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雲笑天道1

srv8n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討論-第二千四百九十四章 仲文夜進上古樂熱推-wzmje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裕的眉头紧紧地锁着,眼中光芒闪闪,显然,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久久,他才叹了口气:“此事稍后再议,不管怎么说,怀肃这次西征立了大功,明明有将才却要给压在后面,还要主动让出功劳,如果不是我弟弟,我实在难以开口,现在荆州不稳,兔子一病不起,无忌又来了建康,需要他坐镇一段时间,桓氏诸多余党也时不时地会闹些事,也能给他一些立功的机会,我会在阿寿他们取胜的时候,调怀肃回来,这样也可以打消希乐担心我给怀肃建功岭南的疑虑。”
刘穆之笑了起来:“你可别忘了,无忌也盯着岭南呢,西征让希乐立功,你要北伐,阿寿拿下西蜀,几个当年的兄弟里,就他没有作为主帅独立建功,肯定不会放弃的。你让怀肃在那里,到时候跟他的关系就难办了,如果两大主将离心,那战事有失败的风险啊。”
刘裕叹了口气:“这一点,我会在这次向无忌专门说明的。不管怎么说,只要我们京八巨头能团结一心,就没有人能战胜我们。”
说到这里,刘裕长舒了一口气,看着满天的星辰,笑道:“又是一聊到深夜,胖子啊,我这里可没有夜宵招待你,你自己吩咐厨子做吧。噢,对了,上次的那个方林酒馆的李掌柜,现在是你家的大厨了吧ꓹ 你小子,可有口福了。”
刘穆之笑着摇了摇头:“他不仅厨艺很好ꓹ 而且,这么多年当这个掌柜,很有偷听的本事ꓹ 以后,也许我还有别的地方用得着他ꓹ 好了,给你这么一说ꓹ 我的馋虫都要出来了。我走了啊ꓹ 别想我。”
他说着,转身就跳下了身后的箭塔,塔下响起了一阵惊呼之声:“长史,你没事吧。”
“臭小子,胖爷我当年在这个军营里跳哨塔箭楼时,你小子还没出生呢,哎呦哟ꓹ 快扶我起来…………”
刘裕无奈地摇了摇头,喃喃道:“死胖子ꓹ 耍帅给谁看…………”
自由的巫妖 海倫因
一刻钟之后ꓹ 刘裕走回了自己的军帐之中ꓹ 巡视了一趟诸营ꓹ 他的心情变得很不错,毕竟ꓹ 跟刘穆之这样畅谈之后ꓹ 感觉整个天下都给自己安排好了ꓹ 这种操纵和掌握一切的感觉,真的让人舒坦ꓹ 可是,当他走到营帐之前时,却发现有些异样,帐中似有一人的影子绰绰,而丁旿则守在帐外,一看刘裕前来,连忙迎上:“大帅,有客来访。”
大明虎臣
網遊超級點穴手(點龍訣) 夜妖奴
零歲稚王妃
刘裕轻轻地“哦”了一声,他看着帐内的那个影子,与这个军营里绝大多数人顶盔贯甲,雄武身姿不同,这个人峨冠长袍,明显是个文人,也不是任何一个军吏,刘裕的嘴角勾了勾:“什么人?”
鎖仙
丁旿咧嘴一笑:“好像是个什么太守,说是有密报,你看,这是他的官符,我们验过了。”
殺人黑貓館 綾辻行人
刘裕没有看那个官符,直接就向着帐内走去,丁旿连忙带着几个甲士跟上,刘裕摆了摆手,继续向前走:“你们都退下,密报不需要帐外留人。”
祖神 劉義傑
丁旿眨了眨眼睛:“可是大帅你…………”
刘裕的身形钻入了帐中,而他的话随风而来:“我想我现在还不需要你来保护才能谈话。”
帐门一掀一落,而帐内的那个文人的影子连忙长身而起,一揖及腰,伴随着一个恭敬的声音:“下官东阳太守殷仲文,见过镇军将军。”
刘裕没有马上回话,坐在了胡床之上,听着帐外的脚步声远去,他看着对面这个面带谄笑的脸,平静地说道:“殷太守,何事需要如此神秘,不能在朝堂上说吗?”
飛鴻印雪 葉臨溪
殷仲文的手中拿着一份奏折,递了过去:“这是臣上任东阳太守以来,为了配合移民江北,屯田强国的国策,所向前方输送的丁壮和粮草清单,还请刘镇军过目。”
醫路仙途
刘裕接过了这道奏折,打开来看了一眼,一边看,一边说:“殷太守辛苦了,你的成绩做得很不错,不过…………”
他说着,合上了这份奏折,看着殷仲文的眼睛:“作为太守,好像不需要带着百姓来江北吧,而且这份奏折,也应该是呈给朝廷,而不是送到我的军府之中,就算要给我过目,似乎也不需要通过这种夜间入帐的方式吧,殷太守,你所来究竟何为呢?”
殷仲文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刘镇军果然是当世人杰,下官的这点小心思,在您面前是一览无余啊,佩服,佩服!”
刘裕冷冷地说道:“我是个武夫,粗人,不象你们文人这样喜欢绕来拐去的,有话直说吧,痛快点。”
殷仲文咬了咬牙,正色道:“下官这次前来,是有一件要事,需要密报给刘镇军,还请您摒退左右,容下官单独进言。”
刘裕点了点头:“我进帐前已经让护卫们都退下了,这里没有别人,有话你直说吧。不过…………”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刺得殷仲文刚刚抬起的头又低了下去:“我有言在先,如果是有什么违法乱国的言论,可不要怪我铁面无私。殷太守,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殷仲文的额头开始冒汗,但还是换了一副笑脸:“刘镇军,我殷氏一门,历代忠良,何会出这种不法之言呢?其实,这回我来,是想为国家做点贡献,以弥补之前一时受桓氏大逆所胁迫,助其为虐的罪过。”
刘裕轻轻地“哦”了一声:“什么贡献?你现在这个太守不是当得挺好的吗?”
殷仲文神秘地一笑,突然从袖中摸出了一卷看起来古色古香,年代久远的竹简,双手捧着献向了刘裕:“这是我殷家世代祖传的上古礼乐,包括了武王伐纣时的泰誓等曲谱,特来献与刘镇军,愿为北伐中原,鼎定天下,尽一份力!”
刘裕没有去接那个曲谱,一动不动地看着殷仲文,他的脸上渐渐地浮起了笑容,继而是爽朗的笑声,在帐内回荡着:“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好,很好,太好了,殷太守果然是当世文人楷模,这个都能给你想到,只是…………”笑声嘎然而止,换来的是刘裕冰冷的话语,“你是不是献错人,献错地方了?我是大晋的将军,不是天子,殷仲文,你想干嘛?!”

h9yns精彩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四百八十一章 陶公再赴後秦路熱推-n6hds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建康城南,新洲岛。
这是一座孤悬长江之中的小岛,由江中的泥沙堆积而成,由于长江在建康这里拐了个弯,流速放缓,因此被带着流了几千里的泥沙在此形成了这么一个江心洲,与那湓口的桑落州有异曲同功之妙。
仲夏未陌
金丹九品 兩年兩月
一处无人的野渡上,一个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渔翁,不动如山,他的钓杆向前直伸而出,可是鱼钩之上,却是没有安装鱼饵,江水奔腾而过,偶尔还有一两条长江白鱼跃出江面,却是没有一条上钩。
陶渊明的声音在他的后方响起:“主公是在学姜子牙,愿者上勾吗?”
渔翁抬起了头,一张没有生气的人皮面具后,双眼炯炯发光,配合着他低沉沙哑的嗓音:“你这不就是上勾了吗?吾钓人,非鱼也!”
