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大明

8ielq熱門連載小說 攝政大明討論-第1074章.神棍重生.分享-mwjso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
……
……
这一天,晚上戌时三刻,同济庙主持张道全带着一身酒味、醉醺醺的返回了自己的住宅。
京城的居民分布,向来有“东富西贵,南贫北贱”的说法,位于京城城西的居民大多是庙堂中枢的高官与勋贵,这里的房子不仅价格昂贵,还经常会出现有银子也买不到的情况。
無敵楞仙
而张道全的这处住宅,就位于京城城西,并且面积也不算小,足有三进三出,看起来很是排场。
只看这一点,就知道这一年多时间以来,张道全在京城之中是何等的风生水起了。
事实上,张道全所领导的“同济庙”如今已是北直隶境内影响力最大的庙宇之一,而张道全本人也赫然成为了京城宗教界的领袖人物之一,信徒数以万计,信众之中还不乏有朝廷里的达官贵人。
张道全能拥有今天这一切,当然是离不开赵俊臣的扶持。
这一年多时间以来,赵俊臣不仅是向他暗中提供了大量的银子,还教会了他好几招足以瞒天过海的神棍骗术,更还帮他摆平了道录司、僧录司的关系,否则就凭他所创出来的那一套不伦不类的教义,早就应该被官府抓起来了。
前段时间,京城里的几家僧院与道观,就是因为实在看不惯“同济庙”所宣传的那种惊世骇俗的教义,于是就联合起来把“同济庙”告上了道录司与僧录司,但因为赵俊臣的暗中庇护,这件事情最终依然是不了了之了。
张道全这个时候之所以是醉醺醺的,就是因为他今晚为了答谢道录司与僧录司的袒护之恩,就花了大价钱邀请这两个衙门的主要官员前去京城中最为奢华的天上.人间喝花酒,还给所有人都备下了一份厚礼。
道录司与僧录司的几位主要官员见到张道全这般懂事,自然是心中大为满意,也就放下身段与张道全一同放浪形骸,这一晚所有人皆是尽兴,可谓是宾主尽欢。
这场花酒期间,道录司的左正一谭恩趁着酒劲正浓,还无意间向张道全透露了一件八卦秘闻,说是京城中一位豪商的受宠小妾乃是南城白云观的信徒,平日里经常前往白云观烧香拜神,一来二去就与白云观的一位小道人看对了眼,进而有了私通之事ꓹ 这件事情最终还是被那位豪商给发现了,一怒之下险些拆了白云观ꓹ 最终还是道录司出面请来了一位礼部侍郎说情,才险险的保下了白云观、把事情压了下去。
事实上,道录司也因为这件事情抓住了白云观的把柄ꓹ 所以才有底气驳回了以白云观为首的道家势力对“同济庙”的告状。
人类对于这种八卦消息的热情总是共通的,谭恩趁着醉意讲出了这个秘闻之后ꓹ 顿时就引发了所有人的兴趣,众人纷纷加入了讨论之中ꓹ 还当场编了不少笑话ꓹ 对于那位头戴绿帽的豪商又是嘲笑又是讥讽,态度极为轻藐。
不过,僧录司的右善世徐志成却是颇有见识,嘲笑这位豪商之余,还断言这个豪商的家业也很快就会衰败下去。
毕竟,连身边一个小妾都管不好,又如何能管好诺大的商行?商行的掌柜、伙计、合作伙伴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又将会如何看待他?若是掌柜、伙计、合作伙伴皆是暗地里看不起他ꓹ 他就算有些能力又能做出什么成绩?
听到这般评价,所有人都是深以为然。
最终ꓹ 因为有了这段八卦秘闻作为酒桌上的谈资ꓹ 众人之间的交情竟也密切了许多。
*
抛开这些细节不谈ꓹ 就说张道全醉醺醺的返回到自己的住宅之际ꓹ 脑子里回想着酒桌上的那段谈资,不由是情绪高涨、暗暗兴奋。
“嘿嘿ꓹ 没想到啊没想到ꓹ 白云观数百年的传承ꓹ 堂堂的京城第一大观,竟然也会闹出这种丑闻……
上古神跡
道录司的谭恩应该不是平白无故的把这件事情讲给我听ꓹ 显然也想要借我之手给白云观添堵使绊子,大概是因为白云观每天日进斗金的香火钱分给他的那一份给少了?
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把这件事情给传扬出去,最好是闹得世人皆知,必然能大大的打击白云观的声誉,还能从白云观那里抢走不少信徒!嘿嘿,白云观一向是自诩为道家正统,从来都看不起我这种野路子,但那又如何?今后有你们向我低头求饶的时候!
位面法師 顏良文醜
说起来,那位豪商还真是惨,我也听说过他的名字,乃是京城中首屈一指的巨贾,但有钱无权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了,被戴了绿帽子也不敢多吱一声,当真是憋屈的很,有了这件事情,所有人都看不起他,也都会编排他,他就算有再多钱又如何威风得起来?说不定就像是徐大人所说,也许他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就要家业衰败了……
恩,等到这个人今后意气消沉之际,我就寻机会接近于他,趁机把他收为信众,这可是一位大金主,至少能为‘同济庙’增加上千两银子的香火……”
不得不说,张道全确实是一个聪明人,更是一个天才神棍,只是听了一段八卦秘闻罢了,就很快构想出了许多扩张“同济庙”影响力的计划。
就这样,半醉半醒之间,张道全的脑子里冒着各种各样的念头,很快就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卧室门前,然后推门而入。
候補聖女 月下小羊
随手脱掉外衣,张道全也没有观察房间里的情况,掀开被子就想要上床入睡。
但他刚刚弯下身子准备躺下,就赫然见到了床上不堪入目的一幕!
