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人雙

nvzpe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崩壞外的神明 徐人雙-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狙擊槍鑒賞-oxeg5

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啊,虽然那可能本来就是我的力量……”
绯玉丸说着。
现在攀在六臂巨人身上之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巨人身上传来的颤抖。
要和现在她们爬的这个怪物抢力量?
绯玉丸打了一个哆嗦,有点委屈:“我……我试试看吧。”
“那就交给你了绯玉丸。”
八重樱转回来了目光,和卡莲继续朝上攀爬着。
八重樱盯着上方,看着距离自己还有不少的距离的那把刀……地藏御魂。
如果说那把刀是属于绯玉丸的力量的话,那自己和卡莲将那把刀拔出来之后,是不是,就能把绯玉丸的力量拿回来了?
八重樱这样想着。
绯玉丸的力量……八重樱当初体会过,也使用过。
就是因为绯玉丸的力量,自己才会成为拟似律者的。
“绯玉丸,不用担心,就算你拿不回自己的力量……我们也会想办法把那把刀拔出来的。”八重樱对着绯玉丸说着。
当年,绯玉丸是因为从自己的内心当中,感受到了和她同源的仇恨之后,才会占据她的身体,才会帮自己达成了复仇。
那也就代表着,绯玉丸也经历过和她一样的痛苦经历,才会变成当初八重村的时候都那副样子。
“师父……”
八重樱用并不大的声音自言自语的说着:“当年我错怪了你……可是现在……八重村都已经不在了。”
“八重神社都已经变了,当初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五百多年了。”
“也是时候应该放下那些事情了。”
“大姐你在说什么呢?”绯玉丸听着八重樱嘀嘀咕咕的,好奇的问着。
“没什么。”
八重樱看了看绯玉丸,又看了看和自己相互帮助攀爬着的卡莲。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跨越的。”
“?”绯玉丸并没有听懂,八重樱说的是什么意思。
但是八重樱向上攀爬的速度确实是加快了。
而就在八重樱她们快要到达六臂巨人的背部的时候,一阵剧烈的颤动出现了。
几乎要将她们三个人给甩下去。
“怎么了怎么了?难道大爷他打输了?!”绯玉丸紧张的探头探脑的向上看去。
看到的……是六臂巨人的一条……正在坠落的手臂。
民國江山 醉非酒罪
那条手臂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轰断了一样,在那个切口的位置上,出现的是一个巨大的空洞。
现在已经失去了手臂的一节的那条手臂,现在还在不断的抽动着。
“这是什么?!”
卡莲看着那条手臂落了下来,震惊着。
看伤口,好像是崩坏能武器制作出来的伤口……
可是在卡莲的印象当中,崩坏能武器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强了?!
居然能一炮将这种程度的敌人的手臂给轰断……
难道是许研武本人出手了?
就在卡莲这样以为的时候,绯玉丸指着一个方向大喊着:“是琪亚娜她们!刚刚的攻击是琪亚娜她们打出来的。”
“琪亚……娜?”
卡莲懵了。
自己落后版本了?
琪亚娜她的实力,好像没有自己强啊?
袁術天下
这个攻击到底是怎么打出来的?
而此刻,在琪亚娜她们这边。
布洛妮娅的眼睛上带着一个虚拟屏幕构成的战术眼镜,控制着重装小兔瞄准着。
此刻重装小兔右臂的那魂钢大炮,正散发着可怕的热气。
刚刚的攻击,就是从这个炮口当中射出来的。
布洛妮娅有点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了过去在佣兵时候,当狙击手时的场景。
虽然自己现在狙击的目标,是一个高大至极的巨人。
虽然自己使用的【狙击枪】,是威力极为巨大,甚至能将目标挥发掉的电磁炮。
但是对于对方来说,这把武器,也仅仅只能称呼为【狙击枪】,甚至有可能连【狙击枪】都不如。
“击断目标左侧最上方手臂,芽衣姐姐,你还能进行下一次的充能吗?”布洛妮娅继续瞄准着,并且问着身边的芽衣。
“可……可以。”
被一时间抽取了不少的能量,芽衣也是有些疲累,但是芽衣还是答应着。
“那布洛妮娅就开始准备下一次攻击了。”
砍斷魔爪
布洛妮娅控制着重装小兔,进行着下一次的瞄准。
但是突然,布洛妮娅通过重装小兔的视线,在战术眼镜当中发现了什么。
禍起人間 輕狂書生
“是八重樱师姐和卡莲小姐,还有绯玉丸。”
布洛妮娅如实的说着:“她们现在在目标的身上。”
“八重樱师姐?还有卡莲姐姐?”琪亚娜忍不住问着:“她到那个黑黑的许叔身上干什么?”
“不清楚,但是她们似乎是有明显的目标的。”布洛妮娅说着:“我接下来的攻击,会尽可能的避开她们。”
德丽莎沉默了好久之后,最终有些忍不住开口说着:“会不会是,她们打算爬到那个许研武的身上,然后去劝说那个许研武?”“”
德丽莎想到之前在那个空间里面,虽然冷冰冰的,但是依旧出手帮助了自己的许研武,冒出来这样的想法。
“劝说……劝说真的能够做到的吗?”
芽衣疑惑着。
刚刚那个六臂巨人许研武所说的那些话,都被她们清楚的听在耳中,有着那样的想法的话,真的是能够仅仅靠着劝说来改变他?
“那个许研武又不是什么坏人!他……他应该只是走错了路了吧。”
重生之靠空間成土豪
“八重樱师姐她不会做出莽撞的事情的,她既然这样做,肯定是有她的理由。”布洛妮娅说着:“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配合八重樱师姐。”
“无论师姐是打算劝说,还是打算做什么。”
“许叔他肯定也清楚这件事,既然许叔没有阻止,那我们就一起做。”
……………………………………
“……劝说,她们也真敢想。”黑影许研武听了布洛妮娅的话之后,对许研武说着。
“你觉得,小樱爬到你身上是为了什么?”
“哼……她现在是站在你那里的,我这种旧时的邪神,自然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别拿自己的想法去揣测其他人,别人可不是都会像你想象中那样行动的。”

scbks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崩壞外的神明 ptt-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無題展示-8dbfw

