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水逍遙

079m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討論-第二百八十八章:終章展示-pqrow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小說推薦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一件事——
在过去那个感染者被视为异端的曾经,一位叫做huerying的神灵主导了源石的变革,给予了旧时代的那些以排斥感染者作为政治正确的政权狠狠的以及迎头痛击。
虽然在源石革新最开始的时候,因为源石的突然改变、感染者的治愈,导致整个泰拉有过一段时间的宕机。
但是正所谓破而后立,现在的泰拉,至少在源石方面的道路,已经越发前行的笔直而正确了。
在一个世界最大的隐患被解决了之后,剩下的便是水到渠成的发展了。
不过虽说有合成术与可控源石技术,但是矿石病并未真正的消失,倒也不是说没有消失,应该算是换了一个存在的方式——
感染者仍然是“感染者”,只是稳定的源石不会再与体细胞融合,那些稳定的源石微粒只是流淌在“感染者”的血液中。
同时带给了新时代感染者无与伦比的源石适性,不仅没有丝毫隐患,反而比曾经矿石病带来源石适性要更上一层楼。
不过可惜的是,因为源石的稳定,感染者的数量也越发稀少,就算是从事源石行业的人,生活在源石密度高的环境中,也很难产生体内稳定的源石微粒循环。
大部分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就自然而然的将浓度过高的源石代谢出去了。
感染者在这个全新的时代,早已从一种受到排斥的人下人,成为了一种高贵天赋的象征。
无杖施法,不再会受到排斥与鄙夷,事实上,就算法杖能够增幅施法效率,由曾经那个时代走过来的感染者,却一直热衷于无杖施法。
这或许是一种发泄吧,发泄于曾经受到过的对待,经历的折磨。
赞美感染者的守护神,敬伟大的huerying。
……
炎国-文昌庙
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青年站在神像前,手里拿着一柱香:“文昌老爷子啊!就要高考了,看看孩子!我就不求别的了,就希望您老保佑我超常发挥……”
“到时候我要是考上好的大学了,我一定来拜谢您!到时候我们全家都来给您上香!”
只是正巧来炎国旅游经过文昌庙的华银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不禁感觉有些好笑。
这个世界的人早已经习惯了神明的存在。
“真是有意思啊……神灵与凡人各有所需,互相PY交易,我堂堂huerying怎么就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呢。”他看着周围基本都是来硬核祈福的考生,小声吐槽到。
就像他曾经预料的那样,除了极其少数的几位神明,大部分的神明在凡人眼中已经成为工具人了。
现代社会的人类很清楚那些神灵的限制,于是一步步的试探之下,得出了这种离谱的相处方式。
几位和他关系不错的神灵已经和他吐槽过好几次了:“见鬼,这种交易一般产生的信念居然真的算得上是信仰。”
站的离他近一点的斯卡蒂也是嘴角露出笑容:“毕竟你和那些神灵不一样啊,你可从来没在意过所谓的信仰呢。”
她举了个例子:“上次那个国家不是用信仰威胁你吗?你可是二话不说就让教会打上去了。”
华银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自然不会反驳,只是感慨道:“这高考季啊!文昌又有得烦了……”
叫做文昌帝君的神灵和他还算挺聊得来,而且因为时代的关系,拥有文运权柄的文昌在前不久刚刚成为了主神。
时代在飞速发展着,神人共存的离谱时代就是现今的最佳写照。
……
泰拉核心
世界意识存在于那里,干涉着时代的变化与命运的抉择,那本不应该是任何生灵涉足的地方。
而就是这样一个世界核心之地,华银却毫无自知的蹲在那里,不断的用手戳着光球状的世界意识,嘴里似乎还不断说着些什么:
“嗯嗯,你说的对,我是带恶人,我是搅屎棍,就是我把你既定的时代走向强行扭转了……”
语气极度敷衍,每敷衍一句还要戳一下光球。
毕竟世界意志这种存在,能够有足够的主观意识来骂人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华银也就乐的一听。
不过世界意志要表达的意思华银却是认同的:“是我改变了泰拉啊。”
他来到这个世界,从一开始的普通调查员,窃取神灵权柄,与奈亚一步步的互相斗争,最后封神,并且以此为契机改变了这个畸形的世界。
透过此刻的世界意志,华银能够注视着时代的未来。
一切都稳定了,再没有什么大的变故会发生。
“那休息了那么久,我确实是该干一点正事了。”在无垠的空间中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这么说道。
几乎是说完的瞬间,无数的权柄加之于身,华银的灵魂仿佛都被拽出了身体之外……不,不是仿佛——
他的灵魂真的被无上的力量簇拥着离开了身体。
来自于外神的力量裹挟着灵魂,不断的强化着他的本源——
绝对已知、希望之冠、风与水的永罪、门的继承、以太的脊柱、法术之神、深渊的侵袭者、星空巩固之王、星袍下的世界……
代表着huerying的无数象征在他的灵魂中闪闪发光,彰显着这个神灵的存在。
只是一个瞬间,华银就彻底的化为了外神,紧接着,祂便离开了泰拉。
这个弱小的世界,是承载不了一个完全体的外神的。
不过片刻,世界之外就出现了无穷无尽般庞大的星袍,星袍闪耀着,无可名状的气息渊一般的向外扩散。
仅仅是祂存在于那里,整个空间似乎就要被无上的力量崩毁。
而在距离祂极为遥远的另一个世界,那个叫做《克苏鲁神话》的世界,被改变的铁则隐隐与祂相互呼应着。
所有克苏鲁神系的神灵都能意识到,就在此刻,一位完全体的外神,降临在了虚空中。
当然,没有神灵感觉到惊讶——
犹格的子嗣,门的继承,那个叫做huerying的存在,虽然从未见过,但是祂们还是听说过的。
而华银这边,祂回头看了看这个名为泰拉的世界,随之便调动了时间的力量。
角的维度在正常的维度中浮现,时间的洪流扑面而来,仿佛要将万事万物纳入其中。
星袍中的白雾流动着,掩盖着居于星袍之中无上存在。
随后祂便一步踏入了时间的河流:
“前往过去吧!”

