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勇者

udeui优美小說 次元勇者 明月絕晨-705:人類惡即人類愛讀書-tmlj6

次元勇者
小說推薦次元勇者
魔力:A+++,条件达成!
“很快就能结束一切。”白华露出淡淡的微笑,回首注视在这个时代结识的人们。
他看上去很不好,这具Servant之身已是残躯,并无再战的可能。即便是想要走到提亚马特面前,凭他现在的状态,也不可能做到了。
但是他很清楚自己降临至这个时代,并非因为提亚马特,而是因为希尔和威尔的干涉破坏,所以盖亚与阿赖耶才会提出请求。
这也是白华自己的责任。
除了他和梅林之外,没有其余冠位降下,便是最好的证。
无论如何,都要弥补这两个弟弟的过失。
不,这本身就是白华遗留下的错误。
所以——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请聆听我的诉求。并非作为乌鲁克的臣民,亦非你的友人或同伴,仅仅是一个身怀罪业之人,向英雄的求助。请帮我完成我的赎罪,保护我向那最后的终点,走完这趟旅途。”
诚挚的声音还在神塔内回响着,不顾人们的反应,白华一步踏出,朝创世女神的方向,开始前行。
他只需要安心前行即可,至于其他,交给英雄们来完成。
与此同时,在白华的魔力属性提升至A+++的瞬间,提亚马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浑身魔力猛然暴动。
女神足下的生命之海开始剧烈拔高,形成混沌潮汐,魔力如无数条奔流江河涌动起来,奇异美丽的十字星瞳,亦死死盯住了白华。
一时间,就连双重阿瓦隆结界,也开始显得后续无力,无法有效的转化黑泥了。
反击!
细数一下,其实在提亚马特显现之后,从未有过哪怕一次的主动攻击,就算面对威力Ex等级的核心巨炮的轰击,也只是展开魔力立场防御罢了。而现在,在生命威胁的压迫下,这位慈爱的母神,本能的开始了反击。
“Aaaaaaaa——”
浩瀚的魔力如重锤般,轰然砸下。
一次,两次,三次——
漫天飞舞的花瓣逐渐凋零,随之摇曳的火光,亦开始暗淡下来。
“白华先生···”玛修双手合十,不禁感到担忧。
也是,敌人乃所有生命的母亲,足以毁灭人类的恶。即便抛开这些头衔,此刻回归之兽所展现的实力,和苦苦支撑宝具的梅林,其差距亦肉眼可见的悬殊。
“那股力量,真的是人类可以战胜的吗?”藤丸立香皱眉凝望着战场,不知道如何做。
扪心自问,以自己和玛修的实力,在提亚马特面前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至少藤丸立香不认为,以自己的资质,可以让玛修阻挡下那连梅林都无力的轰击。
“敌人的强大,让你认知到了自身的弱小,因而开始感到绝望了吗?”阿尔泰尔突然出声。
“······”
不想承认。
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藤丸立香,下达正确的命令都做不到。
吉尔伽美什在一旁默默注视,没有指点或提醒,这是藤丸立香,人类最后的御主所需要经历的考验。
既是希望,既是御主,既已身在英雄之路上,总不会一帆风顺,试炼与苦难,正是锤炼灵魂磨砺锋芒的洗礼。如此,才能发出人类特有的光辉。
不过——
吉尔伽美什深深的看了眼阿尔泰尔。
“别这么看我。”
白华已经前去,刚才那道一直深藏的绿色身影,也悄然离开神塔,现在是告知真相的最后机会。
少女面色坦然的说道:“什么啊,这就开始担心了么?差不多是时候让他们知晓真相,不然又如何走完剩下的路,我们的路已经到了尽头,而他们的,才刚刚开始。太过溺爱可不好,他们日后所经历的,只会更加残酷。”
皆是事实。
不过在这个特异点中,吉尔伽美什和白华等人,为迦勒底组挡下了太多风雨,以至于没有完成脱变。
他们,真的可以面对接下来的真相,并作出判断吗?
“注意这里哦,我只说一次。”
毕竟接下来的事情,或许连吉尔伽美什都只是一知半解。
阿尔泰尔挡住藤丸立香和玛修的视野,自顾自的开始说道:“提亚马特是所有生命的母亲,她孕育了生命,改造了适合生存的环境,付出所有的爱给自己的孩子,以延续。然而,对诸神而言,对人类而言,提亚马特成为了阻碍,想要生存乃至发展,就必需离开母亲的怀抱,于是,不再被需要的创世女神,被抛弃并放逐。”
“!!!”