他的妻子何氏、以及他的大弟子马忠,竟是赤身裸体、肢体纠缠的躺在床上相拥而眠,显然是刚刚才经历了一场盘肠大战!
也许是太过激烈、消耗了太多体力的缘故,这对狗男女此时完全没有发现张道全的出现,依然还在沉沉睡着,就好似被人下了蒙汗药一般,又好似正在无声嘲笑着张道全头上的那顶绿帽。
一时间,张道全如遭雷击,原本醉醺醺的脑袋也瞬间清醒了许多。
他先是茫然的瞪大眼睛盯着床上的场景,然后又僵硬的转头看了看屋里的情况——他此前处于醉酒状态,一直都没有发现屋中的异常,但如今才发现,自己的卧室内到处散落着这两人的衣裤,他发妻何氏的亵衣甚至还被丢在了屋子里所供奉的一尊神像上,这足以说明这对狗男女办事的时候有多么的迫不及待!
最初的时候,张道全依然是处于头脑发懵状态,他的理智已经告知了他眼前这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但他的情绪却是迟迟没有回应,就好似刻意躲了起来。
就这样头脑空白了好久之后,张道全才想起了自己这个时候应该愤怒!
他万万没想到,他刚刚还在酒席上与酒友们一同嘲笑别人那顶绿油油的帽子,转眼间自己的头上就戴了一顶更绿的帽子!
而且,给他戴帽子的不是别人,还是他寄以厚望、信任备至的大弟子马忠!
这种遭到至亲至近之人背叛的情况,带给张道全的痛苦与愤怒,已经完全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然后,张道全又回想起了今天酒席上的那段谈资,众人的讥讽目标就好似已经变成了自己……他的眼睛里满是血丝,紧紧盯着眼前这对依然还在酣睡的狗男女,一时间怒从心中起、恶自胆边生,他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不知不觉间已是操起了桌子上的茶壶、高高扬了起来……
喝了太多酒、且还是丧失理智的情况下,张道全并没有察觉到那些不对劲的地方——为何何氏与马忠会睡得这般死沉,以至于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出现?他们明知道张道全今天晚上随时都会回来,为何还要选在这个时间私通?张宅的房间明明还有很多,他们私通之际又为何会冒险选择张道全的卧室?
张道全并没有考虑到这些,他如今只是想着自己绝对不能忍受这般羞辱与背叛!他只想着自己绝不能让这件事情传扬出去名声扫地!他只想着要杀死这对狗男女泄恨!
于是,张道全再无犹豫,狠狠把水壶砸在了马忠的头上!
碰的一声,水壶立刻就碎成了好几片,但张道全依然还不解气,又拿起水壶碎裂之后的瓷片向着马忠与何氏的身上扎去,一下又一下,壮若疯狂、血液洒满了他的全身也犹不知觉。
蹊跷的是,张道全闹出了这般动静,马忠与何氏被他又是砸又是刺,很快就已是遍体鳞伤,却依然是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只是在昏迷之中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着。
然而,眼看着马忠与何氏就要被张道全彻底杀死,一道充满惶恐的喊叫声,却是突然打断了这一切!
“杀人了!杀人了!张老爷杀人了!”
听到这般喊叫,原本正在用手中瓷器碎片不断奋力刺向何氏与马忠的张道全,顿时是身体一僵、表情大变!
当他转头看去,才发现自己刚才醉酒进屋之际,压根就没有关上房门,有一名张宅下人此时正在又滚又爬的向着远方跑去!
见到这一幕,张道全又看了一眼已是重伤濒死的何氏与马忠,终于是明白了自己刚才究竟做了些什么,不由是身体一软摊在地上,口中喃喃道:“完蛋了……”
也不知道,张道全所谓的“完蛋”究竟是指他杀人的事情被发现了,还是他戴绿帽的事情再也无法隐瞒。
*
事实上,张道全并没有完蛋。
今天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赵俊臣的布局。
何氏与马忠二人至始至终都在昏睡不醒,是因为他们被赵俊臣派人下了迷药;这两人实际上也没有胆子在张道全的卧室私通,乃是被药昏之后又被赵俊臣的人搬到了张道全的卧室之中……甚至,就连张道全泄愤杀人之际会被下人撞破行迹,也全是因为赵俊臣的刻意安排。
而赵俊臣的这般做法,是想要彻底改变张道全的城府予性格。
萌翻酷總統:老婆有喜了
因为赵俊臣进献祥瑞的事情,德庆皇帝如今已是产生了访仙问道、谋求长生的心思,对于“南海三圣”的存在也是深信不疑,这对于赵俊臣而言显然是一个机会,所以就想要把“南海三圣”与“同济庙”联系在一起,利用张道全的神棍天赋来蒙蔽德庆皇帝、影响德庆皇帝的判断。
但这般做法的前提,是张道全的性格必须要发生改变,他的城府还需要更深一些,他的胆子也需要更壮一些,绝不能见到德庆皇帝之后就立刻腿软了,连话也说不清楚,否则就必然会露出破绽。
于是,赵俊臣才会刻意安排了今天这件事情,就是想要从根本上扭转张道全的性格城府。
我的精分女神
这样一来,张道全杀人的事情自然也就没有被官府发现,那名下人早就得到了叮嘱,他发现张道全杀人的事情之后并没有跑去报官,而是迅速去通知了“同济庙”的主持李木禾,李木禾则是赵俊臣的心腹,“同济庙”平日里的渗透与情报之事皆是由他负责,而张道全只是负责“同济庙”的传教与日常事务。
事实上,就算这名仆从跑去报官了也不怕,因为张道全并没有杀人,他只是伤人而已。
*
“这个张道全,还真是一个软脚虾!我给他创造了最好的条件,结果他狂怒之下就连两个昏死之人也杀不了……哈,厨房明明有刀,柴房里还有锤子,他竟然只懂得用茶壶砸人,然后又拿着还没有巴掌大小的茶壶碎片扎人……真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想的!幸亏马忠当时正处于昏睡不醒的状态,否则张道全如今只怕是已经被他反杀了!”
