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九曄

32dr5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全才奶爸》-第580章 帶蕊蕊一起-banmv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
姜易放下手中的红酒杯,直接给出了一个让冯小平语无伦次的回答!
天使神劍
延伸的世界
“姜总,您是说让我担任这个综艺的导演?”
好一会儿,冯小平才反应过来,立刻急迫的问了一句。
“怎么,你不愿意?”
姜易眉毛一挑,再次端起了酒杯。
“不不不,我当然是非常愿意的,但是这节目该给谁当导演,那逗死台里面定的,我···”
“哦,这样呀,那我就做出说明,只要你来导,其他的条件随便,如果不是你的话,那这节目不做也罢!”
姜易的话直接给了冯小平很大的信心,他当即就表示自己立刻向台里的领导请示!
当场打电话多少是有些不礼貌的,但是冯小平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恨不得能把这节目直接录制下来。
冯小平跟领导说了有十来分钟的话,就是这十来分钟,直接决定了他未来的高度。
最终,他成功的借姜易的倔强说服了领导,把这个综艺的导演资格拿到了手里。
姜易之所以选他当这个节目的导演,除了因为他是张力老爷子介绍来的之外,还因为在自己没有提出“爸爸去哪儿”这个设想的时候,这家伙已经在思考着弄出一个亲子类综艺了。
可以说,这家伙对市场的把握非常的敏锐,知道百姓们喜欢看什么节目,所以选他是没错的。
接下来的这段饭就吃得比较轻松了,文安安也开始向姜易发出咨询,想要知道这所谓的“爸爸去哪儿”到底是个什么节目。
自己的爱人提问,姜易自然不会有任何隐瞒,直接就介绍道:
“其实,这就是一档亲子类综艺节目,如果非要细分一下的话,这个节目属于那种旅行和生活体验类的。
比如说如果我要带着蕊蕊去,我们首先面临的一关就是选择住所。
通过一个小游戏来决定谁选择什么样的住所。
这住所有好有坏,就是为了看清楚那些平时很娇惯的小家伙们在面临一些不顺遂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姜易只是打了一个比方,但是这冯小平却是记在了心里。
按照设定,这个节目原则上只邀请明星家庭,毕竟他们的亲子陪伴少,如果让他们来参加,那肯定能够碰撞出美丽的娱乐火花。
冯小平想要邀请姜易进入他们节目的第一对家长和孩子。
但是姜易的位置就比较尴尬了,因为姜易并不算是娱乐圈的人,然后姜易也不能算是一个素人。
因为即便是要去参加节目,那也不是他来做这个决定,而是文安安和蕊蕊来做这个决定。
姜易放下手中的红酒杯,直接给出了一个让冯小平语无伦次的回答!
“姜总,您是说让我担任这个综艺的导演?”
好一会儿,冯小平才反应过来,立刻急迫的问了一句。
“怎么,你不愿意?”
姜易眉毛一挑,再次端起了酒杯。
“不不不,我当然是非常愿意的,但是这节目该给谁当导演,那逗死台里面定的,我···”
“哦,这样呀,那我就做出说明,只要你来导,其他的条件随便,如果不是你的话,那这节目不做也罢!”
姜易的话直接给了冯小平很大的信心,他当即就表示自己立刻向台里的领导请示!
当场打电话多少是有些不礼貌的,但是冯小平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恨不得能把这节目直接录制下来。
冯小平跟领导说了有十来分钟的话,就是这十来分钟,直接决定了他未来的高度。
最终,他成功的借姜易的倔强说服了领导,把这个综艺的导演资格拿到了手里。
姜易之所以选他当这个节目的导演,除了因为他是张力老爷子介绍来的之外,还因为在自己没有提出“爸爸去哪儿”这个设想的时候,这家伙已经在思考着弄出一个亲子类综艺了。
可以说,这家伙对市场的把握非常的敏锐,知道百姓们喜欢看什么节目,所以选他是没错的。
接下来的这段饭就吃得比较轻松了,文安安也开始向姜易发出咨询,想要知道这所谓的“爸爸去哪儿”到底是个什么节目。
禦鬼少女 曉薔薇
自己的爱人提问,姜易自然不会有任何隐瞒,直接就介绍道:
亂世之烽火佳人 悵眠
“其实,这就是一档亲子类综艺节目,如果非要细分一下的话,这个节目属于那种旅行和生活体验类的。
比如说如果我要带着蕊蕊去,我们首先面临的一关就是选择住所。
邪王溺寵:逆天小蠱妃 一朵葡萄
通过一个小游戏来决定谁选择什么样的住所。
这住所有好有坏,就是为了看清楚那些平时很娇惯的小家伙们在面临一些不顺遂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姜易只是打了一个比方,但是这冯小平却是记在了心里。
按照设定,这个节目原则上只邀请明星家庭,毕竟他们的亲子陪伴少,如果让他们来参加,那肯定能够碰撞出美丽的娱乐火花。
冯小平想要邀请姜易进入他们节目的第一对家长和孩子。
但是姜易的位置就比较尴尬了,因为姜易并不算是娱乐圈的人,然后姜易也不能算是一个素人。
姜易放下手中的红酒杯,直接给出了一个让冯小平语无伦次的回答!
“姜总,您是说让我担任这个综艺的导演?”
好一会儿,冯小平才反应过来,立刻急迫的问了一句。
“怎么,你不愿意?”