陶渊明微微一笑,行了个礼:“刘婷云和殷仲文那里都已经去过了,一切顺利。他们很快就会按我的计划行事,殷仲文先去刘裕那里进言制定礼乐,然后刘婷云会通过刘毅与何无忌弄死他,如此一来,刘毅和刘裕的矛盾会越来越深,再也不可能近期内和解。”
斗蓬客点了点头:“此事办得很好,徐羡之这次肯答应跟我们合作,也是值得庆贺的一件事,不过,目前你不要跟他有什么联系,现在我们只是在刘婷云之事上合作一次而已,还不至于现在就把他收归于天道盟,而且,他也不知道你是我的人。”
錯愛:冷少,不安好心! 落葉紛飛
陶渊明点了点头:“多谢主公对于属下的保护,此事上属下一定遵命行事,不跟徐羡之有任何您许可之外的接触。”
斗蓬客长舒了口气:“江北的事情就先这样,撤回你的直属弟子与门徒,刘毅和刘裕接下来应该会有一阵死掐,你如果在中间挑事,会给双方都调查的,而且现在很可能刘毅已经怀疑起你的背后ꓹ 跟他说话和接触,一定要小心ꓹ 更是要注意安全,必要的时候,我会让明月协助你。”
陶渊明淡然道:“江北的事情我还没有完全布完局ꓹ 南燕那里,可能还需要我师父的配合ꓹ 毕竟我天天恐吓那些新移民,说胡虏要来了ꓹ 一回两回也许还有效果ꓹ 但要是这胡虏一直不来,也就渐渐没人信了。”
斗蓬客的眉头一皱:“黑袍现在在西蜀,做什么你应该明白,他现在没法抽身去南燕。”
陶渊明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也是,阻止刘敬宣建功是更重要的事,一旦让刘敬宣得到了西蜀,而刘道规和刘怀肃以平定岭南的名义再控制荆州ꓹ 那外部大藩镇,几乎都是刘裕的了ꓹ 刘毅在外无兵ꓹ 在朝无权ꓹ 就会失了跟刘裕一争高下的资格ꓹ 对主公的大计,是大为不利啊。”
斗蓬客冷笑道:“为了让巴蜀叛离ꓹ 不被刘裕的盟友毛氏所控制ꓹ 我们当时可是下了大力气的ꓹ 黑袍甚至为此放弃了对桓玄和桓振的扶持,现在毛氏已灭ꓹ 但刘敬宣是比毛家跟刘裕关系更好的死党,万万不能让刘敬宣这回成功,你师父去了西蜀,必要的时候,你要代我去一次后秦,当然,得是秘密的,包括你离开时的替身和行踪,要提前安排好。”
陶渊明微微一愣:“去后秦做什么?还要姚兴再割一块地吗?”
斗蓬客摇了摇头:“以西蜀的军力,蜀兵的战斗力,就算是有你师父相助,只怕也是挡不住刘敬宣的百战精锐,这回可不是上次的司马荣期了,那个杨承祖占了巴郡,部下的雍州老兵却是纷纷逃亡,现在给毛修之和冯迁打得节节败退,怕是顶不住多久了,若等到刘敬宣大军一到,必死无疑,他若败亡,西蜀门户洞开,也撑不了太久,你这几天安排一下手中的事情,三天内动身去后秦,先找鸠摩罗什,他会帮你的。”
總裁爹地,買一送一
陶渊明的眉头一皱:“这种军国大事,他一个和尚插得上话吗?再说,姚兴现在要跟胡夏开战,也抽不出兵马啊。”
斗蓬客微微一笑:“不需要后秦出兵援助,有一支现成的兵马,不用白不用。而鸠摩罗什不用从军国角度说话,只从什么止住战乱,拯救苍生的角度进言,你在背后再跟姚兴摆摆道理,他没有不听的理由。”
陶渊明若有所思地点着头:“主公说的是那仇池杨氏的兵马吗?可是这个杨氏一直是割据自立,名义上尊后秦为宗主罢了,姚兴也未必能调得动啊。”
斗蓬客摆了摆手:“人总是需要利益和好处的,让姚兴出点粮草,牛羊,作为出兵的军资,然后让西蜀的这些大族们放点血,作为谢礼,实在不行,再把剑门以北的几个郡县割让给仇池,这足够引诱杨氏出兵了。他们以前跟西秦连年作战,没捞到什么好处,有好处的机会,是不会错过的。”
女仙紀
陶渊明还是眉头紧锁:“可是,可是就算仇池出兵,也不会是刘敬宣的对手,他虽然只有五千兵马,但是百战精锐,不是蜀兵和仇池兵马可以抵挡的。除非是后秦亲自出动两万以上的关中精锐,但现在他们要打胡夏,连南阳都放弃了,断不可能直接出兵援助。”
斗蓬客微微一笑:“这点你到时候跟你的师父商量,我想,他亲自去了,一定是有办法让刘敬宣止步不前的,而你要做的,就是让仇池发兵,配合几万蜀军,先让刘敬宣停下来,对了,这回记得继续宣扬,就说毛修之这回要尽屠蜀中大族,为毛家一族报仇,我相信,以你得口舌之能,一定可以让素不习战的蜀中大族拼尽全力抵抗的,只要能凑出个五六万兵马,加上仇池的援军,就算是几万头猪,刘敬宣的五千兵马也要抓上十天半个月,只要能让他扎营驻军,黑袍就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去吧。”
陶渊明转身欲走,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停了下来,似要开口,斗蓬客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冷冷响起:“我这里没你的解药,去找你师父要。对了,记得提醒他,事成之后,让他早点回来,南燕那里,我还需要他走一趟。”

70voo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四百八十章 禮樂征伐天子出推薦-ibljj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殷仲文哭丧着脸:“可是,可是现在就上表劝进,那八成是送死啊,就算是表明了态度,刘裕也不太可能现在就称帝,很可能是试探一下各方的反应之后,就先杀了我。”
一寵成婚:億萬老公輕輕親
陶渊明神秘一笑:“聪明人要斗智不斗力,别这么简单直接,殷公,可曾想起一句话,叫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呢?”
殷仲文的双眼一亮:“你的意思是…………?”
陶渊明满意地抚起了自己的山羊胡子:“殷公,前几天南燕主慕容超,派尚书令韩范出使后秦,去商量接回慕容超的老母和妻子的事宜,你可知道,后秦提的是什么条件?”
星際痞艦娘
殷仲文讶道:“不知道啊,咦,陶公,你都辞官了,怎么还知道这些事?”