这一晚,时间已是凌晨,赵俊臣暗中赶到了张道全的住宅,询问了具体情况之后不由是轻轻摇头,只觉得哭笑不得。
实际上,赵俊臣如今身为朝中权臣之一,受到的关注并不比朱和坚少,他这个时候暗中跑来这里处理张道全的事情也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说不定就会被人发现,但赵俊臣考虑到这件事情的后续影响极为重要,所以还是亲自赶来了。
唐僧手記
另一边,许庆彦窃笑道:“也许就因为他是一个软脚虾,所以何氏才会忍不住与马忠私通!那马忠看样子可比张道全壮多了。”
赵俊臣瞪了许庆彦一眼,说道:“没时间与你打趣这种事情……那三人的情况如何了?”
许庆彦答道:“张道全已经被咱们关进了柴房里控制了起来,马忠与何氏的问题不大,只是被茶壶砸了一两下,身体被瓷片刺了十几下,但张道全所用的瓷片太小,伤口也就半指深,并没有伤到内脏,其中何氏的问题比较严重一些,她被扎中了脖子,但也没有伤到血管与气管。”
赵俊臣若有所思,然后点头道:“把张道全叫过来吧,我亲自与他谈谈,希望他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性格能够有所改变……其实,经历了这种事情,他的性格必然是要发生改变的,只希望是往好的方向发展,而不是变得更为懦弱。”
说到后面,赵俊臣轻轻摇头,却也没有太多信心。
听到赵俊臣的吩咐,另一旁的赵大力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很快就拎着张道全来到了赵俊臣的面前。
张道全抬头一看,就见到赵俊臣正坐在张宅客堂的主位上,态度颇是自然,就好似他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此时正在用一种喜怒莫测的目光盯着自己,看不出任何态度。
“赵大人!救救我!救救我!我失手杀人了!我不是故意得!我不想吃官司!赵大人你一定要救救我!”
见到赵俊臣之后,张道全连忙开口哀求道。
看到张道全这般表现,赵俊臣不由是眉头一皱。
似乎,经过了这般变故之后,张道全的性格不仅没有变得更为勇敢果断,反倒是一副被吓破胆子的样子,出现了更为懦弱的趋势。
“必须要给他再下一点猛药了!”
赵俊臣暗暗想道。
一紙妻約:首席的心尖寵 24k金元寶
若是耻辱、背叛、痛苦这些情绪都还不足以让张道全的性格发生质变,那赵俊臣只好是再让张道全深切感受到另一种情绪。
武陵道 羿晨
这种情绪,名为绝望!
……
昨天就想更新这一章,但一直无法通过审核,应该是本章情节之中含有敏感词的缘故。
反复修改了几次,但依然不能通过审核,最终虫子只好把所有涉及到张道全戴绿帽的细节描写尽数删掉,还删减了一些张道全杀死奸夫的细节,总算是顺利更新了。
真不容易。
……

nteat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攝政大明笔趣-第1071章.人才?.-xet2g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
……
……
朱和坚坐在轿子内思索着朱和堉的事情,而贾伦则是迈步跟在轿子旁边,估摸着朱和坚如今已经把当务之急的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需要认真思索的事情也已经有了大致结论,于是就靠近到轿子窗户旁边,轻声说道:“七皇子殿下,今天还有另一件事情,咱家认为应该让你知道。”
朱和坚听到贾伦的语气严肃,顿时是眉头一皱,问道:“还有何事?”
“是关于李如安的事情,咱家怀疑他也许与别的势力有联系。”
然后,贾伦就把他今天在李如安那里所发现的各种异常状况,向朱和坚详细解释了一遍。
听完了贾伦的讲诉,朱和坚的表情愈发冰冷。
小鬼的新娘
偷個男神帶回家 菱妖月
他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也从来都不能容忍任何隐患,贾伦对于李如安的怀疑并没有真凭实据,只是一些通过细枝末节的观察而产生的猜测罢了,但这颗怀疑种子一旦是埋到了朱和坚心里之后,几乎是一瞬间就成长为了一颗参天大树。
尤其是李如安如今乃是御书房管事太监,这个位置太紧要了,朱和坚必须要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绝不能交给一个心怀叵测、立场存疑的人。
民國之國術宗師 王清談
就更别说是李如安今天受到朱和坚的指使、偷看御书房密匣的事情了,这个秘密一旦被李如安泄露给他人,那就是一场滔天大祸!