b5ypr精彩都市小說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起點-第二百八十六章:未來可期熱推-oksbl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小說推薦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罗德岛已攻克矿石病。”
这个事情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虽然最开始只是在汐斯塔市内进行宣传,但消息本身就没有封闭。
现在虽然不是旅游季,但是作为一个旅游城市,汐斯塔的人流量并不小,才过了没几天,有关合成术的消息就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
“虽然早就在预料之中,但是时候来的比我预料中还是快了一些。”看着各大论坛吵得不可开交的帖子,华银一时之间有些心累。
有关合成术的横空出世,那些平民有的质疑、有的信任,也有的不看好甚至是厌恶。
例如现在吵得最火热的一个话题——
“攻克矿石病又怎么样?源石不还是依然存在,只要这个源头一直在,那些以此为核心的丑陋行当就会一直存在,合成术反而将感染者们拖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对此,有的人相信有huerying的保护,罗德岛有能力改变眼下社会的局面,并且将感染者带入全新的时代。
也有的人认为重伤的huerying在当前的处境之下根本没有足够的威慑力。
于是两派……不,甚至是更多派想法的人就各执一词,在网络那个“不法之地”毫无顾忌的吵起来。
虽然他们大部分人的各执一词的观点和证据,靠的都是华银作为huerying让他们知道的表面证据。
所以看着这些人吵来吵去的时候,华银就觉得很有意思,毕竟一个二个的都是老云了,能吵得这么凶猛也是个奇迹。
当然,他也知道这只是暂时的……毕竟他的信徒们,也差不多该下场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在网站上轻轻一点刷新,这个话题下瞬间多出来了很多条评论,仔细一看,全都带有强烈的攻击性。
毫无疑问,这个话题遭到了爆破,遭到了他信徒的爆破……
在这个时代,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和曾经地球上华银所见识过的饭圈一样,神明在信徒眼中,是不可抵毁的。
一部分的网民信誓旦旦的认为huerying不行,很显然是触动到了信徒们心底的不爽,于是冲突就这么爆发了。
最开始那些网民还能和稍微理智的信徒过上两招,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信徒下场,很多网民都被喷到自闭。
有些大V们还在负隅顽抗,直到一个他的信徒阴阳怪气着开了口: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以为我主连源石的危害性都解决不了吧!”
随着这个信徒发声,几乎所有的网民顿时像是被禁言了一般,倒不是这个信徒说的内容有多震撼,而是仔细一看那个信徒的账号——
嚯,huerying教会的官方号?
惹不起惹不起,利益相关,匿了匿了。
教会官方号随后便打出了广告——
“吾主可是已经创作出了全新的《无可名状的事件簿》,这可是划时代的产物,源石早已被伟大的huerying驯化了。”
下面便是《太古巫术驯化神力之时》的购买链接。
这卷名?再结合上面教会所说的内容——
嘶!倒吸一口凉气!
huerying不会真的在合成术出现的同时,驯化了这个世界一直以来的肿瘤“源石”吧!
一时之间,最新一卷的《事件簿》卖到了脱销。
要知道《事件簿》,这本书本身在整个泰拉就是很出名的。
就算是抛开了书中精美绝伦的故事,里面的知识也足够让人上瘾,上瘾的同时,那些又是确实准确而有效的知识。
毫无疑问的说,这是一本“魔书”。
而且这本魔书获取渠道极其简单,就连普通的书店都可以购买。
这让《事件簿》一度成为了网红书籍,而且不知为何,这本书甚至没有盗版……
听说似乎也有人企图盗版,但是印刷还没开始呢,那人就被huerying教会给抄了家。
不知道没有盗版和这是不是有些关系……
虽然《事件簿》的作者已经断更很久了,不过鉴于作者的身份,也没有人敢催更。
毕竟那些huerying的信徒,可是把love craft当成亲爹供着,甚至有大部分的信徒坚定的认为对方就是huerying。
谁要是敢催更,那不是相当于是在huerying信徒的雷区蹦迪吗?指不定什么时候那些狂信徒就跑过来把你家给抄了。
但是谁都没想到,在这谁都不敢催更的背景下,也在合成术闹的整个泰拉沸沸扬扬的时候,《事件簿》悄无声息的……更新了……
再加上huerying教会的惊世之言,就算是对事件簿毫无了解的人都开始购入《太古巫术驯化神力之时》。
书自然不是那种需要研究个把年的大部头,事实上华银创作的时候写的极为简单,基本上是奔着傻瓜操作指南那个难度去的。
仔细读完一遍,只要在此之前有些基础的人都能有一些收获,并且能够很清楚的了解“驯服源石”。
若是本身就对书中的内容有足够的了解,那么在读完一遍之后,很可能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掌握可控源石。
虽然不可能直接就能将可控源石制作出来,但是了解却是没问题的。
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本书中的技术……若是与罗德岛的合成术两相结合。
得到的,想必是一个崭新的时代。
一个破除了那些在源石与感染者之下吮吸血液的丑恶产业,改写过去民众的看法,摧毁根深蒂固的政权的崭新时代。
“合成术……想必也是出自huerying之手吧。”
民众自然知道huerying与罗德岛不浅的关系,在《事件簿》爆出来的前夕,合成术如此大张旗鼓的进入众人视野,要是说这两者之间没有联系,那他们是不信的。
“真是无愧于感染者的守护神这个称呼啊!”一些人感慨着,“从将那位混沌的邪神封印之后,huerying似乎就一直奔走着在为感染者谋福祉。”
“祂甚至已经将目的投向了治愈矿石病……这就是神灵的位格吗?”
哪怕是对于感染者一向没有好感的普通人在此刻也不得不赞叹一声huerying的精神,如同黄金一般的精神。
只是,就算huerying已经那么努力了……他的目的,能够达成吗?
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感染者的守护神”一位神灵。
那些与神灵交好的势力,是不会见证着感染者这一块大好的肥肉被夺走的……毕竟有一些小的城邦,甚至是以此为主要经济来源。
那些正在观望的国家、城邦……会做出那些反应……
受限于人道主义精神,应该不会有政权敢于正面上直接对罗德岛与huerying教会做出回绝吧。
最多也就是阴阳怪气一番,然后打打太极罢了。
就在所有网友都在关注着事情的发展着的时候,炎国首先对这件事做出了回应:
“我国一直秉承着世界和谐,人民友好的观念,在过往的国家建设中,我方一直尊重感染者,并且多次对于感染者做出城市调整……”
“我方坚决支持罗德岛制药公司的合成术与huerying教会的可控源石技术普及项目,在之后的发展规划中,将会对两方的项目专员无条件开放城市关口……”
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想到的,炎国……首先服软了!
