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扎衣

yac8n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不可能這麼俗》-第六章 火爆熱推-t33db

我不可能這麼俗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這麼俗
“宝娜快点,你怎么这么慢啊!”
“你急什么?这次买不到就下次好了,又不差这一两天。”
“政赫oppa的诗集啊,第一本诗集,肯定有很多人抢,作为政赫oppa的死忠粉,我怎么能不第一时间就买到手呢!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你一考试每次都倒数第一的人,一看书就瞌睡,给你本诗集你也理解不了诗中的优美,对你说这些就是对牛弹琴,早知道就不找你来了。要不是等你,我现在肯定都买到手了!”
“金珉周,你过分了啊!你一倒数第二还有脸说我?”
“倒数第二怎么了?倒数第二也比你高一名!”
“呀!金珉周——”
吵吵闹闹中,两个女生快步迈进书店,一进店门,金珉周就找上了店员。
“欧尼,我要买李政赫前辈的《花样年华》,请问在什么地方?”
店员歉声笑笑,应声道:“不好意思,你们来晚了一步,书刚发售就已经全部被买走了。不过我们已经打过电话,新书明天早上就到,要不你们明天早上八点再过来吧。”
金珉周闻言顿时一脸的失落。
没好气地转过头瞪了宝娜一眼,抱怨道:“都怪你!我就说六点就过来等,你非要拖时间,早知道我就不喊你了!”
宝娜闻言也有些郁闷,有心反驳,但终归有自己的原因,便道:“这家店没有,我们再去其他店看看,又不是只有这一个销售点。”
店员插话道:“你们去其他店可能也买不到,我打电话要货时听说现在各处都急缺货,最早也要等到明天上午。不过你们也可以去试试,或许能买到也说不定。如果买不到,你们明天早上可以早点过来,等到货了,我帮你们提前留两本。”
美人香草:平步青雲 蕭易
影視劇裏的任務
嫁陰 羅小麥
金珉周立刻就感谢道:“谢谢欧尼!——欧尼,那我们就先去其他店看看,不打扰您了。”
离开这家书店,金珉周跟宝娜又去了附近的几家,结果每一家都没有存货,让金珉周又气又急,满心的不爽。
宝娜见了,讪笑两声,眼珠一转,忽然道:“珉周,你不就是想尽快看到李政赫的新诗嘛,现在有些粉丝都买到了手,肯定会发布到网上,我们去网吧,在网上肯定能看到。”
一等農女 歲熙
金珉周撇了撇嘴,在网上看哪有买到书得意,还可以跟朋友们炫耀。
但现在没有货她也没辙,也只能先去网上看看了。
来到网吧,付款上机。
进入李政赫的FanClub后,果然论坛上已经有很多粉丝在讨论。
“哈哈,我抢到了!多亏我六点就到书店等着了。就这我还去晚了,到书店时就有一大群人在等着,我是倒数第二本哦,我之后就剩下了一本。排在第一位的人最过分,竟然一下买走了一百本,要不是后来店主规定一个人最多只能买三本,还不一定能轮到我呢。”
“我也买到了,大赞!”
邪王纏歡:溺寵廢柴狂妃
“我没买到,去的晚了点,白等了一早上。书店八点开门,我还以为七点去不晚呢,没想到书店外这么多人。”
“你傻啊!政赫oppa的第一本诗集,你想想oppa有多少粉丝,再加上oppa的诗这么知名,你不一早就去怎么可能买得到?听说oppa的诗集第一次印了30万册,刚发售不久就全部卖完了,现在很多粉丝都还在等着呢。你们说oppa第二次会加印多少?50万?100万?还是200万?”
“50万册怎么够?最少也要100万啊!”
“对对!我都准备多买几本收藏,100万册怎么够?听说过几天oppa还要举行签售会,我还准备带着书去让oppa帮我签名呢。”
“我存的钱全买了oppa的诗集,这次我买了50本。”
“简直是禽兽!怪不得我没抢到!”
