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盞長生酒

ihzab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笔趣-番外,許陽的,一天閲讀-y8o2x

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
小說推薦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
“许哥早!”
“许经理早!”
早上来到公司上班的许阳刚一进门就被各种员工打招呼,没办法,他怎么说也是公司的中层领导,这种事情早就习以为常了。
身穿悠闲正装的他尽显成熟男人风度,哪怕他已经年近三十了,照样让20多岁刚毕业的小女生喜欢,毕竟长相高大帅气,虽然比不上电视里的明星,但一眼看去也是一个帅哥。
毕业第二年就进入这家公司,到现在也快6年了,可以说他对这家公司已经无比熟悉了,从刚出校门的职场新人,到现在的中层领导,他付出了不少,但回报也还算可观,至少这份工作给了他一个稳定且不错的收入。
这么多年他见过了人来人往,有来到公司当天就离职的新人,也有干了好几年的老员工要去外地发展,每当那个时候他都会不是滋味。
不是惋惜公司又走了一名老员工,而是感叹又少了一个老朋友,一直到现在,他在公司已经没有几个认识了好几年的老朋友了,剩下的人也都和他一样是公司的领导阶层。
但是,只要是领导阶层,就很少有纯粹的友谊,见面得互相叫对方的职称,什么王部长,赵经理,李老板啥的,反正就很烦,看似敞开心扉的聊天几乎都在酒桌上,但酒桌上的话也只是看似真诚的场面话而已,是不是真心只有自己知道,反正他是没有完全敞开心扉和老板们聊过天。
一路走来,伴随着员工打招呼的声音,许阳直接走进了自己的部门。
“静静,年度总结报告今天晚上下班之前交给我,最后一天大家别懈怠,争取回家过个好年!”许阳笑着安排着自己的工作。
“知道了许哥”一个文静的小女孩笑着回应道。
随后他又把其他工作都安排了一遍这才放心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今天是年前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除夕,要不是他们公司年前又接了一个大项目,早就应该放假了,好在年假延期了,也算是给了大家一个交代。
其实一些不重要的岗位已经放假了,留下的只有他们为数不多了人在忙,大多都是本地的,最起码回家方便。
虽然是在上班,但今天的工作却不是很多了,只是一些简单的收尾,但依然要在年前弄完。
打开电脑许阳在在忙自己的事情,领导也是有自己的工作的,只不过大多数只是看,而不是做,俗称把关。
时间一晃来到上午10点,突然外面传出了一阵争吵声。
“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你还能不能干,你自己看看,这报告能用吗?明天眼看着就过年了,你非要给我找不同快是吧!”
“我都是按照要求做的啊!”
“你怎么说话的,啊!”
听到这里许阳赶紧站起身走过去看看。
刚一走到跟前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正对着一个小姑娘发火,而他并没有马上上前,反而是问了一下旁边的人。
“静静,怎么回事啊!”
“许哥啊,好像是小轩的工程报告王主管不满意吧,我也不太清楚!”女孩回答道。
这个两人他都认识,中年男子是他们这里的主管,现在负责年前这个项目的一部分事物,而这个小轩是个新人,年纪也不大,刚毕业的学生,今年7月份来到公司的,来公司半年了。
小姑娘长的不错,平时做事也还行,他们都挺喜欢这个小姑娘的,最起码孩子性格开朗,可能是刚入社会不久,身上也没有那些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习惯。
而静静口中的王主管则是公司的老员工了,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小领导,年纪比他大,所以他平时都是喊对方老王的。
虽然不想说什么,但在公司这么喊也不好,他还是走了上去。
“老王,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许阳笑着说道。
见他来了,老王直接把手中的报告递了过来说道:“你看她做的工程报告,用的都是前年的资料,这报告能用吗?”
而他则是顺势接了过来看了一眼,发现上面的东西确实都是以前的东西,但这报告本身也不是很重要,要不然也不会让小轩一个新人来做了。
“嗯,还真是,小轩啊,下次注意一下!”