有一些巴不得感染者去死的群体对炎国的行为提出质疑,但是被炎国直接无视。
这个古老的国家知道……这是大势所趋。
随之而来的,便是各个城邦与国家类似的通告,那些政治集权群体,无一例外的都向huerying服软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的政权一齐在此刻向着huerying、向着罗德岛服软。
但是未来的发展却已经可见的摆在了面前。
未来可期。

pulg0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txt-第二百八十五章:“我來到,所以我改變。”熱推-yxz5z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小說推薦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夜晚
罗德岛已经停靠在了汐斯塔的附近,大部分的干员们也都在这座城市内休息了。
这段时间,罗德岛都会停滞在汐斯塔附近。
近期之内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变化,或许会有工作量激增的情况,但是那些情况也是发生在各个城邦的罗德岛人事办,而不是本部。
合成术……确实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一场腥风血雨啊……
就凯尔希白天和华银讲的,从向外界透露合成术才过了没多久,就已经有很多人尝试联系了罗德岛了。
还好他之前有了准备,给全世界各个国家都下了通牒,此刻那些惦记着罗德岛的,都已经被官方拉下去批斗了。
没了心中的顾虑,他自然可以赶一点自己想干的事情,例如现在他正坐在桌前,眼前是一沓A4纸,第一张纸上大大的写着几个字——
《无可名状的事件簿》
已经过去很久了,他终于再度开始了新的《无可名状事件簿》的创作。
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打算写原汁原味的无可名状,毕竟随着他在泰拉的封神,那些神话生物也不再是威胁,大部分都乖乖安定下来。
那这本为泰拉人创作的神话生物求生指南梦也就没那么有用了,这本书现在象征意义要更大于实际意义。
他的《事件簿》,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huerying神教的圣经了。
huerying的信徒们,或多或少的都知道那本书其实是由huerying所创作,这让那些信徒随时都是抱着对待圣物的态度来对待《事件簿》。
“既然如此,那来写点其他的吧。”华银的手上浮现出替身的虚影,笔触随即落在纸上,“让那些凡人,看看神话的巫术与源石技艺相结合之后的造物——”
“可控源石。”
有关可控源石,华银并没有没有打算通过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官方组织来进行宣传,因为这在某种意义上,是独属于huerying领域的技术。
想要掌握可控源石,那就需要有着对源石的一定理解,并且了解神话法术特定的仪式和法阵,之后借由法术塔的伟力,改变源石的构成。
虽然听上去复杂,但是其实并不复杂,只要经过系统的学习,大部分的人都能实现。
而作为法术之神,能做到上述的条件的人,毫无疑问是他在神话领域内的信徒。
这自然不是这个世界的土著神明为了信仰而发展的那种信徒,而是信徒单方面信仰神明的信徒。
虽然华银乐得有个能不用凡事亲力亲为的教派,但是本质上来说,信徒对他确实是没意义的。
当然现在更重要的是可控源石的事情。
华银的打算是,以huerying的教会为主体向外教导这一项技术,毕竟与合成术不同,可控源石的技术实在是太简单了。
这么想着,他在纸上的书写速度越发快了起来。
书中的源石,他一直是用凡人不可控的神力来指代,虽然随着神明的复苏,这个秘密也逐渐的流传了起来,但是一般还是隐藏在小圈子里。
而现在,这一个密而不宣的小秘密,将由华银将其捅破。
有了大致的框架,很快整本书就已经初见雏形,在修改了几次之后,这一卷《事件簿》就已经写完了。
封面仍然是手绘的,这一次他绘制了一个正面的huerying神秘学符号,以及背面一个巨大的白色空心棱形,那是国际上源石的标识。
至于卷名,那也继承了以往的高逼格——
《太古巫术驯化神力之时》
在教会进行教学之后,会进行一个对huerying祈祷的仪式,这个仪式的效果是提高普通人在法术塔方面的权限,使他们能够轻易借用法术塔的伟力。
也就是说,单纯的野路子想要凭借《事件簿》的教程就自己掌握可控源石,除非是天纵奇才。
虽然不乏天赋异禀的人存在,但是那个比例,确实是太稀少了。
最后的情况就是,正常人如果想要学习可控源石,那还是乖乖到教会上来,神父会进行授课。
反正也不要求你信教,huerying教会无偿授课……仔细思索了一下,华银又觉得有所不妥:
“不行……这种白给总感觉嫌疑太大了,虽然传播可控源石技术是好的,但是要是人家不信,那也没有办法。”
这么想着华银大致的改了一下授课章程:“大慈大悲加特林菩萨的信徒可以在huerying的教会免费学习可控源石的技术。”
这样的话,普通人在白嫖的同时就不会有那么多疑惑了,毕竟加特林菩萨和huerying的关系,众人是有目共睹的。
这个世界,几乎还没有不是科学信徒的人,当然假设真有那么一两个,那让他们交钱也就成了。
而且说不定人家之所以不是科学的信徒,是因为人家是huerying的狂信徒呢?自家信徒自然也用不着交钱。
一番修改之后,《事件簿》也彻底创作完毕,权柄运用间,华银已经将稿子送到了化身的手上,等化身把稿子交给信徒出版就行了。
而随着稿子送出去的,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因为他来到这个世界,整个时代的走向也随之不同,就像本应该随着发展而被时代所抛弃的感染者也变为了全新的存在。
合成术、可控源石、土著神明的回归,他也作为感染者的守护神而存在……
一切的一切都在改变的这个世界。
他在将这个世界过去的落后思维给粉碎,将原本扭曲畸形的体系给逆转。
一直以来,感染者面对的问题都只有两个——
一是普通人对于感染者的歧视、偏见。
二则是自古以来政权团体、社会制度对于感染者的压榨。漠视。
而现在,几乎不会被改变,也是感染者问题最核心最严重的第二点已经被华银所强制的破局,剩下的,也就只有普通人的态度了。
态度是不会被强制改变的,但是潜移默化之下,随着环境与事件的变化,态度也会润物细无声的变化。
随着现在各种技术的出现,矿石病,不再是死亡、感染等多种负面名词的象征。
它是希望,是萤光,是点燃泰拉的星星之火。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来到,所以我改变。”

e47ja非常不錯小說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起點-第二百八十四章:不遠了閲讀-l9xr6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小說推薦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那么合作愉快,罗德岛的各位。”汐斯塔政府的会议室中,赫尔曼与凯尔希轻轻握手,象征着会议的结束。
虽然因为华银的存在,在之前的洽谈中汐斯塔方没能很好的表达自己的需求。
但是罗德岛方却很体贴,并没有借着huerying的压力让汐斯塔吃亏,反而让出了部分利益,这不禁让赫尔曼心情舒坦。
凯尔希面色不变,她轻轻点头:“感染者的未来,你我拭目以待。”
……
就在汐斯塔的局势一片大好的时候,这个世界的其他城邦与国家,却并不是那么的安心。
因为华银的各个投影在此刻已经如同瘟神一般各自找上那些国家与城邦的掌权者。
坐在炎国掌权者的办公室里,华银的888号投影递过去一沓文件:“这些条款,你们好好看一下,过几天,这项叫做‘合成术’的技术,我会传播到世界各地。”
办公室内的一堆人赶快手忙脚乱的接过文件,开始看文件1里面的内容,他们甚至不敢说话,怕激怒了huerying。
而华银这边见没人回复,眉头一挑,于是继续道:“这可是造福文明的好事,你们要是暗地里搞什么小动作,可别怪我直接往你们头上扔超新星爆。”
这才有人硬着头皮说话:“当然,我们炎国一直都是礼仪之邦,这种造福全人类的事情当然要大力支持才行!”
