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2hpok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第四百三十九章 最後的會議閲讀-9mulf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小說推薦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感谢书友20200509202458744和呵呵笑的脉动的月票~老板大气嗷,祝老板身体健康~
动动小手加群啦~书友(×)沙雕(√)群779037920)
“啊呜~”
这天早上,立香打着哈欠走出了自己的房间,一边活动着手臂一边朝玛修的房间走去。
“藤丸立香,玛修·基列莱特。从现在开始,给予你们一天休息时间。去将精神、肉体状态调整至最佳。你们两人回到这个管制室的时候,就开始迦勒底最后的作战。要前往的特异点名为所罗门。终局特异点,冠位时间神殿所罗门!所罗门的目的。光带的真面目。所谓人理烧却究竟为何,所有的疑问,应该都会在这次作战中得到答案!”
前天,在解析了第七特异点的圣杯后,突然传来了剧烈的时空波动。在确认所罗门已经发现迦勒底的位置,迦勒底正逐渐与魔术王的特异点融合这个事实后,罗曼医生向她们两个说了这样的话。
虽然说是休息,但立香完全没有放松。紧张的她连觉都没睡好。更让她感到不安的是,昨天一整天她都没见到过月夜。三餐是由「两仪式」和浅上藤乃代劳的,墨斋和管制室里也没有发现月夜的踪迹。玛修对此也毫不知情。她们本想去问一下可能知情的人,但又都觉得自己有些不好开口。
“算了,月夜先生肯定会参加作战会议的。”她自言自语着,来到了玛修的房门前,“总之,还是看看玛修在不在吧!”
“咚咚咚。”
她敲了敲门,问道:“玛修?”
“是立香前辈吗?稍等一下哦。”
门内传出来的熟悉的声音让立香稍微安了安心。不一会,玛修就打开了门。她的作息时间非常规律,早已经起床很久,这会正在认认真真地写日记。
“哎呀,又在写日记啊。”
“把旅途一点一点记下来,让我觉得很有意义呢。”玛修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嗯……等人理修复之后,大家都不会记得我们的努力吧?稍微,有点寂寥呢……”
“是啊。月夜先生说过,对于那些被从人理烧却中拯救的人来说,他们仿佛是睡了一觉,只不过醒来之后发现时间过了一年而已。”立香答道,“虽然有点……不过换个角度考虑,这种独享记忆的感觉也不坏就是了。”
“那我们走吧,前辈。”玛修收好了笔和日记本,“一起去管制室吧。”
二人穿过走廊,来到了管制室。门一开,立香就看到了月夜站在最顶层的背影:略瘦但很可靠的后背,还有那及腰的丝绸一般漂亮的黑色长发。
她立刻心里安定了不少,但新的疑惑也在同一时间占据了她的内心。月夜一向的衣着都是风衣长裤,虽然款式和颜色会换,风格却基本不变。但今天月夜极其罕见地穿了一身白色的宽大衣服。立香在课本和博物馆里见过,这种衣服是月夜的民族——也就是汉族在古代穿着的一种衣服。
“记得叫……汉服吧?”立香一遍边自言自语一边走了上来。
“嗯,没错,是汉服。”听到了声音的月夜笑着转过身,张开双臂给立香和玛修展示了几下,“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好看!适合得不得了!”立香像小鸡啄米一样疯狂点头,“可是,为什么突然换穿衣风格了?”
月夜的眼中一闪而过了几分不舍,但很快就被他用笑意掩饰了下去。他伸出手,摸了摸立香的头,说道:“因为我是中国人嘛。中国人都讲究一个词,叫做落叶归根。”
“罗叶……鬼根?”玛修问道。这四个字月夜是用汉语说的,玛修她们听不懂很正常。
“是‘落叶归根’哦。”月夜笑着重复道,“现在的情况好像也不允许我完完全全地落叶归根了,那我就只好用衣服代替一下了。”
“唔……还是不懂。”立香有些苦恼地摇摇头。
“哈哈,那就先放到一边,过会我再和你们解释这个词的意思。”月夜递过来两个包子,“罗曼医生还没来,你们先吃早饭吧。”
“啊!我知道这个,这个是中国的包子对吧?”立香很高兴地接过了包子。
“是的。”月夜笑着点点头,“慢慢吃,别噎到。那边还有粥,不急,吃完我们再开会。”
立香和玛修吃饭的时候,月夜就靠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们的侧脸。时不时给她们添一口粥,拿一个包子。他的眼神宛如流淌的水,温柔而又有些……悲伤。
十多分钟后,立香和玛修吃完了饭,罗曼医生也带着达·芬奇和埃尔梅罗二世出现在了管制室。
“早上好,月夜教授。”罗曼医生朝月夜点头示意,“昨晚睡得怎么样?”