“老王你也是,明天就过年了还发这么大的火,快消消气,小轩受累,回去再改改!”许阳笑着说道。
很明显,这是老王不知道在哪里不痛快了,找个地方发火呢,但他也不能当面落人面子,毕竟大小是个领导,他不可能直接帮着小轩说话,说这份报告不重要,他王主管小题大做了,更何况这份报告确实有点瑕疵。
在职场上生存有职场上的方式,他早就不是新人了,怎么可能不懂这些道理,要不然他怎么当上现在的职位的。
在公司而言,虽然不用人人交好,但一定不能主动交恶,尤其是对方也是个领导的前提下,至于普通员工,有的时候受委屈是必然的,他也是这样一步一步奥上来的。
这么多年,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他什么没见过,尤其还是在职场这么一个勾心斗角高发地段的地方。
有人想把你当枪使,有人想踩着你上位,越级报告的,背后使坏的,巴结领导的,他都见过,哪怕不经常,但这么多年也遇到的差不多了,所以这些经历也让他变得十分圆滑,让他能更好的在这里生存。
而他看似让小轩重做一份,其实是看着小姑娘马上就要炸了,仿佛下一秒就要掀桌子一样,在一个公司,和领导干完一架八成就是要离职了,否则你会很难受。
尤其是现在的小孩,个个都是受不了委屈的主,虽然他不认为小轩有什么错,但还是让她冷静一下,毕竟要真干起来,离职就是九成八了。
“许哥,这个报告没有资料,都是我在网上查的,而且一开始王主管也是同意的,我都做好了又说不行!”小轩红着个小脸十分不服的说道。
这么一听错还在老王那里,果然,听到这话老王直接喊道:“没有资料怎么了,你自己去查难道连这点问题都想不到?”
看着他还想说,许阳果断上前:
“哎呀,小轩,听我的,先回去重做一份,快去,一会我教你!”许阳赶紧给她使了个眼神,这才让小轩拿回报告回到座位上。
随后他把老王拉倒楼梯过道,递了一根烟笑道:“行了,别生气了,知道你最近工作压力大,完成了这个项目,我感觉明年你应该能往上走一走了!”
“但愿总经理能让我动一动吧!”说着接过了他手里的香烟两人在楼梯口吞云吐雾起来,没有说这件事谁对谁错,都是老油条了,怎么会看不清这点事,所以两人选择了心照不宣。
老王也是老员工,来到公司也有四年多了,年纪比他大两岁,就是长得有点显老,尤其是和他一比。
只不过他为人比较圆滑,走的比对方快了一些,坐到了部门经理位置上,所以哪怕他职位比对方高,说话也十分客气。
两人的关系还是蛮不错的,但只限于在工作上,私下里关系一般,只能说不好不坏吧!
和老王在楼梯口抽了根烟,两人有聊了好一会,终于午休的时间到了,大家都出去吃饭,而他则是没走,反而来到了员工的工作位。
此时的小轩正气鼓鼓的在电脑上改着文件,见此他不禁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径直上前笑道:“好啦,别做了!”
“许哥,你说哪有这样的人啊,明明是他的问题,非要赖我!”小轩十分气愤的说道。
好在现在公司没人,倒也不怕,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抬头想周围看了看回应道:“我懂!”
“说实在的,我特别赞同你们这群小孩的思维方式,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也不阿谀奉承,干好自己的工作也不用看谁的脸色,但你要知道,就现在这个社会,绝大部分的人总要咽下一些委屈,然后一字不提的继续向前,没有人能像白纸一样没有故事!”
“成长的代价就是失去原有的样子不是吗?”
“你觉得自己委屈,但谁有不委屈呢,你只是个员工,只能遵守规则,等你强大了才能制定规则!”
听到这话小轩还是觉得难受反问道:“但是我明明没有错啊!”
“我也知道你没错,但那又怎样,我刚才不拦着你,你准备怎么办?当场和他干起来然后辞职?”许阳平静的回复道,嘴角甚至还挂着淡淡的笑容。
对此,小轩选择了沉默,很显然,她就是这么想的,随后他接着说道:
“我呢,不知道小轩你的家庭条件什么样,但现在只有两条路给你走,第一,等一会他们吃饭回来,你拿着这份报告摔在老王的脸上,告诉他老子不干了,然后离职,第二,下午的时候你重新将这份报告交上去,不用改什么!”
“或者你可以看看他的态度在做决定也可以!”
听到他的话,小轩有些费解的问道:“不用改?”
“是的,什么也不用改,试试呗!”
“那好吧,我听许哥的!”说着,小姑娘终于笑了,可能是想通了吧!