虽然他还没看完文件,但是既然huerying都说了是造福人类,那就肯定是造福人类的了,在这方面,他还不敢反驳些什么。
华银满意的点头,接着又补了一句:“我自然相信你们,只不过到时候,如果被我发现你们领土内有想要搞小动作的团体……”
“那到时候我直接朝他们头上丢超新星爆,你们也不要怪我,毕竟那是你们的领土,我先提前打个招呼。”
他自然不是真的打算丢超新星爆,虽然如果出了事情他也不是不打算丢就是了。
当然,最主要这么说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让炎国监督好那些因为合成术的利益受害者,不然要是到时候1华银不给面子,伤了和气多不好。
一直没有发声的掌权者赶紧说道:“不会的不会的,遇到那种阻碍文明发展的败类,阁下您尽管下手,挫骨扬灰了都行!”
“如果不满意,到时候我们都能上去给您补两刀!”
掌权者自然知道矿石病下面藏了多少肮脏污秽的东西,合成术会损坏多少人的利益,但是此时huerying当前,就算损坏了利益,那又能如何……
对方可是掌握了核弹的神灵啊……这颗星球上最为恐怖的两种力量都聚集在这里了,还有人能反抗不成吗?
所以为了大局着想,富二营说什么,就跟着做什么吧。
见众人都露出了一副深明大义的表情,华银知道目的达成了:“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明白了。”
“我本来想要徐徐图之的慢慢推广合成术的,可昨天遇到的那七百个人类极限脑瘫,我觉得还是稳妥一点吧——”
“不压着你们的头,你们都不知道什么叫神灵。”
华银的语气中满是不屑,这种不屑完全是高位的蔑视与讽刺,让人不禁新生怒气。
但若是真的发怒,他又是万万不敢的,不止是因为对方是huerying。
也是有着昨天整个泰拉超过七百个无辜受害者被杀死这件事可是历历在目——
就连世界巨头级别的存在都被杀死,而且是完全莫名其妙的受害,在外人眼中那就像是一场无差别杀人犯罪事件。
目击者的证词指向了穿着发霉灰袍的人,这种相同服饰无差别杀人,毫无疑问是群体犯罪。
但是群体犯罪行为,在整个星球范围的无差别杀人,这种组织的体量也太恐怖了,
这件事最开始倒是很扑朔迷离。
只是在几分钟之前,huerying承认了这件事就是祂干的。
原因也很简单,那些被祂杀死的人都因为“合成术”的原因对罗德岛起了不好的心思。
huerying的逻辑很容易理解,我罩着罗德岛→你们对罗德岛起心思→那我就不得不杀你们立立威了。
简单的逻辑引出了恐怖的结果,这是从神明复苏以来……神明与人类最直观的冲突!
但是也这次冲突,让众人明白了神明的伟力之恐怖——
一天之内杀掉了七百多个遍布这颗星球各地,有着不同身份的人。
这任谁都会受到威胁,生命的威胁。
神与人现在的相处本身就建立在“神要面皮与信仰”上的。
这导致了神灵不会轻易的对自己的韭菜出手,就算非要出手,一般也是然韭菜打韭菜,很难出现亲自下手的情况。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神明亲自下场,说明祂已经不在乎面皮了。
其他的神明或许还能在“信仰”方面对动手的神明有所制衡,毕竟没谁愿意信仰一个喜欢杀人的神灵,但是huerying不一样啊!
huerying的信仰辖区是“感染者”,他杀人的原因是为罗德岛出头,而出头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和合成术有关。
感染者们是不会因为huerying为了合成术出头而对他心存偏见的,这件事说不定反而让感染者的信仰更坚定了。
一路总结下来,现在好像一直是huerying占着上风。
就算是受了重伤,祂依然能在处境下得到优势吗?真不愧是huerying——
这第一位行走于人间的神明。
“听祂的吧……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
同样的事情,自然也在世界各地上演着。
早已经把自己当作是普通人的华银,又一次的向这个世界,展现了神明的力量!
……
汐斯塔
在人不多的时候,汐斯塔的海滩确实是绝色的美景,海天一色的景色让人无比的心动。
华银躺在躺椅上,感受着海风拂过面颊,耳畔传来海浪的拍打声。
似乎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的惬意与放松。
能看着他那些在意的女孩们毫无顾忌的玩耍,确实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啊。
“美好的新世界,一切离那也不远了吧。”

0hvwh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笔趣-第二百八十二章:歡迎回到人間推薦-w2zm5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小說推薦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凯尔希医生,怎么样了。”华银走进实验室,看着那个不断忙碌着的菲林女士发问道。
凯尔希手中的动作没停:“我跟她说体检要的时间很长,于是让她先睡了一会儿,趁着这段时间,我重新检查了一遍源石的侵蚀度。”
“结果呢?”
凯尔希这才抬起头来看了还有一眼:“情况很不容乐观。”
“阿米娅的症状比正常感染的感染者要严重也复杂很多……所以正常的合成术治疗手段可能并不生效。”
华银表示明白,毕竟是因为合成术而感染的矿石病,与天然的病症相比,阿米娅的症状确实要复杂很多:
“那具体要怎么做?”
