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syxj1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起點-第195章:吃人肉的山賊讀書-9vslb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小說推薦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你们看那两个家伙,身上穿的花花绿绿的,一看就很值钱。”
“瞧你个没出息的样,他们身上穿的衣服不值钱,他们身上带的首饰才值钱。”
“大哥说的对,你们看那男的腰间挂的玉笛,这肯定价值不匪啊!”
客栈内,几桌的客人都在小声小语的打量着李承辞与雪儿。
“钱我倒是不在乎,我就看上了那娘们,长的真水灵,玩起来绝对能玩出花来。”
“你他妈敢跟老子抢女人?那女的老子要了。”
“就凭你们俩?我出十两银子,那女的我要了。”
这客栈内不怀好意的人,不仅打起了李承辞两人身上的钱财。
更是有些人早早的就把眼光盯在了雪儿的身上。
他们说话非常小声,可能暂时还是不敢暴露身份。
但是他们熟不知自己等人的对话完全被李承辞等人听见了。
雪儿听见他们的话,眼神越加的冰冷,眼神中还充满了杀意。
“这娘们腿真长,我跟你们说,女人不要看脸,看身材才是王道,这娘们我喜欢,今天晚上老子一定要得到她,我要让她欲仙欲死。”
终于又是一句不堪入耳的话,让雪儿身上冰冷的气息爆发。
“别急。”
眼看雪儿就要爆发,李承辞突然伸手放在了雪儿的手上。
李承辞的目光温和,雪儿看到这道目光才平静了下来。
此刻李承辞虽然眼神温和,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侮辱雪儿的话,不让他生气。
李承辞确实不喜欢杀戮庆国同胞,但是不代表他不会去杀。
李承辞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人,特别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哪怕旁人对他们指指点点,李承辞都会让那人付出代价。
更别说这些人又那么不堪入耳的词侮辱雪儿。
李承辞之所以没有杀他们,是因为他想要调查这座村子。
只要他调查到了这座村子的真香,那么会第一时间灭了这些人。
“雪儿快吃吧。”
李承辞故意的大声说道。
雪儿点了点头,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吃了一点点饭。
吃过了饭,李承辞将身上的行李放在了房间里。
随后和雪儿便离开了房间,在村子上逛了起来。
两人不知不觉中逛到了村子尽头的一处小山林。
“哼!”
李承辞面色微怒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在他的面前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小山林。
这座山林中仅是尸体,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
甚至还有一些婴儿,这些婴儿的身上还带着血液。
很显然他们都是被屠杀的。
“都是一些畜牲,那老头还说这附近有山贼,我看他们就是那群山贼吧!”
李承辞与雪儿在村庄中调查的时候,和一些上了年的老头聊了聊着做村子的历史。
但是那些老头基本上都是支支吾吾的,而且给出的答案还有所不同。
不过李承辞也从这些老头的话中得到了一个线索。
那就是山贼。
这附近有一座山叫做断崖山,这断崖山内有一群山贼。
人数大概几十人吧,也是几年前来到这里的。
一直在这附近烧杀抢掠,只不过最近好像因为抢不到油水就离开了。
那群老头就是这么说的,但是李承辞却不相信那群山贼离开了。
他断定那群山贼就在这附近,只不过他也没有确实的证据。
不过现在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基本上已经断定了那群山贼在哪。
村子里的那些人都是山贼,而这些尸体才是原来村子里的村民。
这里是前往幽都城的必经之路,会有很多的商人经过此处。
对普通百姓来说没有什么油水,但是对山贼来说,那可就是天堂。
首先这个地方距离朝廷太远,朝廷可管不到这里。
第二,想要前往幽州城,就必须要经过这里。
所以这里的商人很多,这些山贼将他们拦一下抢夺他们的物品。
或者是威胁他们的家人给钱,这里的油水就非常多了。
“唉,是我们管制不当,才导致这些百姓枉死……”
李承辞目光中有些自责,如果他多管制一些那些官员,可能也不会造成这样的事。
“与你无关。”
雪儿也是忍不住叹了叹气,美目中充满了慈悲。
“我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我要用他们的血祭奠这些百姓,以祭这些亡魂。”
李承辞眼神狠辣的看了看村子的方向。
在他的心中已经给这些人下了死刑。
“我们回去吧。”雪儿轻声的说道。
李承辞点了点头。
两人走后,山顶中刮起了一阵大风,就好像在感谢两人一样。
回到村庄,天色已黑。
两人吃了顿晚饭之后就回到了房间。
“雪儿姐姐,有没有听过守株待兔的故事?”
李承辞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门外。
他已经清楚地听到屋檐上有脚步的声音。
李承辞断定这个村庄的山贼已经准备行动了。
“嗯?”
雪儿摇了摇头。
“守株待兔的意思就是我们在这里等着,会有笨蛋来送上门的。”
李承辞此话说的非常大声,大到屋檐上的人都听到了。
“大哥,这小子不会是发现了我们吧?”
屋檐上的山贼一时间有些慌张。
他们的老大却是一脸怒气的说道:“胆子这么小,做什么山贼?”
“这两个家伙一看就是大家闺秀和富家少爷,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
“再说我们的动静这么小,而且我们还在屋檐上,那小子难道还能看穿屋檐不成?”
见到自己老大这么说了,一群山贼才放下了心。
心中暗骂自己想太多,那两个家伙确实看起来不像会武功。
“各位就别藏了,你们的脚步声那么大,我们要是还听不见,那真的是耳聋了。”
李承辞见这些人还准备躲,也不准备再和他们玩了。
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圆珠子,直接朝屋檐上扔了上去。
“扑。”
“啊!”
屋檐上的一个山贼,爬着爬着突然一个东西从下朝上打在了自己的腹部。
剧烈的疼痛感,让他从屋檐上直接摔了下去。
“那小子真的发现了我们,不管了,上,兄弟们。”
山贼老大也是一个狠人,根本就没有管从屋檐上摔下去的小弟。
而是带着人从屋檐上跳到了阁楼上。
不过等众人进入房间时,才发现李承辞与雪儿已经消失了。
“老大,那两个人逃了。”
“老子眼没瞎。”
山贼老大愤怒地一把拍在了桌子上。
“我们在外面,想要来抓我们,那就来吧。”
李承辞的声音,从房间外传了进来。
本来就怒火中烧的山贼老大,听到李承辞如此小看他的话,瞬间就被怒火燃烧了理智。
带着自己的小弟,瞬间就冲下了阁楼。
也不想想李承辞能发现他们还对他们有恃无恐,肯定不是一般人啊。
众山贼冲出客栈,一眼就看出了站在那里一脸微笑的李承辞。
“兄弟们,把所有的人喊起来,今天我要把这小子活刮了下酒菜。”
山贼老大这个时候也是恢复了点理智。
看了看李承辞,心中估摸着这家伙到底会不会武功?