陶渊明微微一笑:“当初为了出使后秦,我可是留下了一些眼线在秦国,现在他们也在向我回报一些秦国的军情,此事是秦国正式的朝议,也不是什么秘密,就是我们大晋,象刘裕和刘毅这些高层将相,也应该早就知道了,当然,殷公现在不在朝堂,因此不知这些外国之事,也不奇怪。”
醫易 默土
殷仲文的脸上闪过一丝嫉妒之色,转而笑道:“那你快说,秦国开的什么条件,久不在朝中,我这耳目,也快不行了。”
陶渊明正色道:“后秦主姚兴,开的条件就是两个,一是南燕需要向后秦称臣,二是南燕要交出一直保有的前大晋皇家乐队。如此才肯放人。”
殷仲文睁圆了眼睛:“啊呀,你这一说我倒才反过来,原来自东汉以来就一直世代相传的皇家乐队,象征了王朝正溯,几乎与传国玉玺可以相提并论的皇家乐队ꓹ 现在居然是在南燕。我还记得,当时慕容德入齐地时ꓹ 靠了这个乐队,说自己才是正溯,还让不少本地大族放弃了抵抗ꓹ 主动归附呢。”
陶渊明点了点头:“是啊,音乐本身不代表什么ꓹ 但是自古以来,礼乐征伐自天子出ꓹ 这乐队ꓹ 就代表了正溯,连后秦主姚兴这样的胡虏羌贼都知道这点,其实,刘裕胸无点墨,是个大老粗,他本人未必意识到这点,以前久在军中ꓹ 除了军乐战鼓,他也不知道其他的音乐。”
春秋筆
“但你正好可以就这个机会ꓹ 向刘裕进谏ꓹ 就说自永嘉以来ꓹ 神州沦丧ꓹ 礼崩乐坏,致使桓氏这样的大逆一度篡国ꓹ 所以现在国家安定ꓹ 需要重制礼乐ꓹ 而军旅征战,也需要高亢激昂的音乐来鼓舞和振奋人心。所以ꓹ 请他下令,由你来负责这礼乐的制订,挑选乐工,找回前代的曲谱,修正雅音,重建大晋的乐队。”
殷仲文哈哈一笑:“这个我可最拿手了,上古的各种雅音风流,我这里的曲谱可是都有不少哪,就连那广陵散的曲谱,我这里还有呢,以前只是自娱而已,不过既然要重建皇家的乐队,那也是再合适不过了。”
陶渊明微微一笑:“现在王皇后正找不到机会反击,你去找刘裕,就说要重制礼乐,教化万民,就算刘裕想不明白,王皇后也一定能明白此中深意的,到时候,她一定会答应你的请求,这事如果做得好,就等于是再次向王皇后效忠,取得了她的信任,而你也可以以这个功劳,名正言顺地登上相位了。到那时候,刘裕也好,王皇后也罢,一定会委托你去联络各大世家,为刘裕的登位站队劝进的。也只有这样,你才能摆脱刘婷云对你的威胁。”
殷仲文咬了咬牙,刚想要拿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可又想到了什么,眉头锁了起来:“不对啊,陶公,你刚才说,之前因为礼乐声教不振,导致桓玄篡逆,为了教化万民,这才要重制礼乐,可是这么做,刘裕他自己也是篡位啊,那这礼乐…………”
不滅君王
陶渊明的眼中冷芒一闪:“殷公啊殷公,你可要知道,这回是让王皇后促成此事,她可以每天要负责照顾陛下的饮食起居的,只要稍稍地…………”
他说到这里,停住了嘴,嘴角边勾起了一丝邪邪的坏笑。
推理之王1:無證之罪
殷仲文咬了咬牙:“她,她真的有这么狠的手吗?”
重生軍嫂攻略 八匹
陶渊明冷笑道:“这世上,向来最毒妇人心,那些女史箴图找的可是太好了,前朝的贾南风,为了保自己的权位,保贾家的富贵,操纵惠帝,毒杀太子,而我们先帝的那个张贵人,也是一句戏言就可以闷死皇帝,最后还能全身而退,在权力的游戏之中,一切人伦亲情,都是苍白无力的。王皇后和刘婷云仇深似海,想要自保,只有全力扶刘裕登上皇位,然后再除掉刘毅夫妇,如此才可永绝后患,你如果觉得提桓玄篡位不太好听,也可以不提啊。”
殷仲文不再犹豫,一仰头,把目前的这杯茶一饮而尽,一边擦着嘴,一边沉声道:“上次你帮了我大忙,最后我也没有为你求得官职,这次你这样帮我,想要什么回报?!”
綺羅
陶渊明微微一笑:“上次我帮你,也是在帮我,后面我靠了这个功劳,向刘裕求来了入他幕府的机会,本想在他手下建功立业,结果却发现他跟我的理念不合,所以现在我不跟他合作,但是,如果你能靠此事助他登基,然后多多规劝他不要滥用民力,仁义治国,那我是愿意为之效力的,到了那天,你只要举荐我当个御史大夫,巡道天下,为民请命,就算了我平生夙愿啦。”
殷仲文笑着摇头道:“陶公之才,真的是宰辅栋梁,一个御史哪够呢。起码,起码也要当上六部尚书,才能不负你的才华!”
陶渊明笑着摆了摆手:“噢,对了,忘了提醒你一句了,这个进谏,你得当面向刘裕提,不能通过那个刘穆之。”
殷仲文微微一愣:“这又是为何?”
陶渊明叹了口气:“此人心胸狭窄,见不得有人才能和功劳在他之上,上次我出使后秦的前后,他就派人在我身边监视,搜集对我不利的证据,你若进言刘裕制定礼乐,他一定会明白其用意,会在你做成此事之前,找你的把柄致你于死地,所以,此事要悄悄地向刘裕秘报,万不可让刘穆之知晓,更不能让人知道是我给你出的点子,不然,只怕大祸就要临头,切记!”
潛規則 龍翔
殷仲文用力地点着头:“谨遵陶公教诲,明天我就去拜见刘镇军!”
陶渊明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举起了面前的茶杯:“预祝殷公马到功成!”

5jxxb超棒的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四百五十一章 賞畫之意畫外存閲讀-fg4f6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当刘裕回到中军帅帐的时候,人还没进去,一阵肥肥的肉手拍巴掌时特有的那种,带着油腻味道与脂肪抖动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他勾了勾嘴角,转身对着身后跟着的孟龙符和刘钟说道:“你们暂且到营外守候,任何人都不要进来。”
掀帐走入,只见刘穆之一人坐在左首第一的席位之上,轻轻地拍着手:“精彩的演讲,寄奴啊,你这慷慨陈辞,鼓舞人心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
基因入侵
刘裕微微一笑,就在刘穆之的对面盘膝坐了下来:“你怎么把张邵也送来了?这阵子你在江北这么忙,谢晦和傅亮这两个高门世家子又要带头军训,能帮上你的,也只有张邵了吧。”
刘穆之摇了摇头:“张邵虽然不是高门世家的子弟,但也是吴地大族,中等世家子,他的父亲可是官至尚书,廷尉,并不是我们这种底层士族出身,你我考虑的是江北移民需要得力的帮手,但在他想来,这是给排除出世家子弟的圈子了,那当然不愿意了。”
刘裕点了点头:“是我们想得简单了些,不过,张邵可是精力过人,身体很好,我观察过他,每天清晨都要早早起床,主动地在附近跑上个十里八里才回来,这点连很多普通的军士都做不到,更不用说一个文人了。”
刘穆之微微一笑:“这是他多年来的自律了,也许,他一早就有从军建功的心思,所以很注意对身体的锻炼,这两个月受他的影响,连谢晦和傅亮都天天跟着他跑步去了,所以说,我们看重的这几个人,这一个月下来通过那个考核,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吸術 獨奏二胡
末世凰途
刘裕叹了口气:“五天前刚军训时来了一千多人,现在跑得不到四百,即使是留下的人里,也有不少比个娘们还要娇气,练上小半个时辰就叫苦不迭,一说休息就要找荫凉的地方,七八个仆役上来又是扇风又是送西瓜的,真要打起仗来,哪来这种好事。”
刘穆之笑道:“能让娇气惯了的这些个公子哥儿们肯为了立功来军训吃苦,已经不错了,起码,五天了,这些人还在坚持,而且,人总是会有攀比之心的,只要谢晦,傅亮,张邵,还有王弘,王华这些人带头不搞这些,慢慢的其他人也会不好意思的。”
我們都是壞孩子 偽戒
刘裕勾了勾嘴角:“只怕未必,几十年的习惯不是一两天,或者说一个月就能改掉,比如傅亮,现在不也是刻意地涂脂抹粉,跟他们一致吗。”
刘穆之摇了摇头:“如果成天养尊处优,清谈论玄,那涂成个小白脸,浑身上下香喷喷的,没啥毛病。可现在每天要军训,要在太阳下面风吹日晒,用不了多久就是一身臭汗,脸上那些个白粉也会给冲得跟猴子屁股一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怕是再过几天,他们自己也不好意思再这样涂脂抹粉了吧。”
棄子櫻殤 蓮若伊
刘裕点了点头:“我相信,这一个月的吃苦,会让真正有心建功的人留下来,如果连这点汗都不肯流,以后在战场上更是不会流血,不做好流血流汗的准备,又何必来从军呢?兵凶战危,富贵险中求,这可不是来游山玩水。”
刘穆之叹了口气:“只怕,就算肯吃苦受累的人,也未必会留下来啊。”
刘裕的神色微微一变:“此话怎讲,出什么事了吗?”
刘穆之看着刘裕:“我从江北赶回来,就是有急事要跟你商量,希乐在城中最有名的高山画坊,为有当世画圣之称的顾恺之办了专门的画展。你可知道?”
