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明

xjva8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旅明笔趣-第573節 來自北方的團隊看書-ztwb0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
无穷无尽,永不停歇的雨水中,大批施工人员正在异国海岸搏命建设。
施工人员分两种,从装束上看的话,一目了然:一种是穿着蓑衣或者破烂土布衣服,矮小精瘦的本地人;另一种是穿着帆布雨衣的外来者。
渡过了一开始最艰难的两天后,稍稍在鸿基港站稳脚步的穿越者,就迫不及待下令部队四面出击,“招募”本地土著来参与建设。
于是吴三爷这种机动小队就领到了任务,在连绵雨水中开拔,冒险往内陆搜索。
很快,一些沿海渔民和内陆零散村落的土著就被开拓队员“请”到了鸿基堡工地。
正常情况下,土著村落是没那么容易就范的。然而在雨水连绵的季节,恶劣的自然环境极大限制了土著的反应速度和移动能力,所以吴三爷他们轻易就将土著堵在了窝里。
这个时候,土著就只能老实“应官府徭役”了。是的,安南这种山寨国家,其政体从上到下都是学自中国,包括徭役也是一脉相承。
至于说官府……操着本地口音的翻译官告诉土著,这次重点工程就是官府的命令,没见装备精良的“御林军”都上门了吗?
被枪和刺刀邀请的土著,尽管心中在嘀咕来者的合法性,但是行动上是必须遵从来人的命令了。
然而事情很快就反转过来。惊惶的人被押送到工地干了一天活后,不但吃到了足够高热量的饭菜,晚上下工时还领到了工资:自选铜钱或者布匹、蜡烛、盐、稻米等等日用品都可以,日结。
对于十七世纪的穷苦安南农民来说,在雨季能找到如此报酬丰厚的工作,不要太划算。这一下,什么冒牌官府都不存在了,挂着“曹”字大旗的官人就是真官府,谁说是假的老子跟谁急!
很快,土著们就呼朋唤友,冒着雨水,带着同乡和亲眷来支援国家建设了。
相比外来者,土著更加适应本地的雨季和地形,所以他们担负了几乎所有的非技术性工作……譬如清理外围植被,并给工地带回足够的建筑材料。
所谓的建筑材料,主要是一些木杆和宽大的植物叶片。这两种东西都是为了贯彻郑洋洋之前的指示:挖沟,搭棚子用的。
之前郑洋洋在地图上画的那个圆,其实是个正方形。原因很简单:比起奇形怪状的棱堡和圆形城堡来,正方形建筑建造工时最省,成本最低,事后规划扩建最方便。
有了优点,自然就有缺点:正方形城池会给攻城者留出宽大的攻击面,防御能力低。
然而军队对正方形是有信心的。迄今为止,穿越军队完成的都是更加需要资源和技术含量的攻城行动,至少在大明境内,艰苦守城的情况还没有出现过。
以此推断,只需要少量兵力就可以防守的据点,对于技术优势的一方加成是非常高的。安南军队或许能在野战中给我方造成压力,但是守城战,军方对此是不屑一顾的,哪怕在雨季也同样是这个心态。
即便安南正规军的战斗力不低这已经成为了共识,但是拥有速射炮和后膛枪的城池无人能攻下来这一点,同样是军方共识。
于是在经过综合考量后,下龙湾的海岸上,出现了壕沟。
壕沟是承平行状态的两条线。
内围的壕沟四方形,不但深而且宽,这是为城墙准备的地基。而作为外围防护的壕沟就浅多了,这里只需要砌一堵矮墙,也不用整齐的四方形,面对内陆方向修一修就可以了。
接下来就是搭草棚。
在连绵的雨季想要用砖头和水泥砌墙,防水工作是一定要做好的。壕沟上方的防雨草棚搭好后,下一步施工者才可以平整地基,调配水泥,砌墙。
在这个过程中,还需要在壕沟侧面挖出一些排水沟用来随时排出地下水。
毫无疑问,当前这种环境在堆砌出来的砖墙,牢固程度肯定达不到北方标准,毕竟水泥要雨季过后才能缓慢凝固。不过对于穿越者来说这都是小问题:在雨棚遮盖下,火器发火率大增,足以将来敌消灭在冲锋路上……如果真有大部队来冲锋的话。
以上这些工作牵扯了工程人员最多的力量。另外一处用工重点则是码头,那里正在修建一条深入海湾的石码头……连石块都是从海上运来的,荒僻的安南海岸根本找不到石料加工企业。
——————————————————————————————————
