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明朝當國公

udwhz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在明朝當國公 起點-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困難重重推薦-v8bcj

我在明朝當國公
小說推薦我在明朝當國公
是的,听到这段话以后,茶楼里所有人几乎都要疯了。
自古以来老百姓缴皇粮纳国税那是天经地义的事,而读书人和当官的不用交税服徭役也是一种约定成俗的规矩,这也是为什么读书人在面对普通百姓时会有那么强烈优越感的原因。
你们这些泥腿子每天都在泥土里刨食,累死累活的才能填饱肚子,老子不但不用交税,将来还有可能当你的父母官执掌你的生杀大权,谁敢在老子面前炸刺,我就收拾他。
有人立刻就嚷了起来:“我的老天爷啊,我说张老爷子,你不是在忽悠爷们几个吧,自古以来读书人和当官都不用纳税,那是天经地义的,啥时候他们也要缴起税来了?”
“是啊老爷子,咱们哥几个没念过书,你可不能忽悠咱们啊。”
“谁忽悠你们了。”说书人立刻就不干了,猛的一拍桌子喝道:“你们自己看看,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皇上已经在九月初六,也就是前些天下了旨意颁布天下。
这个新法率先在江南试行,为了这次新法,陛下还将原本在陕西剿匪的卢象升大人召了回来,任命卢大人为新的浙江巡抚兼江江浙总督。
这真理报上还说了,皇上担心卢大人下江南被那些人欺负,还特地允许他带了一万新军下江南呢。”
“一万新军,我的乖乖,这岂不是要杀得血流成河?”
“你知道个屁,带新军下江南只是为了威慑江南那些人,而不是为了杀人,否则这件事直接让信国公干就好,还有卢大人什么事啊!”
“哈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这些年的东征西讨,杨峰杀神的名头早就传遍了天下,死在他手里的人无论是建奴还是流寇实在是太多了。
只是笑过之后大厅的气氛重新变得沉默起来,有人叹了一声:“一体当差一体纳粮,此新法固然是好,但是那些官老爷和举人老爷们恐怕是不会那么轻易答应的。”
“是啊……”
有人也发出了长长的叹息,在做的都不傻,当然知道想要推翻这个传了几千年的传统是多么的艰难……
茶客们的担心是对的,已经来到浙江走马上任的卢象升此时也有相同的感觉。
杭州巡抚衙门
一身二品官服的卢象升端坐在内堂上,一边翻看手里的卷宗眉头紧皱,在他的面前,杭州知府以及几名官员正恭敬的站在一旁。
突然,卢象升将手中的卷宗扔到了一旁问道:“许知府,本抚半个月前便已经给各地下达了限期,为何各地府衙还没将各地的土地卷宗送上来?”
这位许知府恭敬的回答道:“回巡抚大人的话,各地府衙送来消息,那些土地的卷宗统计极其繁琐,因此尚需时日才能统计完毕。”
卢象升眉毛抖动了两下:“那要多久才能统计完毕?”