他这么问道,他清楚,如果不是已经有了计划的话,凯尔希是不会废话的。
医生看了一眼华银:“我们需要进行一场很复杂的手术,一寸寸的治疗阿米娅已经被矿石病破坏的身体。”
“我们?”她刚刚说说的“我们”指的自然是华银与她自己。
“嗯……我们,这台手术只有我们两个人操刀。”凯尔希不回头的说道。
华银眼角颤了颤:“算了吧医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就一普普通通的调查员,就算对合成术是有些了解但你让我直接操刀,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凯尔希缓缓转过身,盯着华银看了一阵:“整个罗德岛,只有我和你对合成术有些了解,就连我的猞猁小队在这方面都没有任何知情。”
猞猁小队,那是属于凯尔希麾下的医疗团队,华银没想到,合成术的消息,她居然连自己的猞猁小队都没告知。
她继续道:“这是一台极其复杂,风险极其之大的手术,而整个泰拉,能操刀的人,在很长的时间内,都只会有两个——”
“一个是我。”
“一个是你。”
凯尔希的语气很是平静,就犹如只是将一个事实缓缓的讲给了华银听一样。
“就算你真的不行,你不是还有那个叫做奇迹流年的‘替身’不是吗?就像你经常吹嘘的那样——精密A,对吧。”
华银听到凯尔希这么说,知道对方自始自终就没打算让自己推辞:“精密A,是啊,那是如同真理一般不会出现差错的精密度。”
“那你还在拒绝些什么?要知道别说医师了,就算是现在最先进的机械,也不敢说自己不会有一丁点误差。”
华银点了点头:“但是如果是在这种事情上的话,我甚至都不敢充分的信任自己的替身啊——”
“这场手术,还是让我亲自来吧。”
凯尔希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你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调查员吗?怎么现在又突然这么有自信了。”
华银笑了笑,仿佛是在对凯尔希,又仿佛是对着并不存在的KP说道:“我一个调查员……会一点生死人肉白骨的医术,也很正常的对吧。”
“接下来,开始矿石病切除手术。”
“希望。”华银使用了自己这个与神话宇宙格格不入的权柄,紧接着继续说道,“.ra 医学。”
希望之冠的力量在华银的身体中汇聚,华银甚至感觉自己成为了破晓的黎明。
随即,判定结果诞生:
【医学1/1(大成功)】
【所谓希望的力量,不就在于希冀与奇迹吗?赞美希望之冠,您的辉光满照人间。】
华银自然能够依靠于神力轻易的将矿石病解决,哪怕是将整个泰拉的矿石病都解决都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就像他一直告诉自己的那样,重要的永远是过程而不是结果,如果单单追随结果的话,人是很容易迷失本心的。
他的神力只是在面对最坏结果诞生时所上的一层保险罢了。
……
大成功的力量就是希望与奇迹。
在大成功的医学下,华银或许连死人都能医活了。
凯尔希原本只是想要让华银打个下手,她从未想过,这个人居然真的如他所说一般,拥有着让人看不懂的医术。
想到这,凯尔希嘴角不禁微微上扬,罗德岛已经不需要一个战无不胜的指挥官了,但是或许需要一个优秀的医师。
医疗部
华法琳指着手上的体检报告:“音华一,你和凯尔希那边是在搞什么鬼?”
“白天的时候,你和我说凯尔希有事找阿米娅,帮她请了个假,结果晚上我再见到阿米娅的时候她是躺着进来的。”
“躺着也就算了,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这个体检报告啊!”
“我来给你念念: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0%,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72u/L!”
血族的沙雕女人在这一刻倒是没那么沙雕了,她作为一个医师,自然清楚这两个数据有多么离谱。
0.72单位每升的源石结晶密度,这是被人直接静脉注射了源石化工物吧!
更别提0%的体细胞融合率,要知道,在此之前,阿米娅的融合率一直在20%左右徘徊。
减除融合率的方法不是没有,但是减除20%?这特么是直接割肉了吧!
华银听着吸血鬼小姐将话讲完,才说道:“华法琳小姐,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
华法琳眉头一皱:“但是什么?你别想随便编个理由来骗我!我真的怀疑你和凯尔希是不是把阿米娅的肉给割了!”
华银:“矿石病已经被攻克了”
“什么?”
早上-病房里
“今天感觉怎么样?”华银坐在床边,给女孩理着那一头棕褐色的头发。
因为躺了很久,所以此刻女孩的头发有些凌乱。
“还是有些头晕……”阿米娅晃了晃脑袋
“毕竟当时是全麻,现在药物还没代谢出去,头晕是正常的。”就算是精通精神法术的术士,在面对中枢神经的麻醉时,也没有什么办法。
将女孩披散着的头发重新扎成马尾,华银打了哈欠:“不行……好困,我要睡一会儿。”
“博士?”
“我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我现在就要休息。”华银闭着眼睛回应。
他躺在椅子上,显得很是疲倦,毕竟长时间的以神话生物的躯体接纳希望权柄的力量,此刻有一些负荷也是正常的。
凯尔希从门外走了进来:
“不要吵他了,他昨天持续给你做了17个小时的手术,昨晚还给你守了一晚上的夜……现在肯定是困到不行了吧。”
“给我做手术?”阿米娅懵了一下,随即察觉到身体有了一些不明显的变化——
作为一个术士,曾经凝聚在她体内可以轻易感知到的源石结晶,此刻居然不翼而飞。
“嗯……阿米娅,你已经不再患有矿石病了——”
“欢迎回到人间。”

km9gq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第二百七十八章:科學新神、已知化身推薦-ru57m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小說推薦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赛恩斯死的很是憋屈。
但是这一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就算是神灵,面对的可是人造太阳的威严。
随着科学之神的死,这个世界自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发生,赛恩斯代表着的,可是科学的权柄。
如果科学真的有神教的话,那么整个世界上至少要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成为科学的信徒,或者说,已经是了。
任何对科学有着信任的人类,在广义上,都算是科学之神的信徒。
于是科学之神的陨落,顿时在那些信徒的意识层中,反馈出了这个信息。
虽然很多凡人还暂且蒙在鼓里,但是这些凡人几乎在一瞬间就得知了赛恩斯死亡的消息,也隐约得知了他是被一种名为“核弹”的人造科学武器所杀死。
虽然不清楚科学之神赛恩斯是谁,但是在这些凡人因为脑子里突然出现的信息而懵圈的时候,他们也得出了一个相同的结论——
“这赛恩斯也太丢人了吧!身为科学神还被科学的造物杀死。”
……
随着科学之神彻底的死亡,华银回到了那个被辐射覆盖的高空。
辐射自然早早的就被华银的权柄锁死在很小的范围之内了,神力涌动,那些危险的粒子流迅速被抹除。
见辐射消失,华银看向了核爆中心点,科学之神这一死也不是什么都没留下——
那里有一团微光正在发亮。
华银很快就判断出,那是由信仰、科学权能以及核爆高能三种要素构成的畸变融合体。
将微光捏在手中,仔细探查,华银有些惊讶,这团能量居然在不断的在聚变与裂变间循环,随之源源不断的产生能量。
这仿佛是赛尔号梦寐以求的无尽能源。
虽然作为外神,这种“无尽能源”的存在并不值得惊讶,毕竟如果他想,一个瞬间就能制造出千千万万,但是华银惊讶的却是由神灵的遗骸生成的无尽能源。
“权能+信仰+核爆可以制造出无尽能源吗?”华银思索着,“或许以后可以试试。”
至于现在的话,他还暂时不想杀神。
“那这个永动机该怎么用?”作为打破规则的体现,这种东西他不打算交给凡人。
正如他的物理老师和他说过的一样,如果有人和他说永动机存在,自己不要留手,直接赏他大嘴巴子就行了。
但是亲爱的物理老师,这个无尽能源,确实是个永动机了呀……
正在华银思索要不把这个无尽能源丢出世界,这团无尽能源居然和他的已知权柄有些隐隐约约的呼应。
华银眼前一亮,突然想到赛恩斯的科学与自己的已知确实是有共通点:“或许?可以捏个化身?”