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当许研武和六臂巨人正在战斗,当八重樱和卡莲正在八重神社的时候。
琪亚娜等人,现在就在八重村附近的一个小山包上,看着现在正发生在之前天守阁位置的战斗。
獸王強寵:逆天聖靈師 梅枝細雪
虽说这个场景,她们之前也见到过类似的……
但是那个时候,是许研武和蚩尤之间的战斗。
那个时候,许研武还仅仅只是和一个看上去体型极为庞大的对手战斗着。
豪門暗鬥:棄婦不可欺 宮墨兮
但是现在,却是两个几乎一样的人,在相互战斗着。
不像是之前和蚩尤这样的崩坏兽战斗,现在……却是因为自身的理念的原因,而导致了这一场战斗。
就算是琪亚娜她们再怎么不知道许研武很久以前的事情,就算是她们再不能理解,当年的许研武。
从那边战场上传来的声音,已经证明了很多的事情。
一个是她们熟悉的,在圣芙蕾雅的,喜欢偷懒,喜欢嬉笑玩闹,在她们身边的许研武。
而另一个……却是一个变化到,她们都有些害怕的许研武。
不再温柔,没有顾及其他任何人的感受,执着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
但是现在,这种病态的执着当中,却能够感受到一股悲伤,还有在这悲伤当中的绝望,和一种像是最后的挣扎一样的……自暴自弃的垂死挣扎。
尽管那个六臂巨人的样子,像是扭曲的怪物。
“许研武他以前会变成这样……但是他现在却没有变成这样……”
姬子看着那六臂巨人自言自语的说着:“所以说,在变成现在这样之前,许研武都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姬子想了想,但是,却也没有想出什么。
每个人的过去都不一样,而且就算是知道,也没法改变。
“许叔……”
琪亚娜看着那边的那个六臂巨人:“许叔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我们现在能帮到许叔吗?”
琪亚娜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其他的事情,而是在想着,自己等人能不能帮助到现在的许研武。
“很难。”
布洛妮娅依旧是像往常那样,分析了这件事的困难程度。
“现在那样的战斗,在没有装备和科技援助的情况下,我们连靠近都会被余波影响到。”
布洛妮娅分析着现在在天守阁方向的战斗。
“体型的差距太大了,我们现在最多……只能从这个位置进行远程的协助。”
“要是这里不是圣痕空间就好了……”
德莉莎皱着眉头:“如果把犹大带进来的话,应该能帮上忙。”
“远程协助?我们现在在这里有那个火力进行远程协助吗?”
姬子摇着头:“我们进来这里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突然说要从这个距离攻击……除非是那种一个人就能发挥出超乎寻常的力量的人才能……”
就在姬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圣芙蕾雅的众人,突然都意识到了什么,目光全部都汇聚到一个人的身上。
就连那个人自己,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用手指着自己。
虽说面带一丝犹豫,但是芽衣还是说着:“要用……律者的力量吗?”
“可以用。”
姬子沉声说着。
“要是单独只有芽衣你的话,不可以,但是现在……”
姬子将手头的那个能够变形的魂钢武器拿了出来,放在了众人的面前。
她们每个人都有一份。
“布洛妮娅你那里应该有可以利用足够大的电流的,相关的武器资料吧?”
姬子问着布洛妮娅。
“……有。”
拽少爺戀上冷千金 幸福的晴天
冷面總裁燒燒心
布洛妮娅这样说着。
之前许研武交给她的,可可利亚给布洛妮娅的资料当中,就有可以将电能转化为动能的武器。
而且在那份资料当中,署名还是……特斯拉。
“能用这些魂钢……”
姬子问着布洛妮娅,言语当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布洛妮娅可以试试看。”
用能够变形的魂钢,现在制作一台,能够利用芽衣雷之律者力量的武器?
现在的情况,肯定是不能按照原本的资料来制作的,布洛妮娅只能尽量的使用里面的资料,模仿出一个武器。
“那现在就试试看吧。”
…………………………………………………………………………
“咳咳……”
在天守阁原本的位置,周围的空气当中到处都是被呼啸的风带起来的灰尘,这些灰尘把进到这里的绯玉丸都给呛到了。
八重樱和卡莲小心翼翼的不断的靠近着原本的天守阁,并且隐藏着自己,不被六臂巨人发现。
她们躲在一个房子的废墟后面,相对安全的地方。
啟奏皇叔:本宮有喜了 蘇柳未央
“绯玉丸你真的确定核心在那个师父的身体里面?”八重樱疑惑的问着绯狱丸:“这一次你不会弄错了吧?”
“我……虽然刚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真的就感觉到核心在那个巨人的身体里面!”
绯玉丸经过了刚刚的错误之后,也是有一些没了底气。
“就算是核心的位置已经确定了,我们怎么靠近核心?”卡莲疑惑着,看着两个已经放弃防御很久的巨人。
“我们靠近之后,真的不会被影响到吗?”
“……”八重樱沉默了。
然后八重樱看着绯玉丸。
傾國名媛
能飞,身材小……
绯玉丸意识到了什么,两只小手摆的和风车一样:“我我我也不行的!那边好危险!我飞不过去就会被风吹飞的!”
“……那看起来,还要再想个办法了。”
八重樱看着那边的六臂巨人,两只长长的耳朵慢慢的摆动着,思考着现在应该怎么办。
“樱,你看那个。”
卡莲突然注意到了什么,拉着八重樱,指向了一个方向,示意八重樱也跟着一起看。
禦獸神皇 大蛋筒
雲鳳歸
“那是……”
八重樱顺着卡莲所说的方向,顺着看了过去。
八重樱眯着眼睛才看清,在六臂巨人的背上,,那多长出来的四条手臂的中心位置。
插着一把刀?
“那个是……那个师父之前拿着的那把刀?”八重樱看着那个地方。
“那里能想办法上去吗?”八重樱看了看六臂巨人像是被血管组成的身体,冒出了一个想法、
看上去好像能爬的样子?

a0bbf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崩壞外的神明 ptt-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因爲他曾是神展示-7ud0u

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八重樱的确是因为黑发凛的出现,而一时间有些乱了心智,但是在许研武开口说了那些话之后,八重樱很快的就冷静了下来。
八重樱清清楚楚的记得当初,自己刚从封印当中出来的时候许研武的保证。
自己已经再次见到卡莲了,师父他不会骗自己的。
所以,八重樱在上方的那个凛和许研武所说的话之间,选择了相信许研武。
“凛,我不能跟着你走。”
八重樱说着:“我相信师父。”
“……”
听到了来自于八重樱的拒绝之后,黑发的凛直接原本按在刀柄上的手,直接就动了起来。
朝着八重樱身边的其他人的身上砍去。
八重樱也是急忙出手阻拦。
两把刀相互碰撞发出了清脆的交击声,因为八重樱的阻拦,黑发凛的攻击最后也只能无功而返。但是黑发的凛并没有感觉到失落,而是直接反手用刀背敲向了八重樱的脖子。
“别想带走小樱。”
阻止黑发的凛的,是一只已经捏住了黑发的凛手中刀刃的手。
许研武的手指尖一用力,顿时就直接捏断了黑发的凛手中的那把长刀。
但是在许研武想要像是之前消灭那些黑雾怪物一样将眼前的黑发的凛同样拍成黑雾的时候。
看到了凛的样貌,许研武还是犹豫了片刻。
而这片刻的时间,已经让黑发的凛再次逃到了楼上。
“姐姐,我还会来找你的。”
黑发的凛在逃走之前,丢下了这样的一句话。
在黑发的凛逃走之后,绯玉丸才拉着八重樱的衣角小心翼翼的问着:“大姐,那个人真的是你的妹妹吗?”
“看样子,她的确是我的妹妹……她给我的感觉也是一样。”
八重樱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口说着:“但是我相信师父的判断。”
八重樱看向了许研武,眼神当中带着信任。
许研武手里还捏着那一半被捏断的刀刃,看到了八重樱投来的目光之后,许研武也只能叹了一口气:“我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制作一个傀儡一样的凛……”
“而且目的好像是为了带走小樱。”许研武摇着头:“而且说句实话,刚刚我心软了。”
许研武有些愧疚的说着:“我明明知道,那个只是没有灵魂,没有记忆,甚至就只是一个设计好了行动规律的傀儡,但是看到凛的脸,我还是心软了。”
“这是我的失误。”
许研武承认着自己的错误,然后又说着:“不过事情已经到了现在,我大概也已经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许研武直接对着八重樱说着:“对方的目的是小樱你……应该还有凛的灵魂。”
“刚刚的那个凛……她也没有伤害你的想法。”许研武说着:“也就是说对方并不想伤害小樱你。”
许研武说着:“绯玉丸的剩下的力量,也在天守阁的顶端,到时候无论看到什么你们都不要惊讶。”
“对方如果要伤害什么人的话,首先是应该冲着我来的。”
许研武这样说着,反而是让众人有些疑惑了起来。
许研武很明显是有什么东西不想说,然后隐瞒了起来。
那个不会伤害八重樱,但是又要伤害许研武的,到底是什么?
听许研武刚刚所说的那些,那似乎并不是绯玉丸的样子。
“上楼。”
许研武说着:“已经快要到达顶层了。”
“到了那个时候,首先要注意的是自己的安全。”
……………………………………………………………………………………
在德莉莎所在的空间当中,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发生祭祀了。
因为德莉莎的原因,村子里面也是慢慢的就解决了干旱的问题。
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让德莉莎疑惑的是,为什么一直到了现在,自己都没有回去?
难道是自己什么地方没有做对的原因吗?
德莉莎一直在思考着这件事情。
直到有一天,她所在空间当中的许研武找上了她。
“德莉莎,你想要离开这个空间吗?”
许研武直接对着德莉莎这样说着。
“离开这个空间?我也想,但是没有办法啊?”
德莉莎无奈的说着。
“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
许研武面无表情的说着:“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德莉莎疑惑着。
“第一个条件,带我去找现在的……樱。”
面无表情的许研武说着:“第二个条件,带我去见,真正的,在现实当中的那个【我】。”
“我有事情要和他见面。”
面无表情的许研武说着:“作为交换,我会带着你离开这个空间,你应该是被困在了这里,对吧”
“?!”德莉莎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多,你真的不是真的许研武冒充的吗?”
“你就考虑接不接受我的条件就可以了。”
德莉莎犹豫了一会之后,最后还是说着:“好,我答应你。”
“等我们出去之后,我就去带着你找八重樱还有你自己。”
面无表情的许研武闻言,强行扯出来了一个好像皮笑肉不笑一样的微笑。
“那就多谢你了。”
………………………………………………………………………………………………
“话带到了吗?”
黑影许研武问着旁边跪坐着的凛,然后得到了之前经过的答案。
“没有把樱带回来并不是什么问题,她们终究会来到顶层来的。”黑影许研武说着:“对于他来说,这个地方,他也是非来不可。”
“他除了接受之外,没有其他的路途可言。”
“很快了……很快了。”
黑影许研武的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他非来不可。”
“因为我本就是他的一部分……他逃不掉的。”
“曾经的罪业,只要我们还活着,只要我们还存在有意识……就必须被我们承担。”
黑影许研武的话,他的声音开始变得很轻。
从原本的沙哑,慢慢的朝着许研武原本的声音靠拢了一些:“因为……他成为过八重村的神。”

