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直

fmei7超棒的言情小說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愚直-第五十八章 羅馬尼亞的研究室(三)閲讀-484te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小說推薦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奥布军派遣舰队,旗舰建御雷神号。
两个身穿奥布军军服的年轻人正在食堂的门口,扭扭捏捏的推搡着。
“托尔,别推我。”
被推搡中的眼睛青年,小声的呵斥着身后的损友。
“事到如今,你就大胆的上,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塞!”
托尔一边推搡着好友,一边给好友加油鼓劲。
塞最终没能敌过好友的力气,被推进了食堂。
他的表情一下有些慌乱,但双眼却快速锁定了那个在食堂角落里用餐的女孩,那个穿着和周围奥布军服格格不入的联合军军装的女孩。
一时之间,他有些百感交集。
他真的没有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和芙蕾重逢,他作为奥布的机师跟随这舰队出征,芙蕾竟然成为了联合派遣到奥布军舰队里的联络官。
“真是受不了你!”
托尔见塞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干脆的拉着塞走向用餐中的芙蕾,并打招呼道:“哟,芙蕾,好久不见了,一次吃个午饭。”
听到托尔的声音,用餐中的芙蕾抬起头,看见了自己的前男友塞和当初在大天使号上的同伴托尔。
“好久不见了,塞,托尔。”
她微笑的站起身来,打了个招呼,神色温和而友好,并不像塞那样尴尬。
“好……好久不见。”
塞有些僵硬的打了个招呼,然后被托尔强行按在了芙蕾对面的座位上。
“塞你应该是老样子吃三文鱼吧,那我去那边排队拿餐了,你们先聊。”
托尔说着,就留下有些手足无措的塞,径直去餐台那边领餐去,留下了气氛尴尬的两位。
“没想到你会成为联络官……”
“没想到你会在这支舰队里……”
沉默了片刻,两人同时开口,却又不约而同的停止。
相视一笑,原本尴尬的气氛缓和了许多,塞做了个请的手势,“你先说吧。”
“你还是那么绅士。”芙蕾笑着赞许了前男友一句,随后说起了自己离开奥布后的一些经历。
比如得到了父亲旧友的帮助,在父亲旧友的帮助下,取得了一官半职,跟着参与了奥布加入地球安全协议的谈判以及签约,以及现在成为联络官派遣到了奥布远征舰队里。
关于她遇到了李伯庸,以及从李伯庸、王留美处得知理法会内幕这一部分的经历,她没有多说。
“原来是这样。”塞一时之间有些感慨。
“你呢?”芙蕾问道。
塞同样的把自己在芙蕾离开后的经历简单说了一遍,他加入奥布军的事情,芙蕾之前在奥布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主要是简单讲了一些芙蕾离开后的经历,但是这段经历难免显得有些枯燥,除了成为村雨的机师之外,并没有任何有意思的地方。
“看来你过的不错,我为你感到开心。”芙蕾并没有觉得无聊,而是耐心的听完后,给出自己的评价。
当初在塞决定加入奥布军的时候,她就没有做出任何评价。因为她知道当初的那个心结给塞造成的影响,她没有资格说三道四。
所以这一次,芙蕾同样回避了这方面的话题,并没有假惺惺的对好友马上要踏足战场的事表达关心。
“哟,聊得怎么样?”
这时,托尔捧着两份午餐回来了。
久别重逢的前男女友,适当的给点独处空间就行了,太长的时间反而会有些尴尬。
托尔感觉自己这个时间把握的不错,虽然他加入谈话,聊起了其他同伴的一些话题。
在三人重逢的时候,奥布舰队依旧在沿着非洲东岸北上,向着苏伊士航行。
而另一边,李伯庸则做好了和大天使号会面的准备。
琼斯号机库,李伯庸正做着出击前的最终准备。
“上校,新机体的调试差不多完成了,不过可能还有瑕疵,你可一定要注意啊。”
听着整备班长的唠叨,李伯庸打量着这台王留美送给自己的新机体。
GAT-X370FG,全装掠夺高达。
该机原型采用的是阿克泰昂计划中第二批的G系列改进机,掠夺高达的后继机—橙黄掠夺高达,再根据李伯庸的战斗数据,添加了极为适合李伯庸战斗风格而重新设计的背包装备后,而重新设计出来的可变式机体。
改机使用常规能源,并装备有VPS装甲。
武器为口部的100MM光束炮,以及头部两侧的80MM机炮。
原本右手装备的四联装双光束双实弹的护盾炮被移除,改为了更为轻便的手持75MM高强力光束步枪。
左手超级球形粉碎器也被取消,改为MA头部反光束护盾,腰部加装了两把光束剑。
保留了背部飞行组建上的两门115MM磁轨炮,但取消了MA形态下的两门105MM加农炮,换上了两把斩舰刀。
至于MS形态下的格斗爪和格斗爪上的短程等离子炮,同样被移除。
总体而言,这台全装掠夺高达,相对橙黄掠夺高达而言,在火力方面有所减弱,但相应的提高了机动力以及格斗操作性,并通过减少能耗提升了作战持续时间。
可以说机体相当于原本在性能上更加平衡,也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武器。