其实作为完全体的外神,随着时间推移,他自然会逐渐形成化身,但是自主形成哪里会有自己捏来得爽。
只不过捏化身一般需要大量的同领域能量,若是其他权柄还好,但是已知权柄的能量却十分的难找,毕竟这是华银通过克苏鲁神话宇宙的内核一体两面反转而得来的奇葩权柄。
现在有这么个机会,华银自然不打算放过。
于是已知权柄沟通能量,灵性赋予。
这次他不打算主动干涉化身的外形,因为他想要看看,由权能自己,会发展出个什么化身来。
像是很多人就一直以为血舌是奈亚,黄衣之王是哈斯塔,随着时间的流逝,无尽岁月后的人们将很少会知道神灵本体的存在,而只会知道对方主要的化身。
华银的主要权柄是已知,那么他的主要化身,不出意外的话,也是已知权柄的化身。
有了手捏化身两次的经历,这一次还不需要刻意制造外形,华银捏的特别顺手,于是化身逐渐成形——
“只是这形状……怎么那么怪啊?”
虽然早就有了化身的外形会很古怪,但是看着这自动演变出来的已知化身,华银一时之间有一口槽不知道往哪里吐。
不过,如果是这个形象的话……
华银眼前一亮,他突然有了些主意。
……
世界会议再度召开了。
只不过这次的召开,却是因为所有的国家与城邦都在害怕,害怕那种被称为是“核弹”的武器。
就在会议进行到高潮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闯进了这个会场。
“你们这里是各国所有的掌权者都看得到的吧?”那个不速之客没有丝毫的自觉,而是自顾自的说着话,“那我就不用各个国家到处跑了。”
在座的人顿时露出了惊骇的神色,他们知道,这个男人是huerying在人间的代行者。
代行者先生并不是独自一个人来的,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壮汉,对方……或许是个人?
那个壮汉的身上穿着极其古怪,但是似乎是有异国风味的衣服,头顶长者数张表情不一的脸,背后有一个大大的光圈,手中拎着一把诡异的巨型铳械。
“没有人回我的话吗?”看着会场上众人如临大敌的样子,华银面带嘲笑,“好吧好吧,反正你们回不回我的话我都没有意见,毕竟我来这另有目的。”
说着,他的手指了指身后那个壮汉:
“让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全新的科学之神,他的尊名是——”
“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加特林菩萨。”
或许是这个消息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终于有人站了出来:“huerying阁下,那您的目的是什么?”
华银点了点头,这个话搭的还不错,在心里表扬的同时,他接过话茬:“自然是有事要和你们讲——”
“刚才我说的话应该都听到了吧,没错,这就是新的科学之神,你们的赛恩斯我已经整死了,死的很彻底。”
听到赛恩斯被拿出来鞭尸,在座的大半代表人都显得不是很自然,毕竟之前信誓旦旦的要对付huerying,结果赛恩斯连对方的毛都没碰到就被宰了。
华银没在乎这些人的举动,继续说道:
“那种叫做核弹的武器,是我发明的,留给罗德岛威胁你们用的,如果以后你们在搞些花活,直接往你们城邦上丢,听到没有?”
没人敢回一句话,因为这威胁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以及,太恐怖。
这时,刚刚搭话的那人继续说道:“那huerying阁下,有关这位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加特林菩萨,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吗?”
