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隨悠懶

qn8g2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慾望商者 txt-第六十三章 塵埃落定-lx199

慾望商者
小說推薦慾望商者
“……神格…给我,神格…”夔昂着布满血渍的脸,爬至辰楚脚前,颤抖着伸出手。
“愿…望,已…实现…”他声音沙哑着说道,可这轻语中似有千万恶鬼在嘶吼。
辰楚松开攒着博言的手,蹲下身,双手放于胸前,低头闭目…绚烂金光从辰楚掌中溢出,愈来愈盛。
她缓缓摊开双手,递向夔。
云端,武德星君感受到了这力量,手中动作顿了顿,不会错的…这是上神之力…这妖道升神了?不可能不可能!想着,手中蓄力已久的血刃劈下。
“哈…哈哈…神…格…神格……”夔伸出手,拿取神格,将之吞入腹中。
超級巡警
“感谢善人交换。”说罢,夔将辰楚博言送至千里外。
刀光从夔身躯掠过,夔毫发无损。
甚巧,此击本不足以击碎极冰监牢,可正好打在夔撬裂的微小裂缝上。夔看着封他千年的极冰监牢分崩离析,脸上笑容逐渐狰狞。
见极冰监牢中躯体露出后,夔驱出魂魄,留白于此躯体中,携着神格冲进原躯体。
原躯体内那近充盈的法力裹着神格行至全身,此刻,此神格已成夔之内丹。
这瞬间!
以此躯体为中心,金光耀遍大地!支天顶地比日月!世间万物皆昂首望去,天上众神无不惊者。
天庭。
“那妖道已飞升成神!”一天兵飞奔至殿内,行礼上报。
“吾愿下界降之。”一白袍老道走出,向台上行礼。
“劳请真君前去。”台上点头说道。
地底深处。
夔轻笑着抬起右臂。
邊城浪子 古龍
躺于地面的戮仙剑剧烈颤抖着,一声轻鸣,剑出鞘飞入手中。
他低头看了看这幽邃剑身,缓缓抬头望向云端,目光如炬,那金色双瞳俾倪万物。
神殿 伏醉
“死!”
转瞬间已飞至云端,夔狞笑着横斩出一剑,刹那间剑气至天边。
剑气过处空间皆被斩开。血染红天际,万物皆血色,一剑戮万仙…
黑袍老者见状欲遁走,身体却动不得分毫,一股力量携着黑袍老者飞至夔身前。
夔狞笑着将手探入黑袍老者体内,将其魂魄扯出。
黑袍老者跪了下去,昂首瞪着夔,那因痛苦而扭曲的半张脸,此时夔看着极为舒适。
接着,夔捏碎了手中魂魄…
“哈哈哈哈哈哈哈!内丹!魂魄!皆归我!”夔一剑斩碎黑袍老者躯体,收剑入鞘,感受着漫天魂魄与内丹狂笑道。
将摄魂夺舍运转到极致,从夔体内迸射出根根丝线,它们缠绕着万记魂魄与内丹飞入夔体内。
“白辉子,可还记得师训?”就在夔将要炼化时,一老者声音传入夔耳中。
抬头看,一白袍老道落下。夔望着他,呆于原地。
“师…师叔!您,弟子见过师叔!”夔赶忙行大礼。
“不曾想那个截教众者皆知的白辉子,竟成长的如此之快…”老道点点头,抚着白须笑道。
“千年前!您……”
“我听从师尊之意,于洞中未去。”白袍老道收起笑容,正色道。
“那师父?师父可与你同在洞中?!”夔跪于地,昂首激动的问道。
白袍老道未答,只轻摇摇头,面露神伤。
“白辉子。”白袍老道一甩拂尘道。
“弟子在。”夔答道。
“既认师训,又识师叔,罢手吧…”白袍老道轻声道。
“谨遵师命!”夔应道。
“那就将魂魄还回吧。”白袍老道点头笑道。
我的青春你的城
“在此之前,弟子有一事相求。”夔抬头说道。
“何事?”
