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幾百斤房產證

vy7sj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我有幾百斤房產證-第四百三十四章 巨星氣質看書-zzfj0

我有幾百斤房產證
小說推薦我有幾百斤房產證
李星辰这样的人很多,其实并不少,就是长得非常好看,学习也很优秀,但就是排斥别人只在乎他的外表。
越是好看且有才华的人,越是觉得靠脸吃饭的是不齿的,他想要别人看到他们的内在。
这或许就是越有什么就不想要什么了吧,李星辰从小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这孩子真好看,但夸其他的孩子都是聪明,有特长,好像没人关注自己也很聪明,也有特长。
“理解你说的,人各有志,我并不勉强你,但我也要告诉你我的想法,你长得确实帅气,但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帅哥美女,学霸,学霸上综艺的比比皆是,现在各大综艺节目都有学霸的身影。
我看中的是你的内在,你有一种叛逆气息,这里的叛逆不是说你不好,准确说是一种与世俗背道而驰的气息。
思考,反思,去探索未知,不按照条条框框得到想要的答案,而是想要跳出答案之外在看看是否还有其他的答案。
其实你别觉得娱乐圈是你想的那样,是大家想的那样,也有好的一面,而且明星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你看人家那个石加庄的小伙,当了明星,还和自己的发小在一起联系,十一个人的友情还在。
其他十兄弟结婚生子那个伦伦都会到场,也没引起多大轰动啥的,一般很多明星成名后都怕被一些亲朋好友找麻烦,比如借个钱,拖个关系等等,但只要你的朋友和你是志同道合的,比如你身边现在这群朋友,你出名,他们最多会和人说上一嘴,李星辰是我哥们,没事我们就聚会。
而李星辰你当了明星后,会怎么样?喜欢打篮球,有啥商业活动,带着兄弟们去看个现场的NBA比赛,有什么赞助商送的球衣球鞋,给兄弟们戴上两双。
其实啊,你们别看那些各种限量款的东西啊,赞助商送给明星都是属于赠品,比如球鞋,送你个十几二十双也都小意思。
最后我想说,你学汽车制造的,你不想自己造一辆汽车吗?一辆可以上路的车,一辆可以和其他品牌汽车比肩的汽车,一辆属于你们几个想要的汽车。
我告诉你们,你们像这样做的话,困难相当于被天雷劈中十次,先不说你们的专业,因为你们的专业毕业后,要和世界级名校生竞争岗位,一般的汽车公司重要的新人岗位都会留给世界前十这个专业的学校。
你们大多就是打辅助,以后就是给那些世界顶级的毕业生打辅助,你们会说,你们也不差,但这个机会企业是不给的,知道吗,一个汽车项目都是几十上百亿的项目,但汽车模型可能让你们设计送给客户当纪念品。
再来说说你如果当了明星后把,你有了名气,赚了钱,然后最简单的就是拉投资,如果你们真正的有技术,李星辰完全可以和一家汽车品牌合作,专门联合开发一辆你和你的朋友们设计的汽车。
有了这个经验,你的朋友们以后的年收入会从年收入二三十万变成二三百万,这就是机会。”
陈实旁敲侧击根本没说其他的,重点是这个李星辰成为明星后,身边的人得到的好处,让这些人去说服李星辰,手段十分不光彩,陈实也不想用,他就说了,之后不会在这样了,毕竟可能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
李星辰坐在那里没说话,身旁戴眼镜的男生小声和陈实说道:“哥,星辰他不一样。”
此话一出,陈实瞬间不说话了,而是偷偷地用手机加了戴眼镜男生的微信,然后等待上餐。
他们吃的是法式餐点,没有个三五个小时吃不完,一道道上,一次上一盘,一盘里的食物有的和拇指大小一般。
最后一顿晚餐,他们吃了一下午,到了晚上,主厨出来和大家问好,陈实拍手夸赞说这顿饭太丰盛了,然后和其他人说道:“看到没,咱们的厨师就不会这些了,你们吃个蛋炒饭,然后厨师出来问怎么样了,就得不到你们的掌声和夸赞,估计你们会说有点咸,吃到沙子了。”
李星辰等人差点笑出声,翻译也笑呵呵的说道:“我按照您的原话翻译?”