“还不错。”月夜点点头,“你们呢?身为重要的工作人员,你们可不能在我们在那边战斗的时候打盹哦?”
“放心啦,月夜亲!莱昂纳多·达·芬奇的身体永远是最好的状态哟~”达·芬奇在自己的眼前比了个“耶”的手势。
“承蒙关心,在下的头脑还算清醒。”埃尔梅罗二世轻轻点了点头。
“我也没问题。”罗曼医生说道,随后他的神态变得有些犹豫,“那个……昨天的那个……”
“啊,那个啊……”月夜想起了昨天罗曼医生给自己的留言。
————————————————————
“月夜教授,这里是罗曼。哪里都找不到你,只好给你留言了。”
“事情很不乐观,我就直说了。我要说的是关于玛修·基列莱特的事情。”
“这次休息期间,玛修的诊断结果更新了。根据我们的扫描结果,她的身体似乎已经到极限了。无论是寿命层面,还是战斗层面。”
“我再三确认了数据,但数据没有错误。很遗憾,但似乎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我粗略计算了一下,她估计最多只能再参加一次激烈作战了吧。而不幸的是,终局特异点的战斗,怎么看都不像是‘不激烈的作战’。”
“所以,我认为应该向你汇报一下这件事。至于怎么处理,就交给你吧。”
“另外,我没有告诉立香这件事。至于是不是要告诉她,就由你决定吧。达·芬奇觉得有必要让立香知道这件事,为此我们还吵了一架。吵完的结果就是,我们一致决定把处理权交给你。”
“最后,今晚记得早点睡哦。”
————————————————————
“我已经弄完了。”月夜笑着说道。
“那就好。”罗曼医生松了一口气。他坐到了管制室的主控电脑前,打开了资料库,“那么,这就开始作战会议。达·芬奇亲,麻烦你做一下关于这次作战的说明吧。”
“好~交给我吧~”达·芬奇说道,“我要是漏了什么信息,就有劳韦伯亲补充啦~”
“为什么你也开始用在下的名字称呼在下……”埃尔梅罗二世有些尴尬。
“首先呢,这次作战与以往作战最大的不同点,是我们的灵子转移方式!”达·芬奇放大了电脑屏幕上的图片,“由于这次是对方主动牵引的我们,所以我们将会在物理层面与对方接触。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筐体,只需要打开一个‘门’,然后大大方方地走进去就行啦!当然,这样一来,迦勒底的现存的所有英灵也都能加入战场了。”
“啊,感觉瞬间就放松了不少。”立香露出了如释重负地表情。
“别高兴得太早。”达·芬奇白了立香一眼,“根据示巴调查的结果,敌方特异点的基本构造已经大致摸清楚了。整个特异点就是一个小世界。如果说迦勒底亚斯是地球的微型沙盒,那可以说敌方领域就是宇宙的微型沙盒。虽然没有其他天体,构造也简单得不行,但敌方特异点的中心有不可测量的魔力漩涡。这股庞大的魔力风暴可能会直接把迦勒底这些由魔力构成的英灵们吹散到各地。也就是说,实际上能在陪在你身边的战斗力,只有八个人——准确来说是七人一兽:月夜,「两仪式」,贞德·Alter,两仪式,浅上藤乃,玛修·基列莱特,提亚马特和芙芙。”
立香捂住了脸:“不,请务必不要把这只只会‘芙芙’叫的白毛吉祥物算作战斗力。”
“芙!芙芙~”
“提亚马特也不行。”月夜摇了摇头,“我对她自有安排。况且,那种质量的生命也不可能深入特异点中心,除非我们想把整个特异点撑爆。”
“总之,漩涡的中心就是魔术王的玉座。”达·芬奇说道,“明白了情况,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打败魔术王的手下,然后打败魔术王,最后从特异点中撤退。怎么样,是不是简单得就像是rpg游戏?”