姜易眉毛一挑,再次端起了酒杯。
“不不不,我当然是非常愿意的,但是这节目该给谁当导演,那逗死台里面定的,我···”
“哦,这样呀,那我就做出说明,只要你来导,其他的条件随便,如果不是你的话,那这节目不做也罢!”
姜易的话直接给了冯小平很大的信心,他当即就表示自己立刻向台里的领导请示!
当场打电话多少是有些不礼貌的,但是冯小平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恨不得能把这节目直接录制下来。
冯小平跟领导说了有十来分钟的话,就是这十来分钟,直接决定了他未来的高度。
最终,他成功的借姜易的倔强说服了领导,把这个综艺的导演资格拿到了手里。
姜易之所以选他当这个节目的导演,除了因为他是张力老爷子介绍来的之外,还因为在自己没有提出“爸爸去哪儿”这个设想的时候,这家伙已经在思考着弄出一个亲子类综艺了。
可以说,这家伙对市场的把握非常的敏锐,知道百姓们喜欢看什么节目,所以选他是没错的。
接下来的这段饭就吃得比较轻松了,文安安也开始向姜易发出咨询,想要知道这所谓的“爸爸去哪儿”到底是个什么节目。
許仙 說夢
自己的爱人提问,姜易自然不会有任何隐瞒,直接就介绍道:
“其实,这就是一档亲子类综艺节目,如果非要细分一下的话,这个节目属于那种旅行和生活体验类的。
比如说如果我要带着蕊蕊去,我们首先面临的一关就是选择住所。
通过一个小游戏来决定谁选择什么样的住所。
这住所有好有坏,就是为了看清楚那些平时很娇惯的小家伙们在面临一些不顺遂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姜易只是打了一个比方,但是这冯小平却是记在了心里。
按照设定,这个节目原则上只邀请明星家庭,毕竟他们的亲子陪伴少,如果让他们来参加,那肯定能够碰撞出美丽的娱乐火花。
冯小平想要邀请姜易进入他们节目的第一对家长和孩子。
但是姜易的位置就比较尴尬了,因为姜易并不算是娱乐圈的人,然后姜易也不能算是一个素人。
姜易放下手中的红酒杯,直接给出了一个让冯小平语无伦次的回答!
“姜总,您是说让我担任这个综艺的导演?”
好一会儿,冯小平才反应过来,立刻急迫的问了一句。
“怎么,你不愿意?”
姜易眉毛一挑,再次端起了酒杯。
“不不不,我当然是非常愿意的,但是这节目该给谁当导演,那逗死台里面定的,我···”
“哦,这样呀,那我就做出说明,只要你来导,其他的条件随便,如果不是你的话,那这节目不做也罢!”
姜易的话直接给了冯小平很大的信心,他当即就表示自己立刻向台里的领导请示!
当场打电话多少是有些不礼貌的,但是冯小平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恨不得能把这节目直接录制下来。
冯小平跟领导说了有十来分钟的话,就是这十来分钟,直接决定了他未来的高度。
最终,他成功的借姜易的倔强说服了领导,把这个综艺的导演资格拿到了手里。
姜易之所以选他当这个节目的导演,除了因为他是张力老爷子介绍来的之外,还因为在自己没有提出“爸爸去哪儿”这个设想的时候,这家伙已经在思考着弄出一个亲子类综艺了。
可以说,这家伙对市场的把握非常的敏锐,知道百姓们喜欢看什么节目,所以选他是没错的。
天下風雷
接下来的这段饭就吃得比较轻松了,文安安也开始向姜易发出咨询,想要知道这所谓的“爸爸去哪儿”到底是个什么节目。
自己的爱人提问,姜易自然不会有任何隐瞒,直接就介绍道:
“其实,这就是一档亲子类综艺节目,如果非要细分一下的话,这个节目属于那种旅行和生活体验类的。
比如说如果我要带着蕊蕊去,我们首先面临的一关就是选择住所。
通过一个小游戏来决定谁选择什么样的住所。
这住所有好有坏,就是为了看清楚那些平时很娇惯的小家伙们在面临一些不顺遂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姜易只是打了一个比方,但是这冯小平却是记在了心里。
按照设定,这个节目原则上只邀请明星家庭,毕竟他们的亲子陪伴少,如果让他们来参加,那肯定能够碰撞出美丽的娱乐火花。
冯小平想要邀请姜易进入他们节目的第一对家长和孩子。
但是姜易的位置就比较尴尬了,因为姜易并不算是娱乐圈的人,然后姜易也不能算是一个素人。
如果邀请他,多少会让其他的明星家庭有些不自在的。
吉祥
当然了,以姜易的亲和力,真要是去了,那也是肯定能够左右逢源,跟那些家长孩子们打成一片的。
这顿饭结束的时候,冯小平就小心翼翼的跟姜易说道:
“姜总,我知道您女儿下学年要上一年级了,您就不准备在她幼儿园毕业的时候,给她留一下一段值得回忆一生的片段!”
这个暗示已经相当明显了,姜易自然是也看出来了,不过他没有接话。

5cdjo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全才奶爸 txt-第560章 帶弟弟探險相伴-vpdd3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
这一幕让众多观看直播的观众们都是一阵轻笑,这里面有不少是蕊蕊的姐姐粉,她们都刷出弹幕:
“我家蕊蕊太牛了,市冠军算什么,得需要国家冠军才能让她稍微感觉一点难度”
“前面的,国家冠军就像难住我花蕊蕊了,你太小瞧我们的天使了,最起码也得是世界级的才能让她觉得有些难!”
