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桃李不諳春風

精品都市异能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691章 鳳辣子到賬讀書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老太太,秋婆子和刘婆子带来了。” 贾政走后,周瑞家的来回道。 贾母看了贾宝玉一眼,贾宝玉道:“先关起来吧。” 说完,贾宝玉继续道:“老祖宗,今儿时辰已晚,前头正堂里还有客人,不如叫琏二哥明儿之后再来议和离之事,免得再惊扰。” 贾母点头,知道贾宝玉是想要给王熙凤一日的收拾时间,因此吩咐鸳鸯:“你去二门上叫个婆子,让琏儿明儿晌午之后再来。” “是……” 鸳鸯一走,厅里就只剩贾宝玉、王熙凤主仆二人。 贾母看着神情木然的王熙凤,不免伤感道:“凤丫头,你也别怪老祖宗狠心,依着老祖宗的心思,是想要等你亲自为我送终的,可是,你与琏儿闹成了这般模样,老祖宗实在也没有办法,只能放你离去了……” 见贾母如此,王熙凤心头多少慰藉一些,只是一向嘴快的她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掉下泪来。 贾宝玉则笑道:“老祖宗这话说的没谱了,休说老祖宗还年轻着呢,就算凤姐姐运气好,能够熬到那一日,她不也还是孙儿的嫡亲表姐,也是您的晚辈,难道到时候她敢不来给老祖宗磕头? 就算她不来,孙儿也要派人把她绑来,她这辈子啊,活该活在老祖宗的阴影之下呢!” 一如往昔的语调,顿时坏了贾母的情绪,让她没忍住笑了起来。 连王熙凤都没好气的看了贾宝玉一眼,然后终于转圜了些情绪,上前来给贾母磕了一个头,道:“孙媳妇不孝,枉费了老太太这些年来的疼爱。这可能也是孙媳妇最后一次以这样的身份给您磕头了,待我走了之后,老太太莫要记挂,好好将养身子才是……” 一向嬉笑怒骂的王熙凤突然煽情起来,令贾母根本招架不住,扶着她两个人又开始抹起了眼泪。 见他们如此,便是贾宝玉心头也禁不住一叹。 若非必要,其实他也不愿意拆散这一对老少CP。只是世间多少事,总得有个结果不是。 贾政王夫人养育他多年,临走之前,他总得替他们将家里尴尬的局面彻底解除。 所以,若是王熙凤和贾琏不分开,他就不方便处置贾琏。 贾琏存在一日,贾政夫妇二人住在荣禧堂,就永远不会那么的名正言顺。 因此上前扶过王熙凤,又对贾母道:“老祖宗若是还有精神,就先去陪陪外客吧,我送凤姐姐回去。 对了,老祖宗还得派人再将太太叫过来一下,孙儿今晚还有两件喜事要宣布……” 贾母本来正有出去陪客的打算,听得贾宝玉的话,不由好奇:“喜事,两件?” 贾母心想,若是喜事,大概就是贾宝玉和宝钗的事,这件事王夫人一个多月之前就告诉她了。 另一件是啥? “老祖宗放心,反正是大喜事,一会儿老祖宗就知道了。” 贾宝玉特意卖了个关子,然后与王熙凤主仆二人出屋来。 看见陆诗雨还安安静静的侍立在外头,贾宝玉也像是不知道怜香惜玉似的,对她吩咐道:“你出去一趟,让姜寸派人,将东跨院看起来,除了贾琏之外,所有人不许出入东跨院半步。” 陆诗雨抱拳一礼,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这般令行禁止的态度,令旁边的王熙凤看了不由撇嘴道:“也不知道你从哪找了个这么听话的丫头,还道你是个怜香惜玉的,竟让人家姑娘家做起了男人的差事!” 贾宝玉摇摇头并不与其多言,笑着让走。 “走这边吧。” 王熙凤看了一眼往后花厅的道路,然后就径直往那边去了。她是很好面子的人,这个时候不愿意见到前头那些人。 而且,她还有话要质问贾宝玉。 所以刚刚走上后院,一见周围没别人了,她便住下脚步,化身林黛玉,顿时哭啼啼的道:“你是不是嫌我碍着你了?你个没良心的,要不是为了你,人家能够与琏二闹的那么僵么?你倒好,玩了两次新鲜感一没了就要把我一脚踢开……” 女人多少都有些记吃不记打的属性,现在的王熙凤早就忘了她之前的绝望,她只觉得,以贾宝玉的权威,要慑服贾琏那是轻而易举,而他却没有全力帮她,还是把她赶出贾家了! 由此,她自然有理由怀疑贾宝玉是不是就像一般男人那样,吃到嘴的东西,就不在意了,反而怕她坏他名声。 “奶奶……”平儿扶着她,似乎想劝她莫急躁。 王熙凤不理,继续哭啼啼的道:“不就是对男人服软么,谁不会啊?但我不是想着你是个霸道的人,所以不但我自己,就连平儿从那之后都再没有让贾琏沾过一星半点,我们两个这般掏心掏肺的巴望着你,你就这么对我们? 