见此他也笑着离开了,回去后他给老王发了条消息,简单的打了声招呼,随后他也准备出门吃饭。
社会很复杂,尤其是人情世故,这个社会就是一个江湖,人情世故就是高手过招,他们公司以及里面的人际关系最多算江湖上一个不入流的小帮派而已。
帮派虽然小,但却是五脏俱全。
作乱者高枕无忧,跟风者唯恐不乱,偏听者是非不分,觊觎者坐收渔利,澄清者自身难保,只有受害者才是百口莫辩。
要想不陷入其中,只能成为最上面的观局者,但显然,他没有做到,他甚至都已经分辨不出自己在这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了。
毕竟生活这么苦,谁不是过五关斩六将,关关难过关关过呢?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天大委屈,只不过他和大部分人一样选择了不说而已。
吃过午饭后众人接着上班,他看着小轩将报告交给了老王,而老王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收下了报告,而小轩则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座位上。
这其中有人利用里关系,有人咽下了委屈,有人装作不知情,看似和谐,但这就是生活。
下午五点,公司下班,他们这些领导阶层留下开会,研究一下来年的计划。
下班时,员工们都在相互道着新年快乐,提前拜个早年,说着来年在见,而他则是在座位上看着这群人离开,也不知道来年的年底,这些人还能剩下几个。
“许哥再见,新年快乐!”
“许哥来年见!”
面对这员工的挥手,他只是笑着回应道:“路上注意安全!”
非常细心的一个人,这也是他在公司人缘不错的原因之一。
“许哥,今天的事谢谢你哈,年后请你吃饭!”这时小轩收拾好东西走过来说道。
许阳:“行啊,那我就等着你的大餐了啊!”
看着小姑娘的背影许阳笑了,他不知道这女孩能在公司干多久,但至少来年还能多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当办公室的人走光后他也收拾东西直奔会议室,会一开就是两个小时,当他开车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将车子停在了楼下的车位上,抬头看了一眼自家楼层亮着的那盏灯他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将车窗打开,手里顺势点上了一根烟,重重的吸了一口后,闭着眼直把头靠在了座椅上。
感受着烟进入肺部的刺激,再慢慢的将肺里的烟吐出来,在这一刻仿佛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又努力了一年,这一年的辛苦没有白费。
他曾经相信自己会有足够的时候和金钱,带着她去做想做的事情,每年都去国外旅游一次,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没想到996的上班时间只能让他在周末的时候简单的休息一下。
而钱也是个问题,前几年他们生活有些拮据,好在没有小孩,要不然可能早就撑不下去了,当时主要是房贷和生活上的开销,也是在那个时候两人会变着法在日常开销上省钱,以前从不会讲价的她也开始了为了一块两块的费着口水,家里的一些快递盒也舍不得扔,用来卖废品。
开始买9九块九15双还包邮的袜子,无论晴天还是雨天,上班多累,他都会选择公交,只是为了省一点通勤费。
当时还年轻的他一直以为只有自己一家活的这么精打细算,直到有一天部门群里出现了当时一个主管发来的某品牌的砍价链接,他才知道,原来会过日子的人不止他一个。
虽然日子过的有点苦,但至少他遇到了对了人,一个贤惠且深爱着自己的人,这么一想,其实生活里的苦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到现在还记得,参加工作后第一笔薪水他没有买自己喜欢的aj,反而是先给老婆买了一条裙子,哪怕是现在他的收入好了很多却也没有再看过自己喜欢的东西,直到现在他手上也没有一块手表,身上的衣服都是老婆买的,以至于老婆一直嘲笑他不会花钱。
其实哪里是不会花,是不敢花罢了,因为最近两年,每年老婆的病就是一笔花销,他不想等到有一天自己无力承担。
一个人努力的原因,除了那些‘我一定可以做到的’还有那些‘我也许能做到的’
正是因为心里有着憧憬,才不能随意交付这份来之不易的成绩,而是要最用力的完成它。
特别累的时候,他也曾希望自己只是在大学时期的某个美好的下午在课堂上睡着了而已,脸上有着书本压着的印记,身边的爱人偷偷用手机拍着他睡觉时的糗样,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
不知不觉手中的香烟燃烧殆尽,顺手又续上一根,突然有些感慨,回想自己20到30岁这十年之间仿佛还在昨天。
20岁,他点了一根香烟,吐了一口迷茫的烟圈笑着说,还有明天。
23岁,他风度翩翩,眉宇之间,唯独兜里抽不出一张纸卷,平静的说,先过完今天。
25岁,妻子坐在身边,他已经习惯了平静的每天,抽着廉价的香烟,吐着浑浊的烟圈。
30岁,他胖了一圈,身边的人都远去天边,她没有美如天仙,而是承包了柴米油盐。
他开始回忆那些记忆的碎片,可有些东西,永远不会再见,他笑了,笑的是回不去的昨天。
正在这时,他车子的旁边又停进来一辆车子,随后对面的车子也放下车窗,里面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小许啊,有烟没,给我来一根!”里面的人说道。
许阳:“李叔也刚下班啊,有,呐,您有火吗?”