w8fdv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崩壞外的神明 起點-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病榻上的少女閲讀-3e01z

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八重樱……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圣芙蕾雅的时候的那个样子?”
德莉莎看着八重樱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着。
德莉莎想到了八重凛。
那个即将成为奉献给神明的祭品的少女。
所以……德莉莎想要去找她交流一下。
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够从和她的交流当中,得到些什么信息之类的。
德莉莎带着这样的想法,重新走进了八重神社,然后悄悄的朝着八重凛所在的房间当中走着。
才刚刚走到八重凛所在的房间门口,德莉莎就听到了房门内传来的八重樱和八重凛两姐妹的交流声。
“凛,喝药了。”
八重樱的声音在房门内响起:“我来喂你吧。”
“不用了姐姐,姐姐还是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喝药的这种事情凛自己也能做,不用每次都麻烦姐姐来喂。”凛的声音在房间当中响起,但是紧接着的却是什么东西被打翻的声音。
“啊!!”
八重凛的声音有些紧张:“对,对不起,姐姐那么辛苦熬的药……”
“没关系,姐姐今天在村子附近采了很多草药,再去熬一碗就好了。”八重樱安慰着凛,然后房间内出现了拿起碗和擦拭的声音。
“姐姐。”
凛说着:“每天都让姐姐你帮我熬药,真实辛苦你了。”
“没事的,只要凛你能够快一些好起来的话,姐姐做什么事情的都可以。”
八重樱对着凛这样说着。
“凛,我现在就去给你熬药。”
八重樱急匆匆的脚步声,从房间内响起,这让德莉莎连忙的避让了开来,朝着一旁躲了起来。
急忙的从房间当中闯出来的八重樱,并没有注意到就在门口旁紧贴着墙壁站着的德莉莎,直接朝着厨房的方向跑去了。
而德莉莎也是压抑着自己的呼吸,仔细的听着八重樱的脚步声远去了。
而房间内,则是在八重樱跑出来之后,就安安静静的。
一直到德莉莎突然听到了轻轻的敲击榻榻米的声音。
再之后,就是一阵轻灵的歌声。
“千本の刃奏でる
彼岸の夜風
黒風が吹き抜ける
宮殿の片隅……”
歌声很轻,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去唱。
但是……这样随意的唱出来,感觉……
很好听。
“咚咚咚。”
德莉莎轻轻的敲了三声房门,房间内原本唱歌的声音戛然而止,凛说着:“请进。”
德莉莎这才拉开了房间的门,走进了房间当中。
这个房间并不小,但是并没有放太多的东西,
在房间的中央铺着一层被褥,而八重凛就在被褥当中坐着。
“你是……德莉莎?”
凛看着这个有些陌生的人,想到了八重樱最近讲的,神社当中住进来的外人的事情,认出了德莉莎,点着头:“你好。”
“你好……你就是八重樱的妹妹……八重凛是吗?”
德莉莎带着好奇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八重凛。
看上去有些消瘦。面色也有一些苍白。
身体的确是看上去并不是很好的样子,但是……
从那双和人对视的目光当中,德莉莎看到的并不想是一个长久的生着病痛的人的目光。
在八重凛的目光当中,德莉莎更多的看到的是一丝亮光。
“嗯。”
八重凛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白发蓝瞳的异乡人。
这样的异乡人,八重凛也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看上去似乎比自己还要小一些的样子……
不知道神明大人有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呢?
八重凛这样思考着。
而八重凛思考的东西,德莉莎并不清楚。
德莉莎也想要知道有关于八重凛的事情。
但是一时半会,德莉莎也想不出来问什么比较好。
在那里憋了半天的德莉莎,最后想到了许研武。
于是德莉莎开口说了一句:“吃了吗?”
“?”
八重凛一愣,看了看旁边的药碗。
“喝药……算吗?”
德莉莎也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有些不对劲,于是德莉莎连忙尝试着补救,说着:“不不不,我是想要问你……有关于你姐姐的事情。”
“我姐姐?”八重凛想了想:“我姐姐……怎么了吗?”
“就是……就是……”
德莉莎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难道要直接说,在未来你会被当做是祭品,然后你的姐姐八重樱因为这件事情而性情大变,后来被崩坏侵蚀变成了拟似律者吗?
这种事情先不说以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的口中说出来值不值得相信,崩坏这种事情光解释也要解释个半天吧?
德莉莎纠结了一会之后,最后说着:“凛,你知道有关于你们村子里面的神明的事情吗?”
“神明……你说的是狐神大人还是另一位神明大人?”八重凛歪着头问着。
“不是狐神,就是那个许……那个男性的神的雕像。”
德莉莎半途当中改口了:“我看到有不少的人在供奉那个神明来着,所以有点好奇。”
“神明大人……”
八重凛想了想之后说着:“他可是一个很好的人。”
德莉莎有些错愕了:“很好的人?”
如果是指的是许研武……德莉莎并不否认八重凛所说的话。
但是在之前的八重村当中,德莉莎和村子当中的人交流的时候,谈论到神明的时候,村子当中的人并不会说的太多。
更不会说出【他是一个很好的人】这样的话了。
明明之后就会被当做是祭品,奉献给神明以解决神明的怒火,可是八重凛却……对神明有一种很信任的感觉?
“神明大人……是一个很好的人。”
八重凛说着:“虽然姐姐现在不记得他,但是他对我和姐姐都很好。”

yvcvw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崩壞外的神明-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眼前展示-ki5pm