我父母早就没了,哥哥也是个没情意的人,你叫我现在出去投靠谁去?没良心的,你要是嫌我们,一早就说了,我也好给自己留条后路,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呜唔~!” 贾宝玉原本还眉头微挑,觉得王熙凤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识抬举,然后听她后面的话,替她想一想,也着实觉得她也不容易。 说一千道一万,虽然王熙凤性格本来强势,但是让她敢这么一点也不甩贾琏,其实主要还是因为他的存在。 王熙凤或许觉得,有他和贾母等人护着,贾琏就拿她一点办法没有。 如今真走到这一步,她才想起自己早就连娘家都没有了。 贾宝玉既然让王熙凤与贾琏和离,便是已经筹划好将来怎么安置她了。 他原本确实想着先让王熙凤回她哥哥家暂住一阵儿,因为在他的印象中,王仁虽是个混账,但是他们兄妹二人的关系尚可,却不知道王熙凤与王仁的关系如何变差了。 不过不管如何,若是这样的话,就不好再送她去王仁那里。 他的女人,自然不能去受一些无枉小人之气。 “你说话啊!” 王熙凤可不知道贾宝玉在想什么,见他闷着头不说话,竟跑过来踢他一脚。 她是索性放开了,反正要是贾宝玉不管她,她将来的日子定然昏暗,难道还不许她最后嚣张一回?…

Read the full article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690章 和離看書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王熙凤原本心如死灰,在看见贾宝玉进来的时候,猛然升起巨大的希冀。 王夫人要赶贾宝玉走,又令她心头一沉。 总算,贾宝玉不是那等子薄情之人,他留了下来。 这对她来说无疑是绝处逢生的感觉。因此在贾宝玉沉吟的时候,她赶忙道:“宝兄弟,那些事都不是我做的,都是琏二,是他合着那起子娼妇来害我,都是他们害我,宝兄弟,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此时此刻,王熙凤的话中,才总算有了一丝弱女子的感觉。 却令贾琏大怒:“你自己做了那些脏心烂肺的恶毒事,还说别人害你?大老爷再不会过日子,总不至于家里连一点银子都不剩下,还有娇娘,她现在怀着我的孩子,要不是你对她生出歹意,先是坏她名声不成,然后就使出下毒这样阴狠的招式,你自己说,除了你,咱们家还有谁与她有这样的深仇大恨,狠得下心下这样的辣手?” “你……” 王熙凤头一遭体会到被人冤枉却无从辩驳的感觉。 看贾琏的样子,还真有人对那娼妇下毒了不成?但是这与她何干? 虽然她一早确实有致其于死地的打算,但是被贾母敲打了一下,她也算是暂时熄了对付对方的打算。 却不想,自己没有动手,还有人会对付她? 难道是平儿那小蹄子瞒着自己做的?不会的,那小蹄子的心好的跟什么似的,决计不会做这样的事…… 纵然以王熙凤的聪明,一时也没有想通其中的道理。 因为她自己也是个母亲,她并不会想到有人会用自己的孩子为筹码来对付她。 她这也算是吃了不读书的亏,她若是多看几本野史传记,说不定就会明白,自己的孩子就是后宫对敌最大的筹码。 贾宝玉冷眼看着贾琏对王熙凤呵斥,等他说完,才问道:“娇娘?” 贾琏一愣,讪讪道:“就是我下扬州时带回来的女子,我,我已经把他领回府了,就住在我那边……” 贾宝玉了然,他一早就知道贾琏在城北养了一匹扬州瘦马,却不知道其名号。 没想到,连名字都与杜秋娘有些相似! 并不细想,贾宝玉迎着贾琏的目光,平淡的道:“琏二哥,做人做事,都得有些良心才是。 我不知道你与琏二嫂子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我只知道,当日你与大老爷涉及附逆二皇子,在你自己拉不下脸面的时候,是琏二嫂子不顾自己的颜面,跪下与你求情,所以你才得以安然无恙的继续过着安稳富贵的贵公子生活。 便是寻常百姓布衣,都知道一饭之恩难报,更何况你与琏二嫂子之间还是多年的夫妻,她对你,是有活命之恩的,莫非你连这一点都不认?” 贾琏闻言略有羞愧,但还是坚定的道:“宝兄弟,不是我不顾念昔日的情义,只是她如今对我哪里还有半点夫妻恩情? 你不知道,在你去皇陵的期间我把大老爷安葬了,但是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到灵前哭过半滴正经的眼泪,每回亲友们过来吊唁,问及她,我都只能说她在老太太那边服侍,要么说她病了…… 唉,这些都罢了,如今她又接连做下这些丑事、恶事,咱们家实在是再难容得下她,还请宝兄弟明鉴。” 