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exnd5優秀都市小说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討論-第500章 斷橋神醫讀書-kksqp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小說推薦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随着青石液被不断稀释,药的效果也在持续下降,起初根治病症的目标逐渐成为稳住百姓病情,尽量吊住性命……
剧情里确实有洪水后,瘟疫肆虐的情节,但在白素贞和小青帮忙下,瘟疫很快就得到控制然后消失,杭州百姓该吃吃该喝喝该过节过节,各个笑逐颜开,哪里像眼前这副人间地狱一样的惨状。
龍珠演義 翼赤火
是瘟疫异化了,还是青石液的产出变少?
有钱人卧病在床痛苦不堪,用昂贵的药材勉强撑着一口气,求神拜佛祈求上天垂怜;没钱的穷苦人家更惨,稍微虚弱点的早已裹着破席子扔在路边,等待发臭。
肖止叹气,事到如今再怪异也得出手了!
病症剥离之手这个技能,早已融合进生死造化诀里,没有使用次数限制,但消耗的法力却不少。正所谓杀人容易,救人难,而且该技能无法用魔力催动,只有法力才能奏效……
他在西湖断桥上撑起一个摊位。
櫻桃之遠 張悅然
我的美女房東
事前瞧过这桥,不大,但坚固异常,哪怕灾民们在上面叠罗汉再齐步走也没事。
肖止再三思考,又在桥左侧设一个“进”的牌子,在右侧也设一个“出”的牌子,考虑到有很多人不识字,特别在“进”的牌子下画了个咳嗽往里走的小人模样,在“出”的牌子下,画了个健康人往外走的模样,避免病人们不分左右,两面夹击摊位造成混乱……
都市神化 殿騎墨柳
他这个摊位摆出来。
凉风飕飕,清冷无比,有几个面带病气的人走过,连看一眼都没看……
肖止明白是自己没吆喝,咳嗽清了清嗓子,还没喊,谁知那几个人走的更快,好似咳嗽唾沫去索命一样,场面有点尴尬。他大声道:“新铺开张,专治各种疑难杂症,十文钱,任何病症,一人只需十文钱!!!”
免费的东西最昂贵,只有明码标价才能叫人放心。
十文的定价,撇开富人来说,并不贵,相反还很合适,现在是宋朝,一文钱就能在街头买个热腾腾的大烧饼吃,十文钱能在小店吃碗带肉的面食!百姓们再穷家里多少会有些铜钱备着,就算种田,也得等庄稼秋收了才能吃不是。
没钱的,除了乞丐,都死差不多了……
当然了,价格并非不能商量,先洪水再瘟疫,百姓苦不堪言,实在拿不出十文,肖止可以酌情减少……甚至拿东西换都可以,但绝不能免费……
他在现实世界,看过太多因为免费引起的坏事,无论对商家还是对顾客。所以不想因为这种无聊的问题引起任何争执。
随着他的吆喝声几遍后,有个身穿长衫的瘦弱男人停下脚步,他面色蜡黄,有些站不稳,好似随意一阵风就能挂倒在地。瘦弱男人年龄在二八左右,他看一会摊位上的招牌,双手抱拳虚弱道:“请问,真的什么都能治吗?包括这瘟疫?”
冷风一来,他感觉喉咙极为不舒服,连忙用袖子掩住口鼻,站到下风处剧烈咳嗽起来,等好些了,才又回到摊位面前。
十六歲的青春 黃陸晰晴
这些小小的动作让肖止一愣,他浅浅一笑:“祖传治病秘术,立刻见效,不过身体本身的虚弱,还需自己慢慢调理……”
瘦弱男人是个书生,家乡出来就是为了赶考,路过杭州的时候,没想到遇上恐怖大洪水,有幸没死于洪水,却想不到染上瘟疫。
带出来的盘缠,在洪水里丢失一些,这几天买吃食又用掉一些,所剩无几,为了活下去,他打算用掉最后几枚铜钱,哪怕吃树皮草根也得熬过去。若是在这里死,家里的兄弟姐妹可怎么办……
樂園邊境
书生从潮湿的衣袋里摸出铜钱数了数,共有十一枚,全都递给肖止:“劳烦了。”
肖止拿出一枚要还他。
谁知书生抬手拒绝,苦笑道:“救命之恩大于天,先生真治好了瘟疫,这一枚小小的铜钱,算是小生一点小小的感恩。若是治不好,一枚铜钱也无甚用,也还是留给先生好了……”
他看出肖止不是大夫,至少跟寻常大夫都不同,搞不好是哪位能人异士发善心,在这断桥悬壶济世,所以才叫他先生……
肖止没有坚持还给他铜钱,拿出一个方形的竹筐侧放在桌子上,口子朝书生,再顺手揭掉底部,使两边互通,再用一块大黑布遮盖框子,说道:“请靠近竹筐,用黑布遮在身上些许。”
书生不明所以,但知道这是准备治疗了,再惨又能惨到哪里去呢?