“不用,你把你所有会的赞美词背一遍给他听就行,这味道真一般,都是甜的居多,蛋糕,面包,咖啡,饮料,鹅肝,松露等等,你吃多腻不腻?最起码八冷八热,八糕点,八果盘,还是咱们会吃,下次你也带他多去吃吃中餐。”
翻译一听,一脸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了的表情,但他也点头赞同道:“确实,我也吃这些吃腻了,可他们就会这些啊,玩不出花,基本就是几道菜来回做,那我就帮你夸他了啊。”
“夸赞吧。”陈实说完转身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石头哥,我觉得味道还挺好啊。”一名男生说道,三四个小时相处,一群人都非常的熟悉了。
陈实看着说话的小宝说道:“小宝,你们因为是第一次来这里,而且米其林的名头太大了,这就像你们和你们的女明星见面一样,都是带着崇拜和向往的心思去的。
米其林好不好?肯定好,无论服务还是环境和食材,是不是最好?肯定不是,你们看各种美食节目为何不去拍米其林而去拍一些中华美食,包括国外的节目也是,中华小当家那部动画你们有了解吧,一个东洋的漫画家跑来咱们这边溜达后回他们那边创作了。
这些人的经济实力基本全球都可以去品尝美食,为何都着重说我们的美食呢?其实很简单,样式多,有上万种食谱,而且工艺复杂,并且还有观赏性,主要咱们的创新也多,换着法子玩点新鲜的。
比如一条鱼,咱们可以蒸,可以煮,可以煎,可以炸,可以烤等,每一个系列还可以在细分,比如用什么食材搭配,用什么火候。
你再去看看国外的,要么生吃,要么直接烤或者炸,但基本都是单一的去做一条鱼,而且吃的也就一条鱼,没啥其他的配料。
后来他们才学了咱们给食物加配料,比如老干妈之所以在国外大火,就是因为老外之前根本没想到辣椒酱是这样的,可以有油,有豆豉,有花生米等,而且口感不事很辣,还能搭配任何东西吃,后来各种辣椒酱都在国外有了市场。
包括麦当劳肯德基在国内的一些专门国内才有的食物,现在反过来在国外卖很好了,懂了吧,你们不觉得中餐如何,因为你们天天吃,而且还没吃过大师傅做的中餐,下次带你们去吃一次真正的特级厨师做的,把一颗萝卜雕刻成凤凰晶莹剔透的刀法,就是其他人学不来的。
不只好吃,而且好看,现在比尔盖茨基本天天都吃中餐,她还在研究中餐的餐谱,想要开个中餐连锁,但中餐连锁很难开,因为一个火字,要控制火候,完全看厨师的手艺。”
个头不高小圆脸的小宝说道:“真的假的啊?我想去吃,我还没吃过佛跳墙之类的。”
“你想的太多了,别想了,回去吧,要不然宿舍楼关门了。”李星辰说道。
陈实和他们告辞,看着手机的显示屏,是戴眼镜男生发给陈实的内容,关于李星辰的,他和李星辰属于一个城市的,而且中学还在一个学校。
陈实看着屏幕上的内容,非常的长,这是一下午断断续续编写发给陈实的,陈实也算对这个李星辰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了。
李星辰,杭市人,从小他就是大家的焦点,而且很小就是童星了,当时在杭市还很出名呢,代言过很多产品,经常上电视台。
这是重点,陈实记下来了,很重要的资料信息。
这些资料都断断续续的,因为在深度的家庭关系等,外人肯定查不出来的啊,有一点可以肯定,李星辰没啥黑历史,情感都没有,因为上学的时候,到了青春期,很多女孩子追李星辰,但他爸妈管得很严,而且有几个女生还为了李星辰发生矛盾。
后来就没女生和他走近了,都害怕招惹是非,李星辰居然从未谈过恋爱,因为每次只要和哪个女生走进,就有其他女生干预,他爸妈还会找到学校告诉老师。
陈实看完这些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不谈恋爱?有点扯了,关键戴眼镜男生知道的李星辰的过去都是他可以让人知道的。
陈实看了下李星辰的家庭地址和从小的成长环境,准备去好好的查一查,总感觉这小子有点故事。
找了杭市那边的一家大的中介公司,发了李星辰的资料给他们的老板,中介打听人的速度超出你的想象,这个老板的中介公司在杭市有二百多家连锁,别惊讶,一个连锁的中介公司在一个三线城市有一百多家都不稀奇。
主要一家门面房守住一个小区,方便买房,一个小区附近一年有三四十个单子,他们就赚大了,还有就是不让其他的中介公司在当地做起来,最好的房源都在他们的手上。
现在新小区一个小区都有几千户,小区附近的小区也有几千户,所以中介公司开的也多,一年有个百八十单交易一点也不稀奇,而且还负责租房。
这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两天后陈实就得到了一份很多人不知道的资料了,一名中介的员工和李星辰家以前是邻居,还有一名员工和李星辰家有点亲戚关系,这都是老板旁敲测听打听到的。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陈实再次和李星辰见面了,而且是单独的聊天。
“我能帮你解决你家里的问题。”陈实开门见山的说道。
李星辰突然起身怒瞪陈实说道:“你想干嘛?”