刘裕笑了起来:“这个顾画圣,可是大大有名啊,听说他一生痴于作画,人也疯疯颠颠的不太正常,以前桓玄跟他是忘年交,有次戏弄他,拿了片叶子,说是可以持之隐身,结果他拿了这片叶子回家,一直问老婆能不能看到自己,结果老婆给他烦得受不了,说看不见他这个老鬼,于是他半夜就带了这片叶子跑去桓玄的库房里想去偷一幅名画。给当场拿下了。”
“还有一次,是他少年时的事,他自幼丧母,于是就问父亲自己的母亲长的什么样,再根据父亲的描述把母亲的样子画下来,去给父亲看,如此来回几十次,终于父亲满意地说道,那差不多就是他母亲的模样,于是他高兴地对人说,从此我有母亲了。”
刘穆之点了点头:“关于这位画圣的类似笑话集,是有很多,甚至有不少人叫他老顽童。但他最有名的一个,却是建康城中维吉摩的百万画像之事,你有没有听说过?”
刘裕微微一愣:“这倒没有,难道…………”
第二劍神
刘穆之正色道:“那城北鸡鸣寺,供奉着著名的佛家居士维吉摩,还是三十年前,寺中住持想要为维吉摩祖师画一幅像,于是出高价悬赏城中画工,而当时的顾恺之,还没有什么名气,只是随桓温到了建康,他去了那寺中,并在捐赠的功德薄上,写了百万钱。
卡牌球王 塔影橫江
寺中住持本来大为惊喜,可是要他布施之时,顾恺之却只是在入门的院墙之上,画了一幅维吉摩的画像,说这就是百万钱。
那住持很生气,以为顾恺之是在耍弄他,结果顾恺之说,只凭此画,就足以值百万钱,要他明天一早开放院门,但限制人数,第一天看这画的人,需要捐钱十万,第二天看的,捐钱一万,第三天开始,就是不限人数,觉得好就看着捐钱,结果三天不到,就得了三百多万钱,甚至把这寺门的门槛,都给踩坏了。”
刘裕笑了起来:“看来这什么佛像,我还真得去看看,是不是值这三百万钱。”
说到这里,刘裕叹了口气:“自古以来,音乐和书画,都是上等贵族们附庸风雅时的产物,只怕去那寺中捐钱的人,看中的不是顾恺之的画,而是想以此结交带着顾恺之来京的桓温罢了,那这回顾画圣的画展,只怕是想要跟希乐做朋友的人,才会趋之若鹜吧,胖子,你是想说这个吗?”

au4xo非常不錯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四百四十五章 假黑亦作應對謀鑒賞-5523z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孟昶看着相视而笑的刘毅和庾悦,轻轻地摇了摇头:“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把事情想得这么简单了,王谧有刘裕的强力支持,未必会就范,再说,你抓王谧的这个把柄,刘裕手上可是也有你的把柄。据我这里得到的消息,上次的那个谢停云家灭门引发的王家,刁家,桓家三家谋逆大案,跟刘婷云有关,很多在建康城的老天师道徒都给刘穆之抓了,有些人,已经供出了他们是给刘婷云找来的。”
刘毅收起了笑容,咬了咬牙:“寄奴这回跟我已经挑明了此事,要以此逼我放弃在江北出镇,我跟他翻脸也是因为这个大吵一架。哼,刘婷云就是再怎么该死,也是我现在的夫人,不是可以用来跟我讨价还价的筹码。”
徐羡之叹了口气:“那你既然跟寄奴翻脸了,不排除寄奴真的把此事挑明的可能,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刘毅的眉头深锁:“玄武,朱雀,你们说,以现在那几个妖贼的指证,真的可以把刘婷云给下狱吗?”
孟昶沉吟了一下,说道:“只要你和寄奴还没走到决裂的那步,就不至于,现在你跟他大吵一场,一拍两散,等于你主动也放弃了出镇江北的提议,这就相当于家里兄弟吵了一架,几天不说话,甚至可能下点小绊子,但还不至于分家别居的地步。我想,寄奴也不至于真的拿刘婷云案来做文章。”
我只要你
徐羡之点了点头:“我也同意玄武大人的看法,就算寄奴现在手中的证据,不过是一些妖贼的口供而已,并无实证,以刘婷云的能力,想必已经把当初招募这些人,安置这些人的手下全给处理干净了,不会留痕迹,这种贼咬一口的事,如果是对王愉这种人,寄奴可以直接安个谋反的罪名,出动京八兄弟灭门,但是对于希乐,对于这个嫂子,却是不能再用这招了。不过,哪怕是指使民间的舆论,暗中流传出这些说法,也会对你的声誉有很大影响,我认为,你可以跟寄奴斗一斗,但一定要控制规模,如果只是在朝中争权,不至于争锋江北或者是抢夺北府军中的兵权,那寄奴也不会轻易地拿刘婷云做文章。”
最強兵王混花都
修真手冊 細雨不語
刘毅冷笑道:“他刘寄奴自己也有把柄,无论何时,慕容兰都是他永远的弱点,哪怕跑到南燕也是一样。他要真的说刘婷云搞阴谋,我就说他直接通敌,哼,互相伤害呗,看谁怕谁。”
戰火中的玫瑰
庾悦哈哈一笑:“好,这个最好,我可以帮你再造舆论,就说上次南燕南下,就是慕容兰搞的鬼,要不然怎么刘裕怎么能一个人就退了南燕四十万大军呢?而且南燕军一退,慕容德就死了,哼,这一定是刘裕夫妻搞的阴谋。”
徐羡之冷冷地说道:“我说青龙大人,你这时候能不能少添点乱?只要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现在这时候,大晋并不安全,外有强胡,内有叛乱,寄奴和希乐虽然争权,但不能能损害国事为代价,不然内乱一起,外敌趁虚而入,前些年的那些悲惨往事,又将重演,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萬蛇之王
下弦月
庾悦给呛得无言以对,只能咬了咬牙,说道:“这还不是因为他刘裕太嚣张了,什么都要抓在手里不放,连白虎大人都受不了他,我只是想帮着争取一下我们各自的利益罢了,难道有问题吗?”
婚寵之邪少誘妻成癮 安若隱
孟昶勾了勾嘴角:“好了,都不要吵了,我也认为,刘裕和刘穆之现在反控制得太死,原以为白虎大人这回立了大功,回来可以争取更多的权益,可没想到,刘裕居然会趁着白虎大人在外征战,暗中拉拢何无忌,这样白虎大人回来后,我们的利益还不如之前呢,换了谁也咽不下这口气,再说,北伐中原,建功立业的也不只有他一个人能做到,至少这回西征,白虎大人的表现就很好。”
刘毅冷笑道:“就是,我这回跟寄奴就是争一口气,凭什么他处处压我一头,要说以前他在军中功劳大,威望高,我也就认了,可这回我明明立了大功,回来后却给他拿我老婆说事,连个江北也不肯给我,所以,我必须要跟他斗上一斗,让他知道,北府军中不止他一个刘大哥。”
徐羡之看向了刘毅:“可是,刘婷云那里怎么办呢,你准备如何给刘裕一个交代?”
刘毅冷冷地说道:“这是我的家事,我自然会处理,而且,我保证,这个处理不会影响我们的组织。处理完了跟她的事情之后,我就会对外收拾王谧了,青龙大人,这回需要你的贡献,把王谧手下的那些不法不轨之事,证据收集得越多越好,尤其是建义以来,他王家干的那些个坏事,一件也不要落,就连他家的家丁欺负街上野狗和流浪猫的事,也都给我准备好了,到时候发动所有言官和御史,一起弹他,我就不信,刘裕保得住他!”
庾悦微微一笑:“这事我拿手,放心吧。”
12星座全解析 aliabarichman
刘毅本能地准备起身,要结束这次的会议,但孟昶却突然说道:“且慢,白虎大人,我这里还有件事要讨论。”
吸血獠 周文濤
刘毅有些意外,又坐了下来:“玄武大人还有别的事?”