鐵血霸神
他小心把黑布披在身上,身子靠在竹筐上:“是这样吗?”话音未落,瞳孔剧烈收缩起来,不疼,但很难受,似有一只手猛的扎入腹部在里面不停的掏呀掏,五脏六腑都在天翻地覆着。
是这先生的手,难怪要用竹筐和黑布遮挡……
书生痛苦无比,如此手段,该不会是妖怪趁着瘟疫出来掏人心肺吧,罢了罢了,命该如此,只是苦了家中老小,自己死后该如何见老祖宗呀。
不等他心中发表完临终遗言,只觉得那只手从腹部拉出,浑身一轻,惊得他连忙后退,在腹部乱摸,惊魂未定的发现,根本没有开膛破肚的样子,甚至衣服也没一丝破损……
豬惑天下:邪皇的傾城懶後
抬头,肖止微笑道:“体内病症已经祛除,在接下来七天里不会有再染瘟疫的风险……”
这,这就好了吗?
书生震惊万分,这效果,哪怕剑桥双花坊白府的药汤也得逊七分,药汤喝下去也要几天时间生效,这断桥先生的医术真是……真是难以想象。
他感觉身体有些乏力外,没有任何异样,要知道刚刚过来时,整个人头重脚轻,虚浮无力,身体发冷,额头发热,只想一头撞进西湖里淹死……
原本蜡黄的脸,顿时憋出一丝通红,他抱拳连连鞠了几下,羞愧难当:“先生真是神人也,医术高超,小生平生仅见。刚刚治病,小生受不了痛苦,心智混乱,竟然怀疑先生乃妖魔假扮高人掏食人心。”
我的狐仙老
这……这么实诚的吗,肖止又意外了一下,虽然有点好笑,但这书生给了他好感。1603449111

ers1o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線上看-第494章 法海的真身閲讀-4o849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小說推薦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法海皱眉,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法力,喝道:“旁门左道!”皂白僧衣猎猎作响,身体旋转落在山头上,拂尘搭在胳膊上:“若能就此醒悟,跟妖魔鬼怪划清界限,回头不难……”
肖止没说话,那老黄鼠狼已趴在地上磕起头:“圣僧饶命,我等小妖生来未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还请高抬贵手绕过性命吧!”
法海冷笑道:“妖就是妖,妖性难改,莫当本座法眼虚设,你身上有人的血气环绕,纵使已有几十年,但也挥散不去!还说没有伤天害理?”说罢,右手捏了个手印就要降妖。
老黄鼠狼的头重重磕在地上:“小妖几十年前确实间接害过几个猎人伤亡,但因果循环,若非他们要对小妖一窝斩尽杀绝,也落不得这下场,圣僧认为这也是小妖的错误,那小妖就认了……但此事和我女儿孙儿无关。”
法海道:“人作恶,死后自有地府惩罚,自有公道。但妖生来便怀恶意,茹毛饮血已是常态,世间妖魔鬼怪万千,几个顺利修了正果?”手印散发金光,环绕金木水火土五行气息:“话不多说,唵嘛呢叭咪吽,显形!”
老黄鼠狼浑身萎靡,没有任何抵抗的本钱,他苦苦哀求要为女儿孙子求的生路,已被无情堵死……
唰!!!
佛光骤然消失……
老人、女人和小孩,化作三个两大一小的黄鼠狼,佛光消失的快,虽然显出原型,道行未损。法海皱眉,看向阻止自己的肖止:“看来贫僧的话对你并不管用,既然如此,降妖虽重要,但得先让你迷途知返!”
