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搞事情

ty1sc人氣都市异能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笔趣-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搞不懂(求訂閱)-f25us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看来这个本中四人组是有点莽啊。”
大海賊的時代
刘星笑着说道:“那么新老板都没有管他们吗?按理来说像他们这种员工是可以直接开除的吧。”
前田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怎么说呢,那个新老板说白了就是一个甩手掌柜,在全盘接收了工厂之后就把所有的事务都丢给了厂长,一年到头也就在年终的时候会派人发点奖金和礼物;而厂长又是一个老好人,只要你不犯什么大错,那么厂长是不可能会开除你的,因此本中四人组虽然和工厂里的很多人都打过架,但因为主动挑衅的是其他人,所以厂长基本上都会偏向于本中四人组一边。。。”
说到这里,欲言又止的前田看了看四周,在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才低声说道:“在工厂里有这么一个传言,那就是厂长是把本中四人组当成儿子看的,因为厂长的儿子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去世了,而且去世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和别人打架,毕竟厂长的儿子和我们一样也是个小混混,不过仗着身材高大成为了他那个小团体的金牌打手,结果因为树敌太多而在一个晚上被人偷袭打成了重伤,最后不治身亡;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厂长是从本中四人组的身上看到了他儿子的影子,再加上本中四人组本身就是孤儿,所以厂长下意识的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这时一旁的桥本聪也站出来添油加醋道:“没错,我也听说过这个传闻,而且我记得在工厂去年拍的合照里,厂长特意安排本中四人组站在了自己的后面,看起来就像是自己的保镖。”
听到桥本聪这么说,刘星的脑海中便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厂长与本中四人组都是公家派系的成员,而且本中四人组的确是厂长的保镖!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刘星便联系kp断桥给出了自己的答案,“kp,刚刚你让我选择是否相信桥本聪的话,我的答案是相信,所以你能告诉这个答案是对是错吗?”
“呵呵,刘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吗?”
kp断桥冷笑着说道:“我肯定是不可能告诉你这个答案是对是错,因为这个可选任务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说完这句话,kp断桥就开启了装死模式。
戰神領主
见无法从kp断桥那里得到答案,刘星也只能开口去问前田了,“原来如此,前田你能给我讲讲你们厂长是一个怎样的人吗?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比如说他以前和你们一样是小混混?”
“不不不,流星先生你这么想就错了,要知道厂长他可是一个高材生,曾经就读于庆应大学,不过因为当年的经济泡沫被戳破,他家的公司就直接破产倒闭了,所以厂长的父母都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而厂长也因为没钱交学费,甚至是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只得无奈的选择了退学,然后来到这家天然气罐装厂上班。”
“当时的天然气罐装厂生意非常好,毕竟那时的天然气管道还没有进入每家每户,所以有不少家庭会选择使用罐装天然气;不过那时在名古屋附近的天然气罐装厂可不少,所以竞争压力非常大,导致前一任厂长因为压力过大而累的脑淤血,因此不得不换一个新的厂长主持大局,结果当时才二十多岁的厂长九脱颖而出了,毕竟整个工厂就数他的文化程度最高,而厂长的位置还是得有文化人来负责比较好。”
帝後 圓不破
“厂长在上位之后,因为自己的年龄问题还是受到了不少人的质疑,所以他在上任之后就开始去名古屋的城区跑业务,在配合相应推出的优惠活动,硬生生的将我们这个厂的月销售额提升了百分之六十,这在那个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从此质疑厂长的话语声逐渐消失不见;就这样过去了十多年,厂长一直在工厂中兢兢业业的工作,当然在这段时间里他也娶妻生子,生活非常美满。。。可能唯一的缺陷就是厂长太溺爱自己的儿子,又因为工作对其缺乏管教,导致其误入歧途。”
“于是乎,在十年之前就发生了我刚刚所说的那件事情,而厂长的妻子本来就有心脏方面的疾病,所以在得知自己的儿子被人打成重伤,不久之后又伤重不治的消息后,厂长的妻子就因此一蹶不振,在床上躺了五年之后也去世了,所以现在的厂长已经是一个孤家寡人了,而这一系列的变故也让厂长为了远离自己的伤心地,一直都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说到最后,前田又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厂长是一个很好的人,对我们这些员工都是一视同仁,谁有什么困难的话都可以去找他解决,只要是他能够做到的他就不会推辞,可惜命运还是待他太糟糕了。”
刘星跟着叹了一口气,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略带悲伤的表情,但是刘星在心里却是对这个厂长敲响了警钟!
在刘星看来,这个厂长至少有五成的概率会是公家派系的人!
在那个信息并不发达的时代,想要伪造一个人的经历非常容易,你只要把你从身边人听到的故事安在自己头上就可以了,所以谁也不能保证这个厂长在进入工厂前的故事是真的,而且在刘星看来,如果这个厂长真的就读于庆应大学,那么他的成绩只要不是太糟糕,就应该可以申请到助学金,到时候他只要勤工俭学的读完书,就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比他直接去工厂打工要强得多。
何况像庆应大学这样的名牌私立大学,学生之间的关系网可是不容小觑的,所以厂长只要还有几个朋友,不管是接受他朋友的帮助继续留在大学里读书,还是去朋友介绍的地方上班,不都比来这个天然气罐装厂上班来的好吗?
所以刘星觉得厂长在庆应大学辍学之后来这家天然气罐装厂打工,就突出两个字——离谱,因此刘星觉得自己不得不怀疑厂长来这家工厂工作是另有目的。
然后就是厂长的上位理由了。
按照前田的说法,当时在名古屋城区周边的天然气罐装厂可不少,因此可以确定在这个时候的名古屋城区,罐装天然气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各家工厂都已经划定了自己的地盘,所以想要一次性在一个月内就提升百分之六十的销售量,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当时的优惠力度直接达到未来某E姓游戏平台的级别,也就是赔本赚吆喝,每卖出一罐天然气都会赔钱的程度才能够做到。
但是这可能吗?
最強天賦升級系統
天然气罐装厂的老板除非是嫌自己的钱多,否则是不可能同意这样离谱的优惠方案!
至于其他的优惠方案,刘星还真想不到会有怎样的神仙方案可以增加百分之六十的销售量,除非这个厂长也是一名玩家,利用现代人的思维来搞出一个“燃气币”,并且让消费者认同他的价值,开始不用天然气炒菜,而是直接开始炒天然气。。。
这种可能性就更加离谱了。
風水大師混官場 鬼鬼
所以刘星怀疑这百分之六十的销售量就是厂长背后的势力提供的,但是刘星依旧搞不懂厂长背后的势力为什么会看重这家规模不算大的天然气罐装厂,难道在这个天然气罐装厂里也有一扇幻梦境之门?
不过就算有幻梦境之门,这个势力也不需要大费周章的扶持起一个厂长来控制这家工厂,直接砸钱把他买下来不就好了吗?