“老大,这家伙细皮嫩肉的,一看就非常好吃,到时候赏小弟一口呗?”
山贼老大身旁的一个山贼小弟眼中尽是贪婪的看着李承辞。
听到这话,山贼老大哈哈大笑了起来。
“没问题,到时候大家一起把他的肉给烤了。”
李承辞听到这话,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心中也是对这些人更加的愤怒了。
听他们的话,这些山贼很有可能吃过活人。
“老大,我们来了。”
就在此时整村子亮了起来,所有人捧着火,把点着油灯冲出了房间。
整个村子的人全部出来了,没有一家是没有来人的。
“你们这是仗着人多势众吗?”
李承辞淡淡的看着山贼老大说道。
听到这话,山贼老大,实在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原本他心中还有些犹豫,毕竟他也不知道李承辞会不会武功?
或者说是不是什么狠人,但是听到李承辞这句话时,可以断定他绝对就是一个富家子弟。
只有富家子弟才会那么幼稚。
“我们就仗着人多又怎样,今天老子就要把你活剐了,还有你身旁的那小娘们呢?”
山贼老大发现除了李承辞站在那里,他身旁的雪儿已经消失了。
这让山贼老大心里十分不爽,他可是非常喜欢雪儿的。
“你找她?”
李承辞淡淡的说道。
“把她交出来,老子还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否则老子要让你千刀万剐,活活的痛死。”
“老大,别跟他废话了,让我们上吧。”
山贼老大,身后的小弟已经忍不住了。
“我再说最后一遍,把那娘们交给我,这么水嫩的娘们,老子一定要好好尝个鲜,哈哈哈。”
“我说我不教你又能怎样?”李承辞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就别怪我们人多势众。”山贼老大说着对小弟们挥了挥手。
“哈哈哈,老大,我们已经等不及了,让我们宰了他吧。”
“对,让我们上吧。”
听到自家老大的话,一群山贼饥不可耐的说道。
可李承辞却并没有露出半分胆怯,反而一脸笑意地看着众人。
“比人多?你觉得你们行吗!”

f1bdk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第191章:雪兒出關了分享-nv72r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小說推薦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次日。
京都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街道上的尸体,以及刺鼻的血液通通消失。
一切看起来和平常无恙。
今日。
庆国新年。
街上张灯结彩,百姓个个喜笑颜来。
鞭炮,舞狮,龙灯,猜谜,种种新鲜的玩意吸引了各地的百姓。
辞疑宫。
林婉儿与范若若一脸担心的等着李承辞。
一夜没有消息了。
她们心中可谓是十分的着急。
要知道造反这种事情,可是你死我亡危及生命的事。
万一……
不,没有万一。
范若若她们两人绝对不允许李承辞出现万一。
“若若你就放心吧,五殿下那小子布了这么长时间的局,不会出现差错的。”
辞疑宫内,范建与二夫人和范思辙三人齐聚于此。
李承辞在不久之前,就邀请了范若若的父母也就是范建等人来辞疑宫过年。
同时,李承辞也邀请了丞相林若浦。
李承辞打算今年过一个团圆年因此李承辞还打算将庆帝邀请。
但是庆帝身为皇帝自然没有时间前往辞疑宫。
宫中过年那节目可是十分丰盛。
原本李承辞作为皇子也是要在宫中过年的。
只不过李承辞拒绝了。
………
皇宫内。
李承辞与庆帝盘膝而坐。
“父皇……”
“朕知道你要说些什么,不用多说,你做的不错。”
“那父皇太子何时下葬?”
尸体不易存放太久,特别还是这个时代。
虽然皇室有冷库,但太子毕竟作为皇室之躯,最好还是以最完美的姿态下葬。
这即代表皇室尊贵,也代表着皇室的脸面。
“三日之内墓穴是否能搭建好?”庆帝问道。
李承辞皱了皱眉,仔细思索,回答道:“应该差不多?”
“若是如此,五日后下葬。”
李承辞点了点头。
不过,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便问道:“父皇,那墓穴该建在何处?”
太子之死乃是大逆不道造反而死,按照皇室的规矩是不可能藏在皇室陵园的。
李承辞也不想擅作主张,随便把太子埋了。
庆帝也是仔细的想了想。
“再给你十日时间,亲自将太子送到幽州。”
李承辞一愣。
自己父皇这是打算将太子藏在幽州呀。
“让他好好的看一看,当初你是怎么为了庆国抵御南诏的,也是时候该反省反省了。”
“嗯,父皇,儿臣懂了。”
李承辞点了点头,随后便离开了御书房。
想想还真的是造化弄人。
自己和太子都作为皇子,自己当初带领大军抵御南诏。
太子作为皇子,却领着自己庆国的士兵图谋造反。
也不知道庆帝心中该怎么想?
李承辞叹了叹气,也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今天是大过年。
李承辞还准备回去陪范若若与林婉儿呢。
李承辞从辞若婉选了两套用料贵重做工完美的琉璃裙。
又选了几套非常名贵的珠宝,准备送给林婉儿与范若若。
同时李承辞也没有忘了自己未来的岳父。
林若浦喜欢茶,李承辞给他准备了上好的龙井。
范建喜欢下棋,李承辞亲自选了一套上好的玉打造的玉棋。
带着礼物,李承辞坐上马车,便回到了辞疑宫。
“若若小姐,婉儿小姐,殿下他回来了。”
辞疑宫内,一名下人急急忙忙的冲向了内堂。
同时也带回了李承辞的消息。
范若若与林婉儿听到李承辞回来的消息。
两个人担忧的表情瞬间笑了,紧张的小手也放了下来。
两人一起冲出了房间来到前殿便看到了李承辞。
李承辞笑了笑。
三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承辞哥哥,你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啊?”
“我当然知道,对了,这是我带给你们俩的礼物。”
李承辞从两人的怀抱中脱离了出来。
随后拿出了自己给她们带的礼物,两套姐妹装。
这两套衣服可是李承辞亲自制造的图纸,让人用上好的材料制造的裙子。
做工细腻,用料不凡,最主要的是这两件衣服是姐妹装。
在庆国可是从来没有姐妹装这个理念。
“这两件衣服感觉好……”
范若若看着两件琉璃裙,有一种莫名说不出来的感觉。
就好像这两件衣服有什么关联一样,但是又说不出来。
林婉儿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就好像有一种这两件裙子是一件裙子的感觉。”
李承辞解释道:“这两件裙子,是我亲自派下人们给你们做的。”
“你们会产生这样的感觉,是因为这两件裙子本来就有关联。”
听到这话,范若若林婉儿两人自然是来了兴趣。
不由得好奇的问道:“承辞哥哥这两件裙子有什么关联呀?”