“弟子想与一女子踏入轮回。”夔看着身侧闻人晓倩魂魄,说道。
“哦,是何女子?”白袍老道诧异道。
“此女名为闻人晓倩,她为我守候千年,舍命相救。弟子对她已有情愫。通过这千年,弟子认知到自己凡心太重,已不适修仙。求师叔成全!”夔抬头看着白袍老道如实说来。
“……好,何去何从,你决定。烟缘线与三生石我会安排妥当。此物我取走,剑鞘留于你吧。”说罢,那白袍老道收回戮仙剑。最后深看一眼夔,飞去天庭。
“谢师叔成全!”夔行礼道谢。
夔将魂魄与内丹一一归还,又将残躯一同送上天庭。夔起身飞至地面,注视着白。
“徒弟,来。”夔笑着向白招手。
白听到此称谓愣了下,还是向夔走去。
“吾要与闻人晓倩一同踏入轮回,现将神格交于你。通过这千年相处,吾发觉你确有飞升成神潜质,而我凡心太重。相信你也知晓…”夔看着愣于原地的白,笑道。
白跪于地,红着眼眶,久久未答。
棄妃承歡
“吾未曾想过你我皆能全身而退,我可不想看着我的爱徒夭折于此。师父相信,就算你接到神格飞升成神后,定能不忘初心,行之更远!”
“师父!”白向夔行拜师礼,眼泪从眼眶滴落…
每次看着夔为他忙碌,心里都会说一句:师父,您辛苦了。
可白不曾想,第一次叫出口师父时,竟是永远离别时。
豪門溺寵之萌寶甜妻 姑蘇
“不管你行之多远,你永远都是我徒弟。如是想师父了,就低头看看,兴许你看到的那凡人不是我,但你看到凡人就会忆起我。我们永远都在彼此身边,只不过是还未相识罢了。”夔将白搀扶起,笑道。
“来,徒弟,将手递来。”说着,夔双手放于胸前,低头闭目。绚烂金光从夔掌中溢出,愈来愈盛。
夔缓缓摊开双手,递向白。
白接过神格后,夔的身体逐渐模糊…
夔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笑着伸手抚向白的头,道:“我一直以收你为徒而骄傲。”
说罢,夔消失不见…与身侧闻人晓倩一起,共赴黄泉。
至此,尘埃落定。
……
数千年后。
这时的世界如一钢铁森林般,高楼大厦直冲云霄。一切之一切都与千年前截然不同,但有一样始终不变…
那就是生生世世对彼此之爱。
婚後試愛
一白袍仙人从云中飞过,他腰间挂一剑鞘,手中举着酒葫芦往口中倒酒。
酒洒落一滴…
这滴酒穿过云层,变为雨落下。
“哟!这不内什么倩吗!你也在这躲雨啊,好巧好巧!你看咱俩这么有缘,要不加个好友?”一长相俏丽女孩正昂首立于屋檐下躲雨,一男孩顶着书包快跑而至,见女孩后笑道。
那女孩俏丽绯红,别过了头。
雙鳳傳
“谢辰楚学姐,要不就得淋雨回去了。”一女孩撑着伞,一男孩行于她身侧,脸微红道。
“既然博言同学都这么说了,要不就以身相许来报答我吧。”那女孩一本正经说道。
“我去!你看看人家都以身相许了,同样都是女的,要不你也主动点?哎你跑什么啊!那不以身相许了,先谈恋爱行不?!”
一粉衣女孩撑伞经过,见那男孩囧样后,掩嘴轻笑。
路边一豪车向粉衣女孩鸣笛示意,女孩快步走去,从车内走出一俊俏男孩,接过女孩手中伞,为她打开车门。
同撑一伞的男孩女孩,各自怀中都抱着书,面红耳赤的在争论着什么,据说他们已订婚。

sswvv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極品大公子 起點-比一千萬更值錢的東西推薦-80hwt

極品大公子
小說推薦極品大公子
“咚咚。”
寂静的走廊上传来刺耳的高跟鞋声,声音停在了一扇门前,随着她调整了呼吸轻呼一声,房门被敲响了。
“进。”屋内一个嗓音厚重的男人应了一声。
“任务已经发了出去。”房门被轻轻打开,通过屋内不算亮的灯光可以看出,来者是一位漂亮的女人,她那一抹鲜艳的嘴唇很是惹眼。女人很拘谨,轻低着头不敢直视这位背着她的男人,她轻轻停下脚步说道。
男人并没有说话,屋内很静,静的两人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女人不敢有什么动作,站在原地静静等着。男人轻轻摆摆手,女人深深的鞠了一躬,退了出去。
“海树……好一个海家的大树。”男人看着窗外的夜景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妃凡之旅:王爺的現代棄妃 草凝兒
暗浊酒吧。
“我不是女的,我要是女的我就去红灯区卖身赚钱去,他妈的关键时候掉链子,这节骨眼上那弄钱去……”海树坐在角落,斜躺在沙发上,看着左手举在半空中的酒杯,弹了弹右手夹着的香烟,小脸红扑扑的,看样子已经半醉了。
“老大……”
“不去!不管!不知道!没看见我正烦着呢!去一边玩去!”还没等来人说什么,海树一甩胳膊,喝完杯子中酒,轻喝道。
“哟~这海大公子好大的火气~要不要人家给你去去火啊~”程婷坐在了沙发上,躺在海树怀里,对着他的耳朵轻轻说道。
海树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坐直身子,往边上坐了坐。这一系列动作让程婷不高兴了,继续追过去,挨着海树坐,海树继续往边上挪,程婷继续挨着海树坐,海树继续往边上挪,程婷继续挨着海树坐……终于,海树到沙发边了。
“这月黑风高~孤男寡女~海大公子不想做点什么吗~”程婷很自然的把头依在海树肩膀上,神情很自然的说道。
海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心中说道:这月黑风高是没错,但这那来的孤男寡女?现在正是酒吧生意好的时候,放眼望去那不是人山人海的?这娘们该不会是傻了吧?