就在开拓者于安南海岸拼命和时间赛跑的同时,一艘台江港出发的大型客船,停在了广州新区官码头。
从船上下来的,是一支来自北方的团队。
之前在5月底的时候,朝廷收到了来自南方的奏折。其中除了汇报澳门战事因果之外,还附上了一沓地契——据说是澳门城破后弗朗机商人“乐输”给官府的。
乐输这种把戏,朝堂上是个人都门清。然而当时大家的关注点都不在这里:南方送来的战利品和地契才是重头戏。没有人不喜欢发战争财,只不过大明君臣打仗从来都是赔钱,没享受过这种滋味而已。
这之后围绕着战利品,君臣之间还发生了一轮攻防战。当然,年轻的皇帝最终不出意料/妥妥又被文臣们打败,被夺去了大部分战利品。
而今天在新区码头下船的,正是朝廷派来接收地契田庄的团队。
接收团是由不同身份的几路人马拼盘而成。其中最主要的有两人:户部主事马敏和内府库副使太监杜尚宝。
马敏和杜尚宝这两人,一个代表户部,一个代表内宫,标准的接收大员。
而接收团的其余人等,则是各路大佬派来看风向的。
早在满清初次入关,曹总兵赴京勤王之后,京城大佬对在南方置业的兴趣就一日高涨过一日了。
起初的时候,人们是抱着试探的态度,派家奴去夷州买了些传说中的大田搞试水。
这之后,抛开丰厚的产业回报且不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在高层人士这里被慢慢改变了:瘴疠。
是的,自古毙人无数,古人避之不及的“瘴疠之地”这个现象,在夷州,甚至扩大到所有的曹氏领地,都不存在了。
现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远在北方的大明精英阶层已经确凿无疑地认证了这一点。尽管各种稀奇古怪的传说都有,但是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夷州那等地方,眼下得瘴疠(疟疾)和各种热病的人是少之又少。
这个现象无疑给曹某人增添了一道耀眼的神秘主义光环。
这样一来,“在南方置业”这个简单的投资行为,就变得复杂了起来:既然瘴疠可破,那么“缓急不便之时”,族人是不是可以去那四季如春之地“开枝散叶”“静养生息”呢?
有了这个念头后,今年以来,从大明各地便陆续有那官宦之家的人物前来南方各地置业了,包括夷州在内的田地价格居然引来了一拨小小的上升。要知道,截止今天,台南平原的开发程度还远远达不到后世那样呢,可出售的田地理论上还有很多很多,这一拨可把赤坎区政府的嘴都笑歪了。
而这一次朝廷因为忠勇伯献上的地契组建官方接收团队,那更是一次去南方考察绝佳的好机会了。原因嘛,京城忠勇伯府的折子房已经放出话来,说是安南那嘎达的瘴疠业已除尽,安南人也热情好客,曹总兵也在当地收了不少地契,就等大伙去投资了。
现如今明人已经从滚回关外的鞑子和卖炸鸡的夷州土著身上看明白了一个道理:既然兵强马壮,强凶霸道的忠勇伯这样说,那么那些吃草的南夷就一定是热情好客的,而安南也一定有很多地契等大伙去掏银子。
于是乎,京城大佬接收/考察团就这样组成了。
团员中不但包括有官方身份的主事和太监,还有各路京城豪门派出的心腹家人。对了,船行至上海张苏滩港的时候,还接上来一大波江南缙绅豪奴,其中缙绅大户家的现任家主或者二代目也很是有几位。
所以今天在新区官码头下船的客人,单论数量的话那也是相当不少的,算上各家跟着伺候的下仆,足足有三百人挂零。
过后两天,代表团成员抓紧机会先去广州城里走亲访友一番,紧接着又在新区里乱逛,彻底感受对比了一番“现代化”城市和古旧城区之间的区别。
再之后,代表团就匆匆上了客船:新区组织的第N拨运输船队正好要去下龙湾卸货,代表团自然要跟着有军舰护送的大船队一起行动才安全。
于是在7月下旬的一天清晨,位于国境外,防城港南不远的一处海湾里,代表团成员无意间又见识了一番某人强凶霸道之举动。

1oyum優秀都市异能 《旅明》-第571節 下龍灣登陸-pzcqt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
1631年7月18日,上午8时,安南国,下龙湾。
密集的雨水笼罩着海湾,天地间仿佛只余下了海潮声和雾气,处处迷蒙,宛若仙境。