孟昶叹了口气:“是的,比起刘婷云来说,我觉得刘穆之更在意的,是陶渊明,白虎大人,朱雀大人,在我们组织里,对此人最了解的,就是你们二位了,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龍王界
刘毅和徐羡之对视一眼,说道:“以前我就说得很清楚了,上任白虎王珣,本来是指定了陶渊明接任白虎,他应该是王珣的学生,此事我们亲眼所见,可没想到,陶渊明居然没有提任这个白虎之位,他自己说是因为当时感觉到了黑手党内部的危险,不想跟司马元显,庾楷,司马尚之这几人为伍,所以才主动请辞,果然,王珣后来就给另一个弟子殷仲堪所杀,然后陶渊明为了保护自己的身份秘密,投靠桓玄,黑了殷仲堪。这就是我们知道的全部。”

9tw4e熱門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 線上看-第二千四百四十四章 打擊王謐控朝權-h73xc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庾悦不服气地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还怎么办,难道说刘裕现在的权势就如铁打一样,再也不可能动摇了吗,既然这样,我们这些人还在这里商量什么,回去转投他的幕府,求他赏碗饭吃好了。”
璀璨星途:全球通緝少奶奶
刘毅微微一笑:“青龙大人,稍安勿躁,刚才只分析了刘裕的两大权力来源,一个是皇帝的诏命,一个是军中的兵权,但除此之外,还有一样权力,是他真正要发号施令所需要的,也是他最脆弱的一环!”
紅色帝國1924
庾悦突然双眼一亮:“你是说,朝中的代理人,王谧?”
刘毅满意地点了点头,而一边的孟昶则说道:“不错,刘裕现在的身份,不过是镇军将军,都督扬州,徐州,兖州,豫州,冀州,青州,幽州,并州这八州诸军事。再有一个,就是徐州刺史。虽然后面他操纵司马遵,给了他一个总承百官之事的大权,但是在外人看来,刘裕长年领兵在外,出镇京口,他还是一个将军,而不是一个宰相。”
“至于刘穆之,他现在的身份,是镇军将军府长史,主薄,领堂邑太守和尚书祀部郎。尽管人人皆知刘穆之是刘裕的智囊,真正操纵朝政的人,但是官位上,他很低,低到连参与朝会的资格也没有,所以,政令所出,不能从镇军将军府,而要从朝堂之上。皇帝不能直接下令,而是要朝廷百官议政上书,然后再盖玉玺以示通过,所以,这个在朝堂发令的人,就是刘裕在朝中的真正代言人,王谧!”
魔方位面系統
庾悦哈哈一笑:“是啊,就是王谧,他是刘裕的多年死党了,当年刘裕没发迹的时候,他就从刁逵的手中救过刘裕,所以刘裕也一直投桃报李,这个王谧,本来附逆桓玄,是大逆罪人,甚至还亲手抢过玉玺献给刘裕,可就是因为他跟刘裕的关系,不仅没有给治罪夺官,甚至直接当了宰相,总摄朝政,刘裕的一切命令,都是刘穆之制订,然后通过王谧正式在朝堂上提出,最后给皇帝,哦,不,应该是给王皇后盖上玉玺,变成诏命,下达各地的。”
徐羡之点了点头:“所以,只要能扳倒王谧,就是打掉了刘裕在朝中上书的重要一环,王谧为人胆小怕事,又是见风使舵,现在他完全站在刘裕一边,只是因为他觉得刘裕能成事,并不是他有多喜欢掌权,可是毕竟曾经成为桓楚宰相,尤其是亲手抢夺玉玺的事情,是永远翻不了身的。”
絕頂高手在都市
“在世家的眼中,他也没什么地位可言,如果有个重量级,手握重兵的人物公开对他发难,逼他辞官而退,那刘裕在朝中的代言人可就没了。录尚书事这个职位一旦空缺,在选出新的人选之前,就会是尚书左仆射,也就是我们的玄武大人代掌朝权,然后你可以提议,由武陵王司马遵代替王谧,录尚书事,如此一来,朝中大权,就到了我们手中了!”
快穿系統:撲倒男神哪家強
庾悦拍手道:“太好了,朱雀大人,你说的这个重量级的大将,不就是白虎大人吗?我记得白虎大人以前也曾经说过,要拿掉王谧,推荐我或者是谢混当上宰相的。”
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怪我那时候没有坚持,跟刘裕作了交易,因为当时我更想要拿西征主帅的位置,还有一个,就是让他放过对刘婷云的刁难。现在西征已经结束,刘婷云的事情另说,我既然这回跟刘裕翻了脸,那就不用再顾忌什么,北府军中的事情暂时不跟他争,但这个王谧,我是一定要扳倒的!”
無上劍訣
徐羡之点了点头:“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做吧,我现在去了琅玡王府,当了司马德文的长史,可以看出,他其实对于刘裕也是有诸多不满意的,司马遵给抬出来后,就架空成了一个傀儡,因为刘裕防司马家夺权,现在司马荣期身亡,司马休之也去职,可以说司马氏借着这回复国,想要反扑夺权的所有努力,都付之东流了,只要我去略一挑拨,司马德文一定会联合司马遵,同时对王谧以前的事清算,到时候,让姓司马的顶在前面跟刘裕斗,我们不用出头,哪怕录尚书事的位置长期空着,也是玄武大人代理朝政,这样就等于朝中由我们说了算啦。”
孟昶的眉头微微一皱:“可要是刘裕干脆直接扶刘穆之当录尚书事,那可怎么办?这种事他不是做不出来啊。”
刘毅冷笑道:“他不是想要江北吗?如果顺利赶下王谧,你掌权后第一件事就是让刘裕亲自出镇江北,保护新移民,至少,要去广陵才行,如此一来,他就不能象现在这样军府放在京口,直接控制建康城中的朝廷了,刘穆之也得跟着去,只要他们一走,那这朝中的事情,就是你说了算。”
“他就算要把胖子弄回来,也需要再给胖子加功劳,加官爵,胖子在建义之后没有参与什么战事,军功这块完全没有,就算江北治得不错,以政绩升官,也要一年半载以后了,有这时间,我们完全可以把朝廷变成我们自己的,寄奴再想回头掌权,就会难上加难。”
天道邪少
強婚:帝少寵妻上癮 雲過是非
超級外星原礦空間 沒事就樂樂有事就笑笑
“到时候,我们还可以让司马德文去逼宫王皇后,晓以利害,让王皇后和夫人明白,刘裕控制朝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此一来,刘裕控制皇帝,下达诏令的这条路,也能给他断了,一旦我们能把刘裕真的赶到江北去看守边关,那以后大晋的军事,就是我们说了算,让谁打仗,让谁立功,不就是我们来定了吗?”
这回刘毅自已说得神彩飞扬,得意地笑出了声,而庾悦则跟着笑道:“真到了这天,你得记得把我和其他的几个世家掌门扶上宰辅之位,如果我们重新掌了权,那夫人也一定会改变立场的。对了,那个什么武陵内史,我不要,这种时候,我得呆在京城才行。”

dzdyj优美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四百四十三章 寄奴大權源何處閲讀-eet8w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庾悦说到这里,大概自己也觉得很得意,不禁放声大笑起来,笑声在整个密室之中四处回荡着,就连那巨烛的火光,也因之而微微摇晃起来。
網遊之野性咆哮
其他三人,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庾悦,一言不发,庾悦笑了足有半分钟后,也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似乎自己的这个举动没有得到应有的响应,他收住了笑声,看向了其他三人,沉声道:“好像各位对我的这个提议,并不赞同嘛,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孟昶叹了口气:“白虎大人说得不错,青龙大人恐怕还是没弄清楚现在是什么时代,是什么大势,还做着以前的世家高门掌控一切的美梦。你真当刘裕,或者是刘穆之是傻瓜吗?前面白虎大人都说得再清楚不过,他自己以这次的平定桓楚大功去跟刘裕商量出镇江北之事,都给拒绝了,你以为你的这个想法,刘裕就能满足?”
