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東漢末年梟雄志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完本感言

小說推薦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东汉末年枭雄志 本来想把最后的番外结局写的简单一点,但是写着写着就没控住长度,写了很多。 说实话,魏帝国最后的结局一定是灭亡,这没什么可说的,封建帝国就该消灭的干干净净才好,不会因为曾经有一个郭某人就万世长存,郭某人改变不了魏帝国的根本属性。 后人也并不应该对魏帝国有什么怀念,正如中国人不需要怀念汉唐,绝大多数人怀念汉唐只是不自觉地把自己带入了汉唐贵族官僚视角罢了,而在这种视角下,人民的苦难被自动忽略了。 这好吗?这不好。 帝国王朝灭亡了,挥挥手说声再见就好,值得继承的遗产继承下来,比如国土、人口、科技之类的,剩下的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就可以了,顺便还可以啐一口。 如果可能的话,我认为郭某人最希望的是由一群充满理想主义的实干家们亲手埋葬掉魏帝国。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可惜,魏帝国挺不到那个时候了。 一开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没打算写统一之后的篇章。 生来爱你:总裁情深不语 我只打算写一个影帝的自我修养,我也知道大部分读者喜欢三国只是喜欢群雄争霸和畅快的统一,喜欢武将对决和江山美色,对其他的其实兴致缺缺。 但是写着写着,写到那个地方的时候,我就没能忍住继续往下写的想法。 如果影帝的故事到统一就戛然而止,我会感到非常遗憾。 受限于笔力不足,有些地方写的的确是又臭又长,有些地方也写得有些想当然,不过还好,最后,我还是没让剧情失控,写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有了一个还过得去的结局。 刀逆干坤 郭某人的故事结束了,但是我们的故事没有结束,郭某人走完了七十年的征程,我们的未来还很长。 所以,不必怀念郭某人。 新书我已经准备好了,名为《启明1158》,讲述的是一个打心眼里看不起南宋和赵构的家伙想尽办法造反的故事。 武道封神 散心靓意 歌神正传 1158年,即南宋绍兴二十八年。 这个时代,四大发明已经改良完毕,运用在了社会生产之中,有纸,有火药,有科举,有科技,有发达的商业,有充足的人口,社会生产力远超汉唐。 同样在这个时代,金国称雄中原,西夏盘踞西北,大理割据西南,南宋偏安一隅。 大西北和中亚地区,西辽尚未失去恢复故国的理想。 大草原上,蒙兀部缓慢发育,正在积蓄着足以颠覆世界格局的恐怖力量。 如何在这个四分五裂的大争之世中找寻到一条能走向光明而非沉沦的道路呢? 敬请期待。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ptt-一千五百五十七 如果魏國需要他做一個神,他就做那個神好了相伴

小說推薦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东汉末年枭雄志 郭瑾从南书房里出来,前往农部官署,在农部官署的角落里找到了正在和一群工匠讨论农具改良问题的郭鹏。 郭鹏让他们改良耧车,让耧车提高效率的同时,又要能适应南方水田的复杂环境,适应多种农作物的播种需求。 现在耧车的改良已经基本上完成,因为郭鹏的一力推动,工匠们都把改良之后的耧车称为【凤车】 眼下,工匠们正在就木制农具的防腐问题进行探讨,以便于农具可以更长时间的使用,而不至于使用一段时间就要更换,增加农民负担。 郭鹏听取了几名工匠的意见之后,让他们各自按照自己的想法实践,谁的结果最好就用谁的办法。 正在讨论时,郭瑾来了。 “陛下!” 工匠们站起身子,向郭瑾行礼。 郭瑾点了点头,向着郭鹏弯腰行礼。 “父亲。” “你来这里干什么?” 郭鹏扭过头看着恭敬的郭瑾。 “父亲,徐州刺史上表,淮河上冻了。” 郭鹏一愣,随后皱起了眉头。 工匠们听了,互相看了看,彼此眼中都是惊讶。 “淮河上冻了啊……” 郭鹏站起了身子,走了几步,缓缓说道:“比我预计的还要早,看来情况不容乐观,皇帝,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大运河我给你修好了,怎么用,就看你的了。” “儿子已经把南书房作为应对此次问题的官署,让奉孝公牵头所有的南书房侍读,统筹负责此事。” 郭瑾十分恭敬的说道:“多亏父亲提前修缮了大运河,儿子已经下令把南粮北运当做国策去办,不可怠慢,有大运河运粮,就算出现大规模粮食减产,也能稳住局面。” “嗯。” 郭鹏点头道:“光这样还不够,接下来还要迁移人口到江南和岭南,多方面统筹粮食,更大规模的开发江南和岭南,还有……” 说到这里,郭鹏忽然想到自己已经不是皇帝了。 “父亲?还有什么?” 郭瑾看着忽然沉默下来的郭鹏。 郭鹏看了看胡子拉碴的郭瑾。 “我不是皇帝了,接下来的事情,你知道该怎么做的,不用问我,去吧,做好你的皇帝。” 郭鹏说完,转身回到了原先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让工匠们继续就防腐问题发表看法。 郭瑾隔着一段距离看着穿着朴素衣装的郭鹏,忽然间鼻子有点酸。 嬌 襲 于是他朝着郭鹏行了一礼,转身快步离开了农部官署。 两人背对背,再也没有回过头看过对方一眼。 郭鹏不再是皇帝了,对于皇帝所需要做的任何事情,他也不想再次参与进去。 跳出了那个圈子,他渐渐发现自己已经和那个权力圈子格格不入,甚至有点排斥那个权力的圈子了。 他开始深切地感受到为什么蔡邕说洛阳是个很脏的地方。 现在他自己都感觉洛阳很脏,很多地方都脏的要命,到处弥漫着一股权力的臭气。 只有和这群相对单纯的工匠讨论一些技术问题的时候他才能呼吸道相对纯净的空气,觉得自己活在人间,而不是活在茅厕里。 那些朝堂上的权力争斗在现在的他看来简直丑陋的令人作呕,明明十几年前他还乐此不疲的和群臣斗法夺取权力享受权力,现在却避之不及,根本不想沾染一丝一毫。 他现在想的都是如何增加粮食亩产,如何提高农业生产力,如何减轻农民的负担,让他们更快更好的生产更多的粮食,吃的更饱一些。 生产力才是理想的根基啊,若不提高生产力,哪里能实现理想呢? 没有生产力作为依托的理想,就只是梦一般的乌托邦罢了,能提升生产力的技术才是最根本的存在啊。 光一个农部也不顶用,要更多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才可以。 超級 鑒 寶 師 为此,他让郭瑾下诏令给格物堂,着格物堂面向全国征集有助于生产活动的发明创造。 一经查实确实有用,立刻给予丰厚的赏赐,若有大用,奖励将不仅限于赏钱,上限是可以封伯爵以下的两等爵位,即男爵和子爵。 郭瑾没有反对,横竖这也是对提高生产力有好处的事情,真要有发明奇才,赏给爵位赏赐又如何? 技术创造是奇技淫巧这样的思想在郭鹏和郭瑾两代帝王的大力打击之下已经式微,技术创造已经被官方定义为可以提高农业生产力的必要存在,地位已经得到了极大地提升。…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彩言情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討論-一千五百五十七 淮河上凍了熱推