肖止微笑道:“佛度世人,讲的慈悲为怀,你火气这么大,基本嗔都守不住,只知杀戮分化众生,怎么修得正果?”他说完,汇聚身边草木形成一只折纸飞机,随手一挥,把三个黄鼠狼卷在上面,纸飞机自动窜了出去,速度很快,只是一个呼吸就到了半个公里外……
法海:“我本以为你受妖孽所惑,现在看,原来是注定纵容它们!”他手中拂尘见风就涨,想要把纸飞机卷回来。
但肖止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阴阳剑斜劈出去将拂尘的丝线斩断:“你不要对我抱着强烈敌意,你虽然天生慧根只是二十几年就修得高深佛法,只可惜把自己的位置定太高,心未在红尘里历练,这不……稍有动荡,你就心生魔障……”
法海心里一惊,心生魔障不过就这两天的事情。
他错收蜘蛛精,在将其释放的时候说过这件事,为什么眼前这人会知道,难道是蜘蛛精说出去的?不,不可能,蜘蛛精两百年道行毁于一旦,肉身化作原型,灵智也没了,话都说不了,如何向他人传信息?
拂尘散发璀璨金光,他飞身而起:“克服魔障不在话下,但你纵容妖魔作祟,贫僧必须将你带到金山寺进行佛法洗礼,待你心念端正为止!”
阴阳剑和拂尘相互交织,刚刚能被轻易斩断毛线的拂尘,此刻坚韧无比,在剑锋接触下火光四溅,两个人好似在打铁,哐哐哐响个不停……
越打越激烈,法海逐渐正视起肖止。
天生慧根者,万人难出一个。
他们修炼比普通人快很多,但眼前这个年轻术士莫非也是拥有慧根之人?两人在空中斗法,法术到窜乱窜,附近的小山头时不时炸响,在这夜里,蛰伏的飞虫走兽都被惊出来,乱成一团……
法海久攻不下,动了一丝真火,法力涌动:“大威天龙,世尊地藏,波若诸佛,看我大罗金钵!”不知从哪摸出一个青铜色的钵,朝向肖止:“乖乖跟我走,可不受这金钵炼体之苦!!”
金钵产生怪异吸力不仅针对躯体,也针对灵魂。
在光芒照耀下,肖止感觉灵魂和躯体正在松动,甚至修为也在松动,放佛要被分门别类分离开去!生死造化诀运转,虽然有强大秘术可破,但还不是时候使用……
魔力生生不息,源源不断。
他低沉的念道:“诸天万界,皆有我影,人神鬼妖,意坚可灭,我欲求得终点结果,也欲证那无上大道,天地混沌,唯我独尊!”这样的话语引起周身空气震荡,甚至金钵的光也被隔离在两米外……
天地混沌,唯我独尊?
法海心中惊骇。
上有九天神明,下有九幽地府,莫说人,即使是神佛也不敢说这样的话,免得引起天地大道所察,引来劫难,仙人顶上三花枯萎,身生五衰,渡不过就入轮回,佛则更难抵抗,勉强留佛种化作灵童堕入轮回转世……
无形气势笼罩下来,法海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奇异的地方。
天广地阔,但奇异的是,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在同一个地方出现,东面大地万物初生充满生机,这是春季;南面阳光灼热,但植物的生命力已经达到顶峰,这是夏季;西面万物凋零,枝叶枯黄,这是秋季;最后北面千里冰封,白雪皑皑,毫无生机,这是冬季……
肖止看着法海,不得不说,这部电影里的法海性格偏执,但实际上做事也没那么极端,经过蜘蛛精的事情后,两次饶过青白二蛇,后面又追杀,主要是生了魔障被青蛇破身,恼羞成怒了……
这也怪不得他,谁叫他的前世是条蛇呢,龙性本yin,蛇也差不多,转世为人,未经人事,更容易对那未知的事情产生兴趣。他一施法就大威天龙大威天龙的叫唤,估计也知道自己前世的事情,否则怎么会生而为人,却把自己定位在“人”之上。

d1vac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第493章 山頭初見鑒賞-wj9h5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小說推薦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老头儿错愕不已,他想不明白这样高深道行的人为何不“替天行道,斩妖除魔”反而为他除去身上的佛门印记。犹豫片刻,他行了个大礼道:“万谢仙长救命之恩,小妖无以为报,只有此残躯能多少做点回报……”
青年正是肖止,他的眼睛融合了《多罗罗》世界的心眼,能看见对方灵魂的颜色,红色越多,说明杀戮越多,沾染业力越深。这一老一女一少三位,灵魂翠绿,只有老头带有一丝腥红,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存在。
绿色的灵魂,只有妖怪才有,人类是白色灵魂,修炼之路多有坎坷。
作为人类,肖止自己都没法保证不错杀,搞不好灵魂已经腥红一片,再看老头这灵魂的红色,简直不值一提……
再说,他不是替天行道赏善罚恶的使者。
只是个行走在诸天万界普通穿越者罢了。
做事,心里舒服就行。肖止看着他们:“你们遇到了什么事情,变得这样狼狈,不妨事的话,说给我听听?”