这能压钱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有必要弄得这么复杂吗?
难道厂长背后的势力连这点钱都凑不齐?
这让刘星原本有七成的把握直接掉到了三层。
不过从前田之前所说的话来看,厂长的儿子与妻子相继去世,应该都是厂长单方面的说辞,否则前田应该会提到“工厂里的人都去探望过厂长的儿子/妻子,并且参加过他/她的葬礼”,毕竟厂长在工厂里的风评这么好,如果这些消息在第一时间被工厂里的员工所知,那么他们一定会自发去看望厂长的家人。
穿越三界的愛
所以刘星很怀疑厂长是在“事后”一段时间才给员工提到这些事情,然后就好搬家住到工厂里了。
生存本能 黑袍法師
这一点就让刘星提升了一成的把握。
至于最后这一成把握,刘星给的就是本中四人组。
本中四人组进入工厂的故事在刘星看来也突出一个离谱。
逍遙大唐
作为保镖,本中四人组怎么会把自己的钱存放在自己的老板那里?然后还让自己需要保护的人跑路了?
最重要的是,作为四个身手不俗的保镖,他们完全可以去找到更好的工作,怎么就留在工厂里当一个普通工人了?
难道真的是厂长非常有人格魅力,直接就让本中四人组纳头便拜?
所以,刘星觉得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本中四人组本身就是来保护厂长的,不过前田和桥本聪如果没有说谎的话,本中四人组是在几年前就已经进入了工厂。
总而言之,刘星虽然觉得这个厂长和本中四人组可能是公家派系的成员,但是搞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工厂里,而是可以肯定这些人并不是因为公武之战而来,毕竟刘星还没有听说那个势力提前几十年就开始布局公武之战。
看来这个天然气罐装厂中还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想到这里,刘星就笑着问道:“对了前田兄,话说这工厂周围怎么这么荒芜啊,难道他们都是怕工厂会爆炸所以不敢来这边定居吗?”
“你说的没错,谁会选择住在天然气罐装厂的旁边吗?万一工厂发生爆炸的话,旁边的住户是一个都跑不掉。”前田开口吐槽道:“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是这里太偏僻了,我第一次来工厂报到的时候就直接迷路了,因为通往工厂的小路根本就不在地图上,你如果不留神的话直接就过去了,所以我一直都在建议厂长给加一个路牌。”
刘星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没错,如果不是有吉达开车的话,我觉得我也肯定是找不到这家工厂的,不过话说回来了,你们不会觉得来这里上班很不方便吗?周围什么配套设施都没有,你们中午吃饭应该都是自带饭盒的吧?毕竟前田你刚刚不是说过了吗,那些老头子为了保险起见肯定是不会让人在工厂里生火的。”
絕品女仆 誓三生
听到刘星这么说,前田和旁边的两个小弟都忍不住摆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
“是啊,那些老头子根本就不准工厂里出现任何一种明火源,所以我们就只能自带盒饭来上班,每天中午就得去厂长办公室排队,因为只有厂长办公室里有微波炉,这还是因为厂长吃不得冷的,那群老头子才愿意让步。”
前田有些郁闷的说道:“流星先生你也是知道的,像我们这种小混混是人均老烟枪,毕竟对于当时还不成熟的我们而言,抽烟就代表着成熟,结果我在这里上班之后硬是戒烟成功了,因为我只要敢拿出打火机,那么我就会被那群老头子给打出工厂,不把打火机丢了就不准回来。”
“所以前田你等会儿是不打算跟着我们出去抽根烟吗?”
面对桥本聪的诱惑,前田非常没有节操的忘记了自己刚刚才说过的话,“那当然是要去的啊,我每周就指望这根烟活下去了。”
在笑了两声之后,刘星终于说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诶,我记得在停车场里好像没停几辆车啊,所以前田你们是有专车接送吗?如果是专车接送的话,你们这晚上回家的时间应该会很晚吧。”
听到刘星这么说,前田就变得更加郁闷了,“没错,工厂里的员工基本上都是由专车接送,因为从我们住的城区到这里实在是太远了,每个月的油费都是一笔很大的支出,而且。。。”
前田欲言又止。

2nxtj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討論-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人物卡——愛麗絲鑒賞-elert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好了,现在我能告诉你的方法都说了,所以决定权还是在刘星你的手上。”
kp断桥笑着说道:“不过我个人还是有一个建议想要告诉你,这个克苏鲁石像除了能够让NPC能够变成玩家外,其实还有好几种不同的作用,到时候刘星你最好先看一看这个克苏鲁石像的作用,然后再做决定。”
刘星眉头一皱,没想到这kp断桥在最后还不忘挑拨离间,竟然试图让自己昧下那个克苏鲁石像,我刘星会是这种人吗?
那当然。。。可以是。
如果这个克苏鲁石像的其他作用非常厉害的话,那么刘星觉得自己还有可能会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这个克苏鲁石像交给爱丽丝。
毕竟一个平行世界就这么一个克苏鲁石像,这也就是说有些功能在一个平行世界或许只能生效一次,所以。。。
“刘星,我们快到农场了。”
爱丽丝看着一脸纠结的刘星,有些疑惑的说道:“你这是在联系kp吗?怎么表情这么丰富?”
回过神来的刘星假咳了一声,开口说道:“爱丽丝你接着往前开,我们现在先不要回去,因为我从kp口中还真得到了可以让你变成玩家的方法。”
听到刘星这么说,爱丽丝便直接一脚油门开过农场,“哦,那你快说说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变成玩家?”
