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晉北府一丘八

uibhb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 世家公子混混兒閲讀-d4g4c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毅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火样的愤怒与仇恨:“当年我在刘牢之手下时,一路打到邺城,眼看就要立下大功,就是给慕容垂和慕容德的奸计火攻坏了大事,上万兄弟战死,而我的大功也随之而去,这个仇,我可记了二十年,也该到要报仇的时候了!”
徐羡之勾了勾嘴角:“原来这么多年来,你还记着此事啊。对你来说,北伐不仅是心愿,也是为了报仇。”
刘毅恨声道:“那次本是我好不容易挤掉寄奴,独力建言刘牢之,真正地可以以我为主建立功业的机会,就给慕容氏的一把火给毁了,也就是从这次开始,北府上下人人皆以刘裕为大哥,而我只是个争功贪利的失败者。我对北伐本身并不是太感兴趣,但是对于向慕容氏复仇,却是朝思暮想。于情于理,南燕都是最适合下手的对象。”
龍珠之諸天穿越 不搖鈴鐺
徐羡之沉声道:“所以,你现在想和寄奴交易的,就是出镇江北这一点,如此一来,北伐南燕,就必然是你所主导的了。”
刘毅笑道:“不错,就是如此,如果寄奴真的有诚意,那江北就交给我,以后在江北圈地移民的世家,也会归我管辖,这次你别再说我跟寄奴相斗,拆他的台,毁他的事业了吧。”
徐羡之笑了起来:“如果你们这件事上肯真心合作,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只是…………”
说到这里,他的笑容消失了,叹道:“刚才陶渊明说,他会以民间名士的身份,为民请命,专门跟移民江北的计划为敌,你若是出镇江北,那岂不是…………”
刘毅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冷的杀意:“他是聪明人,跟我们互知底细,如果是刘裕控制江北,那就让他去折腾,可要是江北的徐州刺史归了我,那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与我为敌,现在一切都没有决定,我也不能把我们的计划透露给他,等我跟寄奴商定完接下来的人事安排后,再跟他说。”
徐羡之点了点头:“此事要不要再跟组织里的其他二位商量一下呢。孟昶和庾悦是否会同意,还不得而知呢。”
晶武世紀
刘毅冷笑道:“孟彦达是我多年的老伙计了,他一定会赞同的,而且,现在他一直在跟刘胖子较劲,只对朝廷中的官位感兴趣,我回去后会保举他出任尚书左仆射,以奖励这次西征时在后方筹备军需粮草的功劳,这点我想寄奴也不会有异议的。”
徐羡之点头道:“孟昶自是好说,但现在庾悦可是世家子弟中唯一在黑手党中的代表了,你准备如何安排他呢?”
邪王盛寵:逆天七小姐 瀾清文君
刘毅恨声道:“这个该死的滑头,真是个典型的世家废柴,出征前天天拍胸脯吹牛逼说要从军报国,建功立业,我也给了他机会,让他做了中兵参军随征,结果这小子真的要碰到跟桓玄大战的时候却又装病缩在后面,还拉着谢混和郗僧施一块儿跑了。刚才你也说了,庾家也是带头同意移民江北的,恐怕这小子也在打出镇江北的主意,但他绝不是为了北伐,而是为了圈江北的新地。”
徐羡之笑了起来:“你真的算是把我们的青龙大人看透了,就是因为他也打这样的主意,那你如果想去江北,就会跟他起了冲突,如何解决?”
刘毅冷笑道:“反正现在有规矩,无功不受禄,非战不得爵,庾悦大概以为自己随西征军混了点小功劳就能去当北徐州刺史了,可他在这方面争得过我这个西征主帅吗?我如果主动要去出镇江北,除了刘裕,谁也不可能跟我争。到时候我把他拉过来当个冠军司马或者长史,也算是给足他面子了,多分他家一点地,但别坏了打仗的大事,他要是再不接受,哼,那就这里…………”
我是替身,你非良人
異世藥
刘毅说到这里,站起身,一指帅案一侧的舆图,长江之南,正对江陵的一块地方:“那这湘州之地,武陵内史,就让他去当好了。从岭北到江南,配合无忌的江州之地,看守妖贼北上的通道,就交给我们的这位世家大才吧。”
徐羡之哈哈大笑:“希乐啊,你这也太狠了点吧,这一块可是没经过开发的,遍地都是蛮夷与瘴疠,青龙大人千金贵体,来这鬼地方就不怕送了命吗?”
刘毅冷笑道:“苦不吃,权想要,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世家子弟们也应该明白点新规矩了。要么就靠着祖辈袭下来的爵在三吴的庄园里求个安稳,要么就得从军打仗以命搏功,我这次都能允许他们跟着大军混军功,还分了不少给庾悦他们,要是换了寄奴,恐怕连这种混军功的机会也不会给。庾悦要是觉得不满意,那叫他去转投刘裕好了,看看这位公子哥儿,有没有本事在人家手下得到的更多。”
徐羡之叹了口气:“你还是忘不了当年的烧鹅之仇吧,处处针对庾悦,现在大家毕竟都是一方镇守,这点你任何时候也不要忘记。要连接世家高门,还少不了他。”
小房東
刘毅不以为然地说道:“未必吧,现在我们跟谢混和郗僧施都关系良好,早过了当年还需要依靠庾悦来打通世家关系的时候了,还有我的好夫人…………”
说到这里,他的眉头微皱,收住了话。
徐羡之咬了咬牙:“这是最后的一个问题了,我一直跟你说,刘婷云绝不会安分守已,一定会搞出很多事情的,这次她闯了这样的大祸,下次一旦脱离你我的控制,还会继续的。”
刘毅叹了口气:“暂时还离不开她,倒不是因为我非要通过她来打通跟世家的关系,而是因为王妙音。”
徐羡之摇了摇头:“你不能因为跟寄奴相争,就让女人也斗起来,女人可做不到男人这样冷静和自控,这次就是最好的证明!”
妖狗 百玉草
刘毅咬了咬牙:“女人的背后,还有司马氏的兄弟二人,如果我现在真的放弃刘婷云,那从皇帝到皇后再到世家,就全会站在寄奴一边了,到时候,我拿什么去斗?”

7mc8q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四百二十三章 天下大州談笑分相伴-f0ldg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徐羡之有些意外,讶道:“这又是何意?毛修之这个人我虽然不太熟,但你和寄奴都曾经夸过他,说他不愧是将门之子,兵法战策都挺在行,为人武艺也算得上高强,深得军心,部下乐为其效死,这次攻打江陵,他的任务完成的很出色,这样的人为先锋,应该是所向披靡才是,怎么会不成功呢?”
刘毅微微一笑:“因为他是毛家最后的未亡人,他这次攻打西蜀,不是为了建功立业,而是为了报仇雪恨。毛家的仇人可不止谯家一门一户,可以说蜀中大族,几乎人人参与了屠灭毛氏之举。本来蜀人生性懒散,各大户只保家族利益,不愿为国事州事出力,所以一盘散沙,可以轻易平定。”
“但上次灭毛氏满门,谯纵散布流言,说毛家要夺各家的基业,又引诱各家族,说毛家征伐梁州抢来了大量的藏宝,就这样威逼利诱地强迫了几百家蜀中名门,借着集结出兵荆州的机会,反过来攻杀毛家,毛修之对这些事一清二楚,所以早就立誓,所有参与杀害他家人的家族,他也要用同样的手段报复,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九陽神君 童齊
人生贏家快穿 笙簫戚戚
徐羡之倒吸一口冷气:“这小子看起来很恭顺听话的一个人,怎么如此地狠辣?!”
刘毅叹了口气:“全族几百人都给杀光,只剩自己孤身一人,换了你我,也怕是跟他一样。毛家毕竟百年将门,就算再听话乖巧的孩子,也是有那股子武夫的血性。而且毛家在巴蜀二十年,平日里对于这些本地大族也算不薄,象毛修之跟不少后来杀他家的本地大族子弟还关系不错,这次的背叛,让他不再相信人性,只相信手中的刀子。”
徐羡之点了点头:“所以,有毛修之为前锋,蜀中各家必然人心惶惶,为了保命,定会拼尽全力,死战到底,对不对?”
