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靜怡

dgxus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相望於江湖》-99、悲喜人固態,艱辛遍荊途!閲讀-5bj2v

相望於江湖
小說推薦相望於江湖
对于没能见到雪溪,皇帝心里即失望,又恼恨!明知自己御驾亲征就在近处,可雪溪竟然不来拜见,难道还要自己堂堂天子去求见他?显然是一点都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異能之歡喜人生
而且他声称会带领武林中人暗中协助自己,但终究还是把自己这万金之躯的天子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那其中又是否有什么阴谋诡计?
可无论怎么想,皇帝明知自己已经是骑虎难下!无论发生什么,都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因为就算现在突然后悔想打道回府,自己的屁股恐怕也未必还有机会坐到那张龙椅上了!
听说皇帝已经启程,雪溪当即召集手下。只是没想到,恩师古慧神和刀神林振东居然会主动前来。
虽然心里不悦,但在人前雪溪仍旧要保持对师父的尊重,可冷淡、疏远的态度也很明显了!
林振东旁边见到,心里不由得暗暗惋惜!古慧神侠义毕生,收到了一个能传承其衣钵,继承毕生所学的天才徒弟,这原本是可遇不可求的幸运!但偏偏他这个徒弟天赋有余,却没半点他的悲天悯人之心!
穷尽二十年好不容易教出个能够青出于蓝的弟子,但却无法真正寄托希望。林振东将心比心,只觉得那恐怕比始终无法燃起希望更加难受!
不过林振东终究也非世俗常人,虽然对雪溪态度也不免冷淡了些,可也感觉没道理把什么事都强加给他身上,更不应该只因为他没心甘情愿的受苦受罪就要去非难!毕竟一个过分墨守成规,完全没有自立意识的人,就算本身天分再高,也难以超越被继承者本身!
雪溪对师父和林振东要跟着自己行动并不觉得奇怪!毕竟今后这一战事关天下存亡,他们自然会想尽一份心力。不过他也不无奇怪!因为恩师说什么也不肯让大师父邵秋风与自己同行,但却把雪裳带在了身边!
可归根结底,虽然心里的计划已经极尽周详,但雪溪仍旧不敢自称有十足把握,所以现在他根本没有更多的余力去考虑其他事情!
一路来到事先约定的地点,见到他,众人纷纷前来献殷勤。雪溪只是简单的敷衍过去,便径自去找童锦鸢了。
十几天过去,童锦鸢的伤势早已痊愈。重见心上人,彼此都被深深的裹挟在了甜蜜之中!
“你终于报仇了!”
雪溪微笑点头,轻轻吻了下怀中伊人的额头:“是啊!虽然事情并未了结,但我自己的仇人毕竟都已经付出应有的代价了!说实话,如果可以我真想现在就带着你远离一切,找个山明水秀的地方逍遥自在的过日子。再也不去管什么江湖 ,什么天下了!”
童锦鸢幽幽轻叹口气,**般问:“你真的可以放弃一切吗?”
“当然!难道你觉得我会对这个到处腐朽愚昧的世界有什么眷恋?我真会贪图什么名利地位?”
童锦鸢低落的摇摇头:“你当然不会在乎什么名利,地位!可是,我又怎么能那么自私呢?”
雪溪听了一愣,轻轻扶起她,看着那张布满忧郁的面庞:“鸢儿!你怎么了?”
“哎!你身为武林盟主,身系万千同道。如果真的突然撒手,江湖岂非又要从此陷入混乱?再有,我真心爱你,可以和你厮守一生当然是求之不得!可是想到还有那么多为你牵肠挂肚的人,我怎么可以只心安理得去自己幸福?”
“鸢儿,是不是谁说了什么闲话?你……”
公主謀財:無雙國後
“不!我只是想,你师父武圣古老前辈,你爹溪大侠都是毕生为了武林正义鞠躬尽瘁!天心教虽然被称为邪教,可我爹一心统一江湖又何尝不是希望可以永远消除武林纷扰?如今论武功,论才智你都已强过先人,难得又是人心所向,我实在不应该只为了自己的幸福,就让你抛下那么多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你身上的人!”
雪溪听了不由仅仅蹙眉,紧握着爱人微微发凉的双手:“鸢儿!人各有命,富贵在天!无论我愿不愿意,可今时今日我自问所做一切都已经对任何人仁至义尽了!我们已经错过了太多时候,也该到了我们享受自己快乐日子的时候了。天下兴衰从来都只是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才能左右,就算有责任也是天下人的责任。而我做的早已超出我该付出的,难道非要我牺牲自己的幸福才行吗?”