“是为签到的事吧,走吧。”海树摁灭烟把,站起身一边说着一边往大门走。
“海大公子别急嘛~等等人家嘛~”程婷站起身,紧跟着海树说道。
程婷这一声海大公子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引得他们注意的不是程婷,而是程婷口中的海大公子,这位京城中传奇般的人物,听说这座酒吧是海大公子开的,有不少人就是为了看一眼这位传说中的海大公子一眼才远道而来的。周围的人向着程婷的视线看去,只看到一位闷着头走路的酒侍,并没有传说中的海大公子。周围的人又把视线转移了过来,一边看程婷一边心想道:这女的该不是喝高了吧,看见谁就把谁当成是海大公子?
豹牙 戰舞飛揚
海树站在程婷车边,点燃一根香烟,静静的看着周围的霓虹灯。
“衣服衣服~”程婷看着海树这一身酒侍制服提醒道。
海树低下头看了看,点点头,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向酒吧走去,海树想把上衣脱下来交给门口的迎宾女郎。但是从程婷的角度看就不一样了,程婷心想:海树不会是在酒吧门口把我就地正法了吧?我要不要反抗?我为什么要反抗?
狂妃NO
海树走到程婷身边的时候注意到程婷异样的眼神了,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径直走向酒吧大门的迎宾女郎,双手把衣服递给她,麻烦她把衣服送到更衣室里。
“走吧?站在那干啥呢?杵那跟棍似的。”海树看程婷还是不动,向她吐了口白色烟雾说道。
程婷抬手想打,海树笑着赶紧跑开。两人钻进车里向总部驶去,一路无话。
两人刷卡进了内部,海树一眼就瞅见了伊梦,她正在看任务栏上的任务。海树对着程婷摆摆手,一脸淫笑的向伊梦走去。程婷看了看伊梦,又看了看海树,脸上露出了某种奇特的表情,一闪而逝。
“猜猜我是谁?”海树蹑手蹑脚的走到伊梦身后,猛的捂住她的双眼,用着尖细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六?”
“不对。”
“小孛?”
“不对。”
“潇?”
“不对。”
“蒋昆鹏?”
“不对。”
“那你到底是谁呀?”