“好像……确实有点像王道rpg中的内容。”立香点了点头。
“既然听明白了,那我就去把大家都叫来吧”月夜说道,“罗曼,解除防护装置,直接与对方接触,打开灵子转移通道。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罗曼医生按了几个按钮,熟悉的广播女声就响了起来:“反召唤系统启动。开始进行,灵子转换。距离灵子转移开始还剩3、2、1……全工程,完成。开始执行,最终Grand Order。”

5u79w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ptt-第四百三十八章 幼體?讀書-tp6i0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小說推薦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感谢ck_hare和蛋疼的浴缸的月票~老板大气嗷,祝老板身体健康~
动动小手加群啦~书友(×)沙雕(√)群779037920)
既然提亚马特已经消失,月夜等人也没有逗留在冥界的理由了。埃列什基伽勒故作轻松,实则依依不舍地把他们送回了地面上。
乌鲁克市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环绕着大洞的废墟。在勉强能辨认出曾经是神塔的一片废墟上,迦勒底众人找到了面无表情地看着废墟的吉尔伽美什,和在他身边站着的东张西望的贞德·Alter。
“月夜!”一看到月夜,贞德·Alter就直接跑了过来,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你可算回来了!”
“嗯嗯,乖,我回来了。什么都没少,放心吧。”月夜摸着她的头。
蹭了好一会,贞德·Alter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她的脸红了个透,一言不发地离开月夜的怀里站在他身边,脸恨不得埋进自己的胸里。月夜笑着牵起她的手,带着大家走到了吉尔伽美什面前。
“吉尔伽美什王,我们回来了。”月夜
“嚯,看来是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了啊。”吉尔伽美什转过头来,“不错,虽然只是区区杂种,这种时候还是挺能干的嘛。”
“我们都要走了,这时候就别嘴硬了吧。”月夜笑着说道,“说两句好话会死吗?”
“呼哈哈哈哈哈,如果只说两句好话本王就会死的话,本王早就说了。”吉尔伽美什大笑了起来。
“诶?什么意思?”立香有些疑惑。
“提亚马特已经被消灭了,但本王居然还活着。”吉尔伽美什说道,“按照正常的人类史,本王现在应该已经在埃列什基伽勒那里了才对。哼,不过也差不了多少。既然你们已经取回了圣杯,那时代就一定会被修复,到那时候,‘活着的吉尔伽美什王’也会被当做异常而清除吧?本王倒是有些期待圣杯会给我什么样的死法了。”
“您还真是……”玛修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吉尔伽美什过于任性的话。
“啊,说到圣杯……”立香突然想了起来,“之前那两个圣杯都给了恩奇都先生,这样一来……”
“关于这件事,倒希望你们能好好夸奖一下我啊。”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众人回头看去,看到了有些灰头土脸的梅林。在他手上,两个圣杯正被随意地夹在指缝间闪闪发亮。
“诶!?”立香睁大了眼睛。
“月夜消灭提亚马特的时候,圣杯也被震飞了。我在冥界找了好久才找到。正准备向你们炫耀时,你们已经被埃列什基伽勒送上来了,而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于是我只好沿着悬崖哼哧哼哧地爬上来,这才和你们汇合。哎呀,真倒霉,蹭了一身灰呢。”
立香皱起了眉:“你是不是轻描淡写地带过了自己体力惊人的事?”
“哎呀,实不相瞒,阿尔托莉雅的剑术老师可是我哦?”梅林理所当然地笑着,“我本来就不擅长用魔术,咏唱稍微快一点就会咬舌头。所以,用剑砍上去就简单明了多了吧?”