“我有!”
两人上下楼的关系,就是因为都喜欢在车里抽烟认识的,偶尔也会聊聊各自的烦恼,算是他周围为数不多的朋友。
说着就递过去一根香烟,两个人都没有下车,各自坐在自己的车里抽着烟,谁也没有说话,仿佛这一刻才是他们自己的私密空间,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又过了10分钟,许阳下车说道:“李叔,上楼不?”
“你先上楼吧,我再待会!”
“那行!”
说着他竟将手里的烟盒递给了李叔,然后独自上楼,成年人谁还没有压力了呢?
这个时候不用安慰,也不用可怜,像他这种朋友能做的只能是让对方有个独立的空间,顺便递上一根香烟而已,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剩下的男人自己可以扛过去。
你要知道,人生的道理,如果不是自己悟出来的,谁告诉你也没用。
进入电梯,来到自己家门前,门口两旁已经贴上了对联,门上面还有一个大大的福字拿出钥匙打开房门,门刚一打开,里面就传出了一道温婉的声音:
“老公,你回来啦!今天怎么晚了呀?”
“嗯,回来了,公司加班,没办法,哎?今天什么菜这么香啊?”许阳一边脱鞋一边回应道。
“我做的鱼汤,你去洗手,赶紧尝尝!”
话落许阳赶紧走进卫生间洗手,出来的时候正看见老婆在餐桌前坐着等他。
两人都是马上三十岁,他还算年轻,但妻子已经微微有些显老了,无他,这几年疾病的折磨让她有些憔悴,尤其是今年,病情比以往严重的很多,虽然被控制住了,但妻子的脸色一直不是很好。
此时她穿着白色睡衣,身材瘦弱,长发简单的扎起来,虽然面容比较憔悴,但依然可以看出五官十分精致,脸上的笑容却一点没有减少,充满着幸福。
看着身前桌子上的四菜一汤,他突然感觉自己做的一切都值得了。
“你呀,以后别做饭了,自己饿了就买点吃,或者家里多备点熟食,你最近身体老是没有力气,别累着!”许阳心疼道。
“没事的,反正我在家也没意思,你工作上的事我也帮不上忙,做点饭就当锻炼了!”
“还有啊,你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无论是我的病还是工作的问题,顺其自然吧!”
许阳:“放心吧,我能有什么压力,好着呢我!”
“瞎说,我看到你把车子停到楼下了,又在里面抽烟了吧,下次直接回家抽吧!”
“没事,我只是怕你不喜欢烟味,你放心吧,我可以的,嘿嘿!”许阳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头笑道。
他就是这样,一旦有一个人特别支持,理解自己,他就会变得无所畏惧,无所不能,哪怕只有那么一个人。
随后两人温馨的吃着晚饭,老婆的手艺还是没的说的,比他做的强多了。
饭后,两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着最近的网剧,相互依偎的两个人仿佛证明着爱情本该有的样子。
有欢笑,有感动,有同仇敌忾,也有相互依靠。
第二天一早,两人同时起床洗漱,开始布置家里的彩灯,挂件,老婆指挥,他动手,分工十分默契,下午,两人出门买菜,其实家里已经不缺什么年货了,只是出来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
回家后,两人赶在6点之前将晚上的食材准备好,随后将屋里的灯光全部打开后出门逛街了。
这天的街道十分热闹,随处可见的人群,拥挤的车辆,道路两旁的树上挂满了彩灯,时不时就能看到一家人出来溜达。
为数不多还开着的饭店以及小吃旁围满了人,热闹极了。
不知不觉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似乎寓意这来年是个丰收年,漫天的大雪透过街道两旁的灯光,这一刻显得漂亮极了。
“哇,老公你看,好漂亮啊!”
带着白色套帽的她,此时显得那么开心,已经好久没看过这么大的雪花了,不一会地上已经有了浅浅的一层积雪。
他伸手牵住老婆在前面走,而她则是看着他的脚下,一步一步踩在他走过的脚印上像个小孩子一样玩的不亦乐乎。
突然,许阳在一处挂满彩灯的大树前停了下来,而后面的她一头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怎么了?”老婆问道。
反而是许阳慢慢的转过身,一把抱住了她。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自己心里好慌,总感觉这场大雪在寓意着什么,只能在她的耳畔说道:
“我们终于又扛过了一年,新年快乐!”
而看老婆面对他突然的认真,则是调皮的回应道:“新年快乐,我的老公,这是我见过最漂亮的雪了!”
“放心,以后的路还长,明年,后年,哪怕等我们老了我也会陪你出来看雪的!”