这些家伙们越吹越离谱,最后竟然直接都吹出科幻的感觉了。
姜易已经成功的给他们直播了整个领奖过程,拉过小丫头给直播间的众人打了招呼之后,就下了播。
姜易关闭了所有的打赏功能,要不然,蕊蕊就凭这个冠军,也是能赚不少零花钱的。
姜易把手机收了起来,小丫头还在那里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小奖杯。
金灿灿的奖杯看起来很是耀眼,小丫头端着它,很是认真的跟姜易说道:
“爸爸,我以后要用这个杯子喝水,可以吗?”
小丫头这句话立刻就引来了旁边家长的哄笑,姜易也是忍不住咧了咧嘴,急忙跟小丫头解释道:
“宝贝呀,这个杯子,可不是用来喝水的,这是用来摆在家里看的,你的荣誉柜正缺这样的一个奖杯呢!”
小丫头一听不能用来喝水,兴趣立马就消减了一些,恰巧这个时候,文安安推着两个小不点儿走了过来。
她就直接把那个奖杯放到了小家伙们的推车里,自己抱着那块镀了金的奖牌端详了起来。
还对着上面的字,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读着,碰上不认识的,立刻就开始请教姜易。
就在小丫头认真努力的认全自己奖牌上的文字时,两个小家伙则开始争抢那个奖杯的所有权。
这俩小家伙刚才可是目睹了整个颁奖过程,对小哥哥小姐姐们举着奖杯站在台上的那种风采可是非常的倾慕。
但是,这个轻质的奖杯并不是他们两个能够掂得动的。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两个一起拉扯,还能勉强抬起奖杯,但是当其中一个一放手,另一个立刻就没有那个承受力了。
所以,在这个奖杯被抬起,又被放下的过程中,两个小家伙也是深受其害,小短腿儿被砸了不知道多少次。
要不是现在天冷穿得厚,他们俩非被砸哭不可。
最终,姜易用两颗糖,把小丫头的奖杯又换了回来,珍重的放在一个绒布袋里,准备回家做纪念。
结束了这场持久战,接下来也该让小家伙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了。
这半个学期的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是寒假了,姜易早早的就开始做打算,要带着小家伙们去趟冰城,然后再转道回家去过年。
这个计划也是跟文安安商量好的,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把文老爷子两口子给叫回来。
他们年纪大了,过年聚在一起,也是应该多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
而且童话镇的建成,老爷子出了很多钱,现在,整个园区完全竣工,也是时候让他们美美的享受享受了。
姜易甚至觉得,像这样的旅行,每年都应该进行一次。
这一幕让众多观看直播的观众们都是一阵轻笑,这里面有不少是蕊蕊的姐姐粉,她们都刷出弹幕:
“我家蕊蕊太牛了,市冠军算什么,得需要国家冠军才能让她稍微感觉一点难度”
“前面的,国家冠军就像难住我花蕊蕊了,你太小瞧我们的天使了,最起码也得是世界级的才能让她觉得有些难!”
这些家伙们越吹越离谱,最后竟然直接都吹出科幻的感觉了。
姜易已经成功的给他们直播了整个领奖过程,拉过小丫头给直播间的众人打了招呼之后,就下了播。
姜易关闭了所有的打赏功能,要不然,蕊蕊就凭这个冠军,也是能赚不少零花钱的。
姜易把手机收了起来,小丫头还在那里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小奖杯。
金灿灿的奖杯看起来很是耀眼,小丫头端着它,很是认真的跟姜易说道:
“爸爸,我以后要用这个杯子喝水,可以吗?”
小丫头这句话立刻就引来了旁边家长的哄笑,姜易也是忍不住咧了咧嘴,急忙跟小丫头解释道:
“宝贝呀,这个杯子,可不是用来喝水的,这是用来摆在家里看的,你的荣誉柜正缺这样的一个奖杯呢!”
小丫头一听不能用来喝水,兴趣立马就消减了一些,恰巧这个时候,文安安推着两个小不点儿走了过来。
她就直接把那个奖杯放到了小家伙们的推车里,自己抱着那块镀了金的奖牌端详了起来。
还对着上面的字,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读着,碰上不认识的,立刻就开始请教姜易。
就在小丫头认真努力的认全自己奖牌上的文字时,两个小家伙则开始争抢那个奖杯的所有权。
这俩小家伙刚才可是目睹了整个颁奖过程,对小哥哥小姐姐们举着奖杯站在台上的那种风采可是非常的倾慕。
但是,这个轻质的奖杯并不是他们两个能够掂得动的。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两个一起拉扯,还能勉强抬起奖杯,但是当其中一个一放手,另一个立刻就没有那个承受力了。
所以,在这个奖杯被抬起,又被放下的过程中,两个小家伙也是深受其害,小短腿儿被砸了不知道多少次。
要不是现在天冷穿得厚,他们俩非被砸哭不可。
最终,姜易用两颗糖,把小丫头的奖杯又换了回来,珍重的放在一个绒布袋里,准备回家做纪念。
结束了这场持久战,接下来也该让小家伙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了。
这半个学期的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是寒假了,姜易早早的就开始做打算,要带着小家伙们去趟冰城,然后再转道回家去过年。
这个计划也是跟文安安商量好的,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把文老爷子两口子给叫回来。
他们年纪大了,过年聚在一起,也是应该多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
而且童话镇的建成,老爷子出了很多钱,现在,整个园区完全竣工,也是时候让他们美美的享受享受了。
姜易甚至觉得,像这样的旅行,每年都应该进行一次。
这一幕让众多观看直播的观众们都是一阵轻笑,这里面有不少是蕊蕊的姐姐粉,她们都刷出弹幕:
“我家蕊蕊太牛了,市冠军算什么,得需要国家冠军才能让她稍微感觉一点难度”
“前面的,国家冠军就像难住我花蕊蕊了,你太小瞧我们的天使了,最起码也得是世界级的才能让她觉得有些难!”
