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花錄

sog9g玄幻小說 扇花錄 愛詩詞的貓-第158章 心音天籟推薦-hzess

扇花錄
小說推薦扇花錄
惊变突然,超轶神君本可以飞身避开,纵然不能全身而退,总可以抵消三分伤害。
但超轶神君信守诺言,依旧不躲不闪,脚下不动分毫。他更当机立断:“时不再来,拼着身躯受损,也得将唐柔雨立毙爪下。但上官雁这丫头,也须饶她不得!”心念转动间,远处那孤军深入的红色巨爪竟是再生变化。
算计与决断均在一瞬发生,兔起鹘落,希望与失望皆在一瞬揭晓。
唐柔雨飞身抢救李鱼,怎料斜侧方猝然生出一只巨爪,无情伸入胸腹,血淋淋直欲攫取心肝。可怜唐柔雨方自生出警觉,刚想要以箫声真气御敌,已是败局难挽,连性命也是岌岌可危。
仓促中她只好将白玉凤箫猛然砸向血爪尾部真气,控乐诀临危受命,将凤箫与真气碰撞产生的巨响变为悲壮箫声,呜咽绝唱中,竟将那只血爪拦腰断为两截,总算避免了攫心之灾!
白玉凤箫霎时粉身碎骨,唐柔雨的身躯也随之坠落,洒落漫天血雨。
血雨悲悲切切,仿佛犹在眷恋先前的箫声。那半截血爪残气却是余力未消,“嗖”的一声,竟是急袭上官雁后背。
上官雁全部心神都付与“月满西楼”,剑光如雪洒落,她眼角余光才惊觉唐柔雨那边异样,方自一呆,忽尔右背一痛,却被那道血爪残气切实击中。
好在血爪残气被白玉凤箫拼死一搏,锐气已失,虽然图谋不轨,却无法击破上官雁护体真气,只将上官雁激出半口鲜血,半空中身躯摇摇晃晃,欲倒而终于不倒。
另一边,超轶神君硬抗月影剑光,身躯陡然泛起红光,只听得天地轰隆作响,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霎时琵琶弦根根崩断,超轶神君眉心、鼻子与嘴唇尽皆猖狂喷血,亦是好一场血色浪漫。
李鱼眼见唐柔雨如一朵白莲坠落,心中遽然一痛,也不知哪里来的御气功夫,一下纵跃便纵跃出数十丈远,伸手揽住唐柔雨,急切喊道:“仙子,你千万撑住。”
唐柔雨面如白纸,双目直盯着李鱼的眼珠,语声缠绕无穷哀怨:“夫君,到此地步,你仍不肯喊我一声柔雨吗?”她咳嗽了一声,却又强自笑道:“你如此在意我的生死,并非真正铁石心肠呐。”
李鱼正要说话,唐柔雨摇了摇手:“我没事。此战全靠你了。”
李鱼亦知此刻兵凶战危,便将唐柔雨放在地上,早有那回过神来的明桃、飞雪二女将唐柔雨抱出战圈,协助唐柔雨吞下救命灵丹。
“哈哈哈!”超轶神君狂笑三声,周身又泛起一阵红光,又变出一只血爪,拦住了张羽觑势递补的“乾坤霸绝”枪影。
笑声过后,他脸上的鲜血已是浑然无影。而他的双眼更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炙热:“痛快!三十年了,尚是首次体会重创的感觉。不知你们三人,还能给我多少惊喜呢?”
紫袍人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八名黑袍人、一名老僧、一名白眉老叟、一名独眼老婆婆,瞧见超轶神君这般模样,一个个眼神复杂,心思万千各不同,唯一相同的便是“神君毕竟是神君,天下无双的神君!”
场中再度生死纠缠,深受重伤的超轶神君依旧稳占上风,将李鱼三人步步逼向绝路。
李鱼早就预想过超轶神君的难缠,却未曾想过超轶神君竟是如此可怕。
但到此心力耗损、神识疲惫、身躯受伤的绝境,他心中并无后悔二字,更无绝望二字。
他的目光像是一缕暖暖的春风,努力着驱散上官雁与张羽二人脸上的沮丧懈怠,努力着抚去二女的伤势痛楚。
李鱼更振振有词,掷地有声:“神君瞧不上愚公移山,我等偏要做那移山的愚公。”
愚公愚公,你有何愚?纵然你无法搬动大山分毫,纵然你的子孙无法继承你的遗愿,然而天地会铭记你的精神,茫茫人海总会有人效法你的行为。
就好像精卫填海,猛志常在。
总有一天,不但王屋太行二山可以移开,人们心中的大山也可以移开。
桃花扇充塞这股倔强与信念,本已衰竭的神识恰似枯木逢春,再度爆发出惊人的伟力。
这一次,桃花扇使用的乃是文文山的《自述》:“赤舄登黄道,朱旗上紫垣。有心扶日月,无力报乾坤。往事飞鸿渺,新愁落照昏。千年沧海上,精卫是吾魂。”
明知道绝路死路,明知道此生无力,却到底还是不肯放弃,到底还是要做这个不自量力的愚公!