“这个下官就不知道了,不过想来少则三五个月,多则大半年吧。”
看着低着头的许知府,卢象升眼中露出一道寒芒,现在这些人是在把他当猴耍啊。少则三五个月,多则大半年,别说皇帝答不答应,光是如今驻扎在杭州府的一万大军,每天人吃马嚼的就不是一个小数目,当地官府耗得起,他可耗不起。
饶是他在来之前早就对到江南后遇到的困难有了心理准备,他的心里也有些凉飕飕的。
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孤独,就象一名单枪匹马准备冲锋的骑士,而他的对面却是无数已经摆好了阵形一眼望不到边的大军。
若是旁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就心灰意冷了,但卢象升是什么人,这位历史上可是敢率领数千残军直面数万鞑子大军,最后跟鞑子血战到底的人,又怎么会轻易认输呢。
他眯起了眼睛,看了许知府一会才慢慢说道:“许知府,本抚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无非是想用这样的法子跟本抚耗着,最后逼得本抚不得不退步。
但是这些人想错了,皇上之所以派本抚过来,是因为皇上有好生之德,不忍再造杀戮,若是此番本抚无功而返的话,下一次来的人可就不象本抚那么好说话了。
说句不好听的,届时整个江南大地都会血流成河,到时悔之晚矣,可莫怪本抚没有事先通知你们。现在你去告诉那些人,本抚再给他们半个月的时间,若是半个月后再不将各地的卷宗交上来,本抚可就要请援兵了,你们可别忘了,杭州离金陵可不远呢。”
许知府闻言心中就是一凛,躬身道:“巡抚大人说的是,下官这就赶紧催促各地府衙,让他们动作快点,免得耽搁的大人的事情。”
“好了,就这样吧,你们都退下吧。”
等到众人纷纷退去,卢象升回到了内堂,坐下后有亲兵端来了热茶,陆先生喝了一口对亲兵道:“去,将杨赞画请来。”
很快,一名三十来岁长衫飘飘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学生见过大人。”
这个中年人名叫杨安,是卢象升军中的赞画,平日里负责督运粮草和后勤,深得卢象升信任,这次陆先生到江南赴任,也将他带了过来。
“杨安,你来了,赶紧坐吧。”
“多谢大人。”
等到他坐下来,卢象升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随后问道:“杨先生,各地府衙对新法如此抗拒,一个个阳奉阴违,本官现在都不知从何下手了,不知杨先生有何妙策。”
杨安想了想,“大人,江南各地的官员早就被当地的士绅们喂饱了,现在大人一来就摆出了要清算的架势,他们如何不防备?
俗话说,断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大人既然是为了推行新发而来,这就注定了咱们跟江南士绅是敌对的关系,所以就不要指望他们能对咱们有好脸色,所以手段还是要强硬一点的为好,否则象今天这样的事还是会再次发生的。”
卢象升犹豫了一下:“你是说要来硬的?”
“这是自然。”杨安毫不犹豫的说:“否则陛下为何会让您带着一万新军南下,总不会是为了好看吧?”

13k8t好看的小說 我在明朝當國公-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扯虎皮拉大旗展示-jppsv

我在明朝當國公
小說推薦我在明朝當國公
看着面露狰狞的中年人,杨峰问道:“你就是这家店的掌柜?叫什么名字,你的举荐人是谁?”
说来也怪,一听杨峰的发问,原本还一脸气急败坏的中年人脸色突然一变,迟疑了一下后问道:“敢问您是哪位,能否报上姓名,说不定大家还是河水冲了龙王庙呢。”
“哦……你到时挺聪明的。”杨峰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或许咱们真的有点缘分,不过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说吧,你到底是谁举荐上来的?”
中年人面色一变,森然道:“阁下如此追问我的私事到底是何居心,要知道这可是信国公府的产业,就连陛下都有股份在里头,我劝你莫要自误。”
“哈哈哈……”
杨峰大笑起来,眼睛却是一阵冰冷。
“若是我今天不过来,信国公府的产业就要败坏在你们这些蛀虫的手里,正好我在信国公府也有不少熟人,我倒要问一问,你做的这些龌龊事信国公到底知不知道。”
“你敢!”
中年人急了,他在这里般的事情那就是不能见人的,如果是让信国公府知道了,他会有什么下场用膝盖想都知道。
一想到事情败露后的眼中后果,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毒辣的目光,狞声道:“既然阁下一定要这么做,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啊,把这些胆敢破坏国公府财物的家伙给我打,打死算我的!”
在中年人的命令下,十多名伙计手持木棒纷纷朝着杨峰冲了过来,只是他们的人虽多,但在三名打惯了仗的百战家丁的面前却是不堪一击。
只是三两下的功夫就全部被打倒在地,看着在地上倒了一团的伙计,中年人的脸上终于露出惊慌之色,他看着背着手站在面前的杨峰嘶声道:“你到底是谁,我自问与阁下素不相识,又无冤无仇,你为何要与我过不去?”
杨峰颔首道:“素不相识确实是真的,但无冤无仇这就未必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声,原来是宋烨带着一群衙役赶到了。
一看到衙役赶来,中年人一开始还挺高兴的,指着杨峰大喊道:“官差大人,这几个是来我们皇家商行捣乱的,还砸了我们商行的铺子,你们一定为草民做主啊。”
这时,宋烨走到杨峰跟前躬身道:“老爷,小人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请来了顺天府的衙役。”
“哦!”