说着,他在从自己造型奇怪的法杖里抽出了一把剑,在空中有模有样地挥舞了几下:“立香,这玩意可比魔杖好用多了!”
“……”立香用看傻子的眼光看了几眼梅林,随后不动声色地朝远离梅林的方向蹭了两步。
“芙~芙呜!”芙芙叫了两声,小眼睛里透露着浓浓的鄙视。
“诶诶?凯茜·帕鲁格你居然又在说我笨蛋!”梅林收起了剑,把圣杯朝立香那边一丢,伸手就去抓芙芙。但芙芙灵巧地爬到了玛修的头上,梅林只好悻悻地收回了手。
“不过,我有点疑惑啊。”月夜说道,“一向喜欢摸鱼偷懒的你,这次居然会如此尽心尽力地出来帮我们,想想就觉得不对劲……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这老色鬼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哈哈哈哈,也没什么明确的理由啦,只是因为一点点粉丝的冲动而已。”梅林笑着说道,“我是个只能够旁观的男人。因为我不是喜欢人类,而是喜欢人类所描绘的故事。虽然我会为书中的故事兴奋不已,但对写书的人我可是没有丝毫兴趣的。”
“哦?那那些不列颠的女孩子算是怎么回事?”月夜挑了挑眉。
“咳咳!”梅林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他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你们和我一样,是游历于各本书之间的旅行者。但和我不一样的是,你们能通过与我不同的表现方式去创造、拯救故事,编织更好的结局。这份活跃,只有我能认知。因为当这次冠位指定顺利结束时,能够记住所有细枝末节的,只有我一个。如此出色的作者,若没有粉丝的喝彩,未免也太不像话了。所以我才会想要像这次这样,认认真真地帮助迦勒底一次。”
“原来如此。”月夜点了点头,“请接收我最真挚的谢意,梅林。”
梅林的脸有点红:“啊哈哈哈哈,不敢当不敢当。如果真的想谢谢我的话,下次有什么找我的时候,能麻烦用温柔点的手法吗?”
“比如?”
“比如提前打个招呼?或者敲个门什么的?”
月夜连连摇头:“那可不行。一般我主动找你的时候都是十万火急的情况,把你从塔里直接拽出来已经是相当温柔而拖沓的方法了。”
梅林苦笑着说道:“我完全不想知道什么是不拖沓的方法……我还是自己预测一下你什么时候会来找我,然后提前自己主动走出来比较好……”
“不过话说回来……”月夜看了一圈四周,“说好了一个都不少,但最后聚在一起的只有我们这点人啊……恩奇都、牛若丸、武藏坊弁庆、魁札尔·科亚特尔、列奥尼达,都不会来了……埃列什基伽勒还在收拾冥界,豹人这会应该还在北壁吧……等等,安娜和伊什塔尔呢?”
“嚯,这就是本王的先见之明了。”旁听了许久的吉尔伽美什再次开口了,“再等等吧,她们也该回来了。到时候可要让本王好好欣赏一下你吃惊的表情哦?”
“吃惊?”
吉尔伽美什没有理月夜,而是转头看向了玛修和立香:“有一件事倒是忘了问了。这座乌鲁克怎么样?你们在这里逗留了挺久吧?”
“过得非常开心!”玛修和立香异口同声地答道。
吉尔伽美什轻轻点了点头:“那就好。还有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毕竟是答应了那家伙,本王还是履行承诺才行。藤丸立香。”
“到!”听到吉尔伽美什郑重地叫自己的名字,立香有些紧张地站直了身体。
“不用这么严肃,小姑娘。”吉尔伽美什的口气变得缓和了不少,“你的努力,本王都看在眼里。本王感谢你为乌鲁克做的一切,也为最开始对你的轻视而道歉。诚如月夜所说,你是非常优秀的御主。”
“啊……是……”立香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喂!金闪闪的!找到了!”天上传来了伊什塔尔的声音。随后金光一闪,玛安娜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呵,你要是在找牛的时候有这么快的速度,古伽兰那也就不会丢了吧。”吉尔伽美什笑道,“所以,本王让你们找的东西呢?”