“真的吗?”
“嗯,我发誓!”
就像童话一样!!!

j9j6c熱門都市言情 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第883章 女大十八變展示-4uml2

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
小說推薦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
演唱会结束,许阳的生活轨迹也再次回到正轨,嗓子将近养了一周才好,并没有什么大碍。
而许思也在一周后开学了,好在她长这么大从没让他操心过暑假作业是事情,他也不是没见过孩子不写作业被请家长的,那种情况,他在一旁看着都尴尬。
而许思再次开学后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同学羡慕的对象,但好在小学生不太在意娱乐圈的事情,没过几天也就忘了。
而他则是该咸鱼咸鱼,该工作工作,趁着他的热度,后半年他又接了一部电影,票房也是超10亿了,虽然不惊艳,但也绝对算是水平之上的作品了。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转眼间许思已经上了高三,此时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现在的她每天专注于学业,让他这个老爸看着都心疼,毕竟,高三的苦没有经历过的人真的是无法想象的。
今天周天,许思难得的休息日,知道早上她起不来,许阳直接做的午饭,此时的他正在厨房里忙活。
八年的时间许阳的脸仿佛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这不禁让外人十分羡慕,毕竟有一副不显老的脸真的是神仙般的体验。
现在他和闺女上街,经常会被人当成情侣。
但只要仔细看的话也能看得出他眼角的细纹,任何人都被岁月在脸上留下足迹,只不过他比较浅罢了。
这几年他也拍戏,只不过数量少了很多,活动也很少出席,但娱乐圈依旧有他的存在,当初被称为偶像的他,现在也称为了别人眼中的老戏骨,经常会被现在的年轻网友拿来与当红小鲜肉做对比。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他也从当初的偶像路线转变成现在的演技派了,哪怕他依旧很帅,但他这个年纪肯定是演不了高中生,大学生一类的。
除了拍戏,股市他也没落下,作为一个男人,他可以是相当成功了,至少现在他的财富已经相当可观了,只要许思不沾染上什么恶习,一辈子肯定是衣食无忧。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现在的他对于工作真的就是可有可无的状态,直到现在他终于有勇气说出那句旷世名言了。
‘我对钱,没有兴趣!’
虽然咱们的钱没有马老板多,但够花了呀!
将锅里的菜做好端到桌上,许阳转头就是大喊:“许思,吃饭了啊!”
“啊~~~知道了!”
五分钟后
“吃饭了,听没听到,你自己看看都几点了,你不吃我吃了啊!”
“你吃吧!”
许阳:“嘿你个死丫头,赶紧给我起来!”
说罢直接冲进房间将其窗帘撩开,随后将家里的阿拉斯加扔到了她的床上,随后就听见:
“啊,冰棍,你别咬我被子吗,松口,你给我松口,老娘我打死你!”
很显然这是和杭初雪待的时间长了,连老娘都学会了。
这只阿拉已经不是平安了,是平安的后代,当初的一猫一狗已经不在了,他到现在还记得当初许思哭的稀里哗啦的好几天换不过来。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一起在打过滚,一起拆过家,一起被罚站,突然家里少了它们还很不习惯。
但好在这两个家伙也算是寿终正寝,享年十五岁。
其实他当时也很难受,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猫狗的寿命就那么长,铁柱还做不到让动物成精的地步,只能通过合理的饲养让它呢寿命更长一些。
尤其是平安,当时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不是在他身边就是在许思身边,好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想把他们记在心里一样。
如果它要是会说话,当时一定会说:“本想陪你们一辈子来着,但是我的一辈子到期了,谢谢你们陪了我一辈子!”
一猫一狗的离开只相差了三天,最后都被他开车带到了郊外,找了个地方埋在一起了,但好在家里还有其他的狗,这也使思思很快的缓了过来。
而现在的这只阿拉就叫‘冰棍’许思起得名字。
随着狗子的进去,不一会许思就穿着粉红色睡衣,顶着着个鸡窝头出来了。
尽管没有打扮,但依旧能看出其超高的颜值吗,168的身高,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可以说是没有长残的成品。
一起出来的还有‘冰棍’,这狗子出来后径直来到他脚下蹭着,而许阳也没有吝啬,直接赏了凉快排骨并且鼓励道:“干得不错,下次再接再厉!”
说完一人一狗击掌完成对接仪式,显然,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一人一狗都是惯犯。
这很正常,他虽然是老爸,但也不能像老妈那样直接掀被子吧,毕竟女儿也是大姑娘了,得注意。
许思:…
看着眼前这个场景,她真的是有苦说不出,这都是啥啊,好不容易赶上个周末,连个懒觉都不上睡,还有天理吗?