这些家伙们越吹越离谱,最后竟然直接都吹出科幻的感觉了。
姜易已经成功的给他们直播了整个领奖过程,拉过小丫头给直播间的众人打了招呼之后,就下了播。
姜易关闭了所有的打赏功能,要不然,蕊蕊就凭这个冠军,也是能赚不少零花钱的。
姜易把手机收了起来,小丫头还在那里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小奖杯。
金灿灿的奖杯看起来很是耀眼,小丫头端着它,很是认真的跟姜易说道:
“爸爸,我以后要用这个杯子喝水,可以吗?”
小丫头这句话立刻就引来了旁边家长的哄笑,姜易也是忍不住咧了咧嘴,急忙跟小丫头解释道:
“宝贝呀,这个杯子,可不是用来喝水的,这是用来摆在家里看的,你的荣誉柜正缺这样的一个奖杯呢!”
小丫头一听不能用来喝水,兴趣立马就消减了一些,恰巧这个时候,文安安推着两个小不点儿走了过来。
她就直接把那个奖杯放到了小家伙们的推车里,自己抱着那块镀了金的奖牌端详了起来。
还对着上面的字,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读着,碰上不认识的,立刻就开始请教姜易。
就在小丫头认真努力的认全自己奖牌上的文字时,两个小家伙则开始争抢那个奖杯的所有权。
这俩小家伙刚才可是目睹了整个颁奖过程,对小哥哥小姐姐们举着奖杯站在台上的那种风采可是非常的倾慕。
但是,这个轻质的奖杯并不是他们两个能够掂得动的。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两个一起拉扯,还能勉强抬起奖杯,但是当其中一个一放手,另一个立刻就没有那个承受力了。
所以,在这个奖杯被抬起,又被放下的过程中,两个小家伙也是深受其害,小短腿儿被砸了不知道多少次。
要不是现在天冷穿得厚,他们俩非被砸哭不可。
最终,姜易用两颗糖,把小丫头的奖杯又换了回来,珍重的放在一个绒布袋里,准备回家做纪念。
结束了这场持久战,接下来也该让小家伙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了。
这半个学期的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是寒假了,姜易早早的就开始做打算,要带着小家伙们去趟冰城,然后再转道回家去过年。
这个计划也是跟文安安商量好的,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把文老爷子两口子给叫回来。
他们年纪大了,过年聚在一起,也是应该多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
而且童话镇的建成,老爷子出了很多钱,现在,整个园区完全竣工,也是时候让他们美美的享受享受了。
姜易甚至觉得,像这样的旅行,每年都应该进行一次。
这一幕让众多观看直播的观众们都是一阵轻笑,这里面有不少是蕊蕊的姐姐粉,她们都刷出弹幕:
“我家蕊蕊太牛了,市冠军算什么,得需要国家冠军才能让她稍微感觉一点难度”
“前面的,国家冠军就像难住我花蕊蕊了,你太小瞧我们的天使了,最起码也得是世界级的才能让她觉得有些难!”
这些家伙们越吹越离谱,最后竟然直接都吹出科幻的感觉了。
姜易已经成功的给他们直播了整个领奖过程,拉过小丫头给直播间的众人打了招呼之后,就下了播。
姜易关闭了所有的打赏功能,要不然,蕊蕊就凭这个冠军,也是能赚不少零花钱的。
姜易把手机收了起来,小丫头还在那里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小奖杯。
金灿灿的奖杯看起来很是耀眼,小丫头端着它,很是认真的跟姜易说道:
“爸爸,我以后要用这个杯子喝水,可以吗?”
小丫头这句话立刻就引来了旁边家长的哄笑,姜易也是忍不住咧了咧嘴,急忙跟小丫头解释道:
“宝贝呀,这个杯子,可不是用来喝水的,这是用来摆在家里看的,你的荣誉柜正缺这样的一个奖杯呢!”