小說推薦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东汉末年枭雄志 郭珺如今的势力范围大约已经有一个扬州那么大了。 多年扩张之下,让他统治着超过六百万的土著居民和七十万左右魏人,拥有常备军队约四万人。 不仅如此,他还在摸索中建立了一套制度。 一套方便让少数人成为统治集团统治多数人的邪恶制度。 首先,让魏人高高在上成为一等公民,享有种种特权,比如受教育权、考试权,还有经济上的利益。 于是魏人群体对他拥有最强的向心力和忠诚,紧紧团结在他的周围,而他的主要官员和军队就来源于此。 其次,早期主动投降合作的土著居民们成为西蜀国的二等公民。 这一部分土著居民包括注辇国、哲罗国等早期和郭珺接触的国家之中的带路党、原先的权贵们。 在郭珺消灭哲罗国注辇国等国家的时候,他们主动投降、带路,甚至反戈一击,促成了母国的崩塌。 因为他们的合作让郭珺成功吞并他们的母国,从而得到了这样的地位。 除了魏人之外,他们就是最高贵的阶层,他们也拥有一系列的特权。 大太监李莲英 比如可以当中低级官吏,可以加入统治阶级,子弟可以参军,享有和魏人士兵一样的待遇,甚至可以和魏人通婚,还能和魏人一起剥削压迫下面的层级。 可以说是最欢迎也是最愿意接受魏人统治的一群人,为了郭珺的统治,为了西蜀国政权,他们可谓是殚精竭虑。 接下来就是那些后续兼并战争之中先后投降没有主动对抗的本地土著。 地狱游说 丑戊 抵抗者失败之后,这些人看到了魏军的强大,他们畏惧,不敢对抗,于是主动放下武器投降,算是功劳。 但是因为投降的时间比较晚,没赶上二等公民们带路的热潮,所以只能屈居三等公民。 这群人人数最多,作为三等公民,也有一定的人身权利。 他们基本上都是务农者,承担赋税和重要的徭役,同时也可以作为魏军的仆从军和辅兵出征,立下一定的功劳,享有一定的权利。 但是他们不能和一二等公民通婚,也不能接受教育,更不能当官,没有上升途径,只能一辈子生产、工作,当工具人。 尽管如此,他们的地位一样比下面的层级要高。 剩下的基本上就是贱民了。 他们在郭珺的征服战争中进行了抵抗,努力战斗,不投降,对魏军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杀伤,所以没有被宽恕的可能。 抵抗失败之后,这群人和他们的后代、追随者全部被打为贱民,成为最低贱的人群。 这些人被剥夺一切人身权利,活的如猪狗一般,苦苦劳作,被残酷的剥削和压迫,迷茫,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什么地方。 和四十年前东汉帝国治理下的普通农民一模一样。 不过就算是这群人之中,根据抵抗烈度的高低程度,郭珺还人为给他们划分了层次等级,在第四等的贱民之中还划分出三个层级。 不同的层级对应的劳动责任不同。 相对较高的层级可以从事一些较为轻松的活计,比如为高等层次服务,进入权贵之家做做家政之类的。 下等的则是脏活累活苦活要命的活儿无处不做,采矿啊苦力啊之类,他们是主要的劳动力。 为了进一步监督、压榨他们,郭珺还专门从贱民之中的前两个层级选人监督管理,稍有问题,就把他们也打入最底层的下等人。 这一套规则相当的狡猾、残酷、卑劣、肮脏。 但是不得不说,这很有效果。 魏人数量很少,若不纳入本地人协助统治,说不准什么时候政权就要被推翻了。 为了不让他们联合起来进行暴动以影响西蜀国的稳定,郭珺在摸索中建立了这样的统治秩序。 通过学习郭鹏对付降民们拉一派打一派的手法,确保魏人的统治地位不动摇,郭珺思虑良久,亲自观察民情,甚至参考了这帮人原先的生活形态,定下了这一统治秩序。 郭珺给七十万魏人建立了学校,吸纳所有适龄人进入学校学习,同时也接纳二等公民们的子女进入学校,和魏人一起学习。 让他们说汉话,学汉字,穿汉服,通婚,吃一样的食物,用一样的餐具,生活习惯全面汉化。 一系列的特权待遇让他们自我感觉高高在上,很快成为精神魏人,转而协助郭珺的统治集团,帮助他们统治、压迫土著们。 这不仅缩减了郭珺需要付出的统治成本,还增加了他的统治收益。 而为了消灭土著们可能进行的反抗,一旦什么地方发生暴乱,则立刻出兵镇压。 然后把主要组织者杀掉,剩下的参与者全部装船卖到魏国本土去消化掉。 不仅缓解了矛盾,还能赚钱——魏帝国本土需要的劳动力数量实在是很大。 统治秩序定下之后,郭珺还特意写信询问自己的兄长和父亲,他的这套规则里还有什么漏洞。 郭瑾看了以后叹为观止,认为这样一来,西蜀国的稳定和扩张将相对容易,魏人的地位也能得到很好的保障。 通过对母国的联络和学习,确保一二等公民在武力和智力上的优势,断绝下层通过教育获得提升的可能,封死教育途径,采取愚民弱民之策,把他们变成单纯的生产工具。 如此一层压着一层,一层想要做点什么,只能针对上一层,而无法针对最顶层的统治者,因为他们无法触碰到。 郭瑾把郭珺的信拿去给郭鹏看,郭鹏看了以后有点吃惊。…