杨峰将目光看了过去,这群衙役为首的是一名四十来岁,穿着皂衣头戴黑帽的男子。
当他看到杨峰后顿时就打了个激灵,常年在衙门当差的他经验何等丰富,一看到杨峰那不怒自威的面容和那股浓浓的官威,他立刻就知道这就是正主了。
还好他还记得宋烨的嘱咐,赶紧躬身道:“小人顺天府捕房班头吴超群奉府尹老爷之命见过杨老爷。”
杨峰点点头:“吴班头是吧,这次辛苦你了!”
他一边说一边指着中年掌柜:“这名掌柜不但以次充好,而且还指使伙计殴打客人,更仗着信国公府和皇上的名头恐吓他人,吴班头认为此人该如何处置?”
“你胡说?”
中年掌柜的脸立刻沉了下来:“我们大明皇家商行从来不卖假货,至于你说指使伙计打人,那是因为你败坏了我们商行的名声,我要将你抓住交给官府。
吴班头,你身为顺天府的官差,可要秉公办理此案啊,否则事情若是让我们家国公爷知道了,别说你了,恐怕就是你们府尹大人也不好交待吧?”
从这名掌柜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中年掌柜是认识吴班头的,两人还挺熟悉。
杨峰不禁扫了吴班头一眼,吓得吴班头打了个哆嗦。
吴班头别看只是个差役,连官都不是,名面上地位很低,但权利却很大,用后世的话来说那可是京城警察局治安大队的大队长,这样一个手握实权的官吏认识的人自然是多了去了。
这名中年掌柜平日里也跟吴班头打过交道,但这厮仰仗着皇家商行的名头对吴班头不怎么看得起,是以两人的关系其实非常一般,现在被他这么一说,吴班头心里的怒火立刻就涌了出来。
中年掌柜不知道杨峰是谁,他却是知道的,就在刚才,当宋烨拿着杨峰的名帖和官印去到顺天府时,顺天府尹张延年吓得差点要亲自带队过来,还是吴班头劝住了他,自己亲自带着衙役过来。
吴班头森然笑道:“杨四喜杨掌柜,你放心,这件案子我自然会秉公办理,现在你先跟我回衙门再说,我来的时候张大人可是亲口说了,这件案子他会亲自审理的。”
中年掌柜听后不禁一愣,他只是狂妄了点,但并不傻,象今天这样的案子严格的说起来只是一桩小到不能再小的案件,随便一名小吏就能处理了,怎么可能惊动一名正三品的顺天府尹亲自审案,而且现在这些官差还这么不给面子,除非……
回过味来的他终于凝重的打量看向了杨峰,嘶哑着声音问道:“你到是谁,为何要跟我们皇家商行过不去?”
杨峰已经懒得跟这个被贪婪蒙蔽了眼睛的家伙说话,他转头对吴班头道:“吴班头,下面的事情便劳烦你了,本公现在还要赴约,如果可以的话,本公希望可以在两个时辰内看到他的供词!”
吴班头自然不肯放过这么一个拍马屁的机会,恭敬道:“国公爷放心,用不着两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内小人若是没有把他的供词送到您面前,小人便自己辞了这差使亲自给您当这家商行的掌柜。”
饶是杨峰此刻心情不佳,但还是被吴班头的话给逗乐了。
“好你个吴班头,你这张嘴不去当个说书先生实在是可惜了,我可不敢让你这个班头屈尊来我这里当掌柜,否则你们的张大人非得跟我急眼不可。好了,你先把这些人都带回去吧,本公有事先走了。”
说罢,杨峰转身走出了门口,早有家丁牵着马在门口等待,当杨峰上马后,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嘶声竭力的声音:“你到底是谁?啊……”
“呸!”
吴班头狠狠的踢了中年掌柜一脚,朝他吐了口唾沫:“你个孬货,说你蠢还不信,居然当着自家主子的面扯虎皮拉大旗,你不死谁死?”