华银很舒服,决定待会儿问一下这是哪个国家/城邦的,以后可以给些优待:
“菩萨有《心经》一卷,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是以后的科学神教的教义,需要你们帮忙传播一下。”
所有人都知道,哪里是需要他们帮忙,这分明就是警告,稍微掩饰了一丢丢的警告。
但是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真不当回事说不定隔天核弹就从天上落下来了。
而华银说完便后退一步,随后身后的菩萨走上前来:
“阿弥陀佛,此《心经》观照本心、解脱自在、超脱生死,诸位施主还请听好:”
没人敢说个不字。
于是菩萨张口传经,顿时舌绽莲花,地涌金泉:
“礼赞加特林菩萨,行深般若蜜多时,执六管子,化无上圣器。一管一音,六字明咒,无等等之咒,咒曰:唵嘛呢叭咪吽。”
“慈心如海,普渡众生,远婆娑世界,消五聚之业,出六道轮回,离八苦之灾,无苦集灭道,往西方极乐。”
“六管一息三兆六万转,普渡众生未尝歇。伟哉,加特林菩萨;大哉,加特林菩萨。加特林菩提萨埵摩诃萨。”
“南无加特林菩萨,”
“六根清净贫铀弹。”
“一息三千六百转,”
“大慈大悲渡世人。”

ly709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txt-第二百七十八章:科學新神、已知化身讀書-erw9c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小說推薦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赛恩斯死的很是憋屈。
但是这一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就算是神灵,面对的可是人造太阳的威严。
随着科学之神的死,这个世界自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发生,赛恩斯代表着的,可是科学的权柄。
如果科学真的有神教的话,那么整个世界上至少要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成为科学的信徒,或者说,已经是了。
任何对科学有着信任的人类,在广义上,都算是科学之神的信徒。
于是科学之神的陨落,顿时在那些信徒的意识层中,反馈出了这个信息。
虽然很多凡人还暂且蒙在鼓里,但是这些凡人几乎在一瞬间就得知了赛恩斯死亡的消息,也隐约得知了他是被一种名为“核弹”的人造科学武器所杀死。
虽然不清楚科学之神赛恩斯是谁,但是在这些凡人因为脑子里突然出现的信息而懵圈的时候,他们也得出了一个相同的结论——
“这赛恩斯也太丢人了吧!身为科学神还被科学的造物杀死。”
……
随着科学之神彻底的死亡,华银回到了那个被辐射覆盖的高空。
辐射自然早早的就被华银的权柄锁死在很小的范围之内了,神力涌动,那些危险的粒子流迅速被抹除。
见辐射消失,华银看向了核爆中心点,科学之神这一死也不是什么都没留下——
那里有一团微光正在发亮。
华银很快就判断出,那是由信仰、科学权能以及核爆高能三种要素构成的畸变融合体。
将微光捏在手中,仔细探查,华银有些惊讶,这团能量居然在不断的在聚变与裂变间循环,随之源源不断的产生能量。
这仿佛是赛尔号梦寐以求的无尽能源。
虽然作为外神,这种“无尽能源”的存在并不值得惊讶,毕竟如果他想,一个瞬间就能制造出千千万万,但是华银惊讶的却是由神灵的遗骸生成的无尽能源。
“权能+信仰+核爆可以制造出无尽能源吗?”华银思索着,“或许以后可以试试。”
至于现在的话,他还暂时不想杀神。
“那这个永动机该怎么用?”作为打破规则的体现,这种东西他不打算交给凡人。
正如他的物理老师和他说过的一样,如果有人和他说永动机存在,自己不要留手,直接赏他大嘴巴子就行了。
但是亲爱的物理老师,这个无尽能源,确实是个永动机了呀……
正在华银思索要不把这个无尽能源丢出世界,这团无尽能源居然和他的已知权柄有些隐隐约约的呼应。
华银眼前一亮,突然想到赛恩斯的科学与自己的已知确实是有共通点:“或许?可以捏个化身?”
其实作为完全体的外神,随着时间推移,他自然会逐渐形成化身,但是自主形成哪里会有自己捏来得爽。
只不过捏化身一般需要大量的同领域能量,若是其他权柄还好,但是已知权柄的能量却十分的难找,毕竟这是华银通过克苏鲁神话宇宙的内核一体两面反转而得来的奇葩权柄。
现在有这么个机会,华银自然不打算放过。
于是已知权柄沟通能量,灵性赋予。
这次他不打算主动干涉化身的外形,因为他想要看看,由权能自己,会发展出个什么化身来。
像是很多人就一直以为血舌是奈亚,黄衣之王是哈斯塔,随着时间的流逝,无尽岁月后的人们将很少会知道神灵本体的存在,而只会知道对方主要的化身。
华银的主要权柄是已知,那么他的主要化身,不出意外的话,也是已知权柄的化身。
有了手捏化身两次的经历,这一次还不需要刻意制造外形,华银捏的特别顺手,于是化身逐渐成形——
“只是这形状……怎么那么怪啊?”
虽然早就有了化身的外形会很古怪,但是看着这自动演变出来的已知化身,华银一时之间有一口槽不知道往哪里吐。
不过,如果是这个形象的话……
华银眼前一亮,他突然有了些主意。
……
世界会议再度召开了。
只不过这次的召开,却是因为所有的国家与城邦都在害怕,害怕那种被称为是“核弹”的武器。
就在会议进行到高潮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闯进了这个会场。
“你们这里是各国所有的掌权者都看得到的吧?”那个不速之客没有丝毫的自觉,而是自顾自的说着话,“那我就不用各个国家到处跑了。”
在座的人顿时露出了惊骇的神色,他们知道,这个男人是huerying在人间的代行者。
代行者先生并不是独自一个人来的,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壮汉,对方……或许是个人?
那个壮汉的身上穿着极其古怪,但是似乎是有异国风味的衣服,头顶长者数张表情不一的脸,背后有一个大大的光圈,手中拎着一把诡异的巨型铳械。
“没有人回我的话吗?”看着会场上众人如临大敌的样子,华银面带嘲笑,“好吧好吧,反正你们回不回我的话我都没有意见,毕竟我来这另有目的。”
说着,他的手指了指身后那个壮汉:
“让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全新的科学之神,他的尊名是——”
“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加特林菩萨。”
或许是这个消息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终于有人站了出来:“huerying阁下,那您的目的是什么?”
华银点了点头,这个话搭的还不错,在心里表扬的同时,他接过话茬:“自然是有事要和你们讲——”
“刚才我说的话应该都听到了吧,没错,这就是新的科学之神,你们的赛恩斯我已经整死了,死的很彻底。”
听到赛恩斯被拿出来鞭尸,在座的大半代表人都显得不是很自然,毕竟之前信誓旦旦的要对付huerying,结果赛恩斯连对方的毛都没碰到就被宰了。
华银没在乎这些人的举动,继续说道:
“那种叫做核弹的武器,是我发明的,留给罗德岛威胁你们用的,如果以后你们在搞些花活,直接往你们城邦上丢,听到没有?”
没人敢回一句话,因为这威胁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以及,太恐怖。
这时,刚刚搭话的那人继续说道:“那huerying阁下,有关这位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加特林菩萨,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吗?”
华银很舒服,决定待会儿问一下这是哪个国家/城邦的,以后可以给些优待:
“菩萨有《心经》一卷,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是以后的科学神教的教义,需要你们帮忙传播一下。”
所有人都知道,哪里是需要他们帮忙,这分明就是警告,稍微掩饰了一丢丢的警告。
但是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真不当回事说不定隔天核弹就从天上落下来了。
而华银说完便后退一步,随后身后的菩萨走上前来:
“阿弥陀佛,此《心经》观照本心、解脱自在、超脱生死,诸位施主还请听好:”
没人敢说个不字。
于是菩萨张口传经,顿时舌绽莲花,地涌金泉:
“礼赞加特林菩萨,行深般若蜜多时,执六管子,化无上圣器。一管一音,六字明咒,无等等之咒,咒曰:唵嘛呢叭咪吽。”
“慈心如海,普渡众生,远婆娑世界,消五聚之业,出六道轮回,离八苦之灾,无苦集灭道,往西方极乐。”
“六管一息三兆六万转,普渡众生未尝歇。伟哉,加特林菩萨;大哉,加特林菩萨。加特林菩提萨埵摩诃萨。”
“南无加特林菩萨,”
“六根清净贫铀弹。”
“一息三千六百转,”
“大慈大悲渡世人。”

hialm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第二百七十七章:核彈弒神看書-pyc9o

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小說推薦我的刀客塔是調查員
“罗德岛一号核弹发射井已准备就绪,目标已锁定。”
荒野上,一个早已建造好的核弹发射井此刻正蓄势待发。
发射钥匙已经完全插入,导弹燃料也注入完毕,发射轨道早已经计算好。
就等待最后的人工启动,那颗当前人类顶尖水平的武器就会在那个神灵的头上炸开,把那个所谓的科学之神的屁股炸个大开花!