“对呀,裙子不就是裙子嘛?它们能有什么关联呀?”
看到两人疑惑呆萌的样子,李承辞不由得笑了笑。
“这两件裙子是不是很像?但是有些不同。”
“对呀,确实有点像。”
“这是因为这两件裙子是姐妹装,如果你们两人穿着,让人一看就知道你们两人是闺蜜。”
“闺蜜?什么是闺密啊?”
林婉儿与范若若也是一愣,非常不解,什么是闺密?
李承辞也是突然想到,闺蜜这个词在这个时代还没有。
“闺密的意思就是姐妹,难道你们不觉得闺密比姐妹要好听?”
林婉儿与范若若皱了皱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闺密确实比姐妹好听,不过京都好像没有闺密这一称谓吧?”林婉儿问道。
李承辞有些尴尬了。
闺蜜这一称谓别说整个京都,就是庆国也没有啊。
当然这里是排除了范闲,范闲那个家伙肯定明白闺蜜,这个称谓是什么意思。
想到了范闲,李承辞向着范若若问道:“若若,范闲什么时候回京都啊?”
范若若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范闲什么时候回来。
这段时间这里这个哥十分的神秘,做什么事情她都不知道。
范若若所想要是让范闲知道,肯定会大喊冤枉。
范若若整个人的心思都放在李承辞的身上。
离开李承辞半天,范若若就感觉浑身难受。
哪有时间去管他这个哥?
这让范闲这个妹控,都想要和李承辞好好谈谈了。
“好吧,我还想叫他一起来吃团圆饭呢。”
李承辞还是有些可惜,不过没有范闲也没有多大的事。
“对了,今天的团圆饭准备的怎么样了?”李承辞突然问道。
听到这话,林婉儿范若若两人是一愣。
“哎呀,只顾担心你了,我们还没有派人去准备呢。”
范若若有些慌张的说道。
李承辞也是有些懵了,好家伙,辞疑宫这么多人,既然没有一个人想到要准备团圆饭?
“若若你现在去通知大家,赶快准备团圆饭的食材,婉儿你去通知其他人把今天要做的事情都做了。”
李承辞也是有些着急,过年可是大事,自己作为庆国的皇子,可不能乱套了。
林婉儿与范若若点了点头,别立马去吩咐下人去了。
李承辞原本是准备派人去通知林若浦的。
不过他突然想到,还在闭关修炼的雪儿。
李承辞叹了叹气,快步的向着后院走去。
来到雪儿的房间门口,李承辞发现雪儿根本没有出来的意思。
“雪儿姐姐,又是新的一年了,你什么时候出关呀?”
李承辞小声的问道。
房间里没有传来声音,李承辞心中也是有些失落。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雪儿姐姐了。
李承辞失望的正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身后的房间门突然打开了。
一身青衣的雪儿出现了。
李承辞看着雪儿,竟然一瞬间发呆了。
“哇,雪儿姐姐,你这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李承辞不可思议的看着雪儿。
雪儿仍然是一副冰冷的样子,但是容貌却发生了一丝丝变化。
以前的雪儿是冰冷少女,现在给人一种冰冷御姐。
而且身材变好了,身高也高了一点点。
李承辞是真心忍不住夸赞,此时的雪儿真的是绝美。
“你个臭小鬼还知道想我?难道不是应该去陪你的范若若林婉儿?”
李承辞一愣。
雪儿姐姐,什么时候会开玩笑了?
不过,为啥自己从雪儿姐姐的语气中感到了一丝酸酸的?
“哪有?我每天都在想雪儿姐姐好不好?”
李承辞在雪儿的面前,不知不觉的又变回了小孩子。
他也只有在雪儿的面前,会有一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
“走吧!”
雪儿从阶梯上走了下来,对着李承辞伸出了玉手。
李承辞也是有些犹豫。
这是他们两人的习惯,小时候的李承辞就喜欢牵着雪儿的手。
同样雪儿也习惯了被他牵着手。
“长大了,连习惯都改了吗?”
雪儿的语气中有些失落,就好像自己养大了多年的孩子,娶了媳妇,忘了自己一样。
李承辞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过还是大胆的牵了上去。
牵上去的那一刻,李承辞心中不由得跳了一下。
雪儿的手太细腻了,即便是范若若或者是林婉儿都比不了。
“雪儿姐姐这么多年你的容貌怎么才变了一点点?”
李承辞也是十分好奇,雪儿的脸为什么一点都没老?

hq4wp好看的玄幻小說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線上看-第188章:告訴你主子給我老實點分享-2go6w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小說推薦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当!”
吕布终究是吕布。
岂会那么简单就被拿下?
吕布手握方天画戟一个横劈直接挡了下来。
李承辞的致命一枪,直接扎到了方天画戟的刀刃上。
“嗡~”
吕布感觉自己的手一麻。
方天画戟被这一枪扎的剧烈颤抖。
巨大的力度让吕布手都在颤抖。
“啊!”
吕布也是彻底暴怒了。
多少年没有被别人如此压制,今天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年,竟然给他造成了如此大的压制。
吕布大手一挥,方天画戟整个旋转了一个半月180度!
李承辞被巨大的力度直接打飞了出去。
不过他并没有受一点伤。
而是轻轻地从空中落了下来。
“吕布,也不过如此嘛!”
李承辞心中也是越战越勇,原本他以为的三国演义中,战力第一的吕布会多强?
现在看来比他想象的要差一些,不过也是很强了。
在庆余年这个世界里,也是少有敌手。
“本将军杀了你!”
吕布此刻已经算是杀红了眼,握着方天画戟就是一顿横扫。
不过吕布的每一击都被李承辞完美的挡了下来。
两人就这样,你一枪我一戟斗的是你来我往。
而此刻太子手下的其他人可就没有像吕布这么好的运气了。
他们的对手可不是与自己旗鼓相当。
而是在实力上就远超自己!
最过分的是对方竟然配合的非常的默契。
他们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种在战场上面临一种阵法。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白袍军的将士每个人都在互相的配合着对方。
20几个人打的他们束手无策。
隐隐约约中,他们甚至觉得对方完全不是20几个人而是上百人在和自己打。
“太子殿下,我们快撑不住了!”
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一句。
这句话让太子心中一惊,回头望去发现自己的手下竟然已经死了很多。
“不准扰乱军心!”
太子知道,这个时候万万不能恐惧。
只能杀!
“你还不放下吗?”庆帝冷冷地看着太子。
这是他给太子最后的机会!
“不,我不!”