重生之安东尼 贾琏用尽量的客气的话娓娓道来。 贾宝玉听了,心头嗤然。正经眼泪?贾宝玉一点不相信,贾赦死了贾琏真的会伤心! 倒不是贾琏没有人性,而是贾赦活着的时候着实太过混账。 贾琏二十多年来受过无数次伤,甚至重伤。每一次,都亲出贾赦之手。 更不用说贾赦平时对贾琏的口吐芬芳之言了。 要说什么父子之间哪有真正的仇怨,那才是笑话。世间十成父子,三成有怨,七成有仇。 因此,贾宝玉看着贾琏,摇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琏二哥一叶障目,早已没有了公允之心。” 贾宝玉如此说了一句,便转头问贾母:“老祖宗,您老觉得,琏二嫂子这个孙媳妇,当是合格的,还是不合格的呢?” 所有人都看向贾母,王熙凤也是泪眼巴巴的瞧着贾母。 贾母叹了口气,道:“自然是合格的,至少比你琏二哥强多了。” 贾母也是听了贾宝玉的话,才慢慢想起更多王熙凤昔日的好,因此言语一点不勉强。 贾府有传,一个王熙凤顶十个贾琏,绝非空穴来风。 贾宝玉不理会贾琏尴尬的神色,转头又问王夫人:“太太呢,太太觉得琏二嫂子这个侄媳妇如何?” 王夫人眼神一眯,却也点点头:“她是个好孩子,比大多数人都强。” 贾宝玉敏锐的感觉到王夫人言不由衷,暗自摇摇头,他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不过是迫害人心理罢了。药方的事,这辈子王夫人也不可能释怀了。 此时平儿被人带进来,从她的口中贾宝玉得知贾母派林之孝家的去抄王熙凤家底的事,他便道:“老祖宗,凤姐姐究竟有没有做那些事尚未可知,一切都是琏二哥一面之词罢了,还需要额外查证。 就算不考虑咱们贾、王两家的情意,如今家里也还有客人在呢,如此做着实不妥。 若是查出来是个误会还好,一但不是,那对我们家名声的损害,可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老祖宗不防先派人将林之孝家的叫回来吧。” 贾宝玉笑着,继续道:“老祖宗放心,孙儿在朝廷里做了这么久的官,不正经的案子倒是也审过了几个。这两件事老祖宗便交给我,不出两日,定然查个水落石出,还凤姐姐一个清白,也给琏二哥一个交代。” 虽然贾宝玉的建议,明显有回护王熙凤之意,但是贾母此时也反应过来得失。 就算王熙凤真做了不体面的事,也当家里悄悄商议处置,如何能像今日这般,大张旗鼓的宣扬? 因此让鸳鸯去将林之孝家的唤回来,一边道:“你说的也对。不过你和你们太太外头忙活了一个半多月,好容易回来了,正该好好休息。 正好你们老爷回家了,这件事,就交给他来查吧。”…

Read the full article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684章 賈璉的小日子展示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却说贾琏在料理完贾赦的丧事之后,家里河枯海干,但是贾琏却一点也不气馁。 他觉得自己比贾赦会持家多了,眼前的窘迫只是暂时的,等他当了将军,再学学贾宝玉在外头弄点生财的门路,那往后的日子,可不是神仙过的? 贾赦挂了,邢夫人“出家”了,以后谁还能管他?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要自己当上将军,成为真正的勋贵,富贵才有保障。 所以,在贾赦的丧事之后,贾琏就把全部的精力放到运作这件事上来。 但是令他不忿的是,爵位传承,父死子继这样理所当然的事,办起来却是阻力甚大。 族里这边还好,族中并没有比他更有资格继承爵位的人,不过请各房族老吃个酒,再封几两银子,大家都欣然应承他袭爵位。 有的甚至还奉承起来,说是等到贾琏承了爵位,他们还要出面,请求靖王将族长的位置转交回贾琏。 靖王虽然尊贵,但也没有一直霸占着他们贾家的族长之位不还的道理吧? 对此贾琏却是毫不在意。 他对于那些虚头巴脑,只会舍财的名头可不怎么感兴趣,最主要的是,他可不敢再去招惹贾宝玉。 族里没有问题,问题就出在外头。 十多日以来,宗人府、礼部,但凡他能够进得去的地方,他都几乎跑遍了。 每个人的态度都不一样,有的虚言应付,有的冷眼嘲笑,就是没有一个肯给他明确答复的。 噬生大帝 倔强的梅子 “这个这个,贾同知啊,不是本官不肯帮你打听,实在是你们家的情况特殊…… 还有,上一阵子一股脑死了那么多皇亲贵戚,这些日子以来请封的少说也有几十家,偏偏上头的王爷郡公们都到皇陵守孝去了,府里实在是决定不了这些事啊,还是等等再说吧。