“就不告诉你。”伊梦听到这句“就不告诉你”再也忍不了啦,抓过海树的手一口就咬了上去,我猜那么长时间全是不对,你一点提示也不给我,气死我了。
“啊!!”海树一声惨叫,那声音跟杀猪一样,海树捂着右手咬嘴牙,瞪着伊梦。
“呀!海树!你怎么来啦!”伊梦转过身看见了海树,非常高兴,但是看到海树捂住的右手,马上就知道了刚才是海树在和她玩猜猜我是谁。
“你可是杀手啊,杀手还用咬人这种小孩子打架的道路吗?哇,你该不会是属狗的吧?我用不用去打狂犬疫苗啊?话说这算不算工伤啊?”海树脸色惨白的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右手背上那一圈血淋淋的咬痕嘟囔道。
“对不起啊海树,下次我保证不用咬了~”伊梦在海树身边坐了下来,拿过海树的右手看了看赔笑道。
“我的天还有下次?下次你用什么?踩脚趾头吗?”海树这句惹得了周围人的嗤笑,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对活宝。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还不行吗?那你没事来这干啥,听他们说你是很忙的,开了很多座酒吧!”伊梦不敢在这个问题多纠缠,赶紧转移话题。
“这不一个月了吗,来签到的。话说你不去训练在这干什么?”海树点点头说道。
“师傅说这次的训练是让我接个A级的任务,但是我在这找了好久,只有一个A级任务,而且得两个人一起才能接。等等吧,说不定一会儿玲玲姐就把A级任务贴上了。”说到这伊梦那大大咧咧的性格就放开了,翘着二郎腿,托着下巴说道。
“任务给钱不?”被伊梦这么一说,海树也有一点好奇了,就问了一句。
“给啊,还给的不少呢,有一千万呢。”伊梦点点头淡淡说道。
“多,多少?!”海树听到一千万立马就站了起来,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了。
“一千万啊,两人接的任务,任务完成一人五百万啊。”伊梦继续淡淡的为海树解答问题。
“好妹妹!亲姐姐!咱俩商量个事成不?!”海树激动的连辈都忘了,一把抓住伊梦的手认真的说道。
“说,说呗。”被海树猛的一抓,伊梦也有点激动的结巴了。
“咱俩一起去接这个任务!任务完成以后你的那五百万能不能先借我,最多三个月我就还给你!按银行利息还!”海树激动的说着,眼泪都快出来了。
“行啊,没问题。”伊梦很果断的答应了。
“你真是我的好妹妹!比亲姐姐都亲的那种!”海树激动的想抱伊梦一下,但是看到伊梦举起来的拳头又放下了。
“那你先去接任务吧,我去签到。”海树先向任务领取处的玲玲姐打了个招呼,对着伊梦说道。
两人分别,海树现在别提多激动了,走路都有劲了,呼吸的空气感觉都新鲜了不少。因为计划中要收买的某人有了变故,来了个狮子大张口,现有的流动资金太少,拿不出那么多钱,正好!这正好有个任务!正好差一千万!完成任务正好有一千万!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任务接了?”海树兴奋的搓着手问道。
“接了。”伊梦白了一眼海树这没出息的样子。
“什么时候出发?”海树兴奋的搓着手问道。
“现在就可以。”伊梦索性不看海树了,低下头把玩着手中的匕首。
“那现在就走吧?”海树兴奋的搓着手问道。
伊梦点点头,转过头就上楼收拾东西了。海树来到自己的房间,把必要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背着包就下楼等伊梦了。
很快伊梦也下来了,也背着个包,两人一起走向电梯,电梯门关上的时候两人拿出卡在身后的墙壁的刷了一下,打开了一个铁质的“抽屉”,海树进来的时候带的武器都在这,还有海树在下面选的几件武器。都装在身上后,电梯门也打开了,两人出了总部,那辆布加迪威龙已经在门口等待多时了。海树接过海光丢来的钥匙,交代了几句,两人上了布加迪威龙向H省CK市驶去。
“是这吗?”伊梦看着眼前的这座工厂模样的建筑说道。
“是,任务说让我们进去救人质,人质是一个小女孩。”海树最后看了一眼手机,丢掉手机,掏出一个档案袋,从档案袋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萌萌的笑着,露出一对小虎牙。