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樱你真的是很温柔的一个人。”
卡莲看着八重樱的笑脸之后,突然冒出来了这样的一句话。
“嗯?”
八重樱的表情当中带上了些许的疑惑,似乎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卡莲会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为什么突然要这么说?”
“能够对受伤的人伸出援手,还有其他的那些……樱你是我见到过的,很温柔的一个人。”
卡莲对着八重樱这样的夸奖着。
“那……谢谢你的夸奖。”
虽然不明白卡莲的意思,但是八重樱还是感谢了卡莲的夸奖。
“时间也已经不早了,卡莲你去睡吧。”
八重樱这样说着:“我把刀具护理好了之后,就去睡。”
“嗯……我现在其实也不是很困,樱,我陪着你吧。”
卡莲这样说着,然后坐在了八重樱的身边,看着八重樱在那里护理刀具。
“那……好吧。”
八重樱感觉到有些异样,不过卡莲既然这样,八重樱也不好阻止,于是就继续的护理着自己面前的刀具,以准备消灭妖怪的时候使用。
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卡莲捧着自己的脸,看着专注的护理着刀具的八重樱。
现在的八重樱……一点都看不出来之后,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而且……如果真的按照许研武所说的那样……
曾经的八重樱,在失去了自己的妹妹的时候,到底承受了多么大的痛苦呢?
失去家人,甚至与这个家人就是死在自己的手中……
卡莲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有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在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父亲因为保护她和奥托,使用了天火圣裁之后死去了。
失去家人的痛苦……
卡莲在灯火旁,看着八重樱的面容想了很多的事情。
想到了绯狱丸。
在许研武的口中,因为人类的逼迫最终从无辜的少女变成了杀死了不知多少人的律者。
在变成律者的时候,她的姐姐也因此而目睹了妹妹的尸体,最终在寻找妹妹的过程中死在了崩坏当中。
想到了发生在欧洲的黑死病。
想到了那么多,因为崩坏而失去了家人们的人。
想到了……许研武今天刚刚说的话。
拯救所有的人,这注定是一条最困难的道路,它需要你变得足够强大,变得能够跨越眼前的一切困难,这样才能守护的了所有的人。
许研武还说了一些话,让卡莲沉默了很久。
对于需要被拯救的人而言……只有拯救了他们的人,才是他们的救主。
没能拯救自己的救主,只不过是无关者而已。
卡莲也反问了许研武,只不过是在没琪亚娜参与的情况下。
难道天命牺牲一些人去做实验,想要去拯救更多的人的方法是正确的吗?
卡莲反问了许研武这样的问题。
而许研武的回答是……让卡莲意想不到的残酷和真实。
对于被牺牲的人而言,那的确是错误。
但是对于将会获得拯救的人而言,那就是正确的。
人是自私的,只是在一些事情的选择并不一样。
“或许卡莲你,在某些时候,或者是在其他的世界当中,也会有着一个带着一些自私的你存在。”
许研武是这样对卡莲说的。
“对于那些人来说,正确的只有自己眼前的事情。”
“我并不是在说,用生命来做实验的正确,也不是在说阻止了这样的事情的你的错误。”
“现在,我从来不去多想这些事情,也从来都不需要去多想这些事情。”
“你要清楚,如果你真的想要去想清楚这些事情,需要花费的时间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与其想清楚那些事情,不如把自己现在眼前已经明了的事情给解决。”
“什么牺牲一小部分人,就能拯救所有的人,那些都只不过是空话而已。”
“用毫无根据的未来,而剥夺先下的那些人的生命,这毫无疑问就是错误之举。”
“如果有人想要用,牺牲小部分的人拯救所有的人的道理来束缚你?直接一巴掌糊在他脸上就是了。”
“连自己眼前的苦难都不能解决,拿什么去拯救所有的人?”
“都已经打算走上……拯救所有人的道路,已经有了面对那最苦难的道路的勇气,如果连拯救眼前苦难的想法都没有……还走什么这条道路?”
“空谈而已!”
“你问我我走的道路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
“对与错,又不是这个世间的一切……”
“我孩提时,知道了世界上有对与错,黑和白。”
“我长大了之后,知道了世界上,还有着……灰色。”
“而现在的我知道的……是整个世界的色彩,那才是我真的需要在意的事物,才是我能为此付出行动的事物。”
“这些事情……如果是你的话,总有一天也会想明白的。”
回想到了这里之后,卡莲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面前有一只手在晃动,这才回过神来,看到了正注视着自己的八重樱。
“卡莲,你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八重樱有些好奇:“我已经把事情做完了,可以睡觉了。”
“啊,嗯……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多想了一会。”
卡莲从桌子旁站了起来,说着:“只是想好了一些我应该做的事情。”
“是吗?”
八重樱并没有多问。
“卡莲,现在时间也已经不早了,那个盒子我明天早上拿给你吧。”
八重樱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从壁橱当中拿出了被褥,开始铺床了。
“好,谢谢你,樱。”
“那本来就是你的东西啦,没什么的。”
八重樱很快的就把两床被褥铺好了。
然后吹灭了油灯。
卡莲和八重樱也是钻进了被子里面。
寂静的夜晚,只有接着外面皎洁的月光,才能勉强看到一些东西。
小小的房间当中,仅仅只有两人的呼吸声,能够清晰的被对方听到。
八重樱侧躺着刚闭上眼,就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然后,八重樱就感觉到,有个身体靠近了自己,并且……从背后抱住了自己。
“樱。”
“我会陪着你的。”

py12z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崩壞外的神明 ptt-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家人,美好熱推-wvjkt