“别激动,我只是见到了就想帮一下,我不会勉强你,更不会用这个来让你加入我的公司,我只是单独的想帮帮你,或许这就是缘分?虽然我不信,但我想帮你。”
“不需要!”李星辰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你妹妹呢?”陈实说道。
李星辰突然不说话了,坐了下来,然后看着陈实说道:“你调差的很详细啊。”
“不算详细,相信我,我不在乎你的价值,因为有你没你,我都无所谓,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心里有个疙瘩,不知道还好,知道了,我就必须管了,也别把我想的和你印象里的一样,怎么说呢,你把我想成影视剧那种无所不能的男主就可以了。”
李星辰~“歪嘴龙王?回归的兵王?赘婿?废柴崛起?”
陈实(⊙o⊙)…
“正能量的,有能力的。”现在那些网文,陈实也知道,有点太特么不切实际了,都市文的男主整的跟个超级赛亚人一样,太特么超现实了,谁得罪就灭谁的那种,真的觉得那些书里的配角太不容易了,多看了一眼男主都万劫不复。
李星辰看着陈实,然后躺在椅子上说道:“我不相信好人了。”
“我也没说我是好人啊,我只是想要帮你,然后让我心里舒心,准确说我为了我自己舒心,所以你别想那么多,说吧,咱们好好聊来哦,放心没录音,没其他人干扰。”陈实和李星辰此时此刻坐在上次在魔都刚买的顶楼,李星辰一直在看着窗外,其实来到这里他就知道陈实不简单了,是他从未遇到过的大人物。
“我的故事你可能也知道了,我爸妈,一个好吃懒做,一个嗜赌成性,我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为人父母的,记得五六岁那年,我在街上玩,就是被你这种星探发掘的,对方说给我拍一张照片给我五百,给他家童装代言。
我爸妈听到后乐坏了,一张照片,五百元啊,他们两个一直问我爷爷奶奶要钱,基本啥事不干,也不上班,爷爷奶奶给买的房子从150平方,变成了60平方。
当时我记得,我拍了二十多张我闹这情绪不拍,被人来回摆布,做头像,换衣服,化妆,结果我的爸妈,每人在我脸上留了一个掌印,让我拍,好好拍。
那一刻,我是恐惧的,到现在还恐惧。
一天他们赚了一万,他们好像发现了商机,居然主动去帮我联系商业合作,让我给各个品牌当代言人,然后花了好多钱给我去学习上补习班,不是为了我学习好,因为他们让我代言了一个学习用具的代言人,还有一个杂牌的学习机厂家。
厂家和我爸妈签了五年合约,一年给二十万,我必须学习成绩好,如果我小升初考取优异成绩,继续续约并且加大代言费。
我上的补习班,居然还让我拍宣传照,免学费,紧接着,我又参与了一些影视剧的拍摄,一直到我小学毕业,考上了全校第九名,然后成功和很多培训机构继续合作代言。
初中的时候,他们害怕我和女孩子有接触,严防死守,把我看的死死的,因为他们和一家影视公司签了五年合约,人家给了他们三百万。
五年时间我不能有任何绯闻和丑闻,也就是初中的第一年,我的妹妹出生了,我妹妹很好,我很爱她,中考我考了全校第五年,你不知道,我当时多累,除了学习补习,还要去拍摄节目,我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
这样的状态持续到了我合约结束,我年纪大了,会反抗了,可他们又和我各种卖惨,说妹妹需要花很多钱,我知道我这些年赚的钱足够我们一家人生活了,没有一千万也有七八百万了,五年的合约我拍了各种剧,参加各种商演,但就是不火,这或许是一种幸运吧,合约到期那年我上了高三。
