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寓意深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七百九十六章 坐得夠久了熱推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老板,来一个手抓饼,两串烤肉……五串这个烤脆骨,五串这个烤肉……” “……哦哦……成,成……你稍等,稍等啊……” 推着轮椅,那年轻人挪着颤抖着的脚,一点点沿着路,往前挪着, 又再摔倒了几次,或是脚上绊了下,或是脚下一软,或是推着的轮椅走得太快,被带着再摔倒。 又再撑着,抓着轮椅,从地上再爬起来,年轻人腿上愈加发颤着,踉跄蹒跚着,走到了隔着最近的个摊位前, 身上沾着些泥灰,脸上头发上同样带着些灰,额头上的汗水裹着脸上的灰,往下滴落着,踩在地上的两只腿,不停打着颤,撑着轮椅扶手,年轻人再直起了身,抬起了头, 站在摊位前,脸上笑着,对着摊位后的摊主出声说道。 忙活着的摊主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年轻人的模样,不禁愣了下,又再赶紧应着。 “……小伙子,你先坐会儿吧,还再要会儿才能做好。” 捡过摆在摊上的些菜,一边忙活着,摊主一边再抬起头,看了看这年轻人。 虽然这年轻人身前就有个轮椅,但摊主还是从旁边扯过了张凳子,摆在了这年轻人旁边,出声说道。 “……不用了。坐得够久了,我站站,站站就好。” 年轻人一只手撑着轮椅边,一只手擦着额头上的汗,笑着,出声应道, “多少钱?” “三十二块五……” …… “……给……” “……谢谢。” 手里提着装着些小吃的袋子,推着轮椅,年轻人脚下蹒跚着,腿颤抖着, 就像是其梦里那个小孩一样,不时踉跄着,却笑着,往前一步步走着。 …… 从不远处的小吃摊,再走到摊位前, 年轻人脚下踉跄着,花费了不少时间。 再合上手里摊开的书,廉歌转过视线,静静看着那年轻人就渐走近,脚下步伐渐闻。 …… “……师傅,谢谢,谢谢您,师傅……” “……刚才忘记问师傅你吃点什么,就一样给师傅您买了点……希望师傅您别嫌弃。” 再走回到了廉歌身前,摊位前,年轻人慢慢着挪着脚,再转过身,感激着朝着廉歌说着,将手里提着,装着些小吃的袋子递了过来, “谢谢,谢谢师傅您。” 再感激着,年轻人出声说着。 伸出手,廉歌将装着些小吃的袋子接了过来,看了眼这年轻人,摇了摇头, 再转过视线,廉歌看向摊位前,不时走过些行人的街道, “你想问的已经问过了,报酬我也拿了。” “你该回去了。” 再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这年轻人,语气平静着,再出声说了句, “还有人在屋里等着你。” 再说了句,廉歌没再多说什么,收回了目光。 “……谢谢,谢谢师傅……” 年轻人闻声,顿了顿动作,转回头,再朝着远处望了望, 回过头,再朝着廉歌感激着出声说道。 没再转过头,也没再同这年轻人再多说什么,廉歌解开了那装着些小吃的袋子。 “……谢谢……谢谢……” 年轻人见状,朝着廉歌再躬下去些身,感激着冲着廉歌再道着谢, “……那师傅,我就先走了……谢谢……” 再出声说了句,年轻人再撑着轮椅,一点点转过了身, 推着轮椅,脚下颤抖着,一点点挪着脚,沿着路往远处走去。 …… 一点点挪着,推着轮椅,年轻人走出了摊位前的范围, 街道上不时走过的些行人再注意到了年轻人,有些小心着,朝着旁边让开着, “……过来点,别挡着别人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七百八十章 考覈:債閲讀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村子里每个人都梦着的都差不多,都梦到是那老人来讨债。” “……开始村子里人说起来,察觉村子里都在做这梦的时候,觉得不对劲,村子里还想着,是不是村子里招惹上什么了,还欠了别人什么。” 夜幕接替着傍晚天色,漆黑的夜色在村子里弥漫着, 借着在院子里燃着堆篝火火光,这村子里同廉歌讲着, “……可是想来想去,找来找去,也想不起来有什么,像是村子里也没欠过谁债……我们这村子里就在山里,平日里也忌讳这些东西,也不会去拿什么外边人的东西……实在是想不明白……可一到晚上,村子里就是不停着做这梦。” 老人眉头紧皱着,抬着头,望着渐深的夜色,似乎有些想不通, 农门弃妇:带着萌娃好种田 阿茹 “……你说我们村子里这年年风调雨顺,无病无灾的,怎么这时候,突然就出了这么档子事,来了个讨债的……” “……开始的时候,一连着好几个晚上做这梦,村子里人都有些烦了,想着再做梦,梦的时候,就不去给那老人开门,看是不是就不会再梦到了……但是在梦里的时候,也想不起来啊,还是每晚上,梦到有人敲门,就去开门,一开门,就看到那老人来讨债……” “……前些时候,村子里实在是没法子,也是想不明白。