“不错的机体。”这是李伯庸得出的结论,但并非完全满意,“可惜少了门320MM超高脉冲炮,不然就更加完美了。”
“别开玩笑了,上校。”整备班长听到李伯庸的评价,苦笑道:“机体背上的飞行背包,那里还有空间装上那种玩意。”
“哈哈,确实是我贪心了。”李伯庸哈哈一笑,不再多言。
李伯庸带着米莉亚莉亚一起登上全装掠夺,在通知了舰桥和副官自己要去单独执行特殊任务,并暂时托付了舰队的指挥权后,驾驶着机体飞离了琼斯号航母。
依靠着腿部一共八个的动力喷嘴,全装掠夺以MS形态顺利升空,紧接着机体在李伯庸的操纵下变形成MA形态,向着约定的地点飞去。
大约三十分钟后,李伯庸抵达目标地点,地中海上的一处小孤岛。
他看见了孤岛上半跪着的自由高达以及在一台同样半跪着的MS形态下的村雨,操纵着重新变形成MS形态,然后缓缓的降落在岛上。
机体缓缓的降落,通过外部监视器,李伯庸清楚的看到了人群里,穿着奥布军服的娜塔尔.巴基露露。

w8jb9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第五十七章 羅馬尼亞的研究室(二)推薦-6l15w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小說推薦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李伯庸所部停留在马赛港,协助了西欧地区的联合军抵御了几次来之直布罗陀扎夫特军的攻击。
期间,从迈赫穆尔出航的密涅瓦号协助当地扎夫特军攻克了苏伊士据点。
苏伊士的陷落,标志着扎夫特军打通了印度洋和地中海的通道,再加上直布罗陀基地对地中海另一个出海口的封锁,这标志着联合军在地中海沿岸的统治能力将会进入一个快速衰弱的时期。
伴随着各类的抵抗运动,各地的整个欧洲的局势迅速糜烂的不成样子了。
而黑海周边地区的迅速沦陷,更是出乎了李伯庸的意料之外。
琼斯号航母,李伯庸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显得极为头疼。
说实话,由于各方面的原因,他本人对种命具体剧情的记忆已经相当模糊。
他想当然的打算进入地中海后,找机会压制罗马尼亚的研究室,再联系大天使号,利用卡嘉莉的身份,直接获取奥布远征舰队的控制权。
两件事最好可以同时完成,才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自己的幻痛指挥官身份。
但现在黑海周边地区的迅速沦陷,打破了李伯庸的计划。
作为地中海进入黑海入口的土耳其海峡已经落入扎夫特军手中,他想压制罗马尼亚的研究室的话,则需要突破土耳其海峡。
“可恶,被直布罗陀的扎夫特军拖住了。”
对于目前的局面,他也只能无能狂怒的拍桌子了。
一旁的王留美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安慰道,“别担心,那处实验室的位置可是机密,扎夫特军刚刚控制黑海地区,应该不会那么快发现,我们应该还有些时间。”
她倒是显得一点也不着急,这段停留在马赛的时间,她倒是借机接触了几个抵抗组织,在提供了一些资金和武器后,顺利的和抵抗组织后台有了接触。
而这些抵抗组织的后台,其实就是一部分欧亚联合的政客与财阀。
这些人,对上次大战后,欧亚联合渐渐沦为大西洋联邦傀儡政权的现状极为不满,所以才会在这种时期出来搞事。
正是有这些地头蛇暗地里和扎夫特军眉来眼去,欧洲局势才会糜烂的这么迅速。
王留美的安慰没起到什么作用,李伯庸依旧眉头紧锁,“我担心理法会狗急跳墙,为了避免罗马尼亚的研究室落入扎夫特军手中,干脆直接出手把一切都炸的一干二净。”
“这倒也是……”王留美认同了李伯庸的判断,“如果失去这份大义的话,我们计划中的支持者将会减少很多,我之前做的那些接触也都将会变得毫无意义。”
李伯庸摇摇头,“真是功利的想法,我担心的是那里的那些可怜孩子的安全,还有我部队中强化人的生存问题。”
“虚伪。”王留美斜眼,“关心那个老是粘着你的金毛小猫咪才是真的吧。”
“这点我不否认,但只是其中之一。”李伯庸说道:“我对她的怜惜,就好像对玉芳和玉兰一样,并没有特别的想法。”
“鬼才相信。”王留美哼了一声。
对此,李伯庸没进过大脑的直接吐槽道:“你最近吃醋的次数有点多啊。”
这话,就有了点捅破窗户纸的意思,搞的王留美有些手足无措,一点都没有了平时进退自如的优雅,“才,才不是吃醋啊!”
王留美不否认,自己对李伯庸有那么亿丝丝的好感,所以才会在李伯庸面前肆无忌惮的展露着自己的风情。
但是她自己也还没弄清楚应该做什么处理,所以两人一直处于一种暧昧的状态。
面对突然娇羞起来的王留美,李伯庸心里继续吐槽。
你脸红个泡泡茶壶啊!
平时不都一直进退自如的调戏我吗?
突然就害羞起来了,搞的我反而很尴尬啊!
“对了,米莉亚莉亚她考虑的怎么样了?”李伯庸生硬的转变了个话题,“本来是想带她见证了罗马里亚研究室的事实后,彻底打消她的疑虑。但现在没法继续等下去了……”
说着李伯庸把最新收到的情报递给王留美,王留美接过一看,配合的略过刚才有些尴尬的气氛,“奥布军已经过了好望角?那个国家也太卖力了吧?”
从欧洲局势糜烂,联合强迫奥布出军没过几天,奥布军就已经过了好望角?
