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朕的長髮皇后

优美都市小说 朕的長髮皇后 線上看-第一百二十八章 相愛相殺閲讀

小說推薦 – 朕的長髮皇后 – 朕的长发皇后 欧阳兮寒声一笑:“主子还真是睿智!” “想不想与本君一起去烟浮国看这场好戏!”姜琰珺走上前将手搭在欧阳兮肩头,神态有些暧昧。 欧阳兮之所以答应去烟浮国倒不是为了看什么戏,而是,她很好奇,能将林云墨迷的七荤八素的千山暮到底是怎样的绝色。 “对了,姜琰清呢?走了没有?”姜琰珺阴冷的问道。 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可是没有半分感情。 “姜琰清…昨日便离开启洲了,之前想带了棠梨一起的,棠梨死活不肯,执意就在宁王府,她便作罢了!”欧阳兮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个瘟神,她也是好不容易送走的。 “妾身夫君的仇,主子打算何时动手?”她忍不住又问道,。 姜琰珺敷衍的一笑“放心,本君答应的事,哪次反悔过?待解决了林云墨,本君便会腾出手来了!” 欧阳兮嘴角扬了扬,只是眼底却是冰冷一片。 千山暮醒来时已在东方韵府内了,正午的阳光灿烂明亮,屋内空无一人,桌几上放着紫檀鎏金熏香炉,炉内的篆烟袅袅升腾着,床榻前放置了六折屏风,屏风中的锦绣河山磅礴而大气。 她翻身下床,走到了铜镜前,犹豫了片刻,拂开了额前的乱发,而后便看到了那枚清晰完整的印记,她轻抚着,心底里却是五味陈杂。 “何时醒的?”林云墨推门进来便看到了这一幕。 千山暮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你去哪了?” 林云墨紧挨着千山暮坐了下来,伸手将她揽进怀中,笑道:“那个诸葛村夫,还真是个怪人!非要呆在暗牢里不可,东方韵与柳梦离说尽了好话,才将他弄了出来!” “他竟然甘愿呆在那种暗无天日之地?到底为何?”千山暮奇怪的问道。 怕不是在地下暗牢里待久了,脑子都傻掉了。 望门闲妃 水千澈 “他啊!说是曾跟国君打赌,后来赌输了,甘愿入牢二十载,到今天,还差那么几日,所以才不肯出来!”林云墨戏谑道。 千山暮揶揄道“诸葛村夫这名取得不好!” 林云墨忍不住接话问道:“那叫什么才好?” “诸葛迂腐!倒是与他极为相配!”千山暮绷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王爷,不知公主是否醒了?”门外突然传来东方韵略有些急促的声音“铭城殿总管叶灼求见。” 千山暮看了看林云墨,心头隐隐有种不好的的预感,开口道:“让他进来!” 叶灼进到房中,便跪地施礼。 “叶总管,许久没见了!”千山暮淡然说道:“有什么事吗?” “公主安好…”他勉强的笑了笑,由怀中掏出一个纸卷双手程上,肃然道:“这是,这是,国君让小人交给公主的,国君在崇华殿的祭坛上等着公主。” “来的好快啊!”林云墨脸色阴沉,漫不经心的说道。 千山暮将纸卷展开,扫了一眼,随手递给了林云墨,她冷冷的说道:“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叶灼躬身退了下去。 穿成狐狸精怎么肿 雨落下来的那天 “正好就趁今日将所有恩怨彻底解决干净!”林云墨看了眼纸卷,露出森然之色。 千山暮心底里那股不祥之感越发强烈,只是她面上却装作云淡风轻,走到林云墨跟前,嫣然一笑:“你俯下身来,我有事说与你听!” 林云墨微微怔了下,依言低下头去,千山暮踮起脚尖,极快的在他唇间吻了一下。 “暮儿…”林云墨哑声道“万事有我,切不可逞强!不许给我受伤!” “好!”千山暮将之前林云墨送她的那柄匕首藏在腰带里,仰脸一笑,明媚动人:“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崇华殿的祭台均用汉白玉石所砌成,一周绕了十二根粗大的立柱,柱身雕刻了繁杂古怪的纹路,顶端是引自地狱之火的烈焰,黑烟随风四处招摇着,遮天蔽日。 地狱之火的滚滚黑烟,炙热毒辣,能顺着人肌肤的纹理,直接灼伤到人的肺腑深处。 姜琰珺此刻披了火红烈焰的斗篷,正立于祭台正中,杀气腾腾,眼底满是狰狞暴虐,犹如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乖女儿,为父等你们好久了!”他将林云墨与千山暮看在眼中,寒意岑岑的笑道。 千山暮冰冷的嘲讽:“我没有父亲!” “唉,你这脾气秉性简直与你那母妃一般无二啊!若是你求饶讨好,为父或许会让你活的痛快些,只是,既然你如此冷硬不讲情面,那为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呢…”姜琰珺古怪的笑了笑,戾气瞬间袭上了他的面容。 他啧啧有声,颇为惋惜摇摇头:“世间最难得的便是能遇到一个真心相爱之人,倘若,相爱之人彼此相杀,那是不是更加惨烈,更过瘾些呢?” 林云墨骤然间看透了姜琰珺的意图,他眯了眯眼睛,厉声爆喝道:“你若敢伤她一根汗毛,我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姜琰珺冷冽的冲祭台下招了招手,一直隐匿于暗处的欧阳兮走了上来。 “你怕是弄错了,能伤她的人可不是本君,而起是你啊!”姜琰珺阴冷的瞥了眼欧阳兮。 千山暮怒斥一声,不待他说完,抽出腰间短刃,猛的朝姜琰珺心口刺去。 “哎呀!”姜琰珺滴溜溜一个转身,竟然躲过了这一招。他阴仄仄的怪笑道:“你可只有一次机会!欧阳兮…!”他怒吼道“动手!”…