说罢,将已经瘫倒在地的掌柜扔上了大车,一行人朝着衙门而去……

qy44g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明朝當國公-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罵大街閲讀-nlx7m

我在明朝當國公
小說推薦我在明朝當國公
崔英光突然发疯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不少官员看向杨峰的目光都变得不善起来,对此我们的杨大官人只是无辜的两手一摊,表示这不是哥的错。
一名三十来岁,穿着青袍的黑脸官员走了出来大声道:“陛下,杨峰在大殿上口出狂言,居然硬生生的逼疯了一名六科道言官,如此行径若不加以严惩天理何在,王法何在?请陛下对其严加惩处!”
杨峰一听,心里这个气啊,这些人还没完没了了是吧。愤怒之下的他对着这位官员破口就骂了起来:“草泥马,又是谁的裤裆没关好,居然你你给露出来了?
不要以为你晒黑了就能掩盖你是白痴的事实,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把那个白痴逼疯了,刚才他可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要恢复祖制的,本公只不过是赞同了他的话而已,没曾想他自己乐疯了,难道这也能赖到本公头上不成?
你耳朵塞驴毛了吧,难道这么大的声音都听不见吗?这种事居然也能赖到我头上?”
“你……你……”
这名官员的手指向了杨峰,却抖得跟筛糠似地,过了一会居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大殿内一阵哗然,谁都没想到,堂堂一个国公,居然在金銮殿上骂大街,而且还骂得如此恶毒,硬生生的把人给骂晕了。
一名年轻的言官再也忍不住站了出来指着杨峰大骂:“无耻……无耻之尤,堂堂一个国公居然犹如泼妇般骂人,简直就是大明的耻辱,杨峰……你不配站在这大殿上。”
看着这位一脸青春痘的官员,杨峰轻蔑道:“你是不是小时候掉过粪坑,脸上那痘痘是屎吃多了中毒了吧,嘴巴那么臭?像你这样的,再假装清高也掩饰不了你的骚I臭味,不信可以满大街问问,你那股臭味可是传遍了大街小巷了,所以拜托你不要靠近我好吗,我谢谢你了!”
“你……你……嘎嘣……”
得……又晕过去了一位。
“嘶……”
这时,金銮殿内百官们已经不是震惊,而是恐惧了。、
要说读书做学问的话,金銮殿里随便拉出来一名官员都能甩开杨峰十条街,即便是骂人,读书人讲究的也是骂人不吐脏字,就象诸葛亮那样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把一群人骂到哑口无言?
可是象杨峰这样直接出口成脏咒骂对方吃屎甚至直接就说对方是白痴这样的市井骂街的话语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如果骂人也能排名的话,这位要是排第二,整个大明恐怕没有人敢排第一了。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愣是逼疯了一位,骂晕了两位,这样的战斗力,谁还敢上去啊,这不是找抽吗?
骂完人之后的杨峰傲立当场,双手叉腰环视着在场的上千名官员,颇有指点江山的味道。
魏忠贤望着站在大殿中央的杨峰,嘴巴张得老大,此刻的他心里写着“佩服”两个大大的字。
能以武官的身份,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将三名平日里以骂人挑刺为职业的言官、御史骂得晕倒甚至发疯,这恐怕是大明朝开国三百年的头一遭吧。
他再偷偷看了眼朱由校,发现这位大老板此刻正低下了头,两只肩膀正在剧烈的耸动着,仿佛很辛苦的样子,很容易让人担心他会不会栽倒在地。
就在刚才,大殿上还满是讨伐杨峰那篇一体当差一体纳粮折子的声音,但现在确实集体失声。
杨峰说的很粗暴,你们不是说祖制不可违么?那好,咱们来说一说《大诰》吧,要不要把这玩意重新搬出来呢,按你们的说法,这可是祖制啊!
“陛下!”