Read the full article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一千五百五十六 郭鵬失去了僅有的半個知心人熱推

小說推薦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东汉末年枭雄志 结束乱世的一代人已经走向终场,这是郭鹏的预感。 仿佛老天也要顺应着郭鹏的预感似的,兴元八年年初,程昱去世了。 程昱终究没有活过郭鹏,一场春雨之后,程昱患了风寒,不到十天,人就没了。 郭鹏都没有反应过来。 郭鹏在程昱刚生病的时候去看了他一次,过了几日还听着大医馆的人说程昱正在转好,正准备再去探望他一次,结果没几天,人没了。 郭鹏盯着程昱的尸体愣了许久,才意识到程昱是真的没了。 然后他发火了。 在大医馆又是摔又是砸,把大医馆砸得一塌糊涂,痛骂大医馆的医生都是群尸位素餐的庸医,废物,养他们还不如养一群猪。 “把仲德还给我!还给我!不然我让你们偿命!偿命!!!” 郭鹏涨红了脸,攥着华佗的衣领子红着眼睛愤怒的嘶吼,像一头受伤的野兽。 他要杀掉大医馆所有的“庸医”为程昱偿命。 退位以来,郭鹏还从来没有发过那么大的脾气。 大医馆全体医者被他的怒火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动也不敢动,头都不敢抬。 郭瑾也不敢去劝说,只能请出曹兰。 最后还是曹兰赶来了大医馆,把盛怒之中的郭鹏带走了。 郭鹏被曹兰带着回到了泰山殿,瘫坐在床铺上好一会儿,然后就抱着曹兰痛哭失声。 “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还和我说,等病好了,还要再帮我办一场大案……他说他查到了又有人在贩私盐,他要狠狠办一场大案……这才几天?几天?他怎么就没了呢?” 郭鹏紧紧抱着曹兰,哭的一塌糊涂。 哭的不像是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子,倒像是个六岁的孩子似的。 程昱是他的半个知心人,是他仅有的半个知心人,程昱没了,他失去了仅有的半个知心人。 无论他怎么哭,也哭不回程昱的命。 兴元八年三月,司隶校尉程昱因病去世,享年八十三岁。 太上皇郭鹏亲自吊唁,抱棺痛哭,连续三天守在程府不愿离去。 直到程昱的棺木将要运离洛阳、回到他的家乡东阿县安葬的时候,郭鹏还是不愿意离开。 他亲自跟着程昱的棺木,把程昱的棺木送出了洛阳城,又站在洛阳城的城墙上远远望着程昱的棺木渐渐离去,直到再也看不到为止。 破天生化 信飞鸟Nask 郭鹏亲自为程昱拟定谥号为【贞】,赠太师之位,以三公之礼下葬。 又因为程昱的特殊处境,郭鹏嘱咐郭瑾,动用临淄营的力量,把程昱的所有族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往郭珺的西蜀国,令他们改名换姓,从此生活在西蜀国,不要提及他们是程昱的后人。 程昱去世了,一直以来强势镇压群臣不轨之心的雪亮法刀没了。 虽然因为太上皇郭鹏的哀伤,没有人敢于公开的欢庆,生怕撞上郭鹏的霉头从而被他宰掉。 但是不知多少人都在心里欢庆。 欢庆这个可怕的家伙终于死了,他们终于不用每过一阵就提心吊胆,生怕自己干的事情被发觉,然后被杀掉。 郭瑾综合考察了程昱的部下们,选择了程昱原先的重要助手法正担任第二任司隶校尉。 根据他的考察,他发现法正气量狭小,锱铢必较,是一个典型的有恩必还有仇必报之人,这样的人最适合坐在司隶校尉这个位置上。 郭鹏的程昱死了,但是司隶校尉不能没有人选。 郭瑾选出了自己的“程昱”。 法正就任以后,似乎是为了向皇帝展示他并不比程昱要差,于是立刻就程昱之前调查的私盐贩售案展开了调查。 他派出很多人四下里调查,目标直指诸葛亮兼管的盐务司。 似乎想要用对诸葛亮的攻击表示自己对皇帝的忠诚,表示自己不畏惧诸葛氏背后的任何政治网络,只忠心于皇帝郭瑾一人。 诸葛亮上表给郭瑾,对此事进行了一番解释,并且说到了最核心的问题——只要有专卖,必有贪腐,必有私盐。 抓可以,但是抓不完。 诸葛亮兼管盐政数年,已经很大程度上革新了盐政弊端,增加了盐务收入。 但是与此同时,他多次上表给郭瑾,称盐务问题并非是反腐就能解决的,若要解决,必须下大决心。 要对盐铁专卖的局面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改变,如此才能改变贩私盐屡禁不止的局面。 郭瑾知道诸葛亮已经尽其所能把盐务做到最好,但是至于要不要改变盐铁专卖的局面,他还在犹豫之中。 他在犹豫的时候,法正就已经掀起了对这一轮私盐贩售的打击,急切地想要立功。 诸葛亮再次上表,请皇帝做出决断,至少一点一点的放款对盐务的控制,否则总是这样打打杀杀不是办法,盐务收入在魏帝国的财政收入组成之中虽然不小,但也不是最为必要的那一个。 为此,朝堂上争议之声颇大,不少人觉得这是诸葛亮在试图撇清自己和盐政弊端的关联,用心险恶。 新的一轮政治斗争近在眼前,而这一切,郭鹏已经毫不在意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御炎-一千五百五十二 我把天下黎庶都當做人去看推薦