刘星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开口说道:“办法有三个,第一个是去找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比如我们熟知的肿胀之女,奥观海等等,因为他们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的地位非常高,所以它们有能力将NPC提升为玩家,而我正好就认识奥观海,不过与其说是认识,不如说是以前见过几次面,说过几句话,我能够看出奥观海对我的感观还不错,不过话说回来我也不敢保证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能够让奥观海帮我写个忙,至于肿胀之女的话就别想了,我觉得我们和它是没有对话的可能性。”
“不过除了奥观海与肿胀之女,我可能还和一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有所交际,而且这个化身还有可能与另一个能够让你变成玩家的方法有关,那就是在每一个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的世界里,都会有一个作为彩蛋存在的克苏鲁石像,这个克苏鲁石像之中就会有一个戒指,只要戴上它你就可以成为玩家,不过这个戒指可能还会有其他的作用;这个克苏鲁石像的出现位置是随机的,所以kp只给我看了一眼这个克苏鲁石像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座海拔不高且有人居住的山上。
“然后根据我的分析,我就发现这座山很有可能是位于我以前经历过的一个模组之中!没错,我觉得像是奈亚拉托提普化身的那个人也在这个模组中,当时我还算是半个萌新玩家,所以那时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不过我现在回想起那个模组就觉得有些地方非常奇怪,比如那个疑似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叫做胡苍,而这个胡苍在整个模组中的定位非常奇怪,属于那种有他没他都可以,没他还更好的角色,以及在这个模组的结尾处,我和其他玩家需要去干掉一个神话生物,而这个神话生物的家中有很多陷阱,所以我们就准备在他外出的时候动手,因此我们就追踪这个角色来到了一座山前。”
“没错,这座山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克苏鲁石像所在的山头,结果我们准备上山的时候,那个神话生物就啪叽一下从山上摔下来给摔死了,所以我和其他玩家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原路返回,因为这个神话生物都已经死在我们眼前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再爬山上去了;不过现在再回忆这段剧情,我就觉得这突出一个离谱,这可是一个对剧情非常重要的神话生物,而且它的实力也不错,我们玩家也准备好要打一场硬战了,结果我们还没有动手,这个神话生物就因为失足而摔死了,这不就是在搞笑吗?而且在那个模组结束之后,这个胡苍也选择留在了一个无人的破旧小镇。”
“所以我现在认为这个胡苍就是一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避免我们去找到这个克苏鲁石像,毕竟这个克苏鲁石像实在是太稀有了,因此他不想将这个克苏鲁石像交给当时还是萌新玩家呃我们,不过看样子他也不能亲自拿走这个克苏鲁石像;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公武之战结束之后就可以去那里看一看,到时候就算拿不到那个克苏鲁石像,也可以找那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聊一聊,我觉得他应该是很愿意让你成为玩家的,因为他不太可能会把那个克苏鲁石像交给我们,毕竟那个克苏鲁石像还有其他的作用。”
“至于最后一种方法就比较特别了,我想你也不太可能会接受这个方法,简单的来说就是让你去夺舍一张无主的人物卡,前面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们玩家只要有足够多的积分就可以获得大量的人物卡,而这些人物卡在没有玩家使用时就会被托管给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表现的和NPC没有什么区别,当然了,有的人物卡比较特殊,可以将原本的NPC变成人物卡,比如我就是用一张特殊的人物卡控制了渡边流星;然后就是我们玩家如果没有通关模组的话,使用的人物卡就有两种下场——撕卡与脱落,顾名思义,撕卡就是人物卡死亡,而脱落则是玩家无法再使用这张人物卡,不过不管是撕卡还是脱落,玩家都是有机会通过一次复活模组来重新获得这张人物卡。”
“因此,玩家如果有一张人物卡因为没有通过模组而脱落,然后又因为没有通过复活模组,或者干脆就不打算复活这张人物卡的话,那么这张人物卡就会变成无主人物卡,这种人物卡其实和普通的NPC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只不过这些无主人物卡的身上可能有很多乱七八糟的魔法道具,因为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商城出售的道具和平行世界中NPC们制造出来的魔法道具根本就是两个画风;回到正题,虽然这些无主人物卡已经变成了NPC,但是它的本质依旧是一张人物卡,而人物卡就算是NPC与玩家之间最大的区别,因此爱丽丝你如果能够夺舍一张无主人物卡,那么你就可以直接变成玩家了。”
在听完刘星所说的三个方法之后,爱丽丝突然陷入了沉默,而刘星也没有多说什么,准备等爱丽丝消化完了这些信息之后再提出自己的意见。
结果没过多久,爱丽丝就突然说道:“刘星,我觉得最后一个方法比较靠谱。”
“我也觉得。。。等等,爱丽丝你说什么?你怎么会觉得第三个方法会比较靠谱呢?”
傾城狂妃:廢材三小姐
刘星一脸惊讶的说道:“如果你选择第三种方法的话,那么你就不是爱丽丝了啊,而且想要找到一张无主人物卡可不容易,至少我现在知道的无主人物卡也就只有陆天涯,但是你如果敢夺舍陆天涯的话,我想张景旭肯定会把我给杀了的;当然我也可以自己弄一张无主人物卡出来,但是我并不能保证这张无主人物卡能够符合你的心意,而且话又说回来了,怎么夺舍这张无主人物卡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毕竟爱丽丝你又不是伊斯人。”
爱丽丝笑了笑,认真的说道:“看来刘星你是已经陷入了思维误区,竟然连这么简单的方法都没有想到——你既然可以将渡边流星变成人物卡,那么你为什么不能让我也变成人物卡呢?然后你再在一个模组中脱落,我就不变成了一张无主人物卡了吗?这么一来我不就直接变成玩家了吗?”
刘星一脸懵逼的看着爱丽丝,没想到她竟然想出了这种主意。
私婚秘寵:總裁就愛鬧別扭 迷舒筱
“精彩,怪不得爱丽丝能够发现这个世界的真相,她的思维方式还真是和普通的NPC不一样啊。”
魏離傳說 楚人接輿
kp断桥都忍不住说道:“有一说一,爱丽丝的这个想法可行性非常高,只要一切顺利的话她的确是可以从玩家变成NPC的。”
刘星也是这么想的,虽然爱丽丝的这个想法听起来有些奇葩,但是也正好符合相关要求,最重要的是这套操作下来也没有什么难点,反正自己的积分再多也不能离开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所以买一张可以指定NPC的高级人物卡,就可以将爱丽丝变成自己的人物卡,接着随便进一个模组就直接离开,这样一来爱丽丝就可以当场由NPC变成玩家了。
只是刘星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因为作为一个纯爷们,刘星是从来不玩女号的。
爱丽丝看着有些犹豫的刘星,便再次笑着说道:“刘星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是觉得不好意思占我的便宜吗?还是觉得自己突然变成女人会是一种奇怪的体验?”
“两者都有吧。”
刘星实话实说道:“而且我还很担心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在知道我们的计划之后会给我们使绊子,比如在我使用你这张人物卡的时候,强行给我安排一个难度极高,而且无法脱落的模组,这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拥有模组的最终解释权,所以到时候就有可能在我切换人物卡的时候,爱丽丝你就被突然出现的一群神话生物,比如无形之子什么的给绑架到了某个地下巢穴之中,我如果直接脱落的话你肯定会死在这个巢穴里,而我想要离开这个巢穴也会非常困难,用九死一生来形容是肯定不为过的,所以我很担心我会害了你。”
说到这里,刘星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然后摇头说道:“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选择前两种方法比较好,如果前两种方法都失败了的话,那我们再选择最后一种方法也不迟。”
“好吧,我听你的。”爱丽丝点头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回农场了?”