朱和坚沉吟片刻后,问道:“自从李如安成为了御书房管事太监之后,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咱们的人紧紧盯着,尤其是最近这几天时间,因为他要偷窥御书房密匣的事情,这种监视也是愈发密切……难道就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贾伦摇了摇头,道:“正因为咱们已经提前调查过李如安,也一直派人暗中监视,从来都没有发现任何破绽,所以才放心让他去偷窥御书房密匣,若不是他今天的表现实在异常,我原本也不会怀疑他。”
顿了顿后,贾伦声音稍冷,问道:“虽然他未必真就是两面三刀,但他的位置太过紧要,也已经知晓了不少咱们的机密,就这样留着他实在不妥ꓹ 说不定将来什么时候就会坏了大事,要不要……提前除掉这个隐患?也正好把御书房管事太监换成咱们真正的心腹。”
朱和坚一向是杀伐果断、心狠手辣ꓹ 贾伦原本以为朱和坚一定会同意自己的建议。
实际上,不仅是李如安总是看贾伦不顺眼,贾伦也是看李如安处处不顺眼ꓹ 这两个人就是天生的冤家对头,如今能有机会一举除掉李如安ꓹ 贾伦自然是不会错过。
然而,或许是因为心中敌意影响了贾伦的判断ꓹ 让贾伦忽略了许多事情ꓹ 也猜错了朱和坚的心思。
朱和坚一眼就看出了贾伦的小心思,用一种训斥语气说道:“贾伦,我前几天曾经说过,李如安今后也许会威胁你的位置、你也未必能压得住他,是想要督促你保持上进与警惕之心,并不是让你与李如安相互暗斗使绊子!我知道你不喜欢李如安,但也不能影响自己的判断ꓹ 否则今后会坏我大事的人将不是李如安,而是你!”
重生之球王巨星 六五八蛋
贾伦心中一惊ꓹ 也发现了自己的态度有些不正常ꓹ 立刻就垂首道:“咱家明白了ꓹ 今后不敢再犯……但咱家在李如安那里所发现的种种异常皆是千真万确ꓹ 在这种事情上咱家是绝不敢欺瞒七皇子殿下的。”
朱和坚点了点头,语气稍缓道:“我也相信你不会骗我ꓹ 只是恼怒你被压根无所谓的事情影响了判断……依照你所观察到的情况ꓹ 李如安身上确实是有些可疑之处ꓹ 但咱们并不能出手除掉他……至少现在不能。”
顿了顿后,朱和坚进一步解释道:“暂且不谈李如安如今已是父皇身边人ꓹ 父皇也较为满意他的表现,自从他担任御书房管事太监之后,近年来屡禁不绝的御书房消息外泄之事很快就出现了改变,这般情况下咱们若是出手除掉他,必然会引起父皇的疑心,让父皇下旨严查,到时候就是一场更大的麻烦……你记住,杀人灭迹这种手段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是万全之策,使用之前必须要保证无人察觉、也没有后患才行!”
然后,朱和坚声音愈发冰冷,又说道:“更何况,既然是咱们的人一直都在监视着李如安、却一直都没有发现任何破绽,这般情况下只有两种可能,要不然就是咱们误会了李如安、他并没有两面三刀,今天使用笔墨确实是在练字罢了,要不然就是李如安暗中联系的那股势力很是谨慎聪明,做事效率也是极高,完全瞒住了咱们的眼线……
若是前者的话,咱们除掉李如安就没有任何好处,只是损害自身利益,若是后者的话,李如安只怕是早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幕后主使之人,咱们除掉他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只会让那个幕后主使之人心生警觉,而咱们断了李如安的这条线索之后,就很难在寻出幕后主使之人的身份了!”
京中巨變 江南三月煙雨樓
听到这些解释,贾伦不由是面现愧色——以他的心机智慧,早就应该想到这些事情,他刚才提议除掉李如安显然是被心中情绪蒙蔽了双眼。
于是,贾伦经过了片刻间的反省与思索之后,很快就想到了正确答案,道:“我会叮嘱宫中的眼线,让他们进一步加强对李如安的监视,然后也会通知司礼监的吴信泉他们,让他们今后为七皇子做事的时候尽量避开李如安,顺便还会让他们想办法试探一下李如安的真实立场,若有发现的话,就立刻禀报于七皇子。”
“这就对了……”朱和坚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表情再次沉凝,又道:“不过,李如安身上的疑点终究是让人不安,若是能想办法彻底控制住他就好了……”
说话间,朱和坚再次陷入了思索之中。
而就在朱和坚暗中思索之际,他的坐轿很快就已经抵达了七皇子府。
落轿之后,朱和坚正打算下轿回府,却听到七皇子府的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喧闹,顿时是眉头再次皱起,问道:“怎么回事?”
贾伦赶去询问了情况之后,却是表情稍显怪异的返回到了七皇子坐轿的旁边,解释道:“有一个京城小吏嚷嚷着想要求见七皇子殿下,但他的官阶只是正九品罢了,压根没资格与七皇子相见,所以侍卫们就拦住了他……不过,他说他有机密情报要告诉七皇子殿下,与宫中一个姓李的年轻大太监有关系。”
升遷 晨光路西法
宫中姓李的年轻大太监,这般描述顿时就让朱和坚想到了李如安,不由是心中产生了一些兴趣,又问道:“他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当差?”
“他自称名叫刘冶,乃是苑马寺的监正,也就是平日里负责管理马夫为陛下养马的官员……这种人为何会有李如安的消息?”