小丫头一听不能用来喝水,兴趣立马就消减了一些,恰巧这个时候,文安安推着两个小不点儿走了过来。
她就直接把那个奖杯放到了小家伙们的推车里,自己抱着那块镀了金的奖牌端详了起来。
还对着上面的字,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读着,碰上不认识的,立刻就开始请教姜易。
就在小丫头认真努力的认全自己奖牌上的文字时,两个小家伙则开始争抢那个奖杯的所有权。
这俩小家伙刚才可是目睹了整个颁奖过程,对小哥哥小姐姐们举着奖杯站在台上的那种风采可是非常的倾慕。
但是,这个轻质的奖杯并不是他们两个能够掂得动的。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两个一起拉扯,还能勉强抬起奖杯,但是当其中一个一放手,另一个立刻就没有那个承受力了。
所以,在这个奖杯被抬起,又被放下的过程中,两个小家伙也是深受其害,小短腿儿被砸了不知道多少次。
要不是现在天冷穿得厚,他们俩非被砸哭不可。
最终,姜易用两颗糖,把小丫头的奖杯又换了回来,珍重的放在一个绒布袋里,准备回家做纪念。
结束了这场持久战,接下来也该让小家伙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了。
这半个学期的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是寒假了,姜易早早的就开始做打算,要带着小家伙们去趟冰城,然后再转道回家去过年。
这个计划也是跟文安安商量好的,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把文老爷子两口子给叫回来。
他们年纪越来越大了,过年聚在一起,也是应该多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

4ngyv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全才奶爸 愛下-第544章 小橘的女友分享-d8jam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
后来,文安安成功的进入教学角色,开始教授三个小家伙学钢琴。
对于孩子上课外辅导班这件事情,文安安也是不大赞成的。
她跟姜易的观点一样,都觉得孩子们的课外时间非常宝贵,应该广泛的接触一些学习之外的事情。
然而课外辅导班却把这些时间无情的吞噬掉了,它们把孩子们本该自由安排的时间又变成了固定的模式,简直就是一颗社会毒瘤。
以姜易的能量,他是可以坐一些事情的,但是干这一行的人毕竟太多了,甚至有些在编的老师不教学了出去干这一行混饭吃。
且不说废止这个行业,还孩子们欢乐的童年有没有家长愿意共同努力,就单说砸了很多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饭碗,这件事就推行不下去。
改变整个社会的风气可能比较困难,所以姜易就从改变自己开始做起。
有句话说的好,如果你觉得行走于黑暗当中,那就不妨做盏明灯,照亮脚下的路。
姜易从自己和朋友做起,已经开始向这种压榨孩子自由的毒瘤发出了自己的反击。
看着三个小家伙优秀健康而且快乐的成长,姜易别提有多高兴了。
随着孩子们融入新学期的时间与日俱增,他们各种形式的学习和生活也开始影响着各自的家庭。
小丫头这边,已经开始领受了新的学期活动——植物生长记录。
小正太那边,也是有了一些新的任务,利用周末和假期的时间去做一些社会问题调查。
小正太的这个任务,也幸亏姜易提前帮他推掉了那许多的辅导班学业,要不然的话,这小正太哪里有时间去做他们老师布置的正式作业呢。
小正太都已经回来通报过情况了,说他们班里有几个学生已经在向辅导班请假了。
这样荒唐的事情,让姜易听起来只觉得心底一阵阵冷笑!
本来,老师布置的作业是观察一棵植物的生长过程,但是到了姜易这里却是壕无人性,直接划了一片十来平米的地方,把秋季菜种了个遍。
除了种菜,姜易还给两个小丫头划分了位置,在整个圈起来的地块上又分成了两部分,还插了大大的牌子用来区分责任。
观察任务直接升级,变成了植物管理任务。
除了给两个小家伙划分明确的责任区之外,姜易还给她们配了设备,人手一台拍立得相机。
给她们这个东西,主要是想让她们更加直观的记录植物的生长状况。
拍出一张合格的图片,必须要讲究构图,但是小丫头们才不管这些,相机拿到手之后,就开始了浪费模式,这里拍一下,那里拍一下。
当然了,他们拍到的照片,姜易也给他们制作了任务集,在这本任务集上,可以让孩子们图文并茂的描写自己的观察过程和收获!
后来,文安安成功的进入教学角色,开始教授三个小家伙学钢琴。
对于孩子上课外辅导班这件事情,文安安也是不大赞成的。
她跟姜易的观点一样,都觉得孩子们的课外时间非常宝贵,应该广泛的接触一些学习之外的事情。
然而课外辅导班却把这些时间无情的吞噬掉了,它们把孩子们本该自由安排的时间又变成了固定的模式,简直就是一颗社会毒瘤。
以姜易的能量,他是可以坐一些事情的,但是干这一行的人毕竟太多了,甚至有些在编的老师不教学了出去干这一行混饭吃。
且不说废止这个行业,还孩子们欢乐的童年有没有家长愿意共同努力,就单说砸了很多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饭碗,这件事就推行不下去。
改变整个社会的风气可能比较困难,所以姜易就从改变自己开始做起。
有句话说的好,如果你觉得行走于黑暗当中,那就不妨做盏明灯,照亮脚下的路。
姜易从自己和朋友做起,已经开始向这种压榨孩子自由的毒瘤发出了自己的反击。
看着三个小家伙优秀健康而且快乐的成长,姜易别提有多高兴了。
随着孩子们融入新学期的时间与日俱增,他们各种形式的学习和生活也开始影响着各自的家庭。
小丫头这边,已经开始领受了新的学期活动——植物生长记录。
小正太那边,也是有了一些新的任务,利用周末和假期的时间去做一些社会问题调查。
小正太的这个任务,也幸亏姜易提前帮他推掉了那许多的辅导班学业,要不然的话,这小正太哪里有时间去做他们老师布置的正式作业呢。
小正太都已经回来通报过情况了,说他们班里有几个学生已经在向辅导班请假了。
这样荒唐的事情,让姜易听起来只觉得心底一阵阵冷笑!