十分钟之后,刘星与爱丽丝回到了农场。
燈火闌珊愛未盡
此时的农场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因为骨川小夫带了一部分拜黄衣教的成员过来帮忙,所以农场的清理进度非常快,而且还已经建好了几个简易的活动板房。
等到张景旭等人都就位之后,刘星就说起了在杜王町发生的事情,当然了,关于爱丽丝老师的事情是不会说出来的。
璽從天降 殷離郡主
“什么,白河城这家伙有点嚣张啊,竟然现在还敢回杜王町去偷东西,不过这么说来的话,这块打火石对他很重要啊,否则他也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星光燦爛:總裁先生黑轉粉
尹恩一边把玩着刘星拿回来的打火石,一边继续说道:“不过这块打火石竟然已经到了我们的手里,那我们肯定是不会让给白河城了。”
“其实我更加好奇的是麦宇强为什么会突然返回杜王町,然后又定居在了名古屋,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而且这把匕首也有点意思啊,竟然可以和其它匕首进行联动,可惜剩下的匕首一把在英格兰被作为物证保管,而另一把匕首还不知所踪,或者那把匕首干脆就在过去了。。。等等,如果说爱丽丝的口红是转移到了迪奥还没有被陷害的时期,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来提醒迪奥,改变历史?”张景旭突发奇想道。
爱丽丝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那不可能,因为历史已经被确定下来,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修改,何况我们留下的信息是有可能被传送到英格兰的那把匕首上,而且迪奥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在那次口红事件之后,那把匕首就突然不知所踪了,所以我们发出的信息不太可能提醒到迪奥;不过话说回来了,迪奥的那把匕首是怎么丢失的?按理来说他的前女友是不可能拿走那把匕首的,而这把匕首又是放在迪奥和他前女友的出租屋里,所以谁会只偷走这把匕首?”

pub2f都市言情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ptt-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奈良的鹿看書-3vgy6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障眼法?!
刘星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那两条地道竟然会是障眼法,看来攀岩山里的那些公家派系势力可能要白忙活一场了,因为当他们发现有上下两条地道之后,都会下意识的认为另外一条地道的身处可能就是露卡文明的秘密基地,结果当他们把两条地道都彻底的探查了一遍之后,就发现这两条地道里面除了各种各样的神话生物之外什么都没有。
等等。
刘星突然想起来了一样东西,所以连忙对本田哲也说道:“对了本田哲也,你不是还有几个分身被放在了上面那条地道里吗?这些分身如果让公家派系的成员发现了的话,那我们可能就要有麻烦了。”
刘星此言一出,张景旭与尹恩的表情也变得紧张了起来,因为自己一行人的假身份都已经被登记在了名单上,虽然上面百分之九十九的信息都是虚假的,但是照片可都是本人,最多也就进行了一些细节方面的修改。
所以如果让公家派系的成员发现了本田哲也的那具分身,那么自己一行人就会被直接挂在公家派系的黑名单上。
“别着急,我在一开始准备跑路的时候就已经把那些分身给处理掉了,不过它们与其说是我的分身,还不如说是我用来吸引别人注意力的道具或者陷阱,是专门用来配合地道里的那些神话生物进行偷袭用的,因为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他们在看到一具尸体躺在地道的尽头时,肯定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想法,其中最常见的就是上山查看一下情况,确定这个人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如果可以的话再顺便摸一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在这个时候就是其它神话生物袭击的好机会。”
说到这里,本田哲也打了一个响指,他的身边立马就出现了一个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不过这个“人”看起来就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我在宝库里闲的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琢磨这些分身,因为分身能力可是我这一族的本命技能,所以我很快就发现我可以根据消耗的不同创造出很多种能力不同的分身,其中消耗最大的就是像本田洪这种拥有自我思维,并且和本体战斗力相当的超级分身。。。当然了,你们别看我会的技能是挺花里胡哨的,但是真要打起来的话,我可能和一只深潜者差不了多少,只是要相对更加的灵活;至于这种用来当道具的分身,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躺在那里装尸体,顺便在必要的时候给我当眼睛,所以它们的战斗力可能还不如一个普通人。”
本田哲也一边说着,一边将旁边的分身化为了一个小珠子,“之前还留在两条地道里的分身都已经变成了这样的小珠子,就算公家派系的成员发现了它们,也最多就认为这是一种奇怪的宝石,除非在他们那边也有我的族人家,否则他们是不可能知道这颗小珠子是什么东西的。”
看着一脸自信的本田哲也,刘星突然觉得他这是在立flag。
不过既然本田哲也都这么说了,刘星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太过于担心。
“好吧,那我们来换一个话题,那就是我们在奈良的这几天该做些什么呢?我们总不可能一直宅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做吧?”尹恩开口说道:“所以,我们要不要去看看那些网红鹿呢?也不知道它们有没有全部被公家派系抓走进行改造。”
尹恩的提议得到了全票通过。
在吃完饭之后,刘星等人便开车来到了奈良公园,这里是奈良鹿最常见的活动地盘。
因为今天是休息日的缘故,奈良公园的游人还是挺多的,至于那些鹿也是成群结队的在公园中游荡,等待着游人给他们喂食物。
刘星四人在一人买了一袋专门喂给鹿的仙贝之后,没走几步就发现有几只鹿已经跟在了自己的身后。
不过这些鹿并不是刘星等人想象中那样可爱软萌,它们在看到刘星等人竟然没在第一时间喂自己,便开始有些生气的撩蹄子了,甚至有一只雄鹿都开始向刘星等人示威。
“啧,这野生的鹿就是没有驯养的鹿温顺啊,这一言不合就准备掀桌子了。”张景旭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怪不得奈良的鹿都已经被称为鹿匪了,就这服务态度比狗不理的服务员还恶劣呢。”
刘星一边笑着,一边拿起鹿仙贝开始喂鹿,“这也很正常,谁叫奈良的传统就是将鹿视为神明呢?所以这些鹿在奈良过的非常好,都已经说是横行无忌了。”
本田哲也想了想,开口说道:“说到奈良的鹿,我记得我以前听尼尔说过它曾经有寄生过一只鹿王,这只鹿王的体型比一只成年的狗熊还大,头上的鹿角更是堪比驼鹿,所以这只鹿王当时就带着鹿群在奈良横行无忌,那些肉食动物都不敢拿它们怎样,而且尼尔早先寄生的一只狼就是死在了这只鹿王的角下;所以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奈良之所以将鹿视为神明,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尼尔在寄生了那只鹿王之后,没事就喜欢靠着那对大角去对付附近的各种食肉动物,结果在被当地村民看到之后当成了神鹿。”
说到这里,本田哲也拍了拍自己面前那只雄鹿的头,笑着说道:“所以这些鹿都应该叫我一声大恩人,如果不是我的话,它们的神明早就一命呜呼了。”