活鬼王 聰明白癡
刘毅笑道:“不错,正是如此,不过只靠蜀人,要挡毛修之部下的千余毛家旧部,也不是太容易的事,阻止他成功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司马荣期。”
徐羡之笑了起来:“你是想说我们的这位王爷,不会打仗,又不肯放权,看着毛修之在前面全力打,又会在后面加以牵制和约束吗?”
我的青春不負exo 愫笙
刘毅点了点头:“是的,司马荣期和司马楚之父子本身没有实力,他们敢于挂帅入蜀,靠的是前雍州刺史杨佺期的族弟杨承祖部下的三千雍州老兵。杨承祖这些年啸聚山林,落草为寇,好不容易有个下山立功的机会,他不敢跟桓楚这个真正的仇家硬碰硬,却想着要捡战力低下的蜀兵的便宜,所以肯为司马荣期所用。可是如果毛修之为先锋,全力猛打,那就没他杨承祖什么事了。”
徐羡之笑道:“所以司马荣期为了平衡两人的关系,会对毛修之加以约束,如此一来,将帅离心,各部不合,碰到为保命拼死抵抗,团结一心的蜀人,甚至可能还有后秦方面的援军,那这次的伐蜀之举,必然劳而无功了吧。”
刘毅的嘴角勾了勾:“是的,我和寄奴都看出了这点,所以才会放心地让司马荣期去。蜀兵虽然战力一般,但蜀地偏远,又多瘴疫,并不是个好打的地方,当年桓温伐蜀都很吃力,司马荣期更不用说。不过,杨承祖和毛修之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放在荆州这里早晚会出事,让他们去打打仗,消耗掉自己的实力,以后才能听话,为我所用。”
徐羡之点了点头:“看来西蜀方向的,你已经安排好了,那岭南的妖贼…………”
刘毅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妖贼又是另一回事了,他们的战力很可怕,我们都见识过,非我,寄奴或者是无忌不能对付,当然,阿寿应该也可以。现在妖贼主动献上吴隐之等人,归顺朝廷,而我们刚刚平定了荆州,还需要时间恢复,不是出兵讨伐的好时机,但是江州作为岭南的北上出口,需要一员大将镇守,以防妖贼偷袭。他们的动作一向非常快,本来作为内地,不需要太多兵马的江州,也因为要防着他们,变得重要起来。”
徐羡之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喜欢听到阿寿,但这个时候,要以大局为重,由阿寿镇守江州,恐怕…………”
刘毅摆了摆手:“这回不行,倒也不是我因为意气之争要误了国事,实在是现在的大晋,有我们京八巨头公开定的规矩,无功不受禄,非爵不得封。这点对世家高门有效,对我们自己更是要主动遵守。刘敬宣没参加建义,这次西征也只是呆在后面平了几个毛贼,未建大功,无论如何,江州作为一个大州,刺史之位给一个没建功的人,太过分了。”
徐羡之笑道:“他不建功还不是因为你拦着,要不然寄奴早就会让他来了。”
刘毅咬了咬牙:“这是我跟寄奴的事情了,别说是我,就是无忌,也不希望他来抢功,毕竟无忌手下基本上是原来刘牢之的旧部,要是刘敬宣得了势立了功,这些人恐怕会转投他,那无忌的巨头之位,恐怕也得换人了。现在无忌在我和寄奴之间还算是中立,甚至有些事情还会站在我这一边,可要是阿寿换了无忌,那恐怕我都快要给赶出巨头,给那死胖子让位了。这种事情绝不能出现!”
徐羡之点了点头:“那看来只能让无忌出任江州刺史,以防备妖贼了?”
孕妃嫁盜 雪妖兒
刘毅正色道:“没别的选择了,兔子占荆州,无忌占江州,寄奴肯在朝中给我让权,至少分我一半大权,跟他平起平坐的话,那让怀肃占豫州,我也能接受,至于江北之地,我准备亲自接手。”
吻上我的極品男
徐羡之讶道:“怎么,你亲自去江北,是为了北伐?”
邪寶 八方清
暗黑破壞神之最穿越 狂翻的鹹魚
霸道少主異能妻 禍水難收
刘毅哈哈一笑:“我这可是帮寄奴啊,你想想,江北之地,最适合北伐的对象就是南燕了,寄奴的老婆在那里,他亲自下手怕是不方便,所以,这种事情,就让我这个兄弟来代劳吧。”

9a3j1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 荊州人事皆博弈-8msyk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毅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大概,这也是寄奴的意思了吧,这两天我仔细想了下,作为刘裕的堂弟,刘怀肃也深得他的兵法精要,这次跟着刘敬宣一起带领援兵,镇守江州,我本以为他是跟着刘敬宣历练一下,顺便帮他一把,毕竟阿寿逃亡这几年,旧部多是跟了别的大哥,肯回去重新为他效力的不多。”
寵妻無度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刘怀肃居然还有刘裕的密令,在最关键的时候带领江州兵马出击,堵住了桓振,而且,他还会合了魏咏之的兵马,魏咏之明面上大张旗鼓地回师豫州,可实际上却是把精兵锐士留在了江夏,让弟弟魏顺之跟刘怀肃一起出兵,显然,这是要把功劳让给魏咏之兄弟,兔子没有入朝掌权,争夺北府大哥的可能,封疆裂土,掌管一州就是他最好的结果,借了这次的大功,拿手上的豫州换荆州,而豫州则留给刘怀肃,哼,好精的算盘!”
徐羡之若有所思地说道:“听你这一分析,还真是如此,刘怀肃虽然这次让了桓振给你,但毕竟是击灭桓振大军的主帅,有此大功,那分一个州是完全可以的,正好现在空出了豫州出来。刘道规这次荆州征伐也立了不少功劳,很可能会出镇彭城,执掌新的江北六郡,这样一来,与胡虏接壤的豫州和北徐州都是寄奴的兄弟在掌管,这明显是要为了北伐,让自家人立功做准备了。”
刘毅咬了咬牙:“是的,就连荆州这一路,有兔子在,他也是对寄奴服气得很,到时候无论是谁出征岭南或者是西蜀,兔子都会全力供应,出丁出粮,助其立功,以回报寄奴这次的恩情。如此一来,天下之大,恐怕连我下次建功立业的地方,也不会再有了。”
徐羡之的眉头一皱:“既然回朝没有联合世家高门,夺取大权的可能,那何不就干脆留在荆州,继续平定西蜀或者是岭南呢,只要你还在继续打仗,这些地方的人事,就是你说了算。”
刘毅叹了口气,一指帐外,说道:“听到了吗,羡之,听到全军将士们的欢呼声吗?他们一半是因为取得了胜利,得到了富贵,另一半,也是因为长期征战在外,终于可以回家了。就是官爵的封赏,田地的增加,朝廷的赏赐,也要等回到建康以后才能论功行赏。现在军心已散,兄弟们归心似箭,哪怕一个晚上都不愿意多等,你还怎么可能让他们继续作战呢?”
徐羡之咬了咬牙:“大军可以先让无忌和道规带着撤回,你带着本部亲兵留在这里,再打着土断和封赏的旗号,把荆州之地封给一些有功将士,总是有人肯留下来的吧,有了这些好处,再吸引下一批北府军前来,继续作战便是。只要荆州在你手里,怎么处置还不是你说了算?”
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这就是我现在不能留下的更主要原因。荆州新收复,桓氏在这里经营了几十年,人心所向的同时,是受了桓家多年的好处,这里大量的土地,庄园,都分给了那些本地的土豪,一如江南的世家天下,虽然桓氏被灭,但这些荆州土豪们,仍然控制着各地的土地和人口,他们很多现在归顺了朝廷,按说是不能剥夺他们现有的土地的,如果要收回,那就是件得罪人的事,一个处理不好,引发民变甚至叛乱,也不是没有可能。”
三國之棄子
四位小姐的公主式愛情 千晨葉子
徐羡之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现在的荆州,看起来很好,但实际上还需要一个狠人再清理一遍,真正地收回那些土地,人口,所以,你不想当这个恶人,只希望他把这些事都处理完毕后,再来捡个现成的荆州,对不对?”