我私下底也攒了几万元,平常的钱全部被他们拿去了,我当时直接搬出去,自己找了个全寄宿学校专攻高三,我想要离开他们,并且我自己报警了,我不想被打扰,不想接受任何商业合作。
之后我就来到了帝都,在这边上了两年学,我骗他们说我在另一个城市上课,并且让老师帮我保密,而且自己去了警局备案,说自己主动选择不和父母联系,他们到处找人打听我,如果我现在和你签约了,他们就又能找到我了,我害怕他们,我不想见到他们。
可是~没想到,他们又让妹妹走我的老路了,我看到了妹妹拍摄的童装广告,也看到了妹妹在一个当地的节目上露脸了,妹妹今年八岁了,可我没法保护她,没法······”
李星辰坐在那里哭泣道,陈实递给了他一张纸,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确实不是所有父母都是合格的,很多人还是保持了野兽的习性,自私自利,六亲不认。
“首先你要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要不然你无法去给你妹妹更好的,其次,我帮你搜集到了一切能帮助你妹妹的抚养权归你的证据,比如你妹妹不想接受一些商业演出等工作,是你父母逼迫去做这些的。
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律师团帮你打官司,一般你这种情况,哥哥没法有妹妹的抚养权,但只要有证据证明你说的那种情况,就可以终结你爸妈的抚养权。
但前提你要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和环境支撑,要不然很难,我查了,你妹妹学习成绩一般,但你爸妈现在走的是和你一样的路线,但不适合你妹妹,她现在好像有社恐,不喜欢和人说话,之前好像不这样。”
“都是他们害的,那两个人不配为人父母,不配!”李星辰怒吼道。
“那你呢?你能照顾好你妹妹吗?”陈实问道。
“你和我签约给我多少钱?”李星辰直截了当的说道,他也不傻,知道陈实到底为了什么。
“先不谈钱,谈谈我的诚意吧,抚养权我帮你争取到,帝都一所比较好的私立高中,一年学费四十万,轻松教学,这样的或许更适合你妹妹,你有个表姐对你不错吧,还和你有联系,当时是她帮你打掩护转学的吧,别紧张,我只是查了下,你表姐还没结婚,而且也在帝都,你来这边主要是为了你表姐在这边,她现在就在这家私立学校当老师对吧。
每月额外支付你表姐两万生活费,让她帮忙照顾你妹妹,住房我提供,四室两厅,一个你不同意,没人可以随便进入到小区的高档小区,距离学校很近,学校也有住宿,如果你妹妹喜欢可以住校,我把住宿费也缴纳了。
我一次性支付你妹妹到中学的费用,房子和你签个二十年免费住的合同,水电费等等费用都给你支付,你拎包即住,你的后顾之忧我帮你解决了。
至于你,十年合约,一千万费用直接给你,后期看你的影响力,每月另付你五万保底工资,这个不在一千万合同里,如果你的影响力高,每年可以帮助公司营收破千万,给你百分之五的分红,当然是纯收入,要除去成本的。
和我们签约后,你不用考虑过多的商演,我们会为你定制一个实力派路线,剧本什么的还有歌曲都给你精挑细选,如果今年没有合适的,那就休息一年,我知道你有表演经验和音乐基础,福兮祸兮,祸兮福兮,要不是你爸妈,或许你也不会有这么多技能吧。
总之你和我签约,我给你最好的,合约你制定,我在复查,如果有争议的先闲置,一直协调到双方满意为止,至于你想做学术,我不打扰,我说了,我不会给你太多工作的,而且尽量给你安排到寒暑假,我要你出精品而不是走流量。”
李星辰看着陈实说道:“你那么看好我?或许我让你赔本呢。”