就去镇上的道观里请了位道长回来……那道长就讲,说是我们祖宗在底下,我们没好好祭祀,许久没祭拜过了,这才找上了门,挨个挨来屋里敲门。” “……那会儿,村里人也有不少这么想的……老头还是有些想不明白,按说,每年清明的时候,过年的时候,村子里都有祭祀,怎么就……不过那会儿也是没法子了,就依着那道长的话,做了场法事,给祖宗通明通明了下,再好好祭祀了场……想着这下该好了,结果还是不成……那梦还是接连的做……” “……这几天,又接连请了几位道长,师傅,给得说法,要不就是那位道长一样,要不就是有些别得说法,可是,都不怎么顶用……” “……大师,劳烦你帮忙瞧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老人说着话,再望向了廉歌。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除了做梦还有别得事情吗?” 廉歌看了眼老人和围在院子里的这村里人,出声说了句。 “那倒是没有,就是反反复复做这怪梦……只是这一到晚上……村子里有些个人想熬着不睡,都熬不住,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睡着了……” “……这会儿,天都黑了,再过会儿,就又该要做梦了……” 老人说着话,话音止住。 廉歌看了眼这村中老人,再转过视线, “你听村中老人如此讲,在此村中待到了深夜。” 系统提示音再响起。 四下景象变换着, 还是在院子里,夜幕中斜挂着的月亮变换着位置,弥漫着的夜色渐深。 夜色下,院子里烧着的篝火上火苗跳跃着,篝火中,响着些柴火的噼啪声。 院子边,院子里围着的村里人没少,反而越多,或站,或从自家搬了张凳子坐着。 转过视线,廉歌沿着院边的村道,看了眼村口外。 “……差不多到时候了,大师……就是差不多这时候,村子里人就有些熬不住了。” 旁边,村中老人对着廉歌出声说道,身子有些绷紧了,也朝着院子外望着。 没转过头,廉歌看着村子外, 视线内,一个杵着拐杖,头发,蓄着的胡须雪白,身影略显佝偻的身影,浑身穿着有些褴褛破旧的衣裳,一步步从村子外,夜色中,从村子口,往着村子里走来。 看了眼这杵着拐棍的老人,廉歌再微微仰头,看了眼老人的来路,老人背后,是那座村边稍高的山峰。 挪着脚,老人一步步走到了村子里,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郁雨竹 紧随着,院子边,围着的,或站或坐着的些人,都慢慢地,缓缓或躺,或靠,闭上了眼睛,睡着了过去, 杵着拐棍,走到院子边路上的老人抬起了头,朝着这边望过来,似乎看到了廉歌, 紧随着,加快了脚步,几步便走到了廉歌跟前,朝着廉歌躬身。 “……小神陈山山神,见过天师。” 将拐棍放到一旁,恭敬着,陈山山神同廉歌见礼道。 “客气了。” 廉歌站起了身,摇了摇头,出声说了句。 再转过视线,看了眼院子里,或躺或靠,已经睡着过去的这村子里人。 陈山山神紧跟着也转过身,循着廉歌目光看了过去, “……陈山村中之事确实是小神所为,叨扰到天师了,还望天师恕罪。” 明白过来,陈山山神朝着廉歌躬身再说道。 收回目光,看着这山神,廉歌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 而陈山山神再佝了佝身,继续出声说了下去,…

Read the full article

人氣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七百七十七章 考覈:攔路土匪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谢谢,谢谢大师救命之恩……” 横尸遍地,屋门前,地上侵染着血迹的村庄村子口, 妖物如烟尘般渐渐消散,转过头,望着那山野远处,兽头上的眼底,带着留恋。 再一阵山风拂过,妖物身躯彻底消散。 看着妖物消散,消失,躲在廉歌身后的那一家子走上前,先是感激着说着,再朝着廉歌跪了下来,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救命之恩……谢谢大师……” 感激着,这一家子朝着廉歌磕头,又再转回头,朝着横尸遍地,屋门前,村道上,到处染着血的村子里望了望, “……谢谢大师为我们村子里人报仇。” 眼眶红着,眼底带着泪水,孩子父亲再朝着廉歌磕头说道。 前妻别来无恙 醉心裳 廉歌摇了摇头,一抬手,将这一家子再虚扶了起来, “还请大师告诉名讳,我们一定给大师立长生牌位,日夜祷告供奉,谢大师救我们一家子的恩情。” 在廉歌虚抚下起身的这一家子中,孩子父亲再冲着廉歌感激着说道。 “不用了。” 