可惜这些鹿并不能听懂本田哲也在说些什么,所以它们依旧是一刻不停的吃着仙贝,都没有用正眼看本田哲也。
“嗯?有点意思。”
本田哲也的神色突然一变,有些疑惑的说道:“这只鹿好像有问题,你们不是说公家派系准备改造这些鹿来对付你们武家派系吗?所以我刚刚就检查了一下这只鹿,发现这只鹿的体内的确是存在着某种异物,而且还是位于心脏之中,不过这个异物的大小和米粒差不多,而且也没有任何的生物反应,看样子应该是一种机械造物。”
本田哲也一边说着,一边又检查了另外几只鹿,“没错,这些鹿的体内都有那种异物的存在,而且都是存在于心脏之中,看来这就是公家派系干的好事。”
听到本田哲也这么说刘星连忙观察了一下自己眼前的这些鹿,结果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看来我们今天晚上还得来这里一趟了,看看有没有机会逮住几只鹿来研究研究。”本田哲也突然话锋一转道:“你们都自然一点,我发现在不远处可能有公家派系的人,不过他们应该不是来特意找我们的,因为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些鹿身上,而且他们喂给那些鹿的食物和我们的可不一样。”
刘星三人微微点头,然后继续与面前的那几只鹿互动,很快就找到机会换了一个位置,视野之中就出现了几个穿着工作服的年轻人。
这几个年轻人的手中都拿着一个透明的大袋子,所以可以很清楚看到在这些袋子里装的是一种拳头大小的白色圆球,看样子有点像是馒头之类的糕点,而围在他们身边的那些鹿也吃的非常开心。
除此之外这些年轻人还时不时的与周围游人进行互动,这让他们看起来很像是奈良公园里的工作人员。
不过刘星三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些年轻人都是公家派系的成员,因为这些人时不时就会露出警惕的目光,而且一直都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看来那些米粒大小的异物就是通过这些糕点进入了鹿的体内,不过我们也得尽快离开这里了,因为除了这几个人之外,我想公园里应该还有不少公家派系的成员,所以我们把这些仙贝都喂完之后,就直接离开公园吧,回去做好准备就好晚上再来了。”刘星认真的说道。
刘星话音刚落,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尖叫,刘星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发现有几只鹿正在追逐着一名少女,不过周围的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因为奈良的鹿经常会因为各种原因袭击游人,就像某些名山上的猴子会经常抢夺游人的东西一样。
至于周围的游人都不敢上前阻止,刘星也觉得非常正常,因为奈良的鹿可比那些山上的猴子要凶猛的多,所以奈良公园经常会发生游人受伤事件,
当然了,说到底这还是恃宠而骄,否则这些虽然名为野生动物,实际上已经失去了野外生存能力的奈良鹿也就能够欺负一下老弱病残。
等等。
刘星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正在被几只鹿追的到处乱跑的少女竟然是自己的老熟人——棉谷绿!
她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刘星三人疑惑棉谷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时,拿着几袋仙贝的音无拓也从远处飞奔而来,直接将棉谷绿与那些鹿隔开,然后直接一个天女散花,将那几袋仙贝撒了一地,那些鹿瞬间就忘记了自己在找棉谷绿的麻烦,纷纷低下头吃起了仙贝。
音无拓也的这套操作行云流水,得到了周围游人的欢呼。
“呃,棉谷绿与音无拓也怎么会在这里?他们不应该待在大坂吗?”张景旭皱着眉头说道。
虽然棉谷绿与音无拓也并不属于泽田家族的成员,所以他们可以来去自如,但是他们都是那种很重感情的人,一听到泽田弥音需要他们帮忙,他们立马就放弃旅游来到了大坂。
所以,他们现在来奈良是为了什么呢?
如果是泽田弥音担心自己一行人的安全,所以安排棉谷绿与音无拓也来奈良接应自己一行人,那么泽田弥音肯定会打电话通知自己一行人的,而且棉谷绿与音无拓也也不会闲着没事来公园玩。
想到这里,尹恩便拿出手机给泽田弥音发短信了。
就在这时,刘星注意到音无拓也已经发现了自己一行人,不过音无拓也并没有任何的表示,看来他也知道周围有公家派系的成员,所以现在并不是接头的好时候。
泽田弥音的短信回复的非常快。
“原来如此,棉谷绿他们是接到了岛津中野的委托执行一个特殊的任务,他们是昨天晚上来到的奈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在今天晚上离开,所以弥音才没有通知我们这件事情,因为棉谷绿与音无拓也是不会加入我们的。”尹恩看着手机说道:“岛津中野在奈良有一个好朋友,这个好朋友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他在奈良的路子非常广,所以岛津中野拜托他去调查了一些事情,顺便还找到了一些与公家派系有关的东西,棉谷绿与音无拓也就是来拿这些东西的,而之所以会是棉谷绿与音无拓也,那还是因为他们两个比较面生的缘故。”
说到这里,尹恩笑着说道:“弥音觉得岛津中野又按捺不住想要搞事情了,他这次又是绕过了其他势力和我们单独合作,而且开出的价码还不低。”
张景旭点了点头,也笑着说道:“这也很正常,现在的岛津中野其实处境很不妙,因为他的后路已经被岛津弘道给断了,所以岛津中野必须得在武家派系的领头羊位置上做出一些成绩来,否则等到公武之战结束之后,岛津中野就得开始自己悲凉的下半生了。”
既然现在不能和棉谷绿二人接头,刘星等人便在把手里的仙贝都喂给了那些鹿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奈良公园,前往了腾飞俱乐部与一郎等人见面,毕竟他们才是奈良的地头蛇。
在得知了本田哲也的发现之后,一郎便若有所思的说道:“经常在奈良城区内活动的鹿已经超过了千头,它们每天需要消耗的食物非常多,所以为了避免这些鹿把奈良城区吃的寸草不生,公园每天都会安排工作人员为鹿提供食物,不过这些食物基本上都是以专门配置的饲料为主,按理来说不会给它们吃这种糕点。”

komvx精华玄幻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笔趣-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掛羊頭賣狗肉推薦-763aa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很快,客厅议事便结束了,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如果想聊可以聊很久,但是不想聊也可以不聊。
原因很简单,这事情一旦涉及到了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以及旧日支配者,刘星等人是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以力破巧,当一个人的力量到达了一定的程度,那么再完美的算计都对他毫无作用。
所以,大家还不如各自回去休息一会儿,准备等着吃晚饭。
于是乎,刘星找了一个上厕所的理由便率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正如刘星所想的那样,黄衣之王正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旁,手里还拿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书。
不过最重要的是,此时的黄衣之王竟然放下了自己的兜帽,露出了它的真容。
不对,这并不是黄衣之王的真容,因为黄衣之王不可能是一个人类,而且还是一个APP99的人类!
刘星先是一愣神,然后恭敬的说道:“伟大的黄衣。。。”
刘星的话才刚刚开口,黄衣之王就摆手说道:“你现在可以不用叫我黄衣之王了,因为我现在的名字是哈斯塔!”
哈斯塔?!
刘星虽然在表面上云淡风轻,但是内心中却已经是震惊不已,没想到黄衣之王竟然已经变成了哈斯塔!
这怎么可能呢?