下龙湾,位于北部湾中部,是河内(升龙府)所在的红河三角洲下游出海口。
下龙湾在法属殖民时期,出现了以煤矿业为核心的鸿基市。再后来,鸿基市改名下龙市,被划分到广宁省范围。
来自后世的人,在地名上面没有什么道德洁癖。通常来说,要是主事的穿越众不打算表现一把恶趣味的话,那么对于这个位面的地名,大多还是沿用他们前世熟悉的称呼。
所以今天停在下龙湾口的舰队,即将打算登陆的,就是鸿基港了。
鸿基港位于钳形的下龙湾西口。
在法属时期,鸿基港是典型的矿业港口。当时法国人为了出口煤炭从而修建了鸿基港。再往后,在这个基础上,随着时间推移社会发展,就渐渐形成了鸿基市。
当然,在穿越者所处的十七世纪,所谓的鸿基港还是一片原始海口地带,荒僻自然,四周渺无人迹。
和后世发达的沿海地区不同。中古时代生产力低下,但凡是沿海地区,就一定会面临盐碱、洪涝、倒灌、海盗侵袭这些特定灾祸。
所以最靠近海岸的地区,往往也是无人区。
“不得不说,风景还是不错的。”
邵强身穿一套灰色Rains个性雨衣,拿着一台索尼数码手持,站在船头,四下扫摄。
在后世,下龙湾是北部湾旅游胜地,山海秀丽,有着“世界新七大自然奇观”的名头。
海湾内外共有两千个以上的石灰岩小山和岛屿分布其中。这一座座探出海面的翠绿石峰,山岛林立,星罗棋布,再搭配上准热带地区独有的黄绿自然底色,乃至雨雾迷离白气萦绕,分分钟令来客犹入仙境。
所以邵强这会才不顾雨水,站在船头拍摄一气。
然而主持登陆的沙正明可就没有这么休闲了。
安南国大部分领土属于热带季风气候,特点是高温多雨,干、雨季明显。每年11月至翌年4月为干季,5-10月为雨季,多有大雨暴雨,气温高,湿度大。
邵强他们到来的这个时间点是7月,正值雨季中旬,下龙湾一带无时无刻不在飘着雨水。这种天气对于此刻停泊在港外,数量达到十二艘的船队来说,可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然而天气再差,登陆行动也是要进行的。不然呢?在船上等到10月份?
好的一点是,除了雨水外,其余登陆条件都还不错。此刻风力低微海面平稳,岸上也没有什么敌对野生部落……毕竟这里是下龙湾海滩,不是奥马哈海滩。
很快,在沙正明命令下,一批从商船上放下来的小艇出发了。
每一艘小艇上都有十余名先遣队员。这些人统一穿着帆布雨衣,脸上戴着宽大的自产防水镜,脚下是高帮牛皮长靴,手持各种冷热武器,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
………………………………………………..
吴猛吴三爷撑起腰,伸长脖子,左右扫视了一眼。
透过镜片的视线模模糊糊,入眼之处尽皆是海雾和雨水。短短十余米外,他已经看不清玉生少爷的面孔,然而三爷知道,玉生少爷带着小队其余一半人,此刻都在旁边的小艇上。
尽管海面风浪不高,但是对于乘员在奋力划桨的小艇来说,依旧是摇晃不止。
一手紧握腰间刀柄,吴猛在晃荡中,用另一只手用力抓住了冰冷的船沿……不做大哥很多年的他,这一刻突然想起了当初张苏滩事败跑路的日子。那同样是个湿冷阴雨的早晨,他同样坐在小船中,手握刀柄心中仓惶,生怕被熊老爷派来的枪手追上丢了性命。
“不知熊老爷把老子的张苏滩营造得如何了,定是日进斗金吧!”
下一刻,看着越来越近的海岸,被冷雨打脸的吴三爷,将思绪转了回来。
之前澳门城破后,参战的开拓军每个人都领到了一笔数目可观的赏银。吴三爷他们就地休整后,算是过了一段比较惬意的日子。每天的工作就是简单维持治安,内部学习,闲暇时间还可以逛逛澳门城,消费消费,拉动当地经济止跌回升。
然而好日子过了没多久画风就变了。内部学习时间增多,内容全是有关于安南一地的风土、地理情报。早已通晓穿越势力内部行事规则的吴三爷小队,于是又开始加码自学了。
果然,加急培训一段时日后,吴猛小队作为开拓军精英先遣队,被调派到了去琼州的运输船上。到了琼州没几天,伴随着白沙军港里又一通誓师大会,由南下舰队6艘军舰护送着的6艘运输船就出发了。
最终,吴三爷和手下二十个兄弟,就在今天,出现在了摇晃的两艘小艇上。
并排而行的七八艘小艇,随着艇员奋力划动,很快渡过浅水区,来到鸿基港海岸边。
“下船,快快快!”