“这就是舔狗的可怕……”李伯庸打了个不怎么恰当的比喻,继续道:“我们现在最好尽快的联系上在大天使号的奥布首相。”
“那个叫卡嘉莉的小女孩吗?”王留美用手指点着自己的下巴,看着李伯庸的目光渐渐变得奇怪。
“你的脑袋瓜子到底在想什么?”李伯庸毛了,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侮辱。
他有些粗暴的推着王留美出门,一边偷偷的感受女孩香肩的柔软。一边说道:“你走,你给我去把米莉亚莉亚叫过来。”
王留美被半强硬的推着出门,等李伯庸把门关上后,她压抑着笑容,迈着有些轻盈有些愉悦的步伐,来到了米莉亚莉亚的房间门口。
米莉亚莉亚被王留美喊了出来,跟着她一起去了李伯庸房间。
李伯庸直接把奥布远征舰队的情报告诉了对方,“现在,我们似乎没有犹豫下去的时间了。”
“怎么会,奥布竟然派遣部队参战了。”米莉亚莉亚看到情报,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想起上次大战时,奥布为了保持国家的中立,以极大的勇气拒绝了大西洋联邦的要求,那些奥布军人拼死奋战的身影至今仍然让她难以忘记。
可现在,在乌兹米首相失后,奥布的理念终究还是没能贯彻下去……
看到李伯庸给予的情报,米莉亚莉亚犹豫了片刻,最终下定了决心,“我明白了,我立刻联系大天使号。”
“感谢你做出的决断,相信我,今后你一定会为今天所做出的的决断而感到自豪的。”
李伯庸拍了拍米莉亚莉亚的肩膀,随后向她敬了一个军礼表达感谢之情。

tj9a5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起點-第五十五章 支援蘇伊士(六)展示-mod5a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小說推薦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接下来数日的苏伊士攻防战,正如李伯庸所预料的那般,扎夫特军采取了以拉扯消耗为主的战斗方式。
总体而言,就是巴库上去卖,然后巴库出来舰炮轰,舰炮轰完巴库带着其他MS一起冲,颇有些排队枪毙时代的风格。
如果苏伊士这边出动空战部队的话,扎夫特那边的空军也会如约而至。
就这样,在数日的消耗下,联合这边不管是地面还是空战都渐渐陷入颓势,如果不是李伯庸这支精英部队的强力支援的话,情势必然更加恶化。
但即使如此,联合这边的防线也已经被压制到了两条河谷的交汇处。
和原来分别防御两条狭窄的河谷相比,现在反而只防守一条河谷反而更加吃力,因为需要防守的面积和原来相比实在太宽了。
战斗进入到第五天,李伯庸感觉友军差不多有点扛不住了。
那么,扎夫特应该也差不多要发起总攻了。
这几天他在协防的时候可是留了不少力,等着在扎夫特总攻的时候寻找战机,他想要攻击的目标,自然是从这场攻防战一开始,就龟缩在大后方的扎夫特军母舰群。
果然,今天的扎夫特军在例行的试探拉扯后,第二波的攻势就打的格外凶猛,原本猥琐无比的巴库,一下变得一往无前。
在巴库后面的是数量不少的盖茨R和少量的扎古勇士,这些机体在加兹乌特的火力掩护下,紧跟着巴库发起冲锋。
一时之间,联合的防线显得有些摇摇欲坠,但扎夫特军的阵型也出现了不少漏洞。
李伯庸看到了一些机会,如果能带着麾下数台高达发起攻击的话,必然能取得不错的战果。
“MS队准备……”
就在李伯庸准备带队突袭的时候,雷达手有些惊讶的喊声响了起来:“三点方向发现扎夫特军机影,巴比3、迪恩5,正在向塞得港方向飞行中。”
“塞得港?”李伯庸啧了一声,“主天使号后退,我们回防塞得港。”
这手玩的有点漂亮,看来对面的指挥官也没忘记自己这支部队,在关键的时候来了一手攻敌之必救。
似乎,这几天的保守作战,让对方看出了自己不会为苏伊士守军拼上性命的心态。
“但是,据点这边?”
主天使号舰长有些迟疑。
“无妨,我部有独立指挥权,现在应该优先保住港口的舰队。”李伯庸答道,“既然扎夫特的空军去了港口,那么解放出来的空战短剑能帮助防线稳上一段时间。”
“是!”舰长领命,开始下达具体的指令。
很快,主天使号掉头离开。
“什么?主天使号撤离战线?”