杨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适才各位大人们说得很好,祖制不可违,臣也觉得极有道理。这样吧,今天咱们趁着早朝的机会把咱们大明的祖制全都找出来,重新制定一下,择日刊行天下,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这个……”朱由校有些为难起来。
说实话,虽然他从来没读过《大诰》,只听说这是一篇非常残酷的邢典,里面的各种酷刑简直能把人吓死,如果真要恢复《大诰》的话,天下的官员还不知道要怎样跳脚呢。
左右为难的朱由校眼珠子一转,对着满朝文武问道:“不知诸卿对杨爱卿的提议以为如何啊?”
大殿内的群臣们依旧沉默,他们在用这种方式来对抗这部堪称是历史最残酷的邢典。
“怎么?都哑了吗?”看到众人都用沉默来对抗自己,朱由校的脸沉了下来,“刚才口口声声嚷着要朕遵循祖制的是你们,现在不说话的还是你们?你们把朕当成了什么,随意糊弄的小孩吗?”
“陛下!”
看到朱由校发怒,孙承宗不得不站了出来。
对朱由校拱手道:“陛下息怒,此事是老臣和诸位同僚们料事不周,加上几名御史和言官年轻气盛,以至于触怒了陛下,老臣愿意替他们向陛下请罪。”
说罢,孙承宗站了起来朝着朱由校跪了下去。
看到这情景,朱由校赶紧站了起来指着孙承宗道:“快,赶紧将首辅扶起来。”
伴随着朱由校的话,两名小太监赶紧跑了过去搀扶住了孙承宗。
被扶起来的孙承宗叹了口气:“陛下,信国公的那份在江南暂行一体当差一体纳粮的折子,老臣以为虽然争议颇多,但其中也有可圈可点之处。
既然如此,莫如在江南施行一年,看看效果如何再行决定是否继续施行下去,不置可否?”
“什么?”
孙承宗的话音刚落,一众江南官员顿时骚动起来,不少人就要再次说话,却被孙承宗严厉的眼神给压了下来。
他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你们要么同意施行一体当差一体纳粮,要么就恢复《大诰》这部邢典,这个二选一你们自己挑一个吧。
一想到《大诰》这个曾经在洪武年间杀得人头滚滚的邢典,即便是最头铁的官员也低下了头。
好吧,比起掉脑袋来,多交点赋税就交吧。

3esyt非常不錯小說 《我在明朝當國公》-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罵大街展示-j2t72

我在明朝當國公
小說推薦我在明朝當國公
崔英光突然发疯实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不少官员看向杨峰的目光都变得不善起来,对此我们的杨大官人只是无辜的两手一摊,表示这不是哥的错。
一名三十来岁,穿着青袍的黑脸官员走了出来大声道:“陛下,杨峰在大殿上口出狂言,居然硬生生的逼疯了一名六科道言官,如此行径若不加以严惩天理何在,王法何在?请陛下对其严加惩处!”
杨峰一听,心里这个气啊,这些人还没完没了了是吧。愤怒之下的他对着这位官员破口就骂了起来:“草泥马,又是谁的裤裆没关好,居然你你给露出来了?
不要以为你晒黑了就能掩盖你是白痴的事实,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把那个白痴逼疯了,刚才他可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要恢复祖制的,本公只不过是赞同了他的话而已,没曾想他自己乐疯了,难道这也能赖到本公头上不成?
你耳朵塞驴毛了吧,难道这么大的声音都听不见吗?这种事居然也能赖到我头上?”
“你……你……”
这名官员的手指向了杨峰,却抖得跟筛糠似地,过了一会居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大殿内一阵哗然,谁都没想到,堂堂一个国公,居然在金銮殿上骂大街,而且还骂得如此恶毒,硬生生的把人给骂晕了。
一名年轻的言官再也忍不住站了出来指着杨峰大骂:“无耻……无耻之尤,堂堂一个国公居然犹如泼妇般骂人,简直就是大明的耻辱,杨峰……你不配站在这大殿上。”
看着这位一脸青春痘的官员,杨峰轻蔑道:“你是不是小时候掉过粪坑,脸上那痘痘是屎吃多了中毒了吧,嘴巴那么臭?像你这样的,再假装清高也掩饰不了你的骚I臭味,不信可以满大街问问,你那股臭味可是传遍了大街小巷了,所以拜托你不要靠近我好吗,我谢谢你了!”