“哈哈,我也买了10本。”
“我买了5本。”
“我买了8本。”
……
看着帖子里的留言,金珉周又羡又嫉又恼,忍不住侧头又瞪了宝娜一眼。
宝娜讪讪一笑,摸下鼻子。
看完这个帖子,金珉周又点开了有关新诗的帖子。
这次李政赫的诗集,除了之前的旧诗《生如夏花》《断章》《山高路远》外,一些新诗也让粉丝极为惊喜。
《错误》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指劍為媒 臥龍生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去,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
《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我真的很想穿越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
李政赫这次的诗集可谓是大抄特抄,为了契合“花样年华”这个主题,除了极少数的励志诗,其余的大多都是一些情诗。
送给宣美的《当你》,送给IU的《茶的情诗》,送给金智媛的《偶然》,送给Tiffany的《短》,送给林允儿的《沙扬娜拉》和生日情诗,送给金雪炫的《无怨的青春》,送给Irene的《见或不见》,送给金智秀的《你是人间的四月天》……还有发表过的《生如夏花》《远和近》《断章》《山高路远》《感谢》《回答》《门前》《问佛》《相信未来》等等等等,李政赫也懒得理会争议,懒得再挑挑拣拣,又新添了《错误》《我喜欢你是寂静的》《致橡树》《避免》《假如你一定要倾心于我》等几十首新诗,汇成了一本诗集。
这么多前世经过时间精粹后留下来的经典诗歌,一经发布所引起的反响可想而知。
輪回兇墓
作为李政赫的粉丝,无论是毒唯粉,死忠粉,还是路人粉,简直是要把李政赫吹爆,就是一些平时很少关注李政赫的诗歌爱好者和路人网友,也对李政赫惊叹不已。
“李政赫太牛了,论才华横溢,无与伦比!”
“首首经典,触及灵魂,这么充沛的感情,难道李政赫演技这么好。”
妃常傾城:廢妃難再逑 瘋言瘋語
“天才!无与伦比的天才!整个韩国,论‘天才’二字,李政赫舍我其谁!”
“除了‘叹服’二字,我无以言表!”
情仇愛海:暴戾總裁別太狠 樓蘭如沫
“我敢断言!这本诗集一出,李政赫注定史上留名!”

8brn2妙趣橫生小說 我不可能這麼俗-第四章 何必在意!推薦-51y7n

我不可能這麼俗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這麼俗
翌日上午。
罗光旭拿着诗集样本过来,李政赫翻看了下,很满意。
封面如他要求的那样简洁淡雅,纯白的底色下右上角错落有致是‘花样年华’四个大字,字的左侧是一行竖体的小诗——《断章》。
無限之愛萌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翻开封面,是扉页和序言,李政赫扫了一眼,因为之前在邮件里已经看过,便没有多看,随手翻过。
诗集的第一首诗就是他广为人知的那首——《生如夏花》。
然后是《远和近》、《断章》、《当你》、《山高路远》、《茶的情诗》……
并不如朴孝敏所想,李政赫碍于IU林允儿等人不敢把为她们创作的情诗放进诗集,恰恰相反的是,得知李政赫要出诗集后,无论是IU还是林允儿,甚至是朴初珑,竟然都不介意这一点,当然前提是为她们创作的情诗要出现在诗集内。询问罗光旭,罗光旭也觉得没必要欲盖弥彰,本来就广为人知的事,刻意避过反而倒显得掩耳盗铃了。
李政赫其实也不在意。
上下两张皮,是非任人说。防人之口,甚于防川。他把那些诗放进诗集是一种说法,不放进诗集,又会是另一种说法,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去纠结。
看过诗集,又和罗光旭商讨下出版和宣传的事,罗光旭起身告辞,临离开前,似想起什么,又提起了另一件事。
總裁上司out
“对了政赫,你让我为你找房子的事已经有眉目了,本来上个月就找好了几家,你要出国旅游,我就没提,你看你这几天什么时候得闲抽空去看看?还有济州岛那边。济州岛那边建好的别墅倒有不少,不过济州岛的地皮并不贵,我倒建议你还不如自己买块地,按自己的想法建,也免得看不到中意的或后期再翻修。”
李政赫闻言想了下,看看罗光旭,笑着点点头:“麻烦光旭哥了,我……”
话没说完,一阵扑棱棱的声音突然从阳台传来,转头看去,小八扬了扬翅膀,越过阳台,飞进了客厅,视线看了看罗光旭,又看看李政赫,一道声音在李政赫脑海中响起。
“宿主,大新闻啊,你媳妇儿翻车了!”