反正,着急的也不止你一家不是? 回去吧等消息吧。” “谢过左领大人了,还请大人有消息时及时通知我,这是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天才 醫 仙 从宗人府角门出来,贾琏长长叹了一口气。 又是这么个说辞。 这些日子他能疏通的门道几乎都去疏通过了,银子花了不说,得到的大多都是这样的回复。 说什么忙不过来,可是他已经知道,有好几家的请封都已经被受理了,人家连庆功宴都悄悄办了,他还去吃过呢!那种春风得意的嘴脸,真是令他更不痛快。 真想去衙门里告他娘的呢,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哼,国丧里摆宴…… 至于说什么他们家情况特殊,意思很简单,就是说贾赦虽然是被叛军误杀,但是其生前曾经和杜家和齐王府有经济往来,鉴于这个情况,贾家还能不能承袭爵位,需要降几等承袭,上头的大佬们还没有给出批复。 想到这里,贾琏真是肠子都悔青了。当初怎么就稀里糊涂听了老混蛋的话,去给那什么杜家送礼呢? 不对,不能怪我,还不是怪老东西,好好的和齐王府勾结,人家要林妹妹他们就乖乖给人送过去了,害的在官府里留了一笔旧账不说,还得罪了宝兄弟! 要不是这样,以宝兄弟现在的身份地位,他要是肯开口帮我说一句话,事情哪有这么难办? 怀着烦闷的心情回家,刚下马车,就看见一个小厮慌里慌张的跑过来。 “干什么,大冬天吃了烙铁了?” 贾琏呵斥一声,那小厮却浑然不在意,一脸喜笑颜开的凑到贾琏耳边,低声道:“二爷大喜,姨奶奶有身孕了!” “什么,真的?” 贾琏瞪大眼睛反问道。 他从扬州带了一匹“瘦马”回来,一直养在北城,这个小厮是他特意安排在那边照应服侍的。 “千真万确,姨奶奶已经请了大夫瞧过了,大夫说大概有两个多月,嘻嘻嘻,恭喜二爷,贺喜二爷……” 小厮兴儿连连作揖,贾琏也是立马脸上绽放出笑容。 他原地踱步两下,两手一拍:“好,走,我们马上过去瞧瞧!” …… 城北一间不大的两进小院,贾琏刚来到这里,便感觉格外的温暖,连连日来的郁闷都一下消散了不少。 贾赦没死之前,只有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 推开门快步走进去,刚到后院的时候,就见一个身着裙裳,桃花艳丽,柳腰摇摆的艳丽女子向他迎过来。 贾琏连忙走去抱住,笑道:“都是有身子的人,还出来作什么,等我进屋去看你就好了啊……” 貌美女子闻言,左右扭了一下身子,仰着头娇声回应道:“奴家这不是太想爷,想要早一点见到爷也不行吗~” 只是一句话,加上一个轻微的动作,就勾起了贾琏的邪火来,不禁把这温柔美丽,对他百依百顺的美人好好楼了一把,然后便拉着她钻进屋里去。 来到美人房间,简单的甜言蜜语之后,两人便亲吻缠绵起来。 “爷,小心我们的孩子……”…

Read the full article

優秀都市异能 紅樓大貴族 txt-第681章 花前月下鑒賞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深冬寒重,后宫诸妃却必须与景泰帝哭灵守孝,有时甚至需要通夜达旦。 停灵厅四面通风,兼之后宫诸人大多身体孱弱,以致于先后都有些感染风寒。 贾宝玉走进元春的房间,元春正在侍女的服侍下进汤药,听到贾宝玉过来忙要起身相迎。 贾宝玉一个健步将之扶住,“姐姐怎么病了也不使人告诉我一声,要不是淑妃娘娘派人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 元春一听,把贾宝玉看了一眼,待坐回榻上之后,对抱琴道:“你们先下去。” 抱琴有些犹豫,因为元春的药还没有喝完。 “给我吧。” 贾宝玉接过抱琴手中的汤药碗,如此抱琴方行礼之后,招呼着另一名宫女下去。 元春见贾宝玉轻轻搅动了一下碗里的羹匙,便舀起一勺朝她递过来,有些许的为难。 只是因为贾宝玉的神色如常,她方仰首接了,然后便忍不住道:“宝玉,你怎么会和淑妃娘娘有来往??” 贾宝玉手上一顿,继续为元春送药,一边笑道:“来往?没有啊,淑妃娘娘乃是后宫嫔妃,怎么会与我有来往。” “那她为何会派人与你说我病了?” “呵呵,只是派了个太监过来知会了一声,这有什么?许是淑妃娘娘好心,怕我这个做弟弟的一直忙于公事,连亲姐姐病了都不知道。” 贾宝玉笑了笑,又见元春因为急着说话,嘴角漫出一些汤药汁出来,他便伸手与她擦了。 