主天使号的动静,苏伊士据点指挥部这边自然也观察到了,司令官显得十分愤怒,“这些该死的幻痛,只知道顾着自己。”
“司令熄怒,这对我们也不是什么坏事,既然扎夫特的空军去了港口,那么这边也可以出动空战短剑L部队稳住局面。”一旁的副官赶紧尽职的提醒了自家的司令,现在指挥作战才是关键,追责什么的战后再说吧。
只不过,对方是那个幻痛,总部要是愿意不痛不痒的斥责对方两句,就算给司令天大的面子了。
“很好,我们这边出动空战部队,给我压制住对面的攻势。”司令回过神来下令道。
很快,隐藏在山体中的出击通道被打开,空战短剑L部队陆续出击。
在空战短剑L部队的协防下,联合这边极其勉强的稳住防线。
塞得港,回防的主天使号及时的赶在扎夫特军到来前,回到了塞得港。
面对严正以对的塞得港,扎夫特空战MS队没有进行强攻,而是选择了在周围绕飞,显然他们的目的就是把李伯庸这支部队牵制在这里。
其实,按照战力来说的话,李伯庸这么多的战力被牵制在这里有些说不过去。
但他现在对这支自己的嫡系部队可宝贝着,都已经没了一艘驱逐和七台MS了,再遭到损失就有点心疼了。
反正,系统也没出个任务,李伯庸心态稳如老狗,一点干劲都没有。
而且,这据点迟早也得被密涅瓦号给拔了,就算自己这回没守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抱着这样的心态,李伯庸这边心甘情愿的被牵制在港口。
只不过,他还是阴了扎夫特军一把,让深渊和蔚蓝禁断,静默潜航了过去。
然后几台空战机体开始自愿被扎夫特军遛狗,等时机一到,两台到位的水中高达突然浮出水面,一阵火力袭击拖住了扎夫特军。
李伯庸则带着几台空战机体一拥而上,稳稳的吃下了这支扎夫特军,反正这波他也不亏。
而这时,正面战场的攻防也落下了帷幕。
扎夫特军的总攻,终究还是没能攻下联合的最终防线。
千钧一发之际,据点的阳电子炮成功到位,一发入魂击退了扎夫特军的攻势。
扎夫特军见是不可为,主动退却,让联合这边的据点司令颇为难受。
虽然他成功的守住了据点,也等到了阳电子炮台成功建成运行,今后任何的扎夫特都休想经过这片河谷。
但这几天的攻防战,他被扎夫特军消耗的太惨,作为防守方却被打了个难看的战损比,赢了也郁闷。
反观扎夫特军这边,其实部队任然有再次发起攻击的余力,但指挥官十分理智的选择了先缓一缓。
之所以没攻下苏伊士据点还能如此淡定,是因为这位白衣指挥官得到了新的消息,从卡潘塔利亚基地出发的密涅瓦,已经在迈赫穆尔军港完成了补给,并被军总部派遣来支援苏伊士的攻势。
他完全可以等密涅瓦号来了,再发起一波攻势。
在那之前,需要的只是让部下好好的获得补给和休息。
至于李伯庸这边,则在获得了足够的补给后,率领舰队离开了塞得港,进入地中海。
同时,西欧某城市。
王留美的私人飞机在一座机场缓缓降落,一身显眼旗袍的她在一众保镖的护卫下,上了一个车队,直奔城市中的某处旅馆。

o0c3p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第五十三章 支援蘇伊士(四)分享-owerv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小說推薦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扎夫特军开始攻击,首先是加兹乌特的重炮在极限距离下的覆盖炮击,在给联合军防线造成一定程度的压制后,随后两个小队的巴库以松散阵型,向着两处河谷的联合军防线发起试探性攻击。
联合临时构筑的火炮阵地开始反击,待巴库进入射程后,碉堡炮和阵线上布置的短剑L也开始反击。
两个小队的巴库开始机动规避,偶尔还会借助河谷中一些岩柱的掩护。
在前进了一定距离后,付出轻伤两台巴库的代价,试探出一些防线火力分布,巴库又开始交替掩护撤退。
在巴库后撤了一段距离后,后方战舰主炮开始轰击。
炮弹呼啸的轰鸣声响彻天际,数秒后落在了联合的防线上,联合这边也不是傻子,能动的MS已经转移了位置,但无法快速转移的野战火炮则被大量击毁。
轰击持续了五分钟,扎夫特军的MS部队再次开始攻击。
这波攻势投入了不少的兵力,以高机动力的各巴库小队为先导,为数不少的盖茨R也加入了攻势。
联合MS则开始重新进入防线开始反击,同时,没有在第一波攻击中暴露的隐藏火力点则开始编织出新的防御火力网。
一时之间,战场开始热闹起来,光束枪、实弹机炮、磁轨炮、火箭弹纷纷发出自己的咆哮。
战斗持续了一段时间,扎夫特军打头的巴库部队又一次缩了回去,随之而来的就是母舰主炮的狂轰滥炸。
就这样,数量并不占据优势的扎夫特军充分利用了巴库机动性和母舰重炮的配合,一点点消耗着防线的联合军战力。
感觉这样下去不行的联合军,不得不从后方据点起飞了搭载有飞行背包的短剑L编队。
依靠着空军优势,联合军暂时稳住阵脚。
“这打的还挺热闹的。”
在主天使号舰桥观战的李伯庸吃瓜中,他是一点都没急着出击。
别看现在打的热闹,但其实都是以试探和消耗为主,还远没到正式的较量。
不过从现场的情况看,苏伊士据点军这边似乎被逼出了不少预备战力,虽然空战短剑L编队取得了一些优势,但扎夫特那边显然不会毫无装备。
“十点方向侦测到大量机影,这是……扎夫特军的迪恩和巴比,迪恩数量九、巴比数量九。”雷达兵报告道。
“十点钟方向……应该是直布罗陀的空中支援。”
李伯庸摸着下巴:“守备军有什么应对?”