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负责最后的人工启动环节的罗德岛精英干员用力的捶打在了发射按钮上:
“发射!”
搭载着核弹头的导弹顿时从发射井飞射而出。
所有关注着这一刻的人都知道,这飞出的不仅仅是一枚武器,这飞出的,也是泰拉崭新的时代。
沿着早已经计算好的发射轨迹,导弹直直的升入高空,目标正是赛恩斯!
科学之神自然注意到了飞速接近自己的弹头,只是他并不清楚,迎接自己的,是什么东西。
“是源石爆弹吗?”
很快做出了判断,赛恩斯显得有些不以为然。
作为科学之神,他自然知道,那些凡人用缺陷的神力结晶制作出来的源石武器有多无力。
就算是在众多武器中算得上佼佼者的源石爆弹,他的神力也完全可以将那些伤害排除在外。
huerying莫不是这次重伤伤到了脑袋?这个时代的人类,可是丝毫没有与神灵直接作对的手段啊!
就算是目前最为恐怖的武器又怎么样?作为神,他要是怂一下,就是他赛恩斯输了好吧!
他眼中的“源石爆弹”正在飞速的接近他,虽然所谓的飞速在神明眼中实在是过于缓慢。
而在神灵敏锐的视野中,赛恩斯也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他看到了那一枚弹头上面的黑黄色图标——
中间是一个圆,在圆周围又有三个弯曲的扇形叶片。
电离辐射图标?
赛恩斯自然知道那个黄黑色的标志是国际上通用的标识,据说是上一纪文明留下来的知识。
但是在一颗源石爆弹上喷涂有电离辐射图标是什么意思?源石爆弹只是会造成单纯的高温与冲击波,与辐射自然毫无关联。
虽然没有直接的感受到危险,但是赛恩斯的心中还是突然升起一丝不妙,用来防护的神力也加大了功率。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一枚源石爆弹,只是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要立刻逃开。
于是就在他即将要施展神力快速的离开的时候,一股恐怖的力量控制住了他。
那股力量的来源……是huerying?!
赛恩斯虽然对那个涂着电离辐射图案的爆弹有些心悸,但是现在他更在意的是huerying的状态:
“混蛋!你不是重伤了吗?怎么现在还能拥有这种压制力!你为什么还能压制我?!”
华银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奥斯卡金像奖的得主,于是再度编了一个理由:“抱歉,我虽然重伤了,但是让你没法移动,还是做得到的,核弹的威力,你就乖乖待着体验一下吧!”
“核弹?”赛恩斯神色明显有了一些变化,“那种爆弹是叫做‘核弹’吗?”
不知道为什么,得知这个名字之后,他变得越发恐慌,仿佛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
不过他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害怕,于是强笑着:“这是凡人的造物对吧!”
“你以为凭借凡人的造物能够威胁到我吗?就以我的知识量,无论我怎么分析,可都得不出人类直接性伤到神明的结果。”
华银看出了科学之神的色厉内荏,于是嘴角轻轻上勾:“这可说不定啊!”
“这种叫做核弹的武器,可是能在爆炸中心瞬间生成高达一亿摄氏度的温度,那可是远远超过太阳中心极致之威的极限高温!”
赛恩斯强笑着的脸变得牵强起来,属于科学之神的理性也消失的一干二净:“开……开玩笑的吧……”
华银没有理会将是死亡在即的废物神灵,而是继续着刚才的话:“那种开天辟地的温度,如果你自认为能够抵挡得住的话——”
“那你大可以试试。”
这句话同样传达到了躲在赛恩斯身后偷窥的那一群国家掌权者的耳中,或者说,华银本来就是说给他们听的。
赛恩斯是科学之神,自然不会辨别不出华银刚刚所说的威力是真是假。
他的科学权柄告诉他,这种被称为核弹的武器的威力,比huerying说的,只会多,不会少。
他心态瞬间就炸了,说到底,他也不过是才苏醒没多久的一个新生神灵罢了……
于是他开始大叫道:
“快放开我!那种电离辐射的爆弹,虽然是用来对付我的,但是如果你被命中的话,也不会好受的吧!”
赛恩斯察觉到了huerying自从压制了他就没有再移动过一下,想必这就是huerying以重伤压制他的限制吧。
但是谁又能知道这也是华银装出来的呢?为的就是让凡人不要怀疑他受“重伤”的真实性。
华银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你还挺敏锐的嘛……确实,我压制着你,自己也不能动了,但是这就是我的目的啊……只要杀死你就够了。”
赛恩斯的眼中流露出一种自傲的怪异表情:“神灵……是不能被凡人杀死的啊!”
华银面露不屑:“那些凡人可以在众神远去的时代消灭萨卡兹一系的神灵,那为什么你区区一个科学之神就不能被杀死了?”
“我就直说了吧,我和那些众神争斗可以输,但是你一定要死!”
让科学之神被科学的产物杀死,这就是华银的目的。
核威慑之所以能够达成威慑,正是因为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知道这种武器有多么危险。
华银自然不打算滥杀无辜,于是冲上来送头的赛恩斯,就成了向全世界展现核弹威力的不二选择。
毕竟弑杀神明的武器,这种威慑力,可比伤及无辜要来得震撼多了。
更何况是科学之神这种满世界信徒的神灵。
……
亿万分之一程度的世界权柄力量死死的扼住赛恩斯,那个科学之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爆弹越来越近。
就在核弹即将落在他身上的一瞬间,压制他的力量消失了,huerying也随之不见,但是赛恩斯已经来不及躲开了——
核弹爆炸,蘑菇云升起。
神明陨落。