元春初时还没有意识到,知道贾宝玉左边擦了擦右边,她才猛然反应过来,连忙把头缩回去,一脸惊慌之色。 “怎么了,可是我的手太凉了?” 贾宝玉收回手在自己脸上贴了贴,发觉并没有。 元春越发连脸上也红了一点,瞪了贾宝玉一眼,然后嗔怪道:“宝玉,你不尊重我。” 贾宝玉愣了愣,然后一笑道:“姐姐又调皮了,冤枉我。来,乖,先喝药药……” “你~~咳咳…唔~”元春一急,鼻腔有些不通的她,立马便有些咳嗽。 如此贾宝玉也有些急了,赶忙附身给她顺背。 元春掏出绣帕擤了擤鼻子,然后身子不由往床里面挪了挪,似乎只想离贾宝玉远一点。 见此,贾宝玉有些委屈,道:“姐姐以前不是那般疼我的,我从小也与姐姐最亲了,怎么如今姐姐与我反而生分了呢?” 一句话说的元春也有些触动,不过随即她就反应过来,有些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说,我真心疼你,你那日却那般对我!” 说完察觉不妥,赶忙观望了一眼屋里,然后才松口气。 送葬的人员太多,皇后为减冗杂,特意命各宫少带服侍之人,所以她这屋里,就几个服侍的宫女。 冷戾少爷的囚妻 谷蝶 元春的这副反应,令贾宝玉心中更生怜意。 元春虽然已经是二十三四的年纪,但是之前一直都是宫女,后来当皇妃了两年皇妃也从未得到过恩宠,其对男女之事,怕是比一般小姑娘强不少多少。 于是他继续装作无辜的样子,正色道:“我怎么了?我也很疼姐姐的啊,想要对姐姐好,而且是一辈子的那种呢……” 听闻此言,元春心中颇为震动,看着贾宝玉那已经褪去幼稚,越发清晰俊逸的面庞,她几近失神。心中有一种叫做欢呼雀跃的声音在迷惑着她的心智。 对于十三四岁便离开父母亲人,独自进宫的她来说,曾多少次渴望有一个知冷知热,真心实意疼她的人? 她其实非常孤独。不单是她,后宫中的女子大多如此。 但是不等她过多遐思,她便立马在心中给自己镇定心神。 就算排除她曾经只是将贾宝玉当做弟弟来看待,她现在已经是先帝的后妃,岂能再想别的? 若是当真一时不慎与宝玉做出苟且之事,自己孤零之身遭千刀万剐之刑便罢,岂能害了宝玉? 宝玉不过是一时分不清亲情与男女之情,所以那日才那般对自己。自己作为姐姐,除了要包容他,还必须保持足够的清醒。 又想要是直接与贾宝玉说,其未必能真心接受,还是待以后再慢慢开导于他才好。 眼下,必须要让他明白淑妃那个女人接近他的真正目的。 “你啊~!”想通了的元春坐出来,伸出食指点了贾宝玉的额头一下,苦口婆心的道: “你对姐姐的好,姐姐心里都明白,但是你一定要小心淑妃,切不可与她走的太近。 她是四皇子的养母,心里肯定是向着四皇子的,而且四皇子是太孙,而你这个辅政亲王就是四皇子最大的敌人。 你想,淑妃这个时候故意亲近你,岂能有好意?不定她心中怀着什么恶毒的计划,所谓防人之人不可无,你千万要小心才是……” 贾宝玉闻言,点点头:“姐姐说的对,小弟记下了,来,先喝药。” 见贾宝玉如此漫不经心,元春有些恼了,竟一声娇哼:“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的话?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不喝你的药。” 呃…… 元春一时想不起什么话,竟以不喝药为威胁,然后等她反应过来,自己也臊了。 贾宝玉更是乐不可支,呵呵直笑。直到在元春将要恼羞成怒之前,方郑重的点头道:“好,好好,姐姐的话我记住便是,一定好好防备,好好防备。” 他是四皇子的敌人不假,但是四皇子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ccjt0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675章 離府前(五)閲讀-840g2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二爷……” “二哥哥~!” 廊上传来袭人和探春的呼喊声,宝钗和黛玉连忙从贾宝玉怀里脱身出来,并往里面避了避。 贾宝玉示意她二人不用紧张,然后便高声应了底下一句:“我在楼上。” 底下的呼唤声停了,随着楼梯被攀动的响声,就见袭人和探春一起上来。 她们看见宝钗黛玉二人皆在上头,都有些意外。 “二爷,你们怎么跑这上头来了?三姑娘、云姑娘、四姑娘她们都挑好了衣裳,只是半日不见你们,她们都准备要回去了……”袭人笑道。 探春也瞧着她三人,面目狐疑:“这黑灯瞎火的,你们在上头做什么呢?” 