本来,老师布置的作业是观察一棵植物的生长过程,但是到了姜易这里却是壕无人性,直接划了一片十来平米的地方,把秋季菜种了个遍。
除了种菜,姜易还给两个小丫头划分了位置,在整个圈起来的地块上又分成了两部分,还插了大大的牌子用来区分责任。
观察任务直接升级,变成了植物管理任务。
除了给两个小家伙划分明确的责任区之外,姜易还给她们配了设备,人手一台拍立得相机。
给她们这个东西,主要是想让她们更加直观的记录植物的生长状况。
后来,文安安成功的进入教学角色,开始教授三个小家伙学钢琴。
对于孩子上课外辅导班这件事情,文安安也是不大赞成的。
她跟姜易的观点一样,都觉得孩子们的课外时间非常宝贵,应该广泛的接触一些学习之外的事情。
然而课外辅导班却把这些时间无情的吞噬掉了,它们把孩子们本该自由安排的时间又变成了固定的模式,简直就是一颗社会毒瘤。
以姜易的能量,他是可以坐一些事情的,但是干这一行的人毕竟太多了,甚至有些在编的老师不教学了出去干这一行混饭吃。
且不说废止这个行业,还孩子们欢乐的童年有没有家长愿意共同努力,就单说砸了很多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饭碗,这件事就推行不下去。
改变整个社会的风气可能比较困难,所以姜易就从改变自己开始做起。
有句话说的好,如果你觉得行走于黑暗当中,那就不妨做盏明灯,照亮脚下的路。
姜易从自己和朋友做起,已经开始向这种压榨孩子自由的毒瘤发出了自己的反击。
看着三个小家伙优秀健康而且快乐的成长,姜易别提有多高兴了。
随着孩子们融入新学期的时间与日俱增,他们各种形式的学习和生活也开始影响着各自的家庭。
小丫头这边,已经开始领受了新的学期活动——植物生长记录。
小正太那边,也是有了一些新的任务,利用周末和假期的时间去做一些社会问题调查。
小正太的这个任务,也幸亏姜易提前帮他推掉了那许多的辅导班学业,要不然的话,这小正太哪里有时间去做他们老师布置的正式作业呢。
小正太都已经回来通报过情况了,说他们班里有几个学生已经在向辅导班请假了。
这样荒唐的事情,让姜易听起来只觉得心底一阵阵冷笑!
本来,老师布置的作业是观察一棵植物的生长过程,但是到了姜易这里却是壕无人性,直接划了一片十来平米的地方,把秋季菜种了个遍。
除了种菜,姜易还给两个小丫头划分了位置,在整个圈起来的地块上又分成了两部分,还插了大大的牌子用来区分责任。
观察任务直接升级,变成了植物管理任务。
除了给两个小家伙划分明确的责任区之外,姜易还给她们配了设备,人手一台拍立得相机。
给她们这个东西,主要是想让她们更加直观的记录植物的生长状况。
后来,文安安成功的进入教学角色,开始教授三个小家伙学钢琴。
对于孩子上课外辅导班这件事情,文安安也是不大赞成的。
她跟姜易的观点一样,都觉得孩子们的课外时间非常宝贵,应该广泛的接触一些学习之外的事情。
然而课外辅导班却把这些时间无情的吞噬掉了,它们把孩子们本该自由安排的时间又变成了固定的模式,简直就是一颗社会毒瘤。
以姜易的能量,他是可以坐一些事情的,但是干这一行的人毕竟太多了,甚至有些在编的老师不教学了出去干这一行混饭吃。
且不说废止这个行业,还孩子们欢乐的童年有没有家长愿意共同努力,就单说砸了很多从事这个行业的人饭碗,这件事就推行不下去。
改变整个社会的风气可能比较困难,所以姜易就从改变自己开始做起。
有句话说的好,如果你觉得行走于黑暗当中,那就不妨做盏明灯,照亮脚下的路。
姜易从自己和朋友做起,已经开始向这种压榨孩子自由的毒瘤发出了自己的反击。
看着三个小家伙优秀健康而且快乐的成长,姜易别提有多高兴了。
随着孩子们融入新学期的时间与日俱增,他们各种形式的学习和生活也开始影响着各自的家庭。
小丫头这边,已经开始领受了新的学期活动——植物生长记录。
小正太那边,也是有了一些新的任务,利用周末和假期的时间去做一些社会问题调查。
小正太的这个任务,也幸亏姜易提前帮他推掉了那许多的辅导班学业,要不然的话,这小正太哪里有时间去做他们老师布置的正式作业呢。
小正太都已经回来通报过情况了,说他们班里有几个学生已经在向辅导班请假了。
这样荒唐的事情,让姜易听起来只觉得心底一阵阵冷笑!
不过姜易并没有管太宽,依旧是自己领导着小家伙们展开了观察日记。
小正太的那个作业,姜易自然是插不上手了,他有白宇帮忙,但是两个小丫头这边,姜易却是十分认真的做了整合。
都是种植植物进行观察,姜易自然是把两个小丫头要种的东西弄到了一起。
这是因为姜易家的别墅要比乔的别墅稍大一些,另外就是姜易家有着现成的地方,就是那块被姜老爷子开辟出来的菜地。
在这块菜地当中,姜易用线和木棍划了一小片用来支持小丫头们此次的观察实验。

oc2z9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全才奶爸 文九曄-第538章 要重點保護-0zq50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
抹好了药膏,姜易还拿出了一个创可贴给小丫头贴上。
看到那个丑丑的创可贴,小丫头的鼻子又皱了起来,嘴里嘟囔着:
“爸爸,咱们家里不是有那种小狗狗创可贴吗,为什么要用这么丑的给我包伤口呢!”