摇了摇头,廉歌出声说道,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这随处染着血的村子里, 伸手一挥,地上,墙上,门上,路边杂草上侵染着的血迹,骨肉残渣褪去,尸体挪移着位置,汇聚到了村道旁,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你要是有心的话,就将村子里人尸体收殓了吧。” “……谢谢大师。” 这一家子再感激着朝着廉歌说道。 再收回了目光,廉歌没再多说什么。 再挪开了脚。 “……真人所言极是,我能杀人,人自然也能杀我。真人以人身斩我,我无话可说。那若有一日,真人若成神,是否不管,不该再斩杀人之妖。” 旁侧,化为妖魂,被鬼差擒住的妖物冲着廉歌再出声说道, 听着耳边妖物的话语声,廉歌没停顿下脚步,也没回过头,看着远处,再往前接着走去。 …… “……斩妖之后,你再继续往前。” 系统提示音再响起。 齐天封魔 生不逢辰 紧随着,随着廉歌一步步往前挪着脚, 身侧,再变换着万水千山, “……一路,翻山越水,路过无人荒野,穿过繁华闹市。” “……见过深山猎户,见过街巷乞丐。” “……尝过借宿人家一碗面,吃过山神土地招待的贡品。” 系统提示音响着, 一幕幕景象在四下变换。 深山,闹市,繁华,荒野。 “……一日,你路过一处山岭,沿山而行,遇一运货过路的商人,商人见你一人行在荒野,便邀你同行。” 廉歌再停下脚, 四下景象再变换。 身侧是山岭坡面,脚下是紧挨着山坡,盘绕在山腰,蜿蜒着向前的道路, 身前停着几辆马车,马车上运着些货物,捆扎着些货物的车板前侧,坐着些赶马,运货的人, 最前侧辆马车前,领头的个中年男人正朝着廉歌热情着招呼着, “……小哥,你这是往前面城里去啊,城里离这儿还远着呢,你走过去,恐怕还得要好几个时辰。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跟我们一块,也好有个照应。” “那谢谢了。” 看了眼这一行人,廉歌道了声谢。 “没事儿,没事儿……小哥你上来吧,坐这儿边。” 领头男人应着,再往着旁边让开了些位置。…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七百七十四章 考覈:人定勝天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站在这山峰巅,山崖前,廉歌听着耳边河水咆哮声,丛林里枝叶碰撞的窸窣声,虫鸣声,走兽踩到腐叶上发出的动静, 听着山崖上,山石坠落河流的声音,山风呼啸过崇山峻岭,沟壑山谷的声音。 看着这夜色下的丛林,山谷,河流,山峰,山岭,大地。 紧随着, 似乎眨眼间,丛林中捕食的走兽咬住了猎物的喉咙,侵蚀了的块山石再从摇摇欲坠掉落溪涧, 又一轮浩日再从远处天际钻出,往着地面挥洒下阳光,快速朝着当空变换着位置, 林间的雾气化为露水,再压弯了树叶,顺着枝叶,滴落在林下腐叶上, 窝里的飞鸟再从窝里跃出,或是腾飞起,越过山岭,往着河流去,或是在林间轻跃着,觅着食,发出着啼鸣。 林下,积蓄着的腐叶上,夜晚的捕食者褪去,白日的走兽再从各处钻出,咆哮着山岭。 走兽咆哮声中,河水呼啸声中,飞鸟啼鸣声中, 那又再攀升至当空的浩日,又再快速西斜,沉入了地平线。 …… 浩日一次次升起,又再一次次沉入地平线, 日月轮转,昼与夜不断交替, 似乎浩日明月下,过了漫长的时间。 丛林间,新发出芽的树苗长成了遮阴避日的苍虬老树,又再树干中空,枯死,枯死的树干上,又再发出新芽,新芽再化为老树, 从林下,枯枝腐叶不断积蓄,又不断腐烂,被走兽踩入泥土, 捕猎的野兽渐失去了尖牙,嗷嗷待哺的幼鸟从林间腾飞起,循着父母的方向,往着河流飞去, 冲撞着河岸,山峰,咆哮着的河流逼迫着河岸退让了开,渐变换着位置, 缓缓流动着的溪水被积蓄着的枯木,滑下的泥土拦住了去路,不得不改道,蜿蜒着跑绕在林间。 被风侵蚀的山峰,渐变边着模样, 游戏之游戏人生 或是跌落山脚的山石让峭壁上更加陡峭,或是一日间,轰然倒塌, 山谷化为了湖泊,湖泊又再因为河流的改道而重新干涸。 站在山巅,山崖前,廉歌看着眼前变幻着的一幕幕。 不知道什么时候, 在山岭脚下,出现了些身影。 身影渺小,从山巅俯瞰,似乎与林间的虫蚁没什么区别。 只是那些个身影的却在越来越多,足迹遍布的地方越来越广。 那是个部落。 部落里,聚集着些人, 在变幻着的日月下,昼夜轮转下, 人越来越多,山岭脚下,渐出现一座座人类建筑, 先是穿着些兽皮,再穿着些粗麻衣服的人,步伐从那山岭下,渐往着旁侧四下蔓延,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蔓延至山岭中,蔓延至山谷内。 異域 孤軍 又是一夜, 篝火被在那山岭下点亮,点点火光驱散着四下的黑暗,点缀着星空下的夜色。 篝火上的猎物被架起, 篝火旁,一道道身影围聚着。 又是一日, 一座座粗陋简单的房屋散落在山岭下,一些炊烟从那一座座屋子上升起, 扛着猎物的人从山岭下往下走,接回来人的人聚集在房屋前。 …… 日月依旧轮转着, 阳光下,月光下,火把火光下, 河道依旧变幻着位置,山峰依旧被山风剥去一块块岩石,…