三爷不知道的是,他第一个跳下船的动作,意义深刻。这一个小小的举动,代表着自公元1428年大明撤销交趾承宣布政使司后,汉族势力时隔200年,再一次真正意义上开疆拓土。
几十号训练有素的先遣队员很快跳下了小艇,在齐膝深的海水里跋涉几步后,登上了沙滩。
飘雨中,三爷用力在泥泞的沙滩上跑了几步后,左右横视,然后按照之前在琼州沙滩的训练,开始给本小队负责的扇面区域分派任务。为了不使手下在海潮和雨声的干扰中听错,他一边大声下令,一边伸出手臂,平摊五指,做出了战术指令。
“扁担,前边!”
“新会仔,右边!”
得到命令是尖兵贺扁担,以及另一个黑矮精壮的新会小子。这二人都是用冷兵器的好手,如此艰难的条件下,全小队也只有他们两人在雨衣下还穿着半身钢甲。
下一刻,提着长刀的贺扁担和新会仔,开始按照三爷指派往各自的方向搜索而去。在他们身后,是拉出散兵线的三爷一行人。
最后边留守的玉生少爷。密雨天气极大地降低了火枪发火率,于是玉生领着4个火枪手留在后方压阵。
处于热带气候的安南海岸,和北方大明沿海还是有区别的。当吴猛小队和其余小队一起在沙滩上前行了不到50米距离后,面前就出现了稀稀拉拉的植被。再往前50米,各种热带植物便突兀地冒了出来,连同一些零散红树林在内,在二三百米的距离内,植被很快遮挡住了搜索队伍的视线。
发现前方植被茂盛后,久经战阵的三爷认为逢林莫入,于是他高举右拳大喝道:“全体止步!就地警戒!”
很快,传令兵向后奔跑,来到了被玉生他们一干火枪手围在中间的通讯兵。
通讯兵的模样有点搞,胸前是用防水帆布包裹起来的小巧军用电台,身后背着一面撑起来的折叠方伞用来防雨。
听到传令兵带来的消息后,通讯兵很快用电台将前方的情况传送了回去。
在当前的能见度情况下,远在海面上的船队是看不到岸上情况的,只能等待前方消息。所以接收到电台信号后,已经折回去的小艇,很快又将第二批队员送上了岸。
由于岸上已经有了警戒哨,第二拨的小艇中就多塞了一些人。两轮运输后,200名先遣队员完成了登陆行动。
这之后,船队所有的小艇都被放了下来。总调度很快安排好了航道,几十艘小艇开始川流不息地将工人和工具运上了岸。
截止目前,尽管登陆行动很顺利,但是船队司令沙正明依旧频频看表:谁都知道,敌前登陆后的前24小时是最为关键的,这关系到能不能站住脚的问题。
尽管情报表明,十七世纪的北越军队大概率不会出现在下龙湾,然而沙正明可一点都不敢冒这个险:所谓的情报只是一些历史资料和简单的事前侦查船近岸观察,他老人家头顶现在没有北斗系统,鬼知道那些茂盛的植被后方下一刻会不会冲出来北越士兵?
凡事预则立,不按照最坏情况准备预案,是他这个军人的失职。
这个年代的北越士兵是相当有战斗力的——这份情报沙正明磕一点都不怀疑。毕竟越南这一时期早已进入南北内战模式,和内部承平的大明不一样,北越士兵不能打是不可能的。
感受到了紧张气氛的建筑工人们,上岸后一刻也不敢停歇。他们上岸后推进了一段路后,迅速选定位置挖起了排水沟,然后开始架设帐篷。
另一部分人则拎着工具冲向了遮挡视野的植被线:视野是强者的优势所在,必须第一时间清理。
理论上说,这一类危险且低级的工作,都应该交给奴隶来完成的。可眼下没有奴隶,所以只能由“正式工”去拼命铲除植被了。

ygmyk好看的玄幻小說 旅明 素羅漢-第568節 落腳事宜讀書-v5chy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
琼州这鬼地方,自古以来就是口耳相传的“天涯海角”,是历朝历代犯官流配所在,瘴疠横生之处。
这种边疆地带的官场,想也知道,能来上班的都是些什么人:除了一些没有后台被吏部踢过来填坑的倒霉鬼之外,剩下的大多都是“低职高配”,举人当同知,秀才做县丞的情况屡见不鲜。
即便是这样,琼州地区的官坑,也从没有齐装满员过,经常会出现佐贰官“今年下半年临时主持全县工作”的情况。
盖因那些举人进士也是有脾气的,很多人前脚发现被坑,后脚就炒了吏部鱿鱼……回家做老爷玩丫鬟不香吗?谁耐烦去瘴疠之地送死谁去,爷不伺候!