“刘冶、刘冶……原来是这个人!若是他的话,也许还当真是知道一些消息!”朱和坚的记性极佳,平日里也很留心庙堂里的各种消息,很快就想到了这个人的来历,顿时道:“把他领到小客堂来见我,我马上要去见王佑伦,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让他长话短说。”
很快的,朱和坚就已经来到了七皇子府的小客堂之中,贾伦也领着刘冶进入到了房间。
新鹿鼎記
这个时候,还没人能够预见到,朱和坚与刘冶的这场见面究竟意味着什么。
*
“微臣刘冶,叩见七皇子殿下,七皇子千岁!”
在明朝时期,官员们哪怕是相互间的身份官阶存在高低,但也不会动辄就行大礼进行跪拜,平常时候弯身作揖就好。
然而,刘冶却是有个特点,每次见到身份较高的官员之后,他都会直接伏身跪拜,而且他行大礼之际总是格外认真,把脑袋埋在地上、屁股则是高高翘起,看起来颇是滑稽。
与此同时,被他跪拜的人,也会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满足感,认为刘冶的表现很是滑稽之余,却也会认为刘冶的态度很是恭敬,是那种软弱可欺、能被自己随意操纵之人,不由是心中放松了警惕。
刘冶如今依然是以这般滑稽模样跪拜着朱和坚,朱和坚心中诧异之余,也立刻给刘冶打上了一个“软骨头”的标签,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就是曾经的天水城乱民首领刘冶?抬起头来!”
听到朱和坚的吩咐之后,刘冶立刻抬头看向朱和坚,但他依旧跪在地上、屁股依旧翘着,形象也就更加滑稽了。
朱和坚认真打量了刘冶一眼,不由是暗暗摇头,想不明白刘冶这个人明明是样貌不俗、气质儒雅,却偏偏要这样作贱自己。
“站起来说话吧,你这般作态我看着也别扭。”
随后,刘冶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却依然是态度谦卑的垂手低头站着。
朱和坚又问道:“你说你有机密消息,与宫中姓李的年轻大太监有关系,究竟是指何人?又是什么消息?”
刘冶提前得到贾伦的叮嘱,明白朱和坚的时间不多,自己必须要长话短说,所以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绕圈子,直接答道:“启禀七皇子殿下,微臣所说之人,乃是当今的御书房管事太监李如安!微臣当初被迫参与了天水城的那场民乱,虽然是受到乱民裹挟,事后也有一些戴罪立功的表现,但若是没有李内臣的力保与举荐,微臣也难以逃脱朝廷的责罚,就更别说是像今日这般领取朝廷俸禄了,所以微臣颇是感念李内臣的恩德,李内臣也看重微臣有一些小聪明,平日里经常会向微臣征询意见,让微臣作为参谋!”
说到这里,刘冶迅速抬头看了朱和坚与贾伦一眼之后,又继续说道:“原本微臣感念李内臣的恩德,平时也愿意帮他出出主意,但今天下午申时之际,李内臣再次寻到微臣商议事情,但这次所议之事却是非同小可,微臣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告诉七皇子殿下比较妥当,否则迟早都会生出乱子。”
“下午申时……”朱和坚双眼微眯,顿时是联想到了许多事情。
算一算时间,下午申时正是贾伦从李如安的房间离开之后不久,显然是贾伦刚刚离开之后,李如安就去找刘冶商议事情了。
而李如安与刘冶所议之事,十有八九是与贾伦所发现的那些破绽有关系。
朱和坚不由是兴趣大增,问道:“他与你商议了什么事情?为何你认为这件事情必须要让我知道?”
刘冶低头继续答道:“李如安说,他、他暗中在为七皇子殿下做事,但如今任谁都知道七皇子您就是未来的储君,也是将来的皇帝,他为你做事也是理所当然,而且当今陛下年岁已高,李如安与七皇子您的岁数相近,唯有投靠七皇子才能立足长久。
只不过……按照他的说法,七皇子身边有一个同样是宦官出身的小人,名叫贾伦,他担心自己做得越多、就越会受到贾伦的妒恨与算计,贾伦乃是七皇子身边的亲近人,他认为自己十有八九是争不过贾伦的,所以就与微臣商议,想要取代贾伦的地位,成为七皇子身边最亲近的内臣,而且他显然已是打定了主意,颇是考虑了许多计划……
这件事情与七皇子您的身边人有关系,微臣认为李如安也许会妄生事端,说不定就会在未来某个时刻影响到七皇子,微臣出于一片忠心,认为七皇子您有必要知道此事,今后也好防范着李如安一些。”
絕代毒寵:重生妖後不好惹
说完,刘冶就把李如安今天与他见面的事情“一五一十”、“详细全面”的告诉了朱和坚,颇是描述了许多条针对于贾伦的毒计,表示这些毒计皆是李如安自己所想到的。
与此同时,刘冶还在不经意间提到,李如安思索这些毒计的时候,曾把这些毒计归纳总结、写在纸上,与刘冶商议的时候也是拿着这张写满毒计的纸张一条一条的进行分析。
刘冶的这一番话,自然全都是编的。
今天李如安去见刘冶之后,就大致向刘冶讲诉了自己的目前处境,当然李如安并没有向刘冶明确说出任何的关键消息,只是说自己如今正在暗中在为七皇子做事,七皇子的秉性并不似传闻中那般温和儒雅,反倒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而他则是做事不慎、也许会引起七皇子的怀疑,以七皇子的性格一旦是有了疑心之后,他今后必然是下场不妙,所以就向刘冶询问对策。
听到李如安的这般描述之后,刘冶却是立刻寻到了机会——让他自己趁机与七皇子朱和坚进行接触、顺势赢取七皇子朱和坚的信任、从此平步青云的机会!