小丫头说的小狗创可贴,那是姜易特意在医药盒里给她准备的卡通创可贴。
可是也没想到她这一次会遭这份罪,自然不可能把那东西带上了,而这个地方也买不来那种类型的创可贴。
“吆,你自己不小心,现在竟然还娇气起来了呢!”
文安安爱之深责之切,见到小丫头情绪稳定了,就开始提点她。
“好啦,有谁会故意想受伤呢,你就不要责怪她了!”
姜易自然是护女心切,跟文安安说完之后,就把小丫头抱到了怀里安慰道:
“宝贝,爸爸没有想到你会受伤的,所以就没有带那种小狗图案的创可贴,不过咱们很快就要回去了,等到了家,再给你换那种创可贴怎么样?”
小丫头是讲道理的,听姜易这么一说,当即就乖巧的点了点头。
过了不一会儿,小丫头蹙着的眉头也展开了,跑到姜易的身边拽着他的衣服说道:
“爸爸,这上面有清清凉凉的感觉呢,不是很疼了!”
看到小丫头眉头舒展,姜易也是开心极了,连忙提醒道:
“快去谢谢林爷爷,要不是他的药,你现在肯定还疼得直抹泪呢!”
小丫头听了爸爸的话,哒哒的跑到老爷子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表示了感谢。
林老爷子却连连摆手说不算什么,还拿了一小瓶新的让姜易带着,说别给蕊蕊留了疤。
虽然学习竹艺过程一度因为小丫头受伤而中断,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好的。
小丫头不能用手,但是却可以在一边口头表达愿望,在她的指挥下,姜易替她完成了一只小阿宝的制作。
尽管姜易做的很粗糙,但是这个小东西却直接被小丫头珍重的护在了怀里,连两个小不点儿想要拿走,她也不愿意给。
最后,姜易不得已,又给两个儿子个做了一个小东西,这才皆大欢喜。
在这里学竹艺,用了大半天的时间,连午饭都是在老人家的家里蹭的。
半下午的时候,姜易他们带着自己的作品和老人家的礼物下了山。
送姜易他们的是林遇安。
一边往山下走,姜易一边问了林遇安一些问题。
顺便跟他探讨了一下老人的问题。
主要是山高路远老人年事已高,万一有什么病症需要去医院就会耽误。
姜易的意思是易网给林遇安在苏杭分一套两居室,让他带着老人家去那里居住。
至于宁西这边的易淘业务,现在已经逐渐成熟,隔一段时间来处理一些积压问题也是可以的。
对于姜易的提议,林遇安是很心动的。
他当然知道这一段山路会在爷爷突发急症的时候拖太长的时间。
所以早就想把老爷子接到镇上去了,但是,他也害怕老爷子突然到了新地方水土不服,再因为环境巨变而生出什么意外!
末了,姜易让林遇安去找老爷子商量,看他的意思再定。
作为宁西竹艺文化的代表人物,老爷子应该享受到更好的待遇。
分一套二居室给林遇安,是易淘对公司中高层投入的福利。
但是考虑到林遇安的特殊情况,也可以由公司在苏杭周边替他租一个独家小院,尽量满足老爷子对环境的需求。
这年头,像姜易这样的老板,那肯定是不多见了。
林遇安听了后面的方案之后,更加激动,表示自己一定会征求爷爷的意见,并且尽力说服他。
聊着聊着,几人就到了老村长家。
姜易告诉老村长,等明天他们见过从苏杭参观回来的那些家长和孩子们后,他们就要离开了。
老村长得知这个事情,心里面也是多有不舍,不过,他知道姜易是办大事儿的人,来这里就是度个假,所以,他也只能让饭菜尽量适口。
等他发现小丫头竟然负伤了,也是可着劲儿的弄一些愈伤偏方给小丫头准备上了。
什么蜂子煎蛋愈伤快,什么油炸蝎子能解毒···
小丫头看到那些故意被弄成焦糊的荷包蛋,再加上上面还有虫子,也是被吓得花容失色。
最后,这些很奇葩的食物,却是被两个小不点儿看中了。
文安安只能忍受着对那些虫子的抵触,把这些东西弄成小块儿塞到小不点儿的嘴里。
看着他们眯起了幸福的眼睛,姜易也是忍不住在心里给儿子们点了赞。
吃完了这顿丰盛的晚饭,姜易就先去哄小丫头睡觉了。
这小家伙下午的时候玩得太疯,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小伤员。
最后伤口沾了水,到吃完饭了又开始喊疼,弄的文安安心疼得直掉眼泪,一边哭还一边责备她。
姜易知道她这是太心疼,所以也是在睡觉的时候给小丫头做了解释。
等到把小丫头哄得睡熟了,姜易才又回到了主卧里面。
抹好了药膏,姜易还拿出了一个创可贴给小丫头贴上。
看到那个丑丑的创可贴,小丫头的鼻子又皱了起来,嘴里嘟囔着:
“爸爸,咱们家里不是有那种小狗狗创可贴吗,为什么要用这么丑的给我包伤口呢!”
小丫头说的小狗创可贴,那是姜易特意在医药盒里给她准备的卡通创可贴。
可是也没想到她这一次会遭这份罪,自然不可能把那东西带上了,而这个地方也买不来那种类型的创可贴。
“吆,你自己不小心,现在竟然还娇气起来了呢!”