小說推薦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东汉末年枭雄志 当年,诸葛氏寂寂无名,最早出仕郭鹏的诸葛瑾只是作为徐州降人进入郭魏集团,横竖看起来也没有任何出挑的地方。 真要说出挑,他还没有他的弟弟诸葛亮那么出挑。 诸葛亮好歹还被认为是魏帝国第一位状元,履历还不错,挺漂亮的,诸葛瑾也就是出任农部尚书开始才被大家所重视,在此之前,完全不显山不露水。 结果一朝登堂入室,居然就能得到如此待遇? 很多家族其实都在盯着郭承志的妻室的位置,而且也有很多好事者列出表单,尝试着把所有符合要求的家族的名单列了出来。 比如首当其中的曹氏和夏侯氏,那是最早和郭鹏一起起兵的家族,对郭鹏有很大的帮助,那肯定是要位列其中的。 蔡氏,郭鹏最重要的恩人的家族,二代皇帝郭瑾的皇后的本家,这一次选择,亲上加亲也未可知。 剩下的诸如张昭家族、赵云家族、李典家族、关羽家族等等等等,都被列于其中,诸葛家族也在其中,这是考虑到皇帝对诸葛瑾的特殊照顾,勉强列在末位。 大家考虑的都是掌握重要的政治权力和军事权力的家族,诸葛家族虽然近来势头挺不错,但是底蕴浅薄,不够资深,所以只能排在末位。 结果万万没想到,正是这个不够资深、不被大家看好的诸葛家族获得了最后的胜利,被皇帝选中成为皇太子妻室的娘家。 一时间前往诸葛瑾府上恭贺的官员络绎不绝,诸葛瑾的府上门庭若市,门前街道上车马繁多,几乎堵住了一整条街的交通。 诸葛瑾本来人缘就算是不错的,一个好好先生,大家都不讨厌他,现在更是追捧他,各种送礼的人几乎把他家客厅都给挤爆了。 不得不说,官员们的政治嗅觉始终都是那么灵敏。 诸葛瑾一边感到些许的不习惯,一边却也从心底里感觉到舒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被吹捧呢? 诸葛瑾府门口门庭若市之时,也有些人看着挤不进诸葛瑾的府门,就转换思维,想起诸葛瑾还有两个弟弟也在朝中为官。 于是他们立刻掉头前往诸葛亮的府上和诸葛均的府上。 就算巴结不到诸葛瑾,巴结一下诸葛瑾的两个弟弟,靠这样的关系不也就等于间接的巴结到了诸葛瑾了吗? 嘿嘿,我真是个小机灵鬼。 于是乎诸葛亮和诸葛均的家门口也被堵的水泄不通。 诸葛氏一门三子顺利成为洛阳焦点之际,郭鹏把郭承志喊到了泰山殿。 郭承志不知道郭鹏为什么要喊他来,但还是乖乖的来到了泰山殿。 抵达泰山殿的时候,郭承志看到郭鹏正坐在小亭子里喂鱼。 很多次他来到泰山殿给郭鹏请安的时候,都看到郭鹏在这里喂鱼。 于是他靠了过去。 “大父,我来了。” “承志来了?” 郭鹏朝着郭承志笑了笑,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来,坐在这里,陪我一起喂鱼。” 这倒不是什么稀罕事,郭鹏经常让郭承志陪着他一起喂鱼,郭承志不以为意,走了过去坐在了郭鹏身边,接过了郭鹏递来的一块鱼食。 看着褪去了少年的稚嫩,多了一丝稳重的郭承志,郭鹏笑了笑。 回到洛阳以后,郭承志先是被册封为皇太子,而后跟在郭瑾身边观政,接受郭瑾关于政治上的亲自指导。 几个月前,郭瑾觉得郭承志把为政大略都掌握的差不多了,于是按照郭鹏培养他的方法,把郭承志丢到了内阁里,让满宠带着郭承志跑腿,让他从零开始熟悉朝廷行政运转的规矩。 先从这里了解皇帝到内阁再到各部尚书的办事流程,感受政令上传下达的过程和不易,完全熟悉之后再去做其他的事情。 做皇帝之前,总要把整个朝廷乃至于地方官府的办事流程搞得一清二楚,继位之后才能有的放矢,不会被轻松蒙蔽住。 这几年下来,郭承志褪去了当年的少年懵懂,开始变得有些沉稳的味道了。 这种变化当然是可喜可贺的。 “听说近些时日你被你父亲派到内阁,满首辅让你负责跑腿,做得如何?累吗?” 郭承志摇了摇头。 “累的确也是有的,但是比起在云州的那二十天,内阁的跑腿虽然疲累,却没有那么大的压力。” “嗯,内阁的政务的确多,需要和各个部门接洽、联络,跑腿也是从早到晚不停歇,非常疲累,但是在这里可以很好地了解朝廷政务是如何从皇帝到具体执行命令下发的,是一个很重要的学习流程。” 郭鹏点了点头:“当初你父亲也被我放在内阁放了一阵子,学了一阵子,好好的跑了跑腿,对上下政务了然于胸,我才把他放到了另外的岗位上,等你在这里学了点东西之后,你也会去其他的岗位。” 郭承志缓缓点头。 “孙儿绝对不会辜负大父和父亲的期待。” 冷总裁的俏丫头 鱼小语 “那就好。” 郭鹏笑着说道:“多经历一些,多担任一些职务,多学点东西,以后肯定用得上,各部门都有各部门的弯弯绕,深藏于表面之下的潜规则,你要是搞得清楚这些,你当皇帝就能相对轻松的应付群臣。” 拍了拍郭承志的肩膀,郭鹏叹了口气。 “这些日子,只要我待在宫里,除了写写字之外,最多的就是坐在这里喂鱼,想想过去的事情,或许是我上了年纪,越来越怀旧,越来越容易想起过去的事情。 十几年前可不是这样,当时,我满心想的都是未来,都是如何才能给魏国带去更好的变化,让魏国变得更强大,国祚更久,整天都在忙碌,根本没有时间怀旧。 等我真正做到了我所能做到的一切,让魏国远迈秦汉,我才有闲暇时间空下来,坐在这里,然后就不自觉地开始想起过去,想起我年幼时,和年轻时,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华都市言情 東漢末年梟雄志 線上看-一千五百五十 郭鵬還是那個大忽悠熱推