“我看人一向很准,赔本留赔本,我不在乎那些,你现在坐的沙发就百万,明白了吗?你觉得很多的钱,我可能留几套家具,所以别担心我说的话做不到。
至于你担忧的,这个别怕,只要他们不来招惹你,如果来,我就有法子对付他们,必要时候,你需要出来控诉下他们,至于你妹妹,你别担心,过来之后,你就可以给她取一个新名字,而且你妹妹上的那所学校,基本不会有人关注八卦什么的,你自己也知道那所学校吧,毕竟你表姐在那边,如果你还担心,我给你在国外找一所小学。”
李星辰都没法拒绝陈实,因为在自己妹妹身上花的钱就几千万了,自己签约的合同一千万,还有保底工资,这份合同如果估值要在四五千万了。
“你真能说道做到?”李星辰问道。
“你觉得我有和你玩心计的必要?先到这,想好给我回话,如果你不想签约,我也会帮你妹妹争取抚养权的,我会借给你五百万,十年后还给我,后面的事你自己处理。”
陈实起身离开,巨星,对,就是巨星,陈实看到李星辰第一眼就有一种巨星的气质,陈实也看过不少艺人,但像他这样的很少,他与生俱来就是那种巨星的气场,很像梅姐和哥哥那种气场,所以陈实才会那么上心。
“你等等,我想见见我妹妹,能带我去见见吗?不让他们知道。”李星辰说道。

604qo優秀都市言情 我有幾百斤房產證笔趣-第四百二十六章 測骨齡展示-ivt3c

我有幾百斤房產證
小說推薦我有幾百斤房產證
陈实走下楼,看了一下,秦明月和张伟霆坐在一起,秦明月左手边是张伟霆,右手边是威廉,威廉的左手边坐着欧阳珍珍。
古灵灵坐在他们对面,有意思的来了,威廉坐在古灵灵对面和她聊着天,时不时还和左右两边的女生聊着天。
这是高手啊,一个人可以同时和三个女生聊着天,张伟霆不停给秦明月夹菜,陈实拿了一双公筷给他们说道:“夹菜用公筷吧。”
此话一出头,张伟霆才发现为何秦明月不吃自己夹的东西了,这也是很多人最容易忽略的一点,比如你夹菜给人家,看似你一番热情,可人家很尴尬啊,谁想吃你的口水啊,所以一般都要准备一双公筷,这样你夹菜给人家,人家也好下口。
张伟霆这一点已经证明这哥们是个伪富二代了,这点基础他都不懂,什么时候可以让人吃你口水?最熟悉的人啊,比如亲人,恋人,至交,总之第一次见面夹菜给人,非常的尴尬,你让人家尴尬,尴尬到必须硬着头皮吃下你的口水,或者撒谎说不饿,或者身体不舒服离开饭桌,避免吃下你的口水。
张伟霆脸色铁青的将秦明月面前的餐盘放到自己的面前,又起身去拿了一个过来,用公筷给她夹菜,顺嘴问了句:“陈实,你是本地人吗?是因为限制,才没买车的吗?个人建议你还是买一辆车方便。”
陈实内心呵呵哒,然后看了一眼威廉,威廉看着陈实问道:“陈实哥你对哪位女生有好感啊。”
陈实突然眼神一冷,这个小子坏得很啊,给自己挖坑啊,说哪个都会得罪另外两个,陈实看了一眼他说道:“我这人慢热,如果说有好感的话,我对你很有好感和佩服啊,我觉得你很厉害,可以和每位女生都能打成一片,我喜欢你这样的性格,我也想成为你这样的人,可我估计这辈子做不到了,我愚笨,就跟靖哥哥一样,不像你,有韦爵爷的能力。”
威廉有点莫名其妙了,因为他确实没有看过金老爷子的作品,他从小接触的就是西式教育,接触的圈子和文化基本都和在座的不一样。
威廉歪着头问道:“什么意思?”
在场众人也不好给他解释,陈实说他是个花心大萝卜啊,张伟霆也不想说,因为这个威廉确实让他讨厌。
“他夸你足智多谋,说话风趣,和大家都能好好相处,还夸你女生缘好,能听懂吗?就是你异性缘好,受女孩子欢迎。”古灵灵说道。
陈实看了一眼古灵灵,这个解释真好,大家都不尴尬,还能让对面的威廉高兴。
“也不是啊,威廉可能比较喜欢交朋友吧,毕竟我认识的很多国外朋友都很喜欢交朋友。”秦明月说道。
此话一出,陈实脸色又是一惊,好多国外朋友?很开放的那种吗?
