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笑江山八賢王

8hxiv爱不释手的小說 戲笑江山八賢王 ptt-【第004回】 好姻緣鑒賞-raqjh

戲笑江山八賢王
小說推薦戲笑江山八賢王
“哎呀,我想起来了。”赵才说着,一拍自己的脑袋。脸上却露出惊恐的神色。
德芳听他张皇,又见他脸上不对劲,猛地给了他一掌,喝道:“你想起什么来了?一惊一乍的。还嫌这里的事不够多吗?”
赵才凑过来,低声对德芳道:“不是这个,我想起来了,我说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女子呢,原来是在百花楼。那时这女子也不叫红丝,而是叫什么红红。听说很有名的呢。当时见她满面春风笑脸迎客,都是有钱的大客户,却没想到,如今来到紫阳观做起了道姑。”
德芳皱起眉毛,百花楼是白牡丹的地盘,那是妓院啊,这红丝如此的清纯,怎么是这种人呢?不过,自己现在也不能问白牡丹到底有没有这回事,他问道:“赵才,你实话实说,你真的见过?你要是没见过,你生孩子没**。”
赵才道:“不敢隐瞒八贤王,我拿自己的性命担保。”
德芳研究着赵才刚才那句很是暴露他业余生活的话,冷笑道:“你小子,看来平时挺花的啊,经常去百花楼吗?”
赵才苦笑申辩自己有时候去,还是朋友请的。
德芳点点头转头对明道道:“明道道爷,你不必为红丝她寻死觅活的,她本是妓女出身,我这跟班以前在百花楼见过她,她不配你。”
焦爱和李真听罢都是一惊,埋怨他胡乱说话。
霸道修真農民 半路出家人
明道摇头道:“不可能,我师姐如此的冰清玉洁,不可能是妓女。”
红丝的手忽然摸到他的脸,仿佛有所言语。
明道低头看她,见她望着自己点点头,显然承认她的身份。
明道一时呆住,不敢相信。
众人见此时事情挑明,李真走出来道:“什么妓女?我在江湖久了,见过的人多。妓女也见过无数,你们知道,若不是好人家的女儿实在被生活所迫,怎么会去做妓女?她虽然有过这段痛苦经历,但如今出家也是清白了,总要给她一个机会。”
焦爱虽然一直身在闺阁,也知晓女人的苦处,听到李真说得明白也如此称是,便责怪德芳口不择言,妄为八贤王。
德芳没有搭理她们的冷嘲热讽,冷然对明道道:“你都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你现在还想和她好吗?我劝你,好好的一个男儿,又已经入了道门,若是苦修,终有一日会修成正果,不要为眼前儿女私情,尤其是一个有那样一段往事的女人而自毁前途,可是要明哲保身啊。”
明道气愤道:“赵八爷,我本以为你是一个明事理的人,没想到你的眼界也是这么俗气。我明道在这里保证,无论红丝姐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她在我心中都永远干净,清洁。如同一块美玉,若是放在我的手中,定然不会让她受到污浊的沾染。”
德芳一拍手道:“那,我果然没有认错,今夜我便让你们成婚你愿意吗?”
明道斩钉截铁道:“愿意。”
德芳道:“明道,你可是想好了,成婚乃是终生大事,不但违背师命,还有红丝以前难堪的过去,这一切,你都承担的了吗?”
明道点点头。
焦爱和李真见了,都称赞他是个奇男子。
德芳笑道:“好,如此这样,你们出来吧。”他的话语过后,那六个青袍人又从外面跳了进来。
豪門老公的小嫩妻 碧沁
众人见那六个青袍人又出来了,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六个青袍人却来到德芳面前,把青袍脱下,原来是唐岷领着五个南清宫的侍卫。
焦爱和李真忙问道是怎么回事。
重生超進化 陛下駕到
德芳笑道:“昨日,明道引我们来紫阳观之时,我闻听得他的箫声,便发现明道对红丝有情意,但是他却不肯再进一步。他们对咱们有恩,那样,只有咱们来帮助他成就这段好姻缘,因为我便找唐岷办成青袍人使出了这招苦肉计策。逼着他们说出心里的情节。若不使出这一招,恐怕他们两个就会面对面的相守到终老,也未必敞开心扉,互相表达,成就美满的佳缘。”
明道现在有点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一切,急忙道:“可是,红丝师姐被点的死穴呢。”
唐岷笑道:“那是我唐门的绝技,只点晕麻穴而已。”说着,来到明道的身前,给红丝解穴。
红丝被解穴之后,身体静脉完好如初,从明道的手臂上滑落下来,站在一旁。
德芳望着明道和红丝,笑道:“既然现在姻缘已经成了,天作人合,你们今夜就结婚,入洞房。”
明道破涕为笑,喜笑颜开道:“感谢八爷。”
赵才笑道:“什么八爷,这便是八贤王。”
凰鬥之嫡女謀宮
明道疑惑道:“难道是死而复生,千里寻紫雨石救妻,寻天马签订南北和,义气云天让皇位的八贤王吗?”