太子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他握着手中的剑,一剑刺向了庆帝。
就是这么一剑,注定没有回头的路了。
就在此时,庆帝身后飞出了一位老者。
此人正是洪公公。
太子脸色一变,他可是听闻这个老不死的是大宗师境界的高手。
自己怎么可能会打得过他?
下意识间,太子想要呼喊吕布过来帮他。
可是此时的吕布哪有时间?
李承辞是越打越勇,根本没有给吕布停歇的时间。
就在千钧一发之间,太子身后的皇宫屋檐上一只利箭穿了过来。
洪公公一愣。
对方的这一箭很快,他必须躲掉。
“是他?”
这一箭可不是平常人可以射出来的。
整个皇宫内除了那个九品境界的燕小乙还能有谁?
“太子殿下属下来迟!”
没错,来人正是燕小乙。
燕小乙携带着他的人也加入了混战中。
“太子殿下,我们也来了!”
就在此时,一群穿着鉴察院衣服的人也赶了进来。
领头的人正是朱格。
看到这么多人来帮自己,太子心中突然又燃起希望。
“哈哈哈!”
“天助我也!”
燕小乙的人加上鉴察院的人,足足500多人。
这么多人,太子就不相信李承辞能拦得住他。
“看到了吧父皇?这么多人支持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太子一脸猖狂地看着庆帝,仿佛皇位已经赤手可得。
庆帝也是冷冷一笑。
“李承辞你也看到了吧?这么多人支持我,你拿什么跟我争?”
太子再次看相李承辞。
此刻李承辞与吕布也停了下来。
“今天你必死,这庆国的皇位只可能是我的。”
太子杨天哈哈大笑。
但李承辞却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绝望。
反而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太子忍不住问道。
“我笑你没有脑子,你觉得我真的就带了这点人来?”
李承辞对自己的修为向来自信。
可这并不代表他自傲到在这种大事上还轻敌。
“嘘!”
李承辞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玉笛,轻轻地吹了一声。
就在众人的懵逼下,一群身穿白色铠甲的将士们缓缓杀进皇宫。
“白袍军的大军来了!”
只听见一声巨响,李忠义等人骑着白马缓缓走进皇宫。
“这怎么可能?”
太子此刻内心算是像过山车一样起起落落。
“今天就是将你们这些人一网打尽的好时机。”
李承辞淡淡地说道。
“哈哈哈,好吧,看来李承辞我们必须要血拼。”
太子已经不指望大军可以进入战场了。
现在只有血拼,才有机会。
“杀!”
“杀!”
两个队伍齐声咆哮。
互相厮杀了起来。
李承辞也与吕布再次打了起来。
这一次,李承辞收回了长枪,掏出了自己的青莲剑。
这一刻的他才是爆发了全部的真正实力。
“天外飞仙!”
李承辞施展做了天外飞仙。
吕布见此,知道这一剑自己不可以强行接下来。
只能想办法躲开这一剑。
一道剑气,从青莲剑斩出。
吕布咽了咽口水,纵身一跃,准备躲开这一剑。
“啊。”
吕布确实躲在了这一剑。
可他身后的士兵却在这一剑下死了几十人。
“哼哼。”
李承辞淡淡地笑了笑。
吕布双眼满是怒火的看着李承辞,他知道自己又被他耍了。
刚才那一剑就不是向着他的。
李承辞刚才那一剑就是为了杀他身后的那些士兵。
“我给你拼了!”
吕布摘下了自己的头盔,将自己手中的方天画戟牢牢地握在手中冲向了李承辞。
“别白费力气了,用武器,你是打不过我的,不如我赤手空拳给你打?”
大局已定,李承辞又浪了起来。
李承辞想要试试吕布的拳脚,看看能不能领会古拳法。
就是古代士兵打架用的拳法。
吕布也是一愣。
“你会为了你的大意付出代价的。”
吕布虽然鲁莽但并不傻。
从刚才的对战中,他已经明白自己拼武器是拼不过李承辞的。
对方既然想要和自己比拼拳脚,那自己为何不和他打?
吕布就不相信自己厮杀战场多年的拳脚还打不过李承辞。
李承辞收回了手中的剑,吕布也将方天画戟狠狠地插进了土中。
不得不说,吕布的力气真的很大,大理石做的石板都被他用力气插通了。
“来!”
李承辞对着吕布勾了勾手。
吕布也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心中想道李承辞也太放肆了。
吕布抡起自己的右拳,一拳轰向了李承辞。
“来!”
李承辞同样抡起右手,用了自己八层的力气轰了上去。
“砰。”
只听见一声肉响,李承辞与吕布的手轰在了一起。
“嘶。”
李承辞只感觉自己的手像是打在了一座墙上。
吕布的手可以说是非常的硬。
吕布同样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右手传来的疼痛,让他感觉自己好像是一拳打在了石墙上。
“再来。”
李承辞揉了揉发痛的右手,瞬间出拳。
不过这一次他可没有打在吕布的手上。
而是一拳轰在了他的身上。
吕布一个没反应过来,直接挨了重重的一拳。
整个人被打的都倒退了几步。
谁能想到,李承辞这一拳直接讲吕布身前的铠甲轰扁了。
“看来你身上的铠甲还没有你的手硬呢。”
看着吃痛的吕布,李承辞淡淡说道。
他说的倒是实话,吕布身上的铠甲确实非常的结实。
可是相比吕布的拳头,她身上的铠甲却显得弱了几分。
吕布脸色憋的通红,他心中暗自发誓刚才那一拳,他一定要还回去。
“哼!”
看出了吕布的想法,李承辞没等他出手,再次一脚飞踢了过去。
李承辞的力度与吕布差不多,但是他的速度却远超于吕布。
基本上吕布打出一拳的时间,李承辞就已经打出了两拳。
而且李承辞的反应快,他能再打出一拳的同时在跟上一脚。
再撤回拳头的同时还能同时一脚踢上去。
而吕布却做不到。
原因是吕布的身材高大,灵活性完全比不上李承辞。
很快,吕布就吃了亏。
他身上的盔甲可以说已经是完全废了。
“这一拳送你回老家!”
战场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李承辞已经准备好解决吕布。
此时的吕布看起来非常的凌乱。
身上到处都是血,脸上更是鼻青脸肿。
“哈哈哈,爽,这一战打得爽,只是可惜了,貂蝉……”
吕布知道自己的下场。
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去反击了。
“轰!”