“你这衣服很好看,是今年主打款吧。”古灵灵看向陈实问道。
“嗯,不清楚,朋友送的,穿着确实很舒服。”陈实看着古灵灵,这个姐妹真会帮自己植入广告啊。
“今年主打款?就这样?我觉得黑白灰是永远的流行色,而西装是永久的当季主打。”张伟霆脸上一副就这的表情说道。
“是啊,今年主打款就这样的啊,而且设计界的最大咖级别的刘慧的作品,今天我看了巴黎时装周无意中刚看到的,咱们国内的一个品牌,就是最近非常火的那头猪的品牌,这个应该还没上市吧,你这算是第一手的啊,还有其他的吗?我想看看,这是他们家这个品牌主打的中高端款,我想看看材质。”
古灵灵的一句话,瞬间让饭桌的气氛变得不那么的美妙了,另外两名女生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陈实,还未上市的衣服,他可以随意穿,而且就今天发布,还是世界顶级设计师设计的衣服,这个才是重点。
“没啥啊,你要看,一会我带你去看,这衣服穿的很舒服,而且质量也不错,大家吃饭吧,我们尝一尝张伟霆的红酒,大家举杯喝一杯。”陈实点到即止,谁不知道这群人都是干嘛的,各个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这个古灵灵有意思,这个时候说这个话题,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呢?
大家举起酒杯,然后陈实和古灵灵相视一笑,古灵灵的眼睛一直在陈实的手表上看,这手表就是舅公给自己的那一块,看起来平平无奇,不是什么名表,但它的价值在表盘里的那个数字和定制的logo,这才是重点。
“你们说这手机屏幕那么容易碎,贴了钢化膜感觉不舒服,为何不给手机加个盖呢?翻盖那样的多方便啊,而且手机电池,为什么不可以自己取下来,单独找一个东西给这个电池充电,这多方便啊。”欧阳珍珍拿着手机吐槽道。
陈实瞬间感觉不好了,他看着欧阳珍珍问道:“你多大?”
“问这个干嘛?难道你不是00后啊。”欧阳珍珍说道。
陈实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像在坐的都是00前后,而且居然没人惊讶欧阳珍珍说的话,翻盖手机,可拆卸电池,还有个叫万能充的,不知道她知不知道,之所以不用翻盖,因为现在手机都是多点触控全屏感应,屏幕可以指纹解锁,可以多点感应震动,至于电池不可拆卸是为了最好的防水和进灰尘。
不得不说年龄的代沟还是有的,陈实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然后威廉说道:“我们猜猜各自的年龄吧,职业大家也都知道,猜职业没意思,不如猜年龄吧。”
陈实一听,靠!这小子又来了,陈实起身说道:“那就来点彩头,谁要猜中的最多,谁可以一星期不参与家务,任何的家务怎么样?”
“可以啊,这个好玩。”秦明月看着陈实说道,眼神和之前的略有不同。
陈实很自然的走向了沙发,吃了三只螃蟹,味道不错,气的张伟霆想要多吃一只都不敢,因为几个女生艺人吃了两只,威廉说吃螃蟹过敏,张伟霆自己只吃了一只。
刷碗的工作留给了张伟霆和秦明月他们,陈实吃饱喝足坐在沙发上,其他人陆陆续U型坐到沙发上开始猜年龄。
陈实看了下所有人说道:“谁先来?”
“你先来吧,我也想看看你怎么猜的。”张伟霆说道。
“不好吧,我要先来,你们就没得玩了,我祖传测骨龄的,我要都测出来了,你们就没法玩了啊。”陈实嘚瑟的说道,废话,他都有所有人的资料了。
“那我们把写在纸上,都不看,然后最后公布答案,看谁猜得对。”古灵灵说道。
“那可以,不过,我的方式有点特别,我需要号脉。”陈实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让大家来了兴趣,古灵灵伸出手说道:“来吧,展示。”
陈实拿起一个垫子,让古灵灵将手放在上面,然后装模作样的闭上眼号脉,皮肤细滑有弹性,其他的一概测不出,睁开眼,在纸上写了古灵灵的年纪,然后盖上不让人看到,下一个测威廉的,陈实放上去几秒后就拿开了,特么的一个男生怎么那么细皮嫩肉的。
张伟霆看着陈实,再次恨的牙痒痒,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方法呢?自己可以说自己擅长拥抱测骨龄吗?
陈实测试张伟霆,突然用手指按了下说道:“你该调理下肾,可以喝点补肾气的,家中常备六味地黄丸,对你有好处。”
“你别神叨叨的,我不需要那个。”张伟霆反驳道,居然被陈实说中了,他一天三次都吃六味地黄丸。
“你还会看病?那你帮我看看吧。”欧阳珍珍将手放上去说道。
“略懂,我给你看看。”陈实两只手握住欧阳珍珍的手,一只手抓住她的手,一只手给她号脉,别说,这手一看就是乐器玩的不咋样,都没啥茧子。
“你是不是每个月时间都不一样,有时候两个月来一次?”