“老许,我恨你,我还没睡醒啊!”许思嚎叫道。
对此,许阳淡定的回应道:“生前何须早睡,死后必定长眠!”
“年轻人要有朝气,好不容易放假,你就不想出去走走吗,放松一下,爸知道你快高考了,压力大,但那也不能把自己累坏了呀,是时候要放松一下了!”
让他自豪的是,虽然他没有要求过闺女必须学习好,但她的成绩却一直不错,顶尖肯定算不上,但也是在年级上游。
几次模拟考试下来,成绩一直在一本分数线上晃悠。
“哎,我也想放松,但是最近班主任找我谈话,让我在使使劲把成绩稳定在一本分数线上,最后这两个多月了,我也想拼一把!”许思郁闷的说道。
听到这话,许阳一下子不愿意了,直接反驳道:
“老爸可没有要求你啊,一本也行,二本也可以,哪怕你考个大砖都行,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没人说你必须要上好大学才能有出息吧,你也可以回来继承亿万家产嘛,老爸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放轻松,别有太大的压力!”
对此,许思呲牙笑道:“还是老爸好!”
“一边去,让你继承家产就是老爸,平时就是老许,我早就看透你个小没良心的了”
面对这个情况,许思也不理会直接强行转移话题道:“哇,老爸,今天的菜好香啊,我尝尝,哎呦!”
拿着筷子打了她的手,许阳笑道:“先去洗手!”
“好嘞!”
下午,两人出门逛街,陪闺女放松心情嘛。
“喂,下次出来能不能别让我穿的这么花里胡哨的啊,你老爸我都多大了,穿不了你们小年轻的潮牌!”许阳有些无奈的说道。
就他现在身上这身,妥妥的二十多岁小年轻穿的衣服,但没办法,女儿给买的,虽然花的是他的钱,但也算是一份心意嘛,而且两人还是情侣款。
本来想买亲子装的,但谁家这么大孩子还要和老爸赚亲子装啊,没办法她就挑了个情侣款。
但别说,两人穿起来还蛮搭的,走在街上收获的都是路人满满的羡慕,反正戴上口罩别人也认不出来。
“哎呀,好看嘛,比你那些老气横秋的衣服好看多了,还明星呢,一点审美的眼光都没有,老许,我想吃火锅了,怎么样,要不要搞一下!”
“走着!”
说罢,许思直接拽着他进了一家火锅店,两人一边吃一点聊。
“闺女,马上要高考了,你有没有心仪的大学啊?”许阳问道。
“有啊,但不告诉你,你可以猜猜看!”
许阳:“警校?”
“不是,我喜欢警察小哥哥,又不是喜欢自己当警察!”
“那我猜不到了!”
“那就到时候在告诉你吧,这是秘密,嘻嘻!”
许阳:…
哎,女儿是真的大了,都有秘密了,真是不服老不行啊!
吃完饭出来,两人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下起了小雨,见此,许阳将手里的遮阳伞递给了许思道:“闺女,下雨了,就这么一把伞,伞给你,你打伞!”
听到这话许思那叫一个感动啊:“那老许你呢?”
“奥,我打车!”
许思:…
突然她有点没有转过来这个弯,这是什么倒霉爸爸啊,自己打车,让她打伞,说得还那么理直气壮。
当然,最后肯定是两个人一起回来的
到家后,许阳直接瘫坐在沙发上缓了好一会,随后打了一盆洗脚水,他试了试温度,发现有点热,眼睛一转直接对许思说道:“来闺女,烫脚,试试烫不烫!”
而此时许思是没有一点点的防备,直接伸脚试了试。
“有点烫!”
“真的吗,我也试试!”说罢直接将她的脚踩在脚下,顿时房间里就出现了一阵杀猪似的喊叫,差点没把家里的狗子吓尿了。
“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
父女之间的互相整蛊,自己的闺女自己欺负欺负怎么了?养这么大,这么多年受的累我怎么也的还回来点啊!
人嘛,都是这样,年纪越大越像小孩子,老小孩说的就是他这种人,狠起来连闺女都欺负。
……

4n230精品都市小說 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 杯盞長生酒-第881章 落幕,不說再見-p98wt

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
小說推薦從觀衆席走向娛樂圈
随后他马上整理好情绪,轻笑着说道:
“接下来这首歌我想唱给自己,也想送给我的女儿,希望她长大后,能够别怪妈妈,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说罢,他直接走到舞台边缘直接拿起了吉他,这是他当年去参加《好声音》时特意买的,也算是一个老物件了吧!