小說推薦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东汉末年枭雄志 曹操的病到底还是没什么好转,说话口齿不清,很难组织话语,半边身子动弹不得,另一半边也挺困难的。 他只能躺在床上,或者坐在大医馆专门为曹操特制的轮椅上,让人推着他,才能行动。 虽然如此,但是看到郭鹏和曹兰的时候,曹操还是会很努力的动动眼睛,说几个字,然后红了眼圈,眼泪水一滴一滴往下掉。 曹兰只能和曹操一起哭。 郭鹏站在一旁,看了看从外地调职回来的曹丕和曹植。 曹丕和曹植虽然是曹操的庶子,但是曹操对于儿子们还是比较关注的。 他对待儿子们没有太多的嫡庶之间的看法,主要看儿子们是否和他的胃口,是否足够聪明勤奋。 和郭鹏比起来,曹操无疑是个更加称职的父亲了。 很显然,他也把更多的精力倾注在不同儿子的身上,所以除了曹昂之外,曹丕曹彰曹植曹冲之等四个儿子都是比较优秀的。 身子骨较弱的曹熊前些年病逝了,还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也病逝了,这对于曹操来说是不小的打击。 幸好他最关注最钟爱的几个儿子都还在,这让他感到慰藉,不至于太伤心。 如今,他成年的儿子们都结婚了,该生孩子的也生了孩子,他含饴弄孙,倒也有别样的快乐。 他本想完成这一次货币改革的任务之后就彻底退休,正式过上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退休生活,谁知道临门一脚,他却倒下了。 这让儿子们非常上心非常担忧,日日侍奉在曹操身边,生怕曹操再有什么三长两短。 看着曹操差不多平静下来了,郭鹏便把曹昂喊到了另一边。 “你把这件事情告诉冲之了吗?” “已经送信去了,具体还没有等到冲之的回复,臣希望冲之能早些回来。” 郭鹏点了点头。 “能尽快回来就尽快回来吧,眼下这个情况,我听大医馆的人说,还是有风险的,万一再犯,就真的药石无救,子脩,你最年长,是长兄,这个家你要撑起来才行。” “臣明白,臣会管好这个家。” “那就好。” 郭鹏笑了笑,拍了拍曹昂的肩膀:“对了,子脩,我听说你的嫡次女还未嫁人,但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了,你可以择一好人家与之结亲,尽快成婚,给你父亲冲冲喜,说不定病就好了呢?” 曹昂一听这话,就愣住了。 郭鹏并不在意愣住的曹昂,他看望了曹操之后,便和曹兰一起离开了。 回宫的路上,郭鹏握住了曹兰的手,安慰着情绪低落的曹兰。 “放心吧,阿兰,大医馆的医师会竭尽全力为大兄医治的,你要相信他们。” “我不是不信他们,我是不信这时运。” 曹兰摇了摇头,面色凄怆道:“先前是郭公离世,再然后蔡公离世,咱们身边的老者一个接一个的离世,我在想,是不是时候到了,他们都要走了……” 郭鹏叹了口气。 “生老病死,乃自然之理,自古以来,哪里有不死之人呢?阿兰,你不要想太多了,包括咱们在内,终究也是要走的。” “那也有个先后,先走的人一了百了,后面的人该如何心痛?” 曹兰盯着郭鹏:“还是说你觉得你可以走在我前头,留我一人孤苦伶仃?” 郭鹏愣了一下,然后无奈的笑了。 “那你是要与我争一争谁先走,谁后走?” “我不与你争,争这种事情作甚?不是纯粹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曹兰撇过脸去,叹了口气,又说道:“只是觉得这些年,走的人越来越多了。” “毕竟咱们也不年轻了,什么时候走也是正常的。” 郭鹏的脑海里闪过了很多令人怀念的片段,但是那终究是一些回不去的思念。 回到现实里,郭鹏看了看曹兰,缓缓开口。 “我已经和阿瑾商量好了承志的太子妃人选了。” 曹兰转过头,一双眼睛盯着郭鹏。 “谁?” “农部尚书诸葛瑾的女儿。” “…………” 曹兰愣了一下:“农部尚书诸葛瑾的女儿?” 她似乎有点疑惑。 “之前咱们不是谈论过,你也觉得子脩的女儿很适合吗?还是蔡公的外孙女,亲上加亲,不好吗?” “亲上加亲当然好,但是那是对民间而言的,皇家,可不能总是亲上加亲。” 郭鹏握着曹兰的手:“我和子脩说了,打算让他也尽快给女儿找个夫家,和承志一样,办个两场婚礼,给大兄冲喜。” 冲喜当然是可以的,曹兰也希望曹操尽快康复,可是郭承志的婚事,这………