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许研武在小小的房间内轻声的唱着。
伴随着歌的节奏,用轻柔的力道拍着琪亚娜的身体。
用现在这个一丝能量构成的身体,许研武将身体的温度提高了一点,不让琪亚娜着凉。
而琪亚娜,蜷缩在许研武的怀里面,抱着枕头听着许研武的心跳声,感觉到了一股许久都没有感受到的,彻底的安心感觉。
耳边的歌声和心跳声,温暖而有力的怀抱,还有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身体的手掌。
这些都让琪亚娜慢慢的……慢慢的安心的进入到了梦乡当中。
而注意到琪亚娜的呼吸声逐渐的平稳,许研武唱歌的声音也是慢慢的停了下来。
只是轻轻拍打的手,倒是没有停下来。
看着怀里面琪亚娜睡着的脸,许研武的心中也是有种心疼的感觉。
这个世界上,或许只有许研武一个人知道琪亚娜的未来究竟要面对什么。
她是律者的素体,她是真正的琪亚娜,她是K423,她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她的未来,同样也涉及到整个世界的未来。
她必定是未来的律者,她一定会掌控律者的力量,她是对抗崩坏的战士,她是卡斯兰娜家族的骑士,她是许研武认同的人,她是……
她只是一个孩子。
她只是一个还没有到十八岁的,一个尚未成年的孩子。
而现在已经有了那么多的事情出现在了琪亚娜的身边。
而琪亚娜本人……
她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同时,她现在还没有做好能够接受这些事情的准备。
每次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许研武都会有着些许的愧疚。
琪亚娜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可是她却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
独自一人的颠沛流离,长空市的第三次崩坏,还有其他的很多事情……
同样的年纪,许研武在做些什么?
许研武回忆了一下。那时候的许研武,只是一个很普通,很平凡的学生而已。
“琪亚娜……对不起啊……”
许研武慢慢的说着:“让你需要承担那么多……”
“如果不存在崩坏的话,你会是怎么样生活的呢?”
许研武抱着已经熟睡的琪亚娜,像是在询问着空气:“你也许能够有一个安稳的家庭?”
“也许在另一个平安的世界当中,你会和父母一起生活着,平安的长大,不会遇到那么多的糟糕的事情,或许你在那里只是一个平凡的,又有一点特别的活泼的女孩子。”
“也许……也许……”
许研武想像着那些事情,嘴角不由自主的就出现了一个笑容。
许研武低下头看着枕在自己的胸口的琪亚娜,俯下头去用嘴唇碰了碰琪亚娜的额头。
“如果你能成为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那样也不错。”
““至少那样,琪亚娜你不会面对那么多的事情……也不会经历那么多的痛苦。””
“也许那样的话……我们根本不可能相遇,但是至少那样你能够活的安全和幸福。”
许研武将琪亚娜在自己的怀里面抱的紧了一些。
蜷缩在许研武怀里面的琪亚娜,相比于许研武的身躯来说,就好像是小小的一只,毫无防备的将整个身体都依靠在许研武的怀里面。
同样的温暖。
许研武也能够感觉到来自于琪亚娜的轻微稳定的呼吸声,还有琪亚娜的心跳声。
这些事物,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许研武,是一个生命,是一个活着的孩子,是真实存在在许研武身边的人。
是许研武虽然没有血缘关系,是许研武在这个异世独自一人数万年之后……
是许研武的家人。
无关利益,无关过去,无关崩坏。
她们是许研武在逐渐的生活当中选择的家人,仅此而已。
许研武想要让她们拥有美好的未来。
许研武想要让她们不会因为崩坏而走上注定悲伤的道路。
许研武想要让她们能够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在未来的日子当中活下去。
许研武想要让她们生活在一个……美好的世界当中。
为了守护世间的一切美好而战……
家人……她们就是许研武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美好。
为了守护世界的一切美好,为了守护有她们所在的这个世界,为了她们所生存的这个世界,为了她们的……美好。
“琪亚娜……”
许研武的怀中抱着琪亚娜,说着:“我的……家人。”
“谢谢你们能够诞生在这个世界上……谢谢你们能够成为我的家人。”
“从来都不只是我来到了你们身边,帮助着你们而已……”
“正是因为有你们,才让我拥有了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意义……让我不再是孤身一人,让我还能感觉到自己……能感觉到自己还是一个人类,还是真实的活着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
“你们是我的救赎。”
“我一定……一定要让你们能够幸福快乐的活下去。”
“我一定要让你们能够选择自己生活的方式。”
“我要让你们不会再有那些因为灾难而出现的痛苦。”
“我发誓。”
……………………………………………………………………
琪亚娜在昨夜睡着了之后就睡的很熟。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睡的这样安心了。
而叫醒琪亚娜的,是早晨来到了神像这边的八重樱。
刚来到这里,八重樱就看到了趴在神像前的台子边缘睡着的琪亚娜。
身上还盖着被子,正在安然的熟睡着。
“琪亚娜,琪亚娜?”
八重樱到了琪亚娜的身边,轻轻的推着琪亚娜,想要将琪亚娜喊醒。
“嗯?”
琪亚娜迷迷糊糊的从睡梦当中苏醒了过来。
“琪亚娜,你怎么睡在了这里?”八重樱对着琪亚娜说着。
“师姐?”
琪亚娜这才发现,八重樱将自己喊了起来。

kpdu3熱門言情小說 崩壞外的神明-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卡斯蘭娜版晚飯讀書-b9d1e

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啊!”
琪亚娜被急刹的棕熊直接给甩了出去,在空中打了几个转之后直接摔在了那只野鹿的旁边。
棕熊看见了琪亚娜被自己甩了出去,也是感觉到了不太妙,连忙跑到了琪亚娜的身边,腆着一张熊脸在琪亚娜的旁边1趴了下来。
“你!算了……反正这只鹿也抓住了。”
琪亚娜从地上爬了起来。
虽然刚刚被甩出去了好远,但是对于琪亚娜来说也就是摔的屁股有一点疼而已,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走!熊大!”
琪亚娜将那只刚刚抓住的鹿给拎了起来,又爬到了熊大的背上,手指指向前方:“我们去找卡莲姐姐吧!该回去做饭了!”
“我可是和许叔学习的烤肉!这次一定要让八重樱师姐试试看我的烤肉水平到底怎么样了!”
熊大讨好似的回应了一声琪亚娜,然后就驮着琪亚娜朝着琪亚娜指着的方向走去了。
而此刻的圣痕空间外……
“嗯?”
许研武感觉到有一点不对。
为什么自己突然有一种想要打喷嚏的冲动?
“一定是现在有人在想关于我的事情了!而且不是什么好事!”
许研武警惕了起来:“该不会是奥托又冒出来了什么鬼点子了吧?”
“噫……不行,绝对不能让奥托现在知道有关于卡莲的事情,不然的话奥托会抽疯的……到时候还不知道奥托会因为卡莲做出什么事情呢。”
“不过这种感觉是咋回事啊?该不会是琪亚娜吧?”
许研武嘀咕着,继续稳定着自己手头的几个圣痕空间,将那些圣痕空间供给着能量并且稳定着。
而在琪亚娜这边,琪亚娜现在已经骑着棕熊熊大找到了已经拎着两只活生生的野雏的卡莲。
“卡莲姐姐,你看我的收获!”
琪亚娜高高的将自己抓住的野鹿举了起来,向着卡莲展示着。
而卡莲看到了琪亚娜这边之后也是眼前一亮:“哦?琪亚娜,你骑着的就是你抓住的猎物吗?”
“嗯?我骑着的……”
琪亚娜愣了一下。然后向下看去,看到了自己正在骑着的熊大。
“不不不!卡莲姐姐,这个不是猎物的!这个是我刚刚找到的伙伴!”
琪亚娜一把抱住了棕熊的脖子对着卡莲说着。
生怕卡莲把熊大给解决了。
“嗯?是这样吗?琪亚娜你在这里好像很习惯的样子呢。”卡莲对着琪亚娜说着。
“以前小时候经常在野外玩啦,许爷爷和臭老爸都带着我在野外生存过的。”
琪亚娜自豪的说着。
“那我们就回去烹饪吧。”
卡莲这样说着:“天色也不早了,让樱等太长的时间也不好。”
而琪亚娜也是从熊大的背上下来了,和熊大告了别:“熊大,我们要回去做饭了,下次有机会我再去找你玩!”
“对了!”琪亚娜将自己拎着的鱼分了一串出去:“鱼分你一半,今天辛苦你了。”
“吼吼!”熊大叼起来鱼就离开了。
而琪亚娜也是和卡莲一起带着那些猎物回到了八重神社那里。
在卡莲和琪亚娜再一次的进入了厨房之后,这一次的卡莲和琪亚娜因为带着足够多的食材,现在可谓是信心满满。
将袖子捋上去之后,卡莲和琪亚娜就开始处理那些捕获到的食材了。
虽然场面比较血腥,但是好歹……靠着暴力和对食物的热爱,两个人还是把大多数食材处理好了。
……至少是大部分食材的大半部分。
“……这样真的能烤着吃吗?”
琪亚娜有点疑惑的看着眼前还带着一点毛的鹿肉,还带着几枚鳞片的鱼,还保留着几根完整羽毛的野鸡……
卡莲也是看着被她和琪亚娜架上烤架的那只烤全鹿和两只烤鸡陷入了沉思。
好像和自己在天命的时候厨师做的烤肉不一样……
自己和琪亚娜做错了?
不能吧?
烤肉难道不是直接把肉架在火上烤吗?
“明明以前臭老爸就是拿天……拿火直接烤出来的。”
“烤肉不能这样直接烤吗?”
“不管了,烤出来试试看吧!”
也不知道是两个人当中谁先提出来的建议,这场厨艺表演就这样继续了下去。
到了晚饭的时候……
在八重神社的餐桌上。
摆着的是一片黑色的物质。
八重樱愣住了:“这些是……晚饭?”
“嗯……”
琪亚娜和卡莲都是一脸的尴尬。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眼前的这些的确是卡莲和琪亚娜辛苦做出来的“晚饭”。
八重樱用筷子诧异的夹起来了一块鸡腿形状的黑色不知名物质,然后筷子上一用力,那块物质直接就碎裂了开来,化作了粉碎落在了桌子上。
八重樱的筷子僵住了。
而琪亚娜和卡莲的表情,也是更加的僵硬了。
无奈之下,八重樱从餐桌前站了起来,说着:“我还是去再做一次晚饭吧。”
“嗯……辛苦你了樱。”
卡莲不好意思的说着:“我们好像实在是不会做饭……”
“……做饭这种小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八重樱对着卡莲说着:“不过今天晚上还是辛苦你们了。”
听着八重樱这样说着,琪亚娜和卡莲反而是更不好意思了。
当八重樱离开之后,琪亚娜还在和卡莲商量着有关于怎么和八重樱交朋友的事情。
一个敢教,一个敢听。
而另一方面,远离了两人的八重樱,耳边却是出现了其他的声音。
“怎么?你以为自己像是找到了家人吗?”
“别做梦了,她们只不过是外乡人而已……”
“你难道忘了八重村当中发生的那些事情了吗?”
那个声音在八重樱的耳边微弱的响起。
让八重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64wch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崩壞外的神明 起點-第一千零六十章 八重櫻的傷熱推-q1nl6

