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會飛的竹馬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會飛的竹馬-第三百四十三章 彷彿成了大爺展示

小說推薦 –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 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天啦噜!” “不是吧!这真的就这么解决了吗?” “这太疯狂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好想哭啊!” “我也是,有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我只想说,朱铨老师牛B!” “朱铨总是能够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况下,把事情的结果变为可能!”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 在朱铨落笔写下这最后一个字后,惊叹声、狂笑声、怒吼声,那是一个此起彼伏。 周围的游客们,九成以上都是华国人,无一不是对这一结果感到无比的自豪、无比的激动。 等了这么久,也站了这么久,等到这堪称时奇迹的时刻,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游客们心里面的兴奋无需多提,除此之外,他们在这其中还夹杂着很多感动的情绪。 朱铨在白板上写的那些数学公式,他们或许一个都看不懂,不了解其中所代表的是什么,但是这个可不代表他们不知道这个‘戴尔’猜想是什么级别的数学难题,也不代表他们不知道解决掉这个猜想意味着什么。 那些个国内的媒体记者也是长枪短炮的对着朱铨,拼了老命也要把这个历史时刻给记录下来。 他们已经无法自拔了,一边拍照录像,一边大声叫好。 之前,华国的媒体记者们都是在报道西方国家的某某数学家在某某猜想上做出巨大的成就。 但是今天,终于是可以扬眉吐气的报道自己国家的数学家…哦,不是,是主持人朱铨证明出了‘戴尔’猜想。 这,可是自己国家所取得的荣誉啊! 这,可是自己国家的人所做出的成绩啊! 这,有了今天的事情,谁还敢小瞧了华国数学界!!! 此时,全场的华国人已经是陷入了狂欢! 随着一浪高过一浪,在场的外国人,尤其是灯塔国的几位数学家,面色十分的不好看。 花盛钝突然给滚烫到沸腾的气氛扑了冷水,插话叫喊道:“等一下!你们等一下庆祝!” 他的同伴林坑也附和道:“现在只是这位年轻人认为自己解出来了,可这并不代表着整个的证明过程就成立啊!” 作为灯塔国最为忠实的狗腿子,倭国的数学家也开口道:“就是!这还不一定成立呢!你们这么早就庆祝,不怕被打脸?” “是啊!这得我们验证过了才行。” “华国人做事就是浮躁,一点都没有严谨的态度,差评!” 最后的对酒当歌 早飞 “我觉得悬!这个年轻人莫不是用了障眼法来迷惑大家,肯定这其中有错漏,我们得好好找找,不能让他们得逞。” … 随着众多外国数学家不断的泼冷水,此时的场面才算是冷静了下来。 但是,这里的冷静并不是说认同了这群外国数学家们的言论,对朱铨表示不信任。 这里的冷静完完全全是因为不认同这群外国数学家们的言论,在想着如何来进行辩驳,朝着他们的脸上狠狠的打上一巴掌。 这时,在游客中有位京城大姐,在听完一旁大学生英译中的翻译后,顿时火冒三丈。 啥个情况啊! 我们朱铨小哥哥这么努力的把证明过程给写出来了,正在兴奋着呢,你丫的就来倒冷水,是不是就看不得我们华国人才辈出,看不得我们华国慢慢的比你们牛B,看不得我们华国崛起啊! 京城大姐直接是将这个问题上升到了‘国运’的级别,果断的就瞪了那些发表言论的国外数学家,尤其是率先开口的那两位灯塔国数学家,怒道: “你丫的放的啥屁啊!我们都写出来,你就BB歪歪的说我们的证明过程不成立,要点脸吧,诸位!” 有了这位京城大姐的领头,周围的游客们也有样学样的叫喊道: 死亡帝君 “对,这位大姐说的对,咱们朱铨老师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没错!朱铨老师绝对错不了的。” … 作为华国的老百姓,那当然对华国的自己人有一种强烈且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信任感,信任自己国家的人在写完这个证明过程后,肯定是把这个猜想给解决了。 同样的,这样的信任感促使着游客们要对这一行为提出抗诉。 自己都证明出来了,凭什么要受这样的委屈?! 但是,这话可不能这么听。 因为老百姓不懂,可以依靠自己的情感来判断对错,但是数学家们不行!…

Read the full article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起點-第三百三十四章 打電話