Read the full article

精品都市小说 東漢末年梟雄志 txt-一千五百四十一 焚書展示

小說推薦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东汉末年枭雄志 其实,郭鹏早就知道这一天会到来的。 现在到来,或者晚一点到来,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本格物学的教科书,是他最后的尝试,向郭瑾发去了最后的试探。 而郭瑾的反应其实根本没有超出他的预料。 网游之重生灵域 自打董仲舒为了维护皇权和大一统的局面而革新儒学之后,君权神授就成为这一整套君臣纲常伦理体系的根基。 这一整套体系严密、强势、有理有据。 皇帝靠着这一套体系从此有了神秘的面纱,成为了神圣的存在,一言一行都是真理,口含天宪,言出法随,理论上拥有无限的权力。 臣子们则依附皇权,以忠诚为代价换取皇帝的信任,被赋予这份权力,代替皇帝行使权力,在皇帝理所不能及的地方作为皇权爪牙而生存,而作为。 到了民间,家族的存在也被纲常理论进行了一番改造和强化,皇帝是天下人的君主,家主就是家人的君主,皇帝对天下人拥有无限的权力,家主对家人拥有无限的权力。 皇帝理论上可以对天下人肆意妄为,而家主理论上也可以对家人肆意妄为,这一切以君权神授和三纲五常为基础。 而为了给这过于赤裸的法则披上温情的掩饰,避免、限制反抗,光靠忠诚是不够的。 于是统治者精巧的选择了【孝】这一大义,给君权神授的基础裹上了孝的外衣,让这一丑陋的伦理体系看上去变得温情脉脉。 因为忠,臣子要对皇帝服从。 因为孝,后辈不能反抗长辈。 反抗的正义性遭到了【忠孝】的双重压制,瞬间沦为叛逆举动,为世人所不容。 皇帝为了自己的利益,当然会竭力维护这一套体系。 君为臣纲,臣子虽然受到皇帝的压迫,但是也能在这一压迫之中获取利益,得到权力的分润,满足自己的权益,当然也要竭力维护。 下到民间,以家族为单位的基层社会之中,很难得到权力的分润。 但是因为夫为妻纲、父为子纲,所以就算是普通家庭的家主也获得了这一体系当中相对优势的地位,当然也要维护这一体系。 封建君权绑定了父权、夫权,君、民、黎庶前所未有的就这一体系达成了一致。 君权神授和三纲五常就此成为了贯穿中国封建社会的思想基础。 这一套体系之精巧不仅在于此,也在于它给皇帝上了枷锁,给臣子上了枷锁,给天下万民也上了枷锁。 大家若要维持表面上的和睦,就必须要维护这一套体系。 而这一套思想体系虽然已经和孔子坚持的儒家学说相去甚远,可它偏偏名为儒学。 这是一套极具包容性的体系,把整个中国古代社会包裹其中,深入到民间最基层,不分贫富,让每一个男性都得以在这个体系中获利。 也不单单是男性,有些时候女性也会因为失去丈夫而年龄较大,从而利用孝的存在,接替了丈夫的父权,成为家主,成为这一体系当中的既得利益者。 正因为在这样的一个体系下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压迫他人的人,都有可能从中获得利益,都有可能成为【吃人】的那个人,以至于在残酷的阶级压迫之下,这一体系还能维持近两千年。 说起来,这个体系真的很“公平”。 公平的让任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那个吃人的人,公平的让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压迫者。 也因此,每一个人都在默默的维系着他。 在汉武帝和董仲舒等精英的努力之下,一个保守的、排斥进步的超级稳定的社会结构由此诞生。 在此之后,无论王朝更迭,分分合合,这一社会结构再也没有发生过改变,如果没有强大外力介入,这一体系大抵能维持到天荒地老。 神权、皇权、父权、夫权已经完成了绑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郭鹏自己也深陷其中。 他奉天称帝,接替的是汉朝法统,立国根本就是这一套法统。 他不是因为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拥护而建立魏国从而称帝,他权力的合法性来自于废帝刘健,刘健的权力合法性来自于汉朝,来自于上天。 郭鹏是魏天子,是天子,是天的儿子,代天行政,所作所为皆由天来背锅,由天来负责解释——听不听得懂是别人的事情。 你靠着这一份社会共同认知走到了现在,结果就要过河拆桥? 格物学最早在朝中出现争论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番说辞,当时郭瑾忙于巩固权力地位,无暇顾及此事,郭鹏也要时间来筹备这件事情,核心争议就暂且搁置了。 时至今日,格物学正式推广已成定局,而其中这关系到这一套三纲五常伦理体系根基的认知,已然成为了郭瑾不能退让的核心利益。 皇权的存在,本身就不是世俗的认知。 这一份过于无限且广大的权力,需要超乎人类认知的神秘力量来背锅,这样才能勉强得到社会的共同认同,如果这一份认同被推翻了,皇权的根基就要被动摇。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魏帝国的根基就要被动摇。 重塑认知? 那么大的无限的权力,你让谁来给你背锅? 群臣都知道这是一种伪装,但是他们需要以此获利,所以他们当然不会多说什么。 但是天下万民是相信的。 你现在主动告诉他们这是假的,然后呢? 你要怎么向天下万民解释你能拥有如此强悍的权力?…

Read the full article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東漢末年梟雄志笔趣-一千五百二十八 李乾決定畢其功於一役看書