平时保养的很好,毕竟这把吉他也让他倾注过很多感情。
吉他声响起,音乐声也随着而来,许阳站在舞台中央低沉的歌声再次响起。
“我曾经很想知道,同样的话要说多少次才好!”
“那些再三强调的老套,长大了才知道是不是需要!”
“很少主动拥抱,就算为了自豪腼腆的笑,要强而又低调,穿的布料,我赠送的外套,过时也不丢掉。”
这首《爸爸妈妈》是他唱给自己的,他想感谢老爸老妈给与他的关心和爱,使得他这个从小没享受过亲情的人,也能想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喊爸爸妈妈。
说来讽刺,他自从出道以来唱过那么多歌曲,但却唯独没有一首是唱给自己的,但这首歌他想感谢家里的二老,感谢他们这么多年的付出,让他这个受伤的孩子也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但这首歌同样也是唱给许思的,尤其是她说的那句:“我也想左手牵着爸爸,右手~~牵着妈妈!”
他想告诉思思,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希望你长大后能够理解她,是老爸对不起你,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歌颂这种平凡,一两句唱不完,恩重如山,听起来不自然,回头去看,这是说了谢谢反而才亏欠的情感!”
“oh~~爸爸妈妈给我的不少不多,足够我在这个年代奔波,足够我生活!”
“年少的轻狂不能用来挥霍,也曾像朋友一样和我诉说!”
……
二老给过他多少吗?并没有,但他已经很知足了,因为他们给的正是他所缺少的东西,亲情。
他们给思思的多吗?很多,但除了母爱,也许他们给的所有都不能弥补妈妈不在的情感亏欠,所以他不敢说自己做为一个父亲有多好。
往台下看了一眼,发现此时的思思还是那副天真的脸,此时的她也许还不懂这首歌是什么含义吧,希望当她长大的时候,能够理解妈妈的委屈,至于爸爸,呵呵,无所谓啦!
突然间,正在观看这场演唱会的所有观众,突然仿佛感觉到那个舞台上的人,不知不觉的驼了背,再也不负当年那个年轻的样子了。
三十七岁的他正值壮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让他被压垮,唯独对女儿的亏欠,这份亏欠使得他承认自己老了。
但他依然趋之若鹜,一声爸爸,一生的责任。
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突然想对思思说:“虽然你很影响老爸行走江湖,但满眼都是我的你,我怎么舍得不赔你长大!”
一首歌结束,许阳,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开启下一首,但接下来的风格好像跑题了,画风突变,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重,都是一些比较伤感的歌曲。
“我听见了你的声音,也藏着颗不敢见的心!”
“我躲进挑剔的人群,也一深就找那颗星星!”
“我以为旅人将我热情都燃尽,你却像一张情书感觉很初级!”
“人们把晚来的爱都锁在密码里,字正腔圆的演说撇清所有关系!”
一首《我好像在哪见过你》直接顺着刚才的气氛唱了出来。
是啊,每个人都有过一个好像见过的人,有的被自己牢牢抓住,有的只是萍水相逢打声招呼,上辈子的缘分,也许只够这一世的一次回眸,尽管如此也费劲了我全部了力气。
歌曲一首接着一首,直到后来许阳自己的情绪都快有些崩溃了,可以说他趁着这股劲将自己所有藏在心里的话丢唱了出来。
人嘛,哪怕是成天嘻嘻哈哈的乐天派也会有悲伤的一面,何况是许阳这个本就不怎么乐观的人。
几首歌现场下去,刚才吃的饭都白吃了,体力明显见底,而寒宏章杰两人见此也赶紧和工作人员主动申请上台,都是歌手,对于声音的敏感度都有,在唱下去,马上就要破音了。
随即两人接连上台,让他下来休息一会。
这一次他下来之后直接让所有人都出去,只留下自己在后台房间冷静了一会。
当年的事情就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划过,虽然有些难受,但好在还有回忆,有一个能让自己时长想念的人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
当他在次登台的时候,情绪已经完全调整过来了,此时真的已经进入到了后半场了,晚上将近十一点,天气色漆黑,但鸟巢内部依旧人生鼎沸,观众手中的荧光棒从没停下过!