刘毅笑了起来:“是啊,而且就算我经营荆州再好,只要朝中大权还在寄奴手中,他一纸调令,就可以随时把我赶走,甚至要我交出大军,入朝为官,那我可就什么本钱也没有了,一些不满寄奴的世家高门,如果觉得我拥兵割据,不回京城,也会对我失望,所以这一次,我无论如何也得回去。荆州就暂时交给兔子吧,这次西征以来,他的旧伤复发,前一阵又感染了疫病,所以才会抱病回豫州,留在荆州,只怕也呆不了多久,一个病人无法处理这样一个重镇,等我解决了京中之事,跟寄奴重新分配好后面的权力,再来接替他不迟。”
徐羡之点了点头:“那雍州的鲁宗之怎么办,要不要撤换掉他,用我们的人顶上去?”
刘毅想了想,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行,荆州没有彻底地平定下来,雍州不要轻动,现在鲁宗之平白多了南阳十二郡,坐拥整个南阳到襄阳,半个荆州在他手中,真要是逼反了他,后果不堪设想,连江陵都不再安全。而且,这次桓谦,何澹之和何蔚这些桓楚余孽还是跑掉了,去了后秦,鲁宗之在当阳没有拦截,直接放了他们走,哼,他这点小鬼头心思,我还不知道吗?”
徐羡之微微一笑:“是的,这家伙就是个乱世军阀,想着自立而已,逼他太急,就联合后秦,放回这些桓氏,招揽旧部继续对抗。只是这样一来,以后想从荆州方向北伐,恐怕没这么容易了。”
刘毅摆了摆手:“那是后话了,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忠诚,只有绝对的利益,给够鲁宗之好处,他就会为我所用。就好比另一个长期割据的毛家,现在修之不就是对我言听计从了嘛。”
天之戰記
徐羡之叹了口气:“谁也没料到雄居巴蜀二十年的毛家,大晋世代将门的毛家竟然会沦落如此,毛修之护送叔父的棺材回建康,算是躲过了一劫,现在他是毛家仅剩的后人,每天想着就是讨伐西蜀,为父祖兄弟报仇,你准备如何安置他呢?”
刘毅笑了起来:“我会上表加他为龙骧将军,而加那个杀了桓玄的督护冯迁为汉嘉太守,让他们作为司马荣期的先锋,讨伐西蜀。”
徐羡之的眉头一皱:“你这是要为司马荣期立功,为司马家打下一片江山?”
三魂七魄殺 風流的清風
刘毅哈哈一笑:“羡之,相信我,有毛修之当先锋,西蜀的谯家江山,稳了,司马家的美梦,空了!”

hxkfm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四百二十一章 荊州刺史當屬誰熱推-zx7ck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陶渊明微微一笑:“这是你们黑手乾坤内部的事,我不参与,只是提个建议而已。如果你们不想在北伐之后阻止,那就最好在北伐之前,联合世家高门向刘裕逼宫。”
刘毅的眉头一皱:“怎么个逼宫法?你也说了,现在这个移民江北的新政,是得到世家高门支持的。”
陶渊明摇了摇头:“只是谢家和王家带头支持罢了,很多其他家族并不是很情愿,毕竟江北有风险,一个不留神,可能所有的投入都会血本无归,现在对多数世家来说,重建江南的庄园,恢复往日的荣光才是首要之事。如果不是因为刘裕灭了王愉满门,这些世家高门举目无援,也不会如此。”
“但是你希乐哥回去后就不一样了,你挟消灭桓楚的大功回朝,会给很多世家看成新的希望,如果有你发话,那刘裕就不能再独掌大权,这些世家就有胆子敢提出一些反对意见,到时候世家高门在前,我在民间发动舆论,让普通民众害怕北迁,甚至聚众反抗,刘裕要是没法执行这个移民江北的计划,那北伐就进行不了啦,他办不成的事,你刘希乐来办,到时候还是出兵讨平西蜀或者是岭南,那朝中大权,就到你手中啦。”
刘毅看向了徐羡之:“陶公这话,你同意吗,朱雀大人?”
徐羡之冷冷地说道:“凡事等我们黑手党开了会讨论后再决定,陶公,你只需要按你的计划行事即可,不必管我们。如果你真能弄出一片天地,我们这里也不会无所作为的。寄奴若是肯收回经营江北,与世家离心的政策,那就不是我们的对手,而是战友,明白吗?”
陶渊明微微一笑:“那就预祝你们的商议顺利了。”
妻錦 初落夕
当陶渊明的身形消失在帐门外后,徐羡之不屑地冷笑道:“希乐,此人不可信,,他千方百计地就是想挑起你和寄奴的争斗,为自己争取利益,世家高门和寄奴现在没有到不可调和的地步,移民江北的计划也并不损害我们的利益,我们没必要为了这个去和寄奴对抗。”
刘毅摇了摇头:“只为江北之事,当然不必,如果换了我在寄奴的位置上,也会做同样的事,因为北伐大功,我同样想要。”
徐羡之的眉头一皱:“你所图的,还是那朝中大权,北府领袖,是吗?”
鳳合鳴
刘毅的眼中光芒闪闪:“我跟寄奴从小斗到大,斗了几十年,谁也不服谁,不就是争个高下吗,以前有谢家帮他,他的运气也好,所以领先我一点,可是现在,我也有自己的队伍,还取得了世家的支持,甚至自己成了黑手乾坤的一方镇守,羡之,你说,我现在有这样的实力,要我再居于寄奴之下,如何甘心?”
怒嘯九天 昆無
徐羡之摇了摇头:“都是兄弟,也可以联手一起创一番大业,何必非要分个高下,以前你害寄奴,他也饶过你了,现在建义成功,正是更要携手共进,北伐建功的时候,又为何要为这个什么高下之分,再生争斗呢?”
重生之嫡長雍主 雅寐
刘毅冷笑道:“既然这高下之分不重要,那让我高,他居我下如何,他不是想要北伐吗,我一定会满足他的愿望。”
徐羡之叹了口气:“你也知道寄奴的平生所愿就是北伐建功,但如果是你掌大权,那你可能会跟世家高门作出交易,阻止寄奴的北伐,因为北伐只是我们京口人和刘寄奴本人的梦想,世家大族对此并不热衷,这也是大晋百年来北伐总是无法成功的根本原因。寄奴现在要牢牢掌握大权,不是为了要压你一头,而是要保证北伐大业,不会再向以前那样受到干扰。”
刘毅沉声道:“我同样不想给人在背后控制和指使,就象这次西征,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杀出来个刘怀肃,差点抢了头功,羡之,咱们都是老江湖了,不会把自己的功业和性命,交在别人手上,就算是寄奴也不行,如果他非要占那大权,那起码也要让出一半给我,咱们平分秋色,各霸一方,自行其事。这样总归公平了吧。”
財迷王妃很傾 櫻苒
徐羡之叹了口气:“所以你开始布局,准备要割据荆州,以后成为桓温第二,跟占据扬州的寄奴对抗,是不是?”
刘毅冷冷地说道:“他若不肯分权,又要压我一头,那我出镇荆州,就是唯一能避免我们公开相斗的办法了。所以,我得给陶渊明一点面子,真到了这一天,我在荆州用得着他。羡之,我不是看不出姓陶的心思,就跟我很清楚我家那个婆娘想要什么,但至少现在,他们对我有用。跟寄奴斗了这么多年,我很明白一个道理,你只有拥有足以跟他匹敌的实力,才能成为他真正的朋友。”
徐羡之点了点头:“罢了,不说这些,一切等回到建康以后再开会商议,我们何时动身班师?这荆州的防务,你又准备交给谁?”