李政赫听得一惊,看了眼小八,略微迟疑,又转头看向罗光旭,笑道:“光旭哥,麻烦你了。这事我记下了,过两天咱们一起去看看。”
蜀山劍妖
罗光旭点点头,也看了看小八,笑道:“你这只八哥倒是挺神秘的,神龙见首不见尾,轻易都见不到面。”又笑了笑,转向李政赫道,“那政赫,我就先离开了,你刚从国外回来,好好休息,过两天又该忙起来了。”
送罗光旭离开后,一回到客厅,李政赫就皱紧了眉头。
“怎么回事?你刚才说翻车什么意思?到底是谁?”
“还能有谁?你前两天不是刚见过,Irene,裴姐啊!”
“Irene?”
李政赫眉头微皱,泛起狐疑。
前两天刚听Irene说她们组合获得了一位冠军,正是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没听说有什么负面新闻啊。
看向会员,李政赫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会员道:“还能是怎么回事,你媳妇儿耍大牌,骂了造型师,结果被造型师录音,人家气不过一下给爆出来了,这下人设崩塌,负面新闻全抖了出来,这车还不一下给翻了个斗朝天。噢,对了,忘了说了,不是这一个,是咱们原来世界的那个。”
“呃……我鈤!”
刚听到Irene耍大牌被爆了出来,李政赫还有些担心,毕竟跟Irene认识这么长时间,他也知道Irene的脾气不算太好,有些冷,又争强好胜,自尊心极强,一时气不过怒气上脑有很大可能。而韩国人又是出了名的喜欢小题大做,Red Velvet刚出道不久,还是一个新人组合,被爆出这种事,前途基本上已经毁了。
此刻听会员说是前世世界,李政赫忍不住就爆了句粗口。
天道仙蹤
“靠!你能不能先说重点?那个世界的事跟我有毛关系,都不是一个人,你用得着跑过来一惊一乍?”
会员叫屈道:“怎么没关系?防微杜渐啊!我好心好意过来提醒你,没想到宿主你这么狼心狗肺!”
李政赫无语了:“那个世界的Irene我连见都没见过,你就是跟我说了,我还能跑去跟这个Irene说,你以后注意了,小心造型师,你以后八成要载在造型师手里。”
会员失笑道:“宿主,这跟造型师有关吗?这跟Irene的性格有关吧。她要是不骂人家二十分钟,人家还能吃饱了撑的找她麻烦?当然了,具体的原因没人知道,现在也没爆出来,谁对谁错暂时还说不准。或许Irene那天遇到什么事心情不好也有可能。人谁都有心情不好发泄的时候,明星也是人,情有可原,真遇到事生气了一下爆发也在情理之中,能够理解。
不过我今天过来给你说这些,是想让你提醒下Irene,注意脾气,谨小慎微些,别轻易得罪人,也别再一点没防备再被人录音了。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要礼貌周全,哪怕是装也要装到底啊。借用一句刘皇叔的话就是,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人设很重要。粉丝喜欢Idol,不就是喜欢他们表面的那一张皮嘛,只要那张皮没被扒下,谁管你内里是什么样啊。离得那么远,又没谁能真正看清楚。
就像宿主你,你那些女粉丝要是知道你这么渣,肯定心碎了一地。
混沌至尊訣
但没人知道,你照样是白马王子李政赫。”
“我鈤!”