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你有经验?”
卡莲看着琪亚娜。
“对啊!我们那边的学院里面,我和女孩子们的关系都可好了!”
琪亚娜有一点骄傲的说着。
“是这样吗?”
卡莲听了琪亚娜这样说,也就不好说些什么了。
毕竟卡莲自己实际上也并没有太多的朋友。
虽然她是女武神部队的最强女武神,也是部队的一个队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队员似乎不算喜欢和她做朋友的样子……
“那我应该怎么做?”
卡莲这样问着琪亚娜。
琪亚娜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下:“我记得很久以前许爷爷还有臭老爸教过我的来着……”
“想要吸引一个人,无非就是要扮演三个样子。”
琪亚娜回忆着当初许研武和齐格飞教自己的东西。
“我记得好像是……扮猫扮虎,扮雨中的小狗来着。”
琪亚娜这样说着,让卡莲的头上冒出来了问号:“扮猫扮虎,扮雨中的小狗?”
“这是什么意思?”
“我忘了!”琪亚娜理直气壮的说着:“这些都是我小时候他们教给我的了,具体什么细节我都已经忘了。”
“不过大致的意识应该没有什么的嘛,听起来也挺简单的样子……卡莲姐姐你放心的去做吧,我会帮你的!”
琪亚娜自信满满的说着。
“哦……哦。”卡莲点着头。
“那卡莲姐姐,我记得八重樱师姐好像去村外解决妖怪了……你要不要试一下先去找八重樱师姐?”
琪亚娜这样说着。
卡莲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那好吧,我等一等就去找樱……我现在就要去找樱做朋友吗?”
“嗯嗯嗯。”琪亚娜连忙的点着头。
“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和樱已经是朋友了啊?”
“不对,我说的做朋友的意识是……总而言之就是另一种意思上的朋友啦!”
琪亚娜有些着急的解释着。
让卡莲有一些不知所以。
不过还是听着琪亚娜说的,带上了一些伤药,然后去村子外寻找八重樱了。
而琪亚娜则是留在了八重神社里面,开始有些忧愁的思考着。
“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卡莲姐姐和八重樱师姐在一起呢?”
琪亚娜坐在桌子面前,捧着自己的脸,额头上皱成了一团。
“顺其自然吗?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结果难道不是和以前一样吗?”
“我好像只知道卡莲姐姐和八重樱师姐是以前的恋人来着,这里面的细节我一点都不知道……”
“早知道就应该问问当初的卡莲姐姐和八重樱师姐了。”
琪亚娜忧愁的看着八重神社外的风景。
“到底怎么让卡莲姐姐和八重樱师姐谈恋爱啊……”
“要是卡莲姐姐能主动出击的话就好了。”
………………………………………………………………
当卡莲赶到了村子外的时候,此刻的八重樱,已经解决掉了一只体型已经达到了三米左右的崩坏兽,但是解决了这一只崩坏兽之后,八重樱的肩膀上也是受了一点伤,血顺着八重樱的手臂,一只流淌到了八重樱手中握着的刀上。
八重樱的腿上,也是被崩坏兽的爪子掠过,留下了一道不小的伤口。
现在八重樱正准备用布条包扎伤口。
“樱!”
卡莲看到了八重樱之后,直接呼喊着八重樱,让八重樱注意到了从村子的方向上赶来的卡莲。
“卡莲,你怎么来了?”
八重樱看到卡莲之后愣了一下,这样询问着。
“琪亚娜说你来村子外解决妖怪了,我担心你受伤,所以就带着一些伤药来帮你了。”
卡莲走到了八重樱的面前,注意到了八重樱身上的伤口:“你受伤了!”
“就这一点小伤,不要紧的,稍微包扎一下就好了。”
八重樱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伤口这样说着。
“不行!这样的伤口怎么能随便处理!”
卡莲这样说着:“万一留下了疤痕就糟糕了!”
“而且明明别人受了伤,樱你就对别人嘘寒问暖,而且还特意去采药治疗,结果到了自己身上,就那么不重视自己呢!”
“解决妖怪都是我经常做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前我也经常受伤……”
八重樱这样说着,结果被卡莲给打断了。
“那就更不行了!我现在就带你回去处理伤口!”
卡莲看了看因为腿上也受了伤而行动不便的八重樱,蹲了下来,简单的帮八重樱的伤口止血之后,就将八重樱给抱了起来,然后朝着八重村的方向一路小跑了过去。
卡莲没有动作幅度太大的跑,好像是生怕颠簸影响了八重樱的伤势一样。
被卡莲突然抱起来朝着八重村跑,八重樱也是被卡莲给吓了一跳。
但是卡莲抱的很紧,八重樱也是不好从卡莲的怀里面挣脱。
于是,八重樱就只好不做太多的动作,一路看着卡莲将自己抱回了八重神社。
直接将八重樱抱到了八重樱的房间之后,卡莲腰不酸气不喘的将八重樱放了下来,然后就去打了一盆清水回来,准备帮八重樱清理伤口。
“卡莲,这种事情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八重樱这样说着。
“当初我受伤的时候,就是樱你帮我处理的,现在我帮你处理没有问题的,我以前在天……在我以前的地方的时候,也帮很多人处理过伤口的。”
卡莲这样说着:“不用担心的,而且你帮我处理伤口的时候不是还……”
卡莲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当时八重樱对她做的事情,脸唰一下的就红了一半。
“总……总而言之,樱你的伤口让我来帮你处理吧。”

n2bw7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崩壞外的神明笔趣-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怨念的聚集讀書-rgna2