“这个……守备军的空战短剑L部队正在后退重新编队中。”雷达兵报告。
这是没什么应对手段了,那么河谷防线在下一波扎夫特军的攻击下就危险了。
“主天使号主炮准备,MS队出击准备。”李伯庸这次倒是不急着上前线,“等扎夫特军开始攻击后,主天使号就立刻爬升到足够覆盖河谷的高度,火力覆盖一轮后,MS队出击。”
“了解。”舰长接到李伯庸的命令,开始按照他的作战意图下达具体的指令。
很快,据点守备队的空战短剑L编队就开始转向去迎击十点钟方向的扎夫特军空战部队。
下方河谷的扎夫特军趁机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击。
但很快,主天使号的身影,在河谷右侧的山脊后缓缓升起。
两门哥特菲尔特光束主炮和一门巴里安特电磁炮开始覆盖冲锋中的扎夫特军,随后以漆黑强袭打头的MS队从机库鱼贯而出,落在河谷右侧,对扎夫特军的侧翼发起攻击。
在放出MS队后,主天使号立刻开始后撤。
没过多久,那片地区就迎来了扎夫特军的炮击,但很可惜的是,出了推平了几座山峰,什么都没有打到。
而已六台高达组成的MS编队,则开始了表演秀。
在翠绿暴风的火力掩护下,MA形态的大地高达一骑当千冲入扎夫特军阵线之中,紧随其后的是真红圣盾和乌黑迅雷组成的二机编队。
以高速突进格斗为战斗风格的姐妹两,在盖茨R堆里,掀起了剑之舞。
在三台高达后面的,是漆黑强袭、蔚蓝决斗这一空一地组成的中距离火力支援小组。
“说真的,这对姐妹花的战斗风格真的浪费了这两台机体的性能。”
操纵着翠绿暴风,沙姆斯·科萨吐槽着夏氏姐妹的战斗方式。
“但是我觉得很好看,像那样把调整者的机体大卸八块的感觉一定很棒。”
科萨的恋人,操控蔚蓝决斗的穆狄反驳了男友的评价。
“在好看这点上,我是不反对的,和她们平时的剑舞对练一样赏心悦目。”科萨笑道,同时一炮贯穿了一台想要偷袭大地的巴库。
“你这色胚,平时一定没少看吧。”穆狄危险的眯起了自己的眼睛。
“这个,难免会好奇的啊。”科萨打起了哈哈,然后甩锅,“毕竟很少看见史恩会对星星之外的东西感兴趣,姐妹花的剑舞是第一个除了星星之外,留住史恩目光的东西。”
“我们的史恩竟然开窍了。”穆狄哇了一声,被引开了话题,“难道是面瘫之间的吸引吗?”
“作战中,给我安静点。”史恩波澜不惊的声音响起。
顿了顿后,他发现大地似乎过去突前了,“史黛拉·鲁西耶少尉,你太过靠前了。”
“啊啊啊啊啊!”
回应他的是史黛拉略显狂热的呼喊声,战斗时的小呆瓜颇有几分狂战士的潜质,显然又打的热血上头了。
后面的援护跟不上,大地高达渐渐有了被包围的趋势。
史恩心知不妙,连忙联系主天使号舰桥,李伯庸这边也注意到了情况,直接接通了大地高达的通讯,在李伯庸的亲自命令下,史黛拉才听话的退回来一点。
又过了十分钟,李伯庸见六台高达的侧翼攻击,已经成功阻止了扎夫特军的这波攻势。
他就向史恩下达了后撤到苏伊士守备军防线的命令。
“不乘胜追击吗?”主天使号的舰长在一旁问道。
这位舰长是宇宙军出身,虽然说也不是对大气层内的战斗一无所知,但对这种攻坚拉扯缺乏足够深刻的认识。
李伯庸闻言笑了笑,“这才哪到哪,扎夫特军的指挥官摆明了是想打一场以拉扯消耗为主的攻坚战。”
“当时对方不怕我们的炮台先建造完成吗?”主天使号舰长不解。
“在这艘船抵达这里的时候,对方就没有焦急的必要了。”李伯庸答道:“现在的情况就是谁先着急,谁就输了。”

6eku0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愛下-第五十二章 支援蘇伊士(三)-v2yct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小說推薦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舰队的受损,确实一定程度上拖累了李伯庸所部支援苏伊士的速度。只不过从战损比的角度来说,扎夫特军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太过巨大了。
简单的修整后,李伯庸舰队继续北上,向着苏伊士据点航行,只不过那艘被重创的巡洋舰确实拖累了舰队的整体速度。
等李伯庸所部抵达苏伊士据点时,比原定计划迟了三个小时。
而这时,扎夫特军的部队,已经在据点周边列阵,处于随时可能发动攻击的状态。
琼斯号舰桥
通讯员向正在指挥席上的李伯庸报告道:“上校,苏伊士基地司令部发来的通讯请求。”
“帮我接通。”李伯庸挥手。
下一秒,苏伊士基地司令的大脸就出现在了舰桥的屏幕上。
“远道而来辛苦了,尼奥.罗阿诺克上校。”苏伊士司令一脸客气道:“虽然很想给风尘仆仆的贵客摆上一席接风宴,但对面迫不及待的扎夫特军似乎不太像给我这个机会。”
顿了顿后,司令官继续道:“幻痛的大名,我早有耳闻,能够获得如此精英部队的支援,真是让人放心。那么上校,据点南面河谷的防守是否可以摆脱给贵部?”