Read the full article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七百五十六章 故人看書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廉歌,你说要不要等饭做好了,去叫二叔和太叔公过来吃饭啊。我们都在二叔家吃了好几顿了。” “好。不过等明天吧。” “……嗯?” “村子吃饭早一些,这时候应该已经吃过晚饭了。” “那好吧,那明天我们早点做饭。” 夕阳已经沉入地平线,只留下些余晖还残映着天边。 沿着路,廉歌和顾小影路过村子口,往着老宅的方向走着, 一路两人,随意说着些话,不时也遇到些或从村道上路过,或在院子边吃着晚饭的些村里人。 “……小歌,从外边回来啊?” “对。” “……小歌,吃饭了没啊,要不在屋里吃饭吧,饭刚好。” “不用了,谢谢了,已经买好菜了。” 宥轩丶我的幸福在哪里 浪子宥轩 “……小歌,跟女朋友上街来着啊?” 阵阵清风不时从村道上拂过,混杂着些沿途村里人的招呼声。 …… “……廉歌,一会儿你先帮我把菜择了吧,然后就是本大厨展现手艺的时候了。” “好。那等着尝顾大厨的手艺了。” 踩着村子里的道路,应着些路过村里人的搭话声, 再走了阵,老宅已经不远。 再应了顾小影一句,廉歌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老宅门口。 老宅门口,正站着一高一矮,两道身影, 高得牵着矮的,不时转过身,沿着路朝着村口望望, 矮的也不时垫着脚,朝着这边张望着, 似乎是在等人。 “……廉歌,家门口好像有人。” 顾小影也朝着老宅门口望了望,出声再说了句。 “走吧。” 转回视线,微微笑了笑,廉歌出声说了句,带着顾小影走了过去。 …… “……爸爸,你说大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再等等吧,应该就快了……” “……大哥哥!” 一个中年男人牵着个小女孩,在老宅门口站着,另只手里还提着些东西。 小女孩问了她爸爸一声,再转过头, 紧接着,看到了廉歌两人,小女孩有些惊喜着,拉着她父亲朝着廉歌两人这侧跑了过来, “廉大师……” 中年男人也看到了廉歌两人,跟着小女孩,迎了过来。 “小烟啊。” 看着那拉着中年男人跑过来的小女孩,廉歌笑着,应了声,再同中年男人点了点头。 在门口等着,迎过来的,正是新柳村的柳大任和他女儿柳烟,那个廉歌第一单生意遇上的,那失了魂的小女孩。 “……小烟,还记得姐姐吗?” “……记得呢,姐姐新年好。” 身侧,顾小影看着小女孩,笑着也招呼了声。 小女孩脆生生地说着,重重点了点头。 “……真乖。” 顾小影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发, 小女孩眯着眼睛笑着。 “……廉大师,听人讲您从外边游历回来了。我带小烟过来给您拜个年。”…

Read the full article

优美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七百一十章 新年禮物下分享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呼……呼……” 阵阵寒风卷着从夜幕飘落的雪,在连绵山岭间,铁路上呼啸着。 “……都加把劲……累了就在旁边休息下,轮换着来……” “……走了,走了,去隧道那头……” 一段段铁路上,一群群工人,军人,不断铲着,除着铁轨上影响通行的积雪,往前推进着。 其中段铁路,先前去接电话的中年人,脸上带着些笑容,小心着将手机重新放回到了里面衣裳的怀兜里,重新拿着铲子走回了一起的几人身旁。 “……老陈,没什么事情吧?” 旁边另个人转过头,望了望中年人,出声问了句。 “……没什么事儿,就是孩子半夜睡醒了,看我还没回去,想我了,让她妈妈给我打了个电话。” 中年人脸上带着笑容,哈着雾气,拿着铲子,再铲了铲子雪,应了声。 “……好了,这段雪也铲完了,我们过去隧道那边吧。” 旁边个那领头的人,再铲了铲子雪,来回看了看这段铁路,出声对着几人说了声,又再转过头,看向那中年人, “……老陈,这段铁路也除完雪了……再过会儿,马上就都腊三十了……再往前面去,指不定还有多长被雪给封了,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指不定,到明晚上,恐怕……老陈,你回去吧,回去陪嫂子,孩子过年……剩下的我去帮你说。” 