是的,刘冶就是一个本性钻营之辈,并不似李如安所想的那般忠心与感恩,他平日里时常与李如安进行接触,只是因为李如安乃是他所结交的地位最高之人!他平日里时常会把李如安的恩德挂在嘴边,也只是因为他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告诉官场同僚们自己有着不容小觑的后台!
甚至,刘冶当初被乱民们裹挟着成为了乱民首领之后,他就已经设想好了自己应该如何出卖这些乱民、为自己谋一个进身之阶!所以,当初李如安进入天水城平乱之后,他才会积极的配合做事,也顺利攀上了李如安这条线!
而今天,他又打算顺着李如安这条线、攀上七皇子朱和坚的关系!
当然,刘冶也不会轻易放弃李如安,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依然是为李如安设想了一些对策!
既然朱和坚怀疑李如安另有所图,那就让朱和坚明白看到李如安所图谋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就好了!
既然是朱和坚认为李如安难以控制,那就让朱和坚认为自己可以控制李如安就好了!
在刘冶看来,朱和坚所担心的事情并不是李如安的野心,而只是担心李如安得不可确定,若是朱和坚能够确定李如安的想法,哪怕这种想法也许会对朱和坚造成一定的影响,但只要是事情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只要是李如安所表现出来的价值能够明显高于恶劣影响,朱和坚就会默许李如安的一切动作。
所以,刘冶就把自己送到了朱和坚的眼前!
虎魔問道 而消
……
……

vmknc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攝政大明》-第1064章.各方佈置(二).熱推-wsom0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
……
……
伸手接过李如安的密信,赵俊臣拆开之后首先是随意扫了一眼,态度并不在意。
他早就看出了李如安野心勃勃的表象下,隐藏着严重缺乏安全感与自信心的本质,晾了李如安几天之后,李如安必然会主动联系服软,这是早有预料的事情,赵俊臣并不意外。
扫了一眼密信里的大致内容之后,开头也正如赵俊臣的预想一般,再也不见当初的讨价还价与趁机要挟,反倒是态度谦卑、言辞谨慎,处处强调着自己的作用与忠心,充满了顺服之意。
“看样子,经过这次的敲打之后,李如安已经看明白了自己的正确定位,今后一段时间也可以暂时压抑野心……不过,他目前还有用处,倒也不能把他逼得太狠,以防他狗急跳墙,稍稍敲打之后也应该给他一个甜枣、让他安心了……”
暗思之际,赵俊臣又看到这封密信的后半部分内容,突然间表情严肃了起来——李如安在这里向赵俊臣坦白了全部真相,也就是七皇子朱和坚要求他暗中窥探德庆皇帝御书房密匣的事情。
见到赵俊臣的表情发生变化,张玉儿连忙问道:“老爷,怎么了?李如安的这封密信有什么问题?”
赵俊臣抬手把密信交给了张玉儿让她自己去看,口中则是说道:“这个朱和坚,当真是好生大胆,我可没有他这般的魄力与胆量。”
张玉儿看了密信内容之后,也是表情大变,急声说道:“何止是大胆?简直就是胆大妄为!老爷,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陛下的御书房密匣里隐藏着太多的朝廷机密,这些机密皆是陛下的手中底牌,任是何人窥探了御书房密匣,都会严重触犯陛下的逆鳞,到时候可就是山摇地动了!
李如安窥探密匣的时候一旦是被人发现,必然是要严刑拷打,到时候不仅是七皇子要被陛下废黜软禁,说不定还要从李如安身上牵连到咱们,那可就是大难临头了!只怕是锦衣卫与禁军立刻就会出动!”
说到后面,张玉儿的俏脸上已是逐渐苍白。
事实就是如此,赵俊臣、周尚景、朱和坚等人对付德庆皇帝的时候,固然是可以玩弄心计手段,许多时候也可以占些便宜,但任谁都不敢触犯德庆皇帝的逆鳞,一旦是德庆皇帝掀翻桌子之后,所有人联合起来也是毫无还手之力。
赵俊臣伸手拍了拍张玉儿的削肩,宽慰道:“倒也不必担心了,根据时间来估算,李如安如今应该是已经成功偷窥了御书房密匣里的奏疏,若是事情败露被人抓了现行,德庆皇帝在早朝上就应该收到消息了,如今宫中局势依然平静,显然是李如安并没有败露……更何况,以朱和坚的性格,犯险之际必然是留着后手,若是我预料没错的话,今天驻守御书房的锦衣卫之中必然是有他的人,一旦是李如安被抓住了现行,肯定是一句话也来不及说就会被杀死!”
不得不说,赵俊臣确实是很了解朱和坚的秉性,竟是瞬间就猜到了朱和坚的大概布置。
听到赵俊臣的宽慰之后,张玉儿也是心中稍安。
而且,张玉儿与赵俊臣的思维方式很相似,经过了最初的惊慌之后,她马上就开始思索另一件事情——应该如何利用目前的情况,为赵俊臣争取最大的利益?