伊梦记住了照片上女孩的模样,点点头。海树收起照片,递给伊梦一个耳麦,自己也戴上耳麦。
“上?”海树对着耳麦说道。
“上。”伊梦点点头说道。
两人分别,伊梦向临边的建筑物顶楼奔去,海树不急,一边检查着子弹一边为武器上膛。两把半自动枪放在腰间,手枪放在右腿处,子弹放在左腿处,从袖筒里弹出匕首,海树把玩着匕首不紧不慢的走到一处掩体后面。
伊梦上了顶楼,打开手提箱,组装好了狙击,调试好狙击镜,开始观察工厂里面里的情况,五分钟左右伊梦找到了目标,也观察好了里面的情况。
“前方一百米左右,有两个,一个在三点钟方向,一个在十一点方向。”伊梦来回用枪口指着这俩人的头说道。
海树不紧不慢的跑向十一点方向的那个人,左手捂着他的嘴,右手一刀抹了他的脖子。接着又掏出带有消音的手枪,一枪爆头把三点钟方向的人也解决了。
“前方三百米有五个人,三个在十二点钟方向,两个在九点钟方向。”伊梦为海树报着位置,并为海树观察着五人周围的情况。
騙婚:特種兵的老婆不好當
海树先跑向九点钟方向,蹲在掩体后面调整了一下呼吸,慢慢露出头确定了两人的具体位置。海树绕到两人身后,左手掏出手枪,右手反握匕首,不紧不慢的向两人走去,到了距离以后,海树抬手一枪解决了左边的那个,还没等右边那个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用匕首捅穿了他的脖子。拔出匕首,在他身上擦了擦刀身上的血迹。
海树继续向十二点钟方向走去,顺手拿起旁边桌子上废弃的零件。海树蹲下身,通过一件件废弃的制造机器绕到了这三人的身后,海树算了算距离,差不多了。掏出带消音的手枪,把左手里刚才捡的废弃零件往来的方向丢去,正好砸在了一个机械上,声音很大。这三人反应很快,赶快掏出枪向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就是这个时候,海树站起身,朝着他们三人的后脑勺开了三枪,可惜是空了一枪,其中有一枪打在了肩膀上了。那个人想转过身,可还没等转过身就被爆头了。
“注意点,我差点就开枪了。”伊梦透过狙击镜看着海树说道,海树朝着伊梦的方向打了个OK的手势。
“往前二百米上楼梯,通过窗户我只能看到楼梯口有一个,楼梯口一百米十二点钟有两个,中间有一段我看不到,你小心点。”伊梦来回看着这三个人,对着海树嘱咐道。
霸道皇妃囂張愛
海树点点头就向楼梯跑去,收起手枪,弹出匕首,贴着墙蹑手蹑脚的上了楼。
“你别动,那个人好像要下楼……”
海树赶紧掏出手枪,指着拐角处。
“他又转身了,你可以上去了,他就在拐角处。”伊梦轻呼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
神人沈度 南黎川
海树收起手枪,走到拐角处,捂着那个人嘴就拖到了楼梯这,不等他有什么动作,海树用匕首割了他的喉咙。
“怎么了?”那边有人听到了动静,朝这边喊了一句。
“没事。”海树沉声回了一句。
那边的人显然也没有在意,并没有什么动作。
海树轻呼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给手枪换上新的子弹。
淩駕於世界的頂端 韓版羅密歐
海树把身子压到最低,向里面走去,躲在一个冰箱模样的东西后面慢慢的探出头。
“我靠……”
“怎么了?”
“那有八个人……他们在打麻将好像……”
“那你怎么办?”
“别急别急。”
海树闭上眼,深呼一口气,掏出一枚闪光,拉开拉栓,在心里默数了三个数,就朝着打麻将的八个人丢了过去。
“啊!”
“啊!!”
“眼睛眼睛!”
就是这个时候,海树拔出腰间的两把半自动枪,朝着这八个人一顿扫射,枪口冒出的火舌像毒蛇的信子一样,弹壳落地的声音像下雨一样。
“咔咔。”
“海树?”
“我在。”海树换着子弹向窗户旁走去。
“楼上的人下来,九,十,十二,有十二个!上面就留了一个人在看着那个小女孩!”伊梦看到这么多人下来也慌了。
听到伊梦说的,海树不敢大意,赶紧躲到离楼梯口最远的掩体后面。脚步声,很杂,人很多,十二个人十二把枪,子弹都上膛了,举着枪向着海树的方向走来。
海树一咬牙!拉开雷的拉栓就丢了过去!两个!三个!
“轰!!”
“开枪啊!”