小說推薦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东汉末年枭雄志 二十天的时间,当军队还有一天就要开拔的时候,郭承志回到了郭鹏身边,结束了自己短暂的基层社畜之旅。 “感触如何?” 郭鹏询问郭承志。 “太辛苦了。” 郭承志直接蹦出四个字,一脸苦涩的笑道:“大父,我从没想到做一个基层小吏居然要做那么多事情,压力居然如此之大,感觉比我们在学校里接近考试的时候压力还要大。” “你们考试算什么压力?横竖被责罚一阵,与这里的工作相比,考试有生命危险吗?” 郭鹏摇头道:“军令如山,不得有误,耽误行军征战,负责后勤的官员上上下下都要问罪,罪行严重的话,斩首也未可知,如此严苛军法之下,办事官员才不敢有丝毫疏漏。” 这还真是玩命啊。 郭承志感到后勤人员的压力真的太大了。 “大父,这也太严苛了,后勤官员苦不堪言啊,长此以往,怕是他们根本坚持不住,这对他们的要求太高了。” 郭承志回想起了自己身边的那些同事们的黑眼圈,还有掉下来的头发,感觉头皮阵阵发麻。 坐在他身边那个办事吏员只要把手伸到头发里,稍微那么一捋,就能捋下满手头发,搞得他头上痒都不敢抓,只能稍微搓一搓,生怕自己本就稀疏的头发变得更加稀疏。 惡 龍 那个头发最少的吏员甚至都不敢好好洗头,生怕把自己为数不多的头发给洗没了,到时候冠都戴不上,但是根据他的经验来看,不洗,头发只会掉的更多。 所以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妥协了,老老实实洗头,然后看着掉下来的头发长吁短叹,并且到处打听哪里有卖假发的。 假发这东西自古就有,但是光明正大卖假发的还真不是太多,大家都知道他头发有问题,戴不戴假发其实意义不大,只是相对有点安慰性质的效用。 平时还好,一到战事期间,基层办事吏员由于压力大且总是熬夜,脱发是挺普遍的现象,所以他们也多次向上级部门抗议,觉得不能让他们干活干的头发都没了。 上级部门对此也是相当的苦恼,减负吧,达不到要求,不减负吧,下面人闹着要调职,也是没办法。 所以地方兵部这种后勤部门一到战争期间总是矛盾重重。 郭承志觉得自己不知道就算了,既然知道了,总要为那些二十天的工作伙伴们争取一点宽松的待遇。 “苦就对了,他们不苦,前线作战的将士们就要面临危险,稍有什么物资上的缺漏导致供应不上,轻则损兵,重则动摇军心,那是小事吗?你们的工作,关系到三万将士的性命和国家大局,能不严苛吗?” 郭鹏正色道:“承志,你不要觉得辛苦的就只有后勤官员,前线作战的将士何尝不是拿命在拼?为了前线将士,后勤工作务必要严苛,务必要到位,否则受到损失的就不单单是前线将士。” 郭承志一愣,感觉自己的确是想的太简单了。 是啊,军国大事,怎能因为辛苦就想着回避呢? 后勤官员轻松,那简直就是在草菅人命,出了什么问题,前线官兵是要找他们拼命的。 而且因为后勤问题导致战争不利,损失最大的,还是国家,与失去性命相比较,失去头发难道不是最幸运的事情? 这样一想,郭承志果断向郭鹏认了错,表示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这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你身处其中,对他们产生共情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也正因为此,你对与他们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你已经知道为政办事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郭鹏笑了笑。 郭承志点了点头。 “上官的命令下达,我们要立刻去办,有些时候这件事情还没办好,下一个命令又传达过来,我们忙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任务最紧张的时候,明明刚开始做事的时候还是早上,一转眼,就到午休,再一转眼,就是星夜了。” 郭鹏听到他这样说,稍微有些怀念当初创业的过往。 “当年大父刚刚建立魏国的时候,也是如此的繁忙不堪,麾下众臣个个都要从早忙碌到晚,根本不得安歇,稍微想歇息一下,也只能趴在案桌上稍微眯一眼,当年的魏国,就是如此这般勤勤恳恳建立起来的。” 郭承志缓缓点头。 “先辈创业不易,太学里的老师,常常如此说,今时今日,我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明白就好,知道底下人有多不容易,以后位于人上时,你的施政就要多考虑考虑基层吏员的辛苦,更要顾虑到比吏员还要辛苦的平民百姓,他们才是压力最大的一群人。” “孙儿记住了。” 郭承志用力的点了点头。 该处理好的都处理好了,军队整备完毕,物资准备完毕,战争即将展开。 大军的先遣部队已经出发,将军张郃被任命为先锋大将,率领先锋三千率先开路而去。 主将李乾统领剩余两万七千主力紧随其后,大军浩浩荡荡开赴战斗前线——那座被当地人称为黑山的反叛部族十余万人最后的栖身之所。 此战,李乾决定毕其功于一役,荡平黑山,彻底剿灭全部反叛部族,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治安战,平定云州。 而且此战之中,帝国太上皇郭鹏身处于大军之中以为参赞,全军士气高涨,斗志昂扬,誓要将这场最后的战斗献给太上皇郭鹏,作为他们此番见面最好的礼物。 郭鹏带着郭承志全副武装居于中军,一路走,一路给他讲述自己当年行军征战所掌握的一些基础知识,一些课堂上绝对学不到的知识。 兴元三年二月初六,先锋军在张郃的率领下击退了反叛部族的一次试探性攻击,反叛部族被打得很惨,狼狈逃回山里,依旧没能突破魏军的封锁线。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无论是一座山还是一条河,它的承载力都是有限的,人一多,这山和水就承载不住了,山和水再怎么能养人,也没有土地的承载力强。 叛乱部族死守黑山山脉多年,早已把这座山的承载力提升到了极致,他们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 可现在外出的道路被魏军全面封锁,交州的物资支援也被满宠截断,与他们做交易的一应人等被满宠带领警队全部剿灭。 此时此刻,黑山叛军已然到了极限,再无法有所作为,他们现在只是依靠着黑山的险峻山势对抗魏军。…

Read the full article

hkf7n都市小说 東漢末年梟雄志討論-一千五百一十八 郭承志不懂女人展示-75lcx

小說推薦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东汉末年枭雄志 曹兰现在怎么看郭鹏怎么不顺眼,怎么做都是错,所以干脆不做。 我换个人去做不就好了! 郭鹏就感觉换一个人去说,效果应该更好,看到最喜欢的孙子,曹兰的心情应该就好多了。 想通之后,郭鹏低声对郭承志说道:“承志,现在大父有个事情要你去办。” “什么事情?” 郭承志很高兴的询问,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帮到郭鹏一些什么事情了。 “你大母因为一些琐事和大父生气,闹别扭,大父现在没有任何办法,你去劝劝你大母,她说不定就想通了,不和大父闹别扭了。” “啊?大母和大父闹别扭了?” 郭承志有点意外:“怎么会呢?大母怎么会和大父闹别扭呢?” “唉,这个事情说起来就好笑咯。” 郭鹏哭笑不得的把前因后果告诉了郭承志,郭承志眉头皱的很紧。 “大母素来宽容,怎么会因为这种小事就和大父置气呢?大父,您该不会又做了什么其他的事情吧?大母不是这样的人啊。” “没有啊,就那一句话,你大母就气到现在,怎么说都不原谅我,怎么说都是我的错,我也是没办法了,才从车子里跑到了车子外面。” 郭鹏叫苦不迭:“你什么时候听说过我惹你大母生气过?我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真的只是一阵交谈而已,她就生气了。” 郭承志挠了挠脸蛋,想了想记忆之中和蔼慈祥的曹兰,怎么也想不到她生气的样子。 “大母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生气呢?” “承志,你还小,你不懂女人,等你到了大父这个年纪,你的妻子到了你大母这个年纪,也一样会做这种事情,到时候你就知道大父现在是多为难了。” “不会吧?” 郭承志难以置信:“那,孙儿去问问大母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以,你去问问吧,记着,一定要和声细语,谨慎一点,千万不能像之前那样口无遮拦,你大母现在脾气不太好。” 郭鹏告诫了郭承志。 郭承志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那么温柔和蔼的大母,怎么会随便生气,还会发脾气呢? 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大母发脾气! 郭承志还是觉得肯定是郭鹏做了什么错事,才让曹兰如此生气。 于是他大大咧咧的跑到了曹兰的车架所在的地方,当时大家伙儿都在张罗着要埋锅造饭吃午餐,郭鹏的其余几个妾侍都下了车聚在一起说话,只有曹兰不见踪影。 郭承志拜见了几位姨奶奶,然后夏侯兰告诉郭承志,曹兰一个人在车子上生闷气。 郭承志点了点头,然后跑到了车架外面。 “大母,大母您在里面吗?” 曹兰听到了郭承志的声音,便掀开了车帘。 “承志?你怎么来了?” 郭承志爬上了车架,曹兰侧身让开了位置把郭承志放了进来。 洪荒之大地苍熊 “大母,您生气了?” 郭承志刚一坐稳就嬉皮笑脸的看着曹兰。 國民 校 草 更年期的曹兰心思异常敏锐,立刻就猜到了郭承志的来意。 “是你大父让你来的吧?” 倾世宠奴 星之叶 “嘿嘿,大母,有什么事情也不用生气啊,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大父做了错事,您多担待着点儿,你们都快四十年夫妻了,还有什么事情是无法相互理解的呢?” 郭承志握着曹兰的手,小声的劝慰曹兰。 老 螃蟹 曹兰摇了摇头。 “倒也不是我一定要和他生气,只是他那话说的我心里就不高兴,堵得慌,那么多年了他也没对我说过那种话,现在忽然对我说这种话,肯定有问题。” 郭承志回想了一下郭鹏交代的前因后果。 “那样的话……大父的确也有不对的地方,不过,就是这样吗?” “什么叫就是这样?这还不够吗?”…