于是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越没有人去上任,官员缺口越大,去上任的官员就越没有调回内地的希望。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越发不敢去上任……
出现在边地的这种拉跨局面,自古以来都是这样,属于王朝日常。不要说大明,往上追溯到唐宋两汉,情况一模一样。
但凡有个官员被调职称的好处迷了眼,然后被忽悠去了两广琼州关陇这些边地,那么这位支援边疆建设的老哥,就有很大可能在边地无限迁转,终身不得入关一步。
至于说后世……一样一样的!
援藏援疆这些词后世人大抵都听过。事实上无论怎么包装,其内核和古人没有区别,都是中枢想方设法派遣官员前往边疆地区稳定社会发展建设。
其手段,几百年下来也没有什么大区别,最大的动力依旧是级别工资这些很现实的东西。然而事情没那么简单,很多人到了那边就只能扎根,和古代官儿一样,想回来没那么容易。
好在后世生产力发达,有高铁飞机能解决差旅探亲这些问题,医疗水平也是天壤之别,算是比古人舒服多了。
………………………………………….
沙正明邵强组合,今天在琼州府衙里,遇到的就是这样一群官儿。
这里面有不少是郁郁不得志的流官,普遍没有后台的破落户。剩下的大多都是些官职低微的歪瓜裂枣,席面上甚至还有世代做吏员的小人物——这些人祖上大多是发配来的官员,回不去内陆,又是知识分子,几代人传下来,也就变成土著了。
然而就是这些人,掌控着整个琼州府的实际运作。
宴会气氛很和谐。大家没有拘束,内地官场上那些尊卑上下在琼州这里也不大吃得开,所以邵强邵参议和这些人谈得很欢。
有句至理名言叫做“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这句话对于偏远地区的官儿们尤其合适。
来自邵参议这边的提议,只要回报合格,大部分都被官儿们很快接受,这让邵强省了不少口舌。要知道在往日,邵强可是在BBS上看到不少穿越众抱怨大明那些道学官儿难打交道的帖子。
最终,以孙府台为首的琼州官僚集团和邵强达成了一揽子开发协议:口头的。这种事肯定不能见墨落据。
…………………………………………..
宴会结束后,各自散去。
沙正明身为军事主官,肯定是不能留在琼州府城过夜的。所以他宴后匆匆在琼州城内转了一圈,大致看了看琼州城的防御体系后,赶在晚上关门前出了城。
邵强就没有那么赶了,他在琼州城要办的事还多呢。
一夜过后,邵强先是领着随从在城内城外开始号房子。未来穿越势力要在琼州开办各种粮行商行杂货批发商行,自然需要很多的房子和仓库。
而按照商务部门以往总结出来的经验,邵强这一次豪不客气地在城外关厢和城内各自划了一条街出来。
随行的琼州府吏员和衙役当即出场,开始和这两条街上的商户“协商”。
协商的结果很顺利,毕竟这是黑暗的旧社会。当如狼似虎的官差拿着银子上门“协商”时,聪明点的商户都晓得该怎么做。毕竟从数目上来说,补偿款是不少的。所以商户们纷纷承诺即日搬迁……开玩笑,万一惹得官府不高兴,各种“征用”“和买”的大招使出来,那才真真是天降横祸了。
于是接下来几天里,邵强便扎根琼州城,在商业和情报两方面开始布局——他的随从里自然有情报局的人。琼州站虽说是丙等小站,但是情报局也要布局的。
七日后。
伴随着海面上朝阳升起,约定中的船队到达了神应港外。
七天前,广州方面在接到南下舰队二人组的电报后,当即连夜开始组织货源和人手。拜新区发达的货运、仓储和人力资源所赐,广州方面只用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将来自台湾的粮食和工业品塞满了货仓,向琼州发出了由十艘500吨级货船组成的船队。