李政赫忍不住又爆了一句粗口。
娛樂時代
扯什么淡呢,老子这样还不都是被你们逼的,再说正谈Irene,扯到老子身上干嘛?
至于Irene?
听完事情因果后,李政赫内心毫无波澜。
另一个世界是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都不在一个时空了,还扯到一起,这不没事找事吗?
虽说有因果联系,但就像是一对姐妹双胞胎,姐姐犯错,你还能再攀扯到妹妹身上?你这比文字狱还要文字狱!
不过会员的提醒也有必要,李政赫确实应该提醒下Irene。
Idol是粉丝一切美好的投射,容不得一点瑕疵,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很假,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完美的人,但就像是梦想,虽然遥不可及,虽然不可触摸,但终归是美好的,终归能让人精神上获得愉悦,让人满足对‘美’的畅想。
在‘梦想’没有回归现实之前,还是让它多飞一会儿吧。
就像周星星说的,人如果没有梦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能吃,是现实需求;梦想虚幻,是精神需求。而我们无论是看影视或是看小说,所追求的不也就是那一点点精神的需求吗?
又何必再在意其他!

zztjj优美都市异能 我不可能這麼俗笔趣-第九百七十九章 又多了個小姨子鑒賞-6we1p

我不可能這麼俗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這麼俗
送朴初珑回去宿舍后李政赫回到了自己公寓。
想了想吴夏荣的事,有些好笑,又有些无语,但终归算不上什么大事。毕竟喜欢他的女生太多了,习惯成自然,实在是没什么触动了。虽然吴夏荣比旁人要熟悉一些,跟朴初珑也亲近,但也就仅此而已,对于李政赫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不值得去多费心思烦恼。
吴夏荣今晚的电话李政赫猜想她可能知道了朴初珑今晚找他,也知道了两人的关系,但还是那句话,猜到了又怎么样,知道了又如何,难道吴夏荣知道了他就要担心?根本没那个必要!
认识这么长时间,吴夏荣又跟朴初珑在一个组合,关系亲近,李政赫就不信吴夏荣知道了会把他跟朴初珑的关系曝光出去,顶多在Apink内部宣扬一下,又或者心生不满,暗暗在心底埋怨他,但顶多也就如此了。Apink六个人,三个跟他有关系,剩下的三个也算是熟悉,就算全团知道了又能怎么着?
郑恩地和尹普美肯定不会多嘴,还会帮他说话,而吴夏荣也只知道他跟朴初珑恋爱了,金南珠和孙娜恩也不必多说,顶多惊奇一下,想必也不会在外面乱说,所以这件事根本就谈不上麻烦,李政赫也无需瞎担心什么。
小范围内的事儿,内部就解决了,顾虑干嘛?
不必担心,李政赫自然懒得多想,洗漱之后直接就上床睡觉。
他就不是那自寻烦恼的人。
而一切也恰如李政赫所想,接下来两天并没有生出什么麻烦,朴初珑也没有多提吴夏荣的事,只说一切她都处理好了,让李政赫不用担心。
至于朴初珑是怎么处理的,李政赫懒得多猜,也没有打听。
时间悠悠而过,转眼便是2月27号。
2月27号,孔升妍生日。
一大早,孔升妍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李政赫晚上什么时间过去,李政赫早已把时间协调好,该推脱的推脱,该隐瞒的隐瞒,该忽悠的忽悠,反正早就把金智秀和IU等人安排好了,没人打扰,所以也没什么好为难的,痛痛快快地答应会早点过去,帮孔升妍准备生日晚宴。
但到晚上真过去了,却有点傻眼了。
看着打开门迎接自己的孔升妍,以及……站在孔升妍背后不远的俞定延,李政赫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定延……”顿了下,“……也在啊!”
俞定延看看李政赫,又看看孔升妍,眼神中带着怪异,又有点恍然,点头道:“oppa,我刚过来。”顿了下,忽然说道,“是不是我过来的不是时候?”