只听见一声巨响,李承辞一拳将吕布打飞了出去。
吕布重重地撞在了墙上。
他昏死了。
李承辞没有一拳要了他的命。
此刻,太子的下场也是非常的惨。
他的右臂在厮杀中,不知被谁砍断了。
身上到处都是刀伤,而他的手下被击拿的击拿,被杀的杀。
李承辞淡淡的走到了太子身旁,没有看他一眼。
“回去告诉你,主子叫他老实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只是不想动他,他要是再放肆,我不建议他的下场像他一样。”
李承辞对着奄奄一息的细作淡淡说道。

xzmvv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愛下-第187章:呂布給爺死!分享-7r9lr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小說推薦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呵呵呵。”
细作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李承辞就忍不住冷笑了。
众人一愣。
细作看着李承辞,不解的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白痴。”李承辞目光如同看傻子一样,看着细作。
“你觉得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的人?你真当你来到我辞疑宫做了什么我不清楚?”
“整个辞疑宫上上下下所有的人,他们每个人对我的忠心我都清楚。”
“你真当我会信任一个突然出现的人吗?”
李承辞面无表情地反问。
细作心中不由得咯噔一跳,额头渐渐冷汗直流。
但他仍然抱着侥幸的心理。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说一些根本不可能的事?你绝对不可能发现我是细作!”
“如果你真的发现了的话,为何会把长笛交给我?”
说着,细作从怀里掏出了李承辞交给他的长笛。
“仔细检查检查吧。”李承辞淡淡的说了一句。
听到此话,细作慌忙地检查起了手中的长笛。
仔细寻找了半天,细作都没有发现有哪点不对劲。
李承辞不由得笑了笑:“你不仅愚蠢,而且还没有眼光。”
“这是本殿亲自打造与真的长笛相似度极高,就凭你也想发现?”
“不可能,这不可能!”
细作愤怒地看着李承辞,心中升起了滔滔怒火。
自己禁的从头尾都被别人耍。
这以后要是传到江湖,自己还怎么在江湖混下去?
“李承辞不得不说你确实聪明,可那又如何?我主人的人已经去拦截你的人了,太子殿下的人现在肯定已经进城了!”
“哈哈哈,简直可笑,你觉得就凭你们的人也像拦下白袍军?”李承辞反问道。
“这……”
听到李承辞的话,细作一时间也是有些犹豫了。
他也听闻过李承辞手下的白袍军战无不胜。
“不会的,我家主子这一次可是派了上百位高手,李承辞你休要多说拖延时间。”
细作摇了摇头,始终不敢相信李承辞洞察了所有的计划。
“太子殿下,此时不杀了庆帝,更待何时?还不动手!”细作此刻想到了一膀的太子。
明明有一个可以利用的人,自己不去利用,干嘛要在这里多费口舌?
太子一愣。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的人,但是如果我的大军真的禁入城内,你将会得到大功一件。”
太子殿下对着细作拱了拱手。
但他内心可不是这么想的,只要他登上了皇位。
这个细作绝对会被他大卸八块。
而且他一定要查出这个细作背后的人是谁?
这个人包括他背后的势力,对他的皇位来说是一个威胁。
其实太子的心中隐隐约约猜到了细作背后的人是谁。
可是他也不确定,毕竟二殿下和他一直都是水火不相容。
自己要是真的登上了皇位,那二殿下也不可能会好过。
他没有理由会帮助自己,那是人到底是不是他的人呢?
来不及想那么多,太子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手下。
此刻上百人,还剩下足足八九十人。
“弟兄们,我们的机会来了,现在随我杀了庆帝!”
太子长剑一挥,他手下的所有人冲向了庆帝。
“上。”
李承辞没有出手,而是让身后的20多位白袍军出手。
这是一次立功的好机会,白袍军的将士一定要拿下。
李承辞能感受到太子手下的人的实力,并不是很强。
白袍军现在的人,基本上每个人都已经突破到了六品以上。
对付这些人绰绰有余。
而他,将对付太子身旁那一个迟迟没有出手的家伙。
“父皇,太子就交给你处置了,他身后的那个人我来对付。”
太子就算谋反也终究是太子。
李承辞杀了他,虽然没有什么后果,但还是交给自己父皇来处置是最好的。
“嗯。”
庆帝点了点头,目光平静地看着向自己冲了过来的太子。
“放下你手中的剑,朕饶你不死。”庆弟淡淡地说道。
“哈哈哈,放下剑,你觉得可能吗?”太子停了下来,哈哈笑道。
“我已经收不了手了,今天要么是我死,要么是你死!”
“这天下终将有一个新的皇!”
太子痴狂的大笑。
“你……”
庆帝不知想说什么,看着太子失望的叹了叹气。
李承辞看了看自己的父皇,也不由得叹了叹气。
父子之情,也不是容易想断就断的。
转过头,李承辞看着魁梧大汉,眼中充满了好奇。
“三国时期……不对,准确来说是汉朝末年……”
听到汉朝末年几个字,魁梧大汉的眼中闪过一丝金光。
整个魁梧的身体都在颤抖。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汉朝?”魁梧大汉问道。
“哈哈哈,我都忘了,魏吴蜀三国是在你死后很多年才出现的,看看我这记性。”
李承辞没有正面回答魁梧大汉的话,而是用了几句话句引起了对方的好奇。
魁梧大汉一愣,他确实被李承辞的话给吸引了。
“你在说些什么?什么魏吴蜀三国?还有我什么时候死了!你竟敢咒我!”魁梧大汉暴怒道。
“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三国大将吕布死在了曹操的手上,那个惨哟,被活活吊死!”
“哼,怎么可能!本将军怎么可能被曹孟德给吊死?你,你休要糊口蛮缠!”
吕布此刻算是彻底被李承辞给气到了。
握着方天画戟,就想要杀了李承辞。
“你爱信不信,对了,你吕布怎么说也是一代将军,为何会替他人做事?”
李承辞也是非常好奇,吕布可以说是心高气傲。
不可能随便就在别人手下做事,这倒是让他好奇。
“本将军在寻找貂蝉,他说他知道貂蝉在哪,只要我帮他夺得皇位他就把貂蝉在哪告诉我。”
吕布用手指了指太子。
原来如此。
“哈哈哈哈哈,真他妈傻逼。”
李承辞忍不住笑了起来,还爆了一句粗口。
这个吕布真的是没有脑子,太子说知道貂蝉在哪,他就真的相信太子知道。
太子,这个家伙能知道貂蝉再难那真的是假的不能再假了。
他连貂蝉是谁他都不清楚,还装作知道貂蝉在哪?
“简直可笑,貂蝉,我现在非常好奇你到底是历史上的吕布,还是三国演义中的吕布。”
李承辞忍不住说道。
“什么?本将军就是吕布,何来的其他吕布?”吕布也是十分不解。
李承辞这下子算是确定了,这个吕布根本不是正史上的吕布。
他应该算是三国演义位面里面的那个三姓家奴。
既然如此的话,自己也没必要对他那么尊敬了。
“三姓家奴,让本殿来告诉你,貂蝉在哪吧!”
李承辞目光一冷,周身气息滔天。
瞬间所有在厮杀的人都被李承辞给吓了一跳。
包括庆帝!