红光扑腾如龙,焕然一新,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境界,配合着张羽的横霸枪招与上官雁的灵幻剑招,于天地间诠释着“信念”二字。
超轶神君眼见李鱼威风凛凛,仿佛李鱼才是不可战胜的神君,心头不可抑制的一跳,忽然又是大笑:“凡人痴愚,愚不可及。你自己送命也就是了,还要连累身边这许多女人吗?”
他一面使出攻心之计,一面转守为攻,运起残存功力,竭力护住身躯。
他更深谋远虑,将目光放在张羽身上:“这三人已是强弩之末,待他们这一轮攻击无效后,定会更加沮丧。
如此一来,纵然我只剩一半功力,也可在百招内将他们逐一攻破。张羽眼神多次闪烁,看来她便是我首先突破之人。”
果不其然,李鱼这一招虽然石破天惊,所向披靡,但上官雁与张羽二人却已筋疲力尽,招数发挥与先前天差地别,故此三人的合招威力反而小于先前。
超轶神君才不过付出两口血的代价,已是熬过这一轮猛攻。
他幻化出三只血爪,正待两虚一实,雷霆猛击,将张羽手中破军枪夺下,忽然心湖中“铮”的传来一缕琴声。
这一声突如其来,不是从耳朵窜入,而是莫名其妙直接就在心间生发,就好像一颗被深埋土中的种子,悄无声息度过寒冬,一到春天就势如破竹,无可遏制。
超轶神君忽然发现,自己赶不走这一缕琴声,竟只能任由琴声如流水叮咚,自在弹奏。
他更惊讶发现,他的杀意消失太多,“九幽凝空功”的威力十不足一,非但无法按计划击杀张羽,甚至连抵御三人进攻都感觉到有些艰难。
李鱼也大为惊讶,百忙中向唐柔雨投去一瞥。
他当然了也听到了琴声!
这琴声优美高妙,境界悠远,在场众人除了超轶神君,便只有唐柔雨能够弹奏!
可是这时唐柔雨身受重伤,根本无法弹奏琴弦。
唐柔雨连动都不能动,怎么可能能力奏响琴曲呢?
更何况,瞧超轶神君的模样,显然是被琴曲影响了心神。
仙音宗通过乐律来形成真气,魔音宗才是通过乐律来控制心神。唐柔雨出身仙音宗,怎么可能是她所为呢?
莫非是赵月儿到了?

9xpg1優秀都市异能 扇花錄討論-156章 再添巨恨讀書-hzb15

扇花錄
小說推薦扇花錄
云二娘与银袍老三手臂已断,无法使用“七杀之阵”,便由两名弟子递补。虽然七人配合有缺,威力大减,却仍具惊人威势,杀气腾腾将超轶神君围在垓心。
银袍老三连同其余银袍高手,全力祭出绝招,五颜六色的真气如流星雨落,演绎一场奋不顾身的华丽复仇。
另一边,张羽手握“撼天破军枪”,神情肃穆,玉手霜寒,一招“乾坤戡乱”,青光神龙天纵叱咤万古,威压腾蛟怒舞万军辟易,磅礴元力,倾泻而出。此中刚猛凌厉之状,锋芒毕露之势,竟尔凌驾于七杀玄阵之上,便是此刻一同出击的李鱼扇功与上官雁剑招,也只得望尘膜拜,瞠乎其后。
当其时,剑气汇聚,罡风呼啸,天地为之失色,沧海为之恐惧,万物为之战栗,成就一次空前绝后的合击。
超轶神君负手闲立,果是不闪不避,一任万钧雷霆震击而下。
眼瞅罡风便要将超轶神君撕成碎片,忽见他周身漫起红光,冲腾而出,将遍体罡风都推出五丈之外。更有一只真气凝成的巨大血爪横空出世,将来犯罡风尽数攫取爪中,咯咯作响,嚼嚼有声,好似在品味佳肴,忽尔血爪猛涨一倍,猝然裂空一抓,恍如撕裂苍穹,一股气浪排山倒海而下。
众人连忙变招御敌,怎奈这“九幽凝空功”玄奇狠戾,众人一时无法参透,李鱼、张羽、上官雁尚有自保之能,其余人等皆是无可奈何,坐视悲剧降临。
轰然巨响中,七杀之阵崩裂碎解,那两名递补弟子功力稍弱,竟被活生生撕成粉末,其余五人皆是深受重伤,倒地不起。其余银袍高手虽是身处外圈,却也难以幸免,二十六名银袍人瞬间断为两截,只有银袍老三等八名高手苟延残喘,留得一息残魂。
飞雪四女因为主持“莲花落”阵法,首当其冲遭受重创,一个个口喷鲜血,委顿在地,再无反击之力。若非有张羽及时援护,四女已是香消玉殒,早已与碎裂的四根降龙棍同赴幽冥了。
超轶神君一举击破合围,却并不就此罢手,血爪顺势进军,长驱直入,竟是朝着青衫客无情斩下!