“嗯嗯。”欧阳珍珍点头,陈实说的什么大家都知道。
“你眼睛干涩,时常会有眩晕,而且腿脚容易酸麻,肠胃不好,大便不成团,肠胃不好。”
“我去!你神了啊,你是中医世界啊?”欧阳珍珍惊讶道,真的好准啊。
“家里长辈有人从事过这方面。”陈实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靠!你个夜猫子,我要猜不准这个才奇了怪,想想都知道啊,作息混乱,饮食不规律,一般作息混乱说的不是上夜班那种,上夜班的其实也是规律的,因为作息和饮食规律,而这种的作息混乱的意思是玩手机,抽烟喝酒出去混,就是玩到困了睡觉,睡到自然醒,然后吃饭,一天可能二顿饭也可能一顿,就是饿了吃饭。
这样会造成贫血,头昏眼花,缺钙,手脚麻痹,肠胃不调,时常拉肚子,这都是基本常识,这样的人,你一算一个准。
秦明月突然脸色有点变换,她好像害怕陈实给她号脉,陈实也没说话,直接给她号卖了,陈实这次没闭上眼睛而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秦明月,其实陈实听到她有很多国外朋友就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了,估计黑色的莲花带有剧毒了。
越是表面看起来纯白无瑕的莲花,可能内在越黑且有毒。
陈实看的秦明月有点哆嗦,陈实开口说道:“多喝水,人常喝水对身体好。”
“喝水有啥好处啊?”欧阳珍珍好奇道。
“多喝水可以排毒养颜,我也爱喝水。”陈实这句话让秦明月脸色突然变得不自然了。
“好了,大家有什么都可以展示,如果没有我们就盲猜吧。”古灵灵说道。
陈实没说话,写下了所有人的名字,但他知道自己给秦明月号脉的时候,她的脉搏跳的最厉害,这个女子不简单啊。
所有人都写完答案,然后将写好的纸放到了桌子上盖住。
大家各自报年纪,结果可想而知,陈实在年级上力压所有人,古灵灵才二十三,张伟霆也二十三,威廉二十,秦明月二十二,欧阳珍珍十九,她年纪最小了。
大家基本都是00前后,大家各自打开,其实猜年纪并不难,但猜错的就是一二岁,好几个都猜中三个人的年纪,陈实全对,其实陈实知道这里肯定有人瞒报年纪了,比如那个威廉,他的资料上就备注了实际年龄二十四,这家伙就是看着年轻,但年纪不小了,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心机和稳重。
“好了,未来一周我不用做家务了。”陈实假装松了口气说道,我就按照你给节目组年纪猜,你知道我猜错了,你也没法子反驳我。
威廉看着陈实说道:“你猜的真准啊。”他的眼神里是嘲笑和不屑。
“也不能说准,我就猜个七七八八吧,还要看你们的心态,综合下,其实有的人年纪不小了,但心态年轻,然后骨龄也会比同年纪的年轻,没想到都猜对了,我以为会有一两个错误呢。”陈实的话让威廉突然哑口无言,甚至怕陈实多说了,这家伙难道真的那么神?
“你们听说过吧,据说十二点以后对着镜子削苹果有灵异事件,不如我们今晚试试看?反正人多,也没啥。”欧阳珍珍说道。
求他人笑呵呵的看着她,秦明月说道:“我得早睡,明天还要工作呢。”
陈实看着小丫头说道:“有些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但不信不代表不敬,直白点说,你今晚这么做了,未来你只要遇到不顺心和坏事都会联想到你今晚对着镜子削苹果这件事,然后就会被思维带到另一个领域了,最后就神神叨叨了,洗洗睡吧。”
“我进你房间能看下你的衣服吗?就是新款这些。”古灵灵说道。
“可以啊。”陈实和古灵灵上楼了,欧阳珍珍也起身跟了上去,谁说年纪小就没心机的?每个人经历不同,有的人十九岁比二十九岁还要成熟有城府。
陈实和古灵灵上楼梯的时候,古灵灵突然在陈实耳边小声说道:‘这个声音你说能录进去吗?’
声音非常的小,不仔细听都听不到,陈实看了一眼古灵灵小声的说道:“不清楚,你的遥控器我给你捡起来了,放心,没人会知道的。”
两人相视一笑,聪明人聊天最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