这老狐狸,扎夫特向攻击苏伊士据点一共只有两条路,分别是据点南面和西南面的两条河谷。
其中南面河谷地势更为宽阔平坦,可以说有可能成为扎夫特主要的攻击方向。
对于司令官的提议,李伯庸表示你特么在想桃子。
当然,基地司令的小心思应该也没这么简单,估计是希望李伯庸会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西南面的河谷,然后在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其实两条河谷最终会交汇在据点前,只在据点前集中配置部队其实也不是不行,但那样的话在战略上就太过被动了。
“情况我明白了,我军至现在起,开始对苏伊士据点的支援作战。”李伯庸站起来敬礼,随后话风一转,“不过遗憾的是,我部拥有独立的指挥权,这次的战斗将会依照自己的意思来进行战斗。”
“我部刚在红海上遭遇了扎夫特军大规模的伏击,舰队的状态并非万全,所以舰队将会进入运河北部的塞得港进行修整,暂时能够提供的战力,只有主天使号。”
“所以我建议据点兵力可以在河谷交汇处布置防线,主天使号将会从侧面威胁前来攻击的扎夫特军。”
“哼,感谢贵部的提议,但即使贵部无法提供足够的战力,我部也依然会分别在两处河谷布置防线。”
听到李伯庸的回答,基地司令官再也保持不住自己的温和表情,冷冷的盯了李伯庸头上的面具一眼后,直接挂断了通讯。
“感谢独立指挥权,不然每次作战的时候要和这些废物勾心斗角,我就想直接投敌叛国。”李伯庸坐回自己的指挥席,嘲讽了一句。
真是辛辣的讥讽,但似乎很有道理。
琼斯号舰长心里评价了一句,随后问道,“那么我们的布置?”
“正如我刚才所言,舰队进入塞得港修整,温达姆队和混沌、深渊、蔚蓝禁断留下来,我和大地暂时转移到主天使号上,参与据点的防卫作战。”李伯庸答道。
“但是这样的话……”
“放心,对方真的向军总部告状的话只会自讨没趣。而且别忘了,上层特意让我们刚过来支援,其实就是看中了主天使号上搭载的阳电子炮。”李伯庸解释道:“真到了不得已的时候,我也不会顾虑的。”
“既然如此,那么祝上校武运昌盛。”琼斯号舰桥的一众军官一起向李伯庸敬礼致意。
毕竟,李伯庸的决定,一定程度上也是体恤下属。
这份情,大家要领。
十分钟后,李伯庸驾驶着温达姆和史黛拉的大地高达一起转移到主天使号上。
随后主天使号再次离水升空,配置在据点南面河谷防线的三点钟方向。
主天使号的到来,给准备进攻的扎夫特军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作为上次大战中赫赫有名的大天使号的同型舰,扎夫特对主天使号的性能也是一清二楚。
扎夫特军指挥部内,各队指挥官也因此产生了意见分歧。
“我建议暂缓攻势,没能阻拦主天使号的支援,这次攻势受挫的可能性极大,在阳电子炮的威吓下,我军向突破河谷必须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胆怯,难道要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联合的阳电子炮台建成吗?”
“就是,估计伏击部队的报告,敌军支援舰队同样在之前的战斗中受损不轻,特别是主天使号,更是被拉高路队击伤,这对我们来说未必不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现在主天使号的到来,等于阳电子炮台已经建成,我认为可以考虑暂缓攻势,就算对方的支援舰队一直驻守这里,但着眼全局的话,确实对方重要的机动战力被我军牵制在了这里。”
“怎么可能一直驻守这里,等对方的阳电子炮台建成,自然也不再需要主天使号继续呆在这里。”
几个白衣黑衣在指挥通讯频道吵成一团,临时担任这次攻势总指挥的白衣队长对这种形式也很头疼,现在扎夫特军确实面对这两难的抉择。
大家的讨论还在继续,但在把各族的观点表达清楚后,视线便渐渐投向了作为临时总指挥的白衣身上。
差不多,该到下决定的时候了……
担任临时总指挥的白衣队长沉吟一阵后,从指挥席上站了起来,道“这里选择等待固然是稳妥之策,但对于局势的推动却毫无用处。”
“我们必须尽快打通印度洋和地中海的通道,继而解放在联和血腥镇压下的欧洲。”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让这场荒唐的战争闹剧尽早结束。”
“所以,望诸君与我一同,攻克苏伊士据点。”
总指挥官把话摆明,那么各队长不论之前表达了什么意见,现在都听从命令。
扎夫特军开始发动攻势!

r3fwc玄幻小說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線上看-第四十七章 深淵脈衝展示-hdras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小說推薦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卡潘塔利亚基地。
外围海域水中巡逻部队在最后的时候,把中伏的情报传了回来,在空降解围作战后平静了一段时间的基地,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快点,快点,把那边的加兹乌特给我移开,别挡着巴比的出击轨道。”
“侦查型迪恩的出动先等等,没有巴比编队的掩护就是去送死。”
修整中的密涅瓦号机师一行刚好闲逛路过,这片突然繁忙起来的机库。
“突然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地球军又不知死活的攻过来了吧?”
心直口快的真看到地勤人员的焦急表情,直接拉住一个路过的地勤人员问道。
“这个……”
地勤人员有些犹豫,虽然询问的是一个红衣,但并不是自己所属的上司,似乎不太合适透露有关的军情。
“啧。”
脾气火爆的真见对方犹豫,就有些不爽。
而那个被拉住的地勤人员也变了脸色,咋的,红衣就可以欺负人了?
见气氛僵持,密涅瓦机师队伍一行中,一个穿着红衣军服的蓝发青年排众而出,朝地勤人员敬礼道:“特殊部队FAITH所属,阿斯兰.萨拉。请问发生了什么紧急军情吗?”