望了望中年人,领头的人出声说道。 “……嘿,大家都没走呢,我一个人回去了像什么话。再说,指不定过了这隧道,山那边就不怎么下雪,路就直接通了呢。” “……陈哥,你回去吧,这大过年的,嫂子和孩子还在屋里等你回去过年呢,不像我,孤家寡人的,没媳妇没孩子的,在这儿过年都没问题,陈哥,你回去吧……” 旁边,年轻些那人笑着,对着中年人说着, “……放你他娘的屁,你孤家寡人,别人也是啊?老严可也有老婆孩子呢,老杨不也是一大家子在屋里等着……再说你没老婆孩子,你爸妈不也在屋里等你回去过年……” 中年人没好气地说道, “……我年轻人,不回去过年……” 那年轻些那人还想说些什么,说着说着又说不下去。 “……那都走吧,我们去隧道那边。快点走吧,铁路早恢复,别人好回家,我们也早回家……” 领头的人没再劝,说了句。 周围些人便紧跟着,再急匆匆着,朝着隧道这侧,山这边或走,或跑了过来。 …… “……都快点啊,除了雪,老子还赶着回去吃早饭呢……” “……老姜,你这做梦呢。” “……他娘的,还允许老子做梦了?” “……那你怎么不做梦下,赶回去吃今晚夜宵,晚饭呢。” 我注定与你擦肩而过 “……这做梦还是得现实点嘛。” “……哈哈……” 隧道这侧,隔着还有段距离的地府灵车上,看着那隧道里有些晃动着的微弱灯火,听着随着穿过隧道寒风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 廉歌微微笑了笑。 再看了眼那隧道里渐亮些的灯火,廉歌转过视线,微微仰头, 透过车门,再看了眼夜幕中,依旧落着的,不小的雪。 驱使着浑身法力,廉歌看着夜幕中落下的雪花,渐抬起了手, “……廉家第一百二十代传人,廉歌敕令!” “雪停!” 停顿了下,廉歌手一轻挥。 再放下手。 车外,夜幕下,从夜空中飘落的雪花渐小,寒风也渐微弱。 紧跟着,呼啸着的寒风化为带着些寒意的微风,飘落着的雪愈小,渐停下来。 看着雪停了的夜空,廉歌微微笑了笑, 再抬起手,看着从近前往远处延伸着的铁轨上,横着的,一道道在铁道上隆起,将铁路一次次拦腰截断的厚厚积雪。 再抬起手,驱使着浑身法力,廉歌朝着远处的方向手一轻挥。 紧跟着,从近前,一直到远处隧道口前,一处处别其他地方厚些,将铁路截断的积雪,朝着两侧不断让开,让出了一条条铁路线路,直到隧道口,那掩盖住些隧道口的积雪也朝着两侧让开,挥洒在了铁道两侧,近处到远处的地面上。 收回手,廉歌沿着这铁路,再往前望了眼, 铁路上,已经没了那一座座积着,隆起的厚厚层积雪,只剩下些对火车高铁影响不大的薄薄积雪,散落在轨枕,铁轨上。 鬼抬棺…

Read the full article

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七百零九章 新年禮物上分享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天师,已经抵达您说的地方了。” 穿过鬼门关,再掠过座城市,地府灵车在处荒郊野外停了下来。 坐在司机位的鬼差站起身,恭敬着,躬身朝廉歌说道。 斬 龍 小說 站起了身,点了点头,廉歌转过视线,透过敞开了的车门,看了眼车外。 车外,夜幕下,还落着不小的雪。 雪随着阵阵呼啸的寒风,往已经积着层雪的地面上再覆着一层层积雪。地府灵车就悬停在这积雪地面上。 雪中,近处,两侧是起伏的山峦,远处,是连绵着的山岭,座座山丘上,都覆盖着层雪色。 车门外,更近处,比旁侧地势稍高些,几条紧挨着的,被埋在积雪中,勉强还能看到些铁轨痕迹的铁路,从远处延伸到近前,再从两侧山峦间穿过,往着远处,穿过条贯穿了整座山岭的隧道,延伸出座横跨连绵山岭的高架桥。 或是隧道,或是高架,被雪掩埋了的铁路一直延伸到天际尽头。 这就是先前,那高铁站广播所说到因为暴雪被封的岭北铁路线路。 转过视线,廉歌顺着这条铁路往着远处看去。 铁路上,大多数地方都积着层,覆盖了轨枕,铁轨,只剩下少数些地方,还隐隐能看到些铁轨的痕迹,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不少地方,或是因为呼啸着的寒风,或是因为地势缘故,或是因为铁路两侧不远,积雪压塌了些不稳的山石,山石连带着积雪砸在了铁路上。 一处处积雪在铁道上隆起,将往远处延伸着的铁路,一次次拦腰截断。 看着积着雪的铁路,目光掠过铁路上一处处隆起的积雪,廉歌看了眼远处,贯穿了座山岭的铁路隧道。 隧道口,似乎是因为山岭上滑落下的些雪,堆积在铁路上,遮掩了小半隧道口。 透过还没被积雪遮掩住的隧道口,往着隧道里看去, 隧道里,透出些微弱的灯火,灯火晃动着,混杂着,似乎不止一盏。 看着雪夜中,这荒郊野岭,唯一有些光的地方,廉歌微微顿了顿目光。 