎立不认识,也从未在古籍上记载过的绝世凶兽在他们面前搏命。
一只个头不过半米左右的紫色松鼠气势磅礴浩瀚面相凶狠,召唤下满天陨石,与一株参天怪树战斗,这紫色松鼠的形态与如今的星隐族一模一样。
这石刻画上的妖兽几乎都有始祖帝境的修为,这样的数量简直骇人听闻。
到处都在进行真正足以毁天灭地的战斗,这些顶级的强者不知在争夺什么,以命相搏,始祖境生命力强悍,不过在这样的战场上还是接连陨落。
劍傲九天 夜色訪者
而战场最激烈的地方被近十大始祖境强者围攻,其中便有血鸦部的强者。
阎立也没想到这最中央处居然有一个人族中年,这中年头戴一顶木冠,身外神光护体,其目如日月绽光,其势吞山河万象,堪称宛如神界至尊人间帝王。
一人独战三大妖族始祖不落下风,自地面下钻出六条木龙拱卫,木龙张开大口将三大妖咬在口中,这中年气概不可一世,这样的盖世英豪阎立元一生平仅见。
天地崩裂地风水火喷发,这些岩浆与火焰正在朝着此地一处汇聚,火焰化而为一个岩浆巨人,岩浆巨人横推一掌拍飞了一头黑色的狂牛,而这巨人肩头站着一个人!
“怎么是他!”
元一有些惊异,这人并非其他,而是与他有过数面之缘的人。
当年在南海收服海心炎时第一次结识,之后修成琉璃佛火后此人也曾出现研究过佛火,此人名为不灭!
不灭非常神秘,只不过几次的见面元一非常确定,这不灭绝对不是人族的强者。
不过最为霸道的还属一头通体金黄的五爪巨龙,身躯万丈,锋利的爪趾间还带着不知何种妖族的血液,一声龙吟虚空塌陷,巨尾一甩一头始祖境的凶妖直接被拍碎了肉身。
除了星隐族外,阎立又见到了天狐族,金翅大鹏族,凰族,天妖貘,如今十三州所有的豪门大妖都出现在了这处古战场上,而且出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拥有始祖境的修为,足足有近百始祖境!
就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破碎的虚空中三条紫色的气流飘荡而出,瞬间引爆了整个战场。
所有的大妖看着着紫气双眼赤红,甚至有一些不惜燃烧了本命精元也要拼死一搏,战斗在这一瞬间达到了白热化,当场便有四位始祖境强者暴毙。
五爪金龙为洪武第一种族,肉身万法不坏,这一头五爪金龙更是霸道,龙游九天直接将三道紫气全部吞在腹中。
与此同时它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龙身残破几乎断成两截,龙鸣声吃痛不已。
一头万丈金凤飞临,双爪如钩抓在了五爪金龙断裂的肉体内,龙血洒下,而五爪金龙亦已癫狂反身一口,咬掉了它的头颅,凶悍无匹的它更是将整头金凤全部吞服腹中。
五爪金龙想要遁走,天空化作一片紫金色的火还,一尊火焰巨人从中砸下。
人族中年也出手了,六头木龙分别咬中五爪金龙各处将其拖到地面上,两人联手短暂的将五爪金龙束缚。
一只十条尾巴的白色妖狐率先扑过来,紧随其后的便是其他大妖,上演了一场百兽分食龙身的。
五爪金龙于世间无敌,却也无法抵挡这么多强者的围攻,群妖贪婪的生啖其血肉,哪怕是那些巨树也纷纷将根须插入金龙体内抽取龙血反哺自身,龙音哀鸣。
五爪金龙强忍着身体各处的剧痛,口中吟诵着龙语禁咒。
“我得不到的,你们也永远别想得到!”
傲世九重 風淩天
五爪金龙居然选择引爆了自己的肉身,整个世界开始湮灭,五爪金龙摧毁了整个世界选择与所有人同归于尽。
当阎立和元一还沉浸在这石刻画中时,两人的身体再一次收到了重创,元一金身佛光溟灭阎立护体灵力被打穿。
石刻画中惊心动魄的场面让两人震撼不已,但眼下更要紧的应付这些奇怪的黑影,不过这一次阎立已经找到了他们的藏身之所。
“他们应该是被封印在了石刻画中”
“呜…呜…..”
終極士兵
風塵偵探團 星羅封陳
禁龙渊内响起了两声短暂急促的名叫生,是时间石刻画好似都活了过来,一团团的黑影苏醒朝着阎立和元一汇聚而来。
“五雷神狱”
阎立的雷法即便在这禁龙渊中也没有收到太大的影响,但这些黑影有如利剑直接冲破神雷毫无受阻。
王者縱橫
“狮子印”
元一手结明王印,一头金色的狮子与扑来的黑影缠斗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