宝钗黛玉皆有些紧张,心中暗道贾宝玉不该让这两人上来,这岂非被人抓个正着? 贾宝玉笑道:“干什么?我们在赏月你们看不出来吗?” 探春和袭人不由看向夜空。 宝钗也笑道:“屋子里头怪闷的,原本想随意走走,正好看见她们两个在这边,我就过来了,一起说了会儿话。好了,时辰不早了,明儿他还要出远门,我们就不打扰他了,先各自回去吧。” 说着,宝钗率先往底下走,耳中听得探春仍旧狐疑的声音:“这才初几日,黑漆漆的,哪有什么月亮可看嘛……” 宝钗心头一紧,赶忙瞄了一眼,还好,虽然刚刚从东山升起的月亮很是昏暗,好歹看得见一个轮廓。 五岳独尊 老螃蟹 果然就听贾宝玉反驳探春:“你懂什么,朦胧的月色最美!难怪你作诗比不过你宝姐姐和林姐姐,竟是过于着像。” “呵,早知道林姐姐在你心里什么都好,也不用这般时时表白,真偏心……!” “他说你,你带我做什么?” “……” “……” 听得他兄妹三人的拌嘴,宝钗心情也越发愉悦起来。 这才是一家人的样子呢。 …… 下楼回屋,宝钗和黛玉二人也随意挑选了一两件皮草,然后众姐妹便领着自己的丫鬟回去了。 贾宝玉送她们出门回来,看见麝月等人在收拾剩下的,便问:“还剩多少?” “回二爷,还剩不少呢。姑娘们都很客气,每个人只挑了一两件喜欢的,大概还剩近二十件呢!”麝月回道。 贾宝玉点点头,黛玉等姐妹本来也不缺这些东西,自不会贪多。想了想,走到盛装皮草的箱子前,翻出一件红狐狸皮制成的围肩,让麝月给王熙凤送过去。 麝月笑着领命去了。 然后贾宝玉又接连翻出两件狸子皮制成的斗篷与一件狼王毛制成的大衣,让丫鬟各自给迎春、李纨及李灵送去。 最后,贾宝玉寻了一件紫貂毛的,招檀云来吩咐道:“你把这件裘衣给后头栊翠庵的妙玉送过去。” 檀云接过,一摸到那软滑冰凉的绒毛,便忍不住道:“哇,这件好漂亮,毛毛摸着也好舒服……” 袭人过来问贾宝玉是否沐浴,正好看见,就笑道:“这件之前四丫头也看中的很,不过四丫头年纪小,穿上着实太大了一些,才没有拿走。 二爷要把她送给妙玉?她一个出家人,这件会不会太名贵张扬了一些?” 在袭人等眼里,出家人都是淡泊名利,喜欢清静无为的。妙玉一眼给她们的感觉更是如此。 但那是她们不够了解妙玉。贾宝玉却知道,妙玉喜欢的也是名贵精致的东西,送这件紫貂毛的给她,准没错。 不然,恐怕会被她弃如敝履。 于是叫檀云只管送去…… 一时送礼的丫鬟们各自回来回报,李纨几个自然是收了并表示了谢意,唯有檀云无功而返。 “妙玉的原话是,多谢王爷的厚情美意,无功不受禄,不敢收此物。然后她就叫我拿回来了。” 听得檀云的回复,正在她和香菱的服侍下洗脚的贾宝玉也有些纳闷。 难道妙玉转性了,真的这般高尚起来?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檀云觉得自己办砸了差事,心里不大好受,便巴拉巴拉的将之前的情况说给贾宝玉听:“妙玉开始见我的时候还好好的,还问候了王爷,又问我这衣裳哪儿来的。我就说了这是王爷专门给家里姑娘们置办的入冬新衣裳,每一件都很珍贵漂亮的,然后不知道怎么妙玉就像是生气了,语气就淡淡的。 难怪姑娘们都说妙玉脾气古怪,我也不知道怎么得罪她了她就不收二爷的礼了……” 贾宝玉恍然大悟,看着一副委屈样子的檀云,坐起来敲了她脑袋一下,笑道:“好了,她不没收就算了,咱们还省财了。” “嘻,是……”檀云回了一句,偏头看了一眼认认真真给贾宝玉搓脚的香菱,自己也勤快的开动小手,然后才扭扭捏捏的道:“二爷,听袭人姐姐说你这次要带香菱姐姐出门,那个,可不可以多带一个人呀~” 贾宝玉闻弦歌而知雅意,故意笑道:“带谁啊?” 去皇陵要四十多日,他需要个服侍的人,所以决定把香菱带上。香菱话不多,外萌内秀,而且极度听话,是最佳的外带人选。 “二爷看我可以吗?”檀云声音都提高了不少,很是期待的样子。…

Read the full article

n44uq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大貴族討論-第671章 離府前(一)分享-zr8nt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贾母经过三日的修养,总算是缓过神来。 此时的荣庆堂内,王夫人,李纨王熙凤两妯娌,宝钗黛玉等姐妹齐聚一堂陪着贾母说话。 贾母叹道:“我这屋里,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众人闻得贾母的叹息,有些安静下来。 王夫人忖度着附道:“这些日子京城发生了这样多的大事,连带着咱们府里上下也有些慌乱,偏偏老太太又病了,所以她们都不大敢来搅扰。” 