一些混杂着的话语声随着阵阵穿过了那隧道的寒风,在廉歌耳边响起, “……都搞快点啊,前面指不定还有多少地方被雪了封了呢。” “……都快点啊……不过累了,就在旁边去休息会儿,别累出什么毛病来了……老陈,你就在边上休息会儿吧……” “……歇什么啊,赶紧接着往前面去吧,这么冷天,干点活还热乎点呢。” …… 隧道里,沿着铁路两侧,或是铁路部门的工人,或是穿着军装的军人,或是其他些临时来帮忙的人,熙熙攘攘着,一直从隧道里,绵延至隧道另一侧,再往着更远处铁路两侧绵延着。 已经进了隧道里的工人,军人,正哈着雾气,提着铁铲,拿着些喷火器,急匆匆着朝着隧道这侧走着,跑着。 隧道另一侧,铁路上,铲雪机缓缓朝前开着, 大唐天娇 一段段铁路上,一批批,一个个军人,工人,同时拿着铁铲,工具,除着铁轨上,厚厚的积雪, “……后面雪除完了的,就往隧道那头,最前面走……身上出汗了就停一下,别把衣服打湿了。衣服要是被汗水打湿了,赶紧跟领头的说,回去换……” 一个似乎领头的人再铲了铁轨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后,抬起头,冲着身边些正铲着雪的人喊着, “……放心吧,等衣服被汗打湿了,老子屁股往地上一坐,就要回去了,回去了老子就不过来,回家过年去了……” 旁边个人铲着雪,笑着,哈着雾气,大声应着。 “……那老徐,你现在才想起来这个可是亏了,这都除了这么长条路了。” 旁边又一个人,笑着,大声说着, 旁边,另外几个人,听着也是不禁大声笑着。 “……老杨,把你那喷火枪拿着我们跟前来喷喷,让我们也暖和下。” 又一个人,冲着旁边个背着喷火器的工人喊了声,笑着说道。 “……也不怕给你点着了,要不我朝着你身上喷喷……” 旁边拿背着喷火器的工人除外了身前的雪,朝着说话那人走进了些,除着其身前铁轨上的雪,笑着说道。 慶 瑜 年 “……来来来,你要是能把这衣服给点着了,我给你姓。” 有情人终成眷属? 那人抖落了下身上衣服上覆盖着的层积雪,笑着说道。…

Read the full article

人氣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六百九十八章 年前看書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去市区,六块钱,有没有去市区的,上车就走,还有位置呢……” “……诶,老陈,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好些时候都没见到你了吧……” “……这不在外边干活吗,得给孩子挣学费啊……前些天才回来……” 一辆有些老旧的公交车上,挎着挎包,站在司机位旁边的中年妇女从车窗边,探出身,朝着路边等着的行人,招呼着。 路边的行人,或是带着孩子的父母,或是背着背篓,提着肥料袋子的附近村里人, 几辆面包车,黑出租,也挤在这路口,招呼着来往的行人。 车上,乘客或站或坐,或是提着肥料袋子,袋子戳了些洞,装着些鸡鸭家禽,收着脚,将袋子放在自己脚下,或是背着背篓,将背篓放在身前。 或是拿着手机,闷着头,似乎同人聊着天,或是隔着几个座位,隔着个过道,招呼着相熟的人,各自说着话, 车厢里,鸡鸭家禽的叫声,混杂着些乘客的话语声,那车前妇女朝车外的招呼声,显得有些热闹。 又上来些乘客,公交车再摇摇晃晃着,沿着路,向前行驶, 带着些寒意的清风透过前侧车窗,不时拂进些, 车厢里,一众乘客各自说着话,话语声愈加嘈杂。 …… 终极外挂王 公交车上,车厢靠后,廉歌坐在个靠窗的位置, 摊开着《术》,随意翻看着,听着车厢里,在耳边响起着的话语声。 …… “……老徐,你这穿得这么崭新崭新的,是去走亲戚啊。” “……这不是孩子要从外边回来了吗,还说带了个女朋友回来,我去市里接接……” “……都找女朋友啊,什么时候办酒说一声啊,到时候我也来喝杯喜酒……” “……早着呢,还早着呢……你也是去市里。” “……这不是马上眼看就要过年了,去置办点年货,顺便买点香蜡纸钱,祭祭祖先……” 靠着车厢前,两个隔着过道的,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说着话,脸上挂着笑容。 红妆十里别暮衣 …… “……别把脸贴在车窗上,别冷着了……” “……嗯!” “妈妈,我想吃包子,就是那种很小的那种……” “……好,一会儿到街上了,妈给你买……我说让你吃早饭你都积极呢,等着吃包子呢……” 靠着车厢最前排,一个女人,抱着几岁的小孩,同小孩笑着说着。 …… “……老秦,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昨晚上刚回来,买到张晚上的票……” “……能回来就好……你这是去哪啊……” “……这不是要过年了吗……屋里老太太非让去大佛寺拜拜,求个来年吉利……” …… “……再带副春联啊?