老头轻叹一口气,说起了缘由。
原来他们是黄鼠狼误食一个山洞里的奇果开启灵智成精,本能开始吞吐日月精华进行修炼,偶遇一道人,得其指点,下定决心修成正果。老黄鼠狼一窝终日在山里面修炼基本不出,有一日猎人上山寻到黄鼠狼洞,为了保全一家大小,老黄鼠狼出手将其重伤,猎人逃跑时跌落山崖毙命。
老黄鼠狼唯一伤人就是这次。
日月如梭。
老黄鼠狼虽然在窝里面道行最深,但也很快修到了瓶颈,没有进阶修炼法门的他,加上其他黄鼠狼的修为也缓慢无比,他胡思乱想,怀疑是自己多年前重伤猎人致其身死,导致因果缠身,连累家人无法提升境界……
思考再三,把窝迁移到山的更深处,然后出来四个道行最强的到人世间寻找机缘。
这四个分别是老头、女人、女婿和小孩。
他们一路行善惟恐沾染血煞气息,虽然途中遇到过几个能人异士,但究其原因后顶多告诫一番,并没有做出赶尽杀绝的举动。老黄鼠狼们心安,善事做的更勤,直到走到杭州附近的山林遇到一和尚。
很年轻的和尚,二十多岁,面容阳刚也英俊,佛法超然,眉心竟修出一颗半没皮肤的金刚珠,手持一个盆钵追一个拥有二百多年道行的老蜘蛛。那老蜘蛛虽然拥有妖身,但令人诧异是它没有散发出任何凶煞气息,甚至还有一丝佛性……
但年轻和尚面色冷峻,没有理会老蜘蛛的求饶,施展强横佛法将其收入盆钵里,不过几个呼吸便炼成原型。这样霸道的和尚,老黄鼠狼们意识到跟先前见到所有能人异士不同,眼前这位是真下得去手!
当即黄鼠狼们架起黄黑烟奋力逃遁。
但年轻和尚早发现它们行踪,取了老蜘蛛落下的物品佛珠,稍作犹豫就转身追来。隔着两里多远路,口念佛号,凌空就是一掌拍过来……
佛法罡风夹杂,形成若有若无的手掌,生死之际,女婿挺身而出把道行提到巅峰硬抗手掌!两百年的老蜘蛛在青年和尚手里只有逃遁的份,更何况是黄鼠狼女婿这区区八十多年的道行,抗了半个呼吸,当场魂飞魄散,躯体打回原形落到森林里去。
这短短的刹那,为其他三黄鼠狼夺得机会。
老黄鼠狼拼命护着家人,强行挪移位置,和尚打出的手掌掠过身旁,法力四溢,蕴含的佛法如同火红烙铁,在老黄鼠狼和女人身上造成重伤。和尚不知为何没有追过来,是站在那皱眉看向另外一个方向,思索片刻,便飞身而起离开了,只是离开前望一眼这边,似要记住老黄鼠狼三者的模样。
就这样,老黄鼠狼三人躲过一劫。
他们不知道和尚会什么时候过来追杀,只能拼命日夜赶路,等飞到肖止所在山头时,全都身心疲惫,法力见底……
肖止沉吟:“这么说,那和尚已经在杭州附近了?”