这个时候,就需要考虑许多细节问题。
瀚海雄風 梁羽生
譬如说,究竟要不要牺牲掉李如安,向德庆皇帝告发朱和坚的胆大妄为?若是要牺牲掉李如安,又如何应该保全自己?
又譬如说,究竟要不要把太子朱和堉的真实密疏内容告知于朱和坚?若是要编造一些错误内容告诉朱和坚,又应该是如何编造才能把朱和坚误导向赵俊臣所期望的方向?
再譬如说,以李如安的性格,他窥探了太子朱和堉的密疏内容之后,说不定还会窥探更多的密匣密疏,这样一来李如安手里就拥有了更多的底牌,应该如何让李如安老老实实的交出这些底牌?李如安交出这些底牌之后又应该如何回报他的贡献?
这些问题,皆是极为重要,说不定就会影响到庙堂的最终走势,必须要慎重考虑才行。
暗思之际,张玉儿抬头就想要与赵俊臣商议,却见到赵俊臣的表情间满是沉思之色。
张玉儿知道,自己能够考虑到的事情,赵俊臣必然也可以考虑到,如今赵俊臣必然是正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
逆天魔後:廢材四小姐 魔音1ng
所以,张玉儿也就没有开口打断赵俊臣的思索,只是默默的自行思索,顺便是等待赵俊臣的决定。
良久之后,赵俊臣的思考终于是告一段落,缓缓说道:“有了李如安的这封密信,咱们想要扳倒朱和坚倒是很有把握,但必须要牺牲掉李如安,同时还要避免德庆皇帝从李如安的身上发现咱们渗透内廷的事情,却是很难操作,而且李如安今后还有用处……
所以,对于朱和坚这一次的胆大妄为,咱们如今还是冷眼旁观最为妥当,朱和坚固然是一个威胁,但也不能为了扳倒他而让自己身陷险地……至于这封密信,咱们暂且留着,今后也许另有用处。”
张玉儿点头同意,说道:“这封密信就是一颗大炮仗,咱们想要引爆的话随时都可以,完全没有要急于一时!留着这封密信的话,咱们手里就掌握了朱和坚与李如安二人的天大把柄,必要时候可以拿出来威胁他们,用处更大!”
顿了顿后,张玉儿继续说道:“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太子朱和堉的那封密疏!究竟要不要向朱和坚泄露那封密疏里的真实内容?还是说要趁机编造一些虚假内容误导朱和坚?
老爷,这件事情必须要尽快决定,李如安目前还在御书房内轮值,但等他离开了御书房之后,朱和坚很快就会与他联系、索要太子密疏里的内容,咱们必须要赶在朱和坚与李如安进行联系之前做出决定!”
赵俊臣这一次则是表情有些犹豫。
若是利用这次机会误导朱和坚的判断,固然是能为赵俊臣争取最大的利益,但朱和坚也是一个精明之辈,受到误导之后他也许会无意间让赵俊臣占到许多便宜,但也只是一些利益好处罢了,很难让他主动跳入有危险的陷阱之中。
黑道邪龍 絕刃
相较于一些利益好处,赵俊臣更倾向于利用这件事情,为朱和坚今后的最终败亡,埋下一个伏笔。
不得不说,赵俊臣会做出这般决定,其实也是受了周尚景的影响。
天罰 風月
前段时间,周尚景明明已经成功利用赵俊臣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化解了德庆皇帝的敌视与忌惮,这般情况若是持续下去,周尚景将会有很大概率能从德庆皇帝的手下全身而退、得到善终!
然而,当周尚景收到赵俊臣的暗示、察觉到朱和坚的真实性格之后,依然是义无反顾的返回了庙堂的漩涡中心,屡次出手试探朱和坚的真实秉性、暗中压制朱和坚的上位,哪怕是再次引起了德庆皇帝的敌意与忌惮也是在所不惜!
周尚景的这般做法,固然是也有私心存在,毕竟以朱和坚的性格来看,等他继承大统之后,周尚景的家族富贵延续与朝廷政治遗产,都会受到威胁,但不可否认的是,周尚景的这般选择依然是很有担当、令人敬佩。
至少赵俊臣就很敬佩周尚景的这般选择。
也正是出于这般钦佩心理,赵俊臣认为自己也应该做些什么,不能只让周尚景顶在最前面。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暂且放弃一些看似唾手可得的利益好处,也是必要的。
想到这里,赵俊臣轻轻摇头,说道:“我思来想去,还是把太子密疏的真实内容尽数泄露给朱和坚为好……我很期待朱和坚获知了这些内容之后的反应!以他的性格来看,眼里是容不得任何隐患的,咱们只要是盯紧一些,说不定就会有意外之喜!”
廢材逆襲:邪妃寵上天
张玉儿原本是倾向于编造一些虚假内容误导朱和坚的判断,此时听到赵俊臣的表态之后,不由是稍稍一愣,问道:“意外之喜?老爷,玉儿不明白。”
赵俊臣表情莫名,轻声道:“陛下他为了储君废立之事,已经布局了半年有余,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朱和坚已经走上前台,很快就会成为新储君,朱和堉也是人心尽失,很快就会被废黜,这是无法扭转的大势,就算是陛下也无法改变!