“你……你……嘎嘣……”
得……又晕过去了一位。
“嘶……”
这时,金銮殿内百官们已经不是震惊,而是恐惧了。、
要说读书做学问的话,金銮殿里随便拉出来一名官员都能甩开杨峰十条街,即便是骂人,读书人讲究的也是骂人不吐脏字,就象诸葛亮那样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把一群人骂到哑口无言?
可是象杨峰这样直接出口成脏咒骂对方吃屎甚至直接就说对方是白痴这样的市井骂街的话语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如果骂人也能排名的话,这位要是排第二,整个大明恐怕没有人敢排第一了。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愣是逼疯了一位,骂晕了两位,这样的战斗力,谁还敢上去啊,这不是找抽吗?
骂完人之后的杨峰傲立当场,双手叉腰环视着在场的上千名官员,颇有指点江山的味道。
魏忠贤望着站在大殿中央的杨峰,嘴巴张得老大,此刻的他心里写着“佩服”两个大大的字。
能以武官的身份,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将三名平日里以骂人挑刺为职业的言官、御史骂得晕倒甚至发疯,这恐怕是大明朝开国三百年的头一遭吧。
他再偷偷看了眼朱由校,发现这位大老板此刻正低下了头,两只肩膀正在剧烈的耸动着,仿佛很辛苦的样子,很容易让人担心他会不会栽倒在地。
就在刚才,大殿上还满是讨伐杨峰那篇一体当差一体纳粮折子的声音,但现在确实集体失声。
杨峰说的很粗暴,你们不是说祖制不可违么?那好,咱们来说一说《大诰》吧,要不要把这玩意重新搬出来呢,按你们的说法,这可是祖制啊!
“陛下!”
杨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适才各位大人们说得很好,祖制不可违,臣也觉得极有道理。这样吧,今天咱们趁着早朝的机会把咱们大明的祖制全都找出来,重新制定一下,择日刊行天下,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这个……”朱由校有些为难起来。
说实话,虽然他从来没读过《大诰》,只听说这是一篇非常残酷的邢典,里面的各种酷刑简直能把人吓死,如果真要恢复《大诰》的话,天下的官员还不知道要怎样跳脚呢。
左右为难的朱由校眼珠子一转,对着满朝文武问道:“不知诸卿对杨爱卿的提议以为如何啊?”
大殿内的群臣们依旧沉默,他们在用这种方式来对抗这部堪称是历史最残酷的邢典。
“怎么?都哑了吗?”看到众人都用沉默来对抗自己,朱由校的脸沉了下来,“刚才口口声声嚷着要朕遵循祖制的是你们,现在不说话的还是你们?你们把朕当成了什么,随意糊弄的小孩吗?”
“陛下!”
看到朱由校发怒,孙承宗不得不站了出来。
对朱由校拱手道:“陛下息怒,此事是老臣和诸位同僚们料事不周,加上几名御史和言官年轻气盛,以至于触怒了陛下,老臣愿意替他们向陛下请罪。”
说罢,孙承宗站了起来朝着朱由校跪了下去。
看到这情景,朱由校赶紧站了起来指着孙承宗道:“快,赶紧将首辅扶起来。”
伴随着朱由校的话,两名小太监赶紧跑了过去搀扶住了孙承宗。
被扶起来的孙承宗叹了口气:“陛下,信国公的那份在江南暂行一体当差一体纳粮的折子,老臣以为虽然争议颇多,但其中也有可圈可点之处。
既然如此,莫如在江南施行一年,看看效果如何再行决定是否继续施行下去,不置可否?”
“什么?”
孙承宗的话音刚落,一众江南官员顿时骚动起来,不少人就要再次说话,却被孙承宗严厉的眼神给压了下来。
他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你们要么同意施行一体当差一体纳粮,要么就恢复《大诰》这部邢典,这个二选一你们自己挑一个吧。
一想到《大诰》这个曾经在洪武年间杀得人头滚滚的邢典,即便是最头铁的官员也低下了头。
好吧,比起掉脑袋来,多交点赋税就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