根据老黄鼠狼的描述,年轻和尚很可能就是法海,但还在不在那里很难说,他的佛法修为去哪里都是腾云驾雾,速度非常快,在杭州还是镇江都有可能。伤脑筋,自己的飞行速度是短板,得想办法研究出更有效的飞行速度。
线索用处不大,但聊胜于无。
肖止摆手道:“罢了,既然你们能活着和我相遇,那就是有缘,走吧,往后多行善事,未得正果之前少跟修道之人打交道。。”说着念动咒语,打出两道治愈魔术落在老黄鼠狼和女人身上……
老黄鼠狼见肖止态度明确,再说投奔只会高人不悦,只得弯腰鞠躬抱拳:“仙长慈悲,小妖法力不足,再凝聚片刻就离去……”
看着他们盘腿坐下吸收灵气。
肖止转身要进小棚,他的脚步一顿,抬头望向北方,夜色黑云里有一道白影,风驰电掣,飞掠而来,快的惊人!老黄鼠狼危机感如针芒在背,抬头望去,瞳孔剧烈收缩有些失声道:“是那个和尚追来了!”
来人气势汹汹。
正是法海,他的面色阴沉,看见山头黄鼠狼和肖止。
人没到,声音先到:“大胆妖孽,迷惑世人,准备受法!”声如洪钟,响亮非凡。
他搭在胳膊上的拂尘猛的抽出,在空中晃动:“大威天龙,金刚火焰,捉妖!”拂尘末端窜出一道赤红火焰,凌空而来,到近前竟然涨了十几米长,灼热温度连地面青草都点燃……
黄鼠狼们吓得亡魂大冒,老黄鼠狼乞求的看向肖止:“仙长!”
感受灼热的温度,肖止默念魔咒,以源源不断的魔力生成低温将其缓缓熄灭,消耗魔力庞大,但恢复的也快。他抬头看向法海:“这位道友,月黑风高,天干物燥,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四个字四个字说话,还挺押韵,怪不得法海这么喜欢说。

lpzx5熱門言情小說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txt-第492章 世間不允我立足地推薦-p5jn6

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小說推薦我行走在諸天世界
站在道观前,肖止轻轻一推,脆弱门轴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嘎吱吱两声,咔擦,带着门板轰然倒下……
尘土飞扬。
他随手挥出魔力,把尘土一扫而空。
道观很小,规格跟《回魂夜》山上那座道观差不多,但眼前这座更惨,厢房塌了一半,观中正殿供奉着一张图像,是个手握拂尘,身着道袍的老头儿,不知是哪个流派的祖师爷……
山上虽然灵气环绕,但可能太久没有香火供奉的原因,这张祖师图像上感受不到一丝丝香火神力。肖止轻轻叹气,手往门外一抓,汇聚草木成三支略草绿的香,点燃,插在案的香炉上面,双手结印拜了拜,道:“希望能早点脱离这无休止的轮回……”
虽然是《回魂夜》里受的传承,跟这仙神世界有些许不同,但做人礼貌点总没坏处,不能忘本……
看着烟雾缭绕下的图像,肖止打量道观,沉思片刻。
口中念咒,左右手虚抓。
澎湃的魔力汹涌而出,破旧道观上的碎石乱砖纷纷移动起来,仿佛有生命一样,自行堆砌,只是几分钟时间,就地取材建了一座崭新的小道观。最后取伏击树木,去皮砍枝烘汁,做出门板安上去……
夜色已深。
他顺手用藤蔓编织出一个小棚挡风。
在内双腿盘坐,开始吸收灵气修炼,睡一觉和修炼一夜的效果差不多,都能得到充分休息,后者还能多少增加点法力……
新小道观,香炉里插着的三支香忽然灰烬落下,香头梦亮几分,三缕青烟汇聚一缕,渗出门缝,钻入藤蔓棚,随着灵气融入肖止的五脏六腑……
肖止双眼猛的睁开!
他感受到有一丝神异的力量随着灵气进入体内,仿佛钥匙打开一扇尘封许久的大门,头脑清醒,甚至隐晦难懂的生死造化诀,领悟起来也没那么困难。
因为好人好事儿,所以得到回报吗?想到刚才重建小道观的举动,他双手结印,朝着道观一拜……
随着修炼到寅时(4点至5点59之间)。
忽然有三道不寻常气息从东南方向而来,肖止眉头一皱再次睁开眼睛,走出小棚望去,那三道气息在云中潜行,似累了,竟然落在他这个山头上,化作三个身着黄衣的瘦小人儿,分别是一老一少一女……
山头风大,但也掩不住他们身上弥漫出来的血腥。
黄衣老头年纪在七八十左右,头发棕白相间,驼背,手脚干瘦,走路摔一跤散架都不会让人意外,他浑浊的眼球扫到重建道观,瞳孔剧烈收缩:“有人来过这里,我们快走!”