“辞儿,竟然已经突破到了宗师境界……”
庆帝的修为可是大宗师,对李承辞爆发出的修为气息可是非常了解的。
“好,你身上的杀气很强,是一个不错的对手!”
吕布眼中也是战意澎湃!
他本来就是一个好战之人,来到这个莫名的地方,可是好久没有遇到一个可以让他打得爽的人了。
今天,自己无论如何都有好好打上一场,而且一定要灭了眼前这个称自己是三姓家奴的人!
“为了貂蝉,杀!”
吕布杨天大吼了一声,手持方天画戟就冲向了李承辞。
而熟悉李承辞剑法的人,在这个时候肯定以为他要掏出青莲剑。
可是众人万万没有想到李承辞竟然凭空变出了一把枪。
一把银胆白龙长枪!
“这几个月本殿除了修炼,还学了如何使用长枪,今天就让本殿来试一试。”
李承辞手握一把白龙长枪,身穿白色长袍。
整个人由内而外都有一种少年将军的感觉。
“咔嚓!”
方天画戟和白龙长枪犹如手臂一样灵活的交叉在了一起。
“不愧是吕布,这力气真的是让人畏惧。”
李承辞从来不是一个不会夸对手的吝啬人。
吕布的力气真的很大,大到李承辞差点都没有挡住。
不过,李承辞自然也不差。
很快就使用了全身的力气,阻挡住了吕布。
吕布也是十分的惊骇不已。
心中更是升起波涛,不得不佩服眼前的少年。
此人看起来单薄,可是力气却能与自己相比。
就算是在自己那一个纷争四起的,也绝对是大将一枚。
“啊!”
吕布大喊一声,冒足了,全身的力气想要镇住李承辞。
“哼!”
李承辞冷哼一声,光想要靠力气,就想镇压自己,那恐怕是想太多了。
“给我滚!”
李承辞双手一使力气,将吕布的方天画戟打退了回去。
吕布这一刻也是有些懵。
李承辞竟然如此之强。
“看来本将军要使用全部的实力了。”吕布说道。
“白龙刺!”
李承辞可没有理会吕布,纵身一跃而飞起。
手握白龙枪向着吕布的眉心处刺去。
这一枪力道十足!
李承辞手中的白龙枪仿佛间有一条白龙盘旋在枪尖。
张着血盆大口,想要一口吞下吕布。
吕布也是心中一惊,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z2nss超棒的都市小說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線上看-第186章:殺入皇宮讀書-43oj7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小說推薦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妇人的血仿佛寻仇的幽魂一样流淌到大汉的脚旁。
大汉仿佛痴狂一般嗅了嗅屋子里的血腥味。
“你在哪?”
推开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大汉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或者是说寻找什么人?
就在这时,一个蒙着面,却显得富贵的年轻人走上了前。
“也许她就在皇宫呢。”
年轻人在大汉身旁轻轻地说道。
听到此话,大汉的眼中仿佛闪过一丝光芒。
整个人无比的兴奋。
“带我去见她!”
说完,再一次走进人群中。
遮挡住月亮的云散开。
在月光的照射下,妇人和她的丈夫以及孩子被砍掉的头颅,仿佛他们的目光看着离去的人群。
同样才月光的照射下,人群的样子才浮现。
光看人马,对方最少也有上百人。
身穿盔甲的大汉在人群中格外特别。
其他的人都身穿夜行衣,从头到尾都遮掩。
只有那位大汉不同。
“太子殿下,我……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
“哼,怂了?”
没错,蒙着面的年轻人正是太子。
“可……”
太子身旁的人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看到太子的眼神,闭上的嘴。
“事已至此,已无退路。”太子淡淡的说道。
“将士们,我们已无路可退,这一战必胜!”太子对着身后的人鼓舞道。
“必胜!”
“太子必胜!”
人群齐声大喊。
“这一战我们绝对会赢,我不相信我会输。”
太子的眼中尽是贪婪。
同时,他仿佛对自己这一次的行动非常有自信。
“姑姑,我绝对会胜的,等我当了这天下的主人,你便是天下唯一的女主人!”
太子暗自说道。
没有人听见他说些什么,不过用心猜也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通知城内的人,让他们准备把城门打开,让城外的人通通进来。”
太子对着身旁一位蒙着面的黑衣人说道。
“是!”
黑衣人抱拳,随后便离开。
太子等人则是向着皇宫,一步一步的赶去。
京都之内,无论是太子还是二殿下都无权调动大量士兵。
除了李承辞可以调动他自己的白袍军。
太子和二殿下无权,他们也不敢。
可今日太子召集如此多的人马,还携带兵器,如果让庆帝知道将会面临很重的惩罚。
而且,以后将无缘皇位。
而此时的太子已经无所畏惧,他现在就要皇位!
他要造反。
“杀!”
一声令下,太子身后的上百黑衣人向着皇宫杀去。
…………
辞疑宫。
“消息准确吗?”
李承辞坐在主桌上面色严肃。
“回禀殿下,消息属实。”
“好,通知下去,开启计划。”
李承辞点点头,大袖一挥,从怀中掏出了自己一直佩戴的玉笛。
“拿着这,白袍军的人就会相信你,听你行事。”
“谢五殿下,在下一定不会让殿下您失望的。”
李承辞面前一位陌生人,接过他的玉笛转身离开了。
……
“哼,二殿下猜的果然没错,李承辞还真的一直都在暗中布局。”
黑夜中,拿着玉笛的陌生人,或者是说内奸,一脸兴奋。
他是三天前加入辞疑宫的下人。
同样是二殿下的人。
用了三天的时间,此人成功得到了李承辞的信任。
如今,更是获得了李承辞最重要的一环。
调动白袍军!
没错,李承辞要让他去调动白袍军堵截太子的人。
一旦李承辞成功拦截了太子的人,那么城门就不会打开。
太子的计划将会全盘崩溃。
大军入不了城,造反成功的机会将会大大减少。
这时李承辞再带着人马去营救庆帝,那将会是大功一件。
不过,这个计划被内奸知道了,他现在要回去禀告二殿下。
只要此事传到二殿下的耳朵,那么二殿下就可以启动他们的计划了。
二殿下要阻拦李承辞,他要利用李承辞。
同时他还要利用太子解决庆帝最后诬陷李承辞。
二殿下的计划,首先要阻拦李承辞,成功让太子打开城门。
太子的人进入城内必定会和庆帝的人血拼。
此刻京都庆帝的人很少,肯定是拼不过太子。
这样太子就可以解决庆帝,而就在此时二殿下在出面,以要替庆帝复仇的名号杀了太子的人。
这样太子也被解决了,最后再用李承辞给内奸的玉笛,来诬陷李承辞与太子是一伙的。
这一切都是他指使太子的,否则为什么骗天下,一直昏迷不醒?