鸟巢外依旧聚集了上万人在盯着大屏幕欢呼,无数通过线上观看演唱会的睡意全无,依旧沉积在狂欢的世界里。
虽然到后来他的体力已经跟不上了,整个人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湿透,就连唱歌有的时候都能听见沉重的呼吸声,但观众依旧没有在意。
每当他唱完一首歌后都会有观众大喊让他休息一会,他们只要看着你在台上就好。
声音嘶哑,无所谓,大家也能理解,连续多个小时的唱歌谁嗓子能撑得住,正常人去ktv吼两个小时恐怕都撑不住了,更何况是他这种。
最后甚至连台下的老胡都被他弄到台上唱了首《光棍》,说来也好笑,老胡这个人自从两人第一次在大本营上见面他就唱《光棍》这都多少年了,居然还在唱,一招鲜吃遍天啊!
终于,时间来到了十一点五十分,当他有唱完一首歌后,许阳上气不接下气的双手撑膝,感觉无论是体力还是嗓子都已经快到极限了。
原地缓了好一会他才用嘶哑的声音开口道:
“兄弟姐妹们,马上就到十二点了,还有最后一首歌,唱完之后我们就要说再见了!”
“还记得我们的演唱会名字叫什么吗?”
话音刚落,台下的观众就齐齐大喊道:“一生独一”
此时就连台下的欢呼声都小了不少,不是他们没兴趣了,而是粉丝也累了,嗓子哑掉的人不光是他一个。
“没错,就是一生独一,这也是本场演唱会最后的一首歌曲,《一生独一》希望你们喜欢!”
说罢,他直接坐在了舞台边缘上,这样比较省力气。
随着音乐声响起,许阳的歌声也传了出来。
“我说我不会写诗我只是,在诗里刻画了你的影子!”
“每到阳春的三月你穿着,随风起舞的花布裙子”
……
“一城烟雨~一楼台,一花只为一树开”
“一颦一笑一知己,一点一滴一份情怀!”
这是他本次演唱会最后一首歌,哪怕再怎么难受也要唱完。
平淡的歌声在鸟巢内响起,台下的观众没有一点声音,仿佛也知道了离别快到了。
终于,在这首歌结束后,许阳深深想台下鞠躬,舞台周围的烟花瞬间燃放为这个天空增添了一抹亮色。
“谢谢大家于8月23好与我在鸟巢相见,我会一辈子记得这个日子的!”许阳笑道。
台内观众洗漱举起手里的荧光棒与他送别,哪怕十分不舍,有的感性的女孩甚至直接哭了起来。
正当他想要下来离开的时候,在鸟巢外面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呼喊声。
“许阳.许阳.许阳!”
似成千上万人一起呐喊,对此,许阳和全场十万观众一同望向了鸟巢外面,哪怕什么都看不见。
也许是受到了影响,场内的十万观众也开始呼喊他的名字。
这就是观众不想离开,在这种情况下,艺人都会进行返场,但是许阳的嗓子已经不能支撑他了。
而台下的杭初雪则是比较担心的看着他,生怕返场,毕竟一旦开了头那就没完了,说不定又得个把个小时。
但是听到鸟巢外面的巨大呼喊声,许阳还是没有选择不理会,在给了杭初雪一个放心的眼神后,他拿起话筒轻声道:
“外面朋友你们好,很抱歉才知道你们在外面,也很抱歉没让你们买到票,感谢你们来这里看我,谢谢你们!”
“歌我是唱不了了,要不我再陪你们听一首歌吧,这是我以前唱好的,正好放给你们听吗,算是我对你们的补偿!”
话音刚落,鸟巢外就响起了巨大的欢呼声。
随后他来到播放器旁,直接导入音乐,随后说道:“八月份,暑假,也是毕业季,虽然晚了些,但还是送给那些即将毕业同学们,毕业快乐,也同样送给你我,因为我们今天,也毕业了!”
说完,一首《不说再见》从音响里放了出来。
“再见了,相互嫌弃的老同学”
“再见了,来不及说出的谢谢”
“再见了,不会再有的留堂作业,再见了我留给你毕业册的最后一页~~~”
他们就像即将毕业的学生,出道十二年,一个人从小学走完高中的时间,今天,他们都毕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下起了毛毛细雨,许阳就坐在舞台上和大家一起听着这首歌,他也不想说再见,但奈何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一首四分钟的歌曲,许阳真想让这首歌再久一点,在多放一会,让他多看一下这些年轻的脸。
不说再见,正像这首歌一样,不要说再见,给大家一个念想,说不定啥时候他有出来了呢,只要不再见,就不会悲伤。
“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斯人不堪言!”
“邀酒催肠三杯醉,寻香惊梦五更寒!”
“钗头凤斜卿有泪,荼蘼花了我无缘!”
“小楼寂寞心宇月,也难如勾…也难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