青衫客竭力施展功力抵挡,却是蚍蜉撼树,如何能够抵挡?
天崩地裂般一响,青衫客身躯被甩出三丈之外,顾不得擦拭嘴边殷红鲜血,痛不欲生大喊道:“云二娘!”
却原来千钧一发,云二娘毫不犹豫闪到青衫客身前,以“大舍身愿”替青衫客接下这必杀一击。可怜云二娘霎时灰飞烟灭,风烛老迈之身,终是不得善终。
都说虎毒不食子,然而超轶神君一出手便要青衫客性命,委实灭绝人性。
但这一瞬间,青衫客却忘了对超轶神君的仇恨。
空空荡荡的身前,泪水横流的面上,悔恨交加的脑中,只剩一个念头:“我再也见不到云二娘了。”
云二娘连一片衣衫都没有留下,就这样眼睁睁在眼前消失无踪。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要这样!
这些年里,青衫客心中苦闷,常常不分青红皂白就对云二娘发脾气,常常莫名其妙就对手下这群银袍人发脾气。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可是她觉得无所谓。因为这群人都是她的手下,都理所应当成为她的出气筒。
可是,一大群银袍人毫无畏惧的殒命,云二娘奋不顾身的牺牲,让青衫客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如何不堪。
因为她的恩怨,空翠岛所有人都变成囚徒,而这些囚徒非但没有记恨她,反而处处对她包容忍让,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在呵护。
“可我早已经不是三岁小女孩了,我是三十岁的人了!我一直在逃避,一直在怨恨,一直在迁怒,可我又有什么用呢?云二娘,你为什么要这样为我牺牲?”
云二娘既已死去,天人永隔,那是永远不会再回答青衫客的问题,永远不会再喊那一句“小姐”了。
付费订阅读者只剩53人,很打击,但依然会坚持,不辜负自己,不辜负真心的读者。扇花录唯一正版,只在起点读书app。
张羽眉头微皱,暗忖道:“空翠岛多年隐忍,却这般不堪一击。”当即发号施令道:“空翠岛之人,退回护住你们主人。”
超轶神君哂笑一声,笑声掀起红潮遮天,巨大血爪再次无情攫下,目标却换为了唐柔雨:“仙子不动如山,必是安排了锦囊妙计,何不让我开开眼界?”
唐柔雨回应道:“只怕神君锐气已竭,却故意来摆这空城计呢。”
先前众人合力出招,唯有唐柔雨作壁上观。她的意图自是等超轶神君出现破绽,再与李鱼“诗乐合璧”,一举功成。
孰料超轶神君目光老辣,早早瞧出唐柔雨乃是战局关键,故而防范于未然,下手毫不留情。
唐柔雨嘴上说得轻松,但心中实是生寒:“倘若超轶神君这一招的威力与先前一般,我定是难以幸免。”
是以唐柔雨毫不犹豫将白玉凤箫放于嘴边,按调寻宫,呜咽奏响一阙《塞上曲》。这一曲本是琵琶所奏,但唐柔雨以凤箫吹成,稳妥贴合,并无方枘圆凿之感。
只听得箫声悲凉愤懑,偏又有一股激昂慷慨之气,恍若铁骑折损,壮士力尽,穷途末路,囹圄羁绊,最是痛苦时候,偏生出无悔无惧的壮心;好似塞雁独飞,孤身远戍,关河万里,故人长绝,最是仓皇时候,偏唱响亦哭亦笑的狂歌。
唐柔雨这一番催动控乐诀,白色真气顿时充塞于天地,强项执拗冲向血爪,定要与红潮分庭抗礼。
得到箫声之助,李鱼不肯屈服的心声益加壮大,神思诀随之充盈满溢,傲然长啸:“英雄末路,不唱悲歌!”
我李鱼不是英雄,却与英雄一般,不肯向命运低头。
超轶神君,你的能为让李鱼震撼,却无法让李鱼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