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官以德服人

phy8y好看的玄幻小說 本官以德服人 起點-第二百四十五:頓悟很難麼?熱推-c9rim

本官以德服人
小說推薦本官以德服人
第二天,日上三竿。
疤叔第四次来到李陵所在的院子,站门口问:“绿儿,少爷可起了?”
小丫鬟脸蛋上沾着一点泡沫,小手用力揉搓着床单。
“没呢。”
“要不你再去叫一下?”
小丫鬟熟练的将床单一截一截拧干放到旁边的一个盆子里,然后抬起胳膊用袖子在脸上抹了抹。
“刚才敲了门,不过没反应,许是还在休息呢,奴婢也不敢再打扰。”
“唉,这可如何是好啊!”
疤叔急的直揪头发:“少爷怎么还不起,老爷都陪玉真子道长和他的几位徒弟喝了三壶茶了,往日的这个时候,少爷都打完好几套拳了。”
就在他着急上火的时候,房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
李陵哈欠连天的走出来,顶着两个黑眼圈,一副无欲无求的圣贤模样。
占有欲这个东西,通常情况下都是不讲道理的,昨夜两人出现了一点点信任危机,他忙了整整一晚上,累的腰酸背痛双腿发软,总算是解释清楚了。
到现在为止,他休息了还不到一个时辰,实在是提不起精神。
“疤叔,什么事啊?”
“少爷,玉真子道长和他的几位徒弟已经来了有一会了,老爷正在客厅陪着呢,您还是赶快过去吧。”
李陵一拍脑门:“哎呀,差点把这个忘了,我这就过去。”
早在两日前他就接到了徐振的传讯纸鹤,知道玉真子会在今日上门拜访,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赶到一块了。
没走出几步却被疤叔拦住:“我的大少爷啊,咱们可不能就这么过去,怎么也得收拾一下吧?”
“放心吧,我已经洗漱过了。”
御水的能力就是方便,洗个脸刷个牙什么的十几个呼吸就能搞定。
疤叔指了指:“不是这个,脖子!”
“脖……”
李陵歪着头摸了摸,然后又凝出冰镜一照,赫然发现两颗小草莓种在脖子一侧,绕是他皮厚也忍不住老脸一红。
“咳,这几日天气有些湿热,一不小心起了痱子。”
作为过来人的疤叔:“……”
小草莓根本算不得伤,法力气血都消不下去,李陵也没什么法子,只能把衣服往起拽拽,自欺欺人的遮掩一番。
会客厅,李继业正陪着玉真子和他的四个弟子说话,坐了这么半天,茶水喝了不少,膀胱的压力有些大,又不好把人晾在这,就只能暂且忍着了。
见到李陵后,他顿时松了一口气。
“陵儿,这位是玉真子道长,这位是道长的首徒……”
李陵一一颔首示意。
玉真身着鹤氅手持拂尘,红润的面庞上没有一丝皱纹,花白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在头顶拢成道髻以木簪固定,看上去颇为的仙风道骨。
不过李陵却感觉他有些阴沉。
大师兄叫孙鹏,是一个古板中年,不言苟笑,端坐的模样颇有威严。
玉真子的第二个弟子叫江卓,膝上横着一把法剑,目光犀利,似乎在剑术上有着不错的建树。
李陵熟悉的徐振是老三。
最后一个则是名女冠,名叫宋佳,模样非常不错,宽松的道袍遮掩不住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段,更别提还有一种飘渺出尘的气质。
李陵不禁多看了两眼。
啧~制服师姐啊,难怪唐荣会暗恋她了,不过,这女牛鼻子看玉真子的眼神可不像徒弟该有的……
卧槽,这关系似乎有点复杂!
在李陵打量几人的同时,他们也在打量着李陵。
黑眼圈,眼神涣散哈欠连天,还有脖子上的小草莓……妥妥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难怪等了这么久都不见人。
玉真子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
他的四个弟子除了徐振之外,另外三个都微微皱起眉,貌似有些不悦。
“几位道长都是贵客,可千万不要怠慢了,为父还有些事要处理,就不多待了,代为父好好招待他们。”
交代完之后,李继业又向玉真子等人拱了拱手道:“几位道长,怠慢了。”
玉真子微微稽首:“李居士请便,是贫道和劣徒打扰了。”
李继业道了声不敢,转身离去。
落座之后,李陵端起茶杯浅浅的抿了一口,热茶沿着食道进入胃袋,顿时让他精神了不少。
“几位道长,实在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本官偶有所得,小小顿悟了一下,让几位久等了。”
“大人可真是天纵之才!”