重生之華娛巔峰 小獵豹
“可是就算我们真的可以找到一个所谓的世外桃源,但整个世界都在腥风血雨,你真的能一点都不会惦记?”
“我……”
雪溪心里此时大为烦恼!真想不明白,天下间恶人比善良的人多了何止千万倍?可为什么偏偏那凤毛麟角的好人全都让自己碰上了?
如果说要报恩,自己已经完成了师父交给的任务,就算要算利息现在也应该足够了!说要尽孝,自己已经救出了从未养育过自己一天的母亲,还给那个把自己拖进了苦海的父亲报了仇!
再说什么狗屁公义!自己做的难道真的还不够?难道非得付出自己的一辈子,去为了幻想人世可以变得更美好,而最终含恨九泉?
不行!雪溪不愿意去做那种愚不可及的事,不愿意重蹈古往今来那些所谓善良忠义的覆辙,更加不愿意被人世间滚滚浊流无声无息的淹没掉!
事实上世人即贪且愚,根本不会有醒悟的一天。忠臣、良将只有死的足够悲惨才能流芳千古!邪恶就算被万世唾骂,但却也享尽了一世富贵荣华!
雪溪并不想青史留名,也自问从没干过什么无端害人的事。就算臭名千古,也只不过是世人的愚昧,无知,自己更加没理由要为了那样的一个世界去埋葬一生!
不过,雪溪也明白和世人争辩这些毫无意义!面前的可人儿虽然是自己心中所爱,但她终究也还是世人之一!总之自己已经找到了人生方向,并且自问绝没亏欠任何人,所以绝对不会去为世人欠下的糊涂账埋单……!
所谓:小别胜新婚!
雪溪和童锦鸢的关系早已经是武林人尽皆知的秘密,虽说他和刘素茵先有婚约,但就算三妻四妾,也纵有个亲疏之别!不过在正道中人心里对出身“邪派”的童锦鸢总难免有所芥蒂,但想到日后正牌的武林盟主夫人总还是前盟主之女,倒也不必太过苛求了!
见到两人成日的出双入对,如胶似漆,说实在的,并没有多少人心里真的高兴!只不过各自原因不同,至少在霍应清心里,觉得雪溪只图自己享乐,并未尽到身为武林盟主的职责!
“雪弟!你回来也好几天了,大伙都在眼巴巴等着你一声号令去为天下除害呢,可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除害?除什么害?”
“当然是襄阳王高廉啊!”
“他算什么害呢?”
霍应清听得满脸愕然:“什么?他……他意图谋反,还勾结外敌,置天下百姓深陷水火,难道还不算害?”
雪溪微微点头一笑:“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倒是的确该除!不过,你红口白牙把天下百姓心目中的第一贤王说的除此卑劣不堪,可有什么证据吗?”
霍应清满心错愕的看着他,好半天都缓不过神来!而一边童锦鸢暗暗思索着:“虽说襄阳王的行径已经多少露出了些马脚,但毕竟还没有足以证明他阴谋野心的实证。如果就贸然出手,起码他手下的大军也不是我们能轻易应付的。不过我听说皇帝已经御驾亲征到了边关,雪弟,你大概早已成竹在胸了吧?”
笑了笑,雪溪看着霍应清道:“霍兄啊!人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身边有燕姐姐这样的女中诸葛为妻,那么久怎么还学不到半点她的聪明才智呐?”
霍应清被他说的脸上一红,童锦鸢淡淡一笑:“不过,皇帝亲征虽然可以提升边关将士的士气。可如果高廉趁势起兵造反,无论结果如何,也一定会天下大乱的!”
“燕姐姐!天下早已大乱了,不是除了各高廉就真的能解决所有问题!”
“但如果朝廷大军自己先拼个你死我活,天下百姓不是更没指望了吗?”
“可就算他们不拼命,天下百姓就能有多大指望?”
步兵之王鐵鷹師 桐城紫妖
“至少凭你和皇帝的交情,你总能献计献策,相信他应该会听你的吧?”
“听到是应该会听!不过,顶多也只是现在一时罢了……”
童锦鸢听了一愣,随即轻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所谓:狡兔死,走狗烹!天下定,谋臣亡!有朝一日天下太平,你聪明绝顶,武功盖世,又是武林盟主,声名也必定会天下传颂,到时候就叫做功高震主,皇帝恐怕难免会见疑于你的!”
農夫傳奇 關漢時
江湖明月心 明沁
雪溪淡淡点头,霍应清紧皱眉头问:“那雪弟,就因为这个,你就打算从此对一切不闻不问了?”
雪溪微笑摇头:“倒也不尽然!至少从一开始,我和高廉这一战就势必难免!所以,我起码会把该做的事做完!”