德芳听得他对自己知道的事还挺多,道:“正是我。”
明道听罢,顿时一惊,连忙跪下大礼参拜。红丝、宝童和宁心连忙也下跪参拜。
红丝却在一旁连忙阻止道:“不行,不行。”
明道问为什么不行。
德芳道:“你尽管说来。”
红丝忽然眼中有泪,说道:“我家乃是汴京人士。父母早亡,一个奶奶把我养大,我十岁奶奶去世,因为没有活处卖身到百花楼,才走入了那种地方。后来,我自己赎身,看破红尘,一心来出家。虽然对明道师弟是真心,但却不是清白身,恐怕对不起他。”
德芳说道:“既然明道都已经对你一片痴心,你何必有顾虑呢?过去的事就忘掉吧,人生之中谁没有走错过路。何况是为了生存情势所逼。你们今夜便成婚。姻缘来之不易,你们要好好的珍惜,以后好好的过日子,比什么不幸福?”
這個喪屍很有愛
红丝踌躇道:“只恐日后真的有人对道士成婚说三道四。”
德芳听罢,把手中的金锏一举,高声道:“人世间,但是一个情字最是重要。若是有情,管他什么道士和尚,都可以成婚还俗。管什么祖宗立法,管什么世俗白眼,他们要问是谁说的,你们就说是我八贤王说的。”
明道和红丝听罢喜出望外,对德芳又是一阵拜谢。
焦爱和李真见德芳如此的明断马上冲过来,从两个方向抱住了他,德芳一手搂着一个,心里高兴,连声大笑。
明道让宝童和宁心找来了三把椅子,请八贤王坐在当中,华国夫人坐在左面,颖国夫人坐在右面。对他们说道:“我和红丝无父无母,便请你们当作长辈,在这里参拜。”
德芳笑道:“好,我们就当这个长辈给你们证婚。”他说完,让赵才和唐岷等人把驴车上剩下的东西都搬了下来,众人拆封一看,原来都是喜庆的东西,诸如什么大红蜡烛,爆竹,大红的条幅,还有两套成婚的衣服。
众人明白原来八贤王早就把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他是料定今晚一定要让明道和红丝成婚了。
妖皇之祖 花落唯窈
明道和红丝在宝童和宁心的服饰下,换上新婚服饰,一对新人出来,在月光的映照之下,真是珠联璧合,仿佛是月宫的仙子。
赵才让他们两个来到八贤王三人的身前,自己一旁喊口令,让明道和红丝拜了天地,又拜了八贤王三个,而后夫妻对拜,礼成。唐岷一班人在一旁鼓掌,算是打喜乐团。
明道和红丝两人四眼对望,心中又是喜悦又是悲伤。
德芳拉着两位夫人道:“来,今晚高兴,咱们举杯再喝。”
決戰朝鮮之高大 大頭風
众人虚惊这么一场,倒是得来了喜庆的欢乐,都围坐在一起,开怀畅饮,等到喝得杯盘狼藉才各自休息。
第二日,德芳醒来梳洗完毕,吃饭时见明道和红丝两个人喜笑颜开,幸福满溢,举手投足之间端的相敬如宾。众人见了,也开心的很。吃完饭,唐岷等侍卫已然先回南清宫,德芳也要回去。
星河大時代
“等等!”红丝见两人要走,忽然喊道。
众人回头看着她,不知道她有什么说词。
红丝低头道:“八贤王来时送礼而来。现在回去,你们稍等,我去拿些紫阳观的干果,给你们路上吃。算是我们的回礼。”
众人都知道她心意诚诚,显然是女主人的言表,不由得一笑。
红丝跑回屋中水果干,包成一大包,跑回来递给八贤王。
八贤王将大包接了,对红丝道谢。
明道言道紫阳观没有什么好东西,请八贤王海涵。德芳自然全不挑剔,出了紫阳观。明道和红丝两人目送出他们很远,方才回去。
德芳把红丝给自己的大包放在驴车上,让赵才先赶着驴车回南清宫,自己则和焦爱和李真行走在林间小路。
焦爱道:“果然一对好姻缘,算是苦尽甘来。虽然他们身居小道观,但是比起冰冷的皇宫里倒是幸福的多了。”
李真也道:“真是。”但她想起红丝给的干果,埋怨德芳道:“你怎么放在赵才的车上了,我们还没有尝尝是什么滋味呢。那可是人家的一片盛情。”
焦爱听罢,也是一阵埋怨。
極品錦衣護衛
德芳嘿嘿一笑,从自己的袖子里伸手摸出三块果干,笑道:“两个宝贝,你们放心,我留着呢。”他说着,把三块果平均分了。三人咬下,轻轻咀嚼,味道很甜。
三人吃着苹果干,想起明道和红丝令人开心的笑容,觉得自己的心里也像这干果一样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