庾悦咬了咬牙:“那是他们北府军内部的问题,刘裕对世家还是得让几分的。不然的话,我们可以各种不遵号令,不给他交粮纳丁,这方面,我们世家高门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只要同气连枝,刘裕也没有办法!”
鳳戲遊龍 都市銀狼
徐羡之冷冷地说道:“王愉也是这么想的,还以为靠了家族的名望可以为所欲为,但刘裕可以为了一个普通的小兵就灭他满门,青龙大人,你要是真的再这么来,只怕庾家会成为王家第二了。”
庾悦的脸色一变:“王愉是自己一家对抗刘裕,而且给人证据确凿,我,我可以联合所有的世家,因为这符合所有家族的利益。”
孟昶哈哈一笑:“好好活着才是所有家族最大的利益,刘裕可以以谋反之罪名诛杀王愉满门,同样也可以发明别的罪名来灭了你,也只有你青龙大人还看不清时局,你说要去串联各大家族,与刘裕对抗,难道真的以为会有人为你出头?”
庾悦气急败坏地说道:“大不了我去找谢家夫人,有她出头,会有人不听吗?”
刘毅冷冷地说道:“你第一天认识夫人?她会为了你跟刘裕对抗?到时候只怕她会串联别的家族,不要跟着你一起找死,这才是她最可能做的事。”
庾悦半晌无语,瘫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久久,才叹道:“难道,就真的拿刘裕没有办法了吗?”
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对付他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刘裕最大的弱点,就是为了维持自己定下的规矩,不能随心所欲的行事,只要我们在他自己制订的规矩上做做文章,就有克制他,夺回权力的办法。一旦掌握了朝中的权力,那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刘裕听从号令了,他若是不从,就是抗旨,自己就会成为以前所反对的不忠之臣啦!”
修真界唯一錦鯉
庾悦的心中一动:“你有办法做到这点?”
淚傾城之夢汐醉 淩海嵐
刘毅看向了孟昶:“玄武大人,你觉得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呢?”
快穿之女配有毒 白榮
孟昶勾了勾嘴角:“现在刘裕对于大晋权力的控制,是从三个方面的,皇帝是个不知冷暖的低能儿,也是最好的傀儡,所有皇帝的指令,现在都是要靠王神爱这个名义上的皇后发出,而她跟刘裕的关系,自不待言,除非是谢家跟刘裕反目成仇,才有可能让王皇后站在我们这边,跟刘裕作对,但这个可能性极低。”
親親小萌妻:腹黑老公愛不夠
庾悦兴奋地说道:“谢混现在不是跟着我们的吗,谢夫人一介女流,不可能一直掌着谢家大权,只要谢混当上了谢家的掌门人,那谢家的态度,就会跟我们一致,而王皇后只会遵守谢家的指令,也就成了我们的人。”
徐羡之叹了口气:“青龙大人啊,你怎么会如此天真?你当谢混不想当这掌门夺权吗?可他凭什么?夫人是谢家自谢安以来的实际掌权者,无论是名望还是能力,都远远超过现在的谢混,上次义军攻城的时候,谢混就想来投奔白虎大人,却是给夫人直接阻止了,当时还是几个世家联名一起来的呢,也给夫人轻松压下,更不用说其他事了。如果夫人真的失了掌门之位,谢混恐怕也成不了世家的公认领袖,更不用说王皇后会听命于他了。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王皇后接任谢家和王家的掌门,也比他有资格的多。”
庾悦咬了咬牙:“这么说来,此路不通?夫人为何就如此向着刘裕?”
刘毅沉声道:“这就是第二个原因了,夫人知道大势,以前世家控制天下,是因为军队听命于谢家,谢安要建立北府军,也是想以这支只听命于谢家的强军,凌驾于各大世家之上,成为真正的大晋第一人,可是他的计划失败了,因为要阻止他的野心,我们的前任们互相内斗,不仅弄垮了国家,还让北府军脱离了控制,这才有我和玄武大人,包括朱雀大人坐在这里的机会。青龙大人,夫人不是向着刘裕,而是向着掌握北府军的人,明白了吗?”
庾悦“嘿嘿”一笑,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你们北府军,京八党不是有规矩么,三巨头啊,刘裕也不能一个人说了算,难道,你白虎大人打拼这么久,还是没有夺回北府军权的希望吗?他是镇军将军,你这回也当了抚军将军,应该是可以并驾齐驱了吧。”
徐羡之摇了摇头:“军中的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刘裕多年结交同袍,在军中一呼百应,威望之高,可不止是一个简单的将军名号可以衡量的。以前何无忌是在二人之间尽可能的中立,但仍然是偏向刘裕,这回刘裕让刘敬宣把手下的整个军队都给了何无忌,又加他江州刺史,镇南将军,跟刘裕的镇军,白虎大人的抚军同级。何无忌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站在白虎大人一边,反对刘裕呢?北府军中夺权之事,会比让夫人转向更难,真要做到这点,那夫人也会站在我们这边了。”

vsxts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四百四十二章 目空一切世家宅推薦-ri27w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乌衣巷,废院,枯井下,假黑手党总舵。
龍脈九重境
牛油巨烛熊熊燃烧着,四大镇守分居圆桌的四方,冰冷的青铜面具上,反着火光,一如每个人眼中炯炯的光芒。
徐羡之看着北方玄武之位的孟昶,干咳了一声:“恭喜你,玄武大人,皇帝复位,论功行赏,你也从丹阳尹升成了尚书左仆射,除去那个寄奴在朝中的木偶,录尚书事的王谧以外,你算得上是实际的执政了。”
孟昶摇了摇头:“真正的实际主执是刘穆之,你我都清楚,这回借着升我的官,把谢晦和傅亮,还有张邵都挖走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要我选,宁可还是当丹阳尹,但手下有这三个青年才俊呢。”
东方青龙位置上的庾悦勾了勾嘴角:“谢宣明和傅季友我很熟悉,但这个张邵,不是吴地土著吗,他能有什么本事?他爹当年可是投靠桓玄的逆贼,而他本人以前也在司马元显手下做过事,真要有什么本事,还会这样?”
刘毅冷冷地说道:“青龙大人一向就是看不起非高门世家出身的人吧。这个张邵的才名,连我都听说过,以前一向以精明强干著称,司马元显虽然无道昏庸,但他和刘敬宣是他手下文武中仅有的正直而有才能之士了,当年也只有他拼命苦谏,不要在三吴之地搞什么乐属计划,结果司马元显不听,这不是他的错。”
庾悦冷冷地说道:“然后他就给赶到王诞手下做事了,王诞当年党附司马道子,司马元显父子,是世家中公认的耻辱,败类,这回他好像也没做啥贡献嘛。”
徐羡之笑道:“毕竟是下属,不能随便地更改主公和上司的计划,再说王诞只是要借司马道子父子的权势,也没做什么坏事,跟张法显那种奸邪小人,成天只会出些坏点子馊主意,是两码子事。”
敢為天下舞
庾悦不屑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个王诞,一向只会党附奸邪,在京的时候跟着司马道子,给流放到广州后,又投降了妖贼,能是什么好东西了?张邵跟着这么一个上司,他本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孟昶摇了摇头:“我还记得王诞给流放后,按说已经没了任何权势,可是只有张邵一人来为他送行,两人执手相对流泪,张邵这几年拿出自己的俸禄来养活王诞在京的妻儿,这样的行为得到了所有人的称赞,就连义军打进建康时,寄奴听到此事,还特地下令,不许任何军士伤害,侵犯张邵一家。青龙大人啊,这些出身不高的低等士族,有很高的才干和很好的名声,你为啥就这么看不上呢?”