文安安爱之深责之切,见到小丫头情绪稳定了,就开始提点她。
“好啦,有谁会故意想受伤呢,你就不要责怪她了!”
姜易自然是护女心切,跟文安安说完之后,就把小丫头抱到了怀里安慰道:
“宝贝,爸爸没有想到你会受伤的,所以就没有带那种小狗图案的创可贴,不过咱们很快就要回去了,等到了家,再给你换那种创可贴怎么样?”
小丫头是讲道理的,听姜易这么一说,当即就乖巧的点了点头。
过了不一会儿,小丫头蹙着的眉头也展开了,跑到姜易的身边拽着他的衣服说道:
“爸爸,这上面有清清凉凉的感觉呢,不是很疼了!”
看到小丫头眉头舒展,姜易也是开心极了,连忙提醒道:
“快去谢谢林爷爷,要不是他的药,你现在肯定还疼得直抹泪呢!”
小丫头听了爸爸的话,哒哒的跑到老爷子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表示了感谢。
林老爷子却连连摆手说不算什么,还拿了一小瓶新的让姜易带着,说别给蕊蕊留了疤。
虽然学习竹艺过程一度因为小丫头受伤而中断,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好的。
小丫头不能用手,但是却可以在一边口头表达愿望,在她的指挥下,姜易替她完成了一只小阿宝的制作。
尽管姜易做的很粗糙,但是这个小东西却直接被小丫头珍重的护在了怀里,连两个小不点儿想要拿走,她也不愿意给。
最后,姜易不得已,又给两个儿子个做了一个小东西,这才皆大欢喜。
在这里学竹艺,用了大半天的时间,连午饭都是在老人家的家里蹭的。
半下午的时候,姜易他们带着自己的作品和老人家的礼物下了山。
送姜易他们的是林遇安。
一边往山下走,姜易一边问了林遇安一些问题。
顺便跟他探讨了一下老人的问题。
主要是山高路远老人年事已高,万一有什么病症需要去医院就会耽误。
姜易的意思是易网给林遇安在苏杭分一套两居室,让他带着老人家去那里居住。
至于宁西这边的易淘业务,现在已经逐渐成熟,隔一段时间来处理一些积压问题也是可以的。
对于姜易的提议,林遇安是很心动的。
他当然知道这一段山路会在爷爷突发急症的时候拖太长的时间。
所以早就想把老爷子接到镇上去了,但是,他也害怕老爷子突然到了新地方水土不服,再因为环境巨变而生出什么意外!
末了,姜易让林遇安去找老爷子商量,看他的意思再定。
作为宁西竹艺文化的代表人物,老爷子应该享受到更好的待遇。
分一套二居室给林遇安,是易淘对公司中高层投入的福利。
但是考虑到林遇安的特殊情况,也可以由公司在苏杭周边替他租一个独家小院,尽量满足老爷子对环境的需求。
这年头,像姜易这样的老板,那肯定是不多见了。
林遇安听了后面的方案之后,更加激动,表示自己一定会征求爷爷的意见,并且尽力说服他。
聊着聊着,几人就到了老村长家。
姜易告诉老村长,等明天他们见过从苏杭参观回来的那些家长和孩子们后,他们就要离开了。
老村长得知这个事情,心里面也是多有不舍,不过,他知道姜易是办大事儿的人,来这里就是度个假,所以,他也只能让饭菜尽量适口。
等他发现小丫头竟然负伤了,也是可着劲儿的弄一些愈伤偏方给小丫头准备上了。
什么蜂子煎蛋愈伤快,什么油炸蝎子能解毒···
小丫头看到那些故意被弄成焦糊的荷包蛋,再加上上面还有虫子,也是被吓得花容失色。
最后,这些很奇葩的食物,却是被两个小不点儿看中了。
文安安只能忍受着对那些虫子的抵触,把这些东西弄成小块儿塞到小不点儿的嘴里。
看着他们眯起了幸福的眼睛,姜易也是忍不住在心里给儿子们点了赞。
吃完了这顿丰盛的晚饭,姜易就先去哄小丫头睡觉了。
这小家伙下午的时候玩得太疯,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小伤员。
最后伤口沾了水,到吃完饭了又开始喊疼,弄的文安安心疼得直掉眼泪,一边哭还一边责备她。
姜易知道她这是太心疼,所以也是在睡觉的时候给小丫头做了解释。
等到把小丫头哄得睡熟了,姜易才又回到了主卧里面。
最后伤口沾了水,到吃完饭了又开始喊疼,弄的文安安心疼得直掉眼泪,一边哭还一边责备她。
姜易知道她这是太心疼,所以也是在睡觉的时候给小丫头做了解释。
等到把小丫头哄得睡熟了,姜易才又回到了主卧里面。
这个时候,文安安这个大丫头又难过了起来,她当然不想责备小丫头,但是看着蕊蕊那深深的伤口,她就没来由的一阵害怕。
什么破伤风,什么病毒,什么化脓···
很多不好的猜测都一股脑的冒了出来,弄得她暗恨自己没有照顾好孩子,有恼怒小丫头办事不靠谱。
姜易自然又开启了哄老婆的状态,一边跟她科普相关知识,一边告诉他不用太过担心。
第二天清晨,文安安早早的醒了,一起床就去找了小丫头,认真的看着她的伤口,刚刚发现她的手指头有些肿胀,她就立刻飞跑着去找了姜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