哈斯塔与黄衣之王的关系,就好比孙猴子和它拔下来的猴毛变成的猴子猴孙,这都已经不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了,刘星可以肯定在正常情况下哈斯塔如果想要黄衣之王当场去世,那么黄衣之王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而且作为哈斯塔的分身之一,黄衣之王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还不至于能够反噬其主。
所以,如今的黄衣之王能够说出自己就是哈斯塔这样的话,那就说明黄衣之王是真的已经取代了哈斯塔,否则哈斯塔怎么可能会容忍自己的分身竟然敢冒用自己的名字。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帮助黄衣之王取代了哈斯塔呢?
刘星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奥观海。
刘星之所以会想到奥观海,其实就是用了一个简单且不太靠谱的排除法。
首先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能够让黄衣之王取代哈斯塔的人选并不多,也就只有奈亚拉托提普的那些分身,而到现在刘星也就见到了奥观海与肿胀之女,不过如今的肿胀之女已经和克苏鲁取得了联系,那么哈斯塔十有八九是不会选择加入肿胀之女的阵营。
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克苏鲁与哈斯塔这对兄弟可谓是“兄友弟恭”,一直都希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说白了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所以,就算是肿胀之女也不太可能将克苏鲁与哈斯塔都收入自己的麾下。
而且肿胀之女在招揽克苏鲁与修德.梅尔时,虽然也做过了一定的隐藏,但是这也就能瞒一瞒自己这些玩家与NPC,想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奥观海肯定是知道肿胀之女做了什么,而肿胀之女也很清楚奥观海做了什么。
不过刘星是真的没有想到奥观海的路子竟然可以这么野,放着好好的哈斯塔不去拉拢,竟然直接安排哈斯塔的分身黄衣之王上位。
当然了,如果仔细想一想的话,刘星还是很能理解奥观海为什么要这么做,说白了可能还是哈斯塔不够配合,所以只能让黄衣之王取而代之,而且如今的黄衣之王虽然拥有了哈斯塔的力量,但是它的本质依旧还是哈斯塔的一个分身而已,所以奥观海想要拿捏如今的新哈斯塔还是很容易的。
就像新哈斯塔拿捏自己一般容易。
作为一个聪明人,刘星知道此时的自己是该知道的就知道,不该知道的就别问,所以刘星连忙改口说道:“伟大的哈斯塔,我很荣幸为你服务。”
哈斯塔满意的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所以我才会选择在第一时间来找你,因为现在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不过这件事情也不急,只需要你完成就可以了,而且伦德尔他们也会帮助你的。”
“愿闻其详!”刘星立马回答道。
刘星话音刚落,脑海中就突然浮现出了一幅画面——一个满身皱纹,头生触手,且有利爪的黑色不明物体正在虚空中飞行。
刘星略一思索,就想起了这个怪物是谁。
哈斯塔的另外一个分身——遥远的欢宴者。
看来原本的哈斯塔还是留了一手,在知道自己被奥观海与黄衣之王算计之后,立马就选择壮士断腕,将本体的意识转移到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分身之上,然后就开足马力选择了逃跑。
看来就算是奥观海,也没有办法轻易的解决掉一个旧日支配者。
不过刘星很怀疑这其实也是奥观海故意所为,专门放跑了这遥远的欢宴者,目的就是为了让新任的哈斯塔产生压力,因为奥观海既然可以让你黄衣之王这个分身成为哈斯塔,那么奥观海就可以让遥远的欢宴者也变成哈斯塔。
所以,刘星觉得面前的哈斯塔也应该能猜到这一点,因此它才会决定动用自己的手下来想办法干掉这个遥远的欢宴者。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类跑去宇宙中追捕它的,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何况你其实只需要守株待兔就可以了。”哈斯塔放下手中的书说道:“如果我没有推算错误的话,它肯定是会来地球的,到时候我会命令伦德尔在半空中监视着地球,如果有什么发现的话就会通知你,然后你们就可以帮我去追捕这个该死的家伙,当然了,生死无论!”
说完这句话,哈斯塔便直接消失在了刘星的眼前。
在确定哈斯塔是真的离开了之后,刘星才慢慢的松了一口气,因为进化为哈斯塔的黄衣之王,比以前更具有压迫力了,这让刘星忍不住想起来了当年的撒托古亚,不过说到撒托古亚,刘星其实很好奇如今的撒托古亚会投靠那位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
虽然撒托古亚在当年靠着自己得到了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一件特殊物品,实力肯定是得到了一定的提升,但是刘星可以肯定撒托古亚现在是没有能力与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们平起平坐,所以撒托古亚在接下来的“神仙打架”中还是会选择站队的。
如果撒托古亚能够加入奥观海的阵营,那对于刘星而言可是一件大好事,因为这就代表着自己与本阵营的几个大佬都有点关系。。。至于加入其他阵营,刘星目前还没有这种作死的考虑。
想到这里,刘星便开始准备对付遥远的欢宴者了。
相比于黄衣之王这种类人分身,遥远的欢宴者这样的怪物分身就要好对付的多,因为这类分身是能动手就尽量不吵吵,所以只要做好了准备,还是有机会能够对付它的。
不过只要自己没猜错的话,奥观海应该并不希望自己把遥远的欢宴者怎么样,无论是抓住还是直接直接干掉,刘星觉得奥观海都会因此怪罪自己,毕竟遥远的欢宴者十有八九是奥观海准备的底牌。
得罪老大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得罪老大的老大那更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刘星现在已经打定了主意,那就是在明面上做好各种准备,但是这些准备都得是无用功才行。
但是自己想要这么做,就还得和自己的“同事”商量好才行。
那么伦德尔怎么还不来呢?
过了一会儿,刘星还是没有看到伦德尔,看来伦德尔还真像哈斯塔刚刚所说的那样,被安排在半空中俯瞰地球了,只有等到遥远的欢宴者出现在地球上,自己才有机会与伦德尔见面。
看来哈斯塔还是很担心自己与伦德尔会串联的啊,或者说哈斯塔很清楚自己得位不正。
先且不论自己,刘星可以确定伦德尔是知道黄衣之王与哈斯塔之间的关系,而且拜亚基一族是哈斯塔的眷族,而不是黄衣之王的眷族。
虽然如今的哈斯塔也是哈斯塔,但并不是当初拜亚基一族效忠的哈斯塔。
所以,如今的哈斯塔还是很担心伦德尔会对以前的旧主依旧抱有忠心,因此哈斯塔才会安排伦德尔与自己分开,以避免伦德尔会拉拢自己一起背叛他。
不过话说回来了,刘星还是有点搞不清楚如今的哈斯塔为什么会这么看好自己,难道因为自己是玩家吗?
呃,好像这样还真就说得通了,因为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最大的变数就是玩家,也只有玩家才有机会以弱胜强,所以光是伦德尔肯定打不过遥远的欢宴者,但是再加上自己这个玩家的话,还真有机会可以解决掉遥远的欢宴者。
那么下一个问题,遥远的欢宴者为什么会来地球呢?难道它是打算投靠另外一位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以图东山再起吗?