成……我知道了……猪头,猪尾,一条鱼,我都记得呢。” “……说是要过两天,看年前能不能回来……人还没回来呢,就先给我和他妈寄了两件衣服回来……就是身上这件……还成吧,屋里还有件灰色的,料子还好些,摸着光滑着勒……” “……这不是快过年了吗……屋里到处都得花钱啊,把这些鸡啊,鸭啊,拿到镇上去卖了些,正好屋里也吃不了那么多……今天啊,没喂那么多……他们两口子说今天也不回来……” “……听人讲了吗,孙家那大儿子,带了个儿子回来呢,说是过完年,就办酒席……嘿,我家那个……我家那个不管他,还年轻呢……你家孩子都三十了啊?那是该着急了……诶……我邻居家屋里的个婶婶,有个闺女,说是也是过年的时候要回来……那姑娘是长得真得水灵啊,我跟你讲……” “……我说我用不着过来的时候穿什么新衣裳,你说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讲究个什么啊……结果啊,他才隔了两天,就给我寄了好几件新衣服回来……你说,花着这么个钱做什么啊……” “……他吵着,闹着要冰糖葫芦呢,一会儿别给他忘了……” “……要到了啊?好,好,我这也快到了……” …… 一路,公交车摇摇晃晃着,沿着路,朝前行驶着。 廉歌随意着,翻看着手里的《术》,听着车上,或喜或愁的话语声, 车上,话语声混杂着,响着。 乘客或上或下,公交车走走停停。 车窗外,阵阵寒风渐带进些喧嚣声,车外,渐也热闹起来, 公交车摇摇晃晃着,驶进了又一座城市。…

Read the full article

7uudb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六百七十七章 冷鑒賞-6v22d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村长叔叔他们晚上的时候来过,几个阿姨帮奶奶穿好衣服,村长叔叔他们把奶奶从床上抬下来,抬到了堂屋里,就又走了。” 堂屋里,男孩站在桌旁,说着话,渐渐埋下了头, “……村长叔叔说让我去他们家待一晚上,等到第二天你们回来了,我再回来……我想跟奶奶在一块……村长叔叔就让我照顾好奶奶,让村里的一个阿姨留下来陪我……” “……我睡不着,那个阿姨太困了,就去睡觉了……” “……我一个人待在奶奶屋里……前一天晚上我跟奶奶一块睡得,她要给我讲故事,还没讲完呢……” “……屋里好黑,好像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想拿奶奶的手机给妈妈你们打电话……可是都那么晚了,我想着,你们应该已经睡着了吧。” 男孩说着话,仰起了头,冲着他父母笑着, 夫妇两人,眼眶愈红,男人浑身止不住颤抖着,女人哽咽着,又强忍着,抿着嘴,对着男孩笑着,听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就没给你们打电话……我就裹着被子,跑到了堂屋里,跑到了奶奶旁边,陪着奶奶……” “……小望,对不起……对不起,小望……妈妈对不起……” 神武杀 小幻公子 女人声音颤抖着,捏着筷子的手颤抖着,眼眶愈红着,止不住地说着, “……没事儿呢,是我对不起呢……” “……然后,我就在奶奶旁边睡了一晚上……陪在奶奶旁边,就不怎么害怕了呢,裹着被子,也一点都不冷……” 男孩接着说了下去。 女人浑身颤抖着,手里还捏着筷子,慌忙着转过身,擦了擦愈加红的眼眶,再转过了身, “……妈妈,对不起……” “……没有,小望没有对不起……小望没有对不起……是妈妈,是妈妈……” 男孩站在桌旁,抬起头望了望他母亲,又再缓缓低下头。 女人对着男孩说着,又有些哽咽着,浑身都颤抖着,说不下去, “……小望,先吃饭吧,先吃荷包蛋吧,我们不着急,我们慢慢说……” 又慌忙着擦了擦自己泛红的眼睛,女人慌忙着对着男孩说着。 “……我已经吃完了呢。” 天下 無雙 之 王妃 太 囂張 男孩抬起头,朝着自己母亲脆生生说道, 夫妇两人看着男孩碗里还完好的两个荷包蛋,先是动作僵了下,紧随着,眼眶一下红了起来, 女人慌乱着,拿着筷子,朝旁边别着头,遮掩着红了的眼眶,只是拿着筷子的手都在颤抖, “……小望……小望长大了啊,吃得比爸爸都多了,来,这个也给小望吃……” 男人眼眶愈加泛红,浑身都颤抖着,夹了个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再放进男孩的碗里,冲着男孩笑着说着, “……对,妈妈,妈妈碗里这个也给小望吃……小望多吃点……” 现代军阀 女人眼眶还红着,也跟着说着,拿着筷子夹着自己碗里的荷包蛋,只是刚夹起个,又滑落,重新落回了碗里,女人有些慌忙着,再将那个荷包蛋再夹了起来,夹到了男孩碗里,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爸爸妈妈,你们也吃啊……” 男孩脆生生应着,对着自己父母说着, “……好……好,妈妈也吃……爸爸也吃……” 女人应着话,有些慌忙着埋下了头,夹了筷子荷包蛋,咬了口。 