货船队是由六艘台江级护卫舰陪同而来的。而这六艘高速巡逻舰再加上已经到达的几艘,将会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白沙基地用来打击周边零散海盗,布置琼州海峡巡逻网的骨干力量。
500吨级大船队的到来令琼州府万人空巷。就像一整排西装大汉一样,民众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整齐划一,干净整洁,线条流畅的大吨位船队。
接下来,源源不断,仿佛永远也搬不空的粮食,被蚁线一般的力工从大船上卸下,从早到晚永不停息。
粮食很快就装满了邵强预备好的仓库。于是琼州府城内新开的永和连锁粮店内,开始平价售卖起了稻米和土豆。
而琼州府的官员们在确认完粮仓和粮店出售的米粮质量后,确认了盟友有兑现承诺的能力,顿时信心大增,开始挽起袖子下乡,四下给邵参议搜罗民工去了。
伴随着船队而来的,还有很多初级工业品。
琼州这地方富贵人家少,总体消费能力低,所以这次货船上的高端奢侈品数量不多。而像棉布毛巾,缝衣针,搪瓷脸盆这类普通日用品占了大部分。
当然了,本着穿越众一贯吸收民力稳定地方的原则,船队的货仓里肯定还有几套半手工纺织机械的。琼州这地方的土布乃至木棉布既然很有名,黄道婆的故事也流传四方,那么肯定是有纺织业基础。
有基础的地方,穿越众必定会过来办点小制造企业,他们的魔爪是不会放过勤劳能干的琼州妇女的。
最后随船而来的,是邵强最为重视的“管理层人员。”
所谓的管理层人员,其中50名先期到达的,是“全国监狱系统”下辖的管理人员,俗称狱警。
这些人会负责已经在建设中的劳改营运作——随着高速巡逻舰的到来,劳改营的建设必须要提上日程,这方面穿越众有很丰富的经验。
其余的几十名管理人员,则是穿越众这几年内积攒下来的低层干部。这些人背着漂亮的牛皮公文包,在小本上写着歪歪扭扭的简体字,是穿越众施政的骨干。邵强会利用这些人掌控布置在琼州的所有产业,实施长期的渗透行动。
………………………………………….
当一切都安顿下来后,已经是南下舰队入驻白沙新港的半个月后了。
这天,一直在忙碌落脚事宜的邵强,终于从繁忙的安置工作中腾出手来,离开了琼州府城。
导致他离开府城的原因,是因为他要检查“劳工营”的建设。
劳工营这种用来给“不服人士”强制劳动的场所,按照穿越势力的内部规则,在琼州目前就是归邵强负责的,所以他一等脱出手,就得去看看。
白沙劳工营的位置很明确,就在白沙军港对面,双方之间只隔着一条土路。
出了琼州城后,没走多远,邵强一行人就开始登上了坑坑洼洼的土路。好在邵老爷此刻坐的是抬竿,倒是没有崴脚的可能。
远远看到劳工营工地,很快就有穿着牛仔裤,留着短发的狱警队长前来迎接。于是邵老爷下了滑竿,在队长陪同下,沿着劳工营转了一圈。
目前劳工营的工程进度,可以说在邵强的预料之内。原本满是野草乱石的荒芜海滩,现在已经被大批本地征召的民工给清理干净了。
经受过初步平整的土地上,竖起了几座临时木屋。而劳工营当前的工程重点,则是外围一大圈修建围墙的地方。这里现在也已经被民工们挖出了壕沟,以及持枪岗哨使用的木制瞭望台。
现在就等经过处理的木桩运到后,再结合从广东运来的铁丝网,到时候一座后世人熟悉的,经常在美剧中见到的铁网监狱,就会初具规模了。
差不多巡视一圈后,对工程进度还算满意的邵强,拍了拍队长肩膀,勉励地说道:“海军已经准备好了,这几天就要出海巡逻。所以你们还是要抓紧,免得到时候人来了没地方住。”
高大强壮的狱警队长满脸堆笑:“琼州这些民伕干活还是卖力的,谁让咱们待遇高。”
“还请长官放心,按照现在的进度,三日内,大通铺就能盖起来。”
“嗯,很好。”邵强点点头:“琼州这地方虽说气候炎热,但是最近这几年也会有降温的时候,所以还是要准备好住房。”
视察完工地后,看看时间还早,邵老爷拄着腰四下看了看,突然间雅兴大发,于是他伸臂指了指远方蓝天白云沙滩处的一片红树林:“带上桌椅家伙,老爷我要去放松放松,吃点烤海鲜!”
