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袍染血

0b3g7熱門都市小说 我是這樣的作者 線上看-第七百七十七章 傾國之兵不足憑相伴-nl4ng

我是這樣的作者
小說推薦我是這樣的作者
随着南北两方,都因为陈错的一人进军,而产生莫大变化之际,除了最直接的关系人之外,一开始,各方势力都有了观望的趋势。
这个最直接的关系人,南方这边,自然是指的皇帝这边的宗室,尤其是皇帝本人,与太子乃是血亲,太子更是皇帝的独子,双方血脉命运相连,太子在北方闹出偌大局面,皇帝固然是最关心的,同样也是受到最直接影响的——
按着原本众多势力的思路,太子贸然北上,孤身一人闹腾,把自身陷入险境不说,还会造成外交问题,令南北之间的相对和平局面毁于一旦。
这毫无疑问会直接领皇室承担破坏和平的责任,那么接下来的诸多损失和花费,就会严重削弱皇室威严。
更不要说,太子的位置其实一直不稳,是靠着独子属性,方能留在宝座上,但早就有永王等一批觊觎者暗中谋划了。
这也是之前诸多谣言逐渐流传、扩散的原因。
可惜,事情有悖常理。
“你们说,那太子怎么就勇猛精进,一路摧枯拉朽了?这合理吗?这说得通吗?说不通!”
宽敞的厅堂上,高贵儒雅的定王,露出了有别于平日里温情脉脉的面孔,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在他的面前,站着的是众多心腹和党羽,他们一个个显得有些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就在几天之前,他们还齐聚一堂,就是在这个厅堂,心潮澎湃的要利用太子冒进之时,来进行发挥,将面前这位定王推举上去。
但结果却令他们措手不及,以至于眼下,他们再次聚集在此,所要做的,变成了接下来到底要如何决断。
可惜,定王除了恼怒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在一番抱怨之后,定王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妥,这有悖于自己表现出来的人设定位,更不利于培养威严,于是迅速收敛情绪,而后做回椅子上,看着面前众人,就示意他们畅所欲言。
“说说你们各自的想法,如今情报还不清晰,而且还不是第一手的,加上南北之间有诸多阻碍,消息的传递受到层层影响,未必为真,但大体上该是差不多的,那就是那位太子殿下,在北地应该还在折腾,而且闹出了不小动静……”
听着定王的吩咐,众人面面相觑。
雙生姐妹花與惡魔軍團 漠然月月
他们过来是听指挥的,要定王出言安抚人心的,结果这位定王殿下,还要他们出谋划策?
吃老婆餅吃出個老婆
最后,还是有人出声,说道:“之前已经有东赵使者来抗议了,据说朝堂上也议论纷纷,有人提议惩戒,有人说要尽快将太子召回来,更有人提议,派人去东赵致歉,结果第二日,就有了太子一人攻破了那东赵精锐兵马的消息,不光朝堂上没了声息,连带着东赵使者都不闹腾了……”
他还没说完,旁边就有人打断他,冷冷道:“此刻你说这些做什么,莫非是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定王的眼神也冷冽了不少。
那人赶紧道:“并非如此,下官的意思是说,一开始那东赵必然与我等一样,都轻敌了,虽然派出精锐兵马,但也不过只有一支,虽不知太子是如何击溃,但想来也是利用了自身武力,高来高去,抓住敌军破绽擒拿敌首之类的,而在这之前,听说只是派出一支寻常兵马,再往前,都是武林人士去围杀,但经此一战之后,我想那东赵的皇帝,肯定会派出诸多兵马,郑重对待!那时候,消息必然不同,我等只需静候观望……”
“报~”
这人话音还未落下,外面忽然就急匆匆的冲进来一人!