小說推薦 – 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 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此时的比赛现场,一声声的惊呼此起彼伏着。 可以这么说,今天能来到比赛现场的,无一不是各自国家内顶尖的数学家。 甚至,他们中的有些人,还是在世界上成名已久的数学大师! 无一例外的,在此刻看到难住了世界数学界近百年都毫无太大进展的‘戴尔’猜想居然有了突破的证明,而且是在眼前这个华国年轻人手里有了突破,掀起了新的篇章后,他们心里却掀起了惊涛。 这! 怎么可能?! 尤其是一些五六十岁的外国数学家们,纷纷往前几步,靠近了朱铨刚刚的证明过程,对着那地二块、三块、四块…这些有着最为关键的证明推算处,指指点点,并发出如同好奇孩童一般,一惊一乍的惊呼声: “这是六次方?” “还能用均值不等式这个高中的知识点来解决这个步骤?” “你们快看这十七步,我们是走错路了啊!怪不得陷入死循环了!” 巾帼红颜 “太关键了!” “如此说来,他在第一块白板上面的内容,李翻译,你给我再翻译翻译这位年轻人再第一块白板上面的内容!” “没错了!原来他之前的所有的公式定义与推导,是为了这一步啊!” “天才,这真的是天才才能够想出来的思路了!” “我太激动了!下国际象棋的都希望自己能够下一个神之一手,现在,这样的一步不就是我们数学家们所希望得到的神之一手吗?” “感动!为我能够在有生之年看到‘戴尔’猜想被解决而感动!感恩!为灯塔国有前瞻性,把‘戴尔’猜想带到了这个比赛场上,还用抢夺华国的文物来激励对方!” “这话说的太对了!但我更想说,这就是无与伦比的数学艺术!” … 国外的这些数学家们操着各自国家的语言,发表着相类似的赞美言论。 这儿日已落国说一句‘朱铨牛B’,那儿倭国说一句‘华国字好有韵味’,另一边乌鸡国又说一句‘计算太过匪夷所思’,那一边宇宙国说一句‘朱铨的老家是汉城’… 总之,朱铨凭借这写的白板,已经是征服了这些外国数学家。 当然,征服的不仅是外国数学家,也包括国内的数学家们。 之前,准确来说就在刚刚,那些跟朱铨处处针锋相对、甚至于在言语上对朱铨进行不依不饶的打压,并且极其鄙视朱铨的华国数学家们,在这一刹那间,已然是恍惚了。 更准确的来说,其中鄙视最为严重的几个人,例如葛云天、何在常几人,都有点坐蜡了。 只见葛云天不吭声了; 何在常也再没了一句话; 那个来自金陵大学的老数学家直接是想像刚才那位青年数学家一样的离开; 鞠祎婧环顾四周,看了刚刚那几位叫唤的最凶的数学家们一眼,心里已经知道: 今天这事儿大了! 这时,刚刚那位准备倚老卖老、教育朱铨的老数学家神情变幻莫测的看着还在白板处写证明的朱铨,欲言又止。 该怎么办? 很显然,自己刚刚是判断失误,用学院派的眼光看待问题了。 千不该,万不该啊! 万一那个朱铨的心不坚定,那就会被自己所吓走,哪里还有‘戴尔’猜想的进一步啊! 老教授的眼神十分的犹豫,十分的复杂,十分的艰难! 如果自己现在主动的要求其他老伙计来参观,是不是会好一些啊? 就在老教授犹豫不决的时候,站在前面的柳筱玥直接转过头,对着身后的几个小年轻数学家们道:“快点,你们分别去通知一下杜门教授,还有袁东教授,请他们快来,他们今天在京城大学的。” 听到柳筱玥率先发出指令,老教授也是突然决定了,不甘其后,同样吩咐道:“那个浦修安教授是专门研究这个椭圆曲线和模曲线,务必要请过来。” 接着,老教授又似问、似自言、似自语开口道:“对了,咱们这边还有哪位是专门研究椭圆曲线和模曲线的来着?” “华清的孔小松教授。” 有人开口道。 “小孔啊!哎,他不行,他的水平…” 就在老教授又准备鄙视一番时,突然又停止了,想到刚刚被朱铨打脸的场景,又想到一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古话,改口道: “还是通知小孔来吧!” 说完,老教授继续问道:“还有…还有谁来着?哎呀!!!还有谁来着?怎么就突然想不起来人名了?” 今天发生的这事儿太大了! 当然,也实在时太惊人了! 别说是这位已经六十多岁的老教授了,此刻现场的很多年轻的数学家们,他们的脑子现在也是相当的乱。 过了好些秒,一个中年方脸的教授才想起来一个人名:“我记得,咱们华科院的韩界兵院士就是这方面的权威。”…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