这种事情从未有听说,世人传颂的神话并非如此。
“就算被抛弃,就算被放逐,提亚马特仍旧是一位慈爱的母亲,依然深爱着人类,并将自己的遭遇归咎于无可奈何。她不该成为Beast,但是抛弃她的事迹使她成为了Beast。再一次现世,Beast本能驱使着她毁灭人类,即使不愿也会行动,即使深爱依旧毁灭。”
“她爱着人类,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可人类赋予了母亲回归之理。即使现在,她也依旧想要保护自己的孩子,那些拉赫姆,正是由生命之海转化的人类,因为她想要将孩子留在自己身边的潜意识,一直存在着。”
“人类恶,即人类爱。我之前告诉过你们,人类恶是人类的罪业,足以毁灭人类的恶意。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人类恶】还有一种理解方式,即为‘终将由人类击败之恶’。”
“如何,很残酷吧?但这就是现实。提亚马特神没做错任何事情,只是爱着自己的孩子,仅此而已。而人类,亦未做错,因为想要活下去,想要延续,就必须如此。这是生存之战,就算现在你问乌鲁克的任何人,他们都会回答,依旧尊敬并爱带着那位所有生命之母。”
“然而他们依旧举起了武器反抗,这是错与罪,亦非错与罪,因为想要生存就是绝对的正确。但生存的代价就意味着必须冷酷,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向想要保护孩子的母亲,人类亲手制造的爱,举起兵刃,并将之杀死,即使明知母亲的无辜。”
这就是生存。
充满诸多无奈又必须面对的现实。
“好了,这就是全部的真相。如果告诉那家伙,肯定会心软吧,不过你们不同,你们有责任面对,必须面对。现在,请做出选择,是鼓起勇气承担这份罪,向母亲诀别。亦或者对其报以怜悯,在此等待呢?”
“只需要在这里什么也不做,白华就无法走到提亚马特面前。如果正视这份恶与爱,就请下达命令,玛修手中大盾的真相你们再清楚不过,有它,白华就一定能走到提亚马特面前。那么,到了做出决断的时刻了。”
说完,阿尔泰尔便安静的走向伊莉雅。
她已经做好了应该做的一切,接下来即便白华失败,她需要考虑的,也只有如何保证伊莉雅等人的安全。
至于为何要在这种时候告知真相?
过了这个特异点,迦勒底将面对更残酷的选择,如果连现在都无法下达决断,之后必然会迎接更凄凉的结局。
而此刻的迦勒底组——
动摇。
内心止不住的动摇。
真相未免太过残忍。
玛修捂住胸口,痛苦在心中酝酿着。
——我们坚持的,真的是正确吗?
她无从判断。
当然可以用杀一救百的借口,强迫自己行动起来,但···玛修知道,以自己如今的状态,即便被下令前去帮助白华,盾牌也会变得脆弱。
下意识,玛修看向了自己的御主。

fxzns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次元勇者 起點-704:踏足一步便可跨越死亡鑒賞-zgub9

次元勇者
小說推薦次元勇者
面对吉尔伽美什这在旁人听来无理取闹的责怪,白华挑了挑眉头。
他并非乌鲁克的臣民,也不是和对方知根知底的朋友,所以,他并不理解这位王者的内心与强烈的自尊。
因此,对于吉尔伽美什颇为孩子气的举动,白华先是感到一阵手足无措,旋即在微妙思维的作用下,用同样强硬的态度再一次刺激了对方的自尊心。
“别会错意了,我可不是为了救你,仅仅是做了我觉得正确的事情。如果这就是傲慢的话,就当我是个傲慢的混蛋即可。但是,在我看来,傲慢的人不应该是你才对吗?”
“你这杂修······”
“怎么,我说错了吗?现在的你不过是个连魔力都无法提供多少,脆弱的凡人罢了。还是说,你认为这种状态下的自己,能正面接下提亚马特的狙击而不死?这座方舟上的人还没死光,若领导者率先战死,你又让他们如何反抗?你的职责,还未结束。”
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乌鲁克,任何人都无法替代吉尔伽美什的威信,他唯一的主心骨。
若撑起房屋的梁柱倒下,房屋亦会随之坍塌。
或许接下来人类文明的发展,不需要这位王者。
可是现在,非他不可。
不过嘛······
就连一旁老好人性格的藤丸立香,听到都感到有些气人,就更别提自尊心强烈的吉尔伽美什了。一张脸扭曲到令所有人都不敢接近的程度,脑子因为激动不断嗡嗡作响。
他死死盯住白华,似乎想要在对方回归座之前补上一刀。
其实他心里还是有一丝小感动的。
如果换做年轻时期Servant化的吉尔伽美什,怕不是会嘴里说着:“哼!多管闲事的杂修。”这样的话,反手一个万能灵药拍过去。
可越是感动,便越发不能原谅自己,从而更加恼怒。
忽然,他猛地惊醒,眼神恢复清明。
冷静分析,稍加思索。
吉尔伽美什,悟了!