庾悦不高兴地说道:“不过是因为门第不显,而故意做些沽名钓誉的事情罢了,我就不相信,他真的有什么才干。”
孟昶笑了起来:“张邵在我手下两年,他的本事我最清楚不过,除了此人饱读诗书,有很多干练的行政之才外,最大的特点就是精力旺盛,每天可以处理七到八个时辰的公务,甚至在吃饭的时候也是一手提箸,一手批示公文,我这里三成的公务,都是给他一个人处理。相比谢晦和傅亮,其实我更不舍得这个张邵呢。”
庾悦冷笑道:“不过是个循吏而已,处理些琐碎杂务,真正的国家栋梁之才,哪个会做这些事,就不怕损坏了自己的名声。”
腹黑召喚師:強上妖孽邪帝
刘毅冷冷地说道:“青龙大人,你的这些老观念恐怕得要改改了,世家子弟们占据高位,无所事事,每日里纵酒痛饮,然后吟诗作赋,写字抚琴,表现出高人一等的名士模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就是务实为主,军功得爵,政绩考官,没什么占着位置不做事的好事了。你这回如果不是从军出征,分了些功劳,只怕你的这个武陵内史,宁远将军现在也没有。”
庾悦的青龙面具之下,早已经胀红了脸,几乎要拍案而起:“我明明要的是彭城内史,你给我个武陵内史,什么意思,这算是发配我到湘南这种不毛之地,跟那些山林中的蛮夷和岭南的妖贼打交道吗?”
刘毅沉声道:“连我都没争到这出镇江北的机会,别说你了。就在昨天,我为了此事跟寄奴大吵一场,差点打起来,不然你们道我为何突然要提前召开这场会议?”
庾悦睁大了眼睛:“你也想要江北?天,我想要彭城内史是为了给我们世家多圈些地,你图什么?”
刘毅冷笑道:“你的眼中只有你庾家,最多还有其他十几个大世家的利益,却不想想家国一体这种事,以前我们的前任就是人人自私自利,损国肥私,才弄成那结果,现在换了我们,还要走前任的老路不成?”
妙手小相師
未來傳奇
特工學生 王大忽悠
庾悦咬了咬牙:“国家是什么,不就是保证我们这些世家高门利益和好处的工具吗,如果国家不能给我们好处,那我们为何要为国家作出牺牲和让步?这次我们各大家族拿出了三成以上的人口和一半多富有经验的庄头去江北,可以说下了血本,当然需要相应的好处,刘裕只想打仗,但我们世家关心的可不是这个。谢家大姐说了,会有强大的军队镇守江北,让胡虏不敢来犯,这才让各大世家放心,而且,刘胖子也承诺,十年内这些地都是我们的,不用交税,由我们的人管理。不然你以为我们怎么肯接受江北移民这项新政呢?”
匪風悍氣
刘毅叹了口气:“等把你们都骗到江北,你们的人力,存粮都到了江北,到时候就可以以打仗征收为名,直接置于他们的治下了,何况十年时间弹指一挥间,你还真以为江北永远会是你的?”
以力成聖 逆蒼穹
初來嫁到
庾悦哈哈一笑:“那得看谁来管了。只要我出镇江北,做这徐州刺史,那江北的事就是我说了算,就算刘裕要北伐,也得跟我们商量着来,到时候,这天下大权,就回到我们世家手中了。白虎大人,如果你对这个也感兴趣,那不妨我们合作吧,你率军出镇江北,我去当那彭城内史,军功归你,圈地归我,大家各取所需,岂不美哉?至于那刘裕,他要北伐就让他去,打下的地方我们再这么来,如何?”
—————————————————–
最近发现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推书微信公众号叫做“大书荒三十六计”,专业推荐、点评小说的。里面推荐了很多精品网文小说,我平常也常去逛,所以,特别给大家推荐安利一下,大家去看看,非常好的!

bqwux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討論-第二千四百四十一章 各不相讓不歡散讀書-27d9y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裕直视着刘毅,叹了口气:“我早就跟你说过,刘婷云绝不是什么好人,以前妙音那样信她,拿她当亲姐妹一样,遭遇的只是背叛和陷害,一生都给她毁了,而我给她害得多惨,你也知道。她当初依附于你,只是为了保命而已,现在一旦觉得有机会了,又要出来害人。害完了我以后,就会轮到你。”
盛世恩寵之女宦當道 墨染邪
刘毅的眼皮跳了跳,咬牙道:“你当然巴不得我现在就杀了她。不过,这些事情,我还要再调查清楚,如果真的是她干的,我会对她严加管教,以后不会再出这样的事情。”
刘裕的眉头一皱:“怎么,这回你还打算放过她?不追究她的责任?”
盛世婚寵:總裁的影後嬌妻
刘毅沉声道:“从这些证词上看,她做这些事情,只是为了自保而已,自从她给桓玄抛弃之后,就没有了任何安全可言,比起你来,王妙音更想要她的命,你们有权有势,也有庞大的地下势力,明里暗里都有的是办法弄死她,我不允许她动用我的护卫,所以,她大概只能把主意打到这些妖贼身上,想找些信得过的死士,不过,她不敢明里就收这些亡命之徒,于是把人安放在跟你本就有仇的刁家,桓家这里,也是情理之中。”
醫品春閨:鳳華世子妃
刘裕冷笑道:“难道故意在契约上作手脚,引得王愉对停云兄弟下这样的毒手,也是为了自保?”
刘毅叹了口气:“大概是她缺钱了,想要停云兄弟身上敲诈一笔,以为靠着王愉家的势力,收回这么个小铺子不在话下,而你我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就找她的麻烦,没想到天师道的妖贼们心狠手辣,而那个姚二毛跟停云兄弟本来就有仇,所以借机下了黑手。阴差阳错,铸成了大错啊。”
刘裕厉声道:“希乐,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就这样地不顾兄弟之情?我们京八党结盟的时候说过什么,发过什么誓,你都忘了吗?”
刘毅有点不敢看刘裕的眼睛,咬了咬牙:“我还记得,所以,你杀姚二毛,杀王愉他们全族,我都没有意见,换了我在场,也会跟你一起去的。可是,可是这里没有证据证明刘婷云直接指使他们下手啊,最多是这些天师道的妖贼被她收留,然后王愉用了这些妖贼下毒手。”
刘裕咬着牙:“刘毅,想不到你居然为了不舍弃刘婷云,不舍弃她能为你联络世家的这点作用,连兄弟情义也不顾及了。你若真的这样,那对不起,江北之地,完全不用谈了。”
刘毅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好,太好了,刘裕,你说我为了维护我的女人,不顾兄弟之情,那你呢?你就这么干净吗?你的女人甚至是敌国公主,我们在这进而为了江北争来争去,不就是为了防你女人所在的南燕吗?你要我现在杀了刘婷云,那将来如果南燕主动来犯,伤我百姓,杀我将士,我要你杀了慕容兰,你肯不肯?”
“甚至我不用说以后,就说以前,寿春城就是因为这个女人而陷落的吧,多少将士和百姓因为她而死?刘婷云最多害了谢停云一家,可慕容兰害了我们多少人?你为什么不向她寻仇,为什么不杀了她?!”
九界聖君 醉弄月
刘裕沉声道:“两回事,当时的慕容兰又不是我们大晋的人,她奉了慕容垂之命来大晋搞奸细活动的,那本就是她必须要做的事,作为敌人,我当时尽了全力杀她,只是没有杀掉,后来阴差阳错,我们又在一起执行谢相公的任务,要说赦免,谢相公在先,先帝在后,已经赦免了她的罪过,我也没有再杀她的理由。”
“可刘婷云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做这种伤人害国之事,你到现在还在这样维护她,你还象我们大晋的重臣吗,还象是京八的巨头吗?”
刘毅冷笑道:“我是个男人,我要维护我的女人,你拿这些妖贼的一面之词,就要逼得我杀我的新夫人,你要杀的,不是刘婷云,而是我的威望吧,一个连老婆都管不住,保护不了的男人,如何配当大将,如何能跟你刘裕一起成为京八巨头?到时候,你正好可以用刘敬宣来顶替我,对不对?!”