刘毅沉吟了一下,说道:“本来荆州刺史是司马休之,但我不喜欢司马家的人,而且这个司马休之和司马荣期一样,都是想重掌实权的司马氏宗室亲王,一个想要荆州,一个想取巴蜀,我和寄奴再怎么掐,也不能让司马氏重新掌了权,这次正好借桓振攻下江陵,他作为刺史弃城而逃,把他赶出荆州,回到建康。至于这荆州刺史…………”
他说到这里,收住了嘴,看向了徐羡之:“你觉得谁来当比较合适?”
徐羡之微微一笑:“按理说,无忌出镇荆州,是最合适的,不过,你这回回去跟寄奴会有一番争斗,他若在外藩,出事后无法调和,还是跟你回去的好。至于道规,恐怕你不会同意寄奴的这个弟弟出镇此处吧。同样,刘藩和刘粹现在无论是战功还是跟你的关系,接任荆州也并不适合。我看…………”
他说到这里,欲言又止。刘毅冷笑道:“不用在我面前提阿寿,我可以接受任何人当荆州刺史,甚至是陶渊明也行,但就是不能接受他刘敬宣。哼,就靠跟刘裕的关系,不立战功,就想现成捡个荆州刺史,让他当,我这辈子也别想再回来了。”
徐羡之深吸了一口气:“那只有最后一个人选了,魏咏之,我们的兔子哥,你应该没意见了吧。”

ftxwh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四百一十九章 利益捆綁難回頭看書-ttt10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毅半晌无语,久久,才叹了口气:“我还是低估了寄奴啊,本以为他只是一时激于停云的死,灭了王愉满门,索性一条路走到黑,以强力逼所有世家就范,可没想到,他的行动,居然是环环相扣,居然能得到世家高门的支持,那这么看来,我在这个时候要是回去与他相争,怕是半点胜算也没有了。”
英雄聯盟之為你而戰 白衣
禍世馭靈師:逆天世子妃
焚天戰神 只是小蝦米
陶渊明摇了摇头:“争总是要争的,这跟胜负无关,起码,争就是一种态度。恐怕你的好夫人还没有告诉你吧,挑起谢停云和王愉家冲突的,就是她的杰作!”
这下刘毅倒吸一口冷气,不信地摇着头:“此话当真?!”
抗日之異時空軍威 笑臥紅塵
陶渊明笑着看向了沉默不语的徐羡之:“朱雀大人只怕这些天来查了很多吧,你来说我是不是在诳语。”
徐羡之叹了口气:“希乐,陶公所言非虚,那停云兄弟的地契,是刘婷云经手,转给那骆冰,以低价卖给谢停云的,她根本没有把这个本该归还王愉的地契还给王愉,王愉不敢跟你讨要,就指使手下想要逼谢停云让出此铺子,可是刘婷云却为其暗中搜罗了一批以前加入过天师道的老贼,为首的就是那个姚二毛,这才做出了那个灭门惨案。此事早就给刘穆之盯上了,所以姚二毛连夜出逃时就给刘穆之抓了个现行。”
都市修仙紈絝
重生日本高校生活
刘毅听得冷汗直冒,说道:“这么说,刘裕和刘穆之手上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此事是婷云所为?”
徐羡之摇了摇头:“最后呈给廷尉的供词上没有这样说,可以说,随着姚二毛和骆冰的死,随着王愉和其他几个家族的灭门,此事就此结束,没有牵涉到刘婷云的身上。”
陶渊明微微一笑:“这说明刘裕现在还不想跟你白虎大人公然翻脸,反目成仇,如果真查到刘婷云身上,你必然会全力回护刘婷云,这与是非对错无关,一个连老婆都保护不了的男人,不配成为大帅。一个连老婆做恶都约束不了的男人,也不会得到英雄豪杰的追随。”
刘毅咬了咬牙:“刘婷云为何要这样做,我无数次地警告过她,要她在我没回去前不得擅自行事,她就是这样遵守我的命令吗?哼,我能保护她,也同样能灭了她,就算我回去亲手杀了她,也没人敢说什么。”
蜀山飛仙 九郎
徐羡之叹了口气:“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但刘婷云是我们现在跟世家间联系的一条纽带,如非万不得已,还是不要主动毁弃。谢混和郗僧施虽是世家子弟,但志大才疏,真要做实事,还不如这个女人可靠。”
刘毅转而看向了陶渊明:“只怕陶公对此事如此熟悉内情,也没有少了你的谋划和参与吧。我家的婆娘我最清楚不过,她没有这么大胆子!”
陶渊明微微一笑:“我并没有直接参与什么,只不过,在建康城与尊夫人偶遇之时,稍稍提醒了她一句,王皇后快要回来了。那个意思,她明白。”
刘毅厉声吼道:“果然是你在挑拨生事,陶渊明,你想干嘛?!”
陶渊明的眼中冷芒一闪:“干嘛?乞活!白虎大人,我不是你们黑手乾坤的镇守,冠军将军,我也不是你这个京八巨头,天下名将,我手里无兵无权,只有一堆无法回头的黑暗历史,为了跟你们做朋友,我做了多少伤害刘裕的事,如果让他知道,只怕我有一百条命也不够他杀的。你可以跟他做兄弟,可我不行,一旦他知道我的真面目,一定会杀了我,所以,我得先下手为强,把你的这个好兄弟搞掉,如果不是我们有共同的这个目标,又怎么会在这里讨论这些事呢?”
徐羡之冷笑道:“你做了这些害寄奴的恶事,我可没有,就是希乐,以前害过寄奴的事,也被他原谅了,我们可以把你和刘婷云都交出去,坦白这些年所有的阴谋和坏事都是你们做的,寄奴最是重情重义,一定会原谅我们!”
萬界獨神
陶渊明哈哈一笑:“是,刘寄奴急公好义,对兄弟都会原谅,只是,你们以前的面目暴露,现在的黑手党镇守的身份也会暴露,你们的兄弟,部下,同僚们会想,原来这么多年,一直是给这两个叛徒利用,他们以前有多尊敬你们,以后就会有多鄙视你们,刘裕越是放过你们,他们就会越看不起你们。那种众叛亲离,前程尽毁的滋味,二位镇守大人尽可以去尝试,能在九泉之下看着你们这样的结局,我可以含笑而终啊。”
徐羡之紧紧地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刘毅看了一眼徐羡之,沉声道:“陶渊明,我们跟你不一样,我们跟刘裕毕竟是兄弟,是战友,这么多年虽有争斗,但不至于象你这样非欲除他而后快,只要刘裕肯让出大权,居于我之下,我跟他就会是好兄弟。明白吗?”
陶渊明笑道:“当然明白啊,你刘希乐也是响当当的带头大哥,一旦你掌了权,自然会保护我,到了那天,我也没必要再去害刘裕啊,现在我们的合作,不就是一个目的吗,那就是让你掌权,取代刘裕,也没说非要他的命嘛。”
徐羡之恨声道:“可是你居然唆使刘婷云做出这种事,你还把我们放在眼里吗,还能继续合作吗?”
boss抱一抱:小鮮妻,別鬧! 清水菇
陶渊明冷笑道:“刘婷云跟刘裕的仇深似海,比我深上百倍,对她来说,只要刘裕活着一天,只要王神爱活着一天,她就睡不着觉,那些个布置,是她早就安排好的,可不是我帮她找的杀手,献的毒策,她以为这样可以挑拨刘裕和世家的关系,让刘裕和他的老情人王神爱反目成仇。其实,如果不是她太笨,早早地让刘胖子盯上,这一招,还真是个妙棋呢。”
徐羡之恨恨地啐了一口:“妙他娘个鬼,自以为是,希乐,你这回真得好好管管这个女人,不然以后要闯大祸的!”
刘毅咬了咬牙:“我的女人我回去后会管,想必她现在也知道坏事的严重性了。陶公,咱们得眼光向前看,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我能做什么?”