校花的超凡醫仙
他一进来,看着满屋子的人还一愣,但旋即就意识到情况,抱拳对定王说有紧急军情。
众人一看,也都认出其人,乃是定王的一个门客,据说也是武功好手,算是一流顶尖,高来高去,时常传递消息。
網遊之七界 樂月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出现,还说是紧急消息,稍微一想,就知道必然与太子那边相关,众人不免关注。
最佳寵溺獎(娛樂圈)
我的隊友是奇葩
可定王之前已经吃过亏了,此时哪还敢当众听消息,先是让那传信人退下,自己很快找了个借口暂时离开,过去听了消息,随后他便身子一晃,差点瘫倒在地上。
这一幕,外堂的人没有看到,不过他们一个个虽然坐定不懂,可这心里却是七上八下,不知到底是什么消息。
好在没过多久,就有几个家仆模样的人在外求见,都是与会之人的从属。
那外面的护卫本来不让人进,可耐不住里面的人想要知道,于是主动出去攀谈,而后一个个倒吸凉气,终于知道是什么紧急消息了。
等他们回来之后,将消息小声通报,传于众人,立刻就炸开了锅。
“那东赵的皇帝还真是敢下血本!”
“可不是吗?三支精锐兵马,三万多人啊,还是刚刚去北边打过异族的,请说杀了几万胡人,铸就京观,何等凶悍,居然被拿出来围攻一人,闻所未闻,若是过去,我都要说一句荒唐了,但如今……”
“不止呢,听说还动用了一支武林人手,据闻这支人手很是神秘,但其中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足以称霸一时!”
“除此之外,还调动了当地驻军,在周边城郡设下埋伏,来回传递消息……”
说着说着,众人一个个相互对视,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惊骇。
摯寵逃妻:冷少謀婚設愛 唐伊
要知道,这样的配置,就算是对付南朝最为精锐的兵马,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而且因为是在那东赵国境之内布置,本土作战,更有诸多益处!
算算这诸多安排——
经验丰富的精锐兵马负责决战,又有地方部队协助、支援,有本土作战所带来的后勤和情报加成,更有顶尖武林人士组成的突击团队,无论是刺探敌情,又或者是刺杀斩首,都堪称得心应手。
金牌神醫:腹黑寵妃
若是南朝兵马过去,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事实上,这种队列排出来,让南朝之人看了,都会后背发凉,觉得是那东赵要起倾国之兵,来南征灭国的!
但现在这些人马聚集起来,却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绞杀一人。
“太过离谱了吧!”
众人相顾无言,尤其是当这个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经过南朝前线兵马,以及朝廷诸多势力的过滤,是严重滞后的,那一战的结果都附带在上面了。
这正是让所有人惊骇和恐惧的原因,以至于这灯火通明的厅堂,很快就无人出声了。
直到定王踉踉跄跄的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他的失魂落魄,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哗啦!
与此同时,外面忽然响起一串声响,有撞门之声,还有沉重而杂乱的脚步声。
跟着,一群兵卒拿着兵刃,冲入厅堂。
“所有人,都拿下!”
为首的将领冷笑一声,挥手下令,随后看着定王,冷冷说道:“得了密报,定王图谋不轨,奉旨捉拿!”
这一夜,被破门的府邸,可不止这一家。

00u7w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我是這樣的作者 起點-第七百四十章 故人-skj8t

我是這樣的作者
小說推薦我是這樣的作者
“太尉和司空?那可都是朝中的大人物啊!”
沃忠眼中一亮,立刻便追问起来,他原本就是个江湖混混,能接触到的官吏都十分有限,对大楚整个官场的结构体系不清不楚,可但凡能让他知道的官职,那必然都是一顶一的高官。
徐泽则是脸色凝重,忍不住就问:“你说太尉与司空也有消息,莫非是不利于殿下的消息?”
他们这些个人聚集于此,本来就是因着打探消息。
而一天下来,所谓消息的内容分析起来,就没有几个是说太子好、对太子有利的,这基本上算是奠定了基调,这时一听说太尉和司空这样的大人物,徐泽这心里自然有些不安。
拓跋迥没有绕圈子,点点头,脸上居然还带着笑意,道:“不错,说是这两位对太子颇为敌视,最近放出风声来,说是要参太子一本!”
“他们好大的胆子!”
沃忠立刻摇摇头。
甭管这两位在他心中是多大的官,但那终究只是官。
在沃忠看来,只要是官,那就有下台的一天,但太子可不同,那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天家血脉、未来至尊,哪里是两个迟早要告老还乡的大官比得了的?就这样还敢说大话?
“有道是人言可畏啊!”徐泽却是忧心忡忡的样子,“今日一天下来,得到的消息都对太子不利,明明太子在南方可谓所向披靡,怎的到了这京城,居然被这般说道?着实是让人想不明白!”