一石三鸟!
到最后这庆国的皇位,将是他二殿下的。
……
很快,内奸将消息带给了二殿下。
“哈哈哈,果然如此,本殿就拆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来人,计划可以行动了。”
二殿下此刻还是极为高兴,可以说是兴奋的不知如何是好。
“通知姑姑,她可以回来了。”
二殿下口中的姑姑,正是当今的长公主李云睿。
没人知道,长公主李云睿竟然是二殿下的手下。
如果太子知道了,这个消息的话,肯定会绝望。
“属下令命。”
京都皇室,此刻正式内战。
…………
皇宫。
太子的人已经杀进了皇宫。
遍地都是尸体。
血流成河,浓重的血腥味飘散在皇宫。
“杀!”
“给我杀进去。”
太子已经杀红了眼,甚至亲手提着剑上阵杀敌。
太子的亲自上马,也让他的心腹更加的痴狂。
“哐!”
皇宫书房的大门突然打开。
侯公公与庆帝不紧不慢地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你想要造反!”
庆帝的语气十分平静,没有一丝的慌张。
他的神色也是十分平静,好像太子造反根本与他无关一样。
“父皇,我等不及了。”
可能还是念着一点父子之情,太子放下了手中的剑。
“为何?”
“因为李承辞他已经是要死的人了,你为何还想把皇位传给他!”
太子双眼血红的对着庆帝嘶吼。
“你真的觉得他要死了?”庆帝不紧不慢的反问道。
太子一愣:“他是没死,可是他也醒不过来了,这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现在,他手下的人几乎全跟了我,满朝文武大半的人支持我,为何您却偏偏要选择他?”
“我,我才是当今太子,可你却从小宠爱他,甚至还让他当摄政王,你真当我什么都不懂吗?”
“够了,我受够了,为何满朝文武都夸他,都看好他,甚至连着天下的百姓都支持他!”
“我今天就要逆天而行,我才是庆国未来的皇!”
太子彻底的爆发了。
“你要觉得你可以,大可来杀朕。”
庆帝眼中流露出一丝可惜,同时还有失望。
可事情已经至此,就算太子是他的儿子,那也不能放过他。
“好!没了李承辞帮你,我看谁还能救你?”
太子笑了,在他看来,庆帝已经完了。
“谁说没人帮他?还有,谁说本殿跟死了没有差别?”
就在此时!
一道太子永远都不想听到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的身旁。
太子不可思议的扭头,发现李承辞一身白衣,笑嘻嘻的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不,不可能,你不是已经昏死了吗?”
“我确实昏死了三天,可是后来我醒了呀,怎么,你想我了?”
李承辞一脸笑意的看着太子。
“哼,三天,看来这一切都是你在演戏?”
“不过就算如此又如何?大局已定,难道就凭你和你身后的20多人就能解决我们这么多人?”
“李承辞,你真的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好好活着为什么偏偏去装死呢?”
“现在,满朝文武几乎全部支持我,你还拿什么跟我斗?”
太子疯狂的大笑,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登上皇位的那一刻。
“就凭这!”
李承辞冷冷一笑,身上的气息爆发。
瞬间,太子手下的人几乎都被李承辞实力吓了一跳。
“怕什么,大军即将到达,他一个人能打上千的人吗?给我上。”
太子挥了挥手,算算时间,自己的人应该已经进了城。
要不了多少时间,他们就能赶到这,到时候李承辞就算再强,也不能一个打上千个。
“等等,等等,大军,你的意思是城外的那些人?”
李承辞故意一笑,这一笑让太子心中咯噔一跳。
“忘了跟你说了,京都的城门可没有那么好打开。”李承辞一脸笑意的看着太子。
太子这一刻也是真的蒙圈了。
“不,不可能,你怎么知道我城外有大军!”
“他们是进不来的,你们如果现在可以投降的话,我可以饶你们一命。”李承辞淡淡说道。
“哈哈哈。”
太子有些凄惨的笑了,不过仍然不死心。
“你不到20几人,就想让我这上百人投降,你觉得可能吗?就算大军进不来,那又如何?”
“等等,太子殿下,谁说您的大军进不来!”
就在此时,大约30几人从皇宫城门外缓缓而行。
这些人,正是二皇子的人。
领头的正是在李承辞手下当内奸的那人。
李承辞脸色一变,说道:“是你?我不是让你通知白袍军了!”
“哈哈哈,都说五殿下聪慧绝顶,没想到这么天真?你让我通知白袍军,我就通知?简直可笑。”

f0ebu超棒的都市言情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笔趣-第185章:夜黑風高殺人夜相伴-yejne

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小說推薦慶餘年之我乃慶國五皇子
李承辞面色发愁。
他现在越来越感觉这个世界不简单。
不过这一切暂时与他无关。
……
不得不说,时间过得飞速。
转眼便是五个月的时间。
已经将近年尾。
每家每户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准备过年需要的食材。
以及过年需要的对联等等。
满大街都是百姓的笑口杨开。
李承辞这个当今的五殿下,好像是被人们给忘记了?
此时辞疑宫内。
李承辞与范若若林婉儿三人正在闲谈。
“承辞哥哥,今年应该算是团圆年了吧?”
范若若期待的看着李承辞。
往年李承辞基本上都是在皇宫度过,或者是有自己的事要做。
今年,因为计划,李承辞在外人看来,仍然昏迷不醒。
他今年不需要去皇宫,也没有必须要做的事。
“嗯。”承辞哥哥笑了笑。
“今年我可以好好陪你们了。”
这五个月来可以说是他最轻松的时候。
看着天空飘洒的白雪,李承辞嘴角不自觉地扬起。
“不过,过年的前一天,我就不能陪你们了。”李承辞面色突然严肃。
范若若与林婉儿脸色也是严肃了下来。
“他真的要这么做吗?”林婉儿叹了叹气。
李承辞点点头。
“没人逼他,这是他自找的。”
李承辞目光看向皇宫的方向,再过十天,这京都就该变天了。
“对了,若若你哥他?”
“他已经离开了京都,这段日子不会回来的。”范若若说道。
李承辞点了点头:“离开就好,离开了,我也不用为难了。”
李承辞消失的这五个月来,范闲可以说是完全替代了他。
成为了京都新的诗仙,在朝中可算是红人一个。
无数的大臣都巴结他,当然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身份。
巴结他只是因为他在庆帝的面前是个红人。
“好了,十天后的大戏,你们就在家里看好吧。”李承辞站了起来,现在自己的房间边走边说。
林婉儿与范若若有些担心的看着李承辞离去的背影。
十天后,必定会是一场血战。
她们没有别的愿望,只希望李承辞不要受伤。
……
回到自己房间,李承辞派人把自己的手下全部传了过来。
“计划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我希望大家不要搞砸,否则后果你们自己承担。”
“是!”