h89i7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四百一十八章 陶公歸來論時局看書-glzoh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半个时辰之后,同样的中军帅帐之中,陶渊明和孟龙符站在了帐中,刘毅正襟危坐于帅案之后,两侧皆站着如狼似虎,满身盔甲的西征军诸将校,人人脸上喜气洋洋,看着手持节杖,神色平静的陶渊明。
何无忌笑道:“陶大使,这回你为国出使,不费一兵一卒,只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就取回了南阳十二郡,我们这些人出来打了一年,牺牲上万兄弟,也不比你的成就高到哪里。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妃不擇君:王爺靠邊站
陶渊明微微一笑:“若不是靠了众位将军和北府军将士的神威,我又怎么可能有这点成就?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议和时同样得不到。”
孟龙符笑了起来:“陶大使过谦了,你逼秦主姚兴签下割让和约的时候,刘冠军还没有消灭桓振,平定荆州呢。”
我會在這裏等你回來 溫婉
夢修 東邪西獨
陶渊明摇了摇头:“也许是天意吧,谁也没有料到,那个鸠摩罗什高僧,居然会向着我们说话,也许是佛门慈悲为怀,而那姚兴,也真信了这套,才会答应我们的条件。不过,我听说这回刘冠军为了追捕桓氏余党,甚至杀了那卧牛寺的主持道全大师,只怕鸠摩罗什知道了以后,会对为我们说话的事,感到有点后悔吧。”
刘毅的脸色微微一变:“道全和尚公然地庇护桓蔚,触犯了我的军令,按律当斩,本帅不觉得有何不妥。”
陶渊明叹了口气:“从大帅的角度来看,确实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渊明毕竟是荆州人,知道荆楚之人,迷信鬼神,那道全大师和他的师父释道安,多年来为荆楚士民所景仰,不管有何理由,就这样杀了,只怕会引发人情骚动,为本来已经平定的荆州之地,增加一些变数。陶某不才,有些肺腑之言,还需要向大帅单独面进。”
刘毅点了点头:“陶大使这回立了大功,又熟知荆州内情,本帅正有些事情要向你请教,我这里都是些粗人,打仗拿手,治国非其所长,有些机要之事不便公开论及,诸位且先退下,有我和徐长史在此与陶大使面谈即可。”
孟龙符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大帅,这回末将奉了刘镇军之令,要一路护送陶大使,寸步不离,职责所在,还请…………”
超凡進化 門前老樹
刘毅冷冷地说道:“寸步不离?猛龙,陶大使上殿面见秦主时,你在何处?”
孟龙符一时语塞,刘毅看向了一边的刘道规:“道规,既然陶大使说了要向我单独面进一步话,那涉及治理荆州的机要,你觉得合适很多人听吗?”
刘道规微微一笑:“猛龙兄弟也是忠于职守,还请希乐哥原谅一二,他一向就是这个性格,你懂的。”
修真菜鳥之逆天升級系統 散人玩家
说到这里,刘道规看向了孟龙符:“猛龙,此事我会亲自向大哥解释,这里都是自己人,只是涉及道全大师的善后之事,事关机密,你先来我帐中,怀玉也在,咱们也有一年没见了,该好好喝一顿啦。”
孟龙符勾了勾嘴角,行了个礼:“好,那就听道规哥的话,希乐哥,我先下去了。”
随着众将的纷纷离去,大帐之内,只剩下了刘毅,徐羡之和陶渊明三人,刘毅向着徐羡之使了个眼色,他出帐一圈,再回来时,向着刘毅点了点头:“都安排好了,没有人在五十步内,现在我们可以安心谈正事啦。”
刘毅看着陶渊明,冷冷地说道:“陶公,你现在在刘裕那里,可是顺风顺水啊,这回帮他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将来的前程,不可限量嘛。”
陶渊明微微一笑:“怎么了,白虎大人好像对这次我的出使,很有意见啊。是妨碍了你从刘裕手中夺取大权的计划了吗?”
冬水主藏
鳳女天驕 瓜子小丹
刘毅咬了咬牙:“我放你去刘裕那里,可不是为了你真的帮他做事,反过来压制我的,你这回为他讨回了南阳十二郡,我没有半点好处,却让呆在后方不打仗的刘裕成了国家的大英雄,只怕我这次带着消灭桓楚,救回皇帝的大功回去,都未必能压他一头呢。”
陶渊明笑着摆了摆手:“白虎大人不用担心,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刘裕如果在后方平稳发展,用刘穆之结交各大世家,迎回皇帝,那你立再大的功也无法超过他,因为跟我是他派往后秦出使一样,你这个西征主帅,同样也是他的指派,世人会以为,是刘裕派你消灭了桓振,而不是看成你刘希乐的功劳!”
刘毅的眉头一挑:“可是全军上下的将士并不这样认为,这回就连无忌和他的手下都认定,我才是为他们取得胜利的主帅,不再是刘裕。”
聖堂之心 南瓜火車
陶渊明淡然道:“可是你只是让他们抢了钱,发了财,却给不了这些将士们爵位和官职,回去之后,论功行赏,又是刘裕说了算,到时候大家还是只认刘裕,白虎大人啊,以你现在的实力,跟刘裕斗,是没有胜算的,因为这个移民江北的背后,是把江北的地也分给世家高门,他们并不吃亏,一旦北伐成功,那江北就会成为跟江南一样安全稳定的内地,今天的投入,将来会百倍回报,你可别真的以为,世家高门会因为一时的利益受损,就集体反对刘寄奴。”
刘毅的脸色一变,看向了徐羡之:“竟有此事?”
徐羡之点了点头:“是的,据我昨天的最新情报,以谢家为首,琅玡王家联名,还有庾家跟进,一大半的建康世家,已经主动表示愿意动员庄丁佃农移民江北,屯田耕地。而刘裕也同意十年内免其赋役,土地产出与国家五五分成,至于这些新移民分得多少,则还是由他们的原主人说了算。”
刘毅咬了咬牙:“他刘裕天天说这些地是国家的,不可私相授受,这又算什么?公然地违背这种承诺,以后还有谁会听他的令?”
陶渊明微微一笑:“白虎大人啊,刘裕或者说刘穆之的狡猾就在此处,地还是国家的,只是暂时借给这些世家和佃户耕作管理,这五五分成,就算是租金。等真的要是北伐立功了,到时候封官授爵,这些地就再次分给世家高门啦,合理合法,现在,希乐哥你知道为何世家高门都支持这个政策了吗?!”

lnnsx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四百一十六章 桓振授首楚國亡鑒賞-i7rbc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江陵城郊,沙市,战场。
活在電腦裏
杀声震天,长风烈烈,风啸啸,马啸啸,死者的惨叫和伤者的哀号,响成一片,而槊矛相击,盾牌互撞的声音,也传遍四周,伴随着弓弦震动,长箭破空时的凄厉啸声,构成了战场上独有的节奏,而主旋律,却是上万个嗓子操着吴越口音吼出来的声音:“已斩桓振矣,已斩桓振矣!”
精靈之輝夜黎明
战场西南侧,一处密林之中,两千余骑,正隐藏其中,看着几里外的战场,唐兴的脸上挂着笑容,抱着双臂,斜倚在一棵树上,嘴里咬着一根长草,一边的一个军士说道:“将军,咱们什么时候出击啊,楚军正在溃退,再不动,只怕功劳全要给友军得啦。”
我的修煉遊戲 切開的檸檬
唐兴笑着摆了摆手:“别急,还没到出击的时候呢,楚军两翼虽然在溃散,但你看那中军的步兵,还是在拼命冲击我军的防线,企图里应外合救出桓振呢,现在胜负未分,希乐哥说了,不到拼命的时候。”
刘毅的声音冷冷地从后面传来:“胜负未分?唐兴,我叫你来是看戏的吗?”