“遵命!”
于是乎,一大波人马簇拥着坐在滑竿上的老爷,扛着座椅铁板烧烤炉,开始往海边的红树林进发。

fu6ea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旅明 線上看-第567節 人頭談判分享-h454g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
一番用足了表面功夫的交际后,沙正明沙参将初到琼州的视察工作就算是完成了。
这之后,随着舰队靠港舰员下船,南下舰队算是真正意义上接管了自家的母港。
虽说眼下的母港连基建都才刚开始做,但这已经算是良好开头了。随着今后源源不断的资源投入,沙正明有理由相信,白沙新港肯定会以一个明人咋舌的速度建设起来的。
当第一队舰员登上码头后,沙参将以及邵强,就和一众官员“打道回府”了——琼州府城里,府台大人还在等着开接风宴呢,不能让大人久等。
明代的琼州城,由于是府城,再加上垄断了全岛大部分海路贸易,所以总体还算繁华,并不比大陆那些三线城市差劲。
琼州府的孙府台也是个和善有趣的官儿。当沙参将和一干下属来到府衙后,孙府台便乐呵呵地在花厅摆开了宴席,招待宾客。
席间宾主双方其乐融融,畅饮之际,双方还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和看法。
对于琼州本地官僚集团来说,今天的宴席还是很重要的。官员们现在迫切需要知道沙参将下一步的动向,以便做出配合,并从中继续得到好处。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谈判顺利。
于是酒过三巡后,孙府台就代表大伙问将出来:“可还有为将军出力的地方?”
沙参将闻言哈哈大笑:“人,眼下什么都不缺,就缺人!”
在十七世纪混了这几年,对于穿越众来说,他们现在太清楚自己缺什么了:人。
人是第一生产力。
一切东西都需要人来创造。穿越众拥有无穷的技术和相对丰富的资源,现在唯一缺的,就是人。
沙参将的话,并没有超乎本地一众官员意料。
旋即,一位留着络腮大胡子,黑红脸膛的官儿,捋着胡须呵呵说道:“不瞒将军说,如今正值农忙。便是眼下这些来做工的农人,也是府中大人使了手段方才得以成事。”
“故此…..”大胡子官儿表情诚恳地说道:“民力耗费过甚,明岁课赋定有麻烦,都省那里需交待不过去。”
胡子官儿的话,沙参将无动于衷……这类事不归他这个军人管,所以他专心大嚼桌上一只临高烤乳猪,头都不抬。
这时候,穿着一身长袍的邵强邵区长出场了。只见他站起身,对胡子官儿点头示意:“丁通判的意思,我们这边已经明白了。”
琼州官僚们担心的,确确实实是个问题。
对于古代农业社会来说,地区官员们每岁最重要的事情,除了课税还是课税。其余那些社会服务项目说白了都是捎带的,上级考评一个官员,最重要的加权项就是能不能足额收到赋税。
琼州府这些官儿,这一次借着上级发文穿越众买单的机会,联动底下的县官发动民力,突击修海港,算是结伙捞了一笔快钱。
然而要是按照穿越众的意思,将这些民力使用长期化,官儿们就有点吃不消了。因为官员们能发动来的民人,那都是在册的“纳税人”。这些人如果长期被绑在工地,地里没人种田,那么下一季粮食欠收,官儿们上缴赋税不利,就要集体被省城大佬肛了。
作为已经在大明生活了几年的亲民官邵强,对此是心知肚明的,他理解官员们的想法。
“诸位,此事易尔。”
邵强起身后,微笑着掉了一句文,然后提出了解决方案。
眼下的局面,首先,民工是一定要大批招募的,这是基本原则。穿越众既然来到了海南,肯定不可能修一座港口了事。利用长期的,大规模的基建工程,进而推销自己,和平演变土著,这才是穿越众去各处开分基地时的核心任务。
那么按照之前内阁发出的《和大明地方政府交涉的几点原则》这份内部文件,邵强很轻松就提出了解决方案:包税。
既然琼州这边担心课税,那么很好,本年度的税款,参议这位总兵府的幕僚,此刻隆重代表总兵府表态:我们包了。
也就是说,本年度琼州府的一应粮课税款,都由新区那边负责和广州布政使司衙门接洽交割,琼州府到时候只需要坐等拿回执,其余事情就不用管了。
以上是关于外部问题的解决方案,接下来是琼州府和穿越众之间的“内部问题”。
内部问题就更简单了,无非是哥几个关起门来如何分配利益。
邵强在这里提出:既然总兵府包了课税,那么琼州府就要按照官册正额税款总数来提供相应的人头,这期间多退少补。如果届时人头数目不足,就要退赔部分钱粮给他。
另外,邵参议还友情提示:他不是种族主义者,对海南岛上的黎苗等少数民族没有歧视……所以,列位大人,你们懂的。
…………………………………………..