“然后呢?”
“霍兄!你能不能告诉我,无论江湖,还是所谓天下苍生,我雪溪活到今天,我究竟欠了哪个人哪怕只是一文钱?”
霍应清听得一阵呆滞!童锦燕凝目道:“你不欠任何人!相反,应该说所有人都理所当然要感激你!但是,你虽然把所有人都拉出的火坑,却又把他们都推进了沼泽里,这难道算是对的吗?”
“那你这意思是说我救人本身就是错的?而且就算我不图报答,也必须为了那些救活的人死无葬身之地?”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我从来不否认,从一开始所有一切都不是我自己本心愿意做的。但我到今天的所作所为,自问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果你们觉得我还要理所当然去为了什么人做什么,对不起!如果早知道会落到这个地步,我宁愿当初没被师父救活,早点死掉倒也干净!”
“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赶紧拉住急怒的丈夫,童锦燕皱眉道:“雪弟!我们并没有非要强迫你的意思,可是……”
不耐摇头,雪溪生硬的打断她:“行了!我已经听够了你们的教训!总之我有自己的想法,不会为任何人改变……”
高廉大军和番邦对峙数月,虽偶为敷衍接战,可全心全意还是在密切关注朝廷动向。但如今皇帝居然御驾亲征,高廉不由得大为踌躇起来!
他虽然野心勃勃,但厉害关系也是能看清楚的。现在夺位虽然很可能成功,但之后必然会天下大乱,朝廷也好,各路统兵大将都未必会向自己俯首称臣!而且自己要做的,是太平盛世的有道明君!如果对御驾亲征的皇帝出手篡位,不仅会令天下大乱,自己父子两代苦心积累的贤明也会一朝丧尽,那好不容易得到的帝位也绝难长久!
可如果不趁这千载良机夺位,皇帝面前,自己也不可能再敷衍抗敌。那么自己多年和番邦秘密缔结的盟约,也要功亏一篑!之后如果皇帝如果突然向自己下手,自己也将失去最有利的靠山。
高廉也曾设法试图劝说番邦起码暂时退兵,哪怕只是做做样子,只要能让皇帝无话可说就行。但番邦根本不理他的要求,反而还咄咄逼人,让他马上自立为帝,平分天下。
此时的高廉是左右为难,轻重都已无从权衡!
可就在此时,突然传来消息说皇帝行宫遭遇刺客。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刺客被禁军当场乱箭射杀,竟然就是已经应该死在明溪雅筑的严阔海。
自从雪溪当上武林盟主之后,江湖正道没少发生事端。可他从天山和三仙岛调集的高手并未经常出现在人们面前,并没有谁真的在意过这的确很不合理的事实。因为从那之后江湖上不断传出丝丝缕缕的有关严阔海的传闻,而且以讹传讹向来是人们最拿手的本能,甚至都从没有人想过要去追查传闻的根源!
总之,严阔海曾经乃是朝廷权贵所收养的义子,早年行走江湖便是要拉拢人心,阴谋来日篡取天下!如果仅仅只是一个野心家想要夺取江湖,既然已经失败就不会再令人兴趣盎然!可传闻的方向越来越令人无法忽视,而且也是越来越让人兴趣浓厚,不自觉的想要为其增加传奇色彩!说到底,天下间向来到处是唯恐天下不乱之徒!造谣很简单,生事的自有人会代劳!
反正,虽然时过境迁,但起码朝廷里还有一些老臣记得曾经的襄阳王的确有过一个很看重的义子。而其死后不久,却再也没有人提起此人。传言中既然存在了一丝一毫的事实,那么整个也就会被人们无条件的接受下来。
但无论如何,假如皇帝能多一些智慧,稍微多想一步,就该明白现在绝不是自己该对高廉下手的时候!但可惜,他在该有所考虑的地方过于相信雪溪了,至少在对皇位的贪婪上被雪溪彻底玩弄于股掌之上!
高廉当然也不是想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也不是想不到现状如何产生。但他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到自己不得已造反,番兵已经等不及对皇帝的军队开战了。
忽然的战争,令高廉大为措手不及。而皇帝兵马势危,又见他并无驰援之意,激怒之下立刻下旨缴他兵权。高廉无可奈何只有孤注一掷起兵,但却万万没料到那曾经的盟友已经丧失了对他的信任,将他视作朝廷一路。
突然间,朝廷军队互相敌我难辨,节节败退。军中有些将领虽然爱戴高廉,可见他如今为了一己私利对外敌熟视无睹,不免纷纷投向了皇帝一边。
眼见自己父子两代几十年的辛苦经营即将付诸东流,高廉即怒且悲,一时情急之下竟然做出了最最利令智昏的蠢事,就是居然带着手下的那些怪物向皇帝亲军猛冲。而他心里想的是,只要自己杀了皇帝,此处仍可一呼百应!