男人眼眶红着,也夹着碗里的荷包蛋,吃了口。 重生在康熙初年 男孩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再朝着身前还升腾着些雾气,装着荷包蛋的碗里,低下些头。 未解密的诡异档案 要么要么 …… “……然后,然后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村长叔叔他们就又来了……村长叔叔问了我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然后他们就在堂屋里商量事情……”…

Read the full article

t4m35精彩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七十六章 荷包蛋閲讀-8x1zu

小說推薦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呼……” 带着些寒意的风在屋外呼啸着,不时微微晃动着虚掩着的堂屋门, 堂屋里,廉歌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家子,也没出声打扰。 那男人半蹲着搂着自己的妻子,虚搂着自己的孩子,眼眶愈加红着,望着自己怀里的妻子,孩子,浑身止不住颤抖着。 女人将自己孩子虚搂在怀里,额头虚贴着自己孩子的头发,眼底带着些泪水,有些哽咽着,又强忍着,没让眼泪落出来。 男孩在他母亲怀里,眯了眯眼睛,再重新睁了开, “……妈妈,爸爸……对不起……之前的时候,我把陶姨推倒了……我就是,就是不想让他们说你们坏……不过陈姨家的鸡真得不是我打死的……还有旁边杨姨家,我也没有去过……” 男孩说着,又再缓缓埋下了头, 女人闻声,止不住地哽咽着,头虚贴着自己孩子的头发,有些说不出话来, 男人眼眶愈红,看着自己孩子, “……爸爸知道,爸爸知道……是爸爸,是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小望……” “……爸爸妈妈,你们不用对不起呢……” 男孩抬起头,望着自己父亲,自己母亲,出声说着。 青春流火 “……妈妈知道,妈妈知道……知道小望是为了维护爸爸和妈妈呢……” 女人深吸了口气,对着男孩勉强露出些笑容说着,只是说着,又有些说不下去,眼底的眼泪积蓄着。 “……小望,小望……饿了吗……妈妈知道你,你……走的时候都没吃午饭……妈妈去给你做饭……给你煮荷包蛋……” 女人站起了身,眼眶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出声说道。 男孩抬起头,望了望他母亲,然后重重点了点头。 皇后千岁!千千岁! “……嗯。我想吃。” “……好,小望想吃,妈妈就去给你做,妈妈去给你做……” 女人说着,转过去身,擦了擦眼睛,再眼睛红着,对着男孩笑着出声说道。 “……妈妈,能让我看着你做饭吗。” “……好。” 女人说着,回头望着男孩,缓缓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男孩跟了上去,男人站起了身,站在了原地,望了望,又再转回了头,望向了堂屋这侧的廉歌, “……小伙子,谢谢。” 何以笙箫 感激着,男人朝着廉歌出声说道。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男人,微微摇了摇头,也没多说什么。 “小伙子……” 男人站在原地,又再沉默了会儿,有些犹豫着,望向廉歌, 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些什么,却又只是唤了声,没再接着说下去。 再看了眼这男人,廉歌转回了目光。 “到天黑之前。” “……谢谢。” 闻声,男人站在原地,又再沉默了会儿,再朝着廉歌说道, “……小伙子,还要再添点水吗,水壶里还有些热水。” “老哥不用招呼我,去陪着自己孩子吧。” 廉歌看着透过虚掩着的堂屋门,望着屋外,没转回头,语气平静着说了句。 男人闻声,再站了站, “……谢谢。” 再道了声谢,男人转过了身,朝着厨房里走了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 “……小望要吃几个荷包蛋啊。妈妈给你做。” “……就给我打两个吧,然后再给爸爸打三个,给妈妈打三个……” “……去年的时候,小望就能吃两个了,今年小望长大了,肯定能吃更多了,妈妈一会儿也给小望煮三个吧……” “……妈妈……”…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