“在我这里。”安娜跳下了玛安娜,手上牵着个小女孩。在看到她的瞬间,月夜一下子愣住了。
小女孩看上去和安娜差不多大,披着一件过大的斗篷。熟悉的银色长发,熟悉的双角,熟悉的尾巴,和熟悉的面容。
“月……夜……”
还有熟悉的称呼方式。
“提……!”月夜的声音卡在了嗓子眼里。
“本王说过吧?人类恶是不会被彻底消灭的。只要还有人类在,它们就会一遍遍地从人类的负面情绪中复活。所以,如你所见,这就是刚复活的提亚马特。”吉尔伽美什笑道,“或者说,她已经不是提亚马特了。美索不达米亚的母神确确实实被送回了神话,这位应该是货真价实的纯粹的BeastⅡ。总之,这家伙就送给你了。看上去确实保留了记忆,这样的华,稍加培养一下,应该可以变成比那没用女神强力几十倍的打手吧?啊,如果要是带着这家伙灵子转移的话,瞬间跨过几千年时间,这家伙的实力可能直接就变得你刚刚消灭掉的那个提亚马特一个水平了。”
“月……夜……”幼年的提亚马特走到了他面前,抱住了月夜的腰,“请……带我走……请……教给我……爱……请……给我……爱……”
作为回应,月夜直接把她抱了起来。提亚马特趴在他的肩膀上,安静地睡着了。
大家又闲聊了几分钟,金光开始在他们脚下出现,这是强制返回的征兆。
“呼哈哈哈哈哈哈,那么就这样吧。再会了,迦勒底的!此次战斗正可谓痛快至极的大胜利!魔兽战线将随你们的归还而终结!”吉尔伽美什大笑着说道,“务必要阻止人理烧却给本王看看!”
“拜拜啦,有趣的人。”伊什塔尔挥了挥手,“我和埃列什基伽勒早晚是要过去叨扰的,记得给我们准备好宝石和足以媲美神塔的住处啊!”
“再见,月夜哥哥,还有大家。”安娜笑着说道,“希望下次召唤我的时候,大家能继续称呼我为安娜。”
“那我也在此告辞啦。”梅林轻松地说道,“迦勒底的观星者,不会留在任何人记忆中的开拓者,我对于你们的战斗表示敬意。所有星辰都到齐了,想必你们会在人理终焉之历上与那位恶战斗吧。但愿这次旅程能有一个善终。我会祈祷,祝愿你们的终点将是晴空万里的蓝天。”
失重的感觉渐渐包裹了身体,蓝色的漩涡在眼前展开。当众人回过神来时,所处的环境已经不是乌鲁克的废墟,而是迦勒底的管制室。
“啊,终于回来了……等等,为什么身上这么沉……”月夜睁开了眼睛,“什么……!”
变成了原本样子的提亚马特压在了他身上,两根大角和一条尾巴把筐体挤得满满当当。原本对小孩子来说极其宽大的斗篷,现在只能堪堪遮住臀部。月夜刚想起来,筐体的门就打开了。
“亲爱的怎么还不出……”
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和「两仪式」那双美丽的眼睛对视可一点都不浪漫,月夜只觉得自己要死。
“这个……我觉得我可以解释一下……”
“铮!”
「两仪式」把九字兼定拔了出来,笑吟吟地用晶蓝色的直死魔眼看着月夜:“没关系,亲爱的,你慢慢解释,我听着呢。”
看着怀里睡得正香的提亚马特,再看看杀气腾腾的「两仪式」,最后又瞟了几眼远处一脸嫌弃的两仪式和拼命地拉着已经拔出了剑的贞德·Alter的浅上藤乃,月夜叹了口气。
“现在去买医疗保险还来得及吗?”
“用这个作为遗言可太草率了哟?”

k3a4n精彩絕倫的小說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討論-第四百三十六章 破曉(二)閲讀-jazsu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小說推薦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感谢拿破仑一世的月票~老板大气嗷,祝老板身体健康~
动动小手加群啦~书友(×)沙雕(√)群779037920)
“叮叮叮叮叮叮!”