Read the full article

o6n0l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起點-一千五百一十四 郭鵬愁眉不展相伴-bgck7

小說推薦 – 東漢末年梟雄志郭嘉一提起曹昂,曹操的面色就变了。 变得柔和起来了。 毕竟是多年未见的长子,一人在外拼搏那么多年,如今终于挣够了功绩回洛阳高升,从此父子又能团聚,如何不欣喜呢? 不过,真的就那么简单吗? “啊,是啊,子脩要回来了,还是要回来内阁做辅臣。” 重生之创世纪 山客 曹操看向了郭嘉:“所以,奉孝,你觉得,我该主动上表乞骸骨吗?” 郭嘉摊开双手。 死亡約定 “这个事情,是你的事情,我只知道,父子在同一部门任职,还是有诸多忌讳的,若能避免,就当尽量避免,否则,孟德,你和子脩都是皇亲国戚,说出去也不好听不是?” “呵呵呵呵。” 曹操一边摇头一边笑:“我当时就看出来了,陛下这是在和我商量呢,让子脩回来,我退下去给他腾位置,我六十二岁了,陛下觉得我老了,不堪用了。” “陛下要做的事情,太上皇其实也在做,陛下不过是顺着太上皇要做的事情在做事情,其实并无二致。” 郭嘉又拿起了筷子:“只是枣祗做得太过了一点。” “你知道太过了,你怎么不阻止枣祗?你和枣祗可是同一批跟随太上皇的元从老臣,你怎么不想着劝一劝?” “我可是参谋台的人,我去劝他?那我估计会比他更早倒下。” 郭嘉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又说道:“而且,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谁又能想到呢?” “是啊,谁又能想到呢?” 两人相顾良久,顿觉无言。 沉默片刻,郭嘉开口问道:“孟德,你会乞骸骨吗?” 曹操举起酒杯喝干了杯中酒。 “如果我现在下来了,谁来做内阁首辅?” 郭嘉认真的思考片刻。 “好像没什么特别合适的人选,内阁首辅必然是亲近之人,当今陛下的亲近之人……其实并不太多,孟德,你且宽心,就算陛下是那个意思,不还没到时候吗?” 看着郭嘉一本正经嘲讽自己的样子,曹操哭笑不得。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说这样的话?” “什么时候?天崩地灭?还是天下大乱?董卓之乱的时候你我不还是该吃吃该喝喝?怎么,家大业大了,就开始患得患失了?” “如你这般的洒脱的人,满朝上下又能有几个?奉孝,你别把我看得那么洒脱。” 曹操叹息道:“我父亲去了很久了,我要为整个曹氏负责,子脩没有登堂入室扛起曹氏重任之前,我不能退,我要是退了,朝中就没有曹氏的话事人了。” “没有话事人?太上皇后就是你家最大的话事人啊。” 我的主任妳好呀 溫柔的自閉癥 郭嘉叹息一声:“你只是被斥责过,何曾经历过与我一样的事情?孟德,你还不知道吗?你,在太上皇心里的地位与我是不同的。” “不同?” 曹操忽然一阵恍惚,仿佛穿越时空一般看到八岁的郭鹏站在面前对着自己笑,紧接着这画面破碎,面目凶狠的郭鹏红着脸对自己大声斥责。 真有不同吗? 或许吧。 但是在曹操想来,并没有什么不同,若没有曹兰,曹氏的处境哪有现在这般好? 就算有了曹兰,曹洪不也是说罢免就罢免吗,曹仁不也是说退休就退休吗? 军队里,曹氏已经没什么大的话语权了,军职最高的,是正在镇西都护府喝风吃沙的曹休,根本不能影响到整个魏军,整个魏军的高层已经没了曹氏的位置。 万一自己再退下来……朝堂上也就没有了,硬是要把夏侯氏算上,夏侯惇还在漠州喝风吃沙呢。 曹操惆怅不已。 曹操当然想不到,距离他并不遥远的地方,就在长安城内,郭鹏也是一样的惆怅。 经济危机达到顶峰的时候,郭鹏抵达了凉州,经济危机过去之后,郭鹏回到了长安城,结束了自己的西行。 一年多的时间里,郭鹏走到了帝国的最西边,本来只是巡游,却正好撞上了大规模经济危机的爆发,不得不耽误了大量时间。 当然,这些时间耽误的并非没有价值。 至少在这段时间里,郭鹏亲眼目睹了在没有自己的情况下,郭瑾是如何控制朝廷解决这场经济危机的,也看到了能臣干吏们是如何为了魏国和自己的前途而奋斗的。 郭瑾证明了他应对危机的能力和决断力,操控程昱发起廉政风暴,用极为犀利的手段把越界的枣祗一棒子打死,解决了这一波经济危机引发的政治危机。 这一波政治危机若不能干脆彻底的解决掉,则皇权必然受到削弱,郭鹏辛辛苦苦从群臣手里夺回来的权力将不可避免的外泄。 想要再次夺回来就不容易了。 魏帝国的中央集权虽然不是以君主专制为代表,就算群臣夺取权柄,中央集权一样能维持住,但是失去了皇帝的节制,群臣会怎么玩弄权柄,就真的不好说了。 这个时代,强势的君主专制是魏帝国维持昌盛的基础,若有朝一日君主无法专制了,魏帝国就会走向衰落和分崩离析。…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