“这些该是都在太子的谋划之中,”拓跋迥却是神色如常,居然半点都不意外,“再者说来,太子这次裹挟了众人归来,又有诸多战绩,甚至连倭寇都端了几个,更是与各地驻军都有了约定,让他们一同上书,为的是什么,你们可曾想过?”
沃忠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个粗犷男子,觉得他与过去的样子,有了很大不同,那貌似凶恶的面孔上,过去显得憨厚的目光,此刻却是精芒闪烁。
不由得,沃忠居然想到了自己那位义父,这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触。
“你们也不用担忧,这些本不该我等操心,只要将消息回报过去,那就足够了,不是么?”
拓跋迥说话间,便招呼了两个人过来。
他们这一行人过来,固然是各有千秋,但真正能写出一手文章的终究还是少数,眼前这两个,便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接下来,便是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然后让两人草草纪录,最后再总结、归纳一番,把个今日的所见所闻,都给分说了清楚。
只是他们两人写出来的书信,并没有被立刻发出去,也无需寄出,而是被装了起来,藏好、放好。
而接下来的两人,这群人依旧还是这般施为,一边刺探、打探消息,一边则是记录下来,封装好、隐藏好。
等到了第三日的凌晨,终于有人抵达。
那人赫然便是最早跟在李怀身边的唐编!
这唐编来到之后,左右之人都向他行礼,态度恭恭敬敬,如那拓跋迥等人,更是隐隐透露出讨好的味道。
这投靠之人之间,却还是不同的,比如这拓跋迥等人,算是跟着一群大佬投奔太子,乃是边缘人物,想要好出头,必须要如眼下这般深入陷阱,又或者是在与那倭寇对峙的时候出生入死打探消息,才能被逐渐吸纳——
以太子的实力,自然是能够直捣黄龙,不需要这般复杂,不过倭寇毕竟零散,隐藏各处,一个不小心打草惊蛇,后续想要捉拿就不容易了,而同时,如魏振士等人,也要靠着这些行为筛选人手、心腹,否则不敢轻易信任。
相比之下,如唐编这样,在太子离开建康城之时,就跟随在身边的,毫无疑问就占了老大便宜,莫说是他,就连那江上、何夏这般武林龙套,现在也是水涨船高。
是以这时他一露面,众人纷纷表现出恭敬与听从的模样。
唐编倒是没有什么异样和不习惯,毕竟当年他为拜火教右使的时候,亦是见过这等阵仗。
“殿下下午便会抵达,在这之前,你们还是先潜伏起来,但也无需太过小心谨慎,因为殿下的意思很清楚,也不怕旁人说道,只是想省去麻烦,若真有人给你们找茬,那也无需客气,只管对抗便是!真有什么事,自然有殿下为你们撑腰,无需担忧!”
“这可是太好了!”沃忠一听顿时大喜,那眉飞色舞的样子,简直是将心头的欣喜都给表现在了脸上,“这几日我已然是看了几个人很是不顺眼了。”
徐泽则道:“我等固然是有殿下撑腰的,但反过来,我等也代表着殿下的脸面,也是不该给殿下丢脸的,所以刻意不怕事,但也不能惹事!”说到最后,他狠狠地瞪了沃忠一眼,后者顿时讪讪。
倒是那拓跋迥哈哈一笑,道:“有了唐兄这句话,我等心里可就有数了,知道自己也不是那无根浮萍了,是有人撑腰、有靠山的了!过去咱们在江湖中刀头舔血,这心里多多少少都有担忧的,可今后便不同了,会约束自己的!”
“对对对,正是这个理!”