血火
唐兴吓了一跳,一口吐掉嘴里的草,转头看向了站在身后,面色阴沉的刘毅,连忙行了个礼:“参见大帅。”
全娛樂遊戲帝國
刘毅冷冷地摆了摆手:“免了,现在的这情况再清楚不过,楚军已败,刘怀肃打得很好,用车阵为诱饵,顶在前面,引桓振亲自出击,然后关上阵门,两翼合围,又让魏顺之率重装步兵顶住楚军后续的步兵冲击,桓振的步骑脱节,骑兵陷在大车阵中无法突出,这正是当年慕容恪以五千连环马大破冉闵的廉台之战战法,我成天带你们看这些战例,难道都还给我了不成?”
唐兴咬了咬牙:“是末将愚钝,末将这就出击。”
刘毅冷笑道:“现在出击还有个屁用,人都陷在阵里了,你是想救桓振,打开友军一条通道吗?”
轟天武神 一品帶刀麻雀
唐兴连忙道:“那,那末将去攻击楚军外面的部队,给那正在冲击我军的楚军中军拦腰一击,以解我军压力。”
刘毅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你去不去都一样,楚军两翼已溃,中军也已经斗志低下,崩溃是早晚的问题,刘怀肃和魏顺之这回带的都是百战精兵,五千可当十万之众,何况现在有两万之多,就算桓振亲自正面突击,也是冲不下来的,何况现在这种情况,罢了,咱丢不起这个人,现在集合你的队伍,去追杀楚军左右两翼的溃军,杀不了桓振,起码也别让桓谦,何澹之这些人跑了,能捉一个是一个。”
唐兴愤愤地说道:“可是,这也太欺负人了吧,明明你才是西征大帅,最后一战却这样抢了功,这刘怀肃也太…………”
死神仇途 毒藥
刘毅沉声打断了唐兴的话:“闭嘴,有在这里发牢骚的劲,给我多杀几个楚军去,此事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唐兴讨了个没趣,只能转身向着战马走去,突然,北府军的车阵之中,响起了三声鸣金之声,原本合围的车阵,突然让开了一道口子,十余骑浑身是血,人马身上插满了箭矢的重甲骑士,溃围而出,为首一人,身中数十箭,几乎只能伏在马背之上,而那胯下的黑色战马,更是被血染得通体赤红,连呼吸都喷着血雾,饶是如此,还是奋蹄不已,向着密林这里的方向,疾驰而出。
網遊之魔魂
刘毅哈哈一笑:“桓振啊桓振,可真有你的,这样都居然能给你杀出来,苍天有眼啊,这是送我大功。唐兴,快,给我上,目标就一个,那就是桓振的脑袋,不拿下他的首级,你就拿自己的来吧!”
唐兴一个箭步就冲上了马背,一把抄起插在战马一边的大刀,如离弦之箭,直冲出林:“桓振,拿命来!”而跟着他一起冲出去的,则是潮水般的北府骑兵,马蹄之声震天动地,而卷起的烟尘,把刘毅和他身边的十余个亲卫,都笼罩其中。
乌龙驹一声长嘶,终于倒下了,随之一同落地的,还有伏在马背之上的桓振,满身的箭矢,随着这一下剧烈的倒地,往他的身体里又插进了几分,几根矢锋刺及内脏,让他痛得一张嘴,一股血箭喷涌而出,溅得满地都是。
温楷跳下了马,他是仅有的几个还跟着桓振的骑兵了,几百步外,唐兴一马当先,挥舞着大刀正拍马杀到,而除了温楷之外,剩余的几个骑兵全都掉转马头,冲向了唐兴,温楷大叫道:“陛下,你换我的马,快逃吧。”
桓振勉强睁开了眼睛,突然笑了起来:“天意,真是天意啊,想,想不到我桓振,一世无敌,本想,本想与那刘裕,一较,一较高下,却连,却连他的小弟,都,都打不过,我,我不甘心啊。”
温楷哭了起来:“别说这些啦,陛下,先冲出去,再谈别的。”
庶女轉正指南
桓振突然两眼精光一闪,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吼道:“大楚皇帝,岂能被宵小所杀,温楷,与汝万户候!”
他一把撞向了温楷手中的长剑,这一下,直接刺穿了他的盔甲,从后心而出,而他的脸上,挂着不甘与愤怒,双眼圆睁,就此气绝。
温楷睁大了眼睛,突然反应了过来,他一把抽出了手中的长剑,再一挥,斩下了桓振的首级,高高举起,跪在地上,对着几十步外,刚刚砍翻最后一个桓家骑兵的唐兴大声道:“荆州别将温楷,已斩大逆贼酋桓振,献予朝廷!”
唐兴策马而来,大刀一挥,这桓振的首级,就给他挑到了刀尖之上,而温楷的两手空空,仍然跪在原地,唐兴转了个圈,奔回到温楷的面前,上下打量着他:“我乃广武将军唐兴,你叫温楷是吧,这桓振,是谁杀的?”
温楷连忙大声道:“贼酋桓振,乃广武将军唐兴亲手斩杀,我可以作证!”
唐兴哈哈一笑,策马而去:“来人,扶温将军上马回营,伪酋桓振,首级在此,楚军将士放仗者免死,顽抗到底者,一并格杀勿论!”

x1qol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討論-第二千四百一十三章 三軍集結鐵騎出推薦-71wm9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道规笑道:“这样吧,我率舟师水军现在出发,五千人马顺江而下驰援江夏,有我的这五千兵马,江夏当可无忧。”
刘毅笑了起来:“那就辛苦道规兄弟了。”
众人正说话间,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刘粹满头大汗,飞奔而入,手里拿着一份帛书,看着似是塘报。
與邪魅少爺的註定
刘毅的脸色一沉:“阿粹,何事如此慌张,一点也不镇定。”
金庸世界大爆
刘粹奔入殿中,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不,不好了,二哥,桓,桓振…………”
三人的脸色同时一变,何无忌站起身,追问道:“桓振怎么了,难道,他反攻江陵了吗?”
愛爾蘭咖啡
刘粹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总算稍稍平静了一点,摇头道:“不,桓振,桓振全军,向着江夏大仓而去,已,已到沙市。”
刘毅笑了起来:“和预料的一样啊,他这时候哪敢回攻江陵,去攻江夏几乎是唯一的选择了,不过,陆路慢,水路快,道规,你半天时间就能赶到江夏,为防万一,现在就出发吧。”
天才相師 打眼
刘粹急道:“不,大哥,我是要说,沙,沙市有,有我军的一路,一路人马,截,截住了桓振。”
劍魁 太上小君
吞天帝尊 蒼天異冷
这下刘毅的脸色都大变了,从帅位上一下子站起了身:“什么?!沙市有我军的人马?这不可能!荆州之地,所有的部队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什么时候派兵去沙市了?!”
刘道规的眉头一皱,上前直接从刘粹手中接过了塘报,飞快地看了起来,他一边看,一边说道:“是刘怀肃的军队,江州兵马,会合了魏顺之的江夏守军,还有兔子所部前军,共一万五千精兵,日夜兼程,从江夏出发,直接到了沙市埋伏,等桓振弃守江陵,向江夏出击时,他们突然出现,挡在了桓振所部面前,迫其决战!”
名門嫡姝 團扇
刘毅一个箭步冲上前,从刘道规手中抢过了这道塘报,看了起来,他一边看,一边额上开始冒出豆大的汗珠,脸色也跟喝多了酒一样,越来越红,直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把手中的这道塘报撕了个粉碎,扔到地上,大吼道:“什么意思,这个时候来抢功吗?刘敬宣,你太过分了!”
何无忌的眉头一皱:“希乐,这应该与阿寿无关吧,这次的主将可是刘怀肃,并不是阿寿啊。”
刘毅咬着牙,恨恨地说道:“刘怀肃可是作为刘敬宣的副将,一直镇守江州的,这塘报上说,四天之前他们就出发了,秘密地绕过江夏,前出到沙市,连魏咏之带去回援豫州的部队也与其共同行动,几乎是与我们反攻江陵是同时动身,如此重大的行动,我这个西征军主帅却一无所知,不是刘敬宣在搞鬼,又有谁敢这样做?!”