刘裕哈哈一笑:“我要真这么想,把你以前跟妖贼勾结,暗箭伤我的事情直接抖落出去就行了,犯得着这样拐弯抹角吗?希乐,我现在是在救你的名声,这种事情一旦泄露出去,你自己还有脸在京八巨头的位置上呆着吗?只怕你现在的兄弟们,也会主动离你而去吧。”
偽廢柴修仙 落日薔薇
替嫁:魔君的嗜血帝女 泣血薔薇
刘毅吼了起来,他脑袋上的青筋都在跳动着:“你可以试试,你以为只有阿寿肯为你付出一切吗?我的兄弟同样是跟了我几十年的过命交情,你看看你的这些话,他们信不信。”
两个愤怒的男人,就这样怒目而视,互相瞪着对方,眼里充满了血丝,拳头紧紧地握着,似乎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马上扭打在一起。
江风呼啸,吹拂着两人的须发,久久,刘裕才叹了口气,松开了紧紧握着的拳头,叹了口气:“几十年了,你我还是没变,跟十几岁时在这里打架一模一样。希乐啊,难道你我一定要闹成这样吗?”
刘毅咬着牙:“是你太过分,不仅不肯满足我这个合理的要求,还要拿我女人的把柄来威胁,刘婷云就是有万般不是,也是我的夫人,只有我才能处理她,外人没有这个资格!”
刘裕沉声道:“就是因为尊重你,我才没有主动出手收拾她,你应该知道,我是怎么收拾王愉,刁聘和桓胤的!”
神皇戰妃
我在外星生包子
刘毅冷笑道:“那我得谢谢你了,寄奴哥,留了我老婆一条命。我再说一遍,我的女人,我来管,这不是什么交易的筹码,你如果霸着江北不肯给我,那我自己拿。”
刘裕的眼中光芒闪闪:“江北涉及跟南燕的关系,是战是守,我必须自己决定,希乐,对不起了,江北之地,这次不能给你。”
刘毅转身就向山下走去:“寄奴,咱们走着瞧。”

qfguw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四百四十章 挑明目標爭高下-jptjw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毅微微一笑:“怎么,难道我不能出镇江北,伺机北伐吗?”
刘裕的眉头一皱:“现在我只是想要移民屯田,建立一些粮草的储备,充实江北人口,可没说一定要北伐啊,毕竟,跟江北直接接壤的南燕,我可是跟他们有过互不侵犯的约定,你也知道,慕容兰现在还在那里。”
刘毅冷笑道:“好了,寄奴,你都说了咱们要坦诚,为何又不肯说实话呢?实际上,你是想摆一块大肥肉在慕容超这小子的眼前,故意馋他来进攻吧,只要他先动手,那这个互不侵犯的盟约,自然就作废了,你也师出有名,对吧。”
刘裕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内心深处确实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这种事情由不得我,如果江北有强大的驻军,那慕容超也不敢轻举妄动。我还是不希望在这个时候主动开战,惹得黎民百姓受苦。”
盛世傾寵:杠上小爺 瑾軒
刘毅摇了摇头:“所以你需要一个开战的借口,北伐是你我共同的梦想,总不可能不打仗就实现的,我们能做的,只能是让百姓在这个过程中少受点苦。而且,如果是你出手,那慕容超狗急跳墙时,会用慕容兰作为人质,但要是我挂帅北伐,那就没这个问题,于情于理,你没有拒绝我出镇江北的理由。”
異能天下 毒邪
刘裕微微一笑:“这就是我不能同意你出镇江北的最大原因。因为你现在去江北,就是要以马上打仗为目的,如果慕容超不来,你就会用尽办法刺激他来攻打江北,对不对?”
刘毅勾了勾嘴角:“难道不应该这样吗?南燕现在刚刚内乱平息,并不算稳定,我们这时候北伐,是最好的时机。必要的时候,无忌的兵马也可以来支援。”
霸道愛:別惹億萬大人物
刘裕摇了摇头:“这就是了,你急于建功立业,而不考虑现在的情况,南燕的内乱已经平定,慕容超的人心并不算非常稳定,在这种时候,有可能会主动挑衅,想要引发战争,把内部的仇恨转移到外部,我们不能在这个时候主动地当他竖立起来的靶子,毕竟,现在的南燕,有拥兵几十万的实力,如果上下一心,并不好打。”
想要重生麽 系統 遊公
刘毅冷笑道:“他再强,能有当时的桓玄强大吗,那时候的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干就完事了,可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犹豫?”
刘裕叹了口气:“因为以前我们是为了推翻桓玄的暴政,解救天下的苍生,也是为了自保,所以可以不顾不管,干就完事,并没有考虑太多别的东西,可现在,我们大权在手,对天下的苍生有义务,不能为了自己的野心,随意地置他们于风险之中,不然的话,我们跟桓玄又有什么区别?这个移民江北的计划,虽然说长远是为了北伐,但也得等到江北发展起来,粮草充足,人口殷实,然后等到南燕或者是北魏,后秦的内部生乱,这时候我们一举挥师北进,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最快的速度解决掉他们,把对百姓的伤害也降到最低。”
刘毅冷冷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暂不北伐就是,有我的三万兵马镇守江北,南燕想必也不敢南下,不是正好可以实现你的这个发展江北,以观时局的设想吗?”
再嫁豪門:總裁前妻不掉價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希乐,明说了吧,你想去江北,北伐不是第一目的,想要占有江北之地,跟同样现在也盯上这块的世家高门搞好关系,就象你在京城中,用这些产业契约作为拉近关系和控制世家的手段一样,对不对?”
刘毅冷笑道:“就算是了,不可以吗?无忌和阿寿那里我对你让步了,这江北之地,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点面子?你反正不需要借江北之地讨好这些世家高门,有你的妙音妹妹,你可以在朝中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你也总得给我留条路子吧。”
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希乐,人要知足,建康城中的产业,我全都让你来分配了,已经给足了你路子,你还要如何?”
刘毅的眼中闪过一道凶光:“那是你给我的?寄奴,你怕是搞不清楚状况吧,在你打进建康之前,我已经在建康城中打拼十几年了,这些产业,早就是我一刀一枪,从这些世家高门手中拼下来的,就算后来义军打进建康,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我和无忌都有份,你自己放弃你手中本就是少数的那点份子,难道就叫对我的施舍了?”
刘裕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很好,那我问你,停云兄弟手中的铺子契约,是怎么回事,交给你分配的那家胡饼铺子的契约,本应该给王愉的,为什么会卖给了停云兄弟,花掉了他所有的积蓄?”
刘毅咬了咬嘴唇:“这建康城中,几千家铺子,我哪可能一家家管得过来,加上那时候要西征,所以只能交给手下去办理这些事情,出些岔子也在所难免。你难道就没出过错吗?你把阿寿他们送去南燕,结果他们居然去刺杀慕容德,差点引发两国大战,这个漏子,可比我捅得大得多吧。”
刘裕冷冷地说道:“我捅的漏子,我自己补上了,阿寿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因为要承担这个错误,我才在西征主帅的位置上对你作出了让步。而你这次,几乎是引发了京八兄弟跟世家高门的全面仇杀,而且,这不是什么你的手下的失误,而是你的新夫人的杰作!”
他说到这里,从怀里摸出了一卷讼纸,直接扔给了刘毅:“你好好看看吧,这就是你的女人干的好事!”
刘毅的眼皮跳了跳,抓住了些纸头,看了起来,一开始,他的脸上还挂着不屑的笑容,可是随着目光所及,笑容渐渐地在脸上凝固,因为这些证词中有不少东西,居然是他也不知道,甚至无法想象的,直到他看完了最后一张纸,才咬了咬牙,抬起头:“这些证词全都可靠吗?不是屈打成招或者是炮制的?”
刘裕沉声道:“人证物证俱在,这些证人也都在我手里,你如果不信,我随时可以移交给你,你有的是刑讯之法,可以亲自问问是不是这么回事。”
刘毅咬了咬牙,一跺脚:“这个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