Read the full article

69h26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一十章 遇襲分享-sythr

小說推薦 – 朕的長髮皇后 – 朕的长发皇后 宁王府的府门一下子热闹起来,夕落到第二日的清晨,笼子被人里三层外三层围的跟铁通一般,整条街道被挤得水泄不通。 居然还有人因为争抢好位置而扭打在一起,时不时听到围观之人发出的怪异抽气声,其间夹杂着戏谑暧昧与不怀好意的放浪笑声。 李继挤了半天也没挤到里面,只能站在外围观望,起初还能听到笼内的惨烈的**声,到后来,简直不能称之为人声,像极了某种禽兽发出的嘶鸣,凄厉而又刺耳。 李继心里沉淀了些阴暗,不敢再听下去,匆忙跑进府中。 白亮的阳光擦着描金彩绘的长廊一晃而过,廊下满是大片大片的紫苏,或绿或紫叶子在风中抖动着。 千山暮在王府时最喜欢饮的便是紫苏茶,林云墨今日心情不错,吩咐玉兰依样烹茶,可惜火候不到家,烹出来的茶极其酸涩难以入口。 盛宠嫡妃 莫等闲 “罢了!”林云墨将茶盏一推,将不能喊了过来,由后门溜出,骑马向城外而去。 原来这便是烟浮国边境,深重的迷雾,一团团,滚滚而来,又擦身而去,阴仄的湿冷之气直接穿透衣衫,径直刺向肺腑。 太阳都失去了光泽,与大地混成一片,暗沉茫然的令人窒息,耳畔只听得到自己愈发沉重的脚步声,越往深处走,空气越发稀薄凝滞起来。 目光所及之处,是影影绰绰的群山,葱茏盎然的林木,山脚下木质阁楼,甚至连空中翱翔的雄鹰都隐约可见。 只是再也无法走下去了,不能几乎隐忍到了极限,神情恍惚间,魂魄似乎都要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剥离而出。 林云墨见状,暗自叹息着,抹了下额角的汗珠,拉了不能转身便离开了。 “王爷,迷雾里有瘴气,普通人是无法穿行!”不能骑在马上,喘息了良久才稳下心神说道。 林云墨嗯了一声,沉吟不语,看着那些缓缓升腾的雾气,心思却飘忽到锦山之上。 月季花开 平林漠漠烟如织 王子殿下六块一 日夜的揪心牵挂,或许,离她近一些,心里方能踏实一些吧! 月色早已隐在云层之后,郊外的原野刚飘了一场雨,白日里的热浪仍是没有压下去,茂密魆黑的丛林间闷热的湿气铺天盖地。 林云墨紧握缰绳与不能并骑而行,“我记得,你是叫林璟是吧?” “王爷好记性!”不能笑道。 林云墨淡淡的笑了笑“你又没落发,其实也不算真正出家之人,我还是唤你林璟吧!” “那就听王爷的!”不能淡然应道。 耳边忽然飘进一丝极其微弱的枝叶簌簌声,他眼眸立时划过警觉,不动声色的递了个眼神给林云墨。 林云墨挑了挑眉,极快的扫了眼路边的林木。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由暗处极速闪出几道黑影,人未到杀气却已阴狠袭到。 林云墨翻身下马,利剑已然在手,日子过得安逸,没人来生事反倒有些奇怪。 两名黑衣人一前一后困住了林云墨,其余两人瞬间便于不能缠斗在一起。 混在乱时空 林云墨眼中划过一道血色,出手狠辣毫不留情,一招扫向黑衣人颈间,黑衣人惊呼一声,侧身闪过,脚下却是未乱分毫。 他身形轻晃,手中利刃便脱而出,急射向林云墨面门,林云墨飞起一脚将利刃踢开,手中长剑瞬间爆闪而过,在空中划出一道戾气。 下一刻,黑衣人捂着胸口,踉跄后退了几步,胸口的伤痕触目惊心,鲜血瞬间便喷涌而出,他闷哼一声便倒地毙命了。 典 心 小說 另一名黑衣人见状,眼神中闪过惊惧,手中的招式也渐渐凌乱起来,破绽百出。 他厉声爆喝,虚晃一招,迎着林云墨手中长剑而来,摆出了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林云墨足尖轻点闪了开去,“想死,成全你!” 宝剑急如流星,“噗”的一声轻响,长剑没入他的体内,剑尖力透后心而出,黑衣人怒瞪着双目近乎要滴血,脸上的惊恐之色还未来得及散去,便斜斜的栽到在地上。 林云墨走上前,抽出长剑,就着黑衣人的衣服将剑上的鲜血擦拭干净,抬眸看向不能那边。 不能已经解决掉一个黑衣人了,剩下的那个也已是伤痕累累,节节败退。 宫囚 他隐约知道,不能的功夫不错,直到此刻,才清楚知晓,何止不错,这身手决不在自己之下。 不能虽手持短刃,但招招见血,式式狠厉。 骤然间,眼前溅起一捧血光,黑衣人凄厉的嚎叫着翻滚于地上,一只断手伴着一团血污飞落在不远处。 林云墨抱着胳膊站在一旁,戏谑道:“你注定当不了和尚!” 不能收了短刃,眼底的血腥气还未散去,他叹息着摇头“我若不反抗,便会成为别人的刀下鬼!可我连自己都度不了,又何谈度他人?” 林云墨走上前去,一脚踩住了翻滚在地上的黑衣人,阴冷的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结结巴巴的说道:“侍卫统领方志!”…