就这么一瞬间,吉尔伽美什看白华的眼神变得怪异。
仔细想一想,这个小心眼的杂修,会放下往日恩怨主动救本王?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至少吉尔伽美什不相信。
那么,对方究竟意欲何为?
——现在的局面就算没有本王影响也不大,这个混蛋不可能没察觉到这一点。所以,他救下本王的意图绝非出于大义。换位思考的话,以这混蛋的思路,八成是觉得让本王简单是死去太便宜本王了,所以······
“嘶——”
吉尔伽美什倒吸了口凉气。
好歹毒的心思!
——这家伙就是知道以本王的高傲绝不会忍受被仇敌救下的屈辱,他想让本王永远的带着这份屈辱活下去,每晚从噩梦中惊醒,时刻活在痛苦当中!
何其狠毒?其心当诛啊!
——不行,本王决不能让这杂修得逞!
这份明悟,让吉尔伽美什身躯微微颤动了一下。
不提脑袋已经坏掉的吉尔伽美什,灵基被破坏的白华,此刻确实很虚弱。
白华虽然还能站着,可气息在飞快的减弱,连带身躯都开始化为灵光缓缓飞散。
“白华先生,你···对不起。”玛修神色黯然。
她无法去责怪对方的莽撞无谋,说到底,保护吉尔伽美什是自己的责任。如果从一开始就选择固守,待在吉尔伽美什身边,以她的大盾,定能阻挡一切狙击,哪怕敌人是提亚马特神。
“什么啊,冲动的是我吧?你一直都做得很好,所有没必要道歉,就算说对不起,也应该是由我来说才对。”白华抹去嘴角的血渍,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而且,还没结束。稍微相信我一些吧,我们一定能胜利,你们这些日子的努力与忍耐,绝非徒劳。”
语气淡漠的如此说道。
就白华此刻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的凄惨,甚至胸口开了一个大洞,可以说狰狞的形象,委实没有说服力。
在场唯一相信着他的人,估计也只有他的属神,阿尔泰尔·格兰。
“好啦好啦,都别摆出哭哭戚戚的样子,这家话最见不得这种表情。”阿尔泰尔故作神秘的说了一句:“偷偷告诉你们哦,这家伙生命力顽强着呢,可不是容易死掉的类型。”
在阿德诺亚大陆百年战争期间发生的争斗,其激烈程度,更胜这个时代所发生一切的数十倍不止。
那时,别说白华了,就是惜命的阿尔泰尔,心脏破碎的次数少说不下十次,更惨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但是他们依旧活下来并胜利。
剑碎了还有拳,手断了还有牙。
心脏停止了,就用意志咬牙坚持继续。
躯体被破坏,就燃烧灵魂战斗并取胜。
灵魂都用尽了,还有在时间长河留下的痕迹,还有自身存在的概念可用。
只要目标未完成,在真正意义上耗尽一切之前绝不停下。
若无此等意志,如何能在百年战争中存活下来?
致命伤?
灵基受损?
如果只为区区如此就退场,阿尔泰尔反而会看不起白华。
这一点,她有绝对的信心。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永远可以信任白华!
而白华,则会将他人的信赖,转变成确实的希望。
“白华,也差不多了吧?让淑女过于担忧,可是战士的失责呀。”
“当然,你以为我是谁?”
心灵,是一种奇迹。
区区死亡,仅凭意志便可轻易超越。
阿德诺亚最强个体的意志,可不是所谓世界或法则变更即可束缚的东西。
转眼间,逐渐分解的身躯,消散的灵子,稳固下来。
不!确切的说,是在消散分解的一瞬,好似被什么东西吸引拉扯,强行维持了白华的身躯。
死亡,就被如此蛮不讲理的无视。
貌似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在认识不少Servant的藤丸立香等人眼中有多么惊人,白华托着虚弱的残躯,一点点的走到吉尔伽美什面前,并伸手做出讨要姿势。
“喂!老村长,虽说到了这个时候,所谓君臣之礼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你不用再忍着性子拿我当臣下看待。但看到我这个样子,还不主动一点,非得让我用魔术自己取,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吧。”白华微笑着这样说道。
“你这杂修。”
吉尔伽美什愣了愣,从宝库中拿出一颗光团。
自方舟升空后,吸取灵基的魔术持续运作着。
这便是产物。
不过大部分亡灵和拉赫姆,均被吸入冥府,一些在核心巨炮的轰击下,灵基也没能留下。所以吉尔伽美什手中的这一份,数量不多。就算给了白华,也无法使其灵基再次升华,最多是恢复一些魔力罢了。
而此刻,白华灵基受损,即便用意志强行支持,魔力依旧会不断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