海树站起身双手举着半自动枪朝着还站着人一顿扫射,伊梦在这边也开枪了,十二个人站着的还剩五个,被海树射死了仨,被伊梦狙死了俩。
楼上还剩最后一个,在海树上楼的时候,伊梦就已经一枪爆头解决了,伊梦抱起狙击就向楼下跑去。
“你先不要动,我觉得不对劲,等我过去。”伊梦一边跑一边对着耳麦说道。
海树丢掉半自动枪,不紧不慢的上了楼,海树看向目标,这位双手被反绑在椅子上,嘴巴被贴着胶带眼泪汪汪的小女孩。海树用着自己最和善,最平易近人的笑容,向小女孩走去。
“你好啊!放心好了,我不是什么好人!不是……”
“等下!”还没等海树再说什么,伊梦就把海树拽了回去。
“怎么了?”海树一脸疑惑的问道。
“嘘……”伊梦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海树也不说话了,小女孩嘴巴被贴住了,也不说话。就在这三人都不说话的时候,海树和伊梦听到了一种“滴滴滴”的声音,声音还是从小女孩身上发出来的。
“她不会还带着手机吧?是不是她家人给她发短信啊?”海树说着向小女孩走去。
走到小女孩跟前,这种“滴滴滴”的声音更清晰了,海树撕开小女孩嘴巴上的胶带。
“快!快跑!我,我……”
“跑什么啊?人都被我们俩杀光了!你不要怕,我们俩会保护你的。”海树说着解开了小女孩身上的绳子了。
被解开绳子的眼泪汪汪小女孩也不说话了,直接撕开了自己的衣服,只见她整个T恤衫上挂满了炸蛋,不仅前面有,后背也有。
看到炸蛋的海树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不是爆竹,这是炸蛋,这不仅是炸蛋!还是手控炸蛋!!有遥控器的那种!!!看到是手控炸蛋,又看到那么大的量,海树说,完了,飞了,老子今天要交代在这了……
伊梦看到这么大量的炸蛋以后也懵了,但是她又看到了炸蛋上的那个小装置,这个小装置是最常见的手控引爆器的一种。但是伊梦并没有像海树那样在那发感叹,而是用最快的速度按下了手表上了一个按钮,这个是求救按钮,是向总部发的求救信号。
从伊梦看到这个小女孩就觉得不对劲,先不说这大热天的她穿着卫衣,就看着小女孩的那个人,总是离小女孩有一段距离,而且伊梦从狙击镜里看到,看着小女孩的那个人看小女孩的眼神中有恐惧,而且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那种。匪徒看人质会有恐惧的眼神吗?这就是伊梦觉得不对劲的理由,但是现在已经晚了。
在一间办公室里,一位男人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海树和伊梦,笑着说道:“再见了,海家的大树。”说完他按下了手中遥控器的按钮。
“轰!!!!!”
随着这一声响啊,半个工厂都没了,远在百里之外的人朝着这个方向看,都能看到火光。
总部。
“收到求救信号!是伊梦发出的。”
在大厅等着海树和伊梦回来的莫炎听到这个消息立马站了起来,据莫炎的了解,伊梦做任务不管困难以否,不管任务什么级别的,她都没有发出一次求救信号,伊梦是那种非常要强的人,是那种就算缺胳膊断腿也不会发求救信号的人,莫炎这个作为她师傅的很是清楚。那么她发求救信号情况肯定是非常严重的,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權傾一
莫炎不由分说,用着最快的速度到了H省CK市,全副武装的莫炎到了任务地点。当他看到半个工厂已成废墟的样子懵了,这个时候警察也已经来到了。莫炎咬着牙,绕过警察进到了废墟里。
莫炎在一大块混凝土下发现了海树和伊梦,其实,在要爆炸还没爆炸的时候,海树除了感叹还做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抱着伊梦跳窗,尽管这是三楼吧,但也比站着等死好啊。主要还是海树想起了海洪涛,这海树刻在心上的三个字眼,一想到海洪涛海还没死,我不能死在海洪涛前头啊,然后就抱着伊梦跳了。落地的时候,海树用的姿势有点不对,让伊梦头先着地了,然后伊梦就晕了过去。海树刚想抱起伊梦就跑,谁知道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后,一块好死不死的混凝土块正好砸在海树身上,把海树砸的嗓子一痒,一口血就喷了出来,喷了伊梦一脸,但是伊梦并没有醒来。最后海树凭着“海洪涛海还没有死,我不能死在海洪涛前头”这个意志,这个信念,用后背硬生生把这一大块混凝土撑了起来。
在莫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一大块混凝土移开的时候,海树还是保持着那个跪在那,两手撑地,死死护住伊梦的姿势。
莫炎带着海树和伊梦去了医院,经过一番紧急的救治后,伊梦先醒了。听到莫炎说的,海树用身体死死的护住自己顿时对海树有了一种别样的感情,再次看向海树的时候,眼神都变了。
校花保鏢
在两人都有了好转后,莫炎,海树和伊梦三人也回到了总部。
虽然海树没有收获那一千万,但是也收获了其他东西,也许是比一千万更值钱的东西。
在海树从总部走的时候,伊梦那是有千言万语想说,但是碍于自己的性格说不出口,有千情万愫想吐,但是碍于自己的性格吐不出来,最后只得憋了个脸通红。
也不是没有说,也说了一句。
“世界那么大……我,我想跟你一块看看!”———伊梦
“啊?啥玩意?我胸不大啊,不好看,你的胸倒是挺大的!再见了,我会再来看你的!”———海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