听完邵参议的用工总体解决方案后,在座的官儿们迅速交头接耳,小声交换了一阵意见。
很快,官员们只凭借聊聊几句短语和眼神,就达成了共识:“来者颇傻”。
邵强提出的方案,在琼州官僚集团看来,还是很有操作性的,毕竟这世上只要有人买单,办不成的事情委实不多。何况邵强的承诺也做不了假,抛开之前的大笔现银不说,就是税赋那方面,广州布政使司的公务那都是公开的,一查便知。
这样一来,官员们几乎瞬间就意识到了在这件事上捞好处的地方:只需要凑够官册上应缴税额的人头数送到军港,就算交了邵强的差。然而这些人头,完全可以搜罗一些不在官册上的,譬如黎人苗人和四乡那些逃民隐户等等等等……
至于这之后呢,人头凑够,姓曹的傻子去广州交了赋税……嘿嘿,谁规定老爷们不能按时再收一茬税了?
毕竟官府收皇粮国税天经地义,到时候给那帮做工的穷哈哈们多少免几个,也算是皇恩浩荡了……但是大伙该交的正税杂项,那还是要交的!
想一想此事办成后大家兜里落下的好处,再想一想此事办成后各级衙门能填补的往年亏空,此刻宴席上的官儿们,下一刻,纷纷点头,看向了大胡子。
大胡子丁通判明白同僚们的心思。
关于邵强的提案,眼下看来,在大方向上已经没问题了。事后需要做的,无非是双方派人讨价还价,商量一个数额细则罢了。
那么现在唯一挡路的,就剩下了一件事。
大胡子丁通判随即提出了这个问题:维稳。
官员们的最后一个担忧也很实际:假设大批民人长期去工地做工,那么随着时间推移,琼州这个孤悬海外的封闭“自贸区”,还是会出问题:粮食。
在官员们看来,如果大批民人“不事生产”去务工的话,来年在琼州这个总盘子里,粮食势必还是要减产的。即便曹大人包缴了今年的税赋,到时候琼州市场上缺粮,价钱肯定会居高不下,到时候四下动荡,官员们“治下不靖”,这很不利于“社会稳定”。
邵强闻言哈哈大笑。
举起两根手指,邵强当即又承诺了两件事。一,凡是前去港口的务工人员,其人一应日常口粮耗费,统统由他邵某人负责,粮食由外部输入,这些民工不吃本地一口大米。
第二,邵强承诺:从即日起就于府城开设粮行。琼州……至少是琼州府城的粮价,只要海军基地存在一天,就会被维持在一个正常价格。即便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也会有大批外部粮食输入琼州。
官员们面面相觑。
在土著们看来,“平抑一地粮价”这种夸张承诺,那都是属于朝廷下大力气才能做到的事,大多数人是不相信的。然而想一想之前这伙人露出的奢豪一面,大伙心中又仿佛有了那么点底气。
下一刻,自谈判以来始终默不作声的孙府台,露出了本来面目。他狠狠盯着邵强的脸:“邵参议,此事当真?”
邵强环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在努力从他脸上寻找心虚的证据,于是他只能摆出一副上东区富佬看弗吉尼亚乡下玉米佬的那种表情以安军心:“今日回去我就发消息,七日内,十万斤稻米,二十万斤土豆就能到埠。”
“那土豆莫非就是近来市面上发卖的异果马铃薯?”
“正是!这马铃薯是我家将军自海东哈士奇国引来的异种,食后顶饥耐饿,力夫们最是喜欢不过。”
“emmmm……”
孙太守扭头环视一圈,发现入目处尽是一双双炙热的眼神,于是他老人家果断点头拍板:“今后市面上,补进马铃薯五斤,最少也要补进稻米一斤,如此,事谐亦!”
邵强斩钉截铁道:“就按孙太守说的办!”
……………………………………….
邵强实在太喜欢这些偏远地区的官儿了。
这些人不做作不矫情,眼中只有银子没有孔孟,思路开阔敢想敢做,万事可商量,关门称大王,实在是党国栋梁,朝廷支柱,社会经济建设的急先锋,穿越众渗透抽底的最理想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