贾母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们老爷那边有消息了?” “回老太太,确实有消息了。 老爷自接到家里的消息之后,便上书奏请回京,朝廷也已经准了。 前儿老爷来信,说是已经动身。” 王夫人回道。 宝玉“叛族”封王,大老爷身故,家里接连出了这样的大事,贾政自然不能再安心的在外省做官。 “能回来就好……” 贾母闻言,神色转圜了不少。 贾宝玉忙碌,现在家里家外除了女人几乎就是女人,只要贾政回来了,一切就会好不少。 想了想,贾母忽道:“我恍惚听得,那边琏儿在为大老爷办丧事,听说短了银子使?” 贾母这话仿佛只是随口一问,但是王夫人却立马紧张起来。 王夫人心想,大老爷再如何说也是贾母的亲生儿子。 如今其后事不继,要是让贾母知道她故意不管,难免不好。 因此起身回道:“回老太太,却有此事,前儿琏儿就与我说过,我担心因此误了他大伯的后事,当时便命人抬了两千银子过去,又叫凤丫头也拿了些银子出来,也一并送过去了。 我想着,要是不够的话,我们这边还能帮他筹措一些,可惜他这两日又没有过来……” 王夫人这话说的给自己留了很多余地。 贾母点点头,看向王熙凤。 王熙凤笑道:“太太说的不差呢,琏二就是爱哭穷,以前大太太在的时候,他们那边屋里就比太太这边俭省多了,如今就说没银子了,谁信呢?难道当初老公爷和老太太分给大老爷的银子都长腿儿跑了不成? 老太太放心,有我盯着呢,要是我公公的后事真的短了用度,太太和宝玉还能不管不成?真要不管,我就天天到他们屋里去闹,看她们烦不烦……” 王熙凤还是一如既往的会插科打诨,惹得屋里很多人面上会心一笑。但或许是事关贾赦,贾母不大笑得出来,反而看着王熙凤,道:“你还知道是你公公呢,你公公死了,你也不知道勤快些,帮着琏二料理后事?” 王熙凤心头微微一凉,面上不显,“瞧老太太说的,我哪儿不勤快了?您老问问他们,我哪日不是天不亮就过去帮着忙前忙后的? 不过我心里更有一层算计。 大老爷那边人再少,到底有琏二、迎春和琮哥儿几个好儿子、好女儿看着,日日在灵前磕头照顾。 但是老太太这边呢?老爷不在京中,大太太出家去了,太太又要忙着管理家中一应大小事情,脱不开身。 原本倒是有一个老太太的心肝宝玉,可惜如今他当了王爷,又做了什么辅政大臣,天天在外头忙得晕头转向的,指望他来孝敬照顾老太太? 少不得,我只能拼着在那边府里人眼中落个不孝的骂名,也要守在这边,照顾服侍好老太太呢,才不辜负老太太疼我一场。” 什么叫做舌颤莲花,莫不如是。 王熙凤一番话,便是叫那些原本还议论过王熙凤不孝罪名的丫鬟婆子们,都信服了七八分。 也是呢,老太太病重,大老爷的丧事,琏二奶奶二者只能顾一头。 看来,琏二奶奶还是更重老太太对她的疼爱,竟然明知道不去那边守孝会落个不孝的骂名,还是坚持在这边服侍老太太。 九尾幽狐 云苏璃 贾母瞅着她,正要说话,忽闻外头传来贾宝玉的声音:“还没进屋就听见琏二嫂子说我坏话的声音,我倒要进来瞧瞧,看她当面还敢不敢再说点别的出来!” 随着说话声,身长已有六尺(没有两米啊),越发英俊挺拔的贾宝玉便走了进来。 其行进间,飒沓如流星般,虎步生风,卷的堂内一众夫人小姐,仆妇丫鬟们的眼神都炫亮起来。 王熙凤更是两眼放光,不管不顾的笑迎道:“哟,咱们家的王爷来了!你也不用拿王爷的款来压我,有老祖宗和太太在这里,你还不准我说话不成?” 贾宝玉面上略带笑容,却不予理会,径直来到堂前,对贾母和王夫人拱手拜道: “宝玉见过老太太、太太。” “使不得,快别多礼,快起来。” 虽然贾宝玉一再强调过在家论家礼,但是不论是贾母还是王夫人,都已然不能再将贾宝玉完全当做自家孩子来看待了。 所以见其郑重行礼,都赶忙叫起。 贾宝玉也不矫情,起身后看了众人一眼,笑道:“方才你们说什么呢,老远就听见琏二嫂子的破锣嗓门声。” 周围的丫鬟们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 王熙凤一翻白眼,随即又笑道:“得,你说我说话像破锣声儿我也认了,谁叫我没有你林妹妹,生了巧嘴巧舌,说的话又温柔又好听呢?” 她戏谑的瞧着边上的黛玉,惹得人家软萌妹子脸都红晕起来,不满的瞪她一眼。…

Read the full article