女人是中年妇女形象,她闻言,立刻牵着身边小男孩的手,手指在地面花圈施法,黄黑烟雾升腾,漫过脚裸,托着她和小孩缓缓上浮。老头见状也以同样的办法作出黄黑烟,眼看就要离去……
谁知,女人脚下黄黑烟突然散去!
脚下落空,带着孩子摔在地上,脑门青筋暴起,喷出一股鲜血在杂草上!
她下意识抱紧孩子,看向老头:“那和尚的法力已侵入骨髓,我已经无法催动任何法术……爹,你带梨儿走吧。”
老头面色复杂,他似下了决定,不废话,走到女人身后,双手黄光凝聚,猛的拍上去!!!
女人背部有个卍字透过衣衫浮现出来,饶是不懂佛法的人,也觉得它是那样慈悲端庄,只可惜在女人和老头眼里,这是催命符。随着卍字越来越亮,老头身上也逐渐亮起一个又一个的小卍字……
卍字之间存有莫名联系,那个大卍字侵入老头双手化作两个小卍字顺着胳膊往上移动,滋滋作响,像烙铁一点点烫上去,疼的他脸都狰狞起来。女人知道老头在做什么,他想用仅剩的修为引出和尚留下的佛印!
空气中有烧烤味。
女人泪如雨下道:“都说众生平等,为何天地佛道人不允我等一丝立足之处!慈悲在口,正道为名,却做不出慈悲正道的事儿!!!”
老头终于把卍字引出来。
他踉跄几步跌坐在地上,眼耳口鼻七窍黑烟滚滚,略带疲惫:“无需伤悲,我修炼一百三十多年,资质有限,仙缘渺茫,实在无法更进一步,如今受那和尚重创,再挣扎也活不过三年。倒不如把活着的机会让给年轻的你们,会实在点。
只是往后你们遇见那和尚,千万绕着走,他连那在大金佛脚下受佛萌的千丝长老都没放过,更何况我们这种呢,真是天灭地绝,唉……”
女人眼中尽是血丝,不再哭泣,盘腿坐起,运行法力治疗伤势。从只知道深山野林中杀戮的走兽,得灵智再化形至今,吃了太多苦,也见太多生死,本以为习惯,谁知化形后,活的更加心惊胆战……
身旁一直没说话的小孩,悄悄扯了扯女子衣角:“那……那里有人……”八岁的模样,但声音略微磕巴,像刚学话语不久。
女人和垂死的老头都是心脏一紧,顺着孩子指头看去,在道观不远处的树下有个藤蔓做的小棚子,那儿站着一个二十有五的青年!看模样应该是站了有段时间,老头落下山头第一时间已经感应了一圈,除了飞虫外,并没有第四人存在……
这人能避开感应,修为恐怕不低。
是人的气息,并非山精鬼类。
想什么呢,到了这个地步,是人是其他又有什么分别呢。
老头强忍着崩溃的身躯站起来,颤颤巍巍如风中残烛,声音沙哑:“你带着梨儿走,我拦他!”右手食指汇聚出黯淡的黄光,对着青年射出!
不见青年有什么动作,黄光临近其身前几尺处,嘭的消散了。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比有表情更让人害怕!女人刚被强行去了佛印,恢复的法力少的可怜,拼命催动下,黄黑烟汇聚,却怎么也无法带她和孩子浮起……
看着他们紧张到极点的样子。
肖止有点不知该用什么表情。
不过,他需要更多这世界的信息。想了想,走到无法动弹的老头身前,右手捏印,用力拍下去,令他有些惊讶,金光灿灿的卍字一击竟然不散,又加了几分法力,猛的一震,大大小小的卍字这才从老头儿身上散去……
远在镇江金山寺,佛前打坐的一青年和尚猛的睁开眼睛,目光望向大门外的夜空,冷声道:“居然有人打碎我留下的印记,想不到人间已堕落至此,越来越多人甘愿与妖孽为伍,真是执迷不悟。不过,若是人间无妖孽,又怎会引得人自甘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