这是李承辞这些年来最认真最严肃的一次颁发号令。
李忠义等人感受到李承辞身上隐约间暴露的气息脸色微微一变。
恐怖!
没错,李承辞身上爆发的气息非常恐怖。
众人走出房间。
李忠义看着疯不癫,说道:“你有没有感受到殿下的气息?”
“变了!”
“你也感受到了?”
“没错,殿下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九品。”
“哈哈哈,我就猜到殿下肯定已经突破了。”
李忠义等人心中也是非常开心。
李承辞突破到了宗师境界,那这一次的胜算那就多出了一分。
“你说那家伙身边突然出现了莽夫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光气息就让人觉得可怕。”
“不清楚,我想可能只有殿下能与他一战。”
“唉,我们还是需要努力,否则根本帮不上殿下呀。”
李忠义的脸上露出了不甘,不过也只能叹了叹气。
李承辞这个境界的高手,怎能是随便就可以达到的?
他已经很努力了,可是还是无法突破到九品巅峰。
一直卡在九品中期,这让李忠义心中一直有一团心魔。
房间内的李承辞听着门外李忠义等人的对话。
脸上也是严肃。
他是实在没有想到,那个武夫竟然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贾诩,你确定真的是他?”李承辞看了一眼身旁的贾诩问道。
贾诩严肃的点了点头。
“殿下,我确定是他,只是我也是实在想不到,他竟然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贾诩也是想不通,和他同一个世界的人竟然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自己是因为殿下的召唤,那他又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李承辞看出了贾诩的疑惑。
“不用紧张,这个世界没有第二个与我有同样能力的人。”
李承辞一开始以为庆余年世界出现了一个和他一样有系统的人。
可是经过系统排查,事情并非如此,也并非那么简单。
如果只是一个和他一样是穿越者,并且有系统的人,倒好办了很多。
杀了便是。
可事情却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据系统排查,这个世界出现了裂缝,那个人算是从上一层世界掉下来的。
简单的意思就是,那个人是从庆余年有知的世界地图外闯进来的。
“看来当初父皇与那老头的意思就是这了,我还是真没想到,在庆余年的世界尽头是那个世界。”
李承辞并没有因为世界观崩碎就绝望,反而是一脸的兴奋。
现在看来,庆余年世界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只要达到这个世界的尽头,李承辞就能进入其他的世界。
当然需要系统的帮助。
或者是何庆余年世界一样出现裂缝,无意间闯入其他的世界。
“后人所传的千古第一,我倒是想要与他试一试。”李承辞兴奋道。
贾诩有些担心的说道:“殿下,此人的武力非凡,殿下还是小心为妙。”
“我会注意的,好了,你也退下吧,别忘了十天后的计划。”
“是。”
贾诩走后,李承辞盘膝而坐,开始努力的修炼了起来。
他现在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宗师境界。
而且还是宗师中期境界,只差一步,便能突破宗师巅峰境界。
“唉,系统你什么时候能升级完毕?”
“据系统推算还需30天。”
李承辞翻了翻白眼。
系统升级还需要一个月,这次时间也太久了吧?
不过一想到系统升级后的强大,李承辞还是愿意等待的。
这一次系统的升级,可算是全方面升级。
升级后的系统可以说是完全换了一套功能。
可穿越其他世界,可用新的兑换点兑换手下或者是等同价值的东西。
例如人物,或者是兵器。
这个倒是与原先的系统差别不大,主要是兑换点变了。
新的能量点变成了兑换点,而且兑换点更容易获得。
“算了,不练了,睡觉。”
李承辞淡淡吐出浊气,从地上站了起来,爬回了床上。
…………
十天后。
午夜。
距离过年还只有最后一天。
即便是晚上到处也是张灯结彩非常好看。
今天夜里,很多的百姓并没有休息。
这算是庆国的一个习俗,守夜迎新年。
当然也不是每一户的百姓都会守夜迎新年。
“阿爹今天晚上没有月亮呀。”
京都一户人家的小孩趴在窗户边看着的月亮。
“娃儿,今天晚上风大,月亮都被云遮住了,你还是早点睡吧。”
小孩的爹拍了拍小孩的肩膀,有独自走回了床边和孩子他娘收拾着,明天过年需要用的东西。
小孩摇了摇头,一想到明天就要过年,他就兴奋的睡不着。
“爹,你不是说今天晚上不会有人出门吗?那他们是谁?”
就在此时,小孩透过窗户,看到街上出现了一群人。
小孩的父亲也是一愣,并没有相信自家孩子的话。
笑了笑,说道:“你肯定是看花了眼,今天晚上可不准出门的。”
小孩看到自己父亲不相信自己,有些生气了。
对着他父亲就说道:“明明就有人,不信我喊他们过来。”
说完,小孩再次趴到窗户边,对着那群人大声喊了一句:“你们能不能过来?”
小孩的父亲还是不信,不过也没有搭理小孩。
可还没有过几分钟的时间。
房间外却传来了阵阵脚步声,知道孩子的父亲和母亲面色一变。
“孩子他爹,门外好像真有人,你快出去给人家道歉。”孩子的娘有些担心道。
“嗯嗯,孩子不懂事,我现在就给人道歉去。”
孩子的爹也是有些生气,穿上鞋子便准备出门道歉。
“扑通。”
就在此刻,只听见扑通一声,小孩子应声倒地。
孩子的父母瞬间就懵了。
“娃儿!”
孩子的母亲发出一声尖叫,眼泪唰的一声流了下来。
原本还期待过年,一脸高兴的小孩,此刻已经被砍掉了头颅。
没有了脑袋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
没等孩子的父母反应过来,门被一脚踢开了。
门外走进了一位身高八尺,披着一身盔甲的大汉弯下身走了进来,
大汉不怒自威的样子,让孩子的父母吓蒙了。
但,丧子之痛,很快让两人失去了理智。
拿起桌子上的剪刀,和挂在墙上的猎刀就冲向了大汉。
可谁曾想到,大汉紧紧一只手就握住了孩子父亲的脖子。
轻轻的一死力气,就听见咔的一声,孩子父亲的脑袋就转了整整一个弧度。
断了!
“俺跟你拼了!”
孩子死了,男人死了,孩子的母亲这一刻彻底的疯了。
大汉却一脸的冷笑,淡淡吐出了一句:“死!”
一拳,仅仅只用了一拳!
这一拳直接将孩子的母亲打飞了出去。
孩子母亲被一拳打的口吐鲜血,靠在墙上根本爬不起来。
很快,带着笑,就断了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