正是离开奥布后,进入卡潘塔利亚基地,并乘上密涅瓦号的阿斯兰。
那个地勤人员看见阿斯兰在红衣胸前佩挂的FAITH勋章,立刻收起了不满的神色,恭敬的回了个军礼,“报告,目前这片机库正在进行侦查部队的紧急出动,原因是外围海域的水中巡逻部队在传回中伏的情报后,断绝了与司令部的联系。”
外围巡逻部队中伏……
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阿斯兰朝真给了个眼神,示意可以让对方离开。
“哼,FAITH的身份还真是好用。”
地勤人员偏偏把军情告诉阿斯兰虽然让真更加不满,但他也知道再纠缠下去就是自己无理取闹,只好讪讪了放地勤人员离开。
听到真不爽的讽刺,阿斯兰苦笑了一下倒也没去计较。
在老好人性格的他的眼里,虽然真的性格有些偏激,但只是个有些孩子气罢了。
而且,他也不是不能理解真的想法,原本很看不起的人,突然成为了自己所属部队的上司,有些心态失衡也是难免的。
阿斯兰相信再相处一段时间,情况应该会有所改善。
大概吧……
看着真那好像比伊扎克还要桀骜不驯的模样,阿斯兰心里苦笑了一下。
见自己这样嘲讽,阿斯兰都没有出声反呛自己,孩子气的真突然又觉得自己刚才好像过分了一些。
但是要他道歉的话,他又不想。
队伍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同行的雷还是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冰山脸,而露娜则不知道该怎么化解眼前的尴尬。
诗和见状微微叹了口气,出声道:“好了,看来不是什么严重的情况,密涅瓦号也没传来紧急集合的命令,至少在侦查部队把情报传回来前,应该没我们什么事……吧……”
试图缓解气氛的诗和话音未落,随身携带的通讯器就突然收到了集合命令……
这就有点尴尬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平常一向酷酷的诗和露出少有的尴尬神色,密涅瓦一行机师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微笑。
特别是与诗和比较亲近的露娜,更是一边憋着笑,一边亲密的缆住了诗和的肩膀。
诗和无奈的看着气氛明媚了几分的队伍,忍受着队友们不明意义的轻笑声。
收到集合命令的一行人返回密涅瓦号,然后就看到了忙碌的机库里,摆放着一台新的机体。
密涅瓦号的整备班正忙里忙外的和基地的地勤人员进行交接工作。
“这是……脉冲?”
真一眼就认出新机体和自己的机体一模一样。
“但是装备的是没见过的背包……”
一旁的露娜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而参与过次世代机体开发的诗和则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机体,“深渊脉冲!”
“没错,就是深渊脉冲。”
随着一句肯定的答复,一头绿发的尼高尔走进密涅瓦一众机师的视线。
他笑着朝阿斯兰和诗和挥了挥自己的义肢,露出了和当初一样和旬的微笑:“好久不见了,阿斯兰,还有诗和也是。”
“尼高尔!”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尼高尔,阿斯兰百感交集的上前两步,“你怎么来了?”
他的目光在尼高尔的义肢上停留了数秒,目光中闪过难以掩饰的羞愧。
“我……”
阿斯兰欲言又止,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突然出现的尼高尔。
毕竟,尼高尔的双手就是因为基拉才被毁的,他很清楚尼高尔有多么的喜欢钢琴,作为基拉的好友,阿斯兰一直为尼高尔的遭遇自责,觉得自己也应该对尼高尔失去双手负有责任。
“哈哈,看来阿斯兰还是那个我所认识的阿斯兰。”
似乎是看出了阿斯兰的内疚,尼高尔特意用义肢做了个弹奏钢琴的流畅动作,笑道:“不要在意,又不是阿斯兰你的责任。”
顿了顿后,尼高尔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而且,我现在依旧能够很好的演奏,也有了愿意欣赏的人。”
“但是……”
“过去的事就不要在提了。”尼高尔上前两步给了阿斯兰一个拥抱,“欢迎回来,阿斯兰。”
“嗯。”
阿斯兰犹豫了一下,也紧紧的抱住了尼高尔。
一旁的诗和见到这一幕,心里闪过各种念头,不知为何叹了口气。
而有些好奇的露娜则轻轻戳了一下诗和,用眼神询问什么情况。
“我和萨拉队长隶属克鲁泽队时候的战友,他是为了救阿斯兰而受伤的。”诗和简短的小声解释道:“现在负责次世代机体的开发,之前我就是他手下的测试机师。”
原来如此,露娜释然的点点头。
“相信这台机体能够给密涅瓦号接下来的任务提供不俗的战力。”

hqv92优美小說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笔趣-第四十四章 出航熱推-cw8rw

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小說推薦從零開始的機戰生活
主天使及阿克泰昂计划搭载机归入李伯庸的指挥序列。
在主天使号入港后的第一时间,他就把五个机师喊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番拉拢加叙旧后,他让史温三人退下,留下了夏氏姐妹。
一段时间没见,夏氏姐妹好不容易有些暖化的气场,重新变得冷酷起来。
“抱歉了,因为我的疏忽,让你们参加了吉尔吉斯斯坦的平叛行动。”
李伯庸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报告书,对夏氏姐妹道歉。
所谓吉尔吉斯斯坦的平叛行动,其实就是在尤里乌斯落下后,军中蓝波斯菊势力对吉尔吉斯斯坦某处调整者难民营的清扫。
表面上说是一次反恐行动,但本质上是一次报复性的屠杀。
阿克泰昂的机体都参与了那次的行动,算是牛刀杀机的一种威慑性警告。
当时李伯庸尚未从月球降落地球,再加上尤里乌斯落下后的通讯障碍,没能阻止夏氏姐妹参与那次的行动。
“为什么老师要道歉?”