旁人也忍不住点头附和。
唐编默默点头,看着徐泽与拓跋迥这心里颇为满意,暗道这两个人都是有眼色、知道进退的,其实是可造之材。
他过去为大教高层,也是见多识广的,见着几人表现,心里自然有一番计较和评判。
而后,他又简单吩咐几句,有些是李怀的命令,有些则是根据过往经验,给予的提醒,而后又将几人手上总结的情报、信息收拢过来。
随后,他告别几人,将那情报整理一下,就交给了特别安排的人手,让他们快步送回去。
这几人都是特殊挑选出来的,经过魏振士的考验不说,本身还擅长轻身功法,这时各自携带一部分书信离开,就迎着李怀一行人而去。
但唐编却没有离去,而是在城中行走。
这倒不是李怀给他的命令,恰恰相反,这一步是唐编在李怀面前请求,这才能得来的机会,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只要在城中露面,很快就能有人发现,然后就会有人过来邀请。
果然,不出他之所料,这边走了一小会,他就发现有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身后跟随,但唐编不动声色,在走了几个街区之后,他才猛然一转身,走入了一条无人小巷。
身后跟随的几个幼小身影见状,在左右探查之后,见没有什么危险,便也快步跟了上去。
只是等他们一转身,到了那条小巷,往里面一看,却见是一条死胡同,只有唐编一人站在尽头,正在缓缓转身,目光落到几个小儿身上。
几个小儿先是一惊,随后便回过神来,纷纷拱手,用还待稚嫩的声音道:“给右使见礼。”
“走吧,带我去见教主。”唐编淡淡说着。

su7sh優秀都市异能 《我是這樣的作者》-第七百二十四章 一臺戲-8lflq

我是這樣的作者
小說推薦我是這樣的作者
“情况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之前永王的诸多谋划,我等也已经一一记录下来,若是主上有需要,随时都能奉上!”书生打扮的丁永善在李怀面前拱手,恭恭敬敬的说着。
在他的身后,永王立于不远处,正咬牙切齿。
“我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些个人,居然这般无耻!竟然拿着我的一些个话,来太子面前告状!而且这群无耻之徒,居然在之前就已经勾……不对,是投靠了太子殿下,难怪本王处处不顺,原来是因为有他们这群白眼狼!”
李果的双目中仿佛能喷出火来,奈何之前过来投诚、认怂的时候,已经被李怀一句话警告过了,因此这会已经不敢轻易开口了,生怕一个不小心,被李怀给斥责了。
而在这位永王殿下的不远处,那位湖海盟主则是表情严肃,用冷若冰霜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丁永善,宛如一条毒蛇一般,似乎只要对方一个不小心,他就会直扑过去,将之生吞活剥!
“这丁永善与他那姊妹不过江湖散人,纵然有些威名,但如何能够比得上我这等一方霸主!结果就因为机缘巧合,居然让他先一步结交了太子殿下,如今更是试图成为太子殿下眼前的江湖头人,简直岂有此理!他算个什么东西!”
奈何之前冷哼打压丁永善的时候,被李怀同样冷哼一声,顿时这心气就软了、散了,转眼都不见了踪影,这会也就只能强自忍着。
似乎是感应到了两个人心中的念头,那丁永善这边和李怀说了一段后,居然还转过头,冲着永王和湖海盟主笑了笑,一脸和善。
顿时,永王和盟主的心头都是一跳,额头浮现青筋。这青筋一跳一跳的,显然是两人正在竭力忍耐。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丁永善接下来所说的话,着实是太过无耻,让他们差点气炸了肺!
“虽说永王殿下走了不少歧途,但到底还是被我等劝住了,迷途知返,这也是好的,”丁永善回过头去,再次冲着李怀恭敬说道,“至于说尤盟主,过去在江湖上是兴风作浪了一点,不过现在既然弃恶从善,遵从太子之令,那今后江湖上不仅能平静许多,还能更进一步的帮助太子梳理江南武林,也是喜事一件,在下不才,这见识还是稍有一些的,也愿意给太子参谋,日后方便尤盟主行事!”
李怀点点头,正要说什么,但那边两位是彻底忍耐不住了!
“岂有此理!”最先爆发的乃是永王,“我与太子乃是手足,为一族堂亲,乃是至亲!你居然在这里挑拨!明明是我自己看破了后宫与朝中权臣的挑拨奸计,直接过来认错,与你有什么干系!居然敢在这里揽功!”
他固然是气极,但到底还记得李怀方才的警告,不敢多言这丁永善等一群江湖二五仔的背叛行径,只是这语气却已是有些声嘶力竭了,那心中的悲愤几乎化作实质!