手里有了武器,月夜心里的底气就多了几分。透星之钉不断和提亚马特的双爪碰撞着,摩擦出了一道道火花。提亚马特的龙鳞坚硬得可怕,坚硬到她徒手抓住透星之钉的刃部也只会崩掉一点碎片。这还是月夜第一次见到透星之钉刺不穿的防御。
“轰!轰!轰!”
比起月夜以极速带动的攻势,提亚马特的攻击就简单粗暴得多。她的每一次探爪,每一次跺地,每一次扫尾,都带着力崩山河的气势。靠近提亚马特的房屋已经全部变成碎石,街道也被打出了一道道裂痕。面对她那宛如自然的愤怒一样的怪力,月夜根本不敢上去硬碰硬。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这场面让月夜只能想到这个。
“突然觉得,能拖住这种怪物好几个小时的恩奇都他们,简直是英雄中的英雄……”月夜一边躲闪一边吐槽道,“这就是兽(Beast)吗……难道所有的兽(Beast)都是这种玩意?”
“月——夜——!”
可能是对近身械斗感到了厌倦,提亚马特在一次交锋后拉开了距离,随后尖啸着扑了上来。月夜连忙朝侧方闪开,顺便用透星之钉在她后背上补了一下——依然只是崩掉了一块还不如小石子大的碎片。提亚马特一击不中,立刻脚踏地面回转身体,再次扑了过来。
月夜可不敢让她扑中自己,要不然自己不死也要脱层皮。提亚马特虽然一招半式都没有,看起来有些笨重,但那是因为她没有使用招式的必要,而不是她真的像巨像一样不灵活。如果自己想要一个滑铲……那自己大概率会被她直接按住脑袋,到时候这张脸就得毁在她的龙爪下面了。
在这半径十数米的空间内,二人你来我往地扑了半天。速度这方面月夜还是很有自信的,从圆的这边到圆的那边,连眨眼的时间都用不了。这点距离对他来说,他有自信做出普通人眼中瞬移一样的效果。虽然有点像是在刀尖上跳舞,但月夜倒是很乐意提亚马特一直这么扑上半个小时,一直扑到埃列什基伽勒准备好冥界通道。
当然,月夜不傻,提亚马特也不傻。
扑了十几次之后,提亚马特终于接受了自己完全无法扑中月夜的事实。她思考了一下,随后双手合十,低下头,闭上了眼睛,仿佛一位虔诚祈祷的修女。
看到她这个动作,月夜心里当啷一声。事出反常必有妖,月夜本能般地感受到了不妙。
几十个红黑色的能量球在她头顶和身边浮现,溢出的能量震得空间都出现了一道道裂痕。月夜一瞬间就理解了她想要做什么,也明白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咬了一下牙,心里骂了一句中国通用粗口。
“草。”
下一秒,所有能量球像是下雨一般砸了下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
爆炸覆盖了月夜所有的立足之地。往外几步是黑泥,往内几步是提亚马特身边,脚下是能量球的爆炸区。月夜没有其他办法,他只好跳了起来。
提亚马特瞬间抬头睁眼,随后也跟着跳了起来。月夜空中没有借力点,他引以为傲的体术和速度全部没法发挥作用。也就是说,他完全躲不开。
但提亚马特没注意到的是,月夜手中的武器已经变了。透星之钉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已经被拉开的黑色魔纹大弓。这只张牙舞爪的凶兽再次展露了它狰狞的面孔,一尘不染的漆黑光矢已经架在了弦上,瞄准了提亚马特。
在空中没有借力点,无法躲闪的,不止只有月夜一个人。既然提亚马特想把月夜逼到半空,月夜就将计就计以自身做饵,把提亚马特也骗上来。
“见证毁灭吧——阿贾伽瓦(AjagaWa)!”
反转阿贾伽瓦,月夜曾经用过这招对付崔斯坦。通过反转阿贾伽瓦的运转方式,让它的真名解放效果从“吞噬”转变为“坍缩”。这样一来,恐怖的引力会把被箭矢命中的目标撕个粉碎,从内部压缩碾碎成一个小球。
“嗤——”
箭矢刺穿了提亚马特体表的龙鳞,插在了她的胸口上。她的表情明显一滞,随后便发出了悲伤的尖啸。
“啊——————!!!!!!”