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八重樱对着黑影嘶吼着,那些嘶吼声当中表达出的情感,就连德莉莎都感觉到有些心惊。
那样的绝望,那样的悔恨……
看着面前哭泣的八重樱,黑影站在八重樱的面前,两只手似乎是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地方,在空中挥舞了好一会之后,才带着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八重樱的肩膀上。
而八重樱刚刚所说的那些话,都已经被黑影一字不差的听到了耳朵当中。
“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八重樱甩开了黑影的手臂。
而黑影却是继续说着。
声音沙哑,带着一些断续,很缓慢,但是却好像很认真。
“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我……会去弥补。”
黑影这样说着,但是八重樱根本就没有理会黑影最后所说的话。
在八重樱看来,黑影最后所说的那些话,仅仅只是一个恶神的胡言乱语而已。
而黑影,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手带着一点颤抖,然后轻轻的搭在了八重樱的头顶上。
德莉莎站在一旁似乎能看到,有点点的黑雾,从八重樱的身体当中涌出,然后进入到了黑影的手中。
而随着黑雾的融入,黑影的身体也是凝实了一点。
八重樱的身体也是随着黑雾的消失,而突然间一软,然后倒在了黑影的怀里面,已然是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黑影轻轻的将八重樱的身体放在了地上之后,从八重樱的面前站了起来,看向了在一旁站着的德莉莎。
明明根本看不清楚面容,但是德莉莎却感觉,有一个令人有些背后发凉的目光看向了自己。
“我要离开这里……”
黑影看着德莉莎所在的方向说着:“我记得,你也应该离开……这里。”
黑影盯着德莉莎,原本黑影的手从正常的一只手,突然间就变成了一团黑雾,开始扭曲着变形。
最后,变成了一柄直接和黑影的手臂融合的长长的刀刃。
德莉莎咕噜的咽了一口。
“对不起……我知道你不会死的,但是为了我要做的事情,需要让你在这里死亡。”
黑影断断续续的解释着,朝着德莉莎靠近了过去。
虽然的确是知道自己不会死,但是德莉莎看着面前有人拿着刀朝着自己走过来,总感觉有些恐怖i的样子。
“我知道了。”德莉莎心一横,直接就闭上了眼睛:“你动手快一点!别弄的我太疼。”
“我……知道了。”
黑影走到了德莉莎的身边,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将手臂上附着的刀刃慢慢的架在了德莉莎的身边:“只需要一瞬就可以了……”
德莉莎闭着眼睛等待着。
但是黑影迟迟都没有出手,让德莉莎有一些疑惑。
这样一直闭着眼睛,给德莉莎的压力反而很大,所以德莉莎打算睁眼看一看。
一直到德莉莎想要睁开眼的分神的时候的那一刻,德莉莎只听到了一阵破空声,然后就感觉到身体一阵的轻松。
当德莉莎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样子了。
周围是一片浓郁的黑暗。
不过一只似乎是散发着淡淡荧光的手突然间闯入了德莉莎的视野当中,同时还响起的是许研武的声音:“诶,德莉莎,你在发什么愣呢?”
“许研武?”
德莉莎看到了许研武之后,直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有些怪异。
“我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就将圣痕空间暂停了,现在借着你的经历,还有你祭品的身份,现在我们终于是找到了那些八重村的少女们的怨念了。”
许研武这样对着德莉莎说着:“德莉莎你怎么还在发呆?”
“啊,我……我就是感觉这个地方有一点古怪的样子……”德莉莎也是有一点疑惑。
“许研武,你说的那些少女们的怨念到底在哪里啊?”
德莉莎转而问着:“为什么我在这里什么都没有看到……”
“怨念?周围的这些就是。”
许研武说着:“那些怨念是没有实体的,你现在有我暂时保护着所以才没有反应,如果就这样继续接触下去,我现在保护你的力量消耗完,那你就会被这些怨念尝试着侵入思想了。”
许研武这样说着。
但是德莉莎依旧有些疑惑:“可是你之前说的那些,不应该是像鬼一样吗?怎么就是单纯的一片黑?”
德莉莎疑惑着向前走了两步。
突然感觉到脚下有一些软绵绵的感觉。
低下头向下一看,德莉莎顿时就被惊骇到了。
刚刚因为太暗没有看得清,可是借着许研武身上发出的光,德莉莎却看到了自己的脚下踩着的,是一座用女孩子的尸体堆积而成的小山。
而下一刻,几条尸体的手臂突然就动了起来,抓住了德莉莎和许研武的脚腕。
巨大的力道从那些手臂上出现,拉着许研武和德莉莎两个人朝着尸山的内部沉去。
而随着下降的过程,那些手臂也是越来愈多,力量也是越来越大了起来。
“这是什么啊!”
德莉莎被突入起来的场景吓到了。
这种只有在恐怖片当中才能看到的场景……德莉莎实际接触到了之后,一瞬间的恐惧心理顿时间就占据了上风,让德莉莎尖叫了出来。
反倒是许研武,很是冷静的看着眼前发生在他和德莉莎身上的一切,甚至还有心思说着话。
“尸山当中冒出来的手臂……总感觉没有什么新意的样子……”
“许研武你别说风凉话了想想办法啊!”德莉莎对着许研武喊着。
“想什么办法?”许研武看了一眼德莉莎:“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见那些少女的怨念的吗?现在她们主动来见我们了,岂不是正好顺应了我们的心意?”
“可是……可是这太吓人了吧!”德莉莎被吓的不断的挣扎着。
“我还在这里呢,而且跟我说着话……你难道不敢感觉恐怖的气氛下降了很多吗?”
德莉莎现在仅仅只露个头了,而许研武还剩下小半截身子还在外面,甚至还能伸出手比划着:“放心……我在着呢。”

p5a62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崩壞外的神明-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二合一】今日無題相伴-zr2yf