而有了这位永王开道,那位尤盟主索性也豁出去了,亦是毫不客气的开口道:“太子殿下明鉴,小人此番亦是感觉到了太子您的王者之气,愿效犬马之劳,小人麾下之湖海联盟根基不浅,莫说在这江南武林,便是在天下武林之中,亦是排的上号的,便是没有其他武林之人插手,亦足以辅佐太子您一扫武林沉疴!”
他亦是知道分寸,没有提及丁永善提前投效之事,因是知晓此乃太子谋划,自己若是置喙,难保不弄巧成拙,是以才避重就轻,可那话中的不甘,亦是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
另一边,被二人当面指责,尤其是当着太子的面,丁永善这心里也难免有些打鼓,于是立刻后退两步,拱手正色道:“太子殿下,我等自从见了您的风采之后,便就纷纷心折,是以全心辅佐,不敢有二心,潜伏之中固有风险,却不曾又半点动摇!虽为江湖草莽,亦受太子之风感化,有万死以报效大楚之心!此心,日月可鉴!若是因此而遭他人误解,只要太子于太子有利,我等粉身碎骨亦无憾!”
此言一出,李怀顿时心神震动,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正相表态,不由心中感慨起来——
“果然,我就是这么有人格魅力啊,只是举手投足之间,居然就让人死心塌地,莫非这就是虎躯一震,纳头便拜?”
一时之间,他觉得应该对自己重新评估一下。
“……,我求求你了,别给自己洗脑了,+1槽点。”
李怀丝毫也不理会旁白君之言,反倒是摆摆手:“你们不要争吵,都先冷静一下。”
他这边是感怀连连,而对面的永王与湖海盟主亦是心神震荡,目瞪口呆之间,却是各有感慨。
“无耻啊!何等无耻!”
此乃永王心声。
他只觉得自己过去生于皇家,又有贵人相助,实在是顺风顺水,便是曲艺讨好那位贵妃娘娘,和这个丁永善的无耻作风比起来,都显得正气凛然起来。
“我这般正直之人,与这等小人同处一个屋檐下,过去还有瓜葛牵扯,一个不小心就要被他陷害,而自己还不知,着实是太过凶险了,一定要远离他,远离!”
想到这里,李果倒是谨慎起来,这怒火平息了不少,也不想着再发言了。
“高手啊!果然是高手!这么一比,我过去的身份地位,反而成了阻碍!”
此乃湖海盟主心声。
他倒是一下子惊醒起来,意识到自己身为一方盟主、霸主,过去都是被人巴结、讨好,处处霸道、冷酷,固然是吸引了一群拥趸,但眼下自己反过来要去抱其他人的大腿,倒是有些不熟练、业务不够纯熟,若是不能尽快转变心态,日后是要吃亏的!
“这个丁永善固然无耻,但他过去作为江湖散人,没有太多拖累,倒是练出了一手察言观色、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无论何等无耻之言,说出来都是脸不红心不跳,吾不如也,也许现在不该太过敌对,反而应该结交,吸取经验,毕竟当初我初入师门的时候,也是艰难上进,眼下应该借此人经历,回忆起来,重新振作!”
一念至此,这尤虑倒是精神一振,斗志昂扬,期待挑战!
李怀一看三人样子,立刻便觉得自己果然是魅力高了,这一句话下去,就将三人之间的矛盾消弭了大半,日后只要恩威并施,保持平衡,自是能够制衡三人,收为己用!
“果然,我过去也不是瞎写的,是真的有手段!”
那边丁永善也在思索着,日后该是如何在太子麾下谋划,才能独占鳌头,而后也想起来,之前潜伏的时候,在那杨府寿宴之前,曾经聚在一起谋划了一番,结果却是碰到了两人,为了防止消息走漏,便将二人留下,那两人明显是本地武林之人,看着也挺机灵的,或许可以借助本地武林之力……
他这边想着,却不知道,被他顺带着想起来的那两人,此刻便在距离不远的院落中交谈着。
“不愧是太子,着实是太威风了!今日才知大丈夫,当如此!之前,真是我鼠目寸光,居然还怀疑太子之能,着实是不该啊,也不知道,咱们是否也有机会投效于太子!”沃忠正在激动直言,但对面的徐泽却是神色微动,朝着房间角落看去。
沃忠立刻也心有所感,同样将目光投了过去。
“你们二人对功力笑话的不错,不枉费老夫传功一场!”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房间角落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