上次在孔升妍公寓见到李政赫,俞定延就怀疑自己欧尼跟李政赫之间似乎有点什么,只是问过后孔升妍不承认,俞定延也找不到什么证据,所以心中怀疑但也没有太过执着。
但现在……
好吧。
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她一时间也说不清此刻是什么心情?
有点恍然,有点怪异,有点别扭,还有点……莫名的酸涩。
今天孔升妍生日本来家里人是想跟她一起庆祝的,结果孔升妍说有工作安排给推脱了,还是她在公司结束练习后见回家时间还早想着过来一趟见欧尼在不在,若是在的话就请欧尼去外面大吃一顿,也算是抽时间帮欧尼庆祝生日了。
结果……
她前脚刚过来,后脚李政赫就跟着来了。
再想想刚刚自己过来时欧尼那惊异又隐约焦躁的表情,俞定延心头又升起一股莫名地不满。
我说欧尼刚才见到我怎么有点心烦,原来是我无意中当了电灯泡,打扰了欧尼的好事,还真是……
算了!
也是我自己不识趣。
想到这,俞定延又看了李政赫和孔升妍一眼,撇了撇嘴,转过身朝客厅走去,边走边随口说道:“oppa,既然来了,还站在门口干嘛?”
李政赫下意识看了看孔升妍,孔升妍低声道:“我也没想到她会过来,还这么巧,她刚来你随后就到了。”
李政赫也低声道:“你怎么不先给我发条短信?”
孔升妍道:“刚不是说了,她刚进来你随后就到了,我哪有时间发短信?”
李政赫无语,也是没辙。
这事搞得!
这下好了,前有吴夏荣,次又俞定延,他这两天有点走背字啊。这下该怎么跟俞定延解释?也解释不通啊!大晚上的跑孔升妍这里,还是在孔升妍生日这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想不让人浮想联翩都不可能。
得!
这下又多了个小姨子。
但此刻既然来了,又被撞破了场面,再站在门口也没什么意思了,李政赫也懒得费心瞎想,干脆亮堂堂地走进了客厅。
见俞定延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似乎对自己进来也毫不在意,也没了以往见他时的拘谨和生硬,不知为何,李政赫忍不住哑然失笑。
这粉丝和小姨子的心理果然是不一样了。
以前是粉丝的心理,见到自己总是循规蹈矩、拘谨忐忑,现在成了小姨子,这是不拿自己当外人,觉得占据主动权了。
又哑然笑笑,李政赫也没在意,知道就知道了,还能怎么着?反正只要他不跟孔升妍分开,迟早总有这么一天。
看了眼孔升妍,李政赫坦然道:“想吃什么,今天你生日,我帮你做。”说着,又转头看向了俞定延,“还有定延,你喜欢吃什么,我看冰箱里有没有,若是食材不够的话,趁现在时间还早,我下去到超市买一些。”
俞定延闻言侧头看了看李政赫,略微停顿,视线又转向了孔升妍。
孔升妍见李政赫说得坦然,似乎也不再介意让俞定延知道两人的关系,虽然知道李政赫还有其他女人,但此刻李政赫不避讳俞定延坦然两人关系的态度还是让孔升妍心生温暖,脸上不禁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于是。
也笑了笑,看向俞定延道:“我知道定延喜欢吃什么。”顿了下,又看向李政赫道,“这样吧。你去附近不方便,我下去超市买,你先陪定延在这坐一会儿。”
此刻离开,孔升妍也有让李政赫自己坦白给俞定延的意思,既然李政赫先开口了,也不再避讳俞定延,孔升妍自然想把这件有点‘麻烦’的事扔给李政赫处理,总不能让她一个女生跟妹妹开口解释吧?
李政赫闻言又是无语,但孔升妍已不再理会他,说完拿上钱包转身就先撤了。
客厅里瞬间又变成了孤男寡女。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待李政赫想好怎么打破沉默,俞定延先看着李政赫问了一句——
“你跟我欧尼什么时候开始恋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