zli3u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 起點-第664章 平姑姑,壞。看書-uffl6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王熙凤带着平儿回家,随意从自己的私库里点了三百银子放在外头,吩咐道:“明儿等公中的两千银子点出来,你便这银子添进去给那边送过去。” 平儿瞧了瞧,看王熙凤一眼,又瞧了瞧,又看王熙凤一眼。 王熙凤骂道:“你得了癫病?” 平儿嘴巴努努,面上十分犹豫的道:“奶奶,看起来琏二爷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咱们,真的不管么?” “管什么管?他们父子自己有银子的时候大花特花,还有钱养外宅小老婆,如今亏空了,凭什么叫我给他填补?” 王熙凤理所当然的道。 不说她与贾琏之前那些恩恩怨怨,两人早就差不多恩断义绝,就说上次贾琏出事,她出面救他一命,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他们父子俩一个德行,自己把家底掏空了,凭什么要叫她把自己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家底去填补他们的窟窿。 拜托花少滾遠點 旖旎妃色 平儿万分为难,见屋里没旁人,便压低声音道:“那边府里没钱的事别人不知道,咱们还不知道么?大老爷剩下的那些钱,估计都差不多在那两包里面了……” “你这小蹄子胡吣什么,仔细给人听见!” 王熙凤连忙去捂平儿的嘴,狠狠的剜了她两眼。 平儿倒也不怕,把头挣脱开去,道:“那几万金子、银子、金票银票,算起来也该有琏二爷的一份,奶奶何不趁这个机会,拿出一部分来。一来琏二爷就可以顺当的给大老爷办丧事,二来也算是偿还了琏二爷那一份了。” 平儿好言相劝。 王熙凤便有些恼了,骂道:“你这小蹄子真是不识好歹,胳膊肘尽往外拐? 难道我的东西,没有你使的一份?竟想着出卖我?!” “我怎么是出卖奶奶呢,只是咱们凭空得了那么几万的银子,就算是为了安心,奶奶也不该不管这件事啊……” 平儿努力劝说。 王熙凤瞧着她,忽然冷笑一声:“我道你想的什么?难不成你还想着你琏二爷,想要借此机会巴结他,与他相好? 别做梦了,你要是敢出卖我,我就把你主动勾搭宝玉的事抖露出去?” 平儿一听,五内俱羞,“你胡说,我怎么想了……你,你要是……我也把你的事抖露出去……” “好啊你个小蹄子,果然是翅膀硬了,敢威胁我了?” 王熙凤笑骂着,将平儿按在桌子上,便是一顿抓捏搓揉挠痒痒。 平儿尽力招架,一会儿两个人便闹得浑身冒起细汗来。 驅靈師 滿山骷髏火 说起来,倒不是平儿对王熙凤不敬,而是主仆俩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义早非昔日可比,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地,岂会真的背叛? 只是平儿性格正派,觉得自己奶奶既盗了大老爷的金库,就不该对这件事置之不理。 玩闹之后,王熙凤和平儿两人相对坐在炕上,都有些娇喘吁吁,面色红晕,肌肤生辉。 平儿见王熙凤盯着她,心中有些暗忖,奶奶必是生了情欲之心。 算起来,自奶奶生了那场大病与琏二爷离心,两人之间再无恩爱之举。 后来虽然与宝二爷暗中做成好事,可是宝二爷是做大事之人,十日倒有八日不在府中,奶奶也难得偷尝之机。 近日来,奶奶常有让她陪寝,只是两个女子,又怎么能完解闺房之冷…… 王熙凤看平儿低眉顺目,以为她还是坚持她该出这笔银子,便冷笑道: “你这小蹄子也别以为就你一个人高尚,我就是那没心没肺的。 你瞧着他刚才在那屋里哭的可怜,就真以为他到了山穷水尽之地了? 那不过是他的惯用伎俩罢了。 瞧着吧,只要我们这次帮了他,下次他缺了银子使,保管又要找我们要! 说不定,还要疑心我们从哪儿来的这么多银子呢……” 王熙凤一派看穿一切的自信。 平儿这般一听,倒觉得有些道理。 除了那晚帮忙去挖宝的两个婆子,谁也不知道她们奶奶早已截取了大老爷埋在后院的宝藏,暗中发了大财。 那两个人奶奶一个人赏了几百银子,绝对是不会声张的。 全面攻略 此时要是她们奶奶拿出上万的银子来帮琏二爷,不说别人疑惑银子的来历,只怕太太还会怀疑奶奶这些年贪墨这么多呢! 于是道:“可是,三百两也太少了,怎么得也得……” 王熙凤知道平儿最是心软,因此打断道:“好了,那就再添二百,凑个整数!你也别再说了,再说我就恼了。 你放心,待到将来他真的想不起别的法,至极为难的时候,我也不会当真坐视不理的。 所有魔王都得死 姬家小夜 妃常黑心 胖阳阳…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