但如今只是分身级别的遥远欢宴者,它又有什么资格投靠某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难道它还藏着什么底牌吗?或者说它是在等着如今的哈斯塔与奥观海翻脸?
想到这里,刘星就听到了敲门声。
很显然,这是张景旭与尹恩来找自己了。
果不其然,刘星打开房门就看到尹恩与张景旭像做贼一样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刘星眉头一挑,有些疑惑的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搞的像是做贼的一样?正大光明的走进来不行吗?”
尹恩白了刘星一眼,摇头说道:“刘星你是不知道啊,这外面那群女人是越来越八卦了,我刚刚去找张景旭的时候,你家爱丽丝就对陆天涯说我是去找张景旭约会,就这一句话便把我的鸡皮疙瘩给弄起来了,所以如果让她们在看到我们来找你,那就啧啧啧了。”
一旁的张景旭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所以以后我们哥几个就不要再有事没事聚在一起了,我怕我家陆天涯误会。”
刘星也忍不住白了张景旭一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闲扯了几句玩笑话后,刘星进入了正题,“看来新的大事件就要开始了,现在肿胀之女至少拉拢了两名旧日支配者,我想其它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也应该在做准备了,所以我们这个平行世界恐怕不是毁于一个旧日支配者之手,而是被一群旧日支配者给打成飞灰。”
尹恩深以为然的点头说道:“是啊,这真的已经变成神仙打架了,不过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就不打算管管吗?这么多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和旧日支配者聚在一起,别说是动手了,光是一个个出场就可以把地球上的所有人类给逼疯,所以我觉得这里应该是有一个章程的,那些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和旧日支配者不太可能会直接撸起袖子就开始打架吧?”
刘星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么一个理,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应该不会放任自己的股东与高级员工砸场子的,除非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所拥有的权限超出了刘星的想象。
“算了吧,我们现在还是不要再纠结那些有的没的了,反正这神仙打架,我们凡人是没有办法插手的;所以我们还是把视线转移到眼前的问题上吧,我刚刚从华夏道门那边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宇宙国的深潜会总部开始行动了,他们调配了不少物资送给了公家派系,看来公武之战终于要进入白热化阶段了,不过我觉得最有趣的是深潜会总部并没有将这批物资交给分部来处理。”
“什么,深潜会又开始整活了?”尹恩皱着眉头说道:“这深潜会的总部也是厉害啊,虽然现在的明眼人都知道分部和他们总部不合,但是这件事情也不需要就这么摆在台面上啊,搞的双方都有些尴尬。”
张景旭笑了笑,摇头说道:“这其实也很正常,深潜会总部这是看不惯分部挂羊头卖狗肉,挂着自己的名字却在做自己的事。”

e1tzq熱門都市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快進到第一個犧牲者-5z724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对了,既然这次模组的主线任务是在游客中心里待到第二天天亮,所以等会儿我们在分配房间的时候先按照陈雷的安排走,等到后面我们再随机住在一个人的房间里,这样就可以防止我们被各个击破。”悠然看着正在收拾饭桌的陈雷说道。
李寒星回头过来,笑着说道:“那我们今天晚上就不用睡觉了,随时准备和敌人接战;不过话说回来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在这个模组中可能遭遇的敌人如果是神话生物的话,那么十有八九就是深潜者了,毕竟这度假岛怎么都是深潜者的主场。”
李寒星话音刚落,刘星便看到洪宇突然起身跟着陈雷上了二楼,看来这次是先由洪宇与徐梦挑选房间。
过了一会儿,洪宇才和陈雷一起走了下来。
“看来该我们选房间了,等会儿我们尽量是能选几个房间就选几个房间,顺便确定一下那对情侣的房间是在二楼还是三楼,然后在他们的旁边选一个房间当诱饵;当然我们还得确定陈雷住在那里,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尽量离他远一点,或者说我们的房间要比那对情侣的房间距离陈雷更远,因为相比之下陈雷比那对情侣更像是我们的敌人。”陈瞳开口说道。
陈瞳话音刚落,陈雷就站在了刘星等人的面前。
“各位,现在我们先上去选房间吧,我们游客中心其实也算是员工宿舍,不过各位可以放心,房间里的所有个人用品我们都已经提前换过了;现在楼上一共有八个房间,也就是二三楼各有四个房间,这些房间的房型都差不多,所以大家可以任意挑选,当然了,现在旁边那对情侣选择了二楼靠近楼梯的那个房间。”
刘星等人点了点头,起身跟着陈雷来到了游客中心的二楼。
二楼的构造在刘星看来很有意思,因为楼梯是靠在最右边的缘故,所以那对情侣选择的房间也是最靠右边的,不过在这个房间的旁边还有一个小房间,看样子应该是放些扫把拖把之类的杂物间,勉强可以站进去一个人的那种。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刘星觉得这个杂物间很有可能就是陈雷变身成深潜者的地方。
至于二楼剩下的那三个房间都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陈雷提前打开门的缘故,所以刘星等人一眼就可以看清楚这些房间的内部构造都差不多,有些类似于酒店的客房。
看来这里的确是一个员工宿舍。
然后陈雷就带着刘星等人来到三楼。
刚刚走上三楼,刘星就觉得三楼有些不对劲,因为三楼的温度与湿度都比一二楼提升了不少,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
当然了,刘星身边的李寒星等人对此毫无反应,看来这里应该也是来自于麦宇强的其它记忆。
三楼的房间看起来与二楼的房间相差无几,但是三楼的房间布局却有所不同,简单的来说就是中间的那两个房间向里凹进去了一点,而左右两个房间则成了门对门,这也就是说左右两个房间中的人一眼就可以看清楚对面房间的情况。
所以,刘星等人都不需要进行交流,就直接决定先选下这左右两个房间,不过剩下那两个房间怎么选就有些麻烦了。
因为陈雷是在刘星等人选好了房间之后,他才会从剩下的三个房间中进行选择。
就在刘星等人试图通过眼神进行交流的时候,陈雷笑着说道:“各位,我现在先去厨房收拾碗筷,你们自行选定好房间之后就可以告诉我,到时候我就好把每个房间的专用钥匙交给你们。”
说完陈雷就去二楼的厨房洗碗了。。。等等,二楼的厨房?
刘星眉头一皱,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二楼那来的厨房?
难道那个像是杂物间的地方就是厨房?