Read the full article

wybyd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零七章 如何是好?推薦-kabr2

小說推薦 – 朕的長髮皇后“裴姓极少见,你与金城的裴云山庄有何关系?”林云墨挑眉问道。 裴轻婵愣了一下沉思片刻道:“回宁王,小女子不知道什么裴云山庄,更无任何关系,只是凑巧姓裴罢了!” “是吗。”林云墨语气里含着疑惑,不过却并未再继续询问。 荷叶凄然的问道:“王爷,不知郡主可在府中?” 听她提起安宁,林云墨脸色骤然黯淡下来,说:“安宁在府中,不过她…你去看看便知晓了!” 闻言,荷叶的心底一阵抽疼,她扭过头看向裴轻婵询问:“婵儿,你可愿与我一起去看看?” 裴轻婵自然是愿意的,在与不能擦肩而过时,她眼角似有光亮闪烁,将不能一闪即逝的落寞尽收眼底。 后院内,荷叶见到疯疯癫癫的安宁,便知道出了事,她抱着安宁哭的死去活来。 裴轻婵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眼眶酸涩,这世间的女子,各有各的悲凉,凄楚,谁也帮不了谁,一切只能靠自己! 林云墨见天色已晚,荷叶铁定是不会再离开安宁了,至于裴轻婵吗,他扫了眼一直清冷无语的不能,今日他的举动很是令人奇怪。 “不能,你派人将后院的厢房收拾出来给裴姑娘住!”林云墨意味深长的看着不能。 不能的脸色在刹那间变了几遍,有那么瞬间,他眉宇之间的淡定从容消失无踪了,隐匿在嘴角的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确实有些耐人寻味! “主子,那个棠梨已安顿好了”,李继急匆匆走过来说道:“可是,小人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哪里不妥?”林云墨冷哼一声问道。 李继压低了声音说道:“她的母亲姜琰清可是残害王妃之人,是王府的仇人呢,我怎么能救仇人之女?” 林云墨抱了胳膊,眼眸深邃精亮:“难为你还能想到棠梨是仇人之女!不过呢,有棠梨作为人质扣押在王府,姜琰珺早晚会安耐不住自投罗网!” 他勾了勾嘴角,狠辣血腥的说道:“等着吧,姜琰清的下场只会比林邦彦更惨烈!” 李继听着惊颤起来,身上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原来刚才回府的路上,他所担忧之事,完全都是多余的,不过,为何他竟有一丝憾意? 远远的,不能看着裴轻婵走进房中,将蜡烛点亮,烛光映在窗棂的麻纸上昏黄而又温暖,他的心也跟着映出一抹融融暖意来。 他以为与她会是一别陌路两相忘,却从未想到,还会在宁王府见到。 从未与任何人提及,她曾无数次的徘徊在他梦境里,如同那晚醉人的月色,那般遥不可及却又令人魂牵梦萦。 夜色幽净凉如水,竹林里是长短缓急的虫鸣声。 