刘道规摇了摇头:“希乐,且先息怒,这次西征以来,阿寿可是事事向你请示的,要是想抢功,以前早就出来了,而且阿寿可指挥不动兔子,想必这中间另有隐情啊。”
刘毅恨声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桓振现在还没有断粮,战力尚在,这个时候在沙市跟他决战,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是我,就算前出,也会扎营固守,逼桓振来攻,阿粹,你马上下令,要刘怀肃高挂免战牌,不许出击!”
戀愛宣言:綁架你的愛 玲子.
刘粹摇了摇头:“二哥,只怕是晚了,怀肃所部,为了隐藏埋伏,都没有扎大营,而是潜伏在沙市附近的马头山林之中,等到桓振出现,才突然杀出,这塘报上说的是即将决战,那肯定是摆好了阵势,等着桓振来突击了。”
刘毅气得一跺脚:“该死,这要是打输了,只怕整个荆州的局势都要扭转。”
刘道规勾了勾嘴角:“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全力援助怀肃了,阿寿所部,多是跟随牢之大帅多年的老将悍卒,又多在淮北一带与阿寿同生共死多年,战力相当强悍,这从后来阿寿派给我们的部分援军就可以看出。至于兔子和顺之所部,也是长于奔袭的猎豹营兄弟,桓振连失江陵和涢川,大军进退失据,部众离心,这一路之上掉队逃亡的军士已有上万之多,而很多佐吏也是宁可留在江陵投降而不愿跟随其离城,可见其军心已失,只要怀肃能稳住阵脚,那桓振两次冲击不成,其军必败!”
刘毅的神色稍缓:“话虽如此,但刘怀肃这一路为抢攻而来,就怕心态失衡,中了桓振的计,主动出击,上次鲁宗之就是这样输的!”
何无忌笑道:“此地离沙市不过百里,我们现在出发,还能赶得上这场战斗,希乐,让怀肃和兔子在前面顶住,我们率军从后方杀到,必可大破敌军!”
刘毅咬了咬牙,转头对着堂下的一员大将说道:“唐兴何在?!”
一个魁梧挺拔的大汉应声而出:“骑将唐兴在此,大帅请下令!”
刘毅沉声道:“你现在率两千铁骑,驰援沙市,记住,如果桓振军容严正,阵形稳固,就按兵不动,摇旗呐喊以壮我军声势,如果桓振全线冲击我军,那就攻击桓振后方,斩将夺旗!”
唐兴本能地应了声诺,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帅,桓振可是勇冠三军的虎将啊,只凭我的这两千铁骑,就要斩将夺旗,是不是…………”
刘毅没好气地说道:“蠢材,就是因为桓振勇冠三军,所以如果他全线突击,一定会亲自冲锋陷阵,不在本阵之中,那后面留的只会是老弱和辎重,你打不过桓振,难道还对付不了他的留守部队吗?跟着我也打了这么多年仗了,啥时候见过我让你吃亏送死过?!”
唐兴如梦初醒,哈哈一笑:“感谢希乐哥,给我这个立功的机会,我现在就去!”
说着,他转身一溜烟地就奔出了府门。
刘毅的脸色恢复了平静,坐回帅位,沉声道:“无忌,道规,马上各回本军之中,一个时辰之内,西门集合,江陵城留刘遵考的三千人马驻守,大军三万,全部出击,今天,就是桓家在荆州的最后一天!”
穿越從山賊開始 怒笑
何无忌和刘道规相视一笑,行起军礼:“得令!”

8pbp9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指雲笑天道1-第二千四百一十一章 佛本是道入大晉相伴-1f612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草堂寺,住持禅房。
香炉之中,檀香枭枭,让整个禅房,如梦似幻,贾福手持拂尘,恭立于床边,而尚书右仆射尹尚则和几个首座弟子站在床前,神情紧张,看着御医张太平那微微眯着眼,搭在鸠摩罗什脉门之上的手。
终于,张太平睁开了眼,撤回了手,尹尚几乎是与鸠摩罗什的大弟子道生同时脱口而出:“国师(师父)如何?”
张太平微微一笑:“国师已无大碍,一如常人,各位不必担心了。”
所有人都脸上露出了笑容,而四弟子僧肇还是有些不信地摇着头:“可是,可是那一钵铁针…………”
鸠摩罗什坐起了身,平静地说道:“诸法空相,如梦似幻,尔等眼中之针,不过乃是佛祖对我的考验,只要意志坚定,诚心礼佛,自然无事。不过若非有为师的修为,再行破戒,必受业报,尔等谨记。”
四大弟子神色一凛,同时合什,高宣佛号:“阿弥陀佛,谨记师父教诲。”
鸠摩罗什对着张太平行了个礼:“有劳张御医的照顾,还请和尹尚书回去转告陛下,老衲已经无碍,休养几日后,便可重新开始译经之事。”
尹尚笑道:“既然国师无事,那我等就回去复命了,还请国师保重身体,不要太过操劳,这草堂寺上下数千僧众,还有这译经传道之大业,都有赖国师呢。”
陸戰隊之旅
瑯琊榜
問仙途
鸠摩罗什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此次佛祖上身,是老衲的荣幸,也消耗了老衲不少元气,老衲需要闭关一段时间,调养身体,也为陛下的子民祈福,请尹尚书转告陛下和各位施主,草堂寺经此一事,上下诸僧皆有破戒之举,当举寺上下消业赎罪,暂时不能开寺接纳香火,等消业结束,再重新开放。”
尹尚的脸色微微一变,一边的道生则眉头一皱:“师父,这香火可是维持全寺僧众的生活来源,若是闭寺…………”
鸠摩罗什摇了摇头:“我等出家之人,不能沾染太多俗世之事,草堂寺本就有陛下拨的善款,并不需要靠香火为生,如果有觉得在草堂寺过得不如以前,想要离开的僧人,一如这次破戒还俗的弟子,不予挽留,无论是译经还是礼佛,心诚是第一位的,若是图着富贵而为僧,那不如早点离开的好。”
四大弟子神色凝重,齐宣佛号称是。
尹尚点了点头,说道:“国师的法旨,下官将会转告陛下,相信陛下一定会多拨善款,以回报国师的厚意。这就告辞了,请国师多多保重。”他说完,行了个礼,转身要走,突然,转头看向了一边的贾福,“贾公公,你不回去复命吗?”
贾福淡然一笑:“老奴还有陛下的旨意要单独向国师转达,尹仆射请先回。”
鸠摩罗什看向了四个弟子,说道:“尔等也先退下吧,为师跟贾公公还有些话要说。”
当屋内只剩下了这二人时,贾福直起了身,一张青铜面具,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脸上,而灰色的斗蓬,也罩在了他的身上,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刚才那个惟惟诺诺的老太监,就成了那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天下枭雄斗蓬客,他微微一笑,看着房中的香炉:“下次这种障眼法也教教我,也许有用。”
鸠摩罗什闭着眼睛,躺回了床上:“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为何还不走,对你来说,现在的我已经没什么用了吧。”
贾福摇了摇头:“不,咱们的合作,只是刚刚开始,现在我要跟你谈的,是另一件事。”
鸠摩罗什冷冷地说道:“怎么,靠着迷烟让那些女施主产生了幻觉,然后你扮成我的模样去坏我名声,你还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風追路 駕龜追兔
玄劍 南軻斛律
贾福笑着摆了摆手:“放心,你这些个施法的道具,我可没有兴趣,南方的五石散一样会有这样的效果,并不是你佛教独有,就是以前天师道搞那些法事的时候,也是靠了这些,还有那些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世家子弟,行了散之后,也可以猛如虎狼,御女无数,不然的话,不知多少世家,都会绝了后呢。”
鸠摩罗什长叹一声:“檀香本为让人心神宁静,便于与神佛沟通,却没想到,却让汝辈行此淫邪之勾当,若是佛祖有知,不知会有多失望。”
大唐富家翁
贾福摇了摇头:“我这是帮你渡化世人,帮着世家公子和女施主们广结善缘,造福子孙呢,有啥不好的。罢了,我现在不跟你谈檀香的事,这回老夫免为其难,当你替身破了戒,如此才能骗过姚兴,你不应该谢谢我吗?”