崩壞外的神明
小說推薦崩壞外的神明
“啊不,其实也不能怎么说,怎么说呢,我……创造了一个在圣痕空间当中虚拟的出现的我?”
许研武想了想之后,这样形容着自己。
“什么意思?”
德莉莎问着许研武:“圣痕空间当中虚拟的你?那不还是你吗?你自己难道就不能直接进来吗?”
“那不一样。”
许研武否认了德莉莎说的那些话:“现在小樱的圣痕空间主要的权限还是在绯狱丸的手上,只是随着你们的探索,还有小樱的反抗,逐渐的让权限能够被我抢走而已。”
“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对这个圣痕空间做出太大的干涉。”
“只不过……原本就存在的我就不一样了。”
“为此我甚至多分裂出了一个圣痕空间,在那个空间里面没有八重樱,也没有绯狱丸。”
“但是在那个圣痕空间里面,这个【许研武】却能够做到我一直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许研武简单的向着德莉莎解释了一下这件事情。
他在那个圣痕空间当中,让那个由圣痕空间映射出来的自己,和那些怨念的一部分混合在了一起,然后就成为了现在出现在了德丽莎和八重樱面前的这个【自己】。
当年的许研武,对八重村带着怨念和憎恨吗?
这个问题,只有许研武最清楚。
当然有。
许研武当初甚至于,恨不得毁掉了八重村的是自己。
而现在这个时机,就是给了许研武一个能够解放这些怨恨的机会。
那些怨恨,单独放在一个圣痕空间当中,慢慢的发泄去。
八重村的村民们遇到了那些天灾人祸,都会将那些事情冠名为【神明的怒火】,然后将所有的事情都推脱在许研武的头上,用祭祀来妄图平息原本根本就不存在的怒火……
这些村民们……从始至终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来自于神明的怒火。
那个圣痕空间当中,最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根本不在许研武的考虑当中。
许研武只是想要将那些愤怒,发泄出来。
…………………………………………………………
“许研武!”绯狱丸看到了拦在八重樱面前的那个男人的身形。
口中的牙齿,都快要被绯狱丸给咬碎了。
为什么无论在哪里,许研武都要跑出来打断自己的计划?
难道阻止自己对许研武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明明八重樱对于许研武来说只是一个沉睡当中的小村子的巫女……为什么许研武会对八重樱那么重视?
人类明明是为了保全自己而会去损害其他的生命……为什么许研武回去帮助八重樱?
因为愧疚吗?
因为这种……假惺惺的感情?
当年的那些人类将自己害死的时候,心里有过愧疚这种感情吗?愧疚又有什么用?
绯狱丸看着眼前的一切,怒不可竭。
恨不得直接将面前的三个身影撕碎。
可是那个黑色的许研武的身影,却又让绯狱丸感觉到害怕。
许研武从始至终给予了绯狱丸的感受就是无法战胜。
从五万年前,自己的大量能量被许研武吸收导致自己被封印。
再到八重村当中,哪怕那样虚弱,也能够将自己打败。
还有在如今……绯狱丸无论如何也摸不到许研武实力的边界。
越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许研武就好像是越发的强大一样,让绯狱丸对于反抗许研武的这件事情,越发的绝望。
八重樱看着将自己保护起来的黑色许研武,先是愣神,随后是疑惑,最后……则是愤怒。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害死了自己的妹妹的邪神,为什么会出现,并且不伤害自己反而是一副想要保护自己的样子。
但是……为什么?
因为自己是巫女吗?
因为自己曾经亲手将那么多的祭品,奉献给了这个八重村的神明吗?
“八重樱。”
德莉莎拉住了黑影身后的八重樱,对着她说着:“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吧。”
“可是!”
八重樱原本还想要留下,然而却被德莉莎给拉开了。
而八重樱的远去,并没有引起黑影的多余的动作。
黑影则是把那把由黑雾组成的……献祭所用的灵刀重新化作了黑雾吸收到了身体当中,然后用自己的身躯拦住了绯狱丸。
但是……从黑雾当中,有着一部分,从黑影的脚上脱离开来,朝着德莉莎和八重樱离开的方向上追逐而去了。
“绯……狱……丸。”
黑影的声音沙哑,而且还带着断续的对着祭坛前的绯狱丸说着:“我不想……伤你。”
黑影的话语,反而是让绯狱丸的愤怒压过了理性,朝着黑影所在的方向上扑了过去。
下一刻,原本只有常人大小的黑影,突然间就膨胀变大了起来,变成了和绯狱丸一样巨大的庞然大物,用两只手接住了绯狱丸的两只前爪。
“你也……受到过伤害,我不想……伤到你。”
黑影对着绯狱丸这样说着,反而被绯狱丸直接一口咬住了肩膀。
滚滚的黑雾从绯狱丸咬住的地方冒出,将绯狱丸的皮肉都腐蚀的吱吱作响,迫使着绯狱丸放开了咬住黑影的嘴。
“你在这装什么好人!”
绯狱丸对着黑影吼着:“你既然知道那些事情……那你为什么没有改变它们!”
“你看着那所有的事情发生了之后现在才来说挽回的事情吗?”
黑影沉默了。
连带着在圣痕空间外的许研武也沉默了。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反驳,不如说许研武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反驳都是无力的。
他甚至没有想到,自己的黑影,居然会不对绯狱丸出手。
“如果当年我真的能够改变那些就好了。”
许研武有一些无奈,也有一些悲伤。
“可惜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再来的办法的……”
许研武这样说着,然后,亲自控制了黑影。
那些怨恨当中存在着的内容,又一次的被许研武所体会到了。
那些临死之前的绝望与诅咒。
许研武松开了绯狱丸的爪子,然后……掐住了绯狱丸的脖子,让绯狱丸也是说不出来话了。
“绯狱丸,如果你真的忘不了过去的话……那就只能让我来帮你了。”
许研武对着绯狱丸这样说着:“也许对你来说,忘掉过去的那些事情,重新开始一段新的人生……虽然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能够接触到和你的姐姐相似的小樱的话,对你来说也许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才对。”
……………………………………………………………………………………
在制服绯狱丸的过程当中,许研武依旧在和德莉莎相互交流着。
“德莉莎,等我这边制服了绯狱丸之后……我们也应该去见见那些怨念了。”
许研武对德莉莎说的这些话的言下之意,就是德莉莎也是时候离开这个圣痕空间了。
“你……现在已经在制服绯狱丸了?你打算将她怎么办?”
“不怎么办,不做太多事情……”许研武回答着德莉莎:“我正在尝试着让绯狱丸变好……但是很难操作,她的精神早就已经混乱了。”
“那……我这边的八重樱应该怎么办?”
“……”许研武沉默了下来,过了很久之后许研武才说着:“告诉小樱实情吧……小樱应该会听你说的那些话的。”
“许研武,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
在许研武的声音即将消失的那一刻,德莉莎喊住了许研武,对着许研武说着。
“什么事情?”
许研武停下了,声音依然清晰。
“为什么……八重樱对于我的反应……那么大的样子?”
德莉莎终于是将自己内心当中的疑问询问了出来。
不仅仅是在圣痕空间当中,就算是在外面……自己也能感觉到八重樱对于自己的态度有一些些许的不一样。
“是因为……我的这个样子吗?”
关于这个问题,德莉莎之前也思考了好久。
一直到德莉莎想到了自己的来历。
一个用【古老的女武神】的细胞,而诞生出来的实验品。
因为一些经历,而被自己的爷爷……奥托阿波卡利斯给了一个姓名,给了他的姓氏,成为了他的孙女。
而对于自己的基因的来源……德莉莎所知道的却是有些空白。
自己的爷爷从来不让自己知道有关于这些的事情。
但是现在的这个情形,能让德莉莎想到联系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是因为……我的样子和八重樱之前认识的一个人认识吗?”
德莉莎尝试性的询问着。
“……”许研武沉默了。
“你察觉到了这一点啊……”
许研武吐了一口气:“你的样貌,的确是和小樱当年说认识的一个人极为相似,正因为如此,小樱才会这样对待你……也许小樱会救你也是因为这个。”
“不对,与其说你们的相貌相似,倒不如说……说因为德莉莎你只能成长到十二岁的外貌,因为这样才会和她的样貌有些许的差异,仅此而已。”
许研武对着德莉莎说着:“那个人是小樱的恋人,是天命曾经最强的女武神,你现在所使用的【犹大的誓约】曾经的主人——卡莲-卡斯兰娜。”
许研武说了那些话,让德莉莎的内心当中充满了惊讶。
“卡莲……卡斯兰娜?”
德莉莎重复着这个名字:“八重樱的……恋人?!”
“嗯,的确是恋人没错……她也是当年将八重樱从苦痛当中暂时脱离的人,帮助小樱从被控制的状态当中恢复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许研武这样说着:“正因为如此,小樱对于卡莲的记忆才会极为深刻,就算是现在在这个圣痕空间当中也没有彻底忘掉。”
“德莉莎,关于这件事情……你暂时不要向外说出去……对于小樱本人也不要多说。”
许研武想了想之后,犹豫了一下对着德莉莎说着:“尤其是有关于卡莲的事情,你也不要多说……你应该也清楚,谈论关于这个的事情对于你……对于整个圣芙蕾雅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我明白了。”
德莉莎想到了奥托,给了许研武肯定的回复:“我不会向外说出去的。”
“你明白就好了。”许研武再接下来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专心的做起了自己这边的事情。
而德莉莎看向了八重樱的神色也有了一些复杂。
“八重樱,不要再跑了。”德莉莎对着八重樱说着。
然后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你说什么呢,我们不离开村子的话,那两个……神明会追上来的。”
八重樱这样说着。
“不,八重樱,我们现在其实是在……”
德莉莎比划着手脚想要向八重樱形容她们现在所处的处境,但是解释了半天也没有怎么解释清楚。
最后德莉莎还是说着:“总而言之……我们是来到这里救你的,所以说……就算是我死了也没用什么大不了的,我不会有真正的危险的。”
德莉莎这样对着八重樱说着。
这一堆话听的八重樱有一些愣神。
“我……现在和你们是同伴,所以你们是来到这里救我……的?”
八重樱说着这样的话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有一些头痛。
脑海当中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些许的印象。
“可是那个神明……他真的存在,就是他害死了凛……不对,还有那些村子里的人,他们也害死了凛……”
八重樱有些痛苦的捂着自己的两边太阳穴,脑海当中的记忆挣扎着。
“八重樱!”
德莉莎见状,跳起来抓住了八重樱的手,对着八重樱说着:“许研武说过了,不仅仅是你……还有你的妹妹,还有绯狱丸……所有的人都能给得救,不要再这样痛苦下去了。”
“许研武……那是谁?”
八重樱的两只耳朵低垂着:“我的妹妹……她明明已经死去了好几年了,怎么可能会得救……”
“八重村的那个神,他让村子里面出现了那么多的献祭……”
“他……”
八重樱这样说着,想要返回去向神明复仇,但是却被德莉莎给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