江卓一开口就有些阴阳怪气的,也不知是不是经过玉真子的默许。
“不错,本官也是这么认为的。”
李陵打了一个哈欠,紧接着,其周身蔓延出一股极为玄奥的气息。
玉真子先惊后喜,立即闭上眼睛,开始细细体悟,接着他的几个弟子也察觉到了异样,纷纷闭目凝神。
过了十几呼吸,玄奥气息消失。
李陵端起茶杯“吸溜”的一声,打断了几人的感悟。
玉真子睁开双眼,一脸遗憾。
就在刚刚,他感觉自己长久以来都无法突破的瓶颈有了轻微的松动,可惜关键时刻那气息消失了不说,最后的几分感悟也被那吸溜声给破坏了,可偏偏还有气无处使,毕竟这是蹭到的机缘。
随即颇为热切看向李陵,不复刚才的淡然:“李大人,刚才那是……”
李陵:“如你所见,打了个哈欠,一不小心就顿悟了。”
宋佳瞪大眼睛:“这……打哈欠也能顿悟?这也太容易了吧?”
李陵瞥了她一眼,反问道:“你以为顿悟很容易么?”
宋佳无言。
接着就见李陵一挑眉:“实际上,顿悟比你想象的……更容易……”
“吃饭顿悟,睡觉顿悟,有时候连上个茅厕也顿悟,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唉,真是苦恼啊!”
李陵一副不堪受扰的表情道。
玉真子顿时就不淡定了,简直嫉妒的质壁分离,一遍又一遍的默念静心咒才压下抡起拂尘干李陵一家伙的冲动。
为了突破,他准备了多久?为此又付出了多少心血?
挖空心思还不及人家一次顿悟,想到过去种种,玉真子险些老泪纵横。
苍天何其薄我!!!
深吸一口气平定心绪:“不知大人可否再顿悟一次?”
“这不受本官控制啊!”
李陵一脸无辜,又道:“要不本官再打个哈欠试试?”
见玉真子握着拂尘手青筋暴起,李陵赶紧转移话题:“本官与唐荣道长也算相熟,他的事本官深表沉痛,后来深入山林,已经为他报仇了。”
接着就将过程大致说了一遍。
“那黑狼王倒是狡诈,见事不妙直接遁走,就算本官手上有追踪气息的法器,也只能确定一个大概的范围。”
“道长若是不急,可以等武道盛会结束,届时本官会邀请名次靠前的义士出手相助,这样也能轻松一点。”
玉真子想了想便同意了。
接着又提出一个要求:“大人可否让贫道看一看那湮灭玄雷?”
李陵取出一枚递过去。
片刻他便将湮灭玄雷的威力估计了一个大概,顿时就信了七八分。
“果是利器,猝不及防之下,就算贫道被正面击中也会重伤濒死,不知大人可否匀给贫道几枚?”
这种杀器李陵可不愿意流传出去,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此物难得,本官修为还低,正需此物防身。”
玉真子只能表示遗憾,随后便在府中落脚,打算再蹭一次顿悟,只是李陵深居简出,让他徒呼奈何。
就这样,三天时间转眼而过……

dwrma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本官以德服人-第二百四十四章:噬魂老怪-04bah

本官以德服人
小說推薦本官以德服人
兰芷阁中,吃食酒水早已备好,此外还有两队身着轻薄彩衣的姑娘等候,三人落座之后,丝竹之声立即响起。
姑娘们彩衣纷飞,开始舒展柔美的身段,舞姿妖娆。
很撩人。
丁栋一边晃着脑袋一边打着拍子,一看就是老骚人墨客了。
王策端着酒杯,目不转睛。
李陵却没什么感觉,甚至有些索然无味。
无他,对于一位学富五T、经历过各位老师的悉心栽培、可以单手开拉法的资深人士来说,这些都是小儿科。
“姜玉儿怎么还不来,这里的脂粉味太浓了,鼻子里痒痒的,老想打喷嚏还打不出来,不上不下的真难受。”
李陵揉了揉鼻子,正抱怨的时候,那小厮去而复返,身后跟着一位云鬓花颜的艳丽女子,她一出现,舞姬们的颜色都黯淡了几分。
姜玉儿扭着小腰来到李陵旁边跪坐下来,然后抓住他的手臂,身体微微前倾,看似整个人都依偎到了他怀里,实际上两人之间还保持着一定距离。
“李郎~上次一别,你这冤家就音讯全无,好狠的心啊!”
一股幽怨之气扑面而来。
丁栋和王策对视了一眼,顿时就感觉眼前这些舞姬不香了。
李陵皱起眉,往外挪了半个身位,一脸‘莫挨老子’的表情。
“带我去后院,有事找你。”
姜玉儿一脸羞涩:“呀,你这冤家也太心急了,奴家还未梳洗哩……”
“少跟我来这套。”
李陵黑着脸站起身,看向两人。
“我有些事情要问姜姑娘,请丁兄和王兄稍候片刻。”
两人自无不可,李陵随姜玉儿来到后院,放下手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顿觉鼻腔里好受不少。
然后直接开门见山道:“你这里可有修士出售功法的信息?”
姜玉儿愣了一下,道:“大人应该不缺功法吧?”
李陵也不废话,取出一个乾坤法袋打开,然后往桌上一倒。
哗啦啦!
法钱堆成了一座小山,灰白中夹杂着点点黄赤之色。
姜玉儿呼吸急促双眼圆瞪:“有!有!我红袖坊就出售各种仙道功法,武道功法也有一些。”
“只是我手里的这些功法多数都只有一二层,大人若想要更高深的功法,奴家可以向上级申请。”
一二层就够了……李陵好奇道:“你哪来的这些功法?”