夏玉兰歪歪头,显得有些疑惑。
倒是夏玉芳有些明白李伯庸的意思,拉了拉妹妹的衣袖,道:“感谢您的关心,我和玉兰没关系的。”
顿了顿后,她补充了一句,“已经习惯了。”
已经习惯了……
李伯庸闻言莫名的情绪有些不愉快,不,或者应该说是别扭。
最近一直在和王留美共同谋划着武力背刺以及政治斗争方面的事情,搞的感觉自己变得越发虚伪起来。
虚情假意的对夏氏姐妹说什么抱歉,希望对方能够恢复正常人的感情什么的。
明明很需要夏氏姐妹作为战力,来为自己奔驰于战场之上。
这样一想,其实自己和LOGOS的那些家伙也没什么区别……
夏氏姐妹至今依旧一副莫得感情工具人的模样就是最好的证据。
“对了,老师,有诗和大人的消息了吗?”
就在李伯庸有些陷入自我厌恶的时候,十分意外的听到了夏玉兰的问题。
从对方的问题里感受到了一丝对诗和的关心,那是正常人才会有的情感,李伯庸的心情又突然有些明媚起来,有种老父亲般的欣慰。
当初的夏氏姐妹可不会有这样类似正常人的表现……
只不过对于问题的回答,李伯庸选择了回避。“暂时还没有消息。”
推测诗和现在在扎夫特阵营的可能性很大,但是现在两边正在交战,很难去寻找她的踪迹。
又和面瘫姐妹尬聊了几句,感觉姐妹两实在不是什么聊天的好对象后,李伯庸让她们回主天使号休息,自己则去基地司令部办理书面手续,算是正式把琼斯号航母和主天使号以及一系列搭载机划入自己的指挥序列。
在补充了完物资后,李伯庸率领所部出航。
现在他的手下共有琼斯号航母以及两艘巡洋舰、两艘护卫舰组成的一个航母战斗群,还有一艘性能强大的主天使号。
搭载机方面,则拥有混沌、深渊、大地三台扎夫特产的高达以及阿克泰昂计划的五台高达。还有就是他自己其他幻痛机师一共九台温达姆。
五台阿克泰昂计划的高达配属在主天使号上,李伯庸自己的温达姆则和三小强的机体一起配属在琼斯号上,剩下的八台温达姆则分别配属在两艘巡洋舰上。
这种程度的战力,如果能彻底掌握在手中的话,攻打一些普通的军事基地可以说是相当轻松。
舰队从南卡军港出航,一路往南通过巴拿马运河进入太平洋。
在琼斯号的舰桥上,看着自己手下的舰队通过通过巴拿马运河驶入广阔的太平洋。
李伯庸不免生出几分难以名状的欣慰,想当初刚刚到来CE世纪那会,自己就是一个随时可能被炮灰的菜鸟MA机师,没想到现在已经能够统帅这样的一只分舰队了。
“舰桥就拜托诸位了,我去看看机师们的情况。”
随口交代了,李伯庸离开舰桥去往机库。
等李伯庸离开后,舰长席上的琼斯号舰长语气微妙的晒道:“我们的上校大人似乎意外的是个温柔的男人,把那种恶心的工具叫做机师。”
顿了顿后,他继续道:“还是说因为里面藏着什么有趣的玩具。”
舰桥里的其他人闻言相视而笑,露出男人都懂的目光。
自家指挥官对那个金发女孩的宠溺在部队里也算挺出名的,私下里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
舰桥上的氛围逐渐绅士,但却有人冷冷出声破坏了这融洽的氛围。
“在背后议论长官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只见舰长席旁一位金发男军官冷冷的开口提醒了诸位同僚,这人是幻痛配属给李伯庸的直属副官,自然要维护自家长官的权威。
“抱歉,只是一时笑谈罢了,下次我一定注意。”
舰长笑着打了个哈哈,十分随意的揭过这一茬。
副官闻言不再说话,从新把目光投向舰桥外的海洋。
说起来这支分舰队的部队构成其实有些复杂,这些航母舰船以及原本就配属在船上的官兵属于大西洋联邦海军,后来归入幻痛部队的指挥下,船上搭载的机体、机师、以及后续调配的后勤人员,又都属于幻痛。
而主天使号那边,原本是宇宙军序列,开战后临时归入幻痛部队的指挥,搭载了阿克泰昂系列机体、机师以及后勤人员。
所以不管从普通士兵到指挥官,日常有些小摩擦也算情理之中。
好在指挥官阶层也算比较克制,对部下也算约束,没敢给李伯庸这位传闻中背景及其深厚的指挥官找太多麻烦。
毕竟,现在这位上校大人可是被宣传成拯救了地球的英雄,在基层士兵中的声望很高,军总部这次特意从海军和宇宙军方面调配这么多精英部队,自然也是想大家好好配合这位尼奥上校打出一些成绩,起到鼓舞军心的作用。
毕竟,突然就宣战还使用了核弹,结果被人揍了回来,军中的士气可想而知。
上头很希望这位上校大人能够用漂亮的成绩挽回低落的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