但混乱之中,突然出现大群武林高手杀到。官兵见了强援,加上皇帝的鼓舞军心,一时皆大为振奋。
而番兵受阻,怒气无处发泄,如此被夹在双方之间的高廉那千余鬼怪顿时苦不堪言!然而他手下鬼怪兵团骇人听闻的战斗力,仍旧令番兵和官兵吃足了苦头。不过,高廉却突然奇怪的发现,自己苦心培育的奇兵,竟似乎对武林中人毫无抵抗之力。
“高廉!难为你养出这么多怪物,可惜今天它们都已经保不住你了……”
高廉听声心头大震,怒极望向声音来处:“雪溪!果然是你……”
“没错,是我!”
“你……,是你利用严阔海嫁祸给我?番兵也是你暗中挑唆的?”
“没错!都是我。你可以利用严阔海,我当然也可以。你和番邦勾结多年,可却始终不肯践约。我也是实在看不过去,才会抱打不平。所以如果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过自以为是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此时高廉根本没把雪溪的话听进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这个毁了自己一切的仇人碎尸万段!
而此时这一战对两人来说都已经等得太久了,如果不是因为各自的目的,也许彼此根本都忍受不了那么长时间的等待。
官兵和番兵都各自收到了退兵的指示,武林中人携带着时有伤配制的香包,果然对那些怪物有抵制作用。使他们可以顺利铲除祸患,将本来心里以为的一场惨烈牺牲,变作了单纯的屠杀!
不过,此时周围所发生的一切,根本半点都不能吸引雪溪和高廉的注意。两柄长剑如道道惊雷般翻滚在偌大的战场上,仿佛比适才两军交战的激烈场面更加充实空间。
令人目眩神迷的这场巅峰之战,早已经远远超越了武林中人视为神迹的刀神、剑仙之战!
籃壇巨星
不过两人各展所学,冰火交融所产生的对流令空气急剧压缩,渐渐弥漫扩散,在场除了少数人都不由得感到窒息,憋闷!
不过只有古慧神看得清楚,无论功力,还是各自武功所能展现的威力,终究还都是高廉胜过弟子一筹!如非其深陷困境,只是光明正大,无所顾忌的对决的话,爱徒恐怕早已落败。
但在绝大多数人来说,是根本看不懂两人交手的,甚至连他们究竟用出了什么样的招式都根本无法看清。
然而交手双方自己都心知肚明,雪溪勉强的支撑,高廉杀他之心的决绝。
连续迅猛的杀招,雪溪已经感到渐渐的难以招架。可是,即使到了如今这般情景也仍旧并未超出他的预料之外。
傳說中的八公主
忽然,高廉举剑奋力砍向雪溪肩头,后者竖剑挡住,前者跟上一掌。雪溪暗暗咬牙运气,双掌相交,轰然一声巨震,雪溪只觉浑身骨骼寸寸碎裂一般的剧痛。脸上惨白如死,嘴角不断渗出灼热的黑血。
而高廉狞笑着面对仇人,仿佛已经胜券在握,得意的狂笑响彻大地。但就在人们无比惊恐之中,却见他突然表情渐渐僵硬,笑声也戛然而止!
“雪溪!你……你好卑鄙……”
眼见高廉猛然一掌将雪溪打翻,众人惊骇中蜂拥而上。可其武功甚至已经高过雪溪,岂是常人能够阻挡,不过随手几招便将数十人送往了黄泉,转瞬便消失不见了。
童锦鸢从远处急忙跑向雪溪,但看着他满脸的血红膨胀,呼吸已极微弱,抱起他上半身,却感到一阵彻骨冰寒,连哭泣似乎都突然忘了!
众人一时间根本无法反应过来,却见古慧神突然纵身到弟子跟前,一把抓起他,另外一手领着雪裳,同样瞬间就不见了人影!只留下跌坐在地的童锦鸢,呆愣愣望着虚空,满面迟滞等待意识自行回到体内!
而雪溪早已无法清晰的感应体外感触,只迷迷糊糊觉得漂浮在无边无际的空间里,完全无法集中意识。直到一双厚重坚实的手掌抵在自己背心,双目茫然一线,却也尽是无边漆黑!
“雪儿!为师平生最大的幸事,就是可以收你为徒!但我为了自己的心愿,忽略了你的心情,让你承受了很多的苦难!但无论如何,为师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死。就算你恨为师,永远不能谅解我。我也只希望你能记住,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最值得骄傲的好徒弟……”
“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