鸠摩罗什冷笑道:“只怕是你求之不得吧,现在成天人不人鬼不鬼的,在晋国怕是也没有女人,这回看你那饥渴能耐的模样,这得是几年没有过男欢女爱了?”
贾福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阴毒的怒火:“我比不得你这死和尚,成天身边还有个女居士,为了大业,我现在只能强行忍着,不近女色,这滋味,你当很好受吗?”
鸠摩罗什冷冷地说道:“这一切是你自找,你本可退隐山林,享尽人间极乐,可现在为了争权夺利,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鬼,也让天下百姓受战乱之苦,现在的你,很开心吗?”
贾福冷笑道:“没事,当万年太平计划成功之时,这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和尚,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可以不止在北方,在晋国也能开国传佛,这次,你总满意了吧。”
鸠摩罗什睁开了眼,坐起身,看着贾福:“此话当真?”
贾福笑道:“刘裕不是姚兴,他可是雄心勃勃要夺取天下,以后要是夺世家之利惠及百姓,那就会成为活着的神,我可不能让他有如此威望,现在我没法出面与他争名,但是你可以,和尚,我需要你去让大晋的百姓们明白,打仗杀人,是不好的,来世会变畜生。”
鸠摩罗什笑了起来:“这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不过,那天师道…………”
贾福微微一笑:“没事,佛本是道。和尚,维护天下和平,劝诫世人珍爱生命,不去打打杀杀,靠你了哦。”

kvwic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四百零七章 仙境作法顯神通閲讀-y3m7u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姚兴的眉头一皱:“什么要求?我放他出来就不错了,还提啥要求?这是好了疮疤忘了疼吗?”
億萬萌妻,高冷BOSS超給力
嫁個王爺是廢物
贾福叹了口气:“老奴倒是觉得,他这个要求并不过究,只是,知道陛下从来不喜欢受人胁迫,所以,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姚兴沉声道:“你照实转述就行,保证是他的原话就可以,不要有所添加和删改。我赦你无罪。”
贾福点了点头,说道:“国师说,他的这些弟子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旦破戒得尝男欢女爱,那可能以后也不可能坚守禅心了。一个成天想着花前月下的僧人,是不可能安心做好那繁琐的译经工作的。就是他当年一朝破戒,事后几年时间都总想着女人,好不容易才强迫自己忘掉,他都难办到的事,别人只怕更难了。”
姚兴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话,久久,才叹了口气:“我一时气愤,只想着打击国师和草堂寺僧众的名声,倒是忘了这档子事了,不过,这事确实麻烦,人如何体会到了这男女情爱,再想让他放弃,那确实太难了,除非…………”
極品怨婦 雲蒙居士
他说着,看了看贾福。贾福苦笑道:“我也想到过这招,可是国师说了,佛门弟子,出家修行,是佛祖在人间的使者,断不可身有残疾,不然的话,就是对佛祖的不敬,所以,佛经不允许人自杀,也不允许翻译佛经的人,身有残疾,似那种阉人译经,那是对佛祖的大不敬,一定会有祸事的。”
姚兴咬了咬牙:“一派胡言,不过是找的借口罢了,以前天竺那里的修士,尤其是苦修的,我就不相信个个都是健康人,没有半点残疾。”
贾福叹了口气:“可就算是明知他找借口,强行将人阉割,只怕也是有违人伦啊,老奴这种是自幼就被掳作战俘,小小年轻时就受了那一刀,后来陛下把老奴买入宫中,是赏了老奴一口饭吃,只有感激,可是那草堂寺的僧人,如果强行净身,只怕会恨死了陛下,甚至会以故意毁坏经文,以作报复啊。”
姚兴点了点头,眉头深锁:“是啊,就算是和尚,也是男人,这一刀下去,连男人都不是了,非深仇大恨不可。以前的宫人多是敌人部落的贵族子弟和高级战俘,为防其子孙报复而行此净身之事,用在僧侣身上,人人都会说朕是暴君。贾福,你说得对,这事不能做。那还有别的办法吗?”
贾福点了点头:“鸠摩罗什自己说,他有办法,可以表演一些神力法术,让弟子们收心,让百姓们叹服,只是,这需要一场公开的法事,如果陛下能答应,在草堂寺内的大雄宝殿前,让他登坛行法,他就有办法让弟子们收心。”
姚兴笑道:“那朕在长安城内给他直接搭一个高台,让他有更大的地方弘法,不是更好吗?这次是朕考虑不周,也应该对他多加补偿才是。”
贾福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低声道:“陛下,就是不能在开阔的地方行这法术啊。你也知道,这种都是些障眼骗人的把戏,真要是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只怕就会给人撞破了。毕竟,国师已经年过六旬,体力下降,有些动作万一慢了点,就会出事,到时候连他的弟子也不信了他,那可就麻烦了。”
姚兴哈哈一笑:“还是你懂的多,那就由你来安排吧,到时候,朕会率满朝文武前去捧场,也最好是在这个时候,让他再借佛祖,菩萨之口,说出朕想让他说的话,你教会他怎么说,明白吗?”
贾福笑道:“老奴一定会让他到时候亲口说出,把南阳十二郡归还给晋国,是顺应天命,造福苍生的善举,南阳十二郡的百姓,还有两国的将士,都会因此而得到佛祖的保佑与赐福。而大秦的国运,也会因此而蒸蒸日上。”
姚兴满意地点头道:“很好,这些就是朕要他说的话,也只有他当众这样说,才能让朕手下的那些大将们心服口服,充满信心,无所顾虑地去跟胡夏作战。尤其是姚绍,哼,朕可是知道,尽管他嘴上不说反对,但出了这么多毒计来抹黑鸠摩罗什,就是巴不得这南阳十二郡不送晋国,这样他才能长期手握重兵,坐镇中原,继续当那土皇帝呢。”
贾福恭声道:“陛下深谋远虑,老奴佩服之至。此事老奴这就去办,还请两日之后,陛下能亲临草堂寺,国师到时候一定会率全寺僧众,恭迎圣驾。噢,对了,到时候还请陛下也要带上那晋使陶渊明,如此,则当场敲定大事,不需要再开朝会了。”
姚兴冷冷地说道:“你的话太多了点,贾福,朕以前没觉得你有这样的好口才啊。这是怎么了?”
贾福连忙跪了下来:“老奴一时失言,该打!”他说着,狠狠地给了自己脸上一个耳光,左边的白脸,顿时出现了一个殷红的五指掌印。
姚兴摆了摆手:“好了好了,抓紧去办事吧,对了,那个什么神油,记得也顺便给朕弄些回来,朕说过,拿葡萄换,此事也交给你办。”
两天之后,草堂寺内,正院,大雄宝殿前。
帝國縱橫
方圆几百步的大殿前,本是一片巨大的广场,平时会堆放着无数的香炉,烛台,以及功德箱,以方便善男信女们燃香消业,或者是捐赠钱币,可是这会儿,这些东西都给清理得干干净净,一块巨大的帐幕,如同那大漠可汗的牙帐,覆盖了整个广场,不见天日。
而大帐的四方都换上了油灯柱,里面盛着酥油,伴随着檀香的味道,清烟枭枭,让整个大帐之内,如同仙境,云雾飘飘,姚兴一身龙袍,带着满朝文武,还有持着使节的陶渊明,坐在高台的正对面贵宾台上,而三千沙门,则全都置穿着僧袍,围坐四周,看着正中央的一座三丈高台之上,身披大红袈裟,盘膝坐于蒲团之上的鸠摩罗什。
痞子女王爺的王夫們
而贾福则是侍立一边,他的脸上持着恭敬的微笑,持着拂尘躬立,烟雾之中,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唇齿微启:“和尚,请开始你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