然而,因为这封密疏的出现,却是让储君废立之后的局势走向,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若是没有这封密信,陛下对于太子朱和堉就会彻底死心,朱和坚登上储位之后就算是做错了一些事情,陛下也会多些容忍与耐心,但有了这封密信之后,陛下已是深切感受到了朱和堉的迅速成长与忠孝之心,不仅是心中生出愧疚之意,还会记挂着朱和堉的好处,今后对于朱和坚的表现也就会少些容忍与耐心,一旦是朱和坚有了大错,陛下心中就会产生让朱和堉重新上位的心思……也就是说,朱和堉因为这封密信,已是有了东山再起的可能!”
说到这里,赵俊臣面现冷笑,抬头问道:“玉儿,以你对于朱和坚的了解,你认为他发现了这般状况之后,会有何种反应?”
张玉儿神情也是一冷,没有任何犹豫的迅速回答道:“就像是老爷所说,朱和堉的眼里容不下任何隐患,一向都是斩草除根的性子!他一旦是发现朱和堉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必然会……想办法害死朱和堉!”
赵俊臣点头道:“正是如此!所以,我就要让朱和坚知晓这封密疏的真实内容,逼他出手谋害朱和堉!而我们则是躲在一旁紧紧盯着,想办法抓到他的罪证!到时候,咱们根本没必要自身犯险,就可以顺利扳倒朱和坚,让他再无翻盘之力!
而且,这般做法还有另一个好处,那就是让陛下与朱和堉二人对朱和坚彻底死心,防止他的死灰复燃!说实话,陛下倒还罢了,朱和堉至今也仍然是把朱和坚视为是手足兄弟,实在是让我与他合作之际束手束脚!若是操作得当,朱和堉还会感念咱们的救命之恩!
这项计划的唯一隐患,就是必须要让朱和堉身陷险境,咱们若是出手稍迟一步,他说不定就会被朱和坚害死……但任何计划都需要冒险,咱们到时候尽力而为之余,也只能祈祷朱和堉命硬一些了!”
说话间,赵俊臣的表情很是淡定,毕竟身陷险境的人不是他自己。
张玉儿这个时候更是表情兴奋。
对于张玉儿而言,朱和坚的存在可谓是一柄悬在头上的利剑,随时都会威胁到她的性命。
尤其是她当初险些被朱和坚毒害而亡,只能是假死脱身,至今也只能隐姓埋名、躲在赵府内宅不敢抛头露面,可谓是极为憋屈,如今眼见到赵俊臣有了除掉朱和坚的计划,自然是大喜过望。
见到张玉儿的表情变化,赵俊臣也是面色郑重的承诺道:“你放心吧,我绝不会让你一直躲在府中内宅,迟早有一天,你会正大光明的成为赵家一员,我也会安排你亲自去见朱和坚,让你亲口告诉他,你一直都还活着,而且还亲手搬到了他,到时候朱和坚的表情一定会非常有趣!”
对于张玉儿而言,这几句话较之世上任何情话都要动听,一双眸子落在赵俊臣的身上,愈发是闪闪发亮。
但还不等张玉儿多说些什么,赵俊臣就把话题转了回去,继续说道:“如今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李如安向我坦白了朱和坚的秘密,必须要想办法嘉奖于他,也算是敲打之后再给他一颗甜枣、让他安心。除此之外,他也许还掌握着更多御书房密匣奏疏的内容,这些密匣里的每一份密疏都是关系重大,咱们必须要想办法让他交出来……”
张玉儿懊恼的看了赵俊臣一眼,但也同样是言归正传,却是蹙眉道:“但咱们应该如何嘉奖他?他毕竟是御书房的管事太监,咱们除非是立刻把他捧上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否则很难让他感恩戴德。”
透視邪醫
赵俊臣思索片刻后,突然笑道:“实的好处不行,就给他一些虚假的希望好了!玉儿,你来执笔,给他写一封回信。”
说完,赵俊臣就口诉了密信内容,让张玉儿代笔写了出来——与李如安暗中联络之际,赵俊臣自然是不能暴露自己的笔迹。
史上第一寵妻 悠藍
期间,赵俊臣还刻意让人寻来了一篇文章作为借鉴,却是张居正当年所著的《司礼监秉笔太监冯公预作寿藏记》。
代笔为赵俊臣写完了这封密信之后,张玉儿已是明白了赵俊臣的想法,顿时是赞道:“只希望李如安的学问不要太差,能够明白老爷的信中深意,若是他看明白了这些深意,必然是要受宠若惊了。”
接下来,赵俊臣命人把这封密信尽快送往宫中。
这一切皆是昨晚之后,赵俊臣又问道:“你刚才说有好几个消息,却不知除了李如安的密信之外,还有什么。”
张玉儿再次答道:“首先是陕甘那边的消息,梁辅臣联合厂卫们已经开始出手整顿陕甘官场,想要清除老爷你留下的影响力,虽然有老爷的提前布置,但咱们依然是损失惨重,许多对老爷马首是瞻的文武官员皆是受到牵连,但还没有具体的名单。”
系統之掌門修仙令 災星老妖
赵俊臣表情凝重,示意张玉儿继续说下去。
张玉儿继续说道:“还有就是,关于同济庙的计划已经布置完毕,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这一次,赵俊臣的表情则是意味深长。
*
时至今日,明眼人都能看出庙堂局势即将要发生大变。
所以,如今也不仅仅是赵俊臣在暗中布局,各方势力皆是有所动作。
就在赵俊臣开始布置下一步计划的时候,周尚景的府邸之中,周尚景回府之后稍稍歇息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命人召来了他的长孙周素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