那也不可能啊,那个杂物间里除非是有一个虚空空间,否则是不可能放得下一个厨房的,因为再往右走一步就会直接掉出游客中心,所以这个厨房里除非是只有一口灶台。。。但是也不可能做出那么多饭菜。
看来在麦宇强的记忆中,这个厨房完全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地方,所以就直接被抹消了,以方便给其他地方腾空间。
不过这也证明了今天的晚饭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否则麦宇强也不会把厨房给忘记了。
同样的,李寒星等人的“夜宵计划”应该也泡汤了,这也就是说麦宇强等人在这个模组中应该还没有撑到半夜就结束了。
虽然按照李寒星等人的配置而言,他们是很有可能在干掉本次模组的关底BOSS后顺利的提前通关,但是刘星觉得这种可能性并不高,因为就算是超人卡在克苏鲁跑团游戏中,在大部分情况也最多是能够多蹦跶几下,因为在克苏鲁跑团游戏的圈子里有这么一句话——当一个kp愿意让一张超人卡加入自己的模组时,那就说明这个kp已经准备好遇事不决放奈亚拉托提普了。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刘星可不觉得如今负责运营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那个狗群主,会放任这些充过钱的玩家直接靠着硬实力平推模组,因为这不够克苏鲁。
所以,刘星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上多出了一个红红的大字——危!
很显然,如今自己扮演的麦宇强是这支四人小队中的最强战斗力,按理来说只要不是特别倒霉,连续几个判定全是大失败的话,或者自己一行人在进行san值检定的时候直接疯掉一两个的话,那么自己只要能有一两个队友打配合的话,应该是可以打败一只深潜者的。
所以,等会儿的战斗轮十有八九会发生意外。
就在刘星思考着之后的战斗轮会发生什么自己意想不到的情况,李寒星三人已经开始讨论怎么挑选剩下的那两个房间。
“首先这三楼最左最右那两个房间我们都得拿下,因为我们等会儿就可以待在其中一个房间,然后将另外一个房间进行一些布置,让敌人误以为我们都在那个房间里,这样我们就可以最多的反应时间;但是这么一选的话,剩下的那两个房间就不太好选了,因为按照我们之前的选择思路,我们应该要选择二楼最左边的那个房间,这样最后一个房间就是二三楼中间那四个房间中的其中之一,但是我们不知道陈雷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我觉得狗群主给陈雷其实只安排了两种解题思路,一种是尽量靠近玩家,另一种则是远离玩家,当然我们如果选择了三楼的四个房间,那么陈雷不管是选择二楼的那个房间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这样一来的话,我们很有可能无法在第一时间确定敌人有没有动手,这对于我们而言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是我们如果按照之前的思路选择了一个二楼的房间,那么陈雷就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选择三楼最后的房间。”
说到这里,李寒星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说道:“到时候陈雷如果说‘他想尽可能为更多的人服务’,我们总不可能把他给赶走吧,如果。。。”
李寒星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刘星等人循声看去,三楼的第二个房间中突然出现了一根小臂粗细的树枝,而房间中的玻璃窗则是已经被它给打破了。
“好吧,看来我们是不需要做选择了,这个房间算是被ban了。”陈瞳耸了耸肩说道。
这时陈雷与那对情侣闻声而来,不过让刘星有些意外的是陈雷的手里直接抱着一块新的玻璃窗,就像是早就知道这个房间的窗户会被打碎一样。
不过李寒星等人依旧对此毫不在意,直接帮着陈雷把损坏的窗户给换好了,不过在此期间因为游客中心的暴雨下的实在是太大,所以这个房间已经被雨淋湿的无法住人了。
于是乎,李寒星等人顺势提出自己一行人要住三楼的剩下三个房间,以及二楼最左边的那个房间。
陈雷对此毫无意见。
到了这里,刘星算是摸清楚了这个模组的一个基本套路——因为麦宇强可能已经忘记了某些不太重要的过场剧情与人物对话,所以这些都被彻底忽略,跳过过程直接来到了结果。
还有就是密室时间的问题,因为在回忆这个模组的时候麦宇强是处于上帝视角,所以“李寒星”等人才能够毫无限制的随时开启密室时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而且只要不把话说完,那么就不会开启下一段剧情。
这让刘星对此表示非常羡慕。
回到正题,等到陈雷与那对情侣都回到了二楼时,李寒星就对刘星说道:“麦宇强,你是我们四个人之中最能打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先在二楼那个房间里待着,等到有NPC出事之后再回到三楼来和我们汇合;如果可以的话。。。”
这一次李寒星的话依旧还没有说完,刘星就眼睛一闭一睁,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马桶上。
???
这是什么情况?
刘星一脸懵逼,一时之间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坐在马桶上。
不过就在这时,刘星突然听到房间外面传来了一声尖叫,而且是女声。
很显然,徐梦出事了,毕竟在如今的游客中心中就只有徐梦这一名女性。
刘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连忙起身冲向了门外,然后就看到了已经倒在血泊中的徐梦,不过因为徐梦是俯面倒下的,所以刘星无法确定徐梦正面的伤口是怎样的。
而在这时,洪宇从一楼跑了上来,而陈雷则是从靠近洪宇与徐梦的那个房间里走了出来,不过此时的陈雷正包裹着一身浴巾,身上还是湿漉漉的,看样子是因为刚刚抢修窗户的时候被雨淋湿了,所以现在就洗了个澡准备换衣服。
刘星快速的在洪宇和陈雷的身上扫视了一遍,并没有在他们的身上发现血迹,这让刘星不由得有些疑惑,因为从徐梦身下的血泊,以及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的情况来看,她当时应该是非头部的要害部位,也就脖子或者心脏处受到了致命的利器攻击,而这两个要害部位在受到利器攻击时都会溅射出大量的鲜血,所以对徐梦下手的人应该也会沾上不少血才对。
因此,刘星觉得洪宇现在已经可以被排除嫌疑了,因为他除非是穿着雨衣,戴着面具来袭击徐梦,否则他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换好干净的衣服。
看来陈雷果然是本次模组中的反派角色。
就在这时,李寒星三人也从三楼赶了下来,看着眼前的情形都是眉头一皱,很快都把目光放在了陈雷身上,而且就连陈雷是如何动手都猜了个七七八八。
只要是对于克苏鲁跑团游戏有一定了解的玩家,那么现在都会认定陈雷就是杀死徐梦的唯一指定嫌疑人。
就在刘星准备开口指认陈雷的时候,刘星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此时的麦宇强与李寒星等人都是刚刚进入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新手玩家,所以他们的人物卡十有八九还是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普通人,因此自己一行人只能从一般人的角度来审视这起突然发生的命案。
当然了,就算刘星等人现在有办法能够确定徐梦就是陈雷所害,刘星觉得李寒星三人也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因为在这个时候和陈雷翻脸可不是一个好选择,毕竟陈雷距离自己一行人也就不到两米的距离,就这点距离如果打起来的话,自己一行人就会处于绝对的劣势。
刘星想了想,默默的朝着后面退了半步,拉开了一点与陈雷的距离。
而此时的洪宇已经跪在地上抱头痛哭,正好挡在了刘星等人与陈雷之间,所以刘星等人也只能站在旁边默哀,顺便偷偷的观察着陈雷的情况。
可惜刘星等人并没有任何发现,因为此时的陈雷看起来非常正常,不过刘星有注意到陈雷一直都靠在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