姜玉儿抿嘴轻笑道:“红袖坊声名在外,不止招待一些普通人,有时候客人手头不宽裕,又不忍让姑娘们难做,只能留下一些贵重物品了。”
李陵咧了咧嘴。
原来是车费,销金g窟名副其实……
“将功法拿出来吧,如果可以的我全都要了。”李陵一脸豪横道。
“大人稍等。”
很快姜玉儿就扭着小腰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紫衣妇人。
大概三十几许的年纪,眼角有着淡淡鱼尾纹,容貌虽略逊于姜玉儿,不过那种成熟的风韵却更胜一筹。
“奴家董敏,见过道友。”
紫衣妇人的声音软软糯糯,听起来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李陵微微颔首,却没有小觑对方。
从她周身散发出来法力波动上看,赫然是一名融法境修士。
虽然一县之地多出一名融法修士不算什么,不过若是换个角度想一下,整个大离有多少个县?
就算十之二三都有类似于红袖坊的存在,而且其中有融法修士坐镇,那这个数字就极为可怕了!
“请道友取出功法让我一观。”
董敏点点头,流云袖轻轻一拂,桌上便多出了二十几枚玉简,以及十来个册子或兽皮。
“都在这里了,道友请便。”
李陵也不客气,直接拿起一枚玉简注入法力,短短数息后,所载功法的大致情况便已了解。
接着李陵又拿起第二枚……
经过一番筛选,李陵挑出了四枚玉简与三个册子。
“除了这些,剩下的我都要了。”
董敏默默计算了一下,道:“总共十四万八千四百钱,抹去零头,就收道友十四万八千钱好了。”
李陵幽幽道:“抹去零头之后,不是整十万钱么?”
姜玉儿翻了个白眼:“一下砍掉了三成多,哪有这么抹零的。”
“这就必须好好说道说道了。”
李陵敲着桌子,淡淡道:“若不是县中治安良好,官吏清明,你们又岂能安安稳稳的做生意?”
“另外,近几日城中聚集了数百武者以及数目不少的修士,有这么多高质量的客人,贵坊除了在钱财这方面的收益,姑娘们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吧?”
“还有……”
“好了。”
董敏忽然开口打断他,道:“十二万钱,这是奴家最大的让步了,还请道友莫要让奴家难做。”
“再免费送我一个消息。”
姜玉儿看向董敏,见她点头后,沉吟道:“如果你问的东西涉及太多,奴家不保证一定回答。”
李陵嗯了一声:“近几日城里有多名武者失踪,你可知道原因?”
姜玉儿想了想:“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不过一个传闻倒是有些价值,李大人要听么?”
传闻未必就是空穴来风,定然有一定依据,倒也是一个参考的方向……
李陵坐正身子:“讲。”
“有传闻说是噬魂老怪所为,不过却没有证据。”
“噬魂老怪?什么来头?”
姜玉儿弯起两只大眼,像一只偷到鸡的小狐狸:“哎呀,这可是另一个问题了呢,承惠两万钱,概不讲价。”
“……”
李陵脸色微黑:“这噬魂老怪什么身份,一点信息就值两万钱?”
姜玉儿正色道:“曾有阴神真人陨落在噬魂老怪手上,他至少也有着阴神中后期的修为,若不是近期近期有了这样的传闻,奴家都没资格知道。”
李陵有些乍舌,如果有这么一尊凶人到了远桥县,那真得好好准备了。
“两万就两万吧。”
“噬魂老怪是炼魂宗余孽……”
“等等,炼魂宗又是怎么回事,为何我没听说过?”
这时董敏解释道:“炼魂宗曾经也是与我阴阳道并列的邪道宗派,修行多以人、妖的魂魄为资粮,因此树敌众多,在大离建国之初被朝廷大军剿灭,不过也有一些漏网之鱼……”
接着,她又讲了一些噬魂老怪的体貌特征,不过改变容貌体型对一个修士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另外还有炼魂宗功法的特点,噬魂老怪惯用的几种法术,以及相应的破解或克制的方法等。
不过,这些仅仅一个参考而已,只能让李陵对噬魂老怪有一定了解。
完成交易,李陵又回到兰芷阁。
此时丁栋正拥着一名面容稚嫩、胸怀宏伟的女子,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将对方逗的娇笑连连。
王策左右各有一名身姿窈窕的艳丽女子,一个喂酒一个喂菜,好不快活。
李陵急着回去融合功法,而且也受不了这里浓重的脂粉味,没待多久便找个由头告辞离开了。
府中,卧房里。
小白脸上带着狐疑,围着李陵转来转去的,搞得他有些眼晕。
“怎么了?”
小白盯着他,抽了抽精致的鼻子,问道:“你身上有脂粉味,而且还有其他女人的味道,是谁?”
虽然什么都没有做,可这时候李陵还是生出了一种被抓奸的心虚感,一个加粗加黑的“危”在他头顶浮现。
回府前是不是应该买两斤桔子,掩盖一下身上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