陶勋沉厚凄凉的曲调,在竹叶间跳跃,萦绕,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仿佛氤氲的烟尘,缓缓升起又散落四处! “有些悲切凄婉!”不能乐曲方歇,林云墨突然插话说道。 不能忙转身去施礼,林云墨摆摆手,示意无需多礼,他背手而立,衣衫在微凉的风中翩然而动。 “扰了王爷清净!”不能低哑的说道,语气里微有丝苦涩。 神医爱妃有点野 纠小结 林云墨毫不在意的摇头,沉沉的说道:“我从未听过这样的曲调,让人颇觉着心酸无奈。” 不能清楚林云墨心系千山暮,亦是有感而发,便说道:“王爷若是思念王妃,何不去烟浮国看一看,如此便能放心了!” “没用的”。林云墨有些伤怀:“普通人是进不了烟浮国的,只有等…” “是这样啊!”不能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心中忍不住感慨万千。 地火明夷(全文) 网游之末世魔皇 皇宫正殿内,灯火通明,龙案上堆满了各地送来的奏章,盛武帝正斜躺在龙椅上酣睡,一只靴子早已不知被丢于何处,大太监赵安急得团团转,却没胆子凑上前去。 如的盛武帝越来越乖张暴虐,前两日,有个宫女就是因为惊扰了盛武帝,被乱棍打死了。 用我的青春照亮妳的愛情 金公公领了几个小太监耀武扬威的走了进来,将盛武帝身旁的小太监一脚踹开,眯着眼睛鄙夷的看向龙案之后的皇帝。 片刻后,他面色阴冷坐于一旁,傲慢的对赵安道:“去,将皇帝叫醒,老奴找他有事!” 赵安只得硬着头皮走上去,打着哆嗦去摇晃睡梦里的盛武帝。 盛武帝被搅了好梦,心里堵了一口恶气,脸黑的如同锅底,正要爆发。 “皇上可醒了!”金公公突然尖声讽刺道。 听着是金公公的声音,盛武帝才伸伸懒腰,清醒过来,褪去了满脸的狰狞。 侯門嬌寵 “不知金公公有何要紧事啊?”他打着哈欠问。 金公公冷哼道:“还请皇上尽快批阅奏章!以免耽搁了要事!” “有何要事非要今日批阅?”盛武帝斜睨着他,大咧咧的说道:如今锦川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只要不是天塌地陷,奏章拖一拖再批阅,死不了人的!” 金公公阴仄仄的盯着盛武帝:“皇上的心可真大啊,林云墨在启洲招兵买马,意欲谋反,皇上你的龙椅恐不保啊!” 清闲 吟千年 “不可能!”盛武帝由龙椅上一跃而下,厉声驳斥道:“金公公你是人老了胆子也变小了,单凭林云墨手里的那点兵力能干什么?他怎么可能是御林军的对手?再说了,你不是还关押了端王与端王妃吗?所以说,林云墨不足为惧,不足为惧!” 金公公怒气冲冲的走上前,由一大堆奏章中抽出一本,翻了翻,“咣当”一声扔给了盛武帝。 “老奴说的你不信,请皇上看个仔细!”…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