她用双爪抓住光矢,胡乱地发力着,拼命地想把它拔下来。“嘶嘶”的声音不绝于耳,她的胸口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凹陷,不断有滚烫的血液被她甩出来,落在地上变成新的黑泥泉眼。她落回地面,有些疯狂地抓挠着自己的胸口,毫不介意有多少鳞片会因此而崩开,或者自己会把自己挠出多少道伤口。月夜猜她现在一定很痛,他甚至看到了她的眼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月夜收起阿贾伽瓦,一个翻身也稳稳地落回了地面。他脚下一蹬,召唤出透星之钉就朝提亚马特冲去。提亚马特已经痛得几欲发狂,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俗话说趁他病要他命,月夜显然深谙此道。
漆黑的枪头割开了空气,无声又迅猛地朝提亚马特的头抽去。
“————月————夜!”
“砰!”
提亚马特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透星之钉枪刃。
“什么!?”月夜的瞳孔一下子就变大了。
提亚马特一边用一只手抓着枪刃,一边缓缓抬起了头。她现在的样子非常惨烈——胸口的阿贾伽瓦还在撕裂着她的身体,已经在她胸口开了个血肉模糊的大洞。由于疼痛的折磨,身上好几块龙鳞也被她在疯狂地乱挠中抓掉了。她的眼角留泪,嘴角流血,血和泪在下颔处汇合,顺着脖颈流进她胸口的血洞里。
但她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愤怒。月夜能看到的,只有非常浓郁的迷茫和可能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依恋。
“……月夜……痛……好痛……”她轻轻张开了嘴,“我……好难受……这……也是……爱……吗?”
她松开了枪尖,双手抓住光矢,猛地一发力,把它拔了下来,随后手一扬就把它丢进了身后的黑泥里。她捂着胸口,摇摇晃晃地朝月夜这边走来——准确来说是蹭:她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这里……好难受……好痛……好难受……”她呢喃着,“月夜……我好难受……我(母亲)好难受……为什么……爱……会这么……伤人呢……”
月夜的心一下子就动摇了。他可以对敌人毫不手软赶尽杀绝,但他却不能接受自己伤害一个手无寸铁的人。现在的提亚马特,哪里还有大地女神百兽母胎的样子,她就是个渴望被爱却不理解爱的小女孩。
“我……能做到杀了她吗……”月夜在心里问着自己。他就这么举着枪,看着提亚马特从距离他不足一米的地方,流着泪,带着眼神里的迷茫和依恋,费力地挪动脚步,一点一点地蹭过来。
“乌鲁克地底和冥界的相位转移完成了!接下来只要挖个洞就行啦!”埃列什基伽勒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喂喂?月夜,听得到吗?这里是冥界的埃列什基伽勒!喂?惨了惨了,居然被母亲魅惑了!没办法了,伊什塔尔!”
“好嘞!我可是手痒了很久了!就当是对你沉迷母亲美色的惩罚,顺带把你之前的对女神的不敬也一并清算了,给我连同地面一起被轰进冥界吧!”伊什塔尔驾驶着天舟,来到高空,举起了那把造型奇怪又瑰丽的匕首,挥动手臂画了个圈,“打开大门!由伟大的天,向伟大的地!”
一个巨大的圆环在她头顶展开,环内是无尽的星空。庞大的行星自圆环中降落,伊什塔尔把匕首朝星球一扔,二者便融为一体,最后变成了伊什塔尔托在掌心里的光球。她把光球朝玛安娜里一塞,随后拉开了天弓。一支硕大的紫色魔矢已经架好,瞄准了月夜和提亚马特脚下的地面。
“迦勒底的,还有那个金闪闪的,给我抓稳咯!这就是我的全部力量——”她的双眼已经变成了灿烂的金色,“击碎吧,山脉震撼明星之薪(An Gal Tā Kigal Sh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